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ron人馬
  • Tbilisi 提比里斯
  • Georg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hiron人馬'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李蕙佳
  • 字詞過度
  • se.gamat

Gifts Received

Gift

Chiron人馬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hiron人馬's Page

Latest Activity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外面起風了 下

兩個年輕人迅速交換了一下眼神。小夥子走過去,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不停地喃喃自語“好女人吶!”的大伯。“好了,好了,她是個好女人。但是,時間不早了,我嬸嬸肯定在家等急了。”“她才不管我呢,你知道的。她巴不得我死在外面才好呢。不過,我是該走了,我還有事要去辦。幾點了?”“八點二十了。”走到學前弄口,老王聽到一個近在咫尺的聲音問自己:就這麽走了嗎?老王停住腳步,緊張地四下張了張。風更大了些,偶有幾個騎車人也都縮著脖子快速地騎了過去。那個聲音繼續問他:你有多久沒聽到劉寡婦的聲音了?四十三年了。老王在風中回答道。你就不想再聽聽嗎? 再次將耳朵貼在窗口的老王再一次相信劉寡婦確在屋內。媽的,那個從小就鬼計多端的侄子這一次差一點又騙了自己。屋裏的動靜很大,間或夾雜著劉寡婦嗚嗚的哭聲。這種獨特的表達滿足的方式,老王再熟悉不過了。四十幾年前,他哪回都能叫劉寡婦這麽哭上一陣,哭完之後,她就該笑了。媽的,就是這樣的。不過,這次沒等劉寡婦笑出聲來,老王的敲門聲就響起了。不會錯的,老王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對聽慣了風言風語的耳朵從來都是認真負責的,不管主人願不願意聽,它都絲毫不漏地網羅進來。它的工作就是收集聲音。它做得…See More
Jul 2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外面起風了 上

王樹生家祖祖輩輩都是農民,老實巴交的只知道和土地打交道。到了王樹生這一輩,情況有了改變。從小王樹生就討厭勞作,不是他父親的棍子打到屁股跟頭了,他絕不會自覺自願地去田裏。到十八歲的時候,王樹生已是村裏小有名氣的二流子了,熱衷於半夜三更蹲在別人房下聽房,第二天隨便往哪兒一站,就有人圍上來,樹生,昨晚又聽什麽好戲了,給我們學學。得承認,王樹生的記憶力真是好,模仿力尤其強。凡是隔夜幹過一把的夫妻第二天看見王樹生都有點心虛,天知道昨晚後者是否光臨了他們的窗下。王樹生二十歲那年,村東頭白白胖胖的劉寡婦看上了他那一身精肉,三天兩頭給他留著門。這天天剛擦黑,王樹生就興沖沖地出門了,誰知道這一去就是四年。在劉寡婦的床上,他被國民黨抓了壯丁。第一次上前線,槍還沒摸熱,轉眼間就成了八路軍的俘虜,緊接著受了一番教育後換了一身軍裝又上了前線。四年後,當他帶著性生活進行到一半的心情和一個他將用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換來的排長的職務回到村裏時,劉寡婦已成了別人的老婆,大著肚子,身後跟著一大群孩子。王樹生對此無奈地搖了搖頭(你不知道,他只能搖搖頭),然後領著他的兩個弟弟回了部隊。這樣,王家的三個兒子都吃上了官餉。毫無疑問…See More
Jun 30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在床上 (下)

如果朱秀美是安眠藥就好了。老張自言自語道,說出來後他有些緊張,下意識地朝兒子兒媳的房間看了一眼。門關著,小倆口早就睡了。老張在黑暗裏又站了會兒,在確信沒任何動靜之後,他躡手躡腳走到客廳,在茶幾上摸到煙和打火機。老張先就著打火機的火光看了一眼客廳墻上的鐘,十一點二十,按照慣常的經驗,老張與失眠做鬥爭的夜晚才剛開始。接著他點了根煙,在沙發裏坐下。抽了兩口,老張又看了看鐘,這會兒的王芳睡著了嗎?老張猛抽了幾口,轉過臉來,眼睛緊張而熱切地盯著桌上的電話,一個突然冒出的念頭靈光般在老張的頭頂在這個黑乎乎的客廳裏一閃而過。 當一聲“餵”傳過來的時候,老張慌忙掛斷了電話。打這個電話,他是有心理準備的,可王芳那邊的反應實在太快了,感覺中,他剛撥完號,電話就接通了,似乎王芳的手一直就搭在話筒上。那一聲“餵”在這個漆黑狹小的衛生間裏仿佛被放大了般地響和脆。老張貼著門聽了聽外面的動靜,聽到的是自己的心跳。衛生間的門早就該修一修了,每次開關都會發出“哼哼嘰嘰”的聲音,而且你越小心它還越響。老張只開了一半的門,側身走出來,把電話放回原處。走進臥室,老張沒有馬上上床,他在朱秀美那一側的床邊站著。一個熟睡中的人的臉…See More
Jun 29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在床上 (上)

老張不無厭惡地推了推身邊那個體積龐大的朱秀美,後者此刻正仰面而躺,打著震天響的鼾,一點反應也沒有。老張手腳並用,在他的手推腳蹬中,鼾聲嘎然而止。打鼾是朱秀美10年前添的毛病,45歲以後,她突然發起福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讓老張想不通的是,說胖就胖,連一點過度也沒有,他感覺好象有一天醒過來,猛然就發現自己嬌小的老婆已經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老張覺得“一口吃成個胖子”這句話說的就是朱秀美。與此同時,老張卻在令人擔憂地瘦下去,瘦下去。他的睡眠一直不好,長期靠安眠藥入睡,最多的時候,他得服3片,而且在入睡之前和入睡初期,周圍還不能有一點聲音,否則等於沒服。只是近年來,朱秀美的鼾聲讓安眠藥失去了藥效,服得再多也沒有用,反正只有等朱秀美睡醒起床了,老張的這一覺才能真正開始。有時候,似乎是睡著了,但其實只是半夢半醒地懸浮在朱秀美的呼嚕聲上。對老張來說,睡覺是件特別辛苦的事,噪音、廢氣和沒頭沒腦的胡思亂想充斥著他的睡眠。什麽辦法都用過了,每天老時間老地點,呼嚕聲依舊回蕩在這套使用面積為59.8的兩室一廳裏,粗魯地撕扯著老張可憐的睡眠。一度,朱秀美接受兒子的建議,打算去做手術,但在決定去做手術的前兩天,她…See More
Jun 28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準備好了嗎?下

老伴雙手圍成喇叭狀,在下面大聲喊,打了,電話打過了。老萬站起身,朝下面揮揮手。好了,演出馬上就要開始了。這場戲當然是做給兒子看的,他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下面小路上有人好奇地擡頭朝上面張望著。老萬退回去,重新鋪好報紙,坐下。老實說,他有點緊張,同時他開始懷疑自己這個決定是不是有些欠考慮,剛才腦子一熱,不顧老伴的反對,他就爬上了樓頂。他近乎憤怒地認識到,對於他這個愛走極端的兒子只有用極端的方式來教育他。然而這會兒老萬又遲疑了,自己這麽一來,丟人現眼不說,往後鄰居們指不定會有多麽稀奇古怪的猜測呢。人們的猜測永遠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老萬又點了一根煙。由於連著兩晚沒睡好,他的牙又上火了,其實這會兒應該少抽煙,多喝水,多休息,但兒子就是不讓他消停,連片刻的消停也不讓,前一陣剛大張旗鼓地在街上發過避孕套,風言風語還沒過去,這又想出什麽換血,簡直是不想讓人活了。老萬把才抽了兩口的煙扔在地上,用腳底使勁地碾滅。他實在不明白,兒子怎麽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的。不就去外面念了幾年書嘛,怎麽突然間就有了那麽多因為古怪所以不容你忽視的想法,這些來路蹊蹺的想法究竟是灌輸給他的呢。老萬真願意回到過去,那時候一記毛栗子…See More
Jun 23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準備好了嗎? 上

天氣預報今天有陣雨。萬樹生站在廚房的窗口,手上夾了一支煙,神情呆滯,仔細看,還有幾分嚴肅。這會兒天已經黑了,雨還沒落下來,但相信它吧,萬樹生對自己說,人總要相信點什麽才能心平氣和地活下去。年輕的時候,萬樹生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出人頭地,所以他認真做人,努力工作,盡管運氣老是不夠好,但他盡力了。二十六歲的時候,他和母親替他相中的姑娘結了婚,那會兒正值文化大革命高潮之際,他白天在外喊口號貼大字報,鬧革命,晚上回到家繼續幹革命。1968年,他的大女兒衛紅出世了,說實話,他有點失望,他的大哥早他三年結婚,已連著生了兩個兒子了。他從小就輸給大哥,個頭比大哥矮,學歷比大哥低,老婆也不及大哥的漂亮,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在生孩子這事上再輸給大哥。看來大嫂已經沒有再生的意思了,那我萬樹生要是再生一個兒子,一兒一女,至少在花色上比過了他們。一年多後,萬樹生的第二個孩子出生了,又是一個丫頭,這下萬樹生跳了起來,難道我萬樹生命中無子?這時有個老鄰居神情詭密地面授機議,關鍵是行房事的日子,陰歷逢單行房事易生女,逢雙行房事則八九是個男。萬樹生問為什麽,對方說,你看,女兒俗稱千斤,兒子是一噸,兩千斤,一是單,兩是雙。再…See More
Jun 21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李雲雷:少年行 上

1 陰雨天氣裏人的心情總是不好,更何況我還被人借去了馬呢。早上我還在睡夢中,便有人砰砰砰砰地敲門了。我打開了門。卻見是我的一個朋友,他渾身淋得透濕,亂蓬蓬的頭發上不時滴下水珠,一進門他就大聲地問,你的馬在家吧,你的馬在家吧?他的聲音很大,幾乎刺透了我的耳膜。馬在馬廄裏,我冷冷回答他。我知道他又是想借東西了,他總是想盡一切辦法從別人那裏借東西,並且借去之後很久不還,所以我也懶得理他。把你的馬借我用一下吧。果然他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一切都是故伎重演,一切都不會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的眼睛裏流露出可憐巴巴乞求的神色,真是一個表演的天才。你要用馬去幹什麽呢?我幾乎有點生氣地問他。我是不想把自己心愛的馬借給別人的,尤其是在這種天氣裏。你知道嗎?他邊說邊流露出恐懼的眼神,我早就說過他很善於表演,我知道他的謊言又要出籠了,然而他的謊言這次卻編造得很不高明,只聽他說,今天我要去算命,天呀,你猜那個算命的瞎子怎麽說,他說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又說牛頭馬面就要拘我來了,我能不害怕嗎?我要逃開,把你的馬借我用用,我準備逃到老家去,那樣他們就捉不到我了。他的表情有些誇張,像一切拙劣的騙子一樣。那個算命的在哪兒…See More
Jun 9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戴來·自首 下

什麽故事,這是真實的過程。沒殺人之前,我也覺得那是一件很覆雜很難完成的事,幹完之後,我才知道這其實非常簡單,一切的困難和猶豫都存在於想象的過程之中,等事到臨頭了,等真正去做了,你就會發現其實真的很簡單。對了,我走到樓下,一擡頭,又是一輛空車,特別巧。在車上,我就想,也許一切都是老天爺安排好了的,他也覺得吳艷該死,所以就派我下了手。可是你們家被偷走的那些東西呢?都被我扔到河裏去了。好了,不要開玩笑了。我沒有開玩笑,關洋的嗓音又提了起來,他紅著眼睛沖我叫嚷道,你他媽的為什麽就不相信我殺了人呢,憑什麽我關洋就不能殺人,啊?我知道你們看不起我,除了有一個能辦事的老爸,我什麽事也幹不成,但這一次人真是我殺的,是我殺的,就這樣,這樣,然後她就沒氣了。行了,我信了,你確實殺了一個人,現在你坐下來喝口水,抽根煙,有話好好說嘛。真的很簡單,這樣,這樣,她就沒氣了。 第二天一早,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推我的肩膀。我知道接下來母親會把被子整個從我身上掀走,我蜷著身子,想抓緊時間再瞇上兩分鐘。但身上的被子遲遲沒有被掀掉,這下我倒醒了,睜開眼。只見關洋站在我床邊,穿戴整齊,連胡子也刮過了。我抓起枕邊的手表一看,才六點…See More
Mar 15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通往文學之路 下

另一方面,看現代小說就舒暢多了。那裏頭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東西,驚悚,怪異,完全不合邏輯,突然發出的一聲尖叫……很像二十世紀。我理解的現代性全在這裏了:外表很平靜,可是突然間一個倉促的小動作;走路時掉過頭去,偷偷吐一下舌頭;趁人不註意的時候,偷偷摸一下自己的身體,自得其樂……完全是下意識的小動作,倉促,煩惱,無聊,可這是二十世紀的骨骼,它潛藏在我們每個人的血肉裏,一不小心就會露出來。我讀現代小說,完全是心領神會的。像被人說中了一段隱秘,那裏頭的彎拐抹腳處,被分析得清清楚楚——那真是可怕的,可是可怕之余,也覺得欣喜和放松。我第一次讀卡夫卡是在1990年,讀的是短篇《判決》。在此之前,沒有人告訴我什麽是現代小說,我也不知道卡夫卡是誰。我僅是把它當做短篇來讀的。讀完後,久久說不出話來,只是驚訝。我於其中發現了小說的另一個空間,廣闊的,具有新鮮刺激的質地,就像一道豁口,隱隱露出曖昧的光亮來,然而這光亮是我熟悉的,也讓我害怕。從1994年始,我計劃系統地讀一些書,借以補血充氣;我父親去新華書店買來許多外國名著,大多是古典作品,《珍妮姑娘》,《湯姆叔叔的小屋》……然而看了也就看了,沒留下太深印象。當讀…See More
Dec 26, 2016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通往文學之路 上

很多年前,我大約並未想到,將來會成為作家,且是一個地道的賣文為生者。我家族裏也絕無這樣的血統遺傳。——我父親曾做過新聞;雖然都是寫字的,但是這兩種寫字實在相去太遠。作家,在尋常人眼裏,大概是個很奇怪的職業,我也嫌它不夠響亮,叫起來不像醫生、教師、公司白領那樣正常、且有身份。我想我是害羞的,也常常為我的職業感到自卑。“窮酸文人”說的就是我這樣的人罷。但是現在想來,文學是最適合我脾性的,單調,枯燥,敏感,多思。有自由主義傾向,不能適應集體生活,且內心狂野。我是在很多年以後,開始寫作時才發現這一點的。那就像偶然推開了一扇門,發現裏頭的房間構造、家俱擺設、氣味、人物都是自己熟悉的;亦或是誤入一條交叉小徑,起先是茫然的,可是順著它的紋理走下去,卻別有洞天,越來越自由。不寫作我能幹什麽呢?也許現在是個閑婦,溫綿慈善,可是天生有顆不安分的心,時常抱怨著,覺得冤屈。我發現我不能適應任何工作,我懶惰,不負責任,對人際利益缺少智力,似乎也無熱情。1993年,我在無錫一家外資企業工作,常往返於滬寧,跑進出口公司。很長時間過去了,我不會擬合同,也不會說行業術語。和客戶交談時,我會臉紅。單位組織聯誼活動,讓我和…See More
Dec 25, 2016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黃蕉風:中國電影史上首個自殺的女演員艾霞

黃蕉風:廈門明星輝映黑白默片年代——中國電影史上首個自殺的女演員艾霞佚事…See More
Dec 14, 2016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李雲雷:翻身之後再“翻心”——底層文化的出路

摘要:底層文學更多關註現實世界裏的底層——在經濟、情感、道德等多重壓力下的活生生的人。底層蘊含著巨大的力量,有壓迫可能就會有反抗。但在資本和精英主導的新社會意識形態下,底層存在著從受壓迫者變成壓迫者的誘惑。翻身之後還要“翻心”,勇於批判和鬥爭,創造新的文化和新的人與人的關系,是底層文化的出路。 底層視角:文學如何表達? 一對鄉下夫妻帶著孩子來城裏承包了一廁所,為省房租,也圖方便,全家平時就住在這廁所裏,負責廁所衛生、收費等。孩子在附近上學,天不亮就跑去學校,蹭到天黑才肯回家,獨來獨往,竭力避免讓人知道他家住哪。可有一天,同學還是偶然發現了這個秘密,並嘲笑挖苦他。孩子受不了,在雨中一路奔跑,直跑到城郊大橋上,跳河自殺。這是王祥夫小說《狂奔》的情節。以底層的視角寫故事,這類作品就叫“底層文學”。與現實社會的直接批判與呼籲不同,我們平時只知道進城打工者的艱辛是社會問題,然而,誰又能真切地透入底層靈魂的深處來思考呢?走出象牙塔,選擇底層視角而非精英立場來表達,“底層文學”重新建立了文學跟現實世界的聯系。曹征路的《那兒》寫國企改制及工人抗爭的故事,《霓虹》寫下崗女工被迫去賣淫的故事,《問蒼茫》寫…See More
Dec 7, 2016
Chiron人馬 posted a blog post

魏微:喬治和一本書

呵,成為他一夫多妻生活中的另一個自我!特麗莎突然問:“照點裸體的怎麽樣?”“裸體照?”薩賓娜笑了。“是的,”特麗莎更加大膽地重覆了她的建議,“裸體的。”“那得喝酒。”薩賓娜把酒瓶打開了。薩賓娜花了一點時間把自己的浴衣完全脫掉,又花了幾分鐘在特麗莎面前擺弄姿勢,然後她向特麗莎走去,說:“現在該我給你拍了。脫!”薩賓娜多次從托馬斯那裏聽到命令,“脫!”這已深刻在她的記憶裏。現在,托馬斯的情人向托馬斯的妻子發出了托馬斯的命令,兩個女人被同一個有魔力的字連在了一起。這就是托馬斯的方式,不是去撫摸對方,向對方獻媚,或懇求對方,他是發出命令,使他與一個女人的純真談話突然轉向性愛,突如其來,出人意料,甚至帶有權威的口氣。他也常常用這種方式對待妻子特麗莎,她從未拒絕過。現在她聽到了這個命令,她燃起了更為強烈的服從欲望。順從一個陌生人的指令,這本身就是一種瘋狂。——摘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1 他在燕園附近有一套私房,是十幾年前購置的。三十五歲,單身,肥胖,肉感(他自己說是性感,粗獷中帶有清秀)。生活已完全地北京化。其實他是香港人,叫喬治。他在北京交遊甚廣,臭名昭著,即使在自由隨便的文化圈內也是聲名狼…See More
Dec 6, 2016

Chiron人馬's Blog

戴來·外面起風了 下

Posted on June 30, 2017 at 9:30pm 0 Comments

兩個年輕人迅速交換了一下眼神。小夥子走過去,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不停地喃喃自語“好女人吶!”的大伯。

“好了,好了,她是個好女人。但是,時間不早了,我嬸嬸肯定在家等急了。”

“她才不管我呢,你知道的。她巴不得我死在外面才好呢。不過,我是該走了,我還有事要去辦。幾點了?”

“八點二十了。”

走到學前弄口,老王聽到一個近在咫尺的聲音問自己:就這麽走了嗎?老王停住腳步,緊張地四下張了張。風更大了些,偶有幾個騎車人也都縮著脖子快速地騎了過去。那個聲音繼續問他:你有多久沒聽到劉寡婦的聲音了?…

Continue

戴來·外面起風了 上

Posted on June 29, 2017 at 4:00pm 0 Comments

王樹生家祖祖輩輩都是農民,老實巴交的只知道和土地打交道。到了王樹生這一輩,情況有了改變。從小王樹生就討厭勞作,不是他父親的棍子打到屁股跟頭了,他絕不會自覺自願地去田裏。到十八歲的時候,王樹生已是村裏小有名氣的二流子了,熱衷於半夜三更蹲在別人房下聽房,第二天隨便往哪兒一站,就有人圍上來,樹生,昨晚又聽什麽好戲了,給我們學學。得承認,王樹生的記憶力真是好,模仿力尤其強。凡是隔夜幹過一把的夫妻第二天看見王樹生都有點心虛,天知道昨晚後者是否光臨了他們的窗下。

王樹生二十歲那年,村東頭白白胖胖的劉寡婦看上了他那一身精肉,三天兩頭給他留著門。這天天剛擦黑,王樹生就興沖沖地出門了,誰知道這一去就是四年。在劉寡婦的床上,他被國民黨抓了壯丁。第一次上前線,槍還沒摸熱,轉眼間就成了八路軍的俘虜,緊接著受了一番教育後換了一身軍裝又上了前線。…

Continue

戴來·在床上 (下)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6:07pm 0 Comments

如果朱秀美是安眠藥就好了。老張自言自語道,說出來後他有些緊張,下意識地朝兒子兒媳的房間看了一眼。門關著,小倆口早就睡了。老張在黑暗裏又站了會兒,在確信沒任何動靜之後,他躡手躡腳走到客廳,在茶幾上摸到煙和打火機。

老張先就著打火機的火光看了一眼客廳墻上的鐘,十一點二十,按照慣常的經驗,老張與失眠做鬥爭的夜晚才剛開始。接著他點了根煙,在沙發裏坐下。抽了兩口,老張又看了看鐘,這會兒的王芳睡著了嗎?老張猛抽了幾口,轉過臉來,眼睛緊張而熱切地盯著桌上的電話,一個突然冒出的念頭靈光般在老張的頭頂在這個黑乎乎的客廳裏一閃而過。

 …

Continue

戴來·在床上 (上)

Posted on June 21, 2017 at 6:07pm 0 Comments

老張不無厭惡地推了推身邊那個體積龐大的朱秀美,後者此刻正仰面而躺,打著震天響的鼾,一點反應也沒有。老張手腳並用,在他的手推腳蹬中,鼾聲嘎然而止。打鼾是朱秀美10年前添的毛病,45歲以後,她突然發起福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讓老張想不通的是,說胖就胖,連一點過度也沒有,他感覺好象有一天醒過來,猛然就發現自己嬌小的老婆已經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老張覺得“一口吃成個胖子”這句話說的就是朱秀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