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LOP
  • 馬六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PLOP's Friends

  • ucun estutum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楊薇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Ratna Man Tirwa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Poèmes lieu
  • 客家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iPLOP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PLOP's Page

Latest Activity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8 文藝復興

人們再一次敢於為他們活著而歡欣鼓舞。他們試圖挽救雖古老卻歡快宜人的古希臘、古羅馬和古埃及的文明遺跡。他們對自己取得的成就感到如此自豪,因此稱之為文藝復興,或文明的再生。歷史日期的危險性文藝復興並不是一次政治或宗教的運動。歸根結底,它是一種心靈的狀態。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們依然是教會母親順服的兒子。他們仍舊是國王、皇帝、公爵統治下的順民,並不出言抱怨。不過,他們看待生活的態度徹底轉變了。他們開始穿五顏六色的服裝,講豐富多彩的話語,在裝飾一新的屋子里過著與過去全然不同的生活。他們不再一心一意地盼望天國,把所有的思想與精力都集中在等待他們的永生之上。他們開始嘗試,就在這個世界上建立起自己的天堂。說實話,他們取得了很大的進展,的確成就非凡。我經常告誡你們,要警惕歷史日期的危險性。人們總是從表面上看待歷史日期。他們認為中世紀是一個黑暗和無知的時代。隨著時鐘“哢噠”一聲,文藝復興就此開始了。於是,城市和宮殿一瞬間被渴望知識的燦爛之光照得透明透亮。事實上,很難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之間,劃出這樣一條截然的界限。13世紀當然是屬於中世紀的,所有歷史學家都同意這一點。但我想問問,13世紀是否僅僅就是一個充斥…See More
Tuesday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7 中世紀的貿易

十字軍東征是如何再度使地中海地區變成生意繁忙的貿易中心的?意大利半島的城市是如何成為歐亞、歐非貿易的集散地的?威尼斯在中世紀,意大利半島的諸多城市率先興盛起來,取得無與倫比的重要地位,其中有三個原因。首先,從久遠的年代開始,意大利便是羅馬帝國的中心地區,它有著比歐洲其它地方更多的公路、城鎮和學校。在野蠻人人侵歐洲的年代,他們同樣在意大利肆意劫掠、縱火焚燒。不過羅馬帝國建成的東西實在太多了,野蠻人竟然毀不過來,所以相對歐洲其它地區來說,意大利幸存下來的文明古跡就要多一些。其次,教皇陛下住在意大利。作為一個龐大政治機構的首腦,他擁有土地、農奴、城堡、森林、河流和監督法律實施的法庭,有著大量的金錢。與威尼斯、熱那亞的船主和商人一樣,向教皇的權威表達敬意,是必須用金銀支付的。在給遙遠的羅馬城付賬之前,歐洲北部和西部的奶牛、雞蛋、馬匹和其他農產品必須被換為實用的現金。這使得意大利成為歐洲相對擁有較多金銀的國家。最後,在十字軍東征期間,意大利城市成為了運載十字軍戰士去東方的海運中心,所賺取的利潤之高,讓人瞠目結舌。當十字軍在東方作戰的時候,他們開始依賴東方的商品。及至東征落下帷幕,這些意大利城市就…See More
May 19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6 中世紀的世界

中世紀的人們是如何看待發生在他們周圍的事情無知的野蠻人 日期是一種非常有用的發明。沒有了日期,我們會感到無所適從,仿佛什麽都決定不了。不過,我們還必須非常當心,因為日期往往會戲弄我們。它有一種使歷史過分精確的天性,但歷史並非簡單地以年代和日期來劃分的。我打個比方,當我談到中世紀人們的思想和觀點時,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在公元476年12月31日時,所有的歐洲人突然一起驚呼:‘啊,現在羅馬帝國滅亡了,我們已經生活在中世紀。這是多麽有趣的事情啊!” 你可以在查理曼大帝的法蘭克宮廷發現這樣的人物,他們在生活習性、言談舉止甚至對生活的看法上,完全像一個羅馬人。另一方面,當你長大後,你會發現眼前世界的某些人從未超出穴居的階段。所有時間、所有年代都是相互重疊的,一代人的思想緊接著另一代人的思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無法做截然的區分。不過,要說到研究中世紀許多真正代表人物的思想,讓你們了解當時的人們對於人生及生活中許多難題的普遍態度,這項工作還是有可能做到的。…See More
May 13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5 中世紀的自治

城市的自由民是如何在本國的皇家議會中維護權利,發出自己的聲音的 中產階級 當人類歷史還處於遊牧階段,人們還是四處遷移的遊牧民時,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人人都對整個社群的福祉和安全享有同等的權利與義務。 不過當他們定居下來,有的人變富,有的人變窮,政府便往往落人富人的掌管之中。因為富人不必為生計而艱苦勞作,能夠一心一意投身政治。 在以前的章節里,我已經講述過這種富人掌握統治權的情形,以及它是如何發生在古埃及、古美索不達米亞、古希臘和古羅馬的。當歐洲從羅馬帝國的崩潰中恢覆過來,再度建立起正常的政治與生活秩序,這種情形在移居西歐的日爾曼部族中同樣發生了。西歐世界首先是由一位皇帝來統治的。皇帝的人選一般來自日爾曼民族大羅馬帝國中的7—8個最重要的國王。從理論上說,皇帝享有許多至高無上的權力,但大部分形同虛設。可以說,皇帝陛下最缺的就是實權。西歐的真正統治者是大大小小的國王,可他們的王位從來岌岌可危,成天忙於應付篡權奪位,分不出閑暇來好好治理自己的國家。至於日常的管理職責,則落入了數以千計的封建諸侯之手。他們的屬民要麽是自由農民,要麽是農奴。當時的城市很少,也就談不上有中產階級。…See More
May 12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4 中世紀的城市

為什麽中世紀的人們會說,“城市的空氣是充滿自由的空氣”。上帝的安排 中世紀初期是一個拓荒與定居的時代。從中亞群山浩浩蕩蕩地西遷而來的日爾曼民族,他們原本生活在羅馬帝國東北部的森林、高山與沼澤之外的荒野地帶。此時,他們強行穿越這道天然的防護屏障,闖進西歐地區的肥沃平原,將大部分土地據為己有。他們天生厭惡安分守己的生活,像歷史上所有的拓荒者一樣,他們喜歡“在路上”的感覺,寧願不斷遷移。他們精力充沛地砍伐森林,開荒放牧;他們也以同樣的精力相互撕殺,割斷對手的喉嚨。他們中很少有人居住在 城市,因為他們希望保持“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他們喜歡驅趕著羊群越過勁風拂面的草坡,讓山間樹林的清新空氣充滿他們的五臟六腑。當長居舊家已經令人生厭時,他們便毫不猶豫地拔起帳篷,收拾家什,出發去尋找新的牧場。…See More
May 11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3

當土耳其人奪取聖地,褻讀聖靈,並嚴重阻斷了東西方的貿易時,所有內部的爭吵便統統被忘記。歐洲人開始了十字軍東征。土耳其的人侵三個世紀以來,除了守衛歐洲門戶的兩個國家——西班牙和東羅馬帝國,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一直保持著基本的和平。在公元7世紀,穆罕默德的信徒征服了敘利亞,控制了基督教的聖地。但他們同樣把耶穌視為一位偉大的先知(雖然不如穆罕默德偉大),並不阻止前來朝聖的基督徒。在康士坦丁大帝的母親聖海倫娜於聖基的原址上修建的大教堂里,基督朝聖者被允許自由祈禱。可到了11世紀,來自亞洲荒原的一支韃靼部落,人稱塞爾柱人或土耳其人,他們征服了西亞的穆斯林國家,成為基督教聖地的新主人。於是,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相互妥協的時期就此結束。土耳其人從東羅馬帝國手里奪取了小亞細亞的全部地區,使東西方之間的貿易陷人完全的停滯。東羅馬皇帝阿歷克西斯平常心思全部放在東方,對西方的基督教鄰居少有理會,此時卻向歐洲的兄弟們求援。他指出,一旦土耳其人奪取君士坦丁堡,使通向歐洲的大門打開,他們一樣將陷入土耳其騎兵的直接威脅之下。一些意大利城市在小亞細亞和巴勒斯坦沿岸擁有小塊的貿易殖民地。由於擔心失去自己的財產,便散布一些可怕…See More
May 5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2 教皇與皇帝之爭

中世紀人民奇特的雙重效忠制度,以及由此引發的教皇與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之間的無盡爭鬥孤陋寡聞的中世紀要想真正理解以往時代的人們,搞清楚他們的行為方式、他們思想動機,是一件異常困難的事情。你每天都能看見的自己的祖父,他仿佛就是一個無論在思想、衣著和行為態度上,都生活在一個不同世界的神秘人物。你難道不是費盡心思地認識他,絞盡腦汁地想要理解他,但往往無功而返嗎。我現在給你講述的,是比你祖父早25代的老爺爺們的故事。如果你們不把這一章重讀幾遍,我想你們是不能真正理解其意義的。 中世紀的普通老百姓生活簡樸,平淡無奇的歲月中少有特別的事情發生。即便是一個自由市民,可以隨心所欲地來去,他的生活範圍也極少超出自己居住的鄰區。讀物當然少得可憐,除少量的手抄本在極小的範圍內流傳,根本不存在印刷的書籍。在各個地方,總有一小批勤勉的僧侶在教人讀書、寫字、學習簡單的算術。至於科學、歷史和地理,它們早已深埋於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廢墟之下,湮滅無聞了。人們對過去時代的了解,大都來自於他們日常聽聞的故事和傳奇。這些由父親講給兒子的代代相傳的故事,能以令人驚奇的準確性保存了歷史的主要事實,只在細節上有輕微的出人。2000多年過…See More
May 2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1

騎士精神歐洲中世紀的職業戰士會嘗試建立某種形式的組織,可以相互扶助,維護共同利益。出於這種密切團結的需要,騎士制及騎士精神便從此誕生了。我們對於騎士制度的起源知之甚少。但隨著這一制度的不斷發展,它正好給當時混亂無序的社會提供了一種極其需要的東西——一整套明確的行為準則。它多少緩和了那個時代的野蠻習俗,使生活變得比此前500年的黑暗時代稍微容易一些,精致一些。想要教化粗野的邊疆居民,這並非易事。他們大部分時間在與穆斯林、匈奴人或北歐海盜苦苦作戰,掙紮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殘酷環境中。作為基督徒,他們當然對自己的墮落行為深感懺悔。他們每天早晨發誓從善,向上帝許諾要行為仁慈和態度寬容。可不等太陽落山,他們便把諾言拋諸腦後,一口氣殺光所有的俘虜。不過進步來自於緩慢而堅持不懈的努力。最終,連最無法無天的騎士都不得不遵守他們所屬“階層”的準則,否則就要自食其果。這些騎士準則或騎士精神在歐洲各地不盡相同,但它們無一例外地強調“服務精神”和“敬忠職守”。在中世紀,“服務”被視為非常高貴、非常優美的品德。做仆人並無任何丟臉之處,只要你是一個好仆人,對工作勤勤懇懇、毫不懈怠。至於忠誠,當處於一個必須忠實履行…See More
Apr 30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30

歐洲中部受到來自三個方向的敵人威脅,變成了地道的大兵營。如果沒有那些作為職業戰士的騎士和封建體制之一的行政官員,歐洲早已不覆存在。法蘭西王國與日耳曼民族現在,我要講講公元1000年時歐洲的普遍景況。當時的大多數歐洲人過著悲慘困頓的生活,商業雕敝,農事荒廢,關於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預言四處流傳。人們惶恐不安,紛紛湧到修道院當僧侶。因為迎接末日審判的最為保險的辦法,當然是在這一時刻來臨時,自己正在虔誠地侍奉上帝。在一個很久遠的年代里,日爾曼部族離開了中亞的群山,向西遷移。憑著人數眾多,他們強行敲開羅馬帝國的大門,肆意推進,毀滅了龐大的西羅馬帝國。東羅馬之所以能夠幸兔,完全得益於他們遠離日爾曼民族大遷徙的途徑。不過它也變成了昨日黃花,只能在茍延殘在西羅馬覆滅後的動亂年代(公元六、七世紀是歐洲歷史上真正的黑暗年代),日爾曼人接受傳教士們耐心的教導,皈依了基督教,承認羅馬主教為教皇,也就是世界的精神領袖。到了公元9世紀,憑著出色的個人才能,查理曼大帝覆興了羅馬帝國的光榮傳統,將西歐大部分地區納人一個統一的國家。可到10世紀,這個苦心組織的帝國在查理曼不肖子孫的爭權奪利中土崩瓦解。其西半部分成為一個…See More
Apr 27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29 北歐人

為什麽10世紀的人們會祈禱上帝保護他們免遭北歐人怒火的侵害在公元3世紀和4世紀,中歐的日爾曼部落常常突破羅馬帝國的邊疆防禦,長驅直入去劫掠羅馬,靠搶奪當地的民脂民膏為生。到公元8世紀,報應終於到來,輪到日爾曼人自己成為“被劫掠”的對象了。他們對這種情形深惡痛絕,可強盜正是他們近親表兄,即那些居住在丹麥、挪威和瑞典的斯堪的納維亞人。至於是什麽原因驅使這些勤苦耐勞的水手去從事海盜生涯的,我們目前還搞不清楚。不過當這些北歐人嘗到了搶劫的甜頭和海盜生活自由自在的樂趣,就再沒人能阻止他們。他們常常突然登陸某個坐落在河口附近的法蘭克人或弗里西亞人的小村莊,像從天而降的瘟疫,打破小村子的和平安寧。他們殺光所有男人,掠走全部婦女,然後駕著他們的快船風馳而去。當國工或皇帝陛下的大隊人馬趕到現場時,強盜們早已遠走高飛,只剩下了一堆冒著煙的廢墟。在查理曼大帝去世後的混亂歲月里,北歐海盜活動頻繁,其行徑更加大膽猖撅。他們的海盜船隊光顧了歐洲所有的濱海國家,他們的水手沿荷蘭、法蘭西、英格蘭及德國的海岸,建立起一系列獨立小國。他們甚至遠航到意大利碰運氣。這些北歐人異常聰明。他們很快學會講被征服民族的語言,拋棄了早…See More
Apr 26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28 查理曼大帝

法蘭克人的國王查理曼贏得皇冠,試圖重溫世界帝國的舊夢普瓦捷戰役將歐洲從穆斯林手中拯救出來,但歐洲內部的敵人——隨羅馬警察的消失而出現的無可救藥的混亂狀態,卻依然存在。它無時無刻地不在威脅著歐洲的安全。的確,北部歐洲那些新近皈依基督信仰的民族,對威望崇高的羅馬主教懷有深刻的敬意。但是當可憐的主教大人遠眺北方的巍峨群山時,卻並無一絲一毫的安全感。天知道又有哪支蠻族部落會突然崛起,在一夜之間跨越阿爾卑斯山,出現在羅馬的城門前。這位世界的精神領袖感覺有必要,且非常有必要,尋找一位刀劍鋒利、拳頭結實的同盟者,以便在危難時刻隨時保護教皇陛下的安全。於是,不僅極其神聖,而且非常務實的教皇們開始苦心積慮,物色起盟友來。很快,教皇將目光投向了一支最有希望的日爾曼部落。這支部落在羅馬帝國覆滅之後便一直占據著西北歐洲,史稱法蘭克人。他們早期的一位國王名叫墨羅維西,在公元…See More
Apr 24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27 穆罕默德

趕駱駝者阿哈默德成為阿拉伯沙漠的先知,為了唯一真主安拉的榮耀,他的追隨者幾乎征服了整個世界出生麥地那自從迦太基和漢尼拔之後,我們再未說起過偉大的閃米特種族。如果你記性不錯,你應該還能想起他們的事跡是如何體現在本書講述古代世界的所有章節的。巴比倫人、亞述人、腓尼基人、猶太人、阿拉米爾人、迦勒底人,這些統治西亞三四千年的民族都屬於閃米特種族。後來,他們被來自東面的印歐語族的波斯人和來自西面的印歐種族的希臘人夾擊,終於喪失了統治地位。亞歷山大大帝死去100年後,腓尼基人的非洲殖民地迦太基城和羅馬共和國展開了爭奪地中海統治權的戰爭。迦太基戰敗後為羅馬人徹底摧毀。此後的800年,羅馬人一直是世界之主。不過到公元7世紀,又一支閃米特部族赫然出現在歷史的地平線上,挑戰西方世界的權威。他們就是阿拉伯人,遊牧在阿拉伯沙漠的天性溫和的牧羊人部落。一開始,他們並未流露出任何帝國野心的征兆。後來,他們追隨了穆罕默德,聽從他的訓導,跨上遠征的戰馬。在不到1個世紀里,阿拉伯騎兵已經推進到歐洲的心臟地帶,向渾身顫抖、驚慌失措的法蘭西農民,宣講“唯一的真神安拉”的榮耀和“安拉的先知”穆罕默德的信條。阿哈默德是阿布達拉…See More
Apr 20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26 教會的興起

羅馬如何成為基督教世界的中心新教徒到來生活在帝國時代的普通羅馬知識分子,他們對祖先們世代敬拜的神抵並無多大興趣。他們每年定期去神廟朝拜幾次,不是由於信仰,僅僅是出於對習俗的尊重而已。當人們神情肅穆地列隊遊行,慶祝某個重大的宗教節日時,他們只是耐心而寬容的冷眼旁觀,少有參與。在他們眼里,羅馬人對朱庇特(眾神之王)、密涅瓦(智慧女神)、尼普頓(海神)的崇拜是些幼稚可笑的東西,屬於共和國初創時期簡陋的遺留物。對於一個精研斯多葛學派、伊壁鳩魯學派和其他偉大雅典哲學家的著作的人來說,它顯然不是一個合適的課題。這種態度使得羅馬人對宗教信仰非常寬容。政府規定,所有人民,無論羅馬人、僑居羅馬的外國人、以及接受羅馬統治的希臘人、巴比倫人、猶太人等等,他們都應該對按法律豎立在所有神廟中的皇帝像表示某種形式的敬意。這就像好多美國郵局掛有總統畫像,讓人們可以行行注目禮。但這僅僅是一種形式,並無更深的含義。一般來講,每一個羅馬公民都有權讚頌、崇敬、愛慕他個人喜歡的神。這種宗教寬容的結果就是,羅馬各地遍布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小神廟和小教堂,里面敬拜著源自埃及、非洲、亞洲的各式各樣的神抵。 當第一批基督耶穌的信徒們…See More
Apr 19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25 羅馬帝國的衰亡

羅馬帝國的黃昏古代歷史教科書把公元476年定為羅馬帝國滅亡之年,因為在那一年,末代羅馬皇帝被趕下了寶座。不過正如羅馬的建立並非朝夕之功,羅馬的滅亡也是一個緩慢消亡的過程,以至絕大多數羅馬人根本未能覺察到他們熱愛的舊世界氣數已盡。他們抱怨時局的動蕩,喟嘆生活之艱難。食品價格奇高,可工人的薪水少得可憐。他們詛罵奸商們囤積居奇的行為。這些人壟斷了谷物、羊毛和金幣,只管自己牟取暴利。有時遇上一個貪得無厭、橫征暴斂的總督,他們也會起來造反。不過總的說起來,在公元頭4個世紀裏,大多數的羅馬人依舊過著正常日子。他們照常吃喝(視錢囊的鼓癟,盡量購買),他們照常愛恨(根據他們各自的性格),他們照常去劇場(只要有免費的角鬥士搏擊表演)。當然,像所有時代一樣,也有不幸的人們餓死。可生活在繼續,而人們一點不知道,他們的帝國已註定要滅亡的命運。他們怎麽意識得到迫在眉睫的危險呢?羅馬帝國正在處處顯示著輝煌繁榮的外景。有寬闊暢通的大道連接各個省份;有帝國警察在勤勉地工作,毫不留情地清除攔路盜賊;邊界防禦良好,使居住在歐洲北部荒野的蠻族不能越雷池一步;全世界都在向強大的羅馬進貢納稅;而且,還有一群精明能幹的人們在夜以…See More
Apr 17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24 拿撒勒人約書亞

拿撒勒人約書亞,也就是希臘人所稱的耶穌的故事。羅馬建城第815年的秋天,即公元62年,羅馬外科醫生埃斯庫拉庇俄司·卡爾蒂拉斯寫信給正在敘利亞步兵團服役的外甥,全信如下:我親愛的外甥:幾天前,我被請去為一個名叫保羅的病人診病。他是猶太裔的羅馬公民,看上去教養良好,儀態優雅。我聽說他是因為一樁訴訟案來到這裏的。該案是由該撒利亞或者某個東地中海地區法庭起訴的,具體地方我不太清楚。人們曾向我形容說,這位保羅是個“野蠻且兇狠”的家夥,曾經四處發表反對人民與違反法律的講演。可當親眼看見他的時候,我發現此人才智出眾,誠實守信。我的一位朋友過去曾在小亞細亞的駐軍中服役,他告訴我曾聽說過一點保羅在以弗所傳教的事情,好像他在宣揚一位新上帝。我問我的病人,此說是否屬實,還有他是不是真的號召過人民起來反抗我們所敬愛的皇帝陛下的意志?保羅回答說,他所宣講的國度並不屬於這個世界。另外,他還講了許多奇奇怪怪的言辭,我一點都聽不明白。我暗地想,他講這些胡話大概是由於發高燒的緣故。可無論如何,他的高尚為人與優雅個性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聽到幾天前他在奧斯提亞大道上被人殺害的消息,我覺得非常傷心。所以我寫這封信給你。當你…See More
Apr 15
iPLOP posted a blog post

房龍《人類的故事》23 羅馬帝國的故事

羅馬共和國歷經數世紀的動亂和革命,終於變成了羅馬帝國。奴隸、農民及富人羅馬軍隊從一連串的輝煌勝利中凱旋,羅馬人舉行盛大的遊行和狂歡來歡迎他們。可惜,這種突然的榮耀,並未讓人民的生活變得幸福一些。相反,綿延不絕的征戰使農夫們疲於應付國家的兵役,使農事荒蕪,毀掉了他們的正常生活。通過戰爭,那些功勳卓著的將軍及他們的親朋好友掌握了太大的權力。他們以戰爭之名,行大撈個人利益之實。古老的羅馬共和國崇尚簡樸,許多著名人士都過著非常樸素的生活。可如今的共和國卻追求奢侈浮華,恥於簡樸的物質生活,早把先輩時代流行的崇高的生活準則丟到了九霄雲外。羅馬變成了一個由富人統治、為富人謀利、被富人享有的地方。這樣一來,它便註定要以災難性的結局而告終的。現在我就將告訴你們。在短短不到150年的時間裏,羅馬事實上成為了地中海沿岸所有土地的主人。在早期歷史中,作為一名戰俘,其命運肯定是失去自由,被賣為奴隸。羅馬人將戰爭視為生死存亡的事情,對被征服的敵人毫無憐憫之心。迦太基陷落後,當地的婦女和兒童被捆綁著,與他們的奴隸一起被賣為奴隸。對那些敢於反抗羅馬統治的希臘人、馬其頓人、西班牙人、敘利亞人,等待他們的是同樣的結局。在…See More
Apr 13

iPLOP'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IPLOP's Blog

房龍《人類的故事》36 中世紀的世界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41am 0 Comments

中世紀的人們是如何看待發生在他們周圍的事情

無知的野蠻人



日期是一種非常有用的發明。沒有了日期,我們會感到無所適從,仿佛什麽都決定不了。不過,我們還必須非常當心,因為日期往往會戲弄我們。它有一種使歷史過分精確的天性,但歷史並非簡單地以年代和日期來劃分的。我打個比方,當我談到中世紀人們的思想和觀點時,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在公元476年12月31日時,所有的歐洲人突然一起驚呼:‘啊,現在羅馬帝國滅亡了,我們已經生活在中世紀。這是多麽有趣的事情啊!”…



Continue

房龍《人類的故事》35 中世紀的自治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41am 0 Comments

城市的自由民是如何在本國的皇家議會中維護權利,發出自己的聲音的



中產階級



當人類歷史還處於遊牧階段,人們還是四處遷移的遊牧民時,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人人都對整個社群的福祉和安全享有同等的權利與義務。



不過當他們定居下來,有的人變富,有的人變窮,政府便往往落人富人的掌管之中。因為富人不必為生計而艱苦勞作,能夠一心一意投身政治。…



Continue

房龍《人類的故事》34 中世紀的城市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39am 0 Comments

為什麽中世紀的人們會說,“城市的空氣是充滿自由的空氣”。

上帝的安排



中世紀初期是一個拓荒與定居的時代。從中亞群山浩浩蕩蕩地西遷而來的日爾曼民族,他們原本生活在羅馬帝國東北部的森林、高山與沼澤之外的荒野地帶。此時,他們強行穿越這道天然的防護屏障,闖進西歐地區的肥沃平原,將大部分土地據為己有。他們天生厭惡安分守己的生活,像歷史上所有的拓荒者一樣,他們喜歡“在路上”的感覺,寧願不斷遷移。他們精力充沛地砍伐森林,開荒放牧;他們也以同樣的精力相互撕殺,割斷對手的喉嚨。他們中很少有人居住在 城市,因為他們希望保持“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他們喜歡驅趕著羊群越過勁風拂面的草坡,讓山間樹林的清新空氣充滿他們的五臟六腑。當長居舊家已經令人生厭時,他們便毫不猶豫地拔起帳篷,收拾家什,出發去尋找新的牧場。…



Continue

房龍《人類的故事》38 文藝復興

Posted on April 12, 2017 at 11:44pm 0 Comments

人們再一次敢於為他們活著而歡欣鼓舞。他們試圖挽救雖古老卻歡快宜人的古希臘、古羅馬和古埃及的文明遺跡。他們對自己取得的成就感到如此自豪,因此稱之為文藝復興,或文明的再生。



歷史日期的危險性



文藝復興並不是一次政治或宗教的運動。歸根結底,它是一種心靈的狀態。

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們依然是教會母親順服的兒子。他們仍舊是國王、皇帝、公爵統治下的順民,並不出言抱怨。

不過,他們看待生活的態度徹底轉變了。他們開始穿五顏六色的服裝,講豐富多彩的話語,在裝飾一新的屋子里過著與過去全然不同的生活。…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