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htay Dream
  • Female
  • Besut, Tereng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ehtay Dream'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Kehtay Drea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ehtay Dream's Page

Latest Activit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 (14)伊斯坦布爾的街道、橋樑、陡坡和廣場 上

有一次聊天,談到她喜歡的一個高中老師時,芙頌說:「他不像別的那些男人!」為此我問她這話的含義,但她沒回答我。兩天後,我再次問她「像別的男人那樣」究竟是什麼意思。芙頌說:「我知道你在很嚴肅地問這個問題。我也想給你一個嚴肅的回答。要我說嗎?」「當然……你為什麼起來了?」「因為我不想光著身子說那些事情。」「我也把衣服穿起來嗎?」沒得到回答,我也穿上了衣服。我在這裡展出的幾個香煙盒、一個我從柜子里拿到卧室的屈塔希亞手繪煙缸、茶杯(芙頌的)、玻璃杯、講故事時芙頌不時拿在手上生氣地把玩的海螺殼,反映出當時房間里那種沉重、令人疲憊和壓抑的氣氛。芙頌的這些稚氣的髮夾,則是用來提醒大家這些故事發生在一個孩子身上。芙頌先講了一個和一位小店主有關的故事,那人在庫於魯?鮑斯坦街上開了一家賣香煙、玩具和文具的小店。這個卑鄙?大叔是她父親的一個朋友,他們經常會在一起玩十五子棋[1]十五子棋(Tavla),雙方各持十五子,擲骰行棋。[1]。八歲到十二歲時,特別是在夏天,每當父親讓芙頌去小店買汽水、香煙或是啤酒時,卑鄙?大叔就會用類似「沒有零錢,你等一下,給你一瓶汽水喝」的借口,把她留在店裡,在沒有旁人的空隙找一個借…See More
Jun 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2)接吻 下

一段很長時間的沉默。因為多年來我一直在想這次沉默的含義,因此我想現在我能夠客觀地來概括這個問題了:我對芙頌說的最後那句話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那就是茜貝爾婚前和我做愛是因為愛情和信任,而芙頌做同樣的事情卻是因為勇氣和現代。由此得出的結論就是,芙頌因為「勇氣和現代」和我做愛,所以我將不會對她產生一種特別的責任和依賴感。因為她「現代」,所以婚前和一個男人上床,或者新婚之夜不是處女,對她來說不會成為負擔……就像幻想中的歐洲女人,或是在伊斯坦布爾大街上溜達的那些傳說中的女人一樣……因為這句話日後我後悔了很多年,而當時我是以為芙頌喜歡聽那樣的話才說的。儘管沒有現在那麼清晰,但在那片寂靜里我也想到了這些。我一邊想,一邊看著後花園里在風中慢慢舞動的樹葉。做愛后我們經常這樣躺在床上,一邊聊天,一邊看著窗外的樹、樹中間的公寓樓和在它們之間飛來飛去的烏鴉。過了很久,芙頌說:「其實我不勇敢,也不現代!」我以為那個沉重的話題讓她不安了,她這麼說是因為不安,甚至是謙虛,我沒在意。隨後,芙頌小心翼翼地說道:「一個女人可以瘋狂地愛一個男人很多年,但是可以從不和他做愛……」我說:「當然。」又是一陣沉默。「也就是說這段時間…See More
Jun 5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2)接吻 中

第二天中午我獨自一人去了電影院。我壓根沒想要看電影,只是想一個人待著,因為我感覺自己無法在嘎爾特的職工餐廳,與公司的老會計們和喜歡說我兒時有多可愛的和藹胖秘書們一起吃飯。和他們在一起我同時扮演著朋友和「謙虛的經理」兩個角色,我不可能一邊和他們大聲說笑著吃飯,一邊想著芙頌和我們的接吻並期盼兩點鐘的儘早到來。在奧斯曼貝伊的共和國大街上看著櫥窗神情恍惚地溜達時,我看到了「希區柯克周」的廣告,被廣告吸引看的一部電影里有一個格蕾斯?凱莉的接吻鏡頭。我在電影中場抽的煙;為了讓人想起看午場電影的家庭婦女和逃課的學生,我在多年後找到並把它放進博物館的「阿拉斯加福里高」巧克力冰激凌;引座員的手電筒。這幾樣東西,讓它們來展示我在電影院里想起的青春期的寂寞和接吻慾望。我喜歡電影院的陰涼和散發著霉味的厚重氛圍;喜歡聽一兩個電影愛好者的輕聲交談;喜歡看著厚重的天鵝絨幕布邊上的陰影和黑暗角落沉浸在幻想里。馬上就要見到芙頌的意識變成一種幸福從腦子的一角蔓延到我的整個靈魂。走出影院,穿行在奧斯曼貝伊蜿蜒的小巷裡,經過布料店、茶館、五金店、上漿並熨燙襯衫的店家,朝泰什維奇耶清真寺、我們約會的地點徑直走去時,我記得自己想…See More
Jun 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2)接吻 上

六年前的那次出遊,第二天下午在我和芙頌再次見面時我們又重新回憶了一遍。然後我們忘記一切長久地接吻、做愛。一陣瀰漫著椴樹花香的春風從窗紗和窗帘的縫隙吹進來,讓她那蜜色的肌膚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緊閉的雙眼,像在大海里拚命抱著救生圈的人那樣摟抱我的樣子讓我眩暈,我無法去思考自己經歷的事情所包含的更深內涵。為了不過多地陷入罪惡的情感和懷疑以及孕育和培養愛情的那個危險地帶,我明白自己應該走到男人中去。和芙頌又約會了三次后,星期六上午,哥哥打電話來要我和他一起去看費內爾巴赫切和吉雷松體育的球賽,他說費內爾巴赫切很有可能在下午的比賽里奪冠,我去了。看到道爾馬巴赫切體育場在二十年後除了名字被改成伊諾努[1]穆斯塔法?伊斯麥特?伊諾努(MustafaI?smetI?no¨nu¨,1884—1973),土耳其軍事家、政治家和土耳其第二任總統(1938—1950年在位)。[1]並沒別的太多變化我很高興。還有一個變化,那就是像在歐洲那樣嘗試在場地里種草。但是因為只在場地的邊上剩下了一些綠草,於是球場就像一個只在太陽穴和後腦勺留下少許頭髮的謝頂男人。那些花錢坐在有號碼的看台上的觀眾,就像在二十年前1950年代中…See More
May 3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1)宰牲節(下)

一路上我們說的大多數話,都是多年後芙頌幫助我想起來的。而那個寒冷、陰沉的節日在我腦海里留下了一個異常清晰的印象,那就是,伊斯坦布爾宰牲節上午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屠宰場。不僅僅是在邊緣街區和窄小街道的空地上和那些被燒毀的樓房中間,在主要街道上和最富裕的街區里,從一早開始就有幾萬頭羊被宰殺了。有些地方的人行道邊上和鵝卵石路面上全都是血。在我們的車下坡,過橋,穿行在彎彎曲曲的小路上時,我們看到了一些被扒了皮,一些剛剛被殺掉,或是已經被分解了的羊。我們穿過阿塔圖爾克橋來到了哈利奇灣。儘管是在過節,儘管到處掛著旗子,儘管人們都穿著節日的盛裝,然而城市是疲憊和憂傷的。穿過包茲多安高架引水渠,我們拐進了法提赫。在那裡的一片空地上,正在出售供宰牲用的羊。芙頌問:「這些羊也要被殺掉嗎?」切廷說:「也許不是全部,小女士。因為馬上就要到中午了,它們還沒被賣掉……也許直到過完節也沒人來買,那麼這些可憐的動物就解脫了……但那時它們就會被賣給屠夫,小女士。」芙頌說:「我們會趕在屠夫之前把它們買下,把它們救出來。」芙頌穿了一件漂亮的紅大衣。她笑著勇敢地對我眨了眨眼睛,「我們會去把羊從那個要殺自己孩子的人那裡劫持出來,是…See More
May 2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1)宰牲節(上)

半睡半醒之間,我想到了遠房親戚蘇雷亞舅舅和他那個我總是記不住名字的兒子。我和芙頌在很久以前的一個宰牲節里曾經一起坐車出去玩了一趟,那天蘇雷亞舅舅也在我們家。一些關於那個寒冷、陰沉的宰牲節上午的畫面,就像我不時看見的某些夢境一般閃現在了我的眼前,既非常熟悉又彷彿是一個奇怪的記憶。我想起了三輪自行車,我和芙頌一起上街,我們無聲地看一隻正在被宰殺的綿羊,然後坐車出去遊玩。第二天,當我們在邁哈邁特公寓樓里見面時我問了她這些事情。「自行車是我和媽媽從家裡帶來還給你們的。」所有的事芙頌都記得比我清楚,「你哥和你用完后,你母親在很多年前把自行車送給了我。但我也沒法騎了,因為我長大了。所以我媽媽在過節那天把車帶來了。」我說:「然後一定是我母親又把自行車拿到這裡來了。現在我也想起來了,那天蘇雷亞舅舅也在…….」芙頌說:「因為是他要利口酒的。」那次出人意料的乘車遊玩,芙頌也比我記得更清楚。我想在這裡敘述一下經她講述后我想起的那次出遊。那年,芙頌十二歲,我二十四歲。1969年2月27日,宰牲節的第一天。就像在每個節日的上午那樣,我們都會在尼相塔什的家裡請那些穿西裝系領帶、衣著講究的親戚們吃午飯。房門不時被敲…See More
May 2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0)城市的燈光和幸福

晚上,茜貝爾的高中女同學葉希姆在佩拉?帕拉斯酒店訂婚,所有人都會在那裡,我去了。茜貝爾很開心,她穿了一條亮銀色的連衣裙,外罩一件編織披肩。因為想用這個儀式為我們的做參考,所以她關心所有細節,接近所有人,不停地在微笑。蘇雷亞舅舅那個我總是記不住他名字的兒子,給我介紹為梅爾泰姆汽水做廣告的德國模特英格時,我已經喝了兩杯拉克酒,放鬆了許多。「您覺得土耳其怎麼樣?」我用英語問道。英格說:「我只看到了伊斯坦布爾。我很驚訝,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您想像的是什麼樣的?」我們無聲地對視了一會兒。她是個聰明女人,立刻明白說錯話會很容易讓土耳其人傷心的,她嫣然一笑,用糟糕的土耳其語說道:「你們值得擁有一切。」「整個土耳其在一個星期里認識了您,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她像個孩子似的笑著說道:「警察、計程車司機、路上的孩子們都認識我。一個賣氣球的人甚至送了我一個氣球,還說『您值得擁有一切!』。如果整個國家只有一個電視頻道,成名就很容易了。」不知道她在表示謙虛時,明白自己在蔑視嗎?「德國有幾個頻道?」我問道。她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很是羞愧。我也說了一句沒必要說的話:「每天上班時,我都會看見您的巨幅照片,它佔滿…See More
May 25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9)F

第二天,1975年5月3日下午2點半,芙頌來了邁哈邁特公寓樓,有生以來第一次用「走到最後」的方式和我做了愛。那天我並沒有帶著和她見面的幻想去那裡。多年以後,當我把自己經歷的一切寫成故事時,我也想過前面的那句話不可能是對的,但那天我真的沒想到芙頌會來……我想到的是芙頌前一天說的那些話、兒時的玩具、我母親的古董、舊的鐘錶、三輪自行車、昏暗的房間里那奇怪的光線、灰塵和舊物的氣味以及看著後花園一個人獨自待著……一定是它們把我再次吸引過去的。另外我還想去回味一下前一天我們的見面,洗掉芙頌用過的茶杯,收拾我母親的東西並忘記我的羞恥……收拾東西時,我找到了父親在後屋拍的一張照片,照片上可以看見床、窗戶和後花園。看著照片,我發現這個房間多年來一直沒變……我記得聽見敲門聲時,我想那一定是我母親。芙頌說:「我來拿雨傘。」她站在門口,沒有要進來的意思。「你進來啊。」我說。她猶豫了一下。也許是因為覺得站在門口不禮貌,她走了進來。我關上了門。她帶著這條讓她的腰顯得更加纖細的白色皮帶,穿著這條非常適合她的深粉色、白紐扣的連衣裙。十幾歲時我有一個弱點,那就是在我覺得漂亮和神秘的女孩面前,只有在自己真誠的情況下才能感…See More
May 2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8)第一個土耳其果味汽水品牌

我在這裡展出土耳其第一個果味汽水品牌梅爾泰姆在報上登的公告,廣告片,草莓、桃子、橙子和櫻桃味的樣品,它們讓我想起那些日子裡幸福、快樂和輕鬆的氛圍以及我們樂觀的心態。那天晚上,為了慶祝梅爾泰姆汽水的誕生,扎伊姆要在阿亞斯帕夏的那套帶風景的房子里舉辦一個大聚會。我們那幫朋友又將歡聚一堂了。茜貝爾很滿意我和一幫富有、年輕的朋友交往,她也喜歡乘遊艇游海峽…See More
Mar 2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7)邁哈邁特公寓樓

母親是在二十年前買下邁哈邁特公寓樓里的那套房子的,買房的目的一是為了投資,二是為了有個放鬆腦子的去處,但沒過多久,她就把那套房子變成了一個儲藏室,她把一些認為過時的舊物件或是買來不久就厭煩的東西放去那裡。兒時,我很喜歡那個後花園,花園裡長著巨大的柏樹和栗子樹,孩子們在裡面踢足球。我覺得樓名很有趣,母親喜歡講樓名的故事,而我也百聽不厭。阿塔圖爾克在1934年要求所有土耳其人使用姓氏后,許多在伊斯坦布爾新蓋的樓房開始被賦予了家族的名字。這麼做是適宜的,因為那時伊斯坦布爾街道的名字和號碼是不一致的,同時也因為,像在奧斯曼帝國時期一樣,那些富裕的大家庭和他們在其中居住的大宅邸和樓房早已融為了一體。(我的故事裡會提到許多富有的家庭,他們都有一棟用自己的姓氏命名的公寓樓。)在同一個時期還有另外一種傾向,那就是給樓房取一些具有崇高道德價值的名字。然而我母親說,把樓房命名為「自由」「善良」和「美德」的那些人其實一生都在踐踏這些道德價值。她說,一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倒賣食糖的老頭,因為良心發現讓人蓋了邁哈邁特[1]Merhamet,仁慈的意思。[1]公寓樓。老頭的兩個兒子(他們其中一個的女兒曾是我的小…See More
Mar 5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6)芙頌的眼淚

第二天中午,我拿著原來的塑料袋和包去了香舍麗榭精品店。鈴鐺響后,一開始我還是以為依然讓我感覺十分昏暗和陰涼的店裡沒人。昏暗的小店沉浸在一種神秘的寂靜中,金絲雀卻嘰嘰喳喳叫了起來。我透過一座屏風和一大盆仙客來的葉子看到了芙頌的影子。她在試衣間陪著一個正在試穿衣服的胖女人。這次,她穿著一件非常適合她,印著風信子、野花和樹葉圖案的襯衫。看見我,她甜美地笑了一下。「你大概很忙。」說著我用眼睛瞟了一下試衣間。「這就完。」她說,彷彿在和一個老顧客分享小店的秘密。金絲雀在鳥籠里上下跳著,我看見了幾樣從歐洲進口的小玩意兒和擺在角落裡的幾本雜誌,但是我無法將注意力集中到任何一樣東西上。我想要忘卻,想用平常心對待的令人矚目的現實依然在深深地影響我。看著她時,我彷彿看見了一個非常熟悉的人,這是一種我似乎熟知她的感覺。她很像我。我的頭髮小時候也是捲曲的,顏色也和她小時候一樣是棕色的,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也和芙頌的一樣變直了。彷彿我能夠很容易把自己放到她的位置上,彷彿我能夠深刻理解她。她身上那件印花襯衫把她那自然的膚色、頭髮上染上的金色變得更加醒目了。我痛苦地想起朋友們對她的議論,他們說她出沒於花花公子之間。她可能…See More
Feb 24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5)福阿耶飯店

福阿耶,在短時間裡成了富人們(如果用報紙娛樂專欄的調侃語言來說,就是「上流社會」)最喜歡的歐式(模仿法國的)飯店之一,這些為數不多的富人,主要居住在像貝伊奧魯、希什利和尼相塔什那樣的街區。很多年後,我找到並在這裡展出它的一份帶圖片的菜單、一則廣告、一根特製的火柴和一張餐巾紙。為了給顧客置身於一個歐洲城市的感覺,但又不刻意強調這種感覺,這類餐廳不用像「大使」「王族」「皇家」那樣西方、自負的名字,而是選擇像「劇院後台」「樓梯」和「休息室」那樣的名字,讓人想起我們在西方的邊上,在伊斯坦布爾。因為年輕一代喜歡在富麗堂皇的地方吃他們外婆燒的飯菜,於是,許多像「王朝」「蘇丹」「君主」「帕夏」和「大臣」那樣,把傳統和榮耀集於一身的飯店便應運而生,福阿耶也就被遺忘了。買包的那天晚上,當我們在福阿耶吃晚飯時,我對茜貝爾說:「我母親在邁哈邁特公寓樓里有套房子,我們去那裡約會是不是更好?那邊有一個漂亮的後花園。」茜貝爾問:「你是想訂婚後推遲結婚嗎?」「不,親愛的,沒這回事。」「我不願意像情婦那樣,在秘密的單元房裡,像個罪人一樣和你約會。」「有道理。」「你是怎麼突然想到要去那套房子約會的?」「算了。」我說。我…See More
Feb 1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4)在辦公室做愛

我父親看的電視上正在播一段廣告,那是我的朋友扎伊姆在整個土耳其推出的「首個土耳其果味汽水梅爾泰姆」。我仔細看了一眼那段自負的廣告並喜歡上了它。他的大廠主父親在最近幾年像我父親那樣掙了很多錢,於是扎伊姆便用他父親的資金嘗試做一些新潮、前衛的事情。我希望他在這些我也幫他出了主意的事情上獲得成功。在美國讀完管理學后,我回了國,服完了兵役。因為父親希望,我也能和哥哥一樣在日益壯大的工廠和新建的公司管理中發揮作用,所以就讓年紀輕輕的我擔任了薩特沙特的總經理,薩特沙特公司位於哈爾比耶,主營配送和外貿業務。薩特沙特的經費很多,利潤額也很高,但這並不是我的功勞,是會計耍手段把工廠和其他一些公司的利潤轉移到薩特沙特的結果。因為我是老闆的兒子,所以才做了他們的總經理,因此,面對比我大二三十歲的老員工和與我母親同歲、乳房豐滿、經驗豐富的阿姨女職工們時,我都會擺出一副謙虛好學的樣子。位於哈爾比耶的那棟薩特沙特的老房子,每每有像老員工那樣疲憊、憔悴的公共汽車和有軌電車經過時,都會有搖搖欲墜的感覺。當所有人都離開后,我會和傍晚來看我、不久后打算訂婚的茜貝爾在總經理辦公室里做愛。儘管很現代,也從歐洲學到了很多關於婦…See More
Feb 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 遠房親戚

吃晚飯時,我還是和母親談起了這件事,我告訴她,在給茜貝爾買包時碰上了我們的遠房親戚芙頌。「啊,是的,內希貝的女兒在謝娜伊的店裡賣東西,可惜了!」我母親說,「過節她們也不來了。都是因為那個選美比賽。每天我都經過那家店,但我從沒想到要去和那個可憐的姑娘打招呼。但從前我是很喜歡那姑娘的。內希貝到家裡做裁縫時,有時她也會跟來。我從柜子里拿出你們的玩具給她,她就會在一邊安安靜靜地玩。內希貝的母親、你們那過世的米赫利維爾姑婆也是個可愛的人。」「她們到底是我們的什麼親戚?」因為看電視的父親沒在聽我們說話,所以母親告訴我說,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外公埃特黑姆·凱末爾)是和國父阿塔圖爾克同年出生的,他們還是謝姆希先生學校的小學同學,就像在我多年後找到的照片上看到的一樣,她父親在和我外婆結婚前很多年,不到二十三歲時就急急忙忙地娶了第一個妻子。母親說,那個可憐的波斯尼亞姑娘(也就是芙頌外婆的母親),是在巴爾干戰爭期間,人們逃離埃迪爾內時去世的。儘管這個可憐的女人沒有和我外公埃特黑姆·凱末爾生有一男半女,但之前,用我母親的話說,還在「孩子時」她就嫁了一個貧窮的教長,生了一個名叫米赫利維爾的女兒。我母親以前一直說…See More
Feb 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香舍麗榭精品店

改變我一生的那些事件和巧遇是在一個月前,也就是1975年4月27日,我和茜貝爾在一個櫥窗里看到一隻傑尼?科隆品牌包時開始的。當我和茜貝爾享受著春日夜晚的涼爽,漫步在瓦里科納大街上時,我們微微有些醉,很幸福。我們在尼相塔什新開的高級餐廳福阿耶吃了晚飯,吃飯時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和我的父母談了訂婚儀式的各種準備。為了能讓茜貝爾在法國女子高中和巴黎期間的同學努爾吉汗從巴黎過來參加我們的儀式,訂婚儀式定在了6月中旬。茜貝爾很早就在伊斯坦布爾當時最受歡迎也是最昂貴的裁縫絲綢?伊斯梅特那裡定製了禮服。我母親那晚第一次和茜貝爾討論了如何將珍珠縫在禮服上的事情。我未來的丈人,想為自己惟一的女兒舉辦一場像婚禮那樣隆重的訂婚儀式,而這正合我母親的心意。我的父親也很滿意,因為他將有一個像茜貝爾那樣在索邦念過書的兒媳——那時伊斯坦布爾的中產階級只要說起那些在巴黎讀書的女孩,就會說「在索邦念的」。晚飯後送茜貝爾回家時,我用手摟著她堅實的肩膀,正當我驕傲地想到自己是如此幸福和幸運時,茜貝爾說:「啊,那包真漂亮!」儘管葡萄酒讓我的腦袋發暈,但我還是立刻記下了那隻包和那家店,第二天中午就過去買了。其實,我不是那種不斷給女…See More
Feb 6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而我卻不知道。如果知道,我能夠守護這份幸福嗎?一切也會變得完全不同嗎?是的,如果知道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我是決不會錯失那份幸福的。在那無與倫比的金色時刻里,我被包圍在一種深切的安寧里,也許它僅僅持續了短短的幾秒鐘,但我卻在年復一年中感到了它的幸福。1975年5月26日,星期一,3點差一刻左右,就像我們從過失、罪孽、懲罰和後悔中擺脫出來一樣,地球也彷彿擺脫了地心引力和時間法則的束縛。當我親吻著芙頌因為天熱和做愛而被汗水浸濕的肩膀,慢慢地從身後抱住她,進入她的身體,輕輕咬了一下她的左耳時,戴在她耳朵上的耳墜,在很長的一瞬間彷彿停留在了空中,然後才慢慢墜落。我們是如此幸福,以至於彷彿我們根本沒發現這隻那天我壓根沒去注意它形狀的耳墜,我們繼續接吻。外面,是伊斯坦布爾春天獨有的朗朗晴空。儘管悶熱讓街上未能擺脫冬天習慣的人們出汗,但房子和商店的裡面、椴樹和栗子樹的下面還是涼爽的。相似的涼爽我們從身下的床墊上也感覺到了,在那張微微散發著霉味的床墊上,我們像幸福的孩子一樣忘乎所以地做愛。陽台的窗戶敞開著,窗外吹進一陣帶著海水味和椴樹花香的暖風,風掀起了窗紗,隨後又讓窗紗…See More
Feb 4

Kehtay Dream's Blog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 (14)伊斯坦布爾的街道、橋樑、陡坡和廣場 上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5:41pm 0 Comments

有一次聊天,談到她喜歡的一個高中老師時,芙頌說:「他不像別的那些男人!」為此我問她這話的含義,但她沒回答我。兩天後,我再次問她「像別的男人那樣」究竟是什麼意思。

芙頌說:「我知道你在很嚴肅地問這個問題。我也想給你一個嚴肅的回答。要我說嗎?」

「當然……你為什麼起來了?」

「因為我不想光著身子說那些事情。」

「我也把衣服穿起來嗎?」沒得到回答,我也穿上了衣服。…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2)接吻 下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5:40pm 0 Comments

一段很長時間的沉默。因為多年來我一直在想這次沉默的含義,因此我想現在我能夠客觀地來概括這個問題了:我對芙頌說的最後那句話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那就是茜貝爾婚前和我做愛是因為愛情和信任,而芙頌做同樣的事情卻是因為勇氣和現代。由此得出的結論就是,芙頌因為「勇氣和現代」和我做愛,所以我將不會對她產生一種特別的責任和依賴感。因為她「現代」,所以婚前和一個男人上床,或者新婚之夜不是處女,對她來說不會成為負擔……就像幻想中的歐洲女人,或是在伊斯坦布爾大街上溜達的那些傳說中的女人一樣……因為這句話日後我後悔了很多年,而當時我是以為芙頌喜歡聽那樣的話才說的。

儘管沒有現在那麼清晰,但在那片寂靜里我也想到了這些。我一邊想,一邊看著後花園里在風中慢慢舞動的樹葉。做愛后我們經常這樣躺在床上,一邊聊天,一邊看著窗外的樹、樹中間的公寓樓和在它們之間飛來飛去的烏鴉。…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2)接吻 中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5:40pm 0 Comments

第二天中午我獨自一人去了電影院。我壓根沒想要看電影,只是想一個人待著,因為我感覺自己無法在嘎爾特的職工餐廳,與公司的老會計們和喜歡說我兒時有多可愛的和藹胖秘書們一起吃飯。和他們在一起我同時扮演著朋友和「謙虛的經理」兩個角色,我不可能一邊和他們大聲說笑著吃飯,一邊想著芙頌和我們的接吻並期盼兩點鐘的儘早到來。…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2)接吻 上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5:40pm 0 Comments

六年前的那次出遊,第二天下午在我和芙頌再次見面時我們又重新回憶了一遍。然後我們忘記一切長久地接吻、做愛。一陣瀰漫著椴樹花香的春風從窗紗和窗帘的縫隙吹進來,讓她那蜜色的肌膚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緊閉的雙眼,像在大海里拚命抱著救生圈的人那樣摟抱我的樣子讓我眩暈,我無法去思考自己經歷的事情所包含的更深內涵。為了不過多地陷入罪惡的情感和懷疑以及孕育和培養愛情的那個危險地帶,我明白自己應該走到男人中去。

和芙頌又約會了三次后,星期六上午,哥哥打電話來要我和他一起去看費內爾巴赫切和吉雷松體育的球賽,他說費內爾巴赫切很有可能在下午的比賽里奪冠,我去了。看到道爾馬巴赫切體育場在二十年後除了名字被改成伊諾努[1]穆斯塔法?伊斯麥特?伊諾努(Mustafa

I?smet…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