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Style
  • Female
  •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Style's Friends

  • INGENIUM
  • Bir Tanem
  • SRESCO
  • Kehtay Dream
  • Іле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Gai Lan Fa
  • Récupérer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corps sans organes
  • 陳老頭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Styl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Style'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物色學校

在日本卻沒有這種美事兒。月票倒是有,但它跟普通車票一樣是案里程計價。的三公里和五公里的電車票價不一樣,月票票價也就不一樣。雖說買月票比買車票要便宜一點,但還是相當貴。所以在日本,人們買月票都是只買自己每天不得不往返的一段路程的月票。那時,從我家到學校中途要轉換三次車,單程需要一個多小時,最要命的是買一次月票就要花三萬多塊錢。這筆錢幾乎佔去我一個月生活費的三分之一。東京的交通費高昂,連日本人都吃不消,更甭說像我這樣的窮學生。自費留學,處處要為錢而發愁。不光要考慮學費,房租,夥食費,書本費……還不能不考慮交通費用。東京各路電車,汽車的票價是不同的。一般說來,坐公共汽車要比坐電車貴,而坐國營電車要比坐私營電車貴。坐公共汽車,三公里之內票價是一百五十元,國營電車是一百四十元,私營地鐵是一百二十元,而私營電車則是九十元或一百元。究竟為什麼國營電車會比私營的貴,問了許多人,誰也說不清。只是告訴我,國營電車線路的赤字正逐年上升,私營的卻很少有赤字。 留學,求學。到國外的知名高等教育學府深造——這是抱著真誠學習的目的的自費留學生的最大願望(這里且不說某些打著“留學”的幌子,留而不學的人)。出了國門,進…See More
Sep 2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打盹兒

一上電車你就看吧:除了老人和帶著孩子的婦女,差不多的人手里不是捧著書就是拿著報紙或雜誌。坐著的在埋頭閱讀,站著的也在埋頭閱讀,甚至就是在相當擁擠的情況下也照讀不誤。確實,社會的高速度發展帶來了信息的瞬息萬變,一步跟不上就可能落伍,甚至一敗塗地。必須爭分奪秒地去捕捉信息和知識,從當天的報紙,到最新雜誌,書刊。東京所有車站上都有報刊亭,那里出售當日乃至當時的最新報刊書籍。人們常常是在上車前買一份報紙或雜誌,坐一路車讀完,到下車出站時,順手扔進車站廢報箱。如果還要倒車,那就再買另一份報刊在下一段車上讀。還有很多人利用乘車時間工作——老師判作業,編輯看稿件,音樂家讀譜子……除了上學,放學的中小學生外,在電車上聊天的人一般很少。甚至就連幹站著的人也很少。要是不讀什麽,就索性打盹兒,睡它一覺。 在我的印像中,北京除了長途汽車的乘客,一般都不太在坐車的時候睡覺。即使有人打打盹兒,也只不過是在夏天。而東京則不然,一年四季,從早到晚,你總能在電車上看到不少睡得身子歪來倒去的人。記得有一次我問一位日本朋友:“你每天平均能睡幾個小時?”“也就是5個小時。”“白天不覺得困嗎?”“困。所以一上電車我就睡覺。”“…See More
Sep 5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乘車禮貌

要知道,這種擠實在是很可怕的。強大而持久的壓力常使呼吸幾乎窒息,支撐著胸腔的肋骨架常常像頃刻就要被壓扁。萬一要是遇上面前是一根鐵柱玻璃窗或門什麽的,你還不得不忍受那被擠壓著腦袋,硌著骨頭的疼痛。夏天,還要加上個。熱盡管冷氣吹著,可架不住人墻密不透風。一個個大汗淋漓的軀體楞被貼餅子似地貼在一起,死活動彈不得。特別可憐的是那些一本正經地穿著西裝的男人(在日本,除幹體力勞動的人之外,男人上班一年四季都必須穿西裝),在這種高溫和擠壓之,下一個個緊箍著領帶的硬挺挺的白襯衣領幾乎沒有不被汗水浸得透濕透濕的。如果說東京的電車之擠大大超出了我的想像,更使我驚異的還是日本人面對這種擁擠所表現出來的忍耐力。不管車里擠到何種程度,也不管自己被擠得多麽難以忍受,大家全都一聲不吭。被上千人塞到了爆滿程度的電車里,除了偶爾傳出粗重的喘息之外,完全鴉雀無聲。沒人說風涼話,沒人發牢騷,甚至連最一般的交談都沒有,當然也就更談不到吵嘴打架了。 不知多少次,我被擠得受不了,嗓子眼兒癢癢著直想叫喚:“別往里擠啦,這兒都快斷氣兒啦!”“哎喲媽呀,肋骨要折了!”……可面對著同樣被擠得齜牙咧嘴卻不出一聲的諸位先生女士們,我便喊不出…See More
Aug 30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擠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朋友曾對我講過:東京的電車每天早晨上班時間非常擁,擠甚至於擠得關不上車門。為此竟然產生了這麽一種工作——把在車門口,專管把那些想上車而擠不進去的人推進去。當時聽來,這話像是個笑話。世界上難道還有比中國更擁擠的電車,汽車嗎?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來到東京,雖說沒瞧見過幹那種往車里推人工作的學生,卻實實在在地嚐到了擠車的滋味。甚至覺得,說東京的電車比北京的更擠並不算過分。…See More
Aug 27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超速罰款

還記得有一次,我和川崎去伊豆半島她父母家度假,乘的是長途電車“小田急線”。由於是長途,車內供應各式各樣的食品飲料,雜誌和地方土產。車內的女服務員一個個穿著剪裁精致的漂亮制服,微笑著細聲細氣地為乘客進行各種服務。兩個小時的行程之後到了終點。大約是下午4點多鐘,天下著蒙蒙細雨。我從車門往外走時驚奇地看見,那些漂亮的女服務員在一個個車門之外排成一長列整齊的隊伍,冒著雨向一位位下車的乘客頻頻彎腰鞠躬,並一聲接一聲地:“您辛苦了!謝謝您!……”我不知道這列車總共乘坐了多少客人(總有上千吧),所以也就不知道她們一共要鞠多少次躬,道多少個謝。只知道,她們的頭髮全被雨水淋得濕漉漉的了。 來到日本後,經常聽人家對我說:“我們日本是個法治國家,什麽事情都有一套法。幹什麽事情都得遵法,而不能違法。”這一點,通過東京交通,我是看到了。日本的交通秩序非常好,因為它的交通規則既具體又嚴格,比如說:在車輛眾多的大馬路上(小胡同,小街巷除外),行人過馬路要從有紅燈的人行橫道穿過,不能想打哪兒過就打哪兒過。而且過馬路也要等到允許行人穿行的綠燈亮了才可以通過。日本人過馬路是很守規矩的,再著急也要等綠燈亮。特別有意思的是,…See More
Aug 1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政治宣傳家

教室里靜極了,靜極了。我一邊講著,一邊在黑板上畫著。時不時地從臺下一雙雙緊釘著我的凝神,專注的目光中感受到一股股向往中華大地的感情和愛國之心的搏動。它們感動著我,也刺激著我,使我不能不想盡可能多地給予他們,滿足他們。原來只打算講講“海市”的,可不知怎麼隨蓬萊這個引子,有關祖國的山河風光的話題便像決了口的江流一般濤濤不絕地奔湧而出。 我歷來不是個能說會道的人,可當時卻像是鬼使神差般地口若懸河:從黃山風光到桂林山水,從泰山日出到貴州巖洞,瀑布,從長江三峽的激流險灘到青海高原的大鹽湖,從白雪皚皚的大興安嶺到四季如春的西雙版納,從綠草茵茵的大草原到黃沙漫漫的大沙漠,從充滿異國情調的伊犁到彌漫著宗教氣息的布達拉宮……萬里長城,故宮,十三陵地下宮殿,頤和園,云崗龍門的石窟,西安出土的兵馬俑……我把自己活了這麼大所親眼見過的,學校學過的,書上看過的,聽人說過的,加上自己一系列的想像和飽滿的激情,滔滔不絕地講呀,講呀……一個中午不夠用,第二天中午接著講。一天接一天,又一天。中華大地綺麗的山水,燦爛的文化使他們著了魔,也使我著了魔。“多想到大陸上去看一看呀!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去呢?”他們感慨著,一次…See More
Aug 7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東京交通

現代化。究竟什麽是現代化?現代化的社會是什麽樣的?一到日本,最先感覺到的就是交通事業的高度發達。密如蛛網的高速公路,處處林立著的各種結構的立交橋,來往穿梭的各類車輛,一切交通工具的高速度運,轉無以數計的交通線路……而更重要的是,在你需要的時候,你完全無需為尋找某種交通工具而犯愁,或為長時間的等待而心焦。歷史,如今已進入到這樣一個嶄新的時代。時間的價值被提到了空前未有的高度。一分鐘,哪怕一秒鐘都意昧著“無價”的財富。平白無故地讓時間白白流失已成了最不可容忍的事。都說:“要與時間賽跑。”怎麽賽?拿什麽跑?腿兒?馬?牛?車三輪車?自行車?“嘣嘣車”?還是那不緊不慢,停停走走,邁四方步的公共汽?車都不行。唯有現代化的交通工具和現代化的交通服務。 東京的交通堪稱現代化。想要搞清在這片面積不過2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究竟密布著多少條交通運輸線路,頗需花費一番功夫。僅僅拿東京的電車線路來說(其中包括十條地鐵線路),據我個人粗略的統計,大約至少有四十八條(國營電車線路約十二條,都營電車線路約四條,私營即大財團經營線路約三十二條)。說起電車,或許有人腦海里會出現無軌電車或50年代“擋擋”響著敲鐘聲的小…See More
Jul 27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東京電車

在集中著全日本人口十分之一的東京都,人們每天的一切社會活動都與四通八達的電車運行和電車運行的精密時刻密不可分地聯系在一起。幾乎每人兜里都揣著袖珍東京電車路線圖和各路電車精密行車時刻表。時間——這抽像而又客觀的東西,由此變得能動起來。它仿佛就揣在人們的兜里,捏在人們的手里,聽從著人們意誌的調遣與支配。東京的公共汽車站是在大馬路邊上。而電車站則如同火車站一樣,或是在某幢龐大的建築物中,或是在地下。它宏大寬敞,多層。特別是一些主要大站(如銀座,新宿,上野,池袋),縱橫交織的各路電車線路與連接著幾十個出口的人行通路主體交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曲折迂回,一走進去既像是進了前門鬧市(里面擠滿商店),又像是闖入了一座迷宮。 電車票全是在自動售票機購買。車站入口處有著大排自動售票機,並懸掛著詳細的電車路線圖,行車時刻表和車票價格表,令人一目了然。穿過檢票口進入候車月臺,觸目可見的各種指示牌上詳細地向上車的乘客指示著這班車是快車還是慢,車發車時間,運行方向,前方車站……,並向下車來的乘客指示著換什麽車該朝什麽方向走,去什麽單位該由幾號出口出去等等。而長龍般的電車上,除了車頭一位司機和車尾一位負責開關車…See More
Jul 23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喊我們‘同志’,很親切

“沒關係沒關係,就講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正要張口,偏偏就在這個時候上課鈴響了。他們只好不無沮喪地散到座位上。張志良坐在我的後邊,輕輕用手指頭捅了捅我:“明天吃完中午飯!聽見沒有?”我使勁點了點頭。 第二天中午,我匆匆忙忙吃完飯就趕回教室。一拉開門,我嚇了一跳:平常頂多只坐十一二個同學的教室里,今天竟擠了那麼多人,而且有不少人我都不大認識。坐在最前面的張志良朝我招招手:“快來嘛,一直在等你!別班的一些臺灣同學也想來聽聽。”老天爺!他們大概以為我要說評書。我一時無所措手足:“我的媽呀,這麼多人……叫我怎麼……本來不過只是聊聊天嘛……”“隨便講講也好嘛,不要不好意思!”這個說。 “我們在臺灣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想聽,只管放心地講就是了。”那個說。那位姓高的女生遠遠地指著前頭的講臺:“站到講臺上去講嗎,大家都能聽得清楚。”怎麼能推辭呢?幾十雙殷切地注視著我的眼睛仿佛產生出一股強大的推動力。於是,再沒有片刻的猶豫,我大步跨上了講臺。 “同志們!”我的話音剛落,教室里哄地爆發出一片大笑。糟了,怎麼跟他們稱起“同志”了?真是“猴吃麻花”!我急忙糾正:“對不起,一時疏忽。失禮失禮!先生們,小姐們!…See More
May 25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本是同根生

“到底,你們和臺灣同學之間存在不存在共同語言?”如果在我沒來日本之前,有人向我提出這樣的問題,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怎麼沒有呢?都是中國人。”如果,這個問題提在我剛到日本不久,我可能會考慮半天,然後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似乎,他們和我們不是一碼事兒。”可如果今天,再有人向我提這個問題,那我會肯定地回答:“有共同語言。我們是兄弟。盡管我們之間有著種種不同,甚至剛接觸時都產生過某種複雜微妙的心理。”確實。和他們認識一段時間,我就發現所謂“臺灣人”也是形形色色,而其中的絕大多數對中華大地非但不存在敵意,甚至相當地熱愛,向往。別看他們都是生在臺灣,長在臺灣的青年,但顯然中華民族的血液也同樣在他們的血管中流動。只要撥動了“中華民族”這根琴弦,我們和他們之間就會自然而然地產生共鳴。 我曾遇到過這麼兩件事情。…See More
May 12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公共澡堂

有一件事,我印像很深。一次課間聊天,一個臺灣的同學抱怨說:日本家庭里洗澡的浴缸太小,進去轉不開身子,每天洗澡別別扭扭很不痛快。說臺灣家庭里的浴缸都很寬大,可以躺在里面休息……云云。  聽了他的話,在一旁的一個中國同學S就說:那你還不如到公共澡堂去洗。又寬敞,又暖和。不光有淋浴,不有大浴池。熱水是這頭放進來,那頭流出去,很乾淨……S說著說著,不知怎麼就說到了中國大陸。說中國大陸人的家庭一般都沒有洗澡條件。住在大城市里的人還比較好,公共浴池很多,不少單位也有澡堂。而邊遠的小城鎮或農村就夠嗆了。S說,他曾去過北方農村的一個小縣城,那里方圓幾百里只有一個澡堂。由於那個地區水很寶貴,澡堂的各種設施又很差,那個澡堂總共只有一個大水池。每周一,三,五是女的洗,二,四,六是男的洗,水池里的水兩三天才換一次……那天,最後一節課剛結束,同班一位姓鄭的中國同學走到S身邊,對他說: “如果你不著急走的話,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說。”鄭那略顯異樣的神情和聲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就坐在座位上沒動,看著他們。S看著手表:“時間來得及,你想說什麼?”鄭臉上的肌肉上下動了兩下,眼睛突然睜的很大:“我請求你,以後不要再對他們說…See More
Apr 25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家醜

我們和他們都常在業餘時間看報。自然,我們看我們的54321,而他們看他們的54321。後來,關係漸漸熟些了,作為一種了解也不免互相交換著看一看。但不管是我們還是他們,都覺得讀對方的報紙是一件頭疼的事。讀滿篇簡化字的54321,對他們來說,幾乎不比讀日文的54321省力多少,不認識的字一個又一個。他們說:“這樣下去,我們快要變成文盲了。”而我們對54321也很不習慣:麻麻紮紮,筆劃繁瑣的漢字;在我們生活中已不常用,看去十分陳舊的大量詞匯;以及由於讀不慣豎排版報紙,常常得像捉迷藏似地,在整個版面上來回苦苦地搜尋文章的上文或下文…… 至於說到日常的學習生活,我們與他們就更不同了。出國學習,對我們來說,是十分難得的機會;一堂課一堂課,我們都是認真地上,努力地學。而他們中的不少人,與其說上學是為了學習,不不如說是為了得到個出國遊玩的機會。遲到,早退,曠課,都是家常便飯。 我們,從學費到房租,飯錢……全要靠自己打工,一分鐘,一分鐘,一滴汗,一滴汗地去掙,去攢。他們,卻無需為錢而操心,父母會按月給他們寄來。即使他們中也有人去做工,但那也不過是為了打發掉無聊的業餘時間,或多來點兒零花錢。我們初到日本,…See More
Apr 2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我們和他們

到日本語學校的第一堂課,同學們一個一個站起來進行自我介紹。來處臺灣的同學在介紹自己國籍時,都無一例外地自稱“中華民國”。我乍一聽到這個詞,一種反感夾雜鄙視的感情立刻控制不住地冒上來。明明是中國的一個島,卻偏偏要稱什麼“國”!這節課剛下,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約而同地聚到一起:“什麼‘中華民國’,真荒唐!可笑!”“咱們跟他們接觸可要小心,聽說那里邊有人是特務。”“真的?”“那還有錯!”“這麼說來,對他們還真得留點兒心呢……” 雖然,直到現在為止,我也沒鬧清拓大日本語學校里究竟潛伏了多少臺灣來的特務,但在學生中臺灣人佔著極大的比例卻是一個事實。其實不僅拓大,在整個日本,臺灣人所佔的比例都相當可觀。每個班佔半數以上,甚至壓倒多數的全是臺灣人。從數量上說,我們來自中國大陸的同學連他們的十分之一也沒有。或許從外國人的觀點看來,我們也好,從臺灣來的他們也好,都是說著同樣漢語,寫著同樣漢字,有著同樣血統和歷史文化傳統的完全相同的中國人。但是,處於現實當中的同是中國人的我們自己,卻能時刻清楚地感覺到存在於我們之間的種種不同。且拋開明顯的政治分歧不說,僅在漢語的文字,語言的使用上,就存在著我們與他們…See More
Mar 2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山東蓬萊海市

一回到教室,高就對班上其他臺灣同學說起來:“曉得嗎,剛才我們聽陳小姐彈鋼琴了。都是中國的民歌。好好聽喲!明天你們不去聽聽看?”“真的嗎?要去要去!”“我也去聽一聽!”他們居然也是我的知音——我覺得是那麼不可思議,卻又那麼高興。 還有一件事,想起來更有意思。 上課時坐在我後面的是一位從臺灣來的男生,名叫張志良。個子不高,長長的頭髮,金邊眼鏡,一副文鄒鄒的樣子。起初,我對他並沒什麼好印像:上課總遲到不說,還盡跟別人聊什麼打麻將。特別是有一次,偶爾聽到他跟人談起當兵時候的什麼事,我立刻就聯想起“國民黨兵”,“反攻大陸”……不禁十分反感。課間看到我學英文,也總是過來熱心地給我講解語法什麼的。後來有那麼一次,他忽然問我:“你去過山東嗎?”猛一聽到這個問題,我覺得很奇怪:“山東?怎麼了?”“沒什麼,”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山東是我的家鄉,我的籍貫就是山東蓬萊。” “真的?蓬萊,那可是個好地方!”“是呀,這我也知道。可就是不知道那兒究竟是個什麼樣子。好想去看一看呀!你如果去過的話,很想聽你介紹介紹。”原來是這麼回事。然而遺憾得很,我壓根兒沒去過蓬萊。可我又怎麼能拒絕他——一個來自海峽彼岸的同胞的如…See More
Mar 3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江西民歌

“見笑見笑!”“呀,彈得真好,我們還以為是在放錄音。”“你彈的那些曲子好動人,一聽就是中國味道的。我們本來只想在這里坐坐就走的,結果你看,聽著聽著就不想走了,一直坐到現在。”和高一起的一位臺灣女生說。 “真的?”聽了她的話,我心裏說不出有多高興。連忙回過頭去招呼我的夥伴:“喂——你們聽見了沒有?他們居然也喜歡聽咱們的曲子!”這時,幾個臺灣同學都到臺上來了,其中一個女生拉著我的手:“好好聽喲!這些曲子好美,好有感情,聽得我都流了眼淚了,你看。”她晃著捏在手心裏的一條手絹。 “再給我們彈一首好不好?”他們幾個要求著。“可是,”我有些為難了,“就要上課了。”“沒關係,就給他們彈一個,既然他們想聽。”我的夥伴對我說著,並且擠了擠眼。 “好的。你們想聽哪個呢?”仿佛被問住了似的,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結果,還是姓高的女生開口說:“就彈最後那一支曲子,那就蠻好!”“最後那支?”我連忙問我的夥伴:“最後我彈的是什麼來著?”“是54321呀!”一個夥伴小聲告訴我。 “這……這……”我心裏不禁嘀咕了一下,但還是在鋼琴前坐下來。一個小小的引子帶出了如泣如訴的旋律……曲子結束了,可大家還都一聲不吭地呆著不…See More
Feb 28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日本語學校

一般說來,日語基礎差的自費留學生初到日本都得先專門進修一段時間的日語。在日本各地,為外國人提供這種學習條件的日語學校數量相當不少。我到日本的第一年就是在東京拓殖大學附設的日本語學校學習日語的。這所學校在同類學校中雖不能說首屈一指,卻也堪稱名列前茅。它有五十多名教師和幾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學校根據學生的不同需要開設了各種教學課程。以程度劃分,有初,中,高級班;以學習期間劃分,有三個月一期的,也有六個月一期的;設有日間班,夜間班等等。進入這個學校感覺最新奇的是,學生的所在學習班級並不固定,而是根據每次考試的成績不斷加以調整。成績好的不斷提上去,成績壞的不斷刷不來,一次又一次地循環。剛進日語學校的頭一天就是一場考試,根據程度編班。我最初是被編在B班(A班為程度最低),後來經過一場又一場的考試,漸漸由B班升到C班,D班…… 這種日本語學校的教學方法也與中國的外語院校不同。它不是把外語作為一門專業來教授,而只不過是幫助你由此得到在日本生活的最基本能力,也就是教會你起碼的說和聽的本領。所以,上課時既沒人給你一字一句地分析語法,也沒人教你用日文寫東西。學生們只是鸚鵡學舌地跟著老師十幾遍,幾十遍地…See More
Jan 31

Passion for Style's Blog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物色學校

Posted on September 19, 2020 at 10:05pm 0 Comments

在日本卻沒有這種美事兒。月票倒是有,但它跟普通車票一樣是案里程計價。的三公里和五公里的電車票價不一樣,月票票價也就不一樣。雖說買月票比買車票要便宜一點,但還是相當貴。所以在日本,人們買月票都是只買自己每天不得不往返的一段路程的月票。

那時,從我家到學校中途要轉換三次車,單程需要一個多小時,最要命的是買一次月票就要花三萬多塊錢。這筆錢幾乎佔去我一個月生活費的三分之一。東京的交通費高昂,連日本人都吃不消,更甭說像我這樣的窮學生。自費留學,處處要為錢而發愁。不光要考慮學費,房租,夥食費,書本費……還不能不考慮交通費用。…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乘車禮貌

Posted on August 23, 2020 at 7:00pm 0 Comments

要知道,這種擠實在是很可怕的。強大而持久的壓力常使呼吸幾乎窒息,支撐著胸腔的肋骨架常常像頃刻就要被壓扁。萬一要是遇上面前是一根鐵柱玻璃窗或門什麽的,你還不得不忍受那被擠壓著腦袋,硌著骨頭的疼痛。夏天,還要加上個。熱盡管冷氣吹著,可架不住人墻密不透風。一個個大汗淋漓的軀體楞被貼餅子似地貼在一起,死活動彈不得。特別可憐的是那些一本正經地穿著西裝的男人(在日本,除幹體力勞動的人之外,男人上班一年四季都必須穿西裝),在這種高溫和擠壓之,下一個個緊箍著領帶的硬挺挺的白襯衣領幾乎沒有不被汗水浸得透濕透濕的。…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擠

Posted on August 23, 2020 at 7:00pm 0 Comments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朋友曾對我講過:東京的電車每天早晨上班時間非常擁,擠甚至於擠得關不上車門。為此竟然產生了這麽一種工作——把在車門口,專管把那些想上車而擠不進去的人推進去。當時聽來,這話像是個笑話。世界上難道還有比中國更擁擠的電車,汽車嗎?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來到東京,雖說沒瞧見過幹那種往車里推人工作的學生,卻實實在在地嚐到了擠車的滋味。甚至覺得,說東京的電車比北京的更擠並不算過分。

東京的交通盡管十分發達,可架不住在二千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面積上擠著一千一百六十多萬人口(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五千三百多人),而人們上班所使用的交通工具又主要是電車,你想想,能不擠嗎!

 …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東京交通

Posted on July 23, 2020 at 7:19pm 0 Comments

現代化。究竟什麽是現代化?現代化的社會是什麽樣的?

一到日本,最先感覺到的就是交通事業的高度發達。密如蛛網的高速公路,處處林立著的各種結構的立交橋,來往穿梭的各類車輛,一切交通工具的高速度運,轉無以數計的交通線路……而更重要的是,在你需要的時候,你完全無需為尋找某種交通工具而犯愁,或為長時間的等待而心焦。

歷史,如今已進入到這樣一個嶄新的時代。時間的價值被提到了空前未有的高度。一分鐘,哪怕一秒鐘都意昧著“無價”的財富。平白無故地讓時間白白流失已成了最不可容忍的事。都說:“要與時間賽跑。”怎麽賽?拿什麽跑?腿兒?馬?牛?車三輪車?自行車?“嘣嘣車”?還是那不緊不慢,停停走走,邁四方步的公共汽?車都不行。唯有現代化的交通工具和現代化的交通服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