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ásná duše's Blog (308)

石圓圓:鄉土書寫的「詩性」之辯:從宮本常一的田野調查談開去 下

通過高木誠一的背景和支撐體系,可以看到宮本常一民俗研究的社會時代背景,這是十分重要的切口。高木的鄉村體驗和研究是十分全面的,涉及政治、經濟、生活方式的變遷。宮本常一的工作其實也是如此。但宮本強大的視覺感官系統,以及敏感的心性,使他的書寫不再拘泥那一種風格,而是趨向和講述者立場融合的視角。若非有真正的共感和同情,是無法做到的。《我的祖父》一文通過對祖父宮本市五郎的人生追憶,實則揭示了宮本常一的成長背景和民俗啟蒙,為我們從根本上理解他的民俗書寫立場提供了注釋。作者並沒有寫祖父是如何教他說唱民間口頭文學,只是平靜地敘述了和祖父一起生活的時間里所聽到看到的瑣碎片段。其中非常詳盡地描述了和祖父一起試圖救助一隻烏龜的故事。我認為這個故事是宮本常一鄉土啟蒙的縮影,也體現了他鄉土觀的核心。…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rch 10, 2024 at 7:00am — No Comments

石圓圓:鄉土書寫的「詩性」之辯:從宮本常一的田野調查談開去 中

在日本,浮萍般的流浪者很少。大部分是以流浪為生活手段的人,也就是說,流浪是伴隨經濟活動而進行的。但中間也有不同的層次,有因個人際遇而流浪的人,也有因工作(生產)方式而流動的人。在《譜系》一文中,作了海上漂泊者、山間漂泊者、山中行者、落伍者群體等的區分,他們中包含了漁民、獵人、行商、手工藝人、流亡乞丐等,作者分析了他們旅行的動力,除了最基本的生存需求,還涉及「流浪信仰」。



值得一提的是,在另一篇並不是流浪主題的文章《女人的社會》中,講述了鄉村年輕女性的移動。姑娘們流行在婚前結伴旅行,拿著很少的盤纏,有的純粹是游玩,有的去異地工作,有些人和途中結識的旅伴情投意合嫁到了他鄉,當然也有離家出走的少女,大部分的人都會回來。…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March 4, 2024 at 8:30am — No Comments

石圓圓:鄉土書寫的「詩性」之辯:從宮本常一的田野調查談開去 上

宮本常一作為一位民俗學者,在20世紀的日本文化史中具有十分重要和特殊的地位。他被人熟知的行者一般的田野記錄生涯,他對日本民俗學中民具學的開掘之功,以及堪稱專業水准的攝影作品,這一切都為宮本展示了強烈的個性色彩。在當代日本,不論是精英階層還是民眾社會,宮本仍然獲得廣泛的認同。他對日本,尤其是對戰前日本鄉村的基礎而切近的描述,幾乎接近一種帶有浪漫主義性質的日本人論,將他和其他學院派的民俗學家區分開來。

20世紀是民俗學在日本得到迅速繁榮的時期。從上半葉柳田國男的民俗學嶄露頭角並確立其學說系統,到後半葉民俗學流派的多元發展,民俗學對日本人的自我認知和文化發展的類型,都起到了穩定和推進的作用。在日本邁向現代化的進程中,在城鄉變革和遷徙的浪潮中,民俗學所展開的廣泛的討論視域,對日本人的價值觀和審美觀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也是在經歷了政治經濟幾次急劇動蕩期的日本,傳統文化得以較好保持的重要原因。…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February 20, 2024 at 8:30am — No Comments

孟強·技術創造人:斯蒂格勒的「後種系發生」研究 3

這就是後種系發生。

三、「一切從腳開始」

後種系發生在人類進化中如何發揮作用?一切後遺傳記憶的保存、積累與傳遞都是人為的,屬於技術范疇。因此,後種系發生本質上是技術的,追問後種系發生的作用就是追問技術的作用。為此,斯蒂格勒在勒儒瓦-古漢的 《姿勢與言語》(Le geste et la parole)的基礎上討論了「東非人」到「新人」的進化過程。①這是人的形成(hominization)或「人的起源」。…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February 12, 2024 at 9:30pm — No Comments

孟強·技術創造人:斯蒂格勒的「後種系發生」研究 2

從辭源上說,epi的意思是在……之上(upon)或在……之後 (after)phylo的意思是種(race)、 枝 ( branch)、 族 ( tribe)genesis 的意思是發生、起源。斯蒂格勒為phylogenesis…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February 3, 2024 at 9:00am — No Comments

孟強·技術創造人:斯蒂格勒的「後種系發生」研究 1

摘要:斯蒂格勒哲學的中心命題之一是「技術創造人」。基於勒儒瓦-古漢的工作,他為此提供了古人類學論證。首先,斯蒂格勒提出「後種系發生」概念,用以刻畫人的非生物學遺傳過程,其載體是技術。

其次,通過回顧人類進化史,他指出直立行走和工具的使用促進了人的進化。再次,技術的進化與人的進化是耦合關係。工具既反映大腦皮層的分化,也推動著後者。最後,「技術生態位」概念進一步為「後種系發生」提供了支持。總之,人是技術的產兒,這就是技術助產術。

現代人作為智人(Homo sapiens)是自然選擇(natural…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anuary 29, 2024 at 4:00pm — No Comments

阿波里奈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 ·地帶 下

現在你在巴黎在人群中獨自走

成群的汽車嘯叫著從你身邊駛過

愛的痛苦緊緊扼住你的脖子

仿佛你永遠也不會再被愛上一次

如果你生活在往昔你會進修道院

現在當你發現你在祈禱你會感到羞慚

你嘲笑自己你的笑聲像地獄之火一樣發出響聲

你笑聲的火花裝飾著你生命的底蘊…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November 20, 2023 at 3:30pm — No Comments

阿波里奈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 ·地帶 上

你終於對這衰老的世界感到厭倦

今天早晨艾菲爾鐵塔啊牧羊姑娘你的撟之群咩咩叫喚

你和希臘羅馬的古董在一起生活得夠久了

這裏似乎連汽車都是那樣古老

只有宗教保持著完全新鮮

只有宗教保持著單純像機場的飛機庫一般

 

基督教啊在歐洲只有你不屬於往昔…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November 13, 2023 at 10:30am — No Comments

阿波里奈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 ·鴿子

鴿子呀,生了基督的愛呀,

聖靈呀,

我也像你一樣地愛著一個瑪麗亞。

啊啊!願意和她結婚!

 

紀弦 譯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November 12, 2023 at 3:30pm — No Comments

阿波里奈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 ·萊茵之夜

我的杯子盈溢著灑仿佛一團顫動的火焰 

請諦聽諦聽那船夫悠揚的歌聲

敘說著曾看見月光下七個女人

梳弄她們的紫色長髮披垂腳邊

 

站起圍成圓圈邊舞邊高聲歌唱

於是我不再聽見那船夫的音響…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November 12, 2023 at 2:30pm — No Comments

利奧塔 vs. 阿多諾丨聲音的解放 下

聲音的節奏並不是內在於身體“自然的” 或者“文化的” 節奏能力。身體通過運動對“它的” 空間的掌控(或者相反)處於不協調的狀態中。節奏僅僅被引向靜止的傾聽,那麼我們可以説這種傾聽是內在的。如同日珥在色球層上的出現或者消失,或者如果你們更願意説,如同杜尚的終止計量器(stoppage-étalon),這個沒有測量的節奏需要等待:會發生什麼呢?

這里舉一個例子,即我們是如何理解相較於節拍器的限制而言的聲音節拍之“解放” 的。我們擴大了節奏音區。埃德加·瓦雷茲[4]算是“聲音解放” 運動的創立者和第一活躍分子,尤其是他對新興技術的運用。他解釋説:

節奏,在我的作品里,來自獨立元素之間相互而又同時的效果,這些元素在被預設卻又不規律的時間段里出現。(《文集》[Écrits] , p. 158)…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October 4, 2023 at 2:00am — No Comments

利奧塔 vs. 阿多諾丨聲音的解放 中

這里我要説明的所有事情都非常簡單:首先,我們所稱的音樂不斷成爲或者重新成爲一種聲音藝術,一種屬於聲音的技能(compétence au sonore)(因爲kunst 曾經確實並不是美-術[Beaux-Arts]這個官方意義上的藝術),音樂不斷地成爲或者重新成爲聲音的技藝(adressedu son),被發出來的靈巧聲音(le son adressé et adroit),正是在這個方面,它與技術科學的通婚(因爲不是一種同居)必須被好好研究,尤其是由此産生的各種“可能”;其次,在聲音的技術-科學對音樂進行匹配而使其成爲/ 重新成爲這種聲音技能和聲音技藝的同時,音樂揭示出一種目的(destination)(我用“destination” 是爲了重拾這個覆蓋從康德到海德格爾所有所謂美學反思的領域的術語),從聽到聽的目的,一種“聽從”,也許應該説是一種絶對的聽從,一隻側耳傾聽的耳朵:一種目的,它無論如何都超出從技術上考量的科技研究的範圍,但是得益於這些科技研究,這種聽從得以展現。…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September 25, 2023 at 12:00am — No Comments

利奧塔 vs. 阿多諾丨聲音的解放 上

聽從[1]

讓-弗朗索瓦·利奧塔 / 文

夏小燕 / 譯

當阿多諾在《新音樂的哲學》(Philosophie de la nouvelle musique)里冩到,“隨着質料(matériau)的解放,掌控它的可能性增大了”,我們知道這種解放增大了與音樂質料相關的更大能力的偶然性。是否這種增大的能力是被允許的而且/或者是合乎期盼的,阿多諾的話里沒有説明這一點。這是一個我們要提出的問題。問題是關於新興技術的發展在音樂上産生的可能性,這個問題也規定了對新興技術可以在聲音世界宣告的權利和願景(欲望)的思考和研究。…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September 23, 2023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朗西埃︱利奧塔與崇高美學:反讀康德(8)

這些不可調和之物就是利奧塔所讀到的東西,對不可調和的確証,就是美學的最高成就,它完全顛覆了美學的元政治。當然,這種顛覆不能在“後現代主義”的範疇下來理解。在利奧塔的作品中,後現代不能作爲一種藝術或理論的旗幟,它頂多只能作爲一個描述性的範疇和一種診斷。



這個診斷具有一個根本作用:從政治解放中將藝術現代主義解脫出來,釋放出藝術是爲了讓藝術與另一種歷史敘事相關聯。利奧塔著名的對“宏大敘事”和“絶對的犧牲品”的駁斥,絶不意味着是他對細微敘事的諸多空間讓步,去親近多元文化的靈魂。它僅僅是“宏大敘事”和“絶對的犧牲品”的純粹而簡單的改變,按照這種改變,西方現代史不再被等同於無産階級解放的歷史,而是等同於猶太人被有計劃的滅絶的歷史。…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September 4, 2023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朗西埃︱利奧塔與崇高美學:反讀康德(7)

這些不可調和之物就是利奧塔所讀到的東西,對不可調和的確証,就是美學的最高成就,它完全顛覆了美學的元政治。當然,這種顛覆不能在“後現代主義”的範疇下來理解。在利奧塔的作品中,後現代不能作爲一種藝術或理論的旗幟,它頂多只能作爲一個描述性的範疇和一種診斷。這個診斷具有一個根本作用:從政治解放中將藝術現代主義解脫出來,釋放出藝術是爲了讓藝術與另一種歷史敘事相關聯。利奧塔著名的對“宏大敘事”和“絶對的犧牲品”的駁斥,絶不意味着是他對細微敘事的諸多空間讓步,去親近多元文化的靈魂。它僅僅是“宏大敘事”和“絶對的犧牲品”的純粹而簡單的改變,按照這種改變,西方現代史不再被等同於無産階級解放的歷史,而是等同於猶太人被有計劃的滅絶的歷史。…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September 3, 2023 at 4:30am — No Comments

朗西埃︱利奧塔與崇高美學:反讀康德(6)

這樣,爲了恢復美學上的雙重關係,就要制定一個反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計劃,一種可以取代主宰阿多諾美學的審美政治的形式,而利奧塔的美學矗立在阿多諾美學的頭頂上。我們可以將這種反-運動的原則概括爲兩個基本要點。首先,要恢復美學的區分,或美學的奇異性,這可以讓美學單獨承擔一個新的感性世界的諾言。如果最艱巨的藝術自律性的對手往往來自於馬克思主義,這並不是因爲在對藝術的熱愛和社會解放的要求之間存在任何和解的精神或內在的衝突。廣義上的馬克思主義並不準備反教條的馬克思主義。相反,這就是兩種彼此對立的審美元政治的形式。在這個對立中,解放的承諾與審美形式在感性上的異質性關聯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11, 2023 at 4:00am — No Comments

朗西埃︱利奧塔與崇高美學:反讀康德(5)

和諧和不諧之間的同一性,正是席勒賦予“審美狀態”以一種凌駕於康德的共通感(senscommun)所包含的社會中介的承諾之上的政治意蘊,康德指望用共通感將精英的陽春白雪與百姓們的下里巴人統一起來[13]。對席勒而言,美學上的共通感,也就是異議的共通感。它並不會傾向於將差異巨大的階級凝聚在一起。它挑戰了産生這種巨大距離的可感物的分配。爲什麼女神的雕像會同時吸引着我和排斥着我?因爲它展現出某種神聖的特徵,席勒説,這也是人性的圓滿:她並不勞作,她只是展出。她既不屈服,也不抵抗。她不處於命令的關係之中,同樣,她也不處在順從的關係中。…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9, 2023 at 2:00pm — No Comments

朗西埃︱利奧塔與崇高美學:反讀康德(4)

之所以訴諸康德,正是爲了通過這種差異,在可感物的狀態中進行思考。康德主張,美必須與善分離開來,善既來自於概念,也來自於令人愜意舒適,而美則屬於感覺。無論是阿多諾還是利奧塔,在他們的立場上,堅持認爲藝術作品不應是令人愉悅的。藝術作品是欲望所不能獲得的東西,而欲望本身會將所獲得的東西加以消費。事實上,正是由於這種不可獲得性,這些作品才産生了一種特殊的善。藝術是一種異議(dissensus)的實踐。通過異議,並不是在一個因果關係中排列其位置,在這個因果關係中,藝術作品獲得了其特有的質性,並與一個外在的善相關聯:未來的解放(阿多諾)或對新世紀規定的要求作出回應(利奧塔)。…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August 7, 2023 at 1:30pm — No Comments

朗西埃︱利奧塔與崇高美學:反讀康德(3)

利奧塔嚴格將這種邏輯套用在自己頭上。在崇高體驗中的無能爲力的感覺,就是理性所承受的感覺。它體會到它無法“接觸材料”,換句話説,它不能理解這種彼此依賴的感性事件。這種崇高體驗告訴我們:“靈魂成爲了依賴於可感物的存在,因而可以被踐踏,被羞辱。美學的前提就是受制於感受,沒有這種感受就是麻痺。要麼因對他者的震撼而覺醒,要麼被徹底消滅……靈魂被囚禁在瀕臨死亡的恐懼與飽受奴役的存活之間。”[8]然而,我們必須理解的是,這種感覺限制,並不是它施加的唯一限制。正如在康德那里,崇高的感性經驗是其他東西的標誌。它引入的是主體同規律的關係。在康德那里,想像的失敗不會帶來合法化心靈的自律規則。在利奧塔那里,其邏輯正好被顛倒過來:屈從於感受標誌着聽從於多樣性的法則。感性情感就是“虧欠”的體驗。倫理經驗就是一種不訴諸大他者的法則的屈服。它展現了思想相對於內在於和先於心靈的力量的受制狀態,而心靈根本無力去理解這種力量。…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ly 29, 2023 at 3:30am — No Comments

朗西埃︱利奧塔與崇高美學:反讀康德(2)

“非物質性的物質”(matière immatérielle)並非沒有先例。這會讓人們想起貫穿了從像徵主義時代到未來主義的整個藝術思想的一個宏大主題:材料的問題變成了純粹的能量,類似於思想的非物質性的能力,大觀念的光芒與電的閃光融合在一起。我們也會記得,現象學會強調在那里(il ya)的光芒,強調即將出現的不可見的事件。但利奧塔的分析還有一個更爲特殊的目的。他旨在將康德賦予形式的屬性轉嫁給物質性事件。現在,在康德的“美的分析”[5]中,形式的特徵恰恰在於它是無法獲得的。美學判斷所指的形式並非一種將自己的統一性強加於感性多樣性之上的概念形式。美之所以爲美,是因爲它既不是一個知識的對象,不會讓感覺聽從於理解的法則,也不是欲望的對象,即讓理性聽從於感覺的無序…

Continue

Added by Krásná duše on July 28, 2023 at 5:3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