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ENIUM's Blog (149)

勒內·夏爾(René Char)俘虜

我嬉戲的青春鑄成囚徒的生涯。

噢,我生命的堡塔!


田野,你們映照在我四個收獲季節。

我雷霆震怒,你們輪轉著。

Added by INGENIUM on September 10, 2021 at 9:59a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5)

50 面對一切,這一切,一個左輪手槍,朝陽的承諾!

51 把它從故土連根拔起。把它種在被推定為未來的和諧土壤,收獲是未完的成功。讓它的感官覺察進步。這是我靈活的秘密。

52 “鐵砧的微笑。”這個圖像在以前會把我迷住。它蘊含著在閃光中消逝的火星。(鐵砧冰冷,鐵不再通紅,被摧毀的想像力。)



53 颳…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24,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4)

36 這個時代,疲憊的天空鑽入大地,人在兩個鄙視間奄奄一息。

37 革命和反革命戴上面具,準備下一次正面衝突。短暫的坦誠!老鷹間的搏擊變成了章魚間的扭鬥。人的天賦,自以為發現了正式的真理,實際上把直接害人的真理調節成容許害人。在全副武裝並氣喘籲籲世界邊緣,受到啟發的人浩浩蕩蕩地走上歧路!這時,聚在一起的神經質在傳奇和象征的眼中互相譴責;有肉身的人讓他的身體忍受酷刑,沒有一絲悔意。筆下的花,可憎的花,把它的黑色花瓣轉向太陽瘋狂的肉體。源頭,您在哪里?良藥,您在哪里?結構,你最終會改變嗎?…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23,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3)

21 苦澀的未來,苦澀的未來,玫瑰叢中的舞會。

22 給謹慎的人:遊擊隊的基地下雪了,針對我們無休止的追捕。你們,你們的房屋不會哭泣,你們的吝嗇粉碎了愛,炎熱在一天天重復,你們的火焰不過是為了扶持病人。你們的癌細胞開口說話。故鄉不再有力量。

23 雉堞形的現在……

 

24 法蘭西做出的反應簡直就是一個在午睡時被打擾的落魄之人。別讓在同盟中工作的油漆工和測量員成為新的受難者!

25 與日子分開的正午。和人分離的午夜。腐爛喪鐘的午夜,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小時都不能止住它的鳴響………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21,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2)

詩人的任務就是把舊仇變成可敬的對手,所有富饒的明天都為實現這目標而存在,特別是在這時,帷幔的音階高聳、纏繞、衰落、焚燒,這時大陸之風把它的心靈還給深淵。 

這場戰爭會一直持續到柏拉圖式的停戰之後。政治的概念會在悖論中建立,在動亂中,和自負的虛偽掩蓋之下。不要微笑。拋開軟弱的懷疑論;準備好你必死的靈魂,去抵擋城墻內冰冷的魔怪,它們好似微小的精靈。 

8…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19,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1)

睡神攫取了冬季,給它穿上花崗岩。



冬季睡去而睡神化為火焰。而後,屬於人。




這些筆記不屬於一個人的自戀,箴言或是小說。乾草的火焰也能成為它們的出版商。一次,視野內被折磨的鮮血曾令它們失去秩序,把它們的重要性化為烏有。它們寫於緊張、怒火、懼怕、競爭、憎惡、狡猾、瞬間的冥想、未來的幻像、友誼、愛情。這是說,時局對它們的影響巨大。隨後四處飛散,不再被注意。




當一個人的生命隱蔽於苦行之中時,這本冊子不屬於任何人,很難和不時令人產生幻覺的模仿分開。至少,這種傾向被抵制。…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17,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比利牛斯山

被大大愚弄了的山,

在您焦躁的塔頂上

銷弱最後一線光芒。

僅剩空洞與雪崩,

遺憾和悲傷!

所有那些不被愛戴的行吟詩人

都曾見過在某個夏天

閃耀他們溫存的悲觀王國。

啊!雪是嚴酷的…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13, 2021 at 8:0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共同呈現

你忙於寫作,

仿佛生命中你已姍姍來遲。

於是這般引出你的源泉作為伴隨。

你趕緊吧。

趕緊傳送

你背叛仁愛之心的精彩章節。

確實,生命中你已姍姍來遲,

無法澄清的生命,

你思慮再三惟有接受融合,…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12, 2021 at 9:38am — No Comments

指定繼承人:評德里克·沃爾科特的《仲夏》(4)

本文作者:〔美〕斯文·伯克茲 / 胡續冬譯

沃爾科特把聲音、音樂感作為一個與被感知、被體察到的經驗相聯通的連接體來重建。當他寫道:

 

當陽光從瓦立克郡啤酒色的天空

沈落,橡樹客棧的門樞在吱嘎作響。

秋天從憤怒的蘋果園裏吹出了泡沫,

因此白髮的老兵們把椅子拖向壁爐…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4,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指定繼承人:評德里克·沃爾科特的《仲夏》(3)

本文作者:〔美〕斯文·伯克茲 / 胡續冬譯



後面的詩在內部構成上同樣繁複。雖然主要著眼於加勒比,留心本地的細節,但它們和沃爾科特自身的身份特點一樣複雜。這里面有的段節是劇烈的表現主義式的觀察--

 

……單調的火紅色灌木林

用中國雜貨店上空的表意文字

拭刷著潮濕的雲層

——VI…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3,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指定繼承人:評德里克·沃爾科特的《仲夏》(2)

本文作者:〔美〕斯文·伯克茲 / 胡續冬譯

近年來詩歌和雜誌業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密切。詩人往往生產出二十或三十“首”分散的玩意兒,而後將它們匯集成書。古老的“種族的觸鬚”式的吟唱已被修剪、梳理,抹上了髮油,變得更像是耳語。而《仲夏》,不修邊幅但充滿活力,絕不是雜誌詩集。它的詩句像是鏈鋸上的環齒在生活的粗大樹幹上來回拉鋸。我們將面對的是被截斷的樹木、它的年輪、它的不規整。這條鏈鋸的連接和結合並非是巧妙加工的結果--它是內在的、有機的。如果鋸出了木屑和碎渣,那隨它去吧。沃爾科特不會在意。這是他自己獨特的隱喻:

 

……我的手掌已被那股我已搓撚了…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2,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指定繼承人:評德里克·沃爾科特的《仲夏》(1)

本文作者:〔美〕斯文·伯克茲 / 胡續冬譯



去年1017日,在詩歌界一個稀世難逢的儀式上,德里克·沃爾科特登上了紐約聖約翰大教堂高高的講壇,朗誦他的“為W·H·奧登而作的頌歌”…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August 1,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于木譯 / 勒內·夏爾(René Char)三十三個片斷中(下)

23

我的勞動力在流浪。

24

快去傳遞

你善良的反抗,獲得的奇跡

實際上,你在怠慢生命

無法表達的生命

25

不要想和扁桃樹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July 29, 2021 at 8:29pm — No Comments

王家新譯 / 勒內·夏爾《逃離群島》

俄里翁,

被無限和大地的饑渴塗染,

不再在古老的鐮刀上磨他的箭,

他的面容已在鐵灰中變黑,

他的腳步總是準備躲閃過失,

他滿足於在我們中間

並被留下。…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July 25, 2021 at 1:35pm — No Comments

于木譯  /  勒內·夏爾(René Char)三十三個片斷中(中)



12

安全是香水

13

女人盯著那人的一舉一動,她活著的心上人。

14

下一顆心就位。

15

耐心的空氣,稀有的網

鷹被馴服的心。…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July 24, 2021 at 8:00pm — No Comments

于木譯 / 勒內·夏爾(René Char)三十三個片斷中 (上)

1

擋不住的鳥

我心中你溫柔的星

我的路引她出軌

空氣離去,生命消逝。

2

結識你之前的我,吃過還餓,喝過還渴,無所謂善惡好壞,我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的同類。

3

林中純潔的眼…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July 22, 2021 at 8:0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VENASOUE

嚴霜使你縮成一團,

人比任何灌木燃燒得更熾烈;

冬天的長風懸掛起你。

石頭房頂,一座僵硬教堂的

斷頭臺。

Added by INGENIUM on July 10, 2021 at 9:30a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圖書館著火——給喬治.布拉克》(下)

我的職業是絕對的職業。 

我們在人群中誕生;我們死時,未曾得到神的撫慰。 

迎來種子的土地是憂郁的。面臨艱難險阻的種子是幸福的。 



有一種不幸,不像任何其他不幸。它在怠惰裏閃爍,有著可愛的品質,構成一張令人安心的臉。但怎樣的動力,騙局已過,怎麽的攫取終點的狂奔!可能,因為它疊起的影子是兇惡的,地域是純粹秘密的;它躲避召喚,總是及時溜走。它在天空的帆上描繪那些可怕的預言的英明。

 …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July 4, 2021 at 4:13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散文詩(René Char)宣告其名

那時我十歲。索爾格河將我鑲嵌。河水如聖明的鐘面,太陽歌唱著歷歷時辰。無憂無慮
和悲愁苦痛都烙在一家家屋頂的鐵公雞上一並
忍受著。然而在這個窺探著的孩子心裏,怎樣的輪子旋轉著,轉得比白熾火災中的磨坊的葉輪更強勁、更疾速?

註:索爾格河La Sorgue,法國南方阿維農地區的一條河流。

Added by INGENIUM on June 25,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勒內·夏爾(René Char)君王(節選)

總是在某個可愛的黃昏開始我們的生命。



而後,一切有助於解救我們的沮喪的,匯集
起來縈繞我們最初的步履。



我童年時人們的教導有天空微笑著向仁
慈大地傾訴的跡象。人們致意病痛如同夜晚

的一個過錯。流星劃過令人感動。我想起我曾是個孩子,極易動情也極易受傷害,非常

走運。我行走在一條河的鏡面,河面滿是遊…

Continue

Added by INGENIUM on June 20,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