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
  • Male
  • Kuala Muda,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吉爾吉斯's Friends

  • Suyuu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Yuna Conversation
  • 慕課 庫
  • Place Link
  • kkogdugagsi 小木偶
  • Marketing Link
  • Story Link
  • idée créativ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吉爾吉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吉爾吉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1)

在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爾機場下飛機,進入航站才幾步,我就被一塊天花板下懸著的指示牌吸引住了。這是一個指明通往迎賓廳、出口和簽轉櫃臺的方向指示牌,鮮亮的黃顏色,長兩米,高一米。指示牌設計也簡單,鋁制的箱框,鑲著塑料的指示牌,通過小鋼柱連接,從電纜線和空調管路密布的天花板掛下來。指示牌很簡單,甚至太過普通,但它卻讓我快樂。用"異國情調"來形容這種快樂也許有些不同尋常,卻是合宜的。指示牌上有好幾處顯出這種異國情調,如荷蘭文寫的“迎賓廳”一詞中的兩個並置的a;“出口”一詞中字母u和i連在一起;除了荷蘭文,指示牌上還標有英文副標:用balies來表述desk的意思,還采用了一些實用新潮的字體。這個指示牌之所以讓我快樂,原因之一在於它是第一個肯定的見證,表明我已經到達了一個"別的地方"。它是異國的一個標誌。也許對那些不太註意的人來說,這指示牌並不顯眼,但在我的國家裏,這類指示牌是決不會以此種形式出現的。首先,它的黃色不會如此鮮亮,上面的字體可能會柔順些,並更多懷舊色彩;其次,它也不會考慮外國人是否會弄不清方向,不會加上其他語言的提示或副標,而且單從語言上看,指示牌上也不會出現並置的字母a,這種特別的…See More
4 hours ago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4)下

在各種交通方式中,火車也許最益於思考:同輪船和飛機比較,坐在火車上,我們決不會擔心窗外的風景可能會單調乏味;其速度適中,既不會太慢而讓我們失去耐性,也不會太快而讓我們無法辨認窗外的景觀。在行進過程中,火車能讓我們瞥見一些私人空間,譬如說,我們可能剛剛看見一位女士正從廚房的餐臺上拿起杯子,緊接著看見一個露臺,露臺上正睡著一位先生,再接下來,看見公園裏一個小孩正在接一只球,至於拋球的人我們卻看不見……這些私人空間,雖是短短的一瞥,卻給人遐思。在一次旅行中,火車行進在平坦的原野上,我的思緒差不多完全放松下來。我想到了父親的死,想到了我正在寫作的關於司湯達的論文,還想起了兩個朋友間的猜忌。每次只要我的思考遇上死結,腦海一片空白,我就會把目光轉移到車窗之外,讓視線鎖住一個目標,然後跟住它一會兒。,直至新的想法開始成形,並能在沒有壓力的情形下將思緒厘清。在長時間的火車夢幻的最後階段,我們會感覺自己返歸本真——亦即開始清楚那些對我們真正重要的情感和觀念。我們並非一定得在家裏才最有可能接近真實的自我。在家時,家庭裝設會阻撓我們的改變,因為它們並沒有改變;家居生活的模式也讓我們維持著日常形象,而這形象,…See More
Oct 1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4)上

黃昏時分,汽車沿著盤旋的公路穿行於大片森林之中。車頭燈的強光,不時射在路旁大片的草地和路旁的樹幹上,以至於每塊樹皮和每根草莖的形貌都清晰可辨。在森林裏,車燈的光線慘白、強烈,似乎更適用於醫院病房。汽車繞過彎,車燈照在似在昏睡的路面上,這些草地和樹幹又沒入一片黑暗中。一路上很少見到別的車輛,偶爾碰到的,也是迎面來的,亮著車燈,像是在逃離其身後夜的黑暗。車內昏暗,儀表板發出紫色的光。突然,在前方一塊空闊地上出現一片亮光——是一個加油站。這是這條公路駛入這最茂密也是最大的一片森林之前的最後一個加油站,再往前方,一切都將落入黑夜的掌心——這就是油畫《加油站》所表現的場景。加油站的管理員離開了房間,在油泵前檢查汽油存量。房間內溫暖明亮,燈光強烈,一如正午的煦陽正撒滿室外的大院。室內也許還有一只收音機在開著。管理室靠墻處,除了有糖點、雜誌、地圖和車用窗簾,也許還整齊地擺著一排油桶。和十三年前創作的《自動販賣店》一樣,《加油站》表現的也是一種孤獨:一座加油站獨立於越來越濃的暮色中。在霍珀的畫筆下,這種孤獨同樣呈現得強烈深刻且令人神往。畫布右邊像霧一樣開始蔓延的黑暗同加油站形成鮮明對照,黑暗是恐懼的信…See More
Oct 8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3)下

1906年,霍珀二十四歲,他前往巴黎,並在巴黎發現了波德萊爾的詩歌。從那以後,波德萊爾的詩作便成了他終生誦讀的對象。我們不難理解他對波德萊爾的迷戀:他們對孤獨、都市生活、現代社會,以及他們對夜的寧靜和旅行過的地方持有相同的看法。1925年,霍珀買了一輛二手道奇車,這是他一生中買的第一輛車,然後,從他在紐約的家一直開到新墨西哥。這之後,他每年都有幾個月的時間在外旅行,不管是在路途中、旅店房間裏、汽車後座上,還是在戶外和餐廳裏,他都留下了大量素描或油畫作品。1941至1955年間,他五次穿越美國。他住過西佳、戴爾·哈文、阿拉莫·普拉紮和藍頂等旅店或汽車旅館。路邊寫有"空房,配電視、有獨立洗澡間"的霓虹廣告牌一閃一爍,常常會吸引他;鋪有薄床墊和幹爽床單的床,正對著停車場或一塊塊修剪平整的草地的大窗臺;很晚入住卻又一大早離開的旅客留下的一絲神秘,接待櫃臺擺放的當地景點的宣傳冊子,以及停放在靜靜的過道上堆滿物品的酒店房間整理車等等,這一切都吸引著他。至於每日飯食,霍珀常在各種牛排、熱狗快餐店解決。經過有美孚、標準石油、海灣、藍太陽等標誌的加油站時,他也會給車子加油。而且,霍珀往往在這些人們忽略甚…See More
Sep 1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3)上

飛機上的食物,如果是坐在廚房裏享用,可以說是毫無特色,甚至讓人倒胃,但現在,因為面對的是雲海,這些食品卻有了不同的滋味和情趣,一如坐在海邊峭壁之巔,一邊看驚濤拍岸,一邊野炊,這時吃哪怕是普通的面包和奶酪也會讓人神采高揚。僅依賴飛行中的小餐板,在原本毫無家的情趣的機艙內我們感覺到了如家的自在:我們吃的是冷面包卷和一小盤土豆色拉,賞的是星際美景。細看之下,我們發覺機艙外陪伴著我們的雲朵並非是我們想象中的情形。在一些油畫作品中,或者是從地面上看去,這些雲朵看上去是平平的橢圓體,但從飛機上看去,它們像是由剃須泡沬層層堆砌而成的巨型方尖塔。它們和水氣的關聯是顯而易見的,但它們更容易散發,更加變幻無常,因而更像是剛剛爆炸的東西所產生的塵霧,仍然在變異之中。人們至今還在困惑,為什麼不可以坐在一團雲上。波德萊爾清楚如何表達對這些雲朵的喜愛。"告訴我,你這個神秘的人,你說說你最愛誰呢?父親還是母親?姐妹還是兄弟?哦……我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沒有姐妹也沒有兄弟。那朋友呢?這……您說出了一個我至今還一無所知的詞兒。祖國呢?我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美人呢?如果她真的美若天仙,長生不老,我會很愛她,全心全意。金錢…See More
Aug 7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2)下

波德萊爾羨慕的不僅是旅程的起點或終點,如車站、碼頭、機場等地方,他也羨慕那些交通工具,特別是海上行駛的輪船。他曾寫道:"凝視一艘船,你會發現它散發出深邃、神秘的魅力。"他到巴黎的聖尼古拉斯港觀看平底船,到魯昂和諾曼底的港口觀看更大的船只。他驚訝於和這些船只相關聯的科技成就,它們竟能使如此笨重復雜的船體協調合作,優美地穿行海上。一艘巨輪讓他想起"一個龐大、復雜卻又靈活機敏的動物,它充滿活力,承載著人類所有的嗟嘆和夢想"。我在觀看一架較大型的飛機時也會有同樣的感想:飛機也是一個很"龐大"很"復雜"的動物,盡管機身龐大,盡管低層大氣一片混沌,它卻仍能找準自己的航向,穿越蒼穹。一架飛機停靠在一個登機口,相形之下,它周圍的行李車和檢修工是如此的渺小。看見如此場景,人們會拋開所有的科學解釋發出驚嘆:如此龐大的飛機如何能移動,哪怕只是移動幾米,遑論飛到日本!樓房,也算是人類所能建造的少數可與之相比的龐然大物之一,但地球的輕微震動便可能使它們四分五裂,它們透風滲水,強風下,還會遭受損壞,比不得飛機的靈活和泰然。生活中很少有什麼時刻能像飛機起飛升空時那樣讓人釋然。飛機先是靜靜地停在機場跑道的一頭,從機艙…See More
Jul 8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2)上

從機場北跑道附近的停車場看去,天空中的波音747飛機起初只是一個耀眼的白色光點,似流星墜向地球。波音747已在空中飛行了十二小時。它是拂曉時分從新加坡起飛,飛越了孟加拉灣、德裏、阿富汗沙漠和裏海,接著,它飛越羅馬尼亞、捷克、德國南部,然後開始平緩降落。降落過程非常平緩,以致很少有乘客感覺到在飛越荷蘭附近灰棕色、波浪翻滾的海面上空時飛機引擎細微的變化。接著飛機沿著泰晤士河飛過倫敦上空,再往北,到哈默史密斯附近,飛機機翼上的阻力板開始展開。飛機開始在阿克斯布裏奇上空盤旋,最後在斯勞的上空,調直方向,對準跑道。從地面看去,白點慢慢變大,成了一個兩層樓高的龐然大物,巨大的機翼下懸著的四只引擎像是它的耳環。在細雨中,飛機緩緩而近乎莊嚴地迫近機場,機身後成團的雨霧凝結,像是它拖曳的面紗。飛機的下方便是斯勞的郊區。時間是下午三時。在獨立的別墅裏,有人正在給水壺灌水。客廳裏,電視機正開著,但聲音關掉了。墻上有紅色和綠色的光影移動。這就是平常的生活。而在其上方,是一架幾小時前還在飛越裏海的飛機。從裏海到斯勞,飛機是塵世的一種象征,帶著它飛越過所有地方的風塵;它永不停歇的飛行給人們以想象的力量,藉此消解心…See More
Jun 19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 1 下

查爾斯·波德萊爾於1821年生於巴黎。很小的時候,他就不願呆在家裏。五歲時,父親死了。一年後,他母親再度結婚,對於繼父,波德萊爾沒有好感。他被送到多所寄宿學校讀書。由於不守校規,他一再地被這些寄宿學校逐出校門。長大後,他發現自己和中產階層的生活格格不入。他和母親、繼父爭吵,穿劇臺上才使用的黑色鬥篷,在自己的臥室裏掛滿德拉克洛瓦的名畫《哈姆萊特》的平版復制品。在日記中,他抱怨自己深受折磨,其根源之一是"一種可怕的病魔——對家的恐懼",其次則是"幼年便有的孤獨感。盡管有家人,特別是有學校裏的朋友,一種註定終生孤獨的宿命感總也揮之不去"。他夢想著能到法國以外的地方,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在另一個大陸上,讓他徹底忘卻"平常的生活"——這是一個讓他發怵的字眼。他夢想到一個更溫暖的地方去,到《旅行的邀約》中的對偶詩句描述的神奇之所去,那裏一切充滿"秩序、美麗/華貴,靜謐和活色生香"。然而,他明白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曾經告別北部法國的陰沈的天空,結果是沮喪而歸。他動身離開法國,其目的地是印度。在海上航行了三個月後,他乘坐的船遭遇了海上風暴的打擊,停靠毛裏求斯檢修。毛裏求斯島林木蔥翠,環島都是熱帶棕…See More
May 27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 1 上

在倫敦通往曼徹斯特的高速公路旁,有一家用紅磚搭建的加油站。加油站只有一層高,有玻璃櫥窗,從那裏可以俯瞰下方的高速公路,以及路旁單調的平坦無垠的原野。加油站的前院懸著一幅巨大的塑膠廣告旗幟。上面的內容是一只煎雞蛋、兩根香腸和成堆的烤菜豆。它招攬來過路的司機,也吸引了鄰近田野裏的一群羊。我是在傍晚時分到達這家加油站的。西邊,天空正布滿紅霞。加油站的一邊是一排景觀樹,在過往車輛持續低悶的噪音裏,還能聽到樹叢裏的鳥鳴。我已經在路上顛簸了兩個小時,孤獨地看車窗外天邊的雲起雲聚;看路旁草坡外市鎮裏的燈火閃爍,看公路大橋和車窗外超前的大車小車的匆促背影……車廂裏的空調機制冷時,總發出連續不斷的劈噠聲,像是有回形針不停地落在引擎罩上。下車時,我已覺昏眩。我的感官也需要調整,重新適應腳下堅實的土地,習慣拂面的微風和夜即將來臨時似有若無的天籟。餐館裏燈火通明,有些太過暖熱。墻上掛著咖啡杯、糕點和漢堡包的巨幅照片。一位女招待在給自動飲料售賣機添加飲料。我拿了一只托盤,沿著金屬臺面滑過去,買了一塊巧克力和一份橙汁,在餐館全是玻璃窗的那一邊找了位子坐下來。大塊的窗玻璃被帶狀的米色油灰所固定,油灰濕濕的、粘粘的,…See More
May 2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 對旅行的期待 4

如果在家裏我還對巴巴多斯島念念不忘,那也許是因為我從未認真仔細且長時間地閱覽巴巴多斯島的圖片。假使我在桌上擺一張巴巴多斯島的圖片,強迫自己盯著它看上二十五分鐘,我的心智和身體也自然會遊移,為許多外在於巴巴多斯島的焦慮所糾纏;我也許會因此更真切地體驗到我們所身處的地方對我們心智的旅行的影響是如何之小。這裏出現了另一矛盾情形,只有當我們不必親臨某地去面對額外的挑戰,我們方能最自如地置身其中,對此,德埃桑迪斯一定會感同身受。在我們動身離開的前幾天,我和M打算在島上四處走走。我們租借了一輛小型越野車,開著它往北,到一處叫蘇格蘭的崎嶇陡峭的山地,那是十七世紀奧利佛·克倫威爾流放英國天主教徒的地方。在巴巴多斯島的最北端,我們參觀了動物花洞,那是海浪沖擊石崖,在崖表留下的許許多多的洞穴。洞穴裏住滿了巨大的海葵,在坑坑窪窪的石崖上鋪蔓開來,當它們伸出觸角時,看上去像是黃、綠色的花簇。中午時分,我們開始往南,到達聖約翰的教區,在那裏的一個林木蔥蘢的小山上,我們找到了一個餐館,它位於一棟古老的殖民時期留下的建築物的長廊內。餐館的花園裏長著炮彈樹,還有開滿花的非洲郁金香樹,滿樹的花朵就像是倒懸的喇叭。從一頁…See More
May 1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 對旅行的期待 3

德埃桑迪斯曾試圖到英國旅行,在這之前的許多年,他還想過到另一個國家旅行,這個國家就是荷蘭。在動身前,他把荷蘭想象成特尼爾斯、揚·斯丁、倫勃朗、奧斯塔德的畫作所描繪的地方。他期待那裏有簡單的家族生活,同時不乏肆意的狂歡;有寧靜的小庭院,地上鋪的是磚石,還可以看見臉色蒼白的女仆倒牛奶。因此,他到哈勒姆和阿姆斯特丹旅行了一趟,結果當然是大失所望。盡管如此,那些畫作並沒有騙人,荷蘭人的生活確有其簡單和狂歡的一面,也有鋪著磚石的漂亮庭院,能看到一些女傭在倒牛奶,然而,這些珍寶都混雜在一大堆乏味的日常影像中,比如餐館、辦公樓、毫無特色的房屋、少有生機的田野等,只不過荷蘭的畫家們從不在他們的作品中展現這些普通的事物而已。旅行時,置身於真實的荷蘭,我們的體驗也因此奇怪而平淡,全然不及在羅浮宮的荷蘭畫作展廳裏瀏覽一個下午來得興奮,因為在這幾間展室裏,收藏有荷蘭和荷蘭人生活中最美好的方面。有些荒謬的是,旅程結束後,德埃桑迪斯發現在博物館裏欣賞荷蘭畫作更能讓他體驗到他所熱愛的荷蘭文化的方方面面,而這種體驗,是他帶著十六件行李和兩個仆從到荷蘭旅行時所沒有的。在島上的第一天早上,我醒得很早。披上酒店提供的睡袍,…See More
Apr 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 對旅行的期待 2

實地的旅行同我們對它的期待是有差異的,對此觀點,我們並不陌生。對旅行持悲觀態度的人(德埃桑迪斯應該是一個極佳的典範)因此認為現實總是讓人失望。也許,承認實地的旅行和期待中的旅行之間的基本"差異",這樣才會更接近真實,也更有益。經歷了兩個月的期待,在二月的一個晴朗的下午,我和我的同伴抵達了巴巴多斯的格蘭特利·亞當斯機場。從下飛機到低矮機場大廳間的距離很短,但卻足以讓我感到氣候的劇烈轉變。才幾個小時,我就從我所居住的地方來到了一個悶熱潮濕的所在,這種天氣,在我所居住的地方,五個月後方會來臨,而且,悶熱潮濕的程度也不會如此難耐。一切都和想象相異——相形於我的想象,這裏的一切簡直就讓我吃驚。在這之前的幾周裏,只要想到巴巴多斯島,縈繞腦際的不外乎是三種恒定的意象,它們是我在閱讀一本相關的宣傳冊和航空時刻表時開始構想並凝固成型的:其一是夕陽下挺立著棕櫚樹的海灘;其二是一處別墅式的酒店,從落地窗看過去,是鋪著木質地板、有著潔白的亞麻床罩的房間;其三呢,則是湛藍無雲的天空。如果有人要問,我自然會承認島上還有別的東西,只是我無需它們來構建我對巴巴多斯島的印象。我的行為就像是經常到劇院看演出的觀眾,僅從背…See More
Mar 2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對旅行的期待 1

時序之入冬,一如人之將老,徐緩漸近,每日變化細微,殊難確察,日日累疊,終成嚴冬,因此,要具體地說出冬天來臨之日,並非易事。先是晚間溫度微降,接著連日陰雨,伴隨來自大西洋捉摸不定的陣風、潮濕的空氣、紛落的樹葉,白晝亦見短促。其間也許會有短暫的風雨間歇,天氣晴好,萬裏無雲,人們不穿大衣便可一早出門。但這些都只是一種假象,是病入膏肓者臨終前的"回光返照",於事無補。到了十二月,冬日已森然盤踞,整座城市每天為鐵灰色的天空所籠罩,給人以不祥之兆,極類曼特尼亞或韋羅內塞的繪畫作品中晦暗的天空,是基督耶穌遇難圖的絕佳背景,也是在家賴床的好天氣。鄰近的公園在雨夜的路燈下,滿眼泥濘和積水,甚是荒涼。有一晚,大雨滂沱,我從公園走過,忽地記起剛剛逝去的夏日,在酷暑中,我曾如何躺在草地上,伸展四肢,任光腳從鞋中溜出,輕撫嫩草;我還記起那種和大地的直接接觸如何讓我覺得自由舒展:夏日裏沒有慣常的室內、戶外之別,置身大自然時,我有如在臥室裏一般自在。但現在,眼前的公園再次變得陌生,連綿的陰雨中,草地已無從涉足。此時,任何的哀愁,任何得不到快樂和理解的擔憂,似乎都能在那些暗紅磚石外墻、浸得透濕的建築,以及城市街燈映照…See More
Mar 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歌的悲涼

生活中的繁重與瑣碎使我感到萬般無奈和煩躁時,那些陳舊美麗的小歌又會回到我唇上。當歌的悲涼將心中的焦灼滌凈,眼前的世界又重新恢覆清明。多麽不可解!我們追求的不是快樂和幸福嗎?偏又只有悲傷與寂寞才能使我們咀嚼出更深更豐富的人生意義。也許這就是赫胥黎所發現的定理:“快樂本身原是一種消蝕,我們真正珍惜的情感常來自悲戚與憂傷。”也許,這也是為什麽當我迫切地需要勇氣和歡樂時;會去琢磨那些悲涼的小歌。“客中不禁思起故鄉,兒時遊釣不能忘。不禁思起我的故鄉,萬重煙水勞相望,思我故鄉,悠然神往。舊事回首半渺茫……”異國天底,誰說我們不似海涯漂萍?沒有風浪時的安定也只是一時的滯留。蒼白孱弱的根莖;終難穿過異國文化的伏流而紮根落實,在那經常不禁客中的感覺裏,總難免思及煙水之外永難再得的歡樂時光,多麽慚愧!我曾那樣不經思索地嘲笑;三五舊友相聚時談的總是過往。也曾嘲笑,朋友們不惜開車百裏,只為了中國城中的一日盤桓。更曾嘲笑,紐約留學生在麻將桌上那種拋天擲地的數回角戰……這些,就像我沈浸於歌的悲涼中一樣,原只為了減輕現實的繁重,或者從記憶中吸取一點過去的陽光。海涯外,並非都是天遼地闊。眾生營營,屢樓重閘之中竟也安於…See More
Feb 25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話魚談往

那晚是一月二十四日,中國人的除夕夜。我正在準備晚餐;外子走過來訕訕地問:“今晚吃什麽?大年除夕夜啊!”我愕然了一下,根本就忘了過年這回事,家裏就兩個人,大眼對小眼,還過什麽年?我望望盤中洗凈待烹的魚,頓時理直氣壯起來:“吃魚呀!年年有余,吉慶有余,別的都不用吃了!”真是湊巧;居然那晚準備了魚,其他就可以看作多余。所以,那晚年夜飯,就是那麽大魚一條!…See More
Feb 12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程明琤《歲月邊緣》華府初雪

在熱帶的印尼住了三年,習慣了那終年長夏的季候,無論何時,總是滿眼紅卉綠蔭。雖然有時候驕陽炎炎,不免汗流浹背之苦,我卻不曾懷念過北國的雪天。如今,又回到這有風雪的歲月裏了,那一段熱帶風光,便在迎接風雪的日子裏淡化消失。幾天來,華府天色一直陰陰沈沈,不時飄些冷雨。雲霾迷離下,萬木枯槁。放眼遠望,盡是蕭條。終於,下雪了!先是凍雨霏霏,繼而屋頂階上霰雹濺跳如珠;不久後,天色愈加晦暗,漸漸地,灑灑白雪終成“飛絮”滿窗,迷天迷地一片茫茫。下雪不像下雨那樣,滴滴答答敲得人心焦。雪下得那樣靜悄悄的,無聲無息,銷融著人間萬般塵雜。我站在窗前瞭望,頃刻間縞素遍地。自然的神筆,就那樣一下子凈化了大千萬有。雖然只是那一片單純的白,雪,卻不斷幻化和啟發著人類心靈中美的創造。畫家不斷地描繪它,詩人不斷地吟哦它,年年下雪時,雪總是一樣新鮮。“堆雪人”、“打雪仗”,更是北國孩子們在成長歲月裏生命中歡樂的主要部分。我,三年忘了雪,再見雪時,又是另一番境界。畢竟,雪是年年不同的。對雪的記憶不盡屬於歡樂,更不都屬於詩畫。在美國多年,雪在記憶中也曾揉合了生活中無可避免的艱辛。多次在上班或下班的高速公路途中遭遇大風雪,車輪將瑩…See More
Feb 10

吉爾吉斯'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吉爾吉斯's Blog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1)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43pm 0 Comments

在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爾機場下飛機,進入航站才幾步,我就被一塊天花板下懸著的指示牌吸引住了。這是一個指明通往迎賓廳、出口和簽轉櫃臺的方向指示牌,鮮亮的黃顏色,長兩米,高一米。指示牌設計也簡單,鋁制的箱框,鑲著塑料的指示牌,通過小鋼柱連接,從電纜線和空調管路密布的天花板掛下來。指示牌很簡單,甚至太過普通,但它卻讓我快樂。用"異國情調"來形容這種快樂也許有些不同尋常,卻是合宜的。指示牌上有好幾處顯出這種異國情調,如荷蘭文寫的“迎賓廳”一詞中的兩個並置的a;“出口”一詞中字母u和i連在一起;除了荷蘭文,指示牌上還標有英文副標:用balies來表述desk的意思,還采用了一些實用新潮的字體。…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4)下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40pm 0 Comments

在各種交通方式中,火車也許最益於思考:同輪船和飛機比較,坐在火車上,我們決不會擔心窗外的風景可能會單調乏味;其速度適中,既不會太慢而讓我們失去耐性,也不會太快而讓我們無法辨認窗外的景觀。在行進過程中,火車能讓我們瞥見一些私人空間,譬如說,我們可能剛剛看見一位女士正從廚房的餐臺上拿起杯子,緊接著看見一個露臺,露臺上正睡著一位先生,再接下來,看見公園裏一個小孩正在接一只球,至於拋球的人我們卻看不見……這些私人空間,雖是短短的一瞥,卻給人遐思。

在一次旅行中,火車行進在平坦的原野上,我的思緒差不多完全放松下來。我想到了父親的死,想到了我正在寫作的關於司湯達的論文,還想起了兩個朋友間的猜忌。每次只要我的思考遇上死結,腦海一片空白,我就會把目光轉移到車窗之外,讓視線鎖住一個目標,然後跟住它一會兒。,直至新的想法開始成形,並能在沒有壓力的情形下將思緒厘清。

在長時間的火車夢幻的最後階段,我們會感覺自己返歸本真——亦即開始清楚那些對我們真正重要的情感和觀念。我們並非一定得在家裏才最有可能接近真實的自我。…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4)上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39pm 0 Comments

黃昏時分,汽車沿著盤旋的公路穿行於大片森林之中。車頭燈的強光,不時射在路旁大片的草地和路旁的樹幹上,以至於每塊樹皮和每根草莖的形貌都清晰可辨。在森林裏,車燈的光線慘白、強烈,似乎更適用於醫院病房。汽車繞過彎,車燈照在似在昏睡的路面上,這些草地和樹幹又沒入一片黑暗中。

一路上很少見到別的車輛,偶爾碰到的,也是迎面來的,亮著車燈,像是在逃離其身後夜的黑暗。車內昏暗,儀表板發出紫色的光。突然,在前方一塊空闊地上出現一片亮光——是一個加油站。這是這條公路駛入這最茂密也是最大的一片森林之前的最後一個加油站,再往前方,一切都將落入黑夜的掌心——這就是油畫《加油站》所表現的場景。加油站的管理員離開了房間,在油泵前檢查汽油存量。房間內溫暖明亮,燈光強烈,一如正午的煦陽正撒滿室外的大院。室內也許還有一只收音機在開著。管理室靠墻處,除了有糖點、雜誌、地圖和車用窗簾,也許還整齊地擺著一排油桶。…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3)下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38pm 0 Comments

1906年,霍珀二十四歲,他前往巴黎,並在巴黎發現了波德萊爾的詩歌。從那以後,波德萊爾的詩作便成了他終生誦讀的對象。我們不難理解他對波德萊爾的迷戀:他們對孤獨、都市生活、現代社會,以及他們對夜的寧靜和旅行過的地方持有相同的看法。1925年,霍珀買了一輛二手道奇車,這是他一生中買的第一輛車,然後,從他在紐約的家一直開到新墨西哥。這之後,他每年都有幾個月的時間在外旅行,不管是在路途中、旅店房間裏、汽車後座上,還是在戶外和餐廳裏,他都留下了大量素描或油畫作品。…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Temer Loh posted a blog post
20 minutes ago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54 minutes ago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Bleach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葉子正绿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楊千嬅·每當變幻時

作詞:盧國沾 作曲:古賀政男 懷緬過去常陶醉  一半樂事  一半令人流淚 夢如人生  快樂永記取  悲苦深刻藏骨髓 韶華去  四季暗中追隨  逝去了的都已逝去 啊..常見明月掛天邊 每當變幻時 便知時光去 懷緬過去常陶醉 想到舊事 歡笑面常流淚 夢如人生  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4 hours ago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