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 of City: Waiting by Nalini (Alex) G.

亦舒:心酸
女星看到好友任主角的黃色電影有極猥瑣鏡頭,不禁心酸。

因為感情的緣故吧,林青霞說,某次見好友登臺忘記歌詞,她代為急得哭出來。

有時見行家自我吹噓,也有這種感覺。

已經上了年齡,又幹了那麽些年,紅不紅、出不出名、付出與收獲是否成正比例,根本不是問題,還計較來幹什麽,何苦一定要討還公道,博取勛章。

喜歡做、做得來、又有得做,不已經足夠,每一個行業中,能夠名利雙收的人極少極少,可能是我們做得還不夠好,也許是還不夠幸運,不必追究。

何用再挖空心思做宣傳,功課已經擺在這裏,已盡我所能,有勞市場評價,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何用兜一個圈子,又回來舊事重提,拚命推銷。

若是小妹妹鶯聲壢壢三分天真七分嬌嗔那又自不同,我等老臉一張,莊重為上。

故見到誰還迎風站著真是齒齦發酸,有麝無麝眾所周知,根本毋需多做多講,還有,快樂同一個人所得的名利權勢多寡也沒有太大關系。

是,我從事寫作數十年,並沒有舉世聞名,SO?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0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June 14, 2021 at 9:44pm


中國散文詩: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張抱岩 篇》

散文詩照顧我的靈魂和生命。像照顧我的童年一樣。她是我的親姥姥。她的靈光早已把我的身體擦得晶瑩通亮。我認為散文詩就是散文詩。她有自己的人格魅力。她有自己的道路。她藏在某個時光或時代的背後,我們或許只是聞到她三里遠的芬芳。我們有責任為她奔命。不止是愛好和消遣。要嚴肅地思考她的命運。她的博大里蘊藏著海洋和天空,她的短小里運行著一顆星的光芒和一株草的力量。我們應該更多地宣傳她,讓她飛人尋常百姓家,她需要更廣闊的推廣的舞臺。我還呼籲加強散文詩理論,她的理論太少了。也許都在生活里。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30, 2021 at 10:04am


石黑一雄·甘心一輩子在那個小衣櫥吹薩克斯風?

她說,她的決定不會收回。她和普蘭德蓋斯特在一起很快樂;學生時代,她就一直單戀著他。但是要離開我,也令她難過,尤其在我事業並不那麼順利的時候。


她仔細想過、也跟她的新男人討論過,他同樣替我難過。他顯然是這麼說的: “史帝夫得為我們的快樂付這麼多代價,實在是太糟糕了。”於是有了這項協議:普蘭德蓋斯特願意幫我付錢,讓我給城里最好的外科醫師整形。

“是真的,”我一臉空白地望著她時她說:“他是說真的。沒有上限。所有醫院帳單、復健費用等等。包括城里最頂尖的醫生。”我的臉一打點好,肯定阻礙全消,她說。我會直奔頂峰,有這種才華,我怎麼可能失利?



“史帝夫,你為什麼要那樣看我?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天知道他六個月後還會不會願意付錢。快點答應,拉自己一把吧。只需要幾週的不舒服,然後鐺瑯!你就飛黃騰達!”


十五分鐘以後她出去時,又用嚴肅許多的口吻說:“所以你打算怎麼辦?甘心一輩子在那個小衣櫥吹薩克斯風?難道你只想當這種失意蟲?”就這樣,她轉身離開。(石黑一雄《夜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19, 2021 at 2:37pm

 

石黑一雄·我說別傻了,他偏說好;我們完了

我們繼續坐在那兒,不發一語。接著我嘆口氣:“我想或許都是我的錯。”


她轉過頭看我。“你的錯?你為什麼會這麼說?”


“你們現在之所以會吵架,假期之所以泡湯,全都是我的錯。是那間旅舍對吧?品質不是很好,對嗎?”


“旅舍?”她似乎有些困惑。“那間旅舍。唔,確實有些缺點。但畢竟就是旅舍,其他旅館也一樣。”


“但是你有注意到,對不對?你注意到所有缺點。你一定都發現了。”


她似乎仔細想了想,然後點點頭。“沒錯,我確實有注意到那些缺點,不過堤羅並沒有。他很自然地覺得那間旅舍好極了。他一直說我們好幸運,好幸運能找到這樣的旅館。今天早上,我們吃了早餐。對堤羅來說是頓很好的早餐,簡直是最棒的。但是我說,堤羅,別傻了。這不是什麼一流的早餐,也不是什麼一流的住宿。他說,不、不,我們是如此幸運。所以我就發火了。我把所有問題全反映給女主人。堤羅建議說我們去散個步吧然後你會覺得好點,所以我們就過來這兒了。然後他說,頌雅,看看這些山,是不是很美?我們可以來這樣的地方度假,是不是很幸運?他說,這些山丘比當時我們聽艾爾加時所想像的樣子還要美。他問我,是不是?或許是我又生氣了。我告訴他,這些山才沒有那麼好,跟我聽艾爾加音樂時想像的根本南轅北轍。艾爾加的山壯闊而神秘,而這裏,不過是個大公園而已。我這麼跟他說,結果這次換他生氣了。他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就自己散步去了。他說我們的感情差不多完了,現在什麼事都意見不合。沒錯,他說,頌雅,你和我,我們倆結束了!然後他就走了!就是這樣。所以他人在上面那邊,我自己一個在下面。”她遮了遮陽光,看看堤羅走到哪兒了。


“真的很抱歉,”我說:“要是我一開始沒把你們送去那間旅舍就好了……”


“拜托。重點不是旅舍。”她把身體前傾,想把堤羅看得清楚些。接著她轉頭對我微笑,我想她的眼底微微泛著淚。
(石黑一雄《夜曲》 の《莫爾文丘 Malvern Hills》)

延續閱讀 》

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THE LIGHT OF CITY


THE LIGHT OF CITY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