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 亞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leach'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omogun 詩男
  • Rajang 左岸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orioka
  • 抱抱,看新聞
  • 說好不准跳

Gifts Received

Gift

Bleac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leach's Page

Latest Activit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情為何物》吵嘴與冷戰

一家人朝夕相對,吵嘴是免不了的,有些人特別喜歡撩交,對這種人,最好是由得他吵個夠,左耳入右耳出。也許你會說:“由得他罵?不甘心。”我卻認為由得他罵,一於沒反應才是高招。因為對這種人而言,跟人吵嘴是最佳娛樂,若他不覺得那是最佳娛樂,就不會常常撩人吵嘴了,你不睬他,他才不甘心,自己氣個半死呢。我才不會那麽笨去答他的嘴,讓他選中我做消遣對象,要找人消遣,請另找墮入陷阱者,我沒有那些時間。況且俗語說:“相罵沒好話。”罵得火起時,連平日說不出也不屑說的下流話也會沖口而出,為什麽我要扯低自己的教養水平,去跟蠻不講理的人吵罵?如果他偏偏選中我,我必會玩他一場,既當沒聽到,從臉部表情一絲不變,令他驚駭於他的惡毒咒罵原來完全引不起人家的反應。既當他不存在,亦不理會他,他一個人自咒自罵也沒趣兒啦。至於他罵我的話,假若根本是捏造的,我才不會放在心上。他想找我做最佳娛樂對象,難矣,我才不會給他這種免費消遣節目,除非他付我對罵費,每句若干銀兩,不然,他只好自己唱獨角戲了。喜歡罵人的人又仍然受不了人罵,對付他的方法是:待本姑娘心情好的一天,送他一句剜心剮肺的,之後他再呱呱大叫我則拜拜上街去了。冷戰我也不喜歡,不過…See More
16 hours ago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情為何物》另一種不渝

一男一女未必要一生一世相處,也可以有不渝的感情。但是這種不渝的感情,很少雙方同時都有,有的,都是癡的那個而已。反正,少年時的愛侶,如今都各有家庭了,即使兩家人仍有來往,還不是如一般的兩家人來往那樣,誰可以說什麽勾起往事的話?誰想令別人的家庭起什麽漣漪?這樣,倒是相見不如不見了。我不相信世上有絕對美滿的婚姻,只不過是出來見人的時候,大家都似乎相當幸福而已。世上沒有女人嫁到過她夢想中的白馬王子。世上也沒有男人要到過他夢想中的塔中公主。你可以說婚姻是一種互相扶持,互相忍受,其中當然有不能對任何人訴說的難處,但是要一個人習慣另外一個人,日夕相對的,談何容易?所以大家都將就將就了。舊愛是難忘的,容或難忘的只有那麽的一絲一纏,也會畢生縈繞在腦海中,留存在心底里。有時各人結婚之後,居住的地方不同、生活的圈子不同,根本碰不上面。即使偶爾在街上擦肩而過,又或者在宴會場合隔著兩張桌子,總是人一大群,有話又何從說?即使他走過來坐一會兒,頂多也不過是一句你好嗎?你怎麽告訴他當年你想說而靦腆沒有說的話?你怎麽告訴他有時你會想起他?那些錯失了機會沒有說的當年話,也許他這輩子也不可能聽到了;他仍有個影子在你心中,他…See More
yester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情為何物》不要再見

他女友情感豐富,達於泛濫地步。每次從外地回來探我,見時眼紅睫濕,別時又咽咽泣泣,見到舊男朋友時更不曉得怎樣了。 豈料連她,今年也冷靜了起來。原來碰上個多年未見的舊戀人,在她心目中高高瘦瘦的俏郎君,變了個肥頭大耳的大胖子。 “呀喲!要死了!他胖了八十磅。” 這一來她就眼紅睫濕不起來。 我笑著說:“這就是女人不應四處找尋久失聯絡的舊男友的原因。” “也不一定個個都走了樣吧?”她說。 “先探聽探聽!”我說:“若聽說還風采依然的便去重逢一下。” “那麽我們真的要好好保養自己了,不然嚇壞舊男友。”她捧著臉龐說。 那還用說,大家多年不見,誰知道你發展了什麽內在美,一碰上看你皮皺腮墮肚凸,還不抱頭鼠竄。 十八無醜女,二十無醜男,再醜也有份青春有份調皮,總有點美麗。成熟時期(現代人把三十到四十叫成熟時期,不叫中年),卻是可醜可美了。成熟男士身型會更壯碩,沒有少年時代的單薄,站出來有風度翩翩的新氣派。不好運動呢,便頭禿肚大,加上風濕血壓高,背都彎了,腿都曲了,走樣啦。…See More
Thurs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情為何物》鬧劇

有位女友,住在外國,男朋友卻調來了香港工作。 女友非常之惡,規定男朋友要天天至少打一次長途電話向她報到。 男朋友聽話之極,不但一天至少打一次,有時還會打兩次三次。 我羨慕極了,我說:“我的男朋友三個星期也不打一次長途電話給我。” 女友說:“你以為他那麽好人嗎?一天打幾次來查查我是不是去了風騷而已,煩死了!”嘴里雖然這麽說,但小姐仍是心系電話,少個電話來也坐立不安,睡不著覺。 而這位小姐,男朋友服侍太好便囂張起來,次次說不上三句便吵嘴扔電話。 果然,上得山多終遇虎。 那夜我在香港老家,電話響了,一拿起來聽,便是女友嗚哇大哭的聲音,嚇得我忙問什麽事,還以為伯母過身了。 女友在嚎陶一番後才講得出話: “嗚——我被人拋棄了,他斬釘截鐵的說決定以後不見我了。” 啊!伯母沒駕鶴歸西,我松了一口氣。 “嗚——嘩——我要死呀,我要連人帶車撞下山崖,最後死得屍骨無存!” “喂喂喂!別死,別死,先聽我說。”我也急了,因為此人是衝動派:“不是那麽絕望吧,他一向對你那麽好。”…See More
Nov 1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情為何物》女人發蠻

朋友跟太太吵嘴,女人正在一哭二鬧階段,還未到三上吊。但是二鬧也夠瞧的了。先是將丈夫的東西全都從露臺擲到街上。丈夫是嬉戲派,由得她擲,作處變不驚狀。太太想,豈有此理,扮鎮定(女人最氣就是自己大鬧之時丈夫若無其事),於是一個鐵掌擒拿手,探進他口袋里掏了他的身份證出來,一把丟下街中。丈夫想想,這個劃不來,身份證丟掉了雖可補領,但是要去警方報失,又要去人民入境事務處填表格,麻煩之極,只好摸黑跑下街中找身份證。有個女人更會鬧,什麽也不擲,只把小兒子半夜三更推出街站著,無端的要趕他走。丈夫心都痛了,夫妻吵鬧關孩子什麽事?小夥子可憐兮兮的站在街口,孤兒似的,只好向老妻低聲下氣,只求小男孩少受驚嚇。又有個女人,在吵鬧時打了丈夫百幾個巴掌,男人臉上那層皮雖厚,在捱了百幾巴之後也會痛的,不禁老羞成怒說:“你快停手了,再不停手,我可要打你了!”老妻指著他鼻子說:“不停手又怎樣?”再一個耳刮子拍過去。丈夫忍無可忍,用盡吃奶之力賞她個巨靈大掌。這時女人倒在床上大哭了:“你欺負我啊!我好苦命啊!”真的服了這些女人,何用上吊,一鬧便鬧個天翻地覆。我沒本事,不會鬧,媽媽老叫我做淑女,不許做潑婦。有時氣在上頭,根本不曉…See More
Nov 9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情為何物》情書

若干年前,一個法國手表客戶跟《明報周刊》合作,舉辦“情書比賽”,投稿非常踴躍,其中不乏情文並茂的佳作。表現情感,永不過時,除非個個都變成機械人。我不認為情書過時,人不能為了扮時髦而放棄任何表達愛意的工具。假如女朋友不欣賞你開槍,打西洋劍給她看吧。假如女朋友不喜歡電腦,便刻個圖章給她玩玩吧。追求之事,務求打動對方的心,中西古今,十八般武藝出齊也無妨。現今打電話、坐飛機、傳真畫公仔都方便,人自然懶得提筆寫信了,不過有必要時,情書還是要寫上一寫的。說出來肉麻的話,寫出來有時會細致點。最時髦的追求方法,自是銀彈攻勢,送女友幾千萬,至少她不會不睬你。請問各位才子,肯妄自菲薄到這個程度,認為自己毫無吸引力,惟錢一途嗎?人生在世,至緊要隨意所之,喜歡怎麽追求異性便怎麽追法,無須自我限囿。一時興到寫情信便寫,不想寫時便不寫,根本不用考慮。說到古老,沒有古老得過性引誘的,這個最古老的方法千秋萬代也行得通,故亦不宜輕視。時髦,時髦個什麽?迫不到女人才是失敗。要是有男子追我,卻自命時髦灑脫而毫無表示,我何從動心起?故作有型,他自己去跟自己鬧戀愛好了。文學、音樂、圖畫、語言、動作、表情,全部都有其動人之處,不…See More
Nov 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情為何物》女人

女人對愛情很難滿足,再幸福的女人也不會覺得滿足。最好的是讓她走過一條坎坷路,才嫁著個好郎君。讓她愛上個根本配不上她的憤怒青年,讓她在家長反對,親朋壓力之下,死命地去跟他擁在一塊,讓她以為偉大過。讓她愛上個浪子,不羈的風,不可靠的男人,讓她浪漫過,也讓她傷心過。讓她愛上個公子,高攀不起過,被人始亂終棄過,自尊心被踩了一下,虛榮心收回一點。然後,在一群說高又不夠高,說低又不算低的男人中左左右右約會一些時間,不拍拖又怕寂寞,拍拖又明知對象不夠好,惶惶然不可終日。那時,有個正人君子,學養收入外貌平均分都過得去的,即使是乙減而不是甲等吧,她也會甘甘心心的嫁了。嫁了以後,如果他對她還不錯,條件漸漸進步為乙加時,他亦已認命了,懂得稱自己為幸福的女人了。當然,她會在心中憐惜她的憤怒青年,在知己面前追憶她的浪子,在朋友面前炫耀她的公子,但俱往矣,總之她偉大過,浪漫過,又矜貴過,如今她是滿於現狀的,要她從頭來過她也不肯了。她的最後得主是好運氣的,至少她已經走過了一大段心路歷程,省掉了被她埋怨太肯妥協、不夠刺激又或者不夠名利的麻煩。不甘雌伏的女人,只有命運可以馴服她,而不是任何男人可以馴服她。她的丈夫只是在…See More
Nov 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寫我心》友

女友寫信來說: “你在港心煩時,隨時可以飛來住幾日,聊天解悶,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你千萬不要有孤獨的感覺,將來老了,咱們一起養老,有多少事可以一起回味,想想也溫暖可愛。” “所以,你乾脆把我的家當做是你另一個家吧。” 這是最暖人心的一份新年禮物。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但以她的管家婆性格和我的獨行俠性格,兩個老太婆住在一起可能天天吵嘴。 這一生,上天算眷顧我,總有長期疼惜我的朋友。理由是,朋友認為我是明白人,跟我做朋友有安全感,對我多好都不怕寵壞我,絕對可以放心去愛我寵我。 雖然我知道人心難測,但我相信我至少還有點判斷力,誰真正心地好兼有行動,我都會把他們的好意長留心間。 好像劉培基,有時很情緒化,而我又不夠他牙尖嘴利,少吵是有過,但是翻臉卻沒試過,雖然培基不是世上最易相處的人,但我知道他其實有顆十分善良的心,所以他發脾氣,我忍他,我發脾氣,他也忍我。很難得的十年交情。 有天三更半夜,黃霑有幾分酒意,頑皮性起,打電話告訴他我失了蹤,我忙回電培基,說我安坐家中,並未失蹤,因為我若失蹤,他真的會四處去找我的。 我又叫黃霑別再拿他作惡作劇,假若我真的失蹤,他以為又是黃霑的狼來了惡作劇,到時反…See More
Nov 5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寫我心》朋友和雨量

老朋友從外地傳真來一張紙,問可否代辦點事?不辦也可以,因為實在太遲了,時間不足,不過,試問一下也無妨。 我當然不能創造神跡,知道人家急,便馬上傳真回條說: “請老朋友做點事永遠不會太遲,我試試我能辦得到什麽吧。” 對方又傳真幽默一句: “我現在知道了老朋友是要來做什麽的,我要開始快點結交多些老朋友了!” 老朋友是日積月累的,當然不會有速成老朋友,我那位老朋友好開玩笑而已。 朋友有點像甘霖——那是感情上的說法,也有點像雨量——那是現實的說法。 正如每年會降多少雨,哪一天降雨,哪一天不降雨一樣,都是有變化的,有時,不如你想像中的少,有時,不如你想像中的多。 有時甘霖密降,受寵若驚;有時鬼影也沒一隻,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特別是香港這種繁忙的國際城市,人們老坐不定,飛來飛去跑來跑去,朋友可能有一大把,在你心情最寂寞時(想見人那種寂寞),卻全部不在香港不在家,找哪一個都找不到。在你心情最落寞時(不想見人那種落寞),朋友又從四方八面飛到來找你,時間跟人捉迷藏。 最開心的自然是有空又有心情想見人時,每個朋友都在家,亞、歐、美、澳、非的朋友恰巧飛來度假,傾盆大雨的淋個痛快。 從沒指定自己做交…See More
Nov 3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林燕妮《我寫我心》幾種朋友

朋友嘆道:“世態炎涼。” 當然是這樣的了,一般人也不是故意如此,但是一般人的情操,質素水準差不多都是這樣,與其當別人針對自己,不如當這是人性接受之,減少憤世嫉俗之情。 人生只要有三五知己,對你始終如一,不會在你窮途潦倒時看不起你,也不會在你飛黃騰達時太看得起你,那就相當不錯,因為其情真如赤子,對你之好意與忠誠,完全與看得起或看不起沒有關係。 推其次者,談得來玩得來也是朋友,人都是有缺點的,交朋友又不是找聖人,且看開些。 有些朋友天生多嘴,你有什麽不好處他便全部嘩啦嘩啦的數給人聽,惡毒則未必,也不用惱他,不過就不能什麽都告訴他了。 有些朋友很愛你,但屬沒有勇氣類,人家在他面前圍攻你,他居然一句維護你的話也不說,這是他膽子小,又太愛跟別人妥協,他既喜歡你,卻不願意為你而失去其他的朋友,那就不要預備他會為你出頭。 有些朋友對你雖好,但卻永遠不肯介紹他的朋友與你認識,甚至設法阻止你們親近,因為他吝嗇他的社交圈子,為什麽要讓你分一杯羹?這種朋友,亦不要期望他會送個新朋友給你。 有些則是隱惡亦隱善類,到底有點交情,他不會說你的糗事,但若你做了什麽好事,他亦不會向人提起,就是怕益了你,所以不要以為他…See More
Nov 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寫我心》交深言淺

有位相識很久,交情也很好的朋友有一天聊起,原來他對我的工作是不大了解的,只知道我寫稿。 想想也不出奇,一直見面吃飯,總是一桌子人,我又絕少談到廣告公司的工作,甚至其他與自己有關的事,不禁莞爾省起,原來有交深言淺這回事。 有一撮交深言淺的朋友,大家絕對喜歡大家,也忠於友誼,但是他們對我所知甚少,人家不問,我便不說了,到底我不是個對自己很有興趣的人,談得投契的話題,不需與我個人有關,所以投契得來是不大涉及我這個人的。 不是故作神秘,不問便沒想起要說而已,朋友若是要問,我自會說,說得的便坦誠相見,說不得的便不說了。 廣告的工作,在廣告還未出來之前,整個過程都不宜多言,廣告公司與客戶間通常有個保密的協議,即使事後,除了大眾眼見的成果外,所有威風事與不威風事大家都不想說。市場競爭激烈,不能步步棋子都向外宣揚,甚至“為什麽這個產品那麽成功”,客戶和我們知道就夠了,當然不須向對手解釋“為什麽會這麽成功”,讓他們自己分析、判斷好了,無謂雙手奉送經驗,只為過一陣口頭威風的癮。 何況,一天十幾小時對著工作,閑暇時連提及都覺得累了,還不選別的話兒去聊? 很多人對人都會有個很主觀的形象,他選擇喜歡我是什麽樣子…See More
Nov 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寫我心》開朗人生

人的一生,難得有天真未鑿的童稚時期,做父母的,還是讓小孩子享受那十年八年的無知吧,不須要太早告訴他們人心是如何的險惡,這麽早知道來幹什麽?由得兒童從純善的心自然長大,將來的氣性反而會平和一點。 小小年紀犯不著預先學會防人算人,太早學了反而會養成疑人和不信任人的麻煩性格。 我是寧取正面教育的,先教子女怎麽對人好,舉些實例給他們看看,這位叔叔對媽媽怎麽好,那位阿姨對媽媽多麽情誼深重,總希望小孩子看好榜樣學,好過告訴他們:你看這個叔叔怎麽害我,那位阿姨怎麽佔我便宜,因為孩子只會從中學到害人和佔人便宜之道,而這些本領,不會令他們長大後成為快樂的人。 有膽量教孩子做好人,無形中就是給了孩子對這個世界的信心。至少,我的父母是這樣教我,我覺得功效不錯。 我只是個很純真的小孩子,但也不見得長大後不能應付複雜的人事關係。我想我是百無防備的長大成人,在不知不覺中練大了膽才知世情險惡,但是經驗、信心和豁然開朗的心境有了,也就對壓力處之泰然。 人事問題從來不令我覺得煩惱,麻煩是麻煩,但我沒讓自己覺得那是天大的煩惱就是了,反正世上總有好人與壞人,壞人打發妥當了也就不用生氣。 不是說我未碰過壁,有哪個人不是碰壁長…See More
Oct 3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寫我心》開朗人生

人的一生,難得有天真未鑿的童稚時期,做父母的,還是讓小孩子享受那十年八年的無知吧,不須要太早告訴他們人心是如何的險惡,這麽早知道來幹什麽?由得兒童從純善的心自然長大,將來的氣性反而會平和一點。 小小年紀犯不著預先學會防人算人,太早學了反而會養成疑人和不信任人的麻煩性格。 我是寧取正面教育的,先教子女怎麽對人好,舉些實例給他們看看,這位叔叔對媽媽怎麽好,那位阿姨對媽媽多麽情誼深重,總希望小孩子看好榜樣學,好過告訴他們:你看這個叔叔怎麽害我,那位阿姨怎麽佔我便宜,因為孩子只會從中學到害人和佔人便宜之道,而這些本領,不會令他們長大後成為快樂的人。 有膽量教孩子做好人,無形中就是給了孩子對這個世界的信心。至少,我的父母是這樣教我,我覺得功效不錯。 我只是個很純真的小孩子,但也不見得長大後不能應付複雜的人事關係。我想我是百無防備的長大成人,在不知不覺中練大了膽才知世情險惡,但是經驗、信心和豁然開朗的心境有了,也就對壓力處之泰然。 人事問題從來不令我覺得煩惱,麻煩是麻煩,但我沒讓自己覺得那是天大的煩惱就是了,反正世上總有好人與壞人,壞人打發妥當了也就不用生氣。 不是說我未碰過壁,有哪個人不是碰壁長…See More
Oct 30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寫我心》惱

易惱的人我不怕,惱一陣,發一陣脾氣便雨過天晴,什麽事情都沒有了。最怕小器的人,也不知道開罪了他什麽,就對你冷冷漠漠惱你十年八年。 更怕的是既努力保持君子風度,不清算你,卻一直惱你,既不絕交,但你一想重拾舊時情誼對方卻拒你於千里之外,決定繼續疑你,不信任你的人。 有位大姐,我初出道時很疼我,忽地不知惱了我什麽,我更加不曉得她惱了我,有一回給她打電話,她居然驚奇地問:“你不知道我惱了你半年嗎?” 當然,我的無知無覺只能令她更惱,白惱了半年而對方卻懵然不知,豈不是浪費了彈藥?所以一於繼續給我沒趣。 有時會突地打個電話來說:“某某的電話幾號?”我說了,她大小姐便話也省下,啪的一聲便收線,每次都是如此。我想,既然她想把我從朋友貶為黃頁分類電話簿,那也就算了。 有一回自動幫她做了些小事,她對我的朋友說:“料不到她肯幫我。” 我又沒惱過她,沒想過要與她作對。那次是覺得她做的事有點意思,幫個小忙,也不為討她歡喜,更不為使她回心轉意,想做便做而已,都不管她惱我惱到幾時了。 副刊老編蔡詩人最好人,我們這班女人麻煩多多,手書之誤要投訴,交遲了稿登不出來要投訴,蔡詩人的反應都出人意表,不但不惱,反而傷心起來,…See More
Oct 2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死在昨日》專注

被眾位編輯大人追稿追得密鑼緊鼓,一連幾個電話來,一個說要馬上要,一個說在坐著等,一個說不能出了預告到時卻無稿刊出,總之,都是要現在交稿。 真是,內疚得幾乎要自刎以謝天下,本以為不用上班稿便會交得準時點,怎知就是玩過了頭,黃昏鬧到翌日破曉時分的,跨日而玩,就把時間搞不清楚了,明天還以為是今天,過了兩天還以為只過了一天,只好把日曆端出來瞪著,看看今天是幾號和星期幾。 蔡詩人追稿說: “玩啦!玩啦!玩到天亮啦!記住早上交稿就行了。” 那就是說不睡覺也要交槁,這麽一來,我又不好意思跑了去睡覺而不交稿。 幸而,我一收心便可以馬上收心,坐定了便不會把筆桿兒玩上半天也不寫一個字。 唸書時全憑最後關頭收心咪書,那時倒很專注的,心無旁騖,一個字一個字的鑿進腦袋里。 舊同學老記得我不唸書,總是一天到晚不見人。我說,怎麽不唸,一唸時便聚精會神,快快唸完,而不是抱著書本二十四小時魂遊天外而已。 有一回開同學會,曾經與我同房的同學指著我大笑說:“她呀,考試前夕拍拖拍到淩晨五點才回宿舍,又不好意思在房間開燈吵著人,靜悄悄的捧著書本跑去宿舍大門口靠著咪書,那模樣兒多可憐。” 我倒忘了,原來都讓她看到了。 拍拖事大,…See More
Oct 2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我寫我心》自制力

朋友笑我一見到漂亮的時裝便沒有自制力,總忍不住買、買、買。 其實我對好的地皮和好的樓宇也沒有自制力,心血來潮時便買,不過地產比衣服貴得多,我的荷包會代我自制。 買樓是好習慣,會升值的,特別是在銀紙貶值得如此快的今天,留下點錢買樓是好的。 有人說,1997將到,你還在港買樓? 我說我只不過付百分之十首期,餘下的租客替我供。即使1997年後全軍覆沒,我的總損失也不過是每層樓的百分之十而已,假如1997之後好,我便有不錯的收成。 我並不賭,麻將牌戲狗馬全不會,買樓只是個小小投資,我只計成本,不會心痛賺不到太多,比方說我拿十元出來作資本,最不幸之時也不過是虧掉那十元而已,其中的上上落落紙上貧富都不用天天計算。 買樓我也虧過本,上一回地產大跌之前,我在郊外買了間房子,而那時候跌得最快也是那些地區,一下子就跌破底價,那我惟有速戰速決,壯士斷臂,趁早把它賣掉,假如當時不速賣,價錢還要跌。 這是老前輩教落: “投資不對時,要斬得快,不然就蝕進無底深潭里。” 幾時買入固然重要,幾時賣出一樣重要,正如外國諺語說:“別想連最後那一塊錢也賺了。” 幾時放手,須要自制力,不能妄想什麽都只升不降。 天下太平又不同…See More
Oct 25

Bleach's Blog

林燕妮《情為何物》不要再見

Posted on November 14, 2019 at 7:58pm 0 Comments

他女友情感豐富,達於泛濫地步。每次從外地回來探我,見時眼紅睫濕,別時又咽咽泣泣,見到舊男朋友時更不曉得怎樣了。



豈料連她,今年也冷靜了起來。原來碰上個多年未見的舊戀人,在她心目中高高瘦瘦的俏郎君,變了個肥頭大耳的大胖子。



“呀喲!要死了!他胖了八十磅。”



這一來她就眼紅睫濕不起來。



我笑著說:“這就是女人不應四處找尋久失聯絡的舊男友的原因。”



“也不一定個個都走了樣吧?”她說。…



Continue

林燕妮《情為何物》鬧劇

Posted on November 10, 2019 at 8:58pm 0 Comments

有位女友,住在外國,男朋友卻調來了香港工作。



女友非常之惡,規定男朋友要天天至少打一次長途電話向她報到。




男朋友聽話之極,不但一天至少打一次,有時還會打兩次三次。




我羨慕極了,我說:“我的男朋友三個星期也不打一次長途電話給我。”




女友說:“你以為他那麽好人嗎?一天打幾次來查查我是不是去了風騷而已,煩死了!”嘴里雖然這麽說,但小姐仍是心系電話,少個電話來也坐立不安,睡不著覺。…




Continue

林燕妮《情為何物》吵嘴與冷戰

Posted on November 6, 2019 at 2:02pm 0 Comments

一家人朝夕相對,吵嘴是免不了的,有些人特別喜歡撩交,對這種人,最好是由得他吵個夠,左耳入右耳出。

也許你會說:

“由得他罵?不甘心。”

我卻認為由得他罵,一於沒反應才是高招。

因為對這種人而言,跟人吵嘴是最佳娛樂,若他不覺得那是最佳娛樂,就不會常常撩人吵嘴了,你不睬他,他才不甘心,自己氣個半死呢。

我才不會那麽笨去答他的嘴,讓他選中我做消遣對象,要找人消遣,請另找墮入陷阱者,我沒有那些時間。…

Continue

林燕妮《情為何物》另一種不渝

Posted on November 6, 2019 at 2:01pm 0 Comments

一男一女未必要一生一世相處,也可以有不渝的感情。

但是這種不渝的感情,很少雙方同時都有,有的,都是癡的那個而已。

反正,少年時的愛侶,如今都各有家庭了,即使兩家人仍有來往,還不是如一般的兩家人來往那樣,誰可以說什麽勾起往事的話?誰想令別人的家庭起什麽漣漪?

這樣,倒是相見不如不見了。

我不相信世上有絕對美滿的婚姻,只不過是出來見人的時候,大家都似乎相當幸福而已。

世上沒有女人嫁到過她夢想中的白馬王子。…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