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 no kabe
  • Female
  • Bintulu,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Uta no kabe'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Gifts Received

Gift

Uta no kab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Uta no kabe's Page

Latest Activity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奧勒留·值得

早晨當你不情願起床時,讓這一思想出現——我正起來去做一個人的工作。如果你是要去做你因此而存在、因此而被帶入這一世界的工作,那麼你還會有什麼不滿意呢?難道你是為了躲在溫暖的被子里睡覺而生的嗎?雖然這是較愉快的。那你的存在是為了獲取快樂,而全然不是為了行動和盡力?你沒有看到小小的植物、小鳥、螞蟻、蜘蛛、蜜蜂都在一起工作,從而有條不紊地盡它們在宇宙中的責任嗎?你不願做一個人的工作,不願做那合乎你本性的事嗎?當然休息也是必要的。休息是必要的,但自然也為之確定了界限,她為吃喝玩樂規定了界限,你的慾望往往會使你越過這些限制,出了既定的範圍;而你對工作卻不是這樣,在還沒有做你能做的之前就停止了。所以你不愛你自己,因為,如果你愛,你就應該愛你的本性及其意志。那些熱愛他們各自的技藝的人都在工作中忙得精疲力盡,他們沒有洗浴,沒有食物;而你對你的本性的尊重卻甚至還不如雜耍藝人尊重雜耍技藝、舞蹈家尊重舞蹈技藝、聚財者尊重他的金錢,或者虛榮者尊重他小小的虛榮。這些人,當他們對一件事懷有一種強烈的愛好 時,寧肯不吃不睡也要完善他們所關心的事情。而在你的眼里,難道有益於社會的行為是討厭的,竟是不值得你勞作的嗎?See More
Apr 13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艾麗斯·梅內爾:人生的節奏

假如生活不總是充滿詩情畫意,它至少是富有悠揚韻律的。從思想軌道的路徑來看,人的內心體驗呈現週期性。不知彼此距離有多遠,不知橢圓軌道有多長,不知運行速度有多快,不知循環週期有多久。但是,週而復始的循環往復確定無疑。上周或去年內心曾經遭受的痛苦,現在煙消雲散了;但下周或來年痛苦仍然會捲土重來。快樂不在於我們經歷的是是非非,而取決於心靈的潮起潮落。疾病是帶有節奏規律的,行將就木之際疾病來襲的週期愈來愈短,身體復原時疾病的發作週期愈來愈長。因為某事,痛不欲絕,這種痛楚昨日曾不堪承受,明日也將不堪承受;今日卻不難忍受,儘管傷心事並未過去。甚至未解的精神上的痛苦負擔,也定能讓內心得到片刻的寧靜;悔恨本身並非駐足不去,它只不過是再度光臨。快樂令人又驚又喜。倘若覺察到快樂來臨的路線,我們可能會翹首以待,因此快樂如期而至,而非突如其來。實際上,無人做過這種觀察;在人們關於內心世界的所有日記中,尚未出現開普勒式的人物記錄過這種循環往復。但是坎普滕的托馬斯對這種週而復始略有覺察,儘管他並未測量它的循環週期。「除此之外,夫復何求?萬事萬物皆由此構成」——他發現在痛苦至深時反能找到快樂的逗留,快樂時刻來臨時,人…See More
Apr 9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重量

我們總是必須將最重的東西當成基礎,而那也正是我們所肩負的任務。人生重重地壓在我們的身上,它的重量越重,我們就越深入人生之中。必須生活在我們身邊的不是快樂,而是人生。人生非得這樣不可。假如在年輕時便急著把人生變得前衛且膚淺,或是將人生變得輕率且輕浮的話,那只是放棄了認真地接受人生樂趣及放棄了真正擔當人生責任的機會,而靠著自己固有的本性去感受人生,並且停止了追求生命價值的努力。但是,這對人生而言,並不意味著任何的進步。這只是意味著抗拒人生無限的寬廣與其可能性的表示。而我們被要求的是——去愛惜重大的任務及學習與重大任務交往。在重大的任務中,隱藏著好意的力量,也隱藏了使我們變成有用之才,及帶給我們生之意義的使命。我們也應該在重大的任務中,擁有我們自己的喜悅、幸福及夢想。我們只要將這美麗的背景放到我們的眼前,幸福與喜悅就會清楚地浮現出來,這樣我們才能開始體會其中之美。我們高貴的微笑在重大任務的黑暗中,也擁有某種意味。那就是——我們只能在這個黑暗中,當它猶如夢幻般的光在一瞬間大放光明時,清楚地看見圍繞在我們身邊的奇跡與寶藏。See More
Apr 7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奧勒留·值得

早晨當你不情願起床時,讓這一思想出現——我正起來去做一個人的工作。如果你是要去做你因此而存在、因此而被帶入這一世界的工作,那麼你還會有什麼不滿意呢?難道你是為了躲在溫暖的被子里睡覺而生的嗎?雖然這是較愉快的。那你的存在是為了獲取快樂,而全然不是為了行動和盡力?你沒有看到小小的植物、小鳥、螞蟻、蜘蛛、蜜蜂都在一起工作,從而有條不紊地盡它們在宇宙中的責任嗎?你不願做一個人的工作,不願做那合乎你本性的事嗎?當然休息也是必要的。休息是必要的,但自然也為之確定了界限,她為吃喝玩樂規定了界限,你的慾望往往會使你越過這些限制,出了既定的範圍;而你對工作卻不是這樣,在還沒有做你能做的之前就停止了。所以你不愛你自己,因為,如果你愛,你就應該愛你的本性及其意志。那些熱愛他們各自的技藝的人都在工作中忙得精疲力盡,他們沒有洗浴,沒有食物;而你對你的本性的尊重卻甚至還不如雜耍藝人尊重雜耍技藝、舞蹈家尊重舞蹈技藝、聚財者尊重他的金錢,或者虛榮者尊重他小小的虛榮。這些人,當他們對一件事懷有一種強烈的愛好 時,寧肯不吃不睡也要完善他們所關心的事情。而在你的眼里,難道有益於社會的行為是討厭的,竟是不值得你勞作的嗎?See More
Mar 25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維廉·巴克萊:不值得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的語彙里最危險的一句話,是用「不值得」三個字開始的。有一天,我積壓了不少工作沒有完成,可是我一定得赴一個約會。我手頭只有半個小時可用,而我有一件工作一定得完成。我心里在說:「只剩了半個鐘頭,不值得著手做這件事。」我們常常發現能用的時間不多,可是要做的事卻不少,我們會說:「只有這一點點時間,不值得動手去做。」「不值得」三個字的確很危險,因為這等於說,把整整半個小時浪費了。把這些浪費了的半小時加起來,可就多得不得了。要是一個禮拜做5天,每天浪費半小時,一個禮拜加起來就有兩個半小時;一年加起來就有130個小時,等於16個工作日全沒有派上用處。我的老師麥克菲登總愛告訴人他怎樣學會意大利語的故事。他每天坐電車從家里去大學,路上要花半個小時。他每天就用這半個小時學習,居然學會了一種新語言。別小看半個小時,半小時中你可以完成許多事。最要緊的是明白「值得」開始。有時候我們說:「不值得一試。」很可能是因為我們擔心工作太難,負擔不了,或者才能與財力都不足,不能把工作做好。我們知道應該一試,可是我們自寬自解地說:「不值得一試。」英國小說作家斯蒂文森患病之後,自知不久於人世,可是他卻說:「要是…See More
Mar 20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阿·達爾切夫:生活

生活如同一根燃燒的火柴,當你四處巡視以確定自己的位置時,它已經燃完了。友誼以真誠來衡量,而真誠由友誼來奉獻。痛苦務求其速去,享受也不會久留。唯有希望永駐常在,它連死亡也可逾越。人有了成就會很孤獨。那時,他的朋友會離開他,有的是因為嫉妒,有的則怕他認為會給自己添麻煩。文化修養不高的人對各種理論趨之若鶩,真正的學者把事實看得重於一切。才能不僅僅是能幹什麼的本領,還包含一些其他的心理和道德素質。例如,對一個諷刺作家而言,勇敢與正義感不會只是它微不足道的組成部分吧!別人都說您謙虛。不,我可不謙虛。我寧肯自己說出我從別人那里聽到的真心話。See More
Mar 1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卡里·紀伯倫:美與丑

有一天,美和丑在海邊邂逅,他們互相慫恿:「咱們到海里去游泳吧。」於是他們脫下衣衫,在海里游泳。過了一會兒,丑回到海岸上,穿上本來屬於美的衣衫,逕自走他的路了。接著美也從海里出來了,找不到他自己的衣服,他又太羞赧,不敢赤身裸體,於是他只好穿上本來屬於醜的衣衫。美也逕自走他的路了。所以,直至今日,世上的男男女女,錯把丑當作美、美當作丑。然而,有些人看見過美的真面目,儘管穿錯了衣服,他們還是能認出他來。有些人認得醜的真面目,衣衫蒙騙不了他們的眼睛。See More
Feb 27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海明威·真實的高貴

風平浪靜的大海上,每個人都是領航員。但是,只有陽光而無陰影,只有歡樂而無痛苦,那就不是人生。以最幸福的人的生活為例——它是一團糾纏在一起的紗線。喪親之 痛和幸福祝願,彼此相接,使我們悲喜交加。甚至死亡本身也會使生命更加可親。在人生的清醒時刻,在哀痛和傷心的陰影之下,人們與真實的自我最為接近。在人生或者職業的各種事務中,性格的作用比智力大得多,頭腦的作用不如心情,天資不如由判斷力所節制著的自製、耐心和規律。我始終相信,開始在內心生活得更嚴肅的人,也會在外表上開始生 活得更樸素。在一個奢華浪費的年代,我希望能向世界表明,人類真正需 要的東西是非常微少的。悔恨自己的錯誤,而且力求不再重蹈覆轍,這才是真正的悔悟。優 於別人,並不高貴,真正的高貴應該是優於過去的自己。See More
Feb 12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彼 林·孤獨的樹

一陣肆虐的狂風從遙遠的樹林里刮來兩顆種子,隨意將它們分撒在田野里。雨水將它們潤濕,泥土將它們埋藏,陽光給它們溫暖。於是,它們在田地里長成了兩棵樹。最初,它們十分矮小,然而無心的時間把它們高高地拉離地面,它們便能眺望得比從前遠多了,它們也能彼此看見了。田野十分遼闊,直到那蔥綠的平原的盡頭,也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樹木,只有這兩株遠遠分隔著的樹,形影相依地佇立在田野中間。它們的枝丫縱橫交錯,彷彿是些用來丈量這曠野的奇怪的標尺。它們遙遙相望,彼此思念,彼此傾慕。然而,當春天來臨,生命的力量給它們溫暖,充盈的液汁在它們體內流動起來時,它們心中也勾起了對那永存的,同時也是永遠離開了的母林的思念。它們會心地搖動著樹枝,相互默默地打著手勢。當一隻小鳥像一種心念從這棵樹飛到那棵樹的時候,它們就高興得戰慄了起來。狂風暴雨來臨時,它們惶恐地東搖西擺,折斷了樹枝,嗚嗚地呻吟叫喊,彷彿想掙脫地面,雙方飛奔到一起,緊靠支撐,並在相互擁抱中獲得解救。夜晚到來,它們消失在黑暗中,重又被分隔開來。它們痛苦得如同病魔纏身,它們祈求地仰望天空,期望快快給它們送來白日的光輝,以求再能彼此相見。如果獵人和幹活的人坐在它們中一個的影…See More
Feb 8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羅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 回到塵寰

天空澄碧無雲,流水在光滑的地方猶如一面鏡子反映出河岸與天空的影子。洗衣的婦女笑著向我們招呼;樹木的沙沙聲與河水的嘩嘩聲在它們順流而下的時候是我們沉思的伴奏。河流巨大的體積和它不倦的精力緊扣我們的心弦。它現在似乎確信它一定能達到它的目的,舉止是那麼安詳有力,像一個果斷剛強的成年人。拍岸的驚濤在哈佛爾的沙灘上為它而咆哮。至於我,一邊在我小提琴盒似的遊艇里沿著這條運動著的大道滑行,一邊也感到對我艇下的一片汪洋厭倦起來。對已經習慣於文明生活的人而言,必定會,不論遲早,產生一種對文明的渴望。我倦於在水中蕩槳,倦於在生活的邊緣上過日子。我願重新投身於火熱的生活之中,我願去工作,我願跟懂我話的人們見面,而且他們也用同樣的方式跟我見面,以一個人的身份,而不再是一件罕見的奇珍異寶。這樣,一封在朋多瓦收到的信使我們決定下來,我們在這里把曾經在這麼一段長時間內,不論晴雨,忠實地為我們導航的小艇拉上岸。這條飛快但沒有四足的載重的牲口,曾在一段這麼長的路程上駕馭著我們的命運,現在我們懷著一種訣別之情跟它分手。我們曾脫離人間好一段時間,但現在終於又回到我們所熟悉的地方,生活在這里使一切都奔流不息,讓我們去臨危歷險…See More
Feb 1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羅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幻 想

就現象而言,在這樣一個婚姻嫁娶、征戰殺伐充擴其間的世界之中,在一個每天我們都要不止一次以絕大的興味與速度把相當一部分食物堅決而無悔地貯入我們這副皮囊之內的世界之中,能夠獲取的成就似乎是相當多的。對許多人而言,匆匆觀之,盡量獲取,多多益善,似乎便是這充滿鬥爭的人生的唯一目的。然而,如果涉及精神,這一切終不過為幻想而已。快樂的生活乃是前進的生活,其中每件事物都要導向更高的階段,而且永無止息。在一個具有奮進意識的人的面前,時刻會有新天地。因而,儘管我們所居住的這個星球並不擴大,儘管我們所陷溺於其間的那種種災難也都不會歷時很長,但是由於我們的天性,我們的願望卻多如繁星一般,而且常是生命不息,慾望不止。真正的快樂在於我們開始得怎樣,而不在於我們結束得如何;在於我們希求什麼,而不在於我們擁有什麼。一個理想便是一份永久的快樂,一份像地產那樣實實在在的家業,一生取之不竭,年年像收穫那樣給你攜來大量快活的財富。人生猶如劇場,除非我們對上演的劇目具有興趣,否則那個地方必然枯燥乏味,一無是處。而對那些在科學藝術上全不在行的人們,這個世界不過是一場空幻的色相而已,或者像一條災厄密佈的崎嶇野徑。正是因為人們具有…See More
Jan 27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惠特曼·那個影子,我的肖像

那個影子,我的肖像,它到處為生活奔忙,喋喋不休,斤斤計較,我那樣時時發現自己站在那里瞧著它飛來飛去,我那樣時時詢問和懷疑那究竟是不是我自己,但是在我的相愛者中間,在吟唱這些歌的時候,我啊,卻從來也不曾有過這樣的懷疑。See More
Jan 22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彼 林·鷹的羽毛

我是一個孩子。在草原上跑過,我看見一片鷹的羽毛。我把它高高地擎在手中,盡我的力跑過草原,似乎我像鷹一般輕捷飛著。我變成青年了。我用鷹的羽毛來裝飾我的帽,愛上一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姑娘。誰比我更快樂呢?我是窮的,除了鷹的羽毛之外沒有什麼了,於是我所愛的是靠不住了;他們對她說,一個人只有一片鷹的羽毛不能在這個世界過好生活的,於是她容易地明白了這個,她丟棄我了。沒有比我更不幸的人了。我藏了這羽毛。我的心不願再戴這東西了。在我的靈魂里有不能解除的悲哀。從那時起我才知道一切的窮人怎樣和我一樣受苦——或比我還厲害。我又取出鷹的羽毛。但我已不是一個要它玩耍的孩子,也不是要它裝飾的青年了,我把它削尖做成一支筆。我想寫些愉快的東西,但我寫出它時,它是悲哀的。See More
Jan 20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卡里·紀伯倫·石榴樹

從前有個人,他的果園里有許多石榴樹。每年秋天他一定把石榴盛在銀盤里放在屋外。為了表示他的意圖,他在盤子上寫著:「任選一個,歡迎自取。」人們來來往往,可是沒有一個人動手。經過考慮後,有一個秋天,他再也不在屋外的盤子里放石榴了。只用大字在屋外寫著他的意圖:「我的地里有最好的石榴,售價高於其他任何品種。」現在看吧,左鄰右舍的男男女女都搶著來買了。See More
Jan 6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屠格涅夫·小丑

世間曾有一個小丑。他長時間都過著很快樂的生活;但漸漸地有些流言傳到了他的耳朵里,說他到處被認為是個極其愚蠢的、非常鄙俗的傢伙。小丑窘住了,開始憂鬱地想:怎樣才能制止那些討厭的流言呢?一個突然的想法使他的腦袋瓜兒開了竅……於是,他一點也不拖延地把他的想法付諸實行。他在街上碰見了一個熟人,那熟人誇獎起一位著名的色彩畫家。「得了吧!」小丑提高聲音說道,「這位色彩畫家早已經不行啦……您還不知道這個嗎?我真沒想到您會這樣……您是個落後的人啦!」熟人感到吃驚,並立刻同意了小丑的說法。「今天我讀完了一本多麼好的書啊!」另一個熟人告訴他說。「得了吧!」小丑提高聲音說道,「您怎麼不害羞?這本書一點意思也沒有,大家老早就已經不看這本書了。您還不知道這個?您是個落後的人啦!」於是,這個熟人也感到吃驚,也同意了小丑的說法。「我的朋友某君真是個非常好的人啊!」第三個熟人告訴小丑說,「他真是個高尚的人!」「得了吧!」小丑提高聲音說道,「某君明明是個下流東西!他搶奪過所有親戚的東西。誰還不知道這個呢?您是個落後的人啦。」第三個熟人同樣感到吃驚,也同意了小丑的說法,並且不再同那個朋友來往。總之,人們在小丑面前無論讚揚…See More
Jan 3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凱門·瑞潘: 同路人

不管是雨天、雪天或酷熱的仲夏,我們一群人總是一大早便在公車站聚合,啟程去禮拜堂。在這種情況下,同舟共濟遠較互通姓名重要。司機的八字鬍已經雪白,在他那飽經風霜的面孔上顯得格外突出。他和藹地向每個乘客微笑,希望他們把應付的車票錢放入錢箱內,並且遵守乘車的一切明文及不明文規定。在他的公車上,絕對不能吸煙、亂丟垃圾、言行粗魯;也很少人在到站時要打那刺耳的鈴,他記得每個常客下車的地方。啟程前,我們都會在心中暗自點名:前排那個向來不出聲、就算我們熱烈地跟她打招呼她也從不回應的女人在哪里?呀,她來了。她衣衫破舊,顯然並沒有多少餘錢,卻總是多帶一杯咖啡送給司機。那個剛挨過漫漫長夜、總讓我們覺得有他在大家就很安全的夜班工廠保安員來了沒有?噢,他來了,一屁股坐在座位上,閉起眼睛,直到車子開近他該下車的街角,才不得已地睜開眼,站起來從前門下車。還有那個進城去買份早報的矮胖子,他總是跟我們一起去咖啡店買個麵包,然後把報紙夾在腋下乘車回家。有個早上,他正要上車時,突然暈倒在人行道上,我們都立刻趨前幫忙。一個不知名的人伸出手臂讓他枕著,等救護車到來。我們離去的時候,人人都在為他默禱。然後有人瞥見他的報紙丟在溝渠里…See More
Dec 31, 2018

Uta no kabe's Blog

奧勒留·值得

Posted on April 12, 2019 at 6:29pm 0 Comments

早晨當你不情願起床時,讓這一思想出現——我正起來去做一個人的工作。如果你是要去做你因此而存在、因此而被帶入這一世界的工作,那麼你還會有什麼不滿意呢?難道你是為了躲在溫暖的被子里睡覺而生的嗎?雖然這是較愉快的。那你的存在是為了獲取快樂,而全然不是為了行動和盡力?你沒有看到小小的植物、小鳥、螞蟻、蜘蛛、蜜蜂都在一起工作,從而有條不紊地盡它們在宇宙中的責任嗎?你不願做一個人的工作,不願做那合乎你本性的事嗎?當然休息也是必要的。休息是必要的,但…

Continue

里爾克·重量

Posted on April 5, 2019 at 3:01pm 0 Comments

我們總是必須將最重的東西當成基礎,而那也正是我們所肩負的任務。

人生重重地壓在我們的身上,它的重量越重,我們就越深入人生之中。必須生活在我們身邊的不是快樂,而是人生。

人生非得這樣不可。假如在年輕時便急著把人生變得前衛且膚淺,或是將人生變得輕率且輕浮的話,那只是放棄了認真地接受人生樂趣及放棄了真正擔當人生責任的機會,而靠著自己固有的本性去感受人生,並且停止了追求生命價值的努力。

但是,這對人生而言,並不意味著任何的進步。這只是意味著抗拒人生無限的寬廣與其可能性的表示。而我們被要求的是——去愛惜重大的任務及學習與重大任務交往。…

Continue

奧勒留·值得

Posted on March 24, 2019 at 4:58pm 0 Comments

早晨當你不情願起床時,讓這一思想出現——我正起來去做一個人的工作。如果你是要去做你因此而存在、因此而被帶入這一世界的工作,那麼你還會有什麼不滿意呢?難道你是為了躲在溫暖的被子里睡覺而生的嗎?雖然這是較愉快的。那你的存在是為了獲取快樂,而全然不是為了行動和盡力?你沒有看到小小的植物、小鳥、螞蟻、蜘蛛、蜜蜂都在一起工作,從而有條不紊地盡它們在宇宙中的責任嗎?你不願做一個人的工作,不願做那合乎你本性的事嗎?當然休息也是必要的。休息是必要的,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