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ESCO
  •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RESCO'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 Virunga

Gifts Received

Gift

SRESC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RESCO's Page

Latest Activit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林子·圈套

野兔吃了一條蟲子從此不會說話了天空上的雲滾動 消失。痛苦的樹走動著太陽躲進石頭裏 獵人的槍瞄準了自己的鼻孔See More
Jun 14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林子·日子

一把椅子站在十字路口橋上座著一個人我用一輩子走失四肢 闖進地獄林子·描述 這是凸凹的禁區哈——哈——哈——空氣中懸掛著人的頭發 影子奔跑再在水裏一頭大象停止呼吸 螞蟻的雙腿高舉著,不停地發抖See More
Jun 12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林子·破碎的歲月

冬天,強迫自己流行感冒東奔西跑我走進樹皮中忘記全年打呼嚕的人 讓蟲子吃掉墮落的泡沫 垃圾堆滿街道 鏟子發出叮當聲天天不止祝賀我是個瞎子See More
Jun 5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林子·機遇

一條豬把一口池塘當作一面鏡子反覆追問自己的性別與性格必須堅持十天十夜突然有雷鳴聲蜻蜓赤裸著雙腳這個弧線具備一定的優勢舌頭被禁止See More
Jun 1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張進步·待罪之章

打開混亂的內心 我接受一次審判這不是第一次 當然 也不是最後的審判在這個舞台上 我才剛剛伸展腰身象一片葉子 剛剛畫出脈絡 誰說不是呢那麽多的葉子挨挨擠擠 爭先恐後地占領生活但這不是我的生活 也不是你的生活生活仰面不語 給你我一個背影在一次追趕公交車的途中 讓人覺悟但是此刻來臨 我是說一次意外 一次出軌有人掩起內心 試圖忘掉 試圖明了試圖打破 試圖禁錮 試圖背叛 試圖說服那麽多模糊的面孔 在林蔭道的一個個拐角一轉身就不見了 你和我難道會是一個兩個三個例外 現在停止爭論還是回到這痛苦和歡樂交媾的私隱既然已經發生 那請做好準備為該承受的承受 把該拋棄的拋棄讓一切模糊的模糊 讓一切鮮明的鮮明讓山高月小 讓水落石出 讓遼闊平原 讓崎嶇山路現在停止爭論 生活有時亮燈 我們時常熄火See More
May 2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張進步·暗月之章

這時光讓我噤若寒蟬 一群群飛散 這時光是暗月驅趕的麻雀 它飛散 不知何時才能重返 我盼望它重返 我盼望 在陰冷的氣候中 我的盼望從未缺席 這暗月讓我噤若寒蟬 它來回地繞著圈子 這暗月是跟隨我的小獸 我看不見 只能讓感覺之手輕輕撫摸它 它有時溫順 更多時候 我站在門外 它坐在幕內 那些風聲鶴唳的舊時光 不伏貼地揪著我的頭發 我的心 我一刻也不曾忘記 更不曾背叛 暗月 暗月 它輕輕摩挲我的臉 暗月 暗月 在許多夜晚 在今夜 我未曾看見See More
May 23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張進步·打開

談話開始 浮雲後退首先把光線打開 酒水打開花生 雞翅 醬蛋都打開嘴巴打開 在這之後聲音縈繞於室 我給你提到經歷感情隨之打開 身體緊張了我張開雙臂抱你入懷也準備隨之把你打開天突然黑了 你的面孔堆積霧水虛偽適時地打開你的輕笑在門後暗暗打開 我的耳朵打開 我一個人坐在蚊香裏把沮喪小心翼翼地打開看一看還有沒有空氣漏出來2003/4See More
May 22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荒·民國六年風調雨順

民國四年大旱日平均氣溫四十攝氏度兩大家族爭水我家太爺爺死得光榮民國五年 水澇 家中無糧 太奶奶為撈一頭死豬做了河伯的新娘民國六年 風調雨順 稻谷滿倉 南鄉匪幫打家劫舍搶光糧食還輪奸十二歲的水仙致死水仙他爹一怒之下投靠北鄉幫不幾月後帶回大隊人馬把南匪殺個盡光離去時挾走孤兒張小山民國七年 地震 整個村子頃刻間 化為雲煙爺爺每次談到這裏總心有余悸他說,幸好義父當年帶他走。否則俺們張家就絕後See More
May 1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小荒·黃

燈光昏黃我的膚色棕黃篾席黃褐色被子的外套橘黃煙灰缸呈淺黃台燈的底座金黃書櫃青黃地圖上黃的占了大半白墻也被燈光淪為一色照照鏡子我恐怖地發現眼珠黃得象個地道的外國佬梵高畫中的萬物用黃色來描繪也許是對的See More
May 15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雞蛋中的銀指環

淩晨一時五十三分,電話響了。甄慧這幾天失眠,心神不定。唉,如果他在身邊就好了。馬上拎起聽筒。那頭問:“睡了?”“沒。等你回話。”“不要等了--”“你大聲點。病了嗎?聲音好含糊,沒神沒氣的。”“晤。感冒。”“說'不要等'是什麼意思?”“現在不能答你。刮風了,小心門戶--”此時門鈴響了。“等一等。”甄慧來不及穿上拖鞋,赤足跳到大門。以為是他故意給她驚喜。從防盜門一瞧,楞住,是好朋友夜訪。衣衫也是濕了。寒風透入。“咦,樂樂是你呀?”便向電話道:“有人來了,待會再談。我打電話給你。”那頭顯然已聽到她招呼來客。急了:“聽我說,不要--”但甄慧忙收線。因她見潘樂樂的情狀,什麼也不必問。她臉青鼻腫,眼角還一片淤黑。手腳有些血痕。雨很大,濕得黏肉的白衣把她的苦難彰顯得更矚目。甄慧知道她被打了。“他又打你了。”潘樂樂的脖子上有捏過的指印,夾雜紅、綠、黑三種顏色。她平靜地,緩緩地進來。“程魯也太過分了!"甄慧讓她躺好在沙發上:"只有你才忍他。”又道:“你還要忍到什麼時候?你身邊的朋友也看不順眼,不肯幫你了,真不爭氣。”“幸好我有你。”她苦笑:“我來問你借只雞蛋。”潘樂樂抹頭發擦藥酒的當兒,那只雞蛋也煮熟了…See More
May 11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白先勇:孤戀花

從前每天我和娟娟在五月花下了班,總是兩個人一塊兒回家的。有時候夏天夜晚,我們便叫一輛三輪車,慢慢蕩回我們金華街那間小公寓去。現在不同了,現在我常常一個人先回去,在家裏弄好消夜,等著娟娟,有時候一等便等到天亮。金華街這間小公寓是我花了一生的積蓄買下來的。從前在上海萬春樓的時候,我曾經攢過幾文錢,我比五寶她們資格都老,五寶還是我一手帶出頭的;可是一場難逃下來,什麼都光了,只剩下一對翡翠鐲子,卻還一直戴在手上。那對翠鐲,是五寶的遺物,經過多少風險,我都沒肯脫下來。到五月花去,並不是出於我的心願。初來台灣,我原搭著俞大傀頭他們幾個黑道中的人,一並跑單幫。哪曉得在基隆碼頭接連了幾次事故,俞大傀頭自己一點老本搞幹不算,連我的首飾也統統賠了進去。俞大傀頭最後還要來剝我手上那對翠鐲,我抓起一把長剪刀便指著他喝道:你敢碰一碰我手上這對東西!他朝我臉上吐了一泡口水,下狠勁啐道:婊子!婊子!做了一輩子的生意浪,我就是聽不得這兩個字,男人嘴裏罵出來的,愈更齷齪。酒家的生意並不好做,五月花的老板看中了我資格老,善應付,又會點子京戲,才專派我去侍候那些從大陸來的老爺們,唱幾段戲給他們聽。有時候碰見從前上海的老客人…See More
May 9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劉以鬯:打錯了

一電話鈴響的時候,陳熙躺在床上看天花板。電話是吳麗嫦打來的。吳麗嫦約他到“利舞台”去看五點半那一場的電影。他的情緒頓時振奮起來,以敏捷的動作剃須、梳頭、更換衣服。更換衣服時,噓噓地用口哨吹奏“勇敢的中國人”。換好衣服,站在衣櫃前端詳鏡子裏的自己,覺得有必要買一件名廠的運動衫了。他愛麗嫦,麗嫦也愛他。只要找到工作,就可以到婚姻註冊處去登記。他剛從美國回來,雖已拿到學位,找工作,仍須依靠運氣。運氣好,很快就可以找到;運氣不好,可能還要等一個時期。他已寄出七八封應征信,這幾天應有回耷。正因為這樣,這幾天他老是呆在家裏等那些機構的職員打電話來,非必要,不出街。不過,麗嫦打電話來約他去看電影,他是一定要去的。現在已是四點五十分,必須盡快趕去“利舞台”。遲到,麗嫦會生氣。於是,大踏步走去拉開大門,拉開鐵閘,走到外邊,轉過身來,關上大門,關上鐵閘,搭電梯,下樓,走出大廈,懷著輕松的心情朝巴士站走去。剛走到巴士站,一輛巴士疾馳而來。巴士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沖向巴士站,撞倒陳熙和一個老婦人和一個女童後,將他們輾成肉醬。二電話鈴響的時候,陳熙躺在床上看天花板。電話是吳麗嫦打來的。吳麗嫦約他到“利舞台”去看五…See More
May 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幽靈船的最後一次旅行

“我會讓他們知道我是誰的。”他第一次看到那艘遠洋巨輪後過了多年,他用他那男人的新的粗嗓門兒這樣對自己說。那艘輪船沒有燈光,也沒有聲響,一個夜晚從鎮子前駛過,看去像一幢沒人住的大宮殿,比整個鎮子還要長,比鎮上教堂的鐘樓還要高。它在黑暗中繼續向海灣另一端的一座為反對海盜而設防的殖民城市駛去。那座城市有古老的黑港口和旋轉的燈塔。燈塔陰郁的叉形光線每隔十五秒鐘就把鎮子變成一座有著磷光閃閃的房舍和炎熱的荒漠似的街道的明亮營地。當時他雖然還是個沒有男人大嗓門兒的孩子,但是在他母親的允許下,他可以到海灘上去聽夜晚的風兒彈奏琴聲,直到很晚才回家,所以他還記得,他仿佛看到燈塔的光線一掠過,那艘輪船就消失了。原來,那是一艘在海灣人口附近時隱時現的輪船,它像夢遊癥患者那樣摸索,尋找指明進入港口的航道的浮標。最後,船上的羅盤準是出了毛病,因為它竟向暗礁駛去,撞上了礁石,船身撞碎,無聲無息地沈了下去,盡管這種與礁石的碰撞會產生鋼鐵的巨響和機器的爆炸,會把在那片從城市最後幾條街道綿延到天涯海角的原始叢林中沈睡多年的巨龍嚇得魂不附體。因此,他自己覺得那是一個夢,特別是整個第二天,當他看到海灣那光芒四射的水域、在港口…See More
May 6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黃碧雲:無愛紀

“我在漸暗下來的房子想著你。但你已經不在了。我還愛你麼?”“在這難以安身的年代,豈敢奢言愛。”“如果你還收到信,你會讀我的信嗎?我寫的時候,總是覺得你不會讀我的信。讀我的信的,一定另有其人,一個陌生的女子,我不知道她是誰。她拿起信箋的時候,字可能已經化成塵埃了。過去的終成過去,沒有比成灰的信紙更為實在。”“我夢見有個人在河邊等我。我說:怎麼你在?但那個人我不認識。那個人不是你。我想我不會再見到你了。見著你,我也認不得。你的面目是那麼模糊。”女子的字跡很工整有力,署名是“絳綠”。信箋都已經發黃而且黴爛。字看不大清楚了,寫的時候應該很清楚,但時間無聲侵蝕終成過去無所謂熱烈。這是最底的一封信。日子是“一九六四年八月十八日”。那年我出生,楚楚想。她出生的時候女子絳綠就給她父親寫信。信箋開了又再折,折痕多次不同,毛毛細細如心之張合。每次讀的時候父親的心情都有點不一樣吧?九月那落紅季節我便出生了,父親收到這封信時,我在暖暖的子宮內都快要張開眼睛,小魚一樣的小手小腳在胎盤遊弋,張大口預備呼吸極為刺激痛楚的空氣:我生。我生是個無人知曉的秘密,連我自己都不曉得我如何得生。生是多麼神秘楚楚生影影時只是覺得…See More
Apr 29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美)唐納德·巴塞爾姆:氣球

劉文榮譯從十四號銜的某個地方,確切的地點我不能透露,那只氣球一整夜在向北膨脹,當時人們正在睡覺,氣球一直膨脹到了公園。在那兒,我制止了膨脹,黎明時,最北面的邊沿橫在廣場上;漫無節制的運動輕飄而和緩。但是,雖然我制止氣球時感到有點兒惱怒,甚至要去保護樹木,卻發現毫無理由指望汽球不在已被它覆蓋的那部分城市上面,向上膨脹到那兒所屬的“領空”中去,因此,我要求工程師加以註意。這樣的膨脹進行了整整一個上午,氣門裏有輕度的、難以察覺的漏氣現象。氣球已經覆蓋了大街南北兩邊某些地區的四十五個街區。當時的形勢就是這樣。不過,稱之為“形勢”,也即意味到了某種解決或某種緊張狀態的弛緩,那是錯的;無所謂什麽形勢,不過是只氣球懸蕩在那裏罷了——在周圍一片胡桃色和淡黃色的襯托下,氣球的絕大部分呈稍淺的深灰棕色。由於缺乏最後的潤色,加上裝置精巧,使表面具有一種粗糙的、易被遺忘的特征,內部正在變化的重量,在好多部位上謹慎地調整並固定了這個巨大而形狀變異的球體。如今我們已對所有的工具(包括非常優美的工藝品和膨脹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產品),都有了大量獨創性的見解,但當時卻只有這種方形有體的氣球,懸蕩在那兒。氣球引起了反應。…See More
Apr 2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守護的天使

耶誕節前幾日,鄰居的孩子拿了一個硬紙做成的天使來送我。“這是假的,世界上沒有天使,只好用紙做。”湯米把手臂扳住我的短木門,在花園外跟我談話。“其實,天使這種東西是有的,我就有兩個。”我對孩子夾夾眼睛認真的說。“在哪裏?”湯米疑惑好奇的仰起頭來問我。“現在是看不見了,如果你早認識我幾年,我還跟他們住在一起呢!”我拉拉孩子的頭發。“在哪裏?他們現在在哪裏?”湯米熱烈的追問著。“在那邊,那顆星的下面住著他們。”“真的,你沒騙我?”“真的。”“如果是天使,你怎麼會離開他們呢?我看還是騙人的。”“那時候我不知道,不明白,不覺得這兩個天使在守護著我,連夜間也不合眼的守護著呢!”“哪有跟天使在一起過日子還不知不覺的人?”“太多了,大部分都像我一樣的不曉得哪!”“都是小孩子嗎?天使為什麼要守著小孩呢?”“因為上帝分小孩子給天使們之前,先悄悄的把天使的心裝到孩子身上去了,孩子還沒分到,天使們一聽到他們孩子心跳的聲音,都感動得哭了起來。”“天使是悲傷的嗎?你說他們哭著?”“他們常常流淚的,因為太愛他們守護著的孩子,所以往往流了一生的眼淚,流著淚還不能擦啊,因為翅磅要護著孩子。即使是一秒鐘也舍不得放下來找手…See More
Apr 24

SRESCO's Blog

張進步·暗月之章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33pm 0 Comments

這時光讓我噤若寒蟬 一群群飛散

這時光是暗月驅趕的麻雀 它飛散

不知何時才能重返 我盼望它重返

我盼望 在陰冷的氣候中 我的盼望從未缺席

這暗月讓我噤若寒蟬 它來回地繞著圈子

這暗月是跟隨我的小獸 我看不見

只能讓感覺之手輕輕撫摸它 它有時溫順

更多時候 我站在門外 它坐在幕內

那些風聲鶴唳的舊時光 不伏貼地揪著我的頭發…

Continue

小荒·黃

Posted on May 8, 2017 at 7:31pm 0 Comments

燈光昏黃

我的膚色棕黃

篾席黃褐色

被子的外套橘黃

煙灰缸呈淺黃

台燈的底座金黃

書櫃青黃

地圖上黃的占了大半

白墻也被燈光淪為一色

照照鏡子…

Continue

小荒·民國六年風調雨順

Posted on May 8, 2017 at 7:31pm 0 Comments

民國四年

大旱

日平均氣溫四十攝氏度

兩大家族爭水

我家太爺爺死得光榮

民國五年

水澇

家中無糧

太奶奶為撈一頭死豬

做了河伯的新娘

民國六年…

Continue

張進步·打開

Posted on May 8, 2017 at 7:30pm 0 Comments

談話開始 浮雲後退

首先把光線打開 酒水打開

花生 雞翅 醬蛋都打開

嘴巴打開 在這之後

聲音縈繞於室 我給你提到經歷

感情隨之打開 身體緊張了

我張開雙臂抱你入懷

也準備隨之把你打開

天突然黑了 你的面孔堆積霧水…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19pm on November 2,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