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 Studio's Blog (342)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2)

新時期以來,隨著意識形態的世俗化,不少作家開始“告別革命”,嘗試走出“正史”式的文學敘事模式。如《白鹿原》寫一個鄉村的百年演變,不再是波瀾壯闊的“革命史”,而是一系列的“翻燒餅”和“折騰”,是沒完沒了的歷史劫難。這部小說在試圖翻轉以往的歷史“目的論”,結果卻滑向了古老的“河西河東說”,盡管如此,這部宣揚“循環論”的作品還是獲得很高的評價,因為人們還是看重它的所謂“史詩”的努力,習慣於欣賞以文學中的“大歷史”。…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December 6, 2019 at 4:01pm — No Comments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1)

——兼說莫言獲諾獎的七大原因

溫按:最近我接連寫了3篇關於莫言的評論(其中一篇是和葉誠生合作的),但願不會被看作“湊熱鬧”。其實我是力求對莫言創作的得失都有所領悟分析,不是一味捧場,也不是刻意貶損。這一篇最近刊載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上,其開頭部分對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原因做了七個方面的分析。(此處刪節,內容可見本人新浪博客。…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December 6, 2019 at 3:59pm — No Comments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6)

所以我把中國的政治體制總結了幾點:第一,只要共產黨能夠維持其政治主體的地位,多黨制不可能,但這是“開放的一黨制”。這跟多黨制不一樣,跟新加坡的一黨獨大也不太一樣。如果一個政黨被幾個家族、一些利益集團壟斷了,那就很危險了。那麼怎麼開放?我覺得中國有很多經驗。中國傳統上只有皇帝這個職位不開放,其他都是開放的,有很多的歷史經驗。改革開放以來,最高領導人也不是終身制,這個職位也是開放的。共產黨在不斷把新興社會階層吸納到黨內也促成了執政黨更加開放。 …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December 5, 2019 at 11:17pm — No Comments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5)

我把西方稱為外部多元主義,它是先有市民社會後有國家的,它有不同的社會力量,所以一個國家可以有幾個政治過程,可以三權分立。但中國不是。中國幾千年來就是皇權,秦始皇以後一直是先有國家後有社會,皇帝只能有一個,所以只能有一個政治過程。那麼怎麼做,才能讓統治比較有效?那就是把一個政治過程分成三段,第一段是決策,第二段是執行,第三段就是監察。這是漢制,確認了以後,一直到晚清。現在也是這樣,有點類似。那麼現在要解釋的就是,皇權怎麼轉變到現在的黨權?怎麼看我們這個黨?



共產黨其實不是像西方理解意義上的政黨。我的解釋是,“黨權”就是“組織化的皇權”。以前的皇帝是個人,是家庭,現在黨是一個組織。在這個轉型中,西方有些概念是幫助了我們的,比如“民族主義”、“主權”、還有列寧主義式的政黨。我認為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正是表現在這些地方。這是馬克思主義真正的中國化。
 …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November 4, 2019 at 10:48am — No Comments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4)

中國除了財政和貨幣政策以外,還有國有企業這個經濟部門可以調節經濟。

我認為全球經濟未來會越來越波動,所以中國怎麼做都不會放棄這個國有部門。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中國幾千年就是這樣。當然這三層資本之間,邊界在哪里,每一個朝代都在變化,每一個時代都在變化,改革開放40年里也有變化。現在要中國回到毛澤東時代,完全沒有民營經濟,是不可能的。現在就是政府跟市場之間取得平衡的一個問題,在中國就是混合經濟和諧的問題。 



展望2035中國政治:開放的一黨制、以黨領政、三權分工…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November 4, 2019 at 10:47am — No Comments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3)

展望2035中國經濟:“三層市場”論 

中國是個文明國家,但是文明國家不是一種道德概念,就是說它一定是好的或者壞的。任何一個文明都有它的優勢劣勢,不光有好的。現在很多人要把中國模式叫做世界上最好的,也不科學。我們好多東西要重新回顧。中國未來30年,到2035、205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會怎麼樣?我覺得如果用中國自己的文明觀點來看,遠遠要比用西方的理論預測有效得多。 

中國未來30年,經濟制度是什麼樣子的?現在中國講mixed economy(混合經濟),我覺得沒有講清楚。西方把中國看成是state…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November 4, 2019 at 10:36am — No Comments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2)

年紀大一點的人都知道,中國在50年代有很長時間,都在研究爭論中國明清資本主義萌芽的問題,人民出版社還出了很多書。我覺得這個就很荒唐。如果要說中國資本主義的萌芽,唐宋比明清更好,唐宋更發達。那為什麼不研究唐宋,要研究明清?也是因為西方,因為西方的資本主義是從發現新大陸開始的,時間上就相當於中國的明朝。還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例子。過去顧頡剛先生有個“疑史”觀,懷疑中國的歷史。我一直懷疑中國近代以來的這個知識體系。我沒有很多時間來做這方面的研究,如果做的話,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不過,這個問題對中國很重要——就是我們怎麼來解釋中國? …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November 4, 2019 at 10:31am — No Comments

鄭永年:中國為何說不好“中國故事”?(1)

【編者按】2018年5月21日,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在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北京總部舉辦新書《中國的文明復興》、《中國的知識重建》發布會。鄭永年在主題演講中分享了他對中國改革開放40年以及未來30年政治經濟走向的研判。本文為編輯後的演講全文。

 

我今天本不想講這兩本新書,而是想和大家談談中國改革開放40年,以及“十九大”之後的“三步走”,至少可以講講中國如何通向2035。不過,這兩本小書,是我自己思考中國問題、世界問題的一個視角,或者方法,因此聯系這兩本小書來講未來中國政治和經濟制度的可能演變也很好,至少有一個思考方法的基礎。 …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November 4, 2019 at 10:26am — No Comments

成松柳彭瓊英:唐代娛樂文化與唐傳奇演變(下)

三、娛樂文化主體的轉變與唐傳奇的式微

“唐傳奇產生在文人圈子之內,只供文人同好聊作談資或案頭閱讀,其發生和消亡受到文人自身生存條件和思想條件較嚴格的限定。”[20]唐傳奇的作者大多是文人士大夫,都有較高的文化水平。有學者甚至將傳奇描述為“進士文學”,因為它屬於獨特的娛樂群體。隨著國家的日益衰落,進士制“洎乎近代,厥道寢微,玉石不分,薰蕕錯雜”;“暨咸通、乾符,則為形勢吞嚼。”[21]不再尋求出仕,耽於世俗享樂的士子們逐漸喪失了創作的欲望。政局之動蕩、前途之絕望也使文人們失卻了遣興娛樂的閑情逸致。這樣,傳奇創作就喪失了它原來因以興起和發展的外界刺激和客觀條件,其創作動機就必然轉換到新的方面。…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June 13, 2019 at 11:05am — No Comments

成松柳彭瓊英:唐代娛樂文化與唐傳奇演變(中)

二、娛樂文化活動的群體化與唐傳奇的發展



“小說亦如詩,至唐代而一變。”[9]魯迅語。小說在唐以前,一直是以志怪志人為主要內容,而傳奇,汲取了六朝志怪文學的營養,為小說帶來了一股新鮮的氣息,它從志怪走向現實,記錄愛情而更具文采。它依靠自己的獨特,成為中國小說本幹上“獨秀的旁枝”[10]

唐傳奇的繁榮首先表現在作家作品的數量方面。更重要的表現在它總體面貌的絢麗多彩,千姿百態上,而這又是由內容的豐富和藝術的精湛所決定的。

斗雞是唐代帝王極喜愛的一項娛樂活動,“上好擊毬,由是風俗相尚。”…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June 13, 2019 at 10:55am — No Comments

成松柳彭瓊英:唐代娛樂文化與唐傳奇演變(上)

【內容提要】  唐傳奇作為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在我國小說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代表著小說的確立,然而,唐傳奇的真正成熟、繁榮時間只有從中唐貞元至長慶短短四十年時間。唐代文人的娛樂生活需要促使他們創作傳奇。歌詩贈答、說話等娛樂活動與唐傳奇相互影響並促進唐傳奇的發展。娛樂主體的轉變及文人逐漸失落的遣興娛樂的閑情逸致使唐傳奇逐漸式微,以說、唱、演的形式繼續流傳。…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43pm — No Comments

林冠夫:《虬髯客傳》本事考(下)

歷史人物李百藥本人,原也是隋朝官員。據《舊唐書•李百藥傳》載:“開皇初,授東宮通事舍人,遷太子舍人兼東宮學士。”他父親李德林與楊素又有那份“共執隋政”的特殊關係,兩家有所來往,也是情理中事。當時,李百藥才名籍籍,年輕有為,《舊唐書》李百藥本傳曰:“左仆射楊素、吏部尚書牛弘,雅愛其才,奏授禮部員外郎。”可見他在隋朝,頗受楊素知重。本傳中又謂其“以名臣之子,才行相繼,四海名流,莫不宗仰。藻思沈郁,尤長於五言詩。雖樵童牧豎,並皆吟諷。”雖然這是史家綜評其一生,但他青年時的個人魅力,亦可由此想見。在女侍眾多的楊素府,他得某一女子青睞,與之產生何種情愛瓜葛,進府赴約事,想來是完全有可能的。



此外,《全唐詩》卷四十三,李百藥卷,收有《寄楊公》,曰:

公子盛西京,光華早著名。分庭接遊士,虛館待時英。…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21pm — No Comments

林冠夫:《虬髯客傳》本事考(上)

唐代傳奇《虬髯客傳》,是中國文學史上罕見的文言小說。特色顯著,但也留下一些需要探索的問題。

中國小說的歷史發展,到唐傳奇時代,小說創作的種種藝術手法,都已大致具備。小說這一文學樣式,至此完全成熟。虛構手段,已是有意識地運用,這便是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說的“作意好奇”。就這一點說,《虬髯客傳》正是小說藝術已臻成熟的標誌。…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21pm — No Comments

林冠夫:《聶隱娘》作者考(下)

袁郊是晚唐小說家,作有小說集《甘澤謠》。而《甘澤謠》原本亦已佚,今流傳本系明人楊儀的輯佚本,收小說九篇,其中有《聶隱娘》。

袁郊《甘澤謠》中有《聶隱娘》一篇,未能引起研究者的注意,或許,這是由於今流傳的只是個輯佚本。而且,有人還對這個輯佚本一口否定,如清人周亮工,說:“或曰《甘澤謠》別自有書。今楊夢羽(按,楊儀字夢羽)所傳,皆以他書抄撮而成,偽本也。或曰夢羽本未出時,已有以鈔《太平廣記》二十餘條為《甘澤謠》以行者,則夢羽本又贗書中之重儓也。”(《書影》卷一)楊夢羽的《甘澤謠》輯佚本既被說得如此一無是處,人們又過於信從周亮工的說法,於是,對《聶隱娘》為《甘澤謠》中一篇的事實,也就不予注意了。

周亮工上述的說法,是不是有何種根據?曰:不見得。…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19pm — No Comments

林冠夫:《聶隱娘》作者考(中)

今舉最顯著的《裴航》為例:書生裴航進京赴考,路過藍橋驛時,因渴向道旁一家求漿。小說女主角云英,從簾下遞出一碗漿來。裴航只看見那持碗的手瑩白如玉,按捺不住一睹她的面貌風采,驀地掀起簾來。於是,云英在那莽撞的猝然舉措下,美麗外貌和嬌羞神態,悉落裴航眼中。此外還有《昆侖奴》中的紅綃女,赴約的崔生於戶外看窗內紅綃女的風姿神態。《鄭德璘》中的韋氏女,於船窗垂釣,鄭生隔窗窺其美艷,《孫恪》中的袁氏,《張無頗》中的廣利王女,《文簫》中的吳彩鸞,《封陟》中的仙女,等等,無不如此。實際上,這是借作品中人物的目光所及,以凸顯女性主角的神情風姿,是裴铏獨有的筆墨運用方法。…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19pm — No Comments

林冠夫:《聶隱娘》作者考(上)

《聶隱娘》是讀者較為熟悉的唐代傳奇小說。小說的主角女俠聶隱娘,隱身遁形、刺鷹隼、決虎豹,種種作為,且不說對後世武俠小說在寫法上產生何種影響,甚至小說中一個次要人物的名字——“妙手空空兒”,至今在人們生活中仍還作為熟語使用。可是,這篇小說的作者是誰,卻留下疑問。

60年代之初,我曾因寫論文《裴铏及其〈傳奇〉》的需要,將散見於幾部類書中的《傳奇》散篇輯出,成一部輯佚稿。輯稿的各篇,除校注外,又都有近似於“解題”的簡要說明。輯稿交給某出版社,因為稿本不足十萬字,社方考慮的是市場需要,建議再稿一本內容近似的,我又輯了本《瀟湘錄》。後來,出版社多次搬家,主管和編輯又幾經變動,那部在塵封中的《傳奇》輯稿,大概被作為廢紙處理掉,可謂無疾而終。…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19pm — No Comments

劉天振:唐傳奇敘事視角藝術及其敘事文體的獨立(4)

敘事角度的靈活轉換更是推動了小說敘事結構的一次深刻的革命。全知敘事作品的結構多嚴格遵守自然時序和事件因果邏輯,是一種封閉式線性模式,而《張佐》這類作品的結構則呈現出接力賽式的一環緊扣一環、既可層遞無窮,又能收放自如的開放型活性的形態。這種結構不僅能使文本故事再生性大大增強,更重要的是從根本上無限提高了小說文本虛擬真實的能力。而且敘述主體還有意借用其它輔助手段,如伏筆照應、借具體事物作行文線索等增強結構有機體的內在凝聚力,表現出強烈的結構意識。法國文學批評家茨•托多羅夫說:“只有從結構的層次上才能描繪文學的演進。”[1](p39)這種可以無限激發文本審美張力的動態性結構的出現,是唐傳奇文體獨立的又一顯著標誌。…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15pm — No Comments

劉天振:唐傳奇敘事視角藝術及其敘事文體的獨立(2)

同樣,元稹《鶯鶯傳》中的鶯鶯形象之所以能在接受者心中喚起一種回味無窮的神秘美感,也與作者有意采取次要人物張生視點進行局部限知敘述有關。這種在全知敘述大框架下,看似無意實有意的局部限知敘述,隱喻著小說文本的敘述層次開始發生內在變化。如果我們把這類作品的外在敘述者本文看作敘述的第一層次,那麽,其中采取人物聚焦的局部限知敘述則可看作敘述的第二層次。第二層次的限知敘述不僅可使聚焦對象更精致、逼真、其閱讀效果更耐人尋味,而且,由兩種敘述層次的交錯與互滲所產生的內在審美張力標識了小說文本虛構創造能力的大大提高,體現出小說敘述主體的自覺意識的明顯增強。…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13pm — No Comments

劉天振:唐傳奇敘事視角藝術及其敘事文體的獨立(1)

【內容提要】唐傳奇敘事文體的獨立與其極富靈性的視角操作藝術存在密切關係。傳奇作者們通過采取全知敘事框架下的局部限知敘述、第三人稱和第一人稱限知敘述、以及多視角的交叉與轉換等敘事謀略,使傳奇文本在敘事話語、敘事結構及敘事的時間、節奏等方面都超越了母體史傳,發育成獨具小說審美品格的敘事文體。唐傳奇敘事藝術成就的獲得,既吸納了中國傳統敘事藝術如史傳、六朝誌怪的營養,也借鑒了國外敘事藝術,如印度的佛典文學和民間文學的經驗。

從某種意義上說,文學發展史就是一個個體現精神個體的文體的嬗變史。我們評價某類新出現的文學作品的文學史意義,不僅要看其思想意蘊方面是否閃爍著創新精神,還須視其文體形式對於文學史的發展有無做出獨創性貢獻。我們欲評判一種新型小說樣式在小說史上的地位,不能僅據其思想價值的高低,還要視其文體學意義如何。…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February 8, 2019 at 5:12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