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ENIUM
  • Bangkok
  • Thai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GENIUM's Friends

  • Passion for Style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ghdad Janim
  • baku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Scarborough 黃岩
  • 等河水退去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楊薇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INGENIU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GENIUM'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于木譯 / 勒內·夏爾(René Char)三十三個片斷中 (上)

1 擋不住的鳥 我心中你溫柔的星 我的路引她出軌 空氣離去,生命消逝。2 結識你之前的我,吃過還餓,喝過還渴,無所謂善惡好壞,我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的同類。3 林中純潔的眼 哭著找可居住的頭。4 肩扛起真實,他 在鹽庫守著裏浪的回憶。5 我,不曾在人群中行走,我遊動,我飛翔。6 讓昨夜迷住你雙眼的瞬間來說服我。7 夜的安寧靠近石頭,灑上痛苦之墨 深夜來臨,布滿硝煙。8 母性空氣 根在成長。9 稻草蝴蝶在狗的頭骨裏 哦色彩哦荒蕪哦舞蹈!10 花窗中孤獨的 燦爛的面孔 自以為腐蝕不存在 於他們殘暴的景色中。11 但焦慮任命了女人 去裝飾迷宮的密碼。See More
Saturday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王家新譯 / 勒內·夏爾《逃離群島》

俄里翁,被無限和大地的饑渴塗染,不再在古老的鐮刀上磨他的箭,他的面容已在鐵灰中變黑,他的腳步總是準備躲閃過失,他滿足於在我們中間並被留下。在星辰中低語。 *俄里翁(Orion):希臘神話中的巨人獵手。獵戶星座。See More
Jul 25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內馮的青春

公園籬墻內,蟋蟀 沈寂無聲只為更好 地棲息。被牧場圍繞的 內馮公園裏, 一條沒有斜坡的溪流, 一個無親無故的孩子 描述著他們的哀傷, 這樣活著更美好。內馮公園裏 一位反叛者已經 與溪流匯合,與這孩子, 最終與這幻景匯合。內馮公園裏 必將逝去的是夏季 沒有一隻蟋蟀的鳴聲 它,不時地,沈寂。註:內馮Névons,法國南方阿維農地區的一個小城。See More
Jul 24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圖書館著火——給喬治.布拉克》(下)

我的職業是絕對的職業。 我們在人群中誕生;我們死時,未曾得到神的撫慰。 迎來種子的土地是憂郁的。面臨艱難險阻的種子是幸福的。 有一種不幸,不像任何其他不幸。它在怠惰裏閃爍,有著可愛的品質,構成一張令人安心的臉。但怎樣的動力,騙局已過,怎麽的攫取終點的狂奔!可能,因為它疊起的影子是兇惡的,地域是純粹秘密的;它躲避召喚,總是及時溜走。它在天空的帆上描繪那些可怕的預言的英明。 沒有運動的書。但書在今天有彈性地被接納,激起一種牢騷,舉行一些舞會。 如何說出我的自由,我的驚異,在千百次迂迴後;沒有底,沒有極限。 有時,一匹馬的年輕的影子,一個孩子的遙遠的影子,光明地駛向我的額頭,跨過我的擔憂。為此,泉水在樹下重又吟唱。 我們渴望對愛我們的人的好奇心保持陌生。我們愛他們。 光有年齡。夜沒有。但什麽是這整個源泉的瞬間? 不需要懸掛的,好像覆蓋著雪的好幾個死者。只需一個,裹著細紗。而沒有復活。 讓我們停步在那些能夠切斷自己源泉的靈魂旁,盡管對它們來說,不為深度而存在。等待,在它們身上挖掘一種令人眩暈的失眠。美,為它們戴上花冠。 鳥群,把你們的纖弱,你們危險的睡眠,委托給蘆葦!寒冷來臨,我們與你們多麽相…See More
Jul 21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散文詩(René Char)宣告其名

那時我十歲。索爾格河將我鑲嵌。河水如聖明的鐘面,太陽歌唱著歷歷時辰。無憂無慮和悲愁苦痛都烙在一家家屋頂的鐵公雞上一並忍受著。然而在這個窺探著的孩子心裏,怎樣的輪子旋轉著,轉得比白熾火災中的磨坊的葉輪更強勁、更疾速?註:索爾格河La Sorgue,法國南方阿維農地區的一條河流。See More
Jul 1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何家煒譯 / 勒內·夏爾(René Char)願它永生

        這國度僅僅是一個精神的意願,一個掘聖墓者。在我的國度,春天溫柔的見證 以及散羽的鳥群為遙遠的目標 所鍾情。真理在一枝蠟燭旁等待晨光。 窗玻璃不修邊幅。殷勤有加。在我的國度,人們從不質問一個 激動的人。 傾覆的小船上沒有兇惡的陰影。致候痛苦,在我的國度聞所未聞。 將因之增長的,人們才會借用。葉子,許多葉子在樹上,在我的 國度,樹枝因不長果實而自由。我們不信征服者的那套信仰。 在我的國度,人們感激著。See More
Jul 14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VENASOUE

嚴霜使你縮成一團,人比任何灌木燃燒得更熾烈;冬天的長風懸掛起你。石頭房頂,一座僵硬教堂的斷頭臺。See More
Jul 12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王家新譯 / 勒內·夏爾《俄里翁的接待》

黑暗的蜜蜂,你們尋找誰 在這醒來的熏衣草中? 你們的僕人王正路過。 他盲目,迷離。 一個獵手,飛逃 花朵在追趕。 他拉滿他的弓,每一個造物閃光。 他的夜高升;箭,在試你們的運氣。 一顆人類的流星落地,為了蜂蜜。See More
Jul 10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王家新 譯 勒內·夏爾《窗玻璃》

純凈的雨,等待過的女人,你們洗過的玻璃臉,註定要受折磨,那是一張反叛者的臉;而另一張,幸福的窗玻璃,打著寒顫,於火堆前。我愛你,孿生的神秘,我觸摸你們每一個;我受傷而我變得輕盈。See More
Jul 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王家新 譯 勒內·夏爾《暴力的玫瑰》

眼睛,在沈默恍惚的鏡中當我接近我分離墻垛里的浮標頭靠著頭以忘記一切直到肩膀頂著心這毀掉的暴力的玫瑰,光輝的情人。See More
Jul 5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互不理會

在這般漆黑的戰鬥和這般漆黑的凝滯中,恐怖使我的王國瞎盲,我舉起收獲季節生翼的 獅子直到銀蓮花冰涼的喊叫。 我在每個生命的變形鏈中來到這個世界。我倆各自相安無事。 我從一種可並存的道德引出無懈可擊的救助。 盡管渴望消失,我是等待中的揮霍,驍勇的信念。絕不放棄。See More
Jun 28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黃鸝

黃鸝飛進了黎明之都。 鳴聲之劍封住哀傷的床。 一切永不會終結。 1939年9月3日See More
Jun 26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否拒之歌-信徒登場

詩人已長年返回到父輩的虛無。所有熱愛他的人,你們別去叫醒他。若是燕子的翅翼在大地上不再有鏡子,你們就忘了這幸福。將痛苦揉烤成麵包的人,已隱沒在他淡紅色的嗜眠裏。啊!美與真使你們在拯救的齊鳴聲中呈現眾多。See More
Jun 24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四種惑魅

一 公牛當你死時也決不是夜, 為吶喊的黑暗所包圍, 太陽懸於兩個相似的尖角。惟有愛之獸,劍裏的真, 雙雙刺進所有人之間。 二 鱒魚河岸,你們坍塌成飾物 以便充滿整個鏡面, 礫石上小船磕磕碰碰 流水摁壓又翻卷, 草,草總被拉長, 草,草從不暫緩, 你會變成何種存在 在透明的暴風雨裏 它的心催促之下? 三 蛇一次次誤解的王子, 歷煉我的愛 使之轉向她的主, 我恨我對它 僅有騷動的壓抑或奢華的希冀。為報復你的色彩,寬厚的蛇, 藏於叢林覆蓋和所有房屋裏。 因了光與恐懼的聯結, 你好似已逃逸,噢邊緣的蛇! 四 雲雀天空的終極火炭和白晝第一道熾熱, 她鑲嵌在晨光裏歌唱著躁動的大地, 鐘聲主宰著她的氣息並為她開路。惑魅,我們獵殺她時贊嘆不已。 (何家煒 譯)See More
Jun 23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同這樣的人們一起活著

我餓極了,我睡在證據確鑿的三伏天。我羈旅漫行直至筋疲力盡,前額靠著乾癟的曬谷場。為了熱病不泛起陣痛,我窒息住它的參乎。我抹去昏沈艏柱上它的數字。我一次次駁回。殺戮近在身旁當世界想要變得更好。我靈魂的霧月從未被翻越,誰在荒涼的羊棚裏點起了火?這不再是清寂黃昏那橢圓的意志。百萬惡行呼叫的雙翼突然升起在昔時漫不經心的眼睛,向我們顯示你們的企圖和棄置已久的內疚吧!你顯示吧;我們從未了結消瘦的群燕那崇高的安逸。貪婪地靠近寬敞的輕盈。時間中俱不確定惟有愛在擴大。不確定的他們,煢煢孓立,於心之峰頂。我餓極了。霧月:法蘭西共和歷第二個月,相當於公曆10月下旬至11月下旬。See More
Jun 21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勒內·夏爾(René Char)君王(節選)

總是在某個可愛的黃昏開始我們的生命。 而後,一切有助於解救我們的沮喪的,匯集起來縈繞我們最初的步履。 我童年時人們的教導有天空微笑著向仁慈大地傾訴的跡象。人們致意病痛如同夜晚 的一個過錯。流星劃過令人感動。我想起我曾是個孩子,極易動情也極易受傷害,非常 走運。我行走在一條河的鏡面,河面滿是遊蛇圈環和蝴蝶之舞。我曾在果園裏玩耍,果 園健壯的老人給我果子吃。我蜷縮著藏在蘆葦叢中,戒備森嚴如同橡樹,敏感有如鳥群。 這個純凈的世界死去了,骸所都沒留下。 只留有焚燒後的樹墩,遊蕩的地面,醜陋的毆鬥,還有這位無聲的朋友守護著一口小井 裏藍色的水。See More
Jun 20

INGENIUM's Blog

王家新譯 / 勒內·夏爾《逃離群島》

Posted on July 25, 2021 at 1:35pm 0 Comments

俄里翁,

被無限和大地的饑渴塗染,

不再在古老的鐮刀上磨他的箭,

他的面容已在鐵灰中變黑,

他的腳步總是準備躲閃過失,

他滿足於在我們中間

並被留下。…

Continue

于木譯 / 勒內·夏爾(René Char)三十三個片斷中 (上)

Posted on July 22, 2021 at 8:00pm 0 Comments

1

擋不住的鳥

我心中你溫柔的星

我的路引她出軌

空氣離去,生命消逝。

2

結識你之前的我,吃過還餓,喝過還渴,無所謂善惡好壞,我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的同類。

3

林中純潔的眼…

Continue

勒內·夏爾(RENÉ CHAR)VENASOUE

Posted on July 10, 2021 at 9:30am 0 Comments

嚴霜使你縮成一團,

人比任何灌木燃燒得更熾烈;

冬天的長風懸掛起你。

石頭房頂,一座僵硬教堂的

斷頭臺。

勒內·夏爾《圖書館著火——給喬治.布拉克》(下)

Posted on July 4, 2021 at 4:13pm 0 Comments

我的職業是絕對的職業。 

我們在人群中誕生;我們死時,未曾得到神的撫慰。 

迎來種子的土地是憂郁的。面臨艱難險阻的種子是幸福的。 



有一種不幸,不像任何其他不幸。它在怠惰裏閃爍,有著可愛的品質,構成一張令人安心的臉。但怎樣的動力,騙局已過,怎麽的攫取終點的狂奔!可能,因為它疊起的影子是兇惡的,地域是純粹秘密的;它躲避召喚,總是及時溜走。它在天空的帆上描繪那些可怕的預言的英明。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