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品味》完美的第二個家(1)

我以前在世界各地都見過他;我羨慕他。在日內瓦,在拿索(Nassau),在尼斯(Nice),在伊微沙(Ibiza),都看得見他的人影;盡管都只是匆匆一瞥,通常還隔了一段距離,但是每次都認得出來。我從來無緣和他相識,我們兩人的路途只在機場交會。但是,我可以隔著50碼,在數百位旅客當中,一眼認出他來。我們這些人都在死拉活拖,和一大堆笨重的度假配備奮戰——滑雪靴、網球拍、釣魚竿、潛水工具,塞得鼓鼓的手提袋——一邊等著取回剛才飽受折騰、支離破碎的旅行箱。偏只看見他這人,悠哉遊哉晃過海關,全身上下的負擔最多不過是一本雜誌、兩三本書罷了,此外無他。他不需要其他東西。他的東西全都在他的滑雪小屋或是濱海雅築里,靜候他大駕光臨。這位仁兄,就是那有第二個家的人。

在理論上,第二個家是有其道理的。隨時可以使用。位居這世界某一人人向往的地方,該地的房地產價格一定年年平穩上揚。不論是躺在艷陽底下,或是沿著雪道俯沖而下,你都可以告訴自己,你做的是精明的投資。安坐在你的產業里,你甚至可以振振有辭地說,就是因為這房地產一路升值,你才可以免費度假。另外還有附帶的好處:你知道你可以接到通知時隨時拿起護照走人;你覺得你到那地方,並不是個事事看得目瞪口呆的觀光客,而像個榮譽市民;跟人提到你在安地卡(Antigua)或是瓦迪西耶(Vald·Isere)的“寒舍”,“有身分、有地位”這種不應該但是私心竊喜的感覺便油然而生。天下蒼生皆須忍受21天套裝旅遊,你才不呢!你可是與眾不同的,你在國外有一棟房子的前門鑰匙。

 

這是我以前的想法,後來,我開始有機會認識一些有第二個家的人,我便要他們告訴我這滋味有多棒。如此這般,我把自己變成神遊式的屋主,一下在牙買加的安東尼奧港有棟房子,一下在吉士達德(Gstaad)有戶公寓,一下在巴黎有間工作室,一下在托斯卡尼(Tuscany)有處農舍,在西島(KeyWest)有艘遊艇。由這些各形各色的業主那邊搜集而來的智慧和經驗,為我省下了一大筆錢,也叫我就此斷念。我不要第二個家了。我沒那精神。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