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
  • Male
  • Gombak, 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Yuna Conversation'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吉爾吉斯
  • 中砂礁群
  • Récupérer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柏圖校友

Gifts Received

Gift

Yuna Conversatio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Yuna Conversation's Page

Latest Activity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非攻(1)

子夏(2)的徒弟公孫高(3)來找墨子(4),已經好幾回了,總是不在家,見不著。大約是第四或者第五回罷,這才恰巧在門口遇見,因為公孫高剛一到,墨子也適值回家來。他們一同走進屋子裡。公孫高辭讓了一通之後,眼睛看著蓆子(5)的破洞,和氣的問道:「先生是主張非戰的?」「不錯!」墨子說。「那麼,君子就不鬥麼?」「是的!」墨子說。「豬狗尚且要鬥,何況人……」「唉唉,你們儒者,說話稱著堯舜,做事卻要學豬狗,可憐,可憐!」(6)墨子說著,站了起來,匆匆的跑到廚下去了,一面說:「你不懂我的意思……」他穿過廚下,到得後門外的井邊,絞著轆轤,汲起半瓶井水來,捧著吸了十多口,於是放下瓦瓶,抹一抹嘴,忽然望著園角上叫了起來道:「阿廉(7)!你怎麼回來了?」阿廉也已經看見,正在跑過來,一到面前,就規規矩矩的站定,垂著手,叫一聲「先生」,於是略有些氣憤似的接著說:「我不幹了。他們言行不一致。說定給我一千盆粟米的,卻只給了我五百盆。我只得走了。」「如果給你一千多盆,你走麼?」「不。」阿廉答。「那麼,就並非因為他們言行不一致,倒是因為少了呀!」墨子一面說,一面又跑進廚房裡,叫道:「耕柱子(8)!給我和起玉米粉來!」耕柱…See More
Aug 1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5)

(1)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五月十日《莽原》半月刊第二卷第八、九期,原題為《眉間尺》。一九三二年編入《自選集》時改為現名。(2)眉間尺復仇的傳說,在相傳為魏曹丕所著的《列異傳》中有如下的記載:「干將莫邪為楚王作劍,三年而成。劍有雄雌,天下名器也,乃以雌劍獻君,藏其雄者。謂其妻曰:『吾藏劍在南山之陰,北山之陽;松生石上,劍在其中矣。君若覺,殺我;爾生男,以告之。』及至君覺,殺干將。妻後生男,名赤鼻,告之。赤鼻斫南山之松,不得劍;忽於屋柱中得之。楚王夢一人,眉廣三寸,辭欲報仇。購求甚急,乃逃朱興山中。遇客,欲為之報;乃刎首,將以奉楚王。客令鑊煮之,頭三日三夜跳不爛。王往觀之,客以雄劍倚擬王,王頭墮鑊中;客又自刎。三頭悉爛,不可分別,分葬之,名曰三王塚。」(據魯迅輯《古小說鉤沉》本)又晉代干寶《搜神記》卷十一也有內容大致相同的記載,而敘述較為細緻,如眉間尺山中遇客一段說:「(楚)王夢見一兒,眉間廣尺,言欲報仇,王即購之千金。兒聞之,亡去,入山行歌。客有逢者,謂子年少,何哭之甚悲耶?曰:『吾干將莫邪子也。楚王殺我父,吾欲報之。』客曰:『聞王購子頭千金,將子頭與劍來,為子報之。』…See More
Aug 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4)

黑色人的歌聲才停,那頭也就在水中央停住,面向王殿,顏色轉成端莊。這樣的有十餘瞬息之久,才慢慢地上下抖動;從抖動加速而為起伏的游泳,但不很快,態度很雍容。繞著水邊一高一低地游了三匝,忽然睜大眼睛,漆黑的眼珠顯得格外精采,同時也開口唱起歌來:王澤流兮浩洋洋;克服怨敵,怨敵克服兮,赫兮強!宇宙有窮止兮萬壽無疆。幸我來也兮青其光!青其光兮永不相忘。異處異處兮堂哉皇!堂哉皇哉兮噯噯唷,嗟來歸來,嗟來陪來兮青其光!頭忽然升到水的尖端停住;翻了幾個觔斗之後,上下升降起來,眼珠向著左右瞥視,十分秀媚,嘴裡仍然唱著歌:阿呼嗚呼兮嗚呼嗚呼,愛乎嗚呼兮嗚呼阿呼!血一頭顱兮愛乎嗚呼。我用一頭顱兮而無萬夫!彼用百頭顱,千頭顱……唱到這裡,是沉下去的時候,但不再浮上來了;歌詞也不能辨別。湧起的水,也隨著歌聲的微弱,漸漸低落,像退潮一般,終至到鼎口以下,在遠處什麼也看不見。「怎了?」等了一會,王不耐煩地問。「大王,」那黑色人半跪著說。「他正在鼎底裡作最神奇的團圓舞,不臨近是看不見的。臣也沒有法術使他上來,因為作團圓舞必須在鼎底裡。」王站起身,跨下金階,冒著炎熱立在鼎邊,探頭去看。只見水平如鏡,那頭仰面躺在水中間,兩…See More
Jul 2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3)

眉間尺雖然覺得奇怪,有些狐疑,卻並不吃驚。他一時開不得口。「你不要疑心我將騙取你的性命和寶貝。」暗中的聲音又嚴冷地說。「這事全由你。你信我,我便去;你不信,我便住。」「但你為什麼給我去報仇的呢?你認識我的父親麼?」「我一向認識你的父親,也如一向認識你一樣。但我要報仇,卻並不為此。聰明的孩子,告訴你罷。你還不知道麼,我怎麼地善於報仇。你的就是我的;他也就是我。我的魂靈上是有這麼多的,人我所加的傷,我已經憎惡了我自己!」暗中的聲音剛剛停止,眉間尺便舉手向肩頭抽取青色的劍,順手從後項窩向前一削,頭顱墜在地面的青苔上,一面將劍交給黑色人。「呵呵!」他一手接劍,一手捏著頭髮,提起眉間尺的頭來,對著那熱的死掉的嘴唇,接吻兩次,並且冷冷地尖利地笑。笑聲即刻散佈在杉樹林中,深處隨著有一群磷火似的眼光閃動,倏忽臨近,聽到咻咻的餓狼的喘息。第一口撕盡了眉間尺的青衣,第二口便身體全都不見了,血痕也頃刻舔盡,只微微聽得咀嚼骨頭的聲音。最先頭的一匹大狼就向黑色人撲過來。他用青劍一揮,狼頭便墜在地面的青苔上。別的狼們第一口撕盡了它的皮,第二口便身體全都不見了,血痕也頃刻舔盡,只微微聽得咀嚼骨頭的聲音。他已經掣起地…See More
Jul 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2)

他的母親站起了,揭去床頭的木板,下床點了松明,到門背後取過一把鋤,交給眉間尺道:「掘下去!」眉間尺心跳著,但很沉靜的一鋤一鋤輕輕地掘下去。掘出來的都是黃土,約到五尺多深,土色有些不同了,隨乎是爛掉的材木。「看罷!要小心!」他的母親說。眉間尺伏在掘開的洞穴旁邊,伸手下去,謹慎小心地撮開爛樹,待到指尖一冷,有如觸著冰雪的時候,那純青透明的劍也出現了。他看清了劍靶,捏著,提了出來。窗外的星月和屋裡的松明隨乎都驟然失了光輝,惟有青光充塞宇內。那劍便溶在這青光中,看去好像一無所有。眉間尺凝神細視,這才彷彿看見長五尺餘,卻並不見得怎樣鋒利,劍口反而有些渾圓,正如一片韭葉。「你從此要改變你的優柔的性情,用這劍報仇去!」他的母親說。「我已經改變了我的優柔的性情,要用這劍報仇去!」「但願如此。你穿了青衣,背上這劍,衣劍一色,誰也看不分明的。衣服我已經做在這裡,明天就上你的路去罷。不要記念我!」她向床後的破衣箱一指,說。眉間尺取出新衣,試去一穿,長短正很合式。他便重行疊好,裹了劍,放在枕邊,沉靜地躺下。他覺得自己已經改變了優柔的性情;他決心要並無心事一般,倒頭便睡,清晨醒來,毫不改變常態,從容地去尋他不共…See More
Jul 7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1)

一眉間尺(2)剛和他的母親睡下,老鼠便出來咬鍋蓋,使他聽得發煩。他輕輕地叱了幾聲,最初還有些效驗,後來是簡直不理他了,格支格支地逕自咬。他又不敢大聲趕,怕驚醒了白天做得勞乏,晚上一躺就睡著了的母親。許多時光之後,平靜了;他也想睡去。忽然,撲通一聲,驚得他又睜開眼。同時聽到沙沙地響,是爪子抓著瓦器的聲音。「好!該死!」他想著,心裡非常高興,一面就輕輕地坐起來。他跨下床,藉著月光走向門背後,摸到鑽火傢伙,點上松明,向水甕裡一照。果然,一匹很大的老鼠落在那裡面了;但是,存水已經不多,爬不出來,只沿著水甕內壁,抓著,團團地轉圈子。「活該!」他一想到夜夜咬傢俱,鬧得他不能安穩睡覺的便是它們,很覺得暢快。他將松明插在土牆的小孔裡,賞玩著;然而那圓睜的小眼睛,又使他發生了憎恨,伸手抽出一根蘆柴,將它直按到水底去。過了一會,才放手,那老鼠也隨著浮了上來,還是抓著甕壁轉圈子。只是抓勁已經沒有先前似的有力,眼睛也淹在水裡面,單露出一點尖尖的通紅的小鼻子,咻咻地急促地喘氣。他近來很有點不大喜歡紅鼻子的人。但這回見了這尖尖的小紅鼻子,卻忽然覺得它可憐了,就又用那蘆柴,伸到它的肚下去,老鼠抓著,歇了一回力,便沿…See More
Jun 26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采薇(5)

(1)本篇在收入本書前沒有在報刊上發表過。(2)關於伯夷和叔齊,《史記·伯夷列傳》中有如下的記載:「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齊,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國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義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3)商王指商紂,姓子名受,是商代最末的一個帝王。(4)散宜生周初功臣。商代末年往歸西伯(周文王),以後曾似武王伐紂。(5)關於太師疵和少師強,《史記·周本紀》載:「紂昏亂暴虐滋甚,殺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師疵、少師□(強)抱其樂器而奔周。」太師、少師都是樂官名。據《周禮·春官》鄭玄注,凡擔任這種官職的,都是盲人。(6)關於紂王砍腳、剖心的事,《尚書·泰…See More
Jun 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采薇(4)

果然,這東西倒不算少,走不到一里路,就摘了半衣兜。他還是在溪水裡洗了一洗,這才拿回來;還是用那烙過松針面的石片,來烤薇菜。葉子變成暗綠,熟了。但這回再不敢先去敬他的大哥了,撮起一株來,放在自己的嘴裡,閉著眼睛,只是嚼。「怎麼樣?」伯夷焦急的問。「鮮的!」兩人就笑嘻嘻的來嘗烤薇菜;伯夷多吃了兩撮,因為他是大哥。他們從此天天采薇菜。先前是叔齊一個人去採,伯夷煮;後來伯夷覺得身體健壯了一些,也出去採了。做法也多起來:薇湯,薇羹,薇醬,清燉薇,原湯燜薇芽,生曬嫩薇葉……然而近地的薇菜,卻漸漸的採完,雖然留著根,一時也很難生長,每天非走遠路不可了。搬了幾回家,後來還是一樣的結果。而且新住處也逐漸的難找了起來,因為既要薇菜多,又要溪水近,這樣的便當之處,在首陽山上實在也不可多得的。叔齊怕伯夷年紀太大了,一不小心會中風,便竭力勸他安坐在家裡,仍舊單是擔任煮,讓自己獨自去採薇。伯夷遜讓了一番之後,倒也應允了,從此就較為安閒自在,然而首陽山上是有人跡的,他沒事做,脾氣又有些改變,從沉默成了多話,便不免和孩子去搭訕,和樵夫去扳談。也許是因為一時高興,或者有人叫他老乞丐的緣故罷,他竟說出了他們倆原是遼西的孤…See More
Jun 12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采薇(3)

四第二天,兄弟倆都比平常醒得早,梳洗完畢,毫不帶什麼東西,其實也並無東西可帶,只有一件老羊皮長袍捨不得,仍舊穿在身上,拿了拄杖,和留下的烙餅,推稱散步,一徑走出養老堂的大門;心裡想,從此要長別了,便似乎還不免有些留戀似的,回過頭來看了幾眼。街道上行人還不多;所遇見的不過是睡眼惺忪的女人,在井邊打水。將近郊外,太陽已經高昇,走路的也多起來了,雖然大抵昂看頭,得意洋洋的,但一看見他們,卻還是照例的讓路。樹木也多起來了,不知名的落葉樹上,已經吐著新芽,一望好像灰綠的輕煙,其間夾著松柏,在朦朧中仍然顯得很蒼翠。滿眼是闊大,自由,好看,伯夷和叔齊覺得彷彿年青起來,腳步輕鬆,心裡也很舒暢了。到第二天的午後,迎面遇見了幾條岔路,他們決不定走那一條路近,便檢了一個對面走來的老頭子,很和氣的去問他。「阿呀,可惜,」那老頭子說。「您要是早一點,跟先前過去的那隊馬跑就好了。現在可只得先走這條路。前面岔路還多,再問罷。」叔齊就記得了正午時分,他們的確遇見過幾個廢兵,趕著一大批老馬,瘦馬,跛腳馬,癩皮馬,從背後衝上來,幾乎把他們踏死,這時就趁便問那老人,這些馬是趕去做什麼的。「您還不知道嗎?」那人答道。「我們大…See More
Jun 8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采薇(2)

三大軍過去之後,什麼也不再望得見,大家便換了方向,把躺著的伯夷和坐著的叔齊圍起來。有幾個是認識他們的,當場告訴人們,說這原是遼西的孤竹君的兩位世子,因為讓位,這才一同逃到這裡,進了先王所設的養老堂。這報告引得眾人連聲讚歎,幾個人便蹲下身子,歪著頭去看叔齊的臉,幾個人回家去燒薑湯,幾個人去通知養老堂,叫他們快抬門板來接了。大約過了烙好一百零三四張大餅的工夫,現狀並無變化,看客也漸漸的走散;又好久,才有兩個老頭子抬著一扇門板,一拐一拐的走來,板上面還鋪著一層稻草:這還是文王定下來的敬老的老規矩。板在地上一放,空嚨一聲,震得伯夷突然張開了眼睛:他甦醒了。叔齊驚喜的發一聲喊,幫那兩個人一同輕輕的把伯夷扛上門板,抬向養老堂裡去;自己是在旁邊跟定,扶住了掛著門板的麻繩。走了六七十步路,聽得遠遠地有人在叫喊:「您哪!等一下!薑湯來哩!」望去是一位年青的太太,手裡端著一個瓦罐子,向這面跑來了,大約怕薑湯潑出罷,她跑得不很快。大家只得停住,等候她的到來。叔齊謝了她的好意。她看見伯夷已經自己醒來了,似乎很有些失望,但想了一想,就勸他仍舊喝下去,可以暖暖胃。然而伯夷怕辣,一定不肯喝。「這怎麼辦好呢?還是八年…See More
Jun 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采薇(1)

一這半年來,不知怎的連養老堂裡也不大平靜了,一部分的老頭子,也都交頭接耳,跑進跑出的很起勁。只有伯夷(2)最不留心閒事,秋涼到了,他又老的很怕冷,就整天的坐在階沿上曬太陽,縱使聽到匆忙的腳步聲,也決不抬起頭來看。「大哥!」一聽聲音自然就知道是叔齊。伯夷是向來最講禮讓的,便在抬頭之前,先站起身,把手一擺,意思是請兄弟在階沿上坐下。「大哥,時局好像不大好!」叔齊一面並排坐下去,一面氣喘吁吁的說,聲音有些發抖。「怎麼了呀?」伯夷這才轉過臉去看,只見叔齊的原是蒼白的臉色,好像更加蒼白了。「您聽到過從商王(3)那裡,逃來兩個瞎子的事了罷。」「唔,前幾天,散宜生(4)好像提起過。我沒有留心。」「我今天去拜訪過了。一個是太師疵,一個是少師強,還帶來許多樂器(5)。聽說前幾時還開過一個展覽會,參觀者都『嘖嘖稱美』,——不過好像這邊就要動兵了。」「為了樂器動兵,是不合先王之道的。」伯夷慢吞吞的說。「也不單為了樂器。您不早聽到過商王無道,砍早上渡河不怕水冷的人的腳骨,看看他的骨髓,挖出比干王爺的心來,看它可有七竅嗎?(6)先前還是傳聞,瞎子一到,可就證實了。況且還切切實實的證明了商王的變亂舊章。變亂舊章,…See More
May 2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理水(4)

(19)貝殼上古用貝殼為貨幣。禹爺走後,時光也過得真快,不知不覺間,京師的景況日見其繁盛了。首先是闊人們有些穿了繭綢袍,後來就看見大水果鋪裏賣著橘子和柚子,大綢緞店裏掛著華絲葛;富翁的筵席上有了好醬油,清燉魚翅,涼拌海參;再後來他們竟有熊皮褥子狐皮褂,那太太也戴上赤金耳環銀手鐲了。四只要站在大門口,也總有什麽新鮮的物事看:今天來一車竹箭,明天來一批松板,有時擡過了做假山的怪石,有時提過了做魚生的鮮魚;有時是一大群一尺二寸長的大烏龜,都縮了頭裝著竹籠,載在車子上,拉向皇城那面去。然而關於禹爺的新聞,也和珍寶的入京一同多起來了。百姓的檐前,路旁的樹下,大家都在談他的故事;最多的是他怎樣夜裏化為黃熊,用嘴和爪子,一拱一拱的疏通了九河,(35)以及怎樣請了天兵天將,捉住興風作浪的妖怪無支祁,鎮在龜山的腳下。皇上舜爺的事情,可是誰也不再提起了,至(36)多,也不過談談丹朱太子(37)的沒出息。“小鬼,快滾開!這是萬歲爺的寶貝,當心殺頭!”(25)禹過家門不入,見《孟子·滕文公》:“禹八年於外,三過其門而不入。”又《史記·夏本紀》:“(禹)勞身焦思,居外十三年,過家門不敢入。”百姓們就在宮門外歡呼…See More
Mar 19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理水(3)

三當兩位大員回到京都的時候,別的考察員也大抵陸續回來了,只有禹還在外。他們在家裏休息了幾天,水利局的同事們就在局裏大排筵宴,替他們接風,份子分福祿壽三種,最少也得出五十枚大貝殼(19)。這一天真是車水馬龍,不到黃昏時候,主客就全都到齊了,院子裏卻已經點起庭燎(20)來,鼎中的牛肉香,一直透到門外虎賁(21)的鼻子跟前,大家就一齊咽口水。酒過三巡,大員們就講了一些水鄉沿途的風景,蘆花似雪,泥水如金,黃鱔膏腴,青苔滑溜……等等。微醺之後,才取出大家采集了來的民食來,都裝著細巧的木匣子,蓋上寫著文字,有的是伏羲八卦體(22),有的是倉頡鬼哭體(23),大家就先來賞鑒這些字,爭論得幾乎打架之後,才決定以寫著“國泰民安”的一塊為第一,因為不但文字質樸難識,有上古淳厚之風,而且立言也很得體,可以宣付史館的。評定了中國特有的藝術之後,文化問題總算告一段落,於是來考察盒子的內容了:大家一致稱贊著餅樣的精巧。然而大約酒也喝得太多了,便議論紛紛:有的咬一口松皮餅,極口嘆賞它的清香,說自己明天就要掛冠歸隱(24),去享這樣的清福;咬了柏葉糕的,卻道質粗味苦,傷了他的舌頭,要這樣與下民共患難,可見為君難,為臣…See More
Mar 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理水(2)

禹也真好像是一條蟲。然而這一回卻又像消息很可靠,十多天之後,幾乎誰都說大臣的確要到了,因為有人出去撈浮草,親眼看見過官船;他還指著頭上一塊烏青的疙瘩,說是為了回避得太慢一點了,吃了一下官兵的飛石:這就是大臣確已到來的證據。這人從此就很有名,也很忙碌,大家都爭先恐後的來看他頭上的疙瘩,幾乎把木排踏沈;後來還經學者們召了他去,細心研究,決定了他的疙瘩確是真疙瘩,於是使鳥頭先生也不能再執成見,只好把考據學讓給別人,自己另去搜集民間的曲子了。大半年過去了,奇肱國的飛車已經來過八回,讀過松樹身上的文字的木排居民,十個裏面有九個生了腳氣病,治水的新官卻還沒有消息。直到第十回飛車來過之後,這才傳來了新聞,說禹是確有這麽一個人的,正是鯀的兒子,也確是簡放(14)了水利大臣,三年之前,已從冀州啟節(15),不久就要到這裏了。(28)女隗《左傳》中狄人之女多姓隗,如叔隗、季隗等。又《史記·匈奴列傳》說:“匈奴,其先祖夏後氏(夏禹)之苗裔也。”匈奴就是春秋時的狄人。本篇中女隗這個人名,大概是根據這類記載而虛擬出來的。“況且,”別一位研究《神農本草》的學者搶著說,“榆(16)葉裏面是含有維他命W(17)的;海…See More
Feb 25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理水(1)

一這時候是“湯湯洪水方割,浩浩懷山襄陵”;舜爺(2)(3)的百姓,倒並不都擠在露出水面的山頂上,有的捆在樹頂,有的坐著木排,有些木排上還搭有小小的板棚,從岸上看起來,很富於詩趣。遠地裏的消息,是從木排上傳過來的。大家終於知道鯀大人因為治了九整年的水,什麽效驗也沒有,上頭龍心震怒,把他充軍到羽山去了,接任的好像就是他的兒子文命少爺,(4)乳名叫作阿禹。(5)災荒得久了,大學早已解散,連幼稚園也沒有地方開,所以百姓們都有些混混沌沌。只在文化山上(6),還聚集著許多學者,他們的食糧,是都從奇肱國(7)用飛車運來的,因此不怕缺乏,因此也能夠研究學問。然而他們裏面,大抵是反對禹的,或者簡直不相信世界上真有這個禹。每月一次,照例的半空中要簌簌的發響,愈響愈厲害,飛車看得清楚了,車上插一張旗,畫著一個黃圓圈在發毫光。離地五尺,就掛下幾只籃子來,別人可不知道裏面裝的是什麽,只聽得上下在講話:“古貌林!”(8)“古魯幾哩……”“O.K!”(10)飛車向奇肱國疾飛而去,天空中不再留下微聲,學者們也靜悄悄,這是大家在吃飯。獨有山周圍的水波,撞著石頭,不住的澎湃的在發響。午覺醒來,精神百倍,於是學說也就壓倒了…See More
Feb 11
Yuna Conversation posted a blog post

魯迅《故事新編》序言

〖本書收作者一九二二年至一九三五年所作小說八篇。一九三六年一月由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初版,列為巴金所編的《文學叢刊》之一。〗…See More
Feb 9

Yuna Conversation's Blog

魯迅《故事新編》非攻(1)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2:39pm 0 Comments

子夏(2)的徒弟公孫高(3)來找墨子(4),已經好幾回了,總是不在家,見不著。大約是第四或者第五回罷,這才恰巧在門口遇見,因為公孫高剛一到,墨子也適值回家來。他們一同走進屋子裡。

公孫高辭讓了一通之後,眼睛看著蓆子(5)的破洞,和氣的問道:

「先生是主張非戰的?」

「不錯!」墨子說。

「那麼,君子就不鬥麼?」

「是的!」墨子說。…

Continue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5)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2:35pm 0 Comments

(1)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五月十日《莽原》半月刊第二卷第八、九期,原題為《眉間尺》。一九三二年編入《自選集》時改為現名。…

Continue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4)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2:35pm 0 Comments

黑色人的歌聲才停,那頭也就在水中央停住,面向王殿,顏色轉成端莊。這樣的有十餘瞬息之久,才慢慢地上下抖動;從抖動加速而為起伏的游泳,但不很快,態度很雍容。繞著水邊一高一低地游了三匝,忽然睜大眼睛,漆黑的眼珠顯得格外精采,同時也開口唱起歌來:

王澤流兮浩洋洋;

克服怨敵,怨敵克服兮,赫兮強!

宇宙有窮止兮萬壽無疆。

幸我來也兮青其光!

青其光兮永不相忘。…

Continue

魯迅《故事新編》鑄劍(3)

Posted on May 25, 2018 at 2:34pm 0 Comments

眉間尺雖然覺得奇怪,有些狐疑,卻並不吃驚。他一時開不得口。

「你不要疑心我將騙取你的性命和寶貝。」暗中的聲音又嚴冷地說。「這事全由你。你信我,我便去;你不信,我便住。」

「但你為什麼給我去報仇的呢?你認識我的父親麼?」

「我一向認識你的父親,也如一向認識你一樣。但我要報仇,卻並不為此。聰明的孩子,告訴你罷。你還不知道麼,我怎麼地善於報仇。你的就是我的;他也就是我。我的魂靈上是有這麼多的,人我所加的傷,我已經憎惡了我自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