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河畔
  • Male
  • Surakarta,Java
  • Indone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梭羅河畔's Friends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Passion for Form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Gifts Received

Gift

梭羅河畔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梭羅河畔's Page

Latest Activity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誰是我的親母?”

無私的愛才最真摯感人而且永遠不會失去Grace我在收拾寢室的時候,朝陽斜射入窗。這是我高興做的工作,正曼聲哼唱著,忽然我覺得身後面有人。是莉莎,我們的十五歲孩子。她臉上有奇異的表情。“莉莎,”我說,“你嚇了我一跳。有什麼事情嗎?”“我到底是誰?”她問。一個冷戰順著我的脊骨而下。“咦,你是莉莎·陶姆孫呀。”我說,強做微笑。“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到底是誰?”她滿臉露出急躁不安之色。我的丈夫瑞和我收養了莉莎。她四歲時我們已經向她說明她是我們收養的。自此以後她好象表示她很了解我們是深愛她的。有時候我願她多表示一點她也很愛我們,不過她一向是個很乖的孩子,令人喜愛。“我的父母是誰?”莉莎哭了。“啊,莉莎。你知道你是我們收養的,但爸爸和我是你的……”“你們不是我的親父母,你不是我的親娘!我希望知道她是誰?”“我不知道,莉莎。”“你知道!”她說,她咬著牙忍住了淚。“你不願意讓我知道她是誰!”她盛怒而出,我頹然倒在床上。十五年前的景象又在我眼前重現。我在一位醫生診所內,醫生給我收養孩子的勸告。“有些孩子根本不考慮生身父母是誰”他說,“有些則千方百計的想要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莉莎的母親是誰。我記得在一個燦爛…See More
Jan 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楊佩昌·在德國當農民是件美差

想當農民不容易在德國留學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名叫克裏斯蒂安的同學,他抱怨,宏觀經濟課程實在很無聊。我好奇地問:“既然對經濟不感興趣,你幹嗎要學?”他無奈地回答:“我本來要學習農業經濟的,可惜沒有申請上,所以只好學國民經濟。”他告訴我,當農民是非常理想的選擇,申請的人太多了。而且,在德國大學,農業是受限專業,每10~15個申請人中才有一個被幸運錄取。與其他專業相比,農業是就業率最高的專業,只要能畢業就幾乎不會有失業的問題。 農民:最愜意的職業…See More
Dec 27,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張鳴:又見博客文字獄

文字獄是個好東西,是皇帝都喜歡。歷史書上說,中國的帝制早在1911年辛亥革命就結束了,但是,變相的皇帝,尤其是土皇帝,一直都沒有絕了種。因文章、 日記、通信而遭禍的事兒,不大不小的總是有。網絡時代,手機短信文字獄,這些年一個接一個,這邊還方興未艾,那邊又冒出了博客文字獄。一位在湖北民族學院 代課的老師,因為在自家的博客上,批評了學校校慶的奢侈,遭到解聘。去年我在博客上批評學院領導的時候,很多朋友說我很幸運,因為事鬧得那麽大,居然沒有被解聘。其實,當時的我有這個思想準備,時刻準備著學校的解聘。相信 如果學校解聘我,一定跟若幹短信文字獄一樣,有充分而且正當的理由。雖然學校沒有解聘我,但我知道,學校和有關部門,對我這種揭露學校陰暗面的行為,非常 不滿。領導也是人,長了耳朵,都喜歡聽好聽的,一旦自家園子裏有了點負面的事,第一個動作就是防記者,生怕涉及自己的負面新聞曝光。如果趕上有內鬼,主動爆料, 真是恨不得殺了這人的心都有。但是,領導也不想想,畢竟目前還是單位體制,單位內的人,惹自己的領導,要付出多大的的代價?有這樣大的代價,內鬼還要公然…See More
Dec 25,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耿銳斌·加裏寧格勒——讓俄德糾結的“飛地”

從莫斯科向西飛行不到兩小時,在跨越白俄羅斯和立陶宛兩國後便又重新回到了俄羅斯境內,這片位於波羅的海之濱的俄羅斯飛地就是加裏寧格勒州。作為俄羅斯最西端的一片領土,它還是哲學巨擘康德的故鄉。1944年,盟軍的空襲重創了德國納粹第一軍區司令部所在地的柯尼斯堡,幾天幾夜的大火把城市變成一片焦土。德國戰敗後,柯尼斯堡及周邊地區按波茨坦協定並入蘇聯版圖。1946年,為紀念當時去世的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米哈伊爾·加裏寧,該市由柯尼斯堡更名為加裏寧格勒,其周邊地區為加裏寧格勒州,並沿用至今。雖然歷經磨難,但是這個原來的東普魯士首府仍然會不時向世人展現它的歷史印記。在加裏寧格勒街頭,會經常看到凹凸不平、表面被磨得發亮的石板路。對於地處東歐平原的俄羅斯歐洲部分而言,石料算得上貴重的建材。類似的街道,在俄羅斯並不容易看到。每年都有很多德國遊客光顧這裏。他們大多慕名而來,主要是想親眼看一看先輩們曾居住過的地方。城市裏的很多石板也被德國人當寶貝一樣用集裝箱運回國去,以用於對先輩的緬懷和對家族的永久紀念。同城區相比,郊外則更明顯保存了其幾十年前的風貌。當汽車行駛在鄉間道路上時,司機會指著馬路兩邊高大茂密的樹木…See More
Dec 18,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丹麥老城博物館:一本活的歷史書

馬夫駕著馬車在荒徑上飛馳,農婦身著厚重的長裙在田野裏勞作,手工藝人們在作坊裏打磨工具——這些都是幾個世紀前典型的歐洲鄉鎮生活。時過境遷,人們似乎只能借由書本、電影、畫作追憶當時的風土人情。然而位於丹麥奧胡斯的“老城”博物館卻能給人以時空交錯之感。“老城”博物館(Den…See More
Dec 15,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photo

Aji Ariambodo:Little Hanoman

Little Hanoman Performing Arts from Surakarta, Central Java, Indonesia,"Little Hanoman".More Lovely Photos From Surakarta, Please Clickhttps://500px.com/photo/175760045
Dec 13,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張夢陽·哈佛的校門

哈佛大學是世界著名學府,已有300多年歷史,出了6位美國總統、32位諾貝爾獎得主。我對哈佛一直心向往之,渴望能夠瞻仰它的校容,沐浴它的校風。心想,這所名校一定很堂皇,即使不像紐約那樣矗立著摩天大樓,也一定是很現代、很富麗的。所以一到門口,就趕緊下了車。但是,進入我眼簾的竟是一座古舊、簡樸的校門。紅磚砌成,拱形的門洞,黑色鐵制的大門,門框上面是三角形的尖頂。兩邊圍墻也是紅磚砌的,中間是陳舊的鐵制護欄。我簡直驚住了,問導遊:“這是哈佛大學的校門嗎?”導遊有些不以為意地說:“當然是啦。”潛台詞是:我還能領錯了嗎?我禁不住又問:“是否還有其他的門?”導遊說:“這是歷史上的舊門。周圍還有很多門。”我於是想,說不定還有新建的堂皇的大門,就向旁邊走去。可是,周圍的旁門依然是紅磚、鐵柵,依然很簡樸。我被這種古舊和簡樸驚呆了!走進校園,依然是古樸的紅磚樓房,很敦實、安靜,卻並不華貴。校園也不大,僅相當於中國一所地區性學院。這就是我久已向往的哈佛大學嗎?是的,一點沒錯。我不禁想到了中國學校的校門。甭說大學,就連一所重點中學的校門也比哈佛大學的壯觀。據說有家地區級的大學花幾千萬元修建了一座超豪華的大門。後來…See More
Dec 13,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周增祥·轉敗為勝

許多年以前,有個年輕的美國律師,陷入深度的消沈和憂郁之中。他的朋友把他能接觸得到的小刀和刀片都移走,因為怕他萬一想不開走上絕路。在這段時光,他寫下了自己的心態:“我現在是世上最不幸的人。究竟我能不能突破困境,我也不敢說,我有預感,似乎不會好轉。”這位年輕律師,後來竟做了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他就是林肯。留些時間思考美國聯太平洋鐵路公司總經理威廉·傑佛斯搭乘該公司鐵路專車公出。在某一站,車上司機到他的專用車廂來找他,有事詢問。當時傑佛斯正忙於擬一份電報稿,所以隨便答應,沒有正面看那司機。司機傲然地說:“你這態度很不夠意思,不要把自己弄得太忙。留些時間,萬事都思考周到才是。”說完就掉頭走了。總經理覺得司機的話一針見血,所以聽了不但不以為忤,反而肅然起敬,就濃縮他話中的精義,制成精致的卡片,壓在玻璃板下,作為座右銘:“人生何必太匆匆,留些時間思考。”飛蛾救女王一輛快車在濃霧中從英國鄉下駛向倫敦,車上有維多利亞女王。司機突然發現車前有個黑影正急速揮動雙臂,司機馬上停車,助手下車查看,卻不見那揮手的人。司機親自下車查看前面有什麼危險,發現距離車頭180多米處,鐵路橋梁被水沖走,死神就在眼前。…See More
Dec 11,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張勝亨·21個日日夜夜

青年工人德靈和營業員阿珍相戀已經三載。到如今,一套新穎的家具已經買好,其他結婚用品也陸續籌齊。想到即將開始的小家庭生活,他倆都沈浸在幸福之中。然而,正當他倆對未來無限神往的時候,不幸卻悄悄地向他們襲來。身材魁梧的德靈近來時常頭暈、發燒,吃了藥仍不見好。1980年年底,廠裏要完成生產計劃,德靈帶病日夜加班加點地幹。元旦前夕,他終因勞累過度厥倒在爐子旁。救護車把昏迷中的德靈送到人民醫院急癥室。阿珍三步並作兩步奔進醫院,望著昏迷的德靈,淚珠奪眶而出。幾天後,化驗結果送到了姑娘手裏。啊!德靈患的竟是不治之癥——血癌。姑娘被驚呆了。她渾身無力倒在醫院走廊邊的長凳上。阿珍強作精神,找到主治醫生,懇求陪伴照顧。醫生問:“你是他什麼人?”姑娘略遲疑了片刻,回答道:“愛人。”說完,臉“刷”一下紅到耳根。他們連結婚證還沒領呢,為了能照顧德靈,她也顧不得難為情了。父親眼見親生兒子得了“絕癥”,又急又痛,含著熱淚說:“孩子,你的一片好心我曉得,但你們畢竟還未成親,怎能讓你一個姑娘家日夜陪病人呢?”“爸爸,別這麼說,您身體有病,弟弟年紀小,我不去陪他,誰去呢?再說,他也離不開我啊!”勸說德靈父親容易,說服自己父…See More
Dec 10,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鬼屋〔英國〕維琴妮亞·沃爾芙

不論什麼時刻醒來,你總聽得到關門聲。他們手攙著手,一間房一間房地走去,揭開這邊,又打開那邊,小心查看著一對作了古的夫婦。“我們就放在這裏的。”她說,但他補充道:“啊,但也放在這裏過!”“在樓上哩,”她喃喃地說。“也在花園裏。”她絮語著。“輕點,”他們說,“否則我們會驚醒他們。”不過驚醒我們的不是你們。啊,不是的。“他們在找尋著哩,他們正在拉動窗幃,”有人或許這樣說,於是又拿起書來讀上一兩頁。“現在他們找著了吧!”有人會這樣想,筆兒夾在書頁裏。於是書看累了,有人會站起來,走動觀看一番。整個屋子裏是空蕩蕩的,門都開著,只有斑鳩在安逸地細語,打谷機在遠處農場中響著。“我到這裏來幹什麼?我想找尋什麼呢?”我的兩手是空空的,“或許難道在樓上嗎?”蘋果高掛在空中。再走下來,花園和以往一樣的寂靜,只有書本已經滑進草裏去。但他們在起居室裏找著了吧。倒不是有人見過他們。窗玻璃反映出蘋果、玫瑰,所有的葉子在玻璃中都是綠色的。假使他們走近起居室,蘋果也只看到那黃的一面了,可是在那一刻以後,如果門還開著,開得緊貼著墻壁,或搖擺在地板與天花板之間——但又能看到什麼呢?我的雙手是空的,一只畫眉的影子掠過地毯。靜寂…See More
Dec 7,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汪抗·蛔蟲

高級筆桿子甲、乙二人,皆筆桿子,同為某領導起草文稿。甲每起草,一稿即通過。乙則不然,一稿總不獲通過,須經領導諄諄指點,然後出二稿,大合領導心意。後,甲被升一級,而乙已連升三級矣。乙妻問乙:“甲起草文稿,一稿即成,你須二稿方成,甲之才高於你,因何你之提拔大快於甲?”乙曰:“甲與我才力相仿。一稿通過,非我不能也,是我不為也。一稿即通過,不予領導指點之余地,不智也。二稿方通過,恰顯我善於領會領導意圖,此乃我高明之處。你何言甲之才高於我!”乙妻笑曰:“你確是領導肚裏蛔蟲。”See More
Dec 4,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英國〕王爾德·裁判所

裁判所裏寂靜無聲。人裸著身體來到上帝面前。上帝打開了人的生命簿。上帝對人說:“你一生都做壞事,對那些需要救濟的人你表示殘酷;對那些急需幫助的人,你表示兇狠和無情;貧窮的人向你求助,你不去聽他們;你不理睬我那些受苦的人的哀叫聲。你將遺產據為己有,你把狐貍放進鄰人的葡萄園。你奪去小孩們的面包,拿給狗吃,我那些大麻瘋病人居住在沼地上,過著和睦的生活,贊美著我,你卻把他們趕到大路上;我用土造出你來,可是你卻使我的土地上流著無辜者的血。”人回答說:“我的確做過這些事情。”上帝又打開了人的生命薄。上帝對人說:“你一生都做壞事:我顯示出來的'美',你追求它:我隱藏著的'善'你卻毫不註意。你房間的墻壁上繪滿了圖像,你聽見笛聲就從你放蕩的床上起來。你築了七個祭壇來奉祀我所受的罪孽,你吃了不應當吃的東西,你衣服上繡著三個恥辱的記號。你崇拜的不是能夠久存的金或銀的偶像,卻是會死去的肉身。你用香膏塗在他們的頭發上,又放了白榴在他們的手中。你用蕃紅花擦他們的腳,又在他們面前鋪上地毯。你用銻粉①染他們的眼皮,用沒藥②擦他們的身體。你在他們面前鞠躬到地,你把你的偶像的寶座放在太陽裏。你給太陽看見你的醜行,給月亮看見…See More
Dec 2,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威爾倫·備忘卡片

紙片上的最後一行寫道:“11:00,如果羅絲對我的表現滿意,我就要沖上去吻她7次,並跪下來向她求婚。”羅絲和我離婚的理由很簡單:我健忘。我老是忘記她唯一的祖父的名字,忘記每年一度的情人節的日期,忘記每天至少要吻她7次。她的自尊心受不了,要求和我離婚。我立即答應了。我也有自尊心。一年過去了。我又瞄了一眼釘在桌面上那張紙片:“如果1995年2月14日(這是我們認識三周年、結婚二周年、離婚一周年紀念日)前羅絲還沒有再婚、沒有交新朋友、沒有到這間屋子裏來,我就向她求婚。”現在是2月13日晚上9點。她光臨寒舍的可能性不大了。我開始行動起來。“安內特·卡比內羅·羅絲女士,我是儒勒·法蘭西瓦·勒布。明天是我們結識三周年紀念日,我極為珍視我們的友情,明天上午您能否賞光到我的寒舍一敘?”“很高興得到您的邀請,明天中午我將到一個朋友家赴宴,上午8點我會順路到您那兒小坐至上午11點。”電話掛上了。我接著搬出她在熱戀時寄給我的厚厚一疊信。我做了一個備忘卡片,上面詳細有序地記載了明天上午6點至11點可能涉及到的所有內容。房間裏有一只高度介於我的身高和羅絲的身高之間的櫃子,櫃子頂上就是這張寶貴的紙片的安身之所。為…See More
Nov 30,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韓新平·北方有個小木屋

小木屋的日子充滿了苦澀,住過小木屋的四十多茬子人,一生都忘不了那段有滋味的日子。在我國北方原始森林腹地的疙瘩山上,有一座平平常常的小木屋,只因那方方正正的小木屋盛滿了讓人心裏升騰熱浪的事兒,小木屋就被那兒的人們常提起常牽掛。小木屋是內蒙古森警部隊在祖國最北部97萬公頃原始森林裏防火的重要設施之一,郁郁蔥蔥沒邊沒沿的松樹,使小木屋與外界有了深重的隔膜,所以小木屋就與豐富就與多彩這類鮮亮的詞兒無緣。只是每年到了防火期(春季和秋季各3個月),才有3名森警戰士來到小木屋住下,每天到小木屋附近的高高的察森林是不是有火情。對於安格林森警中隊的官兵來說,每送一次去小木屋執勤的戰友,都要經歷一次情感的震撼。去小木屋雖非赴硝煙彌漫的戰場,但中隊的官兵們誰都知道,去小木屋就意味著接受常人難以接受的寂寞和單調生活。所以,每次送3名去小木屋執勤的士兵,是中隊所有官兵最難受也最難忘的事。”“中隊送行的隊伍從早晨太陽升起時出發,急行軍兩三個鐘頭才能到達小木屋。40多名官兵扛床的背面的拿鍋碗瓢盆的,人手一件3名執勤士兵在小木屋過日子需要的生活用品。送行官兵在森林裏跨橫桿、爬山坡、過沼澤,踏著森林裏海綿般厚厚的落葉層…See More
Nov 20,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林佩芬·白髮吟

“那個時候,我們約好了要殉情:“他同孫子講故事,“趁著夜晚,各自給家裏留了一封遺書,然後,到江邊會合,預備投江自盡——”“就一起跳到江裏去了嗎?”“哈,傻小子,要是那個時候,我們一起跳到江裏去了,現在,還會有你嗎?”他笑著拍了拍孫子的頭:“我們到了江邊,忽然想通了,打算要自殺的人,連死都不怕呢,難道還怕活嗎?一起活著不是好嗎?所以,我們就偷偷找到了渡船,坐船到了對岸,然後,逃到了一個沒人認得我們的地方——我們家裏的人,都以為我們自殺殉情了呢!”“所以啊,我和你爺爺,到現在都沒有‘結婚’呢!”她笑吟吟的接口說。See More
Nov 13, 2016
梭羅河畔 posted a blog post

斯特林堡·半張紙

最後一輛搬運車離去了;那位帽子上戴著黑紗的年輕房客還在空房子裏徘徊,看看是否有什麼東西遺漏了。沒有,沒有什麼東西遺漏,沒有什麼了。他走到走廊上,決定再也不去回想他在這寓所中所遭遇的一切。但是在墻上,在電話機旁,有一張塗滿字跡的小紙頭。上面所記的字是好多種筆跡寫的;有些很容易辨認,是用黑黑的墨水寫的,有些是用黑、紅和藍鉛筆草草寫成的。這裏記錄了短短兩年間全部美麗的羅曼史。他決心要忘卻的一切都記錄在這張紙上——半張小紙上的一段人生事跡。他取下這張小紙。這是一張淡黃色有光澤的便條紙。他將它鋪平在起居室的壁爐架上,俯下身去,開始讀起來。首先是她的名字:艾麗絲——他所知道的名字中最美麗的一個,因為這是他愛人的名字。旁邊是一個電話號碼,15,11——看起來像是教堂唱詩牌上聖詩的號碼。下面潦草地寫著:銀行,這裏是他工作的所在,對他說來這神聖的工作意味著面包、住所和家庭——也就是生活的基礎。有條粗粗的黑線劃去了那電話號碼,因為銀行倒閉了,他在短時期的焦慮之後又找到了另一個工作。接著是出租馬車行和鮮花店,那時他們已訂婚了,而且他手頭很寬裕。家具行,室內裝飾商——這些人布置了他們這寓所。搬運車行——他們搬…See More
Nov 7, 2016

梭羅河畔'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梭羅河畔's Blog

“誰是我的親母?”

Posted on January 5, 2017 at 10:41pm 0 Comments

無私的愛才最真摯感人

而且永遠不會失去Grace

我在收拾寢室的時候,朝陽斜射入窗。這是我高興做的工作,正曼聲哼唱著,忽然我覺得身後面有人。

是莉莎,我們的十五歲孩子。她臉上有奇異的表情。

“莉莎,”我說,“你嚇了我一跳。有什麼事情嗎?”

“我到底是誰?”她問。

一個冷戰順著我的脊骨而下。“咦,你是莉莎·陶姆孫呀。”我說,強做微笑。…

Continue

楊佩昌·在德國當農民是件美差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16 at 7:00pm 0 Comments

想當農民不容易

在德國留學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名叫克裏斯蒂安的同學,他抱怨,宏觀經濟課程實在很無聊。我好奇地問:“既然對經濟不感興趣,你幹嗎要學?”他無奈地回答:“我本來要學習農業經濟的,可惜沒有申請上,所以只好學國民經濟。”

他告訴我,當農民是非常理想的選擇,申請的人太多了。而且,在德國大學,農業是受限專業,每10~15個申請人中才有一個被幸運錄取。與其他專業相比,農業是就業率最高的專業,只要能畢業就幾乎不會有失業的問題。



農民:最愜意的職業…



Continue

張鳴:又見博客文字獄

Posted on December 25, 2016 at 11:31am 0 Comments

文字獄是個好東西,是皇帝都喜歡。歷史書上說,中國的帝制早在1911年辛亥革命就結束了,但是,變相的皇帝,尤其是土皇帝,一直都沒有絕了種。因文章、 日記、通信而遭禍的事兒,不大不小的總是有。網絡時代,手機短信文字獄,這些年一個接一個,這邊還方興未艾,那邊又冒出了博客文字獄。一位在湖北民族學院 代課的老師,因為在自家的博客上,批評了學校校慶的奢侈,遭到解聘。

去年我在博客上批評學院領導的時候,很多朋友說我很幸運,因為事鬧得那麽大,居然沒有被解聘。其實,當時的我有這個思想準備,時刻準備著學校的解聘。相信 如果學校解聘我,一定跟若幹短信文字獄一樣,有充分而且正當的理由。雖然學校沒有解聘我,但我知道,學校和有關部門,對我這種揭露學校陰暗面的行為,非常 不滿。…

Continue

丹麥老城博物館:一本活的歷史書

Posted on December 15, 2016 at 10:39pm 0 Comments

馬夫駕著馬車在荒徑上飛馳,農婦身著厚重的長裙在田野裏勞作,手工藝人們在作坊裏打磨工具——這些都是幾個世紀前典型的歐洲鄉鎮生活。時過境遷,人們似乎只能借由書本、電影、畫作追憶當時的風土人情。然而位於丹麥奧胡斯的“老城”博物館卻能給人以時空交錯之感。

“老城”博物館(Den Gamle)始建於1909年,於1914年對公眾開放,是世界上第一個展現城區建築文化的露天博物館,它由75棟來自20個村鎮的村落建築構成,多為木結構的房舍,由全國各地原封不動地移至奧胡斯。

整個博物館,共有27間房屋、禮拜堂和廚房,34個作坊,10間雜貨鋪和商店、5座花園,一間郵局,一間海關辦公室,一所學校及一家劇院。大多數的建築面向遊人開放,建築內部的每個房間均按不同時期的風格進行了裝修,使遊客可以一睹幾世紀以前的丹麥世俗風貌。…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