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櫻果的故事(下)

於是,雪子轉過身來,就像乳娘背孩子那樣,將脊背趨向夫人床前,說道:「夫人,您請上來吧!我準備好了。」

「好,就這樣。」瀕死的夫人努力攀住雪子的背膀,用盡全身的力氣,突然,將瘦弱的雙手,從衣襟中迅速地伸進雪子的腋下,而後一把抓住雪子的雙乳!雪子嚇壞了,只聽夫人冷笑道:

「我的心願終於實現了!櫻花的果實【註二】現在被我抓住啦。雖然這不是後花園裡的櫻花,但在我臨死前,終於達成願望了……啊!我太高興了,太開心了!」

夫人大叫數聲,倒在弓著腰的雪子身上,就此一瞑不視。

原來,夫人早就對雪子的得寵,嫉妒萬分,臨死前念念不忘報復。她以正室之位相誘,使得雪子放鬆了警惕,冷不防便中了暗算。

侍女慌忙上前,想把趴在雪子背上的夫人屍身搬到床上去,但奇怪的是,這件原本看上去卻當容易的事情,卻無法辦到。夫人冷冷的雙手牢牢地抓在雪子乳房上,就像生了根一樣,無論如何也拔不開。雪子在恐懼與疼痛雙重打擊下,昏了過去。

大夥兒誰都沒有辦法讓夫人的手從可憐的雪子身上鬆開。大名便傳喚醫生前來,但醫生查看後,也是束手無策。因為夫人並不僅僅是用手指扣住雙乳那麼簡單,而是整個手掌都粘在了雪子的皮膚上。如果強行將雙手拔下來,雪子也必然會跟著受傷。

在場的人全都疑惑不解,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神奇力量,竟使夫人的手掌會如此緊密地粘連著雪子的乳房。

當時在江戶最有名望、醫術最好的醫師,是一位荷蘭來的外科醫生。大名立即派人去請了他來。荷蘭醫生小心謹慎地檢查完後,聳聳肩,表示自己也查不出原因來。除非即時將夫人的雙手從屍體上切斷;否則別無他法解除雪子的困境。

大名無可奈何,唯有答應採用荷蘭醫生的方法。這位外科醫生便將夫人的雙手,自手腕處齊齊截去。然而,亡者的兩個手掌,依然緊緊粘住雪子的乳房,轉眼間,手掌就變得像去世極久的人的手一樣,翳黑枯乾。

這,還僅僅是令人戰慄的開始而已。

那一對乾枯失血的手掌,其實並未真正死去,時不時地,還會像巨大的灰蜘蛛般蠕動。每到夜裡的丑時,手掌便狠狠地捏住雪子的乳房,掐啊擰啊壓啊,令雪子痛苦不堪。等到了寅時,才慢慢停下來。

雪子備受折磨,難以忍受,只得出家為尼,法名脫雪。她無論行腳到何方,總是帶著一個靈位牌,牌上寫著夫人的戒名:「妙香院殿知山涼風大姊」。每天,脫雪都會低聲下氣地向靈位牌膜拜禱告,期望能平息夫人妒忌的執念。然而,宿因深種,惡果難消。每晚一到丑時,那對手掌就準時開始折磨、羞辱脫雪。

就這樣年復一年,十七年過去了。根據最後聽脫雪講述自己故事的那些人證實,那天晚上,她寄宿在下野國河內郡田中村的野口傳五左衛門家。當時是弘化三年(一八四六)。此後再沒有過關於她的消息。


【註一】文政,日本年號之一,文政十年即西元一八二七年。其時在位天皇係仁孝天皇,幕府將軍是德川家齊。

【註二】日本的諺語與詩歌中將女性美好的雙乳比喻,為櫻花的果實。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