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
  • Male
  • Yangon
  • Myanmar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rásná duše'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Uta no kabe
  • desafinado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 triste chateau
  • 寧靜心
  • 文創 庫
  • 思潮 庫
  • 美食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Krásná duš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rásná duše's Page

Latest Activity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5)

以前種種後來又是怎麽知道的呢,都是他們自己說出來的。人生如戲,莎士比亞的臺詞有一句:“臺上演戲的人不能保守秘密,他最後什麽都會說出來。”人有泄漏機密的天性,人到中年,會說出自己幼年的“齷齪”,人到老年,會說出自己中年的“齷齪”;因緣無常,效忠的手下隨時可能脫離掌握,抖出內幕,死黨很難到死,除非你有本事殺他滅口。齷齪的腦子、齷齪的手,都有一天會曝光。歲月無情,江山易改,最後“萬歲”已成木乃伊,江山風化為散沙,這些曾經是特務的朋友、或曾經是朋友的特務,一個一個也退休了,老了,移民出國了,他出於成就感,或是幽默感,或是罪惡感,讓我知道當年他手中怎樣握住我的命運而沒有傷害我。其實他仍然傷害了我。那些年,同船渡海的族人漸漸不進“中廣”的大門,他們覺得氣氛不對。一向親近的幾個同事漸漸疏遠,因為有人要求他們偵察我的言行,久不通問的朋友忽然從臺中來看我,而且每月一次,因為來了才可以交差。我極力避免寫信,也不和別人一同照相,偶然收到照片我必偷偷地剪成碎屑丟進公廁的馬桶。我不保存來信,我把信件放在水桶裏泡爛搗成紙漿,再借傾盆大雨沖走。特務抓人,順藤摸瓜,照片信件都是“藤”。我很容易感冒,天天帶病上班,夏天…See More
Jul 1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4)

蕭老編的那同學屢次和我接觸,他打電話約我到新公園裏見面,從不進“中廣”大門。經過一番觀察試驗和調查之後,有一天,在新公園那棵傘蓋一樣的大樹底下,他正式勸我加入他們的組織。我當場辭謝,他的表情是出乎意料之外。“今天我們只有跟著國民黨走,與其留在外圍,不如進入核心,這樣難得的機會你為什麽要放棄?是否有另外的幻想、另外的出路?”我趕快告訴他想做作家,他很納悶:“作家算什麽?社會根本沒給作家排座位,我請你屋子裏坐,你為什麽要站在院子裏?”他放棄了我,他們也從此“發現”了我,不斷發生一連串事情。辦公桌抽屜上的鎖被人撬掉了,我不聲張,也不修理,留下破壞的痕跡任人參觀。幾天以後,事務組忍不住了,自動派工匠來換鎖,我把新鎖和鑰匙都放在抽屜裏不再使用。中國文藝協會發給我的證件不見了,可想而知,小細胞發現這張蓋了大印的文件,以為是什麽罪證,拿去給他的小頭目表功。我知道他們不會把原件歸還原處,他希望失主自己思量“忘記了放在什麽地方”,倘若失而復得,失主就會恍然大悟。員工信件由專人統收分發,我的信總是比別人晚一兩天,封口的漿糊未乾,那當然是先拿到什麽地方拆開看了。那時偌大的辦公室只有一具電話,我接電話的時候,…See More
Jun 27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3)

話題一轉,保安官問我對邱楠和姚善輝有什麽看法。我的天!他們一個是節目主任,一個是工程主任,我只是個新進的小職員,剛剛試用期滿,我能對他們有什麽看法!他問我最近看什麽書,我的答案中有曹禺和李健吾,他兩眼一瞪:你從哪裏弄到他們的書!我告訴他,這是公司的參考書,公開擺在資料科的圖書室裏。幾個月後,公司裏突然出現保安人員,沒收了這批文藝作品,緊接著大搜全省各地中小學圖書館,各縣市舊書攤,打算做到一本不留,看來都是我惹的禍。好不容易,保安官說:“你回去吧!”來時有車接你,去時沒車送你,正好我也需要步行舒解心中郁悶。回到“中廣”節目部,公園裏已有暮色,節目部主任邱楠、資料組組長蔣頤都坐在辦公室裏守候。他們知道保安司令部效率奇高,如果我已被留置訊問,保安官隨時可能打電話來問長問短,或者派人來調閱我寫的文稿。後來知道,那天節目部氣氛緊張,無人知道我究竟是一塊浮冰還是冰山一角。節目部有位老者,隻身在臺,常常工作到深夜。他一人有個小小的辦公室,小到沒有窗戶,為了流通空氣,經常開著房門。他對我很關心,我不由得走進他的小房間,向他訴說保安司令部約談的經過。我告訴他,要我為政府宣傳,我得先有被信任的感覺,我無法…See More
May 31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2)

從保安司令部來了個年輕人,“請”我到他們辦公室談談,還加上一句:“我可以替你請假”,等於說一定要去,沒有理由可以推拖。說到保安司令部我得鄭重介紹,它後來改組為警備司令部,再改為警備“總”司令部,今天談恐怖時期,“警總”惡名昭彰,殊不知一路改組都有些改進,到了警總已經文明得多了。我傻傻地坐上吉普車,來到西寧南路,登上一座破舊的樓房。他們也是大辦公室,我站在一角聽候傳見,大約枯等了一個小時,忽有一彪形大漢指著墻壁向我大喝一聲:“轉過臉去!”接著從我背後朝前一推,我的鼻梁撞上墻壁,墻壁新近粉刷,貼滿通告之類的印刷品,我飽吸油墨和灰石的氣味,還好,沒有流血。後來知道,“中廣”公司主管偵測員工思想的那個英俊高大的人,要躲在隔壁“旁聽”我跟保安官員的對答,參加分析研判。他遲到了,我不可以看見他走進來。後來進一步知道,特務機構第一次傳訊,照例對應訊的人來個“下馬威”,那些案情重大的嫌疑犯進入拘留所之後,首先要挨一頓毒打,而且是脫光了衣服打,打得你滿地翻滾,然後你就知道自己在外面那一點子資歷聲望,那點靠山背景,完全成泥化灰,你再無倚仗,再無希望,你已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人。你看見但丁描寫的地獄,門口懸匾大…See More
May 11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1)

五十年代,臺灣號稱“恐怖十年”,國民政府絕命掙扎,“檢肅匪諜”辣手無情,大案一個連一個公布,士農工商黨政軍都不斷有人涉及,罪案的發展和罪行的認定往往出人意料,“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也驚。”我在“敏感媒體”廣播工作,每當看見文化界的人士被捕了,判刑了,甚至處死了(據報紙公布,十年間以文化人為主嫌的案子至少二十一案,總計處死三十五人,判囚三十二人,牽連被捕受審打入“列管名冊”者不知多少人),更使我惴惴難安。文化界以外的大案也很多,像中共在臺灣發展地下組織的案子,一九五○年由三月到五月連破五案,死四十五人,囚二十三人,論行業、論生活圈子,我跟他們中間沒有任何關連,仍然受到驚恐。更不幸的是國防醫學院學生出現匪諜案,學生遲紹春判死,王孝敏判囚,我跟這兩人是抗戰時期流亡學校的同學,案發之前我曾到國防醫學院的宿舍去探望他們,那時沒有事先預約的習慣,我撲了個空,給他們留下一張字條,這張字條流落何處?它可是個禍根哪!……我就在這樣的氣氛中戰戰兢兢地“擁護領袖、反共抗俄”。那時“匪諜案”用軍法審判,軍法並不追求社會正義,它是伸張統帥權、鼓舞士氣的工具,它多半只有內部的正當性,沒有普遍的正當性。被捕不…See More
Apr 18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5)

離職當天晚上,“中視”節目部有兩個聰明人,他們知道臨別贈言往往很有價值,兩人一前一後,找我一談。一位是《中視週刊》的主編,這份週刊專為“中視”的節目做宣傳,銅版紙彩色印刷,它也在和“臺視”的週刊競爭,主編正為怎樣出奇制勝發愁,悄悄問計於我。我說臺灣中部南部的農民現在收入很好,農村婦女開始講究穿著化妝,模仿影星歌星,公司現有的婦女節目偏重育嬰烹飪等等“婦德”,已經不能滿足那些觀眾。你可建議公司開一個新節目,專教“婦容”,專家主持,明星來做模特兒,化妝品公司服裝公司提供廣告,你把那些彩色畫面登在雜誌上,事先向中南部發行,她們對著週刊看節目,必定人手一冊。我嘆了一口氣說,電視改變了社會風氣,臺灣的農村逐漸喪失原有的淳樸,你這個節目開出來,農村婦女更要追逐浮華。可是形勢逼人,咱們頭頂上的“黨國”幹部以為自己沒有那個責任,你也只有顧不得了!這位主編依計而行,果然銷路大增,聲名大噪。另一位是節目制作人,電視是個大量消耗構想的地方,他問我有沒有構想留給他,由他來完成我的未竟之志。我又嘆了一口氣,我說我的構想都不能賣錢,你的那些構想以後也不能賣錢,“中華電視公司”馬上就要開播了,電視生態面臨劇變。我告…See More
Mar 30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4)

是臺灣國語啦!臺灣、國語?臺灣國、語?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我也只有刪去。有一位制作人送來一套連續劇的劇本,故事以大陸逃亡來臺的一個家庭為主線,劇中人一家離散了,二十年後,一個兒子長大了做警察,一個兒子長大了做流氓,女兒長大了淪為娼妓,兄弟姊妹互不認識,他的流氓兒子白嫖了他的女兒,他的警察兒子槍傷了他的流氓兒子,這個家長的名字居然叫“锺正”,影射“中正”!編審居然通過了這個連續劇的企劃書和故事大綱!我扣住劇本,要求修改劇情,改換“家長”的名字,弄得節目延期播出,驚動層層上級,董事長、總經理,節目部主任態度冷淡,並沒有斥責任何人,也沒有對我表示支持。這就怪了!我開始了解,節目制作先要找到廣告支持,他把節目企劃書拿給廠商看,廠商有能力研判這個節目的收視率,如果廠商表示悲觀,制作人就得改變企劃。“非禮勿言、非禮勿動”沒有票房,你必須“越雷池一步”,這一步是一小步,雷池就是新聞局手中的電視節目規範。如何面對新聞局的干预呢?新聞局當然也會吹哨子,那麽電視公司就退後半步,下一次,以這半步為起點,再向前越線一小步,由隱而顯,由少而多,持續又斷。新聞局小題不能大做,等到小題累積變大,那又只好大題小做…See More
Mar 25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3)

後來我知道,蔣公喜歡用一種高檔的進口鉛筆批公文下條子,那種鉛筆不用刀削,而是用手指一圈圈剝開。蔣公的“身邊人”外放獨當一面,喜歡仿效,楚先生跟中央黨部四組寫便函也如此做,我不懂事,錯過他的美意。見了面,楚社長第一句話就像判決主文,要我接編中華副刊。我對副刊的志趣實在已被《中國時報》消磨凈盡,我想到了“中視”公司,我說“中視”通知我去做編審工作。他的口氣強硬:“黎先生要用你,他當然優先,除了這個理由以外,不管你有什麽理由,我都不接受。”我沒有跟他做過事,他用老長官對老部下的口吻對我說話,毫不“見外”,我了解他用這種方式表示他的誠懇。那時副刊還是報紙表現特色的地方,要改變《中華日報》就要改變中華副刊,這個方向是正確的,正好原來的資深主編小說家南郭也倦勤了,我想間接參與楚先生的雄圖回報他的知遇,想起小說組同學蔡文甫,如果文甫兄來接手,我就從旁使得上力氣。我沒有時間考慮,倉促提出他的名字,楚社長很不客氣地說:“我是要你來編副刊,不是要你推薦人才。”他把我擠到了墻角,我想效法一下戰國時代的遊士,我說蔡文甫是《中華日報》駐汐止鎮的記者,懷才不遇,如果新社長識拔他、重用他,可以使全報社同仁耳目一新,…See More
Feb 5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2)

還有更大的難題。“中國電視公司”奉准成立時,“國防部總政戰部”表示很大的興趣,王昇上將永遠在提高官兵的忠誠、士氣和知識水準,他對電視這樣的利器锺情已久。他希望軍方對“中視”的經營也有發言權,“中視”能在節目方面分出相當多的時間,由“總政戰部”全權使用(負擔全部節目制作費用)。國民政府黨政軍三權分立,總裁既然沒有指示,“國防部”也沒有正式出面洽商,中央黨部反對軍方以“技術層面”在“中視”的節目內成立“租界”,授意黎世芬阻擋。那年代王上將心想事成,黎總赤手搓方成圓,所受的“內傷”也就不言而喻了!“中國電視公司”於一九六八年九月三日成立,一九六九年十月九日開始試播,十月三十一日正式開播。萬事俱備,黎總向股東會提出報告,有人突然發難,質問購買機器的回扣到哪裏去了。黎總一生清白,他知道回扣的下落,可是他不能說,股東都知道回扣的下落,也都知道黎世芬有口難言,可是偏偏窮追不捨,董事長木雕泥塑,作聲不得,惟恐自己惹上嫌疑,這就把黎總推擠到瓜田李下,在他的品格上潑墨塗鴉,那一刻,恐怕是黎總一生最痛苦的時候。這是把黎世芬的廉潔當做他的弱點來傷害他,然後由他自己傷害自己。李荊蓀既非黨股代表,亦非董事監事,沒…See More
Feb 1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1)

一九六二年十月,臺灣電視公司開播。起初,電視機售價昂貴,沒有彩色節目,每天只播出幾個小時,節目制作也相當粗糙,但是它能讓我們“看見”:看見“總統”檢閱陸軍海軍,看見電影明星上臺親手接過亞洲影展的大獎小獎,看見聯合國開會,看見毛公鼎、羅浮宮、英國國王的皇冠,人端坐不動,可以看見山前山後,江頭江尾。於是無線電廣播的優勢立刻結束,臺北廣播事業公會一九六九年出版的《廣播年鑒》記載了官方的統計數字,照這些數字演算,從一九五二年到一九六二年,這十年是臺灣廣播的黃金時代,臺灣的收音機增加了十九倍。一九六二年臺灣電視公司開播以後,一九六八年“中國電視公司”開播之前,這六年之間電視機增加了七十三倍!“中廣”公司有一個“業務所”裝備收音機出售,資深經理姚善炯寫過一篇文章回憶往事,他說臺灣電視公司成立以後,收音機的銷路不斷下降,業務所生意清淡,他用“乏人問津”形容最低潮。“中廣”公司也曾認真研究怎樣和電視競爭,最後的結論是,“中廣”必須增設電視部,電視和廣播雙軌經營,相輔相成。我想起韓戰發生後,美軍噴氣機出動參戰,臺灣飛行員面對這個先進機種瞠目結舌,軍方也曾認真研究怎樣用螺旋槳戰機和噴氣機作戰,結論是必須購…See More
Jan 24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我從胡適面前走過(下)

胡適答應擔任顧問,也同意邱主任提出的顧問名單:曾虛白,李辰冬(文學教授),李宗侗(清史專家),他提議增聘史學教授吳相湘。中廣在胡先生的主持下開了三次顧問會議,「胡適氣氛」名不虛傳,滿室如沐春風。胡先生很熱心,他在臺灣很少實際參加文藝活動,這也許是唯一的一次。第一次會議首先談到《紅樓夢》的版本,胡先生決定選用「程乙本」,乾隆五十七年程偉元刻印、高鶚修改過的本子,臺北世界書局買得到,它的好處是語言比較淺顯通俗,用聽覺接受,困難比較少。然後討論應該原本照播還是加以刪節?胡院長顯示了他的科學訓練、理性主義,他認為警頑仙子、太虛幻境可刪,女媧補天、頑石轉世必刪,寶玉失玉和尚送玉也沒有播出的必要,倒是色情「誨淫」的部分,他輕輕放過了。我在旁擔任紀錄,暗中非常驚訝,他甚至說,《紅樓夢》有很多瑣碎冗長的記述都可以刪掉,只選有情節的章節播出。會後立即到世界書局買書,我和導播崔小萍女士都得埋頭苦讀。然後我向邱主任請示,我問,是否可以把賈寶玉初試云雨情、賈天祥正照風月鑒刪掉?那時「性」是廣播中的大忌,唯恐教壞了年輕人,他說可以。我問,是否把大觀園對對聯、行酒令、作五言排律刪掉?那時文言也是廣播中的一忌,因為…See More
Jan 16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王鼎鈞:我從胡適面前走過(上)

我對胡適沒有研究,我見過胡適,崇拜過胡適,學習過胡適,思考過胡適,今天湊個熱鬧,談談我的回憶。胡適一九四九年離開中國大陸,他去了美國。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他由美國回臺灣講學,一九五四年二月,他回臺灣參加國民大會,一九五八年四月,他回臺北接任中央研究院院長,一九六二年二月去世。由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二,他在臺灣六個年頭,這六年間他對臺灣發生了極大的影響,臺灣報紙對他的一言一動都當作重要新聞,臺灣讀者閉上眼睛,都隨時可以看見他的一張笑臉。作家開會談「胡適在臺灣」,好像應該從文學的角度談他。胡適在臺灣最重要的影響不在文學,在政治思想,他的精神時間幾乎都拿來宣揚民主自由,這一部分說來話長,還是先談文學。今天回想起來,胡先生對臺灣文藝的發展好像不大關心。他是反共的,一九五○年代臺灣興起反共文學,他沒說話。他是主張創作自由的,他去世前,現代文學已經初展,爭議已經出現,他也沒甚麼表示。他開創中國的白話新詩,他在臺灣也不談詩,詩人也不找他請教。回想起來,胡先生鼓吹言論自由,不遺餘力,文藝表現的自由就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可是他從未這樣說過,那時候,我們也沒有這樣的觀念,我們總覺得他越來越跟文學不相干。文藝運動…See More
Jan 11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7)

正因為語言藝術所涉及的感性是觀念想象產物中的感性,這樣,周瑟瑟才更側重根源性的用語形式來表達思維,而選用了:簡練而不繁覆的,直感而不修飾的,直觀而不迂回的,直覺呈現而不概念演繹的,看成而不體驗的……那介於書面語句的用法之間,來當做他詩歌運用的語言手段。運用語言手段本身,其實就是運用觀念中對語言看法的手段。從表現方式中的個別要素組成來看,周瑟瑟用語手段中所保留的根源性,明顯地顯示了詩的預設內容。周瑟瑟詩歌那簡練和直觀的用語方式,畢竟不同於美國後現代的“具體詩”…See More
Jan 8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6)

當我研究完周瑟瑟四個詩歌創造期的代表性作品,就可以他這首詩為例,歸納成一個系統化的關於詩的根源性的藝術課題來討論。1)從詩人自己天性里產生的思考的需要出發,來決定詩的表現樣式和方向。例如,分析周瑟瑟的作品個性,可以縱觀到他詩的藝術特質,是讓無心靈的自然與他有心靈的再思之間,保持著最處相遇的原樣。既讓自然做它本身的事,也讓心靈也做它本身的事。這當中,天性的思考是最主要的先決方式。這好比,一個外觀的自然進入心靈,如同內在的心靈進入外觀的自然一樣。這個過程是誰在主宰呢?是先天領悟的思。我發現,詩的最高境界,就在於幫助我們看到心靈的最高處。最高處的東西,恰恰是奠基於最原居的地方。終點既是起點又不是起點。就像亞里士多德的詩學一開始就站在在詩的美學位置,而和他的第一哲學思想保持內在聯系,成為他哲學體系一個組成部分。後來的黑格爾也是這樣。  “不可怕,一切都是鏡中的奇遇 一切都來自鏡中的靈魂,來自靈境胡同”(周瑟瑟詩選《靈境胡同》)  “達摩的巖洞隱約可見―― 神仙啊你多麼虛無,散落一地的松果 像我的親骨肉。 我來到這里,只為了與青山相見, 只為了在松樹下裸體。 我首先向青山脫帽,再向峽谷彎腰。 但…See More
Jan 7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5)

2.我在周瑟瑟詩里經受了一種思,對知的召喚:在詩作里,做到把詩還原到它的原始本性,即內心能看見自己又可看見自己思出的勞動產物的心象。讓這顆帶有心象的心靈,保持著一種原始生成的天然而去掉人工的性格。在詩句里,心靈對著語詞之卉,給出了最高的開綻: “花園是小夫妻的鐐銬,鷹是黃昏的鐐銬肉身是帝國的鐐銬,語言生銹了流血的嘴唇上殘留一場戰爭主角大張著嘴,最後一口氣是一朵烏雲一小片舌頭緊緊咬住下嘴唇一口氣,一朵烏雲,一個自我的祖國舌頭是嘴唇的鐐銬體制是人民的鐐銬快樂是女皇的鐐銬 烏有是流浪漢的鐐銬,他學習小夫妻的步伐他學習鷹的眼神,那一天在景山下落日是帝國的鐐銬”(周瑟瑟2010年詩選《鐐銬》) 周瑟瑟詩節的寫和思,到了這里,我憑知見和良心說,已經和里爾克、歌德、荷爾德林、博爾赫斯、尼采的同一個思向,有著相關性的成分了。試看: “死神的腳步……在故鄉的天空徘徊” 再看:“一體地存在乃是神性和善良;在人中間” 我請問,我們能否分辨出這兩段詩句,哪一個來自周瑟瑟的筆下?哪一句又選自荷爾德林的詩節?兩段詩句,都有簡練的用語而又達到了思極的深邃。我向來主張:詩一旦進入了藝術的原居之家,必然要置身於哲學的窗…See More
Jan 6
Krásná duše posted a blog post

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4)

“自然之舌在翠綠的山坡舔食草木”真正卓越的詩人作品,其表現出的心靈的自然是真實的,並可直見的而不見,也同時是精神內在的並隔開的。很多寫與思的人,不知道簡練深處藏著的最高繁覆,那貌似簡練的隱蔽處,卻有著心靈隱行的步伐節奏,和心靈肌膚的印跡,以及看不見的心暈環繞著。簡練是從心靈做出來的,且意識可控制的簡練。簡練,是看自己內心的最直觀的一種境界。可這並不是,因精神平困的饑餓的那種寫不出來的簡單。卓越詩人那簡練的詩的方式,讓簡練的用語,可以直觸心宇的氣脈,而和外在世界處在整體的保持之中。簡練,用無形的增殖,恩準著心靈的留駐,用雙重形式的單純,召喚著詞語所居於的根源,如同原居之處現身的語言: “開門的是理爾克,俊美老紳士,頭發也是翻譯過的什麼氣味?抓住了中國的鼻子,癢的感覺湧上心頭”(周瑟瑟2013年詩選《夜晚的里爾克》) 我們眼簾中的詩句,對形容詞的宰殺,實則是弄懂了存在者而對存在的尊護。難道不是嗎?凡有自己內在觀向的人,總是從簡練里可直觀到一切存在的包蘊。簡練的力量來自於意識直見的靈魂本身。更高級的簡練總是獨處著,這並不是因為它想簡練,而是因為它在自己的周圍找不到它的同類。因為“所有的方向都…See More
Jan 2

Krásná duše's Blog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5)

Posted on June 28, 2019 at 3:46pm 0 Comments

以前種種後來又是怎麽知道的呢,都是他們自己說出來的。人生如戲,莎士比亞的臺詞有一句:“臺上演戲的人不能保守秘密,他最後什麽都會說出來。”人有泄漏機密的天性,人到中年,會說出自己幼年的“齷齪”,人到老年,會說出自己中年的“齷齪”;因緣無常,效忠的手下隨時可能脫離掌握,抖出內幕,死黨很難到死,除非你有本事殺他滅口。齷齪的腦子、齷齪的手,都有一天會曝光。歲月無情,江山易改,最後“萬歲”已成木乃伊,江山風化為散沙,這些曾經是特務的朋友、或曾經是朋友的特務,一個一個也退休了,老了,移民出國了,他出於成就感,或是幽默感,或是罪惡感,讓我知道當年他手中怎樣握住我的命運而沒有傷害我。…

Continue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3)

Posted on January 7, 2019 at 2:51pm 0 Comments

話題一轉,保安官問我對邱楠和姚善輝有什麽看法。我的天!他們一個是節目主任,一個是工程主任,我只是個新進的小職員,剛剛試用期滿,我能對他們有什麽看法!他問我最近看什麽書,我的答案中有曹禺和李健吾,他兩眼一瞪:你從哪裏弄到他們的書!我告訴他,這是公司的參考書,公開擺在資料科的圖書室裏。幾個月後,公司裏突然出現保安人員,沒收了這批文藝作品,緊接著大搜全省各地中小學圖書館,各縣市舊書攤,打算做到一本不留,看來都是我惹的禍。…

Continue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2)

Posted on January 7, 2019 at 2:50pm 0 Comments

從保安司令部來了個年輕人,“請”我到他們辦公室談談,還加上一句:“我可以替你請假”,等於說一定要去,沒有理由可以推拖。說到保安司令部我得鄭重介紹,它後來改組為警備司令部,再改為警備“總”司令部,今天談恐怖時期,“警總”惡名昭彰,殊不知一路改組都有些改進,到了警總已經文明得多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