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gabat
  • Male
  • Kopet Dag Mountain
  • Turkmen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Ashgaba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Kaki Bukit
  • Virunga
  • TV Plus
  • 水牆 繪
  • 字詞過度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Ashgaba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Ashgabat's Page

Latest Activity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2)

另外在印尼本地對華人處境表達關懷的知識分子,幾乎都和印尼左派有關,這雖然可能和意識形態有關,然而陳馬六甲的作品做為早期印尼左派的精神導師,一開始就使得印尼左派對華人文化有較深刻的理解,例如在印尼文壇享有盛名的作家 Pramoedya Ananta Toer,84即對印尼華僑的處境表達了強烈的人文關懷,其作品”Hoa Kiau di Indonesia”[華僑在印尼]。到目前為止仍是對華僑親善最具有代表性的印尼文學作品,85 Pramoedya 本人是共產黨員,86相信他是讀過陳馬六甲的傳記。87而陳馬六甲的社會主義思想,日後感召了六十年代學生運動的領袖如 Soe Hok Gie 及 Arief…See More
Oct 31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1)

第三部分 文化史文化接觸雖然說郁達夫和陳馬六甲的旅程特殊,不過相同流亡經驗並非是孤立現象,同一時間從新加坡逃往蘇門答臘的華僑華人很多,其中作家編輯等文化人也不在少數,74尤其是所謂的「中國南來作家」,幾乎都到了蘇門答臘,或是由蘇門答臘轉赴其他各地,75這批人在特殊的時代背景,突然來到地廣人稀的蘇門答臘島,…See More
Oct 30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0)

然而郁達夫還有一個截然不同的角色,那就是蘇門答臘的郁達夫。像郁達夫這樣眾所矚目的作家,而其言行透過自己或是文友的作品,不斷地暴露在讀者面前,…See More
Oct 28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9)

陳馬六甲所留下的傳記體的作品也是旅行文藝的特例,今天我們對陳馬六甲超越國界種族語言的中國之旅主要的資料來源仍是這本傳記。矛盾的地方是,這本傳記到目前為止主要還是被看成是革命文獻,是要瞭解陳馬六甲一身革命事蹟的最重要的材料,如果衹用革命傳記的角度來閱讀將導致排除其跨越邊界的中國之旅,特別是由於這個華南/南洋華社的經驗對印尼人同時期的集體記憶而言是陌生的,因此論者談到陳馬六甲的「從監獄到監獄」都是跳過這段經歷不談,55至少到目前為止,筆者尚未發現有探討陳馬六甲華南之旅的意義的文章。因此就革命家的身份而言,傳記對旅行文藝極為不合宜的文類,不合宜的原因並非是作者寫作的問題,而是作品被閱讀的問題。問題是以革命家行誼而言,如非革命傳記,…See More
Oct 25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8)

相同的例子如航海家麥哲倫和庫克船長都是在旅行未結束前就身故了,但是他們本身至少都留下了詳細的記錄,足以做為旅程的基本文本,像郁達夫這樣能寫也應該寫的陳馬六甲的旅行記錄在形式上也和傳統的遊記大不相同,其中國之旅是記錄在他的自傳「從監獄到監獄」之中的一部分,也是極為特殊的情況。這部自傳向來被認為是革命傳記,是亞洲早期共產黨人中少有的詳實自傳,在三大冊洋洋灑灑的自傳中,陳馬六甲花了一冊的篇幅來記錄他的中國之旅,如果我們將其與各不同的華人社會的生活經驗加在一起,包括 1920 年代到廣州參加共產國際,20 年代末期在菲律賓和華人論交,以及 1937…See More
Oct 22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7)

除了村中生活以外,他也開始在陳嘉庚的故鄉集美開始教書,教授英語,到了1936 年他甚至在廈門開辦了一所外語學校(School for Foreign Languages),有中學生及大學生來學習外語,以英語為主,也有學習德語的,其中也有不少華僑子弟, 由於當時社會情勢使然,學生們熱衷國事,也有對社會主義有興趣者,他和部分學生在思想上有很多交流。1937 年中日戰爭爆發,日軍前來福建,陳馬六甲衹好選擇離開。從 1927 年到 1937 年,陳馬六甲總共在華南地區住了十年,他甚至曾經歸化成為中國國籍。38陳馬六甲的華南之旅到了 1937 年已經結束,但是他和華人社會的因緣未了,離開廈門以後,陳馬六甲在東南亞幾個都市旅行,從仰光,柔佛,馬六甲到新加坡, 他發現在華人社群中生活反而比在馬來人社群中生活安全,他不用擔心被出賣, 他懂得華人語言與習慣,他還有中國的護照,於是最後他定居在新加坡的華人社區之中,當時他化身為菲律賓華僑,用「陳和森」為其化名,然後在陳嘉庚所創立的南僑師範學院擔任英語教師。39到了 1942…See More
Oct 12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6)

郁達夫的失蹤或死亡是旅行故事的高潮,多少年來對郁達夫的回憶文字都表達了對郁達夫生死之謎的關注。郁達夫的失蹤發生在戰爭結束以後兩週,正是他的繼任夫人第二次生產的前一天晚上失蹤的,失蹤當晚郁達夫家中還有幾個客人,一位青年來找郁達夫,該青年「像一個台灣人,也像一個印尼人」,隨後郁達夫和那人一起出門,從此再也沒有回來。32日後各方面的猜測與研究,則幾種可能性都分別出現,有認為是印尼人殺害的,有認為是被當地華僑殺害的,也有認為是被日本憲兵殺害,但是都沒有確實的證據,這個謎直到 1995 年才為長期從事郁達夫研究的日本學者鈴木正夫解開。33 陳馬六甲是在 1922 年因為印尼革命失敗,被荷蘭當局逮捕並監禁,坐了荷蘭的監牢,最後荷蘭當局將他流放到荷蘭。對於一生矢志革命的陳馬六甲而言,離開了自己的國土則失去了革命的根據地,於是他從歐洲經過俄國,參加莫斯科國際共產黨會議,會中他成為亞洲共產黨人的代表,然後回到亞洲,積極地保持和其幹部聯絡,一方面為印尼革命奔走,另一方面也為亞洲各地共產黨的發展而努力。34於 1924 年前往廣州發展,後來決定離開廣州而在 1925…See More
Oct 4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5)

郁達夫也是一樣,郁達夫逃抵蘇門答臘實屬偶然,但是同一個時間選擇這一逃亡路線的,都有其他方式逃離,如日後主持盟軍和中國聯合抗日的情報部隊「一三六部隊」的林謀盛,25則是在蘇門答臘的巴東搭船到澳洲,繞道回到重慶;而當時和郁達夫一起逃難的王紀元,26則由蘇門答臘逃到爪哇島,和陳嘉庚一樣就在爪哇島隱居,27在整個日本佔領時期,身份完全沒有曝光。比較其他文人在南洋的日本佔領時期的低調及隱藏自己,則郁達夫這段彷彿雙面間諜的角色扮演,是在其不掩飾自己會說日語的必然結果,其實是毫無必要,這多少和郁達夫的性格有關,一面隱藏身分逃難,一面還要學習新語言、買書及吟詩,要以流亡心態來評價郁達夫的最後的人生旅程也有很大的困難。綜觀陳馬六甲與郁達夫的旅程,如果我們以被迫旅居異域看成是流亡,那麼流亡衹是造成他們旅程的契機,而吸引他們繼續深入異地,則是其對於異境的興趣,…See More
Sep 26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4)

從這個角度來看郁達夫的蘇門答臘之旅,以及陳馬六甲的中國之旅,則都是兩重意義兼而有之。郁達夫在新加坡被日軍攻陷之前,身為新加坡「文化界戰時工作團」團長,在陳嘉庚的安排下隨著三十幾位新加坡工作的「文化人」(作家與報紙編輯等),逃到地廣人稀的蘇門答臘島,為了身家性命,隱姓埋名,喬裝為本地商人,卻因為通曉日語,被駐守當地日軍徵調為通譯,並掩護其他一起逃難的文化工作者,郁達夫這個旅程本身已經是足夠刺激玄奇。然而這個旅程也對蘇門答臘這個環境有特別的意義,在此之前中文世界對蘇門答臘基本上沒有什麼特殊的記錄,郁達夫連同其他作家的蘇門答臘之旅,留下大量的記錄,連帶對蘇島的各種情況,包括對蘇島的華人社會的情況,也一併留下了彌足珍貴的記錄。 陳馬六甲的中國之旅也是一樣,他是在莫斯科國際共產黨會議上為各亞洲共產黨的代表,19…See More
Sep 3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3)

許多出自流亡在外的陳馬六甲。在日本佔領期,印尼與日本合作時,檯面上和日本人合作的是蘇卡諾,暗地利用機會準備獨立的計劃,即有受到陳馬六甲策略影響的說法。後來日本投降後,蘇卡諾不敢擅自做主宣佈獨立,一群青年人綁架了蘇卡諾,才有了八月十七日的獨立宣言,這個青年組織也和陳馬六甲有關係。印尼獨立革命期間,他甚至一度被認為如在蘇卡諾及哈達被捕後即繼續領導獨立革命的繼任領袖。13 但是其事蹟一直隱密不彰,因為他早在 1920 年就成為印尼共產黨主席,14 該黨在印尼獨立前被荷蘭和日本當局強力的壓迫,獨立後又先後被蘇卡諾及蘇哈托壓制清算,而陳馬六甲本人在印尼革命時死於內戰,陳馬六甲的相關事蹟,例如其在印尼革命中的角色,仍是尚待探索的課題。 由於陳馬六甲的特殊背景,印尼官方過去並沒有承認其在歷史上的地位,15官方控制下的教育對印尼歷史的解釋一直是以蘇卡諾及蘇哈托的當權派歷史為主軸。近年來國際學術界不斷地發掘陳馬六甲的新材料,重新加以研究及詮釋,其神祕的事蹟才逐漸為人所知曉,也漸為印尼各界接受而承認其地位。16日前印度尼西亞的周刊雜誌選出了二十世紀印尼代表人物,印尼國內兩家重要的雜誌社Tempo 及…See More
Aug 26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2)

旅行是不是構成值得書寫的旅行經驗,主要還看旅者在動態中與陌生環境互動的精神狀態,在這個情況下,旅行者本身的角色是無可取代的,同一段旅程因為旅行者不同,或是不同的時空及條件下,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精神狀態,形成不同的意義。 兩位主角中,郁達夫在華文世界中享有盛名,陳馬六甲則在印尼/馬來文世界中頗具名氣。4 郁達夫成名甚早,今天說到 1920 年代的中國新文學運動不會不提到他的名字,不幸的是其文學風格和中國後來所強調的著重社會政治意識的文學主流大異其趣,以致於雖然早年頗有名氣,後來卻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一般對郁達夫的評價是為浪漫派作家,有時則被評為色情頹喪。他的成名作品「沈淪」則因緣際會成為中國新文學的先鋒,被認為是反叛舊禮教的作品,代表了一個新時代的開端。5其實其作品所呈現的卻是十足的個人色彩,其關心的主題以個人情慾及困境為多,表達手法也以暴露個人內心世界的矛盾與掙扎見長,不論是小說或是其所提倡的日記體的作品都是如此。中學即前往日本深造的郁達夫,心儀的文學典範是當時日本的「私小說」(watakushi…See More
Aug 24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

現代亞洲民眾交流的境界與印尼/馬來/馬華文學的周邊 前言 如果我們視旅行是對異域的探索,而把旅行文藝視為異文化接觸經驗的呈現,那麼太平洋戰爭時期華文作家郁達夫到蘇門答臘的死亡之旅,以及戰前印度尼西亞革命家陳馬六甲(Tan…See More
Aug 22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陳平原:三十年文化之變(下)

連續十年的大學擴招,需要慢下來稍做調整新京報:文化發展的一個重要載體,就是高等教育。而高等院校在1999年的擴招,可以看作是一個教育史上的里程碑,並且從那時起,爭議就未曾消失過。您也寫了諸如《大學十論》之類的書來關注。陳平原:1999年大學擴招,到現在正好十年。十年間,我們的高等教育得到了迅速的發展。今天,中國是全世界在校大學生最多的國家,兩千五百萬的大學生和研究生,這等於歐洲一個中等國家的總人口。這麽多人一下子湧進大學校園,能否學到很好的知識,會不會導致整個高等教育水平的下降,還有畢業後找得到找不到工作,如果大學生就業問題解決不了,會不會造成社會動蕩,等等,這都是十分嚴峻的問題。另一方面,教育的盲目升級,專科變學院,學院成大學,既扭曲了職業教育,也使得學了“屠龍術”的博士們無用武之地。你會發現,現在在一些地方,博士培養出來後當大學生用;大學生則當高中生用,這都有點可惜了。這是個大問題,怎麽看待高等教育?大學到底是干什麽用的?以前大學是象牙塔,是精神樂園,現在我們打開圍墻,擁抱社會,進入市場經濟,大學到底能走多遠。連續十年的擴招,步子走得這麽急,已經出現了很多缺憾,我以為必須慢下來稍做…See More
Aug 19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陳平原:三十年文化之變(中)

有嚴苛的自我反省,才能從“紀念”走向“研究”新京報:其實,從某種角度上看,2008年可以稱之為“改革開放紀念年”,從年初到現在,各種各樣的紀念性文章、圖書、專刊、專題、活動層出不窮。陳平原:這個現象我也注意到了。我想強調的是,“紀念”是必要的,但光有紀念還不夠;我們應努力從“紀念”走向“研究”,進而使“改革開放三十年”成為一種良好的、具有巨大潛能的傳統。什麽叫傳統?傳統意味著自覺且豐厚的歷史積澱,三十年的經驗教訓,確實值得認真總結。幾千年的中國文化,是一個傳統;晚清以降的歷史進程,也是一個傳統;共和國60年、改革開放30年,更是必須直接面對的傳統。所有這些大大小小的傳統,都必須經過理性的過濾和評判,才可能轉變成為有效的思想資源。從這個意義上說,“三十年”之能否從紀念走向研究,就看其是否包含著嚴苛的自我反省。在我看來,三十年的經驗固然值得慶賀,三十年的失誤或缺憾,同樣值得正視。也只有這樣,“三十年”才能成為有效的傳統或資源。否則,我們一味說好的,忘記了三十年中間存在各種各樣的分叉,就像港灣有各種支流與分叉一樣,那是不負責任的。因此,我們需要理解主流、贊美成功,也需要理解分叉、體察失敗。大…See More
Aug 16
Ashgabat posted a blog post

陳平原:三十年文化之變(上)

陳平原: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系主任,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近年出版的著作有《觸摸歷史與進入五四》《大學何為》《當年遊俠人——現代中國的文人與學者》《學者的人間情懷——跨世紀的文化選擇》《北京記憶與記憶北京》等。30年前的“斷裂”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新京報: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史,您認為從文化變遷視角該怎麽看?我注意到,您剛在媒體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何為/何謂“成功”的文化斷裂———重新審讀五四新文化運動》,聽上去似乎有些矛盾。“斷裂”和“成功”,是很難放在一起的。陳平原:首先需要說明,我所理解的“文化斷裂”,並非善惡美醜的價值判斷,而只是一種歷史描述,即社會生活、思想道德、文學藝術等處在一種激烈動蕩的狀態。這既不是一個褒義詞,也不是一個貶義詞。接下來,才有所謂“成功”或“失敗”的文化斷裂。新京報:按照您在文章中提到的七個標準,改革開放是不是一次“成功”的文化斷裂?陳平原:改革開放之前,我們特別強調各種形式的“革命”;之後,我們改變了這種獨尊革命的思維方式,這些年則更多強調歷史發展的“連續性”。可我認為,即便是“和諧社會”,也並不像桃花塢年畫描述的那樣“一團和氣”,照樣有各種各樣的矛盾。…See More
Aug 15

Ashgabat's Blog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2)

Posted on October 30, 2018 at 2:59pm 0 Comments

另外在印尼本地對華人處境表達關懷的知識分子,幾乎都和印尼左派有關,這雖然可能和意識形態有關,然而陳馬六甲的作品做為早期印尼左派的精神導師,一開始就使得印尼左派對華人文化有較深刻的理解,例如在印尼文壇享有盛名的作家 Pramoedya Ananta Toer,84即對印尼華僑的處境表達了強烈的人文關懷,其作品”Hoa Kiau di Indonesia”[華僑在印尼]。到目前為止仍是對華僑親善最具有代表性的印尼文學作品,85 Pramoedya 本人是共產黨員,86相信他是讀過陳馬六甲的傳記。87而陳馬六甲的社會主義思想,日後感召了六十年代學生運動的領袖如 Soe Hok Gie 及 Arief Budiman,他們都是戰後第一代直接投身印尼改革運動的華裔。88而陳馬六甲的事跡在印尼本地,特別是在蘇門答臘,則有將其冒險事跡寫成小說等文學作品流傳的情況,因此陳馬六甲的文化接觸,具有可能的意義和影響,還有待未來進一步的探索。…



Continue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1)

Posted on October 30, 2018 at 2:57pm 0 Comments

第三部分 文化史



文化接觸



雖然說郁達夫和陳馬六甲的旅程特殊,不過相同流亡經驗並非是孤立現象,同一時間從新加坡逃往蘇門答臘的華僑華人很多,其中作家編輯等文化人也不在少數,74尤其是所謂的「中國南來作家」,幾乎都到了蘇門答臘,或是由蘇門答臘轉赴其他各地,75這批人在特殊的時代背景,突然來到地廣人稀的蘇門答臘島,…

Continue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10)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8 at 11:27pm 0 Comments

然而郁達夫還有一個截然不同的角色,那就是蘇門答臘的郁達夫。像郁達夫這樣眾所矚目的作家,而其言行透過自己或是文友的作品,不斷地暴露在讀者面前, 那麼作家的行徑就如同表演一般,而郁達夫又是最強調作品表露人生經驗,那麼實際上我們從這些有關的記述可以知道,其實蘇門答臘的一段人生經驗是郁達夫一生之中最精彩的表演,其中曲折離奇,充滿戲劇的張力,衹可惜他在表演結束之後就被刺身亡,沒有辦法再以慣用的第一人稱的口吻,親自記述這一段旅程。如果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所有有關郁達夫的蘇門答臘之旅的文字記載,都是這個表演的觀察筆記,也應該是文學史觀照的焦點。衹不過像郁達夫這種跨越國境的人物,相關的記錄也是散居各國,很難於放到目前有的文學分類範疇,不論是馬華文學或是中國新文學,於是蘇門答臘時期的郁達夫,則被排除在這些不同範疇的文學史之外。…

Continue

楊聰榮·郁達夫與陳馬六甲的越境之旅(9)

Posted on October 19, 2018 at 10:47pm 0 Comments

陳馬六甲所留下的傳記體的作品也是旅行文藝的特例,今天我們對陳馬六甲超越國界種族語言的中國之旅主要的資料來源仍是這本傳記。矛盾的地方是,這本傳記到目前為止主要還是被看成是革命文獻,是要瞭解陳馬六甲一身革命事蹟的最重要的材料,如果衹用革命傳記的角度來閱讀將導致排除其跨越邊界的中國之旅,特別是由於這個華南/南洋華社的經驗對印尼人同時期的集體記憶而言是陌生的,因此論者談到陳馬六甲的「從監獄到監獄」都是跳過這段經歷不談,55至少到目前為止,筆者尚未發現有探討陳馬六甲華南之旅的意義的文章。因此就革命家的身份而言,傳記對旅行文藝極為不合宜的文類,不合宜的原因並非是作者寫作的問題,而是作品被閱讀的問題。問題是以革命家行誼而言,如非革命傳記,…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