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
  • Male
  • 馬六甲阿依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東方求敗's Friends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triste chateau
  • Khalak Khalayak
  • 思潮 庫
  • Berlin im Speicher
  • Sena Wang
  • 妲姬 格格
  • 柚子帶點酸

Gifts Received

Gift

東方求敗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東方求敗's Page

Latest Activity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二·無題

這幾句話是為你而寫。不是為我那所敬愛的侶伴,也不是為那與我並不相識自遠道寄了一封書來的那位姑娘;是特地為你,你這純潔而天真的人而寫。第一,我先望你不要恨我。因為有了恨,便會有愛。在你無邪的心中,這兩件都是不應有的。這都是不幸福的東西,你切不要去惹它們。宇宙的原始本是混沌,沒有光也沒有黑暗,所以也不曾有悲哀有歡樂,也不曾有愛有憎。自從人類的智慧有了進展,什麼便都變了。你且看看這個世界,你就知道我的話實在不錯。你不要以為我有了愛是很幸福的,你錯了,愛實在不是幸福,實在是最可咒詛的東西,只有你現在才真是幸福。——但是,你要小心,你切不要燃起恨我的意念。因為假如你這樣,你便要失掉你的幸福了。其實,像我這樣已經喪盡了天真的人,也並不值得使你恨。天國是屬於小孩子的,我在你面前不過是奴婢中的奴婢。我連俯身下來給你繫鞋帶還不配哩,你又何必捨了自己的尊嚴來恨我?不要恨我罷!我是不值得在你心中佔據一絲一分位置的。其次,我望你趕快將那許多幻想拋開,恢復以前的樣子對我。要忘去一切,切不要執拗。夏日的暴雨是怎樣地容易乾燥,秋空的浮雲是怎樣地容易消散,你也要照樣將那許多不該在你心中想起的事拋去。你拋去了那些,你便…See More
Feb 24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一·今後的生涯

陶醉的春華已成過去,新綠已染遍了枝頭,是大自然工作的時期了;近數日中,我也新進了一重生活,是受過了悲哀的洗禮的以後的生活。回首前塵,劫痕猶斑斑在目。偶一念及,余痛宛然,終無勇氣敢再去仔細翻尋。所幸蒼天祐我,如今總算已另進了一重世界了。念及幾日前的那一封來書,我是再也不敢任著自己再這樣沈湎下去。雖是這殘殼已難望恢復,我終於勉力自整。走到久已不照的鏡子前望一望自己的顏容,憔悴,已迥非往昔的豐腴。所幸這兩日口中已不再有紅液吐出,大約人定終或可以勝天。為著旁人的原故,我是在日日祈禱我切莫竟這樣匆匆地調亡。架上林立著的前代許多天才的心血的凝晶,都在引領期待我去追尋他們所遺下的寶藏,我是怎麼也不能再這樣昏沈了。回顧肩上的負擔,我更願我能早日恢復以往的健康。——結束鉛華歸少作;今後的生涯,為著唯一的侶伴的原故,我是要全獻給我的事業了。一九二六年六月二日See More
Feb 18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謝忱

是一個悄靜的黃昏,綠衣人遞來了一隻西紅色小巧的信封。在水白的電燈光下,我開緘細讀,幾月以來收斂著的玫瑰,今晚徐徐地開展了。輕香騰度,嫣笑便一圈圈地在一個人的頰渦中蕩漾。回首凝想,昨日的幽歎還默默地在室隅徘徊未散,今朝怎就這樣?我俯首無言,暈紅飛上了調喪的雙頰。一切的神秘和偉大只應歸給予上帝。人是太渺小了,我在低眉這樣地申辯。信上說:「生雖是無聊,然而死也未免懦弱。今後的生涯應當彼此努力於樊籠的拆卸。待到羽豐力健,自可舉翅沖天。終不信修寥六合,無一隅可容雙翼安居。」——啊,可謝啊!這虹橋一座,起自於深淵絕崖之間!我忍不住再囅然的笑了。我笑的是:在冷冽的冰懷中,由一個癡心的人不絕的帖熨,終於迸出了一朵奇葩。羅盤是失而復得了。我仿彿看見在黃燥的大沙漠中,一隻孤旅的駱駝,又得著他被劫奪去了的良善的引導。今後,在孤寂的人生道上,雖依舊是蒙著灰黑的面幕,然而肩上的擔負中卻分明是充滿了榮光,我有了我尊嚴的使命。光明在引導我,我不再仿徨了。無盡數的謝忱,我謹獻給我敬愛的同伴!五二十六日See More
Feb 15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九·血

在朦朧的曉色中,我頹然離了可咒詛的枕夢,攤開了一冊書,捺著鱗傷的心房,倚了窗欄緩緩地披讀。讀了幾頁,我感著喉頭有一陣癢厄;咳嗽幾聲,我吐出了一口痰。天色漸明。偶然低首,我瞥見了適才吐出的痰中有殷然的紅色。俯身細看,果然是猩紅的凝血。我故意試咳嗽了幾聲,所吐出的依然還是。像有一陣冷風襲來了似的,我忍不住打了幾個寒噤,身體立刻軟了下來。接著又是幾聲嗆喀,又吐出了幾口。我再立不住了,立刻頹然退坐了下來。一種無可逃避的恐怖襲滿了我的全身,我的身體像要飛散了的虛空。蒙首回想,在驚駭中,已往和未來都一幕幕地映出了!以前是怎樣的風流俊美,漸漸地調喪了,消瘦了;失了色的嘴唇,鈍然的目光,收縮的雙頰;嗆喀,蒼白,血!血!腐爛!內部的腐爛……我不敢再想下去,盡量的長籲了一聲,我又咬著嘴唇將頭擡了起來。是誰使我如此的?不知從何而來的這一句反省,立刻將我從驚駭中提醒。我想起了我的事情,我忍不住淒然慘笑。安慰和愉快輕輕地在我心上浮起,我不再恐懼了。啊,血啊!你吐罷!你盡情的吐罷!我但願你成為耶穌所最後喝剩下來的苦杯,可以讓我從這杯中,用自己的血,洗盡自己的罪過!我是僭效你的典型了。為著同伴的原故,我甘心將自己釘…See More
Feb 14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三·遷居

近來我的性格的確是變了。在以前的時候,我對於什麼事都是冷淡、嫉視、惡嫌。我能唾吐那自命努力求進的人,我能嘲笑那顛倒在緋色的霧圍氣中的同伴;假若有人在文章上說他近來是怎樣地無聊,怎樣地寂寞,我看了總要發一聲冷笑,嗤他是沒有脫盡文人的舊習,太沒有涵蓄。不料講人家的口沫還未幹,循環的報應竟一一都在我身上實現了。近來我突然變得與以前的我完全相反起來。聽了一點人世離合悲歡的事我能心動,見了一句戀慕的詩歌我能心跳。我竟像少女般的會害羞,常常因了朋友們一句無關係的話竟臉紅了起來,對於什麼事我都會感動,尤其是這一次的搬家。十幾日中,幾使我夜夜不能安枕,不能做事。雖是這樣的感動一半是因了另外的原因,然而一半實因了我自己的性格已經改變。雖是北冰洋的堅冰,然而只要有火,它依然是不免要化成沸水的。我現在只有用這一句話自己向自己解嘲。回想起我搬進這間房子裡來的日期,已是四月以前的事了。那時候還是枯寂的隆冬,春風還在沈睡中未醒,我的心也是同樣的冷靜。不料現在搬出的時候,我以前的冷靜竟同殘冬一道消亡,我的心竟與春風同樣飄蕩起來了。啊啊!多麼不能定啊,少年人的心兒!這一間小小的亭子間中的生活,這一種圍聚靜謐的幽味,的…See More
Jan 3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八·春蠶

房中很靜謐,空氣中夾著有薰人的暖意。我像中了酒般,只是昏沈沈地想要睡去。沒有氣力再支持了,我便軟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於是卷在手中的一冊李義山的詩集也落在了地上。本來是真想睡去,但是這冊書落在地上的聲音,於寂靜的週遭中,卻又將我從昏沈中震醒,我垂眸斜睇了一下掉在地上的這一冊書,我又立時從睡意中被帶到了另一個幻界。我看見在一枚小小的灰色的盒子中,在一角,有一匹春蠶正在癡心地織著他的繭。上,下,左,右,他不住地在輾動著他小小的身體,努力於自縛的工程。繭兒漸漸地成了形。在銀白色的朦朧的絲光中,於是這位獻身的英雄的身體只隱約地可見。身體很小。這顯然是嘔盡了英華,快達到最後的一幕了。——啊,春蠶到死絲方盡!我喟歎了一口長氣,立時又從幻想的思鄉中,墮回了這殘酷的現實的世界。捨去了自己蔥鬱的青春,以追求那飄渺的夢想,但是待到夢想快達到無味的實現時,我們的英雄卻早又木然無覺了。啊!這現實的悲哀!於是我便想到了在這不幸的世界中的一個不幸的人兒。幾日以來,此心如大海中失了羅盤的孤舟,紛然無主,究不知何適為是。我不知是生辰的不幸累及了我,還是我的不幸累及了生辰。也曾準備好了一切,想去悄悄地投在Nereid的懷…See More
Jan 21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七·歸來

造物者大約因為不甘於眼見兩個不應享幸福的人兒自己創出了自己的幸福,於是便在暗中埋下了一絲禍根,播成無底的煩惱。在這無可避免的權威之下的喘息者,眼見得自己做了命運的犧牲,喪失了珍愛的同椿,然而又無法可想,於是只好在痛徹心髓的悲苦中,含了兩眶熱淚,聽著朋友的規勸,暫且逃到外地去了。子規總不肯停住她的悲啼,疑心的精衛在一息未絕之前也永不肯忘記她銜石的妄勞;我縱身到異地,我又怎會離去我的創痛呢?在異鄉的十幾日中,我每日白晝昏昏地茍活,每夜一人在枕上掩泣深思,自懺自己的罪過。我不知春光怎樣地老去,我也不知異鄉景色怎樣地可欣,我只知地老天荒,變盡了宇宙的一切,恐怕我的罪還是依然,依然不得解脫。在紅英褪盡枝頭的悲抑的空氣中,灰白也零星地染上了我的黑髮,我是日日在撫心思罪,以求早死。然而我終未得死。死實在不是簡易的事。於是我又只好重拾餘生,離去了那古靜的揚州,重回到這流浪了多年的上海。負罪逃去,負罪歸來,這半月中,只老去了薄命的春光,一切都是依舊。可怖的已往依舊可怖,無望的將來依舊無望,只有在半月昏亂的流光中,將永不會再來的前塵鐫刻了心扉更深一級。在異鄉已經是不能忘;此次歸來,一下了征車,此心更立即頹…See More
Jan 19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六·偷生

在絢爛的春光中,本不應再偷生的我,只因了責任的關係只得又腆顏茍活了。近日,因了朋友的敦勸,更從上海暫時轉徙到了這曾經飄揚過十裏錦帆的揚州。揚州,在平日,我也曾艷羨過她往昔的繁華,我曾憧憬過那二十四橋上的蕭聲,那瘦西湖畔的垂柳,柳蔭中的書艇,艇上的姑娘。然而當我這次披著灰黑的罪裳垂了首真來到此地的時候,我卻什麼也不再感覺。我只知道我四周是另換了一方土地,是不赦的罪徒新遷了一次囹圄。這異地的風光,只有更使人對於那朦朧的前塵,激起了切膚的惋惜。一個人既有了洗不盡的罪愆,而想去暫時卸開逃避,這本是不可能,而且也是不應該的事。近數日中,我確有點懊悔來到此地了。在此地,表面上雖也隨和了尚不知道我的事情的朋友們,強顏談笑,然而深心中的苦味,卻無時不使我咬唇幽歎。我吃了一次飯,講了一句話,在立刻之後,自己便對自己起了譴責,覺得這總是不應有的舉動。我現在但願不見一個人,不說一句話;但願整日地長跪在一間暗室之中,自己默思自己的罪過。近來只能睜了一雙眼睛空想,已不再有眼淚滴出。大約連淚珠也離棄我這個永世不可道的罪人了!我若僅是誤殺了一個無辜的好人,我恐怕早已飲劍相償,沒有一個問題。無如現在又不是這樣,我是睜…See More
Jan 17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五·人去後

在這世界上,「神秘」和「不可思議」假若尚有存在的可能時,那我現在心中的感覺,簡直是最神秘最不可思議的了。我現在真不能講出我心中的感覺,究是怎樣。我只覺得我心中空空洞洞,淒淒涼涼;我心灰意懶,我好像已被劫奪了一切,對於任何我都感不到興趣,我沒有一點能動的勇氣。我不再有精神讀書,我不再有心思作畫。——學問和名譽現在對於我又算什麼?我眼看著翻倒的墨水瓶,墨水從瓶中流出,流到桌上,從桌上滴到地板,汙濕了我掉在地上以前心愛的書,我也不再有閒心去將它拾起。——我將它擡起了又有什麼用呢?現在有哪一樣對於我還是有用?當我失去了我的靈魂以後。啊!在不久之前,我不是還意興蓬勃,勤惕好學的麼?現在怎突然就變了這樣呢?啊,我不知道!我怎能講出?這要問你,這只有你才知道。啊!我的朋友,我惟一的朋友!我的莊嚴的崇拜者!啊,我的崇拜者!你若預知道當你走後,這幾天中所給與我的惆悵與悲哀時,我知道你是再也不忍那樣不辭而別的了!在你將要離去這間房子的那一天中,我將我自己關在這間小房內。我聽了你家將東西從樓上一件件吊下去的時候,我聽了你進出的腳步聲,我好像本來立在一面萬花寶鏡之前,突然起了一陣濃霧,一切都在我眼前……(原稿…See More
Dec 22, 20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四·惜別

我將眼睛閉起,想像在一間小房之內,兩人面對面俯首坐著,黯然無語;時間是深夜,空氣極靜謐。燈油盡了,台上只有一支洋燭,被從沒有關緊的窗隙中透進的夜風吹得火焰搖搖不定,一顆顆的白熱的融蠟只是從上面繼續的淋下……——啊!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被自己的聲音一驚,我的幻象破滅了。悠悠地將兩隻倦眼睜開,望望桌上的時計,時針正指著午夜的十二時,房中只有我一人。啊,朋友,今夜我真不能不驚異我自己的性格的改變!我是少小離家,長年飄泊,多年沒有歸過家的人;然而無論是在落寞的春宵,是在淒涼的秋夜,任是聽過多少遍哀怨的鵑聲,任是看過多少遍圓缺的秋月,總不能打動我的歸思,我也從沒有作過還家的鄉夢。我又是自標孤高、自矜冷潔的人;我見了少女的情書,能微笑著折起放在一邊,毫無所動;我見了朋友們在讀戀愛小說,能笑他們還沒有做醒少年時的迷夢。然而料想不到今夜,這個余寒料峭的春宵,我想起了你明朝便要離開此地,竟不知不覺地重墮紅塵,恢復了我少年人善感的心情。我想起了你要走,我心中生出了無限的惆悵!呵,朋友!人事無常,滄桑多變,在這莽莽的塵世間,滄海一粟的我們,能忽然做了幾個月靜默的鄰居,在表面看去似是平常,而仔細想…See More
Dec 9, 20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三·遷居

近來我的性格的確是變了。在以前的時候,我對於什麼事都是冷淡、嫉視、惡嫌。我能唾吐那自命努力求進的人,我能嘲笑那顛倒在緋色的霧圍氣中的同伴;假若有人在文章上說他近來是怎樣地無聊,怎樣地寂寞,我看了總要發一聲冷笑,嗤他是沒有脫盡文人的舊習,太沒有涵蓄。不料講人家的口沫還未幹,循環的報應竟一一都在我身上實現了。近來我突然變得與以前的我完全相反起來。聽了一點人世離合悲歡的事我能心動,見了一句戀慕的詩歌我能心跳。我竟像少女般的會害羞,常常因了朋友們一句無關係的話竟臉紅了起來,對於什麼事我都會感動,尤其是這一次的搬家。十幾日中,幾使我夜夜不能安枕,不能做事。雖是這樣的感動一半是因了另外的原因,然而一半實因了我自己的性格已經改變。雖是北冰洋的堅冰,然而只要有火,它依然是不免要化成沸水的。我現在只有用這一句話自己向自己解嘲。回想起我搬進這間房子裡來的日期,已是四月以前的事了。那時候還是枯寂的隆冬,春風還在沈睡中未醒,我的心也是同樣的冷靜。不料現在搬出的時候,我以前的冷靜竟同殘冬一道消亡,我的心竟與春風同樣飄蕩起來了。啊啊!多麼不能定啊,少年人的心兒!這一間小小的亭子間中的生活,這一種圍聚靜謐的幽味,的…See More
Nov 27, 20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二·芳鄰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玫瑰花園中劫後餘生的我,近來除了讀書和想實現夢中的事業以外,對於其他的一切差不多都灰了心。有時在路上或坐在車中,瞥見兩旁成陣掠過去的窈窕裊娜的身影,總不能引起我凝眸或回首的一顧。面對面呼吸著少女的溫馨,我的心兒也同樣如對了大理石的雕像,止然無動。「好了,死了,成功了!我若是『Thais』中的僧人,我大約總不會再墮到人間來吧?」在不多幾時之前,我發現了我自己心懷的冷靜,我便這樣讚美著我自己。同時,我也感著了孤獨的崇高。然而,慚愧!慚愧!沙岸上的圍牆,終不是百年的固業。近來竟因了微微的一點傾慕,我的心兒又捨了冰鐵的寶座,站起來左右徘徊了。這一個遊絲般的引得我的心兒下寶座來徘徊的罪人,便是我新近遇到的一位芳鄰。在將近一月之前,因了小小的一點原故,我拖了一車子舊書,從安居數載的寓所裡,送到C君這裡來了。我的圍牆的坍倒,便在我送來後的第二日,當我偶然將門推開時,看見從我門前飄然掠過了一個娉婷的人影。這個娉婷的人兒,便是我現在所要講到的芳鄰。我被這位芳鄰引得撇去了我夢想的王國的原故,是因了她說話的聲音。我在此真慚愧我這支禿筆的無用,不能尋出恰當的詞字,來形容這聲…See More
Nov 18, 20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一·心靈的安慰

幾年以來,都是喜歡將頭髮亂蓬在頭上不加梳理,但是近來忽然變了,卻又喜歡用一頂小帽子將它壓得很光,而且時常會止不住的走到鏡子前去照——這種變遷的原動力是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我覺得自己沒有力量舊阻止這樣做而已。有人對我說蓬頭髮的意味很深刻;光的卻未免淺薄,叫我仍舊恢復蓬的。我無言可答,我只好報之一笑,因為這二者的選擇權實在不操之我自己。這好比一個有了丈夫的女子,忽然又傾心戀愛了旁人,我們拿紀律和道德去勸她叫不要這樣做,實在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她的心已經變了。同樣,近來我的心差不多也可說變了。我在無事或讀書讀倦了的時候,拉過一面鏡子來將自己的容顏照照;我看見鏡子裡映出了一叢頭髮、兩道眉毛、兩隻眼睛、一條鼻子、兩片嘴唇,和臉盤旁兩隻隱現的耳朵,我總忍不住會出神地凝視。誠然,我的眼睛並不是那妙曼的秋波,我的嘴唇也不是那文學家所喜歡描寫的櫻瓣,然而它終是我的。我想起了這些東西都是我自己的時,我總忍不住會這樣出神的凝視。我再俯下眼簾來,看看我自己的雙手,將手指屈起來算算自己的年歲,我便忽然會傷感起來。我的眼淚止不住流下,我簡直要湊向前去擁住我鏡子裡的人兒狂吻!可憐蔥鬱的青春,將愛情葬進了墳墓,世…See More
Nov 10, 20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葉雜記》序·夢的紀實

是一個和艷的上午,我一人在街上閒走。在熙攘的行人中,無意間我偶然瞥見了一位握著兩枝桃花的少女。「……」我幾乎要停住腳喊了出來,但是突然我又遏止住了我自己。由這不意的相逢,我想起了過去的去年,過去的去年的今日。回想中一切都令人留戀,一切都令人低回,尤其是甜蜜的紅色的夢境。分明還記得:去年的此時,在一座幽靜的遊園中,紅欄桿上,正憑伏了一對年少的佳侶。從落英狼藉的水中透出的並肩的倒影,連池中的遊魚也驚羨得凝止不動了,然而曾幾何時,風吹水動,春老人歸,一切都成了幻夢,一切都消滅了。造物者隨意地將兩個人兒聚合起來,又隨意地將他們分開。聚合時既不是自己的權力,被分開時又哪裡能由自己呢?於是,我們在不能自已之中,終於被分開了。曇雲易散,好夢不常,噙在口中的醇酒的杯兒,被人奪去了之後,所遺下的是怎樣地幻滅的悲哀啊。這以下一卷的文字中,有多篇寫的便是這樣的一個美妙的夢兒的過程,一個夢的紀實。自從年歲是一年一年地大了起來,青春日漸失去。在燈紅酒綠之中,年少的熱情,眼看著都埋藏在銷萎的玫瑰花中,要想再尋往昔的歡娛,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這一卷茜紅色的小文字,雖是使我見了每要生不堪回首之感,然而我終不忍將她…See More
Nov 4, 20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 《紅燈小擷》之三

偶然走到一位朋友的樓上,站在窗口,望了那一列遠開去的屋瓦,秋景蕭蕭,使我憶起了我以前蟄居的那一間小樓,那除非是在夢中才可重見的一間小樓。想到了那樓居的生涯,我心中就立時沈到了淒涼的回味裡。我將眼睛閉起,不願有一點外界的視象來擾亂我這可珍惜的情懷。是由這一間小樓中,我才尋到了我可獻身的事業;是由這間樓中,我才得著了可以永為我崇拜的不滅的偶像。也是由這一間小樓,我的靈魂才又披著葬衣從墳墓中重鑽了出來。然而,好景不常,在曇花將要聚成纓絡的華蓋的時候,可惡的命運竟將幸福的舵兒轉了。我失去了小樓的居住。花殘不復返。便是因了這一個變動,我的幸福的夢兒竟一去而不可復得了。更由了這一個變動,自此以後,便生出了許多意外的波折。春光的爛漫中,幾乎有一對靈魂要隨了春神歸去。自此我就咒詛生活。是因了現在的這種生活,才使我失去了那間小樓的所有。現在的生活雖是值得享受的,然而卻是不值得使我捨了自己的幸福來追尋。以往的幸福要向何處追尋?我是無限的惋惜。如今,華年似水,又已到了西風落葉的秋宵。在紅暈的燈光下,我追回起那一間幽靜的小樓、樓中的幸福,再看看現在的生涯,我真有萬分的悔情。況乎滄桑多變,小樓已屢易了主人,我現…See More
Nov 1, 2016
東方求敗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紅燈小擷》之二·金鏡

案上有一面金質的鏡架,架上覆了一幅茜紅色的紗幔;茜幔沈沈,從來不輕易去揭動。尤其在這幾日,絕望的悲哀像泰山樣的壓住了這薄薄的一層,使弱小的靈魂連輾動的勇氣也沒有。雖是有時風吹幔動,似是說出了她自己也不甘這樣的壓迫。然而,這樣的反抗有什麼用呢?追回起昔日的笑容,已如夢中的往事了!往事如煙——我仰在椅上,將首昂起,恍惚看見我的希望,在幾次的挫折之後,已化成了一縷輕煙,飄飄地向上飛去。淡青的煙痕,在空中裊裊地消散,將歸到寂滅。我緊瞅著不動。可憐這是最後的希望了!許是望得太久的原故,我的眼力有點朦朧了起來。朦朧間,我仿彿看出空中的煙的飄搖,並不是他自己的擾動,是由了另外有一隻手在刻刻地去追捉。手動處,將消的一點煙痕也隨著動了。手繼續在追捉。輕盈的煙,像狡蛇似的總是很易捷地從掌中滑去。但是在幾次的扭動後,終耐不住時間的巨輪的轉動,漸漸地歸到飄渺,終至消滅了。希望純然消滅了,手依然還是空著。空著的手漸漸地垂了下來,垂到無有。接著,突然間,在了無一物的空暗中,猛然又現出了一個悲慘的面目,被兩隻手掩覆著。我受了這意外的驚動,將頭略略移了一移。我感覺有兩道清冷的東西,從頰上流到了我的唇邊。我低下頭來承受…See More
Oct 30, 2016

東方求敗's Blog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二·無題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17 at 10:08am 0 Comments

這幾句話是為你而寫。不是為我那所敬愛的侶伴,也不是為那與我並不相識自遠道寄了一封書來的那位姑娘;是特地為你,你這純潔而天真的人而寫。

第一,我先望你不要恨我。因為有了恨,便會有愛。在你無邪的心中,這兩件都是不應有的。這都是不幸福的東西,你切不要去惹它們。宇宙的原始本是混沌,沒有光也沒有黑暗,所以也不曾有悲哀有歡樂,也不曾有愛有憎。自從人類的智慧有了進展,什麼便都變了。你且看看這個世界,你就知道我的話實在不錯。你不要以為我有了愛是很幸福的,你錯了,愛實在不是幸福,實在是最可咒詛的東西,只有你現在才真是幸福。——但是,你要小心,你切不要燃起恨我的意念。因為假如你這樣,你便要失掉你的幸福了。…

Continue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一·今後的生涯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7 at 8:00pm 0 Comments

陶醉的春華已成過去,新綠已染遍了枝頭,是大自然工作的時期了;近數日中,我也新進了一重生活,是受過了悲哀的洗禮的以後的生活。

回首前塵,劫痕猶斑斑在目。偶一念及,余痛宛然,終無勇氣敢再去仔細翻尋。所幸蒼天祐我,如今總算已另進了一重世界了。

念及幾日前的那一封來書,我是再也不敢任著自己再這樣沈湎下去。雖是這殘殼已難望恢復,我終於勉力自整。

走到久已不照的鏡子前望一望自己的顏容,憔悴,已迥非往昔的豐腴。所幸這兩日口中已不再有紅液吐出,大約人定終或可以勝天。為著旁人的原故,我是在日日祈禱我切莫竟這樣匆匆地調亡。…

Continue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十·謝忱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12:40am 0 Comments

是一個悄靜的黃昏,綠衣人遞來了一隻西紅色小巧的信封。在水白的電燈光下,我開緘細讀,幾月以來收斂著的玫瑰,今晚徐徐地開展了。輕香騰度,嫣笑便一圈圈地在一個人的頰渦中蕩漾。

回首凝想,昨日的幽歎還默默地在室隅徘徊未散,今朝怎就這樣?

我俯首無言,暈紅飛上了調喪的雙頰。一切的神秘和偉大只應歸給予上帝。人是太渺小了,我在低眉這樣地申辯。

信上說:「生雖是無聊,然而死也未免懦弱。今後的生涯應當彼此努力於樊籠的拆卸。待到羽豐力健,自可舉翅沖天。終不信修寥六合,無一隅可容雙翼安居。」

——啊,可謝啊!這虹橋一座,起自於深淵絕崖之間!…

Continue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九·血

Posted on February 13, 2017 at 9:36pm 0 Comments

在朦朧的曉色中,我頹然離了可咒詛的枕夢,攤開了一冊書,捺著鱗傷的心房,倚了窗欄緩緩地披讀。

讀了幾頁,我感著喉頭有一陣癢厄;咳嗽幾聲,我吐出了一口痰。

天色漸明。偶然低首,我瞥見了適才吐出的痰中有殷然的紅色。俯身細看,果然是猩紅的凝血。

我故意試咳嗽了幾聲,所吐出的依然還是。

像有一陣冷風襲來了似的,我忍不住打了幾個寒噤,身體立刻軟了下來。

接著又是幾聲嗆喀,又吐出了幾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