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s Blog (196)

辛波斯卡《詩人與世界—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辭,1996年》(下)

這樣的人並不多。地球上的大多數居民只是為了應付生存而工作。他們工作,因為這是必須的。他們選擇這種或那種職業,並非出於熱情;生存環境替他們做出了選擇。他們之所以珍惜令人厭惡的工作,無聊的工作,僅僅因為別人甚至連這樣的工作也無法獲取——這是人類最殘酷的不幸之一。而且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未來諸世紀中,這一情形會有所好轉。

因此,盡管我否認詩人對靈感的壟斷,我依然將他們列入為數不多的幸運的選民。…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ne 13, 2021 at 4:07pm — No Comments

辛波斯卡《詩人與世界—諾貝爾文學獎領獎演說辭,1996年》(上)

據說,演講的第一句話總是最困難的。不過,這個問題我已解決。然而我感到,即將到來的句子——第三句、第六句、第十句,直至最後一句——是同樣困難的,因為大家期待我談論的是詩歌。對於這個話題,我談論得很少——事實上,幾乎從未談過。每當稍有提及,我總是暗自懷疑,對於這一點自己並不擅長。因此,我的演講會十分簡短。小分量的缺憾總是更易於被容忍。…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ne 10,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向著坡堤,伏爾加,洶湧吧”》

向著坡堤,伏爾加,洶湧吧,伏爾加,洶湧吧。

雷霆呵,請擊打這嶄新的板棚,

巨大的冰雹,請砸向窗玻璃,——

請吶喊和敲擊,——

而在莫斯科,黑眉毛的你,

把頭顱高高地昂起。

 

那巫師秘密地把牛奶和…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ne 9, 2021 at 8:08am — No Comments

辛波斯卡·為平庸的日常打開豐富的褶皺 (2)

她在詩中不太寫私人事務,家庭成員也極少出現於她的詩中。只有在《終於,記憶》一詩中,父母的形象隱約出現,然而是在一個夢中:“他們的臉龐如兩盞燈,在黃昏,發出幽暗的光”。《讃頌我姐姐》一詩中則出現了姐姐,一位從不寫詩,卻喜歡寄明信片的姐姐。除此之外,我們對辛波斯卡的家庭幾乎一無所知,正如我們對她本人的生活所知甚少。她喜歡將作品推到前景,希望我們只閱讀她的作品,而她自己則藏身於作品背後,正如墨西哥詩人帕斯說的:“詩人沒有傳記,寫作才是他們的傳記。”

辛波斯卡的童年和少年並不安定。1926 年,辛波斯卡一家移居波蘭小城托倫,她在那里上小學。1931…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22, 2021 at 4:0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獵手已給你設下陷阱》

獵手已經給你設下陷阱,牡鹿,

森林將為你哀悼。

 

你可以擁有我的黑色外套,太陽,

但是請為我留下生存的力量!

 

1913  (王家新譯)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y 11, 2021 at 4:0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曾經,眼晴……》

曾經,眼晴比磨過的鐮刀還要鋒利——

在瞳孔中,一隻布谷鳥,一滴露水。

 

現在,在充滿的光流量中,它勉力辨認著

一道黑暗、孤單的星系。

 

1937.2.8-9,沃羅涅日…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27,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在淡藍色的琺瑯上》

在淡藍色的琺瑯上

仿佛 四月里的思緒,

白楊樹枝升起

於是不覺間 黃昏降臨

 

花紋精致而細密,

精細的網格凝固了

仿佛瓷盤上

刻意描繪的圖案…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26, 2021 at 9:27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SILENTIUM*

她還未曾降生,

她是音樂,是詞匯

因此她是一切生靈

難以割裂的聯系。

 

大海的胸膛平靜地呼吸

但是,白晝閃耀,如同瘋子

泡沫樣的白丁香

插於深藍色的容器里。…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24, 2021 at 12: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黃鸝在樹林里鳴囀》

黃鸝在樹林里鳴囀,拖長的元音

是重音格律詩唯一的尺度。

但是每年只有一次,大自然

綿延和溢滿,如同在荷馬詩中。

 

這一天打著哈欠,如同詩中的停頓:

清晨起便是安謐和艱難的持續;

牧場上的牛,一種金色的慵懶,已不能…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22, 2021 at 4:0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不,我不是任何人的同時代者”》

不,我不是任何人的同時代者,

這樣的榮譽我不勝任。

哦,我多麼厭惡那個與我同名的家夥,

那可不是我,那是別人。

 

世紀的主宰者擁有兩顆惺忪的眼球,

和一張粘土樣漂亮的嘴巴。

但是,他依靠衰老兒子的麻木雙手…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17, 2021 at 4:0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我們生活著,感受不到腳下的國家”》

我們生活著,感受不到腳下的國家,

十步之外便聽不到我們的談話,

在某處卻只用半低的聲音,

讓人們想起克里姆林宮的山民。

他肥胖的手指,如同肉蛆般油膩,

他的話,恰似秤砣,正確無疑,

他蟑螂般的大眼珠 含著笑

他的長筒靴總是光芒閃耀。…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15, 2021 at 4:0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我的金絲雀》

我的金絲雀,我會翹起腦袋;

我們一起來看世界:

冬日如粗糙的莊稼茬,

對我們是不是有點刺眼?

 

黑黃尾巴,如一隻小船。

腦袋浸入掠過嘴喙的色彩。

金絲雀,你是否知道你是金絲雀?…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12,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死去的詩人有一個光環》

死去的詩人有一個光環,

我在近旁,也被套住了,像一隻獵鷹。

沒有信使走向我。

我的門口沒有腳步聲。

 

松林和墨水的森林,

在這里拴住了我的腿。

地平線敞開,信使?…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11,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我拿今天毫無辦法——》

我拿今天毫無辦法——

一個無羽、只長著一張黃嘴的今天。

船塢大門凝視著我,

從鐵錨和霧氣中。

 

穿過褪色的水波,一隻護航艦

航行,靜靜地航行。

而在文具盒一樣狹窄的運河里,…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10,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我不得不活著》

我不得不活著,雖然已死去過兩回,

這個小城已被洪水弄得半瘋。

 

它看上去多動人,顴骨和心是多麽高,

被犁鏵翻起的閃亮泥土是多麽肥沃。

 

大平原多麽靜謐,在四月里轉綠。

而這天空,天空——你的米開朗琪羅!

 

1935,沃羅涅日…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9,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我們將死在透明的彼得堡》

我們將死在透明的彼得堡,

那里,珀耳塞福涅統治著我們。

我們隨著呼吸吞下死一般的空氣,

每個鐘點都是死亡的周期。

 

大海女神,令人敬畏的雅典娜,

請移動你有威力的石頭頭盔。

我們將死在透明的彼得堡,…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8,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我該拿自己怎麽辦,在這一月里?》

我該拿自己怎麽辦,在這一月里?

打哈欠的城市露出面來,還蹲在那里。

是不是在它緊閉的門前我灌醉了自己?

它的每一把鎖每一道門閂都讓我想要咆哮。

 

狗吠的小巷像襪子一樣拉長,

亂糟糟的大街,一個爛攤子。

一些長犄角的溜進角落,…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7, 2021 at 12: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不要比較:活著的人都是無敵的》

不要比較:活著的人都是無敵的。

讓我閃開,以溫柔的恐懼

轉向平原的空曠,

天空的圓周讓我頭暈。

 

我向空氣請求,我的僕人

也都在等著盡力等著消息;

我已準備好了——它永不開始,沿著…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6,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被細黃蜂的視力武裝——》

被細黃蜂的視力武裝——

當它螫咬著地球的中樞,

我嗅著向我飄散來的一切,

徒然地回憶著……

 

現在我既不唱也不畫,

也不在琴弦上刮擦黑色的弓:

我只想刺入生命,和愛——…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4,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詩選 《穿過基輔》

  穿過基輔,穿過魔鬼大街,

  一個婦女試圖找到她的丈夫。

  我們曾有一次見到她,

  面色蠟黃,雙眼乾枯。

 

  吉普賽人不會給這個美人占卜。

  音樂廳也早已忘了它的樂器。…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pril 3,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