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rut Alhabib's Blog (97)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2)

我們可以毫不魯莽地推測,雅典人之所以必須每八年,給彌諾斯送一次七個童男童女,是與另一八年周期中更新國王精力,有一定的聯系的。

關於那些童男童女到達克里特後的命運,一些傳統說法各不相同,但通常的說法似乎是認為他們被關在迷宮里,在那里讓人身牛頭的怪物彌諾陶洛斯吃掉,或至少是終身囚禁。他們也許是在青銅制的牛像中,或牛頭人的銅像中被活活烤死獻祭,以便更新國王和太陽的精力,國王就是太陽的化身。

無論如何,有個泰洛斯的傳說提示了一點,就是泰洛斯是一個銅人,他把人抱在懷里跳進火中,把他們活活烤死。據說宙斯把他送給了歐羅巴 [希臘神話中腓尼基王阿革諾耳的女兒,被宙斯鐘愛,化作白牛將她劫到克里特島,後來生下了彌諾斯和拉達曼堤斯。彌諾斯後來成為克里特王。] ,或赫淮斯托斯 [希臘神話中宙斯和赫拉的兒子,火與鍛冶之神。]…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March 10, 2020 at 6:43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1)

那些在任期屆滿必須橫死的國王,一旦有了可請別人代死的愉快想法,很自然,他們必然付之實施;因此,我們發現,這種權宜的辦法或這種辦法的痕跡,在許多地方都很流行,就不足為怪了。

斯堪的納維亞的傳統,有一些線索表明,古代的瑞典國王只有為期九年的統治,然後他們或者被殺或者請人替死。據說瑞典國王奧恩或昂恩,一連幾天祭奠奧丁,後來神回答說,只要他每隔九年拿自己的一個兒子獻祭一回,他就可以活著。



他照神的說法獻祭了九個孩子,要不是瑞典人不允許他這麽做,他還會獻祭第十個,也就是最後一個孩子。…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2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0)

我是引用一個英國旅行者的敘述,他本人並沒有親眼看見他所描寫的大會,雖然他從遠處聽見了槍聲。幸好這些盛會和會上死亡人數的精確記錄,都保存在卡利卡特的皇家檔案中。

19世紀後半葉,W。洛根先生查閱了這些檔案,還得到在任國王的親自幫助。從他的著作中可以得到那種悲劇和場景的準確概念,直到1743年,那種悲劇和場景還依然延續,定期舉行。

卡利卡特國王將他的王冠和生命,押在戰斗結局上的那個節日,稱為“大祭禮”。

每十二年一次,這時木星在巨蟹宮中運行。歷時二十八日,至馬卡蘭月第八天結束。由於節日取決於木星在天空的位置,兩節之間的時間是十二年,大致是木星環繞太陽的周期,我們可以推定這顆輝煌的行星,大概(在特定意義上)…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2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9)

在前面描述的例子中,人民允許神王或祭司掌權,直到他出現身體外形的缺陷、健康衰退,或出現某種可見的老年跡象,從而提醒人們他已經不能再繼續履行神職的時候。

這類跡象出現以前,是不會將他處死的。不過有些民族,似乎認為連等到最小的衰弱跡象出現都不保險,寧可在國王還是年輕力壯的時候就把他殺掉。

因此,他們訂一個期限,超過期限他就不能統治,期限終結時,他必須死去,期限訂得很短,可保在此期限內他不可能身體衰老。在印度南部有些地方期限訂的是十二年。

據一個古代旅行家說,在基拉卡爾邦,“有一個異教徒的祈禱殿,里面有一尊他們很尊重的偶像,每十二年為他舉行一次大會。異教徒都到那里去,像參加歡樂的節日慶祝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18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8)

馬蒂安孚,是安哥拉內地的一個強大的國王或皇帝。

這個國家的較弱小的諸王之一卡拉,向葡萄牙探險隊講述了馬蒂安孚死的情況如下。他說:

“照慣例,我們的馬蒂安孚要麽是死於戰爭,要麽是死於非命,現在的這位馬蒂安孚,由於他的苛捐雜稅,活得夠久了,一定逃不了這最後的命運。當我們了解到這一點,並決定應該把他殺死時,我們就請他與我們的敵人作戰,這時我們都隨著他和他的家屬一起去打仗,我們犧牲了一些人。…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17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7)

像他們的創業人尼阿康本人一樣,每個希盧克王死後都建有神祠,接受禮拜,神祠設在他的墳墓上,國王的墳墓總是在他出生的村子里。國王的墓地神祠與尼阿康的相似,由幾個小屋圍上籬笆組成,有一個屋是建在國王墓上,其餘的由看守者居住。

尼阿康的神祠與國王神祠,確是沒有什麽不同,在所有神祠里舉行的宗教儀式形式都一樣,只在細節上略有差異。其不同點顯然是給予尼阿康神祠的尊嚴要大得多。國王的墓地神祠由一些老年的男人或婦女看管,數量與那些尼阿康神祠的保衛者相同。這些人通常是已故國王的寡妻或年老的男仆,他們死後就由他們的子孫接替職位。還有,國王墳地神祠里要用牲口上供,跟尼阿康神祠的祭祀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15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6)

柬埔寨神秘的火王和水王是不許自然死去的。因而他們二者中誰要是得了重病,長老們認為他不能康復,就將他刺死。我們已經談到過,剛果人認為如果他們的大祭司契托姆自然死去,世界就要毀滅,大地只是依靠他的能力和特長才得以維持下去。



遇此情況也會立即化為烏有。因此,在他生病可能要死的時候,原定繼承他職位的那個人,就帶一根繩子或一根棒子到他屋里去,將他勒死,或將他打死。

美羅伊的埃塞俄比亞人的國王都被尊為神;但是,只要祭司們高興,他們就差人到國王那里,命令他死去,並說這是神的旨諭,以作為他們發佈命令的依據。這種命令直到厄伽曼斯的統治之前諸王都是服從的,厄伽曼斯是埃及國王托勒米二世同時的人。厄伽曼斯受過希臘教育,使他從他本國人的迷信中解放出來,他敢於不顧祭司的命令,帶了一隊士兵走進黃金神殿,把祭司們都殺了。…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12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5)

殺死神王:神也死亡



人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神,人是要死的,他自然認為他的創造物也處於同樣可悲的境地。所以,格陵蘭人相信風能殺死他們最有力的神,神要是摸著狗也一定會死。

他們聽人說到基督教的上帝的時候,他們老是問他是否永遠不死,聽說上帝不死,他們很吃驚,並且說他必定真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神。

一位北美的印第安人回答道奇上校的詢問時說道:世界是大神創造的。問他指的是哪個大神,是善的還是惡的?“哦,都不是,”他回答道,“創造世界的大神早已死了。他不可能活這麽久。”菲律賓群島上有一個部落的人對西班牙的征服者說,創世主的墳墓就在卡布尼安山頂上。…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1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4)

東非的魏該亞人也有與此完全相同的風俗。卡維蘭多的賈-盧奧人,習俗與此略有不同,戰士們作戰回來後第三天剃頭,進村前必須在自己脖子上掛一只活的家禽,禽頭向上,然後斬斷禽首讓它繼續掛在戰士的脖子上。



回到家里,馬上給被殺者擺上祭宴,奠祭死者鬼魂, 求它不要苦苦相擾。在帕羅群島 [大洋洲加羅林群島中的一部分] ,男人們征戰歸來,凡殺死過敵人的、第一次外出征戰的年輕戰士以及參與過殺人的,都要閉居在同一議會場所。



成為禁忌不可接近的人,不得離開這所大屋,不得沐浴,不得接觸女人,不得食魚,只能吃椰子和糖漿。他們用施過符咒的樹葉擦拭身體,咀嚼詛咒過的葫醬葉。三天以後一起前往最接近殺人的現場沐浴。…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4, 2019 at 1:17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3)

新幾內亞的雅賓人相信,被殺者的鬼魂追逐殺害自己的人以求報復。因此,他們擊鼓呼噪來驅趕那些鬼魂。



斐濟人經常把人活埋,埋入以後, 便在夜間擊鼓吹螺極力喧噪,目的就是要嚇跑鬼魂,恐怕它還要返回自己的故居。為了使鬼魂不戀舊家,他們拆除屋內各種家具陳設,蓋上種種他們認為令人厭惡的東西。



美洲印第安人用酷刑折磨死囚犯以後,總是在當天晚上沿村怪聲喊叫,用棍子敲打家具、墻壁、屋頂,防止遭難者的鬼魂待在那里,報復所受的痛楚。



有一位旅行者說道:…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14, 2019 at 7:49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2)

禁忌的人:殺人者的禁忌



如果讀者仍然懷疑我們前面所談的行為規則,究竟是由於迷信的恐懼還是出於理智的考慮,那麽,你們一旦了解到這同類的規則在那些已經贏得勝利、 不再害怕活著的敵人的情況下,戰士們還必須更加嚴格遵行,那些懷疑也就一定消失了。



在這樣情況下,勝利者在勝利的時刻,還要受到很不方便的限制。其動機之一大概是害怕被殺者的憤怒的鬼魂。



而這種對於要復仇的鬼魂的恐懼,確實影響著殺人者的行為,這一點已經多次得到明顯的證實。對於神聖的酋長、悼亡者、產婦、…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 2019 at 9:4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1)

布賴布賴印第安人認為婦女分娩的汙染褻瀆比月經來潮更為嚴重。婦女感覺快要臨盆時,便告訴自己的丈夫,丈夫趕忙在偏僻無人的地方為她搭起一所小屋,讓她一人獨自居住,除了她母親和另外一位婦人外,不得同任何人說話。



待她分娩以後,由巫醫為她禳除不潔,在她身上吹氣,還放上隨便一個什麽小動物。即使這樣做了,也只是將她的不潔程度減低到相當於月經來潮時那樣,而在陰曆整整一個月內,她必須跟原來同屋的人分居,在飲食方面也必須遵守月經期間的那些規矩。



假如她流產了或產下的是個死胎,那麽她的情況就更糟,她的汙穢不潔就更加嚴重了。…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 2019 at 9:4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0)

禁忌的人:婦女月經和分娩期間的禁忌

一般地講,我們可以說禁止使用某些人(無論其人是神聖的,還是所謂汙穢不潔的) 用過的器皿和服裝等物,以及違反這一禁忌的嚴重後果,都完全一樣。

就像有神性的酋長接觸過的服裝會使後來拿它的人死去一樣,那些被月經期中婦女觸摸過的東西也會致人死亡。一個澳大利亞的黑人發現他妻子月經期間躺在他的毯子上,便殺了他的妻子,他自己在半個月內也因害怕而死了。

因此,澳大利亞的婦女在月經期間不許接觸男人用的東西,甚至不得走在男人們經常走過的道路上,否則就要死亡。在分娩期間,也得隔離,期滿以後,所用器皿全部銷毀。…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October 30, 2019 at 12:45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9)

不列顛哥倫比亞的舒什瓦普人中,新死了丈夫或妻子的寡婦鰥夫必須離人獨居,不得用手觸及自己的身首,所用杯盞和烹飪器皿別人都不得使用。他們必須在溪流附近搭起一座汗浴小室,整夜躺在那里出汗,經常洗浴,浴後必須用雲杉樹枝揩擦身體。



這些樹枝只能使用一次,用後便插在小屋四周的地上。任何獵人不得走近這些悼亡人,如果這樣,便會帶來不幸。如果這些悼亡人影子落在誰的身上,誰便要立刻得病。



他們用帶刺的灌木作床和枕頭,為了使死者的鬼魂不得接近;同時他們還把臥鋪四周也都放了帶刺灌木。這種防犯做法明顯地表明,使得這些悼亡人與一般人隔絕的究竟是什麽樣的鬼魂的危險了。



其實只不過是害怕那依戀他們不肯離去的死者鬼魂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October 26, 2019 at 8:5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8)

新西蘭的土人對於酋長神性的敬畏,至少同通加人一樣。酋長具有鬼神的能力,是從其祖先繼承來的,凡他所觸及的一切東西都可沾染,人若漫不經心地無意中觸動了它,便會突然死亡。



例如,有一次,一位具有廣大神性的高級酋長吃剩下的食物留在路旁,一個健壯的奴隸路過那里,肚子餓了,不問緣由拿了就吃。他正在吃著,旁邊一個人見了嚇得呆了,連忙告訴他說那是酋長吃剩的飯食。“我熟識這個不幸犯了錯誤的人。他是出名勇敢的人,在本族歷次戰斗中表現非常突出”,可是“一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他馬上就感到腹內絞腸刮肚似的劇疼不已,到當天太陽快下山的時候便死了。



他是個結實的人,年輕力壯,假如哪個歐洲自由思想者說此人不是死於酋長的‘大普’(神力)…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43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7)

禁忌的行為:禁忌露出面孔…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4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6)

既然為了人民尚且采取上述那些預防措施免受他鄉異國之人的危害,那麽,為保護國王免受類似的危害而采取某些特殊措施,就不足為奇了。中世紀時,凡朝見韃靼可汗的外國使節,必先從兩堆火間走過,所帶禮物也要如此。規定這種儀禮的理由是火能煉除外來人可能謀害可汗的任何魔法。



剛果河流域巴什蘭格最強大的酋長卡蘭巴,在第一次接見屬下的酋長及其隨行人員,或叛變之後再來臣服的人時,規定這些人,男女一起,都得連續兩天在兩條溪流中洗浴,並在市場露宿兩夜。在第二次洗浴之後,全都裸體進入卡蘭巴的宮邸,由他在每人胸部和前額作一長長的白色印記。然後回到市場,穿上服裝,再接受下一道痛苦考驗。辦法是在每人兩眼里撒下胡椒末,其人疼痛難熬,就得交代自己的一切罪過,回答詢問的一切問題,並且立誓以示忠誠。做完這一切之後,這些人才得在城里居住。

 …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36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5)

禁忌的行為:禁忌同陌生人交往…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33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4)

我們還可以解釋下面這種廣泛流行的風俗:凡家中死了人的人家,全家所有的鏡子都要蒙蓋起來,或者把鏡面轉向墻壁。這是由於害怕人的靈魂被照出軀殼映在鏡中,而被死者的魂魄帶走,因為人剛死後,其魂魄還要在家中一直留連到殯葬之後。這跟阿魯人 [新幾內亞西南阿魯群島上的土人] 的風俗完全相同。



阿魯人的風俗,不在剛死了人的屋里睡覺,害怕夢中靈魂出體,遇到死者的鬼魂而被帶走。為什麽病人不照鏡子,為什麽病人住的房里,鏡子全都蒙蓋起來,其原因也就都很清楚了。人在病中,靈魂極易出竅漫遊,被鏡子照出身影,更容易使靈魂離體,那是很危險的。這條規定跟有些人不讓病人睡覺的規定完全相像。因為夢中靈魂總要離開身軀的,所以總有回不來的危險。…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3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3)

安波德娜 [摩鹿加群島的小島] 和烏里亞斯 [東印度島嶼] 是赤道附近的兩個島嶼,那里每天中午太陽必然很少或者根本照不出人影。當地居民訂出一條規律:在日中時不要走出屋外,因為他們以為誰要是這樣做了,就會失去他的靈魂的影子。



芒艾亞島 [南太平洋庫克群島的一個島嶼] 上土人中流傳著一個非凡勇士圖凱達瓦的故事。據說他身上的力氣隨其影子的短長而消長:每天早上當他的身影最長時,他身上的力氣也最大;當太陽近午,他的身影漸短時,他身上的力氣也開始減退;當天氣正午時,他身上的力氣減到最低限度;到了下午他的影子又逐漸拉長,他身上的力氣也隨之恢復。有一位英雄發現了這一秘密,便在中午時把他殺了。馬來半島的貝錫西斯土人不敢在中午時候埋葬死人,因為恐怕那時他們的影子最短,將產生交感作用從而縮短他們的壽命。…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2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