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6)

當時,江戶城裏的大廣間是間寬敞得可鋪二、三百張席的大廳。宗城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密談時,常常使用這間大廳。他們在大廳的中央坐下,幾個頭湊在一起時,即使旁人知道“今天又在商量什麽秘密的事情”,也不怕被人聽了壁腳。這一天,他和薩摩藩的島津齊彬、土佐藩的山內豐信、越前藩的松平慶永等諸侯,就擁立一橋慶喜的事,商量好了作戰方略之後,宗城說道:“我正讓家裏給我造黑船呢。”聽了這話,在座的其他“賢侯”們都得感到震驚。宗城的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繼續說道:“目前尚在研究之中。不久前已經派人出差長崎,讓他詳細調查研究。這黑船要造出來,不僅國防上用得著,就是上京來值勤的時候,也可以從宇和島坐著它由海路來江戶啦。”“真是令人大吃一驚啊。不過,去年剛見著黑船,今年就立即動手建造,真不容易!看來您手下定有大能人吧。這麽說,此人定是治荷蘭學的學者啦?!”“是啊,差不離是吧。”宗城含糊其詞地回答,他到底沒有敢說是一個糊燈籠的。盡管宗城還沒有親眼見城下町的這位町人嘉藏,卻完全相信他有造軍艦的才能,宗城堅信嘉藏是能造出軍艦來的。他曾對家老桑折左衛門說過:“此事也要向朝廷方面報一下,順便給其他諸侯吹吹風。萬一嘉藏造不出來,…See More
Nov 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5)

嘉以只好關掉燈籠店,作了動身的準備。但是,糊燈籠的能不能造得了軍艦呢,這事兒,就連嘉藏自己也沒有信心。首先,那來浦賀海面的黑船到底是怎麽樣的?沒有見過黑船的嘉藏根本無法想像它的模樣。“拒絕了吧。”他想道。但是,他回憶起來城下町後這二十年的貧困生涯,就是靠了揀人家掉在路邊的米粒活過來的啊,現在雖說還剛能填飽肚子,然而畢竟已有了五草袋米的俸祿,這只鐵飯碗,他可舍不得丟啊。他暗暗思忖:“比起販賣煙絲和裱糊燈籠來,還是這黑船的買賣強麽。”這麽一想,心情也就平靜了一些。他心裏琢磨:“不管怎麽樣,還是去長崎看看之後再說吧。”但是,不久嘉藏就明白了,對於出身卑賤的他來說,比造軍艦本身還要困難得多的事情正在等待著他呢。侯府命令他說:“關於出差長崎的具體事宜,須藤段右衛門老爺清楚,一切聽從須藤老爺調遣。”聽了這話,他當天就到須藤老爺的府上拜訪。須藤看到嘉藏站在大門口,立即大聲吆喝道:“你就是雇工嘉藏嗎?你為什麽從正門進來啊?”硬是叫他繞到庭院那邊的旁門進去,並讓他俯首帖耳地跪在地上之後,老爺才從頭頂上大聲地命令他。嘉藏匍伏在地上聽著,身子直打哆嗦。後來,人家告訴他說,這種時候,得帶上一盒點心,點心盒裏再…See More
Nov 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4)

(三)正巧是宗城歸國期間,他在宇和島,見了家老桑折呈上來的箱車,說道:“他趕快造一艘自行船。此人在城下町是幹什麽營生的啊?”“是幹裱糊燈籠什麽的。”家老一本正經地回答說。宗城聽了卻並不感到意外。他大概認為,天下沒有糊燈籠的不能造軍艦的規矩。宗城是個急性子,一著急,說話就快,有點口吃。他一旦發布命令,就要求部下立時三刻付諸實行,否則他就不高興。桑折一回到辦公室,便立即將宗城的意見化作了行政命令。他通過城下町的行政長官,命令房主說:“叫嘉藏從明天起到造船所上班,但是得自己帶飯。”這所謂自己帶飯,歸根結底是要他去當造船工的義務幫工的意思。造船所的造船工棚位於海濱,由造船奉行擔任長官。造船工們在官員們的監督下日覆一日、年覆一年地為制造和修理藩府的船只而勞動著。現在,工棚裏已經造好了一艘專供侯爺乘坐的船,藩府命令要在這艘船上裝上嘉藏設計的機器。嘉藏在造船工們的驅使之下,整天忙個不停。工程進展頗為順利,用了二十天時間,機器就完成了。船體的側面裝上了模仿黑船制作的車輪,左側和右側各裝兩個。車輪的操作是由人在船艙內進行的,他只要轉動馬車車輪那麽大小的輪子就行了。終於到了在工棚裏試車的時候了。只見裝在船…See More
Oct 2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3)

齊昭這個人,在政治活動方面也有其老奸巨滑之處。大概是本性難移吧,當他看到自己一方失敗已成定局的時候,竟把最後一個紅球挾在腋下,藏了起來。年輕的宗城發現了這一情況,便從自己一方大將的陣地驅馬徑直奔來,當接近齊昭的坐騎時,只見他揚起馬鞭,“啪”的一下,將齊昭腋下的馬球擊落在地。接著,他又來了一個水底摸月的姿勢,從馬上靈活地將馬球撈起,迅速掉轉馬頭,直奔“球門”,一手高高地掀起帳幕,一手將球投入了門內。在場觀戰的齊昭夫人,目睹宗城身在馬上,高掀軍帳送球入門的情景,不禁對他這種少年武將般的颯爽英姿讚嘆道:“如此英俊少年,莫不是那穿大紅鎧甲的源九郎義經再世麽。”事後齊昭夫人認真地提親,說一定要把自己的長女,候府的大小組許配給宗城。齊昭也很讚同夫人的意見,他命令手下的畫師立原杏所把宗城馬上挑軍帳,送球入門的英姿繪成圖畫,並將這幅畫拿去給小姐看。小姐因此而對未識一面的宗城朝思暮想,此事一時傳為佳話。到雙方交換聘禮訂婚的當兒,水戶藩派家老,後來成為天狗黨首領的伊賀守武田(耕雲齋),出使伊達家,但是這門親事卻未能成功,原因是在要舉行婚禮的五天之前,小姐一病身亡。宗城的容貌:清秀、端莊,鼻梁挺直,嘴唇緊閉…See More
Oct 1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2)

“不錯、不錯,是黑船,這玩意兒來的時候,鬧得全日本滿城風雨,簡直像開了鍋一樣。為此,侯爺吩咐說。”“是侯爺嗎?不是桑折大人啊?”“是侯爺吩咐桑折大人的。說是伊予的宇和島藩能不能造出那種黑船哪。”“哈。”“桑折大人和我商量,因為我常常去他家裏。他問我咱們藩裏有沒有這樣的人材。我禁不住高興地拍著手回答說,有啊,糊燈籠的嘉藏不就是嗎?!”“啊?!”嘉藏聽了這番話,嚇得臉色發青了。糊燈籠的手藝不管多麽高明,可也造不出使用蒸汽機的軍艦來啊。而這位大老爺,畢竟是做慣了大買賣的,果然氣概不凡,他斬釘截鐵地回答道:“洋人能造的軍艦,宇和島的糊燈籠匠肯定也造得出來嘛。嘉藏有這個本事。”聽了清家老爺這番活,嘉藏渾身直打顫了。如果造不出來,那麽老爺就會無地自容,因為他是藩的禦用商人,與此同時,侯府家老桑折大人也將在侯爺面前大失面子。嘉藏步履蹣跚地從後門出來之後,就在夜色籠罩的大街上走著,手裏連燈籠都沒有拿,他走了一圈又一圈,走遍了城下町的所有的大街小巷,他一邊走一邊思索著,並時不時地一屁股坐在寺院的山門之下,兩手抱頭,苦思冥想。當朝陽升起來的時候,他又來到海濱,夾雜在拉拖網的漁民中間,和他們一起唱著拉網小調…See More
Oct 1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1)

在城下町後街四丁目的一家名叫平兵衛店的下等客棧裏,住著一個蓬頭垢面、衣衫不潔的鰥夫。“在擁有十萬石封地的伊達侯爺的居城之下,恐怕很難再找到像他這麽邋遢的人了。”人們都議論說。此人叫嘉藏。伊達侯爺的領地宇和島的城下町,是個等級森嚴的地方,凡在通衢大街上擁有住宅並有參加町長老會選舉權利的人,都稱之為町人。町人以下則是客戶。而客戶又分為上下兩檔。像嘉藏這樣的則被叫作“後街客戶”,屬於最下等的身份。“聽說連老婆都逃掉啦。”街坊鄰居都在竊竊私語,他們知道他過去的經歷。嘉藏的老家是伊達侯爺領地內首屈一指的商埠八幡濱,原先他在那裏開一家買賣雜糧的小店,因為難以糊口,才來到了宇和島的城下町。嘉藏現在雖是光棍,但在老家八幡濱的時候,卻曾娶過老婆。她叫阿熊,是同一個鄉鎮上油醬鋪子老板的女兒。嘉藏的這位妻子對於嘉藏的毫無志氣以及極端貧困的生活大為失望,在與他同居了一年之後便留下一子回了娘家,從此一去不返。“聽說連老婆都逃掉啦”這一不光采的履歷指的即是這事兒。妻子逃回娘家之後,嘉藏的老母勸他說道:“你真是個不會過日子的人哪。孩子由我幫你領著,你上城下町去吧。在那裏,你一個人吃的這點口糧,靠揀揀運糧車落在地上的…See More
Oct 7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風流才成就品位

十五歲踏足娛樂圈的廣告模特,開始要適應名利場的是是非非。某日傳媒追問成龍,他兒子的緋聞,成龍的原句我們不清楚,不過見報的大概是"她不適合我兒子"、"祖明品位沒這樣低"、"不知所謂"——之類。小女孩委屈落淚,並且放棄自薦當他新片女角。然後成龍公開向她道歉。姑且勿論是否"言重",不過意思也是對她"無意"(包括兒子)。成龍一向心直口快且具江湖地位——他有個好處,一旦失言誤傷了人,馬上道歉。唯一不必道歉的,是痛斥字母先生並呼籲圈內人拒絕拍攝騙財騙色電影,果然一呼百應,大快人心。但關乎小南海小女孩的taste,便很有趣。事實上,任何大人都認為小孩taste不夠高——因為經驗不足。任何一位"資深"男人,闖蕩情場閱人無數,感覺又怎麽會與初出茅廬者相同?他們的要求更高,對女人的品位當然有自己的一套。男人"風流",品位便是他的"成就"——無名無利只敢對靚妹及庸脂俗粉起痰的,則只屬"鹹濕佬"、"金魚佬"、"核突佬"。是的,很勢利。正如女人,身份相同,但名堂等級分為"紅顏知己"、"女友"、"女伴"、"二奶"、"狐貍精"、"雞"。See More
Oct 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鯨魚屋的願望

歐洲電影節中,有部改變自著名小說的奧地利電影《魚樂無窮》。這個名字我們天天見面,乃亞視最佳作品之一(另一為《亞視四十年經典重溫》)。看簡介,這德語對白英文字幕的電影原來很好玩。蘇菲繼承了一份奇怪的遺產,便是防腐處理的"鯨魚屋"。巨大的鯨魚屋有著神秘力量:任何人只要和蘇菲在魚腹內發生性行為達高潮,便可以實現一個願望。因有一個男人這樣幹了,他希望拋棄了的女人瑪利亞回頭。果然如願。蘇菲另找個男人再實驗一下,陰錯陽差,把新娘子瑪利亞變成一條狗。為了解咒,蘇菲只好設法勸說村中男人來交合、許願、好使瑪利亞回復人形。但試問誰肯犧牲自己的精液和願望?彌天大禍因而一發不可收拾——這是一個黑色喜劇?成年人的童話故事?庸俗小市民的寫照?不。這其實是一個悲劇——夢想絕大部分不能成真。能夠實現的,都不是我們真心需要的。我們想要一個人,很多時只得到一條狗。至此,配額剛好用完。我們若只有一個許願的機會,恐慌忙亂,不知如何使用。轉瞬,又失去了。See More
Sep 27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沒有這樣的人

某選美評判一再表示,她與其他幾位在評判時早已取得共識,所以冠亞季軍絕對是評判的心水。她說:"十二個女孩子中,是沒有靚到可以不考慮她們的操行就給她們拿獎的。"——世上哪有"驚為天人",可完全不作任何考慮便全部投她一票的美女?若有,相由心生,一定亦令人如沐春風。既然沒有,一切便只是小眾的比較了。靚不靚,得公認。選美年年有。當選的認為公平,落選的認為黑暗而"賤"(好新鮮的形容詞。豈非也踹了自己一腳?)累得有頭有面的評判們出來澄清一番,以示要"造馬"也不易,不容收買之類。此乃後遺症。一場遊戲,都是些十來二十歲博出位的小女孩,真嘆為觀止——不要緊,明年又再繼續跳舞。知識評判的話,很有點意思。沒有人靚到可不講操行?借用一下。同理:——沒有人有才華到可不講風骨。沒有人得勢到可不問良心。沒有人能幹到可不靠朋友。沒有人霸道到可不求事實真相。沒有人富貴到可不信命。沒有人幸運到可不擇手段。沒有人聰明到可不墮落情網。沒有人——See More
Sep 2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最愛和次愛

他倆還沒有真正開始呢。女人問男人:"假如有兩個女人,一個是你的最愛,一個是你的次愛——最愛哪個不能十分確定是不是接受你,你會不會選擇了次愛那個?""我當然還是要最愛那個。""但那是不確定的。"女人說,"最愛跑了,你不要次愛嗎?"男人慢條斯理:"我會把次愛變成最愛"又道:"一個人的心放不下兩個人。"所以她才放心了。一個人的心放不下兩個人?怎麽會?心的體積很小,但容量很大。再多也放得下,並且男人無所謂"最愛"、"次愛"。統統是他的"次愛",——假如他最愛自己。統統是他的"最愛",——當面對任何他想征服的女人,單對單,這兩個字不難出口。又不需本錢。或者,在某一個特定時空是"最愛",過後淪為"次愛",並非誰的錯。在沒得選擇的情況下,把次愛變成最愛是妥協。在有的選擇的情況下,把最愛變成次愛是取捨。這樣忐忑很無聊,但世上的女人都為此,一生困擾不安。See More
Sep 2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有點火,有點邪,有點壞

一個導演說:"拍戲,無論你拍什麽戲,最要緊要有火。"有火,拍自己喜歡拍的東西,即使很淒慘,"捱"得要死,都有滿足感——其實做人也要有火,有火,才有動力。愛人,更加要有火,否則原地踏步,不進則退。火除了燃燒,還帶有悲壯,——因為它始終會熄滅,力盡淪落,氣絕身亡。它推動你在某一時刻堅持、任性、無懼,和充滿靈感。當你說,"怕什麽?大不了——"時,你好猛。我以為,導演不但要有火,還有有點邪,有點壞,有點不羈,作品才好看。電影是偏門、是桃花、是幻象,四平八穩正氣圓潤,可以放在教育電視,或中央臺,或參加金雞百花獎,模範人物還可以當上影帝影后。電影、小說、畫作、詩詞、戲劇、音樂——一切創作,好聽好看,字裏行間帶著魅惑的,都不會工整。藝術而"工整",便是一種罪行。舉例:蒲松齡的《聊齋》傳誦一時,天馬行空,正中帶邪;他閣下的詩,一點也不迷人,甚至悶,只是個糟老頭的嘆謂,正因太過"實"。一個慈悲而善良的藝術家,做人八十五分,作品只能"見仁見智"了——同理,很不幸,女人喜歡的男人,總是有點火,有點邪,有點壞,有點不羈。即使兇終隙末。See More
Sep 1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張潮的《幽夢影》

清代才子張潮,留給世人一本好書。它是一本靈巧、聰明、幽默的格言妙論。我很喜歡看"語錄",所以推介《幽夢影》。手上的是民國舊書的影印本而已。那是多年前一位朋友K送給我留念的。今天坊間已有中英文對照本出版,但封面上寫他是明人。(翻資料:張潮,文學家,字山來,號心齋,安徽歙縣人,生於一六五零。曾任翰林孔目。以刊刻叢書為世人所稱——明亡於一六四四年,李自成攻入北京止。那麽他應該是夾縫人了。)不管是明末或清初,但《幽夢影》的佳句甚多。這三個字雖聽來溫柔婉約,如惺忪綺夢,卻是才氣橫溢。都說香港語文程度淺,此書並不艱澀深奧,掀掀必有所得。摘錄一些句子:"情必近於癡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多情者必好色,而好色者未必凈屬多情;紅顏者必薄命,而薄命者未必屬紅顏;能詩者必好酒,而好酒者未必凈屬能詩。""蛛為蝶之敵國,驢為馬之附庸。""妾美不如妻賢,錢多不如境順。""律己宜帶秋氣,處世宜帶春風。""痛可忍而癢不可忍,苦可耐而酸不可耐。""莊周夢而為蝴蝶,莊周之幸也。蝴蝶夢而為莊周,蝴蝶之不幸也。"See More
Sep 1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6)

天色已近黃昏,殘陽如血。萬助和愛看熱鬧的小市民混在一起,觀察刑場裏的情況,土佐藩的藩吏和妙國寺的住持吵得不可開交,也沒逃過他的眼睛。妙國寺住持說:“我沒有墳地埋他們,本剎是曾經受過奈良天皇所冊封的大廟,如此風水寶地能埋罪惡昭著的犯人嗎?”土佐藩方面認為死去的十一個人不是罪犯,而是“烈士”,要讓他們在妙國寺入土為安。妙國寺住持死活不肯:“不行,絕對不行。把他們埋到鳶田去。”鳶田是刑死或病死無主囚犯的埋葬地。正鬧得難解難分的時候,萬助跑過來打圓場。他這樣做,不是俠義心激奮,也不是愛國心湧動,只是他從這中間又看到了商機。“兩位借一步說話,這些人的身後事包在我身上。”他把那位藩吏拉到一邊:“妙國寺既然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附近有一座寶珠院,廟小破敗,那裏的住持,一定會接下這個安排的。”一邊說,一邊派手下把寶珠院的住持拉了過來,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讓雙方都安靜下來。當住持吱吱唔唔還不肯答應的時候,萬助一拍大腿:“您啊,等著瞧好的吧!”一句話堵住了住持的嘴。他馬上從大阪拉了一、二百個手下,讓他們披上寫有“寶珠院”的號衣,操辦十一位土佐藩士兵的喪事,這當然是不給錢的。他又通過關系把大阪的同參兄弟、徒弟召…See More
Apr 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5)

界市港口從幕府開府以來,從沒有對外國人開放過。這些外國人一下子來到這裏,看熱鬧的小市民鬧翻了天。軍監府為了彈壓地面,讓萁浦、西村兩個人領二十八個士兵,包圍了這二十二個法蘭西軍人,要他們離開這裏。是言語不通,還是為了其它什麼事,浪漫的法蘭西人跟這隊士兵扭打了起來,邊打邊撤,不知怎麼搞的,還把插在土墻上的土佐藩的軍旗也捎帶走了。一個叫梅吉的士兵,原本幹的是消防員,拿著救火鉤,連打帶搶,總算把軍旗奪了回來。小隊其它隊員士氣大振。這時,荷槍實彈的藩兵趕來了,兩下兵和合一處,把法蘭西人趕下了海,並朝逃走的汽船放了一陣亂槍。法蘭西海軍官兵當場被擊斃兩名,淹死七人,打傷七名。法方一共傷亡了十六個人。汽船開得飛快,回到了大阪港。很自然,這件事發展成為了“國際爭端”。新政府很快迫於國際壓力把萁浦、西村和二十八個小隊官兵軟禁起來,等候發落。新政府在外交上還是個“雛兒”,腰桿不硬。只好答應法國公使“嚴懲肇事者”的要求,這還不算,法國公使還附加了一個條件:“請生還的六名法蘭西海軍士兵,到刑場監刑。”新政府一口答應了公使的要求,並命令土佐藩照辦。土佐藩考慮再三,讓三十名隊員抓鬮,挑了二十人,告誡他們,要他們為了…See More
Mar 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4)

三“好景不長,良辰難再”,很快天就變了。慶應四年剛開年,集結在大阪的幕府軍進軍京都時,在鳥羽伏見與薩摩、長州、土佐三個藩的聯合軍幹了一仗,大敗而歸。萬助一看大勢不妙,馬上脫下那身“虎皮”,把姓名也改了回來,又變成了白相人。“大阪老城隨便進,屋裏東西隨便拿。”這個很引人的謠言很快在城外傳開了。大批老百姓如同蝗蟲一般湧入城內,老少男女都有。日子過得不那麼緊的小市民也拉著鄰居來撿洋落,確實這個城市也跟萬助一樣,不佐幕,不勤王,錢才是至高無上的。不久長州藩的軍隊穿著輕便的軍服開了過來,可並不進大阪城,安營紮寨在大手門。跟其他戰爭勝利者不一樣,長州藩的軍隊不搞入城式,對老城裏市民趁火打劫的行為也熟視無睹。這麼一來,市民的膽子更大了。大阪城如同一塊磁鐵,把四周的老百姓都吸了進來。長州藩的軍隊好像什麼都沒看見,一直按兵不動。後來才知道,他們怕城內幕府的軍隊撤退時可能埋了地雷,找工兵排雷費時費力,才想出這個李代桃僵的方法,讓老百姓到雷區裏去跑一圈,探探虛實。不久,城裏兩塊地方一起火光沖天,雷聲隆隆,幾個想發橫財的小市民也炸飛上了天。長州藩的軍隊既然達到了目的,馬上打點行裝進城,一面四處貼出“禁止掠奪”…See More
Mar 2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3)

想來想去沒有辦法,留守處的“留守居役”(留守處處長)平松權左衛門請示上司怎麼辦,上司指示他“便宜行事”,把皮球又踢了回來。不過有了“便宜行事”的指示,事就好辦多了。平松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辦法。大年三十,平松帶著馬弁和侍衛,登門造訪了萬助。他提出給萬助一個武士的頭銜,要萬助把這副擔子挑起來。這讓萬助吃了一驚:“讓我冒充武士?”萬助的腦子剎時間轉動起來。他由局勢聯想到暮氣沈沈的幕府,又想到會不會回到藩鎮割據的時代──他想得很遠很遠。“這差事麻煩,不好辦,你們承擔的地面在橫崛以西,地廣人稀,河川又多,離海又近,強盜的船海上來,往河岸上一靠,就能上岸大搶一番,然後大搖大擺地下海溜走。要堵住這關關口口,總要二、三百人吧?”“對,對,對!”平松不置可否地答道。這個老江湖只給萬助一個武士的頭銜,除此之外,一柳藩一文錢不掏,一個人不出。萬助這對光棍眼,一眼就看出了對方的底牌:“那我和‘新選組’一樣?”“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你帶的人只要碰到不法浪人,可以就地正法。我們是小藩鎮,一沒錢,二沒人。萬助先生是附近有名的聞人,我們就想請萬助大俠提攜一下。”“人窮志短,馬瘦毛長。說我是聞人,我只不過是幹些刀頭舔血的…See More
Mar 21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6)

Posted on October 2, 2018 at 6:41pm 0 Comments

當時,江戶城裏的大廣間是間寬敞得可鋪二、三百張席的大廳。宗城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密談時,常常使用這間大廳。他們在大廳的中央坐下,幾個頭湊在一起時,即使旁人知道“今天又在商量什麽秘密的事情”,也不怕被人聽了壁腳。這一天,他和薩摩藩的島津齊彬、土佐藩的山內豐信、越前藩的松平慶永等諸侯,就擁立一橋慶喜的事,商量好了作戰方略之後,宗城說道:

“我正讓家裏給我造黑船呢。”

聽了這話,在座的其他“賢侯”們都得感到震驚。宗城的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繼續說道:“目前尚在研究之中。不久前已經派人出差長崎,讓他詳細調查研究。這黑船要造出來,不僅國防上用得著,就是上京來值勤的時候,也可以從宇和島坐著它由海路來江戶啦。”…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5)

Posted on October 2, 2018 at 6:40pm 0 Comments

嘉以只好關掉燈籠店,作了動身的準備。但是,糊燈籠的能不能造得了軍艦呢,這事兒,就連嘉藏自己也沒有信心。首先,那來浦賀海面的黑船到底是怎麽樣的?沒有見過黑船的嘉藏根本無法想像它的模樣。

“拒絕了吧。”他想道。但是,他回憶起來城下町後這二十年的貧困生涯,就是靠了揀人家掉在路邊的米粒活過來的啊,現在雖說還剛能填飽肚子,然而畢竟已有了五草袋米的俸祿,這只鐵飯碗,他可舍不得丟啊。他暗暗思忖:“比起販賣煙絲和裱糊燈籠來,還是這黑船的買賣強麽。”這麽一想,心情也就平靜了一些。他心裏琢磨:“不管怎麽樣,還是去長崎看看之後再說吧。”

但是,不久嘉藏就明白了,對於出身卑賤的他來說,比造軍艦本身還要困難得多的事情正在等待著他呢。…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4)

Posted on October 2, 2018 at 6:40pm 0 Comments

(三)



正巧是宗城歸國期間,他在宇和島,見了家老桑折呈上來的箱車,說道:

“他趕快造一艘自行船。此人在城下町是幹什麽營生的啊?”

“是幹裱糊燈籠什麽的。”家老一本正經地回答說。宗城聽了卻並不感到意外。他大概認為,天下沒有糊燈籠的不能造軍艦的規矩。

宗城是個急性子,一著急,說話就快,有點口吃。他一旦發布命令,就要求部下立時三刻付諸實行,否則他就不高興。桑折一回到辦公室,便立即將宗城的意見化作了行政命令。…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3)

Posted on October 2, 2018 at 6:38pm 0 Comments

齊昭這個人,在政治活動方面也有其老奸巨滑之處。大概是本性難移吧,當他看到自己一方失敗已成定局的時候,竟把最後一個紅球挾在腋下,藏了起來。

年輕的宗城發現了這一情況,便從自己一方大將的陣地驅馬徑直奔來,當接近齊昭的坐騎時,只見他揚起馬鞭,“啪”的一下,將齊昭腋下的馬球擊落在地。接著,他又來了一個水底摸月的姿勢,從馬上靈活地將馬球撈起,迅速掉轉馬頭,直奔“球門”,一手高高地掀起帳幕,一手將球投入了門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