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Apr 1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4)

接近拂曉時,襲擊中立賣禦門的三百名長州軍,一路喧囂地從鳥取藩邸前經過。即使如此,小五郎還是沒有加入行列。對於這位伶俐的男人來說,參戰無疑前去送死,這點,他比誰都清楚。不過,留守藩邸的鳥取藩士部看不過去。“桂大人。”“此刻,打從藩邸前通過的不正是你的友人、同志和下屬嗎?你為什麽不加入他們的行列呢?難道你是害怕嗎?”這番話說得太白、太露骨了。小五郎終於捱不下去。當然,從上加茂鳥取藩的陣營處,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回訊到來。桂公遂突然離去。仿佛是被鳥取藩給轟出藩邸。《松菊木戶公傳》(木戶公傳記編纂所)的記載:公遂蹶然而去,求一死所,與殘眾共赴界町(禦門)。這時:戰事方酣,炮聲轟天地,公未有半刻躊躇,即獨奔赴界町。時逢長藩兵士敗走,祝融肆虐鷹司邸。長州軍被徹底粉碎,幕府方面也開始展開掃蕩。就在這時候,桂仍在戰場上左往右來,徘徊了一陣子。根據木戶孝允(桂小五郎)的自敘傳中所記載:再次回到朔平門附近(中略),查看闋下情形,乘夜,於返天王山(長州軍陣地)途中經伏見時,聞知天王山已兵散消息,不禁茫然良久。無可奈何下,他再度回到滿是幕軍的京都。這也正是桂膽大心細之處,從伏見到大阪沿途上,幕府布下天羅地網,準備…See More
Mar 2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3)

 “叫什麽名字?”“桂小五郎。”“嗯──”沒聽過。“現在市區裏,到處張貼他的畫像,年紀約三十多歲,中等身材,鼻梁挺直,眉清目秀。我曾經見過他一次面,是個相當挺拔、帥勁的男人。”“啊!果然是他,他就在城崎──”堀田幾乎沖口而出,但話到舌間還是吞回肚裏。 二…See More
Feb 2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2)

晚飯後,堀田和男人一起下棋。男人繃著一張嚴肅毫無感情的臉,和先前的笑容全然不同。而且,這男人的棋下得太謹慎,也太理性了,堀田從未下過這麽枯燥乏味的棋。這期間,旅館的女兒阿瀧數度進出房間,一會兒換茶,一會兒端果子,照顧得很殷勤。不過,偶爾她飄向那男人的眼神,絕非尋常,這兩人之間──下了兩盤棋,都是堀田慘敗,對手太強了。而且,下棋時男人絕不多話,甚至連名字也沒透露。“奇怪的家夥。”隔天,堀田向阿瀧打聽:“那位先生是何許人呀?”只見阿瀧沈默了半晌,才說道:“堀田先生──”她一臉愁悶無從傾訴似地。“我相信堀田先生的為人,才誠心要求,希望您不要將他在這兒的事情,泄露出去。”聽她這麽一說,堀田更加確定先前的想像了──是長州的武士。最近,這滿是高山峽谷的出石藩裏,也來了京都守護職的通告。這是因為一個月前,約有千名左右的長州兵,在家老福原越後、國司信濃、益田越中等三人的率領下,進軍京都,準備向朝廷強行申訴,因而與守護京都的各藩藩兵在伏見、禦所附近,以及各市區中發生激烈戰鬥,這就是史稱的“蛤禦門之變”或者“禁門政變”。結果,長州兵敗逃,並在京裏各市區放火焚燒,火勢蔓延了八萬八千余公尺,單單是民家就有二萬…See More
Feb 11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1)

最近,昌念寺裏來了一個奇怪的食客。昨天,堀田半左衛門從妻子那兒聽到這件事,當時,半左衛門並未放在心上,只回了一句:“寺廟裏,什麽奇怪的人都有吧!”半左衛門是但馬出石藩的槍術師,領糧五十石,為人親切、隨和,在藩裏甚得人緣。這但馬出石是領糧三萬二千石的仙石家的食邑,城中約有千戶人家左右。出石川流經市中心,兩岸農家與平常人家參差並排而立,除此之外,就是但馬到處可見,平凡無奇的群山與城池了。昌念寺就位於市區東北方。過了幾天,堀田半左衛門前往昌念寺。他和住持是棋友,經常一起下棋、聊天。進入方丈室時,一位百姓打扮的男人正和住持低聲說話,瞧見半左衛門進來,立刻起身,連個招呼也沒有便退出室外。“住持,那個人是──”堀田一邊問著,一邊在棋盤上放下棋子。“那個人啊!”住持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說道:“有一位施主托我照顧他,好像在躲避官差,所以,連他的戶籍和姓名我也不知道。”堀田從那人的眼神可以斷定對方是名武士。中等身材、肌肉結實,看起來相當機敏的一個男人,是個武藝高手!而且,絕非等閑之輩。若不是這些引起堀田好奇,他才沒有興趣去探人隱私呢!意外地,堀田又在城裏廣江屋的商店中,看到這位昌念寺的客人正忙著工作。堀…See More
Jan 27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12)

隔日下午,正當浦準備下樓外出,門口站著一位外出打扮的女人,仔細一瞧,竟然是加代。“你──怎麽跑來了?”“我來找你呀!”加代擡頭說著,沒有半點笑容的臉上,兩邊額骨高高突起。啟輔看著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不禁懷疑,自己那晚擁抱的加代,真是眼前的這位女人嗎?“我的房間在二樓,先上來再說吧!”女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爬上樓梯,進了房間,一屁股便坐在榻榻米上,仿佛準備在這裏落地生根似地。啟輔不禁被她的氣勢懾倒。“回信我已經送出。”“我看過了。”加代回答著,臉上仍然沒有半點表情。她左看右看,大致環顧了整個房間。啟輔卻不禁感到納悶,從那一晚到現在,也已經有五個月了,可是,他怎麽看,加代的肚子都不像是有身孕的人。“既然你已經看過信,那就應該安心在家等我才對呀!”“不要!”加代的視線,好不容易才從天花板轉向啟輔,她凝視啟輔的臉,篤定地說道:“我要嫁給你。再說,肚子裏的孩子也一天天大了起來,我不能再待在家鄉呀!”“可是,這棟宅子屬於藩邸,婦人家是不允許住在這裏的。”“我出來時,身上帶了一些錢。”加代是早就抱定決心要在外頭租屋生活了。啟輔突然憶起團栗街那條巷子的景象。一想到自己將和這個女人在那附近一帶賃屋同居,啟…See More
Jan 2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11)

啟輔自己雖然也是新生代,但由於他的師承,乃以水戶學者的直系自稱。所以,他對水戶學派的脈絡,知之甚詳。“山本君,”啟輔一手按著劍柄。“我得把話說在前頭,我們十津川鄉士,數千年來都是勤王的鄉士,這回也是為了保護朝廷才上京裏來。對於有悖原則的企圖,我是不會參與的。”“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麻煩你了。”山本說完,起身即欲離去。“等一下,山本君,我看你才是真正的逆賊吧!”“這話怎麽說?”“你要我殺了住谷寅之介先生,這對勤王工作來說,無異是徒孫親手弒殺自己的師祖,請你把話說清楚,否則,我不能讓你活著離開這裏。”“浦君,請先別激動!”山本也本能地將手按在腰間的劍柄上,但他卻心裏有數,若要憑劍藝,他遠非眼前這位頭腦單純的十津川鄉士的對手。“好吧!我就說一點給你聽。”喀喇一聲,山本將劍推回劍鞘裏。“浦君,你的腦筋落伍了,”山本繼續說道:“十津川的同志也都落伍了。不過,我沒想到連你也如此。”“──”“時代的巨輪正飛馳著,水戶也不可能永遠都是水戶。毋寧說此刻的水戶,反而成了阻礙時代前進的一大障礙。”水戶,包括過世的藤田東湖在內,至死仍然不敢提及關於倒幕的事情。這是因為水戶終究是德川禦三家(編註:尾張、紀伊、水…See More
Jan 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10)

“那我就不客氣了。”啟輔回答著。啟輔舉杯一飲而盡。酒過幾巡之後,人的意識也在酒精的薰蒸下漸趨朦朧。奇怪的是,這群人雖然相互來回敬酒,卻都未稱呼對方的名姓。結果,直到人散時,浦還搞不清楚對方究竟是何來歷。之後又過了幾天,啟輔一直待在十津川屋邸等候山本的消息,和往常一樣,仍是毫無音訊。到底要殺的是誰呢?浦不禁也著急起來。只要一完成任務,他便即刻趕回十津川的故鄉,在那兒,還有一個女人正引領企盼著呢。算算日子,加代的肚子也該漸漸大了。就算再強的女人,也會如坐針氈,日夜坐立難安吧!幾天後,山本那張黝黑的小臉終於在啟輔的房間裏露面。“真是對不起,讓你久等了。”山本邊說著,邊拭去額上的汗水。“自從分手後,我每天跟蹤那人,調查有關他的一切行蹤,總算讓我發現他經常去的地方。由於對方是個大人物,平時外出,身旁總是圍繞整群的門生或部屬。唯一他單獨行動的時候,就是探望情婦了。所以,咱們下手的對象,若是個大人物時,首先得調查他外頭是否有女人。接下來便是觀察那環境,周圍是否有派人保護,再其次就是附近的地理形勢也要摸得一清二楚才行。”“都調查清楚了嗎?”“當然!官川町的北邊,也就是俗稱團栗街一帶,才有人肯出借房子給…See More
Jan 2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9)

土州藩士山本旗郎回到京都,已是六月的事。他立刻前往十津川屋邸探望浦啟輔。山本將頭髮梳成當時流行的尊攘風,前額剃得窄窄的,像一弧彎月,並未結發,任長發由頭頂系發的地方直接垂下。身上穿著布羽織上衣,配上白底小點的褲子,腰間插著朱紅劍鞘的大小兩刀,腳上則跟著樸木制帶齒的木屐。“這只怪鳥。”在當時,街坊人家對於如此一身打扮的志士風尚,常以怪鳥比喻戲稱。這種怪鳥(志士風尚)啊!近來憑借朝運昌隆而誕生。嘴巴尖尖像老鷹,屁股翹翹像把刀;腳下著木屐,前額剃窄窄。這種鳥啊!剖其腹,膽子一丁點兒大;說話像吟詩。若只聽其聲,不乏勇猛剛健之音,遇事則溜之大吉。不過,山本旗郎卻不盡然是歌謠中所傳述的男人。“先喝酒再說。”山本將帶來的酒瓶往桌上一放,和浦兩人喝起酒來。酒過三巡後,山本開始感到醉意醺然,於是,扯開喉嚨唱起藤田東湖的幾篇詩作。在旁坐了半天的啟浦,看山本老是扯不到正題,不免有些興味索然。最後,他終於忍不住開門見山的問道:“山本君,關於你托人帶信給我的事,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嗯──”,山本詩興正濃,不料中途被打斷,顯得有些不快。“何必這麽急著知道!在這之前,我還要為你引見幾位大人。”“究竟是什麽事呢?…See More
Jan 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8)

這立刻引起東湖先生的興趣,並在書房接見赤龍庵。“沒想到能見到十津川的人啊!”東湖像是發現珍禽異獸似地上下打量著赤龍庵。這是因為大和十津川在日本的地理中,屬於人跡罕至的深山地區。根據《古事紀》、《日本書紀》中的記載,住在這山區的人種屬神代(編註:傳說中神武天皇前的諸神時代)、國巢(編註:在大和國吉野郡)人種。當年,神武天皇登陸熊野,進攻大和盆地時,為天孫族人引路,擔當向導的土著,便是他們的祖先。以後,朝廷從大和、奈良、京都一再更遷的過程中,這支山岳族人始終以不同的形式效忠朝廷。只要朝中一有事變,他們立刻拿起武器,保衛朝廷。例如古代的保元、平治之亂(編註:後白河天皇保元元年,後白河天皇軍隊擊敗崇德上皇軍,史稱保元之亂;二條天皇平治元年,源信賴、源義朝攻入宮中,後敗於平清盛、平重盛之手,為平治之亂)、南北朝(編註:十四世紀時,日本皇室分為吉野“南朝”和京都“北朝”兩系,分裂近六十年)之亂,他們都曾登上歷史舞台,甚至為了流亡的南朝,誓死抵抗足利幕府(編註:一三一八年,足利尊氏出任北朝征夷大將軍,開創幕府)。而水戶學派即是否定北朝,尊奉南朝為正統的學派。對東湖先生來說,十津川的赤龍庵無異是勤王史…See More
Dec 21, 201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7)

浦的老家甲羅(河童)堂,是練功修行者下榻住宿的地方。啟輔在家排行老二。位於老家正下方,則是被稱為不動谷的深谷。十津川這地方原是由群山峻嶺綿亙而成。浦每日面對山巒起伏、朝霧夕嵐,不禁對在京都的生活,有著恍如隔世的不真實感。時序進入五月,十津川的深山谷底也讓一片新綠淹沒。一天,甲羅堂裏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此人姓山伏,一臉紅潤,是京都聖護院的人。這一趟路,聽說是準備前往熊野。“京裏托我捎信給你。”說著,山伏將一封由油紙裝好的信箋交給啟輔。看來這山伏純粹負責送信而已,有關其他的消息,一概不知。啟輔打開信箋,正是土州藩士山本旗郎的筆跡。信上內容大致是說:浦君回到故鄉療傷,也有一段時日了,不知道傷勢覆原得如何?如早日覆原,希望能盡快回到京都,京裏有一分任務,非浦君莫屬。旗 敬上這真是好消息!浦啟輔看完信,興奮得整個人仿佛離地跳起。京都裏包括薩、長、土三藩的同志,果然沒有忘了還有浦啟輔這個十津川的鄉士。難得承蒙大家如此看重,就算傷勢尚未覆原,浦啟輔也恨不得立刻揮翅飛回京都。收拾行囊,浦即刻出發。由於大阪天滿的三十石碼頭附近,許多新選組爪牙正在搜查來往進入京都的船只。所以,浦在船一靠岸後,改采陸路,沿著…See More
Dec 12, 201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6)

當時,江戶城裏的大廣間是間寬敞得可鋪二、三百張席的大廳。宗城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密談時,常常使用這間大廳。他們在大廳的中央坐下,幾個頭湊在一起時,即使旁人知道“今天又在商量什麽秘密的事情”,也不怕被人聽了壁腳。這一天,他和薩摩藩的島津齊彬、土佐藩的山內豐信、越前藩的松平慶永等諸侯,就擁立一橋慶喜的事,商量好了作戰方略之後,宗城說道:“我正讓家裏給我造黑船呢。”聽了這話,在座的其他“賢侯”們都得感到震驚。宗城的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繼續說道:“目前尚在研究之中。不久前已經派人出差長崎,讓他詳細調查研究。這黑船要造出來,不僅國防上用得著,就是上京來值勤的時候,也可以從宇和島坐著它由海路來江戶啦。”“真是令人大吃一驚啊。不過,去年剛見著黑船,今年就立即動手建造,真不容易!看來您手下定有大能人吧。這麽說,此人定是治荷蘭學的學者啦?!”“是啊,差不離是吧。”宗城含糊其詞地回答,他到底沒有敢說是一個糊燈籠的。盡管宗城還沒有親眼見城下町的這位町人嘉藏,卻完全相信他有造軍艦的才能,宗城堅信嘉藏是能造出軍艦來的。他曾對家老桑折左衛門說過:“此事也要向朝廷方面報一下,順便給其他諸侯吹吹風。萬一嘉藏造不出來,…See More
Nov 23, 201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5)

嘉以只好關掉燈籠店,作了動身的準備。但是,糊燈籠的能不能造得了軍艦呢,這事兒,就連嘉藏自己也沒有信心。首先,那來浦賀海面的黑船到底是怎麽樣的?沒有見過黑船的嘉藏根本無法想像它的模樣。“拒絕了吧。”他想道。但是,他回憶起來城下町後這二十年的貧困生涯,就是靠了揀人家掉在路邊的米粒活過來的啊,現在雖說還剛能填飽肚子,然而畢竟已有了五草袋米的俸祿,這只鐵飯碗,他可舍不得丟啊。他暗暗思忖:“比起販賣煙絲和裱糊燈籠來,還是這黑船的買賣強麽。”這麽一想,心情也就平靜了一些。他心裏琢磨:“不管怎麽樣,還是去長崎看看之後再說吧。”但是,不久嘉藏就明白了,對於出身卑賤的他來說,比造軍艦本身還要困難得多的事情正在等待著他呢。侯府命令他說:“關於出差長崎的具體事宜,須藤段右衛門老爺清楚,一切聽從須藤老爺調遣。”聽了這話,他當天就到須藤老爺的府上拜訪。須藤看到嘉藏站在大門口,立即大聲吆喝道:“你就是雇工嘉藏嗎?你為什麽從正門進來啊?”硬是叫他繞到庭院那邊的旁門進去,並讓他俯首帖耳地跪在地上之後,老爺才從頭頂上大聲地命令他。嘉藏匍伏在地上聽著,身子直打哆嗦。後來,人家告訴他說,這種時候,得帶上一盒點心,點心盒裏再…See More
Nov 2, 201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4)

(三)正巧是宗城歸國期間,他在宇和島,見了家老桑折呈上來的箱車,說道:“他趕快造一艘自行船。此人在城下町是幹什麽營生的啊?”“是幹裱糊燈籠什麽的。”家老一本正經地回答說。宗城聽了卻並不感到意外。他大概認為,天下沒有糊燈籠的不能造軍艦的規矩。宗城是個急性子,一著急,說話就快,有點口吃。他一旦發布命令,就要求部下立時三刻付諸實行,否則他就不高興。桑折一回到辦公室,便立即將宗城的意見化作了行政命令。他通過城下町的行政長官,命令房主說:“叫嘉藏從明天起到造船所上班,但是得自己帶飯。”這所謂自己帶飯,歸根結底是要他去當造船工的義務幫工的意思。造船所的造船工棚位於海濱,由造船奉行擔任長官。造船工們在官員們的監督下日覆一日、年覆一年地為制造和修理藩府的船只而勞動著。現在,工棚裏已經造好了一艘專供侯爺乘坐的船,藩府命令要在這艘船上裝上嘉藏設計的機器。嘉藏在造船工們的驅使之下,整天忙個不停。工程進展頗為順利,用了二十天時間,機器就完成了。船體的側面裝上了模仿黑船制作的車輪,左側和右側各裝兩個。車輪的操作是由人在船艙內進行的,他只要轉動馬車車輪那麽大小的輪子就行了。終於到了在工棚裏試車的時候了。只見裝在船…See More
Oct 25, 201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3)

齊昭這個人,在政治活動方面也有其老奸巨滑之處。大概是本性難移吧,當他看到自己一方失敗已成定局的時候,竟把最後一個紅球挾在腋下,藏了起來。年輕的宗城發現了這一情況,便從自己一方大將的陣地驅馬徑直奔來,當接近齊昭的坐騎時,只見他揚起馬鞭,“啪”的一下,將齊昭腋下的馬球擊落在地。接著,他又來了一個水底摸月的姿勢,從馬上靈活地將馬球撈起,迅速掉轉馬頭,直奔“球門”,一手高高地掀起帳幕,一手將球投入了門內。在場觀戰的齊昭夫人,目睹宗城身在馬上,高掀軍帳送球入門的情景,不禁對他這種少年武將般的颯爽英姿讚嘆道:“如此英俊少年,莫不是那穿大紅鎧甲的源九郎義經再世麽。”事後齊昭夫人認真地提親,說一定要把自己的長女,候府的大小組許配給宗城。齊昭也很讚同夫人的意見,他命令手下的畫師立原杏所把宗城馬上挑軍帳,送球入門的英姿繪成圖畫,並將這幅畫拿去給小姐看。小姐因此而對未識一面的宗城朝思暮想,此事一時傳為佳話。到雙方交換聘禮訂婚的當兒,水戶藩派家老,後來成為天狗黨首領的伊賀守武田(耕雲齋),出使伊達家,但是這門親事卻未能成功,原因是在要舉行婚禮的五天之前,小姐一病身亡。宗城的容貌:清秀、端莊,鼻梁挺直,嘴唇緊閉…See More
Oct 15, 201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2)

“不錯、不錯,是黑船,這玩意兒來的時候,鬧得全日本滿城風雨,簡直像開了鍋一樣。為此,侯爺吩咐說。”“是侯爺嗎?不是桑折大人啊?”“是侯爺吩咐桑折大人的。說是伊予的宇和島藩能不能造出那種黑船哪。”“哈。”“桑折大人和我商量,因為我常常去他家裏。他問我咱們藩裏有沒有這樣的人材。我禁不住高興地拍著手回答說,有啊,糊燈籠的嘉藏不就是嗎?!”“啊?!”嘉藏聽了這番話,嚇得臉色發青了。糊燈籠的手藝不管多麽高明,可也造不出使用蒸汽機的軍艦來啊。而這位大老爺,畢竟是做慣了大買賣的,果然氣概不凡,他斬釘截鐵地回答道:“洋人能造的軍艦,宇和島的糊燈籠匠肯定也造得出來嘛。嘉藏有這個本事。”聽了清家老爺這番活,嘉藏渾身直打顫了。如果造不出來,那麽老爺就會無地自容,因為他是藩的禦用商人,與此同時,侯府家老桑折大人也將在侯爺面前大失面子。嘉藏步履蹣跚地從後門出來之後,就在夜色籠罩的大街上走著,手裏連燈籠都沒有拿,他走了一圈又一圈,走遍了城下町的所有的大街小巷,他一邊走一邊思索著,並時不時地一屁股坐在寺院的山門之下,兩手抱頭,苦思冥想。當朝陽升起來的時候,他又來到海濱,夾雜在拉拖網的漁民中間,和他們一起唱著拉網小調…See More
Oct 13, 2018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5)

Posted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5am 0 Comments

三、



幾松原是若狹小濱藩士木關某的長女,本名松子,幼年時,父親便去世。

母親後來改嫁禦幸町松原的燈籠店老板。松子九歲時,被送到三本木一位藝妓家學習舞蹈。當她還是一名舞妓時,才色雙全的艷名便已不脛而走。十四歲,正式繼承師姊的藝名,成了第二代的幾松。

她與桂小五郎的交往,從文久元年七月開始,已經有四年的時間了,兩人情同夫妻。

他們的家就在三本木。

這裏,距離長州藩邸並不遠。…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4)

Posted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4am 0 Comments

接近拂曉時,襲擊中立賣禦門的三百名長州軍,一路喧囂地從鳥取藩邸前經過。

即使如此,小五郎還是沒有加入行列。對於這位伶俐的男人來說,參戰無疑前去送死,這點,他比誰都清楚。

不過,留守藩邸的鳥取藩士部看不過去。

“桂大人。”

“此刻,打從藩邸前通過的不正是你的友人、同志和下屬嗎?你為什麽不加入他們的行列呢?難道你是害怕嗎?”這番話說得太白、太露骨了。

小五郎終於捱不下去。當然,從上加茂鳥取藩的陣營處,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回訊到來。…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3)

Posted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2am 0 Comments

 “叫什麽名字?”

“桂小五郎。”

“嗯──”

沒聽過。

“現在市區裏,到處張貼他的畫像,年紀約三十多歲,中等身材,鼻梁挺直,眉清目秀。我曾經見過他一次面,是個相當挺拔、帥勁的男人。”

“啊!果然是他,他就在城崎──”

堀田幾乎沖口而出,但話到舌間還是吞回肚裏。…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2)

Posted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1am 0 Comments

晚飯後,堀田和男人一起下棋。男人繃著一張嚴肅毫無感情的臉,和先前的笑容全然不同。而且,這男人的棋下得太謹慎,也太理性了,堀田從未下過這麽枯燥乏味的棋。

這期間,旅館的女兒阿瀧數度進出房間,一會兒換茶,一會兒端果子,照顧得很殷勤。不過,偶爾她飄向那男人的眼神,絕非尋常,這兩人之間──

下了兩盤棋,都是堀田慘敗,對手太強了。而且,下棋時男人絕不多話,甚至連名字也沒透露。

“奇怪的家夥。”

隔天,堀田向阿瀧打聽:“那位先生是何許人呀?”…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