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勢 紀's Blog (198)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五封信 (下)

不是在大理石上,而是在樹幹上“雕下你的名字吧”,我忽然從讓·科克托的這行詩句中想起了你們,就寫了這封信。不過,這首詩讀著就令人討厭,我無論如何也不會長期受騙的。不是把名字刻在大理石的墓碑上,而是刻在活著的樹幹上,難道只限於俏皮這點嗎?或是說,“大理石”和“樹幹”,只限於象征各種事物嗎?不管是哪種情況,反正都不是荒唐的說詞。隨著樹木成長,粗大到枝幹參天,雕在上面的“你的名字也會漸漸地變大”,這要是表現什麽先驅者或志士仁人倒還有點意義,而一般人只願意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愛人或是孩子的心中。他們的名字究竟會不會漸漸變大呢?一定會變大的。…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20, 2021 at 5:51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五封信 (中)

把老家的房子賣掉之後,我便寄居在親戚家。在東京,住公寓期間,你們的一切遺物都已蕩然無存,只留下父親的照片和字幅。母親您大概是因為相貌不揚,連一張照片也沒留下。相反的,父親您好像很喜歡照像,在老家的倉庫裏留下了滿滿一小箱子照片。這些照片如今都失散了,手頭只剩下一張。在中學宿舍裏,我把這些照片擺放在書桌上,這樣做是出於無聊的感傷,這與年齡是相稱的。可是同學問我“那照片是誰”時,我只是能紅著臉,怎麽也說不出“那是我的父親”。乍一看去是個美男子,不知怎的,我也就釋然了。最近,仔細一看,只能認為那是一副病人的面孔。我緊皺眉頭,把它塞進了舊信堆裏。你們的樣子,我也記不清了。我手頭沒有一件東西可以幫助我回憶你們的容貌。假如說你們在我幼小的心靈裏深深印下了什麽,那就是對病痛和早死的恐懼。

 …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14, 2021 at 5:3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五封信 (上)

刻下你的名字吧,

粗大的樹幹,

眼看枝幹參天。

刻在大理石不如刻在樹幹上,

你的名字會漸漸地變大。

 

朗讀詩歌,最好是在提筆寫作,但又苦於抓不到形象的東西而覺著空虛、焦灼的時候。也只有這種時候,我才朗讀詩歌。在心靈處於最易上當受騙的時候——不,我只是為了想上當受騙才朗讀詩歌的吧。因為我在虛構中,首先上當受騙,我才能無憂無慮,像睡眠一樣安穩。…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13, 2021 at 5:3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四封信 (下)

或許祖父的死、自己的境遇,我全然看不見吧。我幾乎沒有絕望過。我總是豁達樂觀,自己所做的事或祈求的事,都相信一定能夠成功,就是直到最後一分鐘雙手空空,我也是耽在空想之中。即使錯過時機,事與願違,失敗了,我也不太執著於任何事物;即使招致了與絕望同樣的結果,我也絕不灰心失望。就是說,縱令有苦惱,也會在一瞬間全然忘光,我依然做著這件事或那件事的另一個夢,另一個片斷的夢。我是不會有真誠的悲傷、真實的悔恨的。你們有個很好的兒子。然而你們將這個尚未懂事的兒子留在這個人世間,他會遭受多麽大的痛苦和多麽大的悲傷,你們卻不曾為他操過一點心啊。…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12,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四封信 (上)

在海濱避暑,的確很舒適。可是,一回到東京,家中由於拖欠費用,停止供應煤氣了,電燈公司也揚言要斷電,稅務局通知了拍賣查封物品的日子,米鋪把憑折拿走,一去不復返,又不知它們的門牌號碼,女傭每天拿著五角錢去買米……竟是這麽一幅景象。

 

我在從海濱回來的火車上,就曾對妻子說:“回到東京,還不知會發生什麽有趣的事呢。” 

“是啊。” 

“凈是跑來討債的。”…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11,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三封信 (下)

妻子有七個兄弟姐妹,這是她眼下的口頭禪。首先,只要觀察一下社會,也會發覺這句話大體上是正確的。 

“是啊,特別是過城市生活的人更是如此。還不如非親非故的朋友好。一般覺得兄弟是幸福的時候,定然有一方是不幸的。我姐姐還健在的話,這會兒一定是通過她丈夫的眼睛來觀察弟弟,她丈夫對我說三道四,她也就會隨聲附和。女人的所謂幸福,也無非如此而已。”

 

“沒這回事。”

“總之,女人的不幸我看不下去啊。”…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10,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三封信 (上)

這是盂蘭盆會①的十六日晚上,據說地獄也要揭開飯鍋蓋的。我和妻子在上野大街上漫步。妻子在一家佛龕鋪前停住腳步,說:

“明年咱家也買一個佛龕吧。”

“別胡說,家裏要是安置什麽佛龕,會死人的!”

“什麽死不死的,你不死,不會有人死。”

 

“是啊。” …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9,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二封信 (下)

我們四五個大學生,過去常常同她們在一起遊玩。由於職業的關係,每月的雜誌都印有我的名字。所以除我之外,其他人的情況她一無所知。她在信尾寫了這麽一句話:如有機會見到舊友,請轉告他們,我還活在人世。我覆信說:介紹職業一事,暫時難以實現,得便的話,願恭候暢敘舊誼。去年,一天上午她來了。她們兩個人總是在一起,我辨不出她們誰是誰了。不過,我問妻子,來訪的是個美人嗎?我是一邊脫睡衣一邊笑著問的。其實,直到會面之前,寫信人究竟是那位健美的少女,還是另一位少女,我也不能清晰地回憶起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8,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二封信 (中)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7,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二封信 (上)

死去的父母啊!……現在我這樣召喚,不過是給這篇文章修飾一番而已。正如前次給你們寫信不能把你們叫做父親和母親一樣,現在對我來說,你們也形同風聲和明月。就算我給風聲寫這封信也未嘗不可,給明月寫這封信也未嘗不可。我不想讓我的朋友們,也不想讓我所愛的少女聽見我這般嬌憨、軟弱、感傷的牢騷。也許風聲和明月才是最好的聽眾吧。難得的是,在我高興時,風聲和明月也異常高興。在我悲傷時,它們也顯得非常悲傷。不論我如何杜撰,它們也決不回頭用一種似乎在說“你別胡謅”的目光,來看我一眼。就像決不回頭的人的背影一樣。我寫到這裏,覺得以往自己對各式各樣人物的背影評頭品足太多了。莫非只有人家讓我看到他的背影時,我才能說真心話?這種情況也不僅限於我,也許誰都是在看到心愛的人的背影時,反而比面對面時有更多的話湧上心頭吧。只是我比別人更厲害些就是了。我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說不定也是早亡的你們的罪過吧。…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6,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一封信 (下)

我就是進一步增強她這份信心,她也不會自負,以至成為笑柄。的確,無論是男是女,一般都很喜歡她。有時遇見別人,妻子就在我身邊,我可以默然了事。我也樂意擔任這種角色。在我看來,某些人對我不易放心,對妻子則很快放鬆警惕。從別人家裏回來,妻子總是喜氣洋洋地歡鬧一番。不僅是由於外出而心情舒暢,而且也因為人家很喜歡她。妻子沒有明顯地覺察到這點。待我明確地對她說過之後,她這才恍然大悟。她高高興興,歪了歪腦袋說:真是不可思議啊。…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5,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致父母的信》の 第一封信 (上)

我要給以年輕姑娘為對象的雜誌撰寫一篇短篇小說,可是腦子裏怎麽也浮現不出一個年輕姑娘喜愛的故事來。好歹試寫了這篇題為《致父母的信》。以《致父母的信》作為小說篇名,未免太平淡無奇了。然而,我有生以來還不曾給父母親寫過一封信。今後也永遠不會寫。這是一封我一生中不能寄出的信。所謂致父母的信,對我來說,意味著致已故父母的信。僅僅這點就多少可以牽動年輕姑娘的感情吧。過去少女們對描寫孤兒哀愁的文章,都是很動感情的。據我的經驗,這種文學中的優美的憐憫之情,大都是玄虛的。少女們從這種玄虛中培植了哀傷的感情。他們會不會喜歡我的信?這是值得懷疑的。…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anuary 4,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仲夏的盛裝》(4)(完结)

她又抽泣起來。

我驚呆了。

木谷可是曾反復地明確提到這是“生的盛裝”。

但是,琉璃子卻把這看成了是“死的盛裝”。這樣的淚水自然也是很美的。

這美麗的淚水是因沒有秋天的美麗衣裳而流下的。——要是這樣的話,如果有一個給她買秋季盛裝的男人出現,那會怎樣呢。

 …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November 17, 2020 at 5:3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仲夏的盛裝》(3)

“我的選擇怎麽樣?請別顧慮什麽提提意見吧。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見過奢華的衣服和裝飾品了。所以,也許欣賞情趣變差了。我妻子的盛裝——要讓它即使是一流美容師、公爵的千金看了也無可挑剔,十分華麗。這就要借用你的智慧了。嗯,還有一點,在買我今天用鉛筆打記號的東西時,我妻子肯定會害怕而不敢進店的,就請你帶她去買吧。”

“你就放心吧。不過等你病好了再去不是更好嗎?”

“我現在說的可是遺言哪!——是的,我的選擇肯定沒有問題。陽傘的顏色就要這種吧!這種襯領與和服挺協調的。如果有什麽不好的,趁現在趕快告訴我。我死後可就不能換了。因為這些選擇都是我的遺囑。有美容院的今天真是個值得慶幸的時代呀。我要讓受家室之累,形容憔悴的妻子在一個半小時內變成一位貴婦人。”…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November 11, 2020 at 12:56a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仲夏的盛裝》(2)

也許木谷對我還不十分中意吧。

即使他還沒瘋,神經也一定是出了毛病。無論如何,請你務必來一趟,希望你能來解開這個不可思議的遺言之謎。

 

“謎?——那位美麗的木谷夫人說這是一個謎。”我看完信一邊自言自語道。

這封信是估計我一定會去才寫的。可是,我和木谷關係親密到該去聽他遺言的程度嗎?我不過是熟悉他夫人婚前做姑娘時的事罷了。

忽然,我的眼前浮現出身著盛裝的木谷夫人的樣子。可真美啊,當然那還是當姑娘家時的她。…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November 11, 2020 at 12:54a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仲夏的盛裝》(1)

 

熊女——是我講給大家聽的。講的是一個身上長著熊毛的姑娘的故事。

那還是8月份,大海的波濤聲夾雜著秋蟲啁啾的鳴叫。在鐮倉的山莊住著許多從不光顧淺草那種下層娛樂場所的婦人們。

木谷家遺孀的肩上還殘留著從舞場上帶回來的粉紅色彩帶。

 …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November 11, 2020 at 12:53a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比王位高尚的誓言和愛》(下)

王子妃反復哀求,第三王子也決定拋棄宮廷生活隨大哥而去。結果是這三個人以淒慘的形象,赤著雙足離開王宮。當他們三人走在大街上時,市民們無不為第三王妃和新王無道而憤恨不已。他們紛紛說:

 

“跟隨我們的國王而去吧。我們的新王只能是拉阿瑪。”

“對!哪個願意呆在拉阿瑪不在的都城?巴拉塔當一個沒有人民的國王遭到嘲笑活該。”

人們紛紛喊叫著,追隨一向敬慕的拉阿瑪而來的人越來越多,沒過多久竟然成了大隊人馬大進軍的氣勢,這樣,就可能被誣為對父王的造反,所以,拉阿瑪他們三個人只好趁夜間離開人民逃出城去。…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September 9, 2020 at 3:54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比王位高尚的誓言和愛》(上)

暮春三月的滿月之夜,王妃們親自動手,揮著寒光閃閃的月牙刀,宰了黑駿馬,用它犧牲的祭壇,祈禱眾神,保佑王子誕生。多蒙諸神福蔭,沒過多久,在柯薩拉國香花都城的阿耀托亞王宮裏生了四個王子。其中,第一王妃的兒子拉阿瑪最受寵愛,如果睡在白色的搖籃裏,就像開放於恒河清波上的青蓮之花。在一個滿月之夜,這孩子曾經把手伸向夜空的明月,又哭又鬧地纏磨人。

“王子啊,閃閃放光,美得很吧?”母妃讓他手裏拿上寶石他還哭。

“肚子餓了吧?”侍女給他奶喝,他仍然不停地哭。

 …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September 2, 2020 at 6:00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娶新娘的車》

下雪天,鹿從後院的竹林跌到小學校的院子裏了。學校的孩子們把它活捉住之後養熟了。——就憑這件事,大體上明白了這個溫泉村的山如何青,人情如何美了。

這個村,只有一輛人力車,而且很滑稽。

看起來足有150斤重的一個大漢坐在車上,一個豆大的小個子家庭婦女搖搖晃晃地拉著車走。

 

“這可不是笑話。大叔腿有毛病,所以大嬸只好那麽拉著他去洗溫泉的呀!”

家長雖然這麽叱責,可是孩子們對於這可笑的事兒還是不能不笑。有的孩子不僅僅笑,而且還要幹些淘氣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July 26, 2020 at 5:33pm — No Comments

川端康成隅《田川》(下)

即使雙胞胎姐妹長得毫髮不爽,但跟她們數次交合之後,就會感覺到姐妹之間還是存在著微妙的差異。

等到我不再見這兩姐妹以後,回想起來,這種微妙的差異確實存在。那時,須山已經不在人世了。

我和須山對這姐妹倆神魂顛倒,合二為一、一分為二地分辨不清,尋歡作樂的日於完全沈溺於虛幻的淫逸、墮落的麻醉。但是,偶爾也有從這淫逸麻醉中驚醒的瞬間。當姑娘用指甲撓我的後背時,“啊!別撓!”我幾乎跳起來,慌忙躲開。

 

“怎麽啦?疼嗎?還是癢癢呢?”…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December 26, 2019 at 5:55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