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1,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Zenkov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趁還來得及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 Yuna Conversation
  • triste chateau
  • 文創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青菜

誰懂得青菜誰知道一個人可以從一棵青菜汲取多大的力量 誰幫助青菜搖曳它的葉片張開手指向蒼天和時間索要果實誰不用嘴喝青菜湯誰真正像一個農民一樣用肋骨從青菜湯裏撈青菜吃誰把一泡尿忍住走幾裏山路澆到一棵青菜跟前誰為一棵青菜淚流滿面誰追捉青菜地裏的害蟲並且將害蟲砸到地上一一踩死 踏成肉泥誰在春日的陽光下唱歌給青菜聽誰拿青菜做產床生下兒子See More
yester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稻

稻是一粒很小的東西放到牙上才能嚼碎陽光的黃內藏的是淚的白在有水的地方稻是水稻在沒有水的地方稻是旱稻稻的殼是父親的輝煌照了我一生稻的汁是女兒的酸楚苦了我一生稻是一粒很小的東西拿在手裏很輕但我總是一次一次俯下身疲憊又虔誠稻很脆弱牙輕輕一咬就碎了為了稻的熟我愛了一生 南瓜See More
Tues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南瓜

白連春,四川瀘州人,靈性詩歌代表詩人之一。南瓜離我們越來越遠了在冬天 想南瓜的時候只能站在金邊細白花碗上粗粗地喊一聲我們的南瓜不知躲入那片草叢使那個割草女的手指突然熱氣騰騰 充滿甜味鄉下 土地一日一日空洞起來但南瓜哪裏去了沒有人關心我也只是在想吃南瓜的時候才記起它的圓它的累累斑痕它的花燦燦的 很好看 一點沒錯南瓜是和硬硬的紅米飯一起消失的 See More
Jun 1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鄒洪復詩選:想起上學時候

想起上學時候愛和夢的眼神是彩色的美好、神秘又莫名其妙一個同學、一句話、一個情節就叫我們牢記一生那時的心境水晶似的幹凈 快樂是金色的 靠在路兩邊的樹,枝椏繁茂葉子像作業本上密密麻麻的字那時的街道很寬 心情也很寬 路在延展理想開滿青春的田野我們也在修自己的人生之路現在想起來 真有點像是夢遊的感覺See More
Jun 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鄒洪復詩選:水是仙女

在星星住的河裏水是仙女羽衣飛揚,樂音裊娜她輕挪蓮步她在叢林馱月而歌微藍軀體散出雅致馨香 在靜播種的光芒裏 清澈扶柔情,呢喃在心空仿若神跡駕駛春天的舟子無有祈盼,無有憂傷 這不經意的永恒之美 抵達了遙遠她在向誰傾訴 在讓誰陶醉See More
May 2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疼痛詩選:1983年的灰塵

疼痛(1963—),原名李書新,湖北荊門人,靈性詩歌代表詩人之一,著有詩集。左手的袖口早已脫落,堅硬的 衣領也不知去向。這件笨重的棉襖 落滿灰塵,1983年的灰塵村子還是老樣,灰頭灰腦的大木箱 也還是老樣。這是誰的嫁妝 這是誰的天堂?象一口小小的池塘 雪化了,以此為家的灰塵也走了1983年,我的棉襖 象一把打不開的傘 我聽不見雨聲,與那一枚枚紐扣 我以為我從此不需要溫暖現在,在一個又一個的夢 與腳印之間,我似乎摸到了什麽 灰塵還是陽光?而灰塵蓋不住陽光See More
May 2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鄒洪復詩選:夜是黑色的風

夜是黑色的風神秘安詳,滾滾而過它拿情緒當食物不做夢 那理性的必將毀壞我在時間的吸管裏 我將慢慢的 一點一點的被你看不見我最後必將死於直觀 我最後必將是你 回憶的一個驛站我最後看你一眼然後撒手人寰See More
Apr 28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宋尾詩選:設計

宋尾(1973-),湖北天門人,供職於某報社,靈性詩歌代表詩人之一。窗子外一些孩子在拍氣球 呼吸,象凹凸的活塞,擠滿肺 很多人排隊的情節,黑色的分針,歇著蒼蠅糞,白色的,沒有光澤的面龐拉長。很奇怪,頓時想起另一個德國佬,他的下巴象皮衣一樣光亮吉普裏跳下一個,一個,又一個尖叫的妓女,白晰的歷史翻了個身,我於是大踏步走開,十分鐘後我帶了行李,坐上那冰冷的月亮般的唱片,去更遠的一個城市旅行。See More
Apr 2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鄒洪復詩選:仿佛目空一切,仿佛堆積冷漠

鄒洪覆,山東省沂水縣人,七十年代初出生,畢業於曲阜師範大學音樂系。主要創作詩歌、散文、評論、小說等,作品散見於《詩刊》、《詩歌月刊》、《綠風》、《時代文學》、《詩神》、《山東文學》、《中國校園文學》及美國的《僑報》副刊、《星島日報》副刊、《新象周刊》等二百余家報刊。已出版詩集《初入人世》(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94年9月)、《藍天無夢》(作家出版社,1997年12月)、隨筆集《思想的羽毛》(美國輕舟出版社,2004年8月)三部,主編歌曲集一本。作品入選《當代青年詩人十二家詩選》、《中國新詩詩藝品鑒》等數十種選本,作品被兩萬余家報刊或網站轉載、引用。 10余家報刊、電視台做過訪談、專題或報道。 仿佛目空一切,仿佛堆積冷漠仿佛把一切照亮那愛情仿佛無邊的藍天手捧閃爍的夢境仿佛所有的藍天張開所有的翅膀仿佛所有的翅膀奏響天空的琴房哦,那愛情遠了,又近了來了,又走了仿佛高高在上的太陽點燃歲月的柴草高高在上的愛情是孤單的羔羊See More
Apr 2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另一枝玫瑰被風吹走

經期仍在繼續,流血還未停止那枝玫瑰,從前的脖子被季節卡在指縫中淺吟低唱今天,我記不起來了哪裏還有脖子?那些季節發出的噪音,玫瑰一樣,任時光的衰老劃過臉龐我持有了,其中一次秋風嗎?關於流血的心情 在未來的深夜,和一闋頭頂花瓶的詞,萍水相逢 在紙上,在消極的抵抗下,早熟而早謝See More
Apr 1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道德經

老子說了什麽 犯罪和一如既往的回答 他把旗桿一樣的語法 插進造反的句子 討伐我,必須用暗殺來換取的和平 槍支在胸膛,變軟一個大聖人 在書寫中向我勒索著 人體黑色的標本 軋過紙張時,另一個老態縱橫的 公民,一心想輕於鴻毛 殺一儆百的革命,是時候了老子的整個青春都在耽誤 集體叛變的歲月 集體意味著 高於一切的無能我不需要堅持,那些離奇的偉大 勝利就可以讓問號 掐住他的脖子啦 而他哼都不敢哼一聲“對不起”省略號的出現 提速把老子送上了天 一句實話也是一句廢話 到底開始了 見書就磕頭的下場See More
Apr 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把你的骨灰餵魚

胸腔滲水,吃驚的螞蝗 赤裸裸躺在床上 愛一張床吧 以及和床有關的泡沫 丈夫在那一夜是你 明晃晃的鐮刀,追逐著一把火的腦袋假設的爪子,按倒榨魚的磨盤 我走進一面墻,垂直的空洞 到達你,你不是一張床的殘肢旗幟。寡婦般站在山頭 大火和老虎 通過風聲而接近你,飄散的禾苗 這骨灰的香味,是滾燙的 讓火星飛濺在收割時的田野 我不是骨灰,我是魚,我是你妻子,我要愛你See More
Mar 3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一起做

是戲。不是裝聾作啞 她投毒 這麽迫切地,把偽裝的頭腦 塞進一管口紅坦白,首先要從 恨的體會開始 往下說 往下是黑漆漆的 大腿。悲劇。青春 犯罪現場和寫詩See More
Mar 3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前面就是大海

你呆呆地聽著海水 漫進耳朵的鮮花 在一些鴿子居喪的時候 在鐵軌與窗外,站在空中的人 從搖晃中找到墓地的位置 三十幾年很快就過去了 窗口的鮮花,在暗紅的鏡中 陰沈沈提著腦袋趕路鏡頭延伸了躲不開噩耗的眩目 黃昏把血送進瞳孔 親人們從一顆梗塞的心臟 四面八方奔來,一夜黑色的羽毛紛紛散開 僵屍般碧綠的樹林爸爸、媽媽和你圍坐在月亮底下 樹林繽紛的季節 如同鮮花般,宰割著海風脆弱的神經 你將提前在這裏安息了身軀 人影斑駁,展翅的鴿子 縱身翻落鐵軌當中墓地幽暗地蹲在花叢裏 目睹了這一切。未來得及奏起挽歌 迎面的水珠就被沿海的碧綠 劃進一艘捕花的船,鋼琴 摔進了樂譜中 歪曲著一束蒼白手指卷刃的鏡頭,慢吞吞流出,肉色的黎明 玩味皮膚下掏空的器官 是一種純粹的美,也是劫難 取出骨瘦嶙峋的黃昏 你的鬼魂。第四層樓,第四層樓 一張張臉不斷撕開See More
Mar 28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鹿上

盡可能把美人曲解成一頭鹿 梅花總是,在月光稀稀疏疏的河岸喝醉 在將軍的弓箭裏,搖身變成一只貓 凡是被綠影子籠罩過的事物 都綴滿了梅花的印記前世的鹿還沒有皮膚呢,還沒返回 貓的年代,絕望的美人 面對遲暮之河,就為自身的弓箭所射殺 將軍吃著人,所有人,所有捧花的女童 所有生命棄絕了塵世,遊行在棺木上 像幾個過去披頭散髮的影子See More
Mar 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玉米

你說我只有玉米棒子高的時候 你就在地裏勞動了 那時玉米比你矮半個頭你看見拴在門檻上的我的名字 忍不住和玉米一起笑了很久 一個傻丫頭 你眼裏蓄滿淚水 仔仔細細地構思我 那是春季 陽光 悄然地深入土地 你在我的臉上 種植花色你說我只有玉米棒子高的時候 你就愛在地裏勞動了 愛用汗水洗亮我的名字玉米成熟是怎樣痛苦的過程 你一鋤一鋤地侍弄它 你一眼一眼地澆灌我 盼望我成長 你已 為我做好婚床See More
Feb 13

風華正茂's Blog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道德經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18pm 0 Comments

老子說了什麽

犯罪和一如既往的回答

他把旗桿一樣的語法

插進造反的句子

討伐我,必須用暗殺來換取的和平

槍支在胸膛,變軟

一個大聖人

在書寫中向我勒索著

人體黑色的標本

軋過紙張時,另一個老態縱橫的…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把你的骨灰餵魚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5pm 0 Comments

胸腔滲水,吃驚的螞蝗

赤裸裸躺在床上

愛一張床吧

以及和床有關的泡沫

丈夫在那一夜是你

明晃晃的鐮刀,追逐著一把火的腦袋

假設的爪子,按倒榨魚的磨盤

我走進一面墻,垂直的空洞

到達你,你不是一張床的殘肢…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一起做

Posted on March 26, 2017 at 9:42am 0 Comments

是戲。不是裝聾作啞

她投毒

這麽迫切地,把偽裝的頭腦

塞進一管口紅

坦白,首先要從

恨的體會開始

往下說

往下

是黑漆漆的

大腿。悲劇。青春…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梅花落詩選:前面就是大海

Posted on March 26, 2017 at 9:41am 0 Comments

你呆呆地聽著海水

漫進耳朵的鮮花

在一些鴿子居喪的時候

在鐵軌與窗外,站在空中的人

從搖晃中找到墓地的位置

三十幾年很快就過去了

窗口的鮮花,在暗紅的鏡中

陰沈沈提著腦袋趕路

鏡頭延伸了躲不開噩耗的眩目

黃昏把血送進瞳孔…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