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an Lab
  • Female
  • Vientiane
  • Lao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uan Lab'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Kaki Bukit

Gifts Received

Gift

Suan La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uan Lab's Page

Latest Activity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章·老人魚 02

穗子這一冬便有橘子吃了。外公把小而青的橘子吊在天花板上,每天取一個出來,發給穗子,這樣穗子每天的幸福時光就是酸得她打哆嗦的橘子。吃到橘子干了,皮硬得像繭,穗子媽從鄉下回來,說穗子爸急需那些手稿。穗子爸的處境沒什麽好轉,只是壞處境穩定了,他能在穩定的壞處境里吃喝、睡覺、上工了。穗子爸眼下在一個水壩上挑石頭,所有人都跟他一樣有嚴重政治缺陷。穗子爸漸漸快樂起來,因為有缺陷的人共處,誰也不嫌誰,就有了平等和自在。他心中一些欲望復生了,如讀書、寫作、打撲克、打樂祭、談古詩、談女人等等欲望。“勞動改造”對穗子爸這類人,已失去了最初的尖銳意義,不再殘傷他們的自尊。就在這年入冬之際,穗子爸第一次產生過小日子的興趣。他第一次感到,幸福就是“甘心”,甘心低人一等,就幸福了。他把這樣神性的心得告訴了穗子媽。穗子媽似懂非懂,卻認為應該替丈夫把這難得的想法落實下來。穗子爸活一把歲數,產生居家過日子的想法還是第一次。穗子媽把她和丈夫的打算瞞得很緊。她知道外公的脾氣,同他實話實說,把穗子從此領走,完全行不通。情理上也說不過去:外婆屍骨未寒,就要奪走穗子,讓外公徹底成一個孤老人。穗子媽住下來,她首先要去除穗子對她的客…See More
yesterday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章·老人魚 01

穗子在成年之後對自己曾挨過的那兩腳記得很清。踢她的那只腳穿棕色高跟鞋,肉色絲襪。穗子果真在母親盛破爛的柳條筐里見到了這些物證。從此穗子就相信自己在半周歲時就有記憶了。她當時被擱在一個藤條搖籃里,外婆叫它“搖窩”。她半周歲時比別的嬰兒稍微小一點,也不如人家硬紮。這是外婆堅持把她緊緊捆在繈褓中的原因。穗子那天是個討厭的嬰兒,怎麽也不吃哄,張開嘴直著嗓門哭喊,母親一眼看得見她兩塊嫩紅的扁桃腺。母親哄不好穗子就不能脫身,她哄得自己也哭起來了。就在這個時候,二十二歲的母親委屈地“咚”的一腳向搖窩踢去,搖窩成了個不倒翁,幾次搖得要傾翻。踢痛了腳的母親簡直委屈沖天,外婆拉也拉不住,但腳頭氣力畢竟被消耗了不少,因此母親掄出去的第二只腳只把搖窩踢遠了,“砰”地撞在墻根。束手待斃的穗子渾身捆在繈褓內,自然感到一種毀滅性危險。她一下子收住哭聲,開始她人生第一次的見風使舵。以後的日子,穗子就有了幾分寒心,自己的母親怎麽做出了這樣失體統的舉動?給她的老輩和小輩都落下了話柄。穗子長大以後對母親表面總是帶點巴結,內心卻充滿憐憫。憐憫可不是什麽好的感情,被憐憫的人必須接受憐憫中略帶嫌棄的敷衍。外婆為此跟自己女兒不共戴…See More
Monday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嚴歌苓《穗子物語》自序

我做過這樣的夢:我和童年的自己並存,我在畫面外觀察畫面中童年或少年的自己,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她的一顰一笑;她或者聰慧,或者愚蠢可笑。當童年的我開始犯錯誤時,我在畫面外干著急,想提醒她,糾正她,作為一個過來人,告訴她那樣會招致傷害,而我卻無法和她溝通,干涉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把一件荒唐事越做越荒唐。在這個小說集里,我和書中主人公穗子的關系,很像成年的我和童年、少年的我在夢中的關系。看著故事中的穗子執迷不悟地去戀愛,現實里的我明知她的下場不妙,但愛莫能助。看著童年的穗子拋棄老外公,和“拖鞋大隊”的女孩們一塊兒背叛耿荻,傷害小顧,面對人心向惡的社會和時代,她和她年幼的夥伴們以惡報惡,以惡報善,成年的我只能旁觀。穗子是不是我的少年版本呢?當然不是。穗子是“少年的我”的印象派版本。其中的故事並不都是穗子的經歷,而是她對那個時代的印象,包括道聽途說的故事給她形成的印象。比如《梨花疫》中的男女角,都真實存在過,但他們的浪漫故事,卻是在保姆們、主婦們的閑言碎語中完整起來的。我寫這兩個人物時,只有對男主角的形象和性格的清晰印象,對他傳奇背景的記憶。根據他的性格和背景,我找出這個愛情故事的邏輯,把當年人們…See More
Jun 23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智者邱繼寶

他是個農民,卻讓幾千上萬的農民走進了城市。他是個窮人,卻擁有億萬有形資產和更多更多的無形資產。他在海邊長大,卻有山的意志。他出身卑微,卻從沒有自卑過——自卑是懦弱的通行證。他被人傷害過,卻從中悟到了勝者的岸。他鏖戰商海,曾經要錢沒錢,呼天求地,苦不堪言,如今卻笑傲江湖,獨占鰲頭。他也許初中都沒畢業,卻滿腹經綸,談吐慷慨頗見學識,比博士還博學。他身不高,魄不魁,初次見面,面容中略含羞澀,但轉眼你會輕易發現,這不是真實的他。真實的他有巨人的風采,心中有磐石,腳下有風火輪,目中有萬物,卻又都在玻璃的另一邊。我是說,他不會被身外之物所迷離所改變——他只接受自己的改變。他是自己的主人。他主宰自己的命運,見風乘風,遇浪破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同武林高手,借力用力,見招拆招。他憑借著天空的力量,浪跡天涯,卻始終不別故土。他依靠企業的名望,博得各路商機和誘惑,卻一直不為所動,癡迷於一針一線的傳統產業。他說,我不求最大,只求最好——我堅信,他拒絕誘惑,不是失去了願望。他在螺螄殼裏做道場,卻不是井底之蛙。他逆流而行,不是愚昧無知,而是劍走偏峰,是機智,是大智若愚。他把“傳統”帶到時尚的前沿,讓傳統的…See More
Jun 21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快回家吧,親愛的

我的青春期是在軍營裏開始並結束的,這使我對異性沈溺於幻想的時光顯得過分綿實又漫長,在最純情又富有激情的年紀裏,我沒有跟現實裏的任何一個女人談情說愛過,我那些初發的濃情烈愛全都耗散在了一些遙遠又虛幻的女人身上。奇怪的是相當長一段時間,我為自己虛構的戀人居然是一個要靠輪椅生活的殘疾姑娘。隨著我境遇和願望的變動,她的部分屬性也有所變化,比如由開初的軍人世家變成了文學世家,貌美情深變成了才情有加——“既有金的熾熱,又有銀的柔軟”,齊耳短發長成了披肩長發——不時紮成兩根粗壯的辮子,銀亮的笑聲收斂為淺淺微笑。不用說,在幻想中我要改變她一點什麽簡直易如反掌,但不管怎麽變,我總是沒讓她從輪椅上站起來,似乎她吸引我的東西都凝在那張輪椅上。我的這個古怪的願望的背後到底藏著什麽呢?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年輕的我只是向往未來有這樣一位妻子:她每天都戀戀不舍地目送我出門,然後無時不刻地在盼望我回家,我任何時候回家都是對她期盼的一個滿足,是她最需要的愛。我覺得這種感覺真是美妙無比,一個你心愛的人,像一棵樹一樣時刻守護著你的家,等候著你回去。沒有誰是不願意回家的,然後你回家——每一次回家,都使她心懷感激,都是一種愛的…See More
Jun 16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她沒有名字

她既有金的熾熱,又有銀的柔軟。她是布萊克的詩。她看上去有點像吳倩蓮。她是晃眼吳倩蓮。她在2002年的一個初夏的夜晚,像一粒被風吹飛的種子一樣,茫然又偶然地落在成都的一家茶館裏。她是重慶人,又是成都人。但嚴格說是重慶人,所謂成都人只是概念上的,籍貫上的。籍貫不是家。籍貫是泥土,是陌生的鄉音,是冥冥中的親切。我在茶館的燭光裏看到她,燭光昏紅,像緋紅的酒色,映照著她,她臉上營造出一種溫暖人又迷惑人的色氣。有點迷離,有點開啟人的想象空間。我們相對而坐,間隔著一張仿古的長條茶桌,50公分寬度,空間距離可以伸手相握,引頸相吻。但心靈距離遙不可及。隔海相望。在山嶺的另一邊,在朋友的信任中。她是我朋友的朋友,比朋友更需要我小心,掌握好交際的適度分寸,不能過分親熱,也不能過分冷淡。熱了,是喧賓奪主;冷了,是對朋友不捧場。冷熱之間有個明確東西,但說不清道不白,像鳥語,如花香,要靠心靈體會,用智慧把握。我的感覺,這是一次逢場作戲的會面,它只占領了我的一點時間。一個夜晚。一個既不象征著過去也不暗示著未來的夜晚。一個剛開始就意味結束的夜晚。結束也是開始。機會在偶然中,在緣分裏。第二天,她要走,我陪朋友去送行,臨…See More
Jun 14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4站長” 索拉

去年以前的許多年裏,我每年的大部分時光都是在西藏著名的神湖——羊卓雍湖畔度過的。一個世界最高的水電站,一支世界屋脊的水電鐵軍,這是九十年代西藏最聞名的事件之一。就在前兩天,我還從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中看到劉源將軍將一把象征著羊卓雍湖水電站竣工的巨大金鑰匙交到自治區領導熱地手中。正如電視解說詞所言:“羊卓雍湖電站是數千武警官兵經過八年拼搏奉獻建成的……”電視鏡頭從儀式現場翻到羊卓雍湖,又翻到甘巴拉山,那都是我熟悉又熟悉的,我突然潸然淚下。淚水出於心底的呼應,而不是由於被煽騙。事實上,時光是不會流走的,時光都留在我們心中,就像我們的足印都留在大地上一樣。1993年夏天,我陪中央電視台兩位記者下部隊去采訪,深夜返回,大雪驟然紛飛,一下白了黑暗的甘巴拉山。兩記者為夏天落雪驚喜不已,司機卻苦不堪言,因為他出門時忘帶了防滑鏈。山高路滑,車行不止,如履薄冰,生死懸乎。像蝸牛一般爬行數裏,司機已汗流浹背,忽看見一束光亮,如見救星。一間陋屋,一張惶惑的笑臉,亮在車燈中,令我們倍感親切。我就這樣認識了“4站長”:一個1992年入伍的藏族兵。他的真名叫索拉,喊他“4站長”是因為他獨個人掌管著4號變電站。這裏海…See More
Jun 13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文學的創新

此文系第三屆全國青年作家會議上的發言。創新,是跟文學一樣古老又現代的話題。這個話題很大,看上去簡單,實際上深奧,像一道地平線,我肯定無法“解密”它——我準備“暗算”它。我要說的不過是在困惑中的一些思考,目的是拋磚引玉。我首先“拋”出的是我兒子。我兒子今年十歲,前年夏天,他想學騎單車,我覺得太早,沒同意。但他母親悄悄地違抗了我,等我知道時已經沒有指責的權利了,因為他已經學會了。第一次看兒子騎著自行車在偌大的操場上轉來轉去,心裏還是有些激動。但短暫的激動後,更多的是緊張,我發現兒子騎車的速度非常之快——實際時速可能在10公裏左右,但我的心理時速已經超過了一百公裏,急得我一邊追著一邊大喊大叫:慢!兒子,騎慢一點!但兒子還是騎得飛快。他慢不下來,一慢下來就摔倒了。這似乎很難理解,但事實就是這樣,慢比快還要難,還要花工夫,還要有技術。騎車是這樣,寫作可能也是一樣。然而,慢不是當今的時尚。這個時代崇尚速度和更快的速度,坐船去紐約或許會成為你發神經的證據,男人和女人見面就上床也沒什麽大驚小怪的。我至今還在用一部1998年買的諾基亞手機,這成了一件比什麽都叫人新奇的事情,人見人說,為此我受夠了各種誇獎…See More
Jun 12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秘密的經典

一般意義上的經典代表的都是昔日的榮耀或重要,它們在留下時間和歷史的同時,也留下了很多人共同的利益和願望,從而使它們成為了一代又一代人成長的夥伴。所有成長起來的人都老了,後來又不可避免地死了,但他們忠實的夥伴卻在時移境遷中越磨越亮,越老越壯。因此,它們不但屬於我們的祖先,還將屬於我們的子孫,子孫的子孫。它們變得像時間一樣長生不老,又像空間一樣遼闊無垠。它們是所有,也為所有的人所有。朋友姓張,二十年前,他是個數學課代表,和他們數學老師,包括他年輕的妻子有著良好的關系。二十年前的十年前,他們老師跟當時很多人一樣,被原來的單位和家庭拋棄,下放來到了他們中學。老師沒有想到,從此他卻開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師生戀,一位比他年輕二十歲的女生浪漫又勇敢地做了他的妻子。除了耳朵有點背,我朋友覺得他們數學老師是無可挑剔的,來自“覆旦”的學識,使他把他們班上的大部分學生都教成了數學天才。黃昏的校園裏,他時常看到老師和他年輕的妻子並肩散步,他們遠走的背影常常令他浮想聯翩,夢想出自己將來的種種浪漫和幸福。夏天來了,學校裏空蕩蕩的,他懷揣著大學錄取通知書來和老師告別。師母告訴他,老師去縣城了,他需要等待才能和老師告別…See More
Jun 9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杭城的一片錦繡

一因為是富陽人,反而失去了杭州——從那個傍晚,我從車站登上火車遠走,杭州就成了我回鄉的一個中轉站,一個路標,在車窗裏看看而已,多少年,多少次,都不曾落過腳,下過榻。一晃眼,那個傍晚已是二十六年前的傍晚,我的身心至少也有了兩位數計的變異。其中一變就是:這兩年我開始在杭州城裏頻頻落腳,下榻,逛大街,交朋友,品美食。都說杭州這些年變化極巨,我因為沒有過去,沒有比較,感覺不到它的變化,只覺得它是我喜歡的那種城市,不喧囂,不浮華,安靜,自然,悠閑,溫軟,濕潤,也不失新潮和現代化。這是不容易的,是走鋼絲。國內很多城市總是在現代與自然,宏大與局部,快與慢,軟和硬,新和舊之間失調,亂了方寸。杭州沒有。在杭州城裏走一走,逛一逛,你隨時隨地都可以在這裏、那邊看到或嘗到一兩處讓你的腳步慢下來,心思靜安起來的地方。純真年代就是這樣一個地方。二純真年代是個書吧,三層樓,從一樓到三樓,入目的不是書,就是讀書人。兩年前,我第一次走進純真年代時,想起了博爾赫斯小說中的一句話:她既有金的熾熱,又有銀的柔軟……離開時已是深夜,坐在出租車裏,我又想起一句話:讀書有什麽意思,那是不讀書的人不知道的。現代人打發時光的渠道越來越…See More
Jun 7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善待朋友

也許是身世不幸,也許是遺傳基因不好,或者別的什麽原因,我這人總的說是個堆滿缺點的人:任性,敏感,脆弱,孤僻,傷感,多疑,膽小,懶散,怕苦,缺乏耐心,意志薄弱,羸弱多病……一大堆貫徹於血脈中的毛病,常常使家人感到失望。小時候,父母對我最不抱希望,似乎料定我不會有甚出息。想不到我這人運氣不錯,在幾個決定命運的關鍵時刻,仁慈的老天都恰到好處地佑助了我,結果弟兄三個,還算我活得“光榮又幸福”。這是命。旁人都說我命好。但命好抹不掉我缺點,而且隨著年齡長大,我的缺點似乎也一道長大、滋多了。尤其是結了婚,我的缺點明顯地又增加上了對妻子不溫存(太粗暴),不寬容(嚴厲得近乎刻薄),不謙讓(大男子主義),不糊塗(什麽事都要弄個水落石出),不克己(從不委屈自己);對家庭沒有責任心,沒有抱負;缺乏生財之道,且常常亂花錢,等等。由於我眾多的不是,家裏常常戰爭四起,先是唇槍舌戰,漸漸地動手動腳,摔碗打瓢,甚至出手打人。好在妻子這人還算能忍能讓,也許是憐惜我,或者其他什麽原因,至今沒有分手。但誰也不敢說永遠不會,因為兩只手要分開實實是太容易了。那麽容易的事(隨時都可以做到),何必急沖沖去做呢?說遠了。奇怪的是,我的…See More
Jun 3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Jun 1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我用大腦寫作

拙作《風聲》獲第三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2007年度小說家獎。此文是獲獎感言。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此刻在想什麽,也不知道明天的天氣會如何,是晴到多雲,還是雨過天晴?這個世界是神秘的,很多事情我們不知道,很多事情我們知道後又被弄得不知道了。所以,我現在幹脆什麽都不想知道,只想一言以蔽之——這世界是神秘的。我得這個獎,我認為是替這個神秘的世界又加增了神秘的內容。我是說,我和這個獎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系和關系,我幾乎想都沒有想過。說真的,四十歲前我渴望得獎,莊重文獎,馮牧獎,魯獎,茅獎,省內的獎,省外的獎,我都暗自念想過。但是現在,從四年前起,我改變了自己,我不再念想那些獎。為了安慰自己,我非常刻意地記住了一位文學大師的話,這位大師說:得獎總的來說是滿足虛榮心的,既然是滿足虛榮心,那麽不得也罷了。但奇怪的是——也可以說神秘的是,從那以後我斷斷續續得了一些獎。為了體現我的成長和成熟,我不允許自己在獎狀面前喜樂,我套用大師的話對自己說:那不過是滿足了虛榮心,虛榮心總的說是要克服的。我盡量保持平常心,把因為得獎而可能異動的心熨得服服帖帖。但是此刻——或者確切地說,從得知有此刻的那一刻起,一種喜悅按捺不住地…See More
May 29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小說的“責任”

我一直不相信我們的小說有什麽理由要求人們註目,那是歌星或者其他什麽星的事,不是我們小說家的。我堅持認為小說創作是一件純個人的事,就像我們的愛情一樣,是隱秘的,深刻的,是想象的,也是欲望的,當中包藏著我們生命珍貴的自我、瞬間,以及它們的改換變化和聯結活動。“我想說一說我此刻細膩的思緒”、“我想暫時離開一下現實”。我總是這樣或者那樣開始寫作每一篇小說,安靜和溫暖的燈光是我寫每一個字的客觀需要。你在大白天或在一片城市的潮汐聲中會親愛地去撫摸一個你用心珍愛的女人嗎?那時候被你撫摸的女人很可能只是你的玩物。因為玩物時刻都可能隨人而走,隨風而去,所以你要抓緊時間占有、占有、徹底占用──啊,多快活啊──就像一只狗在快活。我也給寫作的自己賦予責任,但不是通常的。我不信奉哥爾多尼的語錄:現代藝術要求笑,要求詼諧的滋潤。我也不相信“寓教於樂”的現實性和崇高感。我覺得一個作家最重要的職責是要關註自己的心靈,要和自己的心靈時刻團結在一起。看書,從書本上獲得些許生活經歷或細節然後寫作,這不是我尊重的寫作習慣。為了寫個什麽,披星戴月地去哪裏生活一年半載,這種寫作精神令我欽佩,不過也僅此而已。有一天,我接到一個陌生…See More
May 28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再看看茨威格

我最近迷上了色彩,把茨威格的《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譯林出版社2003年再版)帶回家,完全是因為它鮮艷的封面誘惑了我。這本書我早就有,而且對它滿懷敬意,因為我就是讀著這本書開始寫小說的。在很多作家把茨威格原有的文學影響擠到一邊時,我一直默默珍愛著他,把足夠的敬意留給他。有時候我也想,我這樣對他是不是過於感情用事了。但這次重讀,發現茨威格還是值得尊敬的,也許他的文學趣味有些老化,但他的文學能力絕對不容置疑。這是一本中短篇小說集,裏面收錄了作家一些名篇,像《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熱帶癲狂癥患者》、《家庭教師》。盡管現在我對文學的欣賞力比二十年前“品位”高得多,就感受力來說又明顯麻木多了,但這次重讀仍然叫我震驚,讓我佩服。他小說有種少見的令人窒息的文學密度和強度,隨便讀一篇都使我強烈地感到作家內心極其的豐富、敏感、脆弱、善良,而這些是一個作家最重要的。我相信作家是靠內心生活的人,內心寡淡的人當作家屬於先天不足。現在我認為,茨威格在被我們淡忘,不是他小說也不是我們的文學能力出了問題,而是我們耐心出了問題。卡夫卡說,他因為沒有耐心被逐出了天堂,因為沒有耐心,他永遠無法返回天堂。2004年3月2…See More
May 25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麥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11之謎

今年春節,我是在阿加莎·克裏斯蒂的小說世界中度過的,幾乎每天一本,連讀了七八本。波羅,馬普爾小姐,莊園,旅行,兇殺,封閉的空間,開放的時間,聳人聽聞的情節,撲朔迷離的案情,欲蓋彌彰的眼神,似是而非的供詞,錯綜覆雜的關系,縝密的邏輯,精到的推理……如氣如霧,水生風起,構成了一個“華麗的世界”,讓我輕而易舉地打發了這個數十年不遇的寒冷、陰霾、災情頻傳的新春佳節。出於一種感謝,或者紀念,我想寫點兒關於克裏斯蒂的東西。寫個書評也許是我最擅長的,但我放棄了。克裏斯蒂的小說像個盛名的公園,往來者絡繹不絕,智者見智,仁者見仁。但總的說,萬變不離其宗,人們的感受最終似乎都差不多——殊途同歸:智力受到挑戰,好奇心得到滿足。換言之,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主題公園”,主題詞不容置疑,讚不絕口的廣告詞也非妄言。有些東西只要承認或讚同就可以了,消解和重構都可能是畫蛇添足。我認定對克裏斯蒂小說發言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所以堅定地放棄了。我決定說一點克裏斯蒂的私事,素材來自有關她的訪談和傳記。與她作品數量之多相比,克裏斯蒂留下的“私事”少得可憐,她有輕度的社交恐懼癥,也正因此她才沒有成為歌星。據說克裏斯蒂在音樂上極具天賦…See More
May 23

Suan Lab's Blog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章·老人魚 02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3:47pm 0 Comments

穗子這一冬便有橘子吃了。外公把小而青的橘子吊在天花板上,每天取一個出來,發給穗子,這樣穗子每天的幸福時光就是酸得她打哆嗦的橘子。

吃到橘子干了,皮硬得像繭,穗子媽從鄉下回來,說穗子爸急需那些手稿。穗子爸的處境沒什麽好轉,只是壞處境穩定了,他能在穩定的壞處境里吃喝、睡覺、上工了。穗子爸眼下在一個水壩上挑石頭,所有人都跟他一樣有嚴重政治缺陷。穗子爸漸漸快樂起來,因為有缺陷的人共處,誰也不嫌誰,就有了平等和自在。他心中一些欲望復生了,如讀書、寫作、打撲克、打樂祭、談古詩、談女人等等欲望。“勞動改造”對穗子爸這類人,已失去了最初的尖銳意義,不再殘傷他們的自尊。就在這年入冬之際,穗子爸第一次產生過小日子的興趣。他第一次感到,幸福就是“甘心”,甘心低人一等,就幸福了。他把這樣神性的心得告訴了穗子媽。穗子媽似懂非懂,卻認為應該替丈夫把這難得的想法落實下來。穗子爸活一把歲數,產生居家過日子的想法還是第一次。…

Continue

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章·老人魚 01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3:47pm 0 Comments

穗子在成年之後對自己曾挨過的那兩腳記得很清。踢她的那只腳穿棕色高跟鞋,肉色絲襪。…

Continue

嚴歌苓《穗子物語》自序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3:43pm 0 Comments

我做過這樣的夢:我和童年的自己並存,我在畫面外觀察畫面中童年或少年的自己,觀察她的一舉一動,她的一顰一笑;她或者聰慧,或者愚蠢可笑。當童年的我開始犯錯誤時,我在畫面外干著急,想提醒她,糾正她,作為一個過來人,告訴她那樣會招致傷害,而我卻無法和她溝通,干涉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把一件荒唐事越做越荒唐。

在這個小說集里,我和書中主人公穗子的關系,很像成年的我和童年、少年的我在夢中的關系。看著故事中的穗子執迷不悟地去戀愛,現實里的我明知她的下場不妙,但愛莫能助。看著童年的穗子拋棄老外公,和“拖鞋大隊”的女孩們一塊兒背叛耿荻,傷害小顧,面對人心向惡的社會和時代,她和她年幼的夥伴們以惡報惡,以惡報善,成年的我只能旁觀。…

Continue

麥家·智者邱繼寶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3:00pm 0 Comments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21 minutes ago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絲經 庫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向演講家致敬》Scent of a Woman 女人香

one of the most stirring speech ~~ scent of a woman 《女人香》(英語:Scent of a Woman)是一部於1992年上映的美國電影。電影敘述了一名私立高中的學生,為一位脾氣暴躁的眼盲退休軍官擔任助手。由艾爾·帕西諾、克里斯·歐唐納(Chris O'Donnell)、詹姆士·瑞布霍恩(James Rebhorn)、菲利浦·西摩·霍夫曼以及賈布瑞·安瓦爾(Gabrielle…
10 hours ago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13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