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鳥取的被褥(下)

客人忿忿然離開旅館後,店主兀自憤憤不不、半信半疑,決定親自去查個究竟。他登上二樓的客房,翻檢被褥,就在此時,清晰地傳來了兩個孩子的對話聲。登時,他明白了,兩位客人並沒有故意挑剔,客房裡果然有一床被褥會發出聲響──幸好,僅僅這床被褥有異,其他器物皆寂然無聲。

店主將被褥帶回自己的寢室,裹蓋著它入眠,直至天亮。在此期間,這床被褥不斷地發出:

「哥哥,你冷嗎?」
「你也冷嗎?睡吧……睡著了,就不餓不冷了。」的對話聲,

店主為此憂心忡忡,翌日一早,店主拎著奇怪的被褥,前往二手貨商店,要找老闆問個究竟。但他失望了,因為這床被褥是二手貨老闆從當鋪裡購來的。旅館店主連忙趕到街尾的當鋪去,繼續打聽。當鋪自然不會是被褥的源頭,而是從某人手裡典當來的。

旅館店主循著當舖給的線索,終於訪查到,被褥係住在郊外的一戶貧家所有,這其中還有一個感人至深、催人淚下的故事:

被褥的原主人窮困潦倒,全家租住在一間每月只需六元租金的小屋裡,但這對於寒門而言,已是一筆巨大的開銷。男主人每月僅有兩三元的收入,妻子又長年臥病。夫妻倆膝下有兩個男孩,一個六歲、一個八歲,俱都營養不良、身體嬴弱。他們正是鳥取無數個被欺凌漠視的底層人家的縮影。

可嘆屋漏偏逢連夜雨,有一年冬天,男主人得了一場重病,不到一周,即與世長辭。隨後不久,臥床不起的母親也跟著棄世,兩個年幼的孩子成了孤兒。沒有人願意幫他們,沒有人救濟領養他們,為了活下去,兄弟倆被迫將小屋裡還可換點錢的物品,拿到當鋪去典當。

然而,清貧的家裡可以典當的物品能有多少?他們將去世父母的衣裳、自己的衣服,還有一些日常用品──鍋碗瓢盆、幾條床單,以及其他零碎的小玩意兒,每天典當一些,換來僅夠果腹的食物。最後,除了一床被褥外,家中已四壁空空,再無東西可以典當了。兄弟倆飯都吃不飽,小屋的租金就更拿不出來了。

數九寒冬【註】的一個晚上,滴水成冰,寒風凜冽,屋外積雪過膝;兄弟倆無法出門,只有一起裹著那床僅剩的被褥,打著哆嗦,互相偎依著取暖。

弟弟問道:

「哥哥,你冷嗎?」

哥哥望著弟弟,也關心地問道:

「你也冷嗎?睡吧……

睡著了,就不餓不冷了。」

屋中已無取暖之物,天色低沉,紛飛的大雪夾著冰雹強風,無情地撲打著小屋。

兩個可憐的孩子不但腹中饑餓,更要提心吊膽地擔憂屋主上門討取租金。

那屋主面目可憎、冷酷無惰,總是凶巴巴地板著臉大吼大叫。

可是,兄弟倆最擔心的事畢竟發生了。當晚,愛財如命的屋主不顧急風暴雪,上門向兩個孩子討要租金。

他疾言厲色,咄咄逼人,將兄弟倆大罵一頓,當確定他倆肯定付不起錢後,便一把將他們推出了屋外,還奪走了他們僅有的那床被褥。

屋主鎖上小屋的板門,氣沖沖地轉身就走,也不理會兄弟倆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那床被褥,後來也被屋主賣給了當鋪。

冰天雪地裡,兄弟倆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藍衫,其他衣物早已進了當鋪。他們想在別處找個能容身的宿所,可嘆人情冷漠,處處碰壁。雖然不遠處就有一座千手觀音堂,但積雪過深,渾身乏力的他們怎麼也走不到那裡了。

無奈之下,兄弟倆趁著屋主遠去,偷偷摸摸地從小屋的後門溜回屋裡。嚴寒的天氣,加上整日粒米未進,他們的身體已經虛弱至極。為了暖身,哥兒倆緊緊摟抱在一起,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夢中,觀音菩薩送給他倆一床嶄新的被褥,這床被褥雪白柔軟,世所罕見。蓋在身上,說不出地暖和舒坦。

兄弟倆再也不覺得寒冷了,他倆就這樣永遠溫暖了……

直到數日之後,一位好心人發現了他們凍僵的屍體,便把他們送進了千手觀音堂的墓地,並且幫他們做了兩口薄棺,讓兄弟倆長眠於地下。」

小旅館的店主將這床被褥的來歷訪查清楚後,唏噓不已,遂決定將這床會說話的被褥,奉交給千手觀堂的僧人,請僧人們高誦佛經,為兩個孩子的亡魂超度。從此以後,被褥緘默寂靜,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註】數九是一種中國傳統記錄時間的方式,從冬至開始每過九天記為一九,共記九九,通常數九的前三九即冬至之後的頭一個月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因此也有「冷在三九」、「三九寒冬」或者「數九寒冬」的說法。

中國北方地區流行的數九歌:

一九二九不出手,
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和六九,河邊看楊柳。
七九河凍開,八九燕歸來,
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