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
  • Male
  • Bakri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水牆 繪's Friends

  • VR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ucun estutum

Gifts Received

Gift

水牆 繪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水牆 繪's Page

Latest Activit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註釋)

(原載“爱思想平台”) [①] Barbara Herrstein Smith, 「Narrative Versions, Narrative Theories」, Critical Inquiry, (Autumn 1980), p. 224.[②] 斯拉夫字母與拉丁字母的轉寫有幾種不同的系統,這兩個俄文詞的拉丁字母對寫不能確定。「Фабула」轉寫比較穩定:「fabula」,但「сюжет」的拉丁字母轉寫法有多種:「sjuzhet」,「sjuzet」,「suzet」,「sjuzhet」,「syuzhet」等,最後一種用得較多。[③] Victor Shklovsky, 「Sterne』s Tristam Shandy: Stylistic Commentary」, in Russian Formalist Criticism: Four Essays, Lincoln: University of…See More
Oct 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10)

七、底本里有哪些東西?分層模式面臨的另一類問題是:哪些東西只能存在於述本中?哪些東西只能存在於底本里?哪些東西能同時發生在底本與述本里?查特曼說述本就是形式,就是表現;底本是內容,是事件[59]。那樣的話,雙層模式就太容易被解構,因為形式與內容很不容易區分。卡勒的抨擊就擊中了這個要害:《俄狄浦斯王》的述本不只是形式,述本對故事的進程提出了決定性的要求。絕大部分述本有一種結構上的整齊,讓讀者覺得是對底本事件略加整理的結果,述本因為有底本,才是實在的、可靠的、自然的。麥茨批判「資產階級電影」時說:「傳統的電影把一切表現為底本,而不是述本……述本有效性的原則無他,即是消除任何表達痕跡,把一切偽裝成底本。」[60]而「底本里的」,就都是「事情本來面目」。波德威爾對「好萊塢經典電影」的分析,也是認為其敘述方式讓人感到「底本好像在敘述之前就已經存在」[61]。底本的元素與述本的元素到底有什麽根本區別?里蒙—基南認為述本在三個方面是「獨立於底本的」(底本所無的),這三者是「寫作風格」(例如方言色彩)、「語言」(不同文字的譯文)、「媒介」(語言、影像、姿勢等)[62]。申丹指出後兩者是同一回事,底本無…See More
Oct 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9)

從卡勒對《俄狄浦斯王》的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出其中的困惑,依然是個敘述選擇問題:對「一群」還是「一個」的選擇,本來在述本形成時就應當消失,但是上面舉的例子說明:敘述中也可以保留選擇操作痕跡,而述本中的人物最後選擇「一個」而不是「一群」,恰恰就是因為「俄狄浦斯情結」出現於選擇中。卡勒認為此述本在主題壓力下自行推進,這個壓力就是用選擇構成情節的壓力。因此,底本的本質就是保存著「多選擇可能」,這種可能性經常顯露在述本中:就像歷史著作,會並列對比幾種史料的說法,最後說某種史料更應當采信;菜單列出各種可選擇的元素;烹飪教科書更是寫出選擇操作的方法。本應隱藏的聚合選擇在組合層面上顯現,是符號文本中經常出現的情況。 至今,對雙層模式的挑戰或誤解,大多是由於敘述學把底本真地理解為一個「原本」的故事,或是類似故事的一個存在。哪怕敘述學者從理論上認識到底本不是另一個敘述文本,在追尋底本時,依然會不自覺地把它想象成一個故事。這就是為什麽我不嫌麻煩較真到底地要求把「故事/講述」這一對概念更名的原因。從符號學觀點看,雖然文本完成後,組合段顯現,而聚合段隱藏,任何符號表意卻同時在雙軸上展開,沒有哪個軸是在邏輯上先導…See More
Sep 2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8)

六、情節在選擇中產生如此理解底本/述本後,我們就可以用此作為出發點,回答反分層論者提出的一些難題。第一個問題是卡勒提出的:情節在哪里產生?情節承載著敘述的意義,它究竟是底本原有的品質,還是述本變形改組的品質?查特曼認為底本是內容,述本是形式,這樣情節就出現於底本。但是「每一種安排都會產生一個不同的情節,而很多不同的情節可能源自同一個故事」[52]。波德威爾研究經典好萊塢電影,認為情節整齊的述本「使底本的世界成為一個有內在一致性的構成物」[53]。他們的意思是:雖然述本只是對情節進行裁剪,一旦裁剪得過於整齊(例如經典好萊塢敘述的大團圓結局)影響了對底本的構築,使我們覺得底本也具有如此讓人愉悅的「一致性」。他們兩人都認為情節可以既出現在底本,也出現於述本中,只是安排方式不同。這個問題之困難,從本文列舉過的雙層名稱的中譯中,「情節」一詞的位置,就可以看出:譚君強用「素材/情節」[54],喬國強用「素材/素材組合」[55],他們把底本看成是「素材」庫,而把情節看成是述本的品質。申丹的意見不同,她認為情節出現在閱讀對底本的構築中:情節「是對故事本身的建構,而不是在話語層次上對故事事件的重新安排」…See More
Sep 2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7)

第二,分層說並不只見於虛構敘述。史密斯認為非虛構的事實性敘述只有底本無述本:「編年史、新聞、傳聞、軼事」講述的是「按肯定的時序已經發生過的事」[49],也就是說,這些文體,雖然也是敘述文體,卻沒有底本/述本之分,其時間無變形,「失去了勃瑞蒙說的底本/述本之間的易形性(transposability)」,事實性敘述就沒有雙層模式可言。杜麗特·科恩甚至提出非虛構事實性敘述有三層構造:「虛構只需分兩層,而非虛構需要分三層」,即需要「指稱層」(reference…See More
Sep 2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6)

因此,兩人的看法針鋒相對,卻都同意底本是讀者從述本構築的「真正發生的事情」,或「符合現實的事情」。當述本故意混亂得不現實,理查德森認為無法構築底本,申丹認為述本的這種不現實故事就是底本故事。五、底本究竟是什麽?以上反對雙層模式的意見,應當說都有道理,也說明延續一個世紀的「底本/述本」分層論的確至今不夠清晰。史密斯說得很對,每個述本都是獨特的;卡勒說得也很對,述本並非只是加工底本,而有自身的意義邏輯;理查德森也是對的:底本很可能無法重構。這些批評者讓我們看到,底本不那麽簡單:底本不是俄國形式主義所說的未曾變形的故事,不是查特曼所說的述本「形式」表達底本「內容」,也不是巴爾所說的對抗述本變形的「符合經驗邏輯的進程」,也不是理查德森所說的支撐述本的「真正發生的事情」。面對批評,我們必須承認:底本是一個更複雜的東西,我們至今沒有能真正理解它。假如我們不願放棄敘述學的事業,就必須重新理解底本與述本的本質特征。從符號學角度出發,可以對底本取得一個比較有意義的理解,畢竟,正如卡勒所說:「敘述分析是符號學的一個重要分支」[43];也正如查特曼所說,「只有符號學才能解決小說與電影的溝通問題」[44],敘…See More
Sep 1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5)

理查德森說的「敘述改轍」(denarration)是指小說中一種特殊的敘述手法:先說了一個情節,然後說這個情節沒有發生過,是「亂說的」,不算。這種情況主要出現於後現代先鋒小說以及當代電影中。理查德森舉的例子是貝克特的《莫洛伊》,小說描寫了一個牧場情景,然後突然說「或許我把不同的場合混到一起」說錯了,小說中無此牧場。「敘述改轍」在法國新小說中大量出現,使用這個手法最多的可能是羅伯—格里耶:《幽會的房子》故事進行到一半,突然說前面緊張的情節只是劇院舞臺上的演出;《紐約革命計劃》說到中間,說上半部的情節只是一張海報[34]。馬原在80年代也慣用此手法,例如小說《虛構》的結尾說,整個事情沒有發生過。理查德森提出問題是:這些情節在述本里取消了,那麽在底本里是否存在過呢?應當說,這是一個很尖銳的觀察。此後理查德森有一系列文章,認為後現代小說的其他手法也顛覆了分層模式。2002年他發表《超越底本與述本:後現代與非模仿小說中的敘述時間》[35]。此文引起了申丹的回應,《辯護與挑戰:關於底本與述本關係的思考》[36]。此後理查德森再次回應,寫了《敘述時間的一些反常》[37];《敘事》刊物同期也刊登了申丹…See More
Sep 1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4)

卡勒指出,這個述本有個大漏洞:戲劇開場時,俄狄浦斯國王已經登基多年,與前王后養育了幾個子女。這一天他下令徹查當年國王拉伊奧斯被殺一案,但是他心存猶疑,因為他多年前曾經一個人在路口殺死某老人與其隨從。王后安慰丈夫說有一個見證人,曾對全城人說過,他看到「一群強盜」殺了前國王與侍從,因此不可能是俄狄浦斯殺了前國王。於是一切取決於找到此證人。但當證人應召到來時,俄狄浦斯根本沒有問當年殺人者究竟是「一群」還是「一個」,而只是追問自己的身世。卡勒說:「當他聽說自己就是前國王的兒子時,馬上得出結論:是他殺了拉伊奧斯。他的結論不基於新證據,而是述本自身的意義邏輯……事件不是主題(意義)的原因,而是其效果。」[29]卡勒說他當然不是想證明三千年前的俄狄浦斯無罪,他是說述本必須有意義,情節邏輯自身的壓力(而不是底本的「真實事件」)迫使俄狄浦斯必須發現自己犯下弒父娶母大罪,不然這個戲就不成戲。卡勒的進一步推論更具有摧毀性:如果在事件中,俄狄浦斯不認識生父,那麽「俄狄浦斯很難說有弗洛伊德描述的俄狄浦斯情結」[30]。俄狄浦斯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如此直認其罪,只能證明故事的主題要求情節演示俄狄浦斯情結:對敘述的展…See More
Sep 10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3)

史密斯指出:底本這個概念之提出,第二個目的是解釋為什麽對某一事件可以從不同角度講述。針對查特曼所說述本是對底本的「時間變形」,她反駁說:這是假定底本的時間是「零度變形」的線性敘述,而其他各種述本構成了一個變形程度的序列。例如熱奈特認為民間故事「比較按照時間順序」展開,而文學作品(例如《伊利亞特》)則常常「從中間開始」。史密斯認為熱奈特這說法沒有根據,「非線性」是敘述常態,不是例外。甚至人對事件的經驗或回憶,作家的構思也一樣零碎散亂變形,不存在「事件原時序」。因此,史密斯的結論是:任何形態的簡寫都不是底本,雙層模式「經驗上成問題,邏輯上脆弱,方法論上混亂」[22]。理論上不能成立,批評實踐上也沒有必要采用。當時正是查特曼《故事與話語》(Story and…See More
Sep 5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2)

為了避免術語混亂,不少人主張回到俄文,例如電影學家波德維爾就直接用俄語拉丁化拼寫[11]。波德威爾的中譯者跟著譯成「法布拉/休熱特」[12]。這對一般讀者記住外文發音的能力要求太高,本文建議譯為「底本/述本」[13],無非求個意義清晰而不會與常用非術語混淆[14]。本文先行清理術語,並非無事生非或是刻意求新,到本文作結時會說清楚目的。本文所引用的各家論者,原本用的術語各不相同卻互相錯疊,為避免處處解釋造成行文拖沓糾纏不休,筆者不揣冒昧,全部改為底本/述本。20世紀70、80年代,許多學者開始突破結構主義,他們把「底本/述本」看作結構主義的基本理念(表層結構/深層結構)在敘述學中的應用,而痛加抨擊。實際上「底本/述本」觀念並非來自索緒爾的語言/言語說,敘述學也不是結構主義的一部分。自80年代至今,這個分層觀念一直在受攻擊,這反而證明攻擊沒有達到效果。至今仍沒有一本敘述學能放棄這對分層概念而另起爐竈。例如巴爾1987年出版的名著《敘述學》,整本書就是兩大塊:底本部分和述本部分。四十年來電影理論發達,遠如麥茨[15],近如波德威爾[16],學者們都繼續使用這個雙層模式。看起來,全體敘述學家達…See More
Sep 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1)

底本/述本分層是敘述學的基礎理論,至今沒有任何敘述研究能擺脫這個分層模式。但是這個理論多年來受到一系列理論家的抨擊。由此敘述學落到一個窘困的境地:不能駁斥這些批評,就必須吸納這些批評,不能放棄雙層理論就必須改造之。本文回顧這些批評,提出用符號學的聚合-組合雙軸概念重新理解分層理論:這樣可以接受這一系列批評中的合理部分,同時保留敘述學必需的分層。如此理解,敘述行為就不僅是對底本做位移與變形,其更重要的工作是選擇與媒介化。一、術語的困擾整個現代敘述研究以底本/述本分層原理為基礎,整個一百多年的現代批評理論,也以以這個分層原理為起點之一,偏偏這也是敘述學最容易受攻擊的軟肋。抨擊敘述分層觀的芭芭拉·史密斯很明白她瞄準的是什麽,她說:「雙層模式(dualistic…See More
Aug 29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5)

她們在那兒生起了一堆旺火,用的是她們當時在海灣近旁四處拾得的亂七八糟的家夥——海裏沖來的破爛船板和斷槳。 曬久了,一碰,就跟火絨差不多,斷裂的桅檣變得像一根拐杖;上帝慈悲,破玩意兒真還不少,二十個燒火的也不愁沒有柴燒。 他的臥榻是毛皮,和一件女大衣——海蒂用她的貂裘給他墊床:想到他也許會偶爾醒來,在這裏要使他更加溫暖,更加舒暢。 她們兩個——海蒂和她的侍婢又各自拿一條裙子給他蓋上;她們說好了天一亮便再來探視,送早飯(咖啡、麵包、蛋和魚)給他吃。 她們離開他,讓他一個人睡覺,他睡得像一枚陀螺,像一具死屍;是長眠還是短睡,只上帝知道,他那昏沈的頭腦一無所知。 往日憂患的魅影不曾來襲擾,不曾幻化為可憎的惡夢;而有時我們會夢見酸楚的前塵舊影,信夢境為真,醒來還淚眼盈盈。 小璜睡得好,沒做一個夢;那女郎給他墊平了枕頭,正舉步離開,又停留片刻,回頭又向他張望,以為聽見他呼喚,忙轉過身來。 心頭會出錯,像舌頭、筆頭一樣: 他睡了;她嘴裏念叨,心裏胡猜,說他叫了她名字——她竟沒想到她名字叫啥,這時他還不知道。…See More
Jul 10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4)

這老漢單生一女,名叫海蒂,是東方海島最大財富的繼承人;她容華出眾,和她的笑顏相比,豐厚的嫁妝簡直就不值分文; 正是女孩兒長大成人的年紀——十幾歲,像一株綠樹嫵媚溫存;拒絕了幾個求婚者,正想要學會從眾人中間挑選中意的一位。 那一天,太陽快要落水的辰光,她到海邊沙灘上溜達了一次,峭壁下,發現昏迷不醒的唐璜——沒死也差不多——幾乎餓死和淹死; 瞧見他赤身露體,她好不驚惶,又想到憐惜救助是義不容辭,免不得盡力而為,把他救過來——這性命垂危的外鄉人,皮肉這麽白。 可是,把他送進父親的宅院,只怕未必是救他的最好主意:那好比把耗子送到饞貓跟前,好比把昏迷的活人埋到土裏; 因為這好心老頭兒心計多端,可不像阿拉伯好漢那般俠義;他會好好給這外鄉人治療,等他一脫險,馬上就把他賣掉。 因此,她和她使女轉念一想,(小姐辦事情不靠使女可不成),最好讓他先在石洞裏休養;等到他清醒過來,睜開了眼睛。 她們對客人的善心也愈益增長:精誠所至,天國的關卡也放行——(聖保羅說過:行善才能進天國,善心便是通行稅,非交納不可。)See More
Jul 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3)

她們做出了一份精美的肉羹—— 詩歌裏很少加以吟詠的東西, 自荷馬詠阿喀琉新的盛宴以來, 這是詩歌裏出現的最好的飯菜。 這一雙女子是誰,我告訴你們, 免得把她們猜作喬裝的公主; 我討厭賣弄玄虛,和晚近詩人 得意的絕招—嘩眾取寵的態度; 一句話:這兩個少女的真實身份 現在向你們好奇的眼睛亮出—— 她們是小姐和使女;小姐的家中 只一個老父,幹的是水上的營生。 年輕的時候,他乃是漁夫一名, 現在和漁夫還可算同一類別; 只是如今他在海上的行徑 加上了一點別樣的投機事業; 說穿了,也許會叫人難以為情: 運一點私貨,搞一點海上劫掠; 生意興隆,發橫財不下百萬, 頭領就剩他一個——他一人獨占。 這樣,他還是一名漁夫,不過 是捉人的漁夫,和使徒彼得一樣; 他經常追捕過往客商的船舶, 往往能一網打盡,如願以償。船上的貨物他沒收,人員他擄獲, 然後,把他們押送到奴隸市場, 為這種土耳其買賣提供貨品, 無疑,這買賣能賺來大筆金銀。他是個希臘人,在基克拉迪群島一座方圓不廣的荒僻島嶼,靠不義之財,把豪華府第建造,生活得自由自在,隨心所欲;天曉得他殺人若干,發財多少,這老漢(怪不怪?)性格卻陰沈憂郁;我知道,他那座…See More
Jul 7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2)

她們生了火,那遮護他們的岩穴沒見過天日,如今被火焰映紅;這少女(誰知是什麽人)在火光影裏更顯得輪廓分明,頎長端麗。 額前有一排黃金圓片首飾,傍著那褐色鬢髮閃閃發光;她鬈髮成串,那些更長的髮丝編成一根根辮子紛披在背上; 在婦女中間,她是最高的個子,這些髮辮卻幾乎垂到腳旁;她的風度透露著尊貴的身份,仿佛她是這塊土地的女主人。 她頭髮,我說過,是褐色;而她的眼珠卻黑得出奇,和睫毛顏色一樣;睫毛長長地下垂,像絲絨流蘇,誘人的魅力在那暗影裏深藏;…See More
Jul 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1)

挨著那片槳(他們應急的桅檣);像一朵雕零的百合,委身塵土;軀體修長,面容蒼白,卻很美,可以同任何血肉之身來比配。 濕漉漉,昏睡了多久,他也弄不清,對他說來,這世界已經消失,他那凝滯的血液、遲鈍的官能已無法感受時間——黑夜或白日; 他也不記得怎樣從昏迷中蘇醒,只覺得疼痛的筋骨、脈絡和四肢又漸漸有了生氣,開始動彈:死神敗退了,但仍然且退且戰。 他兩眼睜了又閉,閉了又睜,暈頭轉向,什麽都迷迷糊糊,以為還是在船上,打瞌睡剛醒,不由得再次感到絕望的恐怖。…See More
Jul 5

水牆 繪's Blog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註釋)

Posted on October 1, 2022 at 11:30am 0 Comments

(原載“爱思想平台”)



[①] Barbara Herrstein Smith, 「Narrative Versions, Narrative Theories」, Critical Inquiry, (Autumn 1980), p. 224.

[②] 斯拉夫字母與拉丁字母的轉寫有幾種不同的系統,這兩個俄文詞的拉丁字母對寫不能確定。「Фабула」轉寫比較穩定:「fabula」,但「сюжет」的拉丁字母轉寫法有多種:「sjuzhet」,「sjuzet」,「suzet」,「sjuzhet」,「syuzhet」等,最後一種用得較多。

[③] Victor Shklovsky, 「Sterne』s Tristam Shandy: Stylistic Commentary」, in Russian Formalist Criticism: Four…

Continue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10)

Posted on September 30, 2022 at 11:35pm 0 Comments

七、底本里有哪些東西?

分層模式面臨的另一類問題是:哪些東西只能存在於述本中?哪些東西只能存在於底本里?哪些東西能同時發生在底本與述本里?查特曼說述本就是形式,就是表現;底本是內容,是事件[59]。那樣的話,雙層模式就太容易被解構,因為形式與內容很不容易區分。卡勒的抨擊就擊中了這個要害:《俄狄浦斯王》的述本不只是形式,述本對故事的進程提出了決定性的要求。…

Continue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9)

Posted on September 26, 2022 at 7:00pm 0 Comments

從卡勒對《俄狄浦斯王》的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出其中的困惑,依然是個敘述選擇問題:對「一群」還是「一個」的選擇,本來在述本形成時就應當消失,但是上面舉的例子說明:敘述中也可以保留選擇操作痕跡,而述本中的人物最後選擇「一個」而不是「一群」,恰恰就是因為「俄狄浦斯情結」出現於選擇中。卡勒認為此述本在主題壓力下自行推進,這個壓力就是用選擇構成情節的壓力。

因此,底本的本質就是保存著「多選擇可能」,這種可能性經常顯露在述本中:就像歷史著作,會並列對比幾種史料的說法,最後說某種史料更應當采信;菜單列出各種可選擇的元素;烹飪教科書更是寫出選擇操作的方法。本應隱藏的聚合選擇在組合層面上顯現,是符號文本中經常出現的情況。

 …

Continue

趙毅衡:論底本:敘述如何分層(8)

Posted on September 26, 2022 at 9:47am 0 Comments

六、情節在選擇中產生

如此理解底本/述本後,我們就可以用此作為出發點,回答反分層論者提出的一些難題。

第一個問題是卡勒提出的:情節在哪里產生?情節承載著敘述的意義,它究竟是底本原有的品質,還是述本變形改組的品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