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
  • Male
  • Holland Avenue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客家 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客家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客家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愛就是刑罰

“這什麽時候了,還埋頭在案上寫什麽?快同我到海邊去走走罷。”丈夫盡管寫著,沒站起來,也沒擡頭對他妻子行個“注目笑”的禮。妻子跑到身邊,要搶掉他手里的筆,他才說:“對不起,你自己去罷。船,明天一早就要開,今晚上我得把這幾封信趕出來;十點鐘還要送到船里的郵箱去。”“我要人伴著我到海邊去。”“請七姨子陪你去。”“七妹子說我嫁了,應當和你同行;她和別的同學先去了。我要你同我去。”“我實在對不起你,今晚不能隨你出去。”他們爭執了許久,結果還是妻子獨自出去。丈夫低著頭忙他的事體,足有四點鐘工夫。那時已經十一點了,他沒有進去看看那新婚的妻子回來了沒有,披起大衣大踏步地出門去。他回來,還到書房里檢點一切,才進入臥房。妻子已先睡了。他們的約法:睡遲的人得親過先睡者的嘴才許上床。所以這位少年走到床前,依法親了妻子一下。妻子急用手在唇邊來回擦了幾下。那意思是表明她不受這個接吻。丈夫不敢上床,呆呆地站在一邊。一會,他走到窗前,兩手支著下頷,點點的淚滴在窗欞上。他說:“我從來沒受過這樣刑罰!……你的愛,到底在哪里?”“你說愛我,方才為什麽又刑罰我,使我孤零?”妻子說完,隨即起來,安慰他說,“好人,不要當真,我和…See More
Dec 31,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難解決的問題

我叫同伴到釣魚磯去賞荷,他們都不願意去,剩我自己走著。我走到清佳堂附近,就坐在山前一塊石頭上歇息。在瞻顧之間,小山後面一陣唧咕的聲音夾著蟬聲送到我耳邊。誰願意在優遊的天日中故意要找出人家的秘密呢?然而宇宙間的秘密都從無意中得來。所以在那時候,我不離開那里,也不把兩耳掩住,任憑那些聲浪在耳邊蕩來蕩去。辟頭一聲,我便聽得:“這實是一個難解決的問題。……”既說是難解決,自然要把怎樣難的理由說出來。這理由無論是局內、局外人都愛聽的。以前的話能否鉆入我耳里,且不用說,單是這一句,使我不能不注意。山後的人接下去說:“在這三位中,你說要哪一位才合適?……梅說要等我十年,白說要等到我和別人結婚那一天,區說非嫁我不可——她要終生等我。”“那麽,你就要區罷。”“但是梅的景況,我很了解。她的苦衷,我應當原諒。她能為了我犧牲十年的光陰,從她的境遇看來,無論如何,是很可敬的。設使梅居區的地位,她也能說,要終生等我。”“那麽,梅、區都不要,要白如何?”“白麽?也不過是她的環境使她這樣達觀。設使她處著梅的景況,她也只能等我十年。”會話到這里就停了。我的注意只能移到池上,靜觀那被輕風搖擺的芰荷。呀,葉底那對小鴛鴦正在…See More
Dec 28,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你為什麽不來

在夭桃開透、濃蔭欲成的時候,誰不想伴著他心愛的人出去遊逛遊逛呢?在密雲不飛、急雨如注的時候,誰不願在深閨中等她心愛的人前來細談呢?她悶坐在一張睡椅上,紊亂的心思像窗外的雨點——東拋,西織,來回無定。在有意無意之間,又順手拿起一把九連環慵懶懶地解著。 丫頭進來說:“小姐,茶點都預備好了。”她手里還是慵懶懶地解著,口里卻發出似答非答的聲音:“……他為什麽還不來?”除窗外的雨聲,和她手中輕微的銀環聲以外,屋里可算靜極了!在這幽靜的屋里,忽然從窗外伴著雨聲送來幾句優美的歌曲: 你放聲哭,因為我把林中善鳴的鳥籠住麽?你飛不動,因為我把空中的雁射殺麽?你不敢進我的門,因為我家養狗提防客人麽?因為我家養貓捕鼠,你就不來麽?因為我的燈火沒有籠罩,燒死許多美麗的昆蟲你就不來麽?你不肯來,因為我有?…… 有什麽呢?她聽到末了這句,那紊亂的心就發出這樣的問。她心中接著想:因為我約你,所以你不肯來;還是因為大雨,使你不能來呢?See More
Dec 19,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愛的痛苦

在綠蔭月影底下,朗日和風之中,或急雨飄雪的時候,牛先生必要說他的真言。“啊,拉夫斯偏(即“愛的痛苦”——編者注)!”他在三百六十日中,少有不說這話的時候。暮雨要來,帶著愁容的雲片,急急飛避;不識不知的蜻蜓還在庭園間遨遊著。愛誦真言的牛先生悶坐在屋里,從西窗望見隔院的女友田和正抱著小弟弟玩。姐姐把孩子的手臂咬得吃緊,擘他的兩頰,搖他的身體,又掌他的小腿。孩子急得哭了。姐姐才忙忙地擁抱住他,堆著笑說:“乖乖,乖乖,好孩子,好弟弟,不要哭。我疼愛你,我疼愛你!不要哭!”不一會孩子的哭聲果然停了。可是弟弟剛現出笑容,姐姐又該咬他、擘他、搖他、掌他咧。檐前的雨好像珠簾,把牛先生眼中的對象隔住。但方才那種印象,卻縈回在他眼中。他把窗戶關上,自己一人在屋里蹀來踱去。最後,他點點頭,笑了一聲:“哈,哈!這也是拉夫斯偏!”他走近書桌子,坐下,提起筆來,像要寫什麽似的。想了半天,才寫上一句七言詩。他念了幾遍,就搖頭,自己說:“不好,不好。我不會作詩,還是隨便記些起來好。”牛先生將那句詩塗掉以後,就把他的日記拿出來寫。那天他要記的事情格外多。日記里應用的空格,他在午飯後,早已填滿了。他裁了一張紙,寫著:黃昏…See More
Dec 15,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七寶池上的鄉思

彌陀說:“極樂世界的池上,何來淒切的泣聲?迦陵頻迦,你下去看看是誰這樣猖狂。” 於是迦陵頻迦鼓著翅膀,飛到池邊一棵寶樹上,還歇在那里,引頸下望:“咦,佛子,你豈忘了這里是天堂?你豈不愛這里的寶林成行?樹上的花花相對,葉葉相當?你豈不聞這里有等等妙音充耳;豈不見這里有等等莊嚴寶相?住這樣具足的樂土,為何盡自悲傷?” 坐在寶蓮上的少婦還自啜泣,合掌回答說:“大士,這里是你的家鄉,在你,當然不覺得有何等苦況。我的故土是在人間,怎能教我不哭著想?“我要來的時候,我全身都冷卻了;但我的夫君,還用他溫暖的手將我摟抱;用他融溶的淚滴在我額頭。“我要來的時候,我全身都挺直了;但我的夫君,還把我的四肢來回曲撓。“我要來的時候,我全身的顏色,已變得直如死灰;但我的夫君還用指頭壓我的兩頰,看看從前的粉紅色能否復回。“現在我整天坐在這里,不時聽見他的悲啼。唉,我額上的淚痕,我臂上的暖氣,我臉上的顏色,我全身的關節,都因著我夫君的聲音,燒起來,溶起來了!我指望來這里享受快樂,現在反憔悴了!“呀,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止住他的悲啼。我巴不得現在就回去止住他的悲啼。”…See More
Dec 6,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願

南普陀寺里的大石,雨後稍微覺得乾凈,不過綠苔多長一些。天涯的淡霞好像給我們一個天晴的信。樹林里的虹氣,被陽光分成七色。樹上,雄蟲求雌的聲,淒涼得使人不忍聽下去。妻子坐在石上,見我來,就問:“你從哪里來?我等你許久了。”…See More
Dec 5,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香

妻子說:“良人,你不是愛聞香麽?我曾托人到鹿港去買上好的沈香線;現在已經寄到了。”她說著,便抽出妝臺的抽屜,取了一條沈香線,燃著,再插在小宣爐中。我說:“在香煙繞繚之中,得有清談。給我說一個生番故事罷。不然,就給我談佛。”妻子說:“生番故事,太野了。佛更不必說,我也不會說。”“你就隨便說些你所知道的罷,橫豎我們都不大懂得;你且說,什麽是佛法罷。”“佛法麽?一一色,一一聲,一一香,一一味,一一觸,一一造作,一一思維,都是佛法;唯有愛聞香的愛不是佛法。”“你又矛盾了!這是什麽因明?”“不明白麽?因為你一愛,便成為你的嗜好;那香在你聞覺中,便不是本然的香了。”See More
Dec 4,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笑

我從遠地冒著雨回來。因為我妻子心愛的一樣東西讓我找著了;我得帶回來給她。一進門,小丫頭為我收下雨具,老媽子也借故出去了。我對妻子說:“相離好幾天,你悶得慌嗎?……呀,香得很!這是從哪里來的?”“窗欞下不是有一盆素蘭嗎?”我回頭看,幾箭蘭花在一個汝窯缽上開著。我說:“這盆花怎會移進來的?這麽大雨天,還能開得那麽好,真是難得啊!……可是我總不信那些花有如此的香氣。”我們並肩坐在一張紫檀榻上。我還往下問:“良人,到底是蘭花的香,是你的香?”“到底是蘭花的香,是你的香?讓我聞一聞。”她說時,親了我一下。小丫頭看見了,掩著嘴笑,翻身揭開簾子,要往外走。“玉耀,玉耀,回來!”小丫頭不敢不回來,但,仍然抿著嘴笑。“你笑什麽?”“我沒有笑什麽。”我為她們排解說:“你明知道她笑什麽,又何必問她呢,饒了她罷。”妻子對小丫頭說:“不許到外頭瞎說。去罷,到園里給我摘些瑞香來。”小丫頭抿著嘴出去了。See More
Dec 3,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無憂花》(5)

加多憐說:“時候還沒到,我與他的關係還未完全脫離。此外,我還怕社會的批評。”他說:“時候沒到,時候沒到,到什麽時候才算呢?至於社會那有什麽可怕的?社會很有力量,象一個勇士一樣。可是這勇士是瞎的,只要你不走到他跟前,使他摸著你,他不看見你,也不會傷害你。我們離開中國就是了。我們有了這麽些錢,隨便到阿根廷住也好,到意大利住也好,就是到我的故鄉巴悉羅那住也無不可。我們就這樣辦吧,我知道你一定要喜歡巴悉羅那的蔚藍天空,那是沒有一個地方能夠比得上的。我們可以買一只遊艇,天天在地中海遨遊,再沒有比這事快樂了。”邸力里亞的話把加多憐說得心動了,她想著和樸君離婚倒是不難,不過這幾個月的官做得實在有癮,若是嫁給外國人,國籍便發生問題,以後能不能回來,更是一個疑問。她說:“何必做夫婦呢?我們這樣天天在一塊玩,不比夫婦更強嗎?一做了你的妻子,許多困難的問題都要發生出來。若是要到巴悉羅那去,等事情弄好了,就拿那筆款去花一兩年也無妨。我也想到歐洲去玩玩。……”她正說著,小使進來說幫辦宅里來電話,請幫辦就回去,說老媽子洗澡,給水淹壞了。加多憐立刻起身告辭。邸先生說:“我跟你去罷,也許用得著我。”於是二人坐上汽車飛…See More
Jun 22,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無憂花》(4)

陳媽在竈頭拿起一塊烤面包抹抹果醬就坐在一邊吃。她接著說:“不錯,可是昨天你們李富從局里來,問‘先生在家不在’,我一時也拐不過彎來,後來他說太太,我才想起來。你說現在的新鮮事可樂不可樂?”李媽說:“這不算什麽,還有更可樂的啦。”陳媽說:“可不是!那‘行洋禮’的事。他們一天到晚就行著這洋禮。”她嘻笑了一陣,又說:“昨晚那邸先生鬧到三點才走。送出院子,又是一回洋禮,還接著‘達靈’、‘達靈’叫了一陣。我說李姐,你想他們是怎麽一回事?”李媽說:“誰知道?聽說外國就是這樣亂,不是兩口子的男女摟在一起也沒有關係。昨兒她還同邸先生一起在池子里洗澡咧。”陳媽說:“提起那池子來了,三天換一次水,水錢就是二百塊,你說是不是,洗的是銀子不是水?”李媽說:“反正有錢的人看錢就不當錢,又不用自己賣力氣,衙門和銀行里每月把錢交到手,愛怎花就怎花,象前幾個月那套紗衣裳,在四郊收買了一千多只火蟲,花了一百多。聽說那套料子就是六百,工錢又是二百。第二天要我把那些火蟲一只一只從小口袋里摘出來,光那條頭紗就有五百多只,摘了一天還沒摘完,真把我的胳臂累壞了。三天花二百塊的水,也好過花八九百塊做一件衣服穿一晚上就拆,這不但糟蹋錢…See More
Jun 16,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無憂花》(3)

已經舞過很多次了。這回是市長和加多憐配舞,在進行時,市長極力贊美她身材的苗條和技術的純熟。她越發播弄種種嫵媚的姿態,把那市長的心緒攪得紛亂。這次完畢,接著又是她的獨舞。市長目送著她進更衣室,靜悄悄地等著她出來。眾賓又舞過一回,不一會,燈光全都熄了,她的步伐隨著樂音慢慢地踏出場中。她頭上的紗中和身上的紗衣,滿都是螢火所發的光,身體的全部在磷光閃爍中斷續地透露出來。頭面四周更是明亮,直如圓光一樣。這動物質的衣裳比起其余的舞衣,直象寒冰獄里的鬼皮與天宮的霓裳的相差。舞罷,市長問她這件舞衣的做法。她說用螢火縫在薄紗里,在黑暗中不用反射燈能夠自己放出光來。市長贊她聰明,說會場中一定有許多人不知道,也許有人會想著天衣也不過如此。她更衣以後,同市長到小客廳去休息。在談話間,市長便問她說:“聽說您不想回南了,是不是?”她回答說:“不錯,我有這樣打算,不過我得替外子在這里找一點事做才成。不然,他必不讓我一個人在這里住著。如果他不能找著事情,我就想自己去考考文官,希望能考取了,派到這里來。”市長笑著說:“象您這樣漂亮,還用考什麽文官武官呢!您只告訴我您願意做什麽官,我明兒就下委劄。”她說:“不好吧,我不知…See More
Jun 15,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無憂花》(2)

陳媽說:“這兩三年來,太太小姐們穿得越發講究了,連那位黃老太太也穿得花花綠綠地。”加多憐說:“你們看得不順眼嗎?這也不希奇。你曉得現在娘們都可以跟爺們一樣,在外頭做買賣、做事和做官,如果打扮得不好,人家一看就討嫌,什麽事都做不成了。”她又笑著說:“從前的女人,未嫁以前是一朵花,做了媽媽就成了一個大倭瓜。現在可不然,就是八十歲的老太太,也得打扮得象小姑娘一樣才好。”陳媽知道她心里很高興,不再說什麽,給她披上一件外衣,便出去叫車夫伺候著。加多憐在軟床上坐著等候陳媽的回報,一面從小桌上取了一本洋文的美容雜誌,有意無意地翻著。一會兒李媽進來說:“真不湊巧,您剛要出門,邸先生又來了。他現時在門口等著,請進來不請呢?”加多憐說:“請他這兒來罷。”李媽答應了一聲,隨即領著邸力里亞進來。邸力里亞是加多憐在紐約留學時所認識的西班牙朋友,現時在領事館當差。自從加多憐回到這城以來,他幾乎每個星期都要來好幾次。他是一個很美麗的少年,兩撇小鬍映著那對象電光閃爍的眼睛。說話時那種濃烈的表情,乍一看見,幾乎令人想著他是印度欲天或希拉伊羅斯的化身,他一進門,便直趨到加多憐面前,撫著她的肩膀說:“達靈,你正要出門嗎?我…See More
Jun 10,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無憂花》(1)

加多憐新近從南方回來,因為她父親剛去世,遺下很多財產給她幾位兄妹,她分得幾萬元現款和一所房子。那房子很寬,是她小時跟著父親居住過的,很多可紀念的交際會,都在那里舉行過,所以她寧願少得五萬元,也要向她哥哥換那房子。她的丈夫樸君,在南方一個縣里的教育機關當一份小差事,所得薪棒雖不很夠用,幸賴祖宗給他留下一點產業,還可以勉強度過日子。自從加多憐沾著新法律的利益,得了父親這筆遺產,她便嫌樸君所住的地方閉塞簡陋,沒有公園、戲院,沒有舞場,也沒有夠得上與她交遊的人物。在窮鄉僻壤里,她在外洋十年間所學的種種自然沒有施展的地方。她所受的教育使她要求都市的物質生活,喜歡外國器用,羨慕西洋人的性情。她的名字原來叫做黃家蘭,但是偏要譯成英國音義,叫加多憐伊羅。由此可知她的崇拜西方的程度。這次決心離開她丈夫,為的要恢復她的都市生活。她把那舊房子修改成中西混合的形式,想等到布置停當才為樸君在本城運動一官半職,希望能夠在這里長住下去。她住的正房已經布置好了,現在正計劃著一個遊泳池,要將西花園那五間祖祠來改造,兩間暗間改做更衣室,把神龕挪進來,改做放首飾、衣服和其他細軟的櫃子,三間明間改做池子,瓦匠已經把所有的神主…See More
Jun 7,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解放者》(7)

過了四五點鐘的工夫,已是黃昏時候,契默才回來。西院里昨晚談話的人們都已走了,只剩下邦秀一個人在那里。契默一進來,對著她搖搖頭說:“可惜,可惜!”邦秀問:“怎麼樣了?”他說:“你道紹慈那巡警是什麼人?他就是你的小朋友方少爺!”邦秀“呀”了一聲,站立起來。契默從口袋掏出一本濕氣還沒去掉的小冊子,對她說:“我先把情形說完,再唸這里頭的話給你聽。他大概是怕你投水,所以向水邊走。他不提防在葦叢里躋著一個深水坑,全身掉在里頭翻不過身來,就淹死了。我到那里,人們已經把他的屍身撈起來,可還放在原地。葦子里沒有道,也沒有站的地方,所以沒有圍著看熱鬧的人,只有七八個人遠遠站著。我到屍體跟前,見這本日記露出來,取下來看了一兩頁。知道記的是你和他的事情,趁著沒有人看見,便放在口袋里,等了許久,官還沒來。一會來了一個人說,驗官今天不來了,於是大家才散開。我在道上一面走,一面翻著看。”他翻出一頁,指給邦秀說:“你看,這段說他在革命時候怎樣逃命,和怎樣改的姓。”邦秀細細地看了一遍以后,他又翻過一頁來,說:“這段說他上北方來找你沒找著。在流落到無可奈何的時候,才去當警察。”她拿著那本日記細看了一遍,哭得一句話也說不出…See More
May 30,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解放者》(6)

紹慈到樹下把水壺的塞子拔掉,和了一壺乳粉,端來灌在她口里。過了兩三刻鐘,她的精神漸次恢復回來。在注目看著紹慈以后,她反驚慌起來。她不知道紹慈已經不是縣里的警察,以為他是來捉拿她。心頭一急,站起來,躡秧雞一樣,飛快地鑽進葦叢里。紹慈見她這樣慌張,也急得在后面嚷著:“別怕,別怕。”她哪里肯出來,越鑽越進去,連影兒也看不見了。紹慈發楞一會,才追進去,口里嚷著:“救人,救人!”這話在邦秀耳里,便是“揪人,揪人”,她當然越發要藏得密些。一會兒葦叢里的喊聲也停住了。邦秀從那邊躲躲藏藏地躡出來。當頭來了一個人,問她:“方才喊救人的是您麼?”她見是一個過路人,也就不害怕了。她說:“我沒聽見,我在這里頭解手來的。請問這里離前頭鎮上還有多遠?”那人說:“不遠了,還有七里多地。”她問了方向,道一聲“勞駕”,便急急邁步。那人還在那周圍找尋,沿著岸邊又找回去。邦秀到大悲院門前,正趕上沒人在那里,她怕廟里有別人,便裝做叫化婆,嚷著“化一個啵”,契默認得她的聲音,趕緊出來,說:“快進來,沒有人在里頭。”她隨著契默到西院一間小屋子里。契默說:“你得改裝,不然逃不了。”他於是拿剃刀來把她的頭髮刮得光光的,為她穿上僧袍,…See More
May 28, 20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解放者》(5)

西院的客人中有一個說:“原先議決的,是在這兩區先后舉行,世雄和那區的主任意見不對。他恐怕那邊先成功,於自己的地位有些妨礙,於是多方阻止他們。那邊也有許多人要當領袖,也怕他們的功勞被世雄埋沒了,於是相持了兩三個星期。前幾天,警察忽然把縣里的機關包圍起來,搜出許多文件,逮了許多人,事前世雄已經知道。他不敢去把那些機要的文件收藏起來,由著幾位同志在那里干。他們正在毀滅文件的時候,人就來逮了。世雄的住所,警察也偵查出來了。當警察拍門的時候,世雄還沒逃走。你知道他房后本有一條可以容得一個人爬進去的陰溝,一直通到護城河去。他不教邦秀進去,因為她不能爬,身體又寬大。若是她也爬進去,溝口沒有人掩蓋,更容易被人發覺。假使不用掩蓋,那溝不但兩個人不能並爬,並且只能進前,不能退后。假如邦秀在前,那麼寬大的身子,到了半道若過不去,豈不要把兩個人都活埋在里頭?若她在后,萬一爬得慢些,終要被人發現。所以世雄說,不如教邦秀裝作不相干的女人,大大方方出去開門。但是很不幸,她一開門,警察便擁進去,把她綁起來,問她世雄在什麼地方?她沒說出來。警察搜了一回,沒看出什麼痕跡,便把她帶走。”“我很替世雄慚愧,堂堂的男子,大難臨…See More
May 25, 2019

客家 庫's Blog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你為什麽不來

Posted on December 18, 2019 at 1:34pm 0 Comments

在夭桃開透、濃蔭欲成的時候,誰不想伴著他心愛的人出去遊逛遊逛呢?在密雲不飛、急雨如注的時候,誰不願在深閨中等她心愛的人前來細談呢?

她悶坐在一張睡椅上,紊亂的心思像窗外的雨點——東拋,西織,來回無定。在有意無意之間,又順手拿起一把九連環慵懶懶地解著。



丫頭進來說:“小姐,茶點都預備好了。”

她手里還是慵懶懶地解著,口里卻發出似答非答的聲音:“……他為什麽還不來?”

除窗外的雨聲,和她手中輕微的銀環聲以外,屋里可算靜極了!在這幽靜的屋里,忽然從窗外伴著雨聲送來幾句優美的歌曲:…

Continue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愛就是刑罰

Posted on December 2, 2019 at 10:54pm 0 Comments

“這什麽時候了,還埋頭在案上寫什麽?快同我到海邊去走走罷。”

丈夫盡管寫著,沒站起來,也沒擡頭對他妻子行個“注目笑”的禮。妻子跑到身邊,要搶掉他手里的筆,他才說:“對不起,你自己去罷。船,明天一早就要開,今晚上我得把這幾封信趕出來;十點鐘還要送到船里的郵箱去。”



“我要人伴著我到海邊去。”

“請七姨子陪你去。”

“七妹子說我嫁了,應當和你同行;她和別的同學先去了。我要你同我去。”…

Continue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難解決的問題

Posted on December 2, 2019 at 10:34pm 0 Comments

我叫同伴到釣魚磯去賞荷,他們都不願意去,剩我自己走著。我走到清佳堂附近,就坐在山前一塊石頭上歇息。在瞻顧之間,小山後面一陣唧咕的聲音夾著蟬聲送到我耳邊。

誰願意在優遊的天日中故意要找出人家的秘密呢?然而宇宙間的秘密都從無意中得來。所以在那時候,我不離開那里,也不把兩耳掩住,任憑那些聲浪在耳邊蕩來蕩去。

辟頭一聲,我便聽得:“這實是一個難解決的問題。……”



既說是難解決,自然要把怎樣難的理由說出來。這理由無論是局內、局外人都愛聽的。以前的話能否鉆入我耳里,且不用說,單是這一句,使我不能不注意。…

Continue

許地山《七寶池上的鄉思》愛的痛苦

Posted on December 2, 2019 at 10:31pm 0 Comments

在綠蔭月影底下,朗日和風之中,或急雨飄雪的時候,牛先生必要說他的真言。“啊,拉夫斯偏(即“愛的痛苦”——編者注)!”他在三百六十日中,少有不說這話的時候。

暮雨要來,帶著愁容的雲片,急急飛避;不識不知的蜻蜓還在庭園間遨遊著。愛誦真言的牛先生悶坐在屋里,從西窗望見隔院的女友田和正抱著小弟弟玩。

姐姐把孩子的手臂咬得吃緊,擘他的兩頰,搖他的身體,又掌他的小腿。孩子急得哭了。姐姐才忙忙地擁抱住他,堆著笑說:“乖乖,乖乖,好孩子,好弟弟,不要哭。我疼愛你,我疼愛你!不要哭!”不一會孩子的哭聲果然停了。可是弟弟剛現出笑容,姐姐又該咬他、擘他、搖他、掌他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