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s Blog (170)

許地山《東野先生》 (8)

他回到學校來,三小時的功課上完,已經是十一點半了。他挾著習作本子跑到教務室去,屋里只有黃先生坐在那里看報。

“東野先生,功課都完了麽?方才習作堂延禧問我‘安琪兒’怎解,我也不曉得要怎樣給他解釋,只對他說這是外國話,大概是‘神童’或是‘有翅膀的天使’的意思。依你的意思,要怎樣解釋?可怪人們偏愛用西洋翻來的字眼,好像西洋的老鴉,也叫得比中國的更有音節一般。”

“你說的大概是對的,這些新名詞我也不大高明,我們從前所用的字眼,被人家罵做‘盲人瞎馬的新名詞’,但現在越來越新了,看過之后,有時總要想了一陣,才理會說的是什麽意思,延禧最喜歡學那些怪字眼。說他不懂呢?他有時又寫得像一點樣子。說他懂呢?將他的東西拿去問他自己,有時他自己也莫名其妙,我們試找他的本子來看看。”…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January 1,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東野先生》 (7)

一進門,黃先生已經在客廳等著他。黃先生說:“東野先生,想不到我來找你吧。”

他說:“實在想不到。你一定是又來勸我接受校長的好意,加我的薪水吧。”

黃先生說:“不,不。我來不為學校的事,有一個朋友要我來找你到黨部去幫忙,不是專工的,一星期到兩三次便可以了。你願意去幫忙麽?”

夢鹿說:“辦這種事的人材濟濟,何必我去呢?況且我又不喜歡談政治,也不喜歡當老爺。我這一生若把一件事做好了,也就夠了。在多方面活動,個人和社會必定不會產出什麽好結果,我還是教我的書吧。”…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December 31, 2020 at 4: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東野先生》 (6)

婦人說:“請把從前一切的意思打消了吧,我們可以照常來往。我越來越覺得我們的理想不能融洽在一起。你的生活理想是為享樂,我的是為做人。做人便是犧牲自己的一切去為別人;若是自己能力薄弱,就用全力去幫助那能力堅強的人們。我覺得我應當幫助夢鹿,所以寧把愛你的情犧牲了。我現在才理會在世上還有比私愛更重要的事,便是同情。我現在若是離開夢鹿,他的生活一定要毀了,延禧也不能好好地受教育了。從前我所看的是自己,現在我已開了眼,見到別人了。 ”

“那可不成,我什麽事情都為你預備好了。到這時候你才變卦!”他把頭擰過一邊,沈吟地說,“早知道是這樣,你在巴黎時為什麽引誘我,累我跟著你東跑西跑。”…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December 30,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東野先生》 (5)

妻子要把他的怒氣移轉了,教他不要想加薪的事,故意截著話流,說:

“知就要行,還預備什麼?”

“很好聽!”他用筷子指著妻子說,“為什麼要預備?說來倒很平常。凡事不預備而行的,雖得暫時成功,終要歸於失敗。縱使你一個人在這世界內能實行你的主張,你的力量還是有限,終不能敵過以非為是的群眾。所以你第一步的預備,便是號召同志,使人起信,是不是?”

“是很有理。”妻子這樣回答。…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December 29,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東野先生》 (4)

這樣簡單的生活,妻子自然過不慣。她把丈夫和小孩搬到芳草街。那里離學校稍微遠一點,可是不像從前那麼逼仄了。芳草街的住宅本是志能的舊家,因為她母親於前年去世,留下許多產業給他們兩夫婦。夢鹿不好高貴的生活,所以沒搬到岳母給她留下的房子去住。這次因為妻子的相強,也就依從了。其實他應當早就搬到這里來。這屋很大,夢鹿有時自己就在書房里睡,客廳的后房就是孩子住,樓上是志能和老媽子住。…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December 28, 2020 at 5: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東野先生》 (3)

他坐下,只管喝茶,妻子的心神倒像被什麼事情牽掛住似的,她的愁容被丈夫理會了。 “你整天嘿嘿地,有什麼不高興的地方?莫不是方才我在船上得罪了你麼?”

妻子一時倒想不出話來敷衍丈夫,她本不是納悶方才丈夫不擁抱她的事,因為這時她什麼都忘了。她的心事雖不能告訴丈夫,但是一問起來,她總得回答。她說:“不,我心里喜歡極了,倒沒的可說,我非常喜歡你來接我。”

“喜歡麼?那我更喜歡了。為你,使我告了這三天的假,這是自我當教員以來第一次告假,第一次為自己耽誤學生的功課。”

“很抱歉,又很感激你為我告的第一次假。”…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December 27,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東野先生》 (2)

夢鹿說:“倒不是這個原故。我發現了他們用什麼材料來做餛飩餡了。我不信個個都是如此,不過給我看見了一個,別人的我也不敢吃了。我早晨到學校去,為抄近道,便經過一條小巷,那巷里住的多半是小本商販。我有意無意地東張西望,恰巧看見一挑餛飩擔子放在街門口,屋里那人正在宰割著兩只肥嫩老鼠。我心里想,這無疑是用來冒充豬肉做餛飩餡的。我於是盤問那人,那人臉上立時一陣青一陣紅,很生氣地說:

‘你是巡警還是市長呢?我宰我的,我吃我的,你管得了這些閑事?’我說,你若是用來冒充豬肉,那就是不對。我能夠報告衛生局,立刻叫巡警來罰你。你只顧謀利,不怕別人萬一會吃出病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December 26,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東野先生》 (1)

那時已過了七點,屋里除窗邊還有一點微光以外,紅的綠的都藏了它們的顏色。延禧還在他的小桌邊玩弄他自己日間在手工室做的不倒翁。不倒翁倒一次,他的笑顏開一次,全不理會夜母正將黑暗的飴餳喂著他。

這屋子是他一位教師和保護人東野夢鹿的書房。他有時叫他做先生,有時叫他做叔叔,但稱叔叔的時候多。這大屋里的陳設非常簡單,除十幾架書以外,就是幾張凳子和兩張桌子,乍一看來,很像一間不講究的舊書鋪,夢鹿每天不到六點是不回來的。他在一個公立師範附屬小學里當教員,還主持校中的事務。每日的事務他都要當天辦完,決不教留過明天,所以每天他得比別的教員遲一點離校。…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December 25,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11)

他笑向著可為,“但是這次不曉得為什麼鬧翻了。我只聽見她帶著氣說:‘局長,請不要動手動腳,在別的夜間您可以當我是非人,但在日間我是個人,我要在社會做事,請您用人的態度來對待我。’我正注神聽著,她已大踏步走近門前,接著說:‘撤我的差吧,我的名譽與生活再也用不著您來維持了。’我停了大半天,至終不敢進去回話,也回到這屋里。我進來,她已走了。老嚴,你看見她走時的神氣麼?” 

“我沒留神,昨天她進來,像沒坐下,把東西檢一檢便走了,那時還不到三點。”嚴莊這樣回答。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46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10)

可為氣得鼻息也粗了。 

“動手罷。”說時遲,那時快,五個人把可為的長褂子剝下來,取下他一個大銀表、一支墨水筆、一個銀包,還送他兩拳,加兩個耳光。 

他們搶完東西,把可為推出房門,用手巾包著他的眼和塞著他的口,兩個摣著他的手,從一扇小門把他推出去。…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44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9)

門開了,喜懼交迫的可為,急急把視線連在門上,但進來的還是方才那人。他走到可為跟前,說:“先生,這里的規矩是先賞錢。” 

“你要多少?” 

“十塊,不多吧。”

 

可為隨即從皮包里取出十元票子遞給他。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43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8)

可為不由得又要扯謊,說:“是的,她告訴過我。不過方才我到寶積寺,那老太太說到這里來找。” 

“現在還沒黑,”那人說時仰頭看看天,又對著可為說,“請您上市場去繞個彎再回來,我替您叫她去。不然請進來歇一歇,我叫點東西您用,等我吃過飯,馬上去找她。”

 

“不用,不用,我回頭來吧。”可為果然走出胡同口,雇了一輛車上公園去,找一個僻靜的茶店坐下。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4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7)

老太太在后面跟著,叮嚀可為切莫向陳姑娘打聽,恐怕她說壞話。可為說:“斷不會,陳姑娘既然教你到老人院,她總有苦衷,會說給我知道,你放心吧。”出了門,可為又把方才拿粉盒的手指舉到鼻端,且走且聞,兩眼像看見陳情就在他前頭走,仿佛是領他到北下窪去。 

北下窪本不是熱鬧街市,站崗的巡警很優遊地在街心踱來踱去。可為一進街口,不費力便看見八號的門牌,他站在門口,心里想:“找誰呢?”他想去問崗警,又怕萬一問出了差,可了不得。他正在躊躇,當頭來了一個人,手里一碗醬,一把蔥,指頭還吊著幾兩肉,到八號的門口,大嚷:“開門。”他便向著那人搶前一步,話也在急忙中想出來。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9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7)

老太太在后面跟著,叮嚀可為切莫向陳姑娘打聽,恐怕她說壞話。可為說:“斷不會,陳姑娘既然教你到老人院,她總有苦衷,會說給我知道,你放心吧。”出了門,可為又把方才拿粉盒的手指舉到鼻端,且走且聞,兩眼像看見陳情就在他前頭走,仿佛是領他到北下窪去。 

北下窪本不是熱鬧街市,站崗的巡警很優遊地在街心踱來踱去。可為一進街口,不費力便看見八號的門牌,他站在門口,心里想:“找誰呢?”他想去問崗警,又怕萬一問出了差,可了不得。他正在躊躇,當頭來了一個人,手里一碗醬,一把蔥,指頭還吊著幾兩肉,到八號的門口,大嚷:“開門。”他便向著那人搶前一步,話也在急忙中想出來。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9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6)

老太太不等更真切的證明,已認定那陳姑娘就是在社會局的那一位。她用很誠懇的眼光射在可為臉上問:“我說,陳姑娘的事情是不穩麼?” 

“沒聽說,怕不至於吧。” 

“她一個月支多少薪水?” 

可為不願意把實情告訴她,只說:“我也弄不清,大概不少吧。”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9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5)

老太太聽了他的問,像很興奮地帶著笑容望著他連連點頭說:“不錯,不錯,她戴的是紫色眼鏡。原來先生也認識她,陳姑娘。”她又低下頭去,接著說補充的話:“不過,她晚上常不戴鏡子。她說她眼睛並沒毛病,只怕白天太亮了,戴著擋擋太陽,一到晚上,她便除下了。我見她的時候,還是不戴鏡子的多。” 

“她是不是就在社會局做事?” 

“社會局?我不知道。她好像也入了什麼會似的。她告訴我從會里得的錢除分給我以外,還有兩三個人也是用她的錢。大概她一個月的入款最少總有二百多,不然,不能供給那麼些人。”…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8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5)

老太太聽了他的問,像很興奮地帶著笑容望著他連連點頭說:“不錯,不錯,她戴的是紫色眼鏡。原來先生也認識她,陳姑娘。”她又低下頭去,接著說補充的話:“不過,她晚上常不戴鏡子。她說她眼睛並沒毛病,只怕白天太亮了,戴著擋擋太陽,一到晚上,她便除下了。我見她的時候,還是不戴鏡子的多。” 

“她是不是就在社會局做事?” 

“社會局?我不知道。她好像也入了什麼會似的。她告訴我從會里得的錢除分給我以外,還有兩三個人也是用她的錢。大概她一個月的入款最少總有二百多,不然,不能供給那麼些人。”…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8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4)

在飯館隨便吃了些東西,老胡便依著地址去找那葉老太太。原來葉老太太住在寶積寺后的破屋里,外墻是前幾個月下大雨塌掉的,破門里放著一個小爐子,大概那便是她的移動廚房了。老太太在屋里聽見有人,便出來迎客,可為進屋里只站著,因為除了一張破炕以外,椅桌都沒有。老太太直讓他坐在炕上,他又怕臭蟲,不敢徑自坐下,老太太也只得陪著站在一邊。她知道一定是社會局長派來的人,開口便問:“先生,我求社會局把我送到老人院的事,到底成不成呢?”那種輕浮的氣度,誰都能夠理會她是一個不問是非,想什麼便說什麼的女人。

 

“成倒是成,不過得看看你的光景怎樣。你有沒有親人在這里呢?”可為問。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4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3)

鐘已敲一下了,他還叉著手坐在陳情的位上,雙眼凝視著,心里想或者是這個原因吧,或者是那個原因吧?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3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人非人》(2)

可為不再作聲,拿著報紙坐下了。 

看過一遍,便把報紙扔在一邊,搖搖頭說:“謠言,我不信。大概又是記者訪員們的影射行為。” 

“嗤!”嚴莊和子清都笑出來了。 

“好個忠實信徒!”嚴莊說。

 …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pril 23, 2020 at 4:3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