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
  • Male
  • Holland Avenue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客家 庫's Friends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客家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客家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頓巴澤:預演

見江我們是老同學,當時我倆並排坐在最後一排課桌。當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我們常在一起沖著他的後背做鬼臉。我們還一起參加期末補考。這是15年前的事了。15年來我們一直沒有見過面。今天,我終於懷著激動的心情登上了四層樓……“不知道他是否還能認出我來?”我心裏暗想。我毅然按了一下電鈴。“不怕爛掉你的臭爪子。可惡的東西!震得整個房子嗡嗡響。什麽時候你才能改掉這個壞習慣?”裏面傳出一陣叫罵聲。我羞得滿面通紅,連忙把手塞進口袋。前來開門的是一個淡黃頭發的女孩,看上去約莫有八九歲。“努格紮爾·阿馬納季澤在這兒住嗎?”“他是我爸爸。”“你好,小姑娘,我是紹塔叔叔,你爸爸的老同學。”“噢,您請進來吧……瑪穆卡!爸爸的同學紹塔叔叔來了。”女孩朝裏邊喊了一聲,領著我向屋子裏走去。迎面沖出一個6歲左右的小男孩,渾身是墨水汙跡。“你們的爸爸和媽媽在家嗎?”“不在。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你倆在做什麽呢?”我問“我們在玩‘爸爸和媽媽遊戲’。我當爸爸,姆濟婭當媽媽。”瑪穆卡對我說。“你們玩吧,我不妨礙你們。”我一邊點著煙,一邊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努格紮爾過得怎麽樣?生活安排得好不好?是不是幸福?”我尋思著。孩…See More
Nov 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徐燕頻:有人墜海

我們過了幾小時才曉得,那個孩子是在早晨七時之後不久掉在海裏的。沒有人看見他掉下去。他在清除甲板上的一處排水口時失足的。他的身體觸及水面時,就和船邊緣的怒濤和吸力搏鬥。差一點給“推進暗輪”卷進去。到那令人窒息的水的拉力減輕時,他才浮出水面。他松了一口氣。他想,夥伴必已看見他掉下去,他將可很快獲救。可是船繼續以全速前進,他慌亂地擊著水,設法趕上它。突然他想起船長某一天在船上操練之後所說的話:“如果你遇到困難,應保持鎮靜。如果慌張,就準沒有希望了。因為在這種情形之下,最主要的是想一個辦法出來,不鎮定是不行的。”孩子不再在水裏手足亂撥了。他想:我先不知道我會遊泳,可是我並未下沈。我是在遊泳啊!他設法將厚重的褲子和靴子踢掉。他然後發覺自己用手腳在劃水,正如他在家裏的農莊看見狗劃水一樣。可是那艘船沒有停。他現在只能在浪頭將他舉起的時候,才看得見船的煙囪和桅桿。他焦急地向周圍張望,除了海闊天空之外什麽都看不見。一片巨浪打在他臉上,使他作嗆。海水的鹽分淹得他的眼睛發痛。水手在用早餐時才想起那個孩子。“他到哪裏去了?”有一個問。另一個說:“奇怪,他一直沒有敲鐘報時。我最好去找他。”他找遍了船首的望樓,各…See More
Nov 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托·羅·澤斯:郵局前的情思

星期五,又熱又悶,幾乎沒有一絲風。西邊的天空卻是濃雲密布。郵局門前排起長龍,等著郵局午休後開窗上班。老頭子來這裏領社會福利支票;放暑假的學生領取包裹;商人、秘書和家庭婦女則來買郵票、匯款、寄信。有人站得不耐煩了,嘆息著。其他人不甘寂寞閑聊起來,大都談的是天氣,人們熱汗淋淋。那營業窗總算開了,長龍向前湧去。一個站在長龍最前面的年輕人說:“我今早寄出一封信,它發出了嗎?”“郵件要等到下午3點才送走。”郵局職員答道。“我可以取回嗎?”年輕人問道。郵局職員用懷疑的目光瞅著他,問道:“為什麽要取回?”“我要再加寫些事情。”年輕人一臉焦急,顯然事關重大的模樣。“那你為什麽不另寫一封信?”職員問道。“因為我還想從這裏再刪點東西。”年輕人回答。“你不能在另一封信中說明嗎?”“不太好。”年輕人說,“這是給我妻子的。”話聲輕如蜜蜂嗡嗡叫,灑向排隊的人流,年輕人開始冒汗了。“也許你原寫信時就得更加小心。”郵局職員意識到人們正在聽他的答覆,長龍中有人吃吃地笑了。“你不知道,”年輕人爭辯說,“信裏是一首詩,一首情詩,我能取回嗎?”更多的人發笑了,有人的還捂著嘴巴。“這麽說它是一首情詩,嗯?”職員說,“而今天你不…See More
Oct 2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狄斯妮:勇氣

在英國舉行的那次相當拘謹的軍人午餐會上,大家誰也不認識誰。我坐在一個美國傘兵身邊,他是第一零一空降師——巴士頓英雄部隊的。他約摸二十歲,象多數跳傘運動員一樣,他長得比一般美國軍人頎長些,不過肩膀很寬,顯得是個孔武有力的硬漢子。他腦前閃耀著的勳章綬帶,比我記憶中將級官銜以下的任何人都要多。他開頭有點怯生生的,不很健談,但是過了不久,他的拘束消滅了,給我說了下面一個故事:在大規模進攻開始的前一天——進攻法國前二十四小時,盟軍向諾曼底空投了傘兵,這個青年人就是其中之一。不幸,他在遠離預定地點好幾英裏的地方著陸。那時候差不多天亮了,老早已經細致地在腦子裏記熟了的標志,他一個也沒有找到,也見不到任何戰友。他吹響用集合隊伍的尖聲警笛,卻得不到什麽響應。動蕩不安的幾分鐘過去了。他再吹一遍,還是一個人也沒有來。於是他知道原定計劃出毛病了,他是單人匹馬,完全陷落在敵人控制的國土裏了。他懂得,他必須馬上找地方隱蔽。他著陸的地點,是在一個整潔的、收拾得挺漂亮的果園裏一垛石墻附近,在熹微的晨光裏,他看見不遠處有一棟小小的、紅色屋頂的農家。他不知道住在裏邊的人是親盟國的呢,還是親德國的,但是他總得碰碰運氣啊,他…See More
Oct 2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張林:勇敢大丈夫

李良玉接到外祖母的來信難過極了。難過得在教研室的角落裏偷偷的哭起來。他是師範學院中文系老師,為人忠厚老實,長得矮矬。他妻子卻活潑漂亮,穿著又能趕上時代。她愛他自然不是因為他的相貌,而是肚裏那些才氣;時代變了,現在的大多數女人開始愛男人的才氣了,這是社會進步的一個標志。他妻子認為現在時興女人管男人,她從有辣氣的厲害女人那裏學了些管男人的經驗,管得李良玉什麽事都得聽她的,有不滿意的時候也忍了。最近,他八十多歲的外祖母來信說病了,還告訴一定不要給她寄錢,一定不要寄。這句話,使他落下了淚。他2歲喪父,3歲喪母,是外祖母把他養活大的。外祖母是個孤寡老人,靠政府救濟生活。為了養活他,只得給人家帶孩子掙些錢。李良玉初中畢業後,不忍心再念高中,想找個工作幫外祖母一把。“不念書怎麽行?念!”她說。外祖母是個剛強的人,一定要他念完大學。到他念大學時,用度大了,外祖母把佝僂的身子挺了挺,同時給兩家人帶孩子,一直到李良玉畢業分配到東北工作。平時,李良玉把看電影和其他零用錢省下來,瞞著妻子給外祖母寄去,免得妻子針紮火燎的吵吵。這次外祖母生病,他決定名正言順的給外祖母寄20元錢去。誰知這話剛出口就被碰回來了。“什…See More
Oct 2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邵寶健:永遠的門

江南古鎮。普通的有一口古井的小雜院。院裏住了八九戶普通人家。一式古老屋,格局多年未變,可房內的現代化擺設是愈來愈見多了。這八九戶人家中,有兩戶的長住人口各自為一人。單身漢鄭若奎和老姑娘潘雪娥。鄭若奎就住在潘雪娥隔壁。“你早。”他向她致意。“出去啊?”她回話,擦身而過,腳步並不為之放慢。多少次了,只要有人有幸看到他和她在院子裏相遇,聽到的就是這麽幾句。這種簡單的缺乏溫情的重覆,真使鄰居們泄氣。潘雪娥大概過了四十了吧。苗條得有點單薄的身材,瓜子臉,膚色白皙,五官端正。衣飾素雅又不失時髦,風韻猶存。她在西街那家出售鮮花的商店工作。鄰居們不清楚,這位端麗的女人為什麽要獨居,只知道她有權利得到愛情卻確確實實沒有結過婚。鄭若奎在五年前步潘雪娥之後,遷居於此。他是一家電影院的美工,據說是一個缺乏天才的工作負責而又拘謹的畫師。四十五六的人,倒像個老頭兒了。頭發黃焦焦、亂蓬蓬的,可想而知,梳理次數極少。背有點駝了。瘦削的臉龐,瘦削的肩胛,瘦削的手。只是那雙大大的眼睛,總爍著年輕的光,爍著他的渴望。他回家的時候,常常帶回來一束鮮花,玫瑰、薔薇、海棠、臘梅,應有盡有,四季不斷。他總是把鮮花插在一只藍得透明的…See More
Oct 22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瓦·考爾:擁有百科全書的人

這個村子遠離通衢大道,這裏連一家像樣點兒的可供稍有身分的旅客投宿的旅店也沒有。村裏有個小火車站,不過也小得可憐。村裏的房屋幹凈整潔,外表被太陽曬得黑乎乎的,院子裏和窗台上盛開著五彩繽紛的鮮花:每一個真正的村莊理所當然就該這樣。房屋的四周圍著一圈高高的柵欄,院子的小門上掛著許多牌子,上面寫著警告來人提防猛犬或者“嚴禁乞討和挨戶兜售”的文字。村裏沒有學校,鄰村倒有一所學校,但是,到了冬天,一旦道路被積雪覆蓋,孩子們同樣沒法去上學。村子裏住著一位先生和他的一家。有一天,風和日麗,這位先生幹了一件聞所未聞的事。他買了一張去京城的火車票。他想冒次風險,去京城闖一闖。村裏幾位紳士聽後連連搖頭,表示很不讚同。他們試圖說服這位先生,讓他明白自己要做的事完全沒有必要,直到現在,村裏還沒有誰認為非要去這麽遠的地方不可。自父親那一輩、甚至祖父那一輩起,村裏的人不都是這麽生活、這麽長大的嗎?他究竟想去那座城市尋找什麽呢?這位先生什麽也沒有說。第二天一大早,先生出了家門。街上許多小青年前呼後擁,吵吵嚷嚷,一直把他護送到火車站。先生登上窄軌火車,到了縣城又換乘直達快車,順利地來到了大都市。他到底想要尋找什麽呢?這…See More
Oct 1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克雷洛夫寓言: 公正的法律

狼把羊殘害得淒慘,事情鬧得如此嚴重,以致獸國統治者不得不引起重視。於是,高級官吏們被召來開會,說實話,高級官吏中就有好幾只“德高望重”的狼。在密林深處,會議在充滿民主的氣氛中順利進行著,凡是要提起申訴的,都讓他們適當地發表了意見。最後官吏們制定了一條十全十美的法律,全文照抄如下:“只要發現狼企圖侵犯羊群,羊群因而將受到欺淩時,不論此狼是誰,羊都有權利扼住狼的咽喉,將狼提交森林法庭審判。”羊和狐貍一只羊被懷疑吃了主人家的兩只雞,在獸國法庭上受到審判,法官是“德高望重”的狐貍。羊自我辯護說:“那天我從早到晚都在睡覺,而且熟悉我的朋友們都可以證明:我是個素食主義者,平生從來就不吃鳥獸肉的。”接著,狐貍法官與同仁們經過合議,最後宣判道:“我們認為,羊申辯的理由不足為據,因為隱瞞罪證向來是罪大惡極者的慣用伎倆;況且,羊與雞如此近乎且雞肉又是那麽地鮮美可口,所以憑我的良心來判斷,我肯定羊是決不會放過雞的。”羊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羊肉由法院沒收,羊皮由雞主人收回。See More
Oct 18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P·巴烏姆沃利:寓言

輕松的生活 她吃過美味的菜肴,她進過漂亮的公寓。她還善於招引人們對她的註意。如果願意的話,她可以騎著大象兜風;如果願意的話,她也可以在名人的膝頭上坐一坐。但她至多不過是一只蒼蠅。  可怕的謊言 狼說:“現在是白天。”但是誰也不相信他的話。因為大家都看到四周分明是夜晚。“狼是對的。”狐貍說,“現在的的確確是白天,為什麽黑呢,那是由於日蝕的緣故。”這是一句可怕的謊言,因為它很象是真理。  沒有頭的獸 森林裏出現了一種以前從來沒有看見過的野獸;有腳,有尾,但是沒有頭。不管怎麽說,任何東西都應該是有頭的。就拿大頭針來說吧,頭雖然小得象螞蟻一樣,但總還是頭。而這只野獸竟然沒有頭。有些人就是這樣看待長頸鹿的,因為長頸鹿的頭比他們高得多,他們看不到它。  獅子的命令 有一次,獅子吃了一頭野豬。偶然在清亮的水中看見自己的倒影;齜牙咧嘴,滿口是血……有什麽好說的呢,實在難看得很。於是獅子為了不再看到自己這副樣子,便命令把水攪混。See More
Oct 14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Jeanmarie:原來你是凱蒂的女兒

我小的時候,不順媽媽的心,而媽媽也不稱我的心,彼此都不是生活中要選擇的伴侶。我心目中的媽媽,應該是一個棕色頭發、梳著發髻的中年人,態度嚴肅,說話溫柔,穿著圍裙,會做蛋糕。結婚以前,曾經當過中學教師,或者是圖書館裏的工作人員。但實際上,我媽媽並不是如此。她甚至沒有受過多少學校教育,整天忙於工作和家務勞動,她高高的個子,寬寬的肩膀,窄窄的臀部,長長的雙腿,樣子像個運動員。不過她確實是一個運動員。她滿頭金發,嘻嘻哈哈,說話像放炮仗,性格活像個男孩子。別人的媽媽叫孩子回家時,是用那顫抖的高音;而我的媽媽叫我時,卻用兩個指頭放在嘴裏吹口哨,吹得滿街都能聽見。她不但不愛唱聖詩,還把爵士音樂當做搖籃曲送我入睡。可我爸爸呢?卻認為媽媽什麽都好。如果我的媽媽不是我理想中的媽媽的話,我也就不是她理想中的女兒了。就連我的性別都不對。當我出生的時候,她竟然不相信我是一個女孩,連名字都不給我取,而讓她的姐姐給我取了一個名字。盡管如此,當她確實看到我還是醫院裏長得最大、最胖的小孩時,才認為生我還值得。媽媽確實感到我將來定能成為一個美麗的、多才多藝的、能歌善舞的童星,還有那麽一股好強勁兒。當我3歲的時候,她就送我進…See More
Oct 1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毛志成:原人

一 兒時在村外的一個草崗上追逐一只野兔,這只慌亂的小動物搶過一列疾駛過來的火車,跑到鐵路那邊去了。我被火車攔在了這一邊。火車駛過,我急迫地要橫越鐵路,去追趕那只野兔,根本沒分出精力去註意從相反方向開來的一列火車已近乎擦到我的鼻尖。就在這生死存亡的一瞬,我的後衣領被一只大手狠狠扯住,那人的另一只大手揮起來,猛地給我一個耳光。我失控地向後趔趄幾步,癱坐在地上。顯然,這個人救了我的命。他是個牧羊人。此人和我家積怨很深,正為了幾壟地把官司打得“你死我活”。但是,在此後他和我家為了土地而進行的爭吵中,只字未提過鐵路邊發生的事。 二 上小學的時候,我的班主任是個老頭子,外號“喘大爺”。他有嚴重的哮喘病,在向學生吼叫,或用戒尺打學生手心過分用力時,都會大喘,有時甚而會喘得蹲在地上。但是,他吼的次數比任何老師都多,打學生手板也勤,因為他認為他是“名師”,他的學生必須在各方面都是出色的,考試得了99分(只失1分)也該罵、該打。我們自然恨他。考初中要到縣城去,要步行二十多華裏。我是提前一天到的,住在親戚家。第二天考試考到中途,我突然聽到考場的屋檐下有一種雖然被盡力控制也還是很有響度的聲音,像耕牛、像轅馬在…See More
Oct 11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S·L·基履:約會

紐約中央火車站詢問亭上的時鐘告訴人們,現在是差六分鐘六點,高個兒的青年中尉仰起他被太陽曬得黝黑的臉,瞇縫眼睛註視著這個確切時間。他心跳得渾身震動,再過六分鐘,他就會看到十三個月以來一直在他的生活中占有特殊地位的那個女子了。雖說他從未見過她一面,她寫來的文字卻給了他無窮無盡的力量。勃蘭福特中尉尤其記得戰鬥最激烈的那一天,他的飛機被一群敵機團團圍住了。他在信裏向她坦白承認他時常感到害怕。就在這次戰鬥的頭幾天,他收到了她的覆信:“你當然會害怕……勇敢的人都害怕的。下一次你懷疑自己的時候,我要你聽著我向你朗誦的聲音:對,縱使我走過死亡籠罩的幽谷,我也一點不害怕災難,因為你同我在一起。”他記住了,這些話給了他新的力量。現在他可要聽到她本人的說話聲了。還過四分鐘就六點了。一個年輕姑娘擦身而過,勃蘭福特中尉心頭一跳。她帶著一朵花兒,不過那不是他們約定的紅玫瑰。而且,她說過,她已經不年輕了。他想起他在訓練營裏念過的那本書:《人類的束縛》,整本書寫滿了女人的筆跡。他一直不相信,女人能這樣溫柔體貼地看透男人的心。她的名字就刻在藏書印記上:賀麗絲·梅妮爾。他弄到一冊紐約市電話號碼本,找到了她的住址。他寫信給…See More
Oct 9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沈宏:約會實驗

他倆認識已好長時間,可一塊兒出來散步還是第一次。有時他們各自都弄不清楚對方到底對自己怎樣。反正他們的接觸挺那個正而八經的,從未進入過男女間談戀愛時那種親昵狀態。黃昏的都市流動著溫暖的柔情。他倆沿著大街往前走。一盞盞街燈投下的光束在路面的反射下顯現出朦朧的光暈。在這朦朧的光暈裏她的身影極優美,那烏黑的秀發上束一條白手絹,白手絹於夜風中輕輕飄起,似一只飛舞的蝴蝶。頓然他心裏湧上一股沖動。他真想一把抱住她,吻吻她那兩瓣芬芳的嘴唇。可他又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冒犯她。走了好長一會兒,她覺得有點累。他們便來到湖畔的一棵樹底下,她靠在樹上靜靜地瞅著他。他被她瞅得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不遠的一張石椅上有對男女相擁著熱吻。她朝那邊望望,又回頭朝他瞅瞅,眼神裏閃著憂怨。他也朝她瞅瞅,再朝那邊望望,便用力踢了下腳邊的一顆石子。石子飛進湖裏,濺起朵朵水花。他說給你講個故事吧。她微微一笑說好啊。她一直很喜歡聽他講故事。他的故事總是很精采很吸引人。有時她真弄不明白,這麽一個會講故事的人,在男女間怎麽會這麽木訥。他說有這麽一個母親,對她那處於熱戀中的女兒說,你跟男人約會時千萬別沖動!你得先冷靜地觀察一下,假如那男人先…See More
Oct 7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里塔·貝格爾:再見,尤莉亞

當米夏埃爾·貝格爾看到坐在咖啡館外面一張小圓桌旁的年輕女子時,便呆若木雞般的站定了。這不是尤莉亞嗎?毫無疑問就是她。很長時間以來,他一直想念著她,其實這並不奇怪,因為尤莉亞和他就是在盧加諾這兒歡度他們的蜜月的,那是跟現在一樣的明媚春天。好快啊,轉眼7年過去了。這時尤莉亞也看到了他。當她看到他費勁地在桌子行間擠著並笑吟吟地朝她走來時,她臉上不禁浮起兩朵紅雲。“太巧了!”他說著便握住了她的手,“做夢也不曾想到,恰巧就在這兒遇上了你。你看來氣色很好!”她也認為自我感覺不錯。她剛剛在意大利度完假,一時沖動,決定歸途中在這兒逗留幾個小時,尋覓一下昔日的蹤影。“你也坐下呀,”她招呼道,“我方才要了一杯意大利濃咖啡,給你也來一份?”他挨著她坐上來,這樣兩人都能眺望到熱鬧的廣場、廣場盡頭的湖濱林蔭道,以及透過樹木遮掩泛著鱗光的湖面。她變得更加楚楚動人了,他想著並偷偷地打量起她。頭發顏色好像比以前略為淡了些,但她仍然只是略施淡妝,她的膚色確實也用不著濃妝艷抹。他比以前瘦了,她想,但這身材對他倒挺合適的。她瞇起眼睛看著太陽。“那你上這兒幹什麽來了?”眼望著別處的她問道。“我出差去了趟米蘭。”他說道,“美麗…See More
Sep 16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楊帆:再傻不過了

5年前,他說愛我。我卻說:“不,我還沒有被愛的資本呢?”他驚愕,我慚愧。被人愛是女孩子的驕傲。可我懂的太少,無法和他爭論國際風雲、國家興衰,聽不懂他講世界名畫、古典音樂。還是別讓心中最敬佩的人失望吧。這太幼稚了吧?我真是再傻不過了。4年前,他做實驗燙傷了手,從那以後,每次見到他,我都偷偷地查看他的手,可嘴上卻說:“你看諾貝爾……”他踢足球撞傷了腿,從那以後,我再也不願看足球賽了,可嘴上卻說:“足球,是勇士的運動。”他在校乒乓賽中名落孫山,覺得很難堪,我卻說:“男子漢嘛,要有輸得起的氣魄。”我猜想,我如此知書達理,他一定會愛我,可他再也不提此事,大概怨我再傻不過了。3年前,當我如饑似渴地學習《世界通史》,《中國通史》,當我細心地傾聽美術系列講座,當我也能笨拙地彈起吉他時,我多麽希望能在他面前炫耀一下兒啊!此時卻接到了他北京大學生英語競賽一等獎的捷報夾著一張一等三好生的證書。我好不羞愧!我的這點小小的進步何足掛齒,我的院級三好生的證書又怎能拿給他看呢!他會認為我可笑吧?真是再傻不過了。兩年前,他考上研究生的喜訊使我高興得連喝3瓶汽水,腹痛了一天;他的實驗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常使我夜不能寐;他…See More
Sep 13
客家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奧萊爾:在柏林

一列火車緩慢地駛出柏林,車廂裏盡是婦女和孩子,幾乎看不到一個健壯的男子。在一節車廂裏,坐著一位頭發灰白的戰時後備役老兵,坐在他身旁的是個身體虛弱而多病的老婦人。顯然她在獨自沈思,旅客們聽到她在數著:“一,二,三,”聲音蓋過了車輪的“哢嚓哢嚓”聲。停頓了一會兒,她又不時重覆起來。兩個小姑娘看到這種奇特的舉動,指手劃腳,不加思慮地嗤笑起來。一個老頭狠狠掃了她們一眼,隨即車廂裏平靜了。“一、二、三,”這個神志不清的老婦人又重覆數著。兩個小姑娘再次傻笑起來。這時那位灰白頭發的戰時後備役老兵挺了挺身板,開口了。“小姐,”他說,“當我告訴你們這位可憐的夫人就是我的妻子時,你們大概不會再笑了。我們剛剛失去了三個兒子,他們是在戰爭中死去的。現在輪到我自己上前線了。在我走之前,我總得把他們的母親送往瘋人院啊。”車廂裏一片寂靜,靜得可怕。See More
Sep 11

客家 庫's Blog

頓巴澤:預演

Posted on November 2, 2017 at 10:56am 0 Comments

見江我們是老同學,當時我倆並排坐在最後一排課桌。當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我們常在一起沖著他的後背做鬼臉。我們還一起參加期末補考。

這是15年前的事了。15年來我們一直沒有見過面。今天,我終於懷著激動的心情登上了四層樓……“不知道他是否還能認出我來?”我心裏暗想。

我毅然按了一下電鈴。

“不怕爛掉你的臭爪子。可惡的東西!震得整個房子嗡嗡響。什麽時候你才能改掉這個壞習慣?”裏面傳出一陣叫罵聲。

我羞得滿面通紅,連忙把手塞進口袋。前來開門的是一個淡黃頭發的女孩,看上去約莫有八九歲。…

Continue

馬雲·納吉對話:茶葉和錫現是貿易的信任

Posted on June 10, 2017 at 5:51pm 0 Comments

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在訪問中國期間,同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進行了單獨深度會談,並當場邀請馬雲擔任馬來西亞政府數字經濟顧問。

在會談中,納吉布提出digital hub概念,同馬雲此前提出的eWTP中的Ehub高度契合,雙方計劃一起在馬來西亞合作建設。 納吉布還邀請馬雲明年訪問馬來西亞,一起為數字自由貿易區揭幕。



馬雲在會談中表示,阿里巴巴將支持馬來建設數據中心,發展雲計算。馬雲還向納吉布建議,馬來西亞可以發展四個E,Epayment, ecity, egovernment, ecommence;建議馬來西亞建設無現金社會。…




Continue

莫言:椰棗背後的文化

Posted on March 21, 2017 at 6:45am 1 Comment

主持人:其實莫言先生這裡作品得獎就是一個文明對話的進程,你看他用中文寫作,但是在日本、美國、瑞典得獎,他用中文寫作,人家用日文致頒獎詞、用瑞典語致頒獎辭等等,但是莫言先生感覺在你的作品當中有很多不變的地方,比如說用中文寫作和你的故鄉高密等等,但是多樣性是否影響你的創作,包括你思考這種多樣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O noc Sob's video was featured

陳策鼎導演BMW短片比賽首獎作品《HAWA BY TAN CE DING》

這世界受到喪屍攻擊 除了恐懼與逃亡 人間,還剩下什麼? The World is Terrorized by Zombie What Else Can Human beings Do Other than Frightening & Hiding Away
8 hours ago
Dokusō-tekina aidea's blog post was featured
9 hours ago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