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rut Alhabib
  • Male
  • Beirut
  • Lebano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yrut Alhabib'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Bayrut Alhabi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yrut Alhabib'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6)

這樣的揣測如果有一點道理的話,我們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麽其他亞洲生殖女神也都由閹人來侍奉了。這些女神需要從代表她們神夫的男性祭司那里,獲得履行繁殖職能的手段:她們本身需要受精,以得到賦予生命的能力,然後才能將這種能力傳輸給世上萬物。女神們從自閹的祭司那里得到這樣的供役或幫助,她們是埃菲撒斯的阿爾忒彌斯,和希拉波利斯的“敘利亞的阿斯塔特”。她們的聖所經常有無數的信士弟子前去朝拜,並受亞述王國和巴比倫王國以及阿拉伯和腓尼基等地的奉獻而富饒起來,在它們全盛時期,馳名東方。…See More
Jul 25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5)

阿蒂斯自行閹割的傳說,明明是要說明他的祭司的自行閹割,祭司在開始服侍女神之前一般都要先閹割。他之死於野豬的傳說,是要解釋他的信徒、特別是珀西納斯人不吃豬肉的原因。同樣,阿多尼斯的信徒也不吃豬肉,因為野豬殺害了他們的神。據說阿蒂斯死後變成一棵松樹。羅馬人在與漢尼拔 [約前247~約前183,迦太基名將,曾對抗羅馬並侵入意大利。] 長期戰斗行將結束的時候,於公元前204年采納了弗里吉亞人對“諸神之母”的敬奉。因為有一個預言湊巧振奮了他們沮喪的心情,人們宣稱這個預言,得自《西彼拉佔語集》那本簡便的胡說八道的大雜燴,預言說如果把東方的這位偉大女神帶到羅馬來,外國的侵略者就會從意大利被趕走。…See More
Jul 21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ul 15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3)

另外一個修改嚴峻舊法的方式,則見於方才描寫的巴比倫習俗中。處死國王的時候要到了(在巴比倫約是一年統治之末) ,他就離職數日,這期間由臨時國王統治,並替他受罪。起初,臨時國王可能是一個無罪的人,可能是國王自己家族中的一員:但隨著文明的進展,一個無辜的人作犧牲總是違反公眾情緒的,因此就把短期的最後導致死亡的統治活動交給了死囚。往後,我們還會見到死囚代替將死之神的其他例證。我們絕不要忘記,正如西努克國王的情況所表明的,國王是以一位尊神或半神的身份被殺的,他的死亡和復活,是使神靈生命永垂不朽的唯一辦法,人們認為這是拯救人民拯救世界所必需的。一年統治期滿時殺掉國王的做法,在叫做馬卡希提的節日里還保存著遺跡。在一年的最後一個月里,夏威夷島上總要慶祝這個節日。大約100年以前,一位俄羅斯航海家 [指1815~1818年進行環球航行的俄國水兵奧芬斗科采布]…See More
Jul 14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2)

我們可以毫不魯莽地推測,雅典人之所以必須每八年,給彌諾斯送一次七個童男童女,是與另一八年周期中更新國王精力,有一定的聯系的。關於那些童男童女到達克里特後的命運,一些傳統說法各不相同,但通常的說法似乎是認為他們被關在迷宮里,在那里讓人身牛頭的怪物彌諾陶洛斯吃掉,或至少是終身囚禁。他們也許是在青銅制的牛像中,或牛頭人的銅像中被活活烤死獻祭,以便更新國王和太陽的精力,國王就是太陽的化身。無論如何,有個泰洛斯的傳說提示了一點,就是泰洛斯是一個銅人,他把人抱在懷里跳進火中,把他們活活烤死。據說宙斯把他送給了歐羅巴 [希臘神話中腓尼基王阿革諾耳的女兒,被宙斯鐘愛,化作白牛將她劫到克里特島,後來生下了彌諾斯和拉達曼堤斯。彌諾斯後來成為克里特王。] ,或赫淮斯托斯 [希臘神話中宙斯和赫拉的兒子,火與鍛冶之神。]…See More
Mar 14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1)

那些在任期屆滿必須橫死的國王,一旦有了可請別人代死的愉快想法,很自然,他們必然付之實施;因此,我們發現,這種權宜的辦法或這種辦法的痕跡,在許多地方都很流行,就不足為怪了。斯堪的納維亞的傳統,有一些線索表明,古代的瑞典國王只有為期九年的統治,然後他們或者被殺或者請人替死。據說瑞典國王奧恩或昂恩,一連幾天祭奠奧丁,後來神回答說,只要他每隔九年拿自己的一個兒子獻祭一回,他就可以活著。他照神的說法獻祭了九個孩子,要不是瑞典人不允許他這麽做,他還會獻祭第十個,也就是最後一個孩子。於是他就死了,葬在阿卜撒拉的一個小山上。關於奧丁被纂位或放逐的奇怪傳說,是類似的保持王位條件的另一跡象。奧丁的錯誤行動激怒了另外的一些神,他們剝奪了他的職權,將他放逐,但在他的位置上立了一個替身,名叫奧勒爾,是一個狡猾的巫師,他們把王權和神權的標誌都交給了他。代理人以奧丁的名義統治了將近十年,這時原來的奧丁又回來了,將他從皇座上趕走。他退居瑞典,後來,在一次圖謀復得王位的行動中終於被殺。由於神常常不過是在傳統的迷霧中放大了的人,所以我們可以推定這個北歐神話,保存了紊亂的歷史片斷:即古代瑞典國王每任九年或十年,然後讓位,讓…See More
Mar 7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0)

我是引用一個英國旅行者的敘述,他本人並沒有親眼看見他所描寫的大會,雖然他從遠處聽見了槍聲。幸好這些盛會和會上死亡人數的精確記錄,都保存在卡利卡特的皇家檔案中。19世紀後半葉,W。洛根先生查閱了這些檔案,還得到在任國王的親自幫助。從他的著作中可以得到那種悲劇和場景的準確概念,直到1743年,那種悲劇和場景還依然延續,定期舉行。卡利卡特國王將他的王冠和生命,押在戰斗結局上的那個節日,稱為“大祭禮”。每十二年一次,這時木星在巨蟹宮中運行。歷時二十八日,至馬卡蘭月第八天結束。由於節日取決於木星在天空的位置,兩節之間的時間是十二年,大致是木星環繞太陽的周期,我們可以推定這顆輝煌的行星,大概(在特定意義上)…See More
Mar 3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9)

在前面描述的例子中,人民允許神王或祭司掌權,直到他出現身體外形的缺陷、健康衰退,或出現某種可見的老年跡象,從而提醒人們他已經不能再繼續履行神職的時候。這類跡象出現以前,是不會將他處死的。不過有些民族,似乎認為連等到最小的衰弱跡象出現都不保險,寧可在國王還是年輕力壯的時候就把他殺掉。因此,他們訂一個期限,超過期限他就不能統治,期限終結時,他必須死去,期限訂得很短,可保在此期限內他不可能身體衰老。在印度南部有些地方期限訂的是十二年。據一個古代旅行家說,在基拉卡爾邦,“有一個異教徒的祈禱殿,里面有一尊他們很尊重的偶像,每十二年為他舉行一次大會。異教徒都到那里去,像參加歡樂的節日慶祝一樣。“這個廟有不少土地,很多收入:大會是一件很大的事。這個邦有一個君王,他的統治只限於十二年,從上一次節日到下次節日。他的生活方式是這樣的,也就是說,十二年一滿,無數的人在這個節日聚在一起,花許多錢給婆羅門供飯。“國王做一個木架,上面鋪掛絲織品;到這一天,在盛大儀式和樂聲中,他走到一個木桶里沐浴,然後到偶像前祈禱,再登上木架,當著所有人的面,拿幾把非常快的刀,開始割掉自己的鼻子、耳朵、嘴唇和四肢,盡可能從他身上多…See More
Feb 23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8)

馬蒂安孚,是安哥拉內地的一個強大的國王或皇帝。這個國家的較弱小的諸王之一卡拉,向葡萄牙探險隊講述了馬蒂安孚死的情況如下。他說:“照慣例,我們的馬蒂安孚要麽是死於戰爭,要麽是死於非命,現在的這位馬蒂安孚,由於他的苛捐雜稅,活得夠久了,一定逃不了這最後的命運。當我們了解到這一點,並決定應該把他殺死時,我們就請他與我們的敵人作戰,這時我們都隨著他和他的家屬一起去打仗,我們犧牲了一些人。“如果他還活著沒有受傷,我們就回去再戰。打個三四天,於是我們就突然離開他和他家屬,把他留在敵人手里,讓命運去擺布。他見到自己被拋棄了,就設法立起禦座,坐下後,把他的家屬叫到他周圍來。然後命令他母親走上前去,跪在他腳邊。他先是砍掉她的頭,接著殺掉他的兒子、他的許多妻子和親屬,最後殺掉他最心愛的妻子安娜庫羅。接著,馬蒂安妥就穿戴起豪華的衣服,等待他自己的死亡。“他的死亡接著就來了,那是由一位軍官來辦的,他是附近強大的酋長卡尼欽哈和卡尼卡派遣來的。這個軍官首先自關節處砍下他的腿和胳臂,最後砍掉他的頭;這之後,軍官也被斬首。所有的大頭兒都從營帳退出,避免看見他被殺死。我的職責是留下來看著他死,並標明兩位大酋長,馬蒂安孚…See More
Feb 6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7)

像他們的創業人尼阿康本人一樣,每個希盧克王死後都建有神祠,接受禮拜,神祠設在他的墳墓上,國王的墳墓總是在他出生的村子里。國王的墓地神祠與尼阿康的相似,由幾個小屋圍上籬笆組成,有一個屋是建在國王墓上,其餘的由看守者居住。尼阿康的神祠與國王神祠,確是沒有什麽不同,在所有神祠里舉行的宗教儀式形式都一樣,只在細節上略有差異。其不同點顯然是給予尼阿康神祠的尊嚴要大得多。國王的墓地神祠由一些老年的男人或婦女看管,數量與那些尼阿康神祠的保衛者相同。這些人通常是已故國王的寡妻或年老的男仆,他們死後就由他們的子孫接替職位。還有,國王墳地神祠里要用牲口上供,跟尼阿康神祠的祭祀一樣。一般說來,希盧克人的宗教主要似乎就是,對他們的聖王或神王的禮拜,不管是已死的還是活著的。他們認為,這些王的肉體是由一個神靈賦予生命的,神靈將生命賦予該王朝的半神話的(也許實質是歷史傳說的)…See More
Jan 25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6)

柬埔寨神秘的火王和水王是不許自然死去的。因而他們二者中誰要是得了重病,長老們認為他不能康復,就將他刺死。我們已經談到過,剛果人認為如果他們的大祭司契托姆自然死去,世界就要毀滅,大地只是依靠他的能力和特長才得以維持下去。遇此情況也會立即化為烏有。因此,在他生病可能要死的時候,原定繼承他職位的那個人,就帶一根繩子或一根棒子到他屋里去,將他勒死,或將他打死。美羅伊的埃塞俄比亞人的國王都被尊為神;但是,只要祭司們高興,他們就差人到國王那里,命令他死去,並說這是神的旨諭,以作為他們發佈命令的依據。這種命令直到厄伽曼斯的統治之前諸王都是服從的,厄伽曼斯是埃及國王托勒米二世同時的人。厄伽曼斯受過希臘教育,使他從他本國人的迷信中解放出來,他敢於不顧祭司的命令,帶了一隊士兵走進黃金神殿,把祭司們都殺了。這類風俗在非洲這一帶,似乎一直流行到現代,在法佐爾的某些部落里,國王每天要到一棵特定的樹下審理事務。如果因為害病或任何其他原因,一連三整天不能履行這項職務,他就被用繩圈吊在這棵樹上,圈里按了兩把小刀,國王身體的重量拉緊繩圈時,兩把刀就割斷他的喉嚨。神王初露體力衰弱或年老的跡象就被處死,這個風俗直到晚近,還…See More
Dec 13, 2019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5)

殺死神王:神也死亡人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神,人是要死的,他自然認為他的創造物也處於同樣可悲的境地。所以,格陵蘭人相信風能殺死他們最有力的神,神要是摸著狗也一定會死。他們聽人說到基督教的上帝的時候,他們老是問他是否永遠不死,聽說上帝不死,他們很吃驚,並且說他必定真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神。一位北美的印第安人回答道奇上校的詢問時說道:世界是大神創造的。問他指的是哪個大神,是善的還是惡的?“哦,都不是,”他回答道,“創造世界的大神早已死了。他不可能活這麽久。”菲律賓群島上有一個部落的人對西班牙的征服者說,創世主的墳墓就在卡布尼安山頂上。霍屯督人有一尊神或有神性的英雄,叫赫茲-厄比,他死過好幾次,又活了過來。山間的狹路上通常都能碰到他的那些墳墓。當霍吞套特人走過他的墳墓時,都要朝墳上扔一塊石頭,祈求好運,有時還低低說一句:“給我們大量的牲口罷。”希臘大神宙斯的墳墓一直到20世紀初,還可指給來到克里特的遊人憑吊。狄俄尼索斯的軀體葬在德爾斐,在阿波羅金像的旁邊,他的墓上還有墓志銘:“此處是死去的狄俄尼索斯,塞墨勒的兒子。”根據一種說法,阿波羅本身葬在德爾斐,因為,據說畢達哥拉斯給他的墳上刻了銘文,記敘這…See More
Nov 29, 2019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4)

東非的魏該亞人也有與此完全相同的風俗。卡維蘭多的賈-盧奧人,習俗與此略有不同,戰士們作戰回來後第三天剃頭,進村前必須在自己脖子上掛一只活的家禽,禽頭向上,然後斬斷禽首讓它繼續掛在戰士的脖子上。 回到家里,馬上給被殺者擺上祭宴,奠祭死者鬼魂, 求它不要苦苦相擾。在帕羅群島 [大洋洲加羅林群島中的一部分] ,男人們征戰歸來,凡殺死過敵人的、第一次外出征戰的年輕戰士以及參與過殺人的,都要閉居在同一議會場所。 成為禁忌不可接近的人,不得離開這所大屋,不得沐浴,不得接觸女人,不得食魚,只能吃椰子和糖漿。他們用施過符咒的樹葉擦拭身體,咀嚼詛咒過的葫醬葉。三天以後一起前往最接近殺人的現場沐浴。 北美納齊茲印第安人中的年輕勇士們第一次殺人並揭取其頭皮歸來後,必須遵守規戒禁欲半年;不得與妻子同眠,不得吃肉。 在這期間唯一的食物就是魚和粗糙的臘腸。 他們認為,如果違背這些規戒,被殺者的鬼魂就會借機置他們於死地,使他們所得的勝利付諸東流,死者鬼魂做出哪怕是最細微的傷害,也將是致命的。喬克圖人 [北美印第安人的一個部落]…See More
Nov 25, 2019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3)

新幾內亞的雅賓人相信,被殺者的鬼魂追逐殺害自己的人以求報復。因此,他們擊鼓呼噪來驅趕那些鬼魂。 斐濟人經常把人活埋,埋入以後, 便在夜間擊鼓吹螺極力喧噪,目的就是要嚇跑鬼魂,恐怕它還要返回自己的故居。為了使鬼魂不戀舊家,他們拆除屋內各種家具陳設,蓋上種種他們認為令人厭惡的東西。 美洲印第安人用酷刑折磨死囚犯以後,總是在當天晚上沿村怪聲喊叫,用棍子敲打家具、墻壁、屋頂,防止遭難者的鬼魂待在那里,報復所受的痛楚。 有一位旅行者說道: “一次,我們夜間走過奧塔瓦人的一座村落,發現村里居民全都紛紛極力大聲呼叫,刺耳難聽,亂成一團。經過詢問,原來奧塔瓦人新近同基卡坡人進行過一次戰斗,現在這樣呼噪是為了驅逐死亡戰士的鬼魂,不讓它們進入村內。” 黎蘇陀人,凡戰役之後都要特別齋戒沐浴,戰士們必須盡快洗凈身上所染的血跡,否則那些戰場上的亡魂就要不斷地追逐他們,驚擾他們的睡眠。 他們全副武裝列隊來到附近的溪流旁邊,有時還有一位占卜者,站在高處向水中投進一些潔凈劑,戰士們便相繼下水洗浴,連梭槍和戰斧也都加以洗滌。…See More
Nov 15, 2019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2)

禁忌的人:殺人者的禁忌 如果讀者仍然懷疑我們前面所談的行為規則,究竟是由於迷信的恐懼還是出於理智的考慮,那麽,你們一旦了解到這同類的規則在那些已經贏得勝利、 不再害怕活著的敵人的情況下,戰士們還必須更加嚴格遵行,那些懷疑也就一定消失了。 在這樣情況下,勝利者在勝利的時刻,還要受到很不方便的限制。其動機之一大概是害怕被殺者的憤怒的鬼魂。 而這種對於要復仇的鬼魂的恐懼,確實影響著殺人者的行為,這一點已經多次得到明顯的證實。對於神聖的酋長、悼亡者、產婦、 出征中的男子等等所實行的禁忌,一般都是使受禁忌者同普通社會人士隔絕,采取各種措施使這些受禁忌的男女分別住在單獨的小屋或露天里,禁止性交,避免使用別人的器皿,等等。 對於勝利了的戰士們,尤其由於他們已經實際殺死了敵人,更須采取同樣的措施以達禁忌的目的。在帝汶島,每次軍事遠征、斬獲敵人首級、勝利歸來,按照宗教和習慣,其統帥必須立即到為他特別準備的房子去,在那里住滿兩個月,凈潔身心。在此期間,他不得與妻子同居,也不得自己進食,必須由別人餵他。遵守這些規矩,是由於害怕被殺者的鬼魂。這一點似乎可以肯定了。…See More
Nov 11, 2019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1)

布賴布賴印第安人認為婦女分娩的汙染褻瀆比月經來潮更為嚴重。婦女感覺快要臨盆時,便告訴自己的丈夫,丈夫趕忙在偏僻無人的地方為她搭起一所小屋,讓她一人獨自居住,除了她母親和另外一位婦人外,不得同任何人說話。 待她分娩以後,由巫醫為她禳除不潔,在她身上吹氣,還放上隨便一個什麽小動物。即使這樣做了,也只是將她的不潔程度減低到相當於月經來潮時那樣,而在陰曆整整一個月內,她必須跟原來同屋的人分居,在飲食方面也必須遵守月經期間的那些規矩。 假如她流產了或產下的是個死胎,那麽她的情況就更糟,她的汙穢不潔就更加嚴重了。 在這樣情況下,她更不得接近任何人,凡她用過的東西,別人稍一觸及都格外危險,她吃的飲食都掛在長棍的一端遞給她。這樣一般須持續三個星期,然後才能回家,再按一般分娩後的禁忌行事就行了。 有些班圖氏族對於婦女流產並加以隱瞞這種情況所招致的汙染,懷有更為誇張的看法。 一位有經驗的觀察家談到這些民族時說,“在南非人眼里,產育嬰兒所流的血,比月事來潮的汙穢更為危險。婦女做月子期間丈夫必須隔離八天,不得在家居住,主要是恐怕受汙染。…See More
Nov 5, 2019

Bayrut Alhabib's Blog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6)

Posted on July 24, 2020 at 1:31pm 0 Comments

這樣的揣測如果有一點道理的話,我們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麽其他亞洲生殖女神也都由閹人來侍奉了。這些女神需要從代表她們神夫的男性祭司那里,獲得履行繁殖職能的手段:她們本身需要受精,以得到賦予生命的能力,然後才能將這種能力傳輸給世上萬物。

女神們從自閹的祭司那里得到這樣的供役或幫助,她們是埃菲撒斯的阿爾忒彌斯,和希拉波利斯的“敘利亞的阿斯塔特”。她們的聖所經常有無數的信士弟子前去朝拜,並受亞述王國和巴比倫王國以及阿拉伯和腓尼基等地的奉獻而富饒起來,在它們全盛時期,馳名東方。…



Continue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5)

Posted on July 18, 2020 at 2:41pm 0 Comments

阿蒂斯自行閹割的傳說,明明是要說明他的祭司的自行閹割,祭司在開始服侍女神之前一般都要先閹割。他之死於野豬的傳說,是要解釋他的信徒、特別是珀西納斯人不吃豬肉的原因。同樣,阿多尼斯的信徒也不吃豬肉,因為野豬殺害了他們的神。據說阿蒂斯死後變成一棵松樹。

羅馬人在與漢尼拔 [約前247~約前183,迦太基名將,曾對抗羅馬並侵入意大利。] 長期戰斗行將結束的時候,於公元前204年采納了弗里吉亞人對“諸神之母”的敬奉。因為有一個預言湊巧振奮了他們沮喪的心情,人們宣稱這個預言,得自《西彼拉佔語集》那本簡便的胡說八道的大雜燴,預言說如果把東方的這位偉大女神帶到羅馬來,外國的侵略者就會從意大利被趕走。…



Continue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4)

Posted on July 12, 2020 at 11:30pm 0 Comments

阿蒂斯的神話和祭祀儀式



許多神的死亡與復活,都在西亞的信念和祀奉儀式中植根很深,另一個這樣的神就是阿蒂斯。看來他也和阿多尼斯一樣是一個植物神,每年春天,有一個節日哀悼和歡呼他的死亡與復活。兩個神的傳說和崇奉儀式都很相像,連古人有時也把這兩個神當成一個。

據說,阿蒂斯是一個年輕貌美的牧羊人或牧人,諸神之母、亞洲的豐產大女神庫柏勒愛著他,庫柏勒的主要的家鄉在弗里吉亞。也有些人認為阿蒂斯是她的兒子。據說他的出生,和許多其他的英雄一樣也是一個奇跡。…

Continue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3)

Posted on July 12, 2020 at 11:30pm 0 Comments

另外一個修改嚴峻舊法的方式,則見於方才描寫的巴比倫習俗中。處死國王的時候要到了(在巴比倫約是一年統治之末) ,他就離職數日,這期間由臨時國王統治,並替他受罪。

起初,臨時國王可能是一個無罪的人,可能是國王自己家族中的一員:但隨著文明的進展,一個無辜的人作犧牲總是違反公眾情緒的,因此就把短期的最後導致死亡的統治活動交給了死囚。



往後,我們還會見到死囚代替將死之神的其他例證。我們絕不要忘記,正如西努克國王的情況所表明的,國王是以一位尊神或半神的身份被殺的,他的死亡和復活,是使神靈生命永垂不朽的唯一辦法,人們認為這是拯救人民拯救世界所必需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