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6,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郁雯的詩《我不會輕易解下愛慕給你》

我不會輕易解下愛慕給你 我不會簡單收走你的癡心 我不會佯裝鎮靜 不會附和歡喜 不會盲目跟隨你我怕愛的酒精燈迅速點著 我怕行動的迅雷提前實施 我怕認知的曙光姍姍來遲 我怕創痛的風霜 裹挾我的一生我躲開你 雪花像鱗片一樣飛舞 我就是一條魚 打著哆嗦,在冷漠的砧板上 被清醒的防範切割 我躲開你 從未有過的失落死水狂瀾 郁雯,浙江杭州人。詩人、藝術家。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曾主演過多部影視作品。8歲開始寫詩,詩歌作品入選多種選本;2008年出版詩集《炙熱的謎》,2010年出版長篇小說《每一棵樹都很孤獨》,2013年出版詩歌精選集《美與罪》,2015年出版長篇小說《你好,北京電影學院》。近年來涉及更多的藝術創作,在電影、戲劇以及繪畫等方面積極探索,獲得了各方面的贊譽與矚目。 See More
Fri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4)

這裡使我們記起一個還應當提到的人,這人就是蔣光慈。這人在小說與 詩創作上,都保留到創造社各作家的浪漫派文人氣息。他從不會忘記說他是「一個流浪文人」,或「無產詩人」這種「作家」的趣味,同長虹陷在同一境遇裡去了。 長虹在「天才」意識上感到快樂,誇大,反而使自己縮小了。蔣光慈在他作品成績 上,是否如他朋友感到那種過高估價,是值得商討的。書賈善湊熱鬧,作者復敏於 自炫,或者即所謂海上趣味的緣故,所以詩的新的方向,蔣光慈無疑可說是個革命 詩人。或者胡也頻可以有更好成就,因為新的生活態度的決定,較立於頑強樸素一 方面。 總起來說,是這樣:  第一期的詩,是當時文學革命的武器之一種。但這個武器的鑄造,是在舊模中 支配新材料,值得說的是一本《嘗試集》,一本《劉大白的詩》,一本《揚鞭集》。 另外在散文中改造詩,是一本《過去的生命》。另外在散文上幫助了發展,就是說 關於描寫的方法,繁複,是《西還》同《草兒》。要明白關於形式措詞的勇敢,是 《女神》同《渡河》。 第二期的詩,在形式技巧上算完成了。《草莽集》,《死水》,《志摩的詩》,…See More
Dec 7,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3)

或整句的採用,作自己對於所欲說明的幫助,是李金髮的作品引人註意的一點。 但到于賡虞詩選,卻在詩中充滿了過去的詩人所習用表示靈魂苦悶的種種名詞,絲毫不 遺,與第一期受舊詩形式拘束做努力擺脫的勇敢行為的完全相反,與李金髮情調也 仍然不能相提並論。不過在第一期新詩,努力擺脫舊詩仍然失敗了的,第二期的李、 於,大量的容納了一些舊的文字,卻很從容的寫成了完全不是舊詩的作品,這一點, 是當從劉大白等詩找出對照的比較,始可了然明白的。 第三期詩,第一段為胡也頻、戴望舒、姚蓬子。第二段為石民、邵洵美、劉宇。 六個人都寫愛情,在官能的愛上有所讚美,如胡也頻的《也頻詩遜,戴望舒的《我 的記憶》,姚蓬子的《銀鈴》,邵洵美的《花一般的罪惡》,都和徐誌摩風格相異, 與郭沫若也完全兩樣。胡也頻詩方法從李金髮方面找到同感,較之李金髮形式純粹 易懂點。胡也頻的詩,並不是朱湘那種在韻上找完美的詩,散文的組織,使散文中 容納詩人的想像,卻缺少詩必須的韻。戴望舒在用字用韻上努力,而有所成就,同 樣帶了一種憂鬱情懷,這憂鬱,與馮至、韋叢蕪諸人作品,因形式不同,也有所差…See More
Dec 4,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2)

這幾 年來新的小冊子詩集雖並不少,但這類詩作多數缺少在各大刊物上與讀者見面的機 會,所以詩的一方面感到消沈,若能把散文創作在一二年來進步作一比較,則更可 明白第三期新詩的成績難於說是豐收的。 對於這三個時期的新詩,從作品、時代、作者各方面加以檢察、綜合比較的有 所論述,在中國這時還無一個人著手。 因為這事並不容易, 繁難而且複雜,所以為方便起見,這三 個時期每一時期 還應作為兩段。譬如第一時期,胡適之、沈玄廬、劉大白、劉復、沈尹默這幾個人 是一類,康白情、俞平伯、朱自清、徐玉諾、王統照,又是一類,這因為前幾個人 的詩, 與後幾個人的詩,所得影響完全不同的緣故。第一 期還應另外論到的,是 冰心、周作人、陸誌韋這三個人。冰心的小詩雖在單純中有所發展,缺少了詩的完 全性,但毫無可疑的是這些小詩的影響,直到最近還有不少人從事模仿。周作人在 《新青年》時代所作所譯的散文詩,是各散文詩作者中最散文的一個。使文字離去 詞藻成為言語,同時也影響到後來散文風格的形成,胡適之是與周作人同樣使人不 會忘記的。胡適之的明白暢達,周作人的清淡樸訥,後者在現代中國創作者取法的…See More
Dec 2,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1)

要明白新詩,先應當略略知道新詩的來源及其變化。 新詩似乎應當分作三個時期去認識去理解。 一、嘗試時期(民國六年到十年或十一年)二、創作時期(民國十一年到十五 年)三、成熟時期(民國十五年到十九年)第一個時期,列為嘗試時期,因為在當 時每一個詩人所作的詩,都還不免有些舊詩痕跡,每一個詩人的觀念與情緒,並不 完全和舊詩人兩樣。還有,因為詩的革命由胡適之等提出,理論精詳而實際所有作 品在技巧形式各方面,各自保留些詩詞原有的精神,因此引起反響,批評,論駁。 詩的標準雖有所不同,實在還是漸變而不能銳變。並且作者在作品上仍然採用了許 多古詩樂府小詞方法,所以詩的革命雖創自第一期各詩人,卻完成於第二期。能守 著第一期文學革命運動關於新詩的主張,寫成比較完美的新體詩,情緒技巧也漸與 舊詩完全脫離,這是第二期幾個詩人做的事。詩到第二期既與舊詩完全劃分一時代 趣味,因此在第一期對於白話詩作惡意指摘者才啞了口,新詩在文學上提出了新的 標準,舊的拘束不適用於新的作品,又因為一種方便(北京《晨報副刊》有詩週刊), 各作者理論上既無須乎再與舊詩擁護者作戰(如胡適之劉復當時),作品上復有一…See More
Nov 25,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綠綠的灼火》

細雨紛紛的下著,陰風陣陣掠過野冢,我的骨骼在野冢上直挺地躺著。光已經從世界上滅絕,我的骨骼已經不發白色。我這樣死著,在空虛裏,在死寂裏,在漆黑裏死著。唉唉,我的骨骼怎的又在微微嘆息了!唉唉,我的心火怎的還沒有滅盡呢!唉唉,它在裏面又燃起了!唉唉,又燃起了,綠綠的灼火又然起了!司光的神不能滅熄我的心頭的殘燼,綠綠的灼火又照亮了我的心的王國。在這王國裏,好像初次幽會似的,我的靈魂緊緊地擁抱著我心愛地情人,她曾白白地葬送了我的青春;在這王國裏,我又覓得我空灑了的眼淚,我失卻了的力量,我壓死了的熱情,我的幻夢,我的青春,我的詩歌,我的雄心,——這一切都齊整的羅列在愛的祭壇上,下面架著澆過油的柴火,當中鋪著一個蒲團,——我知道,這是專等著我的靈魂的到臨。我的靈魂到蒲團上虔誠的跪下,柴火在下面燃燒著,我的詩歌在壇上嗚咽地奏著,我的情人在壇上輕盈的舞著,我的眼淚,我的力量,我的熱情,我的幻夢,我的青春,我的雄心,……同在這火光中舉行了葬禮。火焰燒遍了愛的祭壇,火焰燒遍了心的王國。……但這只是綠綠的灼火。——你又來了麼,司光的神?我說。你這是第幾次了?——你知道,司光的神說,我並不是情願這樣的。 ——…See More
Nov 15,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我披著血衣爬過寥闊的街心》

在傷亡的堆中,我左臂下壓著一個血流滿面的少年,右臂下壓著一個側身掙扎著的黃衣女生;左臂下的死身已硬,右臂下發出哀絕的“莫要壓我!”的聲音。掙扎,掙扎,我的頭好容易終得向外伸引,我哀呼,“救我,救我,先生!”——呯呯……呯呯……兇惡的槍聲又起了。——噯唷!……噯唷!……我的背上又發出哀絕的叫痛的聲音。 掙扎,掙扎,我的最後的力量行將費盡!掙扎,掙扎,屍身從我的上面倒下,鮮血淋淋;掙扎,掙扎,從傷亡的堆中擠出我的上身;掙扎,掙扎,我終於倒在傷亡的堆旁而爬行,—— 爬行,爬行,我披著血衣爬向寥闊的街心。……這時候,大街上已沒有軍警,沒有行人,沒有聲音,爬行,爬行,我披著血衣爬過寥闊的街心。……(記三月十八日北京國務院前的大屠殺)See More
Nov 9,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倘若能達底也罷》

在無底的深淵和無涯的海洋中我意識地掙扎著;這掙扎只限於前後左右,而且永遠是向下沈去,無停地向無底地深淵沈去,我意識著,這心情還不如在地上從高處落下時的恐怖的著實。 我的雙手在水中撥動,興起波紋,我發見麵包,金錢,榮譽,勢力在眼前雜沓的晃蕩著,被人爭搶著,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擁擠著。——衝突著或追逐著——啊! 我自己原來也在這群中混著,但是永遠下沈著。 麵,銅,粉,鐵,混合一塊生出一種難聞的嗅味,狂笑和痛哭造成一種刺人耳鼓的噪聲,在擁擠中我覺得煩厭了,而且確實疲倦了我雙手無力的垂下,眼前一切均模糊了。 無停的向無底的深淵沈去,我意識著,這心情還不如在地上從高處落下時的恐怖著實;唉唉,倘若能達底也罷!唉唉,倘若我的雙手不再撥動也罷!See More
Nov 5,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詩人的心》

詩人的心好比是一片陰濕的土地,在命運的巨石下有著愛的毒蛇棲息;他歌吟著,輕鬆心頭的苦楚,毒蛇在吟聲裏吮取著他的血液。在生之掙扎裏更痛感著生之悲淒,他躑躅於人間,卻永味人間摒棄。唉,何時啊,能爬出那血紅的毒蛇,從命運的巨石下,從陰濕的土地裏!韋叢蕪(1905~1978),原名韋崇武,又名韋立人、韋若愚,1905年農歷三月十六日生於安徽霍邱縣。北京燕京大學畢業。曾在天津河北女子師範學院任教,為魯迅組織領導的未名社成員,《莽原》半月刊撰稿人之一。建國後曾任上海新文藝出版社英文編輯。韋叢蕪的主要作品有詩集《君山》、《冰塊》等,譯有陀思妥也夫斯基的卡篇小說《窮人》、《罪與罰》、《長拉瑪卓夫兄弟》、美國傑克—倫敦的《生命》等。1985年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有《韋叢蕪選集》.See More
Nov 3,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韋叢蕪《我踟躕,踟躕,有如幽魂》

陰風慘慘地吹,細雪紛紛地落,這屠殺後的古都,埋葬在死的恐怖。 繁華的哈德門大街,此刻已無車馬馳奔;我,血衣依舊在身,踟躕,踟躕,有如幽魂。 消不了的是生的苦惱,治不好的是世紀的病。驚魂未定的我呵,耳鼓裏盡鳴著嘈雜的聲音。 “打倒帝國主義!”“嘻嘻……嘻嘻……一陣的呼號,一陣的嘲笑。 “呯呯……呯呯……”“嗯嗯……嗯嗯……”一陣的槍響,一陣的哭聲。 陰風慘慘地吹,細雪紛紛地落。耳鼓裏盡鳴著嘈雜的聲音,在死街上我踟躕,踟躕,有如幽魂。(記“三·一八”屠殺之次日的雪中行)See More
Nov 1,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賡虞《秋晨》

別了,星霜漫天的黑夜,我受了聖水難洗的苦孽,你方從我的背上踏過,歡迎啊,東曙,你又已復活! 在這最後的瞬間,我睜眼雙手抱住太陽的腳,看葉顫,花舞,聽市聲沈醉,直到落下歡欣的眼淚!See More
Sep 23,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于賡虞《影》

看,那秋葉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飄零,與你邂逅相逢於此殘秋荒岸之夜中,星月分外明,忽聚忽散的雲影百媚生。 看,那秋葉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飄零,我淪落海底之苦心在此寂寂的夜塋,將隨你久別的微笑從此歡快而光明。 蒼空孤雁的生命深葬於孤泣之荒冢,美麗的薔薇開而後謝,殘雕而復生,告訴我,好人,什麼才像是人的生命? 這依戀的故地將從荒冬回復青春,海水與雲影自原始以來即依依伴從,告訴我,好人,什麼才像是人的生命? 夜已深,霜霧透濕了我的外衣,你的青裙,緊緊的相依,緊緊的相握,沈默,寧靜,仰首看孤月寂明,低頭看蒼波互擁。 夜已深,霜霧透濕了我的外衣,你的青裙,寂迷中古寺的晚鐘驚醒了不滅的愛情,山海寂寂,你的影,我的影模糊不分明......…See More
Sep 20,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雜感五》

佛近尼山間的紅屋頂,理安寺路上的青竹子,抽兩片舊遊的痕跡,成一幅夢化的畫圖。 那也是我的新詩。寫下來罷,太陽出來露水乾了,再找不到圖畫的聲音。(七月一日清晨)See More
Jul 30,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三疑問》

羊肉店的後面見小山羊在園裏嚼豆苗。這樣潔白的東西也和我們搶飯吃的麽? 這樣溫厚的東西也像我們殺豆苗的麽?這樣可疼的東西也送進羊肉店去的麽?(民國十二月七日)See More
Jul 24,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晚鴉》

杏黃的背景, 七零八落的幾塊青天。 好一陣烏雪 把暖烘烘的夕陽裝點。 一眨眼不飛, 也給我看一個週遍。 (選自陸志韋《渡河》,上海亞東圖書館1927年第3版)See More
Jul 18, 202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陸志韋《清晨》

遠山披上了一幅輕綃, 要出來迎接他的新郎。 鷺鶿呀,你也不要再睡了, 湖面上早已沒有星光。 竹枝裏一滴一滴的露水; 天邊的樹木都醒起來了。 那從竹根裏穿過的泉水, 他的聲音也輕起來了。  遠山加上了一重紅幛, 中間畫有一隻鷺鶿飛。 白天真到了。 勞苦的聲音 不知不覺地充滿了大地。 (民國十一年二月八日)See More
Jun 2, 2020

風華正茂's Blog

郁雯的詩《我不會輕易解下愛慕給你》

Posted on May 13, 2022 at 9:58am 0 Comments

我不會輕易解下愛慕給你

我不會簡單收走你的癡心

我不會佯裝鎮靜

不會附和歡喜

不會盲目跟隨你

我怕愛的酒精燈迅速點著

我怕行動的迅雷提前實施

我怕認知的曙光姍姍來遲

我怕創痛的風霜…

Continue

沈從文·怎麼樣去讀新詩(4)

Posted on December 4, 2020 at 9:00pm 0 Comments

這裡使我們記起一個還應當提到的人,這人就是蔣光慈。這人在小說與 詩創作上,都保留到創造社各作家的浪漫派文人氣息。他從不會忘記說他是「一個流浪文人」,或「無產詩人」這種「作家」的趣味,同長虹陷在同一境遇裡去了。



長虹在「天才」意識上感到快樂,誇大,反而使自己縮小了。蔣光慈在他作品成績 上,是否如他朋友感到那種過高估價,是值得商討的。書賈善湊熱鬧,作者復敏於 自炫,或者即所謂海上趣味的緣故,所以詩的新的方向,蔣光慈無疑可說是個革命 詩人。或者胡也頻可以有更好成就,因為新的生活態度的決定,較立於頑強樸素一 方面。

 

總起來說,是這樣:

 …

Continue

韋叢蕪《綠綠的灼火》

Posted on November 15, 2020 at 8:42pm 0 Comments

細雨紛紛的下著,陰風陣陣掠過野冢,我的骨骼在野冢上直挺地躺著。

光已經從世界上滅絕,我的骨骼已經不發白色。

我這樣死著,

在空虛裏,在死寂裏,在漆黑裏死著。

唉唉,我的骨骼怎的又在微微嘆息了!

唉唉,我的心火怎的還沒有滅盡呢!

唉唉,它在裏面又燃起了!…

Continue

韋叢蕪《我披著血衣爬過寥闊的街心》

Posted on November 8, 2020 at 12:30am 0 Comments

在傷亡的堆中,我左臂下壓著一個血流滿面的少年,右臂下

壓著一個側身掙扎著的黃衣女生;

左臂下的死身已硬,右臂下發出哀絕的“莫要壓我!”的聲音。

掙扎,掙扎,我的頭好容易終得向外伸引,我哀呼,“救我,救我,先生!”

——呯呯……呯呯……兇惡的槍聲又起了。

——噯唷!……噯唷!……我的背上又發出哀絕的叫痛的聲音。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