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s Blog (179)

朱幼棣《后望書》奇跡也是對“劣跡”的修正

北京,飄雪的冬天。1993年到2003年,10年間,我的工作有了很大的變化。想再次居延地區看看,但心願未了。 

獨自一人在雪地上走著,冷風中頭腦清醒了許多。我始終想不明白的是,上遊大壩向下遊開啟閘門泄放一點救命的水源,被作為具有“科學”工程意味的“調水”“借水”。向下遊放水是值得稱贊的,為什麽不談斷流的原因呢?居延海恢復水面是“一曲綠色的頌歌”。那麽,唱衰居延海綠洲、唱乾居延海碧波的又是什麽歌呢?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December 30, 2021 at 10:12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沙塵暴源地

現在,黑河中上遊修建了百萬立方米以上庫容的水庫30多座,黑河完全被“控制”、“馴服”,黑河35條較大的支流,斷流了33條。80年代,黑河額旗狼心山以下年流量急劇下降為5億立方米。1990年,下泄下遊水量3.1億立方米;1991年,下泄下遊水量…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December 27,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從天鵝湖到東西居延海

居延綠洲東邊,有一個小小的湖泊叫天鵝湖,為古居延海殘留的水面。出達萊呼波鎮後,路上經過數條無水的河道——在黑河的尾端,黑河漫散開來,河道呈網狀。田野上胡楊與灌木漸見稀少,直至絕跡。其中有數處公路,因流沙侵入,形成沙山,而不得不改道。 

來到天鵝湖時正是黃昏。在獅黃色的沙海中,閃現出了一抹迷人的蔚藍。

 

越野車搖晃著,開進了古居延海的海底。古居延海水退縮時留下的道道岸線,片片沙灘,像古老大湖的年輪,記錄著滄海桑田的巨變。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December 22, 2021 at 12:0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東居延海徹底乾枯

我想,東居延海應該有水,有像天鵝湖這樣的小水面,至少也有一片沼澤地。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東居延海已經徹底乾枯了——而我在一年前寫的“內參”中,說“東居延海尚有一二十平方公里的水面”。我們的越野車開進了東居延海的湖底,轉了一個大圈。我又下車來,在烈日下走了五六里,連一點水的痕跡都未找到。 

失望之餘,只好悵然而返,然後去西居延海。

 

嘎順諾爾蒙語的意思說是鹹湖。東西居延海之間古河道更多,原先還有一系列較小的湖泊和泉流。上個世紀40年代,西北幾個農學專家考察延居海後記載:黑河一年漲水…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November 17, 2021 at 12:22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土爾扈特部東歸

人類遷徙曾跨越了驚人的距離。但無論是作為遊牧還是農耕的民族,他們在中亞腹地畢竟沒有可以太多可供選擇的綠洲。 

年輕與古老的腳印,一次又一次疊加到了一起。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November 12,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居延綠洲上的美麗小城

月亮升得很高了。月光下的荒灘塗上了水似的銀白。一排排營房間的路邊栽了些紅柳,有一人多高。紅柳是這里的綠化樹。我在營房外的小山崗上見到了幾個戰士,有河北來的,也有河南來的。我又想起了途經的瑪瑙湖。即使最荒涼,也是共和國的領土。 

高原上路很長,長得像一部編年史。當年的草原絲路,正是從這里飄向西域的。現在,牧草消失了,羊群消失了,商旅也消失了——有一種被世人遺忘的靜謐。漫長的路程足以讓歷史學家深思熟慮,使生態學家有足夠的時間,從不同的方位觀察荒漠化的無情進程。一個緩坡接一個緩坡,四周都是灰色和黑色的、光禿禿的小山,令人疲倦。經過兩天風塵仆仆的顛簸,走過如同月球一般的荒漠地帶後,遠遠望見地平線上的綠洲,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歡呼起來,心中頓時溢滿了綠意——啊,額濟納河!西套蒙古的母親河!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November 8,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黑戈壁,紅戈壁

女老板給我們沏了杯水。她說,有人說,這里氣候二三十年來的變化,與西邊的衛星基地有關,與羅布泊的核試驗有關。我說,不會吧。羅布泊的核試驗早停了。她說,酒泉的基地還在發射呀。前些年有人在戈壁上撿到過金屬的東西,說是火箭的殘片。他們說,一發射火箭,高空大氣的流向就改變了,還有不乾旱的?近幾年來,旱得特別厲害。 

這里人來人往的,小旅店也可算是個消息總匯。這個問題太“科學”。我回答不上。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November 4,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關了門的鄉郵政所

一排枯樹從關了門的鄉郵政所院子里伸出來

不知是因為路況惡劣,還是天氣炎熱,離開蘇海圖沒多遠,汽車一歪,輪胎就爆了。車胎爆了的還不至一輛。其中一輛是被鐵釘紮的。這沙石路上哪來鐵釘?有人說,是不是修車補胎的使的壞。這路上一天沒見幾輛車,修車的生意很清談。不使點小名堂,混不了吃的。後來,又有輛越野車的輪子被彎曲的鐵釘紮了,對這種猜測也更堅信了。但我始終將信將疑。路況不好是事實。在這地方生活不易。挪一個地方,也比這里日子要活絡得多,用不著使這麽壞的主意。真的車拋在路上,幾天幾夜,前不著村,後不挨店,也很危險。 

在烈日的爆曬下,換胎十分辛苦。如果路上再壞一隻胎,就跑不到額濟納旗了。…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November 1,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20多畝草場才養一隻羊子

對於那位法國生態學家你不能不懷敬意,他提出這一論點是在1949年,也就是新中國成立之年。 

在去居延綠洲途中,我們看了幾個牧點。 

只有一戶牧民,在公路邊,離巴彥浩特也不足百里,草場的條件在阿盟算是好的。有頂帳房,也有間房子,一眼深井,但井水不能喝。主人說,這里草場退化嚴重,20多畝草場才養一隻羊子。地上看去還稀稀拉拉地長了些草,很多草牲畜不吃,是毒草。…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October 27,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騎摩托車放牧

月球般荒涼冷寂,養不起馬的牧人才騎摩托車放牧

原先預計的一天行程,走了足足兩天。 

夜晚,四周荒涼冷寂,如同月球一般。 

在地學上,人們將沒有植被覆蓋的裸地,稱作荒漠,即人們常說的不毛之地。這和諸葛亮在《出師表》中說的“深入不毛”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那時西南少數民族地區森林廣佈,只是人煙稀少、沒有開發或開化罷了。戈壁為蒙古語,意為草木難生的土地,主要是沙質荒漠的礫質荒漠。去居延海途中,滿目皆是的沙漠和礫石灘。…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October 24,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阿拉善高原

斯文·赫定在《越過阿拉善荒原》中寫道:原野總在變化著,忽而,我們又置身在長滿茂密的、深綠色的梭梭樹叢的丘頂上。蒙古人管這類時常長得像橡樹一樣的高大的灌木叫甲格或扎格,它還被賦予了另一個高貴的名字,莫多涅昆,即樹王。與其他樹木不一樣,由於梭梭生長在乾旱荒漠地區,生長期長,樹的枝幹在火的燃燒時不會出爆裂聲;稱其為“樹王”的另一條原因,是它在燃燒時幾乎不冒煙。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October 19,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梭梭林

半個世紀後中國西北科考團之路,誰毀滅了梭梭林?

既不是采風探險,也不是“酷驢”或暴走。我在撰寫內參的同時,一直籌劃著如何去居延海,實地調查黑河斷流後引起的生態問題。 

次年春天,國家環保局組織第二次“中華環保世紀行”采訪團。擬組建華東與西北各一個團,讓我擔任一個團的團長。西北采訪團是去采訪全球環境…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October 15,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黑風暴

那時,還沒有那麽多20世紀初外國探險的“大系”出版,手頭只有一本考古學家黃文弼的《蒙新考察日記》。在多雪的冬天和無雨的春天,我在憂郁中一次又一次眺望西北——比起以後每年春天襲擊華北的沙塵暴來,2003年的黑風暴要嚴酷得多。幾天後,北京的天空變得昏黃起來。

 

報紙上用了“罕見”“特大”等等令人悚然的字眼。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ugust 26, 2021 at 7:45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東西居延海深藍眼睛

居延海是中國第二大內陸河黑河的終點湖,由兩個湖泊組成。

晚上,燈下,細看帶著的地圖,東西居延海像一對迷人的深藍色的眼睛,和你對視。湖泊雖用虛線畫出,只是表明其岸線的不確定——或許還如同羅布泊,是一個“遊移湖”。憑記者職業的敏感,我預感到那里正在發生重大的災變。在羅布泊消失之後、在樓蘭文明消失之後,居延綠洲又要在我們這一代人中消失?——而那里的一切卻無人知曉,我很想去實地采訪,報道正在發生的一切!

 

我對司機說,能不能轉回去,北上去額濟納旗?…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ly 26, 2021 at 10:04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居延海生態惡化

寫出了國內最早反映居延海生態惡化的報道

這是1993年9月30日報送中央和省部級領導的一份內參。現在過去了13年,把這篇內參全文寫進書稿,主要是想留一點真實的資料——

 

《專家呼籲盡快遏制居延海地區生態繼續惡化》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ly 10, 2021 at 10:06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生態突變

我心頭一驚,追問,嘎順淖爾還是蘇古淖爾?

老工程師說,是西邊的那個大湖。從湖底走過,到處是白華華的魚骨。五十年代,我們在居延海搞過勘探,那可是個大得無邊的海子。現在東居延海也完全乾枯了。

我的心頭沈沈的,這可是生態突變啊。

 

沿著河西走廊西行,遙望著一排排鉆天楊林梢間飄閃出的祁連山積雪的峰巒時,古住今來的許多往事,如雪線牽動著不絕的情懷。

西部是邊塞詩的故鄉。首先想到的是唐開元年間的詩人王維,和他千古流傳的詩篇《使至塞上》:…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ne 27,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初聞居延海完全乾枯

坎兒井的特殊價值,在於它是一種提供經濟、生活發展用水,又可提供生態用水的水利工程。坎兒井采取淺層取水,冬閑時水量不大,表面上看起來水被浪費了,實際上卻能更多植物獲得滋潤。尤其是吐魯番坎兒井三分一的冬閑水最終都流向了艾丁湖,對艾丁湖的自然生態平衡起著相當大的作用。艾丁湖多年平均蒸發量3000毫米以上,這樣大的蒸發量在盆地內參與水陸小循環,最終又以山區降水形式回歸盆地,對盆地的氣候乃至生態都具有積極意義。否則艾丁湖乾枯,鹽塵泛濫,就會對吐魯番盆地的環境,人和牲畜帶來極大的傷害。

爭論還在繼續。

保護與搶救工作亦已起步。

坎兒井的消亡仍未停止。…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ne 9, 2021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坎兒井消亡

坎兒井這一古代水利工程最大的優點,一是通過水渠地下引水,減少了因酷熱、狂風而大量蒸發損耗,具有節水意義;二是淺層采水,自流灌溉,對地下含水層的水源都沒有破壞,流量穩定,不像機井需要消耗電力;三是維修與養護簡單,使用期長,吐魯番現存最古老的坎兒井已有數百年歷史。 

吐魯番和哈密坎兒井消亡的原因很簡單:大量打機井——這與敦煌和其他綠洲、以及華北平原面臨的水危機原因相同。目前,吐魯番盆地機井的數量已經超過5000眼,機井越打越深,水位便越降越低。 

聽起來有點像生產發展與水資源狀況的矛盾。吐魯番現有耕地120萬畝,每年水資源補給量11.7億立方米,而實際耗水量已超過12億立方米,只能不斷打機井抽取地下水。地下水水位下降,則導致坎兒井乾枯、廢棄。…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ne 8, 2021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疏勒河的挽歌 の 戈壁野馬

壽昌海在年代不同的史籍中,有渥窪池、渥窪水、南海等名稱。但我卻更願意稱之為“陽關海”——陽關不僅有連天的黃沙,還有迷人的碧波。這里是《史記》記載漢武帝得神馬的地方。

《史記》的“樂書”、“禮樂志”、“武帝紀”中,記載有武帝得“神馬”的故事,其中言之鑿鑿: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和元狩三年(公元前120年),這位有雄才大略的皇帝得神馬後興奮異常,擊節長嘯,作“寶鼎、天馬之歌”。



據考證,天馬可能是野馬。…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y 3, 2021 at 2:47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坎兒井

吐魯番:正在快速消亡的坎兒井

敦煌經陽關到羅布泊的道路早已斷絕。

陸路去新疆,還需走星星峽,接著便是哈密和吐魯番兩個盆地。這兩個盆地都位於天山博格達山南面。

高昌故城,交河故城,火焰山,葡萄溝和坎兒井,是到吐魯番旅遊不能不看的風景。素有“火洲”之稱的吐魯番,水貴如油。北部天山的雪水融化,滲入山前的戈壁灘。到處都有以坎兒井命名的村莊。由於有了坎兒井,村民們依水而居,出門即見淙淙流水,用井水洗菜做飯、洗衣裳、灌溉農田。引以自豪的坎兒井總長度曾達5000餘公里,因此又被稱為“地下長城”。…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y 2, 2021 at 9:52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