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 Uta no kabe
  • 林姿伶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4)

哥哥雄助是個好心人,他用四處奔走籌集的錢,買來了便宜酒。“唉,這可是好東西!”佐野一邊接松子斟的酒一邊說,但是這酒很不好。佐野是良家子弟,聞到這酒味皺了一下眉頭,但是不一會兒,有了醉意便妙語連篇地談了起來。“啊,這就是水戶風格的談論。”治左衛門兩眼生輝,側耳細聽。果然。聽了佐野以他智慧的語言聲討大老井伊直弼的罪惡,治左衛門重又怒發沖冠、切齒痛恨。確實,自古以來像井伊直弼這樣暴虐的政客並不多見。他推行密探政治,處死了上至親王、五攝家、親藩、大名、諸大夫,下至各藩有志之士、浪人等共計一百多人。井伊算不上政治家,因為他發動了這麼大的政變,其理由不是為國家,也不是為開放政策,更不是為人民,只是為了恢覆德川家威。井伊本是個因循守舊的攘夷主義者,所以這次鎮壓不能說是針對攘夷主義者的。他一面鎮壓攘夷主義者,一面清洗公認的開放主義的幕府外交官,並且廢除了洋式軍事訓練,把軍制恢覆到“建幕以來一貫的”刀槍主義。他是個如此狂熱的保守主義者。這個極端的反動派,沒頂住美國的壓力,竟然擅自簽訂了通商條約。這個“開國”政策遭到了他所屬的攘夷派的反對。井伊便又瘋狂地鎮壓了他們。他顛三倒四,已成了個精神病理學的研究對象…See More
Jun 2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3)

治左衛門來到阿靜家。拜訪這個家庭是很愉快的。孀婦阿靜誠懇相待,姑娘松子也似懷有好感,母女對他是“小弟弟、小弟弟”地稱呼。日下部家早就把他們的大哥俊齋待如親戚,所以對俊齋的小弟弟這樣稱呼是感情自然的流露吧,治左衛門第二次來的時候,阿靜說:“很冒昧,請你像我們家裏人一樣隨便吧!”不論從哪方面說,治左衛門都是替她們全家報仇的重要人物。治左衛門有治左衛門的原因。他是在兄弟間長大的,對只有女性的家庭感到新鮮,就是在客廳坐著也愉快。松子小姐不時地送茶來。有時母親阿靜命令女兒。“我廚房活離不開手,阿松,你陪客人吧!”於是,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然而,這種二人對坐的場面,連五分鐘也受不了。這種時候,治左衛門傻呵呵地一言不發,松子也一直低著頭。他們既沒有交談的勇氣,也沒有話題。可是,治左衛門的內心,卻在拚命地、像憋出汗了似地想著:“這麼美麗的姑娘,連鹿兒島城裏也沒有。”他不能坦率地承認自己愛上了她。這是他的不幸。為女人所傾倒是該唾棄的,這是他在家鄉受到的教育。另一天,治左衛門去日下部家,母親阿靜迎出來,用水戶口音說:“啊,你來得正好。”她告訴說有稀客,這天,據事變年譜記載,是治左衛門來府四個月後的萬延元年…See More
Jun 4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

治左衛門很悠然,怎麼也看不出是個寫那樣激憤詩的青年。“看來他還不熟悉江戶啊!”雄助心裏想。他們兄弟三人是在赤貧中長大的。父親有村仁右衛門本來是藩中審閱公文的小官。嘉永二年(一八四九年),因罵某執政被革了職,之後,一家人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老父是個不會處世的硬漢。免職以後,為了生計,他打算當鐵匠鑄劍。這是個好主意,為練技術他先打菜刀。治左衛門還小,所以父親讓俊齋、雄助幫他打鐵。不管怎麼說鍛造房也是過於簡陋了,有一天竟被風刮走了,父親氣得說:“連風神也跟我作對!”之後,連一把菜刀也沒鍛出來就作罷了。而後,一家隱居到都城藩旯枝村,開墾荒地,第二年收了些白薯,才沒致於餓死。“能活到今天實在不容易啊!”雄助想,“可是,這小子是老兒子,沒挨過那個餓、受過那個累就長大了,”想到這兒,雄助發現治左衛門也有小老弟的天真無邪、相當可愛之處。大哥俊齋(後來的海江田武次,維新後子爵)有處世才能,為了幫助家裏維生,從十一歲起做領主府館的茶童,領俸祿四石,十四歲時開始當茶道和尚:後因偶然的機會認識了西鄉吉兵衛(吉之助,隆盛),並和大久保一藏(利通),結為莫逆之交;他們三人受到前藩主齊彬的寵愛,齊彬當時被譽為天下第…See More
Jun 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1)

前言末語《櫻田門事變》是司馬遼太郎較為代表的一篇作品。一八六○年倒幕運動開始於櫻田門外,水戶、薩摩兩藩浪人刺殺了井伊大志。雖然暗殺這種政治行徑在歷史上幾乎沒有產生過積極的效果,但這次事變可以說是一個例外。如果肯定明治維新,就應肯定這次事變。幕府的崩潰,就是自櫻田門外開始的。本篇作品的目的不在於論述櫻田門事變的歷史意義。不過,雖然可以斷言暗殺這種政治行徑在歷史上幾乎從來沒有產生過積極的效果,但這次事變則可以說是一個例外。如果肯定明治維新,就應肯定作為其開端的這次事變。被殺的井伊直弼就因為被殺才結束了他最重要的歷史使命。彥根三百年來被稱為幕府軍精華,但它卻被闖進來的十幾個浪人打得一敗塗地,這給從事推翻幕府運動的人帶來了鼓舞和勇氣,正是這種力量促進了維新的到來,在這一事變中死去的水薩志士,死得都不是輕如鴻毛。至於阿靜和松子,大久保利通在事變剛發生後寫的《日記》裏有記載:“治左衛門戰死,母女悲哀無法形容。她們對正義忠誠無比,女兒終生誓不改嫁,母女決心堅守貞操。”可是,次年,即文久元年(一八六一年)九月,母親回到亡夫故土鹿兒島,十二月,選治左衛門的大哥俊齋為婿,叫女兒結婚了。記錄俊齋談話的《維新…See More
May 3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20)

五月十五日拂曉時分,天野八郎騎著馬準備下山巡視市街,從廣小路來到山下道根岸時,在本鄉切通道路附近聽到一聲炮聲,他立刻掉轉馬頭,奔回天王寺,此時炮聲已經響過七發,而抵達池端時,在穴稻荷一帶也開始展開小型槍戰。官軍的第一線為薩摩、長州、肥後、因州、藝州、肥前、築後、大村、佐土原、館林。第二線為備前、伊予、尾州、阿波。第三線則為紀州、小田原等。這些兵士布陣綿密且廣,甚至遠到古河、忍、川越、關宿一帶都有駐軍防備,趁彰義隊不註意時,整個上野山已經十重二十重地被包圍住了。這一天,雲層很低。夜裏,天空下起雨,這雨隨著黎明的到來,反而愈下愈猛,實在不是作戰的好天氣。新太郎將隊員們召集起來,在家藏院西廂的屋檐下躲雨。正當天野抵達池端時,在新太郎陣地前方的草叢堆裏,掉落了一顆未炸開的炮彈。“把它移開。”新太郎威風凜然地命令著。這也是第八隊所下達的第一道戰鬥命令。隊員中,武士身份的人都不願從事這類卑微工作,個個聞令呆若木雞,只好由五、六名勞役受命前往處理,就在他們正準備挪開炮彈時,突然一聲轟然巨響,頓時,五、六名勞役被炸得血肉橫飛,屍體支離破碎。接下來,就是隊士們在槍林彈雨中倉皇走避的混戰而已。天野策馬奔馳…See More
May 2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9)

天野像是憤慨至極地繼續說道:“新君,幕臣如果不這般貪圖錢財,也不會敗給薩、長那些鄉巴佬了。前年的長州之役,八萬旗本大軍竟然以沒有分配到薪俸而遲遲未出陣。如果那時,幕軍能不計小我,奮勇出陣殺敵,相信也不致敗給長州,而幕府更不會淪為如今這種局面啊!都是金錢害事,所以在緊要開頭也救不了頹勢。難不成三河武士在三百年歷史的幕府裏混上一段時日,就會變成這副德性嗎?”“天野先生,您這麽說太苛刻了。真正可惡的是澀澤啊!那家夥太狠了,竟然用金錢擴張勢力,大家才會趨之若鶩地投向他,不只是彰義隊,就連吉原也都靠他吃飯呢!這些年輕人也是在不知不覺中為金錢所使喚罷了。”“不知不覺嗎?新君!”天野十足上州人的口氣,說到最後幾乎是用吼的。“新君,你聽過為了遊樂而加入彰義隊的家夥嗎?”“說不定真有這種傻瓜呢?”雖然新太郎心中如此想著,不過,他可不想繼續為這種蠢問題再爭辯下去。倒不如好好想個方法,怎樣才能不輸給澀澤,又能漂亮地籌募到大筆金錢。只要有了錢,不怕天野派的同志不會自動送上門。“我倒有個好方法。”新太郎說著。那就是襲擊幕府的金銀座,這金銀座是天下鑄造貨幣所在,拿個幾十萬也不是問題,而且,只要有了這筆錢,勝利就屬…See More
May 2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8)

雖然暗殺是歷史畸形的產物,可是,我們卻也可以從它感受到,當時“歷史”的沸騰點究竟有多高。俄國革命黨計劃暗殺俄皇亞歷山大二世時,在整個過程中,計畫曾更改了十一次,直到成功,總共長達十五年之久。對於他們的執拗,恐怕是生活在太平盛世的人們,很難想像的吧!在這本小說中,並未收錄以殺人著名的岡田以藏和河上彥齋,對於這兩位幕末時期典型的暗殺者,井上友一郎氏、海音寺潮五郎氏以及今東光氏都有詳細精彩的作品問世,我就不再多此一舉了。寫完這本書時,不禁對暗殺者究竟能為歷史帶來多少貢獻,感到懷疑。答案恐怕是否定的。不過,“櫻田門外之變”卻是個例外,它的確發揮了讓歷史向前躍進的作用。這可能也是世界史上難得一見的例外吧!之後,受其影響而盛行於幕末時期對佐幕人、開國主義者的暗殺行為,都只能列為二流,而暗殺者的素質,也日趨低下。櫻田門外的暗殺者,他們懷有崇高的史詩精神,從容赴義的情懷。可是,隨著二流、三流的衍生,暗殺,無形中已經被職業化,成了獲取功名、利祿的一種手段而已。暗殺是絕不受肯定的行為。然而,由於這群暗殺者的存在,使得幕末史上,增添一分幽暗中的華麗,卻是不可否認的。司馬遼太郎·彰義隊的算盤“物價的波動,實在…See More
May 2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7)

後藤向公使打過招呼後,立刻翻身下馬,直奔前方。“英國人閃開,英國人閃開!”後藤夾在人馬行伍中,一邊嘶喊,一邊快跑,直到他終於看到和中井纏鬥的朱雀時,不禁脫口而出:“瘋子!”不偏不倚,一刀正好砍在朱雀的腦門上,朱雀當場斃命。三枝卻愈戰愈勇。他全身負傷十多處,即使如此,仍然砍死馬匹,擊落對方。身手之矯健,被喻為“如同車輪一般”,馬上的騎兵不斷以槍枝攻擊他,三枝則一邊像車輪般旋轉著,輕巧地避開,一邊還舉刀砍殺對方。不幸得很,就在他出刀擋住槍枝的攻擊時,刀子竟然從護手的地方斷成兩半。三枝立刻甩去刀把子,正準備掏出腰間短刀時,這才發現腰帶上是空的,短刀在方才一陣混戰中,早已失落。“糟糕!”三枝心底一涼,原想奪下騎兵的槍枝,卻非易事。不得已,只有打退堂鼓。三枝掉轉身子,逃離現場。此時,英國騎兵隊才仿如大夢初醒,立刻子彈上膛,朝三枝逃去的背後,一陣亂射。其中一發打中三枝的腳,三枝仆倒在地,又掙紮爬起,沖進民家屋檐下,打開格子門,正準備從廚房逃走時,終因失血過多,不支倒地。就在那兒,三枝被捕。總計英國方面的損失,九人被殺傷,馬匹損失四頭,沒有人死亡。當時,二條城的浪士團“取締方”田中顯助,在得知消息後…See More
May 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6)

為了國家,還有什麽好眷戀;只是枉費君主一番厚愛。枉費君主一番厚愛,應該是指義軍承蒙朝廷之恩,賜為禦親兵,而他卻辜負天恩,脫離禦親兵一事。至於詩人朱雀操的詩,更是悲慟淒涼。他雖明知攘夷時代已經不再,卻仍決心一死殉志,懷著如此的心境,他寫下:綻放、雕謝的大和櫻花,是非成敗,皆隨塵土掩沒。櫻花綻放,指的該是期待已久的討幕工作與王政覆古相繼實現,在見到這一刻的來臨時,卻也是自己與世訣別的時候。劍客川上邦之助,也在三枝與朱雀兩人的遊說下,負責襲擊失敗後的再度起義。參加這第二襲擊隊的同志有松林織之助和大村貞助。兩人皆出身不詳。英國軍艦終於在大阪下錨。二月二十八日,英國公使薩哈帕克斯進入京都,住進知恩院。這位公使,原是商人出身,機智又有氣度,唯一缺點,就是脾氣太暴躁。他一發起脾氣,往往不可收拾。負責看守知恩院各大門,是以紀州德川藩為首的五藩士兵。從防衛上來看,似乎比往日將軍府的守衛,還要來得森嚴。那些明治維新的元勳大臣,一個個擔心昔日同伴會來偷襲。就以負責接待外賓的官員來說吧,正是《大難不死》中所提到的長州藩士伊藤俊輔,前幾年,他還參加橫濱火燒禦殿山外國公館的行動,甚至還暗殺主張開國論的學者。如今,…See More
May 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5)

不說還好,一說反而激起三人咄咄逼人:“顯助君,你叔父那須信吾為何死在大和鷲家口?你叔父的養父那須俊平,一大把年紀,又為什麽脫藩,投效長州藩,而在蛤禦門慘死於越前兵的槍下呢?他們在天之靈,又會怎麽看待你?”甚至說道:“死去的先烈們,都是基於義憤,恨幕府違背敕令、開國、開港才挺身出戰,死於非命。如今,新政府雖然成立,卻仍依循幕府腳步,任命外國辦事員,並明文規定凡與外國交際事務,悉遵守舊幕府所締結之條約。這又如何解釋呢?”“唉!”顯助無奈地嘆息。“這會兒,咱們又能憑什麽名義,興兵討伐德川幕府呢?”“說的也是!”顯助雖然心裏也如此想,嘴上,卻仍說道:“不!這是時勢所趨呀!”連顯助自己也不知所雲,只有汗水淋漓的拚命安撫三人。那個時期,相繼發生諸藩藩兵與外國兵的沖突事件。正月十一日,正在神戶行軍的備前岡山藩,與突然沖進隊伍裏來的兩名法國水手,引起爭執,備前岡山藩兵開槍制止,但因現場乃是外國租界地,立刻引來各國領事的幹預,而掀起一陣大騷動。緊跟著,二月十五日在界地又有事件發生。停泊在岸邊的法國軍艦上,為數頗多的水兵與軍官,浩浩蕩蕩侵入市區,他們囂張跋扈,舉止粗暴,使得界地的婦女,紛紛躲避。這時,駐守…See More
Apr 10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4)

三枝甚至還挑選一支火槍隊,潛伏在最北端的旅館裏。反而是顯助一人,無所事事。沒關系,知人善任,這本是大將的風範。顯助在這方面倒頗有度量。終於,遠方紀州的海面上,慶應四年正月六日的太陽冉冉升起,就在這時候,從山下傳來嘈雜的聲音。眼前,是一片晨霧迷漫。激烈的槍聲,此起彼落,穿破晨霧。“出發!”山徑上,三枝拔劍,大夥扛起槍。“顯助君,請你下達命令。”三枝將指揮權讓給顯助。“多謝!”顯助不禁脫口而出,事後,才又為此懊惱。當時的顯助,一心急著沖下山去。“大家沖啊!沖啊!”三枝拚命揮舞著大刀,一邊為十津川的農民兵打氣,一時,眾人吶喊的聲音,響徹雲霄,殺氣沖天。幕軍雖然腹背受敵,但一開始還能奮起反抗,可是,由於他們都是在京阪方面吃了敗仗,準備投靠紀州家,才南下來此的殘兵敗將,在群龍無首,行伍又亂的情況下,不消一會兒功夫,便全軍潰滅。在混戰中,三枝大聲嚷道:“消滅怨敵!消滅怨敵!”一邊則漂亮地揮舞著手上的劍。他口中所喊的怨敵,當然是指攘夷的敵人。這場仗,不到三十分鐘便結束。檢視幕軍的屍體,發現有穿著士官服的,從他身上更搜出一首與世訣別詩,上頭還寫著死者的姓名與官職。步兵指揮官小笠原鏟二郎,在幕臣中,屬富…See More
Apr 8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3)

“真是討厭的家夥。”顯助心裏不禁想著,這是越級行為。三枝若真有意見,為什麽不在開會前先向他報告呢?“你知道該如何部署吧?”三枝又繼續說著:“不是我嘮叨,不過,為了萬全著想,最好能撥出二百名士兵,分別戍守在高野山的兩處關口,神谷口和矢立口。一來警備,二來也可用做候補隊。總督則仍留守山上,由香川君擔任參謀,輔助總督。”“就這麽決定。”三枝下了結論。“至於紀見嶺方面,也需要五百名士兵前去鎮守,就派年輕有朝氣的參謀田中君率領吧!”“是!”顯助不得不答應。三枝繼續說道:“我看這人選是非你莫屬,我也會隨同前去。”“這太好了。”由於鷲尾卿的點頭稱是,使得局面變成顯助等參謀人員接受隊士三枝的命令。翌日,顯助率領主力軍下山,沿著紀川來到橋本,再爬上高野山的參拜步道。顯助騎在馬上。他的身旁,豎立著前天才從京都帶回的錦旗。有了這旗子,義軍便成了官軍。三枝先生徒步走在軍隊前方約十來步的距離。他仍然是一副高聳雙肩,威風凜凜的架式。偶爾,軍隊在路上與大阪方面來的神社參拜團,擦肩而過時,對方都會很自然地向走在前面的三枝敬禮,反倒冷落了騎在馬上的顯助。這男人雙眼炯炯有神。或許,三枝先生生就一股威嚴,以致於連老百姓見到…See More
Apr 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2)

這些攘夷論者,表面上危言恫嚇,私底下卻早已拋棄攘夷初衷,事實上,他們不過是假借攘夷之名,行倒幕之實。“要給三枝什麽職稱才好呢?”顯助只有和比自己年紀稍長的香川商量。香川帶著一副勉為其難的笑容說道:“是啊!什麽職稱好呢?”當然,在輩分上,三枝是前輩,而且,又是身經百戰的勇士和學者,若說要為他安排職位,至少也是和顯助相同階級的參謀才恰當。“總之,我們將他待如上賓,就以“先生”稱呼吧!大家尊奉他為“先生”,相信他本人聽了會心滿意足才是,而我們,也不會有什麽損失。”三枝確是如此的人。他倒不計較參謀、監軍、監察等這些名分,照例每日天猶未明,即起床到井邊打水,洗凈身體,然後向京都遙拜,又向伊勢神宮的方向下跪,之後,再練習劍術。當他揮舞大刀時,口中總是大聲嚷著:“夷狄!夷狄!”顯助和香川照原先所討論的,稱三枝為先生。三枝是個沒什麽權力欲的人,倒也欣然接受。可是,有件事部令兩人大傷腦筋,那就是鷲尾隆聚公卿竟然也跟著顯助等人,尊稱三枝為“先生”。“連公卿也這麽稱呼他,可就麻煩了。”顯助向香川提出看法。鷲尾卿和一般的公卿並無兩樣,都是攘夷和神州主義的盲目崇拜者,尤其他本人對國學、和歌也都頗有造詣,和顯助這…See More
Apr 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1)

顯助拜托香川跑一趟大阪的願教寺。總算有了一線希望。這天誅組的幸存者,對後來的勤王派人士來說,猶如聖徒般的存在。和尚改名叫三枝蓊。顯助和三枝蓊的第一次會面,是在慶應三年十二月十三日。那天夜裏,三枝冒著大雪從山麓的學文路,爬上不動坡。他在本部金光院的大門前,脫下鬥笠和鬥篷,拍去身上的殘雪時,顯助正好從守門士兵的背後瞧見他。“我是三枝。”三枝向士兵打著招呼。個頭相當高大,看起來穩重而沈著,頭上理著光頭,身上穿著黑木綿的紋服,腰間系著款式簡單的大小兩刀。體格魁梧,顯然是一副練武的架子。“這個人靠得住。”士兵在前頭為三枝帶路,顯助則悄悄尾隨其後。他已經吩咐過士兵,直接將三枝帶到自己的房間。三枝腳踩著白石上的積雪,一步一步謹慎地走著,突然,他停下腳步,向士兵問道:“請問鷲尾侍從下榻的地方在哪裏?”“在那兒。”士兵手指著方丈室說道,三枝霍地卸去腰上的大刀,端坐雪地上,朝士兵手指的方向恭敬地行禮,並且喃喃自語:“小民是和州添下郡的三枝蓊,此刻為報效朝廷而來。”“果然是名硬漢。”顯助略感驚訝。三枝的這番話,鷲尾侍從當然無從得知,但對三枝來說,一踏進本部大門,先向大人行禮問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只不過,…See More
Apr 4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10)

顯助,實在太幸運了。才當上陸援隊的代理隊長,歷史的舞台便戛然一變,轉為王政覆古和討幕。而他也從大前年才脫藩的二十五歲青年,搖身一變,成了土佐討幕派巨魁。在這瞬息萬變、風雲詭譎的時勢裏,他憑著因緣際會,便扶搖直上。或許,也只有在那種動蕩不安的時代裏,才會塑造出這麽一號人物吧!不!就連顯助自己也茫然不知所以。他不過按照討幕計畫的密謀者之一薩摩藩大久保一藏的吩咐:“你立刻擁護鷲尾隆聚卿侍從逃離京都,前往紀州高野山,在那兒舉兵起義。”根據大久保的說法:幕軍的主力約有數十萬大軍,全集中在大阪,再過不久,便會和京都的薩、長軍在京、阪各地掀起戰火(果然,二十幾天後,發生鳥羽伏見的大戰)。一旦開戰,擁有俸祿五十五萬五千石的紀州德川家,究竟會倒向哪一邊,就成了個大問題。因此,大久保命顯助率領陸援隊殘黨,先上高野山,準備牽制紀州德川家。顯助接到命令後,即刻召集舊陸援隊隊士以及浪士同志共四十余名,編制成隊。趁著幕吏不註意時,偷偷溜出京都。當他們中途進入界地的大阪灣沿岸時,鷲尾隆聚公卿臉上一抹淡妝,塗著一口黑牙的嘴巴向顯助問道:“那是什麽湖啊?”當隊長顯助回答:“那是海。”他竟然大驚小怪地說:“真的啊!我還以…See More
Feb 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9)

“一個人?”山岡露出可怕的表情。“關於這個細節,不便透露。只是事先知會你一聲,希望你能保守秘密。”“這你不用擔心,保密是我最大的優點。只是我也要把話說在前頭,清河,我是誓死保護。畢竟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只可惜缺乏背景。你、我還有將軍作靠山,就連薩、長的縱橫家們,也各自有其藩可倚,惟獨這個男人是孤軍奮戰。只憑一己之力,卻想完成天下大業,也只能四處走騙,玩弄伎倆了。希望你能高擡貴手,讓他再多活一陣子,讓他活得更像個英雄吧!”“這是上頭的意思。”“你雖然是板倉閣老的家臣,可是,我們都是將軍身邊的近臣,所謂的上頭,也應該是將軍而非板倉閣老吧!” 六…See More
Feb 21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3)

Posted on May 26, 2017 at 9:11am 0 Comments

治左衛門來到阿靜家。

拜訪這個家庭是很愉快的。孀婦阿靜誠懇相待,姑娘松子也似懷有好感,母女對他是“小弟弟、小弟弟”地稱呼。日下部家早就把他們的大哥俊齋待如親戚,所以對俊齋的小弟弟這樣稱呼是感情自然的流露吧,治左衛門第二次來的時候,阿靜說:

“很冒昧,請你像我們家裏人一樣隨便吧!”

不論從哪方面說,治左衛門都是替她們全家報仇的重要人物。

治左衛門有治左衛門的原因。他是在兄弟間長大的,對只有女性的家庭感到新鮮,就是在客廳坐著也愉快。

松子小姐不時地送茶來。有時母親阿靜命令女兒。…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

Posted on May 26, 2017 at 9:10am 0 Comments

治左衛門很悠然,怎麼也看不出是個寫那樣激憤詩的青年。

“看來他還不熟悉江戶啊!”雄助心裏想。

他們兄弟三人是在赤貧中長大的。父親有村仁右衛門本來是藩中審閱公文的小官。嘉永二年(一八四九年),因罵某執政被革了職,之後,一家人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老父是個不會處世的硬漢。免職以後,為了生計,他打算當鐵匠鑄劍。這是個好主意,為練技術他先打菜刀。治左衛門還小,所以父親讓俊齋、雄助幫他打鐵。不管怎麼說鍛造房也是過於簡陋了,有一天竟被風刮走了,父親氣得說:“連風神也跟我作對!”之後,連一把菜刀也沒鍛出來就作罷了。

而後,一家隱居到都城藩旯枝村,開墾荒地,第二年收了些白薯,才沒致於餓死。…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1)

Posted on May 26, 2017 at 9:09am 0 Comments

前言末語

《櫻田門事變》是司馬遼太郎較為代表的一篇作品。一八六○年倒幕運動開始於櫻田門外,水戶、薩摩兩藩浪人刺殺了井伊大志。雖然暗殺這種政治行徑在歷史上幾乎沒有產生過積極的效果,但這次事變可以說是一個例外。如果肯定明治維新,就應肯定這次事變。…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怪傑八郎(20)

Posted on May 26, 2017 at 9:09am 0 Comments

五月十五日拂曉時分,天野八郎騎著馬準備下山巡視市街,從廣小路來到山下道根岸時,在本鄉切通道路附近聽到一聲炮聲,他立刻掉轉馬頭,奔回天王寺,此時炮聲已經響過七發,而抵達池端時,在穴稻荷一帶也開始展開小型槍戰。

官軍的第一線為薩摩、長州、肥後、因州、藝州、肥前、築後、大村、佐土原、館林。第二線為備前、伊予、尾州、阿波。第三線則為紀州、小田原等。這些兵士布陣綿密且廣,甚至遠到古河、忍、川越、關宿一帶都有駐軍防備,趁彰義隊不註意時,整個上野山已經十重二十重地被包圍住了。

這一天,雲層很低。

夜裏,天空下起雨,這雨隨著黎明的到來,反而愈下愈猛,實在不是作戰的好天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