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Style
  • Female
  •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ssion for Style's Friends

  • INGENIUM
  • Bir Tanem
  • SRESCO
  • Kehtay Dream
  • Іле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Gai Lan Fa
  • Récupérer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corps sans organes
  • 陳老頭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Passion for Styl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ssion for Style'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喊我們‘同志’,很親切

“沒關係沒關係,就講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正要張口,偏偏就在這個時候上課鈴響了。他們只好不無沮喪地散到座位上。張志良坐在我的後邊,輕輕用手指頭捅了捅我:“明天吃完中午飯!聽見沒有?”我使勁點了點頭。 第二天中午,我匆匆忙忙吃完飯就趕回教室。一拉開門,我嚇了一跳:平常頂多只坐十一二個同學的教室里,今天竟擠了那麼多人,而且有不少人我都不大認識。坐在最前面的張志良朝我招招手:“快來嘛,一直在等你!別班的一些臺灣同學也想來聽聽。”老天爺!他們大概以為我要說評書。我一時無所措手足:“我的媽呀,這麼多人……叫我怎麼……本來不過只是聊聊天嘛……”“隨便講講也好嘛,不要不好意思!”這個說。 “我們在臺灣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想聽,只管放心地講就是了。”那個說。那位姓高的女生遠遠地指著前頭的講臺:“站到講臺上去講嗎,大家都能聽得清楚。”怎麼能推辭呢?幾十雙殷切地注視著我的眼睛仿佛產生出一股強大的推動力。於是,再沒有片刻的猶豫,我大步跨上了講臺。 “同志們!”我的話音剛落,教室里哄地爆發出一片大笑。糟了,怎麼跟他們稱起“同志”了?真是“猴吃麻花”!我急忙糾正:“對不起,一時疏忽。失禮失禮!先生們,小姐們!…See More
May 25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本是同根生

“到底,你們和臺灣同學之間存在不存在共同語言?”如果在我沒來日本之前,有人向我提出這樣的問題,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怎麼沒有呢?都是中國人。”如果,這個問題提在我剛到日本不久,我可能會考慮半天,然後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似乎,他們和我們不是一碼事兒。”可如果今天,再有人向我提這個問題,那我會肯定地回答:“有共同語言。我們是兄弟。盡管我們之間有著種種不同,甚至剛接觸時都產生過某種複雜微妙的心理。”確實。和他們認識一段時間,我就發現所謂“臺灣人”也是形形色色,而其中的絕大多數對中華大地非但不存在敵意,甚至相當地熱愛,向往。別看他們都是生在臺灣,長在臺灣的青年,但顯然中華民族的血液也同樣在他們的血管中流動。只要撥動了“中華民族”這根琴弦,我們和他們之間就會自然而然地產生共鳴。 我曾遇到過這麼兩件事情。…See More
May 12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公共澡堂

有一件事,我印像很深。一次課間聊天,一個臺灣的同學抱怨說:日本家庭里洗澡的浴缸太小,進去轉不開身子,每天洗澡別別扭扭很不痛快。說臺灣家庭里的浴缸都很寬大,可以躺在里面休息……云云。  聽了他的話,在一旁的一個中國同學S就說:那你還不如到公共澡堂去洗。又寬敞,又暖和。不光有淋浴,不有大浴池。熱水是這頭放進來,那頭流出去,很乾淨……S說著說著,不知怎麼就說到了中國大陸。說中國大陸人的家庭一般都沒有洗澡條件。住在大城市里的人還比較好,公共浴池很多,不少單位也有澡堂。而邊遠的小城鎮或農村就夠嗆了。S說,他曾去過北方農村的一個小縣城,那里方圓幾百里只有一個澡堂。由於那個地區水很寶貴,澡堂的各種設施又很差,那個澡堂總共只有一個大水池。每周一,三,五是女的洗,二,四,六是男的洗,水池里的水兩三天才換一次……那天,最後一節課剛結束,同班一位姓鄭的中國同學走到S身邊,對他說: “如果你不著急走的話,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說。”鄭那略顯異樣的神情和聲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就坐在座位上沒動,看著他們。S看著手表:“時間來得及,你想說什麼?”鄭臉上的肌肉上下動了兩下,眼睛突然睜的很大:“我請求你,以後不要再對他們說…See More
Apr 25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家醜

我們和他們都常在業餘時間看報。自然,我們看我們的54321,而他們看他們的54321。後來,關係漸漸熟些了,作為一種了解也不免互相交換著看一看。但不管是我們還是他們,都覺得讀對方的報紙是一件頭疼的事。讀滿篇簡化字的54321,對他們來說,幾乎不比讀日文的54321省力多少,不認識的字一個又一個。他們說:“這樣下去,我們快要變成文盲了。”而我們對54321也很不習慣:麻麻紮紮,筆劃繁瑣的漢字;在我們生活中已不常用,看去十分陳舊的大量詞匯;以及由於讀不慣豎排版報紙,常常得像捉迷藏似地,在整個版面上來回苦苦地搜尋文章的上文或下文…… 至於說到日常的學習生活,我們與他們就更不同了。出國學習,對我們來說,是十分難得的機會;一堂課一堂課,我們都是認真地上,努力地學。而他們中的不少人,與其說上學是為了學習,不不如說是為了得到個出國遊玩的機會。遲到,早退,曠課,都是家常便飯。 我們,從學費到房租,飯錢……全要靠自己打工,一分鐘,一分鐘,一滴汗,一滴汗地去掙,去攢。他們,卻無需為錢而操心,父母會按月給他們寄來。即使他們中也有人去做工,但那也不過是為了打發掉無聊的業餘時間,或多來點兒零花錢。我們初到日本,…See More
Apr 2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我們和他們

到日本語學校的第一堂課,同學們一個一個站起來進行自我介紹。來處臺灣的同學在介紹自己國籍時,都無一例外地自稱“中華民國”。我乍一聽到這個詞,一種反感夾雜鄙視的感情立刻控制不住地冒上來。明明是中國的一個島,卻偏偏要稱什麼“國”!這節課剛下,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約而同地聚到一起:“什麼‘中華民國’,真荒唐!可笑!”“咱們跟他們接觸可要小心,聽說那里邊有人是特務。”“真的?”“那還有錯!”“這麼說來,對他們還真得留點兒心呢……” 雖然,直到現在為止,我也沒鬧清拓大日本語學校里究竟潛伏了多少臺灣來的特務,但在學生中臺灣人佔著極大的比例卻是一個事實。其實不僅拓大,在整個日本,臺灣人所佔的比例都相當可觀。每個班佔半數以上,甚至壓倒多數的全是臺灣人。從數量上說,我們來自中國大陸的同學連他們的十分之一也沒有。或許從外國人的觀點看來,我們也好,從臺灣來的他們也好,都是說著同樣漢語,寫著同樣漢字,有著同樣血統和歷史文化傳統的完全相同的中國人。但是,處於現實當中的同是中國人的我們自己,卻能時刻清楚地感覺到存在於我們之間的種種不同。且拋開明顯的政治分歧不說,僅在漢語的文字,語言的使用上,就存在著我們與他們…See More
Mar 2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山東蓬萊海市

一回到教室,高就對班上其他臺灣同學說起來:“曉得嗎,剛才我們聽陳小姐彈鋼琴了。都是中國的民歌。好好聽喲!明天你們不去聽聽看?”“真的嗎?要去要去!”“我也去聽一聽!”他們居然也是我的知音——我覺得是那麼不可思議,卻又那麼高興。 還有一件事,想起來更有意思。 上課時坐在我後面的是一位從臺灣來的男生,名叫張志良。個子不高,長長的頭髮,金邊眼鏡,一副文鄒鄒的樣子。起初,我對他並沒什麼好印像:上課總遲到不說,還盡跟別人聊什麼打麻將。特別是有一次,偶爾聽到他跟人談起當兵時候的什麼事,我立刻就聯想起“國民黨兵”,“反攻大陸”……不禁十分反感。課間看到我學英文,也總是過來熱心地給我講解語法什麼的。後來有那麼一次,他忽然問我:“你去過山東嗎?”猛一聽到這個問題,我覺得很奇怪:“山東?怎麼了?”“沒什麼,”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山東是我的家鄉,我的籍貫就是山東蓬萊。” “真的?蓬萊,那可是個好地方!”“是呀,這我也知道。可就是不知道那兒究竟是個什麼樣子。好想去看一看呀!你如果去過的話,很想聽你介紹介紹。”原來是這麼回事。然而遺憾得很,我壓根兒沒去過蓬萊。可我又怎麼能拒絕他——一個來自海峽彼岸的同胞的如…See More
Mar 3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江西民歌

“見笑見笑!”“呀,彈得真好,我們還以為是在放錄音。”“你彈的那些曲子好動人,一聽就是中國味道的。我們本來只想在這里坐坐就走的,結果你看,聽著聽著就不想走了,一直坐到現在。”和高一起的一位臺灣女生說。 “真的?”聽了她的話,我心裏說不出有多高興。連忙回過頭去招呼我的夥伴:“喂——你們聽見了沒有?他們居然也喜歡聽咱們的曲子!”這時,幾個臺灣同學都到臺上來了,其中一個女生拉著我的手:“好好聽喲!這些曲子好美,好有感情,聽得我都流了眼淚了,你看。”她晃著捏在手心裏的一條手絹。 “再給我們彈一首好不好?”他們幾個要求著。“可是,”我有些為難了,“就要上課了。”“沒關係,就給他們彈一個,既然他們想聽。”我的夥伴對我說著,並且擠了擠眼。 “好的。你們想聽哪個呢?”仿佛被問住了似的,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結果,還是姓高的女生開口說:“就彈最後那一支曲子,那就蠻好!”“最後那支?”我連忙問我的夥伴:“最後我彈的是什麼來著?”“是54321呀!”一個夥伴小聲告訴我。 “這……這……”我心裏不禁嘀咕了一下,但還是在鋼琴前坐下來。一個小小的引子帶出了如泣如訴的旋律……曲子結束了,可大家還都一聲不吭地呆著不…See More
Feb 28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日本語學校

一般說來,日語基礎差的自費留學生初到日本都得先專門進修一段時間的日語。在日本各地,為外國人提供這種學習條件的日語學校數量相當不少。我到日本的第一年就是在東京拓殖大學附設的日本語學校學習日語的。這所學校在同類學校中雖不能說首屈一指,卻也堪稱名列前茅。它有五十多名教師和幾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學校根據學生的不同需要開設了各種教學課程。以程度劃分,有初,中,高級班;以學習期間劃分,有三個月一期的,也有六個月一期的;設有日間班,夜間班等等。進入這個學校感覺最新奇的是,學生的所在學習班級並不固定,而是根據每次考試的成績不斷加以調整。成績好的不斷提上去,成績壞的不斷刷不來,一次又一次地循環。剛進日語學校的頭一天就是一場考試,根據程度編班。我最初是被編在B班(A班為程度最低),後來經過一場又一場的考試,漸漸由B班升到C班,D班…… 這種日本語學校的教學方法也與中國的外語院校不同。它不是把外語作為一門專業來教授,而只不過是幫助你由此得到在日本生活的最基本能力,也就是教會你起碼的說和聽的本領。所以,上課時既沒人給你一字一句地分析語法,也沒人教你用日文寫東西。學生們只是鸚鵡學舌地跟著老師十幾遍,幾十遍地…See More
Jan 3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嘴饞

到味道園做打工以前的日子是我覺得最難熬的一段。日語學校的課每天都是下午4點結束。我卻害怕下課,害怕回家。我怕在那四處散發著寒氣的幽暗屋子里幾個小時眼巴巴地等待川崎回家,我怕在那寂靜得如同墳墓般的空屋子里聽窗外嗚嗚嘶叫的風聲。那時,時間過得是多麼慢,慢得叫人簡直受不了。紅光閃閃的煤氣取暖器幾乎不能給這座日本舊式木板屋帶來多少暖意。呆呆地蜷縮在沙發上的我,只有一遍又一遍無可奈何地咀嚼著寒冷,饑餓,寂寞的苦味。活像安徒生筆下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我閉上眼,眼前一會兒是北京那燒著暖氣的溫暖如春的家,一會兒是朗聲大笑的父親,日夜操勞的母親,一會兒又是大盤大碗香噴噴熱騰騰的餃子,燉雞,涮羊肉…… 那個時期,“饑餓”就像一個可憎的魔鬼一天到晚糾纏著我。早晨在川崎家吃的一片果醬麵包不過擠一下電車的功夫就消化的無蹤無影。上午的三堂課幾乎都是在肚子發出的“饑餓怒吼”中度過的。但盡管如此,到了吃午飯的時間我也絕不比其他同學對吃飯更積極。我知道川崎給我裝在小飯盒里的飯是什麼:米飯上薄薄地撒上一層“蛆”似的小白魚乾,一段生黃瓜,三片生西紅柿。要不然就是兩個捏成棱角形的包著乾紫菜米飯團。我是多麼羨慕那些舉家從中國遷…See More
Jan 18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籬下

身居海外的人常愛用“寄人籬下”這個詞來概括自己的生活感受。到日本以後,我多少也算是領略了一些“籬下”的滋味。這種滋味說透了,其實就是感覺受到某種無形桎梏的不自由的困苦。所謂“桎梏”,有時可能來自人為,但也常常來自另一個國家,民族的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思想方法或社會習俗。別看中國和日本僅僅一水之隔,坐上飛機用不了兩三個小時,可在思想觀念,生活習慣上卻天差地別般地不同。比方說“吃”,中國人是講究實惠,首先從好吃,從增進食欲出發。而日本人則是營養價值第一,好吃不好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頓飯(早、中晚飯還各不相同)要向身體里輸送多少維生素,蛋白質,熱量……。為此,他們不但雞蛋,牛奶,魚,蔬菜全都生著吃,而且把水果看得比飯更重要。 我們中國人買菜,做飯,即使再沒錢也往往不失“氣魄”。買菜一買一大堆,買肉一買一大塊;買水果一買一大筐;盛飯一盛一尖碗;盛菜一盛一滿盤;盛湯一盛一海碗。日本人卻完全相反——不管多麼有錢的家庭,他們買也好,做也好,吃也好,都是一小點兒一小點兒的。表面看去飯卓上盤盤盞盞挺有氣派,可仔細一看,個個都不過是一個碗底兒(更誇張些說是一口)的量。在中國人看起來,這簡直接近小氣、摳門兒了…See More
Jan 16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天堂不比洪湖美

“聽說松下君下個月就辭工不幹了,是嗎?”我問。“他馬上就要大學畢業,該正式工作了。還有山本君也要走。他母親病重,他得回鄉下去。”松下,山本都是烹飪的主力。他們一走,店里的工作,尤其是店長更要忙得四腳朝天了。我甚至可憐起店長來。“那店里的工作怎麽辦呢?” “沒關係!”他反倒滿不在乎:“只要咱們每個人再加一把勁兒!”“如果再有人要走呢?要是店里的打工的人都走光了呢?”我故意把情況說得嚴重。“那就再招人來唄!”“招不來的話怎麽辦?”“那是不可能的。”他十分自信地說。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就算一個人都沒有,光我自己。也要幹下去!”聲音不大,但一股堅韌的力量從他深邃的目光中透射出來。 “你們倆在談什麽呀?這麽親密!”鈴木不知什麽時候湊了過來。“我們在談什麽時候去聽你的巴赫演奏會。”店長打趣道。“咱們還是先聽聽小陳唱歌吧,輪到小陳了。”鈴木帶頭鼓起掌來。唱歌?我還真還做這個思想準備。這里要是有一架鋼琴多好,我對彈琴要比對唱歌自信多了。 “歡迎,歡迎!”老板把兩隻肥胖胳膊舉得老高,拍著巴掌。這可把我難壞了。日本歌,不會唱。中國歌,全忘了。然而不唱又顯然是不行的。“我,我唱什麽呢?”我多麽希望他們饒…See More
Jan 13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店長

松下面還在唱著,不喊著。我覺得很煩,真想找個什麽地方清靜清靜,正巧店長過來了:“在你旁邊坐一坐,可以嗎?”“歡迎歡迎!”我連忙旁邊挪挪,給他騰也個地方來。老板這時已經轉移到別處跟人交談去了。我早就想跟店長聊聊,可平時總礙著上下級的身份,以及緊張的工作。今天他摘掉了“店長”的牌牌,穿上了漂亮的藍毛衣,成了一個“普通人”,我和他“平等”了。還沒等他開口,我就來了個先發制人: “店長,你每天這麽幹,不累嗎?”店長每天都是不間歇地幹十三四個小時(從下面午四點到淩晨五六點),一個月只有三天休息。我覺得他太辛苦了。“累是累點兒,但沒關係,我年輕。”“你不煩嗎?”“煩什麽?” “沒功夫玩,看電影什麽的。整天憋在這個小店堂里。”還有一句我沒好意思說出來:“沒有功夫談戀愛。”“啊,”他笑笑,“那有什麽辦法,我的工作就是這樣嘛。”“你就沒想過將來換個工作幹幹?”“換什麽工作呢?” “比方說,跟正常人一樣,白天上班,晚上休息,有禮拜天,有節假日。”“對此我根本沒想過。”“你這麽喜歡這個工作?”“我喜歡。” “在你當上店長以前,你也沒想過要換工作嗎?”“一點兒都沒想過。” “真的?“我簡直不相信:“那時候你是…See More
Jan 11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女性美

現在輪到山川君唱了。山川君今年二十二歲,在一個麵包公司工作,我們當中唯有他不是學生。他為了多賺一點外快,每天晚上來打工。這個人極老實。老實到了接近“笨”,接近“可憐巴巴”的程度。他眼睛小,鼻子小,腦袋也很小,別人戴著都挺合適的工作帽到了他頭腦上——仿佛成心欺負他似的,總是連眉毛帶眼睛都罩住。他幹起活來特別慢,板是板,眼是眼。人家三下五除二就幹了的事,到了他手里非費上好一番功夫不可。為此整天挨主任的訓,挨同伴的埋怨,往往滿頭大汗地完成了一件工作後接著就吃一頓批評。可他從不會生氣,也從不跟人記仇,任憑怎麽挨,幹起活來照就還是他那個板他那個眼。一次在更衣室,我看見山川工作服兜里露出來個油膩膩的卷成個卷的筆記本,打開一看,里面全是用他那笨拙的筆跡記的每一道菜的做法,程序。例如:卡路比庫巴:香油一勺半,包括店長在內,沒有一個人做過這樣的筆記。誠然對於聰明人來說,一道菜的做法學上一兩次,實踐上四五回就不成問題了。然而一個“笨人”卻不甘落後,以自信的認真和努力去完成工作,不是尤其值得尊敬嗎?打從那天起,我對山川就產主了幾分敬意。 山川正在唱歌,唱得很不錯,很有感情。他對我說過,他非常喜愛音樂,只可惜…See More
Jan 9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生日

還有一件事令我難以忘懷。正好是我過生日那天,我去上班。一走進更衣室我就楞住了:更衣室黑板上竟然寫滿了祝賀我生日的話。正當中一行紅筆寫的大字:“祝小陳生日快樂”,四周是每個人用不同筆體寫的祝辭:那棱角分明,筆體剛勁的一行字是“熱情開朗的小陳,祝你在日本永不感到寂寞!”落款:店長。那用流利的英文寫的一行是:“青春永遠屬於你!”落款:高木。那用中文寫的一行是:“你好,小陳!”落款:山本…… 這是怎麽回事?哦,我忽然明白了,這是店長的精心安排!對他這一片好心,我說不出是多麽感激。這一天,店里每個夥伴見到我的第一句話都是“祝你生日快樂。”臨末了店長還笑吟吟地捧著一個包裝精致的大蛋糕和一大束璀璨的鮮花給我:“這是咱們老板和老板娘送你的生日蛋糕。鮮花嘛,就算我們大家的一點心意吧。”“謝謝!”我深深地鞠躬,只覺得沈浸在一片溫暖的海洋中…… 店長的歌唱完了,響起一陣喝彩。接下去就是副店長,主任,山本,鈴木……一個接一。個不管唱得好賴,拿起麥克風張嘴就唱,誰也不推脫。看來即使是在這種場合也沒有人願意由於自己一個人的扭扭捏捏而影響了在座全體的情緒。這時我注意到老板和店長並沒有聽別人唱,而是從這里到那里地分別…See More
Jan 8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喝酒就要唱歌

“多多關照!”高聲的應和與酒杯的撞擊組成一片交響聲。這是一家典型的日本式小飯館。不但有純粹的日本式菜肴,同時還為想唱歌的客人提供卡拉OK。或許是個習慣吧,日本人一喝酒就要唱歌,似乎只有唱起來才能夠盡興。於是,許多為人們所熟悉,喜愛的民歌,流行歌曲之類就被制成了伴奏音樂形式的磁帶,甚至帶有歌詞,映像的伴奏音樂錄像帶,這轉而又成為一些飯館的服務項目之一。 你瞧,幾杯酒下肚,唱歌的欲望就來了。“怎麽樣,唱一段兒吧!”不知是誰打了頭。“唱一個,唱一個!”呼聲一片。 “第一個,誰?”“松下,松下來一個!”“不應該我先來,應該叫咱們老板先來,對不對?”松下說。 “對!老板來一個!”“來就來。我來完,可就是店長。你們一個個誰也別想跑。”老板倒是蠻大方,拍了拍自己那凸出來的肚子,咳了兩聲,接住傳過來的手持式小麥克風。剎那間,廳堂里響起了立體聲音樂。房間一端的彩色電視機亮了,音樂聲中畫面出現了歌曲標題。接著,畫面不斷變幻,歌詞一行行顯現出來:“那田野的小路,那綠色的小路……” 老板的歌唱得可實在不高明。音不準拍子更不準,純屬瞎胡唱。可他還抒情抒得猛來勁兒,脖子用力歪著,臉憋得通紅。一曲唱完,他掏出手帕揩…See More
Jan 4
Passion for Style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特殊姿態

“我說,關於二樓客人的鞋的問題。”坐在角落里的三城君發言了:“客人多的時候,臺沿下擺不了,我們最好能給放進鞋箱里。不然,連個走路的地方都沒有,常常像踢球似的踢過來踢過去,又礙事又不禮貌。”三城君地東京電機大學物理系三年級學生。他有著一雙深深凹進去的大眼和一副寬寬厚厚的肩膀。如果說,鈴木具有典型的日本女子的氣質,那麽三城君就是具有日本男子氣質的另一個典型——像一部機器似地百分之百地絕對服從命令。特別是接到店長“令箭”時,那一聲飽滿的“是!”必定伴著“刷”地一個立正,“刷”地六十度鞠躬。簡直就是武士道的活標本。“還有,咱們的擦手巾有個別洗的不那麽乾淨。”拓殖大學經營系的三年級的山本君說:“這件事是否需要跟洗衣店交涉交涉。”我們店的擦手巾是每天送到某家洗衣店洗的。 “有這樣的事?”老板注意地問了一句。“是的。有一次一位客人要求換擦手巾,說有怪味兒。我聞了聞,確實有。”山本的口齒不太利落,兩顆門牙在最近一次的柔道練習時摔掉了。他酷愛柔道。跟松下一樣,對業餘愛好的興趣大大超過所學的專業。一次他的腰扭傷了,傷得挺厲害,可還來打工。瞧著他那副咬牙忍痛的樣兒,好幾次“你歇會兒吧,悠著點兒幹”的話已經到…See More
Jan 2

Passion for Style's Blog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公共澡堂

Posted on April 24, 2020 at 3:43pm 0 Comments

有一件事,我印像很深。

一次課間聊天,一個臺灣的同學抱怨說:日本家庭里洗澡的浴缸太小,進去轉不開身子,每天洗澡別別扭扭很不痛快。說臺灣家庭里的浴缸都很寬大,可以躺在里面休息……云云。 

 …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家醜

Posted on April 19, 2020 at 2:51pm 0 Comments

我們和他們都常在業餘時間看報。自然,我們看我們的54321,而他們看他們的54321。後來,關係漸漸熟些了,作為一種了解也不免互相交換著看一看。但不管是我們還是他們,都覺得讀對方的報紙是一件頭疼的事。讀滿篇簡化字的54321,對他們來說,幾乎不比讀日文的54321省力多少,不認識的字一個又一個。他們說:“這樣下去,我們快要變成文盲了。”而我們對54321也很不習慣:麻麻紮紮,筆劃繁瑣的漢字;在我們生活中已不常用,看去十分陳舊的大量詞匯;以及由於讀不慣豎排版報紙,常常得像捉迷藏似地,在整個版面上來回苦苦地搜尋文章的上文或下文……

 

至於說到日常的學習生活,我們與他們就更不同了。…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山東蓬萊海市

Posted on March 1, 2020 at 9:46pm 0 Comments

一回到教室,高就對班上其他臺灣同學說起來:“曉得嗎,剛才我們聽陳小姐彈鋼琴了。都是中國的民歌。好好聽喲!明天你們不去聽聽看?”

“真的嗎?要去要去!”

“我也去聽一聽!”

他們居然也是我的知音——我覺得是那麼不可思議,卻又那麼高興。

 

還有一件事,想起來更有意思。

 …

Continue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江西民歌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20 at 9:11pm 0 Comments

“見笑見笑!”

“呀,彈得真好,我們還以為是在放錄音。”

“你彈的那些曲子好動人,一聽就是中國味道的。我們本來只想在這里坐坐就走的,結果你看,聽著聽著就不想走了,一直坐到現在。”和高一起的一位臺灣女生說。

 

“真的?”聽了她的話,我心裏說不出有多高興。連忙回過頭去招呼我的夥伴:

“喂——你們聽見了沒有?他們居然也喜歡聽咱們的曲子!”…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