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 尼亞河
  • Male
  • Tanjung Kidurong,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垂釣 尼亞河's Friends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ehtay Dream
  • Іле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Gifts Received

Gift

垂釣 尼亞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垂釣 尼亞河's Page

Latest Activity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3)

我不擅長運動;不是也不可能是個健談者;極易受暗示的影響,因此,我往往獨自一人去考慮我究竟想幹什麼或需要幹什麼。我既不會素描更不會油畫;不會做模型,也不會任何雕塑;不火燒眉毛決不著急;不善於口頭表達自己的思想,文字會更得心應手。我可以堅持原則,但決不是別的什麼。儘管我知道明天是星期二,可如果有人告訴我多次明天是星期三,我也會信以為真,並據此行事。我擅長什麼呢?嗯,擅於寫作。可以做個過得去的音樂家,可做不了專業的音樂家,只能為獨唱的人伴奏。遇到問題時,會臨時想辦法湊和,這本事可有用;用發卡或別針來湊和的本事會令人吃驚。我可以自詡幹家務事頗有一套,等等。下面是我的好惡。我不喜歡人多,熙熙攘攘、大聲喧嘩、冗長的談話、聚會、特別是雞尾酒會、到處煙霧繚繞。我不喜歡任何酒,除非用於烹調,不喜歡果醬、牡蠣、半生不熟的食物,灰濛濛的天空。最後,我最厭惡熱牛奶的味道。我喜歡陽光、蘋果、幾乎任何音樂、列車數字遊戲、任何有關數學的東西;喜歡航海、洗澡和游泳;我好沉默、睡覺、作夢、吃東西,喜歡咖啡的味道、山谷中的百合花、狗;喜歡看戲。我可以把這些列舉得更好聽,聽起來更鄭重其事,更有意義,但是那樣就不是我了,我想…See More
2 hours ago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2)

這真是求之不得了,簡直不能相信。我想,而且一直這麼認為馬克斯真是個好人:他不言不語,沒什麼同情之類的話,可他幹實事。他會急人所需,使你得到莫大的慰藉。我和馬克斯次日晚上就啟程了。一路上他給我講了許多有關他的家庭的事情,他的弟兄,他的父親以及他的母親——一個愛好藝術、喜好繪畫的法國女人。一到倫敦。我就提心弔膽地給家裡打電話,已經五天沒聽到家裡的消息了。聽到我姐姐告訴我羅莎琳德好多了,已脫離了危險,恢復得很快等情況時,我才鬆了一口氣。儘管羅莎琳德明顯在迅速康復,我見到她仍吃了一驚。我當時對孩子患病時變化之快毫無經驗。羅莎琳德看上去瘦了,高了,無精打彩地靠在扶手椅上,一點也不像我的孩子。作母親的自然都寵愛自己的孩子,為什麼不呢?可是我情不自禁地認為,我女兒比大多數孩子更逗人喜愛。她有一種本事,回答問題常出人意料之外。一般人往往會想到孩子的答案,而羅莎琳德的回答常使我吃一驚。也許是她身上有愛爾蘭血統。阿爾奇的母親是愛爾蘭人,大概是從她的愛爾蘭祖母那兒繼承了這種出其不意的本事。當人們三歲、六歲、十歲或二十歲時,大家沒什麼差別。大概在六七歲時這點尤其明顯,因為還不到會做作的年齡。而到了二十歲,人們…See More
yesterday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1)

凱瑟琳和萊恩·伍利早已到達巴格達,對我們遲到一天頗為不快,這是由於繞道烏凱迪爾的結果。我被開脫了責任,因為我只管手拎個小包跟著走就是了,不曉得到什麼地方去。過了幾天,我們坐火車離開巴格達去基爾庫克和摩蘇爾,登上返回的旅程。我的朋友德懷爾上校到巴格達北站為我們送行。到阿勒頗的第二天,凱瑟琳本來沒發燒,可她卻說不舒服。她那付神情容不得身邊有任何人。「我真不知如何是好。」萊思手足無措地說。「喂,」他給我的印象不錯,我安慰他說:「我想她自己知道怎麼辦最好。大概她不要別人打攪她,我晚上再看她,那會兒她會好一些。」於是事情就這樣定了。馬克斯和我去卡拉特——錫曼探訪十字軍的城堡。萊恩說他自己留在旅館。如果凱瑟琳需要什麼,他好隨時照應。馬克斯和我興高采烈地走了。天氣晴朗多了,車開得挺順當。我們沿盤山路行駛,四周到處是灌木叢、紅牡丹和成群的綿羊,後來隨山路緩緩而上,綿羊變成了黑山羊及小羊羔。我倆終於到了卡拉特——錫曼,隨即開始野餐。我倆席地而坐,環顧周圍,馬克斯講述著他的身世,他的生活。他即將離開大學時就交上了好運,在倫納德·伍利手下找了這份工作。我倆又四處撿了些陶片,待夕陽西照時我們才起身回去。我們離…See More
Nov 18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0)

這一晚真讓人費解。迪希伯思斯太太四處應酬,不但要和身旁的人交談,還要照應我和馬克斯。馬克斯回答得彬彬有禮;傳教士夫婦一言不發,做妻子的死死盯著丈夫,而他卻絞扯著手絹。我打著瞌睡,朦朧中腦子裡冒出一個地道的偵探故事的情節。一位傳教士因精神過分緊張而漸漸地失去了理智。為什麼精神緊張?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每到一地,他都絞扯著手絹,把手絹撕成碎片,從而提供些線索。線索、手絹、碎片,天旋地轉,我打瞌睡差一點滑到椅子下面去。這時,左耳旁響起一個刺耳的聲音:「所有的考古學家,」迪希伯恩斯先生不懷好意地說,「都是騙子。」我睡意全沒了,琢磨著他這個人和他的話。他這話是挑釁性地衝我來的。我覺得維護考古學家的信譽沒什麼必要,於是就口氣溫和地說:「你憑什麼認為他們是騙子呢?他們說假話了嗎?」「一切。」迪希伯思斯先生說。一切都是假的,說什麼他們知道文物的年代了,挖掘出什麼東西,什麼這是有七千年的歷史,那件有三千年之久唉,什麼這個帝王那時當政啦,另外那個帝王取而代之啦,騙子,統統是騙子,無一例外。「難道這還會有假嗎?」我說,「果真如此?」迪希伯恩斯先生嘲諷地一笑,不說話了。我和傳教士說了幾句話,可他沒什麼表示。接著…See More
Nov 15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9)

這年六月,我曾在倫敦見過他們,當時他倆回家探親,我還把剛剛買下的克萊絲威爾街巷中的一幢小房子,借給他們住就在他倆修繕房屋時,他們為我安排了一項迷人的計劃。我在初夏前一星期左右到了烏爾,待他們收拾好行李后,就和他們一道走,穿過敘利亞,直奔希臘,能和他倆同行去希臘的德爾法,我很高興。我頂著沙漠風暴到了烏爾。以前在那兒旅行曾遇到過沙漠風暴,但這一次更猛烈,持續了四五天。我從沒領教過四周到處瀰漫著沙粒的情景。儘管窗戶緊閉,還掛著防蚊簾,可到了晚上,床上仍是一層沙子。雖然睡前到門外抖乾淨,但次日早晨臉上的沙子還是不少。整整受了五天的罪。然而我們卻談天說地,大家一團和氣,我在那兒過得有滋有味。伯羅斯神父又到了那裡,還有建築家威特伯恩,這次還有倫納德·伍利的助手馬克斯·馬洛溫,他已經當了五年助手了,可前一年我來時他剛好不在。他是個身材削瘦,皮膚黝黑的青年人,沉默寡言,極少開口,但對自己分內之事極為熟悉。我很快看到他善於處事。他和工匠們關係融洽,更難為他的是,把凱瑟琳·伍利哄得團團轉。凱瑟琳對我說:「馬克斯當然是個出色的助手。我不知道要是這些年沒有他會怎麼樣,我想你會喜歡他的。我派他陪你去納傑夫和卡爾…See More
Nov 12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8)

在旅館里,我結識了皇家非洲步槍隊的德懷爾上校。他到過世界許多地方。他上了年紀,對中東的事無所不知。我倆的話頭是從肯亞和烏干達開始的,我提到我的哥哥曾在那兒住了許多年,並告訴他我哥哥叫米勒。他審視著我,隨之臉上浮現出一種我已熟悉的表情,一種充滿疑問神情。「你是說你是米勒的妹妹?你哥哥是煙鬼比利·米勒?」我從沒聽說過煙鬼比利這個綽號。「瘋瘋癲癲的?」他探詢地補充說。「是這樣,」我很同意他的看法。「他總是瘋瘋癲癲的。」「你比他年紀小多了,是不是?」「比他小十歲。」」他出門時你還是個孩子吧?」「對。我對他不熟悉,可他放假時常回家來。」「他後來怎麼樣了?我曾聽說他住進了醫院,後來就沒消息了。」我介紹了我哥哥的生活的情況,他如何被送回家等死,雖然醫生說他活不多久了,可他又活了幾年。我和德懷爾上校從此結為好友。有時我去他那裡吃飯,有時他來我旅館進餐;我們的話題總是扯到肯亞、乞力馬扎羅山、烏干達和維多利亞湖,以及我哥哥的一些軼事上。德懷爾上校以一種專橫和軍事化的方式,給我安排了下次出國旅行的遊玩日程。「我給你安排了三次旅行,」他說,一旦你合適,我又脫得開身,我就跟你定下時間。我想到埃及什麼地方碰頭。」…See More
Nov 7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7)

我想,我一直過著一種無意義的生活是多麼地不幸呵。這時,我羞愧地回想起在開羅我還是個姑娘時,母親極力勸我到盧克蘇爾和阿斯旺一覽埃及的輝煌歷史,我卻醉心於和小夥子們約會跳舞跳到凌晨。我想現在一切還為時不晚。凱瑟琳·伍利讓我那個傭人先返回巴格達,說我何時回去還不一定。這樣,我可以避開那位熱情的女主人的注意返回巴格達,從而毫無顧忌地住到了底格里斯王宮旅館。那家旅館毫不遜色。首先穿過一片昏暗,那是休息廳和餐廳,總是掛著窗帘。二層樓每間客房都有陽台、就我所知,任何一個過路人都能從那兒望見屋裡,你躺在床上也罷,整日里人們總是來來往往的。這家旅館的一側瀕臨底格里斯河,河上千舸競帆。宛如仙境一般。促成我旅行的那對舉止文雅的豪夫婦曾給我推薦過一兩個人。我估摸這些人不好交際,而只是被介紹給他們自己認為值得結識的人。這些人曾陪他們去看了城市的名勝。儘管阿爾韋亞英國味十足,但巴格達仍是我見到的第一座東方城市,純東方化的。從拉希德大街轉彎,拐進窄小的街巷,就會來到格調迥異的伊斯蘭集市:銅器攤前鋼匠們敲敲打打,香料市攤放著各種香料。豪夫婦的一位朋友,莫里斯·維克斯是個英印混血,自己過著獨居的生活,他也成了我的好朋友…See More
Sep 1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6)

那些年,我坐車旅行到烏爾車站的鐘點時有變化,可是時間總是不湊巧。這一次大概在早晨五點。在像烏爾這樣的考古發掘頗有成果的地方,人們每分鐘都在疲於奔命地忙碌著,弄來不少興緻勃勃的婦女四處閑逛是最可氣的事了。伍利夫婦把日程安排得很緊湊。遊客們結伴觀光,由導遊陪著去值得一看的地方,隨後匆匆返回。我卻被視為貴客受到熱情接待,我應該對此倍加感謝才是。這種優待完全是由於倫納德·伍利的妻子凱瑟琳·伍利剛剛讀過我的《羅傑·艾克羅伊德謀殺案》的緣故。她對此書津津樂道,所以我也受到像接待重要人物那樣的款待。她還詢問同行的其他遊客是否看過這本書,如果有誰還沒看過,她就極力地推薦。倫納德·伍利態度殷勤地陪我參觀,伯羅斯神父是個耶酥會神父和碑銘研究專家,他也帶我四處遊玩。這人是個見解獨特的人物,他描述事物的方法與伍利先生形成有趣的對照。倫納德·伍利用充滿想像力的眼光看待一切:這地方在他看來就是一個一千五百多年前或更早的模樣。我們每到一處,他就能使其活起來。他講解時,我會毫不懷疑地確信某個角落的那間房子就是亞伯拉罕的故居。這是他對歷史的再創造,而且他對此深信不疑,誰聽到他的話都會相信他的解說。伯羅斯神父的口才是以一…See More
Aug 24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5)

大約是清晨五六點鐘,晨熹微露的時刻,我們吃了早飯。沙漠披著一層朝暉,淡紫、杏黃和湛藍,加上冷絲絲的空氣,使人感到奇妙無比。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良辰美景。它使人忘掉塵世。面對清晨純凈爽人的空氣。靜謐、甚至不聞鳥語,細沙從指縫中流下,遠方旭日冉冉升起,此時品嘗著香腸、香茗。人生還有何求?汽車繼續前行,終於來到了幼發拉底河畔費路查,從船隻搭成的浮橋上過了河。經過哈巴尼亞的航空維修站,繼續前行,直到看得見棕櫚樹叢和一條凸起的公路。往前走又過了一座浮橋,渡過了底格里斯河,進入了巴格達市,首先映於眼帘的便是一條兩邊是招搖欲墜的建築物的街道,街道中似乎矗立著一度青綠色圓頂的漂亮的清真寺。我根本沒機會去看旅館的情況。C夫人和她丈夫帶我上了一輛舒適的轎車。沿著巴格達駛去,經過莫德將軍塑像,出了城,路兩旁是行行棕櫚,成群漂亮的黑色水牛在水塘中遊憩。完全不同於剛才的景色。~~~~~~~~~~~~~~~~~~~~~~~~~~~~~~~~~~在巴格達,他們夫婦倆待我很熱情。大家和睦相處,生活過得很愉快。我為自己曾有過身陷樊籬的預感而慚愧。阿爾韋亞現在已成為市區的一部分,汽車和其他交通工具穿流不息,可在當時,它還距…See More
Aug 18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4)

進一步的遊覽只是增強了我返回大馬士革的決心,我又去大馬士革的許多地方觀光。隨後。我踏上了穿越渤海去巴格達的路途。這時,旅行事務由奈恩運輸公司承辦。該公司擁有由六輪汽車組成的車隊,格里·奈思和諾爾曼·奈思兄弟倆負責。他們原籍澳大利亞,都很豪爽。我是臨行前一天晚上結識他倆的。汽車黎明時分出發。兩個身材魁梧的年輕司機正忙碌著。我跟在行李後面出來時,他們正忙著把幾支步槍塞進汽車,隨手用一抱毛毯蓋住,一隊人來到旅館的台階下。使我驚奇但不一定高興的是,領頭的不是別人,就是在的里雅斯特分手的那位C夫人。我還以為由於我在這盤桓遊覽,此時她已經到巴格達了呢。「我猜想你就會走這條路線,」她面帶笑容地和我打招呼,「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帶你去阿爾韋亞,巴格達的任何旅館都不適合您住」我還能說什麼呢?我像是陷入樊籠。我從未到過巴格達,更沒見過那兒的旅館。就我所知,它們會烏煙瘴氣,充斥著臭蟲、跳蚤、虱子、蛇和那種我特別厭惡的灰蜂螂。於是我不得不結結巴巴地表示感謝。我倆安頓下來,我意識到「阿爾韋亞的公爵夫人」就是我這個朋友C夫人。她拒不坐在她的座位上,那兒靠近尾部,她坐在那兒會暈車。她要坐在司機後面的位置上。而那個座位…See More
Jul 22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3)

第二天晚上,列車停下,人們紛紛下車去觀看西里西亞門堡…See More
Jun 25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2)

那是俄國夫人們開的,是些出身高貴的白俄女人。她們烹調技術高超,在餐館內舉止非常得體。」第二天,他辦完自己的事後來找我。帶我去看了幾處伊斯坦布爾的名勝,還給我找了個嚮導。「別從庫克斯的公司僱嚮導,他要價太高、我向你保證這個嚮導非常正派。」我們在俄國夫人穿梭往來、溫文爾雅的微笑和對我那位工程師朋友屈尊俯就的態度中又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後來,他又帶我看了伊斯坦布爾的幾處風景,最後把我送回托卡特里安旅館。我倆在門口停住了腳步,「我想是不是,」他探詢地盯著我,「我想現在是不是……」他估計到我可能做出的反應后,那種探詢更是顯而易見了。接著他嘆了口氣說:「不問了。我想還是不問更明智些。」「我覺得你非常聰明,」我說,「而且很夠朋友。」他動情地握住我的手,送到嘴邊吻了吻,便從我生活中永遠地消失了。他是個正派人,在他熱心的安排下,我觀賞了伊斯坦布爾的風光,我應該感謝他。第二天,庫克斯公司的代理人以最傳統的方式請我,帶我們過了博斯普魯斯海峽,到海達帕夏重又乘坐東方快車旅行。我很樂於身邊有個導遊,因為海達帕夏車站使人一下子就聯想到瘋人院。人人都在呼喊著,尖叫著,砰砰地敲打著要求海關官員辦手續。我領教了庫克斯…See More
Jun 1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

坐火車是我平生一件快事。可悲的是如今誰對它也沒有了那種如同對好朋友的親密感情。我在加來登上了預訂的卧鋪車,這樣免得再到多佛爾,而且也避免了乘船的疲憊,終於在夢寐以求的火車上舒舒服服地安頓下來。到這時我才意識到旅行一開始就潛伏著危險。和我同車廂的是一個中年夫人,她是個穿戴華麗,富有經驗的旅行者,隨身帶了許多手提箱和帽箱。她和我搭上了話。這很自然,因為我倆合住一個包廂,這種包廂像其他二等車廂一樣有兩個鋪位。在某些方面,二等車比一等車還舒服得多,因為這種車廂空間大、使人有活動餘地。我的同伴問我去哪兒。我告訴地去巴格達。她立刻興奮起來。她碰巧就住在巴格達。她斷定我到那住在朋友家,並說她多半也認識他們。我說不住朋友家。「那你住在哪兒呢?總不會到巴格達住旅館吧?」為什麼不呢?不然要旅館幹什麼用?我至少心裡嘀咕著,可嘴上沒說。「啊!旅館可住不得。你可別那麼幹。我告訴你應該這樣:來找我們!」我有點吃驚。這位C夫人告訴我她丈夫在巴格達,她本人是當地最早的居民之一。我能說什麼呢?只好一再感謝並補充說我的計劃尚未定下來。幸運的是,C夫人不和我一起走完全程,這得感謝上帝,因為她的話總是滔滔不絕。旅行正如所期待…See More
May 1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1)

盧卡斯在家裡是位有權威的父親。我和卡洛不久也稱他為父親。剛到那時,我喉嚨嚴重潰瘍,他來看了看說:」你一定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怎麼回事?丈夫出了什麼事?」我向他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寬慰並鼓勵我說:「你需要他,他就會回來,要留給他充分的時間。他回來后,不要責怪他。無論怎樣,要面對現實,繼續生活。你已經獲得了力量和勇氣。你將會創造一個美好的生活。」可敬的父親。我該深深地感謝他。他對所有人的傷痛、挫折都抱以同情。過了五六年,他去世了,我感到失去了一位知心朋友。~~~~~~~~~~~~~~~~~~~~~~~~~~~~~~~~~~~~~~~~~~~~~~~~~~~~~~~~~~~~~從那以後,我多少有了生活的打算,但我得做出最後的抉擇。按約定,我和阿爾奇見了面。他萎靡不振,一臉病容。我們東拉西扯,談著熟人的情況。接著我問他目前心情如何;是否打定主意不再回到我和羅莎琳德的身邊。我又談到他清楚羅莎琳德是多麼愛他,他不在身邊時她是多麼惶惶不安。一次,她用那孩子般的令人傷心的真誠對我說:「我知道爸爸喜歡我,愛和我在一起。他就是不喜歡你。」「這表明,」我說,「她需要你。你難道無動於衷嗎?」他說:「恐怕辦不…See More
Jan 29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10)

當然我也像同時代的任何人一樣,本來就害怕離婚,我現在仍然如此。時至今日,我仍有種負疚感,因為我答應了他固執的要求,同意了和他離婚。每當我望著女兒時,心中仍感到當時應該堅持住,也許應該拒絕他的要求。我又重返英國,變得鐵石心腸,對世界抱著懷疑的態度,但是更善於泰然處之。我和羅莎琳德及卡洛在切爾西租了一套公寓,羅莎琳德進了喀里多尼亞寄宿學校。這事辦得很成功。那兒的教學極為出色,孩子們對所學的東西很有興趣。學校要求很嚴,可羅莎琳德正是個喜歡嚴格要求的孩子。放假時她興緻勃勃地說:「誰也不會有片刻的空閑時間。」有時她給我的回答聽起來令人莫名奇妙:「羅莎琳德,你們早晨什麼時候起床?」「我不清楚,聽鐘聲。」「你不想知道敲鐘的時間嗎?」「有什麼必要?」羅莎琳德說,「起床就是了。大約半小時后吃早飯。」在加那利群島,我寫出《藍色特快上的秘密》一書的精彩篇章,這不是件易事。而且加之羅莎琳德的打攪,就更不是一件易事。羅莎琳德可不像她的母親,是個缺乏想像情趣的孩子;她眼中的世界總是實實在在的。給她輛自行車,她會騎上半小時。下雨天給她道智力測驗題,她會反覆地琢磨。但是,在奧拉塔瓦的旅館花園中,羅莎琳德沒什麼好玩的,…See More
Jan 20
垂釣 尼亞河 posted a blog post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七章 失去意義的領地(9)

我努力剋制著說:「但為什麼要我付出而不是你?」這些都無濟於事。我所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段時間他—直對我愛理不理,幾乎從不主動接近我或有問才有答。後來我目睹了其他的夫妻,閱歷也深了,才恍然省悟。他悶悶不樂是因他在內心深處愛著我,不願傷害我,因此,他只得自欺欺人地想:這不是傷害我,這最終是對我好。我應該生活得幸福,應該去旅行,不管怎樣,我還可以從事寫作來安慰自己。由於他良心折磨著他,他只好故意待我無情無義。過去我母親總說他是一個冷酷的人,而我清楚地看到的卻一直是他那些善良的舉動,淳厚的性格。蒙蒂自肯亞回來后他是那麼樂於助人,平時,他總是為別人分憂解難。但是現在阿爾奇太絕情了,一味地為自己的幸福而抗爭。我過去曾佩服他的冷酷無情。而現在我領教了它的厲害。就這樣,繼疾病之後,接踵而來的是悲痛、絕望和破碎的心。我苦熬了一年,盼望他能回心轉意。可他沒有。我的第一次婚姻生活就這樣結束了。~~~~~~~~~~~~~~~~~~~~~~~~~~~~~~~~~~~~~~~~~~~~~~~~~~~~~~~~~~~~~第二年二月,卡洛、羅莎琳德和我去加那利群島。我很難從這件事中擺脫出來,但我知道重振精神的惟一希望是…See More
Jan 19

垂釣 尼亞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垂釣 尼亞河's Blog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3)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7:13pm 0 Comments

我不擅長運動;不是也不可能是個健談者;極易受暗示的影響,因此,我往往獨自一人去考慮我究竟想幹什麼或需要幹什麼。我既不會素描更不會油畫;不會做模型,也不會任何雕塑;不火燒眉毛決不著急;不善於口頭表達自己的思想,文字會更得心應手。我可以堅持原則,但決不是別的什麼。儘管我知道明天是星期二,可如果有人告訴我多次明天是星期三,我也會信以為真,並據此行事。

我擅長什麼呢?嗯,擅於寫作。可以做個過得去的音樂家,可做不了專業的音樂家,只能為獨唱的人伴奏。遇到問題時,會臨時想辦法湊和,這本事可有用;用發卡或別針來湊和的本事會令人吃驚。我可以自詡幹家務事頗有一套,等等。

下面是我的好惡。…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2)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7:10pm 0 Comments

這真是求之不得了,簡直不能相信。我想,而且一直這麼認為馬克斯真是個好人:他不言不語,沒什麼同情之類的話,可他幹實事。他會急人所需,使你得到莫大的慰藉。

我和馬克斯次日晚上就啟程了。一路上他給我講了許多有關他的家庭的事情,他的弟兄,他的父親以及他的母親——一個愛好藝術、喜好繪畫的法國女人。



一到倫敦。我就提心弔膽地給家裡打電話,已經五天沒聽到家裡的消息了。聽到我姐姐告訴我羅莎琳德好多了,已脫離了危險,恢復得很快等情況時,我才鬆了一口氣。

儘管羅莎琳德明顯在迅速康復,我見到她仍吃了一驚。…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1)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7:08pm 0 Comments

凱瑟琳和萊恩·伍利早已到達巴格達,對我們遲到一天頗為不快,這是由於繞道烏凱迪爾的結果。我被開脫了責任,因為我只管手拎個小包跟著走就是了,不曉得到什麼地方去。

過了幾天,我們坐火車離開巴格達去基爾庫克和摩蘇爾,登上返回的旅程。我的朋友德懷爾上校到巴格達北站為我們送行。

到阿勒頗的第二天,凱瑟琳本來沒發燒,可她卻說不舒服。她那付神情容不得身邊有任何人。



「我真不知如何是好。」萊思手足無措地說。…

Continue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八章·梅開二度 (10)

Posted on January 29, 2020 at 7:07pm 0 Comments

這一晚真讓人費解。迪希伯思斯太太四處應酬,不但要和身旁的人交談,還要照應我和馬克斯。馬克斯回答得彬彬有禮;傳教士夫婦一言不發,做妻子的死死盯著丈夫,而他卻絞扯著手絹。

我打著瞌睡,朦朧中腦子裡冒出一個地道的偵探故事的情節。一位傳教士因精神過分緊張而漸漸地失去了理智。

為什麼精神緊張?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每到一地,他都絞扯著手絹,把手絹撕成碎片,從而提供些線索。線索、手絹、碎片,天旋地轉,我打瞌睡差一點滑到椅子下面去。

這時,左耳旁響起一個刺耳的聲音:「所有的考古學家,」迪希伯恩斯先生不懷好意地說,「都是騙子。」…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