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
  • 亞庇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leach'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Momogun 詩男
  • Rajang 左岸
  •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orioka
  • 抱抱,看新聞
  • 說好不准跳

Gifts Received

Gift

Bleach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leach's Page

Latest Activit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這個作風,這個樣子,這個年紀

一位政要夫人在被問及面對大眾如何保持鎮定時,她說:“起初我很緊張,後來想到三件事,便安詳下來。那便是:我就是這個作風,這個樣子,這個年紀。” 她說的很有道理,也幫助了我不少。從前在大眾面前,我只是假裝不緊張,其實心里卻很緊張。既怕人家不可以接受我的作風,亦怕樣子不夠漂亮,又在二十歲起便擔心太老。 最近幾年,緊張沒有了,輕松了不少,既然有脫胎換骨的法術,亦不是有一下子可以變成另一個人的本領,那麽擔心什麽呢?緊張什麽呢?人家看見的始終是我,再裝模作樣,那個人依然是我,而不會是另一個人,更不會是理想中的我。所以,管它哩!自自然然,老老實實算了。 我雖然一直在那麽想,卻說不出政要夫人那句話。一向不喜歡說:“我是我!”“我是我”總有點自我欣賞的意思,所以,還是她說得好:“我就是這個作風,這個樣子,這個年紀!”十分老實,亦有智慧。到底,幾分作狀,幾分掩飾,和幾分說謊,也不能令我們突地變成了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人。 “作風”我譯得不好,原文是:“I AM THE WAY I…See More
yesterday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人只有兩種

有時,以某些身份看世上的人,似乎都只有兩種,沒理由得很有趣:例如,在抽煙者眼中,世上只有兩種人:抽煙的和不抽煙的。在小孩子眼中,世上的兩種人不是男性和女性,而是大人和小人。在學生眼中,人類暫時分兩種:要上學的和不要上學的。在過胖的人眼中,時時分清楚的是兩類人:胖的和瘦的。在勢利的人眼中,世上也只有兩種人:比他富有風光的,和比不上他的。在自命不凡的人眼中,世上亦兩類人,一類是不平凡的,一類是平凡的。前一類只有他自己一個。在漂亮的人心里,人又怎樣分法?分法是這樣的:認為她漂亮的是一類,不認為她漂亮的又是一類。老板把人怎麼分法?一種是做得成事的,一種是做不成事的。簡單得很。自命正統,純樸的文人把人怎麼分法?一類是正統優秀文人,亦即是他們自己。一類是媚俗的文化敗類,亦即是不像他們那樣盲塞自戀的人。在一般觀眾眼中,導演分幾種?我想也只有片子好看的和片子不好看的兩種。他們自己什麼派,觀眾也好少理。呀,想到物件了,錢有多少種?答:兩種,可以讓我花的,和不可以讓我花的。當然,兩種錢之間,只有可以讓我花的那種可愛,不可以讓我花的,根本不是錢啦,資格全失啦。See More
Apr 1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醫院·靈堂

一怕去醫院,二怕去殯儀館,所以對探病送殯,一向不熱心,惟一愛去醫院的時候,便是去看人家新生的小啤啤,一列一列的擺在育兒室,小鼻小拳頭的,看了叫人心花怒放! 很怕去醫院探病,不是不關心朋友,而是醫院的氣氛很別扭,小病的人不知應否口沫橫飛,中病的人不知應否作虛脫狀,大病的人不知應否不招呼來客,探病的人不知應說話好還是不說話好,吃東西好還是不吃好,稍坐即走好還是久坐不走好……總之,醫院就像間畸形旅店,每個人都不知道應該怎樣才好!住過醫院,也討厭死醫院。老是病得五顏六色,讓人送進去,進去又龍精虎猛,十分尷尬,親友來探病我也只是瞪著眼睛、手足無措,無法解釋也無法明白,為什麽在家時病得如此嚇人,進了醫院卻若無其事,所以一於怪醫生,在我應進醫院時不叫我進去,病得快好時才叫我去坐醫院牢。…See More
Apr 15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唸書心理

吾兒唸小學,友人問:“對兒子有什麼期望?”我說:“我只希望他是個快樂的小孩子。”我不要求他做小學狀元,或者中學狀元,只要他身心健康愉快,我已經滿足了。有些朋友很緊張,子女考試有七十分也大大不滿,認為他們沒出息,大大教訓一番。這種催策,對一些孩子是生效的,他們會再努力點,爭取八十分、九十分,但對一些孩子,卻只能產生反效果,不但會產生自卑感,而且對課本會產生抗拒感,結果越念越差。教兒童及少年不同教成年人,再頑皮叛逆的少年,心靈都是脆弱的,假使他們感到老師和家長一口咬定他們不如人,他們的表現便會不如人,兒童和少年的世界,就是學校,他們不像成年人,有很多其它天地,這個不理想,另外幾個可以平衡不理想那個。假使師長同學父母對他們的評價不高,他便會覺得那是世界末日,走投無路了。誰沒做過小孩子大孩子?記得有一年,知道數學老師認定我是數學白癡,亦不喜歡我,我的試卷稍有小錯,便大大個紅交叉畫上去;對他認為是好學生的,卻會手下留情,這個令我又害怕又失望,既傷心且憤怒,結果全年數學每科都不及格,因為實在是驚慌與沒有自信到根本不會計數。後來換了老師,情形又不同了,不驚不慌,腦子又復靈通了,直唸到大學畢業,數學科…See More
Apr 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請留有用之身

最反對學生因成績不好而跳樓自殺,這些冤魂,全部應該打屁股,因為畏難而死,並非警世行為,而是懦怯表現。不錯,我同情他們,我也做過學生,中、小學情景,歷歷如在眼前,我明白他們的心境。但是,同情是一回事,同意又是另一回事,做人頭一件要學的事,就是面對現實,不肯面對現實,不留下性命來反抗令人不滿的現實,這世人便是白做了。曾經有一位跳樓身亡的中四學生,留下給母親的信反映了不少中學生的心境,一字一淚,令我看起來也心如刀割,我希望大眾留意的,不是“十秒鐘痛苦比起日後接踵而來的痛苦更為舒服”那一句,因為這是思想最不正確的一句。名校若對學生壓力過大,學生應反抗,家長應反抗,齊齊反抗,就不會有“日後接踵而來的痛苦”。令我唏噓的,是信的上半段:“……名校之壓力實在太大了,雖然你們並沒有把壓力加給我,但在我內心中所產生出來的,則是所有認識我的人都不能估計的,不要讓我去後留有汙名,因為校方為了保持聲譽,必會把我的人格盡量貶低……”這是死者生前在名校當學生的感覺,對好錯好,始終是這位少年的感覺。在我眼中,這幾句話有如泣血,教育界人士和家長都應該深思。辦教育,是為培育下一代,不是為名。為了校譽而對學生有過分要求的,…See More
Apr 3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面子

很欣賞講信用不講“面子”的人。 幾年前有過一位客戶,自己制造了種新產品,堅決要賣電視廣告。他自言是小本經營,但言並非財雄勢大。站在我們的職業立場,在分析過產品後,亦勸言若孤注一擲做廣告,可能血本無歸,因為種種市場條件都對這種產品不利。 然而他堅決要做,亦聲明必定付賬。結果,在播完幾個月電視廣告後,產品銷路不如理想,不過這位客戶並沒有死要面子死充,反而告訴我們,無論如何辛苦,也會分期結賬,後來果然每一角錢都付清,不拖不欠,實踐了他的諾言,沒講面子,不過有信用。 反而,間中會有些客戶,找廣告公司作廣告時什麽數目都眼也不眨他說小事啦!到時卻拖賬又賴賬,別說講了的話了,連簽了的合約也不管。在這種情形之下,只好公堂相見,結果還不是要付賬? 這兩年市道欠佳,廣告公司接客戶都十分小心,沒有保障的就不做,中國人做生意有個毛病,老愛說: “你給我面子,信任我!”…See More
Mar 23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想做就去做

明星藝員,是“想做就去做”的代表者,本領之大,不由得不令人寫個“服”字。例如:想去外國留學便說去外國留學,照例有無數間大學等著收他們,不用唸中學,也不用看成績表,沒戲拍時一句“我出國留學去也。”便有如一切手續辦妥,羨煞要唸中學,再辛辛苦苦申請大學的學生。又例如:想改行做生意便做生意。想改行做時裝設計家便做時裝設計家。原動力永遠是“無戲可拍”——對不起,是“厭倦了娛樂圈”——總之,只消一想,便可以做,連臺詞也不用唸,劇本也不用看,世上千百個角色任撿。憤怒青年、中年,本領也大,想流浪便流浪,至於什麼叫做“流浪”,我可不大清楚。觀察結果,青年是不唸書不做事,向父母拿一筆錢,到外國無所事事去呆一年半載,也許是在唐人埠賭足幾百天,也許是吃完睡,睡完吃,與誌大才疏朋友天天聚首,縱論全人類缺點,挑剔阿根廷牛肉,至於福克蘭島在哪裏,卻始終無所知。至於憤怒中年,“流浪”的定義是什麼,便更加神秘,可能只是在紙上,說一年等於流浪了一年,脫俗了一年。到底中年人不如年青人不實際,怎會貿貿然去外地不知所謂?所以流浪一事,必須計劃周詳,不可隨意所之,而且,流浪可以是精神上的,不需要有實際行動,這又是年青人有所不及的…See More
Mar 1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小圈子美人

每個小圈子,都會有個“圈花”,被認為是最美麗的人。“圈花”假若不踏出小圈子,是幸福的,因為她會得到美女王的待遇,可惜,一踏出了小圈子,便每每晴天霹靂,突然發覺完全沒有人當她是一回事了。 我想,每年香港小姐競選的落選人,不少都是抱著滿懷信心而來的小圈子美女。有位同事說:“我們區(某新區)的區花也報了名,誰料三十名也不入。” 這個不出奇,什麼區花、廠花、校花、寫字樓花……集合起來時,便高下立見了。小圈子的“美麗”標準是仁慈的,比方說某寫字樓內三十個女職員,沒一個是小腿不粗的,那麼“腿粗”便成了可原諒的缺陷,談美,便只談其他地方了,故此,他們的“寫字樓花”再好看,也拖著一雙粗腿,出去跟人比,自然敗北了。 亦有些小圈子,裏面的女人根本沒個算得上美,他們的“圈花”,只是醜陋程度較小那個而已。…See More
Mar 15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無恥之徒

這兩年來有些令我很反感的現象: 第一就是年青人臉皮越來越厚,不知羞愧為何物。 第二就是每個人都太嚮往做生意,只求限時發達,作弊行騙,無所不用其極,長遠眼光卻是沒有。 年青人無聊撒賴的例子,年來見過不少。 有虧空公款的,被老板發現了,不但不肯認錯,連對不起也沒有一聲,反而還大發其脾氣。 有的對老板說: “誰叫你胡塗?簽支票不看清楚?” 有些恐嚇老板說: “你告我,我便死給你看,遺下全家老少,看你這輩子良心怎過得去。” 全無羞愧之心不用說,而且事敗後態度強悍無比,只怪老板發現了壞他大事。譏諷老板胡塗的,沒想及支票賬單,全經他做過手腳,瞞天過海。以死威脅的,對家人根本全無責任心,以犯另一大錯去威脅老板原諒他已犯的大錯,怎不令人反感? 這些年來,出了不少白手興家的巨富,所以不少人也躍躍欲試,都不想找工作做,而一窩蜂地流行“做生意”,冀望一年半載發達,所謂“生意”,不外是投機公司不外是寫字臺幾張,沒有本錢也沒有計劃,賒得便賒,騙得就騙,一張嘴巴照例能言善道,英文說得呱呱叫,倒也瞞倒不少人,等到被人看清底細,債主臨門時,往往又有恃無恐地說:…See More
Mar 1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例牌評語

人對自己的事常常毫無主意又拿不定主意,對別人的事卻永達意見多多,下定論又快。男女拍拖,假使男的富有女的不富,一般人的例牌評論必定是:“她當然喜歡他啦,人家這麼有錢,她恨嫁恨得發燒了。”假使女的富有男的不富,一般議論便是:“決心要高攀了,娶了富女一切都對他有利。”女人無姿色而身居高位,一般的看法是:“人長得這麼難看,不拼命做事幹什麼?反正有男人追,工作當然勤力啦。”女人有姿色而獲升職,眾人又竊竊私語:“她怎會做事呀,多半是靠嗲老板嗲回來的,說不定還跟人上床哩。”男人的秘書醜怪,人家會說:“一定是他老婆撿的,此人是懼內會會長。”男人的秘書貌美如花,眾人又例牌地私議:“他遲早會跟秘書搞上了。”結婚擺酒,擺得場面偉大,別人會批評:“暴發戶作風,惟恐人家不知道他有錢了。”擺酒擺得節儉,便說:“酒微菜薄,單是收禮券,已經除本有賺了。”兩個人交朋友,一富一貧,其它人又想到歪處,批評窮的:“有錢的便是朋友啦,作傍友,自甘作賤。”然後批評富的:“要找人拍馬屁嘛,你道他真是對窮朋友好。”這些“條件反射”式,不經大腦的例牌意見,實在很殘忍。別人的世界,似乎都很醜陋。至於他們自己的世界呢?至於同一樣的事呢?可…See More
Feb 24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

少年時,所有夢都織在諾言上,人家只須要給我個諾言,便一年一年的相信下去,一年一年的等下去,根本是,答應了便以為等於實現了,如今回頭一看,一百個諾言根本有九十個沒兌現。所以,不再相信諾言了,最令我覺得自己傻的。是允諾的人根本忘記允過諾。我在日日寄望,人家卻老早沒有這回事了。其實,可以信的,是人,而不是諾言。有些人,一諾千金,說過一定去做。有些人,允諾輕易過說你好嗎,多過說早晨,這邊允諾那邊不當一回事,完全不放在心里,更無意遵守諾言。所以,要挑人來信,不是挑諾言去信。少年時,只要男朋友對我說:“我會為你努力唸書,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出人頭地。”我已經感動得很了。漸漸發覺,有些人只是甜言蜜語,戲劇化而已,說了之後還不是其懶如故,不好好唸書做人?所以現在不論人說為我做皇帝也好,為我做奴隸也好,諾言是沒有半點價值的,除了動聽之外,一無是處。棄掉了“諾言夢”後,生活反而過得心平氣和,不用清算對我下過允諾的人,不用生氣,不用後悔信錯人,不用日等夜等諾言實現,倒也清靜了不少。諾言可以哄死人,送一堆諾言過去,通常都可以換回超值的好處。我說“超值”,因為諾言本身不值一文,所以換回來的感情、物質,當然一定超值。…See More
Feb 22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廣告人怎樣做訪談

做訪問是一種挑戰。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寫了可沒意思。其他人寫過的事,再寫亦多餘。沒有人知道的事呢?那更不容易寫。第一,既然不知道,這便無從問起。第二,問了人家未必告訴你。要令被訪者暢言從未披露的事,很需要點技巧。所謂技巧,不是要挾誘逼的意思,而是要細心揣摩被訪者的心理的意思。要人說話,首先你得令他覺得舒服自在,更要令他覺得你是有善意和誠意。我一向反對懷著惡意和成見去訪問任何人,因為,假使你先有成見,你已經沒有資格做個好的訪問者了。另一方面,在友善和誠懇之中,卻不能太過沒有權威,假使對方覺得你友善同時又易受擺佈,誠懇而沒有見地,那麽,他不會跟你說什麽真心話,而多半會利用你的一支筆,去達到他的私人目的,或是誇大地為自己吹噓,或是借你去踩低別人,或是在有意無意間放出關於他自己的對手的不利消息……要是你太天真無邪,便會間接幫助他傷害了別人。這些例子,常常可在報章刊物中見到。所以,你一定要令到被訪者尊重你,不過,亦不要權威得令他要防範你顧忌你的地步。還有一點要記著的,便是被訪者所說的話,你不需要全部寫出來。他個人最有興趣的話題,未必是讀者最想知道的事,比方他不斷談他那頭愛犬,你照錄無誤,可能會把讀…See More
Feb 21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忍不住要問

很多女性用的護膚霜廣告,都說里面含有蛋白質,維他命,什麽什麽的,能夠滲入皮膚,保持青春,我一直沒用過那些東西,因為心里有個大疑問,那就是:那些成分怎能夠進入皮膚細胞里面? …See More
Feb 18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多了一個姓

《紅樓夢》中,賈寶玉的母親稱“王夫人”,不稱“賈王氏”。唐明皇姓李,但是楊貴妃不稱“李楊玉環”。《三國演義》中,漢帝姓劉,但是伏皇後不稱“劉伏氏”。李清照嫁夫趙明誠,但亦不稱“趙李清照”。現在的女人怎麽嫁了後會稱“王陳玉芬”、“李朱麗明”,我就是不明白來源如何。英、美人士習慣了女人嫁後,使用夫姓,本來叫做LIN DA JONES的女郎,嫁了個姓SMITH的,名字便馬上改成了LINDA SMITH,想知道她本來姓什麽,倒得動問一番。最妙的是他們離了婚後還是跟夫姓,嫁一個改一個,女人改了多少次姓,便等於嫁過了多少次,實在十分詼諧。那些“王陳玉芬”、“李朱麗明”,來源我沒考據過,也許是學了一半英、美作風吧。另一半倒沒有學,離了婚後便復稱,“陳玉芬”、“朱麗明”,這當然是基於想起那冤家,不是傷心便是一肚子氣的心理,還耐煩把他的姓冠於自己頭上嗎?老友孫郁標自是姓孫,她的丈夫占美自是姓蕭,有一個時期,報上老稱她為“蕭孫郁標”於是,把我弄胡塗了,一時記錯了她姓蕭,又記錯了占美姓孫,所以,對這個雙姓稱法,十分反對,簡直是化簡單為複雜,而且複雜得毫無好處,叫人做什麽太我倒不反對,一個名字兩個姓,我就是嫌…See More
Feb 17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乘坐長途飛機雜談

飛機里滿是啤啤和幾歲大的幼兒,他們整夜哭個不停,我不介意,也許因為我自己也有一個。看見媽咪們把在哭鬧的小寶寶摟在懷中,拍拍背親親臉的,不禁猛然醒起,原來我們在很小很小時都被母親這樣愛之不盡、疼之不盡般寵過。奇怪的是,這種放任的寵,通常都在我們還沒有記憶時發生,要不是今天在機艙里留心著別人的啤啤,我不會想起媽媽曾經如此逗我的胖臉頰,如此帶著九分愛一分氣的在我撒了尿時,輕輕地拍一下我的屁股。至於女人,天下的女人,除了逃難時之外,最蓬頭垢臉,儀容不整時,也許便是坐長途飛機的時候了。誰都知道,穿相同的衣服又坐又睡十數小時,衣服必定變得像菜干一般,但這不是說,應該穿最醜那件衣服上機,而是應該選件不會皺的衣服上機。別忘了,人在機艙中一坐十數小時,樣子自然會變得又醜又憔悴,所以衣服倒應選件顏色清爽,款式趨時的,不然可真會像僵屍了。上空空氣極度干燥,假使你塗了日常化裝坐十數小時機的話,下機時包管你的皮膚干得像張皺紙,粉呀胭脂呀一笑便簌簌落下,會把接你機的男友以為是接錯了你的外婆。這兒我倒有個包保你下機時容光煥發的貼士,那就是:上了機後,把化裝品洗掉,然後塗上一層油性冷霜,每隔五六小時用水拍拍臉,洗一洗…See More
Feb 16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間諜小說

近來大咪國際間諜斗智小說,十分痛快。因為那些書,背景就是全世界,一時蘇黎世一時羅馬,一時紐約一時東京,主角出入必是一流酒店,臂彎的又定必是曇花一現的美人,銀行戶口又必定是在瑞士,只講生存不講愛情,干凈利落之至,沒有了甲愛乙,乙又愛丙,結果是甲乙丙三人在茶杯里大鬧風波的小題大做(哈!我自己近來正在寫這類甲乙丙小說)。 老實說,人為了感情,一生已經煩得太多了,“克藍瑪對克藍瑪”雖然十分精彩,不過,這種離婚夫妻間的愛愛恨恨,爭兒的辛酸與痛苦,在現實生活中看得多了,所以,這樣的電影,間中看一部便足夠了。至於輕描淡寫大都市人物的空虛和沒安全感的“曼克頓”,也是久久出現一部便夠了,太多便受不了,誰想在電影院里看到自己的煩惱? 所以,間諜故事永遠不嫌多,書中死了一百個也無關痛癢,反而可以摩拳擦掌大叫:“殺得好!再殺多幾個!”嘩!俊男擁著美女,穿著意大利時裝,一面收著大筆大筆匯進瑞士銀行戶口的錢,一面環遊世界的追殺別人和被別人追殺,好玩之至,何況那人沒血沒肉,只是個負責令故事情節發展的軀殼,死了也不足惜,讀者卻發泄了狂想欲,心曠神怡,活該這些寫得活靈活現、刺激萬分的書,銷個幾百萬本。 實在討厭分析入性…See More
Feb 15

Bleach's Blog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這個作風,這個樣子,這個年紀

Posted on April 20, 2019 at 4:36pm 0 Comments

一位政要夫人在被問及面對大眾如何保持鎮定時,她說:“起初我很緊張,後來想到三件事,便安詳下來。那便是:我就是這個作風,這個樣子,這個年紀。”



她說的很有道理,也幫助了我不少。從前在大眾面前,我只是假裝不緊張,其實心里卻很緊張。既怕人家不可以接受我的作風,亦怕樣子不夠漂亮,又在二十歲起便擔心太老。




最近幾年,緊張沒有了,輕松了不少,既然有脫胎換骨的法術,亦不是有一下子可以變成另一個人的本領,那麽擔心什麽呢?緊張什麽呢?人家看見的始終是我,再裝模作樣,那個人依然是我,而不會是另一個人,更不會是理想中的我。所以,管它哩!自自然然,老老實實算了。…




Continue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醫院·靈堂

Posted on April 15, 2019 at 8:41am 0 Comments

一怕去醫院,二怕去殯儀館,所以對探病送殯,一向不熱心,惟一愛去醫院的時候,便是去看人家新生的小啤啤,一列一列的擺在育兒室,小鼻小拳頭的,看了叫人心花怒放!



很怕去醫院探病,不是不關心朋友,而是醫院的氣氛很別扭,小病的人不知應否口沫橫飛,中病的人不知應否作虛脫狀,大病的人不知應否不招呼來客,探病的人不知應說話好還是不說話好,吃東西好還是不吃好,稍坐即走好還是久坐不走好……總之,醫院就像間畸形旅店,每個人都不知道應該怎樣才好!住過醫院,也討厭死醫院。老是病得五顏六色,讓人送進去,進去又龍精虎猛,十分尷尬,親友來探病我也只是瞪著眼睛、手足無措,無法解釋也無法明白,為什麽在家時病得如此嚇人,進了醫院卻若無其事,所以一於怪醫生,在我應進醫院時不叫我進去,病得快好時才叫我去坐醫院牢。…




Continue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請留有用之身

Posted on April 3, 2019 at 1:05pm 0 Comments

最反對學生因成績不好而跳樓自殺,這些冤魂,全部應該打屁股,因為畏難而死,並非警世行為,而是懦怯表現。

不錯,我同情他們,我也做過學生,中、小學情景,歷歷如在眼前,我明白他們的心境。但是,同情是一回事,同意又是另一回事,做人頭一件要學的事,就是面對現實,不肯面對現實,不留下性命來反抗令人不滿的現實,這世人便是白做了。

曾經有一位跳樓身亡的中四學生,留下給母親的信反映了不少中學生的心境,一字一淚,令我看起來也心如刀割,我希望大眾留意的,不是“十秒鐘痛苦比起日後接踵而來的痛苦更為舒服”那一句,因為這是思想最不正確的一句。名校若對學生壓力過大,學生應反抗,家長應反抗,齊齊反抗,就不會有“日後接踵而來的痛苦”。…

Continue

林燕妮《不再相信諾言》面子

Posted on March 23, 2019 at 6:29pm 0 Comments

很欣賞講信用不講“面子”的人。



幾年前有過一位客戶,自己制造了種新產品,堅決要賣電視廣告。他自言是小本經營,但言並非財雄勢大。站在我們的職業立場,在分析過產品後,亦勸言若孤注一擲做廣告,可能血本無歸,因為種種市場條件都對這種產品不利。




然而他堅決要做,亦聲明必定付賬。結果,在播完幾個月電視廣告後,產品銷路不如理想,不過這位客戶並沒有死要面子死充,反而告訴我們,無論如何辛苦,也會分期結賬,後來果然每一角錢都付清,不拖不欠,實踐了他的諾言,沒講面子,不過有信用。…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4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