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
  • Male
  • 馬六甲阿依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東方求敗's Friends

  • VR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KyrGyz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Spílaio skiá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東方求敗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東方求敗's Page

Latest Activity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金山憶舊

金山在鎮江,古名京口,以三座山著名,這就是北固山、焦山和金山。我的家曾在鎮江住過,我自己也在鎮江的一所教會中學裡念過幾年書,金山正是我的舊遊之地。不要說是在舞台上,就是在紙面上每見到金山兩字,也令我分外感到一種親切。…See More
Thursday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江南柳

有一年的春天,在新會縣的賓館小住,賓館的園林全是按照中國民族風格佈置的。有小橋流水,水裡有浮萍,橋頭岸邊種了一排垂柳。許多年沒有見過江南的春天了,在南國的這個花園城裡,撫著橋邊這絲絲的垂柳,雖然尚未成蔭,已經很使我有古人所說的「銷魂」之意,當時曾請朋友給我拍了一張照片。…See More
Jan 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瘦西湖的舊夢

翻開一冊《文藝世紀》,見到有一篇《春到揚州瘦西湖》,讀了一遍,使我又回到記憶中去了。我只游過一次瘦西湖,那還是少年時代的事情。在更早的時候,我的家住在鎮江,與揚州僅有一江之隔。「兩三星火是瓜州」,真的站在江邊上就可以望得見,可是我一直不曾渡過江。直到我離開鎮江,到上海去學畫,反而從上海遠道背了畫箱畫架到揚州去游瘦西湖。…See More
Dec 26,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煙花三月下揚州

有一年的春天,我同全平1應洪為法2之邀,到揚州去玩。我們從上海乘火車到鎮江,擺渡過江到瓜州,再乘公共汽車到揚州。那時正是鶯飛草長的三月天氣,「春風十里揚州路,捲上珠簾總不如」,一路坐在車中,油綠的郊原不停地從車窗外飛過,不曾進城,我已經心醉了。 …See More
Dec 16,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月是故鄉明

我的家鄉是南京。這真是太巧的事,離鄉已經幾十年的我,居然有機會在家鄉度了一個中秋。說是家鄉,其實對我比異鄉還更生疏,因為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離開那裡了。別的地方不必說,我在這海隅之地就已經住了二十年以上,就一直不曾回過家鄉,對於家鄉的生疏可知。然而家鄉到底是家鄉,何況又是中秋。我居然在離家三十多年之後,有機會在家鄉度了一個中秋之夜,這怎能不說是太巧的事呢?…See More
Dec 12,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大橋使我想起的昔和今

我已經看過了《南京長江大橋》的紀錄片,只差還不曾實地乘車通過這座了不起的大橋。紀錄片的字幕一開始就說:津浦鐵路和寧滬鐵路,是我國南北交通的大動脈。多少年來,長江天塹把祖國的南北交通線割斷,來往的列車只能用輪船擺渡過江,每次過江需要兩個多小時。在這座橋不曾建成通車以前,情形就一直是如此。前幾年從北京乘京滬車南下,到了浦口,火車就要用輪渡擺渡過江。輪渡是特別設計的,一次可以裝載很多卡車廂,而且乘客可以依舊坐在車上,不必下車。這艘運載火車過江的輪渡,又長又大,是解放後新設計的,比以前用來載車的舊輪渡已經快捷省事了好多,但是在基本上還不曾解決渡江的麻煩。…See More
Dec 6,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的大橋

從報上讀到一條令我高興的消息:家鄉就要興建一座橫跨長江的大橋了,從下關通到浦口,規模比已建成的武漢長江大橋還要大三倍。我曾經在武漢的長江大橋上來回走過一次,在萬里無雲,烈日當空之下,幾個人談笑盼顧,漫步過長江,幾乎忘記了置身在幾十公尺高的半空橋面上,那規模之大已經令我驚歎,現在我的家鄉準備要建的這座長江大橋,竟比武漢的這一座更要大三倍,將來建成之後,站在橋面上披襟當風,視昔人的鐵鎖橫江如兒童玩具,那壯麗的景象真是令人難以想像,使遠處異鄉的我,仿彿現在已經分潤到那一份光榮了。                                                                                               …See More
Nov 18,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家鄉的藥草

在北京的書店裡買書,想找一些有關我家鄉的文獻。可是,可以買到手的實在很少,因此我向那位店員求教說:請你給我找找看,只要是有關我們家鄉的,什麼都好。他去找了一會,拿了一本書來遞給我說:「你看,只有這本。」我一看:《南京民間藥草》。薄薄的一本,這確是一本有關我們家鄉的著作。我雖然不研究民間醫藥,但是喜歡看看《植物誌》一類的自然科學通俗著作。這是不該放過的,隨即接了過來。《南京民間藥草》,這是一本專門性質的著作,而且是冷門書。我想如果有人專程托我買這本書,只怕很不容易找得到。現在既然無意中遇見了,即使自己不想讀,也應該買下一冊。國內現在很重視中藥研究,對於流傳在各地民間的醫藥秘方,更在大力整理。南京是個大地方,開發經營的歷史很久,傳統習俗的累積知識很豐富,對這地方習用的藥草來作科學的分類和記載,實在是值得從事的工作。據本書的《前言》所載,兩位編著人對本書材料的搜集和整理,很認真的做過一些工作。他們不僅從觀察研究實物人手,而且還親身到出售草藥的店家去調查和訪問。他們訪問了南京經營藥草業的一些前輩商人,如雨花街的張忠林,夫子廟的雷國信,釣魚台的魏文龍等人。這些有關家鄉的知識,雖是一點一滴,都使我…See More
Nov 7,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吃蟹的餘興

我寫下這題目,趕緊要解釋,我現在並非在持螯賞菊之餘,來寫這篇小文。我的案頭雖有一瓶黃蕊的小白菊,可是今年還不曾吃過螃蟹,雖然去年秋天曾在蘇州觀前的松鶴樓吃過一次。不知怎樣,我對現在香港的那些「上海大亨」吃大閘蟹的心理,有一種反感。記得有一次,在一家菜館裡,聽到鄰座有幾個吃著十元一斤大閘蟹的談話,好像這竟是他們現在所能享受的過去黃金時代惟一殘留似的,所以即使是一百塊錢一斤,他們也不惜傾囊一試。如此說來,這簡直是在吃著西山的「薇蕨」了,諸公又何必如此自苦呢?不過,我的兒時吃蟹的記憶,實在是甜美的,尤其是吃蟹後的餘興。其一是利用那只煮得紅紅的大蟹殼,用白紙剪一個小小的王字,貼在蟹殼的頂上,再剪一副老虎眼睛和嘴巴,一同貼上,然後湊近煤油燈罩上一熏,油煙立刻將蟹殼熏得烏黑,你這時撕下貼紙,將它掛在牆上,整個蟹殼就變成了一個扁圓的黑虎頭,眼睛和嘴巴是紅的,額上還有一個紅王字,十分有趣。這是從前江浙人家吃蟹後的最普遍的餘興,這只蟹殼老虎往往在牆上一直要掛到過年才拿下來。另一種餘興,就是用那一對吃剩的蟹鉗。蟹的大螯吃完了,剩下來一隻像狼牙一樣的蟹鉗,上面還附著一片白色的硬膜和一叢儲黑色的「毛」。這時這…See More
Oct 30,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獅子頭和鎮江餚肉

前些時候曾在這裡談起過國內運來的速凍熟食新品種:煙鯧魚與五香豬排。簡直像曇花一現一樣,買了一次,第二次想去再買,作本地人所說的「食過番尋味」之舉,不料早已被知味者搶購一空,各家都賣至斷市。據說至快要下月才可以有新貨來。同期運來的「獅子頭」和「鎮江餚肉」則還有現貨供應。「獅子頭」是揚鎮名菜,即廣東人所說的豬肉餅。國產速凍的「獅子頭」,是已經用油炸過半熟的,每盒四個,以本港大華國貨公司的售價來說,每盒售一元四毫,這幾天大減價,還有一個九折。三毫多錢就可以買一枚有新會橙那麼大的豬肉餅,實在價廉物美。這種「獅子頭」的調味,完全是揚州菜鎮江菜的調味,肉也選得極精,買回來自己加工,加一些白菜或是腐竹,將它煮得透透的,又鬆又軟,那滋味可以向這裡任何一家外江菜館所售的「獅子頭」挑戰。至於價錢相差之遠,那更不用說了。當然,真正的揚州「獅子頭」,每一個都要做得有小飯碗那麼大的。可是作為貨品,每一個都做得那麼大,未免不合銷路。將它改小了,這是合理的。至於同期運來的「鎮江餚肉」,我在未買之前,本來寄以最大希望的,買回來一看,不待送到嘴裡去嘗,就已經令我感到失望。我不知這一批貨物當初定貨的過程是怎樣,我懷疑若不…See More
Oct 10,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肉骨頭和京江蹄餚

提起無錫肉骨頭,我首先要埋怨主持《新晚菜單》1的那位先生,我讀了他的報道後就去「按圖索驥」,一連跑了好幾家「上海店」都買不到。後來到了中環街市對面的那家「三陽」,他們的雪櫃裡分明還有,可是當我向他們買時,他們竟欺負我這個「外江佬」,說那些是給「熟客」定下的,這只怪我平時不曾同他們打下交情,有何話說,只好廢然而返。 幸虧我前年還到過無錫,在太湖飯店住了兩天,至少已經吃過兩次道地的無錫肉骨頭,餘香猶在,這次「走雞」也罷。只是希望下次有貨到港時,主持「菜單」的先生能及早報道,若是能順手給我買兩包,存在「老編」2處,那就更佳,免得我再去「拋頭露面」的受氣,一定除了貨價之外,再奉送車錢也。 無錫這地方,在滬寧線上,過去一向是一個小小的模範城市,教育和小型工業都很發達。無錫人的吃菜口味喜歡甜,所以肉骨頭這東西,在別處人吃來,空口或送酒最佳,送飯是不夠鹹的。在滬杭線上,另有一處楓涇,以「楓涇蹄筋」著名,滋味與無錫肉骨頭差不多,不過肉骨頭是用附肉的肋骨作原料,蹄筋則全是用一團團的夾肉蹄筋而已。無錫的土特產,除了肉骨頭之外,還有「油麵筋」。更有名的是惠山「大阿福」,無錫人稱為「模模頭」,這是泥制描彩的兒…See More
Oct 8,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餚肉白湯麵

我時常說起,以蹄餚著名的鎮江,當地茶樓所賣的白湯麵也極有名,可惜在外地不易吃得到。最近才知道,新近在羊城開設的江蘇餐廳,他們不僅有「餚」賣,更有白湯麵賣。早市供應的餚肉白湯麵,每碗五毛。五毛本是一客普通客飯的價錢。一碗麵也是五毛,可知那質量一定是很不錯的。江蘇餐廳也是開設在廣大路的地方小吃店之一,但是規模較大,有三開間門面,因此供應的品種就包括了小吃、麵點,以至菜餚。省境內的幾種著名點心和菜餚,他們都常備供應,從紅燒划水,醃篤鮮,以至獅子頭,還有揚鎮點心,無不應有盡有。他們的木牌上也有「百葉翅筋」名目,問了一下,卻說目前暫不供應。在點心部分,有蔥油燒餅,蟹殼黃,生煎饅頭,小籠湯包,以及千層油糕。後者是揚州著名的細點。名曰「千層」,乃是形容這糕的層次之多,一層糕夾一層糖和豬油,至少有一二十層。外地茶樓也有千層油糕,往往徒存其名而已。江蘇餐廳供應的鎮江餚肉,每斤兩元。斤量足,兩元有一大包,切開來可以裝滿一大碟。除了餚身略賺不夠緊湊之外,色香味都夠得上標準,是道地的鎮江餚肉。我曾說過這裡所售來自上海的冷藏餚肉,製作外行,不合標準,他們若能向江蘇餐廳的大師傅請教一下,向他們「取經」,就可以明白…See More
Oct 3,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鎮江的鰣魚

近日報上已有鰓魚上市的廣告。江南鰣魚,首推產於鎮江江面者,近讀番禺屈氏的《粵東詩話》,也盛稱焦山鰣魚之美。 丙子初夏客金陵,同社欲擇地為鰣魚之會,予曰,漁洋詩云:鰣魚出水浪花圓,北固樓頭四月天。何等雅致,何不雅集焦山枕山閣乎,眾稱妙。時漁者放舟象焦兩山間,得數尾,即烹而食之,鮮腴冠平生所嘗。群賢稱快。此一事也,翁山詩稱鰣魚以甘竹灘所產櫻桃頰者為最佳,此又一事也。學海堂詩課,嘗以鰣魚命題,劉彤卷頷聯,傳誦一時,吾粵人視之,以為白日風塵馳驛騎,炎天冰雪護江船一聯,不能專美矣,此又一事也。言鰣魚故實者,或亦樂道之。 所謂劉彤鰣魚詩最受人傳誦的一聯,據同書所載,為「新灘甘竹水,涼雨苦瓜時。」甘竹灘在順德,即屈翁山在《廣東新語》中所稱產櫻桃頰鰣魚的地點。鰣魚在廣東又名三鱺。廣東食譜以苦瓜煮三鱺為一名撰,所以劉詩有「涼雨苦瓜時」之句。至於「炎天冰雪護江船」,則是在滿清時代,長江鰣魚初上市時,列為貢品,由地方官將漁船最初網得的鰣魚呈封疆大吏,再由大吏以快馬馳驛入貢京師,由皇帝薦諸太廟,然後臣下和老百姓才敢隨便購食。鰣魚貴新鮮,在初夏天氣要用藏在地窖裡的天然冰塊來覆蓋,所以有「炎天冰雪護江船」之句。我…See More
Sep 28,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能不憶江南

這幾天心裡很不安定。若是能放得下手上的事務,我真想回到江南去小住幾天。現在還是農曆正月,不說北方,就是在江南,天氣一定還很冷,但那個「冷」,不是冬天,而是「春寒」,因為早已立過春了。不像在這裡,幾天之前的天氣是嚴冬,寒流一過又仿彿到了初夏,再來一次寒流,又變成冬天了。簡直沒有春天的影蹤。可是在江南,春天雖然舊得不易尋覓,來得卻有跡象可尋。春天就是春天,決不騙人,決不令人空歡喜。你見過柳樹的嫩芽嗎?它不是嫩綠色的,而是鵝黃色的。柳樹綻出了鵝黃色的芽,春天就已經來到樹梢,來到燕子尾巴上,也來到遊子的心上了。前幾天看了《北國風光》的電影,已經有一點神馳;這幾天對著《江南姊妹》的廣告,更令我出神。山水,人物,花朵,泥土,無不是江南的能令人懷念,何況更是春天,因此這幾天簡直動了鄉愁。電影廣告說:「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是的,趕去罷,為什麼不趕呢?我設想我應該去的地方,我應該住的地點。江南,是一個大地方,是一片錦繡,我應該選擇什麼地方呢?住在西湖邊上,住在玄武湖畔?住在蘇州,住在嘉興?當然什麼地方都好,但我的夢魂總是牽索著鎮江的一間小樓。幾扇玻璃窗,一隻掛了布帳的小床,從牆上的氣窗可以望見…See More
Sep 12,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虎踞龍盤今勝昔

「虎踞龍盤今勝昔」,這是毛主席在一九四九年四月所作的《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七律詩中的一句。「虎踞龍盤」,一向是對於南京地理形勢的稱讚,毛主席在這裡用了「今勝昔」三字,是承接這首詩的開頭兩句:「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而來。這是說明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以後的新的形勢,形勢是比過去更好。這不只是指狹義的地理形勢而言,也是指當時全國解放事業的大勢而言。蔣家王朝雖佔有「虎踞龍盤」之勝,在渡過長江天塹的百萬雄師圍剿之下,已經變成了亡命而逃的「窮寇」,形勢已經完全改變了,因此這句詩的下面,緊接的一句是:「天翻地覆慨而慷。」這表示一切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個令人感奮的新的時代已經形成了。這是對於孕育中的新中國的喜悅。「虎踞龍盤」一詞,「虎踞」指的是石頭城,這是南京的舊城,同時也是南京的舊稱。「龍盤」指的是鐘山,也就是「鐘山風雨起蒼黃」的那個鐘山。這座山俗稱紫金山,在南京城外東面,俯瞰全城,形勢很壯,山色隨了天氣的陰晴早晚,不停的會發生變化,從前人說這是「王氣」。毛主席的這句「鐘山風雨起蒼黃」,也是藉了鐘山的山色變幻,來象徵使得風雲變色的人民解放軍當時所獲得的決定性的勝利。「蒼黃」不是「倉…See More
Sep 8, 20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太陽夜記》·新春的鄉情

新春期間,我一直喜歡保持個人愛好的一些小活動。每年到了這時候,我總喜歡盡可能的整理一下自己案上的架上的書籍,吃一點每年只有到了這時候才可以買得到的家鄉食品,將自己歷年搜集的一些年畫,窗花,剪紙等等民間藝術品,拿出來欣賞一下。本來,這些都是一年四季隨時都可以做的事情,我特地留在新春期間來做,不僅因為有些東西只有在這時候才容易買得到,更因為在這時候,心情上好像總有一點閒暇,雖然事實上未必如此;同時氣氛上也特別調和。新的春天又開始了,我們應該掃除一下一年累積起來的灰塵,不妨趁這機會溫故知新,同時更應該去舊革新。講到整理書籍,實在不是一件易事。我知道堆集在四周的這些書籍,其中固然累積了多年的心血,但同時也累積了多年的灰塵。要著手清理,不僅要下決心,而且要不斷的經過鬥爭。近年買書,雖然已經沒有過去買得那麼多,但是新的事物和新的形勢,都需要通過書本去尋求理解和認識,還有新的文學藝術作品,只要是值得一讀的,我總不想放過機會,結果所買的書籍畫冊和刊物,仍然不少。要想將這些加以整理和清除,實在都不是一件易事。我說要在內心經過一番鬥爭,一點也不誇張,因為有一些書,雖然是新買回來的,經過一度翻閱,就可以棄如…See More
Sep 1, 2018

東方求敗's Blog

葉靈鳳《太陽夜記》金山憶舊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6:00pm 0 Comments

金山在鎮江,古名京口,以三座山著名,這就是北固山、焦山和金山。我的家曾在鎮江住過,我自己也在鎮江的一所教會中學裡念過幾年書,金山正是我的舊遊之地。不要說是在舞台上,就是在紙面上每見到金山兩字,也令我分外感到一種親切。





以三山著名的鎮江,焦山矗立大江的急流中,北固遠在郊外,只有金山最接近市區,交通也方便,因此,平時逛金山的人最多。它本來也是在江中心的,由於長江改道,日向北移,因此滄海變成桑田,本來接近長江南岸的金山,由於沙洲高漲,久已完全成為陸地上的一座小山了。…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江南柳

Posted on December 30, 2018 at 10:38pm 0 Comments

有一年的春天,在新會縣的賓館小住,賓館的園林全是按照中國民族風格佈置的。有小橋流水,水裡有浮萍,橋頭岸邊種了一排垂柳。

許多年沒有見過江南的春天了,在南國的這個花園城裡,撫著橋邊這絲絲的垂柳,雖然尚未成蔭,已經很使我有古人所說的「銷魂」之意,當時曾請朋友給我拍了一張照片。…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瘦西湖的舊夢

Posted on December 26, 2018 at 1:52am 0 Comments

翻開一冊《文藝世紀》,見到有一篇《春到揚州瘦西湖》,讀了一遍,使我又回到記憶中去了。

我只游過一次瘦西湖,那還是少年時代的事情。在更早的時候,我的家住在鎮江,與揚州僅有一江之隔。「兩三星火是瓜州」,真的站在江邊上就可以望得見,可是我一直不曾渡過江。直到我離開鎮江,到上海去學畫,反而從上海遠道背了畫箱畫架到揚州去游瘦西湖。…



Continue

葉靈鳳《太陽夜記》煙花三月下揚州

Posted on December 15, 2018 at 2:00pm 0 Comments

有一年的春天,我同全平應洪為法之邀,到揚州去玩。我們從上海乘火車到鎮江,擺渡過江到瓜州,再乘公共汽車到揚州。那時正是鶯飛草長的三月天氣,「春風十里揚州路,捲上珠簾總不如」,一路坐在車中,油綠的郊原不停地從車窗外飛過,不曾進城,我已經心醉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