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 在沙巴
  • Male
  • Kota Kinabalu,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哆啦A夢 在沙巴'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ucun estutum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Dramedy
  • 字詞過度
  • 風華正茂
  • 美食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哆啦A夢 在沙巴's Page

Latest Activity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蔣子龍·人會越來越醜嗎?

蔣子龍(1941~),河北滄縣人。著有《蔣子龍短篇小說集》、《一個工廠秘書的日記》、《喬廠長上任記》、《開拓者》、《人氣》等。單指外表,不包括心靈。雖然外表的美醜和內在素質有很大關系,內在的良好修養流露出來的氣質美,使人有一種超俗的魅力,氣質是人的綜合指標,反映心靈,直接顯示人的文明程度。歷史上和現實中都有許多外表奇醜而深具大才者和外醜內善者,內在的才智和善良使他們醜得不俗,醜得可敬、可親、可愛。這篇短文無力承擔討論人類心靈美醜的大問題,也不太多地涉及心靈和外表的關系。只想提出一個簡單的也許是愚蠢的問題:人類是越來越漂亮呢,還是相反?兩年多以前,我參觀日本奈良的一座著名的神廟。正趕上中學放春假,到處都可以看見穿著校服的中學生。見得多了突然生出一種疑問:這些年輕的學生為什麼一點都不水靈?俗話說,鬼在十七八歲的時候都是漂亮的。日本的少男少女為什麼不好看呢?疑問一經提出,就愈覺自己問得有理。再看成群結隊的中學生更證實了自己的感覺。但,這樣的問題卻不便請教別人,只能自己先找一找答案。——也許是天太熱,我太疲乏了,學生們也累得無精打采。大家都處在智商、情緒、身體的最低潮,我的感覺難免沒有誤差。—…See More
Mar 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邵燕祥·遙致黃鶴樓文

邵燕祥(1933~),浙江蕭山人。著有詩集、雜文集多種,散文集先後有《亂花淺草》、《舊時燕子》、《夢邊說夢》等出版。一九八五年五月十四日,夜車北上過武昌,渡江時雲重天低,唯見橋下水隱約東去。回首黃鶴樓失之交臂,且俟後期。信歲月不居而江山有待也。地憶曾來,橋憐再渡。江漢間三十年凡三遊:一九五五年初采訪大橋工程,履冰階,下鉆探船,自旦及晚,日月雙懸始去,江面轟隆聲入夜不息。年少樂觀,乃有“到那時黃鶴歸來不找黃鶴樓,美麗的鳥將落上美麗的桁梁”之句。時並叩訪高慶賜師,承導遊奧略樓,樓前合影留念。一九五七年六月下浣重來,大橋已合龍,登蛇山一眺江天,以詩喻此萬裏長江第一橋為九孔洞簫雲雲,羌不知山雨之既來,更不知將與慶賜先生同作屈活之人也。一九六三年冬,又到武漢三鎮,任步黃鶴樓廢址者屢,茍全性命於治世,恬然竟有自安意。而詩終無一句,蓋已無樂無憂。似此境界,視“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何如耶?天下之樓亦多矣,天下之登樓者亦眾矣,天下之登樓者之吟詠亦不勝數矣。溯自王粲《登樓》,傷離亂也;“春日凝妝”,盼遠人也。萬方多難,花傷孤客之心;碧樹西風,目斷天涯之路。詩賦中憂樂百端,莫外乎此。若夫黃鶴一…See More
Jan 3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趙麗宏·生命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假如生命是花。花開時是美好的,花落時也是美好的,我要把生命的花瓣,一瓣一瓣撒在人生的旅途上……假如生命是草。決不因此自卑!要聯合起所有的同類,毫不吝惜地向世界奉獻出屬於自己的一星淺綠。大地將因此而充滿青春的活力。假如生命是樹,要一心一意把根紮向大地深處。哪怕腳下是一片堅硬的巖石,也要鍥而不舍地將根須鉆進石縫,汲取生的源泉。在森林和沃野做一棵參天大樹當然很美妙,在戈壁沙漠和荒山禿嶺中做一棵孤獨的小樹,給迷路的跋涉者以希望,那就更為光榮。假如生命是船。不要停泊,也不要隨波逐流!我將高高地升起風帆,向著未有人到達過的海域……假如生命是水。要成為一股奔騰的活水呵!哪怕是一眼清泉,哪怕是一條小溪,也要日夜不停地、頑強地流,去沖開攔路的高山,去投奔江河……假如生命是雲。決不在天空裏炫耀自己的姿色,也不只作放浪的飄遊。要化成雨,無聲地灑向大地……假如生命是一段原木。做一座樸實無華的橋吧,讓那些被流水和深壑阻隔的道路重新暢通!假如生命只是一根枯枝。那就不必做綠色的美夢了,變成一枝火炬吧,在黑夜中畢畢剝剝從頭燃到腳……See More
Jan 21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趙麗宏·光陰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誰也無法描繪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處處能聽到他的腳步。當旭日驅散夜的殘幕時,當夕陽被朦朧的地平線吞噬時,他不慌不忙地走著,光明和黑暗都無法改變他行進的節奏。當蓓蕾在春風中粲然綻開濕潤的花瓣時,當嬰兒在產房裏以響亮的哭聲向人世報到時,他悄無聲息地走著,歡笑不能挽留他的腳步。當枯黃的樹葉在寒風中飄飄墜落時,當垂危的老人以留戀的目光掃視周圍的天地時,他還是沈著而又默默地走,嘆息也不能使他停步。他從你的手指縫裏流過去。從你的腳底下滑過去。從你的視野和你的思想裏飛過去……他是一把神奇而無情的雕刻刀,在天地之間創造著種種奇跡。他能把巨石分裂成塵土,把幼苗雕成大樹,把荒漠變成城市和園林,當然,他也能使繁華者衰敗成荒涼的廢墟,使鋥亮的金屬爬滿綠銹,失去光澤。老人額頭的皺紋是他刻出來的,少女臉上的紅暈也是他描繪出來的。生命的繁衍和世界的運動正是由他精心指揮著。他按時撕下一張又一張日歷,把將來變成現在,把現在變成過去,把過去變成越來越遙遠的歷史。他慷慨。你不必乞求,屬於你的,他總是如數奉獻。他公正。不管你權重如山、腰纏萬貫…See More
Jan 20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史鐵生·關於死、關於生的對話

史鐵生(1951~),河北涿縣人,作家。著有小說《我的遙遠的清平灣》,散文集《自言自語》、《我與地壇》、《務虛筆記》等。一、關於死M:你想過死嗎?S:想過,可是想不明白。大概活著的人都不可能想得明白。M:不,我不是問死是怎麼回事,我是說,你想沒想過死?S:你是說尋死,或者說自殺,但是你不忍心用這個詞。用不著這樣,想尋死不見得就是壞事,這說明一個人對生命的意義有著要求,否則的話他怎麼活著都行。M:從理性上講我很理解,但是我沒有過這樣的親身體驗,我從來沒有真的想要去死過。而你有過?S:是的。不過這無法證明,因為我畢竟還活著。我只是曾經非常渴望過死,祈求過死。M:因為什麼事?因為你的雙腿癱瘓?S:差不多,總歸跟我的病有關,雖然並不總是這麼直接。都是什麼事說起來話長,但總之是因為我感到了絕望。M:你這句話等於沒說,當然是絕望。S:比如說,你終於明白你再也站不起來了。比如說,才只有21歲,你卻不能上大學,大學已經預先把你開除了;你也找不到正式工作,好像你已經到了退休的時候。差不多所有的人都會稱讚你的堅強,但是有一個前提:你不要試圖成為他們的女婿。如果你愛上了一個姑娘,你會發現最好的方式是離開她,…See More
Jan 17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雷達·蔓絲藕實

雷達(1943~),甘肅天水人,文學評論家、散文家。著有文學評論集《民族靈魂的重鑄》,散文集《雷達散文集》等。題記:蔓絲藕實,其實是“漫思偶拾”的意思。何以放著平易曉暢的話不說,偏要改用古怪的諧音?我想,意象總比直說豐盈,而這意象又完全來自我的生活。在我每日遊泳的什剎海,一到春夏,岸渚水下便有蔓絲披離,或飄搖於水中,或吐絲於岸壁,多麼像不羈的思緒;而在海子的右方,又有紅荷灼灼,臨風顫栗,到秋風起時,可在泥淖中挖出藕的果實,食之清心明目。這又是一種不錯的意象。我抄在下面或尚未抄在下面的隨感斷想,大多起於此情此景,得於此時此際,故而名之。要說更有什麼深意,倒也沒有,只希望有人看到這些言語,不妨慢(蔓)點兒“撕”(絲),不妨偶(藕)然拾起,等看過以後,包燒雞或者生火爐,也不為遲。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含義是什麼?何為輕?何為重?何以不能承受?譯者韓少功說得太少,太空靈,其他人又說得太多,太滯重,於是,這句話已成為時髦,卻又時髦得不明不白。或曰,“輕”乃是太幸福了,或曰,“輕”類乎逃避自由的意思,有道理,但不確切。僅從寫特麗莎一段看,“輕”含有靈與肉分割,肉體背叛靈魂的意味。這是一種輕渺,…See More
Dec 22,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生命的滋味

席慕蓉(1943~),女,內蒙古人。著有散文集《成長的痕跡》,詩集《畫詩》、《七里香》等。一電話裏,T告訴我,他為了一件忍無可忍的事,終於發脾氣罵了人。我問他,發了脾氣以後,會後悔嗎?他說:“我要學著不後悔。就好像在摔了一個茶杯之後又百般設法要再粘起來的那種後悔,我不要。”我靜靜聆聽著朋友低沈的聲音,心裏忽然有種悵惘的感覺。我們在少年時原來都有著單純與寬厚的靈魂啊!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在成長的過程裏讓它逐漸變得覆雜與銳利?在種種牽絆裏不斷傷害著自己和別人?還得要學不去後悔,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呢?那一整天,我耳邊總會響起瓷杯在堅硬的地面上破裂的聲音,那一片一片曾經怎樣光潤如玉的碎瓷在剎那間迸飛得滿地。我也能學會不去後悔嗎?二如果我真正愛一個人,則我愛所有的人,我愛全世界,我愛生命。如果我能夠對一個人說“我愛你”,則我必能夠說“在你之中我愛一切人,通過你,我愛世界,在你的生命中我也愛我自己”。——E·佛洛姆原來,愛一個人,並不僅僅只是強烈的感情而已,它還是“一項決心,一項判斷,一項允諾”。那麼,在那天夜裏,走在鄉間濱海的小路上,我忽然間有了想大聲呼喚的那種欲望也是非常正常的了。我剛剛從海…See More
Dec 9,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席慕蓉·心靈的對比

席慕蓉(1943~),女,內蒙古人。著有散文集《成長的痕跡》,詩集《畫詩》、《七里香》等。在每天晚上入睡之前,每天早上醒來之後,我總禁不住想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想要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我想要把握住的,到底是一些什麼呢?要怎麼樣才能為它塑出一個具體的形象?要怎麼樣才能理清它的脈絡呢?窗外的槭樹,葉子已變成一片璀璨的金紅,又是一年將盡了,日子過得真是快!這樣白日黑夜不斷地反覆,我的問題卻還一直沒有找到答案。我一直沒辦法用幾句簡單和明白的話,向你描述出我此刻的心情。而你是知道的。對現在這個時刻,我有多感激,有多珍惜!我心中一直充滿了一種朦朧的歡喜,一種朦朧的幸福,可是,我就是說不出來,幾次話到唇邊,就是無法出口,好像隱隱然有一種警惕:若是說出來,有些事物有些美妙的感覺就會消失不見了。而今夜,就在提筆的那一剎那,忽然有一句話進入我心中:“世間總有一些事,是我們永遠無法解釋也無法說清的,我必須接受自己的渺小和自己的無能為力了。”是的,在命運之前,我必須要承認我的渺小與無能為力,一向爭強好勝的我,在這裏是沒有什麼可以爭辯和可以控制的了。就是說:在這世間,有些事物你是無法為它畫出一張精確的畫像來…See More
Nov 29,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邵燕祥·遙致黃鶴樓文

邵燕祥(1933~),浙江蕭山人。著有詩集、雜文集多種,散文集先後有《亂花淺草》、《舊時燕子》、《夢邊說夢》等出版。一九八五年五月十四日,夜車北上過武昌,渡江時雲重天低,唯見橋下水隱約東去。回首黃鶴樓失之交臂,且俟後期。信歲月不居而江山有待也。地憶曾來,橋憐再渡。江漢間三十年凡三遊:一九五五年初采訪大橋工程,履冰階,下鉆探船,自旦及晚,日月雙懸始去,江面轟隆聲入夜不息。年少樂觀,乃有“到那時黃鶴歸來不找黃鶴樓,美麗的鳥將落上美麗的桁梁”之句。時並叩訪高慶賜師,承導遊奧略樓,樓前合影留念。一九五七年六月下浣重來,大橋已合龍,登蛇山一眺江天,以詩喻此萬裏長江第一橋為九孔洞簫雲雲,羌不知山雨之既來,更不知將與慶賜先生同作屈活之人也。一九六三年冬,又到武漢三鎮,任步黃鶴樓廢址者屢,茍全性命於治世,恬然竟有自安意。而詩終無一句,蓋已無樂無憂。似此境界,視“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何如耶?天下之樓亦多矣,天下之登樓者亦眾矣,天下之登樓者之吟詠亦不勝數矣。溯自王粲《登樓》,傷離亂也;“春日凝妝”,盼遠人也。萬方多難,花傷孤客之心;碧樹西風,目斷天涯之路。詩賦中憂樂百端,莫外乎此。若夫黃鶴一…See More
Nov 27,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史鐵生·病隙碎筆(節選)

史鐵生(1951~),河北涿縣人,作家。著有小說《我的遙遠的清平灣》,散文集《自言自語》、《我與地壇》、《務虛筆記》等。生病也是生活體驗之一種,甚或算得一項別開生面的遊歷。這遊歷當然是有風險,但去大河上漂流就安全嗎?不同的是,漂流可以事先做些準備,生病通常猝不及防;漂流是自覺的勇猛,生病是被迫的抵抗;漂流,成敗都有一份光榮,生病卻始終不便誇耀。不過,但凡遊歷總有酬報:異地他鄉增長見識,名山大川陶冶性情,激流險阻錘煉意志,生病的經驗是一步步懂得滿足。發燒了,才知道不發燒的日子多麼清爽。咳嗽了,才體會不咳嗽的嗓子多麼安詳。剛坐上輪椅時,我老想,不能直立行走豈非把人的特點搞丟了?便覺天昏地暗。等到又生出褥瘡,一連數日只能歪七扭八地躺著,才看見端坐的日子其實多麼晴朗。後來又患“尿毒癥”,經常昏昏然不能思想,就更加懷戀起往日時光。終於醒悟:其實每時每刻我們都是幸運的,因為任何災難的前面都可能再加一個“更”字。坐上輪椅那年,大夫們總擔心我的視神經會不會也隨之作亂,隔三差五推我去眼科檢查,並不聲張,事後才告訴我已經逃過了怎樣的兇險。人有一種壞習慣,記得住倒黴,記不住走運,這實在有失厚道,是對神明的不…See More
Nov 18,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王蒙·不設防

王蒙(1934~),河北南皮人,作家。著有短篇小說集《王蒙短篇小說集》,長篇小說《青春萬歲》,散文集《桔黃色的夢》、《訪蘇心潮》等。我有三枚閑章:“無為而治”,“逍遙”,“不設防”。“無為”與“逍遙”都寫過了,現在說一說“不設防”。不設防的核心一是光明坦蕩,二是不怕暴露自己的弱點。為什麼不設防?因為沒有設防的必要。無害人之心,無茍且之意,無不軌之念,無非禮之思,防什麼?誰能奈這樣的不設防者何?我的毛筆字寫得很差,但仍有人要我題字。我最喜歡題的自撰箴言乃是“大道無術”四字。鬼機靈畢竟是小機靈。小手段只能收效於一時。小團體只能鼓噪一陣。只有大道,客觀規律之道,歷史發展之道,為文為人之道,才能真正解決問題。設防,只是小術,叫做雕蟲小技。靠小術占小利,最終貽笑大方。設防就要裝腔作勢,言行不一,當場出醜,露出尾巴,徒留笑柄。設防就要戴上假面,拒真正的友人於千裏之外,終於不倫不類,孤家寡人。不怕暴露自己的缺點,乃至敢於自嘲,意味著清醒更意味著自信,意味著活潑更意味著真誠。缺點就缺點,弱點就弱點,不想唬人,不想騙人,親切待人,因誠得誠。不為自己的形象而操心,不為別人的風言風語而氣怒,動不動就拉出自己…See More
Nov 10,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張承志·靜夜功課

張承志(1948~),北京人,作家。著有小說《老橋》、《北方的河》、《黑駿馬》、《金牧場》,散文集《綠風土》等。子夜清時,勻如池水的夜靜謐地等待著,悄悄拍了拍,知道小女兒這回真的睡熟了。躡腳摸索,漆黑不見門壁。摸索著突然踢了椅子一下,轟隆怦然的炸響驚得自己昏眩了剎那。屏息聽聽,暗幕中流響著母親女兒的細微鼾息——心中松了一下。摸至椅子坐下,先靜靜停了一停。讀書麼?沒有一個讀的方向。寫麼?不。清冷四合,肌膚上滑著一絲觸覺,清晰而神秘。我突然覺察到今夜的心境,浮凸微明的窗欞上星光如霜粉。我悄悄坐下了,點燃一支莫合煙。黑暗中晃閃著一星紅點,仿佛是一個異外的誰。或者那才是我。窗外陰雲,室內沈夜;黑暗充斥般流溢著,不知是烏雲正在浸人,還是濃夜正在漾出。其中那一點紅亮是我的魂麼,我覺得雙目之下自己的肉軀,已經半融在這暗寂中了。我覺得那紅亮靜止了,仿佛不願擾亂此界的消溶。於是我坐得牢些。不再去想書籍或紙筆。這樣,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真正的夜。我驚奇一半感嘆一半地看著,黑色在不透明的視野中撕絮般無聲裂開,浪頭泛潮般淹沒。黑的粒子像溶了但未溶勻的染料,趁夜深下著暗力染暈著。溶散有致,潮伏規矩,我看見這死寂中…See More
Nov 4,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魏明倫·我“錯”在獨立思考

魏明倫(1941~),四川內江人,劇作家。著有《苦吟成戲》、《巴山秀才》等作品。近年一些介紹我的文章,往往出於好心,隱去鄙人“陰暗面”,專講幸運兒。仿佛是頭沐春光,腳踏錦繡,一帆風順走上劇壇。有的評論者,說我能寫戲是由於自幼唱戲,熟悉舞台;比較了解我者,則說是由於從小自修,熟悉詩文;更具眼光者,發現我是個“雜種”——藝人和書生集於一身,兼備兩種“童子功”……。以上各有道理,本人甘苦自知,補充“交代”:我之所以現在勉強能寫幾個劇本。基因是很早以前就開始對戲劇,不!對人生保持了那麼一點“獨立思考”。這個詞兒,近年已無貶義;可在三中全會之前,在十年浩劫之中,在批判《武訓傳》之後,“獨立思考”似乎是“腦後生了三根反骨”的近義詞,誰沾上誰倒黴!我就因此鑄成大錯,誤了前半生。解放初期,我剛十歲,早已粉墨登場,小乖而已,絕非天才。只有兩個優點:一是唱戲之余總想看書,二是看書之間總愛聯想。例如演出《潘金蓮》,我扮鄆哥,台前賣梨兒,台後捧著郭老的《少年時代》,讀到少年沫若單戀嫂嫂,不禁與台前潘金蓮單戀小叔子掛上鉤來。異想天開,便去問我那搞編劇兼司鼓的父親:“潘金蓮如果遇上郭沫若,叔嫂關系又會怎麼樣?”這…See More
Oct 30,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畢淑敏·我很重要

畢淑敏(1952~),女,山東文登人,作家。著有《昆侖殤》、《阿裏》、《補天石》等。當我說出“我很重要”這句話的時候,頸項後面掠過一陣戰栗。我知道這是把自己的額頭裸露在弓箭之下了,心靈極容易被別人的批判洞傷。許多年來,沒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示自己“很重要”。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我不重要”。作為一名普通士兵,與輝煌的勝利相比,我不重要。作為一個單薄的個體,與渾厚的集體相比,我不重要。作為一位奉獻型的女性,與整個家庭相比,我不重要。作為隨處可見的人的一分子,與寶貴的物質相比,我們不重要。我們——簡明扼要地說,就是每一個單獨的“我”——到底重要還是不重要?我是由無數星辰日月草木山川的精華匯聚而成的。只要計算一下我們一生吃進去多少谷物,飲下了多少清水,才凝聚成一具美輪美奐的軀體,我們一定會為那數字的龐大而驚訝。平日裏,我們尚要珍惜一粒米、一葉菜,難道可以對億萬粒菽粟億萬滴甘露濡養出的萬物之靈,掉以絲毫的輕心嗎?當我在博物館裏看到北京猿人窄小的額和前凸的吻時,我為人類原始時期的粗糙而黯然。他們精心打制出的石器,用今天的目光看來不過是極簡單的玩具。如今很幼小的孩童,就能熟練地操縱語言,我…See More
Oct 21,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劉心武·五十自戒

劉心武(1942~),四川省成都市人,作家。有短篇小說《班主任》,長篇小說《鐘鼓樓》,中篇小說《如意》,散文集《凡爾賽噴泉》等。算來今年要滿五十了。參加工作以後,聽慣了“小劉”的稱呼。後來專門搞創作,也很享受過一番“青年作家”的頭銜。現在年屆五十,漸漸有人叫我“老劉”,無論如何再不能劃歸青年行列了。據孔夫子立下的標準,五十歲時應達到“知天命”的境地,我能麼?實在沒有信心。但也不甘自暴自棄。我曾說過,自己以往十多年寫的不說,對人性善的挖掘,比較執著,但對人性惡的探微發隱,就比較薄弱了。現在我想說的是,對人性的探索,無論是善的一面,還是惡的一面,以及善惡難辨乃至善惡雜糅與相激相蕩的一面,還有不能善、惡概括的其他側面,包括那些微妙的、神秘的、深隱的、混沌的、基本粒子般難以把握和天體星雲般難以窮盡的種種構成,固然需要沈澱到社會生活中去作不懈的體驗,同時,勇於以自己的心靈作探究的標本,把自己“皮袍下面的小”,乃至心底最深處的汙垢作一番掃描、剖析、化驗與滌蕩,恐怕也是必不可少的。清夜捫心,便感到自己心靈深處至少有兩種惡,在五十將臨時有竄動膨脹之勢,不能不引以為戒。一是對同輩人的嫉妒。據說嫉妒之心,…See More
Oct 15,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李國文·山永遠在

李國文(1930~),原籍江蘇鹽城,生於上海,作家。著有長篇小說《花園街五號》,短篇小說集《第一杯苦酒》、《危樓紀事》、《沒意思的故事》等。一群人穿著鮮艷的登山服,在皚皚積雪的安第斯山間艱難地行進著。很少見到這樣大規模的探險隊伍,後來聽解說,知道是南美洲委內瑞拉的盲人們,希望實現登山的夢想,正在崎嶇不平的道路上攀登。那真是一次悲壯之旅,走出每一步路,度過每一分鐘,完全以生命為代價。任何人看到這個畫面,都不由得肅然起敬。因為,他們活了一輩子,這座對他們來講充滿神聖意義的安第斯山,從來沒有去接觸,去實地感受過,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於是,就有了這次行程。盲人們每三個人結成一組,一個仍殘存些許視力的盲人走在前面,兩個全盲的在後邊,他們三人通過手裏握著的長木棒,聯結成為一個整體,通過腳和手,實實在在地感覺這座大山。安第斯山脈平均海拔為3000米,最高峰海拔近7000米,對正常的登山運動員來說,也是一次體能的極限考驗。雖然有很多志願者做後援,即使在可以使用驢子馱物的山路上,盲人們也是步履維艱,行進緩慢。那麼,他們要想攀上最高峰,該是比登天還要難的事情了。據電視台的報道,這支盲人登山隊在短短的行程中…See More
Oct 13, 2016

哆啦A夢 在沙巴's Blog

蔣子龍·人會越來越醜嗎?

Posted on March 5, 2017 at 11:37pm 0 Comments

蔣子龍(1941~),河北滄縣人。著有《蔣子龍短篇小說集》、《一個工廠秘書的日記》、《喬廠長上任記》、《開拓者》、《人氣》等。

單指外表,不包括心靈。雖然外表的美醜和內在素質有很大關系,內在的良好修養流露出來的氣質美,使人有一種超俗的魅力,氣質是人的綜合指標,反映心靈,直接顯示人的文明程度。歷史上和現實中都有許多外表奇醜而深具大才者和外醜內善者,內在的才智和善良使他們醜得不俗,醜得可敬、可親、可愛。

這篇短文無力承擔討論人類心靈美醜的大問題,也不太多地涉及心靈和外表的關系。只想提出一個簡單的也許是愚蠢的問題:人類是越來越漂亮呢,還是相反?…

Continue

趙麗宏·生命

Posted on January 21, 2017 at 6:08pm 0 Comments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

假如生命是花。花開時是美好的,花落時也是美好的,我要把生命的花瓣,一瓣一瓣撒在人生的旅途上……

假如生命是草。決不因此自卑!要聯合起所有的同類,毫不吝惜地向世界奉獻出屬於自己的一星淺綠。大地將因此而充滿青春的活力。

假如生命是樹,要一心一意把根紮向大地深處。哪怕腳下是一片堅硬的巖石,也要鍥而不舍地將根須鉆進石縫,汲取生的源泉。在森林和沃野做一棵參天大樹當然很美妙,在戈壁沙漠和荒山禿嶺中做一棵孤獨的小樹,給迷路的跋涉者以希望,那就更為光榮。

假如生命是船。不要停泊,也不要隨波逐流!我將高高地升起風帆,向著未有人到達過的海域………

Continue

趙麗宏·光陰

Posted on January 19, 2017 at 11:53pm 0 Comments

趙麗宏(1951~),上海市崇明縣人,當代作家。著有《珊瑚》、《生命草》、《心畫》等。

誰也無法描繪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處處能聽到他的腳步。

當旭日驅散夜的殘幕時,當夕陽被朦朧的地平線吞噬時,他不慌不忙地走著,光明和黑暗都無法改變他行進的節奏。

當蓓蕾在春風中粲然綻開濕潤的花瓣時,當嬰兒在產房裏以響亮的哭聲向人世報到時,他悄無聲息地走著,歡笑不能挽留他的腳步。

當枯黃的樹葉在寒風中飄飄墜落時,當垂危的老人以留戀的目光掃視周圍的天地時,他還是沈著而又默默地走,嘆息也不能使他停步。…

Continue

史鐵生·關於死、關於生的對話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7 at 9:46am 0 Comments

史鐵生(1951~),河北涿縣人,作家。著有小說《我的遙遠的清平灣》,散文集《自言自語》、《我與地壇》、《務虛筆記》等。

一、關於死

M:你想過死嗎?

S:想過,可是想不明白。大概活著的人都不可能想得明白。

M:不,我不是問死是怎麼回事,我是說,你想沒想過死?

S:你是說尋死,或者說自殺,但是你不忍心用這個詞。用不著這樣,想尋死不見得就是壞事,這說明一個人對生命的意義有著要求,否則的話他怎麼活著都行。…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妲姬 格格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Berlin im Speicher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創客有多熱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厚數據才厲害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果嶺奇蹟 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 (Full Movie)

故事發生在1910年代的美國,當時的高爾夫球根本就是一項有高度排他性、“高而富”的貴族運動,一位名叫Francis的年輕人,出身於經濟狀況不佳的勞工家庭,在球場擔任桿弟的他,對於高爾夫球卻有一種十分特別的熱情,而且還有十分難能可貴的天賦,可以說是天生的高爾夫球天才。但卻礙於出身,他只能在閑暇時當個業余高球愛好者,但不服輸的他卻決定改變遊戲規則。 他的天賦加上不斷的努力與嘗試,終於在1913的高爾夫球比賽中改變了歷史,20歲的…
4 hours ago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Dhuup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Host Studio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朋豐 婆鳳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