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kata Bachcha
  • Fe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olkata Bachch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ucun estutum
  • Jambatan Tamparuli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Malacca Light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Bleach

Gifts Received

Gift

Kolkata Bachch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olkata Bachcha's Page

Latest Activity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極晝日出

昨天晚上九時半,晴空無雲,一輪淡淡的月影印在天上。天色還亮,太陽將落未落,余暉把海那邊的雪山一角照得異常耀眼。不一會兒,太陽落了,天色和山峰都暗了下來,月影便亮了起來,顯現為一輪名副其實的皓月,像一面金色的鏡子。我走到海邊,岸上站著幾只企鵝,我在它們前面悄悄趴下,讓月亮懸到它們的上方,把月下企鵝攝進了鏡頭。來島上後,第一回看到這麽好的月亮。預報說,天氣將繼續晴朗,我決定不睡覺等候日出。現在是南極的極晝,午夜時分天色最暗。但是,在晴朗的日子,東方的天邊這時已經開始透出曙光,漸漸把雲彩染紅,把天空照亮。這個過程一直延續到日出,在日出之前,天空已經相當明亮了。極晝的太陽是一個勤勉的國王,他回到寢宮匆匆打一個瞌睡,就又急忙趕來上朝。淩晨二時,我沿海邊朝東南走去,踏著碎石和苔蘚,穿過那些阻擋視線的山頭和礁石,來到寬曠處。仍是海邊,浪花在礁石之間飛卷,但東方的海面是敞開的,海平線連著冰蓋,天空抹著亮麗的紅暈。二時半,太陽從冰蓋後躍起,它的光亮已經十分強烈,看上去仿佛把冰蓋頂燒出了一個缺口,而天邊的紅暈反而在這強光中消退了。海面上,那些礁石和波浪的一側邊緣都被旭日照亮,大海點燃了千萬支蠟燭,向早朝的…See More
Saturday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參觀韓國站

天氣晴朗,韓國站出動兩只機動橡皮艇,接我們去參觀和做客。長城站和韓國站分別建在一個海灣的兩岸,隔海遙遙相望。距離的確遙遠,僅在天氣好的時候,可以隱約看見他們的房屋。今天,橡皮艇載著我們橫渡,我們才一睹海灣的全貌。到了海灣中央,真是海闊天空,全部海岸像一條用冰雪和巖石連綴成的飄帶,遠遠地系在天邊,把天空和大海隔開。這飄帶彎成一個U字形,開口處是海平線,海平線上密布著大小不等的冰山。1-26我乘的這只艇的司機是一個沈默的中年人,模樣與我印象中的朝鮮船夫完全吻合。他始終一聲不吭,只顧駕舟朝目標勻速行進。另一只艇就不同了,那個書生模樣的年輕人駕舟一會兒快駛如在兜風,一會兒拐向冰蓋和冰山,流連其旁,讓乘者照相。這不同的駕駛風格,鮮明地顯示了駕駛者的不同的性格。一定是受了觸動,看見最後一座較大的冰山,我們的船夫也終於把船靠過去了。由於天氣暖和,冰山一路融化,都已不大,並且在漂流中被海浪沖刷得孔洞密布,枝杈繁多,形狀毫不規則了。圖片上常見的方正的大冰山,是一座也沒有看到。上了岸,岸邊散著許多從大洋漂來的冰塊。回頭看,比起長城站一帶來,這里的海面遼闊得多,景物也更多樣,科林斯冰蓋和納爾遜冰蓋一並收在眼…See More
Dec 1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訪捷克站

訪納爾遜島上的捷克站。開橡皮艇去,行駛二十分鐘左右。天氣很好,海上風和日麗,碧波萬頃。不時看見,有小動物三五成群,在碧波中作鯉魚之躍。它們排著隊,整齊地一躍又一躍,仿佛在跳水上芭蕾。是企鵝,因為拱著黑亮的背躍出,乍一看外形也像是大鯉魚。1-38海上有一座冰山,是我們迄今所見體積最大、造型最美的,像一座現代藝術建築,有人喻為悉尼歌劇院。在艇上看,它好像是和背後的冰蓋靠在一起的。上岸後發現,其實是分開的,其間隔著很寬的海面。選擇一個合適的角度,以礁石上的企鵝為前景,以海上冰山為背景,拍攝了一些照片,相信其中會有佳作。這座大冰山在慢慢移動和融化,它的身後拖著一長列碎冰塊,隔一些時辰看,它的形狀也有了改變。(注:捷克人後來告訴我們,一天後,他們親眼看見這座冰山在一瞬間里爆裂成了碎塊。)捷克站是兩、三間小木屋,漆成黑黃二色,坐落在一個面臨大海的山凹里。一間小木屋的屋頂後豎著一座三葉片的風扇,那是一臺小型風力發電機,供取暖和炊事之用。建站位置選得非常好,避風,站在屋前看海,海裝在一只大碗里。小木屋里頓時熱鬧起來。葛用英語與白發蒼蒼的老站長交談,邵用塞爾維亞語與那個七歲的小女孩交談,兩種語言交織成一…See More
Nov 2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雪中冬泳

新世紀的第一天。我睡了一個好覺,醒來後精神很好,看見窗外的天氣也很好。雖然天空是淡灰色的,像是均勻地布滿薄雲,但雲後面的太陽仍很耀眼,天地仍很明亮。可是,午後天氣就變了,走出屋子,發現在下雪,四周已是一片白色。雪花很大很密,風不大,很大很密的雪花就在眼前悠悠地飄揚,把別的景物遮擋得一片朦朧。島上經常下雪,但難得遇見這樣的聖誕卡上的瑞雪。我對自己說,下午的天氣比上午更好。我在雪中行走,仿佛置身在一個白色的夢中。萬物都變成了白色,甚至包括海上的礁石和峰嵐。還有若干人也在我的前面或後面行走,我聽他們說著冬泳。他們到了一塊海灘便停住了腳步。那里,停著一輛裝甲車,一輛卡車,一輛吉普。離岸稍遠的一塊大石後面,有一群俄羅斯人和德國人正聚在一起聯歡,他們站著,一邊聽音樂一邊燒烤。志願冬泳的人就是來找他們的,因為聽說他們也要冬泳。但是,這些洋人沈浸在自己的歡樂中,絲毫沒有下水的意思。於是,我們的志願者們也猶豫了起來。看起來,這里的確不是一個合適的冬泳地點,近岸的海水太淺,水底是紮腳的石頭,遊泳前先要艱難地趟一段水,延長了受凍的時間。他們猶豫得太久了。我離開他們,開始往回走。走了一截路,邵在那邊叫我。我折…See More
Nov 28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迎接新千年的方式

為了突出在南極迎接新千年的意義,應該組織一些特別的活動。最後的方案和實際過程是這樣的——中午十二時,亦即北京時間午夜十二時,升國旗並集體合影。在此之前,每人依次登上一小截雪坡,去敲一下那口掛在屋檐下的鐘,二十一人共敲二十一下,表示迎接二十一世紀。然後是拔河賽。午飯後,舉行娛樂活動,包括抓鬮交換禮物、猜照片、接力賽跑、南極知識答題等節目。午夜十二時,升隊旗。有一個人沒有參加任何活動,他是何懷宏。前些天,有關人士得知我對這里的熱鬧表示厭煩,便做出一個安排。哲學家需要體驗孤獨?好吧,你和何兩人去油罐後的那間避難所里住四十八個小時吧,在此期間不準朝長城站的方向走動。我覺得這是一個可笑的安排,未予理會。我要的是不參加集體活動的自由,而不是四十八個小時的——借用唐對此事的形容——禁閉。沒想到的是,何悄悄接受了這個建議,只是把實施時間推遲到了新年期間。前天散步時,我和邵一起幫他把食品——僅是少許餅干、罐頭和礦泉水——及用具搬到避難所里,情形已經了然。這個避難所是一只小集裝箱,里面沒有窗戶,黑洞洞的,全部裝備是一塊架起的窄木板,僅可躺一人。門已壞,完全擋不了風,因為曾經飄進雪,地是濕的。昨天中午他去住…See More
Nov 26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一天的風景

從早晨起,便是晴空萬里。來這個島上後,第一回看見天穹通體蔚藍,只在天際有少許雲彩。大海也格外藍,波瀾不驚,景物異常清晰,海灣對岸的山峰和山腳下的房屋一覽無遺。下午,去海邊散步。一只潔白的黑背鷗悠閑地浮在海面上。一只黑色的小海豹懶洋洋地躺在岸上的積雪中。一塊礁石上站著五只企鵝,那礁石的頂是一個平面,像一個小小的舞臺,而企鵝們便排著整齊的隊形,仿佛按照著我聽不見的旋律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一會兒轉圈,恰似在表演舞蹈。我看呆了。它們表演了很久,最後,表演結束,便一個個依次走下舞臺,消失在舞臺後面的大海里了。我走到菲爾德斯半島東南角,停留在那兒,站在巖崖上看如畫的風景。真正如畫一般,海和天的藍,浪和雪的白,礁石上苔蘚的黃,都像是原色,那麽純,那麽鮮。因為空氣純凈,一直比較遙遠的冰蓋現在好像近在眼前,邊緣的截面潔白里透著碧綠。走下巖崖,選擇合適的角度,我開始拍攝。這時候,我遭到了燕鷗的攻擊。我曾在劄記里嘲笑過這種小不點兒的鳥,說它們焦躁不安,總是滿天亂飛尖叫,哪里比得上黑背鷗的安閑風度。它們仿佛聽到了我的不恭之言,現在來向我報復。我已經觀察到,這種小鳥喜歡追人並且向人俯沖,但我未嘗真的被它們攻…See More
Nov 23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參觀智利站

上午,參觀智利站。其實,我已到這里來過兩次,別的人肯定來過更多。我願意來這里,是因為可以打投幣電話,聽一聽親人的聲音。今天也是這樣。至於看站上的這些房子,看房子里懸掛的紀念品,我並不覺得有興趣。智利本土離喬治王島很近,在智利出版的地圖上,這個島被劃做智利領土。因為地理位置的近便,智利站是島上規模最大的站,由一個機場、一個民用空軍基地和一個南極研究所組成。兩名軍人帶我們參觀站上附設的銀行、郵局、小學等設施,以及一個十分寬敞的體育館,一座某富翁捐助的藍色小教堂。有十幾棟獨門獨居的白色房子,是為帶家屬的軍官準備的。研究所只是一座小屋,不屬於基地,在中、智兩站的熱烈友好來往中,我從未看見過這個研究所的人出現。1-24下午,又要參觀俄羅斯站,我不去了。我到過那里一回,看見會議室和站長辦公室里都鋪著木地板,墻上襯著木內壁,顯得美觀舒適。俄國人別林斯高津是南極的發現者,俄羅斯站即以他命名,他的木刻頭像隨處可見,是南極探險史上俄國人引以自豪的一頁。這個站建於1984年,依靠強大國力也曾經興旺過,但現在已顯衰落跡象,人員甚少,屋外堆積著廢鋼鐵。邵回來後告訴我,她走進那里的醫務室,看見房間里有兩個書架,擺…See More
Nov 22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天空下的勞動

一群中國人在用鎬和鏟清除路上的冰雪,你也在其中。拿鎬的人先把凍結的冰雪打碎,然後持鏟的人把碎塊清走。你有時候掄鎬,有時候揮鏟。這條路是連接長城站和智利站的通道。今天是聖誕節。有人開玩笑說:洋人過聖誕節,我們過勞動節。還有人開玩笑說:回到了保爾的年代。你擡頭看著向遠處伸展的荒野和天空,有一種久違了的熟悉心情回到了你的心中。那是三十二年前,你剛剛大學畢業,根據“最高指示”,必須到工農兵中去接受再教育。你到了洞庭湖中的一個農場。在渺茫湖水的包圍下,靠人工築堤攔湖造出了一大片田地,你們就在這片田地上挖渠和種植。那時候,沒有人告訴你們,再教育何時可以結束,農場的日子望不到頭。你記得,在勞動的間隙,你常常看著天邊發怔,每天最盼望的就是黃昏降臨,落日和晚霞把天邊染紅。站在堤上看,天和水絢爛成一片,那一刻真是美啊,為你一日的寂寞生活提供了全部寄托和理由。從那湖中孤島到這海中孤島,三十二年如夢,你在夢中變老。現在,在你心中蘇醒的是你的許多個寂寞的青春日子。你不禁設想,如果那個時代延續至今,你的生活經歷會多麽單調,不過你肯定有更多的機會看著天邊發怔。那個時代終於結束了,你漸漸變成一個忙人,你的生活增添了許…See More
Nov 17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你願做一隻企鵝

中午,韓國人來吃飯。晚上,俄羅斯人來吃飯,接著是晚會,卡拉OK,跳舞。每逢這種場合,記者便架起機器,一本正經地拍攝,從頭拍到尾。你心想,這就是他們的南極報道了。這沒有什麽可詫異的,因為,在都市也罷,在南極也罷,每個人總是按自己的秉性生活的。你還不太清楚你在這里能做什麽。但是,你知道你不要做什麽。現在,對於這些無休止的國際聯歡或同胞聯歡,你一概不參加。你默默地吃完你的飯,默默地離去。你不怕別人說你一個外人,因為你的確是一個外人。你也不接受采訪,不論是來自國內的,還是來自身邊的。你不寫任何新聞稿。你自己沒有新聞,你在周圍的熱鬧中也沒有發現新聞。至於說這個島上,當然,風景很美,但這不是新聞。企鵝在海岸上棲息,它不把自己和大海當作新聞。你喜歡和企鵝在一起,你自己也願意做一只企鵝。See More
Nov 14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周遊三方海岸

為了對長城站的位置有一個基本概念,我根據資料作如下描述——在南極大陸西北方,有一些島嶼被命名為南設得蘭群島,喬治王島是其中的一座島嶼。喬治王島總面積為1160平方公里,90%是被冰雪復蓋的地帶,名為科林斯冰蓋。該島向西南方向伸展出一個細長的半島,叫菲爾德斯半島,是島上唯一沒有冰蓋的地區,長城站就在菲爾德斯半島的南端,緊靠著東海岸。現在,我天天面對的就是東邊的這一片海域。站在海邊,朝左(北)望去,海岸呈弧形平緩延伸,與喬治王島的主體部分連接,形成一個海灣,遠遠可以看見科林斯冰蓋白晃晃的邊緣。右(南)側的海岸多參差的礁石,遮住了視線,如果乘橡皮艇進到海中,或者朝南走一段路,便可以看見隱在礁石背後的納爾遜冰蓋。實際上,納爾遜是一個小島,與我們的島隔著一道狹窄的菲爾德斯海峽。正對著我們的岸,隔著兩公里的海面,一座低矮的山峰橫在海上,那是企鵝聚居的阿德雷島。在它的右邊,有一座小山島離我們更近,被中國人命名為鼓浪嶼。在右側礁石岸和鼓浪嶼之間,有一片寬闊的海面,那便是通往大海洋和南極大陸的門戶了。菲爾德斯半島東西寬僅兩公里有余。我們一直聽說西海岸,今天,在一位向導帶領下,我們去探個究竟。從長城站出發…See More
Nov 13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攀登島上第二峰

天陰,刮著風,後來又下起了小雪。何悄悄問我:“出去走走嗎?”我猶豫:“風這麽大,還出去?”可是,一會兒他還是來叫我了。我說,把濱鴻也叫上吧。他說,已經叫了。在壞天氣,總是我們三人出去。我們向南。有兩個選擇:去南海岸,或登山。天色灰蒙蒙,能見度低,到了海邊也看不見什麽,我們決定登山。這座山海拔150余米,是喬治王島上的第二峰,離長城站不遠,被中國人命名為山海關。海中那個島叫鼓浪嶼,後邊那個湖叫西湖,諸如此類,可見思鄉之心切,也可見想象力之貧乏。到了半坡,風更大,直不起腰。腳下是積雪或碎石。風從東面吹來,眼看著東邊黑壓壓的雲在向我們逼近。漫天皆烏雲,剛才露出的一小塊青天已經消隱。繼續朝上爬。真正是爬,坡越來越陡,踩在腳下的碎石很容易滑落,必須手腳並用。終於到了頂端。一只賊鷗立在最高處,飛出去,又飛回來。那里是它的窩。幾尺見方的山頂還有兩個廢棄了的賊鷗窩,是凹下的碎石坑,里面的石頭已被賊鷗的分泌物染成了褐色。我用碎石壘了一個紀念碑,在旁邊躺下。一躺下,風就沒了,被擋在了我背後的那塊大石之外。回到住地,雪下得更大了。回頭看那座我們剛攀登過的山,山頂已隱在迷霧之中。為了躲風,換了一個方向下山。舉…See More
Nov 11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到風雪中去

天氣轉壞,刮了一天大風,還夾帶著時小時大的雪。坐在桌前,看見雪如白色的粉末,不是降落,也不是飄揚,而是無休止地橫掃過窗口。據說在離長城站不遠的地方,躺著一只垂死的老海豹。在我們這個世外社區中,這類消息便已是新聞,人們會爭相傳播。不過,由於無人親見,所以實際上還只是一個傳說。晚飯後,又是邵、何、我三人,我們出門去尋訪。當然,這只是借口,一出了門即被忘掉,到風雪中去本身成了目的。風真大,肯定超過八級,刮得人直不起腰。在這樣的風中,不管天上落下的是雪花還是雪片,一律被吹成粉末,以水平方向橫掃於天地之間,打在臉上火辣辣地疼。我們翻過一座山頭,登上另一座山頭。離住地越遠,越沒有了安全感:假如風勢再大,真可以把人卷走了;假如乳白天氣降臨,真回不了家了……我們站在山頂上,望著前面連綿的積雪山坡,都在猶豫。一會兒,何首先把腳插進雪中,我喊著制止他,他未理睬,接著邵也跟了過去。我知道這兩個冒險家決心已定,決定不繼續奉陪。大風使我有病的右眼銳痛,我必須保護我的眼睛。我退回到了第一個山頭上一間廢棄的小屋前,嚴密觀察著他們的蹤影。為了觀察方便,我又回住地取來了望遠鏡。兩個人影在雪野里越走越遠,時隱時顯。當然,…See More
Nov 6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海邊閑看企鵝

在地球上,只有南極是企鵝聚居之地,因而這種憨態可掬的動物幾乎成了南極的象征。要看企鵝,必須到南極,因而每一個來這里的人幾乎都懷著先睹為快的迫切願望。到達長城站的第一天傍晚,我們就在站前的岸上看見了三只企鵝。已在圖片和屏幕上熟悉了它們的姿影,現在親眼看見,一面有一種夢想成真的驚喜,一面又有一種仿佛老友相見的親切。企鵝們也不避人,在我們面前安閑地站著,搖搖晃晃地走來走去。兩天下來,頻頻相遇,真覺得它們是老朋友了。長城站面東,略微偏北,正前方是一個小海灣,在視野里與對面的阿德雷島相連。阿德雷島的面積約兩平方公里,島上企鵝聚居,因此,我們常常可以看見它們三五成群遊到這邊岸上來。共有三個品種:阿德雷,帽帶,境圖。這里沒有身體最碩大的帝企鵝。阿德雷島因阿德雷企鵝命名,想必是這種企鵝最多,但渡海來訪的並不多,見得多的是帽帶和境圖。所有的企鵝基本上都由雙色構成,從頭到翅膀到尾,背部為黑,腹部為白。使企鵝的形體顯得稚拙的是那一個肥碩的白肚子,配上那一對短小的黑翅膀和一撮拖地的黑尾羽,看上去像胖娃娃穿了件燕尾服。帽帶的頭部最可愛,雪白面頰上一對黑眼睛像兩個小墨點,那畫家仿佛意猶未盡,又在眼睛下方靠近脖子的…See More
Nov 4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生命的極限在哪里

在一定意義上,極限體驗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做試驗,試驗的目的是測定生命的極限在哪里。所謂生命的極限,可以從兩個方向上理解。向下理解,即生命得以維持的最低限度的條件,這條件包括能量的攝入、器具的使用和社會的交往等,這些都要降到最低限度。試驗的方式是苦行和隱居,吃最少的食物,住最簡陋的居處,盡量不用現成的人工制品,盡可能不與社會發生聯系,其極端者便是野食穴居,回歸原始人的生活。向上理解,即生命能夠戰勝的最高限度的危險,這危險主要指威脅生命的自然環境和自然力量,例如沙漠、海洋、激流、高峰、火山、冰蓋、暴風雪等等。試驗的方式是冒險性質的體育運動,如沖浪、漂流、滑雪、攀崖,以及以沙漠、險峰、汪洋、極地等生命禁區為目標的探險旅行。人為何會有尋求極限體驗的沖動呢?很可能是因為,正是在逼近生命極限的地方,人的生命感覺才最為敏銳和強烈。從生命的觀點看,現代人的生活有兩個弊病。一方面,文明為我們創造了越來越優裕的物質條件,遠超出維持生命之所需,那超出的部分固然提供了享受,但同時也使我們的生活方式變得復雜,離生命在自然界的本來狀態越來越遠。另一方面,優裕的物質條件也使我們容易沈湎於安逸,喪失面對巨大危險的勇氣和…See More
Oct 30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極限體驗與文化差異

談到南極,人們愛用一個詞:極限體驗。據我看,像我們這樣住在暖和的房子里,在離住房不遠的范圍內走動一番,站在海邊看一會兒雲、波浪和企鵝,天氣好的時候,有組織地上某一個冰蓋瞧瞧,是談不上極限體驗的,這個詞對於我們始終是一個浪漫的誇張。不過,就在這喬治王島上,極限體驗仍然是可能的,也確實是存在的。昨天晚飯時,來了兩個捷克客人,他們坐在我們的餐廳里,只喝茶,不吃飯。聽說除了這兩個男人,還有一對父女,也是捷克站的成員。所謂捷克站,只是姑妄稱之,與這個島上別國的站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在喬治王島上,共有八個國家建站,即智利站、俄羅斯站、韓國站、烏拉圭站、阿根廷站、巴西站、波蘭站以及我們的長城站。這些站都是以國家的名義建立、由國家撥款維持的。唯有捷克站不是國家所建,而是純粹的民間行為。在納爾遜冰蓋的邊緣,也許一開始有幾個捷克人在那里蓋了一間簡陋的屋子,供臨時藏身之用,後來每年會有個別愛冒險的捷克人步他們的後塵,也到冰蓋上來體驗生命的極限,那屋子就成了一個相對固定的營地。納爾遜是一個小島,在長城站南面,基本被冰蓋復蓋,無人居住,捷克人就在那里嘗試過一種與世隔絕的最簡單的生活。去納爾遜島要渡過一道海峽,所有…See More
Oct 24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長城站初步印象

長城站初步印象(12月12日)在長城站安頓下來了。長城站建於1985年,經過逐年擴建和修繕,生活設施已經相當完善。整個站區包括十幾個建築,均為鐵制結構,為了抗風暴,大多懸空鉚在深深插入地下的鋼鐵支架上。我們住的這一棟兩層鐵皮樓是1996年增建的,里外都漆成白色,看上去頗新。有二十幾間屋子,每間都帶衛生間,用具基本齊備,有兩張床、一張書桌、一個衣櫃。室內頗整潔,因為有電暖氣,還相當暖和,室溫保持在攝氏二十度上下。我立刻想起,在來這里之前,一位征服過格拉夫冰蓋的南極英雄聽說了我們的計劃,便笑說,你們的南極之行就相當於一次京郊之遊,住長城站就相當於住二星級賓館。看來,此話不單是“曾經滄海難為水”之豪言或戲言,基本上也是符合事實的。除了作為住宅的生活棟外,其余建築皆漆成紅色,比較舊,承擔著辦公、科研、通訊、氣象、發電、機車、倉庫等功能。我們迎著大風,在即將撤離的十六次隊的隊長率領下參觀了這些設施。聽這位隊長介紹,我才知道,比起其他國家的站例如韓國站來,我們的條件就差得多了。韓國站每年的經費是八百萬美圓,而我們二站(長城站,中山站)一船(雪龍號)總共才三百萬美圓。經濟實力的差別明顯地體現在生活水…See More
Oct 21

Kolkata Bachcha's Blog

周國平《偶爾遠行》極晝日出

Posted on December 4, 2018 at 11:50pm 0 Comments

昨天晚上九時半,晴空無雲,一輪淡淡的月影印在天上。天色還亮,太陽將落未落,余暉把海那邊的雪山一角照得異常耀眼。不一會兒,太陽落了,天色和山峰都暗了下來,月影便亮了起來,顯現為一輪名副其實的皓月,像一面金色的鏡子。我走到海邊,岸上站著幾只企鵝,我在它們前面悄悄趴下,讓月亮懸到它們的上方,把月下企鵝攝進了鏡頭。

來島上後,第一回看到這麽好的月亮。預報說,天氣將繼續晴朗,我決定不睡覺等候日出。

現在是南極的極晝,午夜時分天色最暗。但是,在晴朗的日子,東方的天邊這時已經開始透出曙光,漸漸把雲彩染紅,把天空照亮。這個過程一直延續到日出,在日出之前,天空已經相當明亮了。極晝的太陽是一個勤勉的國王,他回到寢宮匆匆打一個瞌睡,就又急忙趕來上朝。…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參觀韓國站

Posted on November 28, 2018 at 9:41pm 0 Comments

天氣晴朗,韓國站出動兩只機動橡皮艇,接我們去參觀和做客。

長城站和韓國站分別建在一個海灣的兩岸,隔海遙遙相望。距離的確遙遠,僅在天氣好的時候,可以隱約看見他們的房屋。今天,橡皮艇載著我們橫渡,我們才一睹海灣的全貌。到了海灣中央,真是海闊天空,全部海岸像一條用冰雪和巖石連綴成的飄帶,遠遠地系在天邊,把天空和大海隔開。這飄帶彎成一個U字形,開口處是海平線,海平線上密布著大小不等的冰山。1-26…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迎接新千年的方式

Posted on November 25, 2018 at 3:31pm 0 Comments

為了突出在南極迎接新千年的意義,應該組織一些特別的活動。最後的方案和實際過程是這樣的——

中午十二時,亦即北京時間午夜十二時,升國旗並集體合影。在此之前,每人依次登上一小截雪坡,去敲一下那口掛在屋檐下的鐘,二十一人共敲二十一下,表示迎接二十一世紀。然後是拔河賽。午飯後,舉行娛樂活動,包括抓鬮交換禮物、猜照片、接力賽跑、南極知識答題等節目。午夜十二時,升隊旗。…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參觀智利站

Posted on November 22, 2018 at 9:38pm 0 Comments

上午,參觀智利站。其實,我已到這里來過兩次,別的人肯定來過更多。我願意來這里,是因為可以打投幣電話,聽一聽親人的聲音。今天也是這樣。至於看站上的這些房子,看房子里懸掛的紀念品,我並不覺得有興趣。

智利本土離喬治王島很近,在智利出版的地圖上,這個島被劃做智利領土。因為地理位置的近便,智利站是島上規模最大的站,由一個機場、一個民用空軍基地和一個南極研究所組成。兩名軍人帶我們參觀站上附設的銀行、郵局、小學等設施,以及一個十分寬敞的體育館,一座某富翁捐助的藍色小教堂。有十幾棟獨門獨居的白色房子,是為帶家屬的軍官準備的。研究所只是一座小屋,不屬於基地,在中、智兩站的熱烈友好來往中,我從未看見過這個研究所的人出現。1-24…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