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s Blog (167)

朱幼棣《后望書》黑風暴

那時,還沒有那麽多20世紀初外國探險的“大系”出版,手頭只有一本考古學家黃文弼的《蒙新考察日記》。在多雪的冬天和無雨的春天,我在憂郁中一次又一次眺望西北——比起以後每年春天襲擊華北的沙塵暴來,2003年的黑風暴要嚴酷得多。幾天後,北京的天空變得昏黃起來。

 

報紙上用了“罕見”“特大”等等令人悚然的字眼。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ugust 26, 2021 at 7:45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東西居延海深藍眼睛

居延海是中國第二大內陸河黑河的終點湖,由兩個湖泊組成。

晚上,燈下,細看帶著的地圖,東西居延海像一對迷人的深藍色的眼睛,和你對視。湖泊雖用虛線畫出,只是表明其岸線的不確定——或許還如同羅布泊,是一個“遊移湖”。憑記者職業的敏感,我預感到那里正在發生重大的災變。在羅布泊消失之後、在樓蘭文明消失之後,居延綠洲又要在我們這一代人中消失?——而那里的一切卻無人知曉,我很想去實地采訪,報道正在發生的一切!

 

我對司機說,能不能轉回去,北上去額濟納旗?…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ly 26, 2021 at 10:04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居延海生態惡化

寫出了國內最早反映居延海生態惡化的報道

這是1993年9月30日報送中央和省部級領導的一份內參。現在過去了13年,把這篇內參全文寫進書稿,主要是想留一點真實的資料——

 

《專家呼籲盡快遏制居延海地區生態繼續惡化》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ly 10, 2021 at 10:06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生態突變

我心頭一驚,追問,嘎順淖爾還是蘇古淖爾?

老工程師說,是西邊的那個大湖。從湖底走過,到處是白華華的魚骨。五十年代,我們在居延海搞過勘探,那可是個大得無邊的海子。現在東居延海也完全乾枯了。

我的心頭沈沈的,這可是生態突變啊。

 

沿著河西走廊西行,遙望著一排排鉆天楊林梢間飄閃出的祁連山積雪的峰巒時,古住今來的許多往事,如雪線牽動著不絕的情懷。

西部是邊塞詩的故鄉。首先想到的是唐開元年間的詩人王維,和他千古流傳的詩篇《使至塞上》:…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ne 27, 2021 at 11:0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初聞居延海完全乾枯

坎兒井的特殊價值,在於它是一種提供經濟、生活發展用水,又可提供生態用水的水利工程。坎兒井采取淺層取水,冬閑時水量不大,表面上看起來水被浪費了,實際上卻能更多植物獲得滋潤。尤其是吐魯番坎兒井三分一的冬閑水最終都流向了艾丁湖,對艾丁湖的自然生態平衡起著相當大的作用。艾丁湖多年平均蒸發量3000毫米以上,這樣大的蒸發量在盆地內參與水陸小循環,最終又以山區降水形式回歸盆地,對盆地的氣候乃至生態都具有積極意義。否則艾丁湖乾枯,鹽塵泛濫,就會對吐魯番盆地的環境,人和牲畜帶來極大的傷害。

爭論還在繼續。

保護與搶救工作亦已起步。

坎兒井的消亡仍未停止。…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ne 9, 2021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坎兒井消亡

坎兒井這一古代水利工程最大的優點,一是通過水渠地下引水,減少了因酷熱、狂風而大量蒸發損耗,具有節水意義;二是淺層采水,自流灌溉,對地下含水層的水源都沒有破壞,流量穩定,不像機井需要消耗電力;三是維修與養護簡單,使用期長,吐魯番現存最古老的坎兒井已有數百年歷史。 

吐魯番和哈密坎兒井消亡的原因很簡單:大量打機井——這與敦煌和其他綠洲、以及華北平原面臨的水危機原因相同。目前,吐魯番盆地機井的數量已經超過5000眼,機井越打越深,水位便越降越低。 

聽起來有點像生產發展與水資源狀況的矛盾。吐魯番現有耕地120萬畝,每年水資源補給量11.7億立方米,而實際耗水量已超過12億立方米,只能不斷打機井抽取地下水。地下水水位下降,則導致坎兒井乾枯、廢棄。…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ne 8, 2021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書》疏勒河的挽歌 の 戈壁野馬

壽昌海在年代不同的史籍中,有渥窪池、渥窪水、南海等名稱。但我卻更願意稱之為“陽關海”——陽關不僅有連天的黃沙,還有迷人的碧波。這里是《史記》記載漢武帝得神馬的地方。

《史記》的“樂書”、“禮樂志”、“武帝紀”中,記載有武帝得“神馬”的故事,其中言之鑿鑿: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和元狩三年(公元前120年),這位有雄才大略的皇帝得神馬後興奮異常,擊節長嘯,作“寶鼎、天馬之歌”。



據考證,天馬可能是野馬。…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y 3, 2021 at 2:47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坎兒井

吐魯番:正在快速消亡的坎兒井

敦煌經陽關到羅布泊的道路早已斷絕。

陸路去新疆,還需走星星峽,接著便是哈密和吐魯番兩個盆地。這兩個盆地都位於天山博格達山南面。

高昌故城,交河故城,火焰山,葡萄溝和坎兒井,是到吐魯番旅遊不能不看的風景。素有“火洲”之稱的吐魯番,水貴如油。北部天山的雪水融化,滲入山前的戈壁灘。到處都有以坎兒井命名的村莊。由於有了坎兒井,村民們依水而居,出門即見淙淙流水,用井水洗菜做飯、洗衣裳、灌溉農田。引以自豪的坎兒井總長度曾達5000餘公里,因此又被稱為“地下長城”。…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y 2, 2021 at 9:52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祁連雪水陽關海

老馬說,陽關葡萄的質量好,是釀酒的上好原料。我們農場原有個小酒廠,但規模太小,從歐洲買進了設備,準備釀造高品質的葡萄酒。你下一次來,準能喝上。

我望著小渠中的汩汩清流,問,這水從那兒引來的。

這里有地下水,水位高,打口幾米十幾米深的井,就能出水。老馬看出了我的詫異,說,這里過去是一個大湖,是一片水面……我恍然,原來坐在“海邊”,陽關的海啊。



這可是祁連雪水的最後流注,怪不得這茶水如此的甘甜清冽。關於陽關名字的來歷,有種種說法。

陽關在漢壽昌縣西六里,玉門關之南。(據《元和郡縣志》)…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pril 20, 2021 at 9: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疏勒河的挽歌 の 絕域綠洲

人民日報2005年10月10日報導,水利部副部長翟浩輝說,“中國農業用水浪費主要表現在,灌溉用水利用系數低,目前中國農業用水的有效利用率僅為43%左右,遠低於歐洲等一些發達國家70%-80%的水平。全國渠道輸水損失佔整個灌溉用水損失的80%以上,大型灌區骨幹建築物損壞率達到40%。二是灌溉定額普遍偏高,采用傳統的灌溉模式,全國平均每畝實際灌水量達到450至500立方米,超過了實際需水量的一倍左右,有的地區高達2倍以上。”——這個“有的”,即是指河西走廊和寧夏、內蒙。



終於走到了條條內陸河的盡頭。我坐在葡萄架下,那迷人的綠蔭,帶來了一絲清涼。在灼熱的陽光下,眺望著——

好客的主人沏上了茶。一排整潔的平房,門前兩畦菜地,再遠處,便是高大的鑽天楊了。從楊樹的間隙,能看到蹲伏著的高大沙丘。…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pril 13, 2021 at 9: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疏勒河的挽歌 の 河西走廊田園風光

我不知道當代水利專家,是否研究過古代疏勒河流域灌溉工程和設計理念,有沒有評估疏勒河水全部攔截後對下遊生態環境的影響。河西走廊西端歷史上一直是農業和牧業交錯地區。既有綠洲的田園風光,也有片片草灘點點羊群。



當我們要弄清楚人類活動與自然力此消彼長的規律,反思經濟社會發展決策的得失,探討水資源的分配與管理機制,現代水利工程建設與生態環境保護,經濟發展與社會自然發展的關係時,河西走廊絕對是一個樣本。…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pril 13,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疏勒河的挽歌 の 漢代生態思想

在古代,要用泥土修建大壩,全部攔截河水是不可能的。土壩很容易潰決。他們用什麽辦法治水呢?首先是築堰。堰是較低的擋水構築物,作用不是蓄水,而是提高河流上遊水位,以便引流灌溉。只要在河道上壘些石塊或打木樁,擡高水位,築堰修渠,即可引水自流灌溉農田。漢代所建的大堰“高兩丈”,實際也只有幾米高。——這頗符合現今國際上流行的修低壩、維持河流生態的思想。

夏天,冰雪消融,疏勒河與黨河水位猛漲,正是莊稼需水季節。堰坊對灌區極其重要,因此也成為古代戰爭中對方的破壞重點。修復水利設施就成為大事。唐開元時張守珪為瓜州都督,開元中“有詔以瓜州為都督府,即詔守珪為都督。州地沙瘠不可藝,常瀦雪水溉田。是時渠堨為虜毀,林木無所出,守珪密禱於神,一昔水暴至,大木數千章塞流下。因取之修復堰坊,耕者如舊。州人神之,刻石記事。”(《新唐書·張守珪傳》)…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pril 12,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後望書》疏勒河的挽歌 の 《沙州圖經》

敦煌莫高窟出土的唐寫本《沙州圖經》,對漢代敦煌的水利有如下記載:



“馬圈口堰,右在州西南二十五里,漢元鼎六年依馬圈山造,其極南一百五十步,闊二十步,高兩丈,總開五門分水以灌田。”公元前李廣利將軍西征大宛,兵至敦煌,往來二歲,“歲餘而出敦煌者六萬人”。這些軍需糧秣的籌集供應,均靠敦煌綠洲,可見當時的屯墾已達到了相當規模,生產糧食的種類也很多。灌區生產的糧食,除供應當地居民和南來北往的商旅外,還要作為守邊和西征大軍的後勤保障。唐代,敦煌安西一帶更加繁榮,設置有瓜州、沙州和十餘個縣。這里位於絲綢之路要衝,人口眾多,市井繁華,文化發達,商旅來往不絕。故有“元宵燈會,長安第一,敦煌第二,揚州第三”之說。敦煌城市的人口,大約不會比今天少。…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pril 11,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綠洲灌溉

花海子——蘇干湖盆地位於甘肅、新疆、青海三省區接壤的三角地區,南通格爾木,西連冷湖、茫崖和新疆的若羌,戰略地置重要。河流、草原、濕地和湖泊組合,改善了柴達木北部邊緣的大氣環流,為冷湖、花海子等城鎮生存提供了有利的氣候和自然環境。

中國的行政區域演變常呈現出複雜的狀況。歷史上,大哈爾騰河與大小蘇干湖在青海省境內,但這里又是阿克塞哈薩克自治縣牧民的牧場。這支哈薩克部落,半個多世紀前,從新疆的巴里坤草原遷移至此。後來大小蘇干湖的行政區域也作了適當調整,成為“甘肅最大的天然湖泊”。阿克塞哈薩克族自治縣與敦煌同屬酒泉市,如今酒泉市已確定“引哈濟黨”工程“必須盡快”上馬,大概作為下級,很難有表達不同意見的餘地了。…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pril 10, 2021 at 9:0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沒黨河就沒敦煌

黨河遠不如敦煌那麽名揚世界,但它卻是敦煌的命脈。沒有黨河就沒有敦煌。

黨河始見於史書記載,距今已有2000多年。漢為氐置水,唐代稱甘泉,宋叫都鄉河,清代始名黨河,因流經肅北的黨城灣而得名。

發源於祁連山中野馬南山的黨河,全長390公里,經肅北縣流入敦煌,年徑流量近3億立方米。從黨河引水,分十條水渠灌溉敦煌農田,綠洲生機盈然。

現在,黨河與疏勒河是兩條獨立的河流。然而過去,疏勒河與黨河在其下遊會合,合流處在古玉門關以東的哈喇淖爾(黑海子),疏勒河、黨河下遊故道,在早年出版的地圖上有所標繪,至今仍可看見若干殘跡。因此,現代地理學家將疏勒河與黨河視為同一個水系。(景愛《沙漠考古通論》)…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rch 27, 2021 at 3:12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蘇干湖旅遊熱點

敦煌的最近一輪發展,開始於兩百多年前。

清雍正四年(1726年),在政府組織下,開始從甘肅56州縣往敦煌移民屯墾,3年後,敦煌已經有移民一萬多人,開墾出耕地12萬畝。1760年,敦煌由沙州衛升格為縣,當時人口為2萬多人。其新城建在沙州舊城的河東,即今天的敦煌市所在。(《敦煌簡史》)新中國成立初期,敦煌縣有人口3~4萬人,目前人口大約13萬人。敦煌灌區有耕地30餘萬畝。用不著太高深的數學知識,黨河年一億多立方米的水量,即按人均2畝水澆地的標準,敦煌人要解決溫飽並無任何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rch 17, 2021 at 8:46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月牙泉與敦煌綠洲

這是中國西北生態鏈條中最脆弱的一段。

祁連山、天山和昆侖山諸水,塔里木河、孔雀河和羅布泊在這里永不能相會。

沙漠旅遊探險之熱一再升溫,

綠洲,正在無可挽回地走向衰落。



比月牙泉更重要的

——救救蘇幹湖、救救坎兒井!



羅布泊與塔里木河的終結者——大西海子水庫。…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February 3,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一座大壩不值一首詩

絲綢之路斷絕、唐玉門關廢棄之後,城池仍然孤獨地存在了一千多年,人們從未覺得這座故城有什麽妨礙。與今天戈壁灘上孤零零的小方盤相比,東漢至唐代的玉門新關宏偉壯觀,內涵也更加豐富。關城依山傍水,烽燧簇擁,輻射開來的南北幾條大路,在殘山疊嶂間繞行,曲折幽勝。如果保存到今天,唐玉門關實為珍貴的文化遺產,無與倫比的旅遊勝地,其價值無法估量。

疏勒河流過雙塔堡後,殘山蜿蜒的峽谷漸漸收窄。“兩岸山促,河嚙南山之趾”——在這里,山和河都是有靈性、有生命的活物,河水像漫遊的魚們,喋喋地擊拍著、唧咬著大山老人的腳趾。



清冽的雪水浸潤不出理性。悠揚嘹亮的羌笛已成絕響。…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February 1, 2021 at 9:30p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歷史佳醪

玄奘法師西行求經,餐風宿露,於貞觀三年(629年)九十月間抵達瓜州晉昌城。瓜州剌史獨孤達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對玄奘十分敬重,盛情相迎款待。正在這時,涼州快馬送來了追捕玄奘的公文。獨孤達閱後,勸玄奘趕快離開。

玄奘走的是伊吾道,而當時玉門關戒備森嚴,他只好星夜至疏勒河邊,準備繞過關城偷渡之。玄奘問詢西行路徑,“或有報云,從此西行五十余里有瓠蘆河,下廣上狹,回波甚急,深不可測,上置玉門關,路必由之,即西境之襟喉也。關外西北又有五烽,侯王者居之,各相去百里,中無水草。五烽之外即莫賀延磧,伊吾國境。”(《大慈寺三藏法師傳》)當時洪水季節已經過去,水流在河灘上漫散成數支,最寬的水流尚有丈余,岸邊長著胡楊林。時間倉促,又在暗夜中過河,玄奘在當地收留的一個胡人徒弟石槃陀砍樹搭橋,將草和沙鋪在上面,牽馬過河,繞過了玉門關城。…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December 3, 2020 at 1:30am — No Comments

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玉門關

那棵乾枯的大柳樹一定是“左公柳”,在遍野的風沙中仍倔強地不肯倒下。

春風不識玉門關

即使未到過西域,你總有某種特定的情緒與它有接觸。那是我們盛滿想像與感動的地方。

中國古代詩歌,特別是唐詩,使兩座遼遠的關隘成了抵達中國文化“疆域”繞不過去的雄關。——於是,對旅遊者來說,玉門關與陽關是必去的地方。…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December 3, 2020 at 1:0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