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HKENT HOLIDAY
  • Male
  • Batu Pahat,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SHKENT HOLIDAY's Friends

  • Copil
  • Syota ElNid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SRESCO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TASHKENT HOLIDA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ASHKENT HOLIDAY's Page

Latest Activit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

這件寶貝的用處可大多多了:往頭上一裹,裹成上尖下圓,腦後還搭拉著一塊兒,他便是印度了。登時臉上也黑了許多,胸口上也長出一片毛兒,說話的時候,頭兒微微的搖擺,真有印度人的嫵媚勁兒。走路的時候,腿也長出一塊來,一挺一挺的象個細瘦的黑鷺鶿。嘴唇兒也發幹,時常用手指沾水去濕潤一回。把這件寶貝從頭上撤下來,往腰中一圍,當作裙子,小坡便是馬來人啦。嘴唇撅撅著,蹲在地上,用手抓著理想中的咖唎飯往嘴中送。吃完飯,把母親的胭脂偷來一小塊,把牙和嘴唇全抹紅了,作為是吃檳榔的結果;還一勁兒呸呸的往地上唾,唾出來的要是不十分紅,就特別的用胭脂在地上抹一抹。唾好了,把妹妹找了來,指著地上的紅液說:“仙!這是馬來人家。來,你當男人,你打鼓,我跳舞。”於是妹妹把空香煙筒兒拿來敲著,小坡光著胖腳,胳臂“軟中硬”的伸著,腰兒左右輕扭,跳起活兒來。跳完了,兩個蹲在一處,又抓食一回理想的咖唎飯,這回還有兩條理想的小乾魚,吃得非常辛辣而痛快。…See More
Saturda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

小坡有兩個志願,只有他的妹妹知道:當看門的印度,(新加坡的大一點的鋪戶,都有印度人看門守夜。)和當馬來巡警。據小坡看:看門守夜的印度有多麽尊嚴好看!頭上裹著大白布包頭,下面一張黑紅的大臉,掛滿長長的鬍子,高鼻子,深眼睛,看著真是又體面又有福氣。大白汗衫,上面有好幾個口袋兒,全裝著,據小坡猜,花生米,煮豌豆,小檳榔,或者還有兩塊雞蛋糕。那條大花布裙子更好看了,花紅柳綠的裹著帶毛的大黑腿,下面光著兩隻黑而亮的大腳鴨兒。一天到晚,不用操心做事,只在門前坐著看熱鬧,所閑得不了啦,才細細的串腳鴨縫兒玩。天仙宮的菩薩雖然也很體面漂亮,可是菩薩沒有這種串腳鴨縫的自由。關老爺兩旁侍立的黑白二將,黑的太黑,白的又太白,都不如看門的印度這樣威而不猛,黑得適可而止。(這自然不是小坡的話,不過他的意思是如此罷了。)…See More
Jul 12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

編者按: 本書是老舍先生創作的一部長篇童話,作品以生活在南洋的男孩小坡和他的妹妹為主人公,講述了小坡生活中的有趣故事,故事後半段完全是小坡的夢境,但也隱含了作者對南洋種種現實弊端的嘲諷。老舍在“我怎樣寫《小坡的生日》”文中說道:“希望還能再寫一兩本這樣的小書,寫這樣的書使我覺得年輕,使我快活;我願永遠作‘孩子頭兒’。對過去的一切,我不十分敬重;歷史中沒有比我們正在創造的這一段更有價值的。我愛孩子,他們是光明,他們是歷史的新頁,印著我們所不知道的事兒——我們只能向那裏望一望,可也就夠痛快的了,那裏是希望。”                                                                        …See More
Jul 11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 小議(下)

今日。 我和塔樹操同一種語言。 表達心頭的喜悅之情。他問我:“你果真回來了? ““格樹說。 沒有生命之前。 那些材料不過是一種負擔、一堆廢物。由於生命的觸摩。 材料渾然交融。 呈現為完整的美。你看。 那美在樹林里漫步。 在蔣樹的涼風裡吹笛。”六月陰雨綿綿。 他的葉子變得和雲霓一樣沈郁。如今。 他的葉叢像老人成熟的思維那樣稠密。 陽光再也找不到滲透的通道。以往他像貧苦的少女。 如今則似富貴的少婦。 心滿意足。“何用我闡明!它們以自己的喧囂、吼叫震驚天宇。它們的背負複雜性和垃圾。 壓傷了地球的胸脯。我思之再三。 不知何時是它們的極終。它們一層層壘積多少層。 一團自打多少個死結。…See More
Jul 8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小議(上)

我當時聽人們說:“今天什麽樣。 明天也就什麽樣。時間就像戴著眼罩的一頭公牛。 永遠繞著同一架榨油機轉動。 發出同一種悲慘的叫聲。這就叫創造。創造就是盲人的哭泣。”現在我明白了。 人們用非正義之火把自己未來的所有時光都燒成了灰燼。 使它變成了黑蒙蒙的顏色。 一日春天降臨。 那里就不會再萌發新葉。很久以來。 人們就準備著一個寶座。那個寶座向人們報告說。 他們的神仙將要光臨寒舍。 神仙已經出發上路了。心靈驚慌失措:“啊呀。 六層地板正在澆鑄。 材料還未備足。”曠日持久的準備當時已經毀滅。那時節。 從四面八方傳來了喊聲:“勝利了。 動物勝利了!”心靈說:“那是為什麽呀!就讓歌聲立刻停止吧!現在只有背負重擔的爭吵。 再也沒有滿懷希望的歌聲。”從童年起望著那條路。 我心里就一再感觸到歡迎曲的氣息——看到那條路在傾聽著地平線的絮語。 我就明白了。 戰車已經從彼岸出發——今天我凝望著那同一條路; 我覺得。 那里既沒有行人的語聲。 也沒有任何房舍。我叫了起來:“哎呀!那就是足跡呀!”然而。 哪兒是巨大的彩色飛車? 哪兒是莊嚴的儀仗隊?過了一段日子。 我擴展的領域越過了疆界。地盤日益擴大。 材料備足。…See More
Jun 25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 最初的悲痛

(一)我興奮不已。 逢人便問:“喂。 請告訴我哪陣風在奏樂? ”在這個無人之地。 有人突然從背後說道:“你認不出我了吧? ”我轉過身來。 望著她的臉。 說道:“我還記得。 不過無法確切地叫出你的名字。”我不清楚我領悟到了什麽。 忙問:“不久可以見面了? ”我木然地立著。我說:“從前。 我看你就像斯拉萬月的雲朵。 而今天你倒像阿斯溫月①的金色雕像。難道說你把昔日的所有眼淚都丟棄了麽? ”他古怪地一笑:“是的。 快了。”我看到。 那昔日春天的花環。 一片花瓣也沒有調落。於是我說:“我的一切都已表老。 可是怎掛在你頸子上的我那二十五年的青春至今都沒有枯萎。”(二) 我羞愧地說:“我說過。可是。 後來又過了許多歲月。 然後不如何時又把它忘卻。”“什麽消息? ”See More
Jun 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十七年

“改日奉告”我不再言語。 埋頭做事。我估計占夠了地盤。 備齊了材料。 建成了大廈。 會有答案。多少交往。 多少會晤。 多少暢談!她有過多少夢想。 多少暗示。 多少推斷; 啟明星的光輝有時伴著她。 打破淩晨的酣睡。 茉莉花的清香有時充滿了六月的黃昏。 有時響起了暮春時節疲憊的鼓樂聲; 十七年來。 這一切都深深地織進了她的心里。談話往往到此中斷。 接下來是沈默。我無法回答。 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思索。 可是它們卻乘風飛去。它們說:“我們出去探索。”它們自己也不知道去探索什麽。 所以。 時而飛向這邊。 時而飛向那邊; 就像傍晚不協調的行雲潛入黑暗中。 我再也看不見它們的身影。See More
Jun 8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 一天

我還記得那一天的中午。 綿綿雨絲顯得很疲憊。 一陣強風吹來。 它就更加狂怒。室內陰暗。 我無心工作。於是我操起琴。 伴雨而歌。她從隔壁房間里出來。 默默地走到門前。然後她又折回去。她又一次來到外邊。 在那里讓立著。爾後又慢慢地走回屋里。 坐下來。她手里拿著針線活兒。 凝望著窗外那些隱約可見的樹木。雨停了。 我的歌聲也已沈默。她站起身來。 梳理著自己的頭發。除此之外。 再也沒有什麽。只有那一天的中午。 將雨聲、歌聲、昏暗和閑散融為一體。道路說:“不要害怕。”然而。 百忙之中。 我有幾回推推心靈。 問道:“莫非有嘉賓蒞臨產“等著看吧。”心靈說。 “當務之急是占領地盤。 籌措材料。 建造大廈。不要打攪我。”籌備工作如此緊張。 沒有一點兒空閑容我靜靜地考慮一下。 籌備的目的何在。我的心靈向我解釋道:“一切都是空虛。”我生氣地說:“我桌子上的針線盒。涼臺上的花盆。 床上那把署名的扇子——這一切難道不都是實實在在的麽? ”我不計較他的態度:“你要占據更大的地盤。 籌措更多的材料。 建造更高的大廈? ”“你住嘴吧!”我說。 “你沒看到那本故事書嗎? 那書中還夾著發卷。…See More
May 29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 小巷

小巷詢問這狹窄的天帶:訪問姐姐。 你是哪座藍城里的小街? “中午。 它在短暫的時間里看見了太陽。 於是它就默默地對自己講:“我一點兒都不明白。 這是什麽地方。”兩排樓房之間上空的雨雲。 漸漸變得濃重。 就好像有人用鉛筆塗掉了這條港中的一塊光明。雨水在它的石路面上涓淚流淌。 雨滴發出擊鼓般的聲響。 宛如耍蛇時節一樣。路很滑。 行人的傘時而互相碰擦; 一股水流。 突然從屋櫓上跳到行人的傘上。 致使他們十分驚訝。在帕爾表月。 南風就像一位不幸的人。 突然間闖進小巷; 頓時紙屑飄舞。 塵土飛揚。小巷氣餒地說:“這一定是尋位瘋癲的仙人醉得發狂!。然而。 當秋陽映在屋頂的犧臺上。 當祭掃的鐘聲當當敲響。 小巷心里立刻感到:“在這條石頭砌成的道路之外。 也許還存在某種偉大之光!”這里。 時間在流逝; 陽光宛如忙碌的主婦的一角紗麗。 從樓房的肩上滑落到小巷的邊緣; 時鐘正打九點; 女仆挾著籃子從市場上回來了; 廚房里的炊煙和香氣。 充滿了小巷; 那里。 人們在匆匆地趕路。港當時又在想:“這條石頭砌成的道路上。 一切都是真理。而我認為偉大的東西。 只不過是一種幻想。”See More
May 24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 竹笛(二)

這里。 晚香玉在黑暗中微微顫動。 宛如披著面紗的新娘。 羞澀地立在新房之門清晨之花——金香木。 又在哪里爭芳鬥妍?這里。 家家的柴扉緊閉; 那里。 戶戶的富於洞開。這里。 船靠岸。 漁民人睡; 那里。 和風揚起了篷帆。人們離開客店。 面向東方走去; 晨光映在他們的臉上。 他們的渡河之資至今還沒有償還。一雙雙黑黑的眼睛。 透過路旁的一扇扇窗子。 含著憐憫的渴望。 正在凝視著他們的背影。大路在他們面前打開了朱紅的請帖:“為你們一切都準備就緒。”隨著他們心潮的節奏。 勝利之鼓已經擂響。這里。 所有的人都乘坐這日暮之舟向黃昏的晚霞中渡去。太陽神喲。 這個黃昏立在你的左側。 而那個黎明卻在你的右邊伸展腰肢。請你讓它們聯合起來吧! 讓這黃昏的陰影和朝霞的光輝互相擁抱和親吻吧!讓這黃昏之曲為那黎明之歌祝福吧!我們這條用石頭鋪成的小巷。 彎彎曲曲。 一會兒向右。 一會兒向人。仿佛有一天出來尋覓什麽東西。但是。 不論它揭向什麽方向。 它總會遇到一些障礙。這邊板房林立。 那邊樓戶高矗。 前面樓房鱗次櫛比。See More
Apr 4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 竹笛(一)

我立在路旁。 傾聽著笛聲; 找不能理解當時我懷著一種什麽樣的心情。我本想把這種定苦融會在擁贏悉的苦樂之中。 但它們都未能融會。我發現。 它比那熟悉的微笑還清晰。 比熟悉的眼淚還深沈。我還發現。 熟悉的東西並不是真理。 而真理則是不熟悉的東西。這種奇怪的感受是怎麽產生的呢? 這用言語是無法回答的。平時。 每天的笛聲和這婚禮第一天的笛聲有何相似之處呢? 隱蔽的不滿。 深沈的失望; 藐視、傲慢、疲憊; 缺乏起碼的信心。 醜惡的無謂爭吵。 無法饒恕的沖撞。 生活中習以為常的貧窮——所有這一切。 又怎麽能用竹笛的仙語表達出來呢?歌聲從人世之巔。 將所有熟悉的語言帷幕突然撕破。永恒的新郎和新娘。 蒙著股紅而羞澀的頭巾來相會。 而這頭巾正是在這笛聲中被徐徐地揭去。那邊。 竹笛奏起了交換在環的樂曲; 這邊。 我望了一服這位新娘。她頸上掛著金項鏈。 腳腕上戴著兩只腳鐲。 她仿佛佇立在淚湖之中一朵歡樂的蓮花之上。竹笛說。 這才是真理。See More
Mar 27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話語(四)

她合上那雙大眼睛。 靜靜地立著。 宛如無限時代的楷模。有過多少偉大的時代。 有過多少偉大的人世!又有多少生靈在世界的多少個時代中歡快地繁衍生息!何等久遠。 何等遼闊!透過雲影和雨聲。 在這個不馴服的小姑娘的臉上。 我們看到了這一切。①因陀拉尼:印度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女神。 因陀羅的愛妻。See More
Mar 24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話語(三)

我們鄰居的那個女孩。 冒著這樣的風雨。 扶著涼臺上的欄桿。 默默佇立。她的妹妹來到她面前。 說:“媽媽在叫你。”她只是使勁地搖了搖頭。 發辮也隨著擺動起來; 她的弟弟拿著紙船。 來拉地的手。她卻把手抽了回去。弟弟開始拉她去玩耍。 可她卻打了弟弟一下。See More
Mar 20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話語(二)

這時候。 幾朵閑散執癲的烏雲。 突然在天邊紮下營盤。一縷血紅的落日余暉。 宛如一把寶劍。 從劍路里直射出來。夜半更深。 我看到門扉在猛烈地抖動。暴風雨揪住全城的柬發。 把它從夢中喚醒。早晨。 雨絲更密; 太陽還沒有升起。See More
Mar 18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話語( 一)

天上的烏雲。 變成了一顆顆雨滴。 降臨大地。 可謂是向大地投誠哩。女人們就像雨滴一樣。 不知從何方來到世界上。 成為塵世的阻力。對她們來說。 天地太小了。 男人也太少了。她們只能把自己的言論、痛苦、憂慮等一切統統限制在狹小的天地里。所以。 她們頭上蒙著面紗。 手上戴著鐲子。 院子的四周築起墻壁。女人們是有限天地里的因陀拉妮。然而。 不知哪位神仙開了個玩笑。 於是這個小姑娘便帶著無窮的不安。 降生在我們的鄰里。媽媽氣呼呼地叫她“魔鬼”。 爸爸笑著叫她“瘋子”。她猶如一泓清泉。 穿越權勢的礁石。 奔流而去。她的那顆心。 宛如竹林頂端的枝葉。 只是在瑟瑟地顫抖呢。See More
Mar 13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隨想錄》雲使 (二)

這種分離如何結束呢? 這可是她與我的永恒的分離。一個月前。 和風習習; 我坐在床上。 毫無睡意。 心時感到痛苦悲戚; 我記起來了。 近在身邊的那個人。 已被我丟失。日暮。 我下班回到家里。 誰和我敘談呢? 她只不過是人世間千百萬人中的一個; 可以了解她。 可以認識她。 可是她已經耗盡自己。我再一次重新同她交談是在什麽時候。 是在哪一個充滿學生的茉莉花香的悠閑的黃昏呢?See More
Mar 8

TASHKENT HOLIDAY's Blog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

Posted on July 8, 2018 at 7:16pm 0 Comments

這件寶貝的用處可大多多了:往頭上一裹,裹成上尖下圓,腦後還搭拉著一塊兒,他便是印度了。登時臉上也黑了許多,胸口上也長出一片毛兒,說話的時候,頭兒微微的搖擺,真有印度人的嫵媚勁兒。走路的時候,腿也長出一塊來,一挺一挺的象個細瘦的黑鷺鶿。嘴唇兒也發幹,時常用手指沾水去濕潤一回。

把這件寶貝從頭上撤下來,往腰中一圍,當作裙子,小坡便是馬來人啦。嘴唇撅撅著,蹲在地上,用手抓著理想中的咖唎飯往嘴中送。吃完飯,把母親的胭脂偷來一小塊,把牙和嘴唇全抹紅了,作為是吃檳榔的結果;還一勁兒呸呸的往地上唾,唾出來的要是不十分紅,就特別的用胭脂在地上抹一抹。唾好了,把妹妹找了來,指著地上的紅液說:“仙!這是馬來人家。來,你當男人,你打鼓,我跳舞。”…

Continue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

Posted on July 8, 2018 at 7:11pm 0 Comments

小坡有兩個志願,只有他的妹妹知道:當看門的印度,(新加坡的大一點的鋪戶,都有印度人看門守夜。)和當馬來巡警。

據小坡看:看門守夜的印度有多麽尊嚴好看!頭上裹著大白布包頭,下面一張黑紅的大臉,掛滿長長的鬍子,高鼻子,深眼睛,看著真是又體面又有福氣。大白汗衫,上面有好幾個口袋兒,全裝著,據小坡猜,花生米,煮豌豆,小檳榔,或者還有兩塊雞蛋糕。那條大花布裙子更好看了,花紅柳綠的裹著帶毛的大黑腿,下面光著兩隻黑而亮的大腳鴨兒。一天到晚,不用操心做事,只在門前坐著看熱鬧,所閑得不了啦,才細細的串腳鴨縫兒玩。天仙宮的菩薩雖然也很體面漂亮,可是菩薩沒有這種串腳鴨縫的自由。關老爺兩旁侍立的黑白二將,黑的太黑,白的又太白,都不如看門的印度這樣威而不猛,黑得適可而止。(這自然不是小坡的話,不過他的意思是如此罷了。)…



Continue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1)

Posted on July 8, 2018 at 6:30pm 0 Comments

編者按: 本書是老舍先生創作的一部長篇童話,作品以生活在南洋的男孩小坡和他的妹妹為主人公,講述了小坡生活中的有趣故事,故事後半段完全是小坡的夢境,但也隱含了作者對南洋種種現實弊端的嘲諷。老舍在“我怎樣寫《小坡的生日》”文中說道:“希望還能再寫一兩本這樣的小書,寫這樣的書使我覺得年輕,使我快活;我願永遠作‘孩子頭兒’。對過去的一切,我不十分敬重;歷史中沒有比我們正在創造的這一段更有價值的。我愛孩子,他們是光明,他們是歷史的新頁,印著我們所不知道的事兒——我們只能向那裏望一望,可也就夠痛快的了,那裏是希望。”…



Continue

泰戈爾《隨想錄》 小議(下)

Posted on July 7, 2018 at 9:30pm 0 Comments

今日。 我和塔樹操同一種語言。 表達心頭的喜悅之情。

他問我:“你果真回來了? “

“格樹說。 沒有生命之前。 那些材料不過是一種負擔、一堆廢物。由於生命的觸摩。 材料渾然交融。 呈現為完整的美。你看。 那美在樹林里漫步。 在蔣樹的涼風裡吹笛。”…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21pm on November 2,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