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
  • Male
  • Kuala Muda,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吉爾吉斯's Friends

  • Suyuu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Yuna Conversation
  • 慕課 庫
  • Place Link
  • kkogdugagsi 小木偶
  • Marketing Link
  • Story Link
  • idée créativ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吉爾吉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吉爾吉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8)

那時有錢人都喜歡到國外旅行。意大利是最受歡迎的目的地,尤其是羅馬、那不勒斯及周邊的鄉村。這些地點常常出現在英國貴族欣賞的藝術作品中,如維吉爾和賀拉斯的詩集,普桑和克勞德的繪畫作品。其中的繪畫作品描繪了羅馬的鄉間風景和具有那不勒斯特色的海岸線。畫作通常表現的是黎明或是薄暮,天空中是一些輕柔的雲朵,雲邊是粉色和金色的。有人想像那天將會,或者已經是,非常炎熱的一天。天空中似乎很安靜,只有潺潺的溪水和劃槳聲劃破寂靜。幾個牧羊女在原野上嬉戲,看管羊兒或照顧金髮的小孩。在雨中的英國鄉間房屋里看到這樣的畫面,許多人會期盼自己能盡可能早地找到機會,渡過英吉利海峽,到意大利一遊。如同約瑟夫·愛迪生在1912年所言:…See More
Sunda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7)

幾週以後,凡·高開始另一幅"漫畫"。他告訴他弟弟,"今晚我想開始畫一間咖啡館。它晚上點著煤氣燈,是我吃晚餐的地方,這種地方叫作‘夜間咖啡館’,整夜都開著,它們在這里相當普通。夜晚四處遊蕩的人們,如果沒有錢支付一間寓所或者醉得無法被擡進寓所,可以在這里寄宿。"在創作《阿爾勒鎮的夜間咖啡館》這幅作品時,凡·高為了表現現實的其他內容而不再拘泥於"現實"的某些要素。他並沒有再現景觀本身或是咖啡館的色彩,咖啡館的燈泡變形為發光的蘑菇,椅子的背彎成弓形,地板翹了起來。然而他依然感興趣於表達他對這個地方的真實想法,而如果他必須遵循藝術的那些經典規則,恐怕無法像這樣將他的這些想法表現出來。那個澳大利亞人的抱怨在團隊中是少見的。我們中的大多數人聽完索非婭的解說後,都懷著一種重新建立起來的敬意——對於凡·高和他畫過的那片風景的敬意。但是我突然想起帕斯卡爾一句尖刻的名言,早在凡·高到法國南部的幾百年前,他就說出這樣的話了:“繪畫是多麽地虛榮,它使到我們不去讃美事物本身,而興奮地讃美繪畫所體現出來的與事物的相似性。”令人尷尬的是,在我還沒發現凡·高對普羅旺斯的描繪前,我並不那麽欣賞普羅旺斯這個地方。但是,在意…See More
Frida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6)

1888年5月初,因為覺得自己住的旅館太貴,凡·高租下了位於拉馬丁廣場2號的一座建築物的一側,這就是著名的"黃色小屋"。這座"黃色小屋"的外墻被他的主人漆成了明亮的黃色,而屋內卻沒有。凡·高對於房屋內部的設計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想讓它顯得單純而樸素,具有南方的色彩: 紅色、綠色、藍色、橙色、硫磺色和淡紫色。他這樣告訴他的弟弟,"我想讓它真正成為‘一間藝術家之屋’——沒有什麽昂貴的東西,但是從椅子到圖畫,每一樣東西都有特色。至於床,我已經買了鄉間常用的床,不是鐵床,而是大的雙人床。它的外表給人堅固、耐久且恬靜的印象。"重新裝飾完成之後,他得意地寫信給他的妹妹:…See More
Jun 1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5)

凡·高之前的畫家常常忽視這些相互形成對比的色彩,而只是將它們畫作補充的色彩,就像克勞德和普桑傳授的技法。比如康斯坦丁和畢道爾描繪的普羅旺斯,完全在柔和的藍色與棕色中細微地變化。凡·高因大家忽略了普羅旺斯的自然色彩而忿忿不平: "大多數的畫家對色彩的研究不深……沒有看到南方的黃色、橙色、硫磺色,並且如果有一個畫家用眼看到了他們沒有看到的色彩,他們就說這個畫家瘋了。"因此,凡·高摒棄了傳統的明暗對比法的技巧,大膽用原色在畫布上揮灑,將顏色的對比表現得淋漓盡致:…See More
Jun 4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4)

凡·高對絕大多數在他之前已經描繪過法國南部的畫家進行了抱怨,認為他們沒有把最本質的東西表現出來。在客房里有一本大部頭的關於凡·高的書。到這里的第一個晚上我無法入睡,因此讀了其中的幾章,我貪婪地閱讀著,直到粉色的黎明映現在窗戶的角落,才讓書頁翻開著而沈沈睡去。我醒得很晚,醒來時發現主人們已經前往聖雷米了,他們留下一張字條告訴我他們會在午飯時間回來。早餐放在臺階上的一張金屬桌上,我以極快的速度,接連吃了三個巧克力面包。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吃的時候一直在留意著管家,擔心她會把我狼吞虎咽的情形告訴給她的主人。 這天天氣晴朗,乾燥而寒冷的西北風吹亂了臨近田地里的麥穗。昨天我也坐在這個位置,可是直到現在我才注意到在花園的盡頭有兩棵高大的柏樹——這一發現與晚上我所讀到的凡·高關於柏樹的描述不無關係。…See More
May 2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3)

凡·高在阿爾勒鎮中心的許多小飯店里吃過飯。這些小飯店的墻通常是陰暗的,百葉窗緊閉,而屋外卻是陽光燦爛。有一次午餐時間,他寫信給他弟弟,說他偶然發現某些完全"委拉斯開茲式"的東西: "我所在的這間飯館非常奇怪。它全部是灰色的……一種‘委拉斯開茲式’的灰色——就像在《紡紗的女人》中的一樣,甚至連委拉斯開茲的畫作中那一條條從百葉窗縫隙透入的細細的亮光都不缺……在廚房里,有一個老女人和一個又矮又胖的仆人,他們的穿著也是灰、黑、白三色……這是純粹的委拉斯開茲式。"對於凡·高來說,衡量每一個傑出畫家的標誌,就是他們是否能夠讓我們更加清楚地看到世界的某些部分。如果說委拉斯開茲讓凡·高了解了灰色和大廚師們粗糙的臉,那麽,莫奈就是落日的導覽人,倫勃朗讓他了解了晨光,維米爾則讓他了解了阿爾勒鎮的少女。他在阿爾勒附近看到了一個少女之後,寫信告訴他弟弟說:…See More
Apr 29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2)

我們探尋美的旅程也是這樣; 我們想要從哪里開始藝術之旅,藝術作品就從哪里開始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文森特·凡·高在1888年的2月底來到普羅旺斯。那年他三十五歲,他決定獻身於繪畫不過是八年前的事。在這之前,他嘗試過做一名教師,繼而是一名牧師,但都不太成功。來普羅旺斯之前的兩年時間,他和他的弟弟泰奧居住在巴黎。泰奧是一名經營藝術品的商人,並在經濟上資助凡·高。凡·高幾乎沒有接受過什麽藝術訓練,但是那時他和保羅·高更、土魯斯·勞特累克已經成了朋友,並且他的作品和他們的作品一同在克利希大街的唐布蘭咖啡館展出。凡·高回憶他坐了十六個小時的火車來普羅旺斯的感覺: "我依然清晰地記得那年冬天當我從巴黎到阿爾勒旅行時有多麽興奮。"阿爾勒是普羅旺斯地區最繁華的小鎮,也是橄欖油貿易和鐵路工程的中心。凡·高到了之後,帶著他的背包行走在雪地里,前往距離小鎮北面的防禦墻不遠的卡雷旅館,那天很不尋常,積雪厚達十英寸。盡管天氣寒冷,房間很小,凡·高依然因為他的此次南行而興高采烈,他告訴他妹妹說:…See More
Apr 1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1)

一個夏天,我應邀和朋友一起在普羅旺斯的一座農舍里度過了幾天時間。我知道"普羅旺斯"這個詞能讓許多人產生無限遐想,然而它對於我而言並不意味著什麽。我傾向於通過這樣一種感覺,即那個地方與我並不相投,來打消自己對這個詞的聯想。沒錯,在一些聰明人眼里,普羅旺斯美若仙境——"啊,普羅旺斯!"他們會懷著崇敬之情作如此感嘆,一如他們正在觀看歌劇或是欣賞代爾夫特陶藝品。飛抵馬賽機場後,我租了一輛小小的雷諾汽車,前往主人的住所。他們的房子建在阿爾卑斯山腳下,處於兩個小鎮阿爾勒和桑特拉米之間。出了馬賽機場,我竟走錯了路,車子一直開到了濱海福斯的煉油廠。它那糾結在一塊兒的管道和冷卻塔訴說著這種液體生產的複雜性,我習慣於將這種液體注入我的汽車卻從不思考它的來處。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路,返回到N568公路,穿過拉克羅生長著小麥的大片原野,我進入法國內陸。由於時間還早,在聖馬丹-德克羅的村莊外面,離我的目的地幾公里的地方,我在路邊停下,關掉了發動機,停在一片橄欖林的一端。除了隱藏在樹中蟬的鳴叫之外,周圍都很安靜。在橄欖林的後面是一大片麥田,以一排柏樹作為分界線。那些柏樹的頂部依稀可見阿爾卑斯山脈不規則的山脊。天空湛…See More
Mar 3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壯闊(4)

在整部《舊約》中,這是上帝面臨的最尖銳的一個問題。沙漠刮起了一陣旋風,而憤怒的上帝從中給予了約伯這樣的回答:“誰用無知的言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你要如勇士束腰;我問你,你可以指示我。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你若曉得就說,是誰定的尺度?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光亮從何分路?東風從何路分散遍地?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冰出於誰的胎?天上的霜是誰生的呢?你知道天的定例嗎?能使地歸在天的權下嗎?你能向雲彩揚起聲來,使傾盆的雨遮蓋你嗎?鷹雀飛翔,展開翅膀一直向南,豈是藉你的智慧嗎?你有神那樣的膀臂嗎?你能像他發雷聲嗎?你能用魚鉤釣上鱷魚嗎?”…See More
Mar 9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壯闊(3)

據說上帝在西奈花了很多時間,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事件是他用了兩年的時間在中原地帶照顧一群脾氣暴躁、經常抱怨沒有食物,並且容易受到異教神祇引誘的猶太人。摩西在臨終前說道: "耶和華從西奈而來。"(《申命記》,33。2》"西奈山峰煙霧一片,因為上帝在火中降臨於山上,於是煙霧如同從爐子中向上升起。整座山大力震動。"《出埃及記》這樣形容。"眾百姓見雷轟、閃電,角聲,山上冒煙,就都發顫,遠遠地站立。摩西對百姓說: ‘不要懼怕,因為神降臨是要試驗你們……’"然而,聖經的記載只是加強了西奈遊人必會體驗的一個印象,那就是: 肯定是某個存在或力量有意塑造了這般景觀。他一定比人還要強大,並且擁有純粹的"自然"所不可能有的智慧。在凡夫俗子眼中,"上帝"似乎可以為這股力量正名。我們或許以為自然的力量,而非超自然的力量,一樣能造就美感和充滿力量的印象。然而當我們站在一個沙巖山谷中,看著山谷向上延伸聳起,像是一個巨大的祭壇,而這祭壇之上,正懸著一彎新月……目睹此景,我們還能堅持是自然造就了美感和力感嗎? 早期描寫壯闊之物的作家常把壯闊的景致和宗教聯系起來:1712年,艾迪生在《論想像的樂趣》里寫道:…See More
Feb 1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壯闊(2)

我的背包里有一把手電筒、一頂太陽帽和一部伯克的著作。伯克24歲時,放棄在倫教的法律研究之後,就寫了《關於壯闊和美麗理念之源的哲學探究》。他直截了當地表示: 景致之壯闊和脆弱的感覺有關。很多景致是美麗的,例如: 春天的草原、柔美的山谷、橡樹和河畔小花(尤其是雛菊),不過這些景致並不壯闊。他抱怨道,"壯闊和美麗常被人混淆,兩者所指相差很遠,有時性質可說是南轅北轍。"對於那些從丘園瞭望泰晤士河,然後驚嘆泰晤士河是何等壯闊的人,這位年輕的哲學家顯露出了一絲的不耐煩。一種景致只有讓人感受到力量,一種大過人類、甚至是威脅到人類的力量,才能稱之為壯闊。壯闊之地具體表現了人類意志所不能左右的力量。他用耕牛和野牛作比較來說明這個道理:…See More
Feb 8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壯闊(1)

由於非常嚮往沙漠,而美國西部小片風滾草被風卷起,在草地上翻騰的照片和偉大沙漠的名字,如美國加州的莫哈韋沙漠、非洲的卡拉哈里沙漠、新疆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和蒙古的戈壁又強烈地吸引了我,於是我乘搭包機前往以色列勝地埃拉特,準備到西奈沙漠漫遊一番。在飛機上,我同鄰座一名澳大利亞女子談天,她正準備到埃拉特的希爾頓酒店當泳池救生員。在飛行途中,我閱讀的是帕斯卡爾《沈思錄》里的文章:“當我想到……我佔有的這個小小的空間正要被無垠的空間吞噬,然而對無垠的空間,我一無所知,連這空間也不知道我的存在,這個念頭讓我驚恐,我也驚訝於自己出現在此空間而非彼空間: 我有什麽理由出現在此地而非彼地,有什麽理由出現在此時而非彼時?是誰讓我置身於此?”華茲華斯鼓勵我們到各地旅遊,以體驗真情,滋潤靈魂。我前往沙漠是為了讓自己感悟到一種渺小。就像被酒店的看門侍者輕視,或者被英雄的成就比下去一樣,"渺小"通常不是一種讓人愉快的感覺。不過,還有另外一種令人滿足又能讓自己感覺渺小的方式,那就是在以下畫作面前觀畫:…See More
Feb 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鄉村與城市(8)

這裏並沒有誇張的成分。幾十年後,阿爾卑斯山的景象還存活在他的心中,並且一旦喚起便重新帶給他一股力量。這些景象的復活使他信心十足地表示:我們在大自然中所見到的景象可能永遠留在我們一生的記憶中,每當它們進入我們的意識中,便能與我們眼前困境形成對比,給予我們慰藉。他稱這些自然界的體驗為"凝固的時間點"。“在我們的生命中有若乾個凝固的時間點卓越超群、瑰偉壯麗讓我們在困頓之時為之一振並且彌漫於我們全身,讓我們不斷爬升當我們身居高處時,激發我們爬得更高當我們摔倒時又鼓舞我們重新站起”對於自然界中這些細小卻關鍵的時刻的信念,使我們了解了華茲華斯在為詩作定副題時的用意:如《廷特恩修道院》的副題為"一七九八年七月十三日重訪瓦伊河畔之作"。具體的年、月和日的記載,透露了在鄉間遙望河谷的那些瞬間,或許就是生命中最重的一刻,讓人獲益良多,所以值得像生日或結婚紀念日那樣銘記在心。我也體驗過"凝固的時間點"。它發生在我拜訪湖區的第二天傍晚。我和M在安布賽德附近的一張長凳上坐著吃巧克力條。我們對所喜愛的巧克力條交換了意見。M說她喜歡裏面有焦糖的,而我卻偏愛幹硬、餅幹味較濃的。接著,我們靜了下來。我的目光停留在小溪旁…See More
Jan 29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鄉村與城市(7)

華茲華斯寫詩的目的之一是想引導我們去關註那些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卻常被人漠視的動物。我們經常只是用眼角余光瞥它們一眼,從未嘗試去了解它們正在做什麽或想要什麽,它們的存在不過是一些模糊而又普普通通的影子,例如尖塔上的小鳥和在草叢中穿梭的動物。詩人請讀者放下他們的成見,設想用動物的眼光看看這個世界,並輾轉切換於人類和自然界的視角。為什麽這樣做會有趣、甚至有啟發性呢?也許不快樂的泉源正來自我們用單一的視角看世界。在我前往湖區的幾天前,我發現有一本19世紀的書討論華茲華斯對鳥類的興趣。該書的序言中提示了運用多重視角看待事物的好處:“我相信,如果這個國家的地方消息、每日新聞或一周大事不僅記載這塊領土上伯爵、尊貴女士、國會議員和大人物的啟程和返程,而且也記錄鳥兒的抵達和離去,必定會給公眾帶來樂趣。”如果我們對這個時代或精英的價值觀感到痛心,那麽思及地球生命的豐富多彩,或許會讓我們感到釋然,讓我們記住,這個世界除了大人物的事業,還有在原野鳴叫的草地鷚。當科爾律治回頭看華茲華斯早期的詩作時,他認為這個天才作了以下的貢獻:“賦予日常事物以新意,並且激發一種類似超自然的感覺;通過喚醒人們的意識,使它從慣性的…See More
Jan 2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鄉村與城市(6)

華茲華斯在1802年夏天寫給一位年輕學生的信中,討論了詩歌的作用。他在信中幾乎明確指出自然界所包含的價值。他說:"一位偉大的詩人……應該在某種程度上矯正人們的思想感情……使他們的感情更健全、純潔和永久,也就是與大自然產生共鳴、更加和諧。"華茲華斯從每個自然景觀中都能找到這份穩健、純潔和永恒性。例如,花朵是謙卑和溫順的典範。“致雛菊甜美、恬靜的你!與我一同沐浴在陽光中、在空氣中吐息你以歡欣和柔順溫潤我的心”動物是堅忍的象征。華茲華斯對一只藍色山雀特別鐘愛,因為即使是最惡劣的天氣,它也仍舊在詩人寓所"鴿舍"的果園裏高歌一曲。詩人和妹妹多蘿茜在那裏度過的第一個嚴冬,便被一對天鵝感動,這對天鵝也是那裏的新客,但卻比他們兄妹倆更能忍耐寒冷。我們在朗戴爾山谷走了一個小時後,雨勢開始減弱,我和M聽見了持續不斷但十分微弱的"啐"聲,穿插著較強的"啼嗦"聲。三只鷚從草叢中飛出,一只黑耳麥翁鳥則高踞在松樹枝上,神色憂郁,它在夏末的陽光中曬著那沙黃色的羽毛。不知什麽東西驚動了它,它突地飛離了原位,在山谷上空盤旋,並發出迅疾而刺耳的叫聲。然而這陣鳴叫聲卻絲毫未對巖石上費力攀爬的毛毛蟲產生影響,而谷地上的眾多綿…See More
Jan 25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鄉村與城市(5)

為什麽?為什麽接近一座瀑布、一座山或自然界中的任何一部分,一個人比較能免於"仇恨和卑劣欲望"的騷撓?為什麽在比肩接踵的街道就做不到?湖區提供了我們一些線索。我和M在這裏的第一個早晨起得很早,到"凡人"旅館的早點室享用早餐。它的墻漆上一層粉紅色,從窗口向外望出,是一個茂密的山谷。外面下著大雨,但房東向我們保證,這不過是一場過路雨。他接著為我們呈上了粥,並提醒我們早餐若想加蛋必須額外付費。錄音機正在播放秘魯的管樂,並且穿插亨德爾《彌賽亞》片斷。我們用過早點後,把背包整理好,隨即開車到安布賽德鎮采購一些背包行走的必用品,如指南針、防水地圖套、水、巧克力和三明治。安布賽德鎮雖然不大,但是它卻有大都會的喧嘩。大卡車正在商店外卸貨,嘈雜聲不斷。另外,到處都可看見餐館和旅店的告示牌。雖然我們很早便到達這裏,但茶室早已座無虛席。報攤架上的報紙,刊登了倫敦一場政治醜聞的最新態勢。然而,安布賽德鎮西北方幾英裏外的大朗戴爾谷,景色卻迥然不同。我們自抵達湖區以來,首次深入鄉間,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氣息遠強於人氣。行道兩旁的田野裏聳立著許多橡樹,樹與樹之間都相隔一段距離,對山羊來說,這片田野肯定曾讓它們胃口大開,因…See More
Jan 20

吉爾吉斯'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吉爾吉斯's Blog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8)

Posted on June 21, 2019 at 2:08pm 0 Comments

那時有錢人都喜歡到國外旅行。意大利是最受歡迎的目的地,尤其是羅馬、那不勒斯及周邊的鄉村。這些地點常常出現在英國貴族欣賞的藝術作品中,如維吉爾和賀拉斯的詩集,普桑和克勞德的繪畫作品。其中的繪畫作品描繪了羅馬的鄉間風景和具有那不勒斯特色的海岸線。畫作通常表現的是黎明或是薄暮,天空中是一些輕柔的雲朵,雲邊是粉色和金色的。有人想像那天將會,或者已經是,非常炎熱的一天。天空中似乎很安靜,只有潺潺的溪水和劃槳聲劃破寂靜。幾個牧羊女在原野上嬉戲,看管羊兒或照顧金髮的小孩。在雨中的英國鄉間房屋里看到這樣的畫面,許多人會期盼自己能盡可能早地找到機會,渡過英吉利海峽,到意大利一遊。如同約瑟夫·愛迪生在1912年所言: "我們發現自然的作品越相似於藝術作品,就越令人愉悅。"…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7)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9 at 8:04pm 0 Comments

幾週以後,凡·高開始另一幅"漫畫"。他告訴他弟弟,"今晚我想開始畫一間咖啡館。它晚上點著煤氣燈,是我吃晚餐的地方,這種地方叫作‘夜間咖啡館’,整夜都開著,它們在這里相當普通。夜晚四處遊蕩的人們,如果沒有錢支付一間寓所或者醉得無法被擡進寓所,可以在這里寄宿。"在創作《阿爾勒鎮的夜間咖啡館》這幅作品時,凡·高為了表現現實的其他內容而不再拘泥於"現實"的某些要素。他並沒有再現景觀本身或是咖啡館的色彩,咖啡館的燈泡變形為發光的蘑菇,椅子的背彎成弓形,地板翹了起來。然而他依然感興趣於表達他對這個地方的真實想法,而如果他必須遵循藝術的那些經典規則,恐怕無法像這樣將他的這些想法表現出來。…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6)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9 at 8:03pm 0 Comments

1888年5月初,因為覺得自己住的旅館太貴,凡·高租下了位於拉馬丁廣場2號的一座建築物的一側,這就是著名的"黃色小屋"。這座"黃色小屋"的外墻被他的主人漆成了明亮的黃色,而屋內卻沒有。凡·高對於房屋內部的設計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想讓它顯得單純而樸素,具有南方的色彩: 紅色、綠色、藍色、橙色、硫磺色和淡紫色。他這樣告訴他的弟弟,"我想讓它真正成為‘一間藝術家之屋’——沒有什麽昂貴的東西,但是從椅子到圖畫,每一樣東西都有特色。至於床,我已經買了鄉間常用的床,不是鐵床,而是大的雙人床。它的外表給人堅固、耐久且恬靜的印象。"重新裝飾完成之後,他得意地寫信給他的妹妹: "我在這里的房子,外面漆成鮮黃油般的黃色,搭配著耀眼的綠色百葉窗,房子在一個廣場中,沐浴在燦爛的陽光下,這房子有一個綠色的花園,里面種了梧桐、夾竹桃和洋槐。房子里面的墻完全被刷成白色,地板由紅色的磚塊鋪就。在房子的上空就是耀眼的藍天。在這間房子里,我可以生活、呼吸、沈思和作畫。"…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令人眼界大開的藝術(5)

Posted on February 2, 2019 at 8:03pm 0 Comments

凡·高之前的畫家常常忽視這些相互形成對比的色彩,而只是將它們畫作補充的色彩,就像克勞德和普桑傳授的技法。比如康斯坦丁和畢道爾描繪的普羅旺斯,完全在柔和的藍色與棕色中細微地變化。凡·高因大家忽略了普羅旺斯的自然色彩而忿忿不平: "大多數的畫家對色彩的研究不深……沒有看到南方的黃色、橙色、硫磺色,並且如果有一個畫家用眼看到了他們沒有看到的色彩,他們就說這個畫家瘋了。"因此,凡·高摒棄了傳統的明暗對比法的技巧,大膽用原色在畫布上揮灑,將顏色的對比表現得淋漓盡致:…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