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1,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趁還來得及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 Yuna Conversation
  • triste chateau
  • 文創 庫
  • 文學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鹿上

盡可能把美人曲解成一頭鹿 梅花總是,在月光稀稀疏疏的河岸喝醉 在將軍的弓箭裏,搖身變成一只貓 凡是被綠影子籠罩過的事物 都綴滿了梅花的印記前世的鹿還沒有皮膚呢,還沒返回 貓的年代,絕望的美人 面對遲暮之河,就為自身的弓箭所射殺 將軍吃著人,所有人,所有捧花的女童 所有生命棄絕了塵世,遊行在棺木上 像幾個過去披頭散髮的影子See More
Mar 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玉米

你說我只有玉米棒子高的時候 你就在地裏勞動了 那時玉米比你矮半個頭你看見拴在門檻上的我的名字 忍不住和玉米一起笑了很久 一個傻丫頭 你眼裏蓄滿淚水 仔仔細細地構思我 那是春季 陽光 悄然地深入土地 你在我的臉上 種植花色你說我只有玉米棒子高的時候 你就愛在地裏勞動了 愛用汗水洗亮我的名字玉米成熟是怎樣痛苦的過程 你一鋤一鋤地侍弄它 你一眼一眼地澆灌我 盼望我成長 你已 為我做好婚床See More
Feb 1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雪山

兩頭牦牛 在月亮下面 把它們熱乎乎的呼吸吹到 對方的臉上 一只鳥回到自己的內心 它飛了整整三十年 有點累了 風還在掃雪 風掃雪已經掃了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遍 風要把被雪埋住的泥土掃出來 風也許想種點什麽 沒有炊煙 母親的米飯的香味 早在半路上就消失了 我也將消失 最後到達的 是一個夢See More
Feb 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鄒洪復詩選:時間它

時間它看著白墻發笑 看著天空發笑 看著趴在那兒的鞋子發笑下雪了,時間它看著雪野發笑 看著一個人的傷心發笑 看著一首歌發笑親昵伏上你肩頭 時間它看著一個字發笑 看著一枝筆發笑 看著一張床發笑 它看著一座城市發笑坐在雲彩上 坐在水面上 時間它看著你發笑 也看著一切的有 和不再有發笑See More
Feb 7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宋尾詩選:坦白

說白了我就什麽都不是,收起耳朵 支起鼻子,走到收音機旁邊 盲目的呆著。滑膩膩的雨天,我什麽都幹不了 看百無聊耐的電視,一段新聞掉下來 滲進地板。我到底想說些什麽,我問你 而你繃緊臉,開始讓我緊張起來 為什麽?我問,沒人理我,為什麽,我到底準備 做些什麽,四周太寂靜。你回來之前 我哭了,為什麽啊,我那麽害怕 害怕什麽,你知道。See More
Dec 31,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宋尾詩選:劈柴

一個瘦子在清晨劈材 首先,他驚動了我,然後才是清晨 然後才是,忙碌的鄰居 小心眼的動物,鉆來鉆去 繞過床,跳出窗子,露出尖利的牙齒 一個瘦子,蠢笨地劈著材 一個瘦子,套著不規則的白襯衫 敲打剛剛蘇醒的耳朵 然後才是房間 然後才是混凝土 一個瘦子在清晨若有所思 一個瘦子揮舞手臂 沒有材,他卸下自己的排骨 一根根碼在周圍 然後,使勁劈下去See More
Dec 20,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兒子

梅花落(1980-)女,80年生於重慶,現居上海。詩歌報榮譽版主。作品散見於《北京文學》、《新詩刊》、《詩刊》、《沂蒙作家》、《詩林》等,及部分網刊、民刊。 給他一條命 給他一顆比櫻花還單純的心 我要我們的兒子 和我們一樣 像鳥般終老在山林你把打獵的本事教給他 野獸的腸子 像幸福中纏繞的野花用一叢野花的屍體 去祭奠森林的空虛呀 山中的歲月 和一籃子魚吊在一起不用到學校讀書的兒子 是我們的兒子 是森林最小的兒子 我們用我們的善良教育他 怎樣種魚和烹調野花詩是我們都擅長的歌唱 所以也要教他 他憂郁的時候就打獵 他高興的時候就寫詩只要他是個好人 只要他靈魂的溫柔 就著落葉走 他就是我們的兒子 我們最愛的 遠方一樣的生命See More
Dec 6,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宋尾詩選:十米之外

更多人注意到更遠,或者更近。除了我,我習慣 精確的記數。笨拙的方式更能讓人感覺安全。 是這樣,行走是坐立的一次冒險;我更習慣躺著 當我對坐著厭倦。 為什麽不是八米或者十二米?我了解那些竊竊私語。 當我說起自身,我開始嫉妒自身。自身在多數時 是所有人的化身。 其實我更喜歡向下。然後我喜歡接著用”挖掘”或者”深入”。 暫時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詞代替 兩位不耐煩的演員∶你們棒極了!黑暗中 豎起情不自禁的大拇指,周圍響起奚落的掌聲。 那些周圍已經發生或者正在發生的永遠不被人註意。 那些麻木象一堵墻,麻風病人在裏面散步,下棋。 外面的都有誰?你!他? 我把自己從人群裏費力的擠出。我帶出自己的骨渣,脂肪 和面具。天黑後我要把這些統統趕上天,它們的孤獨 加在一起,就是重量。 而現在什麽都沒有。我虛構了一場相遇,一個男人與 看不清面孔的女人。不是為了愛情,只是貪圖熱量。 或者連熱量都不需要,純粹的空虛把兩個人帶往 果實內部。既無歡樂,也不哭泣。 這些語言送給你,你其實在很遠的樓上。而我在拐角的 地下室。我們是怎麽相遇的呢?我必須返回到 潛意識裏摸尋?還是,繼續虛構?…See More
Dec 4,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黑河

記得河開始黑的時候 父親眼中的光就消失了 接著沿河兩岸的青草一一枯去 父親的眼中就再也沒有淚水流出 空氣裏夾雜著季節腐爛的味道 村莊前的土地在風雨中化為灰燼 一個村民已不再是一座村莊已不再是 一塊土地 我記得他們牽著牛 離開河岸的情景 路在他們的腳下 折斷 從此他們去向不明 我在詩中尋找了十年 只找到 父親擰滅煙蒂時擰下的嘴唇 和含在嘴唇中來不及說出的 那半句話 那半句話現在 只剩下幾個聲音 仿佛水中 冒出的幾個求救的氣泡 是否也會歸於沈寂See More
Nov 16,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許甄倚:棲居的詩學~陳黎作品中的空間印象與人文關懷 (下)

聲音與記憶,與土地,有著不可分割的關聯;雖然聽覺在笛卡爾式的感官階級分野 下,總是被視覺所凌駕,然而聽覺暗示的是一種較古老、較母性、較貼近大地的感官知識,班雅明提到的一種被光暈籠罩、溫暖包裹的經驗,一種非自主性的反應 (involuntary responsiveness) ,可說是與聽覺 (aura/aural) 有關的。社會學家齊美爾 (Georg Simmel) 也曾提到,小群落中的社會關係,是奠基於較整體(holistic)的知識、親密感與口述傳統;相對地,都市裡的人際關係則是「視覺」成為壓倒性勝利。齊美爾談到:「大城市裡的社交生活,與小鎮比較起來,大多時候顯示出是『看』人而非『聽』人的」。6 也許是因為對視覺文化氾濫的反感,讓我特別喜歡陳黎描寫聲音的作品。除了〈麻 糬〉以外,〈聲音鐘〉也是一篇描繪聲音的作品,陳黎妙筆生花地描繪出那些如同鐘一般準確出現的小販的叫賣聲:…See More
Nov 8,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宋尾詩選:還有什麽

你知道,我換了支曲子。坐在音樂裏皮膚幹爽得 燃燒。一個小時,我聆聽著來自各個國家的天籟。 他們的,他們的嘴唇柔軟∶滾燙的金子。 這種比喻可能是並不貼切的。還有什麽更好的 外套來遮掩赤裸?你會告誡我的還有什麽? 我不相信這些。我寧肯輕信自己的錯誤,在原則的 邊緣原諒這個現實∶邊緣還會有原則嗎? 當然,提問是多麽地愚蠢!你們全都看到了。 其實我想表達的應與音樂無關。至於我,我對自己的羅嗦 與反覆感到深切的抱歉。我們應該從對神邸的仰視 投向靜默的人。對於十月的人們,我收攏了敬畏的枝椏。 仍會有輕巧的神秘的某神路過秋天的蘋果園。 我企圖說出的也不是他,或她。 對於,我們了解得膚淺的事物,我們喪失了窺視的勇氣。 看吧,教堂肅穆,萬物蕭條。 陪朋友走在小徑上,朋友似乎想掀開地面的灰白讓它們 露出青石;我則渴望鶚魚躍出地面。從菜場回家,我裝回 滿滿一腦子蔬菜∶那種碧綠讓人發狂。 還有什麽是我想對你傾訴的我的朋友們?看你們看完 詩篇我已經安靜的睡去。我的詩歌留在世界上讓吝嗇的世界 羞愧,不值得懷疑。還有什麽呢? 當我費力敘述,當我結束。它卻始終不肯出現!…See More
Oct 30,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宋尾詩選:名字

亨伯特在開篇演示的那些正是我要描述的, 當然,跟他恰好相反∶請你用舌頭輕抵下唇 然後輕輕吐出那個名字;輕聲,平聲,上聲。 它們在排列的時候謹然有序∶ 名詞,名詞,動詞;音節∶二聲,一聲,四聲。 我不否認自己在迷戀,我將它們穿插就如撲克 那樣翻洗。我把星星與它們混合;還有石子,那些 孱弱的身體。你們在一起就是重量,我想; 我能繼續同一件事。 這樣的晚上,在蒼穹下微微地抗拒來自 地平線的勾引,我洗手,開始變得細致穩定 夜色在手下不再激動。 我翻洗,穿插,憑空自己的想象; 我矛盾,咳嗽,收縮腹部的火光; 最後,我把這些收回—— 龐大,細微,註定被不停付出的 這個名字。See More
Oct 29,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許甄倚:棲居的詩學~陳黎作品中的空間印象與人文關懷(上)

有感於人類在工具理性的主宰、獨尊科技的意識型態下日益異化,如何回歸人類本 真與尋求存在的非扁平性一直是海德格念茲在茲的目標。1914 年海德格記載,他被一個「地震」襲擊中,然而他所指的並不是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而是他與德國浪漫詩人賀德林 ( Friedrich Hőderlin, 1770-1843 ) 作品初遇的經驗。1 賀德林的詩裡蘊藏著海德格終其一生極欲尋求的「救贖」。當海德格在思索西方文明所遭逢的危機、笛卡爾式理性主體的去身體 (disembodiment) 問題、現代人無所歸依的荒涼感時,賀德林的詩提供了海德格晚年討論「棲居」、「存在」、「空間」與「地方」這些哲學概念的靈感與指標。海德格用「詩意盎洋」(poetic)這個富有想像力的字彙來形容一種天人共存、主體可以安身立命的「棲居」狀態。所謂「人之居也如詩」(poetically man dwells),賀德林的詩句被海德格引用,來闡述他心目中理想主體存在於世界的一種安適狀態。2 這是一種非僭取式(non-appropriative) 的認識論,一種外於傳統認識論暴力外的親密知識,一種如詩般的認識 (a poetic…See More
Oct 27,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宋尾詩選:雨加雪

必定有什麽越過這個夜晚 來到武昌的臥室∶我敢肯定 他沒嗅出任何味道;當我們散步,沿著樟樹回來。交談使空間朝窗口彈去; 那是更廣闊的空間;它與它們 緊緊抱在一起就如動物;它投入,它們吃它。直到我們整個的睡下 它們還在隔壁喊著幸福。See More
Oct 24,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王珍詩選:恍惚

王珍,女,生於七十年代,博士,200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靈性詩歌代表詩人之一。有一聲叮嚀 在夢中出沒 起身走進廚房檢查煤氣開關打開關上吸一支煙 有目光掠過 披衣跟到門外樓梯裏經過一只貓線索斷了到一個地方愛上了酒 趴在馬桶上嘔吐 門外有人竊竊私語國家出事了嗎我邊吐邊想飄回飯局 全桌無言 有人撫摸我的發絲我就哭了桌邊傳遞著紙巾一張又一張又象是詩 是詩人的手在他的書上 翻閱念了什麽聽不清楚我只是笑紙巾傳遞一張又一張長安街真冷 我站在路口 瑟索發抖寂寥的顏色是白色的城市是一只迷途的羔羊臥在荒野裏的發楞我看著時間它看著我彼此無言天黑之前我趕回了家沒人等我耗子仍在客廳嗑瓜子新聞聯播開始了我潛入廚房檢查煤氣開關打開關上點一根煙 天就亮了 See More
Oct 22, 20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鴻鴻·失而復得的皮箱

   失而復得的皮箱             曾經獨自停留在     你未曾去過的地方     在你的黃昏 它的早晨     一種使它清醒的濕度     一種對它品頭論足的     陌生的語言     像在黑夜的雲海上航行     從窗口瞥見另一架飛機內一對亮著的眼睛     那神秘而終生難忘的一遇     你欣喜地取回皮箱     打開來 一切完好如初     你拿起一雙襪子穿上 拿起一支筆寫字     你覺得它們若有所思     但它們並不開口說話     你突然發現     也許你們從不是朋友也不是主仆     你依賴它們 像野獸依賴一頓食物     對你 它們卻保持沈默     像忍耐漫長的一生 衣領上一塊洗不掉的汙點See More
Oct 21, 2016

風華正茂's Blog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鹿上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00pm 0 Comments

盡可能把美人曲解成一頭鹿

梅花總是,在月光稀稀疏疏的河岸喝醉

在將軍的弓箭裏,搖身變成一只貓

凡是被綠影子籠罩過的事物

都綴滿了梅花的印記

前世的鹿還沒有皮膚呢,還沒返回

貓的年代,絕望的美人

面對遲暮之河,就為自身的弓箭所射殺

將軍吃著人,所有人,所有捧花的女童…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玉米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43am 0 Comments

你說我只有玉米棒子高的時候

你就在地裏勞動了

那時玉米比你矮半個頭

你看見拴在門檻上的我的名字

忍不住和玉米一起笑了很久

一個傻丫頭 你眼裏蓄滿淚水

仔仔細細地構思我

那是春季 陽光

悄然地深入土地

你在我的臉上…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雪山

Posted on February 8, 2017 at 8:27am 0 Comments

兩頭牦牛

在月亮下面

把它們熱乎乎的呼吸吹到

對方的臉上

一只鳥回到自己的內心

它飛了整整三十年

有點累了

風還在掃雪

風掃雪已經掃了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遍

風要把被雪埋住的泥土掃出來…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鄒洪復詩選:時間它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7 at 10:15am 0 Comments

時間它看著白墻發笑

看著天空發笑

看著趴在那兒的鞋子發笑

下雪了,時間它看著雪野發笑

看著一個人的傷心發笑

看著一首歌發笑

親昵伏上你肩頭

時間它看著一個字發笑

看著一枝筆發笑

看著一張床發笑…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Berlin im Speicher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創客有多熱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果嶺奇蹟 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 (Full Movie)

故事發生在1910年代的美國,當時的高爾夫球根本就是一項有高度排他性、“高而富”的貴族運動,一位名叫Francis的年輕人,出身於經濟狀況不佳的勞工家庭,在球場擔任桿弟的他,對於高爾夫球卻有一種十分特別的熱情,而且還有十分難能可貴的天賦,可以說是天生的高爾夫球天才。但卻礙於出身,他只能在閑暇時當個業余高球愛好者,但不服輸的他卻決定改變遊戲規則。 他的天賦加上不斷的努力與嘗試,終於在1913的高爾夫球比賽中改變了歷史,20歲的…
4 hours ago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