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
  • Male
  • Bakri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水牆 繪's Friends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馬厩 儺淄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東方求敗

Gifts Received

Gift

水牆 繪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水牆 繪's Page

Latest Activit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英格蘭,我的英格蘭 3

然而,一周3鎊的收入無法負擔這一切費用,一切都是威妮弗雷德的父親支付。他喜歡付錢,他定期給的錢非常有限,可他會經常給她10鎊——或者給埃格伯特10鎊。所以他們兩人都把這老人看作是主心骨。埃格伯特不在乎被人庇護和接受資助。只有當他覺得這家人因為給了點錢而用恩賜的態度對待自己時,他才開始不高興。後來,當然是小孩子出世了:一個可愛的、長著輕如飛絮的軀體,臉蛋白裏透紅的小女兒。每個人都喜歡這孩子,她是第一個進入這家庭的玲瓏的白膚金發碧眼的小家夥。從她逐步形成的對跳舞的狂熱勁可以看出,這個白皙、纖細、漂亮的小東西四肢長得越來越像她爸爸。難怪馬歇爾一家都喜歡這孩子;他們叫她喬伊斯。他們行動優雅,但很緩慢,顯得非常遲鈍。他們都長得四肢強壯有力,皮膚微黑,而且身材矮小。而現在他們有了一個立金花一般輕盈的孩子。她就像是一首小詩。不過,她可帶來了一個新的困難,威妮弗雷德必須替她請個保姆。是的,是的,必須有個保姆。這是家庭決議。但誰來付保姆費用?是外公——看到這作父親的根本不會掙錢,外公會支付的,因為他已經支付了產期的所有費用。隨之便產生了囊中羞澀的感覺,埃格伯特在靠他岳父生活。孩子出生以後,他和威妮弗雷德…See More
Sep 1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英格蘭,我的英格蘭 2

後來,埃格伯特闖進了這個家庭。他是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姑娘們和這位父親都屬於四肢強健的一類,是真正的英國人,就像冬青樹和山楂是英國的一樣。他們的教養給嫁接到他身上,就如同人們也許會把一種普通的粉色玫瑰嫁接到荊棘莖上一樣。它怪異地開花,可並未改變血統。埃格伯特生來是朵玫瑰。古老家庭的熏陶使他渾身充滿讓人愉悅的自然的熱情。他不聰明,也沒有什麼“文學味兒”。沒有,可他說話的語調,柔韌優雅的身體,還有細膩的皮膚,柔密的頭發,微微拱起的鼻子,靈活的藍眼睛會輕而易舉取代詩歌。威妮弗雷德愛著他,愛他這個南方人,把他當作高人一等的人來愛著。一個高貴優雅的人,請註意,不是一個世俗的人。至於他,他充滿激情,全身心地愛著她。她是他生活溫暖的源泉。那時真美好啊,那些在克勞克漢姆的日子,那些最初的日子。除了上午定時來收拾房間的傭人外,完全是他們兩人單獨在一起。那些美好的日子裏,她完全擁有他個子頎長、身體柔韌、肌膚美好的青春,而他就像為了恢覆活力而把自己投進紅焰中一樣享有她。啊,真願它永遠不會終結,這激情,這婚姻!兩個年輕的身體迸發的烈焰又一次燃燒在這古老的、已經縈繞過那麼多肉欲的木屋。在這昏眩的房間裏只要呆上一…See More
Sep 1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英格蘭,我的英格蘭 1

花園盡頭小溪邊的公地上,他正在幹著活。花園的小徑從木板橋延伸到了公地。他已經砍掉蓬亂的草皮和蕨根,只剩下灰暗、有點兒幹的光禿禿的土地。可他眉頭緊皺,仍不滿意,因為他沒法把小徑弄直。他已豎起樹枝,站在兩棵高大的松樹之間打量了多時,可不知怎的,一切看起來都不對勁。他又看了一下,盡力觀測著,敏銳的藍眼睛中透露出北歐海盜的沈著機敏。透過濃蔭的松樹極目遠望,只見圓木橋邊,榿木的樹蔭下現出鋪滿綠草的花園小徑,還有蔓延開來的閃耀著陽光的花朵。燦然怒放的花朵之間蹲伏著枝繁葉茂開著白紫花朵的耬鬥菜和古老的漢普郡小屋的一角。那裏似乎傳來孩子們的叫喊聲。尖尖的、幼稚少女的聲音,略帶盛氣淩人的味道:“要是你不快點,保姆,我要跑到有蛇的地方去。”這時誰也不會鎮定沈著地回答“那就跑吧,小傻瓜!”而總是“別,寶貝。好的,寶貝。就來了,寶貝。寶貝,你得耐心點”。他因為幻想破滅而難以忍受眼下的生活:這是一場持續的折磨人的痛苦。不過他繼續幹著活。除了忍受他還能做什麼!陽光傾瀉下來,普照著大地,沈寂的原始公地間,清晰地閃現著發光的草木,鮮明地顯露著強烈的孤立隔絕。真是不可思議,荒涼原始的英格蘭竟然一塊塊綿延著。像在這裏,靠…See More
Sep 7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你摸了我 7

此時,在她父親臉上浮現出一種有趣的神情。“你聽聽,哈得賴恩。”他說。“我提出娶瑪蒂爾達表姐並不是為了錢。”哈得賴恩說著,臉紅紅地在座位上扭來扭去。瑪蒂爾達用她那深藍的、讓人迷醉的眼睛慢慢地看著她。在她看來他好像一個不可思議的小怪物。“哼!你這個撒謊精!你知道你為的是什麼。”艾米叫道。病人笑了起來。瑪蒂爾達繼續生疏地凝視著這年輕人。“她知道我不是。”哈得賴恩說。他終於表現出了自己的勇氣,就如同一只耗子最終有不屈不撓的勇氣。哈得賴恩具有耗子的利索、冷淡、隱秘的品性。可他也許在所有的勇氣中偏偏具有終極的勇氣,最不能遏制的勇氣。艾米看著她的姐姐。“噢,好吧,”她說,“瑪蒂爾達,——你不用傷腦筋了。讓他擁有一切吧,我們會照顧自己的。”“我知道他會占有一切。”瑪蒂爾達心不在焉地說。哈得賴恩沒有回答。他知道事實上要是瑪蒂爾達拒絕他,他就會擁有一切,然後帶著它離開。“一個狡猾的小男人!”艾米說道,做著輕蔑的怪臉。父親無聲地笑了。可他疲倦了……“那麼,走吧,”他說,“走吧,讓我清靜一下。”艾米轉過身,看著他。“你自作自受。”她斬釘截鐵地對父親說。“走吧,”他寬容地答道,“走吧。”又一晚過去了——一個值夜…See More
Sep 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羅倫斯·你摸了我 6

她以為他在胡言亂語,站了起來,惶惑不安,給嚇壞了。“不,你安靜坐著,你安靜坐下,聽我跟你說。”“但是你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爸爸。”“啊,我知道得十分清楚。我告訴你,我要你嫁給哈得賴恩。”她目瞪口呆。他是個不多言語的人。“你要照我說的去做。”他說道。她冷漠地望著他。“是什麼使你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她高傲地問道。“是他。”瑪蒂爾達幾乎看不起父親了。她的驕傲受到了傷害。“哎唷,這太丟人了。”“為什麼?”她慢慢地看著他。“你問我幹嗎?”她說道,“真討厭。”“這小夥子很堅決。”他惱火地答道。“你最好告訴他打消這樣的念頭。”她冷冷地說道。他轉過身,看著窗外。她滿面通紅,直挺挺地坐了好長一段時間。終於,父親轉身對著她,看起來非常冷酷。“要是你不願意,”他說,“那你就是傻瓜,我會讓你為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代價的,明白嗎?”她感到突然襲來的恐懼攫住了她,頓時六神無主,驚恐不安,茫然不知所措。她死盯著自己的父親,相信他在說胡話,或是精神失常,或是喝醉了。她該如何是好呢?“我告訴你,”他說,“要是你不願意的話,我明天就派人去叫懷特爾來。你們誰都得不到我半分錢。”懷特爾是律師。她非常了解自己的父親:他會派人去請他…See More
Sep 5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你摸了我 5

哈得賴恩也沒有睡好。他被開門聲驚醒,還沒有意識到那是什麼意思。可她觸摸臉上的那種舒服感、讓人迷失的柔情,觸動了他靈魂深處的某種東西。他是位慈善兒童,孤零零的,處境多少有些不好。她輕輕的微妙的愛撫喚醒了他內心深處不曾知曉的事情。早晨,她下樓時覺察到了他眼睛中的異樣。她努力做到舉止自然大方,似乎根本沒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而且也確實做到了這一點。她具有受過苦痛、忍受過煎熬的人那種冷靜的自制力和平常心。她那深藍、幾乎是令人沈醉的眼睛看著他,迎視著他眼睛中露出的某種意識的苗頭,進而遏制住了它。她用纖細美妙的手把糖放在他的咖啡裏。她以為自己能夠控制住他,但實際上卻無法辦到。他腦中的記憶鮮明深刻,縈繞在心頭,他的意識中產生一種新的感覺。某種新的東西在他心中活躍著。在他沈默寡言、小心謹慎的背後,他的秘密產生了,並且生動而逼真。她受到他的影響,因為他是隨心所欲的。他的行為準則與她的大不相同。他好奇地看著她。她不漂亮,鼻子太長,下巴太小,脖子太瘦。但是她皮膚光亮、膩滑,整個人靈活而富有教養。她這種古怪、勇敢、有教養的品質是從她父親身上遺傳下來的。這個慈善所出來的男孩可以從戴了戒指的白皙而纖細的手指上看到這…See More
Sep 2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你摸了我 4

她們說悄悄話的時候,看見這年輕人在花園裏閑逛,漫不經心地看著花。他手插在口袋裏,士兵帽端端正正地戴在頭上。他看上去十分地安閑適意,好像擁有這裏的一切似的。兩個姑娘慌裏慌張地擠在一起,透過窗戶盯著他的一舉一動。“我清楚他回來為的是什麼。”艾米粗魯地說,瑪蒂爾達則長時間地盯著那穿著整齊的卡其布服裝的身影。這個身影依舊保留著慈善兒的形態;但現在他像個男人的模樣了,短小精悍,渾身充滿了蠻力。她想起他跟父親談話中攻擊有產階級時話語中流露出的幼稚可笑的激情。“你不知道,艾米,也許他不是為那個來的。”她在反駁妹妹。姐妹倆都在想著錢。她們仍在註視著這小夥子。他遠遠地站在花園盡頭,背對著她們,手插在口袋裏,看著邊上長滿柳樹的池塘。瑪蒂爾達圓睜著深藍色的眼睛露出奇異的神情。站在花園盡頭的小夥子終於轉過身,擡頭看著小路。也許他透過窗戶看見她們了。瑪蒂爾達趕忙縮到了陰影裏。那天下午她們的父親似乎病得很厲害,顯得特別虛弱。他很容易精疲力盡。醫生看過後,告訴瑪蒂爾達病人隨時都會突然去世——不過暫時還不會。她們必須有心理準備。這一天過去了,新的一天開始了。哈得賴恩依然安閑自在,無拘無束。早晨他四處遛跶,穿著褐色毛線…See More
Aug 30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你摸了我 3

仆人走了過來——她不認識哈得賴恩。“去看我爸爸。”瑪蒂爾達說道。在大廳裏,艾米表姐被他們的突然到來驚訝得像只揭去了遮蔽物的斑鳩。她正在樓梯上把色彩明麗的樓梯毯梗推回原位。看見他們,她便本能地去抓扶手,額前的頭發在跳動。“哎喲!”她發怒地叫道:“你為什麼今天就來了?”“我早一天下的車。”哈得賴恩說,他的男性嗓音如此深沈,如此出人意料,就像一記重錘打在艾米表姐身上。“哼,你弄得我們一團糟。”她恨恨地說。然後三人一道走進中間房間。洛克立穿戴停當——也就是說,他穿了褲子和襪子——但是正在床上休息。床剛好開在窗戶下。從那兒,他可以看見他心愛的燦爛的花園,花園裏郁金香和蘋果樹燦若錦繡。他看上去並沒有實際得的病那麼嚴重,因為他身體腫脹,臉色如舊。他的肚子腫脹得相當厲害。他迅速地瞥了一眼,頭沒動,眼睛乜斜著。他是位體質很差、體型優美的英俊男人。看見了哈得賴恩,一種古怪、勉強的微笑浮現在他臉上。這位年輕人馴服地向他問候。“你不會成為一個終身士兵的,”他說,“想吃點東西嗎?”哈得賴恩四下看看——好像要吃飯。“隨便。”他說。“吃雞蛋、熏豬肉——怎麼樣?”艾米簡慢地問。“好的,悉聽尊便。”哈得賴恩說。姐妹倆轉…See More
Aug 2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你摸了我 2

然而,姑娘們天性善良,並不計較太多。不久,弗洛拉嫁出去了。哈得賴恩盡力取悅於瑪蒂爾達和艾米,盡管她們挺嚴厲。他在制陶房房前屋後漸漸長大,上了小學,從此被叫作哈得賴恩·洛克立了。他開始略有些無所謂地對待瑪蒂爾達表姐和艾米表姐。為人處事,他總是平心靜氣,寡言少語。姑娘們稱他為調皮鬼,這是不公正的。他總是小心謹慎,不輕易開口。他的叔叔,泰德·洛克立心照不宣地理解他,他們的性情有些相似之處。哈得賴恩和這上了年紀的男人相互之間有種真正的但缺乏感情的尊重。這男孩13歲的時候,被送到城裏一所中學去念書,但他並不情願。瑪蒂爾達表姐試圖把他塑造成一個小紳士,但遭到他的拒絕。當別人精心安排的一切強加於他時,他會輕蔑地撅著嘴,露出一副害羞的收養兒童的怯笑來。在學校他常逃學,把書本、有徽章的帽子,甚至他的圍巾和手帕賣給同學,然後帶著錢逃到鬼才知道的什麼地方浪蕩。兩年中學對他來說是很不快樂的。15歲時,他宣布要離開英格蘭到殖民地去。他跟慈善所一直保持著聯系,故有此舉。洛克立一家知道,當哈得賴恩以他那種平靜、半嘲弄的樣子提出什麼時,反對他是毫無用處的,甚至只會更糟。他終於走了,在他曾呆過的慈善機構的保護下去了加拿…See More
Aug 2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你摸了我 1

制陶屋是幢難看的四四方方的磚砌房屋,四周圍著墻,構成一個陶器作坊。一道女貞樹籬把房屋和庭院跟作坊場院和成品間隔開,不過只是部分地遮擋了一下。穿過樹籬,可以看見荒蕪淒涼的場院,還有開著許多窗戶,像工廠模樣的陶器作坊。從樹籬之上可以看見煙囪和附屬的小屋。但在樹籬裏邊,有一座讓人賞心悅目的花園,草地順著斜坡延伸到一個邊上長著柳樹的水塘。這水塘是在挖泥制陶時形成的。陶器作坊早就停工了,場院的大門也永久地緊閉了。再也沒有黃草似的柳條箱堆在包裝棚裏了。再也沒有高頭大馬拉著堆得高高貨物的大車軲轆轆地沿山而下。再也沒有臉上、頭發上濺滿了灰色的陶泥、穿著沾滿泥巴的寬大罩衫的制陶少女尖叫著與男人們嬉耍的聲音了。那一切都如過眼煙雲般永遠地消逝了。“我們更喜歡——噢,更喜歡——靜一些。”瑪蒂爾達·洛克立說道。“噢,是的。”艾米·洛克立,她的妹妹讚同道。“我相信你們是這樣。”來客也這麼附和她們。但是,洛克立家的這兩位姑娘是否真的更喜歡,或是她們只是想象她們更喜歡靜一些,那就值得考慮了。不過,自從飛濺的爛泥和堵在門前的淤泥消除以後,她們的生活便更沈悶、更陰郁了。她們並沒有太意識到自己是多麼想念那些曾經非常熟悉而且…See More
Aug 2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參孫和德萊拉 4

男人坐在地上使勁地拽扯著繩子。可要松開自己並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他手被綁著,努了把力才站了起來,走到老墻邊緣磨起了繩子。這繩子是用草擰成的,不多一會就磨斷了,他獲得了自由。但身上有多處挫傷,胳膊給弄傷了,肘部多處青腫。他慢慢地揉搓著傷處,然後扯抻衣服,彎腰拾起帽子,戴在頭上,費勁地穿好大衣,離開了。星星分外明亮,在天空中閃爍著。懸崖下面的燈塔發出似水晶般清澈的光輝,有節奏地在夜空中閃爍。男人茫然地沿著這條路走著,經過教堂的院落,接著停下來,靠在一堵墻上,站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清醒過來,因為雙腳凍得厲害。他重新振作起來,在沈寂的夜裏朝小酒館方向走去。酒吧一片漆黑。可是廚房裏卻有亮光。他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輕地推門。他驚異地發現門是開著的。他走了進去,隨手把門輕輕地關上。走下經過酒吧台的樓梯,便到了點著燈的廚房門口。那裏,坐著他的妻子,一動不動地坐在爐竈前面,爐竈裏面正燒著荊豆稭。她坐在爐竈前面的椅子上,兩腳抵在圍欄上。他進來時,她扭頭看了一下,但沒有說話,然後又凝視著火焰。這是一間窄小的廚房。他把帽子放在鋪著黃色美國桌布的桌子上,然後背對著墻靠近爐子坐下。他妻子仍舊叉開著腿坐著,腳放在鋼制的…See More
Aug 14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參孫和德萊拉 3

“你難道不覺得今晚該走嗎?”中士以一種通情達理的口吻說道。“你最好暫時離開一下,處理好你們之間的事情。要是事情像她說的那樣,我想,你沒有對一個女人提出要求的權利,而且,你回來得也太突然了點。”女店主極為傷心地啜泣著。男人註視著她豐滿的胸脯上下顫動,似乎它們又迷住了他。“我怎樣待她,那根本不重要,”他答道,“不管怎麼說,我回來了,而且準備在我自己家裏歇一會兒。你得明白這個。”“卑鄙行為。”中士說道,臉漲得通紅。“這真是卑鄙的行為,遺棄了女人那麼多年以後,想要把你自己再次強加給她!卑鄙的行為。——這是法律所不允許的。”女店主揩幹了眼淚。“管你什麼法律還是其他什麼。”男人叫道,聲音出奇地強硬,“我今晚不打算移出這酒房。”女人轉身對著她身後的士兵,帶著哄騙的口氣,挖苦道:“我們打算容忍這個嗎,孩子們?——我們就這樣給人修理了,托馬斯中士?現在,一個曾把妻子和繈褓中的嬰兒遺棄任其掙紮而自己卻跑到美國礦區幹活,過著不值一文的生活的壞蛋、流氓跑回來了,在試圖破壞這個女人的生活、打劫她的財物,要是沒有人站出來支持我,那真丟臉——真丟臉!”士兵們和小個子中士給激怒了。女人彎下腰,在櫃台下翻找了一會兒。瞅…See More
Aug 9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參孫和德萊拉 2

“你可以這麼說,”她斷斷續續地回答,“你可以這麼說,那簡直太容易了。我的名字,方圓十裏的人都知道,而且受到尊重。可我不認識你。”她的聲音慢慢變得挖苦起來:“我不能說認識你,你對我來說純粹是個陌生人,而且我也確信,今晚之前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你。”她話語暢快,帶著譏諷的口吻。“不,你見過的,”男人令人信服地答道,“不,你見過的。你的姓就是我的姓,那個姑娘瑪麗安是我的姑娘,她是我的女兒。你毫無疑問是我的妻子,就像我的確是威利·南克威斯一樣。”他說著,好像這是件公認的事實。他的臉非常漂亮,帶有一種奇異的警覺,神情從容自若,這令她大為光火。“你這惡棍!”她說道,“你這惡棍,來這房子竟敢跟我撒潑。你這惡棍,你這徹頭徹尾的無賴!”他望著她。“啊,”他不動聲色地說,“還有嗎?”在她面前他有些不安,只是他並不怕她。他身上有種讓人莫測高深的東西,就像他那寶石般明亮深邃的眼睛一樣。她怒氣沖沖,威脅地走近他。“你從這房子出去!”——她突然發瘋似地跺著腳。“馬上走!”他註視著她,知道她要發起攻擊。“不,”他說,話語中隱含著強調的意味。“我告訴你,我要歇在這兒。”他畏怯她的性格,可這並不能改變什麼。她渾身顫抖著,黃…See More
Aug 4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參孫和德萊拉 1

從帕森斯開往聖加斯廷帕威的汽車上下來一個男人,他轉向北方,朝北極星的方向往山上走去。此時才僅僅6點半,可是星星已布滿天空。一陣冷風從海面吹來,峭壁下面的燈塔在剛降臨的夜幕裏明亮而有節奏地閃爍著。男人孤身一人。他毫不猶豫地趕著路,不時帶著謹慎的好奇東張西望。高聳、廢棄了的錫礦發電站,在夜色中時隱時現,似昔日文明的殘跡。礦工的小屋雜亂無序地散布在山上,黑暗中,屋裏的燈光孤寂地眨巴著,如同這凱爾特人夜的寂寞。參孫和德萊拉:均為《聖經》人物。參孫以身強力大著稱。德萊拉是其情婦。參孫被她出賣。…See More
Jul 2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4

這真把保羅嚇壞了。他跟家庭教師學習拉丁語、希臘語,可緊張激烈的時間是跟巴塞特一起度過的。“大民族”賽馬會已成為過去:他還沒有“知道”,並且輸了100鎊。暑期即將到來,他極為心焦地等著“林肯”賽馬會。可即使是“林肯”賽馬會,他也不“知道”,他又賠了350鎊。他眼神瘋狂、怪異,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爆炸了。“不要管他了,孩子!別操心這件事了!”奧斯卡舅舅力勸道。可這孩子對舅舅的勸說充耳不聞。“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孩子重覆道,大大的藍眼睛裏閃爍著瘋狂的火焰。媽媽開始註意到了他的緊張不安。“你最好到海濱去玩玩。難道你不願意現在到海濱去,而在這裏空等?我覺得你最好去。”她說著,不安地低頭看著他,心情異常沈重。可男孩揚起那充滿神秘感的藍眼睛。“‘達比’賽馬會以前我不可能去,媽媽!”他說,“我不可能去!”“為什麼不能?”她說道。遇到反對時,她的聲音便陰沈嚴肅起來。“為什麼不能?你從海濱仍然能跟奧斯卡舅舅去看‘達比’賽馬,要是你願意的話。你根本沒必要在這兒等。再說,我覺得你太關心賽馬比賽了,這是個壞兆頭。我的家族,曾經熱衷於賭博。你長大後就會知道它有多大的危害。它有害無…See More
Apr 29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3

他們又開車回家。果然,巴塞特到花房拿出面值1500鎊的紙幣。“舅舅,你瞧,我有把握的時候,一切都好!接下來我們繼續拚命幹,錢就會越來越多,是不是,巴塞特?”“是這樣,保羅少爺。”“那你什麼時候有把握?”舅舅問語中帶著笑意。“噢,嗯,有時我完全有把握,像賭‘黃水仙’時,”孩子說,“而有時我僅有個想法,還有的時候我甚至連想法都沒有,是不是,巴賽特?那時,我們就很謹慎,因為多半會輸。”“是這樣的,是的!那你有把握的時候,像賭黃水仙的時候,小家夥,什麼使你覺得有把握呢?”“噢,嗯,我不知道,”男孩不安地說,“可你知道,我有把握的,舅舅,就這些。”“他就像得到了神諭一樣,先生。”巴塞特重申道。“我倒該這麼說。”舅舅說。舅舅成了合夥人。當裏格賽馬開始時,保羅對一匹叫“霹靂”的馬很有“把握”,這是微不足道的一匹馬。孩子堅持押1000鎊賭這匹馬,巴塞特押500鎊,而奧斯卡·克利斯威爾押了200鎊。結果,“霹靂”跑了第一,賠率為1賠10。保羅贏了1萬英鎊。“你瞧,”他說,“我對它完全有把握。”甚至連奧斯卡·克利斯威爾也凈得2000鎊。“嘿,孩子,”他說,“這種事讓我太激動了。”“用不著,舅舅!也許過了很…See More
Apr 28

水牆 繪's Blog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4

Posted on April 27, 2017 at 9:31pm 0 Comments

這真把保羅嚇壞了。他跟家庭教師學習拉丁語、希臘語,可緊張激烈的時間是跟巴塞特一起度過的。“大民族”賽馬會已成為過去:他還沒有“知道”,並且輸了100鎊。暑期即將到來,他極為心焦地等著“林肯”賽馬會。可即使是“林肯”賽馬會,他也不“知道”,他又賠了350鎊。他眼神瘋狂、怪異,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爆炸了。

“不要管他了,孩子!別操心這件事了!”奧斯卡舅舅力勸道。可這孩子對舅舅的勸說充耳不聞。

“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孩子重覆道,大大的藍眼睛裏閃爍著瘋狂的火焰。媽媽開始註意到了他的緊張不安。

“你最好到海濱去玩玩。難道你不願意現在到海濱去,而在這裏空等?我覺得你最好去。”她說著,不安地低頭看著他,心情異常沈重。…

Continue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3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4am 0 Comments

他們又開車回家。果然,巴塞特到花房拿出面值1500鎊的紙幣。

“舅舅,你瞧,我有把握的時候,一切都好!接下來我們繼續拚命幹,錢就會越來越多,是不是,巴塞特?”

“是這樣,保羅少爺。”

“那你什麼時候有把握?”舅舅問語中帶著笑意。

“噢,嗯,有時我完全有把握,像賭‘黃水仙’時,”孩子說,“而有時我僅有個想法,還有的時候我甚至連想法都沒有,是不是,巴賽特?那時,我們就很謹慎,因為多半會輸。”

“是這樣的,是的!那你有把握的時候,像賭黃水仙的時候,小家夥,什麼使你覺得有把握呢?”…

Continue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2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3am 0 Comments

奧斯卡·克利斯威爾從巴賽特那兒明白了一切。

“保羅少爺來問我,所以我只好告訴他,先生。”巴賽特說,他的臉異乎尋常地嚴肅,就像在談論宗教教義。

“他在看好的馬上押註了嗎?”

“嗯——我不想泄露他的秘密——他是個年輕的好手,是條好漢,先生。要是你不介意的話,你自己去問他好嗎?他從中得到了樂趣,也許他會覺得我在泄露他的秘密,先生。”巴賽特像教堂一樣肅穆。

舅舅回到外甥那兒,用汽車載著他出去兜風。

“嗨,保羅,老朋友,你下註賭過馬嗎?”舅舅問道。…

Continue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1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3am 0 Comments

有那麼一個女人,美麗漂亮,上帝把一切的好東西幾乎都賜給了她,然而她卻沒有運氣。她為愛情而結婚,而這愛情變成了灰燼。她有美麗健康的孩子,然而她覺得那是強加於身的,不能去愛他們。他們也冷漠地瞧著她,好像在挑她的毛病。她驚慌失措地要去掩蓋一些缺點,卻不知道該掩蓋些什麼。孩子們在眼前時,她總覺得心底裏湧起一股莫名的感受。這使她很惱火,但外表上仍很溫柔,為孩子們操心,似乎非常愛他們。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內心深處有塊小小的冷酷的地方,那裏感受不到愛,不,根本就不愛任何人。別人總是這麼說她:“她真是個好母親。她很愛她的孩子們。”只有她自己和孩子們清楚,事實並非這樣。他們可以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到這一點。

家中有一個男孩和兩個女孩。他們住在一棟帶有花園的舒適的房子裏,有盡職盡責的仆人服侍著,覺得比鄰近任何人都優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