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i
  •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oooi's Friends

  • VR
  • Bayrut Alhabib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Іле
  • Macclesfield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mooo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oooi's Page

Latest Activity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九)

我和陳清揚在章風山上做愛時,她還很白,太陽穴上的血管清晰可見。後來在山裡曬得很黑。回到農場又變得白皙。後來到了軍民共建邊防時期,星期天機務站出一輛大拖拉機,拉上一車有問題的人到磚窯出磚。出完了磚再拉到邊防線上的生產隊去,和宣傳隊會齊。我們這一車是歷史反革命,賊,走資派,搞破鞋的等等,敵我矛盾人民內部都有,幹完了活到邊境上鬥爭一台,以便鞏固政治邊防。出這種差公家管飯,武裝民兵押著蹲在地上吃。吃完了我和陳清揚倚著拖拉機站著,過來一幫老婆娘,對她品頭論足。結論是她真白,難怪搞破鞋。我去找過人保組老郭,問他們叫我們出這種差是什麼意思。他們說,無非是讓對面的壞人知道這邊厲害,不敢過來。本來不該叫我們去,可是湊不齊人數。反正我們也不是好東西,去去也沒什麼的。我說去去原是不妨,你叫人別揪陳清揚的頭髮。搞急了老子又要往山上跑。他說他不知道有這事,一定去說說。其實我早想上山,可是陳清揚說,算了,揪揪頭髮又怎麼了。我們出鬥爭差時,陳清揚穿我的一件學生制服。那衣服她穿上非常大,袖子能到掌心,領子拉起來能遮住臉腮。後來她把這衣服要走了。據說這衣服還在,大掃除擦玻璃她還穿。挨斗時她非常熟練,一聽見說到我們,就從…See More
Aug 9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八)

我在交待材料裡說,我和陳清揚在劉大爹後山上做案無數。這是因為劉大爹的地是熟地,開起來不那麼費力。生活也安定,所以溫飽生淫欲。那片山上沒人,劉大爹躺在床上要死了。山上非霧即雨,陳清揚腰上束著我的板帶,上面掛著刀子。腳上穿高統雨靴,除此之外不著一絲。陳清揚後來說,她一輩子只交了我一個朋友。她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在河邊的小屋裡談到偉大友誼。人活著總要做幾件事情,這就是其中之一。以後她就沒和任何人有過交情。同樣的事做多了沒意思。我對此早有預感。所以我向她要求此事時就說:老兄,咱們敦敦偉大友誼如何?人家夫婦敦倫,我們無倫可言,只好敦友誼。她說好。怎麼敦?正著敦反著敦?我說反著敦。那時正在地頭上。因為是反著敦,就把兩件蓑衣鋪在地上,她趴在上面,像一匹馬,說道:你最好快一點,劉大爹該打針了。我把這些事寫迸了交待材料,領導上讓我交待:1、誰是“敦倫”;2、什麼叫“敦敦”偉大友誼;3、什麼叫正著敦,什麼叫反著敦。把這些都說清以後,領導上又叫我以後少掉文,是什麼問題就交待什麼問題。在山上敦偉大友誼時,嘴裡噴出白氣。天不那麼涼,可是很濕,抓過一把能擰出水來。就在蓑衣旁邊,蚯蚓在爬。那片地真肥。後來玉米還沒熟…See More
Jul 20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七)

我後來又見到陳清揚,和她在飯店裡登記了房間,然後一起到房間裡去,我伸手幫她脫下大衣。陳清揚說,王二變得文明了。這說明我已經變了很多。以前我不但相貌兇惡,行為也很兇惡。我和陳清揚在飯店裡又做了一回案。那裡暖氣燒得很暖,還裝著茶色玻璃。我坐在沙發上,她坐在床上,聊了一會兒天。逐漸有了犯罪的氣氛。我說,不是讓我看有多耷拉嗎,我看看。她就站起來,脫了外衣,裡面穿著大花的襯衫。然後她又坐下去,說,還早一點。過一會服務員來送開水。他們有鑰匙,連門都不敲就進來了。我問她,碰上了人家怎麼說,她說,她沒被碰上過。但是聽說人家會把門一摔,在外面說:真他媽的討厭!我和陳清揚逃進山以前,有一次我在豬場煮豬食。那時我要燒火,要把豬菜切碎(所謂豬菜,是蕃薯籐、水葫蘆一類東西),要往鍋裡加糠添水。我同時做著好幾樣事情。而軍代表卻在一邊碟碟不休,說我是如何之壞。他還讓我去告訴我的臭婊子陳清揚,她是如何之壞。忽然間我暴怒起來,掄起長勺,照著粱上掛的盛南瓜籽的葫蘆劈去,把它劈成兩半。軍代表嚇得一步跳出房去。如果他還要繼續數落我,我就要砍他腦袋了。我是那樣兇惡,因為我不說話。後來在人保組,我也不大說話,包括人家捆我的時候。…See More
Jul 17
moooi commented on moooi's blog post 愛墾文創 Big Data: 達人交流 最新動態
"幸福旅遊.多元就業開發方案…"
Jul 9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愛墾文創 Big Data: 達人交流 最新動態

地方詩學·儒耕傳奇 梨香書情本次〈山守現無毒農業〉【儒耕傳奇 梨香書情】徵文活動,由【行政院農委會水土保持局臺中分局、苗栗縣儒耕慈善基金會】主辦。【儒耕藝文新視界、書香文墨詩詞社、甜心百合詩詞社】共同協辦。 一、主題:〈山守現無毒農業〉【儒耕傳奇 梨香書情】 . 二、主旨:只要符合『山守現儒耕無毒農推廣之精神,浪漫台三線,鯉魚潭周邊景色』,皆可入題。 . 三、獎勵: 第一名1萬元,第二名8千元,第三名6千元,佳作中有適合的廣告行銷用詞句,一篇文章1千元,佳作不限名額。經評選得獎者,頒給水保局製作之獎狀一張,文歸主辦單位運用,不得有異議。 . 四、徵文辦法:…See More
Jul 9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六)

人保組的房子在場部的路口上,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坯房。你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見,因為它粉刷得很白,還因為它在高崗上,大家到場部趕街,老遠就看見那間房子;它周圍是一片劍麻地,劍麻總是睛綠色,劍麻下的土總是鮮紅色。我在那裡交待問題,把什麼都交待了,我們上了山,先在十五隊後山上種玉米,那裡土不好,玉米有一半沒出苗。我們就離開,晝伏夜行,找別的地方定居。最後想起山上有個廢水碾,那裡有很大一片丟荒了的好地,水碾裡住了一個麻瘋寨跑出來的劉大爹。誰也不到那裡去,只有陳清揚有一回想起自己是大夫,去看過一回。我們最後去了劉大爹那裡,住在水碾背後的山窪裡,陳清揚給劉大爹看病,我給劉大爹種地。過了一些時候,我到清平趕街,遇上了同學。他們說,軍代表調走了,沒人記著我們的事。我們就回來。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的。,我在人保組裡呆了很長時間。有一段時間,氣氛還好,人家說,問題清楚了,你准備寫材料。後來忽然又嚴重起來,懷疑我們去了境外,勾結了敵對勢力,領了任務回來。於是他們把陳清揚也叫到人保組,嚴加審汛。問她時,我往窗外看。天上有很多雲……人家叫我交待偷越國境的事。其實這件事上,我也不是清白無辜。我確實去過境外。我曾經打扮成老…See More
Jun 4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五)

最後我們被關了起來,寫了很長時間的交待材料。起初我是這麼寫的:我和陳清揚有不正當的關係。這就是全部。上面說,這樣寫太簡單。叫我重寫。後來我寫,我和陳清揚有不正當關係,我幹了她很多回,她也樂意讓我干。上面說,這樣寫缺少細節。後來又加上了這樣的細節:我們倆第四十次非法性交。地點是我在山上偷蓋的草房,那天不是陰曆十五就是陰曆十六,反正月亮很亮。陳清揚坐在竹床上,月光從門裡照進來,照在她身上。我站在地上,她用腿圈著我的腰。我們還聊了幾句,我說她的乳房不但圓,而且長的很端正,臍窩不但圓,而且很淺,這些都很好。她說是嗎,我自己不知道。後來月光移走了,我點了一根煙,抽到一半她拿走了,接著吸了幾口。她還捏過我的鼻子,因為本地有一種說法,說童男的鼻子很硬,而縱慾過度行將死去的人鼻子很軟,這些時候她懶懶地躺在床上,倚著竹板牆。其它的時間她像澳大利亞考拉能一樣抱住我,往我臉上吹熱氣。最後月亮從門對面的窗子裡照進來,這時我和她分開。但是我寫這些材料,不是給軍代表看。他那時早就不是軍代表了,而且已經復員回家去,不管他是不是代表,反正犯了我們這種錯誤,總是要寫交待材料。我後來和我們學校人事科長關係不錯。他說當人事…See More
Feb 24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四)

我曾經以為陳清揚在我進山後會立即來看我,但是我錯了。我等了很久,後來不再等了。我坐在小屋裡,聽著滿山樹葉嘩嘩響,終於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我聽見浩浩蕩蕩的空氣大潮從我頭頂湧過,正是我靈魂裡潮興之時。正如深山裡花開,龍竹筍剝剝地爆去筍殼,直翹翹地向上。到潮退時我也安息,但潮興時要乘興而舞。正巧這時陳清揚來到草屋門口,她看見我赤條條坐在竹板床上,陽具就如剝了皮的免子,紅通通亮晶晶足有一尺長,直立在那裡,登時驚慌失措,叫了起來。陳清揚到山裡找我的事又可以簡述如下:我進山後兩個星期,她到山裡找我。當時是下午兩點鍾,可是她像那些午夜淫奔的婦人一樣,脫光了內衣,只穿一件白大褂,赤著腳走進山來。她就這樣走過陽光下的草地,走進了一條干河溝,在河溝裡走了很久。這些河溝很亂,可是她連一個彎都沒轉錯。後來她又從河溝裡出來,走進一個向陽的山窪,看見一間新搭的草房。假如沒有一個王二告訴她這條路,她不可能在茫茫荒山裡找到一間草房。可是她走進草房,看到王二就坐在床上,小和尚宜挺挺,卻嚇得尖叫起來。陳清揚後來說,她沒法相信她所見到的每件事都是真的。真的事要有理由。當時她脫了衣服,坐在我的身邊,看著我的小和尚,只見它的顏…See More
Feb 21
moooi commented on moooi's blog post 愛墾文創 Big Data: 達人交流 最新動態
"台灣客家節慶:竹東天穿日 主辦單位:新竹縣竹東鎮公所 活動期程:107年3月7日至3月10日 活動地點:竹東客家戲曲公園 活動緣起:客家人對大自然「天、地、水」十分敬畏,相傳火神與水神相爭,將天撞出一個大洞,慈悲的女媧娘娘為免去人間災苦,燒煉五色石來補天,讓天地恢復秩序與穩定,人類可安居樂業。客家「天穿日」的由來,就是感謝女媧煉石補天,使萬物重生,在農曆正月廿日當天,有「拜天川」或「補天穿」的習俗。…"
Feb 12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三)

那天晚上我沒走掉。陳清揚把我拽住,以偉大友誼的名義叫我留下來。她承認打我不對,也承認沒有好好待我,但是她說我的偉大友誼是假的,還說,我把她騙出來就是想研究她的結構。我說,既然我是假的,你信我幹嘛。我是想研究一下她的結構,這也是在她的許可之下。假如不樂意可以早說,動手就打不夠意思。後來她哈哈大笑了一陣說,她簡直見不得我身上那個東西。那東西傻頭傻腦,恬不知恥,見了它,她就不禁怒從心起。我們倆吵架時,仍然是不著一絲。我的小和尚依然直挺挺,在月光下披了一身塑料,倒是閃閃發光。我聽了這話不高興,她也發現了。於是她用和解的口氣說:不管怎麼說,這東西醜得要命,你承不承認。這東西好像個發怒的眼鏡蛇一樣立在那裡,是不大好看。我說,既然你不願意見它,那就算了。我想穿上褲子,她又說,別這樣。於是我抽起煙來。等我抽完了一支咽,她抱住我。我們倆在草地上幹那件事。我過二十一歲生日以前,是一個童男子。那天晚上我引誘陳清揚和我到山上去,那一夜開頭有月光,後來月亮落下去,出來一天的星星,就像早上的露水一樣多。那天晚上沒有風,山上靜得很。我已經和陳清揚做過愛,不再是童男子了。但是我一點也不高興。因為我幹那事時,她一聲也不…See More
Jan 23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二)

我過二十一歲生日那天,正在河邊放牛。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著了。我睡去時,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醒來時身上已經一無所有(葉子可能被牛吃了)。亞熱帶旱季的陽光把我曬得渾身赤紅,痛癢難當,我的小和尚直翹翹地指向天空,尺寸空前。這就是我過生日時的情形。我醒來時覺得陽光耀眼,天藍得嚇人,身上落了一層細細的塵土,好像一層爽身粉。我一生經歷的無數次勃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渾有力,大概是因為在極荒僻的地方,四野無人。我爬起來看牛,發現它們都臥在遠處的河岔裡靜靜地嚼草。那時節萬籟無聲,田野上刮著白色的風。河岸上有幾對寨子裡的牛在鬥架,鬥得眼珠通紅,口角流涎。這種牛陰囊緊縮,陽具挺直。我們的牛不幹這種事。任憑別人上門挑釁,我們的牛依舊安臥不動。為了防止鬥架傷身,影響春耕,我們把它們都閹了。每次閹牛我都在場。對於一般的公牛,只用刀割去即可。但是對於格外生性者,就須采取錘騸術,也就是割開陰囊,掏出睪九,一木錘砸個稀爛。從此後受術者只知道吃草幹活,別的什麼都不知道,連殺都不用捆。掌錘的隊長毫不懷疑這種手術施之於人類也能得到同等的效力,每回他都對我們吶喊:你們這些生牛蛋子,就欠砸上一錘才能老實!按他的邏輯,我身上這個通…See More
Jan 21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小波·黃金時代(一)

我二十一歲時,正在雲南插隊。陳清揚當時二十六歲,就在我插隊的地方當醫生。我在山下十四隊,她在山上十五隊。有一天她從山上下來,和我討論她不是破鞋的問題。那時我還不大認識她,只能說有一點知道。她要討論的事是這祥的:雖然所有的人都說她是一個破鞋,但她以為自己不是的。因為破鞋偷漢,而她沒有偷過漢。雖然她丈夫已經住了一年監獄,但她沒有偷過漢。在此之前也未偷過漢。所以她簡直不明白,人們為什麽要說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並不困難。我可以從邏輯上證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陳清揚是破鞋,即陳清揚偷漢,則起碼有一個某人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陳清揚偷漢不能成立。但是我偏說,陳清揚就是破鞋,而且這一點毋庸置疑。…See More
Jan 19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蔡振念·一顆美麗的瓶中蘋果-—評顏艾琳詩集《她方》

顏艾琳總是透過書寫來認識自己與這個世界,在《骨皮肉》詩集的序言她寫道:「因為很想了解自己、認識女人,於是寫下這樣一本可以暴露的成長記錄。」在新詩集《她方》前言中又說:「詩以整個世界的狀態,召喚我;並且教育我的眼、耳、鼻、舌、身、觸、意去感知祂的存在,即是我自身的存在。」透過書寫,顏艾琳觸撫了感官與心靈深處。…See More
Dec 4, 2017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蔡振念·為戰爭寫史詩--評張國治《戰爭的顏色》

張國治和我同年,我們成長的經驗相似,在那些戰火的歲月裡,我們登上二戰留下來的登陸艦艇,一路風雨飄搖,一路嘔吐,晃過澎湖黑海溝,晃到十三號軍用碼頭,在高雄車站半夜席地面臥等凌晨第一班北上列車時陸地仍如海浪般在晃動。這不僅是我和張國治的離鄉經驗,也是許多金門子民的,不同的是,張國治將戰火和離散(diaspora)的烙痕用詩留存了下來,用書寫抵抗時間無情的流逝,用書寫抵抗遺忘。時間老人說:在我的鐮刀下,一切寵辱悲歡,盡屬徒然(Much ado about nothing),張國治說:不,總有一些該被記得。於是他用筆去拾掇足跡,塗抹海馬迴裡的灰質。《戰爭的顏色》收錄了張國治從寫詩以來的一些代表作品,時間橫跨了三十餘年,主題圍繞在砲火、鄉愁、親情,但也有現實及社會問題的批判。如同書名所示現的,「戰爭」可能是這本詩集主要的色調。誰能忘記戰爭的荒謬呢雷馬克的《西線無戰爭》(E. M. Remarque, All Quiet on Western Front)、海明威的《戰地春夢》(E. Hemingway, A Farewell to Arms),海勒的《二十二條軍規》(Joseph…See More
Nov 27, 2017
moooi posted a blog post

顏艾琳·詩人

我知道不會沒沒無名。當其他人複誦我的緋聞跟討論我的作品一樣頻繁、扭曲之外歷史早因更大的誤解將我寫入風流的辭典。 每出版一本書便完成另一座墓碑。嫉妒我的文人將我魔鬼化而讀者卻視我為偶像。 我年紀輕輕已是活著的神See More
Oct 21, 2017

moooi'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moooi'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oooi's Blog

王小波·黃金時代(九)

Posted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0pm 0 Comments

我和陳清揚在章風山上做愛時,她還很白,太陽穴上的血管清晰可見。後來在山裡曬得很黑。回到農場又變得白皙。後來到了軍民共建邊防時期,星期天機務站出一輛大拖拉機,拉上一車有問題的人到磚窯出磚。出完了磚再拉到邊防線上的生產隊去,和宣傳隊會齊。我們這一車是歷史反革命,賊,走資派,搞破鞋的等等,敵我矛盾人民內部都有,幹完了活到邊境上鬥爭一台,以便鞏固政治邊防。出這種差公家管飯,武裝民兵押著蹲在地上吃。吃完了我和陳清揚倚著拖拉機站著,過來一幫老婆娘,對她品頭論足。結論是她真白,難怪搞破鞋。…

Continue

王小波·黃金時代(八)

Posted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9pm 0 Comments

我在交待材料裡說,我和陳清揚在劉大爹後山上做案無數。這是因為劉大爹的地是熟地,開起來不那麼費力。生活也安定,所以溫飽生淫欲。那片山上沒人,劉大爹躺在床上要死了。山上非霧即雨,陳清揚腰上束著我的板帶,上面掛著刀子。腳上穿高統雨靴,除此之外不著一絲。

陳清揚後來說,她一輩子只交了我一個朋友。她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在河邊的小屋裡談到偉大友誼。人活著總要做幾件事情,這就是其中之一。以後她就沒和任何人有過交情。同樣的事做多了沒意思。…

Continue

王小波·黃金時代(七)

Posted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8pm 0 Comments

我後來又見到陳清揚,和她在飯店裡登記了房間,然後一起到房間裡去,我伸手幫她脫下大衣。陳清揚說,王二變得文明了。這說明我已經變了很多。以前我不但相貌兇惡,行為也很兇惡。

我和陳清揚在飯店裡又做了一回案。那裡暖氣燒得很暖,還裝著茶色玻璃。我坐在沙發上,她坐在床上,聊了一會兒天。逐漸有了犯罪的氣氛。我說,不是讓我看有多耷拉嗎,我看看。她就站起來,脫了外衣,裡面穿著大花的襯衫。然後她又坐下去,說,還早一點。過一會服務員來送開水。他們有鑰匙,連門都不敲就進來了。我問她,碰上了人家怎麼說,她說,她沒被碰上過。但是聽說人家會把門一摔,在外面說:真他媽的討厭!…

Continue

王小波·黃金時代(六)

Posted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7pm 0 Comments

人保組的房子在場部的路口上,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坯房。你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見,因為它粉刷得很白,還因為它在高崗上,大家到場部趕街,老遠就看見那間房子;它周圍是一片劍麻地,劍麻總是睛綠色,劍麻下的土總是鮮紅色。我在那裡交待問題,把什麼都交待了,我們上了山,先在十五隊後山上種玉米,那裡土不好,玉米有一半沒出苗。我們就離開,晝伏夜行,找別的地方定居。最後想起山上有個廢水碾,那裡有很大一片丟荒了的好地,水碾裡住了一個麻瘋寨跑出來的劉大爹。誰也不到那裡去,只有陳清揚有一回想起自己是大夫,去看過一回。我們最後去了劉大爹那裡,住在水碾背後的山窪裡,陳清揚給劉大爹看病,我給劉大爹種地。過了一些時候,我到清平趕街,遇上了同學。他們說,軍代表調走了,沒人記著我們的事。我們就回來。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