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
  • Male
  • Kuala Muda,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吉爾吉斯's Friends

  • Suyuu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Yuna Conversation
  • 慕課 庫
  • Place Link
  • kkogdugagsi 小木偶
  • Marketing Link
  • Story Link
  • idée créativ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吉爾吉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吉爾吉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水仙花

冬寒還沒有盡去;春的訊息就好像迫不及待地擠了出來。雪溶盡後;幾天暖洋洋陽光普照的日子,墻角矮叢邊;幾株水仙苗便嫩嫩怯怯地冒出了地面。真擔心;如果又無端來一番霜雪,那幾株嫩苗必將凍死無疑。那麼,花訊便徒然來得太早。於是;就想著要去買幾棵水仙來種,那種“翠袖黃冠白玉英”中國人慣見的水仙。花種找到了,買了回來,放在黑色的淺缽中,砌上白石,澆入清水,等待花訊早臨。也真快;沒有幾天;花蒜上冒出嫩碧。一晚就能茁長一兩寸。終於嫩碧中長出苞蕊。再過幾天;苞蕊綻開了。翠玉枝頭,婷婷地撐起朵朵玉盞,晶瑩剔透。花心中浮現一圈嫩黃,更顯嬌秀清靈。水仙花!中國群芳譜中的“雅客”,清供室內,滿屋生香。無須覓春邀春了;春已與我同住。黃昏時分;金色的斜陽;篩過薄紗簾,照著案上的水仙。花影映在墻上,寫出一角清幽。就想起;好久好久以前,我在詩抄本中,用毛筆;清清秀秀地抄在宣紙上一首水仙詩。那首詩是宋代詩人楊萬裏的作品。他這樣寫:“韻絕香仍絕,花清月未清。天仙不行地,且借水為名。開處誰為伴,蕭然不可親。雪宮孤弄影,水殿四無人。”這首詩;在那一角清幽裏,像冷冷山泉從記憶中流出,淺淺地浸透一個二月的夕陽天。水仙是宋代詩人吟哦中…See More
Jun 29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千古幽篁

“獨坐幽篁裏,彈琴覆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唐.王維這是一首“詩中有畫”的詩,透過任何讀者的“心眼”;都可以見出一幅明朗清幽的畫面:瀟瀟疏竹中;高士撫琴仰首,浩渺長天上,孤月一輪懸空。就那樣,孤照、幽篁、高士,透澈通明地貫穿起一個古今華夏竹的文明。詩中的“幽篁”;就是竹的雅號。竹,由曠野自然而來,卻聯系了數千年中國文明史頁。首先,會想起竹簡。沒有紙張以前,記事多刻於竹片。絲帛雖早,卻非一般普通用物。而且所謂“帛書”也須待毛筆使用以後。因此,竹帛相較,竹簡要此帛書為早。竹,便成為中國歷史的一個裏程碑。一部《竹書紀年》,記載著上自夏史;下至春秋魏國間事。根據記載,那部“竹書”集累竹簡數十車,掘自春秋魏襄王墓。雖然原有竹簡已夫,所存“紀年”卻是中國古代的重要史料。直到現在,中國造字中凡與文書或記載有關的字,如箋、策、符、籍……等,都仍帶著竹字頭。竹;豈止標志著一段歷史裏程!它也代表了中國文化的典雅和秀麗,幽篁中的高士撫的雖然是琴,然而代表中國音樂的“絲竹”“管弦”名詞中,竹制的樂器占了一半。“玉樓天半起笙歌”,“玉人何處教吹簫”,“笛中聞折柳”……這些詩句中;竹制的笙、簫、短笛,…See More
Jun 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大地藝術

前言華府的十一月,早已風寒露冷。大地褪去了晚秋絢麗的錦繡;逐漸進入一個不加色彩的冬眠。就在這個圍爐室內絕跡自然的季節裏,“好希罕”現代藝術館舉辦了一個標題為“大地的探索”展覽,特別介紹一種新興的藝術形式:大地藝術(Earth Works)。展覽會中所展出的只是一些圖片,而不是藝術作品的本身。因為這些所謂作品已成為大地景觀中的一部分,不是藝術館可以用金錢搜購搬運而來的東西。圖片中所展示的只是各種大地藝術的構型攝影,以及作品所在地及作者的簡短說明。展覽期中有每周兩次的電影短片。短片所放映的是某些大地藝術的工作過程,或者是藝術家透過影片將大地對生命相關相系的消息來啟發觀眾。無疑地,在自然環境日遭科技破壞的警惕中,“重建自然”已逐漸成為整個西方文化進展中的重要一環。所謂大地藝術,就是藝術工作者配合當地自然環境,來塑造他們構想策劃中的作品型態。換句話說,即是將傳統藝術中模仿描繪自然的繪畫和雕塑推展到進入自然本身,讓塑造的藝術構型成為自然景觀的一部分。也因此,大地藝術又稱土地策構(Land…See More
May 3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蟬

我們後院裏有泓池水,池畔築著一個露天烤爐,一季長夏;我們幾乎每天黃昏都在後院玩水,吃肉,過著簡單方便的現代“初民”生涯。然而,曾幾何時,秋涼漸起,天光早落,我們又要回到“洞居”去細數雨雪風霜的日子。後院的那片自然,也就在秋聲瑟瑟中逐漸荒涼起來。有天傍晚,不想做飯,就偷懶又在池畔烤爐上烤起肉來。爐邊的一棵果樹已開始落葉紛紛了。暮色攙入烤肉的煙裏,將黃昏揉得更濃黯。忽然池水上傳來唧唧的叫聲,我回頭一看,只見水面浮著一個大大的昆蟲,緊拍雙翅,唧唧而鳴,想要掙紮飛起,卻只管在水面打轉。眼看它將力盡而溺,就拿著烤肉的長筷子,翻轉頭來伸往水面,想要去助它“一臂之力”,但那蟲兒卻無法抓住我的筷子,只好用雙筷一把將它夾上岸來。蹲下來仔細看時,原來是一只秋蟬,黑身薄翼,就是那種鳴徹一季炎夏,又叫來漠漠秋寒的蟬──小時候抓過的,書裏頭讀過的,畫面上看過的。晚飯過後,再到後院去察看那只蟬,看它是否已展翅飛走了。我將後門的燈扭開,照亮池畔,池畔那只蟬赫然仍在原處,看樣子,它像落葉一樣,已唱盡了生命的濃夏,要蕭然秋寂了。我又拿起留在池畔烤爐上的筷子,將它夾起,放在那棵正在落葉的樹上。也許,經過一夜秋露的浸潤,明…See More
May 2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曇花之夜

廚房飯桌旁邊的窗台上,放著許多盆景植物,其中有一株是曇花。三年前,我從朋友處得來兩片曇花葉,種在土裏,漸漸枝葉茁長繁茂,如今,已長到四五尺高了。但三年過去,只有葉無花。老覺得,要看自己所種的曇花;是件遙遙無期的事,但,我還是日日盼望著。九月初臨的一個早上,陽光灑滿窗台,我坐在桌邊喝茶,一面看窗台上的幾株非洲蘭;盛開著粉紅、紫紅,和白色的花,想看曇花的願望忽然很濃切。於是眼光由矮小的非洲蘭移向那株幾乎撐到窗台頂的曇花枝葉上。陽光將那些厚實的葉子照得透亮,像一塊塊晶瑩的碧立簪。忽然,我的眼光凝住了,從一條葉邊的彎隙中,一個小小的曇花苞伸了出來。我的盼望從慢無邊際的虛無裏,凝成了那個小小的現實。而且,會一天一天地成長,直到花苞綻放。一開始,花苞不到一寸長,指向窗內的方向。漸漸地,它茁長伸展,一星期後已長到三四寸長。然後,它開始彎向窗外,好像要啜飲早上透過玻璃窗的第一線曝光。花莖更長,花苞更大,兩星期後,由蒂而莖而苞,已有七八寸長了。形成直角彎度,觸到用以支撐枝葉的竹桿時,花苞自行右轉,避過竹桿,依然迎向早晨的曙光。花開的那天早上,花苞微微展瓣,朝陽照射下,透著白色的瑩光。黃昏,陽光消隱,花苞…See More
May 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夜談

有朋自遠方來,生起一竈爐火;把酒夜談。寒夜靜屏寒窗畔,爐火酒香裏,將人生握入方寸股掌──過去未來,地北天南,都付聚首一席話。想當年,屋頂閣樓間,五條大漢同起同息,把那中學書本,啃個滾瓜稀爛。到頭來,還是註定,命運有長有短。有的考入大學首府,有的落入谷底孫山。一場如兄如弟,從此各自東西。記否十八歲時的綺旎舊夢?泡著那妞兒如醉如狂?到如今夢中人安在?聞道在美國西岸,不再是什麽天邊。聽說已經是綠蔭枝滿,發福長胖。不想再見到她了!還是保持個好印象,留點余夢,來補當年斷腸。唉,我也斷過腸,那一年,興高采烈,籌備訂婚喜宴。誰知一個意見相左,大起摩擦,一個勁兒不相忍讓,訂什麽婚?算啦!後來結了婚,雖不是意中人,倒也能相護相守,共撐風雨人生。婚姻本是個框框,將生命框入常軌平淡,少不了柴米油鹽,更須要噓寒問暖。望前程,但盼孩子快快成長,好將人生職責交棒。想起大學時代的那一幫,才華本自相當。踏出不同的道路時,人生境界便各有悲歡。有的事業如意,婚姻卻破散。有的,有情人終成眷屬,創業途中卻累遭挫傷。有的……唉,英年早逝,壯志未酬,理想中斷。白發哭黑發,紅顏嘆成單。人間莫此更蒼涼。勸君切莫學高鵬,留取心魂,相慰…See More
Apr 10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蟋蟀 天涯外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三千年前,詩經裏一個豳國詩人那樣說。三千年後,在我天涯郊寓的客廳裏,忽然有蟋蟀躲在沙發下鳴唱。一樣是秋天!宇宙運轉依舊,任人間萬難千劫,斬不斷一世紀又一世紀的秋愁。而蟋蟀;總是叫來一秋,又送走一秋。猶記兒時抓蟋蟀的往事:天色微明即起,結伴去到村野,踩著草上的晨露,豎起耳朵聽蟋蟀的鳴音。順著鳴音翻開覆在菜田上的稻衣,颼的一聲;蹦出了蟋蟀。大夥兒幾聲吆喝,有時蟋蟀跑了,也有時,成為我們的“階下囚”。把蟋蟀放在瓷缸裏,還放些黃花和飯粒。夜裏,蟋蟀依舊會鳴唱。鳴徹一屋的寂靜,卻唱不破它自己的幽囚。鬥蟋蟀也是孩提的一種遊戲。拔下一根頭發;在兩個蟋蟀間引逗挑撥。蟋蟀果然一怒鬥將起來。有的鬥破翼,有的鬥斷腿,得勝者,鼓翼高鳴,戰敗者,逃竄而去。孩子們又叫又笑。童年的季節裏,沒有秋天。住在台灣的那些年,城市生涯,不見蟋蟀。可是,旅居爪哇時雖居鬧市;又見蟋蟀。瓜哇人將蟋蟀抓來放在木盒中,拿到集市出賣。集市中還有人賣鬥蟋蟀的小竹籠。但我只是看看,從沒有買過,童心已遠,過去的歲月無法留戀。而爪哇,是熱帶季候,沒有秋天。如今,重返天涯郊居,蟋蟀的鳴唱裏,翩然…See More
Apr 8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梵天之舞──一個印度藝術形象的詮釋

看了一部有關印度文化的記錄短片《梵天之舞》(Dance of…See More
Apr 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楓葉 嬋娟月

明明是一樣的日子,忽然覺得空氣裏有一種不同的信息──不像春天的慵懶,不像夏日的騰躍,而像一種凝神中的靈透。白日裏;天空像加了一層藍,陽光像添了一抹金,地上的影子也勾畫得格外分明。黑夜中蟲聲露華更重,月色更顯得清澈孤冷。這些信息來時;總是秋天!院中的楓樹仍然繁茂,只是清晨起身,地上會有落葉,雖然只是少少幾片片,卻也載著將近的秋訊了。再過些時,就會紅葉紛紛,舞盡西風後,便催走了另一年!而舞來一秋又一秋的紅葉,總向我招展著那個初來美國時;住在新港(New…See More
Apr 4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掃葉

院子裏,前前後後共有五棵楓樹,品種不同,葉子大小形狀也各異,有的是手掌般大小五角星形,有的是金幣般大小的三角爪形。盛夏時,一色濃碧,張漫如傘,在院子草地上,撐起五“界”清涼。秋天時,葉子出現不同的色彩,有黃、有紅、有赭……亭亭五色華蓋,繽紛熱鬧了一季秋光。夏夜裏,不知名的夏蟲,在樹蔭裏徹夜鳴唱。有時竟唱斷了我的夢鄉路。午夜醒來,滿耳蟲鳴。秋夜裏,蟲聲息了;秋風裏,落葉簌簌作響,像窗下徘徊的腳步聲。枕上傾聽,惆悵無眠。那五棵樹,像五桿標志,將一年四季標志得很分明。除了秋天,春夏時分,樹枝綻破新蕾嫩芽,逐漸成葉成蔭。冬天裏,偶在黑夜中佇望,枯枝參差,簪著顆顆寒星,凍住遙天歲末的光景。不過,五棵楓樹上的季節,只有秋天表現得最細致,也最華麗;最生動,也最難堪。殘夏末盡,秋涼尚遠,清晨走到院子裏,偶爾會見到幾片飄落的枯葉。那時候,秋訊,就像偶爾碰在臉上的蜘蛛網,感覺到了,卻摸不著痕跡。雲天浩浩,艷陽依舊灸人。然後,綠蔭裏爆出幾抹殷紅或嬌黃,風裏漸透涼意,天空更形高遠。那時候,秋,就在不遠處潛移顧盼。最後,秋天真的來到了。早上推窗,五棵楓樹,撒開滿眼繁華,朝陽裏,仿佛春花。只是,逼人的早晨清氣,隱…See More
Feb 24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園林和陋巷──兩種戲劇經驗和聯想

園林中的莎昆妲蘿《莎昆妲蘿》是一部古典梵劇,完成於五世紀時印度文化黃金年代的學達王朝。一般都認為莎昆妲蘿是梵文文學中的一大傑作。十八世紀末譯為英文,接著有法文和德文的譯本。歌德曾對這部梵文劇本讚揚推崇。我小時候曾讀過中譯本,譯述者是糜文開先生。這個故事簡述如下:杜仙塔國王帶領騎隊來到一座林間行獵,見有糜鹿奔竄,乃緊追不舍。忽聞林間隱聖甘發的慈音,勸王饒舍糜鹿一命。國王收射放鹿而去,甘發於是祝福他將來有一個不平凡的王嗣。這時候,甘發所收養的女兒莎昆妲蘿正走向林間澆灌花木,不期而遇國王,雙雙同墜愛河。國王和莎昆妲蘿在隱寮秘密行婚禮後,先行返回王都。臨行將王者戒指相贈,並允迎娶入宮。國王去後,莎昆妲蘿因過份思念而怠慢了甘發。甘發怒而下咒雲:國王必將遺忘莎昆妲蘿。一番求情後,甘發緩咒,改為國王必要見到戒指才能憶及舊情。時日荏冉,莎昆妲蘿身孕已重,而國王迎娶無期,甘發便打發行裝,遣送女兒上京入都。國王因甘發之咒已不覆記憶往事,莎昆妲蘿出示戒指之際,發現戒把已不知去向。國王斥為騙局,莎昆妲蘿羞憤而去。忽有漁父入宮獻售戒指,國王見戒指而猛憶舊情。但莎昆妲蘿已隱跡山林不知去向。國王郁郁不樂,從此致力於…See More
Jan 28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歌舞伎 枯石園 歷史的竄改

在一位美國朋友的餐宴上,大家談起華府新近的各項文化活動:國家藝廊的西班牙畫展、甘乃迪中心的日本歌舞伎演出、……。談到日本的歌舞伎,坐在我身邊的一個經濟學教授就想起兩件往事。一是當他在日本訪問時,曾和一個日本人談起台灣近年來的經濟起飛。那個日本人便有感而言:中國人又勤奮又廉儉,怎能不騰達?可是,當他訪問台灣時,聽有關人士談及日據時代日本文獻中提到台灣發展情形,對中國人下評語:台灣根本難以發展,因為中國人又懶惰又貪婪。這位教授覺得奇怪,為何日本人對中國人有那樣前後矛盾的批評。我想了一想,不客氣地說:日本人對什麼事都要處心積慮,刻意為之。連歷史的事實都可以更改,就別說不同時代情況下所給的評語了!那次餐宴後,幾個研究日本文學和戲劇的朋友,邀我同去甘乃迪中心看歌舞伎。這次日本傳統歌舞伎在美國為期四周的巡回演出,是轟動一時的盛事。時代周刊、紐約時報、以及華府郵報等都曾撰文介紹。雖然是完全傳統式的道地演出,但觀眾可由租用的耳機聽專家用英語逐步講解,“耳聞”並“目睹”,每一個人都可以對劇中點滴了解無遺,並沒有什麼隔閡感。除此之外,歌舞伎在各地演出前有酒會招待、英語旁白影片放映、海報贈送和張貼。可以說,…See More
Jan 25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陋巷中的浮士德

浮士德和魔鬼的故事,本屬於德國一個民間傳說。傳說中的浮士德是一個廣遊博覽的智者,卻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向魔鬼換取知識、權威和青春。十六世紀傳說中的浮士德,到了十九世紀;成為德國大文豪歌德一部詩劇的主人翁。《浮士德》之名也就為全世界稍習西洋文學的人所知曉。劇中的浮士德原是一個長年孜孜不倦的學者。但他不停不息追求學識探索人生的結果,只是使形骸日益枯槁,心靈裏並沒有寧靜和滿足。就當他在不寧不足中想用自殺來結束晚境時,魔鬼乘機來打交道。引誘他將靈魂作押來換取一個嶄新的人生。恢覆了青春的浮士德;遇見純潔美麗的葛瑞青。一度相愛後,葛瑞青暗懷身孕。葛瑞青的哥哥不甘妹妹斷送清白,向浮士德尋仇格鬥不幸身亡。葛瑞青於此內疚日深,私自產子後將嬰兒扼殺而觸犯死刑,終於身陷囹圄。服刑前夕,浮士德趕到獄中向葛瑞青讖悔要求一同逃亡。葛瑞青心志已堅,決心接受自己罪惡應有的懲罰──死亡。《浮士德》詩劇的上半部於此結束。詩劇的下半部所述是有關浮士德在歷經磨難試煉後,終於悟及人生的真諦在於發揮所能造福群眾。於此,上帝便在人性最後的升華中戰勝了魔鬼。浮士德終在大去之日靈魂便迎入天庭。而我所看到的《浮士德》演出,是那以悲劇作結…See More
Jan 24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嚇你暈”以後

我終於把那個大南瓜鏤空雕成了一張大笑臉。黃昏時刻,在南瓜裏點亮一支短燭,放在門前,讓那粲然生輝的笑臉去迎接黑夜。我轉身入內,將一包包趕到市場買回的糖果,放入大木盤中,看來一切停當後,我沏上一杯新茶,坐在客廳裏,等候一年一度“嚇你暈”(Halloween)時刻的到來。天黑後,門外響起了扣門聲,我將門打開,一陣吱吱喳喳的童音,幾個鬼鬼怪怪的形影:“不給糖,就搗蛋!”(Trick or…See More
Jan 22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鬼節秋遊

每年鬼節(Halloween)到來前,我會隨節俗傳統,去市場買一個大南瓜;鏤空雕成笑瞇瞇的南瓜臉,放在門前,去迎接一年一度戲謔歡笑的“群鬼”夜。也會準備各色各樣的巧克力糖,裝進大木盤,靜待群鬼敲門到訪。門開處,一聲聲:“Trick or…See More
Jan 1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新年

十二月大地繁華盡滅。然而,隨著耶誕節的到來,天地間又迸發燦開著另一種色彩。美國民間,家家戶戶,都全心全意地投入他們的傳統──選購禮物、裝飾彩樹、懸掛松柏圈、點燃耶誕燈……,無論走到那裏,都有平安夜的音樂歌聲在響,長青樹的松香也到處彌漫。還有扮演的聖誕老公公,還有塑膠的雪人和麋鹿……,就在這紅紅綠綠熱熱鬧鬧的節慶年景裏,盡管我也像別人一樣地忙碌著,寂寞,卻不知什麽時候,像蛛絲網;一寸一寸地爬上心房的,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角落,悄悄地織著另一幅歲暮年景──屬於中國的,無關十架馬槽的,遺落在奔波歲月之外的,我兒時的節慶。記憶中歲末的中國年節,色彩一如耶誕,艷紅鮮綠,金碧輝煌。門楣上褪色的對聯又換上新的殷紅,迎接新歲的心靈裏,像紅紙上的鮮明字跡,寫著不變卻又恒新的希望和祝福:“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還有除舊的爆竹,一聲又一聲,一串又一串,此起彼落,將一個蕭索冷落的老寒天,響成了一個歡騰喧嘩的新世界。年夜飯的團圓桌上,年年有魚、十錦菜、八寶飯……將人間新歲象征得豐饒而美滿。大年初一,拜年聲散發著落星如雨般的“恭喜恭喜”。待客的果物裏,黃澄澄的大椪柑,祝你大吉大利。香噴噴的煎年糕,祝你歲…See More
Jan 14

吉爾吉斯's Blog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蟋蟀 天涯外

Posted on April 7, 2017 at 4:55pm 0 Comments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三千年前,詩經裏一個豳國詩人那樣說。

三千年後,在我天涯郊寓的客廳裏,忽然有蟋蟀躲在沙發下鳴唱。

一樣是秋天!

宇宙運轉依舊,任人間萬難千劫,斬不斷一世紀又一世紀的秋愁。而蟋蟀;總是叫來一秋,又送走一秋。…

Continue

程明琤《歲月邊緣》梵天之舞──一個印度藝術形象的詮釋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52am 0 Comments

看了一部有關印度文化的記錄短片《梵天之舞》(Dance of Shiva)。起初以為片中敘述的是“梵天”(Shiva)這個印度教天神。在雕塑藝術中、在印度教中,“梵天”代表創造和毀滅的大神,廣受信徒敬畏和膜拜。而且,“梵天”更是舞蹈之神,啟發歷代藝術者的創造和思維。據說,從銅塑到石刻,各種“梵天”的舞姿可達一百多種。我想要看的,就是那種不同舞姿的形象攝影和敘述。…

Continue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楓葉 嬋娟月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51am 0 Comments

明明是一樣的日子,忽然覺得空氣裏有一種不同的信息──不像春天的慵懶,不像夏日的騰躍,而像一種凝神中的靈透。

白日裏;天空像加了一層藍,陽光像添了一抹金,地上的影子也勾畫得格外分明。黑夜中蟲聲露華更重,月色更顯得清澈孤冷。這些信息來時;總是秋天!

院中的楓樹仍然繁茂,只是清晨起身,地上會有落葉,雖然只是少少幾片片,卻也載著將近的秋訊了。再過些時,就會紅葉紛紛,舞盡西風後,便催走了另一年!而舞來一秋又一秋的紅葉,總向我招展著那個初來美國時;住在新港(New Haven)的秋天。…

Continue

程明琤《歲月邊緣》掃葉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5am 0 Comments

院子裏,前前後後共有五棵楓樹,品種不同,葉子大小形狀也各異,有的是手掌般大小五角星形,有的是金幣般大小的三角爪形。盛夏時,一色濃碧,張漫如傘,在院子草地上,撐起五“界”清涼。秋天時,葉子出現不同的色彩,有黃、有紅、有赭……亭亭五色華蓋,繽紛熱鬧了一季秋光。夏夜裏,不知名的夏蟲,在樹蔭裏徹夜鳴唱。有時竟唱斷了我的夢鄉路。午夜醒來,滿耳蟲鳴。秋夜裏,蟲聲息了;秋風裏,落葉簌簌作響,像窗下徘徊的腳步聲。枕上傾聽,惆悵無眠。

那五棵樹,像五桿標志,將一年四季標志得很分明。除了秋天,春夏時分,樹枝綻破新蕾嫩芽,逐漸成葉成蔭。冬天裏,偶在黑夜中佇望,枯枝參差,簪著顆顆寒星,凍住遙天歲末的光景。…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