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 在沙巴
  • Male
  • Kota Kinabalu,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哆啦A夢 在沙巴's Friends

  • INGENIUM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ucun estutum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闊佬保暖之道(中)

待這些手續完成之後,羊毛已所剩無幾,大概只有原先的一半了;但是啊,這些到後來可是會變成舒適無比、華貴之至的東西呢——這些是制造上千美元一件的休閑外套和圍巾的素材,可以讓穿的人有暖呼呼的馬殺雞感覺。喀什米爾羊毛織品絕不是件件相同,而是因用途有別,而有多種重量和厚薄的分別。依我想來,就技術而言,是有可能從頭上的軟呢帽開始一路朝下,全身穿戴喀什米爾羊毛制品的,但有若干實用與否的問題需要考慮。像我這麽愛喀什米爾羊毛制品的人,也還是有一、兩次實驗是落得破財又掃興的下場。 舉例而言,穿喀什米爾羊毛襪,光是想來當然不亦快哉,也是腳丫子當之無愧的慰勞。若要論快活,還有什麽事比得過把腳趾頭密封在又暖和又舒服的鈔票里走來走去的呢?快活是快活啦,但不長久——或至少在我身上不長久。可能是因為我有一只不溫柔敦厚、好起摩擦的腳跟吧,或者是因為我走路一副野蠻粗魯、破壞力強的步伐吧!不管怎樣,我發現我穿上喀什米爾羊毛襪時,若是限定自己能不走路就不走路,這襪子還能穿一整天而不破;不過,即使不破,下次我再穿時,也一定會未老先禿了。不是有一根腳趾頭肆無忌憚從前面破襪而出,就是腳後跟會從後面露臉出頭。所以,我雖百般不願,也只…See More
Sep 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闊佬保暖之道(上)

蒙古的冬天又冷又乾。寒風在永凍地層上盤旋咆哮,慢跑這件樂事是此地人不敢領教的;這里的人大部分必須定時小啜幾口甜酒及熱牛奶,以免整個人凍成冰柱。這里之冷,足以把露在毛氈帽子外面的耳朵凍得掉下來。盡管如此,蒙古卻還是有些原住民,就是靠這零下的氣溫發達起來的。空氣里凜冽、刺骨的嚴寒,他們絲毫不以為意,因為,他們其實就是走來走去的毛線衣。從鼻子到蹄子,全包在自然界效能最好的抗凍物質里,等於是完全與冷絕緣。你絕對找不到有蒙古的喀什米爾山羊會發抖的。 純蒙古喀什米爾山羊毛,一般認為是羊毛中的極品;依重量比,可比其他所有天然纖維都要暖和,而這山羊還是有兩層羊毛來防風的。第一層是外層比較粗長的針毛,第二層是細軟多了的里毛。就是這層細毛,日後會在你的衣櫥內佔一席之地。這層毛除了輕、暖之外,還十分柔軟。叫人忍不住要摸一摸,而且一摸就認得出來。你可以閉著眼睛,光靠指尖就認出一件喀什米爾羊毛衣。而其價格之貴,則是另一重保證。它是1盎斯、1盎斯算的,只有駱馬(vicuna)——駱駝族下一支得天獨厚的名門世家,住在南美山區——身上的毛會比它貴;而且,這喀什米爾羊毛的價錢,看來也沒什麽機會由超高這一級略往下降。這一…See More
Aug 2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下)

當然,你不免會碰到個愛潑冷水的家夥,老想貶低這些偽造復古的寶物。我們每個人一定至少認識一位這樣的人物,自封為大內行,其於人世的使命便是要告訴你,你買到假貨啦。一邊搖頭慨嘆你怎麽這麽笨,一邊仔仔細細告訴你,你怎麽笨到看不出來這個、那個的。這東西不壞,他會說,但算不上是真古董。但是啊,那又怎樣?有什麽關係嗎?若這東西你看了喜歡,造假的手法又很高明,誰管這真的、假的?你買這東西是要在生活里用,而不是要賣。這種無所不知的古董專家都是公害,該關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最里面,研究前哥倫布時期的澡盆。偶爾也會有反過來的情況,真品被當作是三夾板制品一般視若敝履。我有一次在曼哈頓的古董店,就碰見一位室內設計師,帶著他的客戶來到店中。(我看出來他是室內設計師,是因為他一進門,10分鐘之內就輕鬆花掉好幾千塊美元。)看著看著,他停在一具非常漂亮的15世紀橡木餐桌前面——絕對是真品,保存的情況非常好,是一件稀世珍寶。他聽了價錢後毫不在乎,說,“我們要買這桌子,但你要把兩隻腳連跟鋸掉,這樣才塞得進壁凹里當早餐桌用。” 古董商大吃一驚。我不想看一個人和良心掙扎的模樣,所以沒有留下來看他是賣掉了桌子呢,還是他的原則戰勝了一…See More
Aug 2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中)

就這樣,你決定買下來。而光是這一步——就是出錢買下的前戲——在業餘玩家便是一大樂事。這時,他暫時卸下鑒賞所有又老又美的東西這種角色,搖身一變,成了精明厲害的價格殺手、談判大王、搶便宜聖手——或者該說是有可能吧,因為這要看他看不看得懂價格標簽上寫的是啥勞什子。 許多古董商有個很討厭的習慣,老愛用密碼來標價。有人是直接以字母代替數目字,就如A代表1,D代表4,依此類推。但是更常見的是每個字母代表的意思拐來拐去,除了古董商本人沒有人看得懂。因此,我們才會看見我們中意的五斗櫃,清清楚楚標了個“XPT”。 這是什麽意思?若是現金付清,馬上成交,“XOS”可以嗎?這混帳難道不能用多少元、多少分來標價嗎?布魯明黛爾百貨公司就是這樣啊!他到底在玩什麽把戲?這把戲叫作“看人叫價”。就在你上上下下打量那五斗櫃時,古董商也在上上下下打量你,而你們兩個心里盤算的是同一個問題——多少錢?——只是角度各不相同。端看你的穿著、你買的興趣有多高、他賣的興趣有多大,這價格可以上下大幅震蕩。但你絕對不會知道的。這是古董商的一個小秘密。 你不要為這煩心,因為你同樣可以玩這把戲。你就把他叫過來,問他價錢。不管他報什麽價,把它…See More
Aug 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上)

這已經蔚為一種小型的運動了。從紐約蘇荷區、格林威治村裝點別致的精品店,到倫敦、巴黎的跳蚤市場,從紐約州北部到洛杉礬道通起伏的柏油路,有成千上萬的人,滿懷熱望還有窮追不捨的精神,把周末下午都花在別人家的破爛里挑挑撿撿的。的確,這運動風靡的程度,都已經因此而產生了一個笨拙的專屬說法呢——我們“尋古”去吧。18世紀的尿壺,蛀得千瘡百孔的大櫥子,維多利亞時期暗蒙蒙的裸體胖女神畫像,裂痕處處、不清不楚的鏡子,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麽迷人的呢?在我們舒舒服服、設備完善的家中,真的需要一具大象後腿做的傘架嗎?一張桌面傾斜1/10度的餐桌!一個凹凸不平鐵定站不穩的鍋子?痰盂?嵌在墻上的燭臺?不需要嘛,我們當然不需要這些東西。但我們就是看見就要——常常還是用莫名其妙的高價去要——然後沾沾自喜,認為我們既有過人的品味,兼又眼明手快。這個舊東西,雖然蒙了一層汙垢,還有一股積了百年灰塵的霉味,需要從內到外整個翻修一番,但實在算是撿到大便宜了。 就是為了滿足我們天生愛撿破爛的收藏癮,才有一種蓬勃的國際行業應運而生;這行業把梳妝臺由威爾斯運到加州,把百衲被由賓州運到日內瓦,把小天使雕像由意大利運到曼哈頓——這些東西在大…See More
Aug 15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1000英鎊一頂的帽子(下)

這頂帽子飄也似地飛到我跟前的桌面上——呈清淡、高雅的奶油色,有一圈深灰色的飾帶;還有一道凸起來的棱線,由帽冠的前面延伸到後面。摸起來感覺好特別,比較像厚絲,而不像乾草。編得極其細致、緊密,實在很難相信這帽子居然是由盈盈一握疏疏落落的草莖編出來的。 這頂帽子送到倫敦時,和赫伯·強森店里所有的巴拿馬草帽一樣,只是一個光禿禿的圓錐形半成品,既未成型,也未修飾。這帽子是在店里的作坊里定型,捏出棱線,加上徹頓翰(CheItenham)內襯帶(這襯帶在沒那麽講究的店里,可能就叫作吸汗襯帶),以及外飾帶。他們跟我說,這飾帶可依買主個人的喜好,選擇顏色,從梅花到圓點都可以。要不也可以把自己最喜愛的一條領帶,重新剪裁,由脖子高升到頭頂作帽帶使用。 我把帽子就著光舉起來,端詳帽子的內部。圈紋多得不可勝數;在帽冠的頂部,還隱約可見織了兩組姓名字首,註明成就這一極品的高手是誰。何等的傑作啊!我覺得誘惑開始撩撥我的心房了;這時,馬朗戈斯先生向我透露了一則帽子業界駭人聽聞的大秘密。並不是看起來像巴拿馬草帽,也當作巴拿馬草帽來賣的草帽,就真是巴拿馬草帽。做工幾可亂真的假貨到處都是,通常出自東方,有時用的材料不過是染…See More
Jul 2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1000英鎊一頂的帽子(中)

很湊巧,就在我聽過這頂羽量級奇珍之後不久,我得去倫敦一趟,因此想要一探究竟。所以,我和安東尼·馬朗戈斯(Anthony Marangos)約了時間;他經營一家歷史悠久的老店赫伯·強森(Herbert Johnson),這家店從1790年起就在賣紳士專用的帽子。馬朗戈斯先生一路帶我參觀店內的純絲高禮帽,鋁彈打不透的蘇格蘭呢狩獵帽,漆黑的圓頂高帽,加流蘇的天鵝絨吸煙帽(smoking hat),一路還不忘小心提一下赫伯·強森店里出入的名流。這名單里排名第一的,便是查爾斯王子項上的皇家人頭;接下來是一連串將領和紳士的大名,這些人涵蓋了英國陸軍里最拉風的軍團的絕大部分。真是洋洋大觀,但不足為奇,這可是出自一家開業兩百年的帽子老店!但我想不到這家店後面的那間小小作坊,竟也為好萊塢和百老匯最顯赫的角色做特制的帽子。印地安那·瓊斯(Indiana Jones)、克勞梭探長(Inspector CIouseau)、《窈窕淑女》里的希金斯教授(Professor Henry Higgins)、電影《蝙蝠俠》中的小丑(The…See More
Jul 15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1000英鎊一頂的帽子(上)

男人戴帽子在近來已成稀有動物,我覺得這很可惜。帽子既時髦,又風雅,還能清楚表露斯人的性格。不管你把自己想作是剛剛嶄露頭角的理財顧問,或是花花大少、光說不練的黑道角頭,或是在本行的外表下潛藏有西部牛仔的本性——不論這些還是其他,全都可以由你戴在頭上的東西透露出來。的確,帽子真的常成為一個人的註冊商標,就跟人的長相上鼻子的地位差不多。只要一想到英國名相邱吉爾、美國影星亨弗萊·鮑嘉(Humphrey Bogart)、香煙廣告影片中的萬寶路先生(Marlboro Man)、早年的法蘭克·辛納屈,或是鱷魚先生,他們出現在你腦海里的樣子,十之八九都會戴著帽子。 撇開帽子的審美功能不談,帽子是有其實際用處的。帽子在冬天可以為你的頭部保暖,夏天遮涼,刮風時保護髮型,下雨時維持乾爽。但是,我們在現代男人的頭上看見了什麽呢?要不就是空空如也,要不就是一頂可以調整、沒有個性、塑膠尼龍制的棒球帽,上面還為啤酒打廣告。 我和隨便哪一個人一樣都有罪,因為我也光著頭。但我其實是很喜歡拿帽子作裝飾品的,我就有一架子的帽子掛在家里的墻上:有一頂澳洲人的闊邊呢帽(bush…See More
May 2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滿口黑珍珠 (4)

你會看見有人——每每就是那些用洋蔥末、蛋末之類的勞什子把魚子醬淹死的同一批人——用餐刀把這堆粘糊糊的東西抹在吐司上面吃,好像在做花生奶油三明治一樣。這些人是文明殺手。魚子醬最珍貴的一點,以及魚子醬加工和運送之所以這樣困難、這樣花錢,就全在於這魚卵送入口中時,必須是粒粒完整無損的。只有這時,在你用舌頭和上顎壓碎魚卵的這一刻,你才能領會到:費了這麽多手腳,原來全是為了這小小魚卵中美味爆湧而出的感覺。魚卵若是先被餐刀壓破了,含了一嘴魚子醬的高潮快感,就提早由吐司享受到了,而輪不到你的舌頭。所以,一定要用湯匙。 吃魚子醬上癮的人,對於不同的湯匙有何優劣利弊,是會辯得慷慨激昂的;許多愛奉行生命中一些神聖小小儀式的人,都是這樣。但是怪了,大凡天之驕子誕生時嘴里含的那把湯匙——銀湯匙,卻是不可以用的湯匙,因為銀湯匙會在魚子醬上加上一層淡淡的金屬味兒。除此之外,任你自己選擇:黃金的、象牙的、木頭的、珍珠的、牛角的,或是——我最喜歡的——你在小吃店隨時可以抓回來一大把的塑膠制短柄湯匙。這種湯匙好拿,又輕軟,沒有銳角會戳破魚卵,功能佳,衛生好,用後就可以丟了。沒有余味,常常還免費。我推薦用這種湯匙。 你最…See More
Apr 18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滿口黑珍珠 (3)

魚子醬一如任何天然、嬌貴、易壞的東西,一定要找一位你信得過的供應商,他賣的數量必須夠多,因為這樣他才願意費力氣去好好貯存。魚子醬沒有特價品,向最好的店家購買,絕對不會吃虧的;如紐約的裴卓仙(Petrossian)或倫敦的佛特能(Fortnum)便是。你若樣子像是個有誠意要購買的人,而不是來找速食點心的,他們可能會讓你買以前先試吃看看。不過,真諷刺,供應商若是對自己的魚子醬有充分的信心,敢提供這種美好的服務,那他們的建議一定就是你可以信任的,而不必再免費試吃了! 但要吃多少,就只買多少;而且魚子醬一買下來,就別再回辦公室,別拐到酒吧去,也別晃到公園去看妞兒。你要直接回家,把魚子醬放進冰箱里。魚子醬未開封,可以保鮮約四個禮拜。一旦開封之後,理論上可以保鮮一兩天,但實際上是不會有剩的了。你現在得做一連串決定。看來是些小事,但是一念之差造成的結果,不是叫你的魚子醬成為實至名歸的饗宴,便是叫你勞心傷財。這一連串決定中首要的一樣,便是你該選誰共享。 有些人士是可以馬上剔除的。如飲食大老粗吃什麽東西都要倒一大堆醬,你就最好讓他們在熱狗攤前面盡情享受他們可怕的愛好吧!你的老板,以及你那和氣的稅捐處督察…See More
Apr 15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滿口黑珍珠 (2)

在幸存的鱘魚種類當中,最知名的便屬大白鱘(Beluga)和閃光鱘(sevruga)兩種了——二者分別是鱘魚里最大和最小的一種,也是你覺得自己夠闊綽的時候,可以去找的名字。大白鱘身長達15尺,重達1000磅以上,其魚卵可以佔體重的20%以上。大白鱘的魚卵是最大的一種,制造的時間也很長,母魚須費時20年才能長成到可以產卵。閃光鱘的重量約只有50磅,7年便能長成,所產的卵是最小的一種。 魚子醬若僅只是把鱘魚抓來剖腹取卵就成了,那價格肯定會壓低許多,但是,滋味也絕對不是如此。魚卵其實是沒什麽味道的東西,即使是鱘魚卵也一樣。由魚卵化身為美味的魚子醬,靠的全是加工的過程,而這加工所需的熟練技巧和知識,足可稱為藝術。這加工需要在約15分鐘之內,完成十多道手續;只要再久一點,魚卵便不新鮮,不能做成魚子醬了。首先是把鱘魚給敲昏——可不是弄死,因為那樣魚卵腐敗的速度會更快——然後取出魚卵,篩檢、清洗、濾乾,以供一位神話人物好好料理一番;這位人士就像釀酒大師一樣,能夠化自然素材為神奇。 這位分級師、試昧師,或者叫魚子醬大師會更正確一點,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可以下判斷,這些判斷會決定他面前那堆魚卵的滋味和價格。他…See More
Feb 12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滿口黑珍珠 (1)

英文里面沒幾個詞兒,可以立即在人們心中同時勾起富貴、榮華以及山珍海味等聯想。(片語不算——就連“洛克菲勒局牡蠣”,或是“給我剝一粒葡萄來”都不算。)這些都是精挑細選才得以入列的事物,像是用語文立像的名人堂,而其中有一樣是看來最不可能入選,卻又最早躋身其間的;那便是一種加工過的油膩魚卵。Caviare——魚子醬。你看吧!提起這個詞兒,你腦中立即想見自己一邊和富家摩肩、和美女擦踵,一邊品嚐這世間風靡熱潮持續最久的豪門美饌。魚子醬飽受世人無上好評,已超過2000年了。亞里斯多德在公元前4世紀,就已經為它記下一筆,此後,文人雅士在字里行間大流口水者,史不絕書,從拉伯雷(Rabelais)、莎士比亞,到依夫林·渥(Evelyn…See More
Feb 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契子~生活饗宴(下)

你對一件事情的期望值,通常和你在那上面花的錢成正比;所以,假如你付的是天價,那你就會期望完美。唉!只是生活往往是亂七八糟胡亂湊和成的,有好多都要仰賴行徑詭異的設備(僕人)來成全,以致完美實在罕見。不消多久,有錢人了解到了這一點,便會開始找麻煩。我就看過他們這樣子。一些我們覺得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他們會有其大無比的意義:早餐的雞蛋不能吃,因為煮得有點不夠老;絲襯衫不能穿,因為上面有一道幾乎看不到的縐褶;司機實在叫人受不了,因為他又吃大蒜了;門房不是不夠細心,就是太過親呢——在生命的風景中,這些會把人逼瘋的汙點一個連一個,可以一直串下去。有個笨蛋忘記把你的襪子烘暖,或是把你的報紙燙好,你這一天的日子怎麽會好過呢?我記得有次去威尼斯一家豪華旅館作實況調查;那是家棒極了的旅館,還有一位同樣棒極了的大廚。我以為在這樣的地方,要對他們的餐點有絲毫不滿意,應是難如登天。但我錯了。坐在鄰桌的4位衣冠華麗的人物,乃米蘭有錢老爺的代表。他們就不高興。白酒沒有冰到恰恰合乎他們的標準。擡了擡一根手指頭,侍者卻沒有在30秒內站到身邊來。哀哉!這世界是怎麽了?一頓晚餐從頭到尾,我都可以聽到喃喃抱怨的聲音,但抱怨的全…See More
Jan 12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彼得·梅爾《品味》契子~生活饗宴(上)

我相信我們大部分人,生來即帶有喜愛揮霍的隱性傾向;有一股貪圖更多、更好的縱欲本色,就潛藏在不知哪個基因里,一有走運的兆頭,或是一看見信用卡,便馬上發作。若不是這樣,那又怎麽能解釋有個女子,明明已經有了399雙鞋,卻還繼續一路買鞋?還有那第二架直升機,第五棟房子,一打名家設計椅墊,一大桶滿滿的魚子醬,巨量瓶(methuselah)香檳?是什麽人需要這些東西呢?是什麽人在買這些東西呢?又為什麽要買這些東西呢?有錢人的花錢癖好,多年來一直叫我著迷,百思不解。其中我最好奇的,是想知道他們這小小的奢侈享受,是否真值得花這麽多錢。他們付錢買的,真的是什麽特別的東西嗎?還是其中真正的樂趣,這血脈中嘶嘶作響的亢奮,是來自隨時隨地想要什麽就有什麽的暈陶陶的感覺?至於價錢,管他呢!每次我瞪著美國運通寄來的氣沖沖的信發呆時,這問題就一定出現。 後來有一天,叨天之幸,我有機會去找答案了。《瀟灑雜誌》(GQ)的老板馬丁·貝瑟,這位信心無比堅強、用度毫無節制的人,聽說我對號稱人生最高享受的事,有鑽研的興趣,因此大發慈悲,給了我勇往直前的開拔令。放手去做吧,他說,盡管去和有錢人廝混吧。他們做的你一概跟著去做——只要…See More
Jan 1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林語堂《小說》(5)

孫悟空在耳朵里插一根小棒,這根小棒卻可以變化到任何長度,不但如此,他還有一種本領,在腿上拔下毫毛,可以變成許許多多猴子助他攻打敵人,而他自身能變化,變成各色各樣的動物器具,他會變成鷺鷥,變成麻雀,變成魚,或變成一座廟宇,眼眶做了窗,口做了門,舌頭做了泥菩薩;妖魔一不留神,跨進這座廟宇的門檻,準給他把嘴巴一闔,吞下肚去。孫悟空跟妖魔的戰斗,尤為神妙,大家互相追逐,都會駕霧騰空,入地無阻,入水不溺。這樣的打仗,怎麽會不令小弟弟聽來津津有味,就是長大了的青年,只要他還沒有到漠視米老鼠的程度,總是很感興趣的。愛談神怪的習氣,不只限於神怪說部,它間入各式各樣的小說,甚至像第一流作品《野叟曝言》亦不免受此習氣之累,因而減色。《野叟曝言》為俠義兼倫理說教的小說。愛談神怪的習氣又使中國偵探故事小說如《包公案》為之減色,致使其不能發展為完備的偵探小說,比美歐美傑作。它的原因蓋緣於缺乏科學的論理觀念和中國人生命的輕賤。因為一個中國人死了,普通的結論就只是他死了也就罷了。包公可算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大偵探家,本人又為裁判官,他的解決一切隱秘暗殺案件乃常賴夢境中的指示而不用福爾摩斯那樣論理分析的頭腦。中國小說結…See More
Oct 31, 201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林語堂《小說》(4)

嚴格的分類,當然是不容易的。例如《金瓶梅》雖其五分之四系屬猥褻文字,卻也可算為一部最好的社會寫實小說,它用無情而靈活的筆調,描寫普通平民,下流夥黨,土豪劣紳,尤其是明代婦女在中國的地位。這些小說的正規部類上面,倘從廣義的說法,吾人還得加上故事筆記,這些故事都是經過很悠久的傳說,這樣的故事筆記,莫如拿《聊齋志異》和《今古奇觀》來做代表。《今古奇觀》為古代流行故事中最優良作品的選集,大多系經過數代流傳的故事。著者曾把許多中國小說依其流行勢力的高下加以分級,倘把街市上流行的一般小說編一目錄,則將顯出冒險小說,中國人稱為俠義小說者,當居編目之首。這是一個奇怪的現像,因為俠義和勇敢的行為,時常受到父母教師的訓斥摧抑,這種心理不是難於解釋的。在中國,俠義的兒子容易與巡警或縣官沖突,致連累及整個家族,這班兒孫常被逐出家庭而流入下流社會;而仗義行俠的人民,因為太富熱情,太關懷公眾,致常干涉別人事務,替貧苦抱不平,這班人民常被社會逐出而流入綠林。因為假使父母不忍與他們割絕,他們或許會破碎整個家庭,——中國是沒有憲政制度的保障的。一個人倘常替貧苦被壓迫者抱不平,在沒有憲法保障的社會里一定是一個挺硬的硬漢。…See More
Oct 29, 2019

哆啦A夢 在沙巴's Blog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下)

Posted on August 13,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當然,你不免會碰到個愛潑冷水的家夥,老想貶低這些偽造復古的寶物。我們每個人一定至少認識一位這樣的人物,自封為大內行,其於人世的使命便是要告訴你,你買到假貨啦。一邊搖頭慨嘆你怎麽這麽笨,一邊仔仔細細告訴你,你怎麽笨到看不出來這個、那個的。這東西不壞,他會說,但算不上是真古董。但是啊,那又怎樣?有什麽關係嗎?若這東西你看了喜歡,造假的手法又很高明,誰管這真的、假的?你買這東西是要在生活里用,而不是要賣。這種無所不知的古董專家都是公害,該關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最里面,研究前哥倫布時期的澡盆。…

Continue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中)

Posted on August 10,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就這樣,你決定買下來。而光是這一步——就是出錢買下的前戲——在業餘玩家便是一大樂事。這時,他暫時卸下鑒賞所有又老又美的東西這種角色,搖身一變,成了精明厲害的價格殺手、談判大王、搶便宜聖手——或者該說是有可能吧,因為這要看他看不看得懂價格標簽上寫的是啥勞什子。 

許多古董商有個很討厭的習慣,老愛用密碼來標價。有人是直接以字母代替數目字,就如A代表1,D代表4,依此類推。但是更常見的是每個字母代表的意思拐來拐去,除了古董商本人沒有人看得懂。因此,我們才會看見我們中意的五斗櫃,清清楚楚標了個“XPT”。

 …

Continue

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上)

Posted on August 10,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這已經蔚為一種小型的運動了。從紐約蘇荷區、格林威治村裝點別致的精品店,到倫敦、巴黎的跳蚤市場,從紐約州北部到洛杉礬道通起伏的柏油路,有成千上萬的人,滿懷熱望還有窮追不捨的精神,把周末下午都花在別人家的破爛里挑挑撿撿的。的確,這運動風靡的程度,都已經因此而產生了一個笨拙的專屬說法呢——我們“尋古”去吧。…

Continue

彼得·梅爾《品味》闊佬保暖之道(中)

Posted on January 10, 2020 at 5:19pm 0 Comments

待這些手續完成之後,羊毛已所剩無幾,大概只有原先的一半了;但是啊,這些到後來可是會變成舒適無比、華貴之至的東西呢——這些是制造上千美元一件的休閑外套和圍巾的素材,可以讓穿的人有暖呼呼的馬殺雞感覺。

喀什米爾羊毛織品絕不是件件相同,而是因用途有別,而有多種重量和厚薄的分別。依我想來,就技術而言,是有可能從頭上的軟呢帽開始一路朝下,全身穿戴喀什米爾羊毛制品的,但有若干實用與否的問題需要考慮。像我這麽愛喀什米爾羊毛制品的人,也還是有一、兩次實驗是落得破財又掃興的下場。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