風華正茂
  • 72,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藍野詩選·蘋果、桃子和梨

隨著一陣風 它們來了,香味在屋子裏旋轉起伏風走了,風止息了 它們還在每日晨昏 過著物質生活的我 只盯著它們,但一直不敢觸摸這些我想保存下來的東西 它們活過來,它們一直活著 它們用手擰我 喚醒我的愛,我沈睡多年的淚腺來自鄉村果園的果子 月光下唱過翠綠之歌 現在,他們即將腐爛就象我,瞪大眼睛 看著自己的身體 漸漸來到秋天秋天不能保存夏天的色彩 就象我,仰望三尺半的高空 試著學習不愛 藍野詩選·霜降菊花開了 柿子紅了 今年的冷空氣來得早啊我不知道平原上 這個時節的景色 是不是也如此絢爛但,我能肯定 那裏,白雪一樣的棉花呀 鋪滿了大地大地如此柔軟 足夠讓我自高空而來的摔落 變成收攏翅膀 縮起羽毛的 ——輕盈著陸等著吧 月光下溫暖的大平原 月光下大平原一樣寬闊的思念 我飄動著 很輕 也很堅定我不會飛揚成一滴淚 我只在你的潔白上 覆蓋另一層白 藍野詩選·運河水裏的骨頭即使流了千年 運河水也必然會流到冬天河水清澈、冰涼 流速緩慢 我就在這條河上漂著 岸上的厚土、大樹、高樓 看上去 比我還愛下沈這一把狂奔的火焰 這一滴水中蔓延的酒 這一塊失血的白骨頭我已經死去多年 軀體四散,腐爛…See More
yester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藍野詩選·秋天

我小心翼翼 害怕與朋友們談起你 只說,我想念春天了 上周有寒露 下周有霜降 天氣越來越涼朋友們必須相聚 一起來,拋開孤獨 孤獨與秋天一樣深了喝了點酒 那人就傻了 他說,春天有什麽好 我把酒瓶砸在他的頭上 這個頭破血流的人沒哭 我哭了See More
Wednes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藍野詩選·關機

關機 關機,關機關機 你撥打的用戶現在已經關機 請稍後再撥關機,你關不住 運河裏流淌的水,關不住 京滬線上奔馳的火車,關不住 北方來的風,關不住 自由高遠的天空關機,你關不住 一個人咚咚的心跳 關不住他體內奔湧的血液關機,他不在你的手機裏 還可到你們共有的地方居住 你關掉聲音,關不掉光線 你關掉現在,關不掉過去 2002/10/19淩晨 藍野(1968—),原名徐現彬,山東莒縣人,靈性詩歌代表詩人之一,北京《詩刊》社編輯。See More
Oct 1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貞志詩選·存在之詩(下)

               海 子這虛榮的詩篇不是荒涼大地的燈盞, 容易為風吹滅,被異鄉的雪葬送。 這是獻給大地女兒的愛與死之歌, 我將離去∶我已領受神恩,也已歷盡恥辱。       凱 撒我來了。我看見。我征服。 戰場上的英雄將喪身刀劍下的陰謀。 我的一生翻越了群山與河流, 而今我凱旋,我驚醒,我死去……       外 省每當火車在旋轉大地上奔馳, 我看見你∶陌生的孩子,走失異鄉的弟弟。 你在叫喊,在追趕,卻終於放棄。 火車遠去,留下你面對鐵軌,滿心孤獨。       我我孤零零地誕生,沒有名字和意義。 我這樣生成——完全出於偶然。 與世界相遇的瞬間裏萬物湧現, 萬物的鏡子前我是我內心的沈睡者。       沈 睡我將不停地走在路上,在一陣風 與另一陣風之間漸漸衰老,最後歸去。 象一個精疲力盡的孩子,沈睡於 群山之間,我夢見日夜呼嘯的海。See More
Oct 5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貞志詩選·存在之詩(上)

          塔我從何處來?置身什麽名字的曠野之中? 被曠野托舉如斷臂高懸,又被神拒絕。 我,巴別之塔∶人類舊約時代的癡妄。 我在此存在。我一無所見。我如何生成?       語 言誰創造了神,滿懷不可測的敬畏? 我象沙子一樣散開,忍受命運之風。 我不明白你所說的,我們同在語言之中, ——在它的深處潛藏了神的全部驚懼。       大 地大地象一個處女塌陷下去—— 誰將被克服,遭受到災難或幸福? 在不安的黃昏我沈溺於遠方的雪, 我背棄了這個世界。我面向誰?See More
Oct 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貞志詩選·豹

你所能看見的豹不是豹, 可怕的力量淪為可以撫摸的溫順; 而在詩意盎然的上古年代, 斑斕的豹皮與窈窕山鬼映成異象。豹的兩只大眼是大地的酒杯, 琥珀眼睛盛滿黑暗中心的孤獨; 深藏孤獨的另一面忍受恥辱, 豹在最深處的內心被盛怒躁動。兇猛的額頭把世界一頭撞碎! 怒吼跳躍的金黃被城市覆蓋, 昔日帝王的威儀被矜持取代! 曾被太陽激怒的豹,熱血何在?豹在它的盛怒中燃盡。 黃昏擊碎內心孤傲的酒杯。 一只現代的豹落到與貓為伍, 剩下威武的豹微在暈眩中奔突。See More
Sep 2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貞志詩選·不可能的愛

象一枚被毒汁浸透的種籽, 那不可能的愛摧毀了我們的生活。 所有的淚水都是徒勞, 所有的諾言都與愛無關。 即使老虎也衰竭了它的激情, 在古老的山崗迷戀於落日黃昏。 因為這一切纏繞著你∶打卡機、帳單、時針, 尋呼機,以及被巍峨樓群切割的天空。 在生活的繩索之上我們搖搖欲墜, 你所設想的是並不存在的星辰。 啊,我們是否將成為空心人, 當那不可能的愛在你我內心潰爛? 終有一天你將失敗,不能自拔, 在這樣一種生活之中你無處可去。 因為發生的一切都是不真實的, 而真實的一切永遠不可能發生。See More
Sep 18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貞志詩選·豹

你所能看見的豹不是豹, 可怕的力量淪為可以撫摸的溫順; 而在詩意盎然的上古年代, 斑斕的豹皮與窈窕山鬼映成異象。豹的兩隻大眼是大地的酒杯, 琥珀眼睛盛滿黑暗中心的孤獨; 深藏孤獨的另一面忍受恥辱, 豹在最深處的內心被盛怒躁動。兇猛的額頭把世界一頭撞碎! 怒吼跳躍的金黃被城市覆蓋, 昔日帝王的威儀被矜持取代! 曾被太陽激怒的豹,熱血何在?豹在它的盛怒中燃盡。 黃昏擊碎內心孤傲的酒杯。 一隻現代的豹落到與貓為伍, 剩下威武的豹微在暈眩中奔突。See More
Aug 17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貞志詩選·雪

那虛榮的夢遊者將堅持到冬天,直到一場雪 在一夜之間象一個夢境君臨荒涼大地。 在靜寂的正午你聽到了雪的叫喊, 當她的骨頭被皮鞋吱吱踩響,是怎樣的暗示將你引導,走向這一片鴉鳴回蕩的空林? 神自會在摩利亞山巔預備自己的羔羊。 而我寫作一首詩,象在一場夢中回旋。 通向夏天的幽邃小徑落滿枯枝,己被遺忘。當世界上只有兩個人,神看見了被蛇引誘的 赤裸者,他伊甸園裏的呼喊, 多少世紀之後被另一個人聽到∶"你在哪裏?" 當這世界陷於沈睡,"哦,我在這裏。"直到尋呼機在雪地裏尖叫起來, 藍鳥轎車輾過積雪閃閃駛進鬧市區。 雪開始融化,物質從沈睡中醒來-- 這是人的世界,誰聽到了神的呼喊?See More
Jul 2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貞志詩選·遊園

在清代,這裏可會有窈窕狐女出沒? 環佩在風中鳴響,容顏被松柏遮藏 如果沒有這麽多瘋長的草,那將是怎樣的 一個花園∶石頭疊起石頭,路被路阻擋而狗在遊走,一些面孔進進出出似幽靈 雨持續了一個星期,直到房東的女兒漸漸成熟 當午後一本書在我臉上塌陷下去 釀就一個惡夢,哦,玫瑰呀!在七月你異鄉的芬芳在悶熱的床上回蕩 象突然一片耳鳴∶驚懼,暈眩,令人憂傷 而這麽多書在潮濕中綣曲起來,它們的 憤怒,使千裏之外的大水漫上了屋梁當遊艇掠面而來,急速地拐彎,之後 馬達聲漸遠,受驚的波浪在擴展、搖蕩。 再看看迷宮中心的樓台∶一個島嶼 被層層波浪纏繞著。而人們走個不停走向持續不斷的拒絕∶鬼魂之臉 這樣的絕望更象虛無廊柱間的偉大遊歷 那是些蒼白的石頭,高高聳峙的火炬 被大地舉起,閃射冷颼颼光焰在假山之上我想象一只玫瑰可能由 一個夢幻抵達∶ 她比夏天狂熱,又痛苦又無望 而房東女兒的一聲叫喊使我頓悟∶ 一片起風的廢墟。眾水洶湧。屋梁。 于貞志(1970—),山東莒縣人,靈性詩歌代表詩人之一,著有《于貞志詩選》。See More
Jun 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天樂詩選·總會有人欣賞我

總會有人欣賞我 欣賞我的人 可能不住在地球上我曾經試圖去尋找 我放棄了幸好 我還擁有色彩玻璃碎片 女人上三樓的腳步聲音樂讓我相信自己的前生 是個逆子一個破壞太陽的人 他們派修理舊收音機的人 與我談話勸我改過自新我說過我是藍色的 不是天空的那種藍我夢見過欣賞我的人他說 我的固執源於我的靈氣與率真 或許我被他迷惑被這個夢迷惑 但我寧願相信夢也不相信你們我還是把欣賞我的人給丟了 因為我根本沒有擁有 我的哭聲 影響一只杯子一生的生育其實我對你們的憎恨 無能為力我把骨頭按著順序 放進肉體裏你也能看出來 我在實驗暴力欣賞我的人 可能要路過地球一趟 我為他安排了盛宴See More
Apr 1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天樂詩選·畸形的淚珠

已經準備好了 就讓人間那片思念的海洋 再多一滴我畸形的淚珠吧哭啼淹沒的不只是音樂 還有曾經有過的歡笑 醉過的鼻子 喝了足夠的水 開始傾訴自己 一段失戀故事的精彩情節也許幹渴的沙漠 僅僅只需要一滴淚水就夠了 不需要滿足 更不需要祈求降雨 而我,大雨傾盆已把心中的 愛情種子溺死 空虛的、柔軟的種子外衣 飄起來了¨¨¨ 不像她折疊的白色小船 佇立在高樓的肩上 我變小了 能和鳥兒說話 親吻了白雲的臉兒 索然無味 於是我飛起來了 想從地上飛向天空(結果從天空飛向了地上) 去珍藏那份唯一的、完整的痛苦去了一切都準備好了 我畸形的淚珠1998年夏See More
Apr 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天樂詩選·我們的純潔被輕描淡寫

一切真糟糕透了 月光把我們的成熟和果實 送給了月光 在輕描淡寫裏,一些野蠻 的唇舌,暢談黯然的哭聲 誰在哭聲裏,為我們開辟了 一片空地 用來安放糧食,友誼,還有 不哭的魚兒的不哭一切真糟糕透了 月光的來臨助長了我們的孤獨 我們沒有秘密聚會 只是不約而同地拿著 灰暗的油燈 在尋找一種顏色 藍的或者紫的或者黑的 顏色是失誤的另一種方式一切真糟糕透了 我們開始了年輕人的呻吟 我們在八月裏就丟棄了我 那無辜的時光流年 好多的死亡沒有覆燃 放牧的姐妹失聲痛苦 唉聲嘆氣後,我們拒絕深刻 只喜歡浮雕了一切真糟糕透了 紫色的眼睛是天空的雪花 雪花從來不會憂傷 愚人碼頭沒有獵人如煙走進墻裏翻開乳房,我哭了 如煙走進墻裏唯有一把斧頭沒有落淚 如煙走進墻裏在一千年前,那種表情就很流行 如煙走進墻裏女人,抖顫的肋骨 如煙走進墻天樂(1977—),原名馬宏亮,陜西人,靈性詩歌代表詩人之一。See More
Apr 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天樂詩選·虛擬社會.死亡的嘴唇

一張嘴唇死在一棵樹上                          —題記一樹上, 還沒有掛滿嘴唇。 流血。嚎聲。黑色的紅。動詞不停地運動。 泛濫。可惜還沒有災難。 也許世間根本不存在災難, 只有無數次的考驗。液體自然可以讓樹下的 螞蟻洗個紅色的澡。 紅色,絕對吉祥。 絕對會安全地送螞蟻進墳墓。 墳墓,舒適如家, 真實的墳墓, 是他的巢穴。有的嘴唇, 硬說自己看見一道死亡風景, 才流淚,泣咽。二樹上, 嘴唇不停地掛著。 這裏的季節已被淚所操縱, 現在寒帶已轉變成熱帶, 淚燙。掛。 比嚎聲更加憂郁, 比大自然還要自然的動作, 血流。畫廊裏, 熟透的蘋果從樹上掉下來! 變爛。無人采摘。 有的嘴唇 沒有一線光亮, 更像一位臃腫的舞者。三樹上, 已掛滿嘴唇, 匆與匆相吻,匆匆。 過後,死亡。 我寧願去吻那死亡的嘴唇。 讓它燃燒我吧! 燃燒我的生命, 讓所有跳躍的血液, 沸騰吧! 沸騰是粗糙的火山 爆發得一絲不掛平靜的樹枝互相愛慕 望著嘴唇的足跡 想起羽毛,草原。 還有離開公路的河流。四火焰急促變形啊! 流了一地。 所有的鳥兒遠離了那棵樹 所有的嘴唇爬上了那棵樹何況 嘴唇的運動 逃不出死亡…See More
Mar 3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天樂詩選·其次,就這樣了

應該! 看不到陽台上陽光的苦澀哀傷拒絕過秋老虎的年輕的樹木們 無愛無恨無人問津 它們在空闊的街道上擺棋子 只呆了一會兒,呆成了呆子這時,麻木幻想的人穿著雨衣走過來 他們不會讓我想到群島的孤獨與叫喊 街道上沒有河流 也不用努力回到另一條河流之上恐懼燈光,暗殺的心跡,潛水後背叛,幽靈之子 愛幻想的人想讓自己不再害怕一杯冷寂 卻拿著一幅召之即來的死亡在瘋狂歌舞我們不懂性別 一句無聊的深刻、淺薄與墓地 或是男人的遊歷,深愛的女人為誰哭泣 心,從來都是為心而拋棄心 也許,心本來就沒有多少肉可以下劣酒 好了吧,你的煩惱無比廉價 農副產品總沒有個好價錢!裹了又裹,又裹了再裹 音響是個聾子,顯示器瞎了 假肢的楊樹在風中踮來踮去 舊衣服穿的在多 也掩蓋不了你的殘廢的身軀 不理性且柔軟的發質 瘋人院今天放假有人聽到, 化學老師燒死的黑色螞蟻 還在呻吟著 苦不堪言的化學分解式誤入歧途 秘密被說出 處死的當天,小情人送了玫瑰 顏色溜掉了 渲染了學生們眼花繚亂的舞裙 香水像洪水一樣泛濫 肆無忌憚海豚聚集 我們在海邊為一個詩人掃墓 那個為學校作掃除的年代已遠去 詩人該死!該死! 由始至終,一句讚揚也沒有…See More
Mar 27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天樂詩選·那些殘暴的日子

秋天被一條傷感的蛇咬傷了 一個下午沖淡了你藍色的淡妝整個日子在你的鏡子裏悠晃 你不是一本七月的書 書裏有一句難嚼的句子 惑了我一生的命你還是像往常一樣的苦思苦想 用洗臉來打發那些空虛的時光 你蒼白如水 臉被洗掉了 秋天為你整整難過了一個季節年輕的牧馬人做著城裏人的生意把你葬身於何處? 我窮 逼迫去偷愁悶的牧馬人的韁繩 習以為常的黑夜自由遊蕩 草的欲望很茂盛 我準備好了恐懼的心理 把你安慰,我來了!以後,我習慣了一種勞動 掩埋,沒有什麽可以讓我掩埋的 秋天真的咬傷了一條傷感的蛇 是誰在零亂的草叢裏 “嗯”了一聲突然!——— 莫名地想起幽靈 我想幽靈已經想我很深了2001-2-22 10:59See More
Mar 26

風華正茂's Blog

藍野詩選·蘋果、桃子和梨

Posted on October 17, 2018 at 3:25pm 0 Comments

隨著一陣風

它們來了,香味在屋子裏旋轉起伏

風走了,風止息了

它們還在

每日晨昏

過著物質生活的我

只盯著它們,但一直不敢觸摸

這些我想保存下來的東西

它們活過來,它們一直活著…

Continue

藍野詩選·秋天

Posted on October 16, 2018 at 7:00pm 0 Comments

我小心翼翼

害怕與朋友們談起你

只說,我想念春天了

上周有寒露

下周有霜降

天氣越來越涼

朋友們必須相聚

一起來,拋開孤獨

孤獨與秋天一樣深了…

Continue

藍野詩選·關機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1:39pm 0 Comments

關機

關機,關機

關機

你撥打的用戶現在已經關機

請稍後再撥

關機,你關不住

運河裏流淌的水,關不住

京滬線上奔馳的火車,關不住

北方來的風,關不住…

Continue

于貞志詩選·存在之詩(下)

Posted on May 23, 2018 at 2:57pm 0 Comments

               海 子

這虛榮的詩篇不是荒涼大地的燈盞,

容易為風吹滅,被異鄉的雪葬送。

這是獻給大地女兒的愛與死之歌,

我將離去∶我已領受神恩,也已歷盡恥辱。



      凱 撒

我來了。我看見。我征服。…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