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勢 紀
  • Male
  • 八打靈十九區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心勢 紀'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Suyuu
  • 比雷艾弗斯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心勢 紀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心勢 紀's Page

Latest Activity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4)

傅生走到李小妮房門口,說,一指叫我們去泡吧。李小妮說,一指我不去。傅生就非常意外,說,你和一指不是朋友嗎。李小妮說,朋友是朋友,但是我不去。傅生若說,那麼,我也不去。也許就有故事了,但傅生一個人去了。時光酒吧就在南面不遠的一條小巷里,去的通常是一些北大的學生,一指也經常光顧那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高談闊論詩歌什麼的,他的下半身寫作大概就是在那兒扯淡扯出來的。一指見了傅生,說,李小妮呢傅生說,我正要問你,她一聽說是你,就不來。一指“呵呵,呵呵”了四下,以示他們的關系就是這麼含糊不清的,傅生也就沒興趣問了。一指說,今晚我特無聊。傅生說,無聊就寫詩。一指說,寫詩是手淫,今晚我想做愛。傅生不知道怎樣續他的話題,只好翻兩下眼白,表示他是一個白癡,不懂。一指說,你怎麼還是這副死相,跟女人同居了那麼些天,也一點改進沒有,李小妮跟你真的沒有一點事傅生說,沒有。一指說,晚上我去跟李小妮睡覺,你沒意見吧。傅生說,沒意見。一指說,那麼走吧,我們倆個沒什麼好聊的。一指和李小妮其實平淡得很,互相聊了幾句天,一指就到了傅生房間,說,今晚我睡你這兒了。傅生說,你不是來跟她睡嗎一指說,說著玩的,哪能當真不一會,一指就…See More
Apr 5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3)

不過,席夢思床傅生還是替她買了。李小妮的回報也是豐厚的,她看見傅生房間里堆滿了臟衣服,床上的被子也像是垃圾堆里撿來的,一點也不像白領的生活,就幹起了通常妻子才幹的活,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以前可能從未幫人洗過衣服,洗著傅生的臟衣服時,仿佛觸摸到了傅生的身體,就有了一種親近、溫暖的感覺,她大概就是在替傅生洗衣服時,覺得愛上傅生了。傅生肯定不知道李小妮洗一次衣服,會有這樣的感覺。對他來說,除了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似乎只是他和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網上聊天的一個話題,自從李小妮與過客同居一屋,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對她就充滿了興趣,不停地要過客描述她的長相。過客說,我不是作家,我沒有肖像描寫的能力。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教導說,你就像作家那樣,使用比喻嗎。過客就試著使用比喻,但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出李小妮究竟像什麼,過客說,我確實不是作家,我不會使用比喻,她大概像個女人吧。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又問,你們互相有交往嗎。過客說,有啊,我幫她買床,她幫我洗衣服。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氣死了!氣死了!你怎麼能幫她買床,她怎麼能幫你洗衣服。你應該幫我買床,我應該幫你洗衣服。過客說,你買床幹嗎,你不是浮 在空中嗎。一條浮…See More
Feb 23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2)

傅生說,一指寫詩,我以為你們是詩友。李小妮又堅定說,不是。傅生就不問了。回房關了房門,平時 他是連門也懶得關的,現在他把房門關上了,顯然他意識到了李小妮的存在,他是和一位叫李小妮的女人同居一屋了,這個據一指說你想搞,也可以搞的女人,他還不知道跟她如何相處。有點恍惚,有點莫名其妙,但也有點興奮,畢竟李小妮是個女人,而且又那麼陌生。傅生突然覺得房間變大了,充滿了他和李小妮的各種可能性。這感覺是一種傅生喜歡的感覺,便上網找一條浮…See More
Feb 21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1)

一 過客顯然是一個成熟的網蟲,在他看來,網絡是一個比夢更遙遠的地方,大概它就是天堂,起碼它離天堂比較近,或許就十公里,相當於從中關村到西直門,乘公共汽車一小時內便可到達。所以當一條浮在空中的魚想從杭州趕來,與他見面,過客謝絕了。過客說,我們這樣呆在網上,不是已經很好,見面就免了吧。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不能免,我想見你。過客說,還是免了吧。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你不想見我過客說,我你說的我,究竟指什麼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不要咬文嚼字好嗎我就是我,我想見你,我愛你。過客說,我也愛你,可是我是誰我是過客,過客是誰過客是兩個漢字。我就是兩個漢字,我應該仰著臉對同樣是漢字的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我愛你。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你是誰你是神經病。也不見得過客就是神經病,也許過客是有道理的,哲學家們早就把人分成了兩部分:肉體和靈魂。並且根據這種邏輯,人類又制造出了電腦,也分成兩部分:硬件和軟件。以前,過客對這種分法不甚了了。但電腦的誕生反過來強有力地證明了哲學家們是對的,是偉大的,人是分成肉體和靈魂兩部分的。過客關了那個叫OICQ的聊天工具,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他看見的是自己的下半身,一條浮…See More
Feb 5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4)

從校門口到劉非家,並不遠,糟糕的是出租車里出來又要淋一段路的雨,若是早知又要淋雨,鄭君是肯定不去了。而且劉非看見柳如是邊上還有一個人,臉上的表情也像淋了雨似的,朝著柳如是問,他是……,柳如是鄭重介紹了,劉非“哦、哦”兩聲,也不客氣一下,便將鄭君晾在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柳如是莫名其妙地談起自己的新著,柳如是不停地點頭,很是恭敬地仰臉聽著,鄭君一邊坐著,感覺著頭上身上的雨滲進了身體,忍不住狠狠打了一個噴嚏。劉非似乎被噴嚏嚇著了,才將目光從柳如是臉上放下來,鄭君捏捏鼻子,趕緊道歉說,對不起,劉教授,我可能被雨淋感冒了。沒關系。劉非默一會,又補充說,打噴嚏其實是一種美,一種道家的忘乎所以的美。忘乎所以,真是妙極了。鄭君記得這話好像誰說過的。噴嚏或許是醒腦的,劉非讚美完噴嚏之美,對打噴嚏的人也客氣了些,問,你發過哪些作品鄭君說發過一些。柳如是接著說,他的小說,馬教授作為范文,向我們推薦過。就是我們系的馬教授劉非吃驚道。嗯。劉非這才正眼看了幾下鄭君,說,不好意思,這幾年我很少看小說,不了解像你這樣的後起之秀。鄭君說,我哪兒是什麼後起之秀。劉非熱情說,今天考得怎麼樣不怎麼樣。為什麼考題不難麼。考題是…See More
Jan 31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3)

幸福的大學生活,飯後當然是要散步了。柳如是帶著鄭君在M大學的校園里並排走起來,聊的話題也是只有學生才有的,考試。應該說鄭君很像一個學生了。鄭君說,你猜我早上怎麼論述道德建設在市場經濟建設中的重要性不等柳如是來猜,鄭君就自己回答: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焉。柳如是聽了,很是開心地笑個不停,鄭君看著她笑,雖然自己像個講笑話的老手,沒笑,但自我感覺很好,覺著考試也是很好玩的。但是天氣不那麼好玩,又開始下雨了,好像成心要驅趕他們似的,唰啦啦的雨點就密集起來。鄭君和柳如是只得就近躲到一幢教學樓的門前,經這雨一淋,就像頑皮的學生經了教授的一頓訓斥,說話的氣氛也就嚴肅了些,柳如是抹抹沾了雨滴的發絲說,其實考試不能開玩笑的,這樣你要吃大鴨蛋的。鄭君說,不開個玩笑,我真沒耐心把它們考完,我想作家班主要應該看作品,考試不要緊的。柳如是說,我聽班主任說主要是看考試呢。鄭君說,那麼我肯定考不上了。柳如是說,你一定要考上的。鄭君說,我幹麼一定要考上我已經不想讀書了,考不上也無所謂。柳如是說,那麼我們就不是同學了,多可惜啊。這倒也是,那麼……那麼……怎麼辦呢鄭君頗有悔意地看著樓外的雨,陷入了迷惘之中。柳如是說,我們上班…See More
Jan 30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2)

第二日,鄭君步入考場,看見前來赴考的女生占了大半,而且非常年輕,多數在二十歲左右,這使他感到滿意,他希望考上作家班的全是女生,男生就他一個。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將頭轉動起來,隨意瀏覽起未來的女同學,但是,還來不及判斷哪位最具可看性,考卷就發下來了,他拿過考卷,才知道今天考的是哲學。監考老師立在講台前提醒大家別忘了先寫名字和準考證號,鄭君剛要寫自己的名字,卻發現鋼筆沒水,鄭君把手高舉起來,監考老師問什麼事,鄭君晃晃手中的鋼筆,說,有沒有墨水監考老師查了查講台,說,沒有墨水。鄭君聽說沒有墨水,很開心似的,自言自語道,這不糟了考場怎麼不備墨水。考生們就都朝他看,覺著這個人真是馬大哈,還責怪考場不備墨水。這時,臨桌的女孩朝他笑了笑,輕聲說,我有筆,借你。隨即從包里搜出一枝圓珠筆給他,鄭君說,謝謝。考場便又安靜下來,一片寫字的沙沙聲。考卷的第一道題的第一小題是名詞解釋:哲學。這樣的題目,遠在中學的時候,就不止考過一次,現在又重回考場再解釋一遍哲學關於什麼,鄭君覺得甚是荒唐,哲學關於什麼哲學關於個屁。現在真還想不起課本里怎樣解釋哲學是關於什麼什麼的。鄭君就皺了眉頭,眼盯著手中的圓珠筆發呆。監考老…See More
Jan 28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1)

作家曾經是神聖的。譬如說鄭君,十六歲的時候就準備當一個作家。但是,這行業有一條古怪且古老的規則,叫作文章窮而後工,與時代潮流完全背道而馳,聰明的鄭君轉而當了晚報的記者,作家只是個業余的。在作家還神聖的時候,許多大學都特設了作家班,比如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這些中國著名的大學,爭著給一批又一批的作家和準作家們頒發文憑。後來不知怎麼的,開設作家班的就只剩下M大學一家了,而且要求已獲大專文憑的才可以考作家班,好像大專文憑是衡量是否可以成為作家的標準。鄭君二十幾歲的候,也就是作家相當神聖的時候,曾動過幾次考作家班的念頭,但鄭君不相信作家是作家班培養出來的,終於沒有去考。鄭君一位在街上開皮鞋店的朋友王朋,雖然早已和作家不搭邊兒,倒是M大學作家班畢業的。王朋現在是腰纏數十萬的小老板,從來不提自己曾經讀過作家班,曾經夢想當個作家,好像這是人生的一段恥辱。這天,鄭君來到王朋的皮鞋店,意外地問他當年讀作家班的情況,王朋似乎費了很大的勁,才總結出當年的生活,不屑道,很無聊,就是睡懶覺和想女人。鄭君說,睡懶覺然後想女人,這樣的生活挺美的。王朋說,你問這些幹什麼鄭君說,我想去考你們的作家班。…See More
Jan 26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綠蜘蛛(下)

你不會去痰盂里吐你不會到外面去吐惡心!妻還想罵下去,卻欲言又止了,一臉的怨憤。我不太理解妻幹麼反應那麼強烈,不就是一口痰。你嚷嚷什麼,我自然會擦掉的。當我拿草紙要擦,奇跡出現了,我看見地板上的綠痰蠢蠢挪動著,已經挪開一段距離,原來的位置毫無痕跡。細看那口挪動的濃痰竟是一只碩大的綠蜘蛛,圓形肚子,八只長腿,肚子比家蜘蛛要來的小,腿比家蜘蛛要來得長,樣子比家蜘蛛要美麗得多。這是一種劇毒的山蜘蛛。多年前我和妻子初次約會,去南山春遊曾經見過,當時妻子驚訝於它的美麗,竟想捉來制成標本以示紀念。但畢竟懼怕它的劇毒,不敢去捉。現在這種美麗的結網動物竟然從我嘴里吐出,使我驚訝不已,連連後腿,急急回頭告妻子道,蜘蛛,綠蜘蛛,我吐出一只綠蜘蛛。我的慌亂根本沒有引起妻子的注意,我幹脆上前推她,蜘蛛,我真吐出一只綠蜘蛛。妻甩開我推她的手,低吼,神經病。你吐出一口痰,一口比蜘蛛更令人嘔心一百倍的痰,你給我擦掉。你看地板上有痰沒有。我說得很委屈,妻便順了目光,去察看地板,我趕緊自覺跟著去看地板,綠蜘蛛在地板上八只長腿一張一弛,似乎很有目的地朝某個方向挪動著。我又提醒道,蜘蛛,綠蜘蛛。妻呆呆看了一會,收回目光,惡我…See More
Jan 23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綠蜘蛛(上)

那夜,我傷感得象流水一樣,漫無頭緒地想著平乏而冗長的住事。這種時候,按古典原則,應當倚窗若有所思,據說這是美麗的。推開窗戶一股冷風尋找歸宿似的撲面而來,我因此打一個不大不小的噴嚏,並隨口罵一句他媽的,然後燃一支卷煙,雙肘支窗台上,煞有介事地將煙霧吹成圈狀吐出去。你看什麼妻的目光離開她盯了幾小時之久的電視屏幕,很敏感地關注起我的後腦勺。沒看什麼。確實沒看什麼,窗外除了黑夜,一無所有。不過我還是準備倚下去,我並不想看什麼。沒想什麼妻的聲音忽然惶惑不安起來,她就忌諱我倚窗,以為這種姿勢便是懷舊。我感到被懷疑的不快,掏出煙卷再度燃上,煙蒂在窗口明暗交接處紅光一閃一閃,風從黑夜深處吹來,這個叫作家的房間就冷了。遠了。妻在很遠的房間那邊,貓沙發里漫不經心看早看過數百遍的電視廣告,××××,中外合資,溫柔得好體貼。狗屁。我把煙蒂狠狠扔出去,仿佛是扔到電視里那個性感的廣告女人嘴上,很解氣。你罵什麼我罵狗屁。神經病!某個有中國史三倍那麼長五倍那麼反胃的電視劇又按時開始了。快來看,快來,真的很好看。妻興奮地發出邀請,我回頭看妻的表情,知道她邀我看電視的真實意圖,越發感到不快,但是我還是去看電視了,若再倚下…See More
Jan 22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史嘯虎:德黑蘭的文化生活(下)

伊朗人是很喜歡體育的。如伊朗足球,到今天仍然是亞洲的一支勁旅。但當時伊朗對於體育比賽的很多項目類別卻進行限制,觀看體育比賽也有嚴格限制。比如,男子項目只能由男人觀看,女性觀看是不被允許的。反過來也是一樣。再如,女性的體育項目,如球類、田徑及所有可能會讓女性裸露皮膚的體育項目也都是被禁止開展的。伊朗女性除了無須更換衣物,甚至連頭巾也無須取下的射擊類項目,可能再也沒有什麼體育項目可以一展身姿了。所以,那段時間能在伊朗觀賞到一場體育比賽,對我們這些外國人來說,不啻是一種奢侈。但於我而言,有時想愜意痛快地看一場喜歡的體育比賽卻並不容易。記得1991年初我太太來伊朗後沒多久,正好碰上中國手球隊訪問伊朗。中國國家手球隊的5號主力叫宋安文,全國青聯委員,也是我的好朋友。得知這個消息後,我決定帶到德黑蘭後一直悶在家里幾乎憋出病來的太太去看中國隊與伊朗隊的手球比賽,心想中國手球水平不低,手球比賽競爭性和觀賞性也很強,肯定值得一看,而且,要是再能一睹老朋友宋安文的矯健球技和風采,豈不是更好?(後來才得知那次是中國青年手球隊訪問伊朗,當然那次是不可能看到宋安文的——作者注)於是,在從大使館文化處搞到兩張座位…See More
Jan 20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史嘯虎:德黑蘭的文化生活(中)

那年下半年,我接到駐伊朗大使館通知開會。會上有使館禮賓官員忠告我們今後開車攜夫人出門時,夫人即便在關上車窗的車內也必須紮上頭巾,不能因圖舒適和涼快而取下。因為使館剛收到伊朗外交部的一份照會,上列有一長串違章案例,說有一些掛著中國外交牌照的汽車在何時何地被發現里面坐的女士沒有紮頭巾,裸露著頭發。照會要求中方督促改進,雲雲。聽到這個消息,我大吃一驚:我太太確實是偶爾有過這種情況,因為她習慣上車後再系頭巾。這麼做也算違規了?而且伊方是怎麼觀察到的呢?後在傳看這份照會所附名錄時,我果然看到了在這一名錄中就有我平時所開的那輛深紅色本田雅閣汽車的牌號,且被發現的時間地點就在前不久我的住所附近。自那以後,我太太吸取了教訓,每次開車離家前在院子里就規規矩矩地先系好頭巾,然後再坐上汽車出門去,盡管很多時候上車時即便開了空調,停在露天院子里汽車內的溫度也都熱得燙人。其實,我太太還是很喜歡紮頭巾的。原因除了尊重當地伊斯蘭風俗外,就是她喜歡紮上頭巾後顯露出來的那種與平時不一樣的味道。她從國內帶出來幾條真絲圍巾,還有好幾條從德黑蘭和俄羅斯買的織有不同顏色和圖案帶有異國風情的毛織或化纖頭巾。當然,自那以後,每次出…See More
Jan 19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史嘯虎:德黑蘭的文化生活(上)

此文選自《我在伊朗下圍棋》一書第一章第一節,主要談伊朗伊斯蘭革命後在文化上推行的政策及其對伊朗人生活的影響。有意思的是,這種生活方式顯然為大多數伊朗人,尤其是中低階層人所接受,當然,中產階層和部分知識分子除外。好在現在的伊朗自魯梅尼就任總統以來也開始在慢慢地發生變化,管制開始放松了。 我是一個不喜歡寂寞的人。 我記得,從北京抵達德黑蘭機場下了飛機後,坐在接我的汽車後座好奇地觀賞德黑蘭夜景時(飛機要飛8個小時,但德黑蘭與北京時差4個小時,也就是說我北京時間晚上7點從北京登機,當晚德黑蘭時間約11點鐘即可抵達——作者注),出於對自己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就要生活其中的城市的好奇,就曾問過前面正在開車、也是專門到機場去接我的駐伊使館經濟參贊處二等秘書王超先生說, “德黑蘭的文娛生活如何?”…See More
Jan 17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施展:“何謂中國”與當下身份焦慮(下)

中小規模的國家,僅僅靠外部世界的經濟拉動,便可被整體性地拉動起來;中國倘若只靠外部拉動,僅會被局部性地拉動起來,也就是諸如上海、廣州之類的口岸地區,它們和紐約、倫敦的聯系,會遠遠大於它們與幾百里之外中國鄉村的聯系。這是19世紀後期、20世紀前中期的現實歷史。這些被拉動出來的飛地經濟與社會,與那些無法被外部拉動的龐大鄉村地區,會形成深刻的撕裂;這樣的發展是不可持續的,一定會導致劇烈的內在沖突,乃至於內戰。所以,中國這種超大規模的國家要完成現代轉型,必須要先實現政治整合,然後才能讓這個國家整體性地加入世界經濟體系,並且把中國的巨量人口轉化為競爭優勢;這個步驟如若走反,就會在內在撕裂中吞噬掉各種局部性的發展。要實現政治整合,革命就是繞不開的選項;革命的代價巨大,但超大規模國家要實現現代轉型,幾乎無法避免。這就有了20世紀中國跌宕起伏的革命歷程。實現了自我整合的後革命時代的中國,在進入開放的世界經濟體系後,其超大規模人口終於煥發出巨大的力量,成就了難以想象的經濟奇跡,深刻地改變了全球的經貿結構,全球政治秩序、經濟秩序乃至社會秩序在此過程中出現失衡。中國因其超大規模性,對化解這種失衡有著特殊的責…See More
Jan 13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施展:“何謂中國”與當下身份焦慮(中)

很多軸心文明在歷史過程中都喪失了自己的政治載體,但東亞的軸心文明卻一直有中華帝國作為其政治載體,並由此衍生出一系列歷史效應。之所以會有這種差異,根本上來說,是因為中國的超大規模性。超大規模首先體現在中原地區的龐大人口與財富上,其規模達到如此程度,以至於在第一個千禧年過後,朝廷(中央)所能低成本汲取的資源超過了任何地方性勢力的抗拒能力,此後中國再無長時期的分裂現象出現,於是就有了國人經常說的“唯一歷史未曾中斷而延續至今的文明古國”。其延續性的根基並不僅僅在於其文明的韌性,更在於超大規模所帶來的軍事與財政邏輯。說得更準確點,一個龐大政治體的自我維持,與軸心文明的存續,是兩個獨立的邏輯,並不能相互解釋,但是相互有需求。這個文明在其復蓋區域內始終可以找到一個獨大強國作為其載體,該強國則始終可以該文明作為自己的身份識別標誌。而在其他文明區域內,由於沒有這種超大規模,沒有足夠的可供低成本汲取的資源,因此能夠壓制各種地方性力量的獨大強國就很難持續存在;也因此,若幹彼此相持不下的強國,便不會以文明作為自己的根本身份標誌,以免混同於其他國家。中國軸心文明的擔綱者在古代的流轉,最終必會落在起自農?牧過渡地…See More
Jan 11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施展:“何謂中國”與當下身份焦慮(上)

最近幾年,中國興起了歷史熱。圖書市場上出現了大量從各種視角重寫中國史的著作,既有國人的著作,也有譯著;既有傳統式的史學著述,也有跨學科的歷史研究,並且往往都出人意料的大賣。做一個簡單的梳理,可以看到如下有代表性的著作與學術努力。趙汀陽先生在《天下體系》《惠此中國》等著作中對於“天下”觀進行了著力闡發,力圖在傳統中發掘出現代中國的普遍主義視野之可能性,許紀霖先生也曾在多篇論文中做過相近的努力;但是對於“天下”觀念的再發掘,忽視了塞北、西域等地區並不是由儒家文化主導,因此對這些邊疆地區的說服力和解釋力可能會遇到困難(近年可看到許紀霖先生有了對於邊疆問題的大量關注),並且從觀念到觀念的敘事,也會流於空泛。葛兆光先生在《宅茲中國》《想象的異域》等著作中通過對周邊朝貢國史料的挖掘,呈現出從周邊看中國的不同視角,對於純粹基於中原的秩序想象是一個很大的思想刺激;但這種視角同樣將遇到“天下”體系所會遭遇的質疑。姚大力先生、羅新先生的諸多著作,從草原史、內亞視角開啟了不同於中原視角的中國史反思;這種反思非常有啟發性,但對於內亞與中原的歷史共性何在,尚需給出更進一步的解釋。王柯先生在《民族與國家:中國多民…See More
Jan 8

心勢 紀's Blog

吳玄:誰的身體(4)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7pm 0 Comments

傅生走到李小妮房門口,說,一指叫我們去泡吧。

李小妮說,一指我不去。

傅生就非常意外,說,你和一指不是朋友嗎。

李小妮說,朋友是朋友,但是我不去。

傅生若說,那麼,我也不去。也許就有故事了,但傅生一個人去了。時光酒吧就在南面不遠的一條小巷里,去的通常是一些北大的學生,一指也經常光顧那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高談闊論詩歌什麼的,他的下半身寫作大概就是在那兒扯淡扯出來的。一指見了傅生,說,李小妮呢傅生說,我正要問你,她一聽說是你,就不來。一指“呵呵,呵呵”了四下,以示他們的關系就是這麼含糊不清的,傅生也就沒興趣問了。…

Continue

吳玄:誰的身體(3)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6pm 0 Comments

不過,席夢思床傅生還是替她買了。李小妮的回報也是豐厚的,她看見傅生房間里堆滿了臟衣服,床上的被子也像是垃圾堆里撿來的,一點也不像白領的生活,就幹起了通常妻子才幹的活,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以前可能從未幫人洗過衣服,洗著傅生的臟衣服時,仿佛觸摸到了傅生的身體,就有了一種親近、溫暖的感覺,她大概就是在替傅生洗衣服時,覺得愛上傅生了。

傅生肯定不知道李小妮洗一次衣服,會有這樣的感覺。對他來說,除了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似乎只是他和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網上聊天的一個話題,自從李小妮與過客同居一屋,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對她就充滿了興趣,不停地要過客描述她的長相。過客說,

我不是作家,我沒有肖像描寫的能力。

一條浮…

Continue

吳玄:誰的身體(2)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6pm 0 Comments

傅生說,一指寫詩,我以為你們是詩友。

李小妮又堅定說,不是。

傅生就不問了。回房關了房門,平時 他是連門也懶得關的,現在他把房門關上了,顯然他意識到了李小妮的存在,他是和一位叫李小妮的女人同居一屋了,這個據一指說你想搞,也可以搞的女人,他還不知道跟她如何相處。有點恍惚,有點莫名其妙,但也有點興奮,畢竟李小妮是個女人,而且又那麼陌生。傅生突然覺得房間變大了,充滿了他和李小妮的各種可能性。這感覺是一種傅生喜歡的感覺,便上網找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一說,不對,說一說的應該是過客了。

過客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和一個女人同居一屋了。…

Continue

吳玄:誰的身體(1)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15pm 0 Comments

 

過客顯然是一個成熟的網蟲,在他看來,網絡是一個比夢更遙遠的地方,大概它就是天堂,起碼它離天堂比較近,或許就十公里,相當於從中關村到西直門,乘公共汽車一小時內便可到達。所以當一條浮在空中的魚想從杭州趕來,與他見面,過客謝絕了。

過客說,我們這樣呆在網上,不是已經很好,見面就免了吧。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不能免,我想見你。

過客說,還是免了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