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
  • Male
  • 馬六甲阿依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東方求敗's Friends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triste chateau
  • Khalak Khalayak
  • 思潮 庫
  • Berlin im Speicher
  • Sena Wang
  • 妲姬 格格
  • 柚子帶點酸

Gifts Received

Gift

東方求敗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東方求敗's Page

東方求敗's Blog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二·無題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17 at 10:08am 0 Comments

這幾句話是為你而寫。不是為我那所敬愛的侶伴,也不是為那與我並不相識自遠道寄了一封書來的那位姑娘;是特地為你,你這純潔而天真的人而寫。

第一,我先望你不要恨我。因為有了恨,便會有愛。在你無邪的心中,這兩件都是不應有的。這都是不幸福的東西,你切不要去惹它們。宇宙的原始本是混沌,沒有光也沒有黑暗,所以也不曾有悲哀有歡樂,也不曾有愛有憎。自從人類的智慧有了進展,什麼便都變了。你且看看這個世界,你就知道我的話實在不錯。你不要以為我有了愛是很幸福的,你錯了,愛實在不是幸福,實在是最可咒詛的東西,只有你現在才真是幸福。——但是,你要小心,你切不要燃起恨我的意念。因為假如你這樣,你便要失掉你的幸福了。…

Continue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一·今後的生涯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7 at 8:00pm 0 Comments

陶醉的春華已成過去,新綠已染遍了枝頭,是大自然工作的時期了;近數日中,我也新進了一重生活,是受過了悲哀的洗禮的以後的生活。

回首前塵,劫痕猶斑斑在目。偶一念及,余痛宛然,終無勇氣敢再去仔細翻尋。所幸蒼天祐我,如今總算已另進了一重世界了。

念及幾日前的那一封來書,我是再也不敢任著自己再這樣沈湎下去。雖是這殘殼已難望恢復,我終於勉力自整。

走到久已不照的鏡子前望一望自己的顏容,憔悴,已迥非往昔的豐腴。所幸這兩日口中已不再有紅液吐出,大約人定終或可以勝天。為著旁人的原故,我是在日日祈禱我切莫竟這樣匆匆地調亡。…

Continue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謝忱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12:40am 0 Comments

是一個悄靜的黃昏,綠衣人遞來了一隻西紅色小巧的信封。在水白的電燈光下,我開緘細讀,幾月以來收斂著的玫瑰,今晚徐徐地開展了。輕香騰度,嫣笑便一圈圈地在一個人的頰渦中蕩漾。

回首凝想,昨日的幽歎還默默地在室隅徘徊未散,今朝怎就這樣?

我俯首無言,暈紅飛上了調喪的雙頰。一切的神秘和偉大只應歸給予上帝。人是太渺小了,我在低眉這樣地申辯。

信上說:「生雖是無聊,然而死也未免懦弱。今後的生涯應當彼此努力於樊籠的拆卸。待到羽豐力健,自可舉翅沖天。終不信修寥六合,無一隅可容雙翼安居。」

——啊,可謝啊!這虹橋一座,起自於深淵絕崖之間!…

Continue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九·血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17 at 9:36pm 0 Comments

在朦朧的曉色中,我頹然離了可咒詛的枕夢,攤開了一冊書,捺著鱗傷的心房,倚了窗欄緩緩地披讀。

讀了幾頁,我感著喉頭有一陣癢厄;咳嗽幾聲,我吐出了一口痰。

天色漸明。偶然低首,我瞥見了適才吐出的痰中有殷然的紅色。俯身細看,果然是猩紅的凝血。

我故意試咳嗽了幾聲,所吐出的依然還是。

像有一陣冷風襲來了似的,我忍不住打了幾個寒噤,身體立刻軟了下來。

接著又是幾聲嗆喀,又吐出了幾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