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s Blog (138)

王鼎鈞:反共文學觀潮記(5)

另一個可能是,文學作品的多義和曖昧反而有助於“為匪宣傳”,反共文學發生的效果應該符合預期,沒有偏差。口號是最不容易誤解的東西,所以有些反共文學不惜流為口號化。這就是為什麽臺灣對喬治奧威爾《一九八四》、匈牙利小說家凱斯特勒的《正午的黑暗》(也有人譯作《獄中記》)、張愛玲的《秧歌》都不喜歡,無奈那是美國新聞處推廣的冷戰文宣,黨部無可奈何。

臺灣域內的作家冷暖自知。姜貴告訴我,他在臺灣的坎坷,大半因為他寫了《旋風》。陳紀瀅的《賈云兒前傳》,王藍的《藍與黑》,也都有憂讒畏譏的經驗。司馬桑敦的《野馬傳》在香港發表出版,黨部鞭長莫及。一九六七年,臺灣已是百家爭鳴,《野馬傳》修正了,臺灣出版,還是遭到查禁。即使到了七十年代,《中國時報》發表陳若曦的《尹縣長》,仍然引起一片驚惶。…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November 6, 2019 at 1:43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反共文學觀潮記(4)

一九五五年發生了一件事。這年五月,舞蹈團體得到文獎會讃助,舉辦民族舞蹈競賽,場地借用臺北市三軍球場,位置正對“總統府”大門。有人檢舉,得獎的表演節目中有蘇聯作品,不得了!那時正值所謂“白色恐怖”的盛年,你在文章裏引用馬克思一句話都是大罪,怎有文藝運動的領導人,大模大樣在“總統府”門前,眼睜睜看他演出蘇聯舞蹈,而且還出力出錢支持!張道藩立刻向中央黨部提出辭呈,並推舉陳雪屏接手,陳雪屏也立刻表示不幹。

據說所謂蘇聯作品,實際上是新疆少數民族的舞蹈。新疆和蘇俄接壤,文化交流頻繁,也許受了些影響,可是這種事哪裏說得清楚!張道公只有辭職表示負責。他是向蔣公辭職次數最多的人,他效忠領袖,但是不能厚結領袖左右以自固,他只有不斷辭職測驗領袖對他的信任,測驗他可以工作到何種程度。…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November 3, 2019 at 11:39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反共文學觀潮記(3)

國民黨對於拒絕響應反共文學的作家並沒有包圍勸說,沒有打壓排斥,他只是不予獎勵,任憑生滅。那年代,只有作家因“寫出反共作品”受到調查(因為他反共的“規格”與官方的制定不合,或分寸火候拿捏不準),並無作家因“沒有反共作品”而遭約談。那時“中國廣播公司”刻意發展廣播劇,姚加淩寫了一個反共的劇本,演出中共公審大會的“虛偽殘酷”,惹了一陣子麻煩。自此以後,“中廣”的廣播劇盡量避免再用這樣的題材,趙之誠專寫市井小民貪嗔愛癡,二十年天相吉人。國民黨畢竟“封建”,“仕”還是“隱”?廟堂還是江湖?你的進退出處可以自由選擇,當然,除了“造反”。…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October 26, 2019 at 7:06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反共文學觀潮記(2)

流亡作家渴望訴說,他們以為本土生民應該聆聽。那是斯大林時代,西伯利亞海濱有一個勞動營,萬名在政治上不可靠的人流放來此,用簡陋的工具開發森林,食物不足,醫藥缺乏,工作十分勞苦,每天有許多人死亡,也不斷有大批新人補充。在那樣的環境之中,有人趁著伐樹的機會剝掉樹皮,在樹幹上寫字,寫他們原是什麽樣的人,現在有什麽樣的遭遇,沒有筆墨,大家捐出鮮血。寫好之後,他們把樹幹丟進大海,讓海浪帶走,希望外面的人能看到他們的控訴,能知道斯大林究竟在做什麽。當時有些大陸流亡作家的心情仿佛如此。

一九五○年三月,蔣公於“引退”一年零一個月之後宣布復職,“國王的人馬”各就各位,動用一切力量鞏固臺灣,抗拒中共擴張,文藝成為其中一個項目。…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October 26, 2019 at 7:05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反共文學觀潮記(1)

五十年代,臺灣興起“反共文學”,那時我拿不動這樣大的題材,沒有作品,只有心情。

一九四九年五月,國軍失上海,我隨軍撤到臺北。六月失青島,八月失福州,美國發表白皮書,聲明放棄臺灣。九月失平潭島,十月失廣州,失廈門,逼近臺灣門戶。共軍乘勝攻金門,國軍大捷,仍然震撼臺灣人心。就在這幾個月,小諸葛白崇禧、反共長城胡宗南節節敗退,華中、西北、西南盡失。十二月,國民政府遷臺北,雙方中間僅隔一道大約九十英里寬的海峽。中共反復宣告將革命進行到底,文宣用詞竟使用血洗臺灣。

逃難來臺的人喘息未定,頓覺呼吸急促。…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October 26, 2019 at 7:04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5)

以前種種後來又是怎麽知道的呢,都是他們自己說出來的。人生如戲,莎士比亞的臺詞有一句:“臺上演戲的人不能保守秘密,他最後什麽都會說出來。”人有泄漏機密的天性,人到中年,會說出自己幼年的“齷齪”,人到老年,會說出自己中年的“齷齪”;因緣無常,效忠的手下隨時可能脫離掌握,抖出內幕,死黨很難到死,除非你有本事殺他滅口。齷齪的腦子、齷齪的手,都有一天會曝光。歲月無情,江山易改,最後“萬歲”已成木乃伊,江山風化為散沙,這些曾經是特務的朋友、或曾經是朋友的特務,一個一個也退休了,老了,移民出國了,他出於成就感,或是幽默感,或是罪惡感,讓我知道當年他手中怎樣握住我的命運而沒有傷害我。…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ne 28, 2019 at 3:46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4)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53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3)

話題一轉,保安官問我對邱楠和姚善輝有什麽看法。我的天!他們一個是節目主任,一個是工程主任,我只是個新進的小職員,剛剛試用期滿,我能對他們有什麽看法!他問我最近看什麽書,我的答案中有曹禺和李健吾,他兩眼一瞪:你從哪裏弄到他們的書!我告訴他,這是公司的參考書,公開擺在資料科的圖書室裏。幾個月後,公司裏突然出現保安人員,沒收了這批文藝作品,緊接著大搜全省各地中小學圖書館,各縣市舊書攤,打算做到一本不留,看來都是我惹的禍。…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51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2)

從保安司令部來了個年輕人,“請”我到他們辦公室談談,還加上一句:“我可以替你請假”,等於說一定要去,沒有理由可以推拖。說到保安司令部我得鄭重介紹,它後來改組為警備司令部,再改為警備“總”司令部,今天談恐怖時期,“警總”惡名昭彰,殊不知一路改組都有些改進,到了警總已經文明得多了。…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50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特務的顯性騷擾(1)

五十年代,臺灣號稱“恐怖十年”,國民政府絕命掙扎,“檢肅匪諜”辣手無情,大案一個連一個公布,士農工商黨政軍都不斷有人涉及,罪案的發展和罪行的認定往往出人意料,“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也驚。”我在“敏感媒體”廣播工作,每當看見文化界的人士被捕了,判刑了,甚至處死了(據報紙公布,十年間以文化人為主嫌的案子至少二十一案,總計處死三十五人,判囚三十二人,牽連被捕受審打入“列管名冊”者不知多少人),更使我惴惴難安。…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46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5)

離職當天晚上,“中視”節目部有兩個聰明人,他們知道臨別贈言往往很有價值,兩人一前一後,找我一談。

一位是《中視週刊》的主編,這份週刊專為“中視”的節目做宣傳,銅版紙彩色印刷,它也在和“臺視”的週刊競爭,主編正為怎樣出奇制勝發愁,悄悄問計於我。我說臺灣中部南部的農民現在收入很好,農村婦女開始講究穿著化妝,模仿影星歌星,公司現有的婦女節目偏重育嬰烹飪等等“婦德”,已經不能滿足那些觀眾。你可建議公司開一個新節目,專教“婦容”,專家主持,明星來做模特兒,化妝品公司服裝公司提供廣告,你把那些彩色畫面登在雜誌上,事先向中南部發行,她們對著週刊看節目,必定人手一冊。我嘆了一口氣說,電視改變了社會風氣,臺灣的農村逐漸喪失原有的淳樸,你這個節目開出來,農村婦女更要追逐浮華。可是形勢逼人,咱們頭頂上的“黨國”幹部以為自己沒有那個責任,你也只有顧不得了!這位主編依計而行,果然銷路大增,聲名大噪。…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41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4)

是臺灣國語啦!

臺灣、國語?臺灣國、語?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我也只有刪去。

有一位制作人送來一套連續劇的劇本,故事以大陸逃亡來臺的一個家庭為主線,劇中人一家離散了,二十年後,一個兒子長大了做警察,一個兒子長大了做流氓,女兒長大了淪為娼妓,兄弟姊妹互不認識,他的流氓兒子白嫖了他的女兒,他的警察兒子槍傷了他的流氓兒子,這個家長的名字居然叫“锺正”,影射“中正”!編審居然通過了這個連續劇的企劃書和故事大綱!我扣住劇本,要求修改劇情,改換“家長”的名字,弄得節目延期播出,驚動層層上級,董事長、總經理,節目部主任態度冷淡,並沒有斥責任何人,也沒有對我表示支持。



這就怪了!…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40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3)

後來我知道,蔣公喜歡用一種高檔的進口鉛筆批公文下條子,那種鉛筆不用刀削,而是用手指一圈圈剝開。蔣公的“身邊人”外放獨當一面,喜歡仿效,楚先生跟中央黨部四組寫便函也如此做,我不懂事,錯過他的美意。…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37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2)

還有更大的難題。“中國電視公司”奉准成立時,“國防部總政戰部”表示很大的興趣,王昇上將永遠在提高官兵的忠誠、士氣和知識水準,他對電視這樣的利器锺情已久。他希望軍方對“中視”的經營也有發言權,“中視”能在節目方面分出相當多的時間,由“總政戰部”全權使用(負擔全部節目制作費用)。國民政府黨政軍三權分立,總裁既然沒有指示,“國防部”也沒有正式出面洽商,中央黨部反對軍方以“技術層面”在“中視”的節目內成立“租界”,授意黎世芬阻擋。那年代王上將心想事成,黎總赤手搓方成圓,所受的“內傷”也就不言而喻了!…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34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你死我活辦電視(1)

一九六二年十月,臺灣電視公司開播。

起初,電視機售價昂貴,沒有彩色節目,每天只播出幾個小時,節目制作也相當粗糙,但是它能讓我們“看見”:看見“總統”檢閱陸軍海軍,看見電影明星上臺親手接過亞洲影展的大獎小獎,看見聯合國開會,看見毛公鼎、羅浮宮、英國國王的皇冠,人端坐不動,可以看見山前山後,江頭江尾。

於是無線電廣播的優勢立刻結束,臺北廣播事業公會一九六九年出版的《廣播年鑒》記載了官方的統計數字,照這些數字演算,從一九五二年到一九六二年,這十年是臺灣廣播的黃金時代,臺灣的收音機增加了十九倍。一九六二年臺灣電視公司開播以後,一九六八年“中國電視公司”開播之前,這六年之間電視機增加了七十三倍!…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32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我從胡適面前走過(下)

胡適答應擔任顧問,也同意邱主任提出的顧問名單:曾虛白,李辰冬(文學教授),李宗侗(清史專家),他提議增聘史學教授吳相湘。中廣在胡先生的主持下開了三次顧問會議,「胡適氣氛」名不虛傳,滿室如沐春風。胡先生很熱心,他在臺灣很少實際參加文藝活動,這也許是唯一的一次。

第一次會議首先談到《紅樓夢》的版本,胡先生決定選用「程乙本」,乾隆五十七年程偉元刻印、高鶚修改過的本子,臺北世界書局買得到,它的好處是語言比較淺顯通俗,用聽覺接受,困難比較少。然後討論應該原本照播還是加以刪節?胡院長顯示了他的科學訓練、理性主義,他認為警頑仙子、太虛幻境可刪,女媧補天、頑石轉世必刪,寶玉失玉和尚送玉也沒有播出的必要,倒是色情「誨淫」的部分,他輕輕放過了。我在旁擔任紀錄,暗中非常驚訝,他甚至說,《紅樓夢》有很多瑣碎冗長的記述都可以刪掉,只選有情節的章節播出。…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28pm — No Comments

王鼎鈞:我從胡適面前走過(上)

我對胡適沒有研究,我見過胡適,崇拜過胡適,學習過胡適,思考過胡適,今天湊個熱鬧,談談我的回憶。

胡適一九四九年離開中國大陸,他去了美國。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他由美國回臺灣講學,一九五四年二月,他回臺灣參加國民大會,一九五八年四月,他回臺北接任中央研究院院長,一九六二年二月去世。由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二,他在臺灣六個年頭,這六年間他對臺灣發生了極大的影響,臺灣報紙對他的一言一動都當作重要新聞,臺灣讀者閉上眼睛,都隨時可以看見他的一張笑臉。

作家開會談「胡適在臺灣」,好像應該從文學的角度談他。胡適在臺灣最重要的影響不在文學,在政治思想,他的精神時間幾乎都拿來宣揚民主自由,這一部分說來話長,還是先談文學。…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7, 2019 at 2:27pm — No Comments

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7)

正因為語言藝術所涉及的感性是觀念想象產物中的感性,這樣,周瑟瑟才更側重根源性的用語形式來表達思維,而選用了:簡練而不繁覆的,直感而不修飾的,直觀而不迂回的,直覺呈現而不概念演繹的,看成而不體驗的……那介於書面語句的用法之間,來當做他詩歌運用的語言手段。運用語言手段本身,其實就是運用觀念中對語言看法的手段。從表現方式中的個別要素組成來看,周瑟瑟用語手段中所保留的根源性,明顯地顯示了詩的預設內容。周瑟瑟詩歌那簡練和直觀的用語方式,畢竟不同於美國後現代的“具體詩” 或後現代“極簡藝術”。盡管“具體詩”和“極簡藝術”因反對亞里士多德,賀拉斯的觀念而與60年代英國的純口語詩相近。例如:

 

 “下雨天容易想到父親…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6, 2019 at 6:05pm — No Comments

陳亞平·詩的根源與原居住方式:讀周瑟瑟詩作 (6)

當我研究完周瑟瑟四個詩歌創造期的代表性作品,就可以他這首詩為例,歸納成一個系統化的關於詩的根源性的藝術課題來討論。

1)從詩人自己天性里產生的思考的需要出發,來決定詩的表現樣式和方向。例如,分析周瑟瑟的作品個性,可以縱觀到他詩的藝術特質,是讓無心靈的自然與他有心靈的再思之間,保持著最處相遇的原樣。既讓自然做它本身的事,也讓心靈也做它本身的事。這當中,天性的思考是最主要的先決方式。這好比,一個外觀的自然進入心靈,如同內在的心靈進入外觀的自然一樣。這個過程是誰在主宰呢?是先天領悟的思。…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6, 2019 at 6:05pm — No Comments

翟月琴:“抒情闡釋學”的建構——評張松建《抒情主義與中國現代詩學》(下)

他又格外注重宏觀與微觀、抽象與具象的結合統一,努力與理論對話的同時又跳脫其抽象性而回到個案分析。他聚焦於“抒情主義”在中國現代詩學中呈現,期望精準、細致地描摹這張地圖上的每一道景觀,使具體問題得以顯影。關於現代文學雜誌、批評家的研究,可看作個案研究的典範。論者主要選取了朱光潛主編的《文學雜誌》,又重點討論卞之琳、袁可嘉(1921-2008)、吳興華(1921-1966)三位批評家。不單涉及翻譯、理論和創作各個方面,還著重追述三位前輩詩人、批評家知識體系的形成過程,反思其詩論的突破與局限性,從不同維度展開論述,勾勒出中國現代詩歌批評的生態圖景。…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December 17, 2018 at 4:2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