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
  • Male
  • Bakri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水牆 繪's Friends

  • VR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ucun estutum

Gifts Received

Gift

水牆 繪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水牆 繪's Page

Latest Activit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7)

(但無人付款);有的在船頭瞭望;有的拉出小艇來;還有一個人請求彼得利婁給他讀經赦罪,他方寸已亂,狠狠罵了聲“見鬼!” 有的人臥在吊床上叫人鞭打;有人好像去趕市集,盛裝華服;有人咬牙切齒詛咒他的出生,一面揪著頭髮,一面號啕大哭; 有人繼續做著已做的事情——把小船弄出來,因為他們清楚:一隻不漏的小船能經住風波, 除非是巨浪卷回來把它吞沒。 最糟糕的是:在這種情況下,經過了連續幾天的困苦災難,已經很難拿出足夠的食物使人們的痛苦稍為減輕一點。 人在臨死前也不願虧損肚子,但存糧已被風浪毀了大半,只剩下兩桶餅乾和一桶黃油可以放在小船裏讓他們帶走。 但在快艇裏,他們設法儲備了幾磅已經遭到水浸的麵包,一大桶約有二十加侖的淡水,還有六瓶酒;此外,他們想打撈 艙裏的部分牛肉,而僥幸遇上一塊豬肉:總共就是這麼多了, 很難供小艇的人們飽餐一頓; 當然還有甘蔗酒,大約八加侖。 別的帆船和快艇剛一起風 就被風浪摧毀了;這隻快船 也只能說是處境非常狼狽, 它只有兩條毯子當作篷帆, 還有一支槳,是被一個少年人 僥幸由大船投下的,權作桅桿; 两隻小帆船當然連一半人數 都容不下,更談不到儲備食物。See More
17 hours ago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6)

他們又拼命地絞動著抽水機, 雖也無用,但這時陽光閃了閃, 有的人高興得用手去戽水, 病弱的補帆,有力的人抽水。 他們把帆布從船底下拉過來, 這樣做,暫時的效果倒還不差: 但船上既沒有桅桿,又沒有帆, 還留個窟窿,叫他們有什麼辦法? 當然沒有法子也得挣扎到底, 反正不必忙於叫這破船沈下; 固然啦,人活著終歸要死一回, 但是,死在利翁灣卻不太有味。 在那兒,風浪正把船猛力顛簸, 他們不由自主地隨著風漂泊; 一連幾日的搏鬥叫人疲於奔命, 哪裏顧得到做應急的桅和舵? 所以他們也不使舵了,連這船 能否再漂浮一小時也很難說: 真幸運,它倒一直漂浮在水上, 當然並不很像鴨子的遊蕩。 事實上,風力也許是減弱了, 但破船隨風浮擺得勉勉強強, 已難持續更久;他們的困窘 還在增加,因為淡水快要用光。 能夠充饑的食物也不多了, 他們不斷地舉鏡向遠方瞭望: 但既看不到陸地,也不見帆影, 只見波濤滾滾,和夜幕的降臨。 天氣又變得險惡,風吼吼地吹, 前後的船艙都灌進了海水: 人們眼看著大禍臨頭,大多數 聽天由命,有些人則見義勇為。…See More
yesterda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5)

連干練的水手想到末日來臨, 也不免有失常態,居心要闖禍: 因為他們每遇到船翻的時候, 總要喝酒,有時用桶喝一個夠。 當然,鎮定心神的最良的藥劑 莫過於酒或宗教;因此在船上 有人搶,有人喝酒,有人唱聖詩, 構成最高音的是狂風的歌唱, 嘶啞的海濤擊著節拍,而恐懼 醫治了旅客們倒霉的嘔吐狂; 請聽吧,哀哭、禱告、詈罵、詛咒 和大海的怒號交織成大合奏。 若不是唐璜,恐怕還要鬧亂子, 他雖年紀輕輕,卻會隨機應變: 他手拿兩支槍把住酒窖的門, 嚇得鬧事的水手不敢闖上前。 仿佛死神站在火門裏,就比那 水門的更可怕;任你流淚、叫喊, 他只是不理;但水手們卻認為 要淹死也得先喝它一個爛醉。 “多拿酒來喝呀。”他們紛紛喊道, “一個鐘點後,反正都沒有兩樣!” “不行!”唐璜說,“雖然我們都要死, 但該死得像人,別學野獸的下場。” 他就如此守著那危險的崗位, 總算沒有人願意惹得他開槍。 連他最尊敬的老師彼得利婁 白白求了半天也沒沾上一口。 但現在,又有一線希望閃過來, 天亮了,風息了,雖然沒有桅桿, 裂口也擴大,但船還是漂浮著, 周圍都是淺水,只是看不到岸。See More
Monda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4)

天亮以後,天氣看來有些好轉, 他們想各種辦法來縮小缺口, 好使船不致下沈;但三英尺的水 已足以占住抽水機和許多人手。 風又颳起來了,天近黃昏時, 怒號的狂風把一些炮給吹走; 它越刮越猛,真難形容那兇險! 一陣風豎起船梁,眼看就要翻。 船身就那樣傾斜著,動也不動; 積水從船艙流出沖洗著甲板, 這驚險的場面真叫人終身難忘: 因為不論戰爭,火災,或是沈船, 總之一切能使人悲哀,或打碎 他的希望、心靈或頸骨的患難, 他都忘不了;因此,泅過水的人 也總愛把險遭沒頂的事談論。 水手們立刻動手砍斷了桅桿, 先砍掉後桅,以後主桅也砍斷, 但船身仍斜立得像一塊木樁, 好似對人們的意圖故意刁難。 最後他們又砍下前桅和牙檣, 情況才好轉,(雖然是有違心願, 因為船上的配件被砍得一空!) 以後破船猛一搖,船身又擺正。 不難想像:這種種混亂的局面 很使人不安,因為對旅客來說, 無論誤了一餐,或者喪失性命, 這意外的損失都是非同小可。See More
Sunda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3)

這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風 到夜晚變強烈,愈吹愈兇猛; 這對航海的人算不了什麼, 但陸地的子民就要臉發青。 水手們的確是另一種族類, 日落時他們開始收起帆篷, 因為那天空看來很是險惡, 也許要吹走桅桿或是什麼。 在午夜一點鐘,風力突然一轉, 把船擺進了波浪之間的槽穴, 浪頭猛擊船尾,打破了一個口, 後船柱和骨架都被打得鬆裂。 可是,還沒有等船越過險境, 船尾的方向舵又和它告了別; 這時船裏的積水已有四英尺高, 應該趕快抽水,不管是否有效。 一群人立刻被派去搖抽水機, 其餘的人趕到船艙,忙著動手 把貨物和其他等等都搬開來; 但他們一時摸不到那個裂口。 最後倒是摸到了,未免有些遲, 誰也不敢說他們是否能得救, 因為海水湧進來實在太迅速, 他們把床單、襯衣、成捆的棉布 都投向裂口,但無論這些雜物, 或是他們的妙策和努力也好, 都不會使他們免於葬身魚腹, 若不是有那套抽水機效勞; 我高興能向航海的弟兄推薦: 它每小時能把五十噸水排掉; 請想吧,全船都難保命,若不是 由倫敦的廠商曼恩君把它承製。See More
Saturda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2)

“別了,我的西班牙,長久別離了!”他叫道, “也許我從此見不到你!也許我像那多少遊子的心靈因為思念你的海岸而黯然萎靡。 別了,瓜達爾基維爾河邊的故園!別了,母親!既然從此各自東西,那麼也別了,親愛的朱麗亞!(說完,他又拿出她的信默讀了一遍。) “我可以發誓,我若是對你忘情——但這是不可能的,我絕不會變,除非這藍色的海水都化為汽,除非是陸地變成海,海枯石爛,那我也忘不了你呀,我親愛的! 只有你的倩影留在我的心間;有什麼藥方能醫治人的心病?(這時船突地一搖,他開始噁心。)“除非是天塌地陷——(他更暈了。) 朱麗亞啊,還有什麼叫人更悲傷?(看在上帝面上,快拿一杯酒來!彼得洛,巴蒂斯塔,扶我下船艙。)朱麗亞,我的愛——(混蛋,快來扶我!) 啊,朱——(這該死的船搖得好心慌。)請聽我的懇求,親愛的朱麗亞!”(這時他已噁心得說不出話。)他帶著三個僕人和一位教師,這位教師就是碩士彼得利婁,他能流暢地操好幾國語言,現在卻懨懨無語,靠著枕頭; 船不斷搖蕩,他只盼望著陸地,每個浪頭都叫他頭疼得難受;從舷窗滲進的海水把他的床弄得有些濕,也使他的心發慌。See More
Jun 24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

唐璜登上了船,海船開始航行,雖說是順風,海浪卻異常洶湧。 那海灣我很熟悉,因為常經過, 那喧然大波真像有魔鬼在翻騰; 只要你站在甲板上,飛濺的浪花 就直打到臉上,打得臉皮粗硬。唐璜站在那兒,一再向西班牙告別,啊,這是第一次——也許竟成為永訣。當一個人看著自己熟悉的鄉土隔著茫茫的波濤,漸遠漸隱去,這情景,我承認,夠令人難過的,特別是初登世途,更會別情依依。我記得,大不列顛的海岸是白的,而異方的海岸卻不是一覽無餘;它越遠越神秘,泛著一片藍色,望著望著,你就已寄身於海波。唐璜站在船尾上盡自眺望,他的祖國西班牙已越來越遠;初別故土的滋味的確夠苦澀, 連舉國出征的士兵都有此感; 有一種難以言傳的關切之情, 一種突然的震動使柔腸寸斷; 即使那兒的人與地都叫你最討厭, 你仍會癡癡地望著教堂的頂尖。See More
Jun 2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詩選《意大利一個燦爛的黃昏》

月亮升起來了,但還不是夜晚,落日和月亮平分天空,霞光之海沿著藍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巔往四下迸流,天空沒一片雲彩, 但好像交織著各種不同的色調,融為西方的一條巨大的彩虹——西下的白天就在那裏接連了逝去的亙古;而對面,月中的山峰 浮遊於蔚藍的太空——神仙的海島! 只有一顆孤星伴著狄安娜,統治了這半壁恬靜的天空,但在那邊 日光之海仍舊燦爛,它的波濤 仍舊在遙遠的瑞申山頂上滾轉: 日和夜在互相爭奪,直到大自然 恢復應有的秩序;加暗的布倫泰河 輕柔地流著,日和夜已給它深染 初開放的玫瑰花的芬芳的紫色, 這色彩順水而流,就像在鏡面上閃爍。 河面上充滿了從迢遙的天庭 降臨的容光;水波上的各種色澤 從斑斕的落日以至上升的明星 都將它們奇幻的異彩散發,融合; 啊,現在變色了,冉冉的陰影飄過, 把它的帷幕掛上山巒;臨別的白天 仿佛是垂死的、不斷喘息的海豚, 每一陣劇痛都使它的顏色改變, 最後卻最美;終於——完了,一切沒入灰色。See More
Jun 2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我沒有愛過這世界】

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我沒有阿諛過它腐臭的呼吸,也不曾忍從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種偶像;我沒有在臉上堆著笑,更沒有高聲 叫嚷著,崇拜一種回音;紛紜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們一夥;我站在人群中卻不屬於他們;也沒有把頭腦放進那並非而又算作他們的思想的屍衣中, 一齊列隊行進,因此才被壓抑而致溫順。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但是,盡管彼此敵視,讓我們方方便便分手吧;雖然我自己不曾看到,在這世上 我相信或許有不騙人的希望,真實的語言, 也許還有些美德,它們的確懷有仁心, 並不給失敗的人安排陷阱:我還這樣想:當人們傷心的時候,有些人真的在傷心, 有那麼一兩個,幾乎就是所表現的那樣——我還認為:善不只是空話,幸福並不只是夢想。See More
Jun 19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羅馬】

哦,羅馬!我的祖國!人的靈魂的都城!凡是心靈的孤兒必然要來投奔你,你逝去的帝國的淒涼的母親!於是能在他狹窄的胸中按下渺小的憂郁。 我們的悲傷和痛苦算得了什麼?來吧,看看這柏樹,聽聽這鴟鳴,獨自徘徊在殘破的王座和宮宇的階梯上,啊呀!你們的煩惱不過是瞬息的悲哀一 脆弱如人的泥坯,一個世界已在你腳下掩埋。萬邦的尼俄柏!哦,她站在廢墟中,失掉了王冠,沒有兒女,默默地悲傷;她乾癟的手拿著一隻空的屍灰甑, 那神聖的灰塵早己隨著風兒飄揚;西庇阿的墓穴裏現在還留下什麼?還有那許多屹立的石墓,也已沒有英雄們在裏面居住:啊,古老的臺伯河!你可要在大理石的荒原中奔流? 揚起你黃色的波濤吧,覆蓋起她的哀愁。哥特人,基督徒,時間,戰爭,洪水和火,都摧殘過這七峰拱衛的城的驕容;她眼看著她的榮光一星星地隱沒, 眼看著野蠻人的君主騎馬走上山峰,而那兒戰車曾馳向神殿;廟宇和樓閣到處傾圮了,沒有一處能夠幸存;莽莽的荒墟啊!誰來憑吊這空廓—— 把一線月光投上這悠久的遺痕,說“這兒曾是——”使黑夜顯得加倍地深沈?啊,這加倍的夜,世紀和她的沈沒,以及“愚昧”,夜的女兒,一處又一處 圍繞著我們;我們尋勝只不斷弄錯;海洋有它的航線…See More
Jun 10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荒墟】

哦,時間!你美化了逝去的情景,你裝飾了荒墟,唯有你能醫治和撫慰我們負傷流血的心靈,一時間!你能糾正我們錯誤的認識, 你考驗真理、愛情——是唯一的哲人,其餘的都是詭辯家,因為只有你寡於言談,你的所言雖遲緩,卻中肯——時間啊,復仇的大神!我向你舉起 我的手、眼睛和心,我向你請求一件贈禮:在這片荒墟中,有一座祭壇和廟宇 被你摧毀得最慘,更莊嚴而淒清, 在你壯麗的祭品中,這是我短短的 歲月的荒墟(這充滿悲歡的生命);  啊,在這一生,如果我竟然洋洋自得, 別理我吧;但如果我淡然迎受 好運,而是對那制服不了我的邪惡 保持驕傲,那就不要讓我的心頭 白負上這塊鐵——難道他們不該吃苦頭?See More
Jun 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自然的慰藉】

在高山聳立的地方必有他的知音,在海濤滾滾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家鄉,只要有蔚藍的天空和明媚的風暴,他就喜歡,他就有精力在那地方遊蕩: 沙漠,樹林,幽深的岩洞,浪花的霧, 對於他都含蘊一種情誼;它們講著 和他互通的言語,那比他本土的著述 還更平易明白,他就常常拋開卷冊 而去打開為陽光映照在湖上的自然的書。 有如一個迦勒底人,他能觀望著星象, 直到他看到那上面聚居著像星星 一樣燦爛的生命;他會完全遺忘  人類的弱點,世俗,和世俗的紛爭: 啊,假如他的精神能永遠那麼飛升, 他會快樂;但這肉體的泥坯會撲滅 它不朽的火花,嫉妒它所升抵的光明, 仿佛竟要割斷這唯一的環節: 是它把我們聯到那向我們招手的天庭。 然而在人居的地方,他卻成了不寧 而憔悴的怪物,他倦怠,沒有言笑, 他沮喪得像一隻割斷翅膀的野鷹, 只有在漫無涯際的太空才能逍遙; 以後他又會一陣發狂,抑不住感情, 有如被關閉的小鳥要急躁地沖擊, 嘴和胸脯不斷去撞擊那鐵絲的牢籠, 終於全身羽毛都染滿血,同樣的, 他那被阻的靈魂的情熱噬咬著他的心胸。See More
Jun 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親人的喪失】

等待老年的最大傷痛是什麼?是什麼把額上的皺紋烙得最深?那是看著每個親人從生命冊中抹掉,像我現在這樣,在世間煢煢獨存。 啊,讓我在“懲罰者”之前低低垂下頭,為被分開的心,為已毀的希望默哀;流逝吧,虛妄的歲月!你盡可不再憂愁,因為時間已帶走了一切我心之所愛,並且以暮年的災厄腐蝕了我以往的年代。See More
May 3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又一次漂泊在海上】

又一次漂泊在海上!啊,再次漂流!驚濤駭浪在我的身下緊緊被管住,有如熟知騎手的駿馬,任它狂吼!無論飄到哪裏,但願它飛得快速! 盡管吃力的桅桿像蘆葦似的抖顫,盡管撕破的帆隨著猛烈的風亂飄,我仍得駛去;因為我像是從山巔投擲到海的泡沫上的一根野草,它要駛向波浪滔天的地方,駛向劇烈的風暴。See More
May 27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孤獨】

坐在山岩上,對著河水和沼澤冥想,或者緩緩地尋覓樹林蔭蔽的景色,走進那從沒有腳步踏過的地方,和人的領域以外的萬物共同生活,或者攀登絕路的、幽獨奧秘的峰巒,和那荒野中無人圈養的禽獸一起,獨自倚在懸崖上,看瀑布的飛濺——這不算孤獨;這不過是和自然的美麗展開會談,這是打開她的富藏瀏覽。 然而,如果是在人群、喧囂和雜沓中,去聽,去看,去感受,一心獲取財富,成了一個疲倦的遊民,茫然隨世浮沈,沒有人祝福我們,也沒有誰可以祝福,到處是不可共患難的榮華的奴僕! 人們盡在阿諛、追隨、鑽營和求告,雖然在知覺上和我們也是同族,如果我們死了,卻不會稍斂一下笑:這才是舉目無親;啊,這個,這才是孤獨!See More
May 2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謝志一·變.易.知.道—精緻祭拜與台北常民生活概述 (8)

共同體(community)是一個社會關係被稱為『公共的』,在於它的社會行動取向,建立在於參與的各方對自己同屬於一個整體的主觀感覺之上,形成一種社會聯結。宗教信仰跟社會型態如此交互影響,最主要是意識型態或心態(ideology)的主宰作用,雖意識形態可能源自不同領域的人類活動,可是一旦這樣的亦是形態被建立和合理化後,便會拓展到各種領域,或深或淺的影響整個社會運作,進而成唯一股大的社會認同動力,主導或運作整個社會的發展過程 7。Durkheim表示宗教現象可以分為兩個基本範疇,一是信仰,也就是思想觀點的表達;另一個範疇則是儀式,是一組確定的行為模式,而這兩類現象之間的差異就是思維與行為之間的差異。真正的宗教信仰總是一個特定集體的共同信仰,組成這個集體的每個成員以共同的方式,來思考有關「神聖」(sacred)世界及其與「凡俗」(profane)世界的種種關係,他們還把這些共同的表象轉變為共同的實踐,是具有同一種宗教信仰的所有信徒,共同組成的一個「道德社群」8。另宗族跟宗教是漢人社會中同時存在的兩種社會組織原則,漢人社會中宗教祭祀圈與信仰圈的發展與地理開發模式、族群關係有相當大的關係…See More
Dec 27, 2020

水牆 繪's Blog

拜倫詩選《意大利一個燦爛的黃昏》

Posted on June 21, 2022 at 10:32pm 0 Comments

月亮升起來了,但還不是夜晚,

落日和月亮平分天空,霞光之海

沿著藍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巔

往四下迸流,天空沒一片雲彩,

 

但好像交織著各種不同的色調,

融為西方的一條巨大的彩虹——

西下的白天就在那裏接連了…

Continue

拜倫的詩選【我沒有愛過這世界】

Posted on June 19, 2022 at 4:35pm 0 Comments

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

我沒有阿諛過它腐臭的呼吸,也不曾

忍從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種偶像;

我沒有在臉上堆著笑,更沒有高聲

 

叫嚷著,崇拜一種回音;紛紜的世人

不能把我看作他們一夥;我站在人群中

卻不屬於他們;也沒有把頭腦放進…

Continue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7)

Posted on June 17, 2022 at 11:00pm 0 Comments

(但無人付款);有的在船頭瞭望;

有的拉出小艇來;還有一個人

請求彼得利婁給他讀經赦罪,

他方寸已亂,狠狠罵了聲“見鬼!”

 

有的人臥在吊床上叫人鞭打;

有人好像去趕市集,盛裝華服;

有人咬牙切齒詛咒他的出生,…

Continue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6)

Posted on June 16, 2022 at 11:30pm 0 Comments

他們又拼命地絞動著抽水機, 

雖也無用,但這時陽光閃了閃, 

有的人高興得用手去戽水, 

病弱的補帆,有力的人抽水。

 

他們把帆布從船底下拉過來, 

這樣做,暫時的效果倒還不差: 

但船上既沒有桅桿,又沒有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