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 在沙巴
  • Male
  • Kota Kinabalu,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哆啦A夢 在沙巴's Friends

  • INGENIUM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ucun estutum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徐子飛·要帳

儀征市解放路有家小店,門面不大,生意卻做得活。可最令小店老板頭痛的是顧客賒帳太多,據說,開店五年來,已累積有三千元欠帳未收回,光記帳的大本子就用了不下十本,欠帳者大多是同學、朋友、鄰居,一時無法開口要回。老板幹著急,老板娘更急,吵著要老板上門去討。老板無奈,又怕丟了情面,就寫了份要帳通知貼在店門口,可幾個月過去了,非但無人還,而且越賒越多。沒辦法夫妻倆一合計,將欠帳者大名掛了出來,而且限定歸還日期,還特地說明如不還者定上門討債。這一來,賒帳的漸少,拖了很長時間的帳也慢慢收回了。為什麽?其中並無奧妙,那牌子上的大名全是假的,從此再熟悉的老朋友也不敢欠帳了。小傑造反作者:趙長占青城鄉中學校長被打成走資派,關進牛棚里。一個星期六,造反派把校長放回去,說是換換衣服,準備下周繼續接受批鬥。晚上,老伴給校長炒了兩個菜,又備了一壺酒。正在吃飯的時候,讀初中一年級的女兒小傑回來了。這些天,小傑在學校里倍受歧視。同學們都神氣地戴上了紅袖章,當了紅衛兵。小傑也想當一名紅衛兵,可是,因為和爸爸這個走資派沒劃清界限。卻不能,心中便無端地產生了怨恨。小傑一進家門,看見爸爸在喝酒,心里好不高興。我連紅衛兵都入不了…See More
May 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北溟·微笑在瞬間

我曾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不怕孤獨而且還樂於享受孤獨的人。孤獨時,自己的心就像大海、像草原,任思想、任想象、任各種各樣的情感遊弋、馳騁。我不喜歡交際,也害怕交際,寧願封閉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一方孤獨。但是,那次在南行列車上,我發現了一個陌生的自我——一個希望走出孤獨的自我,而且還是那麽強烈。大年三十,我乘上了南去的列車,換了票,找到鋪位。草草地安頓一下,就躺下了。悠悠一覺醒來,天尚未晚,我略略掃視一下車廂中我住的這個單元,連我在內只有兩位旅客。那一位臥在我對面的鋪位上,用毛毯蒙著頭,很委屈地蜷縮著。我暗自慶幸運氣不佳的不只我一個,朝里一側身,繼續睡覺養精神。夜色漸漸濃了,車廂里的燈顯得很亮。這時傳來計那位蒙頭旅客開始吃“年夜飯”了,我也覺得腹內有些空,同時也想看看這位蒙頭旅客是什麽模樣,他慢慢翻過身來。令我驚訝的是對方竟是一位端莊、秀麗的女孩子,一身學生裝束,顯得淡雅和有教養,估計年齡在20歲左右。這時,她也在注視著我,目光有些猶豫,也有些羞怯。在對視的一瞬間,最多3秒鐘,我覺得應該對她微笑一下,尤其在這樣的時間和空間。事實上,我在心里已經這樣做了,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那兩扇“心靈的窗戶”…See More
May 5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Giovanni·頑童與綠頭蠅

我當時20歲,上衣胸袋里塞著一封暫任教師的聘書,忐忑不安,去到學校,要見校長。“你是誰?”秘書問道,“這個時候校長只接見教師。”“我就是新來的教師。”我說著,並向她出示聘書。秘書一邊走一邊抱怨,進了校長的辦公室。校長走出來,看到我就蹙眉。“教育部在搞什麽鬼?”他大聲說,“我要的是個硬漢,可以徹底制服那40個小禍害。而他們卻派個孩子來給我。他們會把你弄得粉身碎骨的!”後來他覺得這樣子說話可不是鼓勵我的好辦法,於是微笑一下,拍拍我的肩膀,用較溫和的口氣說:“你有20歲嗎?你看來只有16歲。聘書上寫的真是但丁·阿利基利學校嗎?”“上面寫得清清楚楚。”我說,把聘書給他看。“願老天爺保佑你!”校長慨嘆道,“從來沒有人能駕馭得住那些男孩子。40個小魔頭,在他們的領袖格勒斯基之下,武裝起來,組織起來。他們最後的教師是一位嚴厲出名的老夫子。昨天他含淚走了,要求轉調到別的地方。”我們在長廊走著,兩旁都是教室。“就是這里。”校長說,在五年級丙班的門口停下來。教室里鬧翻了天,尖叫聲,鉛彈擲向黑板的劈劈啪啪聲,唱歌聲,桌子拖前拉後聲。“我想他們正在建築防柵。”校長說。他捏了我的手臂一把,然後走開,這樣他就什麽…See More
May 2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廢話

“廢話!”“別費話!”“少說費話!”都是些不客氣的語句,用來批評或阻止別人的話的。這可以是嚴厲的申斥,可以只是親密的玩笑,要看參加的人,說的話,和用這些語句的口氣。“廢”和“費”兩個不同的字,一般好像表示同樣的意思,其實有分別。舊小說裏似乎多用“費話”,現代才多用“廢話”。前者著重在啰唆,啰唆所以無用;後者著重在無用,無用就覺啰唆。平常說“廢物”,“廢料”,都指斥無用,“廢話”正是一類。“費”是“白費”,“浪費”,雖然指斥,還是就原說話人自己著想,好像還在給他打算似的。“廢”卻是聽話的人直截指斥,不再拐那個彎兒,細味起來該是更不客氣些。不過約定俗成,我們還是用“廢”為正字。道家教人“得意而忘言”,言既該忘,到頭兒豈非廢話?佛家告人真如“不可說”,禪宗更指出“開口便錯”:所有言說,到頭兒全是廢話。他們說言不足以盡意,根本懷疑語言,所以有這種話。說這種話時雖然自己暫時超出人外言外,可是還得有這種話,還得用言來“忘言”,說那“不可說”的。這雖然可以不算矛盾,卻是不可解的連環。所有的話到頭來都是廢話,可是人活著得說些廢話,到頭來廢話還是不可廢的。道學家教人少作詩文,說是“玩物喪志”,說是“害道…See More
Apr 3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雅俗共賞

陶淵明有“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的詩句,那是一些“素心人”的樂事,“素心人”當然是雅人,也就是士大夫。這兩句詩後來凝結成“賞奇析疑”一個成語,“賞奇析疑”是一種雅事,俗人的小市民和農家子弟是沒有份兒的。然而又出現了“雅俗共賞”這一個成語,“共賞”顯然是“共欣賞”的簡化,可是這是雅人和俗人或俗人跟雅人一同在欣賞,那欣賞的大概不會還是“奇文”罷。這句成語不知道起於什麼時代,從語氣看來,似乎雅人多少得理會到甚至遷就著俗人的樣子,這大概是在宋朝或者更後罷。原來唐朝的安史之亂可以說是我們社會變遷的一條分水嶺。在這之後,門第迅速的垮了台,社會的等級不像先前那樣固定了,“士”和“民”這兩個等級的分界不像先前的嚴格和清楚了,彼此的分子在流通著,上下著。而上去的比下來的多,士人流落民間的究竟少,老百姓加入士流的卻漸漸多起來。王侯將相早就沒有種了,讀書人到了這時候也沒有種了;只要家裏能夠勉強供給一些,自己有些天分,又肯用功,就是個“讀書種子”;去參加那些公開的考試,考中了就有官做,至少也落個紳士。這種進展經過唐末跟五代的長期的變亂加了速度,到宋朝又加上印刷術的發達,學校多起來了,士人也多起來了,士人的地…See More
Apr 28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百讀不厭

前些日子參加了一個討論會,討論趙樹理先生的《李有才板話》。座中一位青年提出了一件事實:他讀了這本書覺得好,可是不想重讀一遍。大家費了一些時候討論這件事實。有人表示意見,說不想重讀一遍,未必減少這本書的好,未必減少它的價值。但是時間匆促,大家沒有達到明確的結論。一方面似乎大家也都沒有重讀過這本書,並且似乎從沒有想到重讀它。然而問題不但關於這一本書,而是關於一切文藝作品。為什麼一些作品有人“百讀不厭”,另一些卻有人不想讀第二遍呢?是作品的不同嗎?是讀的人不同嗎?如果是作品不同,“百讀不厭”是不是作品評價的一個標準呢?這些都值得我們思索一番。蘇東坡有《送章惇秀才失解西歸》詩,開頭兩句是:舊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百讀不厭”這個成語就出在這裏。“舊書”指的是經典,所以要“熟讀深思”。《三國志·魏志·王肅傳·註》:人有從(董遇)學者,遇不肯教,而雲“必當先讀百遍”,言“讀書百遍而意自見”。經典文字簡短,意思深長,要多讀,熟讀,仔細玩味,才能了解和體會。所謂“意自見”,“子自知”,著重自然而然,這是不能著急的。這詩句原是安慰和勉勵那考試失敗的章惇秀才的話,勸他回家再去安心讀書,說“舊書”不…See More
Apr 2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宋鐵錚“僧倒”

前幾年,正在東南沿海某城搜集藝術資料,慕名至某名剎參觀。清晨即進入山口,但見樹木蔥郁茂盛,溪水潺潺,巖壁上歷代名家、文人騷客勒石刻字,既有風景又有文化,令人賞心悅目。歷經數度轉折的石階,行至山腰,繞過一叢幽竹,眼前現出一條杏黃色墻垣和頗為壯觀的山門。走進廟門,只見‘大雄寶殿’前方的鼎爐內瑞香冉冉,耳邊又聽陣陣木魚聲,恍若有隔世之感。我歷來對宗教徒的虔誠頗為崇敬,認為正是這種執著的誠心,才創造了如此豐富多采的藝術。當我判定聲聲木魚來自於一側鼓樓時,便循聲輕步上樓,想一睹這位僧家的慈容,又惟恐驚動他的修行。果見一位心無旁鶩的和尚,端坐那里喃喃誦經,手敲木魚,力度均勻,神態專注。突然,“登、登、登”有人急促上樓。我心中不免嗔怪,這遊人太唐突,太煞風景。轉瞬間來人已直奔僧人身旁,用手擋住嘴巴,對僧人耳語。僧人聽後,勃然色變,從座位上站起:“什麽,我的那批貨脫手了沒有?”政治輔導員曹振強剛到農村那會兒,我們這些知青心里都憋著一股火。一天到晚瞎折騰,攪和得村里雞犬不寧。於是,黨支部便命令政治輔導員組織我們學習。政治輔導員60多歲,精瘦,穿一身老黑老黑的棉衣服,褲襠前面窩窩囊囊嘟嚕著一大塊。他來到知…See More
Apr 23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書生的酸氣(下)

張功曹是張署,和韓愈同被貶到邊遠的南方,順宗即位。只奉命調到近一些的江陵做個小官兒,還不得回到長安去,因此有了這一番冤苦的話。這是張署的話,也是韓愈的話。但是詩裏卻接著說:君歌且休聽我歌,我歌今與君殊科。韓愈自己的歌只有三句: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飲奈明何!他說認命算了,還是喝酒賞月罷。這種達觀其實只是苦情的偽裝而已。前一段“歌”雖然辭苦聲酸,倒是貨真價實,並無過分之處,由那“聲酸”知道吟詩的確有一種悲涼的聲調,而所謂“歌”其實只是諷詠。大概漢朝以來不像春秋時代一樣,士大夫已經不會唱歌,他們大多數是書生出身,就用諷詠或吟誦來代替唱歌。他們——尤其是失意的書生——的苦情就發泄在這種吟誦或朗誦裏。戰國以來,唱歌似乎就以悲哀為主,這反映著動亂的時代。《列子·湯問》篇記秦青“撫節悲歌,聲振林木,響遏行雲”,又引秦青的話,說韓娥在齊國雍門地方“曼聲哀哭,一裏老幼悲愁垂涕相對,三日不食”,後來又“曼聲長歌,一裏老幼,善躍捨瑁ツ蘢越薄U飫鎪島鶿淙荒艹У母瑁*也能唱快樂的歌,但是和秦青自己獨擅悲歌的故事合看,就知道還是悲歌為主。再加上齊國杞梁的妻子哭倒了城的故事,就是現在還在…See More
Apr 2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書生的酸氣(上)

讀書人又稱書生。這固然是個可以驕傲的名字,如說“一介書生”,“書生本色”,都含有清高的意味。但是正因為清高,和現實脫了節,所以書生也是嘲諷的對象。人們常說“書呆子”、“迂夫子”、“腐儒”、“學究”等,都是嘲諷書生的。“呆”是不明利害,“迂”是繞大彎兒,“腐”是頑固守舊,“學究”是指一孔之見。總之,都是知古不知今,知書不知人,食而不化的讀死書或死讀書,所以在現實生活裏老是吃虧、誤事、鬧笑話。總之,書生的被嘲笑是在他們對於書的過分的執著上;過分的執著書,書就成了話柄了。但是還有“寒酸”一個話語,也是形容書生的。“寒”是“寒素”,對“膏粱”而言。是魏晉南北朝分別門第的用語。“寒門”或“寒人”並不限於書生,武人也在裏頭;“寒士”才指書生。這“寒”指生活情形,指家世出身,並不關涉到書;單這個字也不含嘲諷的意味。加上“酸”字成為連語,就不同了,好像一副可憐相活現在眼前似的。“寒酸”似乎原作“酸寒”。韓愈《薦士》詩,“酸寒溧陽尉”,指的是孟郊。後來說“郊寒島瘦”,孟郊和賈島都是失意的人,作的也是失意詩。“寒”和“瘦”映襯起來,夠可憐相的,但是韓愈說“酸寒”,似乎“酸”比“寒”重。可憐別人說“酸寒”,…See More
Apr 1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安東·契訶夫:威脅

楊宗建·譯有一個貴族老爺的馬被盜了。第二天他在所有的報紙上都刊登了這樣一個聲明:“如果不把馬還給我,那末我就采取我父親在這種情況下采取過的非常措施。”威脅生效了。小偷不知道會產生什麽嚴重後果,不過他想著可能是某種特別可怕的懲罰,很害怕,於是偷偷地把馬送還了。能有這樣的結果,貴族老爺很高興。他向朋友們說,他很幸運,因為不需要步父親的後塵了。“可是,請問你父親是怎麽做的?”朋友們問他。“你們想知道我父親是怎麽做的麽?好吧,我告訴你們……“有一次他住旅店時,馬被偷走,他就把馬肚帶套在脖子上,背著馬鞍走回家了。如果小偷不是這樣善良和客氣的話,我發誓,我一定要照父親那種做法去做!”See More
Apr 18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佚名·信息時代

小表弟造屋,半途突遇材料漲價,急差款500元,便匆匆趕到城里,向大表哥求借,以救燃眉之急。大表哥聽了來由說,現在我的資金很吃緊,我只借你信息不借錢。如今是信息時代,信息最值錢。給你一條保賺500元純利的信息,如何?於是,大表哥附耳告他:可用50元在西村購大蒜100斤,運至東市,以200元脫手,再用這200元在東市購耗兒魚300斤,復運至西村,以600元批出。扣除成本費,凈賺500元。小表弟稱謝告辭,大表哥又說,如今處處講究經濟效益,人親財不親,你得付我10%的信息費,計50元,請留張欠條。小表弟又咬咬牙,照辦。半月後,小表弟進城,高高興興告訴大表哥,他依計而行,大獲成功,屋已造好,尚有節余。為表感謝,今日特地十萬火急趕來,向大表哥提供一條可立獲價值1000元財物的信息,只收5%的信息費,計50元,恰好收回欠條。大表哥眉開眼笑,誇小表弟有出息,一邊交還欠條一邊忙不叠地催問其詳。小表弟忽然變了副哭喪臉,說:“今早姨爹死了,二表哥等你回去分遺產呢!”無題前不久,筆者乘車赴邕,因直快列車乘客甚滿,上車後只能龜縮在過道一隅作立正姿勢。不期半日下來,竟立得頭暈腦脹,腿酸腳麻,不由四處張望,企盼能覓…See More
Apr 14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弗朗西斯·弗羅斯特:為了水晶心

橋為·譯農場就在山頂上,周圍大山連綿不絕。大山在晨曦中呈現出一片深藍色,在夏日的黃昏則蒼茫茫地給人以溫柔和親切的感覺。當他趕著牛群走向牧場的時候,當他穿過曬谷場到豬圈去的時候,他總喜歡看著那些大山。他是一個蠻漂亮的小夥子,從春到秋都不穿上衣,喜歡讓風雨陽光直接接觸他的皮膚;肌肉結實,皮膚象印第安人一樣棕黑。他十歲時母親就故去了。幾個哥哥都早早離開了家,在紐約州有了他們自己的農場。二十歲那年,父親死於肺炎,給他留下了負債累累的農場。離他最近的鄰居是住在兩英里以外的哈德。在他父親葬禮後的第二天,哈德給他送來了妻子做的炸面圈和餡餅。“你這樣的小夥子該結婚了。”哈德說。“我得先把債務還清。”“那麽等你結婚的時候就八十歲了。”“好,我會考慮的。”“找個星期天晚上到我們這兒來玩吧。我們給薩麗買了一架留聲機,還有一些挺好的唱片。”“謝謝了。”約翰說。哈德走後,他一邊擠牛奶,一邊想著薩麗。一年以後,他和薩麗結婚了。在婚禮兩個星期以後,薩麗發現她所嫁的不只是個農夫,而且還是個詩人。那天,他拿著一些從林子里采來的七瓣蓮走到她的面前。“我不能給你留聲機或者別的好東西,因為我們欠了債。但是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See More
Apr 1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老實話

美國前國務卿貝爾納斯退職後寫了一本書,題為《老實話》。這本書中國已經有了不止一個譯名,或作《美蘇外交秘錄》,或作《美蘇外交內幕》,或作《美蘇外交紀實》,“秘錄”“內幕”和“紀實”都是“老實話”的意譯。前不久筆者參加一個宴會,大家談起貝爾納斯的書,談起這個書名。一個美國客人笑著說,“貝爾納斯最不會說老實話!”大家也都一笑。貝爾納斯的這本書是否說的全是“老實話”,暫時不論,他自題為《老實話》,以及中國的種種譯名都含著“老實話”的意思,卻可見無論中外,大家都在要求著“老實話”。貝爾納斯自題這樣一個書名,想來是表示他在做國務卿辦外交的時候有許多話不便“老實說”,現在是自由了,無官一身輕了,不妨“老實說”了——原名直譯該是《老實說》,還不是《老實話》。但是他現在真能自由的“老實說”,真肯那麼的“老實說”嗎?——那位美國客人的話是有他的理由的。無論中外,也無論古今,大家都要求“老實話”,可見“老實話”是不容易聽到見到的。大家在知識上要求真實,他們要知道事實,尋求真理。但是抽象的真理,打破沙缸問到底,有的說可知,有的說不可知,至今紛無定論,具體的事實卻似乎或多或少總是可知的。況且照常識上看來,總是先…See More
Apr 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曾曉文·網人

柳明不知不覺中迷上了電子網。雖然課業緊張,但他每天都要在網上泡兩三個。網中內容五花八門,深沈的,膚淺的,高雅的,低俗的,不一而足。在柳明看來,這一切歸結為一句話就是宣泄,對政治、經濟、文化、精神,甚至生理許多方面的壓抑的宣泄。讀網上文字,就仿佛和形形色色的人物交談。柳明平素很少有機會和周圍人接觸,在他留學的城市里中國人不多。網上的中國人住在世界各個角落:中國、美國、德國、英國、加拿大……但柳明覺得自己和其他網人天涯咫尺,只需敲幾下鍵盤就可以觸到他們的手,甚至靈魂。這種難以言喻的接觸讓他陶醉。那天晚上他讀到了一篇散文,是一位網名為晴玫的小姐寫的,題目是《送我一枝紅玫瑰吧》。“送我一枝紅玫瑰吧,在銀雪紛飛的夜晚。你輕輕地叩門,我將披散著我新洗的發,帶著一臉鮮潤為你開啟。請把我掛在窗口的心緩緩收回,攏在懷中,暖我一季冬天。“送我一枝紅玫瑰吧,輝映我曾經蒼白的青春。我將回報你生命里最傾心的微笑,和任何生存的皺紋都無法掩住的溫柔。我們將在陌生的大地築一座小小的城堡,守著壁火聽玫瑰綻放的聲音。”柳明寫了一個帖子輸到了網上,說他心里很感動,如果他能遇見一位善解人意的女孩,他一定會在下雪的夜晚送她一枝…See More
Mar 2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北溟·微笑在瞬間

我曾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不怕孤獨而且還樂於享受孤獨的人。孤獨時,自己的心就像大海、像草原,任思想、任想象、任各種各樣的情感遊弋、馳騁。我不喜歡交際,也害怕交際,寧願封閉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一方孤獨。但是,那次在南行列車上,我發現了一個陌生的自我——一個希望走出孤獨的自我,而且還是那麽強烈。大年三十,我乘上了南去的列車,換了票,找到鋪位。草草地安頓一下,就躺下了。悠悠一覺醒來,天尚未晚,我略略掃視一下車廂中我住的這個單元,連我在內只有兩位旅客。那一位臥在我對面的鋪位上,用毛毯蒙著頭,很委屈地蜷縮著。我暗自慶幸運氣不佳的不只我一個,朝里一側身,繼續睡覺養精神。夜色漸漸濃了,車廂里的燈顯得很亮。這時傳來計那位蒙頭旅客開始吃“年夜飯”了,我也覺得腹內有些空,同時也想看看這位蒙頭旅客是什麽模樣,他慢慢翻過身來。令我驚訝的是對方竟是一位端莊、秀麗的女孩子,一身學生裝束,顯得淡雅和有教養,估計年齡在20歲左右。這時,她也在注視著我,目光有些猶豫,也有些羞怯。在對視的一瞬間,最多3秒鐘,我覺得應該對她微笑一下,尤其在這樣的時間和空間。事實上,我在心里已經這樣做了,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那兩扇“心靈的窗戶”…See More
Mar 18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論嚴肅

新文學運動的開始,鬥爭的對象主要的是古文,其次是禮拜六派或鴛鴦蝴蝶派的小說,又其次是舊戲,還有文明戲。他們說古文是死了。舊戲陳腐,簡單,幼稚,嘈雜,不真切,武場更只是雜耍,不是戲。而鴛鴦蝴蝶派的小說意在供人們茶余酒後消遣,不嚴肅,文明戲更是不顧一切的專迎合人們的低級趣味。白話總算打倒了古文,雖然還有些肅清的工作;話劇打倒了文明戲,可是舊戲還直挺挺的站著,新歌劇還在難產之中。鴛鴦蝴蝶派似乎也打倒了,但是又有所謂“新鴛鴦蝴蝶派”。這嚴肅與消遣的問題夠覆雜的,這裏想特別提出來討論。照傳統的看法,文章本是技藝,本是小道,宋儒甚至於說“作文害道”。新文學運動接受了西洋的影響,除了解放文體以白話代古文之外,所爭取的就是這文學的意念,也就是文學的地位。他們要打倒那“道”,讓文學獨立起來。所以對“文以載道”說加以無情的攻擊。這“載道”說雖然比“害道”說溫和些,可是文還是道的附庸。照這一說,那些不載道的文就是“玩物喪志”。玩物喪志是消遣,載道是嚴肅。消遣的文是技藝,沒有地位;載道的文有地位了,但是那地位是道的,不是文的——若單就文而論,它還只是技藝,只是小道。新文學運動所爭的是,文學就是文學,不幹道的事…See More
Mar 15

哆啦A夢 在沙巴's Blog

弗朗西斯·弗羅斯特:為了水晶心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10:04pm 0 Comments

橋為·譯

農場就在山頂上,周圍大山連綿不絕。大山在晨曦中呈現出一片深藍色,在夏日的黃昏則蒼茫茫地給人以溫柔和親切的感覺。當他趕著牛群走向牧場的時候,當他穿過曬谷場到豬圈去的時候,他總喜歡看著那些大山。

他是一個蠻漂亮的小夥子,從春到秋都不穿上衣,喜歡讓風雨陽光直接接觸他的皮膚;肌肉結實,皮膚象印第安人一樣棕黑。他十歲時母親就故去了。幾個哥哥都早早離開了家,在紐約州有了他們自己的農場。二十歲那年,父親死於肺炎,給他留下了負債累累的農場。

離他最近的鄰居是住在兩英里以外的哈德。在他父親葬禮後的第二天,哈德給…

Continue

佚名·信息時代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10:02pm 0 Comments

小表弟造屋,半途突遇材料漲價,急差款500元,便匆匆趕到城里,向大表哥求借,以救燃眉之急。大表哥聽了來由說,現在我的資金很吃緊,我只借你信息不借錢。如今是信息時代,信息最值錢。給你一條保賺500元純利的信息,如何?於是,大表哥附耳告他:可用50元在西村購大蒜100斤,運至東市,以200元脫手,再用這200元在東市購耗兒魚300斤,復運至西村,以600元批出。扣除成本費,凈賺500元。小表弟稱謝告辭,大表哥又說,如今處處講究經濟效益,人親財不親,你得付我10%的信息費,計50元,請留張欠條。小表弟又咬咬牙,照辦。…

Continue

宋鐵錚“僧倒”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10:01pm 0 Comments

前幾年,正在東南沿海某城搜集藝術資料,慕名至某名剎參觀。清晨即進入山口,但見樹木蔥郁茂盛,溪水潺潺,巖壁上歷代名家、文人騷客勒石刻字,既有風景又有文化,令人賞心悅目。

歷經數度轉折的石階,行至山腰,繞過一叢幽竹,眼前現出一條杏黃色墻垣和頗為壯觀的山門。走進廟門,只見‘大雄寶殿’前方的鼎爐內瑞香冉冉,耳邊又聽陣陣木魚聲,恍若有隔世之感。

我歷來對宗教徒的虔誠頗為崇敬,認為正是這種執著的誠心,才創造了如此豐富多采的藝術。

當我判定聲聲木魚來自於一側鼓樓時,便循聲輕步上樓,想一睹這位僧家的慈容,又惟恐驚動他的修行。…

Continue

徐子飛·要帳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8 at 10:00pm 0 Comments

儀征市解放路有家小店,門面不大,生意卻做得活。可最令小店老板頭痛的是顧客賒帳太多,據說,開店五年來,已累積有三千元欠帳未收回,光記帳的大本子就用了不下十本,欠帳者大多是同學、朋友、鄰居,一時無法開口要回。

老板幹著急,老板娘更急,吵著要老板上門去討。老板無奈,又怕丟了情面,就寫了份要帳通知貼在店門口,可幾個月過去了,非但無人還,而且越賒越多。沒辦法夫妻倆一合計,將欠帳者大名掛了出來,而且限定歸還日期,還特地說明如不還者定上門討債。這一來,賒帳的漸少,拖了很長時間的帳也慢慢收回了。

為什麽?其中並無奧妙,那牌子上的大名全是假的,從此再熟悉的老朋友也不敢欠帳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