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演 義國
  • Male
  • 雪蘭莪 直落昂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三演 義國'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三演 義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三演 義國's Page

Latest Activit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8)

主啊:我們比那些不幸的動物更不幸,無知無覺,它們卻完成了它們的死亡,而我們卻全都依然沒有死去。賜給我們,我們用科學所贏得的,讓我們將生命捆紮在葡萄架上,五月已早早開始。 死是如此陌生而沈重,因為這不是我們的死;一種死最終接納我們,只因為我們無人成熟。於是,一場風暴將我們全部吹落。 站在你的花園裏年復一年,我們是結出甜蜜死亡的樹;收獲時節我們卻老去,就像被你懲罰的婦人,早衰、殘敗而顆粒無收。 成為樹更好嗎?我們只不過是女人的生殖器與子宮,滿足了許多的人嗎?我如是說是放肆、有失公允嗎?——我們與永恒通奸,我們在產床上流產,我們的死亡胎死腹中;那蜷曲著的、發育不全的胚胎,(似乎因可怖的事物而驚懼)手蒙著雙眼,凸起的額頭上早已流露出它無法承受的全部的恐懼,——就這樣所有人娼婦一樣終結他的生命在產褥期的挣扎裏、在剖腹產的手術中。Dasha 譯See More
11 hours ago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7)

我們只是果葉與果皮。每個人自身擁有的巨大的死,卻是他們圍繞著的果實。 為它之故,少女們輕移腳步,樹一樣從琉特琴裏走出,少年們渴望長大成人;女人們,成為成長者信賴的人,抵禦著那無人能夠承受的恐懼。為它之故,那些我們曾目睹的事物盡管早已遠逝,仍持留著仿佛永存,——每個勾畫或建造人,是這果實周遭的世界,冰封、雪融,風吹,日曝。湧入它裏面的,是心臟的全部溫暖和大腦的白色狂熱——:你的天使遷飛如鳥,卻矯稱所有果實依然青澀。Dasha 譯See More
Thursday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6)

主啊,賜給每個人他自己的死亡。這個死,來自他的生命,有他的愛、思想和苦難。See More
Jun 2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5)

那裏人們活著,白色地盛開,蒼白,那裏人們死著,驚訝地死於艱辛。無人看見這皸裂的古怪的面孔,被一個溫柔的種族用微笑在無名的夜裏扭曲而成。 他們四處遊蕩,艱辛而屈辱,服侍著無知無覺的冷漠事物,他們的衣衫日漸襤褸,他們美麗的手早早老去。 人來人往,卻無人想到去愛惜他們,哪怕是略帶躊躇,略帶懦弱也好,——只有膽怯的狗,無處安身,悄悄在他們身後跟隨片刻。 他們生活在百般痛苦之下,被每小時的報時聲叱罵,他們落寞地聚集在醫院四周,憂心忡忡等待著可以進入的日子。 醫院裏面是死亡。而不是,他們童年裏擦肩而過的美妙問候,——那眾所周知的、微不足道的死亡,屬於他們自己,依然青澀,仿佛他們身內尚未成熟的果實。Dasha 譯See More
Jun 27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4)

主啊,龐大的都市正無可救藥地瓦解;最大的城仿佛逃離在烈火之前,——沒有慰藉可以將它慰藉,它短暫的時間正在飛逝。 那裏人們活著,困苦而艱辛,在低矮的房室裏,面帶驚惶,比頭生的牲畜更恐懼;屋外你的大地醒著呼吸著,他們活著,卻對此一無所知。 那裏少年們在窗階旁長大,始終活在同一片陰影下,他們不知道,外面的鮮花呼喚著一個充滿遼闊、幸福與和風的白晝,——他們不得不成為少年,飽嚐不幸的少年。 那裏少女們向著未知如花綻放,懷念著自己童年的安寧;但她們為之紅艷的,卻不在那裏,於是她們顫栗著再次閉合。在遮幕的後室裏,她們擁有失望的母性的白日,長夜裏無望的啜泣,和沒有爭戰與力量的淒寒歲月。靈床全部停放在黑暗中,她們漸漸渴望進入裏面;渴望長久地死去,披枷戴鎖,乞婦一般告別人間。Dasha 譯See More
Jun 2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3)

讓我成為你的遼遠的守望者,讓我成為巖石上傾聽的人,給我雙眼,讓我看遍你的海的寂寞,讓我伴著滾滾江河在拍岸的喧囂中深入夜的聲音。 派遣我到你風起雲揚的荒涼國度,那裏雄偉的修道院宛如華服圍裹著不曾生活過的生命。那裏我願置身朝聖者之中,不再有欺詐能夠將我同他們的音容隔阻,那裏我願追隨一個失明老者走無人識得的路。 Dasha 譯See More
Jun 13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2)

山啊,你停留在眾山從來之處,——坡上沒有茅舍,頂峰沒有名姓,終年的積雪,凍僵漫天星斗,遍開仙客來的山谷,散發著大地的芬芳;你啊,眾山之口與光塔(尚未響起昏禮的喚禮聲): 我可正走在你的裏面?身在玄武巖中我可像一塊尚未被發現的金屬?敬畏地我布滿你裂隙,處處感受到你的堅硬。 這就是我存身其中的恐懼?深深恐懼於過於龐大的城市,你將我置身其中深至滅頂的城。 哦,如果一個人曾向你述說他的生存的瘋狂與疑慮。來自太初的風暴啊,你長身站起,將那瘋狂與疑慮糠秕般從你面前吹去…… 如果此刻你需要我,那就說吧,——於是我將不再是我口中的主人,這張口更像一道渴望愈合的傷口;我的手仿佛兩隻狗,停在我的身側,吠聲刺耳。 主啊,你迫使我,進入一個陌生時刻。Dasha 譯See More
Jun 5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時辰祈禱·貧窮與死亡(1)

或許,我穿過層層群山進入堅硬的礦脈,孤獨如一粒礦石;我深陷著,看不見盡頭,也看不見遠方:一切都近在咫尺,一切近在咫尺的都是巖石。 身陷苦痛我依舊懵然無知,——這巨大的黑暗令我如此渺小;但如果你是這黑暗,請讓我沈重,將我碎毀:你的整只手落在我身上,我落在你身上,帶著整聲驚呼。See More
May 2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民歌

捷克人民的歌聲這般甜蜜又深沈;被它感動的心靈,欣喜得想要哭泣. 當一個兒童在土豆地裏咿語;穿過長夜守望者的夢,它的清唱來臨. 縱使你遠遠離開,到世上最寂寞的所在,往後的歲月,它執著的聲音,仍然會縈回在你的心裏. 陳敬容 譯See More
Apr 2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夜間的人們

夜不是為著所有的人.夜把你和你的鄰居分開,你不會不顧黑夜而將他找尋.假若在夜間你讓燈火把房間照亮面對面看著人們,你準會想:哪一個是? 臉上灑落的燈影使人們可怕地變得畸形,倘若他們曾經在夜間相聚,你便看見一個動蕩的世界整個聚到了一起. 在他們的被燈光照得發黃的額上,被放逐了所有的思想.他們眼光裏閃出酒意,胳臂上懸垂的沈重的手勢,使他們在談話時能夠了解彼此.雖然他們同時說道:我,我,那意思卻是:任何一人. 陳敬容 譯See More
Apr 10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催眠

我願坐在誰身邊,唱一支歌來催眠.我願輕輕哼唱著搖你入睡,守護你沈入又走出夢寐.我願是房屋裏唯一的人,懂得什麽叫夜涼如水.我願向裏裏外外四下裏傾聽,向你,向世界,向森林-時鐘敲響著召喚每一個人,人們直看進時間的底蘊.下邊走過一位陌生人,驚起奇怪的犬吠數聲.隨後是一片寂靜.我睜大雙眼對你凝睇:他們輕輕扶著你讓你離去,正當有什麽騷動在黑暗裏. 陳敬容 譯See More
Mar 9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橄欖園

他從灰暗的簇葉下走來,一身灰暗如同這座橄欖園;他把蓋滿了灰塵的額頭埋進滿是塵垢的灼熱的雙手. 這是在一切之後.這是終點.既然快要失明了,此刻我必須離開,你為何像這樣情願,我得說你存在,但我不復能將你找見. 我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頭,不在.不在別人心頭,也不在這巖石裏面.我再也找不到你.我孤獨無依. 我獨自擔負著人類的苦難,那是由於你,我曾經應許.但你並不存在.啊,莫名的羞慚...然後聽說:有一位天使到來. 為何是一位天使?哎?那裏黑夜漠然地在樹林裏舒展枝葉.信徒們睡夢中激動起來.為何是一位天使?哎,那是黑夜. 正在到來的夜晚並沒有什麽特殊,上百個同樣的夜晚在那兒消逝.狗都在睡覺,石頭都躺倒,哎,一個愁慘的夜晚,任何一個夜晚.等待著黎明再一次降臨. 因為天使們的到來並非由於這樣的懇請,而黑夜也不會又幽暗又光明.為一切而捨棄自己的人只好讓人放逐,他們被自己的父親所拋棄,母親的心呵也對他們關閉. 陳敬容 譯See More
Mar 4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琵琶

我是琵琶.假若你祝福我的精練語言的拱形的美,談論我吧,像談論飽滿成熟的無花果.擴大 我內心的黑暗吧,那真像杜莉雅的黑暗呵,在她戀愛的心中黑暗還沒有這樣多. 她從我身邊取一點音響放在自己的臉上,而且歌唱.對待她柔弱,我可得伸展自己直到我內心的一切都在她心裏. 陳敬容 譯See More
Feb 21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預感

我像一面旗被包圍在遼闊的空間.我覺得風從四方吹來,我必須忍耐,下面一切還沒有動靜:門依然輕輕關閉,煙囪裏還沒有聲音;窗子都還沒顫動,塵土還很重. 我認出了風暴而激動如大海.我舒展開又跌回我自己,又把自己拋出去,並且獨個兒置身在偉大的風暴裏. 陳敬容 譯See More
Jan 8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少女的祈禱

瞧,我們的白晝是這般委屈,夜晚呢又充滿恐懼,在木然的白色的不安裏,我們走向你,紅色的薔薇. 瑪麗亞,你一定得待我們溫柔,因為我們是從你血液中出生,而且僅僅只有你了解我們的渴望的毒刺. 你自己的心不也是一樣,能感覺到處女的憂郁?它像聖誕節的白雪般冰冷,卻又是一朵火焰,一朵火焰…… 陳敬容 譯See More
Jan 6
三演 義國 posted a blog post

里爾克·回憶

無限地擴大著自己的生命,你等待又等待這獨一無二的瞬間;這個偉大而充滿預見的時刻,這些石頭的覺醒。從深淵向著你迫近。 金色棕色的書籍,在陰影中一一從書架上隱去;你想起那些遊歷過的地方,想起那些景色、那些婦女,和她們的衣裳。 忽然你省悟了:對,就是那邊。你挺身起立,在你面前仿佛從往昔的某個遠方升起了憂慮、意象和祈禱。 陳敬容 譯See More
Dec 17, 2019

三演 義國's Blog

里爾克·民歌

Posted on April 20, 2020 at 9:24pm 0 Comments

捷克人民的歌聲

這般甜蜜又深沈;

被它感動的心靈,

欣喜得想要哭泣.

 

當一個兒童

在土豆地裏咿語;

穿過長夜守望者的夢,

它的清唱來臨.…

Continue

里爾克·夜間的人們

Posted on April 10, 2020 at 2:48pm 0 Comments

夜不是為著所有的人.

夜把你和你的鄰居分開,

你不會不顧黑夜而將他找尋.

假若在夜間你讓燈火把房間照亮

面對面看著人們,

你準會想:哪一個是?

 

臉上灑落的燈影…

Continue

里爾克·催眠

Posted on March 8, 2020 at 8:53pm 0 Comments

我願坐在誰身邊,

唱一支歌來催眠.

我願輕輕哼唱著搖你入睡,

守護你沈入又走出夢寐.

我願是房屋裏唯一的人,

懂得什麽叫夜涼如水.

我願向裏裏外外四下裏傾聽,

向你,向世界,向森林-…

Continue

里爾克·橄欖園

Posted on March 2, 2020 at 1:55pm 0 Comments

他從灰暗的簇葉下走來,

一身灰暗如同這座橄欖園;

他把蓋滿了灰塵的額頭

埋進滿是塵垢的灼熱的雙手.

 

這是在一切之後.這是終點.

既然快要失明了,此刻我必須離開,

你為何像這樣情願,我得說…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