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i
  •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oooi's Friends

  • VR
  • Bayrut Alhabib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Іле
  • Macclesfield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mooo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oooi's Page

Latest Activity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20)

要割頭李靖可不幹。他眼珠一轉,又叫起來:“不公平!虬髯公,我胯上有傷,腳步不實。用外家劍術迎敵,是我的疏忽!你應該再給我一次機會。”“別扯了。輸就是輸了,還要扯淡!咱們劍客,割腦袋就如理發一般,別這麽不爽朗!”“三局兩勝!還有一場哩。”虬髯公皺皺眉:“你怎麽不早說!也罷,反正還早。你的劍法也真是好,俺還是真有興趣再鬥一場。這回鬥內家劍是不是?”“虬髯公,我傷了,內力有虧。你和我鬥,力量不能大過我,咱們純鬥劍招,不然輸了不算。”這兩個人又鬥,兩口劍絞在一起,一點聲音也沒有,只聽見李靖呼呼地喘。絞了頓飯的時間,虬髯公的劍脫出來,指住李靖的咽喉。他大喝一聲:“李藥師,俺看你還有啥可說!”“當然有!我剛才頭暈!”然後他又說是五局三勝,七局四勝,九局五勝。看官諸公,古人博局賭賽,至多也就是三局兩勝。五局三勝,唐時未曾有。七局四勝更為罕見,據小子考證,現今世界上只有美國NBA職業籃球決賽才取這種制度。至於九局五勝,早二年湯姆斯杯羽毛球賽才用哩,現在已經取消。所以虬髯公聽了,以為李靖放賴,手擎大劍,要砍他的頭,險些屈殺了好人。李靖一見躲不過,登時嚇暈過去。及至醒來,腦袋還生在脖子上。虬髯公已離去,紅…See More
Apr 11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9)

李靖一聽,幾乎岔了氣:“先生,你這是怎麽說的?你是反隋義士,我也不是楊廣的孝子賢孫。你殺我幹什麽?”“李藥師,俺知道你。三歲讀兵書,五歲習武藝。十六歲領壯丁上山打山匪。二十歲重評孫子兵法,連曹孟德都被你駁倒了!這好比隋朝的天下是樹上一個桃,熟了早晚要掉下來,這樹下可有一幫人伸手接。俺今天不收拾了你,十年以後你手裏有了兵就不好辦了。你不要瞪眼,慢說你帶了傷,就是不帶傷,再叫上你的師兄弟,也不是俺們的對手。你要是不信,拔出劍來,叫你輸個心服口服!哈哈哈!”李靖想,人都說山東人脾氣可愛,可我還真受不了。別的不說,這種笑法叫人聽了起雞皮疙瘩。這口音也真難聽。這話他不敢說出口來,反而賠個笑臉說:“虬先生,我可沒心去爭天下。我猜先生的意思是逼我入夥。我李藥師最討厭殺人,小時候讀兵書,只是當小說看。你還是放我回鄉去。一定不放呢,我也只好去了。話說在明裏,我當個軍師還湊合,上陣打仗我可不幹。”“誰逼你入夥呢?俺只是要你割下頭來交給俺哪。俺弟兄十個,得了天下一人一天輪著當皇帝,得小半個月才輪得過來。隨便收人可不得了,俺就是答應,弟兄們也不答應。藥師兄,這可實在委屈了你。把腦袋割下來,勞您的大駕!”李靖覺…See More
Mar 30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8)

又有紅拂代致虬髯客書,現為日本某收藏家所藏。書雲“太原一別,轉目十余年矣,聞兄得扶余國,妹與李郎瀝酒東南祝拜之。猶憶當年夜宿林中,李郎插劍於地,以示楚河漢界。妹不解深意,以彼絕情意也,大放悲聲。郎亦不忍,拔劍狎抱之,出聲為兄所聞,否則不之遇也。事已十余年,當書與兄知。—妹百拜。”根據上述文獻,那晚上紅拂又嚷嚷來著,結果招得胡公虬髯到前邊埋伏。要不然他們倆就逃脫了。第二天早上兩人明知前面有埋伏,也不得不向西出動。如果折頭向東,必須穿過好大一片沼澤,那可夠走些日子的啦。事情到了這種地步。紅拂一聲不吭,看樣子有尋死之意,李靖還安慰她幾句。正扯著,已經走出霧區。他擡頭一看,半山站著一人一騎。那人黃頭髮黃眉毛,黃眼珠黃胡子,騎一匹小黃毛馬,此人正是胡公。李靖大聲發問:“胡公,你來得好快!你的伴兒呢?”“你的李靖?扯淡的不必要。快來受死。我的伴當在林東。”李靖想:這人發瘋了。發現我們不把伴兒召來,偏要單打獨鬥。他說:“胡公!你要挑我獨鬥?我多半不是你對手。我要是死了,可不要殺我老婆!”“花姑娘我的不殺。你的死,我的埋。”紅拂摟住李靖的脖子大哭:“郎,一路死休!”卻聽見李靖在她耳邊小聲說:“你快下去…See More
Mar 22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7)

胡公倒嘴快:“太尉,不必解釋。劍客的勾當,我的專業!國士國士,就是你對我大大的好,我對你也大大的好!這李靖我的包下啦!”虬髯公白了胡公一眼說:“太尉,胡公包下這事,小可就不必插手了!”“虬公,不要爭一時的意氣。李靖這廝不知是什麽來歷,小侄身為天下第一劍,居然死在他手下。你們不可托大,一路去,也有個照應。”虬髯公一笑:“這李靖的來歷你不知道,怎麽想起去殺他?太尉大人,我可不是輕狂。令侄在天下一流劍士之中排行第一,卻另有超一流的劍士,殺一流劍士如宰雞一般。這胡先生在超一流劍士中馬戰天下第一,足可以為令侄復仇。小子出手大可不必。”胡公聽人誇他,大喜,“大胡子,你的也不錯。你的劍術天下第二,我的早想領教,只是沒有把握能贏。你的和我去,我的很樂意呀!”楊素聽了大為驚訝:“原來還有這些講究,那麽這李靖是什麽來歷?”“李靖字藥師,出身望族,少年習劍,在同門四人中劍法最高。其師兄師弟都已登堂入室,成了一代宗師,他還沒有出名。據說是沒有殺人的膽子,不敢和人過招。此人若有實戰經驗,連我們也不敢輕敵。可按現在的水平,我們中間任何一人都可在百招之內殺他。太尉,你要一定請我,我就去走一趟。按劍士的傳統,今後我就…See More
Feb 20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6)

李靖站在那兒連架式也不擺,嘿嘿地冷笑:“俺李靖從不與人過招,只知道割頭難續,死一個人就有一家哭,人不殺我,我不還手。你這廝雖實在是可殺不可留,俺也不好先下手,老子立著不動腳,你來捅一劍看看?”楊立“嗖”地一劍刺去,快如閃電,眼見李靖是沒法躲,可是偏偏沒有刺中,就像他自己刺偏了二尺。李靖回手一刀,他看得清清楚楚,要閃時才覺得這一刀來得真要命,往哪裏躲都別扭。虧了軟功出色,把胸腹一齊收後三寸,幾乎閃了腰,躲開了身子,左臂叫人家齊肘截去,楊立眼也不眨,一招秋風掃落葉橫掃過去,只覺得李靖肯定斷為兩截。可他偏從楊立頭上縱了過去,楊立急轉身時,只覺得頸上一涼,腦袋飛了起來,在空中亂轉,正趕上看見那腔子裏出血。他大呼:“妖術!!”嘴動卻無聲。然後臉上一麻,摔在地上,只覺天地滾了幾滾,就什麽也不知道了。紅拂盤腿坐在地上,只恐怕自己是做夢,正在咬舌尖。李靖走回來,看她那傻樣兒,就破口大罵:“我忙了這麽半天,你還露著肚臍眼兒!辦展覽呀!”“郎,奴不是做夢吧?”“做什麽逑夢?紅拂,我發現你會說謊,從今後,我決不再信你一句話!”紅拂大叫:“郎,這誓發不得也!……呀!奴原來卻不曾死!快活殺!”李靖氣壞了,兜屁股…See More
Feb 12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5)

楊立縱馬入林。紅拂又和李靖說:“李郎!休忘了奴的語言,楊立問時,你只裝聾作啞。今番入鳥林去,也不知能否得生。我夫婦先吻別了吧!”這兩個人就在大路上接吻,足足有十五分鐘。過路的人都不敢看,閉了眼睛走。紅拂卻長嘆一聲:“好了,我覺得再沒有遺憾了。現在我精神百倍,咱們去會楊立!”紅拂抱定必死的決心,縱馬進了林子。李靖跟在她的後面,心裏狐疑不定。走到樹林深處,只見楊立坐在高坎上玩劍穗兒,馬拴在一邊。紅拂下馬,把馬拴好,走過去在楊立面前跪下,李靖也跟著跪。那楊立揚起眉毛來:“下面跪的是誰?”“無知小妹紅拂問大哥金安!”“算了,別扯淡。你知道我要幹什麽?”“奴便不知。奴只知哥哥是疼俺的。”“瞎扯。以前和你好過一陣子,現在恨你恨得牙根癢癢。你是毒蛇,信誓旦旦地要和我好,又和這家夥私奔。我看著你都惡心!老子今天來,就是要把你千刀萬剮!然後我再把這李靖押回太尉府。你別想在我面前搗鬼,我的武功強你一百多倍!你動一動手,我就先下手割李靖!”紅拂就哭起來。“大哥!妹子知罪了。你要割妹子,怎生—蔔得手去?只求大哥高擡貴手,放妹子與情郎逃命,妹妹日後供大哥長生牌位……”“別來這一套,你知道我的諢名是什麽?”“大哥…See More
Feb 11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4)

李靖聽了半信不信:“紅拂,你別吹牛!這是玩命的事兒。你要沒把握,到時候收拾不下來,後悔也來不及!”“奴的不是性命?俺們只管下山去!”“慢著!我還不敢全信你的。咱們好好化妝,傍黑時進鎮。最好是偷渡,你這媚術我沒見過,能不用最好還是別用。”李靖和紅拂在黃昏時進鎮,找一間不大不小的客棧住下。開了房間後,叫一桌酒到房裏去吃,兩人海餐一陣。吃飽了飯,李靖說:“看來我是太小心。這河北鎮原來這麽大。大大小小幾十處客棧,又沒寨墻,四面八方全是路,這來來往往的商客又多,就算有幾個楊素的人也把不住,不過咱們還是要小心。明天天不亮,就鉆高粱地出去,進了山就好了!”紅拂暗笑李靖膽小,她說:“郎,去問小二討那浴桶與浴湯來。奴先侍候郎洗浴了,奴便洗浴。”李靖洗完了澡,坐在椅子上乘涼。紅拂說:“煩郎君門外稍候,奴要洗澡。”“嘿,讓我出去幹什麽?你害羞?”“奴卻不害羞也。只是奴的身子卻鳥臟,不便被郎這等看去,卻留下不好的印象。待奴洗凈了,郎來看麽!”“呸!我告訴你,別老鳥鳥的,不好聽!”“郎卻休鳥擔心。奴在江湖上行走,做些豪語。日後居家度日時,自然不說這等鳥語言。郎卻快走,奴身上癢殺了!”李靖就到櫃上去,藏在陰影裏和…See More
Jan 31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3)

 “郎,那二娘的屍首哩?終不成郎有了奴這新交,便不戀舊好了不成?”李靖長嘆一聲:“人死了,什麽都沒了。守著屍首有什麽用?等會她家的女工會來的。我們快走,遲了就走不脫了!”著紅拂越城逃走,一路向向北,到平明時逃到山裏,稍稍休息之後,李靖就帶著紅拂爬山。他說此時楊素肯定已經派出大批人馬沿一切道路追趕,所以不能走路,只能揀沒人處走。這一路鉆荊棘、攀絕壁,哪兒難走走哪兒,直走得紅拂上氣不接下氣,腿軟腰麻,李靖還嫌走得慢。中午在山上打尖,吃了點東西,紅拂就犯上了迷糊。天又熱,再加上兩夜沒怎麽睡,她已經支撐不住。朦朧之中,只覺得一會李靖拽著她往上爬,一會是手搭在李靖肩上往下走,就如夢遊一般。一直走到夜氣森森,滿天星出,她的困勁過去一點兒。可是就覺得頭暈得很,路也走不直,渾身的筋就如被抽了去。迷迷糊糊走到一個地方,隱約聽見李靖說可以歇歇,她就一頭栽在一堆草上。第二天紅拂醒來時,只覺得有無數螞蟻在她的身上亂爬。四肢猶如軟面條,根本撐不起來。李靖熬了粥叫她喝,她卻起不來,李靖就來灌了她一氣,像灌牛一樣。吃過飯,李靖說要起程,紅拂說:“郎若疼奴時,便拿刀來把奴殺了吧,奴便死也走不得了!你兀的不是得了失心瘋…See More
Jan 26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2)

正說著,紅拂從梁上跳下來。李二娘一見她兩眼冒火,掏出鏡子就要和她比個高低。她東瞄西看,口中念念叨叨:“個兒比我高了兩寸,臉比我白一點。眼睛大一點,腰細了一寸,這都沒什麽了不起,只是她這頭髮!餵,你這頭髮是假的吧?”“好教姐姐得知,奴這頭髮是天生的,並不曾染過。還有一樁,奴入楊府時,有十幾個老虔婆在奴身上打了格子,數著格兒要尋疤痕。休說是芝麻大的疤,連一個大的毛孔也未尋得。有一個婆子發了昏,說是尋到一個,卻是奴的肚臍眼也!”“真個是美到家了的小騷貨。和你一比,我成了燒糊的卷子啦!”“姐姐將天比地,奴便是燒焦的卷子!”“行了行了!別說這些沒味的客套話。我要是男人,見了你也要死追到底。輸在你手裏,倒也服氣。一起喝兩杯?”這兩個女人就入席喝起來。紅拂要賣弄她是個明道理的女人,處處假裝謙遜,又敬李二娘的酒,扯起來沒完,眼看天就黑了。李靖覺得不妙:他知道王老道一定等在外邊。按江湖上規矩,劍客殺人不傷無辜,所以老道在等李二娘走,自己這邊留住李二娘不走,倒像是耍無賴。他給紅拂遞個眼色,然後說:“二娘,天黑了,路上不好走,你先回去,明天再來!”李二娘雖然千杯不醉,奈何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她結巴著說:“我知…See More
Jan 15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1)

她猛然想到這麽兇毆胖胖實在是沒臉。被李靖甩了就不準人在家裏提他的名字,這就叫掩耳盜鈴。再說,就算胖胖有四指肥膘,也經不起這麽打,更何況這世界上只有胖胖真正愛她,為什麽要打人家?這是欺軟怕硬,拿人家當出氣筒。她連忙撲過去把襪子從胖胖嘴裏掏出來,摟住那顆肥頭痛哭起來。“胖胖,我是壞女人,我打疼你了嗎?我給你揉揉。”這一揉不要緊,胖胖就哼起來,好像大象打呼嚕一般。她樂不可支地流了眼淚。可是李二娘還以為她心中余怒未消。再看她這一身肥肉,自脖子以下,乳房、肚子、大腿到處是青紫色的斑傷,就如一身迷彩偽裝服。李二娘幹嚎一聲:“胖胖,我剛才發了神經病,你可不要記恨!要過意不去呆會你打我一頓,不過千萬別打我臉。”那胖胖說:“娘子哪裏話!胖胖這一身肉,隨娘子打,你不打我一定會學壞,不過你先松開我,我要撒尿!”李二娘松開她,胖胖就拿了衣服下樓了。過了一會兒她在廚房裏大叫:“娘子,中午吃什麽?”“隨你便吧。不,你歇著。我一會就來弄!”李二娘想下樓去做飯,可是雙臂直抽筋,實在是做不動。看到胖胖如此忠心耿耿,李二娘又羞又氣,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她卻沒看見,胖胖在廚房裏又唱又跳,自言自語地嘮叨著:“打出世到如今,…See More
Jan 7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10)

錢氏在關內關外有沃野千頃,園林會館百余處。普天之下,大小商埠市鎮,全有錢記商號。她又有錢又有勢——那些幹弟弟個個權重一時。錢氏又有商船千艘,浮行於海洋之上;商隊駱駝幾千峰,行走於大漠之中。東到扶桑,西至英倫,南到爪哇,北至羅剎,到處開有分號。開著那麽大的跨國公司,她倒沒忘本,至今還在做那皮肉生意。在朝官員三品以上,或文有詩名,武有俠名之士,甚至綠林大盜只要年不過六旬,身體健康無口臭狐臭等,都夠得上嫖她的資格,不過要提前半年預約登記,她就靠這一手拉關系。想起這錢寡婦,李二娘暗暗叫道:“山藥蛋!老娘比你差在哪裏?你不過是靠身子做本錢起家,老娘卻有祖傳的造酒絕技。酒色財氣,我比你還占一字之先。李二娘至今沒發達,非不能也,是未發憤耳!老娘今天也發一個誓,不出十年,我上你門去,要你倒趿著鞋奔出來迎我!”定下這宏偉目標,李二娘又開始考慮眼前的步驟。這第一步就是要操舊業造酒。說也稀奇,這條酒坊街原來開有十幾家酒坊,現在沒有一家還在造酒。像李二娘這樣的,賣的是祖上的存酒,還搭著賣些村酒,別人就更加不如。全靠買進村釀劣酒,加入香料調味,然後就當老酒賣。其實這條街盡頭有一眼甜水井,水質最宜釀酒,地下土質又…See More
Dec 23, 2018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9)

紅拂長嘆一聲:“郎,不是奴說那泄氣話,你縱有上天入地的神通也走不脫!奴見多少少年俊傑,入了太尉的眼,卻無一個走了的。吾等躺在這鳥草房裏,雖是藏得好,也只爭一個早晚。郎不聞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依奴時先落幾日快活!似這等日後捉了去,卻落一個糟鼻子不吃酒,枉擔其名!”李靖梗梗脖子說:“我偏不信這個邪!你要是害怕,就回大尉府去。”紅拂哭了。“郎把奴看做何等樣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奴是個有誌氣的!郎若信不過時,便把奴一刀殺了!”“好好,你有誌氣。跑得了跑不了,走著瞧。我在這兒存了一些糧食,可沒想到要兩個人吃,所以得省著用。早上我去那邊園裏偷幾個蘿蔔當早飯,你別嫌難吃。”“郎的蘿蔔,卻有荔枝的滋味!”李靖搖搖頭,就到外邊去拔蘿蔔了。和李靖鬧翻以後,李二娘坐在床上哭得昏天黑地。胖胖上樓來問候,勸她吃了一點茶湯,她又嘔了出來。她使勁掐自己的肉,把腿上、肚子上掐得傷斑點點。以前李靖不上她這兒來,她就這麽整治自己。等他來了以後,讓他看看這些傷,嚇他一跳。正在掐得上勁,忽然想到李靖再也不會來了,就倒在床上昏了過去。胖胖給她掐人中,拔火罐,足足整了半宿。到天快亮時,李二娘終於睡了。胖女人打了一連串的…See More
Dec 20, 2018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8)

李靖從床下拖出一口箱子。打開以後,屋里充滿了幽暗的藍光。紅拂好奇地走過去看,只見箱子里有一罐油膏,蓋子一揭就冒出半尺長的藍火苗。冷不防李靖揪住她的頭髮,抓起油青就抹了她一臉。紅拂尖叫起來:“燙殺奴家也!”“放狗屁!這東西是涼的!”李靖把紅拂的頭髮揪散,又給她穿上一副長袍,這袍子長得很,多半截拖在地下。紅拂哧哧地笑起來。“郎做什麽?”說話之間,李靖已經把她撮到肩上。他咬牙切齒地說:“聽你的口氣,你好像會點把式?”“豈止會一點!奴雖無攪海翻天之能,五七條蠢漢卻近不得身!郎,到那危難之時,你看本事麽!”“別吹牛!眼前就要用著你的本事。出了門,咱們做一個聯合魚躍前滾翻,然後站起來你就大聲叫苦。你要是不行不要逞能,要是出了洋相,咱們就要上閻老五處會齊了!你倒是成不成?”“奴已把頭點得搗蒜也似……”“廢話!我看不見。你開門閘,大聲一點!”外面盯梢的王道人聽見巷里有動靜,就跑進來看,正遇上李靖的家門開了,里面滾出一個妖怪。那東西滿臉藍火,見風就長到一丈多高,直著腿跳過來。王道士嚇得目瞪口呆,忽然妖怪發出一聲尖叫:“苦!奴家苦!”老道嚇得一蹦一丈多高,腦袋碰在屋檐上,當場暈了過去。這妖精出了巷口就地打…See More
Nov 23, 2018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7)

李靖回到家,走到漆黑一團的小屋子,只覺得這兒隱隱有呼吸之聲,喝得太多了,耳朵里轟鳴如雷,什麽也聽不清。他磕磕絆絆摸到缸邊,把腦袋扎入水中。直起身時,一股冰涼的水流順著脊梁溝往下淌。李靖強忍著沒叫出來,屏息再聽,桌邊果然有一個人在喘氣,細而不勻。不用問,準是那個賣酒的少婦來搗亂。也可能是張四娘。這娘們賣弄風情的惟一手段就是裝神弄鬼嚇唬人,先後嚇死了兩個丈夫。李靖想,我要是不怕,她一定不肯幹休,非折騰一宿不可。我可不能和她糾纏。於是他慘叫一聲:“有鬼!”就奔出門,只聽“嘣”地一聲和門外一個人碰了頭。那個人“哇”地一聲叫出聲來,一縱跳上對面的房不見了。李靖也嚇了個半死,好半天才想起這是那盯梢的老道。他平平心氣,覺得不能這麽溜走。那老道跟在屁股後面陰魂不散,所以還是要進屋去。李靖看看天上的星星,心里一陣酸楚:天呀!閃得我有家難回!我還要把第十個計劃想好。所以還是要好好地勸這臭娘們走開。他又走進門去,裝出一個可憐腔:“四娘,你嚇著我了,你滿意了吧?請你回家。改天我一定去你那兒。”那女人喉嚨里咯咯響,好像嗆了水。李靖說:“你是莉莉?小乖乖,你也學著嚇我!不瞞你說,我和李二娘剛瘋過。你得讓我緩一緩!…See More
Nov 19, 2018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6)

李靖抱著酒跟李二娘上了樓。這臥室果然大變樣,新床新帳不說,床頭放了一盞仿宮式燈,真是十分的精巧。李二娘跑到屏風後面,李靖把酒壇放在床頭小幾上,自己坐在床前一張豹皮上。天熱,酒力上升,他把身上的長袍脫了,散開內衣襟。忽聽一聲:“你來看!”他一擡頭,幾乎傻了眼……胖胖端著一個大托盤,上樓時,樓上卻是一團漆黑。只聽李靖說:“噓!你看樓梯口,那一對眼珠子閃亮,是隻貓吧?我扔隻鞋把它打跑!”“別瞎說。那是胖胖!喂,你發什麽傻!把菜端上桌來。”“告娘子,這兒黑,我怕絆著了。”“李靖,把燈罩掀開。你摸什麽?”“我摸衣服。咱們這麽躺著,夠肉麻的了,可不能再叫女人看我赤裸的樣兒。”李二娘刷地把燈挑亮,李靖慘叫一聲,臥倒在床上。李二娘哈哈大笑。“李靖,你臊什麽?她算什麽女人?胖胖,自己說。你是什麽?”“相公,我是大肥豬,一身肉!”“你是女的嗎?”“我不是女的。我是母的!”“好,胖胖,你很本分,今晚上特許你上樓來睡在我們床邊的豹皮上。現在你下樓去,把浴桶拿上來,我要和李相公同槽入浴。”胖胖下樓去。李二娘把食盒子打開一看,凈是些獅子頭。香酥鴨之類的東西。她恨恨地說:“這個胖豬,真是趣味低下!這麽肥膩,怎麽吃?…See More
Nov 3, 2018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紅拂夜奔(5)

李靖見來勢兇猛,連忙閃開。李二娘險些撞上對面的墻,轉過頭來就要哭,眼淚在眼眶里轉了三圈又生憋了回去。她嗲聲嗲氣地說:“相公!你不喜歡我?那你為什麽還來?”“誰說不喜歡?我是怕你砸著我,酒在哪里?”“你——你!要不是搽了粉,我就要哭了!你上這兒來,到底是圖酒呢,還是圖人?”“酒、人我都圖。賣酒的娘子里,我最喜歡你,酒地道,人也——說不上地道,不過是很漂亮的。”李二娘想了半天,拿不定主意是哭還是笑,最後她還是笑了。“既然如此,你來親親我!”“這可不成。有人看著呢!”李二娘回頭一看,廚房的門口伸出一顆肥頭,那胖女工圓睜雙眼就像一個色情狂的老頭看人家野合。她大喝一聲:“胖胖,把眼睛閉上!這回成了吧?”李二娘也閉上眼睛、偏著頭,做出一個等待的架式。李靖這一嘴勢在必行。他找來找去,好容易在脖子根上找了個稍薄的地方吻了一下。李二娘大叫一聲,渾身酥軟,抱著李靖的脖子說:“小親親,上樓去,你看看我的臥室擺設成什麽樣子了!”又來了!李靖想,對這麽個富強粉的饅頭怎麽能……?非喝點酒不可,不灌到半醉,恐怕是不成。他說:“先喝一點,不然沒精神!”“菜得呆一會才好。先上樓,我求求你!我等你一下午,心都著了火!”“…See More
Nov 2, 2018

moooi'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moooi'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oooi's Blog

王小波·紅拂夜奔(20)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5pm 0 Comments

要割頭李靖可不幹。他眼珠一轉,又叫起來:“不公平!虬髯公,我胯上有傷,腳步不實。用外家劍術迎敵,是我的疏忽!你應該再給我一次機會。”

“別扯了。輸就是輸了,還要扯淡!咱們劍客,割腦袋就如理發一般,別這麽不爽朗!”

“三局兩勝!還有一場哩。”

虬髯公皺皺眉:“你怎麽不早說!也罷,反正還早。你的劍法也真是好,俺還是真有興趣再鬥一場。這回鬥內家劍是不是?”

“虬髯公,我傷了,內力有虧。你和我鬥,力量不能大過我,咱們純鬥劍招,不然輸了不算。”…

Continue

王小波·紅拂夜奔(19)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5pm 0 Comments

李靖一聽,幾乎岔了氣:“先生,你這是怎麽說的?你是反隋義士,我也不是楊廣的孝子賢孫。你殺我幹什麽?”

“李藥師,俺知道你。三歲讀兵書,五歲習武藝。十六歲領壯丁上山打山匪。二十歲重評孫子兵法,連曹孟德都被你駁倒了!這好比隋朝的天下是樹上一個桃,熟了早晚要掉下來,這樹下可有一幫人伸手接。俺今天不收拾了你,十年以後你手裏有了兵就不好辦了。你不要瞪眼,慢說你帶了傷,就是不帶傷,再叫上你的師兄弟,也不是俺們的對手。你要是不信,拔出劍來,叫你輸個心服口服!哈哈哈!”…

Continue

王小波·紅拂夜奔(18)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4pm 0 Comments

又有紅拂代致虬髯客書,現為日本某收藏家所藏。書雲“太原一別,轉目十余年矣,聞兄得扶余國,妹與李郎瀝酒東南祝拜之。猶憶當年夜宿林中,李郎插劍於地,以示楚河漢界。妹不解深意,以彼絕情意也,大放悲聲。郎亦不忍,拔劍狎抱之,出聲為兄所聞,否則不之遇也。事已十余年,當書與兄知。—妹百拜。”

根據上述文獻,那晚上紅拂又嚷嚷來著,結果招得胡公虬髯到前邊埋伏。要不然他們倆就逃脫了。第二天早上兩人明知前面有埋伏,也不得不向西出動。如果折頭向東,必須穿過好大一片沼澤,那可夠走些日子的啦。事情到了這種地步。紅拂一聲不吭,看樣子有尋死之意,李靖還安慰她幾句。正扯著,已經走出霧區。他擡頭一看,半山站著一人一騎。那人黃頭髮黃眉毛,黃眼珠黃胡子,騎一匹小黃毛馬,此人正是胡公。李靖大聲發問:

“胡公,你來得好快!你的伴兒呢?”…

Continue

王小波·紅拂夜奔(17)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3pm 0 Comments

胡公倒嘴快:“太尉,不必解釋。劍客的勾當,我的專業!國士國士,就是你對我大大的好,我對你也大大的好!這李靖我的包下啦!”

虬髯公白了胡公一眼說:“太尉,胡公包下這事,小可就不必插手了!”

“虬公,不要爭一時的意氣。李靖這廝不知是什麽來歷,小侄身為天下第一劍,居然死在他手下。你們不可托大,一路去,也有個照應。”

虬髯公一笑:“這李靖的來歷你不知道,怎麽想起去殺他?太尉大人,我可不是輕狂。令侄在天下一流劍士之中排行第一,卻另有超一流的劍士,殺一流劍士如宰雞一般。這胡先生在超一流劍士中馬戰天下第一,足可以為令侄復仇。小子出手大可不必。”…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9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