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
  • Male
  • Melbourne
  • Austral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假如流水能回頭'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Gifts Received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0)

接續這樣的理解,我們來看洪席耶對席勒的詮釋。對於席勒提及的一段法國大革命時期對工人的描寫,洪席耶延伸談論了某種審美自主性(即審美意義上的漠然〔indifference〕)。故事是這樣的:一位細木工人,   在為富裕的老闆鋪設家屋地板時,感覺自己彷彿處在自家中,進而喜歡並欣賞起這個房間的擺設──這位工人能充分享受這個空間與對外的視野,其欣賞與享受的程度甚至超過了屋子的真正主人。洪席耶認為,這段描述裡的工人無涉藝術或政治,但是他具有將自己從被剝削的工作狀態中主動抽離的可能性;這倒不是說主體與政經現實「毫無關係」,而是說主體得以主動「游離」於被給定的政治和經濟分配(Rancière 2009)。洪席耶說:「席勒有趣地形容此狀態為『無活動性』(inactivity)的時刻,或說活躍與被動趨同的時刻。此無活動性的狀態,被古代女神雕像的頭部面容所表徵,而無涉任何關注與意欲。⋯⋯如同細木工人『暫時停下他的手臂』,『不做任何事』的懸置時刻, 可以想成是審美經驗的核心」(洪席耶2012:  347-48)。17 …See More
23 hours ago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9)

由上可知,“illusio” 即“illusion”,亦即拉丁文的“in-ludus”,可引申為主體「信入」(doxa)的幻化遊戲。上述引文的重點,在於推敲「幻化」一語的語意,進而說明個體心智與社會結構之間的嵌結,乃是「幻化」(近於「認假為真」),因此遊戲才得以進行──這是就社會結構運作的層次去談。若再搭配前引之布爾迪厄說法「作家所必須完成的特殊工作就是既要對抗這些決定機制,也要借助這些決定機制將自己生產成創作者,也就是他自己這個創作的主體」來看,綜合而言,布爾迪厄其實並未忽視個體的自主性,他的立場不是社會決定論,也非環境決定論。藉著「幻化-遊戲感」的描述,布爾迪厄為社會學理論在個體自主性的問題上提供了解套的可能。換句話說,人文活動固然受到社會環境與所有習性、資本、場域所建構,但那不代表個體自主性會在其中全然泯滅。然而,…See More
Satur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8)

社會學理論降低了個體的自主性嗎?環視布爾迪厄的相關著作,可知他大概不會同意這樣的批評。對他來說,如果美學自主性意味著,15 要脫離自身社經脈絡以進行純然凝視(pure  gaze)才算數,那無異於活在虛幻的想像中。不過,他其實也指出了創作主體(例如作家或藝術家)有以抗拒決定機制的意識: 因此,社會學分析所做的,遠遠不是透過重建那施加在作者身上的各種社會決定機制所在的世界,來消滅掉創作者的地位,也不是像普魯斯特在《駁聖伯夫》(Countre  Saint-Beuve)所擔憂的一樣,將作品化約成純粹是某個環境的產物,而非顯示作者已從該環境解脫的標記。相反地,社會學分析讓人可以描述並理解,作家所必須完成的特殊工作就是既要對抗這些決定機制,也要借助這些決定機制將自己生產成創作者,也就是他自己這個創作的主體。社會學分析甚至可以讓人理解,在那些純粹只是某個環境與某個市場之產物的作品,以及那些必須自行生產市場,並且藉著從某部分來說,透過將此環境客觀化來完成、也生產出這些作品的解脫工作,甚至可以回過頭來改變環境的作品,在這兩者之間,有什麼樣(通常以價值這個用詞來描述)的差異。(布爾迪厄2016:…See More
Fri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7)

如上,無論是「對純粹假象作無關乎利害的自由評價」,或者那些「既是目的又是手段」的論述,其實都可看見席勒受到康德哲學的啟發。席勒更在這封信的註解裡用了「內在立法」的話語:「從純粹的無法則性到獨立自主地於內在立法還有很大的一步,而且還必須加入一種全新的力量(即觀念的能力)到遊戲之中」(席勒2018:  237)。在此段內容中,席勒循著審美自由遊玩的脈絡,提及人於「內在」中立法,這顯然是對康德第三批判之挪用。康德認為美學判斷不同於理性判斷或道德判斷,因為美學判斷力不對自然或自由立法,而只是對自己立法;它不能產生對象概念,卻是奠基於先天原則,所形成的主觀且普遍的條件。康德說:「所以判斷力對於自然的可能性也有一個先驗原則,但只是依一主觀的關注或顧慮而被裝備以先驗的原則。藉賴著其如此被裝備,判斷力並非把一法則(當作autonomy)規劃給自然,而是把一法則(當作heautonomy)而規劃給其自己,以指導其對於自然之反省」(康德 2004:  18;康德1992:  135;Kant  2007:  21)。12  這“heautonomy”…See More
Wednes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6)

個體的審美自主性究竟為何? 對洪席耶來說, 即一種「自由遊玩」。他區分了三種「體制」:(1)影像的倫理體制(ethical  regime  of  the images);(2)藝術的再現體制(representative  regime  of  art);(3)藝術的審美體制(aesthetic regime of art)。在「影像的倫理體制」裡,藝術的產物被視為「影像」,關注重點在於這些影像對社群和道德產生了哪些效用, 是否擁有教育公民的效果。這個體制以影像模擬的源頭及目的,來區辨富有教化意含的藝術,或者工藝技術性的表象模擬,這可以柏拉圖的想法為代表。至於「藝術的再現體制」,也可稱為「藝術的詩學體制」,來自於亞里斯多德(Aristotle)對柏拉圖的批評。這是將藝術自「影像的倫理體制」訴諸的道德、宗教或社會標準中解放出來,重視技巧(technical skills),強調藝術的模仿(mimesis)與再現(represent);但其目標並非要簡單地重現事實,而是要求藝術的形式與表達手法,應吻合其主題, 與適當的類型和階級。而「藝術的審美體制」,…See More
Aug 9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5)

洪席耶指出,布爾迪厄將康德主張不屬於知識判斷的審美判斷,再次轉換為知識判斷,從而不證自明地應驗了社會學的諸種預設。這裡的意思是,若依康德的《判斷力批判》,可知審美判斷絕非知識判斷,而是主體對形式本身做出的純粹判斷──因為美的對象不涉及內容,是以主體可對形式保持純粹判斷──而這正是布爾迪厄所質疑的。在這樣的理解下,洪席耶繼續指出,由於布爾迪厄偷天換日地將審美判斷置換為知識判斷,因而在他收集的問卷裡,農民和工人們多勾選「古典音樂不適合像我們這樣的人」,而社經地位較高的階層則多青睞「我對一切好音樂都感興趣」。洪席耶認為,這說穿了只是「考試」的情境──在這種情況下,大學學者將能獲得最好的「分數」,而農工階層只能被問卷調查給貼上「音樂鑑賞力低落」的標籤。在洪席耶看來,這不是源於被調查者的音樂鑑賞力,而是來自於問卷所予以預設,和得以被建構於其中的社會法則(Rancière 2004:…See More
Aug 8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4)

三、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布爾迪厄對康德美學進行了強烈的攻擊,而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論點也予以反駁。在洪席耶的比喻裡,布爾迪厄想強調「對藝術作品、葡萄酒和餐桌禮儀進行判斷者,是同樣的品味」(Rancière  2004:  185)。洪席耶認為,布爾迪厄反對康德的方式,是去證成每個階層的品味,都受其所處的習性及生存心態(ethos)支配;而對美的無關乎利害判斷,則是哲學的假相──事實上恰是因為具有某種文化資本、身處某種特定階層,才得以想像品味判斷的法則能無關乎利害(Rancière 2006: 2)。換句話說,洪席耶認為布爾迪厄的「通俗批判」,在於指出康德的理論只是某種特定階層才會有的美學空想(洪席耶2012: 338)。布爾迪厄一方面以看似科學的方式描述了品味判斷的歷史性,另方面則批評哲學家(例如康德)只專注於一己的主張,卻完全欠缺「主張如何成其為主張」的社會學意識(Rancière 2004:…See More
Aug 6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3)

對布爾迪厄而言,品味正是一種階級的標誌,對資產階級與平民階級進行分類,在「區辨」的過程中,透過經濟資本、文化資本、社會資本的多重交換,使特定階級得以「秀異」,乃至「秀出象徵權力的優異」(劉維公2008:  170)。品味的區辨及秀異,表現為生活風格(life  style)的形成、事物的區分和選擇、習性的形塑與複製等各種層面(石計生2006:446;周新富2005:  38)。布爾迪厄認為文化消費、生活趣味等,無異於階層鬥爭的場域──品味的區辨是社會身分的競爭,也是一種象徵性的鬥爭,通常是微妙而不受注意的,而鬥爭的目的則關乎實踐的合法性(朋尼維茲2002:  132-35)。品味不是天生使然,也不是純粹的體驗,而是後天造就,它來自於社會的建構,也同時在維持並複製社會建制。品味的運作,屬於廣義的日常實踐;儘管一定程度受到場域與習性影響,但主體仍不停判斷所置身的情境,衡量各項條件後,有意識或  下意識地實踐各種行為。在布爾迪厄的語境下,主體是一個社會施為者(agent),而不是社會行動者(acteur)(朋尼維茲2002: …See More
Aug 5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2)

藝術的鑑賞或評價固然關乎品味,但在布爾迪厄看來,即連室內裝飾、買家具的地點、喜愛的服飾風格、讚賞的友人類型,乃至喜歡用以招待朋友的菜色等,凡此種種也都涉及品味──而一切品味的形成與運作,其實都屬於主體在社會中的實踐。布爾迪厄論品味與社會建制之關係的最重要著作《區分──判斷力的社會批判》(La Distinction. Critique sociale du jugement, 1979;Distinction: A Social Critique of the Judgement of Taste),其副標題已透露出對康德《判斷力批判》(Kritik  der  Urteilskraft, 1790;Critique  of  Judgement)的不認同,在附言〈對「純粹」批判的一種「通俗」批判的若干因素〉更明白表示要以「通俗批判」來反對康德式的「純粹批判」(Bourdieu  1984:  485-500)。布爾迪厄堅決反對無關乎利害的、無目的的合目的性的美學(Bourdieu  1984:  4-5),他採用大量的問卷調查與數據分析,導入了習性(habitus)、2…See More
Aug 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

布爾迪厄對康德的美學進行了「通俗批判」,他以社會學方法駁斥了無關乎利害等美學思想,主張品味的形塑與社會的構成有高度關係,而個體透過「幻化-遊戲感」在社會場域中實踐。但在洪席耶看來,布爾迪厄的理論將主體的品味與自主性限縮在社會框架裡,忽視了人在事物前得以「懸置」,在「警治」內得以「政治」的「自由遊玩」的美學可能性。兩人看法的差異,涉及結構觀點與行動視角的多重辯證,也有哲學美學與社會學美學不同側重的角力。本文試圖釐清兩者的主張,並透過「幻化遊戲」及「懸置遊玩」這組概念,與三種層次的自主性去解釋他們進路的差異。 一、前言 布爾迪厄(Pierre Bourdieu, 1930-2002)對康德(Immanuel Kant, 1724- 1804)的美學進行了「通俗」批判(“Vulgar” Critigue),他以大量的問卷與數據,駁斥了康德以降「無原由、無功能、形式優先於內容、無關乎利害」等想法。布爾迪厄強調的是社會條件,認為現實的諸種運作,都影響了品味(taste)的建構,而且必然牽涉到場域(fields)、實踐(practies)、…See More
Aug 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春燕《洪席耶與跨媒介思維》(14)

徵引文獻Blanchot, Maurice (1999) Le livre à venir [1959] (Paris: Éditions Gallimard).Flaubert, Gustave (1852) “Correspondance 1852.” Centre Flaubert. Centre d’Études et de Recherche Éditer/Interpréter, Université de Rouen, n.d. (flaubert.univrouen.fr/ correspondance/conard/lettres/52a.html).Fried, Michael (1980) Absorption and Theatricality: Painting and Beholder in the Age of Diderot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Fried, Michael (2008) Why Photography Matters as Art as Never Before…See More
Jul 24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春燕《洪席耶與跨媒介思維》(13)

「無聲的話語」或可謂洪席耶媒介性理念的核心賦形。這是他最早完整陳述藝術美學轉向的文學專論的標題,典故有多處來源。其一,柏拉圖曾稱呼書寫為「靜默的圖畫」:相對於說話(尤其是導師口中發表的言談)擲地有聲、教化人羣,書寫無法掌握特定受話對象,效用堪慮(2011a: 12)。其次,洪席耶曾引述維柯(Giambattista Vico)對於「邏輯」(logic)一詞來源的解釋,溯源之下發現了箇中奧妙:「邏輯一字源於希臘文 logos,原意為故事(fable),在拉丁文為 fabula,爾後在義大利文轉為 favella,意指話語。在希臘文中,故事又被稱為 mythos,神話(myth),而由此又衍伸出拉丁文的mutus,無聲(mute),這是因為在沒有語言的無聲年代,話語是以心理語言(mental language)的形式而出現。……由是,希臘文中的 logos 同時意指文字與觀念」(引自 2011: 58;刪節號為原文所有)。換言之,為數千年西方思想打底的邏輯、文字/觀念,其初始的想像亦有一塊保留給了靜默無語。「無聲的話語」至少還有個重要的出處,是布朗修(Maurice…See More
Jul 2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春燕《洪席耶與跨媒介思維》(12)

而攝影做為藝術,其獨特之處便在於成就、承載了藝術獨立性與被攝主體美感能力的相合——或說讓非藝術領域事物亦有機會成為藝術(而其方式是消除藝術的特殊性)。攝影是為藝術的另一意涵在於它「參與了某個感知場域的構築,而此感知場域範疇又大過其藝術本身」(2009b: 13, 15)。洪席耶說,在聯繫藝術與非藝術範疇這件事上,攝影是具有示範性的。這種種討論中,洪席耶原不以為意的媒介技術問題有必要得到應有的關注:各藝術領域冀望達致的境地或許殊途同歸,但假使藝術框範可因新元素注入而隨之質變,則現代科技媒介帶來的數量層面變化,即是一種質變,足以改動感知共同性之形塑條件;攝影、電影能夠呈顯「純可見性團塊」的量與程度,是不容忽視的。 伍、外現媒介性本文並未糾結於洪席耶藝術知識型理論粗略分段法的合理性,不只因為此種做法並非史無前例(從黑格爾對史詩的談法,盧卡奇(Georg Lukács)的史詩、小說對比,到席勒的純真詩學(naïve poetry)、感傷詩學(sentimental…See More
Jul 2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春燕《洪席耶與跨媒介思維》(11)

可以說,模擬與藝術的關係,在攝影處再度被翻攪一遍,只不過,攝影鏡頭以其明確的機械本體,翻騰的程度是有別於——甚且超過——文字的。這些論法,將再度引出「無差別」命題。他曾在另一篇短文,〈關於攝影影像的筆記〉(“Notes on the Photographic Image”),透過艾凡斯(Walker Evans)照片《廚房牆面》(Kitchen Wall, 1936),對此有一番發揮。照片攝於阿拉巴馬州一個破落農戶,簡陋木牆上,沒有廚櫃、架具,只有幾根木條平行釘於牆上,充當吊掛空間。照片原為經濟大蕭條期間攝影師受政府「農業安全計畫」委託所拍攝,然在紀實之餘,畫面中寥寥瓶罐、刀叉與木條間卻組合出意外的美感。美學性格與紀實任務之間如何協調──洪席耶的處理方式,是繞道兩位美學理論家對類似的「被動性」、「漠然之物」題材的論法。一邊,是黑格爾評析穆里歐(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一系列以乞丐兒童為主題的畫作:黑格爾讚美畫面中流浪街童對外在世界的視若無睹,自得其樂。另一邊,則是當代藝術史學者弗列德(Michael…See More
Jul 2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春燕《洪席耶與跨媒介思維》(10)

如此看似對立的軸端,洪席耶將其揉合為「媒介」的第三重定義:假若我們要讓這兩種立場皆能成立,條件是藝術的生產歸屬於某個特定的「感知場域」(milieu sensible),在其中,何者為藝術以及何者不是藝術的界線是模糊的(2008: 1)——換言之,前述對立立場若要共存,前提是出現一種感知場域,已將藝術、非藝術的分界打亂。此處為行文順暢,將 milieu 譯為「場域」,但原文即上文討論的「居間」,與「媒介」原意相通(見注解 11):「媒介」於是也可能指稱一種由感知經驗所組配而成的場域。而此一感知場域又有一體兩面:特定藝術機制(dispositif)之實作、演繹(performances)會被認可為此一場域的一部分;同時,這些演繹亦有機會成就、模造這個感知場域。除此之外,如此理解下的媒介,亦「使得『忠於其媒介』的藝術演繹得以對應於一個新的經驗場域,意即一個新的技術世界,而此技術世界同時是個新的感知世界以及新的社羣」(2008:…See More
Jul 19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陳春燕《洪席耶與跨媒介思維》(9)

然不可否認,形式層次的無差別,是洪席耶文學政治論一道難解之題。[13]他的立論方式,使十九世紀寫實小說的知識型標竿意義得以醒目,但也正因他必須毫無保留地捍衛各形各式的無差別(題材、類型、文字、情節細節、創作者位置等等),難免需要接受關於文學式民主(literary democracy)之效力的檢測。不只小說世界,現實政治場域也有應接不暇的魯道夫,贏者全拿;查理‧包法利縱使在知識型層次以其新視野完勝,畢竟粉身碎骨,死路一條——或說,查理即便在「非個人」層次以生命經驗的豐碩勝出,但以「個體」、「個人」層面而言未必真得頓悟(見注解…See More
Jul 18

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0)

Posted on August 12, 2022 at 11:00am 0 Comments

接續這樣的理解,我們來看洪席耶對席勒的詮釋。對於席勒提及的一段法國大革命時期對工人的描寫,洪席耶延伸談論了某種審美自主性

(即審美意義上的漠然〔indifference〕)。故事是這樣的:一位細木工人,   在為富裕的老闆鋪設家屋地板時,感覺自己彷彿處在自家中,進而喜歡並欣賞起這個房間的擺設──這位工人能充分享受這個空間與對外的視野,其欣賞與享受的程度甚至超過了屋子的真正主人。洪席耶認為,這段描述裡的工人無涉藝術或政治,但是他具有將自己從被剝削的工作狀態中主動抽離的可能性;這倒不是說主體與政經現實「毫無關係」,而是說主體得以主動「游離」於被給定的政治和經濟分配(Rancière 2009)。

洪席耶說:「席勒有趣地形容此狀態為『無活動性』(inactivity)的時刻,或說活躍與被動趨同的時刻。此無活動性的狀態,被古代女神雕像的頭部面容所表徵,而無涉任何關注與意欲。⋯⋯如同細木工人『暫時停下他的手臂』,『不做任何事』的懸置時刻, 可以想成是審美經驗的核心」(洪席耶2012:  347-48)。17 …

Continue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9)

Posted on August 10, 2022 at 11:30am 0 Comments

由上可知,“illusio” 即“illusion”,亦即拉丁文的“in-ludus”,可引申為主體「信入」(doxa)的幻化遊戲。上述引文的重點,在於推敲「幻化」一語的語意,進而說明個體心智與社會結構之間的嵌結,乃是「幻化」(近於

「認假為真」),因此遊戲才得以進行──這是就社會結構運作的層次去談。若再搭配前引之布爾迪厄說法「作家所必須完成的特殊工作就是既要對抗這些決定機制,也要借助這些決定機制將自己生產成創作者,也就是他自己這個創作的主體」來看,綜合而言,布爾迪厄其實並未忽視個體的自主性,他的立場不是社會決定論,也非環境決定論。藉著「幻化-遊戲感」的描述,布爾迪厄為社會學理論在個體自主性的問題上提供了解套的可能。換句話說,人文活動固然受到社會環境與所有習性、資本、場域所建構,但那不代表個體自主性會在其中全然泯滅。然而,…

Continue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8)

Posted on August 9, 2022 at 8:00am 0 Comments

社會學理論降低了個體的自主性嗎?環視布爾迪厄的相關著作,可知他大概不會同意這樣的批評。對他來說,如果美學自主性意味著,15 要脫離自身社經脈絡以進行純然凝視(pure  gaze)才算數,那無異於活在虛幻的想像中。不過,他其實也指出了創作主體(例如作家或藝術家)有以抗拒決定機制的意識: 

因此,社會學分析所做的,遠遠不是透過重建那施加在作者身上的各種社會決定機制所在的世界,來消滅掉創作者的地位,也不是像普魯斯特在《駁聖伯夫》(Countre …

Continue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7)

Posted on August 7, 2022 at 9:00pm 0 Comments

如上,無論是「對純粹假象作無關乎利害的自由評價」,或者那些「既是目的又是手段」的論述,其實都可看見席勒受到康德哲學的啟發。席勒更在這封信的註解裡用了「內在立法」的話語:「從純粹的無法則性到獨立自主地於內在立法還有很大的一步,而且還必須加入一種全新的力量(即觀念的能力)到遊戲之中」(席勒2018:  237)。在此段內容中,席勒循著審美自由遊玩的脈絡,提及人於「內在」中立法,這顯然是對康德第三批判之挪用。康德認為美學判斷不同於理性判斷或道德判斷,因為美學判斷力不對自然或自由立法,而只是對自己立法;它不能產生對象概念,卻是奠基於先天原則,所形成的主觀且普遍的條件。康德說:「所以判斷力對於自然的可能性也有一個先驗原則,但只是依一主觀的關注或顧慮而被裝備以先驗的原則。藉賴著其如此被裝備,判斷力並非把一法則(當作autonomy)規劃給自然,而是把一法則(當作heautonomy)而規劃給其自己,以指導其對於自然之反省」(康德 2004:  18;康德1992:  135;Kant  2007:  21)。12  這“heautonomy”…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