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品味》 私人噴氣式飛機(4)

我們的砂鍋來了,一起上來的還有配料和圍兜。侍者只用一支湯匙和一支叉子,就可以把魚切片,切得是又老練、又快。他若去當外科醫生,一定會賺大錢。他咕咬了一句,“請好好享用”,便留我們自己享用。我老是奇怪,怎麽最好吃的大餐,通常也是吃起來最通通的。花了20分鐘和那些大蒜、胡椒大蒜醬,還有那濃稠、粘糊糊的湯汁攪和之後,我覺得我得洗個澡。

午餐拖到了兩小時,又再拖到快3小時;法國的午餐總是這樣,是一種壞習慣的產品。我開始擔心,是不是來得及趕到機場。菲利克斯又點了咖啡,朝椅背一靠。“你只要記得,”他說,“飛機只有在我們準備好要走的時候,才會開走。時間表由我們決定。喝一杯卡爾瓦多吧,別像觀光客一樣。”這兩樣我都遵命照做。真的很棒。

 

我們終於到了曼德琉機場,把那家美食專賣店裝進飛機後面。駕駛沒有一句責備的話。他們一直在作日光浴。我們起飛時,我心想,我可是一下就會習慣用這種文明、悠閑的方法,在歐洲各地飛來飛去的;既沒有時間的壓力,也沒有緊迫的煩惱去把航空旅遊的樂趣,弄成像是在交通高峰時間搭乘地鐵。

這件事啊,我問菲利克斯,難道是普通荷包的財力完全負擔不起的嗎?

這要看情況了,他說。舉例來看,從亞維農搭飛機到巴黎,花費是相當可觀的——油料和降落費用約在48000法郎左右,折合5000英鎊。但注意,他說,你這飛機在巴黎降落的地點,距離協和機起飛地點不過幾百碼,所以,你若急著上紐約市一趟,那才是最快的方式。

 

但有另一種方式可以看這件事情。就說你的公司在全歐各地都有分公司好了,而你們共有4個人,需要在最短時間內到這些分公司走上一遭。這時,阿姆斯特丹、巴黎、蘇黎世、米蘭、倫敦,全都可以輕鬆排進一個禮拜的行程里。計劃可以隨時改變,會議可以超出時間,都沒關係,你絕對不會錯過飛機。這不僅是方便,也是把忙忙碌碌的高級主管搬來搬去最省時間的方法。而這些的費用,總和起來,約只是頭等商務艙機票錢的兩倍。

我說,這聽起來幾乎要算是物超所值了!

正是啊,菲利克斯說。你若是得在歐洲各處跑著作生意,這作法絕對劃算。

我相信他說的對。但我怎樣也還是覺得,這樣子去吃午餐,簡直是活受罪。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