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
  • Male
  • Holland Avenue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客家 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Gifts Received

Gift

客家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客家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10) (完)

他一氣跑到天字碼頭,路上的燈還沒有亮,可是見不著太陽了。刑場上圍觀的人們比較少些,笑罵的有人,談論的有人,咒詛的也有人,可是垂著頭髮憐憫心的人,恐怕一個也沒有。那幾個女屍躺在地上裸露著,因為衣服都給人剝光了。人們要她們現醜,把她們排成種種難堪的姿勢。夢鹿走進人圈里,向著陳屍一個一個地細認,談論和旁觀的人們自然用笑、侮辱的態度來對著他。他搖頭說:“這像什麽樣子呢!”說著從人叢中鑽出來,就在長堤一家百貨店買了幾匹白布,還到刑場去。他把那些屍體一個一個放好,還用白布蓋著。天色已漸次昏黑了。他也認不清哪個是志能屍體,只把一個他以為就是的抱起來,便要走出人圈外,兩個守兵上前去攔他,他就和他們理論起來,罵他們和觀眾沒人道和沒同情心,旁觀的人見他太殺風景,有些罵他:“又不是你的老婆,你管這許多閑事。”有些說:“他們那麽搗亂,死有余辜,何必這麽好待他們?”有些說:“大概他也是反動分子吧!”有些說:“他這樣做便是反動!”有些嚷“打”,有些嚷“殺”,嘈雜的聲音都向著夢鹿的犯眾的行為發出來。至終有些兵士和激烈的人們在群眾喧嘩中,把夢鹿包圍起來,拳腳交加,把他打個半死。巡警來了,夢鹿已經暈倒在血泊當中,群眾還…See More
Feb 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9)

一天,母親忽得了一封沒貼郵票的欠資信,拆開是一幅小手絹,寫著: “環被賣,決計蹈海,痛極!書不成字。兒血。”她知道事情不好,可是“外江人”既沒有親戚,又不詳知那人的鄉里,幫忙的只有她自己的眼淚罷了。她本有網膜炎,每天緊握著那血絹,哭時便將它拭淚。母親哭瞎了,也沒地方訴冤枉去。慧兒想著家里既有了殘疾的母親,又沒有生利的人,於是不得不輟學。豪賢街的住宅因拖欠房租也被人驅逐了,母女們至終搬到這花園的破小屋。慧兒除做些活計,每天還替園主修葉、養花、飼魚、汲水,凡園中輕省的事都是她做,借此過活。自她們搬到花園里住,只有兒媳婦間中從庵里回來探望一下。夢鹿算是第一個男子,來拜訪她們的。他原先以為這一家搬到花園里過清幽的生活,哪知道一來到,所見的都出乎他意料之外。慧兒把那碗涼粥仍舊倒在砂鍋里,安置在竹床底下,她正要到門邊拿掃帚掃地,夢鹿已捧著一副瓷碗盤進來說:“舊的碎了,正好換新的。我知道你們這頓飯給我攪擾了,非常對不起。我已經教茶居里給你們送一盤炒面來,待一會就到了。”瞎母親還沒有說什麽,他自己便把條長凳子拉過一邊來坐下。他說:“真對不起,驚擾了老伯母。伯母大概還記得我,我就是東野夢鹿。”老太太聽見…See More
Jan 2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8)

他回到學校來,三小時的功課上完,已經是十一點半了。他挾著習作本子跑到教務室去,屋里只有黃先生坐在那里看報。“東野先生,功課都完了麽?方才習作堂延禧問我‘安琪兒’怎解,我也不曉得要怎樣給他解釋,只對他說這是外國話,大概是‘神童’或是‘有翅膀的天使’的意思。依你的意思,要怎樣解釋?可怪人們偏愛用西洋翻來的字眼,好像西洋的老鴉,也叫得比中國的更有音節一般。”“你說的大概是對的,這些新名詞我也不大高明,我們從前所用的字眼,被人家罵做‘盲人瞎馬的新名詞’,但現在越來越新了,看過之后,有時總要想了一陣,才理會說的是什麽意思,延禧最喜歡學那些怪字眼。說他不懂呢?他有時又寫得像一點樣子。說他懂呢?將他的東西拿去問他自己,有時他自己也莫名其妙,我們試找他的本子來看看。”他拿起延禧的卷子一翻,看他自定的題目是“失戀的安琪兒”,底下加了兩個字“小說”在括弧當中,夢鹿和黃先生一同唸。“失戀的安琪兒,收了翅膀,很可憐變成一只灰色的小醜鴨,在那薔薇色的日光底下顫動。嘴里咒詛命運的使者,說:‘上帝呵,這是何等異常的不幸呢?’赤色的火焰像微波一樣跟著夜幕驀然地卷來,把她女性的美麗都吞咽了!這豈不又是一場赤色的火災麽?…See More
Jan 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7)

一進門,黃先生已經在客廳等著他。黃先生說:“東野先生,想不到我來找你吧。”他說:“實在想不到。你一定是又來勸我接受校長的好意,加我的薪水吧。”黃先生說:“不,不。我來不為學校的事,有一個朋友要我來找你到黨部去幫忙,不是專工的,一星期到兩三次便可以了。你願意去幫忙麽?”夢鹿說:“辦這種事的人材濟濟,何必我去呢?況且我又不喜歡談政治,也不喜歡當老爺。我這一生若把一件事做好了,也就夠了。在多方面活動,個人和社會必定不會產出什麽好結果,我還是教我的書吧。” 黃先生說:“可是他們急於要一個人去幫忙,如果你不願去,請嫂夫人去如何?” “你問她,那是她的事。她昨天已對我說過了,我也沒反對她去。 ”他於是向著樓上叫志能說:“妹妹,妹妹,請你下來,這里有事要同你商量。”妻子手裏打著線活,慢慢地踱下樓來。他說:“黃先生要你去辦黨,你能辦麽?我看你有時雖然滿口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若真是教你去做,你也未必能成。”妻子知道丈夫給她開玩笑,也就順著說:“可不是,我哪有本領去辦黨呢?”黃先生攔著說:“你別聽夢鹿兄的話,他總想法子攔你,不要你出去做事。”他說著,對夢鹿笑。…See More
Jan 1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6)

婦人說:“請把從前一切的意思打消了吧,我們可以照常來往。我越來越覺得我們的理想不能融洽在一起。你的生活理想是為享樂,我的是為做人。做人便是犧牲自己的一切去為別人;若是自己能力薄弱,就用全力去幫助那能力堅強的人們。我覺得我應當幫助夢鹿,所以寧把愛你的情犧牲了。我現在才理會在世上還有比私愛更重要的事,便是同情。我現在若是離開夢鹿,他的生活一定要毀了,延禧也不能好好地受教育了。從前我所看的是自己,現在我已開了眼,見到別人了。…See More
Jan 1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5)

妻子要把他的怒氣移轉了,教他不要想加薪的事,故意截著話流,說:“知就要行,還預備什麼?”“很好聽!”他用筷子指著妻子說,“為什麼要預備?說來倒很平常。凡事不預備而行的,雖得暫時成功,終要歸於失敗。縱使你一個人在這世界內能實行你的主張,你的力量還是有限,終不能敵過以非為是的群眾。所以你第一步的預備,便是號召同志,使人起信,是不是?”“是很有理。”妻子這樣回答。丈夫這才把筷子收回來,很高興地繼續地說:“你以為實行和預備是兩樣事麽?現在的行,就是預備將來。好,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比喻。比如有所果園,只有你知道裏頭有一種果子,吃了於人有益。你若需要,當然可以進去受用,只因你的心很好,不願自己享受,要勸大家一同去享受。可是那地方的人們因為風俗習慣迷信種種關係,不但不敢吃,並且不許人吃。因為他們以為人吃了那果子,便能使社會多災多難,所以凡是吃那果子的人,都得受刑罰,在這情形之下,你要怎辦?大家都不明白,你一進去,他們便不容你分說,重重地刑罰你,那時你還能不能享受裏頭的果子?同時他們會說,恐怕以後還有人進來偷果子,不如把這園門封鎖了吧。這一封鎖,所有的美果都在裏頭腐爛了。所以一個救護時世的人,在智慧方…See More
Jan 1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4)

這樣簡單的生活,妻子自然過不慣。她把丈夫和小孩搬到芳草街。那里離學校稍微遠一點,可是不像從前那麼逼仄了。芳草街的住宅本是志能的舊家,因為她母親於前年去世,留下許多產業給他們兩夫婦。夢鹿不好高貴的生活,所以沒搬到岳母給她留下的房子去住。這次因為妻子的相強,也就依從了。其實他應當早就搬到這里來。這屋很大,夢鹿有時自己就在書房里睡,客廳的后房就是孩子住,樓上是志能和老媽子住。…See More
Jan 8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3)

他坐下,只管喝茶,妻子的心神倒像被什麼事情牽掛住似的,她的愁容被丈夫理會了。…See More
Jan 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2)

夢鹿說:“倒不是這個原故。我發現了他們用什麼材料來做餛飩餡了。我不信個個都是如此,不過給我看見了一個,別人的我也不敢吃了。我早晨到學校去,為抄近道,便經過一條小巷,那巷里住的多半是小本商販。我有意無意地東張西望,恰巧看見一挑餛飩擔子放在街門口,屋里那人正在宰割著兩只肥嫩老鼠。我心里想,這無疑是用來冒充豬肉做餛飩餡的。我於是盤問那人,那人臉上立時一陣青一陣紅,很生氣地說:‘你是巡警還是市長呢?我宰我的,我吃我的,你管得了這些閑事?’我說,你若是用來冒充豬肉,那就是不對。我能夠報告衛生局,立刻叫巡警來罰你。你只顧謀利,不怕別人萬一會吃出病來。“那人看我真像要去叫巡警的神氣,便改過臉來,用好話求我饒他這次。他說他不是常常幹這個,因為前個月妻子死了,欠下許多債,目前沒錢去稱肉,沒法子。我看他說得很誠實,不像撒謊的樣子,便進去看看他屋里,果然一點富裕的東西都沒有。桌上放著一座新木主,好像證明了他的話是可靠的。我於是從袋里掏出一張十元票子遞給他做本錢,教他把老鼠扔掉。他允許以後絕不再干那事,我就離開他了。”孩子說:“這倒新鮮!他以後還宰不宰,我們哪里知道呢!”夢鹿說:“所以教你以後不要隨便買街上的…See More
Jan 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東野先生》 (1)

那時已過了七點,屋里除窗邊還有一點微光以外,紅的綠的都藏了它們的顏色。延禧還在他的小桌邊玩弄他自己日間在手工室做的不倒翁。不倒翁倒一次,他的笑顏開一次,全不理會夜母正將黑暗的飴餳喂著他。這屋子是他一位教師和保護人東野夢鹿的書房。他有時叫他做先生,有時叫他做叔叔,但稱叔叔的時候多。這大屋里的陳設非常簡單,除十幾架書以外,就是幾張凳子和兩張桌子,乍一看來,很像一間不講究的舊書鋪,夢鹿每天不到六點是不回來的。他在一個公立師範附屬小學里當教員,還主持校中的事務。每日的事務他都要當天辦完,決不教留過明天,所以每天他得比別的教員遲一點離校。他不願意住在學校里,純是因為延禧的原故。他不願意小學生在寄宿舍住,說孩子應當多得一點家庭生活,若住在寄宿舍里,管理上難保不近乎待遇人犯的方法。然而他的家庭也不像個完全的家庭。一個家庭若沒有了女主人,還配稱為家庭麼?他的妻志能於十年前到比國留學,早說要回來,總接不到動身的信。十幾年來,家中的度支都是他一人經理,甚至晚飯也是他自己做。除星期以外,他每早晨總是到學校去,有時同延禧一起走,有時他走遲一點。家里沒人時,總把大門關鎖了,中飯就在學校里吃,三點半后延禧先回家。…See More
Jan 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人非人》(11)

他笑向著可為,“但是這次不曉得為什麼鬧翻了。我只聽見她帶著氣說:‘局長,請不要動手動腳,在別的夜間您可以當我是非人,但在日間我是個人,我要在社會做事,請您用人的態度來對待我。’我正注神聽著,她已大踏步走近門前,接著說:‘撤我的差吧,我的名譽與生活再也用不著您來維持了。’我停了大半天,至終不敢進去回話,也回到這屋里。我進來,她已走了。老嚴,你看見她走時的神氣麼?” “我沒留神,昨天她進來,像沒坐下,把東西檢一檢便走了,那時還不到三點。”嚴莊這樣回答。 “那麼,她真是走了。你們說她是局長的候補姨太,也許永不能證實了。”可為一面接過信來打開看,信中無非說些官話。他看完又摺起來,納在信封里,按鈴叫人送到局長室。他心里想陳情總會有信給他,便注目在他的桌上,明漆的桌面只有昨夜的宿塵,連紙條都沒有。他坐在自己的位上,回想昨夜的事情,同事們以為他在為陳情辭職出神,調笑著說: “可為,別再想了,找苦惱受幹什麼?方才那送信的孩子說,她已於昨天下午五點鐘搭火車走了,你還想什麼?”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可為只回答:“我不想什麼,只估量她到底是人還是非人。”說著,自己摸自己的嘴巴,這又引他想起在屋里那五個人待遇…See More
Aug 26, 2020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人非人》(10)

可為氣得鼻息也粗了。 “動手罷。”說時遲,那時快,五個人把可為的長褂子剝下來,取下他一個大銀表、一支墨水筆、一個銀包,還送他兩拳,加兩個耳光。 他們搶完東西,把可為推出房門,用手巾包著他的眼和塞著他的口,兩個摣著他的手,從一扇小門把他推出去。…See More
Aug 25, 2020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人非人》(9)

門開了,喜懼交迫的可為,急急把視線連在門上,但進來的還是方才那人。他走到可為跟前,說:“先生,這里的規矩是先賞錢。” “你要多少?” “十塊,不多吧。” 可為隨即從皮包里取出十元票子遞給他。 那人接過去。又說:“還請您打賞我們幾塊。” 可為有點為難了,他不願意多納,只從袋里掏出一塊,說:“算了吧。” “先生,損一點,我們還沒把茶錢和洗褥子的錢算上哪,多花您幾塊罷。” 可為說:“人還沒來,我知道你把錢拿走,去叫不去叫?” “您這一點錢,還想叫什麼人?我不要啦,您帶著。”說著真個把錢都交回可為,可為果然接過來,一把就往口袋里塞。那人見是如此,又搶進前摣住他的手,說:“先生,您這算什麼?” “我要走,你不是不替我把陳姑娘找來麼?” “你瞧,你們有錢的人拿我們窮人開玩笑來啦?我們這里有白進來,沒有白出去的。你要走也得,把錢留下。” “什麼,你這不是搶人麼?” “搶人?你平白進良民家里,非奸即盜,你打什麼主意?”那人翻出一副兇怪的臉,兩手把可為拿定,又嚷一聲,推門進來兩個大漢,把可為團團圍住,問他:“你想怎樣?”可為忽然看見那麼些人進來,心里早已著了慌,簡直鬧得話也說不出來。一會他才鼓著氣說:“…See More
Aug 24, 2020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人非人》(8)

可為不由得又要扯謊,說:“是的,她告訴過我。不過方才我到寶積寺,那老太太說到這里來找。” “現在還沒黑,”那人說時仰頭看看天,又對著可為說,“請您上市場去繞個彎再回來,我替您叫她去。不然請進來歇一歇,我叫點東西您用,等我吃過飯,馬上去找她。” “不用,不用,我回頭來吧。”可為果然走出胡同口,雇了一輛車上公園去,找一個僻靜的茶店坐下。 茶已沏過好幾次,點心也吃過,好容易等到天黑了。十一月的黝雲埋沒了無數的明星,懸在園里的燈也被風吹得搖動不停,遊人早已絕跡了,可為直坐到聽見街上的更夫敲著二更,然后踱出園門,直奔北下窪而去。 門口仍是靜悄悄的,路上的人除了巡警,一個也沒有。他急進前去拍門,里面大聲問:“誰?” “我姓胡。” 門開了一條小縫,一個人露出半臉,問:“您找誰?” “我找陳姑娘。”可為低聲說。 “來過麼?”那人問。 可為在微光里雖然看不出那人的面目,從聲音聽來,知道他並不是下午在門口同他回答的那一個。他一手急推著門,腳先已踏進去,隨著說: “我約過來的。” 那人讓他進了門口,再端詳了一會,沒領他望哪里走,可為也不敢走了。他看見院子里的屋子都像有人在里面談話,不曉得進哪間合適,那人見他…See More
Aug 21, 2020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人非人》(7)

老太太在后面跟著,叮嚀可為切莫向陳姑娘打聽,恐怕她說壞話。可為說:“斷不會,陳姑娘既然教你到老人院,她總有苦衷,會說給我知道,你放心吧。”出了門,可為又把方才拿粉盒的手指舉到鼻端,且走且聞,兩眼像看見陳情就在他前頭走,仿佛是領他到北下窪去。 北下窪本不是熱鬧街市,站崗的巡警很優遊地在街心踱來踱去。可為一進街口,不費力便看見八號的門牌,他站在門口,心里想:“找誰呢?”他想去問崗警,又怕萬一問出了差,可了不得。他正在躊躇,當頭來了一個人,手里一碗醬,一把蔥,指頭還吊著幾兩肉,到八號的門口,大嚷:“開門。”他便向著那人搶前一步,話也在急忙中想出來。 “那位常到這里的陳姑娘來了麼?” 那人把他上下估量了一會,便問:“哪一位陳姑娘?您來這里找過她麼?” “我……”他待要說沒有時,恐怕那人也要說沒有一位陳姑娘。許久才接著說:“我跟人家來過,我們來找過那位陳姑娘,她一頭的劉海髮不像別人燙得像石獅子一樣,說話像南方人。…See More
Aug 19, 2020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許地山《人非人》(7)

老太太在后面跟著,叮嚀可為切莫向陳姑娘打聽,恐怕她說壞話。可為說:“斷不會,陳姑娘既然教你到老人院,她總有苦衷,會說給我知道,你放心吧。”出了門,可為又把方才拿粉盒的手指舉到鼻端,且走且聞,兩眼像看見陳情就在他前頭走,仿佛是領他到北下窪去。 北下窪本不是熱鬧街市,站崗的巡警很優遊地在街心踱來踱去。可為一進街口,不費力便看見八號的門牌,他站在門口,心里想:“找誰呢?”他想去問崗警,又怕萬一問出了差,可了不得。他正在躊躇,當頭來了一個人,手里一碗醬,一把蔥,指頭還吊著幾兩肉,到八號的門口,大嚷:“開門。”他便向著那人搶前一步,話也在急忙中想出來。 “那位常到這里的陳姑娘來了麼?” 那人把他上下估量了一會,便問:“哪一位陳姑娘?您來這里找過她麼?” “我……”他待要說沒有時,恐怕那人也要說沒有一位陳姑娘。許久才接著說:“我跟人家來過,我們來找過那位陳姑娘,她一頭的劉海髮不像別人燙得像石獅子一樣,說話像南方人。…See More
Aug 18, 2020

客家 庫's Blog

許地山《東野先生》 (9)

Posted on January 2,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一天,母親忽得了一封沒貼郵票的欠資信,拆開是一幅小手絹,寫著:

 “環被賣,決計蹈海,痛極!書不成字。兒血。”她知道事情不好,可是“外江人”既沒有親戚,又不詳知那人的鄉里,幫忙的只有她自己的眼淚罷了。她本有網膜炎,每天緊握著那血絹,哭時便將它拭淚。

母親哭瞎了,也沒地方訴冤枉去。慧兒想著家里既有了殘疾的母親,又沒有生利的人,於是不得不輟學。豪賢街的住宅因拖欠房租也被人驅逐了,母女們至終搬到這花園的破小屋。慧兒除做些活計,每天還替園主修葉、養花、飼魚、汲水,凡園中輕省的事都是她做,借此過活。…

Continue

許地山《東野先生》 (8)

Posted on January 1,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他回到學校來,三小時的功課上完,已經是十一點半了。他挾著習作本子跑到教務室去,屋里只有黃先生坐在那里看報。

“東野先生,功課都完了麽?方才習作堂延禧問我‘安琪兒’怎解,我也不曉得要怎樣給他解釋,只對他說這是外國話,大概是‘神童’或是‘有翅膀的天使’的意思。依你的意思,要怎樣解釋?可怪人們偏愛用西洋翻來的字眼,好像西洋的老鴉,也叫得比中國的更有音節一般。”

“你說的大概是對的,這些新名詞我也不大高明,我們從前所用的字眼,被人家罵做‘盲人瞎馬的新名詞’,但現在越來越新了,看過之后,有時總要想了一陣,才理會說的是什麽意思,延禧最喜歡學那些怪字眼。說他不懂呢?他有時又寫得像一點樣子。說他懂呢?將他的東西拿去問他自己,有時他自己也莫名其妙,我們試找他的本子來看看。”…

Continue

許地山《東野先生》 (7)

Posted on December 31,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一進門,黃先生已經在客廳等著他。黃先生說:“東野先生,想不到我來找你吧。”

他說:“實在想不到。你一定是又來勸我接受校長的好意,加我的薪水吧。”

黃先生說:“不,不。我來不為學校的事,有一個朋友要我來找你到黨部去幫忙,不是專工的,一星期到兩三次便可以了。你願意去幫忙麽?”

夢鹿說:“辦這種事的人材濟濟,何必我去呢?況且我又不喜歡談政治,也不喜歡當老爺。我這一生若把一件事做好了,也就夠了。在多方面活動,個人和社會必定不會產出什麽好結果,我還是教我的書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