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非可怕
  • Sukau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未知 非可怕'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Kolkata Bachcha
  • Copil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中砂礁群
  • Virunga
  • Seltsames Denken
  • 陳老頭
  •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未知 非可怕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未知 非可怕's Page

Latest Activity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1)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

透過柵欄,穿過攀繞的花枝的空檔,我看見他們在打球。他們朝插著小旗的地方走過來,我順著柵欄朝前走。勒斯特在那棵開花的樹旁草地里找東西。他們把小旗拔出來,打球了。接著他們又把小旗插回去,來到高地①上,這人打了一下,另外那人也打了一下。他們接著朝前走,我也順著柵欄朝前走。勒斯特離開了那棵開花的樹,我們沿著柵欄一起走,這時候他們站住了,我們也站住了。我透過柵欄張望,勒斯特在草叢里找東西。 “球在這兒,開弟②。”那人打了一下。他們穿過草地往遠處走去。我貼緊柵欄,瞧著他們走開。 ①指高爾夫球的發球處。②“開弟”,原文為Caddle,本應譯為“球童”,但此指在原文中與班吉姐姐的名字,凱蒂”(Caddy)恰好同音,班吉每次聽見別人叫球童,便會想起心愛的姐但,哼叫起來。 “聽聽,你哼哼得多難聽。”勒斯特說。“也真有你的,都三十三了,還這副樣子。我還老遠到鎮上去給你買來了生日蛋糕呢。別哼哼唧唧了。你就不能幫我找找那隻兩毛五的子兒,好讓我今兒晚上去看演出。” 他們過好半天才打一下球,球在草場上飛過去。我順著柵欄走回到小旗附近去。小旗在耀眼的綠草和樹木間飄蕩。 “過來呀。”勒斯特說,“那邊咱們找過了。他們一時…See More
Apr 23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6)

傑生也多少有些不正常,他是個偏執狂,又是一個虐待狂,何況還有頭痛病。福克納有許多作品手法上與傳統的現實主義作品並無太大區別。他的別的作品若是用意識流,也總有其特殊原因。如《村子》中寫I.O.斯諾普斯對一頭母牛的感情,那是因為這個I.O.斯諾普斯是一個半白癡,讀者們如果有點耐心,在最初的不習慣之後,定然會通過這些不平常的思緒活動逐漸看清一系列相當鮮明、豐滿的人物形象。這些形象的外貌我們不一定說得清(直到讀了“迪爾西的部分”我們才知道班吉的模樣),但是我們卻能相當準確地把握他們的精神狀態。書中的主要人物如此,一些次要人物形象也莫不如此。如赫伯特·海德,只出現在昆丁的幾次意識流里,但是那一副庸俗、無恥的嘴臉便已躍然紙上。其他如傑拉德太太、毛萊舅舅,形象也都相當鮮明突出。即使象勒斯特這樣一個黑人小廝,我們掩卷之後,也不容易把他那既調皮又可憐巴巴的形象從我們的腦子里排除出去。 “神話模式”是福克納在創作《喧嘩與騷動》時所用的另一種手法。所謂“神話模式”,就是在創作一部文學作品時,有意識地使其故事、人物、結構,大致與人們熟知的一個神話故事平行。如喬伊斯的《尤利西斯》,就套用了荷馬史詩《奧德修紀》的…See More
Apr 18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5)

在《喧嘩與騷動》中,福克納讓三兄弟,班吉、昆丁與傑生各自講一遍自己的故事,隨後又自己用“全能角度”,以迪爾西為主線,講剩下的故事。小說出版十五年之後,福克納又為馬爾科姆·考利編的《袖珍本福克納文集》寫了二個附錄,把康普生家的故事又作了一些補充(中譯文見本書附錄)。因此,福克納常常對人說,他把這個故事寫了五遍。當然,這五個部分並不是重復、雷同的,即使有相重疊之處,也是有意的。這五個部分象五片顏色、大小不同的玻璃,雜沓地放在一起,從而構成了一幅由單色與複色拼成的絢爛的圖案。 “班吉的部分”發生的時間是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通過他,福克納渲染了康普生家頹敗的氣氛。另一方面,通過班吉腦中的印象,反映了康普生家那些孩子的童年。“昆丁的部分”發生在一九一0年六月二日,這部分一方面交代昆丁當天的所見所聞和他的活動,同時又通過他的思想活動,寫凱蒂的沈淪與昆丁自己的絕望。“傑生的部分”發生在一九二八年四月六日,這部分寫傑生當家後康普生家的情況,同時引進凱蒂的後代——小昆丁。至於“迪爾西的部分”,則是發生在一九二八年四月八日(復活節),它純粹寫當前的事:小昆丁的出走、傑主的狂怒與追尋以及像征著滌罪與凈化的黑…See More
Mar 15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4)

在小說中,與傑生相對立並且體現了福克納的積極思想的是迪爾西。福克納說過:“迪爾西是我自己最喜愛的人物之一,因為她勇敢、大膽、豪爽、溫存、誠實。她比我自己勇敢得多,也豪爽得多。”同情心永不枯竭似地從她身上湧流出來。她不畏懼主人的仇視與世俗觀念的歧視,勇敢地保護弱者。在整幅陰郁的畫卷中,只有她是一個亮點;在整幢墳墓般冷冰冰的宅子里,只有她的廚房是溫暖的,在整個搖搖欲墜的世界里,只有她是一根穩固的柱石。她的忠心、忍耐、毅力與仁愛同前面三個敘述者的病態的性格形成了對照。通過她,作者謳歌了存在於純樸的普通人身上的精神美。迪爾西這個形象體現了福克納“人性的復活”的理想。福克納把迪爾西作為主人公的這一章安排在復活節,這絕不是偶然的。當然,迪爾西不等於基督,但如果說福克納有意引導讀者作這樣的類比與聯想,也不是沒有根據的。 從《喧嘩與騷動》中,我們可以看到福克納對生活與歷史的高度的認識、概括能力。盡管他的作品顯得撲朔迷離,有時也的確如癡人說夢,但是實際上還是通過一個舊家庭的分崩離析和趨於死亡,真實地呈現了美國南方歷史性變化的一個側面。我們可以看到,舊南方的確不可挽回地崩潰了,它的經濟基礎早已垮臺,它的殘…See More
Dec 27, 2019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3)

除了錢,他什麽都不愛。連自己的情婦,也是戒備森嚴,僅僅看作是做買賣交易的對手。他毫無心肝,處處佔人便宜,卻總是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他玩弄了一系列花招,把姐姐歷年寄來的贍養費據為己有,並從中吮吸復仇的喜悅。書中描寫得最令人難忘的一個細節,是康普生先生殯葬那天,凱蒂從外地趕回來,乘機想見親生女兒一面的那一段。凱蒂喪魂失魄地追趕載有小昆丁的馬車那一情景,感染力極強,使人認識到凱蒂盡管有種種不能令人滿意的行為,本質上還是一個善良的女子。而對比之下,傑生的形象愈益令人憎厭。另外,他用免費的招待券作弄黑小廝勒斯特,對外甥女小昆丁的扭打(不無色情動機的)與“教育”,也都是使人物性格顯得更加突出的精采的細節。傑生是福克納筆下最鮮明、突出的形象之一,作為惡人的典型,其鮮明飽滿,達到了莎士比亞筆下經典式惡人(如埃古、麥克白夫人)的地步。然而,對傑生的揭露,卻偏偏是通過傑生的自我表自與自我辯解來完成的。這正是福克納藝術功力深厚的表現。傑生和“斯諾普斯”三部曲中的弗萊姆·斯諾普斯一樣,都是資本主義化的“新南方”的產物。如果說,通過對康普生一家其他人的描寫,福克納表達了他對南方舊制度的絕望,那麽,通過對傑生的…See More
Dec 20, 2019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2)

福克納雖早在三十年代就寫出了大部分重要作品,卻不受本國讀者賞識,還得常去好萊塢寫電影腳本以維持生活。但法國文學界一直很重視福克納。四十年代後期美國批評界也逐漸對他開始注意。一九四九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金頒發給了福克納。 福克納的重要作品,除《喧嘩與騷動》外,還有《我彌留之際》(1930)、《八月之光》(1932)、《押沙龍,押沙龍!》(1936)、《去吧,摩西》(1942)以及《村子》(1940)、《小鎮》(1957)、《大宅》(1959)(以上三書合稱“斯諾普斯三部曲”)等。 《喧嘩與騷動》(1929)是福克納第一部成熟的作品,也是福克納心血花得最多,他自己最喜愛的一部作品。書名出自莎士比亞悲劇《麥克白》第五幕第五場麥克白的有名臺詞:“人生如癡人說夢,充滿著喧嘩與騷動,卻沒有任何意義。” 小說的故事發生在傑弗生鎮上的康普生家。這是一個曾經顯赫一時的望族,祖上出過一位州長、一位將軍。家中原來廣有田地,黑奴成群,如今只剩下一幢破敗的宅子,黑傭人也只剩下老婆婆迪爾西和她的小外孫勒斯特了。…See More
Dec 16, 2019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1)

前言威廉·福克納(William…See More
Dec 10, 2019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顧瑜君 吳明鴻:邊緣處境教育的翻轉可能(7)

相對的,「自然農法」相信用大自然的法則方式耕種:跟著大自然的作息、順著節令、氣候、地形去栽種,面對病蟲害,不以「控制、消滅」對待之,改以瞭解蟲的生態找尋相生相剋的方式來減低病蟲害。而野草是有價值的植物,野草的根系豐富了土地下的微生物生長環境,使土地有活力、纏繞的根系讓農作物從土地中獲得更高的養分與能量,所以不該完全消滅野草,只需要處理地面上影響作物陽光的部分即可,不「置其於死地」。此外,自然農法用還綠肥驅除野草,或用覆蓋性植物圍繞農作物以保持土壤濕潤。自然農法的概念是:野草對作物可以是有益的!「偷竊」怎麼處理?「未婚懷孕」怎麼預防?「處處與大人公然對抗」如何輔導? 我們發現,這些問題全都來自孩子生長的「大地」--我們看到的偏差只是末端現象,其盤根錯節的地下根系和生存處境才是教育者的指引,告訴我們如何以「整體生態觀」而非針對「原子式個人」的思考。這同時也是區域性、在地性教育發展的合適觀點。本研究將延續此有力視角,對於既有教育議題提出新論述。…See More
Jun 13, 2019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顧瑜君 吳明鴻:邊緣處境教育的翻轉可能(6)

(1)化危機為轉機模式偏鄉弱勢兒童最常遇到的問題除了學習不利之外,就是「偏差行為」,偏差行為往往將弱勢兒童推向法律範疇,且進入惡性循環。我們在過去多年的實踐經驗中,發展以學童出現偏差行為時的「危機」為教學媒材,研發出幫助行為偏差者從自身的偏差經驗種學習,而成為轉機。我們藉由對老練的慣竊且因刑法妨礙性自主案件於司法審理過程中的國小學生,處理了微觀(micro)的理解/對待/輔導課題,以及各類助人系統協作的較為中觀 (meso)的課題,前者是如網絡「如何接應」的縱向問題,後者是則是網絡「如何編織」的橫向挑戰,且前者所發展的理解與處遇將對後者起引導作用。這個觀點,將為教育者和偏差行為孩子的「共舞」開出一條可能的路來—「處理偏差行為」是掛羊頭「與孩子連上」才是教育真正的目標與企圖。 (2)課題/議題模式 偏鄉弱勢學習者生活中面對諸多爭議性的與關鍵性的課題與議題,且往往與前述之偏差行為有些為關連(如未婚懷孕),在我與研究團隊的探究中發展出課題/…See More
Jun 10, 2019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顧瑜君 吳明鴻:邊緣處境教育的翻轉可能(5)

2.實驗教育:體制外的實驗教育與村落教育創新模式 雲林彰湖國中小的陳清圳校長在體制內改革走了一大步,我們認為,偏鄉教育的未來可能,需要跨出體制內教育的範疇,同時兼顧非體制內教育的變革,並有實際操作的可能性。基於長期投入在學校體制內的課程改革,我們於 2008 年開始在花蓮推動非學校型態教育之實驗方案,將偏鄉教育環境中「邊陲處境」之孩童匯集,以各種實驗方案進行教育探究,摸索找出幫助這群孩童的積極模式。基於解放教育學者 Freire 的說法:「教育是成人之美的一種藝術實踐」。歷經六年的探究後,初步從教學的微觀面摸索出有別於學科導向補救教學的教學策略與模式(顧瑜君,2014c),以及個別化、差異化學習的方案模組。同時從課程教學的整體面—整合社區資源與在地人力運用,創造非學校學習的實體與非實體空間操作,已經漸漸成熟,且獲得體制內外教育工作者肯定。此實驗教育促成社區、家庭、學校相互協助,「教育孩子需要整個村落的力量(It takes a whole village to raise a…See More
Jun 8, 2019
未知 非可怕 posted a blog post

顧瑜君 吳明鴻:邊緣處境教育的翻轉可能(4)

三、行動的開展-從理論到實踐從偏鄉教育需要新的視野為出發點,在過去長期的在地實踐經驗中,兩個探究管道—「體制內」與「實驗教育」—幫助我們理清了我們的問題意識,並從中展開了三種將於本文探究的路徑:「支持性生態協力網絡的延續與深化」、「自然農法與手感教育」以及「參與式研發社群」。下圖中,可整體看出本研究之緣起與動機,以及問題意識如何開展、研究行動如何進行的概況:一)在地實踐經驗本研究團隊在過去近 20 年在花蓮地區的在地實踐經驗,「學校」與「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兩個類群,這是一個延續過往以及開創未來的研究行動,正在進行與探究的實踐歷程:1.學校型態教育:國民教育之課程與教學輔導體系的探究自 84…See More
May 11, 2019

未知 非可怕's Blog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1)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

Posted on December 9, 2019 at 7:21pm 0 Comments

透過柵欄,穿過攀繞的花枝的空檔,我看見他們在打球。他們朝插著小旗的地方走過來,我順著柵欄朝前走。勒斯特在那棵開花的樹旁草地里找東西。他們把小旗拔出來,打球了。接著他們又把小旗插回去,來到高地上,這人打了一下,另外那人也打了一下。他們接著朝前走,我也順著柵欄朝前走。勒斯特離開了那棵開花的樹,我們沿著柵欄一起走,這時候他們站住了,我們也站住了。我透過柵欄張望,勒斯特在草叢里找東西。 

“球在這兒,開弟。”那人打了一下。他們穿過草地往遠處走去。我貼緊柵欄,瞧著他們走開。

 …

Continue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6)

Posted on December 9, 2019 at 6:47pm 0 Comments

傑生也多少有些不正常,他是個偏執狂,又是一個虐待狂,何況還有頭痛病。福克納有許多作品手法上與傳統的現實主義作品並無太大區別。他的別的作品若是用意識流,也總有其特殊原因。



如《村子》中寫I.O.斯諾普斯對一頭母牛的感情,那是因為這個I.O.斯諾普斯是一個半白癡,讀者們如果有點耐心,在最初的不習慣之後,定然會通過這些不平常的思緒活動逐漸看清一系列相當鮮明、豐滿的人物形象。這些形象的外貌我們不一定說得清(直到讀了“迪爾西的部分”我們才知道班吉的模樣),但是我們卻能相當準確地把握他們的精神狀態。



書中的主要人物如此,一些次要人物形象也莫不如此。如赫伯特·海德,只出現在昆丁的幾次意識流里,但是那一副庸俗、無恥的嘴臉便已躍然紙上。其他如傑拉德太太、毛萊舅舅,形象也都相當鮮明突出。即使象勒斯特這樣一個黑人小廝,我們掩卷之後,也不容易把他那既調皮又可憐巴巴的形象從我們的腦子里排除出去。…

Continue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5)

Posted on December 9, 2019 at 6:40pm 0 Comments

在《喧嘩與騷動》中,福克納讓三兄弟,班吉、昆丁與傑生各自講一遍自己的故事,隨後又自己用“全能角度”,以迪爾西為主線,講剩下的故事。小說出版十五年之後,福克納又為馬爾科姆·考利編的《袖珍本福克納文集》寫了二個附錄,把康普生家的故事又作了一些補充(中譯文見本書附錄)。



因此,福克納常常對人說,他把這個故事寫了五遍。當然,這五個部分並不是重復、雷同的,即使有相重疊之處,也是有意的。這五個部分象五片顏色、大小不同的玻璃,雜沓地放在一起,從而構成了一幅由單色與複色拼成的絢爛的圖案。

 …

Continue

福克納的《喧嘩與騷動》(4)

Posted on December 9, 2019 at 6:33pm 0 Comments

在小說中,與傑生相對立並且體現了福克納的積極思想的是迪爾西。福克納說過:“迪爾西是我自己最喜愛的人物之一,因為她勇敢、大膽、豪爽、溫存、誠實。她比我自己勇敢得多,也豪爽得多。”同情心永不枯竭似地從她身上湧流出來。



她不畏懼主人的仇視與世俗觀念的歧視,勇敢地保護弱者。在整幅陰郁的畫卷中,只有她是一個亮點;在整幢墳墓般冷冰冰的宅子里,只有她的廚房是溫暖的,在整個搖搖欲墜的世界里,只有她是一根穩固的柱石。



她的忠心、忍耐、毅力與仁愛同前面三個敘述者的病態的性格形成了對照。通過她,作者謳歌了存在於純樸的普通人身上的精神美。迪爾西這個形象體現了福克納“人性的復活”的理想。福克納把迪爾西作為主人公的這一章安排在復活節,這絕不是偶然的。當然,迪爾西不等於基督,但如果說福克納有意引導讀者作這樣的類比與聯想,也不是沒有根據的。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