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ESCO
  •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RESCO'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 Virunga

Gifts Received

Gift

SRESC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RESCO's Page

Latest Activit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南蠻玉·殘荷及其他

八十五歲以後胡子都白了除了曬曬太陽在晴暖的冬夜看一場婺戲旁的 他想得不多荷塘裏交錯的光影 淺得盛不下一聲鳥鳴 翠鳥走了 翠。翠。這美麗和它掠過的速度一樣 無法挽回愛看那夕陽沈醉的模樣 在地球那邊 有少年人 歡喜 他的酡顏死 靜靜 散發著 油畫的體香See More
Tuesda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南蠻玉·聽雪

一九九九年的一場雪在畫布上 積滿屋頂推開柴扉 老墻上石灰蔌蔌剝落 淩霄藤黑黑地趴著他抿了一口鹿血酒 又一口 她 采摘梅花白洋渡的水嘩嘩地流過 他宿舍外 陳舊的圍墻據說 河對岸的那些屋子 到明年 都要拆了逆光 芒草花 掩映村莊See More
Feb 5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遠村·休閑

走過橋頭繞開人行道散步在空氣的邊緣休閑的日子長滿燈火放下柵欄翻過高低不平的時間我已不再入睡扛起鑰匙 匆匆把他 綁在十字路口的紅綠燈上 我躺入發過芽的船裏電視機的音量調得很響為了把微笑的哭聲灌成交響樂與水流一起播放戲還沒有開場 總有那麽一個陌生人 害羞的目光在人物的背景裏躲藏 我只說了一句我休息單薄的頭發便再也沒有生長See More
Feb 1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遠村·走過瘋人院

我什麽都沒幹我是自由的騎著馬奔馳在頭髮之間 踩得天空直叫 鮮花紅著臉去賣淫 我可以隨意嘲笑她腳上胭脂太濃了只要我高興雨季來了 就把它裝在口袋裏 想抽煙的時候 當成火柴 把煙缸點燃衛生間很幹凈 陽光太臟了臟得有些討厭 總是在我洗澡的時候 翻過那條水溝爬進來滿屋子大小便我是自由的 我自由戀愛 我自由吃飯自由地 在繩索睡覺的時候 打掃衛生間See More
Jan 2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飛沙·我和蒼蠅同喝一杯茶

一只蒼蠅停在茶杯口那是我剛喝過的茶杯我揮手它就飛走我端起杯子 又喝了一口我口渴 我不能不喝 有那麽多人看著我 不能不喝 在我喝茶的時候 並沒有那只蒼蠅它飛走了,而我不能飛 我又舉起杯子 喝了一口See More
Jan 25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遠村·我為什麽離家出走

滿街的笑容站立床前當著我的面將歲月剔成骨頭泥沙包裹瘦弱的天空 趴在海灘上 哆嗦的背影穿行 眼睛之間摸索迷失了酒杯我知道 語言是弱智的 洞房裏 新婚的沈默是我熟悉的我的鞋做成船還沒命名便運行在火中把天空燒了我的頭發量著那條橋的長短血吐在河裏水沒有乾河卻不見了歲月 居住在我的胸中 花完我一生積蓄 長大後學會笑容我羞於看到船停泊在從一場雨到另一場雨的碼頭我羞於聽到一個動詞到一個形容詞之間設立菜市場把眼鏡青菜與潮濕的空氣一起叫賣我羞於看見居住的小木屋倒塌時人們發現我煮的午飯還沒有熟透See More
Jan 21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牧野·這還是秋天

這是秋天。他說,野薔薇已有8個月身孕如此算來,北京——安徽,大致等於一個黎明的分解過程可是他仍然沈思,仿佛另張火車票打出的限期編碼昨晚,他在妻子的夢中追趕壟溝裏散步的水蛇 開始彼此僵持著,10來秒後,一只青蛙突然竄入了左腳褲管 他顫抖了一下,億分之一條神經發生位移那蛇披著非洲紅斑馬的條紋風衣,他看著它 在玻璃色的透明管道內旁若無人,遊?還是飛? 他彎下腰,用松懈的神經包紮雙腿眼睛與水蛇一起平行。直到清晨 廚房方向傳來斑馬的嘶鳴,他醒來 順手推了推妻子,他說,這是秋天,有一只青蛙提前越冬See More
Jan 15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牧野·因為只有上帝

不知道他的名字,這樣反而更好可以省略操縱搜索引擎帶來的不必要麻煩省略眼睛、視窗、收藏、編輯、文件夾如果一旦對他抱有好感,全部檔案首先要從名字開始填寫∶姓名、年齡是否黨員、籍貫、學歷——這一欄和職務一樣重要,不符合自己的想象,可能自由發揮,幫助他欺騙身邊的鄰居好了,她還是擡起高腳玻璃杯一飲而盡權當讓一條狗僥幸占了揀來的便宜這時她拼命嚎叫起來,她用肉體呼叫∶救命沒有人可以幫她,雖然所有的房東都聽到來自自家廚房的掙紮因為只有上帝——上帝知道這是怎麽一回事See More
Jan 4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小洛·省下我

省下我吃的蔬菜、糧食和水果省下我用的書本、稿紙和筆墨。省下我穿的絲綢,我用的口紅、香水省下我撥打的電話,佩戴的的首飾。省下我坐的車輛,讓道路寬暢省下我住的房子,收留父親。省下我的戀愛,節省玫瑰和戒指省下我的淚水,去澆灌麥子和中國。省下我對這個世界無休無止的願望和要求吧省下我對這個世界一切的罪罰和折磨。然後,請把我拿走。拿走一個多余的人,一個這樣多余的活著多余的用著姓名的人。2003年3月 See More
Dec 26, 20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牧野·暗語

那是把靠窗的椅子,他找到它隨手拉了拉燈心絨窗簾遮擋住所有陽光房子裏的人已不再說話,能有什麽事情發生?他們的眼睛交換著目光,交易正在進行待他轉過身,坐下∶一二三四五六他們主動抱上姓名他笑了笑,暴露了牙齒慘白,臉色發青但是他依然若無其事地抱出另個人姓名他竭力轉動外地的聲音與不同的方言對接普通話大腦裏修理工忙裏忙外,螺絲,螺母,大小型號開關,音響,反反覆覆,空轉,試運行他再次抱出那個名字,直到房子裏的人辨認清楚於是他毫不猶豫轉身離開,啪的一聲帶緊房門他在長長的走廊奔跑起來,突然他還是——他還是聽到一個堅硬的嚎叫從身後傳來那叫喊的仿佛就是——他熟悉的那個人See More
Dec 25, 20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小洛·傍晚的時候

傍晚的時候, 我離開了一群上山的夥伴一個人去了山谷一條只有荒草和石頭的山谷我沿著人們走過的那條線路讓自己安靜下來安靜得像塊巨大的石頭天色越來越暗,越來越暗風從低處吹過來,吹過那些荒草,吹動了我的衣襟我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些恐懼一些寒冷和失望就學著松樹的樣子對著天空三擊掌可是一直等到後來等到深夜等到出現的又一個清晨也還是沒有聽到那個返回的聲音2003年3月See More
Dec 23, 20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南蠻玉·烏桕樹

你總會遇見烏桕樹在去東鋪村的路上 你總會看見有一群鳥 或者一群樹葉 放學回家的孩子也許還有誰家嫁女兒的喜宴吹吹打打那要看你去的是什麽季節“紅絲線 綠絲線 胭脂畫粉 花手帕 要買的來買喲——”你還會遇見一陣風 和灰塵 自家的黃狗一樣 從很近的地方跑來親熱著你的客衫See More
Dec 18, 20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牧野·概念

這一座大樓快要落成,他每天上下班都看一眼忙忙碌碌的工人幫助它發育今天路過的時候,他感到不一樣一塊熟悉的圖案象割下的凡高的鼻子傾斜著掛在大樓側面的墻體上他的眼睛飛快地跑上去,趁機摸了一把左手大拇指直挺挺地豎立而還是左手的食指已將指頭壓的很低他忽然想起家住安慶的詩人余怒,如果左手的概念讓他發現∶建築毫無邏輯See More
Dec 16, 20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牧野·控制措施

他跳到樹上的時候,那個女人剛剛來到他趕忙從樹上跳下來,在距離地面一公分的位置,緩慢地停下——他又跳到樹上,學一聲麻雀的叫聲 跳下來,在距離地面一公分的位置,停下 他又跳到樹上,學一聲麻雀的叫聲 跳下來,在距離地面一公分的位置,停下他又跳到樹上,學一聲麻雀的叫聲跳下來,在距離地面一公分的位置,停下那個女人和他親切地交談有關天氣的話題See More
Dec 13, 20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牧野·秘密

那是某某主義∶他的皮帶扣著一把鑰匙有點臃腫的手指在蒙住餐桌的紅布上來回走動,剪刀終於擦乾凈他的臉後來,紅色不再說話,耳朵還在認真打聽半杯白開水的去向,是否來路不明先是鬧鐘伸出一條腿,再後來左邊的紫檀木椅子飛起來,他把眼睛裝進白熾燈的玻璃球裏觀察身體的重力突然,他被腳踝骨的尖叫捂住了嘴巴那個懷揣著鈴鐺串門的女人不小心碰掉梯子的一小塊密碼……See More
Nov 27, 20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小洛·一只烏鴉在窗戶上敲

一只烏鴉背著影子在天上飛沒有人知道它引領的亡魂那些影子足以壓垮一只烏鴉的重量他們只知道烏鴉的沈默一只烏鴉在窗戶上敲它告訴那些睡在夜裏的人要看好自己的影子不要讓他們走夜路也不要離開房間,離開燈盞太久沒有人理它也沒有人聽它的他們用樹枝,石頭軀趕它他們把它叫作烏鴉只有那些被上帝圈點過的影子在最後的夕光裏抓住了它的羽毛爬到了它的脊背上這些過慣了享樂生活的人啊他們要最後一次抓住享樂的翅膀抓住烏鴉,飛著去天堂而那只烏鴉就背著他們往前飛從沼澤、荒草上往前飛沒有人知道它最後要去哪裏沒人知道它最後的巢穴在哪裏當初上帝在造它的時候也沒有考慮過其它的顏色沒有在後來分配工作的時候發一張表格給它想起來要問一問它一只烏鴉的理想是什麼所以,一只烏鴉的一牛就是命中註定的就是…只烏鴉的一生啊2004年7月See More
Nov 22, 2017

SRESCO's Blog

張進步·暗月之章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33pm 0 Comments

這時光讓我噤若寒蟬 一群群飛散

這時光是暗月驅趕的麻雀 它飛散

不知何時才能重返 我盼望它重返

我盼望 在陰冷的氣候中 我的盼望從未缺席

這暗月讓我噤若寒蟬 它來回地繞著圈子

這暗月是跟隨我的小獸 我看不見

只能讓感覺之手輕輕撫摸它 它有時溫順

更多時候 我站在門外 它坐在幕內

那些風聲鶴唳的舊時光 不伏貼地揪著我的頭發…

Continue

小荒·黃

Posted on May 8, 2017 at 7:31pm 0 Comments

燈光昏黃

我的膚色棕黃

篾席黃褐色

被子的外套橘黃

煙灰缸呈淺黃

台燈的底座金黃

書櫃青黃

地圖上黃的占了大半

白墻也被燈光淪為一色

照照鏡子…

Continue

小荒·民國六年風調雨順

Posted on May 8, 2017 at 7:31pm 0 Comments

民國四年

大旱

日平均氣溫四十攝氏度

兩大家族爭水

我家太爺爺死得光榮

民國五年

水澇

家中無糧

太奶奶為撈一頭死豬

做了河伯的新娘

民國六年…

Continue

張進步·打開

Posted on May 8, 2017 at 7:30pm 0 Comments

談話開始 浮雲後退

首先把光線打開 酒水打開

花生 雞翅 醬蛋都打開

嘴巴打開 在這之後

聲音縈繞於室 我給你提到經歷

感情隨之打開 身體緊張了

我張開雙臂抱你入懷

也準備隨之把你打開

天突然黑了 你的面孔堆積霧水…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19pm on November 2,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