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 在沙巴
  • Male
  • Kota Kinabalu,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哆啦A夢 在沙巴'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ucun estutum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風華正茂
  • 美食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孫犁·文宗

孫犁(1913~2002),河北安平人,作家。著有《荷花澱》、《蘆花蕩》、《晚華集》、《尺澤集》等作品。我青年時,如癡如醉地愛好文藝,也寫點文章投稿。但從來沒有想到向名家請教,給人家寫信。更沒有機會,去拜訪名家。也可能是因為當時自己沒有寫出像樣的東西,更沒有出過書,沒有資格這樣做。若幹年以後,能出書了,也沒有給名人送過書。編刊物,也很少向名人約稿。只是守株待兔,等候著青年人的投稿。所以身在文藝界,和文藝界的名人接觸不多。在延安時,我發表幾篇小說後,周揚同志曾到我的窯洞,看望我一次。也沒有地方坐,站著和我說了幾句話,就走了。當時我是魯藝文學系的教員,他是院長。那時魯藝名家如林,我也不記得到誰的窯洞裏閑談過。我自幼性格孤僻,總是願意獨來獨往。我認為,別的藝術門類,或許需要名家親手指點,文學一事,只要認真讀名家的作品,就可以了。千古名師,也無非叫你多讀多寫。文學,全靠自身的素質和堅韌的努力。魯迅是真正的一代文宗。“人誰不愛先生?”是徐懋庸寫給魯迅的那封著名信中的一句話,我一直記得。這是三十年代,青年人的一種心聲。書,一經魯迅作序,便不脛而走;文章,一經他入選,便有了定評,能進文學史;名字,一…See More
Tuesda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陸文夫·腳步聲

陸文夫(1928~2005),江蘇人,作家。著有小說集《小巷深處》、《小巷人物志(一)》、《美食家》等。我走過湖畔山林間的小路,山林中和小路上只有我;林鳥尚未歸巢,松濤也因無風而暫時息怒……突然間聽到自己的身後有腳步聲,這聲音不緊不慢,一步一趨,緊緊地跟隨著我。我暗自吃驚,害怕在荒無人煙的叢林間碰上了剪徑。回過頭來一看:什麼也沒有,那聲音是來於自己的腳步。照理不應該被自己的腳步聲嚇住,因為在少年時我就在黑暗無人的曠野間聽到過此種腳步。那時我住在江邊的一個水陸碼頭上,那裏沒有學校,只有二裏路外的村莊上有一位塾師在那裏授館,我只能去那裏讀書。那位塾師要求學生們苦讀,即使不頭懸梁,錐刺股,卻也要“聞雞起舞”,所謂聞雞起舞就是在雞鳴時分趕到學塾裏去讀早書。農村裏沒有鐘,全靠雞報時。“雄雞一唱天下白”,那是詩句,實際上雞叫頭遍時只是曙色萌動,到天下大白還有一段黎明前的黑暗。我在這黑暗中向兩華裏之外的學塾走去,周圍寂靜無聲,卻聽到身後有沙沙的腳步聲,好像是誰尾隨著我,回頭看時卻又什麼也沒有。那時以為是鬼,嚇得向前飛奔,無論你奔得多快,那聲音總是緊緊相隨,你快它也快,你停它也停。奔到學塾裏上氣不接下…See More
Sunda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李國文·惜春小劄

李國文(1930~),原籍江蘇鹽城,生於上海,作家。著有長篇小說《花園街五號》,短篇小說集《第一杯苦酒》、《危樓紀事》、《沒意思的故事》等。春天是不知不覺來的,她走的時候,也是悄莫聲兒地在不知不覺中離去。既不像秋天落下那麼多的黃葉,“無邊落木蕭蕭下”,造下滿天聲勢;也不像冬天,一陣爛雪,一陣凍雨,“乍暖還寒時刻,最難將息”,讓你久久不能忘懷那份瑟縮,那份冷酷。春天,平平常常地來,自然而然地去,沒有喧嘩,沒有鑼鼓,甚至最早在枝頭綻開的桃花、杏花,還有更早一點的梅花、迎春,總是在不經意間,給人們帶來驚喜。哦!春天最早的花!人們的眼睛閃著亮光,然而,“枝頭春意少”,這時連一片葉也沒有,空氣還十分的冷冽。直到“小徑紅稀,芳郊綠遍”,已是“風送落紅才身過,春風更比路人忙”的暮春天氣了。所以,等你意識到春天的時候,她早就來臨了,“中庭月色正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等你發現她離去,已經是“春歸何處,寂寞無行路”,杏子樹頭,綠柳成陰了。春天總是很短促的,你抓住了,便是屬於你的春天;你把握不住,從指縫間漏掉了,那也只好嘆一聲“春去也”、“遺蹤何在”了。典型的春天,應該在長江以南度過。沒有陰霾的天氣、泥濘…See More
Apr 22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馮牧·久病延年

馮牧(1919~1996),北京人,作家、文學評論家。著有通訊特寫集《新戰士時來亮》,文學評論集《繁花與草》、《激流小集》,散文集《馮牧散文選》等。在中國的諺語中,有“久病成醫”之說,卻從未見有人提出過“久病延年”這樣的接近於“二義悖反”的說法。應當說,這是我的一個發現或是“創造”。大約在“文革”後期,我剛從被流放的湖北鹹寧幹校回到北京,四壁蕭然而又百無聊賴;大約是和林彪的“折戟沈沙”有關,我曾有過將近兩年左右的相對安定的日子。但是,那時我既無被分配工作的可能,又無執筆寫作的心境,於是我除了讀書,享受那種“雪夜閉門讀禁書”的樂趣外,我還曾經用篆刻來排遣那漫長的時日。我從家中幸存的一堆印譜中發現了一幅銘刻在秦漢瓦當上的銘文:“美意延年”,我便一反其意,用稚弱的筆力和刀工篆刻了一方寄托心情的閑章,是仿漢印小篆體的四個字,“久病延年”。我的本意,既是一種自勉,又是一種和老朋友之間的共勉。印章中的這個“病”字,其實是包含了兩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指的是當時正在席卷大地的政治風暴,為我們這些從青年時代起便決心獻身革命雖九死而不悔的人身上所帶來的創傷(這種創傷既表現在心靈上也表現在肉體上)。我和我的…See More
Apr 1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流沙河·莊子現代版

流沙河(1931~),生於四川成都,原籍四川金堂縣。著有詩集《告別火星》、《農村晨曲》、《流沙河詩選》等。君子與小人迷幻藥小劑量使人迷失方向,暫時回不到自己的家鄉;迷幻藥大劑量使人喪失天性,終身找不到大道的理想。憑什麼我這樣說?古代的好帝王,那個舜爺爺,天下治得不錯,可惜他天性多仁,正德多義,見百姓沒事幹,便高舉仁義的大旗,號召人人學仁習義,以免閑得發慌。大家敬愛他老人家,當然聽話,說幹就幹,拼命表現自己的仁心,狠狠展開自己的義行,可忙啦。仁義積極分子,包括假仁假義的假積極分子,大批湧現。不仁不義分子弄得垂頭喪氣,臉面無光。反仁義分子呢,當然逃不脫天誅地滅啦。這不是仁義迷幻藥使人迷失方向,乃至喪失天性了嗎?夏商周這三代迄今近兩千年,社會價值取向最大的變革是鄙棄無為,崇尚有為。官方談奮鬥,民間講拼搏,意思一樣,就是有為。大家勇於犧牲天性,陪外物去殉葬。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說的是老百姓。他們豈止犧牲天性,而且要錢不要命,最可憐。高一層的是士,文士和武士,有一碗飯吃,所以只為名譽地位殉葬。他們不但犧牲天性,而且要臉不要命,有些殉葬場面十分感人。再高一層的是大夫,貴族做官的,臉是有了,足夠光彩…See More
Apr 1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邵燕祥·說“白”

邵燕祥(1933~),浙江蕭山人。著有詩集、雜文集多種,散文集先後有《亂花淺草》、《舊時燕子》、《夢邊說夢》等出版。“白活了!”許多人這樣慨嘆,但是潛台詞各各不同。有的是惋惜沒有及時行樂:“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有的是曾經及時行樂,老大一事無成:“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所謂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馬齒徒增,枉到人間走個來回。“空折枝”,“空悲切”,還有建功立業派自傷無所建樹:因對人生的價值理解不同,同樣一句“白活了”也是百花齊放的。少不更事,偏偏他老不省事,自然是“白活”了一把年紀;慣常說年高德劭,而此公卻老不正經,老不要臉,自然更是“白活”了。盡管囿於凡上年紀的人就都該是道德的模範這一點,未免是先驗之見;不過年長者比較地多吃鹽、多過橋,因此應該更能知人生的鹹淡,行路的難易,這並不算是苛求吧。說某某人“右派白當了”,其確定的意義不但要看所說的是什麼人,還要看是什麼人說。認為既劃右派,總有錯誤,至少是資產階級思想,理應改造,三十年過去,尚未脫胎換骨,看來沒有正確接受教訓,“白當了”,這是一派;認為本屬錯劃,但改造之後,鋒芒銷盡,個性全失,語言腔調,悉如教誨,面目一新,儼然當年…See More
Apr 9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心靈的對比

席慕蓉(1943~),女,內蒙古人。著有散文集《成長的痕跡》,詩集《畫詩》、《七里香》等。在每天晚上入睡之前,每天早上醒來之後,我總禁不住想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想要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我想要把握住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要怎麼樣才能為它塑出一個具體的形象?要怎麼樣才能理清它的脈絡呢?窗外的槭樹,葉子已變成一片璀璨的金紅,又是一年將盡了,日子過得真是快!這樣白日黑夜不斷地反覆,我的問題卻還一直沒有找到答案。我一直沒辦法用幾句簡單和明白的話,向你描述出我此刻的心情。而你是知道的。對現在這個時刻,我有多感激,有多珍惜!我心中一直充滿了一種朦朧的歡喜,一種朦朧的幸福,可是,我就是說不出來,幾次話到唇邊,就是無法出口,好像隱隱然有一種警惕:若是說出來,有些事物有些美妙的感覺就會消失不見了。而今夜,就在提筆的那一剎那,忽然有一句話進入我心中:“世間總有一些事,是我們永遠無法解釋也無法說清的,我必須接受自己的渺小和自己的無能為力了。”是的,在命運之前,我必須要承認我的渺小與無能為力,一向爭強好勝的我,在這裏是沒有什麼可以爭辯和可以控制的了。就是說:在這世間,有些事物你是無法為它畫出一張精確的畫像來…See More
Apr 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蔣子龍·人會越來越醜嗎?

蔣子龍(1941~),河北滄縣人。著有《蔣子龍短篇小說集》、《一個工廠秘書的日記》、《喬廠長上任記》、《開拓者》、《人氣》等。單指外表,不包括心靈。雖然外表的美醜和內在素質有很大關系,內在的良好修養流露出來的氣質美,使人有一種超俗的魅力,氣質是人的綜合指標,反映心靈,直接顯示人的文明程度。歷史上和現實中都有許多外表奇醜而深具大才者和外醜內善者,內在的才智和善良使他們醜得不俗,醜得可敬、可親、可愛。這篇短文無力承擔討論人類心靈美醜的大問題,也不太多地涉及心靈和外表的關系。只想提出一個簡單的也許是愚蠢的問題:人類是越來越漂亮呢,還是相反?兩年多以前,我參觀日本奈良的一座著名的神廟。正趕上中學放春假,到處都可以看見穿著校服的中學生。見得多了突然生出一種疑問:這些年輕的學生為什麼一點都不水靈?俗話說,鬼在十七八歲的時候都是漂亮的。日本的少男少女為什麼不好看呢?疑問一經提出,就愈覺自己問得有理。再看成群結隊的中學生更證實了自己的感覺。但,這樣的問題卻不便請教別人,只能自己先找一找答案。——也許是天太熱,我太疲乏了,學生們也累得無精打采。大家都處在智商、情緒、身體的最低潮,我的感覺難免沒有誤差。—…See More
Mar 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邵燕祥·遙致黃鶴樓文

邵燕祥(1933~),浙江蕭山人。著有詩集、雜文集多種,散文集先後有《亂花淺草》、《舊時燕子》、《夢邊說夢》等出版。一九八五年五月十四日,夜車北上過武昌,渡江時雲重天低,唯見橋下水隱約東去。回首黃鶴樓失之交臂,且俟後期。信歲月不居而江山有待也。地憶曾來,橋憐再渡。江漢間三十年凡三遊:一九五五年初采訪大橋工程,履冰階,下鉆探船,自旦及晚,日月雙懸始去,江面轟隆聲入夜不息。年少樂觀,乃有“到那時黃鶴歸來不找黃鶴樓,美麗的鳥將落上美麗的桁梁”之句。時並叩訪高慶賜師,承導遊奧略樓,樓前合影留念。一九五七年六月下浣重來,大橋已合龍,登蛇山一眺江天,以詩喻此萬裏長江第一橋為九孔洞簫雲雲,羌不知山雨之既來,更不知將與慶賜先生同作屈活之人也。一九六三年冬,又到武漢三鎮,任步黃鶴樓廢址者屢,茍全性命於治世,恬然竟有自安意。而詩終無一句,蓋已無樂無憂。似此境界,視“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何如耶?天下之樓亦多矣,天下之登樓者亦眾矣,天下之登樓者之吟詠亦不勝數矣。溯自王粲《登樓》,傷離亂也;“春日凝妝”,盼遠人也。萬方多難,花傷孤客之心;碧樹西風,目斷天涯之路。詩賦中憂樂百端,莫外乎此。若夫黃鶴一…See More
Jan 3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趙麗宏·生命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假如生命是花。花開時是美好的,花落時也是美好的,我要把生命的花瓣,一瓣一瓣撒在人生的旅途上……假如生命是草。決不因此自卑!要聯合起所有的同類,毫不吝惜地向世界奉獻出屬於自己的一星淺綠。大地將因此而充滿青春的活力。假如生命是樹,要一心一意把根紮向大地深處。哪怕腳下是一片堅硬的巖石,也要鍥而不舍地將根須鉆進石縫,汲取生的源泉。在森林和沃野做一棵參天大樹當然很美妙,在戈壁沙漠和荒山禿嶺中做一棵孤獨的小樹,給迷路的跋涉者以希望,那就更為光榮。假如生命是船。不要停泊,也不要隨波逐流!我將高高地升起風帆,向著未有人到達過的海域……假如生命是水。要成為一股奔騰的活水呵!哪怕是一眼清泉,哪怕是一條小溪,也要日夜不停地、頑強地流,去沖開攔路的高山,去投奔江河……假如生命是雲。決不在天空裏炫耀自己的姿色,也不只作放浪的飄遊。要化成雨,無聲地灑向大地……假如生命是一段原木。做一座樸實無華的橋吧,讓那些被流水和深壑阻隔的道路重新暢通!假如生命只是一根枯枝。那就不必做綠色的美夢了,變成一枝火炬吧,在黑夜中畢畢剝剝從頭燃到腳……See More
Jan 2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趙麗宏·光陰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誰也無法描繪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處處能聽到他的腳步。當旭日驅散夜的殘幕時,當夕陽被朦朧的地平線吞噬時,他不慌不忙地走著,光明和黑暗都無法改變他行進的節奏。當蓓蕾在春風中粲然綻開濕潤的花瓣時,當嬰兒在產房裏以響亮的哭聲向人世報到時,他悄無聲息地走著,歡笑不能挽留他的腳步。當枯黃的樹葉在寒風中飄飄墜落時,當垂危的老人以留戀的目光掃視周圍的天地時,他還是沈著而又默默地走,嘆息也不能使他停步。他從你的手指縫裏流過去。從你的腳底下滑過去。從你的視野和你的思想裏飛過去……他是一把神奇而無情的雕刻刀,在天地之間創造著種種奇跡。他能把巨石分裂成塵土,把幼苗雕成大樹,把荒漠變成城市和園林,當然,他也能使繁華者衰敗成荒涼的廢墟,使鋥亮的金屬爬滿綠銹,失去光澤。老人額頭的皺紋是他刻出來的,少女臉上的紅暈也是他描繪出來的。生命的繁衍和世界的運動正是由他精心指揮著。他按時撕下一張又一張日歷,把將來變成現在,把現在變成過去,把過去變成越來越遙遠的歷史。他慷慨。你不必乞求,屬於你的,他總是如數奉獻。他公正。不管你權重如山、腰纏萬貫…See More
Jan 2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史鐵生·關於死、關於生的對話

史鐵生(1951~),河北涿縣人,作家。著有小說《我的遙遠的清平灣》,散文集《自言自語》、《我與地壇》、《務虛筆記》等。一、關於死M:你想過死嗎?S:想過,可是想不明白。大概活著的人都不可能想得明白。M:不,我不是問死是怎麼回事,我是說,你想沒想過死?S:你是說尋死,或者說自殺,但是你不忍心用這個詞。用不著這樣,想尋死不見得就是壞事,這說明一個人對生命的意義有著要求,否則的話他怎麼活著都行。M:從理性上講我很理解,但是我沒有過這樣的親身體驗,我從來沒有真的想要去死過。而你有過?S:是的。不過這無法證明,因為我畢竟還活著。我只是曾經非常渴望過死,祈求過死。M:因為什麼事?因為你的雙腿癱瘓?S:差不多,總歸跟我的病有關,雖然並不總是這麼直接。都是什麼事說起來話長,但總之是因為我感到了絕望。M:你這句話等於沒說,當然是絕望。S:比如說,你終於明白你再也站不起來了。比如說,才只有21歲,你卻不能上大學,大學已經預先把你開除了;你也找不到正式工作,好像你已經到了退休的時候。差不多所有的人都會稱讚你的堅強,但是有一個前提:你不要試圖成為他們的女婿。如果你愛上了一個姑娘,你會發現最好的方式是離開她,…See More
Jan 1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雷達·蔓絲藕實

雷達(1943~),甘肅天水人,文學評論家、散文家。著有文學評論集《民族靈魂的重鑄》,散文集《雷達散文集》等。題記:蔓絲藕實,其實是“漫思偶拾”的意思。何以放著平易曉暢的話不說,偏要改用古怪的諧音?我想,意象總比直說豐盈,而這意象又完全來自我的生活。在我每日遊泳的什剎海,一到春夏,岸渚水下便有蔓絲披離,或飄搖於水中,或吐絲於岸壁,多麼像不羈的思緒;而在海子的右方,又有紅荷灼灼,臨風顫栗,到秋風起時,可在泥淖中挖出藕的果實,食之清心明目。這又是一種不錯的意象。我抄在下面或尚未抄在下面的隨感斷想,大多起於此情此景,得於此時此際,故而名之。要說更有什麼深意,倒也沒有,只希望有人看到這些言語,不妨慢(蔓)點兒“撕”(絲),不妨偶(藕)然拾起,等看過以後,包燒雞或者生火爐,也不為遲。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含義是什麼?何為輕?何為重?何以不能承受?譯者韓少功說得太少,太空靈,其他人又說得太多,太滯重,於是,這句話已成為時髦,卻又時髦得不明不白。或曰,“輕”乃是太幸福了,或曰,“輕”類乎逃避自由的意思,有道理,但不確切。僅從寫特麗莎一段看,“輕”含有靈與肉分割,肉體背叛靈魂的意味。這是一種輕渺,…See More
Dec 22,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生命的滋味

席慕蓉(1943~),女,內蒙古人。著有散文集《成長的痕跡》,詩集《畫詩》、《七里香》等。一電話裏,T告訴我,他為了一件忍無可忍的事,終於發脾氣罵了人。我問他,發了脾氣以後,會後悔嗎?他說:“我要學著不後悔。就好像在摔了一個茶杯之後又百般設法要再粘起來的那種後悔,我不要。”我靜靜聆聽著朋友低沈的聲音,心裏忽然有種悵惘的感覺。我們在少年時原來都有著單純與寬厚的靈魂啊!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在成長的過程裏讓它逐漸變得覆雜與銳利?在種種牽絆裏不斷傷害著自己和別人?還得要學不去後悔,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呢?那一整天,我耳邊總會響起瓷杯在堅硬的地面上破裂的聲音,那一片一片曾經怎樣光潤如玉的碎瓷在剎那間迸飛得滿地。我也能學會不去後悔嗎?二如果我真正愛一個人,則我愛所有的人,我愛全世界,我愛生命。如果我能夠對一個人說“我愛你”,則我必能夠說“在你之中我愛一切人,通過你,我愛世界,在你的生命中我也愛我自己”。——E·佛洛姆原來,愛一個人,並不僅僅只是強烈的感情而已,它還是“一項決心,一項判斷,一項允諾”。那麼,在那天夜裏,走在鄉間濱海的小路上,我忽然間有了想大聲呼喚的那種欲望也是非常正常的了。我剛剛從海…See More
Dec 9,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心靈的對比

席慕蓉(1943~),女,內蒙古人。著有散文集《成長的痕跡》,詩集《畫詩》、《七里香》等。在每天晚上入睡之前,每天早上醒來之後,我總禁不住想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想要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我想要把握住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要怎麼樣才能為它塑出一個具體的形象?要怎麼樣才能理清它的脈絡呢?窗外的槭樹,葉子已變成一片璀璨的金紅,又是一年將盡了,日子過得真是快!這樣白日黑夜不斷地反覆,我的問題卻還一直沒有找到答案。我一直沒辦法用幾句簡單和明白的話,向你描述出我此刻的心情。而你是知道的。對現在這個時刻,我有多感激,有多珍惜!我心中一直充滿了一種朦朧的歡喜,一種朦朧的幸福,可是,我就是說不出來,幾次話到唇邊,就是無法出口,好像隱隱然有一種警惕:若是說出來,有些事物有些美妙的感覺就會消失不見了。而今夜,就在提筆的那一剎那,忽然有一句話進入我心中:“世間總有一些事,是我們永遠無法解釋也無法說清的,我必須接受自己的渺小和自己的無能為力了。”是的,在命運之前,我必須要承認我的渺小與無能為力,一向爭強好勝的我,在這裏是沒有什麼可以爭辯和可以控制的了。就是說:在這世間,有些事物你是無法為它畫出一張精確的畫像來…See More
Nov 29,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邵燕祥·遙致黃鶴樓文

邵燕祥(1933~),浙江蕭山人。著有詩集、雜文集多種,散文集先後有《亂花淺草》、《舊時燕子》、《夢邊說夢》等出版。一九八五年五月十四日,夜車北上過武昌,渡江時雲重天低,唯見橋下水隱約東去。回首黃鶴樓失之交臂,且俟後期。信歲月不居而江山有待也。地憶曾來,橋憐再渡。江漢間三十年凡三遊:一九五五年初采訪大橋工程,履冰階,下鉆探船,自旦及晚,日月雙懸始去,江面轟隆聲入夜不息。年少樂觀,乃有“到那時黃鶴歸來不找黃鶴樓,美麗的鳥將落上美麗的桁梁”之句。時並叩訪高慶賜師,承導遊奧略樓,樓前合影留念。一九五七年六月下浣重來,大橋已合龍,登蛇山一眺江天,以詩喻此萬裏長江第一橋為九孔洞簫雲雲,羌不知山雨之既來,更不知將與慶賜先生同作屈活之人也。一九六三年冬,又到武漢三鎮,任步黃鶴樓廢址者屢,茍全性命於治世,恬然竟有自安意。而詩終無一句,蓋已無樂無憂。似此境界,視“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何如耶?天下之樓亦多矣,天下之登樓者亦眾矣,天下之登樓者之吟詠亦不勝數矣。溯自王粲《登樓》,傷離亂也;“春日凝妝”,盼遠人也。萬方多難,花傷孤客之心;碧樹西風,目斷天涯之路。詩賦中憂樂百端,莫外乎此。若夫黃鶴一…See More
Nov 27,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s Blog

孫犁·文宗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35am 0 Comments

孫犁(1913~2002),河北安平人,作家。著有《荷花澱》、《蘆花蕩》、《晚華集》、《尺澤集》等作品。

我青年時,如癡如醉地愛好文藝,也寫點文章投稿。但從來沒有想到向名家請教,給人家寫信。更沒有機會,去拜訪名家。也可能是因為當時自己沒有寫出像樣的東西,更沒有出過書,沒有資格這樣做。若幹年以後,能出書了,也沒有給名人送過書。編刊物,也很少向名人約稿。只是守株待兔,等候著青年人的投稿。所以身在文藝界,和文藝界的名人接觸不多。

在延安時,我發表幾篇小說後,周揚同志曾到我的窯洞,看望我一次。也沒有地方坐,站著和我說了幾句話,就走了。當時我是魯藝文學系的教員,他是院長。…

Continue

邵燕祥·說“白”

Posted on April 7, 2017 at 8:05pm 0 Comments

邵燕祥(1933~),浙江蕭山人。著有詩集、雜文集多種,散文集先後有《亂花淺草》、《舊時燕子》、《夢邊說夢》等出版。

“白活了!”許多人這樣慨嘆,但是潛台詞各各不同。有的是惋惜沒有及時行樂:“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有的是曾經及時行樂,老大一事無成:“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所謂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馬齒徒增,枉到人間走個來回。“空折枝”,“空悲切”,還有建功立業派自傷無所建樹:因對人生的價值理解不同,同樣一句“白活了”也是百花齊放的。

少不更事,偏偏他老不省事,自然是“白活”了一把年紀;慣常說年高德劭,而此公卻老不正經,老不要臉,自然更是“白活”了。盡管囿於凡上年紀的人就都該是道德的模範這一點,未免是先驗之見;不過年長者比較地多吃鹽、多過橋,因此應該更能知人生的鹹淡,行路的難易,這並不算是苛求吧。…

Continue

席慕蓉·心靈的對比

Posted on April 6, 2017 at 9:20am 0 Comments

席慕蓉(1943~),女,內蒙古人。著有散文集《成長的痕跡》,詩集《畫詩》、《七里香》等。

在每天晚上入睡之前,每天早上醒來之後,我總禁不住想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想要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

我想要把握住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要怎麼樣才能為它塑出一個具體的形象?要怎麼樣才能理清它的脈絡呢?

窗外的槭樹,葉子已變成一片璀璨的金紅,又是一年將盡了,日子過得真是快!這樣白日黑夜不斷地反覆,我的問題卻還一直沒有找到答案。我一直沒辦法用幾句簡單和明白的話,向你描述出我此刻的心情。…

Continue

蔣子龍·人會越來越醜嗎?

Posted on March 5, 2017 at 11:37pm 0 Comments

蔣子龍(1941~),河北滄縣人。著有《蔣子龍短篇小說集》、《一個工廠秘書的日記》、《喬廠長上任記》、《開拓者》、《人氣》等。

單指外表,不包括心靈。雖然外表的美醜和內在素質有很大關系,內在的良好修養流露出來的氣質美,使人有一種超俗的魅力,氣質是人的綜合指標,反映心靈,直接顯示人的文明程度。歷史上和現實中都有許多外表奇醜而深具大才者和外醜內善者,內在的才智和善良使他們醜得不俗,醜得可敬、可親、可愛。

這篇短文無力承擔討論人類心靈美醜的大問題,也不太多地涉及心靈和外表的關系。只想提出一個簡單的也許是愚蠢的問題:人類是越來越漂亮呢,還是相反?…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