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Style
  • Female
  •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Style's Friends

  • SRESCO
  • Kehtay Dream
  • Іле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Gai Lan Fa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Kreatif
  • 陳老頭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Styl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Style'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口頭禪

“一號桌的菜,(請送去)勞駕了!”“這只玻璃杯(請洗一洗)麻煩你了!”“二號桌子(還沒來得及擦)拜托你了!”…See More
yesterday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配合

經常,我剛給客人開完菜單回來,別的夥伴早已幫我把客人需要的茶水,酒杯,小碟子準備好擺在托盤上了;客人吃完走了,我去收拾桌子;剛把髒碗,髒盤摞成一摞兒,一個夥伴路過立刻把它們全捎走了;我正擦著桌子,又一個夥伴過來幫我把用過的烤爐拿走,換來一個乾凈的。於是,我也很快地學會了——只要自己的手一空下來立刻去助其他夥伴一臂之力。 然而,僅僅在動作上的配合不夠,還必須在聲音上互相呼應。當誰一喊道:“歡迎光臨!”或“謝謝!”時,其他所有人都要馬上高聲配合道:“歡迎您光臨”,“謝謝”,就像一聲領唱引出的齊聲合唱。同樣,當廚房外邊的人把開好的菜單,或收拾回來的髒碗盤送到廚房窗口時,一定要高聲對里面招呼道:“勞駕,拜托你們了!”里面的人一定會齊聲回答:“是。”……這種一呼百應,有唱有和的工作配合,是當作一項嚴肅的原則來看待的。 剛開始的時候,我很不習慣參加這種“大合唱”。由於日語尚不熟練,同樣的一句話我和別人一起張嘴,結果我總比人家慢好幾拍,窘得我夠傖。結果就不愛張嘴了。別的夥伴發現了,小聲笑著問我:“你為什麽不開口呀?” “我說不好。”我覺得自己是有理的。 店長發現了,繃著臉問我:“為什麽不對客人說謝謝…See More
Thursday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團體感

這里,時間是以分,秒來計算的。客人剛一落座,五秒鐘之內就得把擦手毛巾,筷子擺到客人面前,恭候客人點菜。客人點完菜,兩分鐘之內就得把茶水或啤酒等飲料端上去。最簡單的小菜必須在三分鐘之內上桌,一般的菜肴不超過五六分鐘,最複雜的也絕不能超出15分鐘。聽到客人的要求,應當像是接到了聖旨,要聞風而動,要像箭似地“嗖,嗖,嗖。”絕對不可以愛搭不理,慢慢吞吞,邁四方步。其實,這里的飯菜,除了泡菜等幾種小菜是現成的以外,其餘菜肴都是客人隨點隨做的。這是為了保證客人吃得新鮮。包括像“朝鮮冷面”這樣費功費時的東西,從燒開水煮面到出鍋冷卻,直至端上桌,也完全是在聽到客人的要求之後才動手的。而這里不管做什麽,都絕不來“大鍋燴”菜,是一份一份地做;飯,是一小鍋一小鍋地煮(當然不是家庭用的小鍋);肉,菜,也都是用完多少再準備多少。這樣一來,廚房里的工作是何等緊張就可想而知了。一個人往往要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三頭六臂的本事。火上燒著一樣,手中幹著一樣,心里還得想著一樣。時間得掐得準,多一分不行,少一秒也不行;手下的功夫要到家,一下就是一下,沒時間容你來回反復;頭腦里像電子計算機,客人點的菜一下來,立刻要在大腦里形…See More
Wednesday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膽子大學得快

“小陳,五號桌的菜,讓你久等了。”店長的臉出現在廚房窗口,那雙望著我的眼睛里隱隱出幾分滿意:“記住,這就叫堂——肖——。”哦,原來是牛舌頭。“這就是雷——巴——。”哦,鬧了半天雷巴是牛肝。一下子,我就記住了它們——連同菜名,寫法以及它的形像。這一晚上的六個小時,伴隨著客人的來來去去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我覺得我的“本事”,也有如雨後出土的筍尖兒似的,一節兒一節兒地往上躥。幾種最主要的菜名漸漸地爛熟起來,而越熟就膽子越大,膽子越大也就學得越快。“小陳,”店長又叫我了:“快要到你下班的時間了,你該吃飯了。”按照這個店的規矩,在店里幹活五個小時以上的人可以白吃一頓飯。這頓飯,除了店里一千日元以上的高價菜以外,吃什麽都可以。“可是現在客人還挺多呢。”我有點兒不好意思。“那不關你的事,你是說好就幹到10點半的。你想吃什麽?”“吃什麽呢?我可真說不上來——連這里有什麽飯都還沒完全鬧清楚呢。我只知道自己早已‘饑腸響如鼓’了”。“這樣吧,給你做卡路比庫巴,如何?”“謝謝!”過了不大一會兒,一大碗冒著熱氣的牛肉燴飯端到我面前。“小陳,讓你久等了。六號桌子空著,坐到那兒慢慢吃吧。”店長說著,又給我倒了一杯熱茶…See More
Tuesday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服務流程

“小陳!”店長這時在窗口叫我了。“是。”“這是三號桌子的菜,勞駕了!”“這是——”我盯著那個盤子,卻不由得發了楞,這是個啥菜呢?“交洛司。記住,是交——洛——司。對客人要說:'對不起,讓您久等了'”。“是。”我端著那銀色的盤子,里面盛著血紅血紅,薄薄的,四四方方的,澆著亮晶晶鹵汁的精瘦牛肉片兒,上面還裝飾著兩片胡蘿蔔,兩片青椒和一朵嫩綠的菜花。原來這個菜就是交洛司,我記住了。我把盤子輕輕地放在客人面前,一口氣說出了所有該說的話,雖說舌頭還不很利索。剛回到窗口,店長又在叫了: “小陳,勞駕了,這是一號桌的卡路比庫巴,不要忘了拿湯勺。”“是。”“小陳,勞駕,給六號桌的客人上茶。要說:‘對不起,我失禮了’!”“是。”“小陳,”“小陳,”“小陳,”…………“是,”“是,”“是,”…………端菜,端茶,收盤子,收碗,擦桌子…………客人這個來了,那個走了。這個走了,那個又來了…………“歡迎光臨!”“歡迎!”…………“感謝用餐!”“感謝!”…………“小陳,”店長又叫我了:“去給五號的客人開票,勞架拜托!”什麽?我傻了,————去開票?!記得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最怕的就是默寫生詞。老師捧著書,在學生們…See More
Dec 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

味道園每天下午的營業時間是從五點到午夜的兩點半。因為我是所有打工的人中上班最早的一個,所以開點之前的全部準備工作都得由我來完成。從整個店堂的衛生:掃地,拖地,擦“榻榻米”,擦桌子(包括擦乾凈擺在每張餐桌上的盛著各種佐料的瓶瓶罐罐),到準備玻璃杯,酒具,碟子,碗,勺,以及餐巾紙,手巾,冰鎮飲料;還必須把一摞摞替換用的烤肉鐵板全部塗上油……要在短短三四十分鐘里做完這麽多事情,確實夠我一個人忙的。好在我手腳還算麻利,思維也能條條有緒,更重要的是我心里憋著一股勁兒:我,一個從北京來的中國人,應該爭一口氣!噌,噌,噌,刷,刷,刷,上樓,下樓,上樓,下樓……當店堂的大掛鐘“鐺鐺”地敲過五下時,我已經做完一切準備工作,並按店長的指示打開了店門。寫著味道園三個大字的霓虹燈開始向顧客頻頻眨眼,富於民謠情調的“背景音樂”開始在燈光通明的店堂上下低聲回蕩。兩三個打工的青年來上班了。彼此微笑著鞠躬行禮,自我介紹。 六 初次上陣 …See More
Nov 30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上任

那是一個星期四的下午,我現在仍清清楚楚地記得。我走馬上任了。 自前一天離開味道園,直到第二次踏進這個門,前後36個小時,我的大腦一直被那張寫得滿滿的菜單折磨著。烤肉類,風味菜類,主食類,蔬菜類,小菜類,飲料類……所有這些聽都沒聽過的古怪菜名,即無字典可查,又無形像可依據,簡直是由一大堆字母組成的莫名其妙的拼音。背這些東西真比背“天書”還難。本來,我的記性就不那麽好,到了這會兒,簡直覺得自己的大腦,像個沒有任何皺褶的光滑的大玻璃球,任憑如何使勁地往上寫東西,仍留不下半點痕跡。上任的時刻已然到來了。我只得帶著被亂七八糟的菜名,攪得一鍋粥似的沈甸甸的腦袋,去接受“檢閱”。 或許,當一個人真正身臨某種“關頭”的時候,反而會變得鎮靜起來吧。當我穿上漂漂亮亮的紅圍裙,把堂堂正正寫著本人大名的姓名牌掛到胸前,然後走出更衣室時,我覺得自己就像登臺上場的演員似的,進入自己的角色。 “那麽,就從今天開始,加把油兒,好好幹吧。”前天跟我談話的那人對我說。我這才看清楚他胸前的姓名牌,上面寫的是“店長”兩個字。 “你把這些規則看一看,記住。”他說。 “是。”我順著他的手勢朝那掛在廚房門邊的一個大鏡框看去。上面白…See More
Nov 28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朝鲜烤肉店

提起外國的餐館,或許有的人會立刻聯想到常在電影上看到的富麗堂皇的大廳,明亮耀眼的燈光,以及上百人的大宴席等等。其實,像那樣的高級餐館,在日本星羅棋步的餐館之中只不過佔少數。而大多數,卻如同日本狹小的國土一樣,是窄小而又擁擠的。 日本最常見的一般飯館或快餐館根本沒有“餐廳”與“廚房”之分,只是由一個高高的,又窄又長的,像櫃臺似的桌子(多數呈一字形,也有的呈V字形或W形)把整個房間一分為二。客人坐在桌子的外側吃飯,喝酒;主人則在桌子的里側邊做飯,邊照顧客人。 還有一些飯館是所謂日本式(也叫“榻榻米”式)的。這里沒有椅子,只是用一個個隔扇將一個個矮桌隔開,客人們吃飯時圍著桌子席地而坐。稍微高級一些的還設有單間,那大概就相當於中國的“雅座”了吧。 味道園不是一家大餐館,卻也不是一個一般的小飯鋪。它是一幢擠在林立的建築物中的二層小樓(日本地盤小,所以在大城市,所有的建築物幾乎都得見縫插針地建立起來。那種擁擠不堪的程度,大概不是生活地域寬廣的中國人所能想像的)。二層就是所謂的“榻榻米”式,其中還包括兩間能容納十來個人的雅座。一層共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吃正餐的,共設有六張帶烤肉設備的桌子;被墻壁隔開…See More
Nov 25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味道園

“行。”他停頓了一下,又說:“前些日子……”可是,我又開始聽不懂了,盡管我拼命地把耳朵支起來。 “那麽,就從後天開始,拜托了”。那人終於結束了他的講話,我如釋重負地站起來。 一出門,我就問“保鏢”:“他嘰里咕嚕地說了一大堆什麽呀?” “他講話太快,我也沒全聽懂。大意是說前些日子他們店雇了一個從臺灣來的學生做工,可是不能勝任工作,被他們辭退了。你一定得好好幹,賣點勁兒。” “那還用說!” “看來你的運氣還算不錯,不過先別高興得太早。” “哪兒敢高興,嘛也不懂!你說,他這個飯店的桌子怎麽那麽奇怪?” “哦,這是一家朝鮮餐館。你沒吃過朝鮮烤肉嗎?桌子上的那個鐵玩意兒是烤肉用的。” “是——嗎!”我這才恍然大悟,卻又頓時墜入了雲霧之中。 “保鏢”突然扯了一下我的袖子: “先別悶頭走,你記住這家店門沒有?這個店叫什麽名子?別下回來的進候找不著門兒了。” 可不是!多虧他的提醒,我急忙收住腳步,轉過身去張望。是哪一家來著,在一片霓紅燈中,我看花了眼,竟不知道剛剛進出過的是哪個門。 “在哪兒,是那個!”他突然叫著朝不遠處一個高高的霓紅燈指去。於是,我看見了那閃爍在紅光中的三個乳白色大字——味道園。See More
Nov 23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我是剛從中國來的

第二天放學之後,我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為了確保“首戰告捷”,我邀請了一位比我早來半年多的高班男生給我當“保鏢”。我們出了大門,沿著熙熙攘攘的大街一直朝前走。見到有招工廣告就停下來看看。 ——這家不行。要求白天工作,正好是我上課時間。 ——這家也不行。只要男的。 ——這家麽…,一個小時五百日元,低了點兒。 拐了一個彎兒,又往前走。這是一張招工廣告把我吸引住了:二十八歲以下男女不限,根據本人情況決定工作時間,一小時六百元。星期天一小時六百五十日元…進去試試看!我毫不猶豫地推開了門,甚至根本沒有來得及弄清這是一家什麽飯館。 店堂里黑洞洞的。還沒有到營業時間。暗暗的四周散發出一股我十分不熟悉的氣味。我的心開始敲敲,頭上滲出了汗。這時,從亮著燈的廚房走過來一個人影: “有什麽事情嗎?” 我的舌頭立刻打了結,忘了自己應該說什麽。虧得我的“保鏢”立刻替我開口了:“想找工作。” “哦,請坐下談。” 隨著他的話音,店堂里燈光亮了。我們倆在身旁的飯桌邊坐下。盡管慌亂,我還是匆匆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店面不算太小,木板墻上掛滿稀奇的裝飾品:巨大的木頭刀,叉,木雕的牛,以及狩獵的長矛大刀…特別奇怪的是,每張飯…See More
Nov 2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開頭難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找工作就真象“撞大運”似的。可不是嗎,隻身一人,要在一個陌生的國家,與陌生的人們在一起,使用陌生的語言,做一種陌生的工作——那是一種什麽樣的狀況,又會是如何一番滋味呢?我想像不出來。卻又不知為什麽,總會不自覺地連想到舊社會到店鋪里去打雜的“小學徒”,或漂洋過海去買苦力的“華工”。心里有一股無名的恐慌。 然而,事實又明擺著:此時此刻,唯有此種選擇。 我在店鋪林立的繁華大街上一趟趟地兜著圈子,仔細注意著每一張招工廣告,特別留心上面所寫的工作種類,工作時間,工資多少。遺憾的是,找來找去竟找不到一家招洗碗工的店。幾乎所有招工的飯館或飲食店都寫明要招待員,也就是“端盤子”的。我,哪兒端得了盤子呢。張開嘴巴說不清,伸著耳朵聽不懂。“端盤子”我連想都不敢想,認死了只能干洗碗。可是一天又一天,一趟又一趟,楞是沒有結果。怎麽辦呢?我心急如火。 當時,在我就讀的日語學校里,班上已經有幾個同學開始打工了。但是,他們幾乎全是由親戚或好友親自出面介紹,或乾脆就是在親友開的店里做事。在我眼中,他們可真是命運的寵兒。而另一些同學則跟我一樣,也正在尋找著。我們這些人一到一起,找工作就成了絕對的話題。…See More
Nov 19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必由之路

在日本,雖說可供出賣勞動力的“阿魯拜多”多如牛毛,但初來日本的留學生由於尚不熟悉新的環境,又嚴重地受到語言的限制,所以幾乎都是從“洗碗,刷盤子”開始做“阿魯拜多”的。盡管這種工作又苦又累,收入又低,可它簡直就成了大家謀生的“必由之路”。 除了洗碗刷盤子之外,還有沒有更好些,更理想些的路呢?我曾經希望過。而且那希望仿佛就在眼前,觸手可及。 “你的鋼琴彈得太好了,太棒了!”聽過我彈鋼琴的日本朋友全都交口稱贊,“你應當去宴會或婚禮上彈鋼琴。那種‘阿魯拜多’收入極高,工作又輕鬆,比你去刷盤子強多了”他們不光這麽說說,而且立刻就去幫我聯系這種“高極”工作。 我心花怒放了。不是嗎,誰不願意少付出勞動而多得些錢呢?再說,誰又願意把一直伴隨了自己多年的專業丟掉呢?況且,干這個工作對我來說該是得心應手,揮灑自如呀!可是,還沒容我高興多久,令人沮喪的消息就來了。 ——真抱歉!談的結果不太好,人家…… ——為什麽呢? ——想干這個工作的人太多了,這是一隻金飯碗呀,你競爭不過別人。 是這——樣! 盡管如此,那希望的火苗仍在我心頭閃動。失敗了,我卻並不灰心,又靠著朋友的幫助去找教鋼琴的工作。“日本的孩子幾乎個個…See More
Nov 13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現實的挑戰

“阿魯拜多”對於大部分日本學生來說或許只是“生財之道”而已,可對於相當一部分中國留學生來說,簡直就是“謀生之路”了。雖說大多數留學生是憑借親屬的關係來到日本的,但在這個物價高昂,絕對金錢化的社會里,從衣食住行到一年一度的考學,上學以及購買書本等等一切費用完全由他人負擔,是令人難以想像的。再說,堂堂一個二三十歲的大人還要靠別人來養活,無論從情理上還是從自尊心上似乎說不過去。更何況,有很多在名義上可依靠的經濟保證人(親屬或友人)實際上並不具備再負擔他人生活,上學的經濟條件呢。面臨這樣的現實,中國留學生們於是便自覺不自覺地走上了做“阿魯拜多”自我謀生的道路。我,便是其中的一個。 記得來日本之前,父親曾對我說過:“不要想像那個地方遍地都是黃金,你只要拿個簸箕去撮就行了!” 而當我真正踏上了日本國土時,那個曾經在心中時隱時現的“黃金夢”才徹底被現實擊碎了。 就在我臨來日本的時候,我的經濟保證人——父親的老朋友安藤先生突然經濟破產了。原來擁有的公司倒閉了,全部家產以及汽車都變賣一空,還背上了七八千萬日元的債務。 我到日本的當天,安藤先生把我領到了他剛搬的新家——兩間窄小擁擠得根本轉不開身的小屋里,…See More
Nov 6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阿魯拜多

日語中”阿魯拜多”這個詞原本來自德語的“Arbeit”,意思是“學生等業餘時間所做的臨時工”。用中國話來說也就是“勤工儉學”或“打工”了。不過如今在中國,幾乎沒有“勤工儉學”這麽一說。在日本,由於“阿魯拜多”既是學生們的“生財之道”,又能相當程度地解決社會勞動力的來源,所以極為盛行。差不多每個日本人在其學生時期都或多或少地做過“阿魯拜多”。 可供學生們做的“阿魯拜多”比比皆是,特別是商業和服務行業。你只要隨便在街上轉一圈兒,就會看見許多店門上都張貼著招募臨時工的廣告。上面詳細寫著要求具體做什麽工作,一個小時付給多少錢,要男性還是女性,年齡限在多少歲等等。學生們便根椐自己的需要和條件去選擇一個適合自己干的“阿魯拜多”。 “阿魯拜多”的工作確實名目繁多:商店營業員,飯店服務員,清潔工,搬運工,家庭教師,還有刷盤子洗碗,送報紙,抄抄寫寫……。舉不勝舉。一般說來,越苦越累越沒人愛干的活兒收入越高。據我所知,送報紙就屬於這一類。聽說,為54321送報,不僅每月可以有10萬日元的收入,而且報館還負責替你交上大學的全部學費。更有甚者,大學畢業後,報館還出錢為你提供一次出國旅行的機會。還有的報館在你送…See More
Nov 5

Passion for Style's Blog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口頭禪

Posted on December 6, 2019 at 11:20pm 0 Comments

“一號桌的菜,(請送去)勞駕了!”

“這只玻璃杯(請洗一洗)麻煩你了!”

“二號桌子(還沒來得及擦)拜托你了!”



包括店長開口閉口也同樣是“對不起,勞駕拜托”之類。

 …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配合

Posted on December 5, 2019 at 3:35pm 0 Comments

經常,我剛給客人開完菜單回來,別的夥伴早已幫我把客人需要的茶水,酒杯,小碟子準備好擺在托盤上了;客人吃完走了,我去收拾桌子;剛把髒碗,髒盤摞成一摞兒,一個夥伴路過立刻把它們全捎走了;我正擦著桌子,又一個夥伴過來幫我把用過的烤爐拿走,換來一個乾凈的。於是,我也很快地學會了——只要自己的手一空下來立刻去助其他夥伴一臂之力。 

然而,僅僅在動作上的配合不夠,還必須在聲音上互相呼應。當誰一喊道:“歡迎光臨!”或“謝謝!”時,其他所有人都要馬上高聲配合道:“歡迎您光臨”,“謝謝”,就像一聲領唱引出的齊聲合唱。同樣,當廚房外邊的人把開好的菜單,或收拾回來的髒碗盤送到廚房窗口時,一定要高聲對里面招呼道:“勞駕,拜托你們了!”里面的人一定會齊聲回答:“是。”……這種一呼百應,有唱有和的工作配合,是當作一項嚴肅的原則來看待的。…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團體感

Posted on November 28, 2019 at 7:18pm 0 Comments

這里,時間是以分,秒來計算的。客人剛一落座,五秒鐘之內就得把擦手毛巾,筷子擺到客人面前,恭候客人點菜。客人點完菜,兩分鐘之內就得把茶水或啤酒等飲料端上去。最簡單的小菜必須在三分鐘之內上桌,一般的菜肴不超過五六分鐘,最複雜的也絕不能超出15分鐘。聽到客人的要求,應當像是接到了聖旨,要聞風而動,要像箭似地“嗖,嗖,嗖。”絕對不可以愛搭不理,慢慢吞吞,邁四方步。…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膽子大學得快

Posted on November 28, 2019 at 7:16pm 0 Comments

“小陳,五號桌的菜,讓你久等了。”店長的臉出現在廚房窗口,那雙望著我的眼睛里隱隱出幾分滿意:“記住,這就叫堂——肖——。”

哦,原來是牛舌頭。

“這就是雷——巴——。”

哦,鬧了半天雷巴是牛肝。一下子,我就記住了它們——連同菜名,寫法以及它的形像。

這一晚上的六個小時,伴隨著客人的來來去去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我覺得我的“本事”,也有如雨後出土的筍尖兒似的,一節兒一節兒地往上躥。幾種最主要的菜名漸漸地爛熟起來,而越熟就膽子越大,膽子越大也就學得越快。…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