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ron人馬
  • Tbilisi 提比里斯
  • Georg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hiron人馬's Friends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 TV Plus

Gifts Received

Gift

Chiron人馬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hiron人馬's Page

Latest Activity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尖叫 下

我們街上的人都在嘆息,石頭毀了。不可避免的,我們眼前就常浮現出一個玉樹臨風的少年,他優雅懂禮,有著青瓷一樣秀美的五官和膚色,他笑起來是不出聲的,白牙齒微微地露出來。再有一學年,他就要考大學了,老師們都說,誰能想到石頭會出這種事呢?這孩子老實,成績又好,不知有多少女生暗戀他,往他書裏夾紙條,他一概不理的。每年暑假開學,總有幾個學生來不了的,他們或是病死的,或是遊泳淹死的,李石是強奸的。那個女主角呢,聽說被送到外地的舅舅家裏,每天上學由外公外婆接送,只在過年的時候才被悄悄地送回來。全族的人都在為她制造一個安全的氛圍,讓她忘掉往事,忘掉這個小城,某一年夏天,那條小街……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城裏有個“智多星”說,其實大可不必,既然事情已經做了,兩個孩子也都廢了,那兩家更應化幹戈為玉帛,不如結成親家,橫豎石頭再等幾年,等她長大了,倒真是一對璧人呢。不過這話也就私下裏瞎說說,傳了一陣,就沒人提起了。石頭放出來的時候,我們已差不多忘了他。兩年,我們這撥孩子的個子又長高了一點點,有了新的朋友、知識和思想。有一天,我就看見了他,他一個人在路邊走著,他的身後,是我們生長於斯的嘈雜的街巷,來來往往的下班的…See More
Sep 16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尖叫 上

——小城系列之二 二十年前,石頭還是我們這條街上最俊朗的男孩子。問問我們這裏的街坊鄰居,誰不記得當年的石頭啊?那個白皙頎長的少年,又安靜又靦腆,他挎著黃書包,騎著自行車從街巷間趟過的樣子,至今還浮現在我們的眼前。鄰居的阿姨大媽們都說,一個暑假過去了,石頭就長高了,出挑成一個帥小夥子了。可不是,這一眨眼,石頭就十七歲了,我們這些隨他一起耍大的小姑娘,有一天突然不敢看他了,害臊了,臉紅了,也不和他說話了。石頭看見我們,也會臉紅的。他朝我們笑一下,輕輕側過頭去……石頭媽說,你看我們家石頭,成天跟大姑娘似的,也不曉得叫人了。我媽說,是啊,我們家嘉麗也是這樣,這些孩子,人小鬼大呢。兩個母親站下來說話的時候,我和石頭打一個照面,就各自回家了。我媽是很喜歡石頭的,也許,她私下裏是盼著石頭將來能成為她的女婿呢。石頭和我們街上別的男孩子都不同,石頭規矩,有教養。他在重點中學讀高一,成績嘛,總算還可以。石頭的父親李叔叔說,石頭就是有點悶,眼看就要考大學了,還整天記日記,你說多浪費時間啊,大人都急死了。我媽說,日記上都寫什麽了?李叔叔“嗨”一聲道,還能寫什麽呢?不過就是憂愁呀,人生呀,我看都不要看的,做作!…See More
Sep 15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在明孝陵乘涼 下

整個地下世界就在那一刻生動了起來,那個豐富流麗的地下世界,長明燈、拱形門、漢白玉雕和那些五六百年前的男人女人,在那一刻全活了過來。炯深情地看著百合,兩人的表情都有著回光返照式的光亮。就在小芙坐在老樹下嘔吐的當兒,炯牽著百合的手,走到墳墓的背後,一個遮陽的,她看不見的地方。炯就在那一天,完成了他的成人儀式,小芙想她也是。當他們從墓區走出來時,已是傍晚了。城市還是老樣子,除了熱還是熱。三個人在熱浪滾滾的城市裏跑步,世界在他們的身後,變得奇怪和陌生。城市越來越小了,站在那個致命的制高點上,整個世界被三個孩子握在手心,他們冷淡而疲倦。小芙看著塵世裏的這些成人們,趿著拖鞋,搖著芭蕉扇,臘黃著臉,縮在自家門口,像死去一樣。她想他們為什麽不能擁抱接吻呢?這麽熱的天,大街上,光天化日之下,他們為什麽就想不起來要做些出格的、他們本該做的事情?他們缺的是什麽?小芙的母親站在巷口,東張西望,她在等小芙回家吃飯。她每天都站在這巷子口,作出焦急等待的樣子。每天如此。她是個母親,然而除了母親,她還是個女人:她是個三十多歲的年輕女人,豐饒,粗暴,有些無聊。小芙傷心地想,她從來就沒有撞見過父母相愛的場面,他們為什麽就…See More
Sep 11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在明孝陵乘涼 上

1好多年前,小芙的父母還是南京明孝陵管理處的職工。陰孝陵是明代皇帝朱元璋的陵墓,座落在南京東郊,經過六百年的風吹雨打,早已破落。在南京,這樣的地方總是很多。南京有的是破城墻,不知哪朝哪代。身穿超短裙的少女從城墻下跑過時,回過頭去總免不了要吃驚和惶然的。拾荒者在某個不知名的小巷撿到了一片瓦片,有考古癖的人總忘不了要提醒他,這也許是南朝某達官顯貴人家的一塊飛檐。當然最讓南京留名的還是妓女。這過去六朝積累了幾千年的性傳統,曾一度地代表著這個城市的品格:自由和繁華。它的聲色犬馬就是它的溫暖。然而,就是這個曾以養育妓女著稱的城市,在小芙童年的記憶裏,已褪色得毫無淫蕩生氣。這是個毫無個性的城市,丟失了自身的存在,變得沒有情欲。整個城市是灰色的,像漫長的、看不見希望的童年。天氣還是無邊無際的熱。那年夏天,小芙和哥哥炯、女友百合去父母的單位明孝陵乘涼。炯那年十五歲,是高一年級的學生,懂得很多史實。他告訴兩個女孩,明孝陵是明代第一位君主朱元璋的陵墓;後來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明永樂以後,十三位明代皇帝環葬於北京昌平縣北,故稱十三陵。所以南京北京原是骨肉相親的一家。炯繼續說,這裏是一個豐富流麗的地下世界,有…See More
Sep 10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化妝 4

嘉麗的鼻子突然要發酸,幾乎落淚。他俯下身,把臉貼著嘉麗的頭發。他從椅子上滑下來了,抱住了嘉麗。嘉麗把頭藏在他的胸脯裏,就在這時她聞到了他身上的一股氣味,這氣味從他的V字領的羊毛衫的領口散發出來,嘉麗嗅得出來,這氣味在他的身體裏,四肢,胸脯,鼻息裏,這是衰老的氣味,俗稱“老人味”的。一個四十六歲的男子,這氣味來得早了些;嘉麗皺了皺眉頭,心裏一陣厭惡。她迅速看了他一眼,覺得和他上床是件不能忍受的事。現在,嘉麗開始說話了,這才是她此行的真正目的。為了消除因激動帶來的緊張感,她先做了兩次深呼吸。她跟他說,這十年她過得……挺不容易的。她的語調平靜而憂傷,像沈浸在一件久遠的往事裏,很認命。十年前,她被分配到一家國營企業的法律部門,丈夫是同廠的一個工會幹部。那時候,“國企”的效益已經很不好了,兩人一商量,決定由他下海開一家花木公司,錢沒掙幾個,女人倒賺了不少。後來就離婚了。兩年前,她所在的工廠也宣布倒閉了,所以她現在是一個無業遊民,換句話說,是一個下崗女工。說到“下崗女工”時,嘉麗頓了一下,她按了按胸脯,她看到她的情緒已經開始飛揚了,不受控制了。在她說話的時候,科長偶爾會打斷她,問她一些細節。嘉麗不…See More
Sep 8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化妝 3

嘉麗突然很傷心,她扶著墻壁,跌跌撞撞地走到客廳的沙發前,歪在了上面。她打量著這偌大空間裏的一切:燈飾,精巧的吧台。巨大的投影電視。樓梯的玻璃踏板。落地窗外一片綠色的草坪,鄰居的小孩子和一只狗。一只皮球滾到草坪上,一束陽光跟著它們跑。她認真地看著這些,仿佛有一天會失去它們;這本屬於她的一切,她要把它們全記在心裏。 嘉麗就這樣走出了家門,一步一回首的,她先是把車開到市區的某個地下停車場。走出來的時候,已是黃昏時分,街上有夕陽的影子;正是下班高峰,許多人像樹葉一樣紛至沓來,嘉麗立在路邊呆了呆,一時竟無所適從。就在這時,她看見一個男人從街對面走過來,此人叫李明亮,某證券公司的老總。兩年前,因涉及一起證券糾紛和嘉麗有過短暫的接觸,後來,嘉麗幫他贏了這場官司,從此便有了些交往。看得出,他對她似乎有點情意,偶爾會打個電話致一聲問候,前不久,他還請她喝過一次下午茶,兩人曖曖昧昧的,即便談的僅僅是工作的一些事。嘉麗沒想到,她出門第一天就遇見熟人!現在,他朝她走過來了,他似乎看見她了……嘉麗驚恐地立在路邊,根根汗毛直豎。她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轉過身去,發足狂奔,她要避開所有人,認識的,不認識的……嘉麗突然聽…See More
Aug 15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化妝 2

隔了半晌,他才說,嘉麗,我對你是認真的,我不能給你別的,我只有這麽點東西……我不知道怎樣對你好!嘉麗最終收下了這只戒指,自此,他再也不敢提禮物的事了。然而衣服總是要送一點的,嘉麗太不修邊幅了,一身寒素,有一次他忍不住跟她說,嘉麗,你其實挺好看的。嘉麗噢了一聲笑道:其實!?他說,你只需稍稍打扮一下。嘉麗不說話了,這是她的痛處。誰不喜歡打扮?誰天生會跟漂亮衣服過不去?她看著大街上那些花枝招展的美女……她不看她們,她鄙視她們,恨她們!可不是,這還是錢的問題。隔了幾天,他去百貨公司為她挑衣服,又怕她拒絕,便事先跟她打招呼:這次你不能過份!嘉麗意意思思地收下了。她不甚喜歡這些衣服,樣式陳舊,顏色過於鮮亮……嘉麗突然懷疑起這衣服的價格,心裏一陣緊張。後來,她到底沒忍住去百貨公司看了,結果讓她很傷心,他買的是最低檔的衣服,他舍不得錢。——他只送她這一次衣服,她跟他睡了半年,他舍不得錢。嘉麗重新拿出戒指來,想去金店估一下價,冷笑一聲,到底罷了。有什麽意思?這不是錢的問題!他不愛她,這才是真的,縱使他在她身上花過一些銀兩,也是應該的。嫖娼還要付錢呢。她算道,這半年他在她身上花的錢不足一個嫖客的三次嫖資。…See More
Aug 11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化妝 1

一 十年前,嘉麗還是個窮學生,沈默,訥言,走路慢吞吞的,她長得既不難看,也不十分漂亮,像校園裏的大部分女生一樣,她戴著一副厚眼鏡。嘉麗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多美:大,安靜,靈活,時常煥發出神采。有一次,一個男生跟她說,你的眼睛裏有光。嘉麗說,誰的眼睛裏沒有光?那個男生看了她一眼,笑道,我是說……你的腦子裏。你的腦子裏有光。嘉麗一陣害羞,她知道他在說什麽了。嘉麗平時默默無聞,很少引人註目,她是個平庸的學生,精力既不花在學業上,也不像一般的女生,花在戀愛和穿衣打扮上。整天,她的腦子裏會像冒氣泡一樣地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小念頭和小想法,那真是光,磷火一樣眨著幽深的眼睛;又像是蚊蟲的嗡嗡聲,飛繞在她的生活裏,趕都趕不走。有時候,她像是被這些念頭和想法給嚇壞了,擔心有一天會被它們所驅動,一不小心做出什麽驚人之舉來;但有時候,她又像是樂在其中,沈浸在一種無與倫比的激動和快活裏。大學四年,嘉麗生活得還算平靜,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麽,而且謝天謝地,她也並未做出什麽荒唐事來。大學最後一年的那個秋天,嘉麗被分派到鄰市的一家中級法院實習。就在這短短的半年見習期內,她愛上了她所在科室的科長,並且和他發生了關系。他姓…See More
Aug 4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李雲雷:少年行 下

我們村前有一棵粗大的棗樹,已不知有多少年了。縱馬來到棗樹下,我仰頭一看,卻見一個小孩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我發現這個小孩竟有些像兒時的我自己,我小時候也是經常爬這棵樹的。而他不但面容與那時的我相像,而且也穿了一件黑底紅花的破棉襖,和那時的我一樣。在我的相冊裏仍留有那時的一張照片,所以我一眼就看出其中的相像之處,我懷疑這是否又是幻覺給我開的一個玩笑,所以我招呼了他一聲,哎,小家夥。小家夥看了我一眼,甕聲甕氣地說,幹啥?他答應了,我卻讓我不知說什麽好了,所以我對他笑了一笑,說,給我一個——棗子吧。小家夥不情願地從樹上揪了一個棗子,朝我拋了過來,我伸手去接,卻沒有接到,那棗子砸在了我的頭上,隨即滾落在地,我下馬撿起了那個棗子,棗子又青又小,還不到成熟的時候,我拿了棗子向小家夥揮了揮手,說,謝謝你,再見。小家夥卻已不再理我,攀著樹枝向遠處眺望。我一邊牽著馬走一邊奇怪:這小家夥怎麽和我小時候一模一樣呀。 3 那天上午我很不高不興,因為村裏來了一個照相的,四個姐姐照來照去,總也輪不到我。輪到我的時候,她們又嫌我的衣服難看,讓我回去換。我不肯去,我埋怨他們說,你們拿錢買了花衣服,就是沒有我的,說著就嗚…See More
Jul 24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李雲雷:少年行 上

1 陰雨天氣裏人的心情總是不好,更何況我還被人借去了馬呢。早上我還在睡夢中,便有人砰砰砰砰地敲門了。我打開了門。卻見是我的一個朋友,他渾身淋得透濕,亂蓬蓬的頭發上不時滴下水珠,一進門他就大聲地問,你的馬在家吧,你的馬在家吧?他的聲音很大,幾乎刺透了我的耳膜…See More
Jul 23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外面起風了 下

兩個年輕人迅速交換了一下眼神。小夥子走過去,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不停地喃喃自語“好女人吶!”的大伯。“好了,好了,她是個好女人。但是,時間不早了,我嬸嬸肯定在家等急了。”“她才不管我呢,你知道的。她巴不得我死在外面才好呢。不過,我是該走了,我還有事要去辦。幾點了?”“八點二十了。”走到學前弄口,老王聽到一個近在咫尺的聲音問自己:就這麽走了嗎?老王停住腳步,緊張地四下張了張。風更大了些,偶有幾個騎車人也都縮著脖子快速地騎了過去。那個聲音繼續問他:你有多久沒聽到劉寡婦的聲音了?四十三年了。老王在風中回答道。你就不想再聽聽嗎? 再次將耳朵貼在窗口的老王再一次相信劉寡婦確在屋內。媽的,那個從小就鬼計多端的侄子這一次差一點又騙了自己。屋裏的動靜很大,間或夾雜著劉寡婦嗚嗚的哭聲。這種獨特的表達滿足的方式,老王再熟悉不過了。四十幾年前,他哪回都能叫劉寡婦這麽哭上一陣,哭完之後,她就該笑了。媽的,就是這樣的。不過,這次沒等劉寡婦笑出聲來,老王的敲門聲就響起了。不會錯的,老王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對聽慣了風言風語的耳朵從來都是認真負責的,不管主人願不願意聽,它都絲毫不漏地網羅進來。它的工作就是收集聲音。它做得…See More
Jul 2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外面起風了 上

王樹生家祖祖輩輩都是農民,老實巴交的只知道和土地打交道。到了王樹生這一輩,情況有了改變。從小王樹生就討厭勞作,不是他父親的棍子打到屁股跟頭了,他絕不會自覺自願地去田裏。到十八歲的時候,王樹生已是村裏小有名氣的二流子了,熱衷於半夜三更蹲在別人房下聽房,第二天隨便往哪兒一站,就有人圍上來,樹生,昨晚又聽什麽好戲了,給我們學學。得承認,王樹生的記憶力真是好,模仿力尤其強。凡是隔夜幹過一把的夫妻第二天看見王樹生都有點心虛,天知道昨晚後者是否光臨了他們的窗下。王樹生二十歲那年,村東頭白白胖胖的劉寡婦看上了他那一身精肉,三天兩頭給他留著門。這天天剛擦黑,王樹生就興沖沖地出門了,誰知道這一去就是四年。在劉寡婦的床上,他被國民黨抓了壯丁。第一次上前線,槍還沒摸熱,轉眼間就成了八路軍的俘虜,緊接著受了一番教育後換了一身軍裝又上了前線。四年後,當他帶著性生活進行到一半的心情和一個他將用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換來的排長的職務回到村裏時,劉寡婦已成了別人的老婆,大著肚子,身後跟著一大群孩子。王樹生對此無奈地搖了搖頭(你不知道,他只能搖搖頭),然後領著他的兩個弟弟回了部隊。這樣,王家的三個兒子都吃上了官餉。毫無疑問…See More
Jun 30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在床上 (下)

如果朱秀美是安眠藥就好了。老張自言自語道,說出來後他有些緊張,下意識地朝兒子兒媳的房間看了一眼。門關著,小倆口早就睡了。老張在黑暗裏又站了會兒,在確信沒任何動靜之後,他躡手躡腳走到客廳,在茶幾上摸到煙和打火機。老張先就著打火機的火光看了一眼客廳墻上的鐘,十一點二十,按照慣常的經驗,老張與失眠做鬥爭的夜晚才剛開始。接著他點了根煙,在沙發裏坐下。抽了兩口,老張又看了看鐘,這會兒的王芳睡著了嗎?老張猛抽了幾口,轉過臉來,眼睛緊張而熱切地盯著桌上的電話,一個突然冒出的念頭靈光般在老張的頭頂在這個黑乎乎的客廳裏一閃而過。 當一聲“餵”傳過來的時候,老張慌忙掛斷了電話。打這個電話,他是有心理準備的,可王芳那邊的反應實在太快了,感覺中,他剛撥完號,電話就接通了,似乎王芳的手一直就搭在話筒上。那一聲“餵”在這個漆黑狹小的衛生間裏仿佛被放大了般地響和脆。老張貼著門聽了聽外面的動靜,聽到的是自己的心跳。衛生間的門早就該修一修了,每次開關都會發出“哼哼嘰嘰”的聲音,而且你越小心它還越響。老張只開了一半的門,側身走出來,把電話放回原處。走進臥室,老張沒有馬上上床,他在朱秀美那一側的床邊站著。一個熟睡中的人的臉…See More
Jun 29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在床上 (上)

老張不無厭惡地推了推身邊那個體積龐大的朱秀美,後者此刻正仰面而躺,打著震天響的鼾,一點反應也沒有。老張手腳並用,在他的手推腳蹬中,鼾聲嘎然而止。打鼾是朱秀美10年前添的毛病,45歲以後,她突然發起福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讓老張想不通的是,說胖就胖,連一點過度也沒有,他感覺好象有一天醒過來,猛然就發現自己嬌小的老婆已經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老張覺得“一口吃成個胖子”這句話說的就是朱秀美。與此同時,老張卻在令人擔憂地瘦下去,瘦下去。他的睡眠一直不好,長期靠安眠藥入睡,最多的時候,他得服3片,而且在入睡之前和入睡初期,周圍還不能有一點聲音,否則等於沒服。只是近年來,朱秀美的鼾聲讓安眠藥失去了藥效,服得再多也沒有用,反正只有等朱秀美睡醒起床了,老張的這一覺才能真正開始。有時候,似乎是睡著了,但其實只是半夢半醒地懸浮在朱秀美的呼嚕聲上。對老張來說,睡覺是件特別辛苦的事,噪音、廢氣和沒頭沒腦的胡思亂想充斥著他的睡眠。什麽辦法都用過了,每天老時間老地點,呼嚕聲依舊回蕩在這套使用面積為59.8的兩室一廳裏,粗魯地撕扯著老張可憐的睡眠。一度,朱秀美接受兒子的建議,打算去做手術,但在決定去做手術的前兩天,她…See More
Jun 28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準備好了嗎?下

老伴雙手圍成喇叭狀,在下面大聲喊,打了,電話打過了。老萬站起身,朝下面揮揮手。好了,演出馬上就要開始了。這場戲當然是做給兒子看的,他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下面小路上有人好奇地擡頭朝上面張望著。老萬退回去,重新鋪好報紙,坐下。老實說,他有點緊張,同時他開始懷疑自己這個決定是不是有些欠考慮,剛才腦子一熱,不顧老伴的反對,他就爬上了樓頂。他近乎憤怒地認識到,對於他這個愛走極端的兒子只有用極端的方式來教育他。然而這會兒老萬又遲疑了,自己這麽一來,丟人現眼不說,往後鄰居們指不定會有多麽稀奇古怪的猜測呢。人們的猜測永遠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老萬又點了一根煙。由於連著兩晚沒睡好,他的牙又上火了,其實這會兒應該少抽煙,多喝水,多休息,但兒子就是不讓他消停,連片刻的消停也不讓,前一陣剛大張旗鼓地在街上發過避孕套,風言風語還沒過去,這又想出什麽換血,簡直是不想讓人活了。老萬把才抽了兩口的煙扔在地上,用腳底使勁地碾滅。他實在不明白,兒子怎麽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的。不就去外面念了幾年書嘛,怎麽突然間就有了那麽多因為古怪所以不容你忽視的想法,這些來路蹊蹺的想法究竟是灌輸給他的呢。老萬真願意回到過去,那時候一記毛栗子…See More
Jun 23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準備好了嗎? 上

天氣預報今天有陣雨。萬樹生站在廚房的窗口,手上夾了一支煙,神情呆滯,仔細看,還有幾分嚴肅。這會兒天已經黑了,雨還沒落下來,但相信它吧,萬樹生對自己說,人總要相信點什麽才能心平氣和地活下去。年輕的時候,萬樹生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出人頭地,所以他認真做人,努力工作,盡管運氣老是不夠好,但他盡力了。二十六歲的時候,他和母親替他相中的姑娘結了婚,那會兒正值文化大革命高潮之際,他白天在外喊口號貼大字報,鬧革命,晚上回到家繼續幹革命。1968年,他的大女兒衛紅出世了,說實話,他有點失望,他的大哥早他三年結婚,已連著生了兩個兒子了。他從小就輸給大哥,個頭比大哥矮,學歷比大哥低,老婆也不及大哥的漂亮,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在生孩子這事上再輸給大哥。看來大嫂已經沒有再生的意思了,那我萬樹生要是再生一個兒子,一兒一女,至少在花色上比過了他們。一年多後,萬樹生的第二個孩子出生了,又是一個丫頭,這下萬樹生跳了起來,難道我萬樹生命中無子?這時有個老鄰居神情詭密地面授機議,關鍵是行房事的日子,陰歷逢單行房事易生女,逢雙行房事則八九是個男。萬樹生問為什麽,對方說,你看,女兒俗稱千斤,兒子是一噸,兩千斤,一是單,兩是雙。再…See More
Jun 21

Chiron人馬's Blog

魏微:尖叫 下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33pm 0 Comments

我們街上的人都在嘆息,石頭毀了。

不可避免的,我們眼前就常浮現出一個玉樹臨風的少年,他優雅懂禮,有著青瓷一樣秀美的五官和膚色,他笑起來是不出聲的,白牙齒微微地露出來。再有一學年,他就要考大學了,老師們都說,誰能想到石頭會出這種事呢?這孩子老實,成績又好,不知有多少女生暗戀他,往他書裏夾紙條,他一概不理的。每年暑假開學,總有幾個學生來不了的,他們或是病死的,或是遊泳淹死的,李石是強奸的。

那個女主角呢,聽說被送到外地的舅舅家裏,每天上學由外公外婆接送,只在過年的時候才被悄悄地送回來。全族的人都在為她制造一個安全的氛圍,讓她忘掉往事,忘掉這個小城,某一年夏天,那條小街……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Continue

魏微:尖叫 上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33pm 0 Comments

——小城系列之二

 

二十年前,石頭還是我們這條街上最俊朗的男孩子。問問我們這裏的街坊鄰居,誰不記得當年的石頭啊?那個白皙頎長的少年,又安靜又靦腆,他挎著黃書包,騎著自行車從街巷間趟過的樣子,至今還浮現在我們的眼前。

鄰居的阿姨大媽們都說,一個暑假過去了,石頭就長高了,出挑成一個帥小夥子了。可不是,這一眨眼,石頭就十七歲了,我們這些隨他一起耍大的小姑娘,有一天突然不敢看他了,害臊了,臉紅了,也不和他說話了。…

Continue

魏微:在明孝陵乘涼 下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31pm 0 Comments

整個地下世界就在那一刻生動了起來,那個豐富流麗的地下世界,長明燈、拱形門、漢白玉雕和那些五六百年前的男人女人,在那一刻全活了過來。

炯深情地看著百合,兩人的表情都有著回光返照式的光亮。就在小芙坐在老樹下嘔吐的當兒,炯牽著百合的手,走到墳墓的背後,一個遮陽的,她看不見的地方。炯就在那一天,完成了他的成人儀式,小芙想她也是。

當他們從墓區走出來時,已是傍晚了。城市還是老樣子,除了熱還是熱。三個人在熱浪滾滾的城市裏跑步,世界在他們的身後,變得奇怪和陌生。城市越來越小了,站在那個致命的制高點上,整個世界被三個孩子握在手心,他們冷淡而疲倦。…

Continue

魏微:在明孝陵乘涼 上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7 at 9:28pm 0 Comments

1

好多年前,小芙的父母還是南京明孝陵管理處的職工。陰孝陵是明代皇帝朱元璋的陵墓,座落在南京東郊,經過六百年的風吹雨打,早已破落。在南京,這樣的地方總是很多。南京有的是破城墻,不知哪朝哪代。身穿超短裙的少女從城墻下跑過時,回過頭去總免不了要吃驚和惶然的。拾荒者在某個不知名的小巷撿到了一片瓦片,有考古癖的人總忘不了要提醒他,這也許是南朝某達官顯貴人家的一塊飛檐。

當然最讓南京留名的還是妓女。這過去六朝積累了幾千年的性傳統,曾一度地代表著這個城市的品格:自由和繁華。它的聲色犬馬就是它的溫暖。…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