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 尼亞河
  • Male
  • Tanjung Kidurong,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垂釣 尼亞河's Friends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Gifts Received

Gift

垂釣 尼亞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垂釣 尼亞河's Page

Latest Activity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3)

第二天晚上,列車停下,人們紛紛下車去觀看西里西亞門堡…See More
Jun 25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2)

那是俄國夫人們開的,是些出身高貴的白俄女人。她們烹調技術高超,在餐館內舉止非常得體。」第二天,他辦完自己的事後來找我。帶我去看了幾處伊斯坦布爾的名勝,還給我找了個嚮導。「別從庫克斯的公司僱嚮導,他要價太高、我向你保證這個嚮導非常正派。」我們在俄國夫人穿梭往來、溫文爾雅的微笑和對我那位工程師朋友屈尊俯就的態度中又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後來,他又帶我看了伊斯坦布爾的幾處風景,最後把我送回托卡特里安旅館。我倆在門口停住了腳步,「我想是不是,」他探詢地盯著我,「我想現在是不是……」他估計到我可能做出的反應后,那種探詢更是顯而易見了。接著他嘆了口氣說:「不問了。我想還是不問更明智些。」「我覺得你非常聰明,」我說,「而且很夠朋友。」他動情地握住我的手,送到嘴邊吻了吻,便從我生活中永遠地消失了。他是個正派人,在他熱心的安排下,我觀賞了伊斯坦布爾的風光,我應該感謝他。第二天,庫克斯公司的代理人以最傳統的方式請我,帶我們過了博斯普魯斯海峽,到海達帕夏重又乘坐東方快車旅行。我很樂於身邊有個導遊,因為海達帕夏車站使人一下子就聯想到瘋人院。人人都在呼喊著,尖叫著,砰砰地敲打著要求海關官員辦手續。我領教了庫克斯…See More
Jun 1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

坐火車是我平生一件快事。可悲的是如今誰對它也沒有了那種如同對好朋友的親密感情。我在加來登上了預訂的卧鋪車,這樣免得再到多佛爾,而且也避免了乘船的疲憊,終於在夢寐以求的火車上舒舒服服地安頓下來。到這時我才意識到旅行一開始就潛伏著危險。和我同車廂的是一個中年夫人,她是個穿戴華麗,富有經驗的旅行者,隨身帶了許多手提箱和帽箱。她和我搭上了話。這很自然,因為我倆合住一個包廂,這種包廂像其他二等車廂一樣有兩個鋪位。在某些方面,二等車比一等車還舒服得多,因為這種車廂空間大、使人有活動餘地。我的同伴問我去哪兒。我告訴地去巴格達。她立刻興奮起來。她碰巧就住在巴格達。她斷定我到那住在朋友家,並說她多半也認識他們。我說不住朋友家。「那你住在哪兒呢?總不會到巴格達住旅館吧?」為什麼不呢?不然要旅館幹什麼用?我至少心裡嘀咕著,可嘴上沒說。「啊!旅館可住不得。你可別那麼幹。我告訴你應該這樣:來找我們!」我有點吃驚。這位C夫人告訴我她丈夫在巴格達,她本人是當地最早的居民之一。我能說什麼呢?只好一再感謝並補充說我的計劃尚未定下來。幸運的是,C夫人不和我一起走完全程,這得感謝上帝,因為她的話總是滔滔不絕。旅行正如所期待…See More
May 1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1)

盧卡斯在家裡是位有權威的父親。我和卡洛不久也稱他為父親。剛到那時,我喉嚨嚴重潰瘍,他來看了看說:」你一定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怎麼回事?丈夫出了什麼事?」我向他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寬慰並鼓勵我說:「你需要他,他就會回來,要留給他充分的時間。他回來后,不要責怪他。無論怎樣,要面對現實,繼續生活。你已經獲得了力量和勇氣。你將會創造一個美好的生活。」可敬的父親。我該深深地感謝他。他對所有人的傷痛、挫折都抱以同情。過了五六年,他去世了,我感到失去了一位知心朋友。~~~~~~~~~~~~~~~~~~~~~~~~~~~~~~~~~~~~~~~~~~~~~~~~~~~~~~~~~~~~~從那以後,我多少有了生活的打算,但我得做出最後的抉擇。按約定,我和阿爾奇見了面。他萎靡不振,一臉病容。我們東拉西扯,談著熟人的情況。接著我問他目前心情如何;是否打定主意不再回到我和羅莎琳德的身邊。我又談到他清楚羅莎琳德是多麼愛他,他不在身邊時她是多麼惶惶不安。一次,她用那孩子般的令人傷心的真誠對我說:「我知道爸爸喜歡我,愛和我在一起。他就是不喜歡你。」「這表明,」我說,「她需要你。你難道無動於衷嗎?」他說:「恐怕辦不…See More
Jan 29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0)

當然我也像同時代的任何人一樣,本來就害怕離婚,我現在仍然如此。時至今日,我仍有種負疚感,因為我答應了他固執的要求,同意了和他離婚。每當我望著女兒時,心中仍感到當時應該堅持住,也許應該拒絕他的要求。我又重返英國,變得鐵石心腸,對世界抱著懷疑的態度,但是更善於泰然處之。我和羅莎琳德及卡洛在切爾西租了一套公寓,羅莎琳德進了喀里多尼亞寄宿學校。這事辦得很成功。那兒的教學極為出色,孩子們對所學的東西很有興趣。學校要求很嚴,可羅莎琳德正是個喜歡嚴格要求的孩子。放假時她興緻勃勃地說:「誰也不會有片刻的空閑時間。」有時她給我的回答聽起來令人莫名奇妙:「羅莎琳德,你們早晨什麼時候起床?」「我不清楚,聽鐘聲。」「你不想知道敲鐘的時間嗎?」「有什麼必要?」羅莎琳德說,「起床就是了。大約半小時后吃早飯。」在加那利群島,我寫出《藍色特快上的秘密》一書的精彩篇章,這不是件易事。而且加之羅莎琳德的打攪,就更不是一件易事。羅莎琳德可不像她的母親,是個缺乏想像情趣的孩子;她眼中的世界總是實實在在的。給她輛自行車,她會騎上半小時。下雨天給她道智力測驗題,她會反覆地琢磨。但是,在奧拉塔瓦的旅館花園中,羅莎琳德沒什麼好玩的,…See More
Jan 2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9)

我努力剋制著說:「但為什麼要我付出而不是你?」這些都無濟於事。我所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段時間他—直對我愛理不理,幾乎從不主動接近我或有問才有答。後來我目睹了其他的夫妻,閱歷也深了,才恍然省悟。他悶悶不樂是因他在內心深處愛著我,不願傷害我,因此,他只得自欺欺人地想:這不是傷害我,這最終是對我好。我應該生活得幸福,應該去旅行,不管怎樣,我還可以從事寫作來安慰自己。由於他良心折磨著他,他只好故意待我無情無義。過去我母親總說他是一個冷酷的人,而我清楚地看到的卻一直是他那些善良的舉動,淳厚的性格。蒙蒂自肯亞回來后他是那麼樂於助人,平時,他總是為別人分憂解難。但是現在阿爾奇太絕情了,一味地為自己的幸福而抗爭。我過去曾佩服他的冷酷無情。而現在我領教了它的厲害。就這樣,繼疾病之後,接踵而來的是悲痛、絕望和破碎的心。我苦熬了一年,盼望他能回心轉意。可他沒有。我的第一次婚姻生活就這樣結束了。~~~~~~~~~~~~~~~~~~~~~~~~~~~~~~~~~~~~~~~~~~~~~~~~~~~~~~~~~~~~~第二年二月,卡洛、羅莎琳德和我去加那利群島。我很難從這件事中擺脫出來,但我知道重振精神的惟一希望是…See More
Jan 19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8)

阿爾奇照例寒喧一番,可他全然不像從前的他。我想不出他出了什麼事。寵基注意到了,她說:「阿爾奇看上去變了,是病了還是有什麼事?」阿爾奇卻說他身體很好,可他很少講話,一個人來來去去。我問起去阿拉西奧的車票的事,他說:「嗯,這個,呢,都辦妥了。過幾天告訴你。」他很讓人費解。我絞盡腦汁想會發生什麼事。我驀地擔心會不會是他的公司出了什麼事。阿爾奇不可能貪污公款啊?不會,我不相信。也許是他濫用權力做了一筆交易?難道他欠了誰的債?有什麼對我難於啟齒的事嗎?我終於不得不問他。「阿爾奇,出了什麼事?」「噢,沒什麼。」「肯定發生了什麼事。」「嗯,我想告訴你一件事。咱們——我——沒買去阿拉西奧的車票。我不想去國外了。」「咱們不出國了?」「對,我說了,不想出國了。」「噢,是想在這呆一段嗎?和羅莎琳德一起玩,是不是?我想這樣也不錯。」「你沒弄明白。」他煩躁地說。大約又過了一天,他才直截了當地告訴了我。「很對不起你,」他說,「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你認識給貝爾徹當秘書的那位膚色黝黑的姑娘吧?一年前我們曾請她和貝爾徹到家裡做客,在倫敦又見過她一兩次。」我記不得她的姓名,可我知道他指的是誰。「是的,認識。」我說。「嗯,我…See More
Jan 1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7)

阿爾奇沒能參加葬禮,他當時還在西班牙。我回到斯泰爾斯一星期後他才回來。我了解他,他容不得病死或其他麻煩事。人們對這些事耳聞目睹,但卻不充分注意,不完全了解,直到不測事件突然發生。我記得他走出房間,十分尷尬,只好裝出一副高興的神氣。像是說:「喂,又見面了,我們得振作起來呀!」失去世界上三個親人中的一個后,看到這種態度真令人難以容忍。他說:「我有個好主意。下星期我還得去西班牙。我帶你去那兒怎麼樣?咱倆可以玩個痛快,你也可以換換環境。」我並不想換換環境。我寧願沉浸在悲痛之中並學會適應它。我感謝他的好意,告訴他我情願呆在家。如今我認識到這樣做錯了。我們曾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相互信任,誰也不曾有過離異之念。但是,他討厭家中憂鬱的氣氛,這使別人有了可乘之機。親愛的卡洛走了,這是命運的又一次打擊。她父親和繼母住在非洲,她突然得到來自肯亞的消息:她父親病重,醫生說是患了癌症。他自己還蒙在鼓裡,卡洛的繼母一清二楚,他頂多還能活六個月。卡洛得去愛丁堡接她父親,陪他度過最後的日子。我和她揮淚而別。她不願在一切都雜亂無章和難過的時候離開我,可她身不由己。不管怎樣,過六個星期,就可以了結這一切。到那時就可以開始新…See More
Jan 12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6)

經過經濟拮据的日子,不再為錢發愁是再愜意不過了,我們可能都有些昏昏然了,竟想買那些從不敢問津的東西。一天,阿爾奇突然告訴我要買一輛真正的跑車,這叫我大吃一驚。「但我們已經有了一輛汽車了。」我惶惶地說。「噢,可我指的是一輛不尋常的。」「我們可以再生個孩子。」我提醒他。我已經滿懷興奮的心情琢磨了許久。阿爾奇斷然反對。「除了羅莎琳德我誰也不要。羅莎琳德是個絕對令人稱心的孩子,這就夠了。」現在他說:「要是有個兒子,就會搞得一團糟。況且,來日方長。」我同意來日方長的觀點。勉強同意買一輛迪拉契牌的二手車。其實他早已看好並進行了討價還價。這輛車使我倆很開心。「森尼代爾是個安居的好地方,」阿爾奇說,「我想不妨買幢自己的房子。」這主意實在激動人心。雖然在斯科茨伍德住得還算舒服。可畢竟有種種不便。電線常出毛病;廣告上說的隨時供應熱水只是說說罷了;維修更是難得有一次。自己弄一套住處的主意很對我心思。一兩年後,我們已看過許多處房子——我總是把看房子當作消遣——終於初步選定了兩處。一處要走段長路,房子不太大,有個招人喜歡的花園。另一處在車站附近;像是一套某百萬富翁的邸宅搬到了鄉下,不惜金錢地裝飾了一番。房內有鑲…See More
Jan 1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5)

夏洛蒂,羅莎琳德一個月後叫她卡洛,她的到來像是出現了奇迹。她一踏進斯科茨伍德的大門,羅莎琳德就不可思議地又變成賽特時的乖孩子。簡直像灑了聖水!鞋子穿在腳上再不用來砸人了,回答問題有禮貌,她和卡洛一起看來心情很暢快。生活又恢復了平靜。羅莎琳德一上學,我就著手準備口授一篇小說。對此,我忐忑不安地一再推遲。我倆終於開始了工作:我和夏洛蒂面對面坐下,她手拿鉛筆和速記本。我悒悒地望著壁爐,嘗試性地咕嚕了幾句,聽起來很不順耳。我時斷時續地說著,每句話都不自然。這樣持續了一小時。後來,卡洛告訴我她自己開始創作時也發憂。雖然她學過速記課程,但沒實際用過,她曾利用記錄佈道詞來熟悉她的速記。創作經過這幾乎夭折的開端,才有了進步。但採用普通寫法或打字進行創作,我覺得更得心應手。聽著自己的聲音多麼令人不自然,多麼無法傾吐心聲,真是荒唐。五六年後,我的右腕骨折無法繼續用力時,我開始用口述錄音訊。才漸漸習慣了自己的聲音。然而使用錄音機的不利之處是使你說話囉·唆。毫無疑問,打字或文字方面的努力的確使我緊扣主題。用詞簡潔在偵探小說中至關重要。誰也不想聽同一個細節顛來倒去。可是面對錄音機,稍稍變換詞語,重復同一情節倒很…See More
Jan 7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4)

為虛榮所驅,我曾把我的幾首詩諾了曲。回過頭再看看我譜寫的華爾茲舞曲,覺得沒有比這更平庸的了。但願我學過和聲學並粗知作曲法。可是看起來寫作才最終是適合我的職業和表達自我的方式。我寫了一個主要描寫昆蟲,內容憂鬱的劇本。我接觸的出版商都不容分說地拒絕接受它。奇怪的是當今這類劇本對出版商倒富於吸引力。我還寫了一部關於埃赫那吞①的歷史劇。我特別偏愛它。約翰·吉爾古德誠摯地給我寫了封信。他說劇本不乏有趣之筆,但出版則得不償失,而且它還缺乏幽默感。我沒把幽默感與埃赫那吞聯繫起來,然而我錯了。埃及同樣富於幽默,生活不論時間地點也是如此,悲劇亦含幽默的因素——埃及國王.以其宗教改革著稱(公元前1379—1362在位)。———譯註。~~~~~~~~~~~~~~~~~~~~~~~~~~~~~~~~~…See More
Jan 6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3)

阿爾奇雖然在實際生活中常給我幫助,但對寫作卻插不上手。時而,我想給他講講一篇小說的構思或一部新書的情節。我結結巴巴地唸叨著,甚至自己聽起來都枯燥乏味,缺乏生動的描述。阿爾奇以他關注他人時表現出的和藹態度傾聽著。講完后,我忐忑不安地問道:「你覺得怎樣?還行嗎?」「嗯,我覺得大體還行。」阿爾奇說,態度完全不如開始。「聽起來故事性不強,是不是?或許是不曲折?」「那麼你覺得不行嗎?」「我覺得你可以充實一下。」於是,這個情節便被棄置不用了。而常常是過五六年後,我筆下又出現這個情節,抑或是情節本身具有生命力?這一次,它不顧含苞時遭到的冷眼,傲然地顯示出自己的魅力,成為我得意之作中的點綴之筆。問題的關鍵在於作者要想在講述中使構思外現的確難乎其難。你可以訴諸於紙和筆,或者坐在打字機前,這時會文思如泉湧,但很難以口代筆表述頭腦中的構思,至少我做不到。我慢慢學會了在一本書寫成之前隻字不提它。成書之後的批評頗有好處。你可以爭辯,也可以放棄自己的觀點。但你至少了解讀者的印象如何。講述自己創作的構思聽來乏味,這種即席講述也同你當時的看法難以合拍。我永遠不會同意那些數以百計的來信中要我閱讀某人手稿的請求。首先,你…See More
Jan 1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2)

一年後,蒙蒂的身體有所好轉,結果他更不服管了。他煩躁不安,拿支左輪槍朝窗外射擊來解悶。來探望母親的人和生意人都抱怨不已。蒙蒂則頑冥不改。「有些無聊的老處女扭著屁股在路上晃來晃去,難以容忍——朝她們左右打一兩槍,她們就『哎呀』一聲,忙不迭地逃了。」有人告了狀,警察找了我們。蒙蒂給他們看了他的持槍執照、講了他曾在肯亞當獵手,現在仍想保持準確的槍法。有的笨女人以為他在朝她射擊,實際情況是他瞧見一隻兔子。不愧是蒙蒂,他沒受什麼追究。誓察認為他的解釋合乎情理。我給蒙蒂在達特木爾租了問石頭平房。我們沒料到會找到一位照顧他的合適的女管家。她六十五了——一見面覺得很不合適。她那染過的黃髮顯得油亮、捲曲,抹了重重的脂粉,身著黑絲外套。她是個寡婦,做醫生的丈夫生前有嗎啡癮。她在法國住了大半生,養了十三個孩子。母親恢復了元氣。麥琪不那麼愁眉苦臉了。蒙蒂樂於家里人來看他,舉止總是很得體,為泰勒太太做的飯菜得意。我和麥琪為達特木爾的平房而花的八百英鎊很值得。~~~~~~~~~~~~~~~~~~~~~~~~~~~~~~~~~~~…See More
Dec 22, 2019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

我們在征尋鄉間住處時,從非洲傳來了我哥哥蒙蒂的壞消息。自從戰前他打算在維多利亞湖上經營貨船運輸業後,他就沒在我們生活中佔多少位置。我姐姐相信蒙蒂會幹出個樣子的。他擅於擺弄船。於是她給了他回英國的路費。他們計劃在埃塞克斯造條小船。那時這門行當方興未艾。然而這個計劃的不足之處是蒙蒂當船長,誰都對船能否如期下水或航行是否安全沒把握。蒙蒂對由他命名的「巴坦加」號很有感情。他希望裝磺得漂亮一些。他訂購了烏木和象牙傢具,給自己的船長室鑲了松木牆壁,特意訂做了印有巴坦加字樣的褐色耐火瓷器。這一切都延宕了起程日期。後來,戰爭爆發了。巴坦加號無去非洲的貨物可運,反而被政府低價徵購。蒙蒂再次從戎——編入皇家的非洲兵隊。一位醫生寫來一封信說蒙蒂在戰鬥中手臂負傷。住院治療期間,傷口感染——是戰地包紮的粗枝大葉所致。感染久治不愈,甚至退役后還一再復發。他以打獵維持生活,可是他到底在生命垂危時被人送進了一家法國修女醫院。最初他沒打算告訴親屬,可他幾乎是在等死——最長能活六個月——深切希望能葉落歸根。英國的氣候也有可能延續他的生命。他從蒙巴薩島經海路回國的安排很快辦妥,我母親在阿什菲爾德著手準備。她想像著親密的母子…See More
Dec 7, 2019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六章·週遊世界(6)

生活的固定模式似乎永遠是禍不單行,福亦雙雙。《新聞晚報》剛剛給我帶來了好運氣,阿爾奇又時來運轉。他接到一封名叫克利夫·貝利葉的澳大利亞朋友的來信,貝利葉早就建議阿爾奇去他的公司。阿爾奇去見他,這個朋友接了阿爾奇一份他多年來孜孜以求的工作。阿爾奇辭退了手頭的工作,去了克利夫·貝利葉的公司。他立刻感到那裡極為稱心。終於能興趣盎然地磊落地幹事業了,再也不用爾虞我詐,而且可以堂堂正正地進入金融界了。我倆像進了天堂一樣。我立刻著手落實我盼望已久而阿爾奇對此無所謂的設想。我們要在鄉下找所住處,阿爾奇可以每天進城上班,羅莎琳德可以去花園的草坪上玩耍,而不用推著她去公園或把她限制在公寓之間的綠地上。我渴望著到鄉下住,我們決定一旦找到一所便宜的房子就搬家。我覺得阿爾奇之所以同意我的計劃主要是由於他迷上了高爾夫球。他前不久被選入森尼代爾高爾夫球俱樂部。周末一起乘火車出遊或遠足旅行已變得乏味。他一心想著高爾夫球。他在森尼代爾與各式各樣的朋友打高爾夫球,對場面小的高爾夫球不屑一顧。他對與像我這樣蹩腳的運動員打球更是毫無興趣。於是,雖然並沒意識到,我漸漸地成了那種人人皆知的人物——一個被高爾夫球奪去丈夫的寡婦。…See More
Nov 20, 2019

垂釣 尼亞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垂釣 尼亞河's Blog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3)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6:48pm 0 Comments

第二天晚上,列車停下,人們紛紛下車去觀看西里西亞門堡 。這是個難以描繪的時刻。我終生難忘。後來,我來往於近東地區,不止一次路經此地,由於車次不同,曾在不同時刻下車停留:有時在凌晨,這時景色的確壯觀;有時,就像第一次這樣在傍晚六點;有時令人遺憾地在午夜。第一次我運氣不錯。我隨其他人下了車。佇立在那兒。夕陽漸漸西沉,景緻美不勝收。來此地我愜意極了,心裡充滿了喜悅和感激之情。我返回車廂后,汽笛長嗚,列車沿山谷盤旋而下,穿行於山澗,又從山下的河谷鑽出。就這樣,列車緩緩穿過土耳其,從阿勒頗進入敘利亞——…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2)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6:46pm 0 Comments

那是俄國夫人們開的,是些出身高貴的白俄女人。她們烹調技術高超,在餐館內舉止非常得體。」

第二天,他辦完自己的事後來找我。帶我去看了幾處伊斯坦布爾的名勝,還給我找了個嚮導。「別從庫克斯的公司僱嚮導,他要價太高、我向你保證這個嚮導非常正派。」

我們在俄國夫人穿梭往來、溫文爾雅的微笑和對我那位工程師朋友屈尊俯就的態度中又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後來,他又帶我看了伊斯坦布爾的幾處風景,最後把我送回托卡特里安旅館。我倆在門口停住了腳步,「我想是不是,」他探詢地盯著我,「我想現在是不是……」他估計到我可能做出的反應后,那種探詢更是顯而易見了。接著他嘆了口氣說:「不問了。我想還是不問更明智些。」…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6:44pm 0 Comments

坐火車是我平生一件快事。可悲的是如今誰對它也沒有了那種如同對好朋友的親密感情。我在加來登上了預訂的卧鋪車,這樣免得再到多佛爾,而且也避免了乘船的疲憊,終於在夢寐以求的火車上舒舒服服地安頓下來。到這時我才意識到旅行一開始就潛伏著危險。和我同車廂的是一個中年夫人,她是個穿戴華麗,富有經驗的旅行者,隨身帶了許多手提箱和帽箱。她和我搭上了話。這很自然,因為我倆合住一個包廂,這種包廂像其他二等車廂一樣有兩個鋪位。在某些方面,二等車比一等車還舒服得多,因為這種車廂空間大、使人有活動餘地。

我的同伴問我去哪兒。我告訴地去巴格達。她立刻興奮起來。她碰巧就住在巴格達。她斷定我到那住在朋友家,並說她多半也認識他們。我說不住朋友家。…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1)

Posted on January 26, 2020 at 2:30pm 0 Comments

盧卡斯在家裡是位有權威的父親。我和卡洛不久也稱他為父親。剛到那時,我喉嚨嚴重潰瘍,他來看了看說:」你一定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怎麼回事?丈夫出了什麼事?」我向他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寬慰並鼓勵我說:「你需要他,他就會回來,要留給他充分的時間。他回來后,不要責怪他。

無論怎樣,要面對現實,繼續生活。你已經獲得了力量和勇氣。你將會創造一個美好的生活。」

可敬的父親。我該深深地感謝他。他對所有人的傷痛、挫折都抱以同情。過了五六年,他去世了,我感到失去了一位知心朋友。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