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 庫's Blog (194)

許地山《女兒心》(15)

“姐姐,我找著他了!”她一面換衣服,一面說,“若果是他,你得給我靠近燕塘的那間茅屋,我們就在那里住一輩子。”

“我怕你又認錯了人,你一見和尚便認定是那個老師父,我準保你又會鬧笑話,我看吃過早飯叫‘播外’下去問問,若果是,你再下去不遲。”

“不用問,我準知道是他。”她三步做一步跳下扶梯來。那和尚已漱完口下艙去了,她問了旁邊的人便自趕到統艙去,下扶梯過急,猛不防把那點著的五更雞踢倒。汽油灑滿地,火跟著冒起來。

艙里的搭客見樓梯口著火,個個都驚慌失措,哭的,嚷的,亂跑的,混在一起。麟趾退上艙面,臉嚇得發白,話也說不出來。船上的水手,知道火起,忙著解開水龍。警鐘響起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September 7, 2021 at 11:02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14)

麟趾很冷地說:“我現在談不到那事情,你們待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我老想著到上海時,順便到普陀去找找那個老師父,看他還在那里不在,我現在心里只有他。”

“你準知道他便是你父親麽?”

“不,我不過思疑他是。我不是說過那天他開了後門出去,沒聽見他回到屋里的腳音麽?我從前信他是死了,自從那天起教我希望他還在人間。假如我能找著他,我寧願把所有的珠寶給你換那所茅屋,我同他在那里住一輩子。”麟趾轉過頭來,帶著滿有希望的聲調對著宜姑。…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September 1,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13)

“姐姐,說來話長,我們晚上有工夫細細談吧,你現在很舒服了,我看你穿的用的便知道了。”

“不過是個繡花枕而已,我真是不得已。現在官場,專靠女人出去交際,男人才有好差使,無謂的應酬一天不曉得多少,真是把人累得要死。”



她們真個一直談下去,從別離以後談到彼此所過的生活。宜姑告訴麟趾他祖父早已死掉,但村里那間茅屋她還不時去看看,現在沒有人住,只有一個人在那里守著。她這幾年跟人學些注音字母,能夠念些淺近文章,在話里不時贊美她丈夫的好處。麟趾心里也很喜歡,最能使她開心的便是那間茅舍還存在。她又要求派人去訪尋黃勝,因為她每想著她欠了他很大的恩情。宜姑應許了為她去辦,她又告訴宜姑早晨在石龍車站所遇的事情,說她幾乎像看見父親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26,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12)

麟趾隨在後頭回答說:“老師父過獎,方才把東西放下,就是顯得我很笨;若不是師父給追回來,可就不得了。老師父也是避難的麽?”

“我麽?出家人避什麽難?我從羅浮山下來,這次要到普陀山去朝山。”說時,回到他原來的座位,但位已被人占了,他的包袱也沒有了。他的神色一點也不因為丟了東西更變一點,只笑說:“我的包袱也沒了!”

心里非常不安的麟趾從身邊拿出一包現錢,大約二十元左右,對他說:“老師父,我真感謝你,請你把這些銀子收下吧。”

“不,謝謝,我身邊還有盤纏。我的包袱不過是幾卷殘經和一件破袈裟而已。我是出門人,多一元在身邊是一無用處。”…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24,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11)

下了土坡,急急向著人少的地方跑。拐了幾個彎,才稍微辨識一點道路。她也不用問道,一個勁兒便跑到真武廟去,她想著教黃勝領她到廣州去找宜姑,把身邊帶著的珠寶分給他一兩件。不想真武廟的後殿已經空了,人也不曉得往哪里去了。天色已晚,鄰居的人都不理會是她回來,她不敢問。她躊躇著,不曉得怎樣辦,在真武廟歇又害怕;客棧不能住;船晚上不開,一會郭家人發覺了,一定把各路口把住,終要被逮捕回去;到巡警局報迷路吧,不成,若是巡警搜出身上的東西,倒惹出麻煩來。想來想去,還是趕出城,到城外藏一宿,再定行止。…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22,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9)

老杜跟著老黃,又走過了幾條街。

老黃說:“若是好漢,便跟我回家分說。”

“怕你什麽?去就去!”老杜堅決地說。

老黃見他橫得很,心里倒有點疑惑。他問:“方才你說我串通郭太子,不分給你錢,是從哪里聽來的狗謠言?”

“你還在我面前裝呆!那天在場上看把戲的大半是郭家的手腳,你還瞞誰?”

“我若知道這事,便教我男盜女娼。那天郭太子約定來看人是不錯,不過我已應許你,所得多少總要分給你,你為什麽又到場上搗亂?”…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20,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8)

麟趾問黃勝到底是怎麽回事。老黃沒敢把實在的情形告訴她,只說老杜老是來要錢使,一不給他,他便罵人。他對麟趾說:“因他知道我們將有一個闊堂會,非借幾個錢去使使不可。可是我不曉得這一宗買賣做得成做不成,明天下午約定在廟里先耍著看,若是合意,人家才肯下定哪。你想我怎能事前借給他錢使!”

麟趾聽了,不很高興,說:“又是什麽堂會!”



老黃說:“堂會不好麽?我們可以多得些賞錢,姑娘不喜歡麽?”

“我不喜歡堂會,因為看的人少。”

“人多人少有什麽相干,錢多就成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19,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7)

他們騙麟趾說他們是要到廣州去,其實他們的去向無定,什麽時候得到廣州,都不能說。麟趾信以為真,便請求跟著他們去。那男人騰出一個竹籮,教她坐在當中,他的妻子把她挑起來。後面跟著的那個人也挑著一擔行頭,在他肩膀上坐著一隻獼猴。他戴的那頂寬緣鑲雲紋的草笠上開了一個小圓洞,獼猴的頭可以從那里伸出來。那人後面還跟著一個女子,牽著一隻綿羊和两隻狗,綿羊馱著兩個包袱,最後便是扛刀槍的,麟趾與那一隊人在斜陽底下向著滿被野雲堆著的山徑前進,一霎時便不見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16,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6)

宜姑和麟趾在荒寨里為他們服務,他們都很喜歡。在不知不覺中又過了幾個星期。一天下午他們都喜形於色回到荒寨,兩個姑娘忙著預備晚飯。端菜出來,眾人都注目看著她們。頭目對大姑娘說:“我們以後不再幹這生活了,明天大家便要到惠州去投入民軍。我們把你配給廖兄弟。”他說著,指著一個面目長得十分俊秀、年紀在二十六七左右的男子,又往下說:“他叫廖成,是個白凈孩子,想一定中你的意思。”他又對麟趾說:“小姑娘年紀太小,沒人要,黑牛要你做女兒,明天你就跟著他過,他明天以後便是排長了。”他努著嘴向黑牛指示麟趾,黑牛年紀四十左右,滿臉橫肉,看來像很兇殘。當時兩個女孩都哭了,眾人都安慰她們。頭目說:“廖兄弟的喜事明天就要辦的,各人得早起,下山去搬些吃的,大家熱鬧一回。”

他們圍坐著談天,兩個女孩在廚房收拾食具,小姑娘神氣很鎮定,低聲問宜姑說:“怎辦?”宜姑說:“我沒主意,你呢?”…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14,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5)

天還很早,榕樹上的白鷺飛去打早食還沒歸巢,黃鸝卻已唱過好幾段婉轉的曲兒,在田間和林間的人們也唱起歌了。到處所聽的不是山歌,便是秧歌。她們兩個有時為追粉蝶,誤入那籬上纏著野薔薇的人家;有時為捉小魚涉入小溪,濺濕了衣袖。一路上嘻嘻嚷嚷,已經來到山里。微風吹拂山徑旁的古松,發出那微妙的細響。著在枝上的多半是嫩綠的松球,襯著山坡上的小草花和正長著的薇蕨,真是綺麗無匹。

她們坐在石上休息,宜姑忽問:“你真信有神仙麽?”

麟趾手里撩著一枝野花,漫應說:“我怎麽不信!我母親曾告訴我有神仙,她的話我都信。”

“我可沒見過,我祖父老說沒有,他所說的話,我都信。他既說沒有,那定是沒有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12,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4)

舊曆十月半的郊外,雖不像夏天那麽青翠,然而野草園蔬還是一樣地綠。她在小路上,不曉得已經走了多遠,只覺身體疲乏,不得已暫坐在路邊一棵榕樹根上小歇,坐定了才記得她自昨天午後到歇在道旁那時候一點東西也沒入口!眼前固然沒有東西可以買來充饑,縱然有,她也沒錢。她隱約聽見泉水激流的聲音,就順著找去,果然發現了一條小溪,那時一看見水,心里不曉得有多麽快活,她就到水邊一掬掬地喝。沒東西吃,喝水好像也可以飽,她居然把疲乏減少了好些。於是夾著包袱又往前跑。她慢慢地走,用盡了誠意要會神仙,但看見路上的人,並沒有一個像神仙,心里非常納悶,因為走的路雖不多,太陽卻漸漸地西斜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9,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3)

上榕樹本來很容易,她家那棵,尤其容易上去。她到樹下,急急把身子聳上去,蹲在那分出四五杈的樹幹上。平時她蹲在上頭,底下的人無論從哪一方面都看不見。那時她只顧躲死,並沒計較往後怎樣過。蹲在那里有一刻鐘左右,忽然聽見父親叫她,他自然不曉得麟趾在樹上。她也不答應,越發蹲伏著,容那濃綠的密葉把她掩藏起來。不久她又聽見父親的腳步像開了後門出去的樣子。她正在想著,忽然從廚房起了火。廚房離那榕樹很遠,所以人們在那里拆房子救火的時候,她也沒下來。天已經黑了,那晚上正是十五,月很明亮,在樹上蹲了幾點鐘,倒也不理會。可是樹上不曉得歇著什麽鳥,不久就叫一聲,把她全身的毛髮都嚇豎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6,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2)

兩小時就在這醇酒應酬中度過去。他並沒醉,太太和三個孩子已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出了房門,到書房去,從墻上取下一把寶劍,捧到香案前,叩了頭,再回到屋里,先把太太殺死,再殺兩個孩子。一連殺了三個人,滿屋里的血腥、酒味把他刺激得像瘋人一樣。看見他養的一隻狗正在門邊伏著,便順手也給它一劍,跑到廚房去把一隻貓和幾隻雞也殺了。他揮劍砍貓的時候,無意中把在竈邊竈君龕外那盞點著的神燈揮到劈柴堆上去,但他一點也不理會。正出了廚房門口,馬圈里的馬嘶了一聲,他於是又趕過去照馬頭一砍。馬不曉得這是它盡節的時候,連踢帶跳,用盡力量來躲開他的劍。他一手揪住絡頭的繩子,一手盡管望馬頭上亂砍,至終把它砍倒。…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4,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女兒心》(1)

武昌豎起革命的旗幟已經一個多月了。在廣州城里的駐防旗人個個都心驚膽戰,因為殺滿洲人的謠言到處都可以聽得見。這年的夏天,一個正要到任的將軍又在離碼頭不遠的地方被革命黨炸死,所以在這滿伏著革命黨的城市,更顯得人心惶惶。報章上傳來的消息都是民軍勝利,

“反正”的省份一天多過一天。本城的官僚多半預備掛冠歸田;有些還能很驕傲地說:“腰間三尺帶是我殉國之具。”商人也在觀望著,把財產都保了險或移到安全的地方——香港或澳門,聽說一兩日間民軍便要進城,住在城里的旗人更嚇得手足無措,他們真怕漢人屠殺他們。…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August 1,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許地山《鐵魚的鰓》(5)

黃只得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名片,寫上地址交給他,說聲“明天在舍下恭候”就走了。

那晚上他好容易盼到天亮,第二天一早就到小飯攤去候著。果然郵差來到,取了他一張收據把信遞給他。他拆開信一看,知道他兒媳婦給他匯了一筆到馬尼刺的船費,還有辦護照及其他需用的費用,都教他到匯通公司去取。他不願到馬尼刺去,不過總得先把需用的錢拿出來再說。到了匯通公司,管事的告訴他得先去照相辦護照。他說,是他兒媳婦弄錯了,他並不要到馬尼刺去,要管事的把錢先交給他;管事的不答允,非要先打電報去問清楚不可。兩方爭持,弄得毫無結果,自然錢在人家手里,雷也無可如何,只得由他打電報去問。…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May 20,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許地山《鐵魚的鰓》(4)

雷身邊只剩十幾元,輾轉到了從前曾在那工作過的島上。沿途種種的艱困,筆墨難以描寫。他是一個性格剛硬的人,那島市是多年沒到過的,從前的工人朋友,就使找著了,也不見得能幫助他多少。不說梧州去不了,連客棧他都住不起。他只好隨著一班難民在西市的一條街邊打地鋪。在他身邊睡的是一個中年婦人帶著兩個孩子,也是從那剛淪陷的大城一同逃出來的。

在幾天的時間,他已經和一個小飯攤的主人認識,就寫信到馬尼刺去告訴他兒媳婦他所遭遇的事情,叫她快想方法寄一筆錢來,由小飯攤轉交。

他與旁邊的那個中年婦人也成立了一種互助的行動。婦人因為行李比較多些,孩子又小,走動不但不方便,而且地盤隨時有被人占據的可能,所以他們互相照顧,雷老頭每天上街吃飯之后,必要給她帶些吃的回來。她若去洗衣服,他就坐著看守東西。…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May 18,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許地山《鐵魚的鰓》(3)

黃說:“我看你的發明如果能實現,卻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國里現在成立了不少高深學術的研究院,你何不也教他們注意一下你的理論,試驗試驗你的模型?”

“又來了!你想我是七十歲左右的人,還有愛出風頭的心思麽?許多自號為發明家的,今日招待報館記者,明日到學校演講,說得自己不曉得多麽有本領,愛迪生和愛因斯坦都不如他,把人聽膩了。主持研究院的多半是年輕的八分學者,對於事物不肯虛心,很輕易地給下斷語,而且他們好像還有‘幫’的組織,像青、紅幫似的,不同幫的也別妄生玄想。我平素最不喜歡與這班學幫中人來往,他們中間也沒人知道我的存在。我又何必把成績送去給他們審查,費了他們的精神來批評我幾句,我又覺得過意不去,也犯不上這樣做。”

黃看看時表,隨即站起來,說:“你老哥把世情看得太透徹,看來你的發明是沒有實現的機會了。”…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May 16,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許地山《鐵魚的鰓》(2)

他一面說,一面揭開模型上一個蜂房式的轉盤門,說明水手可以怎樣逃生,但黃已經有點不耐煩了。他說:“你的專門話,請少說吧,說了我也不大懂,不如先把它放下水里試試,再講道理,如何?”

“成,成。”雷回答著,一面把小發電機撥動,把上蓋蓋嚴密了,放在水里。果然沈下許久,放了一個小魚雷再浮上來。他接著說:“這個還不能解明鐵鰓的工作,你到屋里,我再把一個模型給你看。”…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May 14,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許地山《鐵魚的鰓》(1)

那天下午警報的解除信號已經響過了。華南一個大城市的一條熱鬧馬路上排滿了兩行人,都在肅立著,望著那預備保衛國土的壯丁隊遊行。他們隊里,說來很奇怪,沒有一個是扛槍的,戴的是平常的竹笠,穿的是灰色衣服,不像兵士,也不像農人。巡行自然是為耀武揚威給自家人看,其他有什麽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大隊過去之后,路邊閃出一個老頭,頭髮蓬鬆得像戴著一頂皮帽子,穿的雖然是西服,可是縫補得走了樣了。他手里抱著一卷東西,匆忙地越過巷口,不提防撞到一個人。

“雷先生,這麽忙!”…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May 12,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許地山《危巢墜簡》復成仁

來信說在變亂的世界里,人是會變畜生的。這話我可以給你一個事實的證明。小汕在鄉下種地的那個哥哥,在三個月前已經變了馬啦。你聽見這新聞也許會罵我荒唐,以為在科學昌明的時代還有這樣的怪事,但我請你忍耐看下去就明白了。

嶺東的淪陷區里,許多農民都缺乏糧食,是你所知道的。即如沒淪陷的地帶也一樣地鬧起米荒來。當局整天說辦平糶…

Continue

Added by 客家 庫 on May 11,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