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 desafinado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二軍師(一)

“大阪城之存亡,決定於小松山一戰!”這是後藤又兵衛基次的主見,在共議軍機大事時,因他力陳己見,京城內有人竟給他起個別名,稱作:“小松山大人”。“德川有重兵三十萬,豐臣僅僅十二萬。”又兵衛一再堅持說,“如蹈關原野戰之覆轍,勝利恐難指望。而況,駿河大將軍德川家康,實乃自武家開基創業以來野戰之高手。能夠克敵制勝的,唯有這座小松山。”又兵衛用手指敲著地圖,圖上標著聳立在大和境內的平坦無奇的小山。由於指頭不斷地敲打,地圖的這個部分終於破裂了。“小松山!”又兵衛不知大聲疾呼了多少次。他主張:調大軍於小松山,然後一舉殲滅入侵河內平原的敵軍。因有地利可恃,可以穩操勝券。但我方則須源源不斷投入兵力。“要準備浴血奮戰小松山,只有此舉才是上策,方能扭轉右大臣(豐臣秀賴)的時運。”又兵衛反覆強調說:“天下大勢究竟如何而定,全在於這座充其量不過百米之高的小松山。”──咳,這是說的什麼呀?豐臣秀賴的家臣們,面面相覷。上座是家臣長老大野治長,接著是大野道犬、渡邊內藏允,內侍官細川賴範、同森元隆,心腹親信鈴木正祥、平井保能、平井保延、淺井長房、三浦義世等,他們一個個不是京城內擅威作福的女官們的子弟,便是他們的親朋故舊…See More
Dec 27,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真說宮本武藏(六)

六在名古屋,受武藏之托斡旋仕官之事的,是武藏滯留江戶期間結成知己的大道寺玄蕃頭直繁。其實不需要玄蕃頭在藩中要人之間周旋,由於下述事件,武藏進入名古屋城之事已廣為人知。藩內原本已有劍術指導,即領有五百石的柳生兵庫助利嚴,是柳生石舟齋的嫡傳弟子,繼承了新陰流的秘訣,據說道行比江戶的叔父柳生但馬守宗矩更高深。有一天,在城下的十字路口,武藏與兵庫助擦肩而過。雙方都不曾正面相識,但武藏一瞥之下,便領悟到對方是兵庫助,而兵庫助也感覺到世間竟有如此高手。──或許是武藏吧?這段最適合當時劍法家的邂逅,使尾張全家非常高興,甚至傳到藩主義直的耳中。“那個武藏希望為我服務嗎?”年輕的義直純粹感到高興,希望能看到武藏的道行。義直是家康的第九個兒子,也是尾張德川家的第一代。他聰明伶俐,特別留意軍備,愛好武術,後來雖然得到兵庫助的真傳,但仍用平等的態度對待家中的各流派。當下即挑選兩三名近侍作為武藏的對手,場所就是王孫公子練武的鋪木板房間。武藏拿著借來的木刀站立。當然,這種比試是沒有所謂勝負的。對方多次拿著木刀試探,武藏仍保持刀尖指向眼睛的姿勢,並不挪動腳步。對方終於無法忍耐,舉刀過頂砍了下來。不可思議的是,武藏動…See More
Dec 21,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真說宮本武藏(五)

五前述的渡邊幸庵仍身為山城守護,擔任駿河德川家的家臣之長時,從江戶回駿府的途中,經過蒲原宿站附近的七難坡,有一行浪人從背後接近。幸庵身為萬石的家臣之長,隨從有三個騎馬武士、十個步卒和其他雜役。而他本人則坐在馬背上搖晃。“那個人是修行者嗎?”幸庵問身邊的一個隨從。“是!”“去問問他叫什麼名字。”那就是武藏。幸庵將他誤認為是山中的修行者,除了武藏身穿色調不鮮明的旅行裝束,拿著五尺木杖,沒有剃發而任其淩亂披下之外,更因為他那帶著殺氣的眼神,很像最近流行的修行者。這種行者帶領許多弟子,環遊諸國,靠著為武士、民眾祈禱念咒維生。而武藏也帶著兩個看似弟子的人。後來幸庵抵達蒲原的大本營,便派使者去請武藏過來喝杯酒。“有什麼事嗎?”武藏用出乎意料之外的尊大態度詢問使者。使者懾於他的高傲,不禁伏在地上說:“敝主人山城守想聽大人講一些逸聞。”武藏非常冷淡地拒絕了。雖不是“要聽的話,你自己過來”的頑固態度,但自己並非能樂演員、僧侶之流的尊嚴卻溢於言表。武藏以“獻給山城守”為理由,拿了一只鵪鶉給使者帶了回去,行事意外地圓滑,而幸庵對武藏的心理也頗為感興趣。幸庵從少年時代開始參戰,擔任過軍官、指揮官,不僅動刀動槍…See More
Dec 8,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真說宮本武藏(四)

四當時,京都民眾把在西洞院設立劍法所京流吉岡家稱為“憲法之家”,也稱為“正直的憲法”。“憲法”是歷代以正直為家訓而得來的家號,與伊勢屋、備前屋等商號無異。這一家雖曾是足利將軍家的“劍法所”,但京都的民眾卻不見得特別尊崇。在京都,即使是糖果店老板,只要有辦法出入官府就能得到“奧陸大掾”之類的官位,何況吉岡家沒有官位,在民眾看來,應該是賣劍法的“憲法屋”吧!吉岡家除了建立“劍法所”之外,還研究明人李三位傳授的墨染技術,兼營染坊,人稱“吉岡染”,由於色調穩重不易褪色而頗得好評。從往昔擔任足利義持的劍術指導的家祖吉岡直元以來,其後的直光、直賢、直綱等家主都很溫厚,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普通的商人。武藏挑戰時的門主是源左衛門直綱,襲名憲法。關於這個人,晚年時還曾有過一段逸事。在德川家光時期,江戶和京都地方喜歡炫耀劍法的武士之間非常流行試刀。寬永年間,美作森家的兩名武士到京都,也到處找人試刀,遇到不容易應付的對手就兩人聯手砍掉對方。這天晚上兩人再度分別躲在十字路口的隱蔽處等人經過,遠處緩緩走來一個扛著衣篋一般的箱子,穿著雪履,模樣像商人的老人。“來了”兩人分別埋伏在十字路口的前後方。先是一個人跳出來,…See More
Nov 29,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真說宮本武藏(三)

三武藏晚年一再地替自己的經歷貼金,他說:“余年輕時,曾六度上戰場。”可是卻不曾說明自己追隨哪一位諸侯,擔任什麼職務,而各個諸侯的武士帳(記載將校以上姓名的職員簿)上也沒有紀錄,恐怕是以無從自豪的卑微的身份出戰的吧!最初戰役是慶長五年九月的關原之戰,那時他十七歲。隸屬於後來戰敗的西軍。為什麼參戰呢?當然是想立身揚名。順利的話,可能成為一軍之將,甚至成為一國一城之主。武藏可能隸屬於備前岡山五十七萬石的太守宇喜多中納言秀家。在關原之戰時,秀家麾下有一萬七千名士兵,是西軍最大的軍團。武藏並非直屬的兵卒,武藏父親的舊主新免伊賀守隸屬於秀家。流浪的武藏經由父祖以來的關系請求加入,但新免的態度卻很冷淡,只讓他擔任步卒。“步卒嗎?”武藏想必滿心痛憤吧。雖是流浪之身,卻也是父祖曾經擔任新免家家臣之長的子弟。軍中也有無二齋的舊識,但無人舉薦他。由此可見,先前的無二齋在主人、同僚、後輩的心目之中是多麼令人討厭。從這時起,武藏被武士社會的“出頭”途徑摒棄了,可能正是因為這個緣故,他才下決心要以劍法這種“武藝”來立身吧。武藏好不容易到達關原戰場,但豈不是奉命背行李的身份嗎?不過,晚年的武藏好像有點會吹牛。在他受…See More
Nov 27,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真說宮本武藏(二)

二這位漂泊的劍法家在天正十二年三月,出生於美作國吉野郡讚甘村宮本鄉。父親是新免無二齋。無二齋似乎是個怪人。有一天,四十歲已過的無二齋在自己的房間削牙簽時,年幼的武藏(幼名弁之助)從紙門外進來,不停的嘲笑父親使用小刀的方式,到後來甚至開始詆毀父親的劍法。由此看來,武藏小時候(不,長大以後也一樣)並不是可愛的孩子。雖然是自己的兒子,無二齋卻好像很討厭弁之助似的。被他那可惡的樣子激怒了,隨手把手中的小刀擲了過去,可恨的是弁之助卻靈活的閃開了。無二齋忍無可忍,隨即拔出腰間的短刀向弁之助用力擲去。“這也躲得過嗎?”無二齋像對敵人一樣大喊道。真是奇怪的父子。弁之助再次敏捷地閃開了,邊拔起插入柱子的短刀,邊大聲嘲笑自己的父親。如果這段《丹治峰均筆記》中的記載是事實的話,那麼武藏一家的血管裏就可能流著與瘋子只有一線之隔的奇異血液。根據現存於宮本村及附近城鎮的平田家譜圖看來,鄉下武士新免無二齋是管轄這一帶(宮本村、中山村)的當地武士平田將監的長子。應該是武藏祖父的將監,出仕這一帶小領主新免伊賀守則重,並一直升到了家老之職。因受則重賞識,賜以“新免”之姓。宮本家的姓“新免”就是由此而來。無二齋繼父親將監之…See More
Nov 19,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真說宮本武藏 (一)

坐落於現今東京文京區大冢地方,由五代將軍綱吉之母桂昌院發願營建的護國寺,在元祿年間落成。一說護國寺乃模仿京都清水寺而建,所以門前的街道命名為“音羽”,因為清水寺南方的懸崖上掛著一條水質清澄而自古聞名的“音羽瀑布”。時至今日,京都的茶道之士仍會特意前往該地汲水泡茶。當時大冢一帶丘陵起伏,宛如京都的禦堂。加上山櫻繁茂,深受久居市內的騷人墨客所喜愛,春日前往賞花者頗多。或許是因為近似於仍殘留鄉村風味的武藏野吧!元祿之後數年的寶永年間,護國寺門前有一個高齡一百零八歲的老人在此結庵閑居。這位老人叫渡邊幸庵,據說他在天正十年,織田信長在京都本能寺被明智光秀刺殺之日誕生於駿河。算來年壽高的驚人,當時必是江戶市內的熱門話題。這位老人的歷史更是不凡。他本是家康賞識的旗本,歷仕二代將軍秀忠,慶長年間駐守於伏見城。後因參加大阪冬、夏之戰並立有軍功,戰後敘爵山城守。後來又擔任駿河大納言忠長的首席家老,領受一萬石的高祿。但主人忠長在三代將軍家光(忠長的親哥哥)的密令下被殺,駿河德川家滅亡,幸庵也因此成為浪人。據他自己說,曾渡海到中國,三十年間遊遍各州,歸國後就在護國寺門前隱居。老人死於寶永八年。在他死之前兩年的…See More
Nov 18,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侍大將的胸毛(下)

六歲月如流。關原之後,世事多有變換。但這些只發生在京都、江戶,伊予今治城中一如既往。勘兵衛依然孑然一身,由紀聽說他隔三差五就從城裏的花街柳巷召妓,但沒有納妾。日常瑣事就像身處戰場一樣,全都由小姓打理。高虎問他:“一個人不孤單嗎?以你的身份,完全可以從地位相當的大名家娶個姑娘。”“一個人輕松。”“為什麼?”“娶了妻,生了子,就要考慮繼承家世。那就會貪戀一萬石的身家,有事沒事拍主公的馬屁。上了戰場貪生怕死。總之是有百害無一利。”不過,勘兵衛有個後嗣叫長兵衛宗,是他姐姐的孩子,過繼給渡邊家做了他的養子。他從知行中分出五百石讓長兵衛任先鋒隊隊長。這倒不是出於親戚情分,長兵衛英勇善戰不下於舅父勘兵衛。就這樣,一直到大阪冬之陣之前,勘兵衛周圍最大的變化就是藤堂家移封伊賀伊勢二十二萬九百石了。在換領國的一片忙亂中,由紀在今治見到一次勘兵衛,在伊賀上野城下又遇見了一次。伊賀過去是被罷免的筒井定次的領地,城內和城下的公館都可以直接使用。由紀和丈夫大葉孫六新分到的宅子是筒井家一千石俸祿的姓箸尾的舊宅,比今治的房子寬敞許多。筒井家,包括那個箸尾都是大和出身,在住方面很講究,所以宅子的構造和裝飾甚是華美,不像…See More
Nov 10,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侍大將的胸毛(中)

長盛可以說是其中的典型。他長相白凈,體格纖細,對同輩大名也低聲下氣,雖無甚戰功,但長於算術。秀吉看中他理財的本領,提拔為五奉行之一。遠征朝鮮時也沒有出戰,專門在肥前名護屋的大本營管理兵營事務。憑著這時的功績,後來受封大和郡山二十萬石,勘兵衛也跟著從水口來到了郡山。這個豐臣家中的錢掌櫃非常喜歡率直魯莽的勘兵衛,把他奉成師父一般,凡事就說:“我家行軍之事都交給你了!”待人和氣的長盛在大阪城中也向其他大名誇耀勘兵衛,說“勘兵衛的重要還在郡山城之上”。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武功派大名雖然看不起石田、增田、長束等文吏型大名,但只有對郡山增田家,清正也承認:“郡山只要有勘兵衛在,就不能小瞧右衛門尉(長盛)。”石田三成出高祿請勇猛著稱的島左近,長盛用勘兵衛,恐怕也有向武功派大名示一威的含意。勘兵衛在增田家心情舒暢,一待就是幾年,居然從沒有頂撞長盛。如果沒有慶長五年九月十五日的關原之戰,勘兵衛也許就一輩子老死在郡山了。關原之戰中,增田家名義上投在石田方,但這個老實的官吏並沒有上戰場,仍在大阪城堅守崗位,履行奉行的職責。仗打得熱火朝天,他手裏的二十萬石、八千軍隊在大和郡山城睡大覺。戰鬥早上七點在美濃關原打…See More
Nov 4,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侍大將的胸毛(上)

司馬遼太郎·侍大將的胸毛湖北的風很冷。大葉孫六馭馬而行。向東望去,伊吹山頂的春雪反射著晨靄的微光,染成了藍紫色。這是慶長六年二月,關原之戰的後一年。晌午時分,終於來到江州淺井郡速見裏地界。孫六命隨從飛奔到村邊的農家,打聽那人的居處。一個老農出來應道:“渡邊勘兵衛大人的宅邸嗎?他在此地往東兩裏路外名叫河毛森的地方結廬索居。”老農上下打量,好像試圖揣測孫六一行的身份,然後又主動發問:“恕我無禮,不知大人是從哪家來的?”“我們是藤堂家的。”“那可能已遲了一步。十天前福島家派人來訪,五天前池田家重臣也來過,不過勘兵衛大人似乎都沒答應。”“哦?你倒很了解勘兵衛的情況嘛!”“我們生活的這江州淺井,自古以來就是多出名將之地。可是能比得上勘兵衛大人那般才能的卻也不多。鄉裏人無不引以為榮,連勘兵衛大人今天吃了什麼,大家都知道。”“嗯,那勘兵衛喜歡吃什麼呢?”“哎呀,這可不能說!”老人意味深長地堆出滿臉的笑,消失在倉房後。河毛森很好找。進村後又行了五六丈路,只見一條小河流淌過林中。河上架著一座土橋,橋邊朝天插著一桿破槍,穗尖上掛著一個木牌。“渡邊勘兵衛源了寓居”每個字右邊都向上斜,一看就知道寫字的人非常頑…See More
Oct 29,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女與女

秀吉的正妻“彌彌”。筆者多年以來都比較喜歡聰明天賦,英氣潑辣的女子。太閣的正妻,從一位的北政所就是這樣的女子。秀吉結婚時,是織田家的小人物,身份只是一介足輕,作雜役。獨身時住在城番的小屋中。彌彌是織田家足輕組頭淺野長勝的養女。秀吉二十六歲,彌彌十四歲。彌彌是一位美人。秀吉成為近江長濱城城主後,看上了其他女人,彌彌為了此事幾天對秀吉都閉口不言。這件事傳入秀吉主人織田信長的耳中,信長就出面為他二人調解,當時信長給彌彌寫了一封信,信中就對彌彌的美色大加讚賞,並說藤吉郎絕不會丟棄如此賢淑美麗的妻子。看了信中的描述,彌彌二十六七歲,色白豐滿的容顏就好像浮現在眼前。兩人從結婚到老關系都很融洽,夫太閣,妻北政所,都身居高位,但二人坐在一起時,什麼事情都可以談論,或攜手大笑,或大聲議論某個下賤的亭主老婆。有時二人都操著旁人難以聽懂的尾張方言。彌彌就是這樣活潑硬朗,心胸寬廣的女性。秀吉也很看重彌彌,不論公私都會先找彌彌商量,如天下的形勢,大名的俸祿,把什麼領地賜予哪個大名,彌彌都會慎重的為秀吉考量,秀吉也經常采用彌彌的意見。顯然,在豐臣氏政權的背後,彌彌是最大的政治勢力,也是各諸侯欲親近的對象。團結在這…See More
Oct 14,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關原高宮庵

以下這些是我的回憶。筆者少年時遊覽近江國寺院的回憶。那是夏日的一天,沿著長長的石階向上走,究竟是什麼寺院現在已經忘了。寺院的入口兩側是繁茂的青葉,這一帶是琵琶湖畔的郊野。帶領我的老人踏著入口的木板發出登登的聲音,一面向少年的我說明寺院的掌故。“太閣大人躬著腰,身上一套鷹狩的衣著。在炎炎的日下,額上的汗珠流入眼中。”老人在洋日傘下,手持一把扇子。“我要喝茶。”秀吉說。隨著應聲,寺內走出當時還是寺中小和尚的石田三成。老人所說的這些是民間傳說,在少年雜志中都有提及,老人以為我不知道麼?從那時到關原,這一段經歷是人間喜劇,抑或是悲劇?老人十分感嘆。當時的秀吉身為信長的部將,領地是近江長濱城的二十余萬石。已是一位大名了。在領地內鷹狩,其實是利用鷹狩來進行領內的地形偵察與民情視察。這就是秀吉。這樣的秀吉,身為大名,二十余萬石,總大將,在這樣的場合,像普通武士一樣,抱著鷹狩所獲的鳥獸,在領內探訪人材。陸續加入秀吉家譜的幾人──加藤清正,福島正則,藤堂高虎就是在那時得到的。接下來這個,便是三成。幼名佐吉,是住在近江阪田郡石田村農民石田正繼的次男,入寺後一面進行寺內的學問修行,一面作為寺中打雜小僧。鷹狩…See More
Sep 30,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人與人

三成的佐和山城在近江的湖畔。查閱了資料之後,筆者親自到佐和山看了一下。這是東海道線到彥根的必經之路。從岐阜出發,經過大垣,關原下車,在古戰場休息了一下,經過關原町,越過滋賀縣境內的山峽就到了一望草遠的近江平原。車子駛入彥根城內,出現了城市街道。在湖與山的夾角中彎入,湖的東邊就是過去的佐和山。連綿的山峰跟隨著當中紡錘形的主峰。主峰距湖面一百五十米高,頂上被切成平地,三成的五層天守閣就築在這裏。山與城相連的巨城。以本丸為中心,綿延的山峰分別是二之丸,三之丸,太鼓丸,鐘丸,法華丸,美濃殿丸。腰曲輪的城壁的建築是按照歐洲式築城法。大手門,搦手門是諸將士的住所,之下是城下町和一望無際的田園。在湖的入江口,是有名的二百米長的“百間橋”。豐臣時代時,佐和山是一座名城,當時人們稱讚石田三成的佳話,一為島左近,一為佐和山城。佐和山城的壯麗可見一斑。石田三成不過是十九萬四千石的小大名,卻有與他身份不相應的天下屈指可數的巨城。佐和山城建築起工於遠祿四年,秀吉去世的數年前。三成有沒有自己的野心呢?由左近設計,並將設計圖交於三成商議,合作建築。“太閣殿下去世後,秀賴君年幼,天下必然大亂,爭奪繼承者的位置。必須在…See More
Sep 14,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大和大納言 (下)

三現在要把故事推回到這篇文章的中間部分那個時期。這正是秀吉不惜散布自己是天皇後裔的傳說,做著當關白的準備的時期。正如前面所講到的,這期間小一郎在治理紀州方面逐漸取得了業績。不過,這時期,豐臣秀吉的政權,尚未把日本列島的全部國土掌握在自己手中。他所征服的疆域,是以近畿地方為中心的,另外還包括東海地方的一部分,以及北方和中國地方。余下的奧州、關東、四國和九州等都還在其他勢力的控制之下。秀吉的當務之急是必須攻占四國,從土佐地方異軍崛起的一股以長曾我部元親為首的勢力,已經征服了四國的大部分領土。秀吉通告元親說:“只允許你留下土佐一國,你要放下其他三國歸降!”然而元親不肯服從,他與東海的德川家康結盟,一東一西,兩相呼應,與秀吉為敵。秀吉下了征討的決心。方針是要盡可能在短期內解決,因為東邊面臨德川家康這個敵人,為此,決定采用如下戰略:投入一支大軍,發動一場排山倒海般的攻勢,以使敵人膽戰心驚,喪失戰意。秀吉制定好了這場戰役的計劃之後,便把小一郎叫來。秀吉命令道,“你當總司令!”小一郎聽到這話,始而仰起臉,繼而歪著頭思忖了片刻,不一會兒,他那豐滿而白晰的臉上便升起了紅暈,顯得激動起來。自從跟隨哥哥以來…See More
Sep 9,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大和大納言 (中)

二光陰似箭,一轉眼過了二十多年。宛如從人間遷居到天堂一般,無論是命運還是境遇,一切的一切都發生了根本的變化。秀吉繼承了織田政權,得了天下的中部,掌握了京城,並且把根據地放在大阪。阿仲住在大阪城裏,為數眾多的侍女在她身邊伺候著。她和竹阿彌之間所生的女兒,成了羽柴政權之下一個小小的大名日向守佐治的妻子,小一郎秀長已成為從五位下羽柴美濃守,擔任播摩、但馬兩國的領主,以姬路城為首府。“真如做夢一般!”除此以外,不可能有其他看法。不過,阿仲可並不是從現在才開始過貴族生活的。早在十一年前,當秀吉被信長封為近江長濱城二十萬石領地的大名時,她就從岐阜的老家遷到了長濱城,在那湖濱城市,開始了豪華而闊綽的生活。總而言之,從那以後,已經過了十一年了,為此,對這樣的生活,早已習以為常了。但是,有些事情卻至今無法適應。多半是因為秀吉從今年起想主持朝政的緣故吧。為了把大阪城的後宮重新按宮廷那樣布置,從京城招聘了不少官宦人家的女兒來當侍女。這麼一來,就連上廁所解手的規矩也全都變了。“我一個人去就行了。”盡管阿仲這麼說,可侍女們卻不答應,總有好幾個跟在後邊,站在廁所的門口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她。而且,解手的地方已不是馬桶…See More
Sep 8, 20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大和大納言 (上)

在故鄉尾張國的中村一帶,天空遼闊,平野茫茫,它們都無邊無際地向海邊延伸著。給這故鄉的風景帶來變化的,只有那天上的雲彩。村子附近沒有山崗。但是河溝縱橫、交織如網,裏面有很多蜆子、鯽魚等魚介。秀吉小時候,也曾在河溝裏捕魚捉蝦,以作肴饌。而他的僅有的一個弟弟小一郎也跟他一樣。秀長小時候,村裏人都這麼喊他作“小竹”。父親名叫竹阿彌,因為是竹阿彌的兒子,所以稱作小竹。倘使是武士家庭或鄉間富戶人家的孩子,父母便會另外給取個小名,而秀長卻沒有這樣的記憶。村裏人都說:“小竹比猴子還強!”小竹性情溫和,圓圓的臉蛋,胖乎乎的下顎,挺招人喜愛。哥哥綽號猴子,簡直是個醜八怪,小竹和他迥然不同。就連兩人的性格也有天淵之別,很難叫人相信他們是同胞兄弟。村裏的老老少少都向小竹祝福,說他幸虧沒有像他哥哥。他們的母親叫阿仲。她原是尾張國禦器所村人,由於某種緣分,嫁到這中村地方,作了種田人彌右衛門的妻子。彌右衛門年輕的時候,曾離鄉到織田老爺手下當過步卒,得幾個薄薪,養家糊口。不料,後來在戰場上成了殘廢,就又回到鄉下種地。哪知在讓阿仲生下一女一男之後,便離開了人世。這長男便是秀吉。阿仲十分為難。這原是一個十分貧苦的人家,除…See More
Sep 7, 2016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0)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17 at 10:05am 0 Comments

顯助,實在太幸運了。

才當上陸援隊的代理隊長,歷史的舞台便戛然一變,轉為王政覆古和討幕。

而他也從大前年才脫藩的二十五歲青年,搖身一變,成了土佐討幕派巨魁。在這瞬息萬變、風雲詭譎的時勢裏,他憑著因緣際會,便扶搖直上。或許,也只有在那種動蕩不安的時代裏,才會塑造出這麽一號人物吧!

不!就連顯助自己也茫然不知所以。他不過按照討幕計畫的密謀者之一薩摩藩大久保一藏的吩咐:

“你立刻擁護鷲尾隆聚卿侍從逃離京都,前往紀州高野山,在那兒舉兵起義。”…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9)

Posted on February 20, 2017 at 10:37pm 0 Comments

“一個人?”山岡露出可怕的表情。

“關於這個細節,不便透露。只是事先知會你一聲,希望你能保守秘密。”

“這你不用擔心,保密是我最大的優點。只是我也要把話說在前頭,清河,我是誓死保護。畢竟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只可惜缺乏背景。你、我還有將軍作靠山,就連薩、長的縱橫家們,也各自有其藩可倚,惟獨這個男人是孤軍奮戰。只憑一己之力,卻想完成天下大業,也只能四處走騙,玩弄伎倆了。希望你能高擡貴手,讓他再多活一陣子,讓他活得更像個英雄吧!”

“這是上頭的意思。”

“你雖然是板倉閣老的家臣,可是,我們都是將軍身邊的近臣,所謂的上頭,也應該是將軍而非板倉閣老吧!”…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8)

Posted on February 18, 2017 at 7:05pm 0 Comments

清河並未擔任任何職位。照理來說,他是這群浪人的招募者,更是創立人,本應擔任總隊長一職才是,可是,幕府方面因有所提防,而未給予他正式職稱。至於清河本人,也不喜歡與這群浪人為伍。所以,他反倒樂得站在超然獨立的地位。

經過十六日的長途跋涉,一行人終於抵達京都,他們分別投宿在洛西壬生鄉幾間鄉士屋裏。

就在這天晚上,清河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舉動。

他將二百多名浪士集合在壬生新德寺的大殿之中,自己則背對本尊阿彌陀如來的佛像,席地而坐。

“我現在要告訴各位,當初組織浪士團的本意。”清河說著。…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7)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33pm 0 Comments

“是個對手。”

佐佐木沒有料到,清河劍術如此精湛,沿著劍梢望去,清河的身體完全暴露在敵人攻擊範圍裏,然而愈是註視愈發現,他整個身體就像一座巍峨不動的大山,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個人還在呼吸嗎?”

“呀!”佐佐木幾度挑撥,清河就是紋風不動,他慢慢挪動腳步,一步一步逼向佐佐木,這期間,佐佐木一再引誘清河出招,清河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最後,佐佐木被逼退到角落時,清河總算吐了一口氣,人看起來也變小了點。

“就是此刻!”…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