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 在沙巴
  • Male
  • Kota Kinabalu,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哆啦A夢 在沙巴's Friends

  • INGENIUM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ucun estutum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宋鐵錚“僧倒”

前幾年,正在東南沿海某城搜集藝術資料,慕名至某名剎參觀。清晨即進入山口,但見樹木蔥郁茂盛,溪水潺潺,巖壁上歷代名家、文人騷客勒石刻字,既有風景又有文化,令人賞心悅目。歷經數度轉折的石階,行至山腰,繞過一叢幽竹,眼前現出一條杏黃色墻垣和頗為壯觀的山門。走進廟門,只見‘大雄寶殿’前方的鼎爐內瑞香冉冉,耳邊又聽陣陣木魚聲,恍若有隔世之感。我歷來對宗教徒的虔誠頗為崇敬,認為正是這種執著的誠心,才創造了如此豐富多采的藝術。當我判定聲聲木魚來自於一側鼓樓時,便循聲輕步上樓,想一睹這位僧家的慈容,又惟恐驚動他的修行。果見一位心無旁鶩的和尚,端坐那里喃喃誦經,手敲木魚,力度均勻,神態專注。突然,“登、登、登”有人急促上樓。我心中不免嗔怪,這遊人太唐突,太煞風景。轉瞬間來人已直奔僧人身旁,用手擋住嘴巴,對僧人耳語。僧人聽後,勃然色變,從座位上站起:“什麽,我的那批貨脫手了沒有?”政治輔導員曹振強剛到農村那會兒,我們這些知青心里都憋著一股火。一天到晚瞎折騰,攪和得村里雞犬不寧。於是,黨支部便命令政治輔導員組織我們學習。政治輔導員60多歲,精瘦,穿一身老黑老黑的棉衣服,褲襠前面窩窩囊囊嘟嚕著一大塊。他來到知…See More
Monda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書生的酸氣(下)

張功曹是張署,和韓愈同被貶到邊遠的南方,順宗即位。只奉命調到近一些的江陵做個小官兒,還不得回到長安去,因此有了這一番冤苦的話。這是張署的話,也是韓愈的話。但是詩裏卻接著說:君歌且休聽我歌,我歌今與君殊科。韓愈自己的歌只有三句: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飲奈明何!他說認命算了,還是喝酒賞月罷。這種達觀其實只是苦情的偽裝而已。前一段“歌”雖然辭苦聲酸,倒是貨真價實,並無過分之處,由那“聲酸”知道吟詩的確有一種悲涼的聲調,而所謂“歌”其實只是諷詠。大概漢朝以來不像春秋時代一樣,士大夫已經不會唱歌,他們大多數是書生出身,就用諷詠或吟誦來代替唱歌。他們——尤其是失意的書生——的苦情就發泄在這種吟誦或朗誦裏。戰國以來,唱歌似乎就以悲哀為主,這反映著動亂的時代。《列子·湯問》篇記秦青“撫節悲歌,聲振林木,響遏行雲”,又引秦青的話,說韓娥在齊國雍門地方“曼聲哀哭,一裏老幼悲愁垂涕相對,三日不食”,後來又“曼聲長歌,一裏老幼,善躍捨瑁ツ蘢越薄U飫鎪島鶿淙荒艹У母瑁*也能唱快樂的歌,但是和秦青自己獨擅悲歌的故事合看,就知道還是悲歌為主。再加上齊國杞梁的妻子哭倒了城的故事,就是現在還在…See More
Saturda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書生的酸氣(上)

讀書人又稱書生。這固然是個可以驕傲的名字,如說“一介書生”,“書生本色”,都含有清高的意味。但是正因為清高,和現實脫了節,所以書生也是嘲諷的對象。人們常說“書呆子”、“迂夫子”、“腐儒”、“學究”等,都是嘲諷書生的。“呆”是不明利害,“迂”是繞大彎兒,“腐”是頑固守舊,“學究”是指一孔之見。總之,都是知古不知今,知書不知人,食而不化的讀死書或死讀書,所以在現實生活裏老是吃虧、誤事、鬧笑話。總之,書生的被嘲笑是在他們對於書的過分的執著上;過分的執著書,書就成了話柄了。但是還有“寒酸”一個話語,也是形容書生的。“寒”是“寒素”,對“膏粱”而言。是魏晉南北朝分別門第的用語。“寒門”或“寒人”並不限於書生,武人也在裏頭;“寒士”才指書生。這“寒”指生活情形,指家世出身,並不關涉到書;單這個字也不含嘲諷的意味。加上“酸”字成為連語,就不同了,好像一副可憐相活現在眼前似的。“寒酸”似乎原作“酸寒”。韓愈《薦士》詩,“酸寒溧陽尉”,指的是孟郊。後來說“郊寒島瘦”,孟郊和賈島都是失意的人,作的也是失意詩。“寒”和“瘦”映襯起來,夠可憐相的,但是韓愈說“酸寒”,似乎“酸”比“寒”重。可憐別人說“酸寒”,…See More
Apr 1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安東·契訶夫:威脅

楊宗建·譯有一個貴族老爺的馬被盜了。第二天他在所有的報紙上都刊登了這樣一個聲明:“如果不把馬還給我,那末我就采取我父親在這種情況下采取過的非常措施。”威脅生效了。小偷不知道會產生什麽嚴重後果,不過他想著可能是某種特別可怕的懲罰,很害怕,於是偷偷地把馬送還了。能有這樣的結果,貴族老爺很高興。他向朋友們說,他很幸運,因為不需要步父親的後塵了。“可是,請問你父親是怎麽做的?”朋友們問他。“你們想知道我父親是怎麽做的麽?好吧,我告訴你們……“有一次他住旅店時,馬被偷走,他就把馬肚帶套在脖子上,背著馬鞍走回家了。如果小偷不是這樣善良和客氣的話,我發誓,我一定要照父親那種做法去做!”See More
Apr 18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信息時代

小表弟造屋,半途突遇材料漲價,急差款500元,便匆匆趕到城里,向大表哥求借,以救燃眉之急。大表哥聽了來由說,現在我的資金很吃緊,我只借你信息不借錢。如今是信息時代,信息最值錢。給你一條保賺500元純利的信息,如何?於是,大表哥附耳告他:可用50元在西村購大蒜100斤,運至東市,以200元脫手,再用這200元在東市購耗兒魚300斤,復運至西村,以600元批出。扣除成本費,凈賺500元。小表弟稱謝告辭,大表哥又說,如今處處講究經濟效益,人親財不親,你得付我10%的信息費,計50元,請留張欠條。小表弟又咬咬牙,照辦。半月後,小表弟進城,高高興興告訴大表哥,他依計而行,大獲成功,屋已造好,尚有節余。為表感謝,今日特地十萬火急趕來,向大表哥提供一條可立獲價值1000元財物的信息,只收5%的信息費,計50元,恰好收回欠條。大表哥眉開眼笑,誇小表弟有出息,一邊交還欠條一邊忙不叠地催問其詳。小表弟忽然變了副哭喪臉,說:“今早姨爹死了,二表哥等你回去分遺產呢!”無題前不久,筆者乘車赴邕,因直快列車乘客甚滿,上車後只能龜縮在過道一隅作立正姿勢。不期半日下來,竟立得頭暈腦脹,腿酸腳麻,不由四處張望,企盼能覓…See More
Apr 14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弗朗西斯·弗羅斯特:為了水晶心

橋為·譯農場就在山頂上,周圍大山連綿不絕。大山在晨曦中呈現出一片深藍色,在夏日的黃昏則蒼茫茫地給人以溫柔和親切的感覺。當他趕著牛群走向牧場的時候,當他穿過曬谷場到豬圈去的時候,他總喜歡看著那些大山。他是一個蠻漂亮的小夥子,從春到秋都不穿上衣,喜歡讓風雨陽光直接接觸他的皮膚;肌肉結實,皮膚象印第安人一樣棕黑。他十歲時母親就故去了。幾個哥哥都早早離開了家,在紐約州有了他們自己的農場。二十歲那年,父親死於肺炎,給他留下了負債累累的農場。離他最近的鄰居是住在兩英里以外的哈德。在他父親葬禮後的第二天,哈德給他送來了妻子做的炸面圈和餡餅。“你這樣的小夥子該結婚了。”哈德說。“我得先把債務還清。”“那麽等你結婚的時候就八十歲了。”“好,我會考慮的。”“找個星期天晚上到我們這兒來玩吧。我們給薩麗買了一架留聲機,還有一些挺好的唱片。”“謝謝了。”約翰說。哈德走後,他一邊擠牛奶,一邊想著薩麗。一年以後,他和薩麗結婚了。在婚禮兩個星期以後,薩麗發現她所嫁的不只是個農夫,而且還是個詩人。那天,他拿著一些從林子里采來的七瓣蓮走到她的面前。“我不能給你留聲機或者別的好東西,因為我們欠了債。但是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See More
Apr 1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老實話

美國前國務卿貝爾納斯退職後寫了一本書,題為《老實話》。這本書中國已經有了不止一個譯名,或作《美蘇外交秘錄》,或作《美蘇外交內幕》,或作《美蘇外交紀實》,“秘錄”“內幕”和“紀實”都是“老實話”的意譯。前不久筆者參加一個宴會,大家談起貝爾納斯的書,談起這個書名。一個美國客人笑著說,“貝爾納斯最不會說老實話!”大家也都一笑。貝爾納斯的這本書是否說的全是“老實話”,暫時不論,他自題為《老實話》,以及中國的種種譯名都含著“老實話”的意思,卻可見無論中外,大家都在要求著“老實話”。貝爾納斯自題這樣一個書名,想來是表示他在做國務卿辦外交的時候有許多話不便“老實說”,現在是自由了,無官一身輕了,不妨“老實說”了——原名直譯該是《老實說》,還不是《老實話》。但是他現在真能自由的“老實說”,真肯那麼的“老實說”嗎?——那位美國客人的話是有他的理由的。無論中外,也無論古今,大家都要求“老實話”,可見“老實話”是不容易聽到見到的。大家在知識上要求真實,他們要知道事實,尋求真理。但是抽象的真理,打破沙缸問到底,有的說可知,有的說不可知,至今紛無定論,具體的事實卻似乎或多或少總是可知的。況且照常識上看來,總是先…See More
Apr 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曾曉文·網人

柳明不知不覺中迷上了電子網。雖然課業緊張,但他每天都要在網上泡兩三個。網中內容五花八門,深沈的,膚淺的,高雅的,低俗的,不一而足。在柳明看來,這一切歸結為一句話就是宣泄,對政治、經濟、文化、精神,甚至生理許多方面的壓抑的宣泄。讀網上文字,就仿佛和形形色色的人物交談。柳明平素很少有機會和周圍人接觸,在他留學的城市里中國人不多。網上的中國人住在世界各個角落:中國、美國、德國、英國、加拿大……但柳明覺得自己和其他網人天涯咫尺,只需敲幾下鍵盤就可以觸到他們的手,甚至靈魂。這種難以言喻的接觸讓他陶醉。那天晚上他讀到了一篇散文,是一位網名為晴玫的小姐寫的,題目是《送我一枝紅玫瑰吧》。“送我一枝紅玫瑰吧,在銀雪紛飛的夜晚。你輕輕地叩門,我將披散著我新洗的發,帶著一臉鮮潤為你開啟。請把我掛在窗口的心緩緩收回,攏在懷中,暖我一季冬天。“送我一枝紅玫瑰吧,輝映我曾經蒼白的青春。我將回報你生命里最傾心的微笑,和任何生存的皺紋都無法掩住的溫柔。我們將在陌生的大地築一座小小的城堡,守著壁火聽玫瑰綻放的聲音。”柳明寫了一個帖子輸到了網上,說他心里很感動,如果他能遇見一位善解人意的女孩,他一定會在下雪的夜晚送她一枝…See More
Mar 2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北溟·微笑在瞬間

我曾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不怕孤獨而且還樂於享受孤獨的人。孤獨時,自己的心就像大海、像草原,任思想、任想象、任各種各樣的情感遊弋、馳騁。我不喜歡交際,也害怕交際,寧願封閉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一方孤獨。但是,那次在南行列車上,我發現了一個陌生的自我——一個希望走出孤獨的自我,而且還是那麽強烈。大年三十,我乘上了南去的列車,換了票,找到鋪位。草草地安頓一下,就躺下了。悠悠一覺醒來,天尚未晚,我略略掃視一下車廂中我住的這個單元,連我在內只有兩位旅客。那一位臥在我對面的鋪位上,用毛毯蒙著頭,很委屈地蜷縮著。我暗自慶幸運氣不佳的不只我一個,朝里一側身,繼續睡覺養精神。夜色漸漸濃了,車廂里的燈顯得很亮。這時傳來計那位蒙頭旅客開始吃“年夜飯”了,我也覺得腹內有些空,同時也想看看這位蒙頭旅客是什麽模樣,他慢慢翻過身來。令我驚訝的是對方竟是一位端莊、秀麗的女孩子,一身學生裝束,顯得淡雅和有教養,估計年齡在20歲左右。這時,她也在注視著我,目光有些猶豫,也有些羞怯。在對視的一瞬間,最多3秒鐘,我覺得應該對她微笑一下,尤其在這樣的時間和空間。事實上,我在心里已經這樣做了,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那兩扇“心靈的窗戶”…See More
Mar 18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嚴肅

新文學運動的開始,鬥爭的對象主要的是古文,其次是禮拜六派或鴛鴦蝴蝶派的小說,又其次是舊戲,還有文明戲。他們說古文是死了。舊戲陳腐,簡單,幼稚,嘈雜,不真切,武場更只是雜耍,不是戲。而鴛鴦蝴蝶派的小說意在供人們茶余酒後消遣,不嚴肅,文明戲更是不顧一切的專迎合人們的低級趣味。白話總算打倒了古文,雖然還有些肅清的工作;話劇打倒了文明戲,可是舊戲還直挺挺的站著,新歌劇還在難產之中。鴛鴦蝴蝶派似乎也打倒了,但是又有所謂“新鴛鴦蝴蝶派”。這嚴肅與消遣的問題夠覆雜的,這裏想特別提出來討論。照傳統的看法,文章本是技藝,本是小道,宋儒甚至於說“作文害道”。新文學運動接受了西洋的影響,除了解放文體以白話代古文之外,所爭取的就是這文學的意念,也就是文學的地位。他們要打倒那“道”,讓文學獨立起來。所以對“文以載道”說加以無情的攻擊。這“載道”說雖然比“害道”說溫和些,可是文還是道的附庸。照這一說,那些不載道的文就是“玩物喪志”。玩物喪志是消遣,載道是嚴肅。消遣的文是技藝,沒有地位;載道的文有地位了,但是那地位是道的,不是文的——若單就文而論,它還只是技藝,只是小道。新文學運動所爭的是,文學就是文學,不幹道的事…See More
Mar 15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氣節

氣節是我國固有的道德標準,現代還用著這個標準來衡量人們的行為,主要的是所謂讀書人或士人的立身處世之道。但這似乎只在中年一代如此,青年代倒像不大理會這種傳統的標準,他們在用著正在建立的新的標準,也可以叫做新的尺度。中年代一般的接受這傳統,青年代卻不理會它,這種脫節的現象是這種變的時代或動亂時代常有的。因此就引不起什麼討論。直到近年,馮雪峰先生才將這標準這傳統作為問題提出,加以分析和批判:這是在他的《鄉風與市風》那本雜文集裏。馮先生指出“士節”的兩種典型:一是忠臣,一是清高之士。他說後者往往因為脫離了現實,成為“為節而節”的虛無主義者,結果往往會變了節。他卻又說“士節”是對人生的一種堅定的態度,是個人意志獨立的表現。因此也可以成就接近人民的叛逆者或革命家,但是這種人物的造就或完成,只有在後來的時代,例如我們的時代。馮先生的分析,筆者大體同意;對這個問題筆者近來也常常加以思索,現在寫出自己的一些意見,也許可以補充馮先生所沒有說到的。氣和節似乎原是兩個各自獨立的意念。《左傳》上有“一鼓作氣”的話,是說戰鬥的。後來所謂“士氣”就是這個氣,也就是“鬥志”;這個“士”指的是武士。孟子提倡的“浩然之氣…See More
Mar 13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吃飯

我們有自古流傳的兩句話:一是“衣食足則知榮辱”,見於《管子·牧民》篇,一是“民以食為天”,是漢朝酈食其說的。這些都是從實際政治上認出了民食的基本性,也就是說從人民方面看,吃飯第一。另一方面,告子說,“食色,性也”,是從人生哲學上肯定了食是生活的兩大基本要求之一。《禮記·禮運》篇也說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這更明白。照後面這兩句話,吃飯和性欲是同等重要的,可是照這兩句話裏的次序,“食”或“飲食”都在前頭,所以還是吃飯第一。這吃飯第一的道理,一般社會似乎也都默認。雖然歷史上沒有明白的記載,但是近代的情形,據我們的耳聞目見,似乎足以教我們相信從古如此。例如蘇北的饑民群到江南就食,差不多年年有。最近天津《大公報》登載的費孝通先生的《不是崩潰是癱瘓》一文中就提到這個。這些難民雖然讓人們討厭,可是得給他們飯吃。給他們飯吃固然也有一二成出於慈善心,就是惻隱心,但是八九成是怕他們,怕他們鋌而走險,“小人窮斯濫矣”,什麼事做不出來!給他們吃飯,江南人算是認了。可是法律管不著他們嗎?官兒管不著他們嗎?幹嗎要怕要認呢?可是法律不外乎人情,沒飯吃要吃飯是人情,人情不是法律和官兒壓得下的。沒飯吃會餓死,嚴…See More
Mar 4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別人

有自己才有別人,也有別人才有自己。人人都懂這個道理,可是許多人不能行這個道理。本來自己以外都是別人,可是有相幹的,有不相幹的。可以說是“我的”那些,如我的父母妻子,我的朋友等,是相幹的別人,其余的是不相幹的別人。相幹的別人和自己合成家族親友;不相幹的別人和自己合成社會國家。自己也許願意只顧自己,但是自己和別人是相對的存在,離開別人就無所謂自己,所以他得顧到家族親友,而社會國家更要他顧到那些不相幹的別人。所以“自了漢”不是好漢,“自顧自”不是好話,“自私自利”,“不顧別人死活”,“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更都不是好人。所以孔子之道只是個忠恕:忠是己之所欲,以施於人,恕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一件事的兩面,所以說“一以貫之”。孔子之道,只是教人為別人著想。可是儒家有“親親之殺”的話,為別人著想也有個層次。家族第一,親戚第二,朋友第三,不相幹的別人挨邊兒。幾千年來顧家族是義務,顧別人多多少少只是義氣;義務是分內,義氣是分外。可是義務似乎太重了,別人壓住了自己。這才來了五四時代。這是個自我解放的時代,個人從家族的壓迫下掙出來,開始獨立在社會上。於是乎自己第一,高於一切,對於別人,幾乎什麽…See More
Feb 2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自己

翻開辭典,“自”字下排列著數目可觀的成語,這些“自”字多指自己而言。這中間包括著一大堆哲學,一大堆道德,一大堆詩文和廢話,一大堆人,一大堆我,一大堆悲喜劇。自己“真乃天下第一英雄好漢”,有這麼些可說的,值得說值不得說的!難怪紐約電話公司研究電話裏最常用的字,在五百次通話中會發現三千九百九十次的“我”。這“我”字便是自己稱自己的聲音,自己給自己的名兒。自愛自憐!真是天下第一英雄好漢也難免的,何況區區尋常人!冷眼看去,也許只覺得那托自尊大狂妄得可笑;可是這只見了真理的一半兒。掉過臉兒來,自愛自憐確也有不得不自愛自憐的。幼小時候有父母愛憐你,特別是有母親愛憐你。到了長大成人,“娶了媳婦兒忘了娘”,娘這樣看時就不必再愛憐你,至少不必再像當年那樣愛憐你。——女的呢,“嫁出門的女兒,潑出門的水”;做母親的雖然未必這樣看,可是形格勢禁而且鞭長莫及,就是愛憐得著,也只算找補點罷了。愛人該愛憐你?然而愛人們的嘴一例是甜蜜的,誰能說“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真有那麼回事兒?趕到愛人變了太太,再生了孩子,你算成了家,太太得管家管孩子,更不能一心兒愛憐你。你有時候會病,“久病床前無孝子”,太太怕也夠倦的,夠…See More
Feb 24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誠意

誠偽是品性,卻又是態度。從前論人的誠偽,大概就品性而言。誠實,誠篤,至誠,都是君子之德;不誠便是詐偽的小人。品性一半是生成,一半是教養;品性的表現出於自然,是整個兒的為人。說一個人是誠實的君子或詐偽的小人,是就他的行跡總算帳。君子大概總是君子,小人大概總是小人。雖然說氣質可以變化,蓋了棺才能論定人,那只是些特例。不過一個社會裏,這種定型的君子和小人並不太多,一般常人都浮沈在這兩界之間。所謂浮沈,是說這些人自己不能把握住自己,不免有詐偽的時候。這也是出於自然。還有一層,這些人對人對事有時候自覺的加減他們的誠意,去適應那局勢。這就是態度。態度不一定反映出品性來;一個誠實的朋友到了不得已的時候,也會撒個謊什麽的。態度出於必要,出於處世的或社交的必要,常人是免不了這種必要的。這是“世故人情”的一個項目。有時可以原諒,有時甚至可以容許。態度的變化多,在現代多變的社會裏也許更會使人感興趣些。我們嘴裏常說的,筆下常寫的“誠懇”“誠意”和“虛偽”等詞,大概都是就態度說的。但是一般人用這幾個詞似乎太嚴格了一些。照他們的看法,不誠懇無誠意的人就未免太多。而年輕人看社會上的人和事,除了他們自己以外差不多盡是…See More
Feb 23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無話可說

十年前我寫過詩;後來不寫詩了,寫散文;入中年以後,散文也不大寫得出了——現在是,比散文還要“散”的無話可說!許多人苦於有話說不出,另有許多人苦於有話無處說;他們的苦還在話中,我這無話可說的苦卻在話外。我覺得自己是一張枯葉,一張爛紙,在這個大時代裏。在別處說過,我的“憶的路”是“平如砥”“直如矢”的;我永遠不曾有過驚心動魄的生活,即使在別人想來最風華的少年時代。我的顏色永遠是灰的。我的職業是三個教書;我的朋友永遠是那麽幾個,我的女人永遠是那麽一個。有些人生活太豐富了,太覆雜了,會忘記自己,看不清楚自己,我是什麽時候都“了了玲玲地”知道,記住,自己是怎樣簡單的一個人。但是為什麽還會寫出詩文呢?——雖然都是些廢話。這是時代為之!十年前正是五四運動的時期,大夥兒蓬蓬勃勃的朝氣,緊逼著我這個年輕的學生;於是乎跟著人家的腳印,也說說什麽自然,什麽人生。但這只是些範疇而已。我是個懶人,平心而論,又不曾遭過怎樣了不得的逆境;既不深思力索,又未親自體驗,範疇終於只是範疇,此處也只是廉價的,新瓶裏裝舊酒的感傷。當時芝麻黃豆大的事,都不惜鄭重地寫出來,現在看看,苦笑而已。先驅者告訴我們說自己的話。不幸這些自…See More
Feb 20

哆啦A夢 在沙巴's Blog

弗朗西斯·弗羅斯特:為了水晶心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10:04pm 0 Comments

橋為·譯

農場就在山頂上,周圍大山連綿不絕。大山在晨曦中呈現出一片深藍色,在夏日的黃昏則蒼茫茫地給人以溫柔和親切的感覺。當他趕著牛群走向牧場的時候,當他穿過曬谷場到豬圈去的時候,他總喜歡看著那些大山。

他是一個蠻漂亮的小夥子,從春到秋都不穿上衣,喜歡讓風雨陽光直接接觸他的皮膚;肌肉結實,皮膚象印第安人一樣棕黑。他十歲時母親就故去了。幾個哥哥都早早離開了家,在紐約州有了他們自己的農場。二十歲那年,父親死於肺炎,給他留下了負債累累的農場。

離他最近的鄰居是住在兩英里以外的哈德。在他父親葬禮後的第二天,哈德給…

Continue

佚名·信息時代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10:02pm 0 Comments

小表弟造屋,半途突遇材料漲價,急差款500元,便匆匆趕到城里,向大表哥求借,以救燃眉之急。大表哥聽了來由說,現在我的資金很吃緊,我只借你信息不借錢。如今是信息時代,信息最值錢。給你一條保賺500元純利的信息,如何?於是,大表哥附耳告他:可用50元在西村購大蒜100斤,運至東市,以200元脫手,再用這200元在東市購耗兒魚300斤,復運至西村,以600元批出。扣除成本費,凈賺500元。小表弟稱謝告辭,大表哥又說,如今處處講究經濟效益,人親財不親,你得付我10%的信息費,計50元,請留張欠條。小表弟又咬咬牙,照辦。…

Continue

宋鐵錚“僧倒”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10:01pm 0 Comments

前幾年,正在東南沿海某城搜集藝術資料,慕名至某名剎參觀。清晨即進入山口,但見樹木蔥郁茂盛,溪水潺潺,巖壁上歷代名家、文人騷客勒石刻字,既有風景又有文化,令人賞心悅目。

歷經數度轉折的石階,行至山腰,繞過一叢幽竹,眼前現出一條杏黃色墻垣和頗為壯觀的山門。走進廟門,只見‘大雄寶殿’前方的鼎爐內瑞香冉冉,耳邊又聽陣陣木魚聲,恍若有隔世之感。

我歷來對宗教徒的虔誠頗為崇敬,認為正是這種執著的誠心,才創造了如此豐富多采的藝術。

當我判定聲聲木魚來自於一側鼓樓時,便循聲輕步上樓,想一睹這位僧家的慈容,又惟恐驚動他的修行。…

Continue

北溟·微笑在瞬間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9:59pm 0 Comments

我曾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不怕孤獨而且還樂於享受孤獨的人。孤獨時,自己的心就像大海、像草原,任思想、任想象、任各種各樣的情感遊弋、馳騁。我不喜歡交際,也害怕交際,寧願封閉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一方孤獨。但是,那次在南行列車上,我發現了一個陌生的自我——一個希望走出孤獨的自我,而且還是那麽強烈。

大年三十,我乘上了南去的列車,換了票,找到鋪位。草草地安頓一下,就躺下了。

悠悠一覺醒來,天尚未晚,我略略掃視一下車廂中我住的這個單元,連我在內只有兩位旅客。那一位臥在我對面的鋪位上,用毛毯蒙著頭,很委屈地蜷縮著。我暗自慶幸運氣不佳的不只我一個,朝里一側身,繼續睡覺養精神。…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