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勢 紀
  • Male
  • 八打靈十九區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心勢 紀'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Suyuu
  • 比雷艾弗斯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心勢 紀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心勢 紀's Page

Latest Activity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門外少年(3)

哼著哼著,似乎哼到了其中的味兒,聲音越來越高,調子越來越長,腦瓜越來越糊,回聲越來越勾人神思,一時竟全都恍恍惚惚,只覺體內漲滿了尿,不得不掏出那玩藝兒撒。幾十道尿流於是淩空而下,急急的,細細的,被陽光照得耀眼,到半壁散作珠玉,一粒粒歡快地掉進深不可測的烏暗。阿旺抖抖剩余的尿滴,看看旁邊的小石,還不停地細水長流,羨慕得哇哇大叫小石尿泡真大。小石頗自得,說:“誰像眨眼你,那麼一點點。”阿旺隨即反嘲:“尿多也吹,鳥大猛吹吹,別人笑話也不臉紅。”“比那,你個眨眼還不夠雞啄一口。”“比,比。”娃子們晃蕩自家的小東西,先後腫起來,互相看,較來較去,到底小石的大。阿旺不服,碎一口唾沫:“那點算鳥,米燕他爸的才大。”“你看見了”“當然,不看見講鳥,他蹲糞房上拉屎,掛下來那麼大那麼長。”阿旺雙手比比長度,又彎掌比擬大小。娃子們哄笑。“怪不得眨眼,這破東西看了,一輩子倒楣,你再也長不高嘍。”哈哈哈哈哈哈。男娃的秘密叫草坪內的女娃看見,都掩了臉嘻笑,肩膀抖抖的像鳥的翅膀。男娃正在興頭,又見女娃挑逗,心里只有一個字:抓。遂猛撲過去。灌木叢一躍而過,是飛。男娃和女娃混作一堆,亂抓亂摸,噫呀噫呀地喊叫和呻吟,在草…See More
20 hours ago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門外少年(2)

每逢這種時候,娃子們都遠遠避他,讓他一個人坐石背上木楞,議論議論自然就少不了。…See More
Aug 9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門外少年(1)

一 這地方很荒僻。在大山深處,山上田園少野地多,草木低短,卻很茂盛,一坡一坡綠得逼眼。由於在南方,又有不少綠色常年不雕,不愧為一個食草類動物的好處所。村子里牛多是順理成章的事,五十來戶人家牧一百多頭黃牛,戶均兩頭多,照目前的說法,滿可以叫養牛專業村。村里的男女婚嫁之前,一律是牛娃。娃子們八九歲光景,大多上過幾天學堂,也就是村口的土地廟,敬神與讀書合用,燃著香火的神龕下擺五六張桌子,一面壁上拿油漆刷成一塊黑板,老師村里也現成的,即“老秀才”福田。福田每年臨開學逐家逐戶動員過去,娃子們新鮮,開學那天,搬了自家的凳子,爭先恐後去爭座位,滿滿擠了一廟,趴桌子上伸長細脖子圓了眼睛看福田在黑板上畫a o e ,福田轉身念:a o e ,娃子們便漲紅了嫩臉跟著:a o e a o e a o e a o…See More
Aug 5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9)

傅生本來是不想當個騙子,冒著被一指臭罵的風險才說這些的,結果卻成了幽默大師。看來他要證明自己是過客,是沒希望了。原來網絡時代的愛情,身體是可以隨便替換的。傅生看看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又看看一指,就同樣開心地笑起來。後面的事情就沒意思了。事實上,傅生無法證明自己是過客,一點也不幽默,他一直以為自己是過客的,而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竟不承認他是過客,那麼他是誰傅生就有點接近魯迅先生的過客了,因為魯先生的過客頭等難題也是不知道他是誰。但傅生活在信息時代,到底比魯先生的過客幸運,他的前面不是墳,而是電腦。可這個夜晚,電腦跟墳似乎也沒有太大差別,失去了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過客就成了流浪漢,摁著比巴掌還小的鼠標,艱難地在無數的網站間踉蹌而行,連討杯水喝的可能也沒有,而那些地方就像魯迅說的,就沒一處沒有名目,沒一處沒有地主,沒一處沒有皮面的笑客,沒一處沒有眶外的眼淚。過客憎惡他們,過客不想去。傅生就對著電腦發木。忽然,一指的床響了,接著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就“過客,過客”地叫喚起來,傅生從椅子里彈了起來,但即刻又坐了回去,一會,一條浮…See More
Jul 28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8)

五 傅生看見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的時候,似乎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其實他應該想到一指會把她帶回來的,看著這個那麼陌生的女人,而他們在網上居然談了那麼長時間的戀愛,傅生覺得有點可笑,更可笑的是現在她和一指在一起,好像很親蜜了。一指也出乎意料地變了一個人,這麼個光頭和寫著“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的白汗衫,顯然是刻意為她而備的,這樣就是過客了嗎傅生覺著倒更像個流氓。傅生忍不住就笑起來。一指介紹說,我的同屋,他叫傅生,是位電腦專家。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點了頭說,你好。傅生說,你好。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你是剛搬來的吧。傅生說,不是的,我一直住這兒。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就詫異地看了一眼一指,一指不知道她幹嗎詫異地看他,就莫名其妙地看著傅生,傅生才發覺自己說漏了嘴,但也不知道怎樣彌補,便禮貌地點點頭,躲回房間了。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你不是告訴過我,你跟一個女人同居一屋。是嗎一指說,一指說完馬上想,傅生這傻瓜,連這種事也告訴她。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你告訴我,那女人剛剛搬走,他才搬來的。一指說,是的。一條浮…See More
Jul 25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7)

過客說,什麼辦法?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其實很簡單,只要你一見到我,就會從她的身邊離開的。過客說,你就因為這個要見我,她不是已經走了。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當然不是,我想你都快瘋了。你這個傻瓜,知道嗎明天見,罷罷。                                                                                                               …See More
Jun 25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6)

李小妮說,你不高興了傅生也不想明確表示不高興,李小妮想試探一下,又重復一遍“我雖然跟別人做愛,但我愛的依然是你”,我說的不錯吧。傅生說,行了,行了。李小妮討了個沒趣,就悶悶地離開了。李小妮感到傅生對他並不在意,偷偷流了一回淚,忍著二日不理傅生。可是李小妮白忍了,傅生根本沒有感覺。到第三日,李小妮實在不想忍了,她必須問個明白。…See More
Jun 3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5)

李小妮說,她比我好嗎傅生說,不知道,沒法比。李小妮說,她叫什麼傅生說,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李小妮說,好怪啊,她是幹什麼的傅生說,不知道。李小妮說,她浮…See More
May 19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4)

傅生走到李小妮房門口,說,一指叫我們去泡吧。李小妮說,一指我不去。傅生就非常意外,說,你和一指不是朋友嗎。李小妮說,朋友是朋友,但是我不去。傅生若說,那麼,我也不去。也許就有故事了,但傅生一個人去了。時光酒吧就在南面不遠的一條小巷里,去的通常是一些北大的學生,一指也經常光顧那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高談闊論詩歌什麼的,他的下半身寫作大概就是在那兒扯淡扯出來的。一指見了傅生,說,李小妮呢傅生說,我正要問你,她一聽說是你,就不來。一指“呵呵,呵呵”了四下,以示他們的關系就是這麼含糊不清的,傅生也就沒興趣問了。一指說,今晚我特無聊。傅生說,無聊就寫詩。一指說,寫詩是手淫,今晚我想做愛。傅生不知道怎樣續他的話題,只好翻兩下眼白,表示他是一個白癡,不懂。一指說,你怎麼還是這副死相,跟女人同居了那麼些天,也一點改進沒有,李小妮跟你真的沒有一點事傅生說,沒有。一指說,晚上我去跟李小妮睡覺,你沒意見吧。傅生說,沒意見。一指說,那麼走吧,我們倆個沒什麼好聊的。一指和李小妮其實平淡得很,互相聊了幾句天,一指就到了傅生房間,說,今晚我睡你這兒了。傅生說,你不是來跟她睡嗎一指說,說著玩的,哪能當真不一會,一指就…See More
Apr 5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3)

不過,席夢思床傅生還是替她買了。李小妮的回報也是豐厚的,她看見傅生房間里堆滿了臟衣服,床上的被子也像是垃圾堆里撿來的,一點也不像白領的生活,就幹起了通常妻子才幹的活,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以前可能從未幫人洗過衣服,洗著傅生的臟衣服時,仿佛觸摸到了傅生的身體,就有了一種親近、溫暖的感覺,她大概就是在替傅生洗衣服時,覺得愛上傅生了。傅生肯定不知道李小妮洗一次衣服,會有這樣的感覺。對他來說,除了幫他洗衣服,李小妮似乎只是他和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網上聊天的一個話題,自從李小妮與過客同居一屋,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對她就充滿了興趣,不停地要過客描述她的長相。過客說,我不是作家,我沒有肖像描寫的能力。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教導說,你就像作家那樣,使用比喻嗎。過客就試著使用比喻,但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出李小妮究竟像什麼,過客說,我確實不是作家,我不會使用比喻,她大概像個女人吧。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又問,你們互相有交往嗎。過客說,有啊,我幫她買床,她幫我洗衣服。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氣死了!氣死了!你怎麼能幫她買床,她怎麼能幫你洗衣服。你應該幫我買床,我應該幫你洗衣服。過客說,你買床幹嗎,你不是浮 在空中嗎。一條浮…See More
Feb 23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2)

傅生說,一指寫詩,我以為你們是詩友。李小妮又堅定說,不是。傅生就不問了。回房關了房門,平時 他是連門也懶得關的,現在他把房門關上了,顯然他意識到了李小妮的存在,他是和一位叫李小妮的女人同居一屋了,這個據一指說你想搞,也可以搞的女人,他還不知道跟她如何相處。有點恍惚,有點莫名其妙,但也有點興奮,畢竟李小妮是個女人,而且又那麼陌生。傅生突然覺得房間變大了,充滿了他和李小妮的各種可能性。這感覺是一種傅生喜歡的感覺,便上網找一條浮…See More
Feb 21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誰的身體(1)

一 過客顯然是一個成熟的網蟲,在他看來,網絡是一個比夢更遙遠的地方,大概它就是天堂,起碼它離天堂比較近,或許就十公里,相當於從中關村到西直門,乘公共汽車一小時內便可到達。所以當一條浮在空中的魚想從杭州趕來,與他見面,過客謝絕了。過客說,我們這樣呆在網上,不是已經很好,見面就免了吧。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不能免,我想見你。過客說,還是免了吧。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你不想見我過客說,我你說的我,究竟指什麼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不要咬文嚼字好嗎我就是我,我想見你,我愛你。過客說,我也愛你,可是我是誰我是過客,過客是誰過客是兩個漢字。我就是兩個漢字,我應該仰著臉對同樣是漢字的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我愛你。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你是誰你是神經病。也不見得過客就是神經病,也許過客是有道理的,哲學家們早就把人分成了兩部分:肉體和靈魂。並且根據這種邏輯,人類又制造出了電腦,也分成兩部分:硬件和軟件。以前,過客對這種分法不甚了了。但電腦的誕生反過來強有力地證明了哲學家們是對的,是偉大的,人是分成肉體和靈魂兩部分的。過客關了那個叫OICQ的聊天工具,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他看見的是自己的下半身,一條浮…See More
Feb 5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4)

從校門口到劉非家,並不遠,糟糕的是出租車里出來又要淋一段路的雨,若是早知又要淋雨,鄭君是肯定不去了。而且劉非看見柳如是邊上還有一個人,臉上的表情也像淋了雨似的,朝著柳如是問,他是……,柳如是鄭重介紹了,劉非“哦、哦”兩聲,也不客氣一下,便將鄭君晾在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柳如是莫名其妙地談起自己的新著,柳如是不停地點頭,很是恭敬地仰臉聽著,鄭君一邊坐著,感覺著頭上身上的雨滲進了身體,忍不住狠狠打了一個噴嚏。劉非似乎被噴嚏嚇著了,才將目光從柳如是臉上放下來,鄭君捏捏鼻子,趕緊道歉說,對不起,劉教授,我可能被雨淋感冒了。沒關系。劉非默一會,又補充說,打噴嚏其實是一種美,一種道家的忘乎所以的美。忘乎所以,真是妙極了。鄭君記得這話好像誰說過的。噴嚏或許是醒腦的,劉非讚美完噴嚏之美,對打噴嚏的人也客氣了些,問,你發過哪些作品鄭君說發過一些。柳如是接著說,他的小說,馬教授作為范文,向我們推薦過。就是我們系的馬教授劉非吃驚道。嗯。劉非這才正眼看了幾下鄭君,說,不好意思,這幾年我很少看小說,不了解像你這樣的後起之秀。鄭君說,我哪兒是什麼後起之秀。劉非熱情說,今天考得怎麼樣不怎麼樣。為什麼考題不難麼。考題是…See More
Jan 31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3)

幸福的大學生活,飯後當然是要散步了。柳如是帶著鄭君在M大學的校園里並排走起來,聊的話題也是只有學生才有的,考試。應該說鄭君很像一個學生了。鄭君說,你猜我早上怎麼論述道德建設在市場經濟建設中的重要性不等柳如是來猜,鄭君就自己回答: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焉。柳如是聽了,很是開心地笑個不停,鄭君看著她笑,雖然自己像個講笑話的老手,沒笑,但自我感覺很好,覺著考試也是很好玩的。但是天氣不那麼好玩,又開始下雨了,好像成心要驅趕他們似的,唰啦啦的雨點就密集起來。鄭君和柳如是只得就近躲到一幢教學樓的門前,經這雨一淋,就像頑皮的學生經了教授的一頓訓斥,說話的氣氛也就嚴肅了些,柳如是抹抹沾了雨滴的發絲說,其實考試不能開玩笑的,這樣你要吃大鴨蛋的。鄭君說,不開個玩笑,我真沒耐心把它們考完,我想作家班主要應該看作品,考試不要緊的。柳如是說,我聽班主任說主要是看考試呢。鄭君說,那麼我肯定考不上了。柳如是說,你一定要考上的。鄭君說,我幹麼一定要考上我已經不想讀書了,考不上也無所謂。柳如是說,那麼我們就不是同學了,多可惜啊。這倒也是,那麼……那麼……怎麼辦呢鄭君頗有悔意地看著樓外的雨,陷入了迷惘之中。柳如是說,我們上班…See More
Jan 30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2)

第二日,鄭君步入考場,看見前來赴考的女生占了大半,而且非常年輕,多數在二十歲左右,這使他感到滿意,他希望考上作家班的全是女生,男生就他一個。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將頭轉動起來,隨意瀏覽起未來的女同學,但是,還來不及判斷哪位最具可看性,考卷就發下來了,他拿過考卷,才知道今天考的是哲學。監考老師立在講台前提醒大家別忘了先寫名字和準考證號,鄭君剛要寫自己的名字,卻發現鋼筆沒水,鄭君把手高舉起來,監考老師問什麼事,鄭君晃晃手中的鋼筆,說,有沒有墨水監考老師查了查講台,說,沒有墨水。鄭君聽說沒有墨水,很開心似的,自言自語道,這不糟了考場怎麼不備墨水。考生們就都朝他看,覺著這個人真是馬大哈,還責怪考場不備墨水。這時,臨桌的女孩朝他笑了笑,輕聲說,我有筆,借你。隨即從包里搜出一枝圓珠筆給他,鄭君說,謝謝。考場便又安靜下來,一片寫字的沙沙聲。考卷的第一道題的第一小題是名詞解釋:哲學。這樣的題目,遠在中學的時候,就不止考過一次,現在又重回考場再解釋一遍哲學關於什麼,鄭君覺得甚是荒唐,哲學關於什麼哲學關於個屁。現在真還想不起課本里怎樣解釋哲學是關於什麼什麼的。鄭君就皺了眉頭,眼盯著手中的圓珠筆發呆。監考老…See More
Jan 28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吳玄:讀書去吧(1)

作家曾經是神聖的。譬如說鄭君,十六歲的時候就準備當一個作家。但是,這行業有一條古怪且古老的規則,叫作文章窮而後工,與時代潮流完全背道而馳,聰明的鄭君轉而當了晚報的記者,作家只是個業余的。在作家還神聖的時候,許多大學都特設了作家班,比如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京大學、武漢大學,這些中國著名的大學,爭著給一批又一批的作家和準作家們頒發文憑。後來不知怎麼的,開設作家班的就只剩下M大學一家了,而且要求已獲大專文憑的才可以考作家班,好像大專文憑是衡量是否可以成為作家的標準。鄭君二十幾歲的候,也就是作家相當神聖的時候,曾動過幾次考作家班的念頭,但鄭君不相信作家是作家班培養出來的,終於沒有去考。鄭君一位在街上開皮鞋店的朋友王朋,雖然早已和作家不搭邊兒,倒是M大學作家班畢業的。王朋現在是腰纏數十萬的小老板,從來不提自己曾經讀過作家班,曾經夢想當個作家,好像這是人生的一段恥辱。這天,鄭君來到王朋的皮鞋店,意外地問他當年讀作家班的情況,王朋似乎費了很大的勁,才總結出當年的生活,不屑道,很無聊,就是睡懶覺和想女人。鄭君說,睡懶覺然後想女人,這樣的生活挺美的。王朋說,你問這些幹什麼鄭君說,我想去考你們的作家班。…See More
Jan 26

心勢 紀's Blog

吳玄:門外少年(3)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23pm 0 Comments

哼著哼著,似乎哼到了其中的味兒,聲音越來越高,調子越來越長,腦瓜越來越糊,回聲越來越勾人神思,一時竟全都恍恍惚惚,只覺體內漲滿了尿,不得不掏出那玩藝兒撒。

幾十道尿流於是淩空而下,急急的,細細的,被陽光照得耀眼,到半壁散作珠玉,一粒粒歡快地掉進深不可測的烏暗。

阿旺抖抖剩余的尿滴,看看旁邊的小石,還不停地細水長流,羨慕得哇哇大叫小石尿泡真大。

小石頗自得,說:“誰像眨眼你,那麼一點點。”

阿旺隨即反嘲:“尿多也吹,鳥大猛吹吹,別人笑話也不臉紅。”…

Continue

吳玄:門外少年(2)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22pm 0 Comments

每逢這種時候,娃子們都遠遠避他,讓他一個人坐石背上木楞,議論議論自然就少不了。 “小石有心事。”

“我知道。”

“米燕不在。”

“這狗種真想。”

“他大嘍。”

嘿嘿嘿。

是的,他大了,十六歲,米燕十五歲,這種年齡多少有點心事的。

 …

Continue

吳玄:門外少年(1)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22pm 0 Comments

 

這地方很荒僻。在大山深處,山上田園少野地多,草木低短,卻很茂盛,一坡一坡綠得逼眼。由於在南方,又有不少綠色常年不雕,不愧為一個食草類動物的好處所。村子里牛多是順理成章的事,五十來戶人家牧一百多頭黃牛,戶均兩頭多,照目前的說法,滿可以叫養牛專業村。村里的男女婚嫁之前,一律是牛娃。

娃子們八九歲光景,大多上過幾天學堂,也就是村口的土地廟,敬神與讀書合用,燃著香火的神龕下擺五六張桌子,一面壁上拿油漆刷成一塊黑板,老師村里也現成的,即“老秀才”福田。福田每年臨開學逐家逐戶動員過去,娃子們新鮮,開學那天,搬了自家的凳子,爭先恐後去爭座位,滿滿擠了一廟,趴桌子上伸長細脖子圓了眼睛看福田在黑板上畫a o e ,福田轉身念:a o e…

Continue

吳玄:誰的身體(9)

Posted on January 20, 2018 at 5:20pm 0 Comments

傅生本來是不想當個騙子,冒著被一指臭罵的風險才說這些的,結果卻成了幽默大師。看來他要證明自己是過客,是沒希望了。原來網絡時代的愛情,身體是可以隨便替換的。傅生看看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又看看一指,就同樣開心地笑起來。

後面的事情就沒意思了。事實上,傅生無法證明自己是過客,一點也不幽默,他一直以為自己是過客的,而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竟不承認他是過客,那麼他是誰傅生就有點接近魯迅先生的過客了,因為魯先生的過客頭等難題也是不知道他是誰。但傅生活在信息時代,到底比魯先生的過客幸運,他的前面不是墳,而是電腦。可這個夜晚,電腦跟墳似乎也沒有太大差別,失去了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過客就成了流浪漢,摁著比巴掌還小的鼠標,艱難地在無數的網站間踉蹌而行,連討杯水喝的可能也沒有,而那些地方就像魯迅說的,就沒一處沒有名目,沒一處沒有地主,沒一處沒有皮面的笑客,沒一處沒有眶外的眼淚。過客憎惡他們,過客不想去。…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