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Tree
  • Male
  • 太平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Easy Tree'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TV Plus

Gifts Received

Gift

Easy Tre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Easy Tree's Page

Latest Activit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長沙賈誼愁 上

參觀賈誼故居,純屬一念之間。從長沙火車站出來,按既定路線尋訪潮宗古街。順著石板路走到盡頭,就是湘江。對岸,是橘子洲頭。正值中午,倦的不行,烈日下遙遙地望幾眼後,準備往下一個地點。可下一個地點是哪里呢?公交站牌上,有賈誼故居幾個字,且離這里不遠,就它了。知道賈誼,不是通過《過秦論》,而是李商隱的《賈生》篇:「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漢文帝求賢若渴,召回賈誼。在宣室里,談到半夜,越談越興奮。不是談蒼生,而是談鬼神。李商隱愛作無題詩,向來神秘飄忽,惹人聯想好奇。這一首,出奇白話。鬼神說到半夜,說明賈生文姿和口才至極,也說明皇帝無聊和好玩至極。流傳,這個東西很奇怪。文景之治的豐功偉績,又怎麽樣?漢文帝,又怎麽樣?大浪淘沙之後,只有文字攜刻山河,永不磨滅。同一個時代的人,人們記得的,是賈太傅,而不是漢文帝。賈誼故居,地處鬧市,吃喝聲吆喝聲不絕入耳。但一進園子,冰火兩重天。庭院長廊,竹影深靜。…See More
Feb 24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鳳凰 下

讀過一些沈從文的文字,讀過黃永玉老先生九十歲所著的《無愁河的浪蕩漢子》。一個故去一個健在。一個憂傷一個幽默。沈從文和黃永玉,這兩個人對於鳳凰,是魚和水的關係,綠葉對根的情意。假如你遊走在鳳凰的青石板上,卻沒有讀過沈從文的文字,沒有聽過黃永玉的故事,那鳳凰的美在你眼里就沒有生機和活力。就僅僅只是沿江而建的湘西風味吊腳樓,沿山而築錯落有致的房屋格局。真喜歡沈先生的文筆。青春的眼睛像星子流轉,傷心的眼睛是濕瑩瑩的。青春的身影像小獸物,悲傷的身影虛虛怯怯帶著碎心的憂苦。沈先生筆下的女性,小的老的,開心的愁苦的,都是那麽美。對故鄉風物的描寫,用黃永玉先生的話再恰當不過:「從文表叔的書里從來沒有——美麗呀!雄偉呀!壯觀呀!幽雅呀!悲傷呀!……這些詞藻的泛濫,但在他的文章里,你都能感覺到它們恰如其分的存在。」讀《無愁河的浪蕩漢子》,總偷笑,老人太風趣。老師不講道理,幾個夥伴一起逃學。幾個月後,家長才發現。為何這麽周密?是他們懂一個道理:逃學像下棋,要費點心思。文章里,大伯娘養豬,比養孩子還上心。豬不是圈養,而是散養,剽悍得像城門。過家里的門檻,大伯娘怕它絆倒,幫它擡了前腿擡後腿。寫街景:一直往前走,…See More
Jan 18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鳳凰 中

太奢侈了。圍墻、石階、豬圈都是石板蓋成,整個村莊就是一個石莊。渾然天成的具有歷史感,哪怕你昨日才建成。石板的顏色就是天空的顏色,一幢幢順著山坡依勢而立,與青山綠水同唱自然的歡歌。難怪那里的人愛唱歌,愛跳舞,他們居住在大地的音樂廳。老人們很長壽。102歲的老爺爺依然健朗,背著手在村莊里走動。89歲的第八代壓寨夫人眼角眉梢依然輕靈動人,正穿針引線。吹樹葉的老奶奶那麽活潑和喜悅。與世無爭的生活環境,與自然緊密相連的飲食作息,雖貧瘠但豐富,雖閉塞卻開朗。人,心的安穩比什麽都重要。他們的心停留在過去的時光,內心里滿是回憶,一針一線,一步一緩中都有故事流溢出來。我其實可憐這些山里的人們,尤其是老人,他們一輩子沒有走出過大山。但同時,我又羨慕這種平靜的生活。他們屬於大山,在大山里安度一生。突然之間有些感觸,山里也好,海邊也好,抑或我生活的平原也好,每個人或者每群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必然的存在,都是另外一個人或者一群人的羨慕。如此,才是人類,才是世界,才是整體,才是豐富,才會有感觸和感悟。回程途中,沈浸在對石頭的感嘆和驚奇之中不能自拔。路旁,那些開采過的山體,石頭沒有取盡,或許根本就取不盡。隨意放置著,成…See More
Jan 1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鳳凰 上

鳳凰之旅在出門那一刻電閃雷鳴,暴雨如注。幾步路,褲腳濕了一大片。我不是一個有迷信行為的人,但有迷信感。只因要去的鳳凰古城,充滿了神秘意味,而讓我感覺,眼前這一場臨出門澆下來的大雨,也有一種神秘的意味。鳳凰之旅的出發地是廣州,和妹妹同去。這是我們去年某天無意間的一次相約,沒想到眼看前去無門時卻在不經意間出發了。這讓我想到,很多口頭約定或者一閃而過的想法,不要太去顧及那份子虛烏有,應該放在心上,等待那個時刻到來。廣州夏天是小孩脾氣,雨說來則來,說走就走。到火車站時,已艷陽高照。這趟車的目的地是貴州銅仁。我對這地名很感興趣,冥冥中有一種召喚,想一坐到銅仁。知道不可行,我不是一個人,而更重要的是我做不出說風就是雨的事。我喜歡規劃,在心理層面先認可。但我又期待自己哪天能有這種行動。這實在很好,人應該追隨自己好的想法。列車一路向著湘西大地奔去,沒有空調的火車,熱烘烘的。但旅行的心情,蕩漾在眉宇之間。熱,不算什麽,窗外的農民們,在田間地頭勞作,肯定比我更熱,我說出這個「熱」字,都應深深羞愧。關於鳳凰,斷斷續續讀過沈從文一些文字,聽過《湘西剿匪記》、《血色湘西》這樣一些電視劇的劇名,知道那里是有很多詭…See More
Jan 1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潮州遠 5

開元鎮國禪寺,廟宇恢弘氣派,古樹蒼勁盎然。當地人說:這是一座由李嘉誠先生參與捐資修建的廟宇。來了潮州,不進開元寺,那就等於沒來一般。笑了,潮州所有的地方,都有不看白來一說。不過,並不是沒有道理。我一路從牌坊街進入廣濟橋,到韓文公祠,再來開元寺,心里總湧動著一種感動。這幾座建築,很氣派,但又不像有錢人家的房屋,裝修得富麗堂皇,讓人走不近般地有一種浮誇的隔膜。它們都是踏踏實實的,穩固的,感覺到建築里面有很多心意,很多情感,是用來流芳百世福澤後人的。它們既是潮州財力物力的彰顯,也是歷史感人文感相得益彰的融合,確實不可不看。這樣恢宏的古跡面前,我時常想起古城的老舊民居。面對這些氣派的建築,它們存在的意義在哪里?里間非常微妙。我們參觀廣濟橋、開元寺、石牌坊、韓文公祠時,覺得它們是城市的風骨。而這些民居,就是血肉。在小巷子里穿行,殘破的舊屋前流連,發散的生活氣息和光陰痕跡,非常迷人。正好是兩個面,讓我們看清城市的本質,感覺整個潮州的優雅。這種新與舊高與低遠與近的組合,讓人找到了事物的整體性。「度一切苦厄。」劉海粟先生親筆書寫,掛在高高的正殿上。走過路過,心里慰然。「百萬人家福地,三千世界叢林。」是…See More
Jan 4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潮州遠 4

北宋鹹平間潮州通判陳堯佐,任職期間,修文廟,興教舉士,深得人民愛戴。他說:「吾道之行兮,自(韓)公之為。在位期間,他創立韓吏部祠」以風示潮人「,又作《招韓文公文》發揚韓愈」唯道是師「之精神。這些傳承,讓韓愈成了獨屬於潮州的一種文化現象,讓後來的為官者來到這里,都會或多或少地提升自己的文人意識,內心自問為官之道。「八月為民興四利,贏得江山都姓韓。」潮州人民從來就不曾忘記過韓愈。韓江上的廣濟橋,濃墨重彩。韓山上的韓文公祠,三層殿閣莊重典雅,甬道碑廊文氣斐然,花草樹木郁郁蔥蔥。韓文公祠隔壁,是韓山師範學院。市區內,以它名字命名的街道學校,讀一讀,都讓人為之一振。今天的韓文公祠,門口有一對橡木,是潮州的舊八景之一,叫「韓祠橡木」。每年橡木花開,預示著文脈興盛。開的越多,高中越多。韓祠後面的山,面江靠海,形如筆架,為筆架山。自此,也就明白,潮州人民把「江山」改姓韓的真正原因。崇敬韓學,是潮州特有的文化奇跡。韓祠巍峨,韓江滔滔,韓山壯麗,千百年來,以韓為師的理念不斷強化,深入人心,才使這小小一片偏遠之地,儒風盛行,湧現出那麽多座牌坊,供人瞻仰,後形成潮州獨有的景觀。時間之下,魅力漸增。任何事情,進…See More
Dec 28,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潮州遠 3

韓愈,字退之,號昌黎,他被貶潮州的那一年,是公元819年,比柳宗元被貶柳州晚了四年。這一年,正好是柳宗元去世。比蘇東坡被貶惠州早了兩百七十五年。後來的蘇子,在來惠州的路上寫道:「未應愚谷能留柳,可獨衡山解識韓。」他相信自己能同韓愈一樣,很快就會被皇帝召回。那年,韓愈51歲,按那個年代看,已是人生暮年。再加上韓愈身體一直不好,四十歲上時,就說自己視力模糊,頭發灰白,牙齒松動,疾病纏身。那時,他在隨宰相裴度平定叛軍吳元濟的那場」淮西戰役「中有功而升任刑部侍郎,在京城安居樂業。憲宗皇帝信奉佛教,國內佛事大盛,引起一系列社會問題。公元819年,憲宗皇帝派遣中使去陜西鳳翔法門寺迎接佛骨,沿途修路蓋廟,官商民等舍物捐款,一時間掀起信佛狂潮。《舊唐書》里說:王公士庶,奔走施舍,唯恐在後。百姓廢業破產,燒頂灼臂而求供養者。天下荒荒,再無人熱衷儒學。韓愈看不下去,引筆疾書,寫了一篇《諫佛骨表》以勸聖上。憲宗皇帝一看,大怒,要立刻斬首韓愈,在裴度等官員的力諫之下,才免去死罪,被貶到八千里外的潮州當刺史。長路遙遙,十二歲的女兒染上惡疾死在驛道。晚年喪女,韓愈愧疚交加,悲痛萬分。行至藍關時,他的侄孫前來送行,…See More
Dec 18,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潮州遠 2

門上的環,極有意思。門環越粗,越圓,工藝越精致,銅層越厚,越顯示家底殷實。普通人家,大多是鐵質門環,也有工藝的優劣、粗細的差別。那些門環,銅質也好,鐵質也好。粗也好,細也好,在歲月的磨蝕之下,如同人一般,有的優雅,有的滄桑。有的光亮,有的銹跡斑斑。有的完整,有的殘破。看了,懂了,那也是生命的悲欣交集在發聲。這里是植物的天堂,每一戶人家都有花草,即使不特意種,也會自己生長。青灰色斑駁的墻壁,布滿青苔,總有花朵兒藤兒探出頭來,彼此糾結,自生自長。我叫不出這些植物的名,說不出它們的特性。我只欣賞鮮艷和古舊的結合,廢墟和活力的搭配,它們彼此讓對方變得更美。一位老人拉著三輪車賣草粿,這個食物沒聽說過,也不認識這個粿字。不敢把認不得的字認半邊,怕鬧笑話。就問老人:這是什麽字?老人說,念「果」。原來,這個字是可以念半邊的。草粿是熱的,類似於果凍和龜苓膏之類,以草木作原材料。而且,它也必須熱,才能凝固。涼了,就成一汪水。我一路從廣州到潮州,大太陽下奔波,又累又乏,一碗吃下去,解了渴抵了饑,猶如雪中送炭。這一碗草粿,讓我認識了一個字。也明白,來潮州,不認識它是不行的,很多食物都帶這個字,面粿芋粿粉粿米粿…See More
Dec 11,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潮州遠 1

在中國的版圖上,廣東屬於嶺南。何為嶺南呢?就是五嶺以南。五嶺指的是越城嶺、都龐嶺、萌渚嶺、騎田嶺和大庚嶺。在廣東的版圖上,潮州在最遠的東部。雖偏遠,卻人傑地靈,所以有「到廣不到潮,枉費走一遭」之說。潮州人會做生意,幾個世紀前,就把生意做到東南亞,做到全世界。他們的生意越做越大,在當地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品格,被東南亞本土人稱之為「東方猶太人」。沒去潮州之前,我聽過關於潮州人的傳聞。潮汕男人很大男子主義。作為一家之主,他們承擔家庭的責任,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聽說一個潮州家庭,大抵是男人說了算。家里來了客人,女人忙活一大桌子菜,卻不能上桌,得等到男人們酒足飯飽後,女人們才能吃飯。潮州家庭特別重視男丁,傳宗接代的觀念比其它地方的人嚴重。一個潮州女孩,嫁為人妻,第一胎生男孩,她心中的石頭才能落地,否則總有一種戰戰兢兢的心理化不開。潮州人愛喝茶,極具儀式感。偏遠山區的農民家庭,你推門進去,一定會有茶案,茶案上一定會擺著茶具。潮州地區的孩子,一生下來就跟著長輩喝茶。他們在外面玩累了,跑回家喝茶,那肯定不是涼白開,而是一盅一盅的工夫茶。…See More
Dec 9,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陳氏書院 下

這其實很矛盾,人們穿行在商品之中,很容易忘了自己是來看建築物的。但這麽多人來此,不賣些商品,又仿佛是浪費了資源。如此一想時,紀伯倫那句名言浮上了眼前嘴邊。「我們走得太遠,以至於忘記了為什麽而出發。」聽到這句話的人總會若有所思,但不一定能真正把它體會在生活中。此刻,放在這里,格外妥帖。偉大的思想放之四海而皆準。既讓人在高處感觸,也讓人在低處縈回。世界太過喧囂,走在其中,要時刻警惕,知道自己所為何來。美是多元的,且各取所需。喜歡歐陽修的一句詞:"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閱讀宋詞,發現很多詞人的字句都被一所幽深的庭院承載。庭院深深,很抒情很容情很懷舊很鐘愛。中國人,該是都有這種庭院情結吧!一直很想細細體會廊檐聽雨的詩意。此刻走到這里,又逢雨落,正到廊檐底下。靠著高大的圓柱,看雨滴落下。滴在地,成一朵水花。滴在心,成一片心花。蔣捷在《虞美人》里寫道:「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See More
Dec 6,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陳氏書院 上

《陳氏書院》,沒有理由不去。陳姓,我的本家。一聽這名字,還未謀面,心理上就開始親熱,想起老家村口的曬書臺。先祖陳士元在京城當官,見朝政腐敗,便向皇帝上書,要求整頓吏治和財政。他的這些舉措招致嚴嵩等貪官汙吏的反對,便對其進行讒言陷害。先祖陳士元不堪忍受,憤然於嘉靖二十八年辭官回鄉,歸隱田園。隨他回鄉的幾大箱書籍,怕日久生蟲,便選了一塊高地,名曰」曬書臺「。每年端午前後,搬書出來曬,是當年家鄉一道勝景。天下原本一家,何況還一個姓氏。追索到久遠的久遠,連接到現在的現在,這其中總會有某種交集,某種延續是說不清道不明的。南方的夏天,雨說來就來。趕上一場大雨不說,且書院的進門大廳在維修。一進院門,就被建築風格的大氣所震撼。篷布和腳手架之下,難掩其美。沒有書本的蹤跡,建築物本身成了一本布滿書香鑲滿文字融匯百科的大書。也或者說,說它書院,說它房屋已有些褻瀆。時間的沙漏之下,這里已流轉成一件大型藝術珍品。進門大廳的墻上,有郭沫若先生的賦詩:「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果然造世界,勝讀十年書。」我不是內行人,對造型風格、雕塑工藝和裝飾技術無法進行系統闡釋。只能走馬觀花間,心里嘖嘖贊嘆,房子可以這樣華麗。我不…See More
Dec 4,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黃草古鎮 下

陣陣山風過,吹來一襲特別的香味。尋香一望,是奶奶鄰居家門口,堆放著一種果實。圓圓小小,我以為是花椒籽。主人是五十多歲的大哥,他說不是花椒,而是山蒼籽,曬幹榨油後制作風油精的原料。經他一說,再聞,還真是風油精的味。自己給自己出主意,要不要買幾斤回去,做成香囊,掛在家里防蚊驅蟲。大哥說,這些剛剛摘下的果實,不能積壓攜帶。他家堂屋里擺著一把躺椅,方方正正,四平八穩,一眼就覺得工藝好。走過去問東問西,大哥說,這把躺椅有六十年左右,他出生就在,是大山里篾匠師傅的手藝。躺椅上,擺著幾把蒲扇,不,準確說是棕葉。棕樹全身是寶,葉子大如蒲扇。掰下來,用剪刀圍著修剪一番,就是一把手搖的扇子。綠色的,原汁原味。搖一搖,帶著草木清芬。借著欣賞躺椅和蒲扇的機會,我望了望廚房,看了看臥室。淩亂,沒有女主人操持的痕跡。並試探著問他:孩子呢?他說:一個女兒,已經出嫁。聽說有孩子,又小心試問,那孩子的媽媽呢?大哥頓時黯然,說他命不好。十五歲沒有母親,臨近三十才結婚。三十五歲上時,妻子得病去世。對男人來說,母親和妻子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可她們,都早早離他而去。鄉村里,不像大城市,進門關門,沒有聯絡,閑話也就少。村子…See More
Dec 2,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黃草古鎮 上

去探訪古鎮瑤寨,要經過一座鐵索橋。鐵索橋是此地的特產。萬里東江萬座山。山環水,水繞山,總得有橋連接,方便出行。這種橋簡潔,不大張旗鼓。架在兩座山體之間,用鐵索做橋梁,木板做橋面,小巧精致,結實耐用。但有一點,晃晃悠悠。我踏在上面,如履薄冰。木板鋪成的橋面,多少有些空隙,往縫里看,綠水湯湯,心慌得要命。對面竟然開過來一輛小車,只得趕緊退回去。貼著橋欄桿會車,那是要命的事。等小車通過,前後展眼一望,沒有車來的跡象,才趕緊跑。不能跑得太快,快了越加晃蕩。遠遠看,兩座山體間好似不遠。真走起來,且是這樣危險的橋面,就覺得越走越遠,怎麽還沒到橋中央?越怕越有事。一門心思往橋的那一頭竄,只盯著前方。沒想,後面傳來摩托車的鳴笛聲,由遠而近。這可怎麽辦呢?退回去讓它不可能,它也不會停下來等我先過。笛聲越來越近,它在催促我讓路。妹妹靈機一動,拉起我的手。她說我們並排走,不讓它。…See More
Dec 1,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古鎮琴師 下

有戲唱的時候,珍茍叔是公認的首席琴師,臺上拉得如泣如訴。沒戲唱的時候,他手拿篾片,編織生活所需要的柴米油鹽。家里孩子多,父母在屋子旁邊給他搭蓋一間小屋。那小屋里,經常傳來二胡的演奏聲。有時是《賽馬》曲,歡快悠揚,那是珍茍叔對自由和夢想的追逐。有時是《二泉映月》,哀怨動人,那是珍茍叔對於命運和際遇的宣泄。劇團,起初漢劇,後來花鼓戲、楚劇,再後來歌劇、樣板戲等等。這些藝術形式的變化,會帶來音樂表達上的變化。開始是京胡,後來是二胡,再後來有手風琴、小提琴、笛子、簫等等。珍茍叔無師自通,一通百通。每排練一曲新戲,編劇與演職人員間得切磋磨合。珍茍叔是主角,音樂之外,對唱腔唱詞什麽的,他也有自己的見地。夏夜里戶外乘涼,珍茍叔的身邊總圍著大人孩子,大家想聽琴聲,央求他一首一首地演奏。人們如癡如醉,既感傷曲子里的淒婉,嗟嘆自身命運。也領會曲子里的悲憫,獲得藝術享受。有些孩子,喜歡音樂,大人就帶著他,去找珍茍叔學習。並不系統,並不長久,但這種愛好,這種對於音樂的理解力,會根植在人的心中,永不磨滅。很多年後,那些孩子還記得,自己曾經癡迷過音樂。珍茍叔有一個外孫女,在上海戲劇學院教鋼琴。她沒有得到過珍茍叔的…See More
Nov 30,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古鎮琴師 上

上帝為你關上了門,就一定會為你另開一扇窗。很多人的窗戶,一生里不曾打開。而珍茍叔,打開了,且打開的不一般。也讓我有一種偏見,盲眼人,為音樂而生。隨便拉個人,讓他寫文章,盡管從沒寫過,他也可能完成任務。隨便拉個人,讓他彈奏樂器,雖然經常聽,這時候,一定不能完成任務。甚至於,是一籌莫展,一竅不通。音樂,相比於其它技能,是最難的。音樂,相比於其它技能,更需要天分的濡養。那個年代的鄉下,家里有盲孩子,最好的出路是學算命。七八歲時,珍茍叔的父母把他送到本家一位老算命師傅家去學習。老算命師傅拉得一手好京胡,珍茍叔跟著他,習得一手相術,一手京胡。他悟性極好,甚至於超過了師傅。…See More
Nov 28, 20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艷萍:清邁的閑適 5

我一直在東張西望,但什麽也看不見。我在這里只是短短兩天,也無從打聽。一家鹵制牛肉的店鋪,店老板是山東人,來布爾津賣鹵肉十多年。他說他的鹵肉味道在小城小有名氣,也說他厭倦了幹這這一行,不想做下去。做生意的人希望門庭若市,小城太小,有時一兩個小時沒人光顧,他做得不過癮,他坐在店里很寂寞,如同城外的戈壁灘。往城外走不多會,就是草原,牛羊成群。就是土地,種瓜種豆。就是荒原,開闊空寂。五彩灘,離布爾津二十五公里。租一輛車前去。司機滿身滿氣息的陳年羊肉味,但人很好。一邊在寬闊的馬路上開著車,一邊給我們講些五彩灘的風景。小小景區,人群擁擠,和整個布爾津城形成很大的反差。仿佛這些遊客沒有經過城市,而是直接擁到這里,然後離開。按理,景區很大,應該走得很散,走過額爾齊斯河上的那座木橋,走進對岸的胡楊林,走進綠洲河流的深處。可以沒有,全擠在觀景臺上,舉著手機,吵吵嚷嚷。…See More
Nov 26, 2023

Easy Tree's Blog

陳艷萍:長沙賈誼愁 上

Posted on January 13, 2024 at 7:00pm 0 Comments

參觀賈誼故居,純屬一念之間。從長沙火車站出來,按既定路線尋訪潮宗古街。順著石板路走到盡頭,就是湘江。對岸,是橘子洲頭。

正值中午,倦的不行,烈日下遙遙地望幾眼後,準備往下一個地點。可下一個地點是哪里呢?公交站牌上,有賈誼故居幾個字,且離這里不遠,就它了。

知道賈誼,不是通過《過秦論》,而是李商隱的《賈生》篇:「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漢文帝求賢若渴,召回賈誼。在宣室里,談到半夜,越談越興奮。不是談蒼生,而是談鬼神。

李商隱愛作無題詩,向來神秘飄忽,惹人聯想好奇。這一首,出奇白話。鬼神說到半夜,說明賈生文姿和口才至極,也說明皇帝無聊和好玩至極。…

Continue

陳艷萍·鳳凰 下

Posted on January 12, 2024 at 10:24pm 0 Comments

讀過一些沈從文的文字,讀過黃永玉老先生九十歲所著的《無愁河的浪蕩漢子》。一個故去一個健在。一個憂傷一個幽默。

沈從文和黃永玉,這兩個人對於鳳凰,是魚和水的關係,綠葉對根的情意。假如你遊走在鳳凰的青石板上,卻沒有讀過沈從文的文字,沒有聽過黃永玉的故事,那鳳凰的美在你眼里就沒有生機和活力。就僅僅只是沿江而建的湘西風味吊腳樓,沿山而築錯落有致的房屋格局。

真喜歡沈先生的文筆。青春的眼睛像星子流轉,傷心的眼睛是濕瑩瑩的。青春的身影像小獸物,悲傷的身影虛虛怯怯帶著碎心的憂苦。沈先生筆下的女性,小的老的,開心的愁苦的,都是那麽美。對故鄉風物的描寫,用黃永玉先生的話再恰當不過:「從文表叔的書里從來沒有——美麗呀!雄偉呀!壯觀呀!幽雅呀!悲傷呀!……這些詞藻的泛濫,但在他的文章里,你都能感覺到它們恰如其分的存在。」…

Continue

陳艷萍·鳳凰 中

Posted on January 8, 2024 at 10:00am 0 Comments

太奢侈了。圍墻、石階、豬圈都是石板蓋成,整個村莊就是一個石莊。渾然天成的具有歷史感,哪怕你昨日才建成。石板的顏色就是天空的顏色,一幢幢順著山坡依勢而立,與青山綠水同唱自然的歡歌。難怪那里的人愛唱歌,愛跳舞,他們居住在大地的音樂廳。

老人們很長壽。102歲的老爺爺依然健朗,背著手在村莊里走動。89歲的第八代壓寨夫人眼角眉梢依然輕靈動人,正穿針引線。吹樹葉的老奶奶那麽活潑和喜悅。與世無爭的生活環境,與自然緊密相連的飲食作息,雖貧瘠但豐富,雖閉塞卻開朗。

人,心的安穩比什麽都重要。他們的心停留在過去的時光,內心里滿是回憶,一針一線,一步一緩中都有故事流溢出來。…

Continue

陳艷萍·鳳凰 上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23 at 10:30pm 0 Comments

鳳凰之旅在出門那一刻電閃雷鳴,暴雨如注。幾步路,褲腳濕了一大片。

我不是一個有迷信行為的人,但有迷信感。只因要去的鳳凰古城,充滿了神秘意味,而讓我感覺,眼前這一場臨出門澆下來的大雨,也有一種神秘的意味。

鳳凰之旅的出發地是廣州,和妹妹同去。這是我們去年某天無意間的一次相約,沒想到眼看前去無門時卻在不經意間出發了。這讓我想到,很多口頭約定或者一閃而過的想法,不要太去顧及那份子虛烏有,應該放在心上,等待那個時刻到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