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htay Dream
  • Female
  • Besut, Tereng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ehtay Dream'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Kehtay Drea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ehtay Dream's Page

Latest Activit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5)福阿耶飯店

福阿耶,在短時間裡成了富人們(如果用報紙娛樂專欄的調侃語言來說,就是「上流社會」)最喜歡的歐式(模仿法國的)飯店之一,這些為數不多的富人,主要居住在像貝伊奧魯、希什利和尼相塔什那樣的街區。很多年後,我找到並在這裡展出它的一份帶圖片的菜單、一則廣告、一根特製的火柴和一張餐巾紙。為了給顧客置身於一個歐洲城市的感覺,但又不刻意強調這種感覺,這類餐廳不用像「大使」「王族」「皇家」那樣西方、自負的名字,而是選擇像「劇院後台」「樓梯」和「休息室」那樣的名字,讓人想起我們在西方的邊上,在伊斯坦布爾。因為年輕一代喜歡在富麗堂皇的地方吃他們外婆燒的飯菜,於是,許多像「王朝」「蘇丹」「君主」「帕夏」和「大臣」那樣,把傳統和榮耀集於一身的飯店便應運而生,福阿耶也就被遺忘了。買包的那天晚上,當我們在福阿耶吃晚飯時,我對茜貝爾說:「我母親在邁哈邁特公寓樓里有套房子,我們去那裡約會是不是更好?那邊有一個漂亮的後花園。」茜貝爾問:「你是想訂婚後推遲結婚嗎?」「不,親愛的,沒這回事。」「我不願意像情婦那樣,在秘密的單元房裡,像個罪人一樣和你約會。」「有道理。」「你是怎麼突然想到要去那套房子約會的?」「算了。」我說。我…See More
Feb 1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4)在辦公室做愛

我父親看的電視上正在播一段廣告,那是我的朋友扎伊姆在整個土耳其推出的「首個土耳其果味汽水梅爾泰姆」。我仔細看了一眼那段自負的廣告並喜歡上了它。他的大廠主父親在最近幾年像我父親那樣掙了很多錢,於是扎伊姆便用他父親的資金嘗試做一些新潮、前衛的事情。我希望他在這些我也幫他出了主意的事情上獲得成功。在美國讀完管理學后,我回了國,服完了兵役。因為父親希望,我也能和哥哥一樣在日益壯大的工廠和新建的公司管理中發揮作用,所以就讓年紀輕輕的我擔任了薩特沙特的總經理,薩特沙特公司位於哈爾比耶,主營配送和外貿業務。薩特沙特的經費很多,利潤額也很高,但這並不是我的功勞,是會計耍手段把工廠和其他一些公司的利潤轉移到薩特沙特的結果。因為我是老闆的兒子,所以才做了他們的總經理,因此,面對比我大二三十歲的老員工和與我母親同歲、乳房豐滿、經驗豐富的阿姨女職工們時,我都會擺出一副謙虛好學的樣子。位於哈爾比耶的那棟薩特沙特的老房子,每每有像老員工那樣疲憊、憔悴的公共汽車和有軌電車經過時,都會有搖搖欲墜的感覺。當所有人都離開后,我會和傍晚來看我、不久后打算訂婚的茜貝爾在總經理辦公室里做愛。儘管很現代,也從歐洲學到了很多關於婦…See More
Feb 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 遠房親戚

吃晚飯時,我還是和母親談起了這件事,我告訴她,在給茜貝爾買包時碰上了我們的遠房親戚芙頌。「啊,是的,內希貝的女兒在謝娜伊的店裡賣東西,可惜了!」我母親說,「過節她們也不來了。都是因為那個選美比賽。每天我都經過那家店,但我從沒想到要去和那個可憐的姑娘打招呼。但從前我是很喜歡那姑娘的。內希貝到家裡做裁縫時,有時她也會跟來。我從柜子里拿出你們的玩具給她,她就會在一邊安安靜靜地玩。內希貝的母親、你們那過世的米赫利維爾姑婆也是個可愛的人。」「她們到底是我們的什麼親戚?」因為看電視的父親沒在聽我們說話,所以母親告訴我說,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外公埃特黑姆·凱末爾)是和國父阿塔圖爾克同年出生的,他們還是謝姆希先生學校的小學同學,就像在我多年後找到的照片上看到的一樣,她父親在和我外婆結婚前很多年,不到二十三歲時就急急忙忙地娶了第一個妻子。母親說,那個可憐的波斯尼亞姑娘(也就是芙頌外婆的母親),是在巴爾干戰爭期間,人們逃離埃迪爾內時去世的。儘管這個可憐的女人沒有和我外公埃特黑姆·凱末爾生有一男半女,但之前,用我母親的話說,還在「孩子時」她就嫁了一個貧窮的教長,生了一個名叫米赫利維爾的女兒。我母親以前一直說…See More
Feb 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香舍麗榭精品店

改變我一生的那些事件和巧遇是在一個月前,也就是1975年4月27日,我和茜貝爾在一個櫥窗里看到一隻傑尼?科隆品牌包時開始的。當我和茜貝爾享受著春日夜晚的涼爽,漫步在瓦里科納大街上時,我們微微有些醉,很幸福。我們在尼相塔什新開的高級餐廳福阿耶吃了晚飯,吃飯時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和我的父母談了訂婚儀式的各種準備。為了能讓茜貝爾在法國女子高中和巴黎期間的同學努爾吉汗從巴黎過來參加我們的儀式,訂婚儀式定在了6月中旬。茜貝爾很早就在伊斯坦布爾當時最受歡迎也是最昂貴的裁縫絲綢?伊斯梅特那裡定製了禮服。我母親那晚第一次和茜貝爾討論了如何將珍珠縫在禮服上的事情。我未來的丈人,想為自己惟一的女兒舉辦一場像婚禮那樣隆重的訂婚儀式,而這正合我母親的心意。我的父親也很滿意,因為他將有一個像茜貝爾那樣在索邦念過書的兒媳——那時伊斯坦布爾的中產階級只要說起那些在巴黎讀書的女孩,就會說「在索邦念的」。晚飯後送茜貝爾回家時,我用手摟著她堅實的肩膀,正當我驕傲地想到自己是如此幸福和幸運時,茜貝爾說:「啊,那包真漂亮!」儘管葡萄酒讓我的腦袋發暈,但我還是立刻記下了那隻包和那家店,第二天中午就過去買了。其實,我不是那種不斷給女…See More
Feb 6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而我卻不知道。如果知道,我能夠守護這份幸福嗎?一切也會變得完全不同嗎?是的,如果知道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我是決不會錯失那份幸福的。在那無與倫比的金色時刻里,我被包圍在一種深切的安寧里,也許它僅僅持續了短短的幾秒鐘,但我卻在年復一年中感到了它的幸福。1975年5月26日,星期一,3點差一刻左右,就像我們從過失、罪孽、懲罰和後悔中擺脫出來一樣,地球也彷彿擺脫了地心引力和時間法則的束縛。當我親吻著芙頌因為天熱和做愛而被汗水浸濕的肩膀,慢慢地從身後抱住她,進入她的身體,輕輕咬了一下她的左耳時,戴在她耳朵上的耳墜,在很長的一瞬間彷彿停留在了空中,然後才慢慢墜落。我們是如此幸福,以至於彷彿我們根本沒發現這隻那天我壓根沒去注意它形狀的耳墜,我們繼續接吻。外面,是伊斯坦布爾春天獨有的朗朗晴空。儘管悶熱讓街上未能擺脫冬天習慣的人們出汗,但房子和商店的裡面、椴樹和栗子樹的下面還是涼爽的。相似的涼爽我們從身下的床墊上也感覺到了,在那張微微散發著霉味的床墊上,我們像幸福的孩子一樣忘乎所以地做愛。陽台的窗戶敞開著,窗外吹進一陣帶著海水味和椴樹花香的暖風,風掀起了窗紗,隨後又讓窗紗…See More
Feb 4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64) 鑒賞者和愛好者之間的關系

因為就像自然需要哲學家一樣,它也需要藝術家,為了一種形而上的目標,即為了它的真正的自我神化,藉此它終於把自己設立為純粹的、完成了的形成物,一種它在自己生成的動蕩中從未得以清晰地看見的東西——所以也是為了它的自我認識。歌德曾經意味深長地提醒我們,對於自然來說,它的一切嘗試有多大效果,全要看藝術家在多大程度上終於猜出了它的結結巴巴的話語,在半途上截住它,替它表達出了它的嘗試的真正意圖。有一回他如此宣告:“我常常說,並且仍將不斷重申,世界爭執和人類爭執的causafinalis(第一因)是戲劇詩藝。若非如此,原料就絕對派不上用場了。”……惟有在今日的或者正在來臨的誕生中,一旦我們上升到了哲學家、藝術家和聖徒的那些最高等級,我們的愛和恨的新目標便也將向我們顯現,——那時我們便有了我們的使命和我們的義務領域,我們的恨和我們的愛。因為我們知道文化是什麽。有時候我覺得,現代人彼此都厭倦得要命,所以他們覺得有必要借助於一切藝術來把自己弄得有趣一些。他們聽任他們的藝術家把自己當做誘人的美餐端上桌,他們渾身上下撒滿了整個東方和西方的作料,於是當然啦!現在他們聞上去就非常令人有興趣了,按照整個東方和西方的口…See More
Feb 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63) 兩種很不相同的歡快

有兩種很不相同的歡快。真正的思想家永遠使人歡欣鼓舞,不管他所表達的是他的嚴肅還是他的玩笑,是他的人性的洞見還是他的神性的寬容;沒有陰郁的表情,顫抖的雙手,噙淚的眼睛,而是明確而單純,勇敢而有力,也許帶一些強硬的騎士風度,但始終是作為一個勝利者。而使人最深刻最發自內心地歡欣鼓舞的事情就是,看見一位得勝的神站在被他打敗的所有巨怪旁邊。反之,在平庸的作家和刻板的思想家那裏,人們有時候也能讀到一種歡快,可是它只會使我們這樣的人覺得可憐,譬如說,就像我對大衛·施特勞斯大衛·施特勞斯(DavidStrauss,1808-1874),德國哲學家、神學家,青年黑格爾派領袖之一,代表作為《耶穌傳》。的歡快所感覺到的。擁有這樣一種歡快的同時代人,令我們異常慚愧,因為他們在後代那裏丟盡了我們和我們的時代的臉。這種樂天派完全看不見苦難和巨怪,而他們作為思想家本應看見它們並與之鬥爭的;所以他們的歡快令人不快,因為它是騙人的,它企圖誘使人們相信在這裏贏得了一場勝利。歸根到底,哪裏有勝利,那裏才有歡快;而這一點既適用於真正思想家的作品,也適用於一切藝術作品。即使內容也許始終可怕嚴肅,恰如人生問題之真相,但只有當半吊…See More
Feb 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62) 信仰酒神音樂

我的朋友,你們信仰酒神音樂,你們也知道悲劇對於我們意味著什麽。在悲劇中,我們有從音樂中再生的悲劇神話,而在悲劇神話中,你們可以希望一切,忘掉最痛苦的事情!但是,對於我們大家來說,最痛苦的事情就是——長期貶謫,因此之故,德國的創造精神離鄉背井,在服侍險惡小人中度日。你們是明白這話的,正如你們也終將明白我的希望。二十五、音樂和悲劇神話同樣是一個民族的酒神能力的表現,彼此不可分離。兩者都來自日神領域彼岸的一個藝術領域。兩者都美化了一個世界,在其快樂的和諧中,不諧和音和恐怖的世界形象都神奇地消逝了。兩者都信賴自己極其強大的藝術魔力,嬉戲著痛苦的刺激。兩者都用這遊戲為一個哪怕“最壞的世界”的存在辯護。在這裏,酒神因素比之於日神因素,顯示為永恒的本原的藝術力量,歸根到底,是它呼喚整個現象世界進入人生。在人生中,必須有一種新的美化的外觀,以使生氣勃勃的個體化世界執著於生命。我們不妨設想一下不諧和音化身為人——否則人是什麽呢?——那麽,這個不諧和音為了能夠生存,就需要一種壯麗的幻覺,以美的面紗遮住它自己的本來面目。這就是日神的真正藝術目的。我們用日神的名字統稱美的外觀的無數幻覺,它們在每一瞬間使人生一…See More
Jan 2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61) 神話指示出生活

那麽,神話指示出這種生活,是為了在我們面前美化它嗎?倘若不是,我們看到這些形象時所感到的審美快感究竟何在呢?我問的是審美快感,不過我也很清楚,許多這類形象此外間或還能喚起一種道德快感,例如表現為憐憫或慶幸道義勝利的形式。但是,誰僅僅從這些道德根源推導出悲劇效果,如同美學中長期以來流行的那樣,但願他不要以為他因此為藝術做了點什麽。藝術首先必須要求在自身範圍內的純潔性。為了說明悲劇神話,第一個要求便是在純粹審美領域內尋找它特有的快感,而不可侵入憐憫、恐懼、道德崇高之類的領域。那麽,醜與不和諧,悲劇神話的內容,如何能激起審美的快感呢?現在,我們在這裏必須勇往直前地躍入藝術形而上學中去,為此我要重覆早先提出的這個命題:只有作為一種審美現象,人生和世界才顯得是有充足理由的。在這個意義上,悲劇神話恰好要使我們相信,甚至醜與不和諧也是意志在其永遠洋溢的快樂中借以自娛的一種審美遊戲。不過,酒神藝術的這種難以把握的原始現象,在音樂的不諧和音的奇特意義中,一下子極其清楚和直接地被把握住了,正如一般來說惟有與世界並列的音樂才能提供一個概念,說明作為一種審美現象的世界的充足理由究竟是指什麽。悲劇神話所喚起的快…See More
Jan 1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60)我們要強調日神幻景

二十四、在音樂悲劇所特有的藝術效果中,我們要強調日神幻景,憑借它,我們可以得免於直接同酒神音樂成為一體,而我們的音樂興奮則能夠在日神領域中,依靠移動於其間的一個可見的中間世界得到宣泄。可是,我們以為自己看到,正是通過這種宣泄,劇情的中間世界以及整個戲劇才由裏向外地變得清晰可見,明白易懂,達到其他一切日神藝術不可企及的程度。所以,當我們看到這個中間世界仿佛借音樂的精神輕盈升舉,便不得不承認,它的力量獲得了最大提高,因而無論日神藝術還是酒神藝術,都在日神和酒神的兄弟聯盟中達到了自己的最高目的。當然,由音樂內在照明的日神光輝畫面所達到的,並非較弱程度的日神藝術所特有的那種效果。史詩和雕塑能夠使觀賞的眼睛恬然玩味個體化世界,而戲劇盡管有更高的生動性和鮮明性,卻無法達到此種效果。我們觀賞戲劇,以洞察的目光深入到它內部動蕩的動機世界中去——在我們看來,仿佛只是一種譬喻畫面掠過我們眼前,我們深信猜中了它至深的含義,而只想把它當做一層帷幕扯去,以求一瞥幕後的真相。最明朗清晰的畫面也不能使我們滿足,因為它好像既顯露了什麽,也遮蔽了什麽。正當它好像用它的譬喻式的啟示催促我們去扯碎帷幕,揭露神秘的背景之時,…See More
Jan 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59)歸入永恒範疇

我知道,現在我必須引導專心致志的朋友登上一個獨立憑眺的高地,在那裏他只有少許夥伴,我要勉勵他道,讓我們緊跟我們光輝的向導希臘人。為了澄清我們的美學認識,我們迄今已經向他們借來了兩位神靈形象,其中每位統轄著一個單獨的藝術領域,而且憑借希臘悲劇,我們預感到了它們的互相接觸和鼓舞。在我們看來,這兩種藝術原動力引人註目地彼此扯裂,導致了希臘悲劇的衰亡。希臘民族性格的蛻化變質與希臘悲劇的衰亡鍥合如一,促使我們嚴肅地深思,藝術與民族、神話與風俗、悲劇與國家在其根柢上是如何必然和緊密地連理共生。悲劇的衰亡同時即是神話的衰亡。在此之前,希臘人本能地要把一切經歷立即同他們的神話聯系起來,甚至僅僅通過這種聯系來理解它們。在他們看來,當前的時刻借此也必定立即subspecieaeterni(歸入永恒範疇),在某種意義上成為超時間的。國家以及藝術都沈浸在這超時間之流中,以求免除眼前的負擔和渴望而得安寧。一個民族(以及一個人)的價值,僅僅取決於它能在多大程度上給自己的經歷打上永恒的印記,因為借此它才仿佛超凡脫俗,顯示了它對時間的相對性,對生命的真正意義即形而上意義的無意識的內在信念。如果一個民族開始歷史地理解自…See More
Jan 4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58)歷史和批評

二十三、誰想準確地檢驗一下,他是屬於真正審美的聽眾,還是屬於蘇格拉底式批評家之列,就只須坦率地自問欣賞舞台上表演的奇跡時有何感覺:他是覺得他那要求嚴格心理因果關系的歷史意識受到了侮辱呢,還是以友好的讓步態度把奇跡當做孩子可以理解而於他頗為疏遠的現象加以容忍,抑或他別有感受。他可以據此衡量,一般來說他有多大能力理解作為濃縮的世界圖景的神話,而作為現象的縮寫,神話是不能缺少奇跡的。但是,很可能,幾乎每個人在嚴格的檢驗之下,都覺得自己已如此被現代文化的歷史批判精神所侵蝕,以致只有以學術的方式,經過間接的抽象,才能相信一度存在過神話。然而,沒有神話,一切文化都會喪失其健康的天然創造力。惟有一種用神話調整的視野,才把全部文化運動規束為統一體。一切想像力和日神的夢幻力,惟有憑借神話,才得免於漫無邊際的遊蕩。神話的形象必是不可察覺卻又無處不在的守護神,年輕的心靈在它的庇護下成長,成年的男子用它的象征解說自己的生活和鬥爭。甚至國家也承認沒有比神話基礎更有力的不成文法,它擔保國家與宗教的聯系,擔保國家從神話觀念中生長出來。與此同時,現在人們不妨設想一下沒有神話指引的抽象的人,抽象的教育,抽象的風俗,抽象…See More
Jan 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57)違背藝術的真正目的

在極樂之海的起伏浪潮裏,在大氣之波的喧囂聲響裏,在宇宙呼吸的飄搖大全裏——沈溺——淹沒——無意識——最高的狂喜!那麽,讓我們根據真正審美聽眾的經驗,來想像一下悲劇藝術家本人:他如何像一位多產的個體化之神創造著他的人物形象,在這個意義上他的作品很難看做“對自然的模仿”;但是,而後他的強大酒神沖動又如何吞噬這整個現象世界,以便在它背後,通過它的毀滅,得以領略在太一懷抱中的最高的原始藝術快樂。當然,關於這重返原始家園,關於悲劇中兩位藝術神靈的兄弟聯盟,關於聽眾的日神興奮和酒神興奮,我們的美學家都不能讚一詞,相反,他們不厭其煩地贅述英雄同命運的鬥爭,世界道德秩序的勝利,悲劇所起的感情宣泄作用,把這些當做真正的悲劇因素。這些老生常談使我想到,他們是些毫無美感的人,而且也許只是作為道德家去看悲劇的。自亞裏士多德以來,對於悲劇效果還從未提出過一種解釋,聽眾可以由之推斷藝術境界和審美事實。時而由嚴肅劇情引起的憐憫和恐懼應當導致一種緩解的宣泄,時而我們應當由善良高尚原則的勝利,由英雄為一種道德世界觀做出的獻身,而感覺自己得到提高和鼓舞。我確實相信,對於許多人來說,悲劇的效果正在於此並且僅在於此;由此也可…See More
Dec 30, 201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56)完全戰勝了音樂的酒神元素

然而,畢竟可以肯定地說,這裏描述的過程只是一種壯麗的外觀,即前面提到的日神幻景,我們借它的作用得以緩和酒神的滿溢和過度。音樂對於戲劇的關系在本質上當然是相反的關系:音樂是世界的真正理念,戲劇只是這一理念的反光,是它的個別化的影像。旋律線索與人物生動形象的一致,和聲與人物性格關系的一致,是一種對立意義上的一致,如同我們在觀看音樂悲劇時可以感覺到的那樣。我們可以使人物形象生動活潑,光輝燦爛,但他們始終只是現象,沒有一座橋能把這現象引到真正的實在,世界的心靈。然而,音樂卻是世界的心聲;盡管無數同類的現象可以因某種音樂而顯現,但它們決不能窮盡這種音樂的實質,相反始終只是它的表面寫照。對於音樂和戲劇之間的覆雜關系,用靈魂和肉體的對立這種庸俗荒謬的說法當然什麽也解釋不了,卻只能把一切攪亂。可是,關於這種對立的非哲學的粗俗說法似乎在我們的哲學家中間,天知道什麽原因,成了一種極其流行的信條;與此同時,他們對於現象與自在之物的對立卻一無所知,或者,也是天知道什麽原因,根本不想知道。…See More
Dec 11, 201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55)大海是如何寂寞空曠

這裏,在我們最高的音樂興奮和音樂之間,插入了悲劇神話和悲劇英雄,它們實質上不過是惟有音樂才能直接表達的那最普遍事實的譬喻。但是,倘若我們作為純粹酒神式生靈來感受,神話作為譬喻就完全不知不覺地停留在我們身旁,一刻也不會妨礙我們傾聽universaliaanterem(先於事物的普遍性)的回響。但這裏終究爆發了日神的力量,用幸福幻景的靈藥使幾乎崩潰的個人得到覆原。我們仿佛突然又看見特裏斯坦,他怔怔地黯然自問:“這是老一套了,它為何要喚醒我?”從前我們聽來像是從存在心中發出的一聲深沈嘆息的東西,現在卻只欲告訴我們,大海是如何寂寞空曠。從前在一切感情急劇沖突的場合,我們屏息以為自己正在死去,與生存惟有一發相連,現在我們卻只看見那位受傷垂死的英雄絕望地喊道:“渴望!渴望!垂死時我還在渴望,因為渴望而不肯死去!”從前在如此飽受令人憔悴的折磨之後,一聲號角的歡呼更如最慘重的折磨令我們心碎,現在在我們與這“歡呼本身”之間卻隔著向伊索爾德的歸帆歡呼的庫汶那爾庫汶那爾(Kurwenal),《特裏斯坦與伊索爾德》劇中特裏斯坦的侍從。盡管我們也深深感到憐憫的哀傷,但在某種意義上這種憐憫之感又使我們得免於世界的…See More
Dec 4, 201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尼采《悲劇的誕生》(54)悲劇陷入高貴的錯覺

悲劇吸收了音樂最高的恣肆汪洋精神,所以,在希臘人那裏一如在我們這裏,它直接使音樂臻於完成,但它隨後又在其旁安排了悲劇神話和悲劇英雄,悲劇英雄像提坦力士那樣背負起整個酒神世界,從而卸除了我們的負擔。另一方面,它又通過同一悲劇神話,借助悲劇英雄的形象,使我們從熱烈的生存欲望中解脫出來,並且親手指點,提示一種別樣的存在和一種更高的快樂,戰鬥的英雄已經通過他的滅亡,而不是通過他的勝利,充滿預感地為之做好了準備。悲劇在其音樂的普遍效果和酒神式感受的聽眾之間設置了神話這一種崇高的譬喻,以之喚起一種假象,仿佛音樂只是激活神話造型世界的最高表現手段。悲劇陷入這一高貴的錯覺,於是就會手足齊動,跳起酒神頌舞蹈,毫不躊躇地委身於一種歡欣鼓舞的自由感,覺得它就是音樂本身;沒有這一錯覺,它就不敢如此放浪形骸。神話在音樂面前保護我們,同時惟有它給予音樂最高的自由。作為回禮,音樂也賦予悲劇神話一種令人如此感動和信服的形而上的意義,沒有音樂的幫助,語言和形象決不可能獲得這樣的意義。尤其是憑借音樂,悲劇觀眾會一下子真切地預感到一種通過毀滅和否定達到的最高快樂,以致他覺得自己聽到,萬物的至深奧秘分明在向他娓娓傾訴。對於這…See More
Nov 26, 2017

Kehtay Dream's Blog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5)福阿耶飯店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8 at 5:39pm 0 Comments

福阿耶,在短時間裡成了富人們(如果用報紙娛樂專欄的調侃語言來說,就是「上流社會」)最喜歡的歐式(模仿法國的)飯店之一,這些為數不多的富人,主要居住在像貝伊奧魯、希什利和尼相塔什那樣的街區。很多年後,我找到並在這裡展出它的一份帶圖片的菜單、一則廣告、一根特製的火柴和一張餐巾紙。為了給顧客置身於一個歐洲城市的感覺,但又不刻意強調這種感覺,這類餐廳不用像「大使」「王族」「皇家」那樣西方、自負的名字,而是選擇像「劇院後台」「樓梯」和「休息室」那樣的名字,讓人想起我們在西方的邊上,在伊斯坦布爾。因為年輕一代喜歡在富麗堂皇的地方吃他們外婆燒的飯菜,於是,許多像「王朝」「蘇丹」「君主」「帕夏」和「大臣」那樣,把傳統和榮耀集於一身的飯店便應運而生,福阿耶也就被遺忘了。…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4)在辦公室做愛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8 at 5:38pm 0 Comments

我父親看的電視上正在播一段廣告,那是我的朋友扎伊姆在整個土耳其推出的「首個土耳其果味汽水梅爾泰姆」。我仔細看了一眼那段自負的廣告並喜歡上了它。他的大廠主父親在最近幾年像我父親那樣掙了很多錢,於是扎伊姆便用他父親的資金嘗試做一些新潮、前衛的事情。我希望他在這些我也幫他出了主意的事情上獲得成功。

在美國讀完管理學后,我回了國,服完了兵役。因為父親希望,我也能和哥哥一樣在日益壯大的工廠和新建的公司管理中發揮作用,所以就讓年紀輕輕的我擔任了薩特沙特的總經理,薩特沙特公司位於哈爾比耶,主營配送和外貿業務。薩特沙特的經費很多,利潤額也很高,但這並不是我的功勞,是會計耍手段把工廠和其他一些公司的利潤轉移到薩特沙特的結果。因為我是老闆的兒子,所以才做了他們的總經理,因此,面對比我大二三十歲的老員工和與我母親同歲、乳房豐滿、經驗豐富的阿姨女職工們時,我都會擺出一副謙虛好學的樣子。…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 遠房親戚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8 at 5:36pm 0 Comments

吃晚飯時,我還是和母親談起了這件事,我告訴她,在給茜貝爾買包時碰上了我們的遠房親戚芙頌。

「啊,是的,內希貝的女兒在謝娜伊的店裡賣東西,可惜了!」我母親說,「過節她們也不來了。都是因為那個選美比賽。每天我都經過那家店,但我從沒想到要去和那個可憐的姑娘打招呼。但從前我是很喜歡那姑娘的。內希貝到家裡做裁縫時,有時她也會跟來。我從柜子里拿出你們的玩具給她,她就會在一邊安安靜靜地玩。內希貝的母親、你們那過世的米赫利維爾姑婆也是個可愛的人。」

「她們到底是我們的什麼親戚?」…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香舍麗榭精品店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8 at 5:35pm 0 Comments

改變我一生的那些事件和巧遇是在一個月前,也就是1975年4月27日,我和茜貝爾在一個櫥窗里看到一隻傑尼?科隆品牌包時開始的。當我和茜貝爾享受著春日夜晚的涼爽,漫步在瓦里科納大街上時,我們微微有些醉,很幸福。我們在尼相塔什新開的高級餐廳福阿耶吃了晚飯,吃飯時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和我的父母談了訂婚儀式的各種準備。為了能讓茜貝爾在法國女子高中和巴黎期間的同學努爾吉汗從巴黎過來參加我們的儀式,訂婚儀式定在了6月中旬。茜貝爾很早就在伊斯坦布爾當時最受歡迎也是最昂貴的裁縫絲綢?伊斯梅特那裡定製了禮服。我母親那晚第一次和茜貝爾討論了如何將珍珠縫在禮服上的事情。我未來的丈人,想為自己惟一的女兒舉辦一場像婚禮那樣隆重的訂婚儀式,而這正合我母親的心意。我的父親也很滿意,因為他將有一個像茜貝爾那樣在索邦念過書的兒媳——那時伊斯坦布爾的中產階級只要說起那些在巴黎讀書的女孩,就會說「在索邦念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