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 desafinado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7)

後藤向公使打過招呼後,立刻翻身下馬,直奔前方。“英國人閃開,英國人閃開!”後藤夾在人馬行伍中,一邊嘶喊,一邊快跑,直到他終於看到和中井纏鬥的朱雀時,不禁脫口而出:“瘋子!”不偏不倚,一刀正好砍在朱雀的腦門上,朱雀當場斃命。三枝卻愈戰愈勇。他全身負傷十多處,即使如此,仍然砍死馬匹,擊落對方。身手之矯健,被喻為“如同車輪一般”,馬上的騎兵不斷以槍枝攻擊他,三枝則一邊像車輪般旋轉著,輕巧地避開,一邊還舉刀砍殺對方。不幸得很,就在他出刀擋住槍枝的攻擊時,刀子竟然從護手的地方斷成兩半。三枝立刻甩去刀把子,正準備掏出腰間短刀時,這才發現腰帶上是空的,短刀在方才一陣混戰中,早已失落。“糟糕!”三枝心底一涼,原想奪下騎兵的槍枝,卻非易事。不得已,只有打退堂鼓。三枝掉轉身子,逃離現場。此時,英國騎兵隊才仿如大夢初醒,立刻子彈上膛,朝三枝逃去的背後,一陣亂射。其中一發打中三枝的腳,三枝仆倒在地,又掙紮爬起,沖進民家屋檐下,打開格子門,正準備從廚房逃走時,終因失血過多,不支倒地。就在那兒,三枝被捕。總計英國方面的損失,九人被殺傷,馬匹損失四頭,沒有人死亡。當時,二條城的浪士團“取締方”田中顯助,在得知消息後…See More
May 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6)

為了國家,還有什麽好眷戀;只是枉費君主一番厚愛。枉費君主一番厚愛,應該是指義軍承蒙朝廷之恩,賜為禦親兵,而他卻辜負天恩,脫離禦親兵一事。至於詩人朱雀操的詩,更是悲慟淒涼。他雖明知攘夷時代已經不再,卻仍決心一死殉志,懷著如此的心境,他寫下:綻放、雕謝的大和櫻花,是非成敗,皆隨塵土掩沒。櫻花綻放,指的該是期待已久的討幕工作與王政覆古相繼實現,在見到這一刻的來臨時,卻也是自己與世訣別的時候。劍客川上邦之助,也在三枝與朱雀兩人的遊說下,負責襲擊失敗後的再度起義。參加這第二襲擊隊的同志有松林織之助和大村貞助。兩人皆出身不詳。英國軍艦終於在大阪下錨。二月二十八日,英國公使薩哈帕克斯進入京都,住進知恩院。這位公使,原是商人出身,機智又有氣度,唯一缺點,就是脾氣太暴躁。他一發起脾氣,往往不可收拾。負責看守知恩院各大門,是以紀州德川藩為首的五藩士兵。從防衛上來看,似乎比往日將軍府的守衛,還要來得森嚴。那些明治維新的元勳大臣,一個個擔心昔日同伴會來偷襲。就以負責接待外賓的官員來說吧,正是《大難不死》中所提到的長州藩士伊藤俊輔,前幾年,他還參加橫濱火燒禦殿山外國公館的行動,甚至還暗殺主張開國論的學者。如今,…See More
May 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5)

不說還好,一說反而激起三人咄咄逼人:“顯助君,你叔父那須信吾為何死在大和鷲家口?你叔父的養父那須俊平,一大把年紀,又為什麽脫藩,投效長州藩,而在蛤禦門慘死於越前兵的槍下呢?他們在天之靈,又會怎麽看待你?”甚至說道:“死去的先烈們,都是基於義憤,恨幕府違背敕令、開國、開港才挺身出戰,死於非命。如今,新政府雖然成立,卻仍依循幕府腳步,任命外國辦事員,並明文規定凡與外國交際事務,悉遵守舊幕府所締結之條約。這又如何解釋呢?”“唉!”顯助無奈地嘆息。“這會兒,咱們又能憑什麽名義,興兵討伐德川幕府呢?”“說的也是!”顯助雖然心裏也如此想,嘴上,卻仍說道:“不!這是時勢所趨呀!”連顯助自己也不知所雲,只有汗水淋漓的拚命安撫三人。那個時期,相繼發生諸藩藩兵與外國兵的沖突事件。正月十一日,正在神戶行軍的備前岡山藩,與突然沖進隊伍裏來的兩名法國水手,引起爭執,備前岡山藩兵開槍制止,但因現場乃是外國租界地,立刻引來各國領事的幹預,而掀起一陣大騷動。緊跟著,二月十五日在界地又有事件發生。停泊在岸邊的法國軍艦上,為數頗多的水兵與軍官,浩浩蕩蕩侵入市區,他們囂張跋扈,舉止粗暴,使得界地的婦女,紛紛躲避。這時,駐守…See More
Apr 1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4)

三枝甚至還挑選一支火槍隊,潛伏在最北端的旅館裏。反而是顯助一人,無所事事。沒關系,知人善任,這本是大將的風範。顯助在這方面倒頗有度量。終於,遠方紀州的海面上,慶應四年正月六日的太陽冉冉升起,就在這時候,從山下傳來嘈雜的聲音。眼前,是一片晨霧迷漫。激烈的槍聲,此起彼落,穿破晨霧。“出發!”山徑上,三枝拔劍,大夥扛起槍。“顯助君,請你下達命令。”三枝將指揮權讓給顯助。“多謝!”顯助不禁脫口而出,事後,才又為此懊惱。當時的顯助,一心急著沖下山去。“大家沖啊!沖啊!”三枝拚命揮舞著大刀,一邊為十津川的農民兵打氣,一時,眾人吶喊的聲音,響徹雲霄,殺氣沖天。幕軍雖然腹背受敵,但一開始還能奮起反抗,可是,由於他們都是在京阪方面吃了敗仗,準備投靠紀州家,才南下來此的殘兵敗將,在群龍無首,行伍又亂的情況下,不消一會兒功夫,便全軍潰滅。在混戰中,三枝大聲嚷道:“消滅怨敵!消滅怨敵!”一邊則漂亮地揮舞著手上的劍。他口中所喊的怨敵,當然是指攘夷的敵人。這場仗,不到三十分鐘便結束。檢視幕軍的屍體,發現有穿著士官服的,從他身上更搜出一首與世訣別詩,上頭還寫著死者的姓名與官職。步兵指揮官小笠原鏟二郎,在幕臣中,屬富…See More
Apr 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3)

“真是討厭的家夥。”顯助心裏不禁想著,這是越級行為。三枝若真有意見,為什麽不在開會前先向他報告呢?“你知道該如何部署吧?”三枝又繼續說著:“不是我嘮叨,不過,為了萬全著想,最好能撥出二百名士兵,分別戍守在高野山的兩處關口,神谷口和矢立口。一來警備,二來也可用做候補隊。總督則仍留守山上,由香川君擔任參謀,輔助總督。”“就這麽決定。”三枝下了結論。“至於紀見嶺方面,也需要五百名士兵前去鎮守,就派年輕有朝氣的參謀田中君率領吧!”“是!”顯助不得不答應。三枝繼續說道:“我看這人選是非你莫屬,我也會隨同前去。”“這太好了。”由於鷲尾卿的點頭稱是,使得局面變成顯助等參謀人員接受隊士三枝的命令。翌日,顯助率領主力軍下山,沿著紀川來到橋本,再爬上高野山的參拜步道。顯助騎在馬上。他的身旁,豎立著前天才從京都帶回的錦旗。有了這旗子,義軍便成了官軍。三枝先生徒步走在軍隊前方約十來步的距離。他仍然是一副高聳雙肩,威風凜凜的架式。偶爾,軍隊在路上與大阪方面來的神社參拜團,擦肩而過時,對方都會很自然地向走在前面的三枝敬禮,反倒冷落了騎在馬上的顯助。這男人雙眼炯炯有神。或許,三枝先生生就一股威嚴,以致於連老百姓見到…See More
Apr 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2)

這些攘夷論者,表面上危言恫嚇,私底下卻早已拋棄攘夷初衷,事實上,他們不過是假借攘夷之名,行倒幕之實。“要給三枝什麽職稱才好呢?”顯助只有和比自己年紀稍長的香川商量。香川帶著一副勉為其難的笑容說道:“是啊!什麽職稱好呢?”當然,在輩分上,三枝是前輩,而且,又是身經百戰的勇士和學者,若說要為他安排職位,至少也是和顯助相同階級的參謀才恰當。“總之,我們將他待如上賓,就以“先生”稱呼吧!大家尊奉他為“先生”,相信他本人聽了會心滿意足才是,而我們,也不會有什麽損失。”三枝確是如此的人。他倒不計較參謀、監軍、監察等這些名分,照例每日天猶未明,即起床到井邊打水,洗凈身體,然後向京都遙拜,又向伊勢神宮的方向下跪,之後,再練習劍術。當他揮舞大刀時,口中總是大聲嚷著:“夷狄!夷狄!”顯助和香川照原先所討論的,稱三枝為先生。三枝是個沒什麽權力欲的人,倒也欣然接受。可是,有件事部令兩人大傷腦筋,那就是鷲尾隆聚公卿竟然也跟著顯助等人,尊稱三枝為“先生”。“連公卿也這麽稱呼他,可就麻煩了。”顯助向香川提出看法。鷲尾卿和一般的公卿並無兩樣,都是攘夷和神州主義的盲目崇拜者,尤其他本人對國學、和歌也都頗有造詣,和顯助這…See More
Apr 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1)

顯助拜托香川跑一趟大阪的願教寺。總算有了一線希望。這天誅組的幸存者,對後來的勤王派人士來說,猶如聖徒般的存在。和尚改名叫三枝蓊。顯助和三枝蓊的第一次會面,是在慶應三年十二月十三日。那天夜裏,三枝冒著大雪從山麓的學文路,爬上不動坡。他在本部金光院的大門前,脫下鬥笠和鬥篷,拍去身上的殘雪時,顯助正好從守門士兵的背後瞧見他。“我是三枝。”三枝向士兵打著招呼。個頭相當高大,看起來穩重而沈著,頭上理著光頭,身上穿著黑木綿的紋服,腰間系著款式簡單的大小兩刀。體格魁梧,顯然是一副練武的架子。“這個人靠得住。”士兵在前頭為三枝帶路,顯助則悄悄尾隨其後。他已經吩咐過士兵,直接將三枝帶到自己的房間。三枝腳踩著白石上的積雪,一步一步謹慎地走著,突然,他停下腳步,向士兵問道:“請問鷲尾侍從下榻的地方在哪裏?”“在那兒。”士兵手指著方丈室說道,三枝霍地卸去腰上的大刀,端坐雪地上,朝士兵手指的方向恭敬地行禮,並且喃喃自語:“小民是和州添下郡的三枝蓊,此刻為報效朝廷而來。”“果然是名硬漢。”顯助略感驚訝。三枝的這番話,鷲尾侍從當然無從得知,但對三枝來說,一踏進本部大門,先向大人行禮問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只不過,…See More
Apr 4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0)

顯助,實在太幸運了。才當上陸援隊的代理隊長,歷史的舞台便戛然一變,轉為王政覆古和討幕。而他也從大前年才脫藩的二十五歲青年,搖身一變,成了土佐討幕派巨魁。在這瞬息萬變、風雲詭譎的時勢裏,他憑著因緣際會,便扶搖直上。或許,也只有在那種動蕩不安的時代裏,才會塑造出這麽一號人物吧!不!就連顯助自己也茫然不知所以。他不過按照討幕計畫的密謀者之一薩摩藩大久保一藏的吩咐:“你立刻擁護鷲尾隆聚卿侍從逃離京都,前往紀州高野山,在那兒舉兵起義。”根據大久保的說法:幕軍的主力約有數十萬大軍,全集中在大阪,再過不久,便會和京都的薩、長軍在京、阪各地掀起戰火(果然,二十幾天後,發生鳥羽伏見的大戰)。一旦開戰,擁有俸祿五十五萬五千石的紀州德川家,究竟會倒向哪一邊,就成了個大問題。因此,大久保命顯助率領陸援隊殘黨,先上高野山,準備牽制紀州德川家。顯助接到命令後,即刻召集舊陸援隊隊士以及浪士同志共四十余名,編制成隊。趁著幕吏不註意時,偷偷溜出京都。當他們中途進入界地的大阪灣沿岸時,鷲尾隆聚公卿臉上一抹淡妝,塗著一口黑牙的嘴巴向顯助問道:“那是什麽湖啊?”當隊長顯助回答:“那是海。”他竟然大驚小怪地說:“真的啊!我還以…See More
Feb 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9)

“一個人?”山岡露出可怕的表情。“關於這個細節,不便透露。只是事先知會你一聲,希望你能保守秘密。”“這你不用擔心,保密是我最大的優點。只是我也要把話說在前頭,清河,我是誓死保護。畢竟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只可惜缺乏背景。你、我還有將軍作靠山,就連薩、長的縱橫家們,也各自有其藩可倚,惟獨這個男人是孤軍奮戰。只憑一己之力,卻想完成天下大業,也只能四處走騙,玩弄伎倆了。希望你能高擡貴手,讓他再多活一陣子,讓他活得更像個英雄吧!”“這是上頭的意思。”“你雖然是板倉閣老的家臣,可是,我們都是將軍身邊的近臣,所謂的上頭,也應該是將軍而非板倉閣老吧!” 六…See More
Feb 21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8)

清河並未擔任任何職位。照理來說,他是這群浪人的招募者,更是創立人,本應擔任總隊長一職才是,可是,幕府方面因有所提防,而未給予他正式職稱。至於清河本人,也不喜歡與這群浪人為伍。所以,他反倒樂得站在超然獨立的地位。經過十六日的長途跋涉,一行人終於抵達京都,他們分別投宿在洛西壬生鄉幾間鄉士屋裏。就在這天晚上,清河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舉動。他將二百多名浪士集合在壬生新德寺的大殿之中,自己則背對本尊阿彌陀如來的佛像,席地而坐。“我現在要告訴各位,當初組織浪士團的本意。”清河說著。“雖然我們是奉了幕府的征召才上京裏來,可是浪士終歸是浪士,既不能享有幕府賜封的祿位,自然也就不受幕府的管轄與限制。所以,我們不支持幕府,我們只奉尊王大義。”這時,在座全體一陣嘩然。當初不是為了守護上洛的家茂將軍,以及鎮壓京都裏的浪人,才被征召而來的嗎?但是清河繼續說道:“若是有違反皇命的人,就算是幕府大臣,也格殺勿論。”凡是違反君命的人,就算他是守護職、所司代也照斬不誤。換句話說,清河想成立一個比幕府還要高一層的新機構,以便達成他的野心。這時的清河無異成了實質上的新將軍。剩下來的,就是以浪士團的名義擁護天皇而已。這個手法過…See More
Feb 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7)

“是個對手。”佐佐木沒有料到,清河劍術如此精湛,沿著劍梢望去,清河的身體完全暴露在敵人攻擊範圍裏,然而愈是註視愈發現,他整個身體就像一座巍峨不動的大山,讓人喘不過氣來。“這個人還在呼吸嗎?”“呀!”佐佐木幾度挑撥,清河就是紋風不動,他慢慢挪動腳步,一步一步逼向佐佐木,這期間,佐佐木一再引誘清河出招,清河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最後,佐佐木被逼退到角落時,清河總算吐了一口氣,人看起來也變小了點。“就是此刻!”那一瞬間,佐佐木像矛似地飛向清河,攻擊目標是他的手肘。透過窗戶照射在清河竹劍上的閃光,映在清河眼底,隨著那一線光:“看招!”清河的竹劍已劈向佐佐木撲過來的左邊肋骨上。“糟了!”清河靜靜地瞧著佐佐木晃動的身體,再次舉起木劍,好強地說著:“太淺了,再來一次。”該死的家夥!佐佐木一躍而起,揮劍拚命攻擊。清河卻像四兩撥千斤般彈開竹劍,朝佐佐木的臉,一劈。下手並不重,但那卻是沒有任何護罩的一張臉。“完了!”佐佐木慘叫一聲,向前晃了幾步,人蹲了下去,只覺眼前一片黑暗,無法站起。“貓?”清河是貓,自己卻是老鼠,佐佐木伏在地板上,卻又害怕清河會像殘忍的貓般襲擊自己,他不自禁地將竹劍舉在頭上,盲目揮舞。某日…See More
Feb 17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6)

為了起義一事,河內介在京都展開活動。清河也立刻啟程,前往西邊繼續奔走籌劃。在九州,清河漂亮地完成任務。工作的順利,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首先到處疾呼:“各位,你們地處偏僻,可能不清楚京都裏的狀況。此刻,正是攘夷倒幕的大好時機。”對九州各地的志士來說,最擔心的,莫過於趕不上這場風雲際會的時代大舞台。所以,一聽到清河的大力鼓吹,人人都不禁認為,原來,時勢已到了這種地步了。在京都若想成立新將軍家,當然要有屬於自己的禁衛軍。由於清河鼓動三寸不爛之舌,志士們果真一個接一個,陸續湧上京都。這幕末的風雲,該是從清河遊說九州開始算起吧!曾經一度想當京都大將軍的清河,卻在翌年文久二年的八月回到江戶。踏進小石川傳通院裏山岡鐵太郎的家,清河只說了一句:“借我暫睡一下。”之後,便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裏,和著衣服,倒頭就睡。隔天早晨,仍未起床,直到傍晚用餐時間,總算才睜眼醒來。醒來以後第一句話:“西國(編註:關西)的武士,不足以信賴。”說完,避開山岡疑問的眼神,不論山岡如何試探,他始終不再多說一句。山岡直到明治時期,還是不明白當初清河在京都大阪,究竟遭遇到什麽事。而清河在京都起義的籌劃,可說是就只差那麽一點,便可告…See More
Feb 14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5)

清河原本不願,卻拗不過眾人,只好勉強答應。當晚便在高橋家中換上旅裝上路。依照山岡的主意,清河半夜裏到永代橋附近,將身上大小兩刀、衣物,以及簡單的遺書留在橋畔,布置成投水自盡。然後再喬裝打扮,搭乘小舟前往行德,開始他浪跡天涯的漂泊日子。 四…See More
Feb 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4)

這天,在萬八樓所舉辦的聚會,表面上雖是書畫會,實際卻是水戶藩志士商討如何暗殺閣老安藤對馬守的秘密會議。在回家的途中,清河將竹笠的前沿往下壓低,山岡鐵太郎、石阪周造同樣也都將帽檐遮住臉部。當一行人走到日本橋甚右衛門町時,碰巧,渡邊源藏的手下嘉吉,迎面而來。“這不是清河嗎?”那瞬間,嘉吉迅速躲開,但是念頭一轉,自己認得對方,對方卻未必就認得自己。更何況,以前嘉吉還是偷賊時,以他“飛鼠”的外號,可見他身手矯捷,溜功一流,不管對方是再有名的高手,他都有臨陣脫逃的信心。“這倒是好機會。今天,就瞧瞧你的廬山真面目?”嘉吉將雙手交叉伸進懷裏,再將握拳的手從肩膀處向外伸出,裝出一副酒醉模樣,向清河等一行人晃去。憑他盜賊出身,膽子倒真是有幾分。甚右衛門町雖是南來北往的要道,但在江戶地區,仍嫌狹窄,兩人並排走著,有時都會互相擦撞到身體。這時,清河走在前方,旁邊是山岡,後面則跟著石阪周造、藝州脫藩池田德太郎,以及薩州脫藩伊牟田尚平等人。“先生,”嘉吉搖搖晃晃地走著,在距離他們十步遠的地方,叉開雙腿,擋住前路。“在這個人來人往,這麽狹窄的道路上,兩人並排走著,是何居心啊!”“對不起,對不起!”山岡急忙苦笑著陪…See More
Jan 31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3)

佐佐木第一眼便對清河出眾的儀表感到反感,或者說是他讓對方的氣勢給懾服了更恰當吧。清河的出現,無異是會場的重心,舉手投足牽動著整個會場的氣勢。但對佐佐木,清河卻視若無睹,在他眼中,佐佐木不過是個缺乏見識的凡庸之才罷了。“山岡、松岡這群人也真是,身為將軍的近臣,卻和這種浪人混在一起?”話說回來,不能忍受這場面的,只有佐佐木自己。“恕我冒昧,清河先生。”話一出口,才驚覺自己像個戲子,諂媚賠笑著。“這劍,想必就是七星劍吧!”清河迅速瞥了佐佐木一眼,沈默半刻,才回道:“正是!”那神態宛如《三國演義》中的英雄氣概。“可不可以借在下我見識一下呢?”“不,劍相這回事不信也罷。大丈夫揚名顯世,不是取決於佩刀;男人該講究的是氣度、器量,不信諸位可以看看,今天的諸侯的寶庫裏,不也收藏了上百把名劍寶刀?可是,有哪一個是夠氣魄、膽識,敢毅然決然實行攘夷政策的呢?”“言重了!言重了!”佐佐木陷入狼狽的窘境。“不是您想的那麽嚴重,我只是想讓在座的大家也能一飽眼福。”“佐佐木君是想藉著別人的佩劍來娛興大家嗎?”這正是清河的一貫作風,一旦開口辯論,非得把對方逼到啞口無言,才肯罷手。當然,清河本人並未意識到自己的獨特個性…See More
Jan 2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2)

清河毫不猶豫動身前往藥研阪的松平屋。說到松平主稅介的家系,在德川家的支系中,是受到特別待遇的。他是三代將軍家光時,因為涉嫌謀叛而被肅清的駿河大納言家唯一的後嗣。由於與將軍家的連枝關系,世世代代也領糧三百石,但卻是有祿無職,永遠沒有參與朝政的機會。這一代主任主稅介先生是柳剛流的名手,幕臣男谷精一郎曾稱讚他身手不凡。因此,不論是從血緣上或是本領上來說,清河不免對這位主稅介先生懷著一分特別的期待──期待他的反叛。畢竟,他是曾經威脅過將軍家光地位的謀叛人的子孫。可惜,見了面後,他的期待落空。主稅介雖然身材魁梧,卻是位溫文爾雅的貴公子,對清河的興趣,還不如對那把寶劍來得專註。幾乎有半個時辰,他都在玩賞那柄寶劍:“今天,真是一飽眼福。”在他的臉上,流露出茶道先生寧靜、安詳的神情。原來,主稅介也不過如此罷了。日後,清河仍照常出入這棟宅第,也結識了一些經常在這屋子裏走動的幕臣們。這群人包括鐵舟的山岡鐵太郎、泥舟的伊勢守高橋精一以及松岡萬等人,都是擅長於武術。後來在清河對抗幕府的工作中,他們都曾大力鼎助。這七星劍,果然將它的主人扶上了權門之階。二福兮禍之所倚,七星劍也把清河卷入另一場奇禍裏。文久元年五月…See More
Jan 24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5)

Posted on April 10, 2017 at 9:42am 0 Comments

不說還好,一說反而激起三人咄咄逼人:

“顯助君,你叔父那須信吾為何死在大和鷲家口?你叔父的養父那須俊平,一大把年紀,又為什麽脫藩,投效長州藩,而在蛤禦門慘死於越前兵的槍下呢?他們在天之靈,又會怎麽看待你?”

甚至說道:“死去的先烈們,都是基於義憤,恨幕府違背敕令、開國、開港才挺身出戰,死於非命。如今,新政府雖然成立,卻仍依循幕府腳步,任命外國辦事員,並明文規定凡與外國交際事務,悉遵守舊幕府所締結之條約。這又如何解釋呢?”

“唉!”顯助無奈地嘆息。

“這會兒,咱們又能憑什麽名義,興兵討伐德川幕府呢?”…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4)

Posted on April 7, 2017 at 4:56pm 0 Comments

三枝甚至還挑選一支火槍隊,潛伏在最北端的旅館裏。

反而是顯助一人,無所事事。

沒關系,知人善任,這本是大將的風範。

顯助在這方面倒頗有度量。

終於,遠方紀州的海面上,慶應四年正月六日的太陽冉冉升起,就在這時候,從山下傳來嘈雜的聲音。

眼前,是一片晨霧迷漫。

激烈的槍聲,此起彼落,穿破晨霧。

“出發!”…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3)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47am 0 Comments

“真是討厭的家夥。”

顯助心裏不禁想著,這是越級行為。三枝若真有意見,為什麽不在開會前先向他報告呢?

“你知道該如何部署吧?”

三枝又繼續說著:“不是我嘮叨,不過,為了萬全著想,最好能撥出二百名士兵,分別戍守在高野山的兩處關口,神谷口和矢立口。一來警備,二來也可用做候補隊。總督則仍留守山上,由香川君擔任參謀,輔助總督。”

“就這麽決定。”

三枝下了結論。…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2)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47am 0 Comments

這些攘夷論者,表面上危言恫嚇,私底下卻早已拋棄攘夷初衷,事實上,他們不過是假借攘夷之名,行倒幕之實。

“要給三枝什麽職稱才好呢?”

顯助只有和比自己年紀稍長的香川商量。香川帶著一副勉為其難的笑容說道:

“是啊!什麽職稱好呢?”

當然,在輩分上,三枝是前輩,而且,又是身經百戰的勇士和學者,若說要為他安排職位,至少也是和顯助相同階級的參謀才恰當。

“總之,我們將他待如上賓,就以“先生”稱呼吧!大家尊奉他為“先生”,相信他本人聽了會心滿意足才是,而我們,也不會有什麽損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