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rut Alhabib's Blog (91)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6)

柬埔寨神秘的火王和水王是不許自然死去的。因而他們二者中誰要是得了重病,長老們認為他不能康復,就將他刺死。我們已經談到過,剛果人認為如果他們的大祭司契托姆自然死去,世界就要毀滅,大地只是依靠他的能力和特長才得以維持下去。



遇此情況也會立即化為烏有。因此,在他生病可能要死的時候,原定繼承他職位的那個人,就帶一根繩子或一根棒子到他屋里去,將他勒死,或將他打死。

美羅伊的埃塞俄比亞人的國王都被尊為神;但是,只要祭司們高興,他們就差人到國王那里,命令他死去,並說這是神的旨諭,以作為他們發佈命令的依據。這種命令直到厄伽曼斯的統治之前諸王都是服從的,厄伽曼斯是埃及國王托勒米二世同時的人。厄伽曼斯受過希臘教育,使他從他本國人的迷信中解放出來,他敢於不顧祭司的命令,帶了一隊士兵走進黃金神殿,把祭司們都殺了。…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12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5)

殺死神王:神也死亡



人按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了神,人是要死的,他自然認為他的創造物也處於同樣可悲的境地。所以,格陵蘭人相信風能殺死他們最有力的神,神要是摸著狗也一定會死。

他們聽人說到基督教的上帝的時候,他們老是問他是否永遠不死,聽說上帝不死,他們很吃驚,並且說他必定真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神。

一位北美的印第安人回答道奇上校的詢問時說道:世界是大神創造的。問他指的是哪個大神,是善的還是惡的?“哦,都不是,”他回答道,“創造世界的大神早已死了。他不可能活這麽久。”菲律賓群島上有一個部落的人對西班牙的征服者說,創世主的墳墓就在卡布尼安山頂上。…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8, 2019 at 4:1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4)

東非的魏該亞人也有與此完全相同的風俗。卡維蘭多的賈-盧奧人,習俗與此略有不同,戰士們作戰回來後第三天剃頭,進村前必須在自己脖子上掛一只活的家禽,禽頭向上,然後斬斷禽首讓它繼續掛在戰士的脖子上。



回到家里,馬上給被殺者擺上祭宴,奠祭死者鬼魂, 求它不要苦苦相擾。在帕羅群島 [大洋洲加羅林群島中的一部分] ,男人們征戰歸來,凡殺死過敵人的、第一次外出征戰的年輕戰士以及參與過殺人的,都要閉居在同一議會場所。



成為禁忌不可接近的人,不得離開這所大屋,不得沐浴,不得接觸女人,不得食魚,只能吃椰子和糖漿。他們用施過符咒的樹葉擦拭身體,咀嚼詛咒過的葫醬葉。三天以後一起前往最接近殺人的現場沐浴。…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4, 2019 at 1:17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3)

新幾內亞的雅賓人相信,被殺者的鬼魂追逐殺害自己的人以求報復。因此,他們擊鼓呼噪來驅趕那些鬼魂。



斐濟人經常把人活埋,埋入以後, 便在夜間擊鼓吹螺極力喧噪,目的就是要嚇跑鬼魂,恐怕它還要返回自己的故居。為了使鬼魂不戀舊家,他們拆除屋內各種家具陳設,蓋上種種他們認為令人厭惡的東西。



美洲印第安人用酷刑折磨死囚犯以後,總是在當天晚上沿村怪聲喊叫,用棍子敲打家具、墻壁、屋頂,防止遭難者的鬼魂待在那里,報復所受的痛楚。



有一位旅行者說道:…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14, 2019 at 7:49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2)

禁忌的人:殺人者的禁忌



如果讀者仍然懷疑我們前面所談的行為規則,究竟是由於迷信的恐懼還是出於理智的考慮,那麽,你們一旦了解到這同類的規則在那些已經贏得勝利、 不再害怕活著的敵人的情況下,戰士們還必須更加嚴格遵行,那些懷疑也就一定消失了。



在這樣情況下,勝利者在勝利的時刻,還要受到很不方便的限制。其動機之一大概是害怕被殺者的憤怒的鬼魂。



而這種對於要復仇的鬼魂的恐懼,確實影響著殺人者的行為,這一點已經多次得到明顯的證實。對於神聖的酋長、悼亡者、產婦、…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 2019 at 9:4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1)

布賴布賴印第安人認為婦女分娩的汙染褻瀆比月經來潮更為嚴重。婦女感覺快要臨盆時,便告訴自己的丈夫,丈夫趕忙在偏僻無人的地方為她搭起一所小屋,讓她一人獨自居住,除了她母親和另外一位婦人外,不得同任何人說話。



待她分娩以後,由巫醫為她禳除不潔,在她身上吹氣,還放上隨便一個什麽小動物。即使這樣做了,也只是將她的不潔程度減低到相當於月經來潮時那樣,而在陰曆整整一個月內,她必須跟原來同屋的人分居,在飲食方面也必須遵守月經期間的那些規矩。



假如她流產了或產下的是個死胎,那麽她的情況就更糟,她的汙穢不潔就更加嚴重了。…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November 2, 2019 at 9:4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30)

禁忌的人:婦女月經和分娩期間的禁忌

一般地講,我們可以說禁止使用某些人(無論其人是神聖的,還是所謂汙穢不潔的) 用過的器皿和服裝等物,以及違反這一禁忌的嚴重後果,都完全一樣。

就像有神性的酋長接觸過的服裝會使後來拿它的人死去一樣,那些被月經期中婦女觸摸過的東西也會致人死亡。一個澳大利亞的黑人發現他妻子月經期間躺在他的毯子上,便殺了他的妻子,他自己在半個月內也因害怕而死了。

因此,澳大利亞的婦女在月經期間不許接觸男人用的東西,甚至不得走在男人們經常走過的道路上,否則就要死亡。在分娩期間,也得隔離,期滿以後,所用器皿全部銷毀。…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October 30, 2019 at 12:45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9)

不列顛哥倫比亞的舒什瓦普人中,新死了丈夫或妻子的寡婦鰥夫必須離人獨居,不得用手觸及自己的身首,所用杯盞和烹飪器皿別人都不得使用。他們必須在溪流附近搭起一座汗浴小室,整夜躺在那里出汗,經常洗浴,浴後必須用雲杉樹枝揩擦身體。



這些樹枝只能使用一次,用後便插在小屋四周的地上。任何獵人不得走近這些悼亡人,如果這樣,便會帶來不幸。如果這些悼亡人影子落在誰的身上,誰便要立刻得病。



他們用帶刺的灌木作床和枕頭,為了使死者的鬼魂不得接近;同時他們還把臥鋪四周也都放了帶刺灌木。這種防犯做法明顯地表明,使得這些悼亡人與一般人隔絕的究竟是什麽樣的鬼魂的危險了。



其實只不過是害怕那依戀他們不肯離去的死者鬼魂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October 26, 2019 at 8:5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8)

新西蘭的土人對於酋長神性的敬畏,至少同通加人一樣。酋長具有鬼神的能力,是從其祖先繼承來的,凡他所觸及的一切東西都可沾染,人若漫不經心地無意中觸動了它,便會突然死亡。



例如,有一次,一位具有廣大神性的高級酋長吃剩下的食物留在路旁,一個健壯的奴隸路過那里,肚子餓了,不問緣由拿了就吃。他正在吃著,旁邊一個人見了嚇得呆了,連忙告訴他說那是酋長吃剩的飯食。“我熟識這個不幸犯了錯誤的人。他是出名勇敢的人,在本族歷次戰斗中表現非常突出”,可是“一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他馬上就感到腹內絞腸刮肚似的劇疼不已,到當天太陽快下山的時候便死了。



他是個結實的人,年輕力壯,假如哪個歐洲自由思想者說此人不是死於酋長的‘大普’(神力)…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43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7)

禁忌的行為:禁忌露出面孔…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4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6)

既然為了人民尚且采取上述那些預防措施免受他鄉異國之人的危害,那麽,為保護國王免受類似的危害而采取某些特殊措施,就不足為奇了。中世紀時,凡朝見韃靼可汗的外國使節,必先從兩堆火間走過,所帶禮物也要如此。規定這種儀禮的理由是火能煉除外來人可能謀害可汗的任何魔法。



剛果河流域巴什蘭格最強大的酋長卡蘭巴,在第一次接見屬下的酋長及其隨行人員,或叛變之後再來臣服的人時,規定這些人,男女一起,都得連續兩天在兩條溪流中洗浴,並在市場露宿兩夜。在第二次洗浴之後,全都裸體進入卡蘭巴的宮邸,由他在每人胸部和前額作一長長的白色印記。然後回到市場,穿上服裝,再接受下一道痛苦考驗。辦法是在每人兩眼里撒下胡椒末,其人疼痛難熬,就得交代自己的一切罪過,回答詢問的一切問題,並且立誓以示忠誠。做完這一切之後,這些人才得在城里居住。

 …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36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5)

禁忌的行為:禁忌同陌生人交往…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33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4)

我們還可以解釋下面這種廣泛流行的風俗:凡家中死了人的人家,全家所有的鏡子都要蒙蓋起來,或者把鏡面轉向墻壁。這是由於害怕人的靈魂被照出軀殼映在鏡中,而被死者的魂魄帶走,因為人剛死後,其魂魄還要在家中一直留連到殯葬之後。這跟阿魯人 [新幾內亞西南阿魯群島上的土人] 的風俗完全相同。



阿魯人的風俗,不在剛死了人的屋里睡覺,害怕夢中靈魂出體,遇到死者的鬼魂而被帶走。為什麽病人不照鏡子,為什麽病人住的房里,鏡子全都蒙蓋起來,其原因也就都很清楚了。人在病中,靈魂極易出竅漫遊,被鏡子照出身影,更容易使靈魂離體,那是很危險的。這條規定跟有些人不讓病人睡覺的規定完全相像。因為夢中靈魂總要離開身軀的,所以總有回不來的危險。…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3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3)

安波德娜 [摩鹿加群島的小島] 和烏里亞斯 [東印度島嶼] 是赤道附近的兩個島嶼,那里每天中午太陽必然很少或者根本照不出人影。當地居民訂出一條規律:在日中時不要走出屋外,因為他們以為誰要是這樣做了,就會失去他的靈魂的影子。



芒艾亞島 [南太平洋庫克群島的一個島嶼] 上土人中流傳著一個非凡勇士圖凱達瓦的故事。據說他身上的力氣隨其影子的短長而消長:每天早上當他的身影最長時,他身上的力氣也最大;當太陽近午,他的身影漸短時,他身上的力氣也開始減退;當天氣正午時,他身上的力氣減到最低限度;到了下午他的影子又逐漸拉長,他身上的力氣也隨之恢復。有一位英雄發現了這一秘密,便在中午時把他殺了。馬來半島的貝錫西斯土人不敢在中午時候埋葬死人,因為恐怕那時他們的影子最短,將產生交感作用從而縮短他們的壽命。…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29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2)

靈魂的危險:靈魂是人的影子和映像

上面我列舉的那些精神上的危險,並不是使未開化人們唯一感到困惑的東西。未開化的人們常常把自己的影子或映像當作自己的靈魂,或者不管怎樣也是自己生命的重要部分,因而它也必然是對自己產生危險的一個根源,如果踩著了它,打著了它,或刺傷了它,就會像是真的發生在他身上一樣使他感到受了傷害,如果它完全脫離了他的身體(他相信這是可能的) ,他的生命就得死亡。



韋塔島 [在印尼之東,葡屬帝汶之北,新幾內亞與西里伯斯之間。] 上有許多巫師能夠用矛刺傷或者用劍砍傷人影而使人致病。



傳說,商羯羅 [約788~820,印度吠檀多派哲學家,婆羅門教改革家,曾經遍遊印度各地,進行傳教活動。]…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26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1)

也許世界上沒有任何地方能夠比得上馬來半島那里巫師誘捉人們靈魂的高超完美藝術。他們采用的方法多種多樣,動機也是多種多樣,有時企圖毀滅一個敵人,有時想要贏得一位嬌羞冷漠美人的愛情。



這里舉一個有關後者的事例。巫師想要叫哪位女郎發狂,就攝住她的靈魂,他的做法如下:月亮剛剛從東方地平線上升起,看上去像一團紅球似的,這時候走到屋外,站在月亮下,右腳大趾放在左腳大趾上,右手握作話筒形放在嘴唇邊,朗朗念誦下面這些話:



我張弓射箭。

一箭射出,月色昏暗;

二箭射出,太陽無光;

三箭射出,星星躲藏。…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21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20)

有時失去的靈魂也以可見的形體被送回來。俄勒岡 [美國的俄勒岡] 的薩利什或叫弗拉塞德印第安人,相信人的靈魂可以在一段時間內離開人體而不造成其人死亡,也不為其本人所察覺。不過,必須盡快找回亡失的靈魂復返本體,否則其人早晚必將死亡。



巫師夢中可以獲知失魂者的姓名,便連忙通知失魂者。通常總是有好些人同時出現這種遭遇;他們的名字都在巫師夢中顯現,大家都來請這位術士幫助招魂。這些失魂喪魄的人在村里挨門逐戶地走來走去,又歌又舞,徹夜不眠。第二天拂曉,走進一家孤獨的門窗緊閉的小屋,屋內漆黑不見五指。然後在屋頂捅開一個小小窟窿,術士手拿一根羽毛撣帚,從小洞往屋內掃進許多小塊的碎骨之類的東西,屋內有一張席子接著,那些散失的靈魂就是附在這些碎骨之類的東西上面一起被掃了進來。



這時屋內點起了燈火,巫師便開始在火光下分別揀出掃進來的那些魂魄。他首先揀出死人的鬼魂放在一邊(每次總有幾個這樣的死人鬼魂,如果巫師把死人的鬼魂放進了活人體內,這個活人就會馬上死亡)…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19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9)

印度人中有這樣一個傳說故事:有一位國王,靈魂誤入一個婆羅門死者的身軀;國王的身軀則被一個駝背人的靈魂占據了。於是這個駝背人成了國王,國王則成了那個婆羅門。後來有人引誘這個駝背人顯示本領,把他的靈魂引入一個死了的鸚鵡體內,這時,那國王的靈魂便乘機重新返回了自己的體內。



馬來人中也有類似的故事,不過具體情節略有不同而已。有位國王的靈魂不慎誤入一個猴子的體內,一位大臣機智地把自己的靈魂鑽進國王的體內,從而占有了王后和王位,那真正的國王卻在猴子的外形下在宮廷里受折磨。有一天那假國王觀看公羊抵角並且還下了很大賭注,不料他下賭金的那頭羊斗敗身亡了,用盡了各種辦法都不能使死羊復生,假王出於運動員競賽中特具的本能,使自己的靈魂進入了死羊體內,那羊終於復活了。那真國王的靈魂在猴子體內發現了自己時機的到來,急中生智,立即撲進自己的體內,重新佔有了自己的身體,那個篡位者的靈魂在公羊體內得到了應得的被屠宰的下場。…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10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8)

人在睡眠時,靈魂離開身體,有其危險性。因為萬一靈魂被阻長久不得返回體內,則此人必將因失去靈魂而死亡。日耳曼人相信人睡熟後,靈魂以白老鼠或小雞的形態離開了,如果不讓它再回此人體內,此人便有送命的危險。



在特蘭西瓦尼亞 [中羅馬尼亞高原地區] 人們說小孩子睡覺時不能嘴巴張開著,否則孩子的靈魂就會以耗子的形狀溜出來,孩子就永遠不會再醒了。



人睡著了靈魂被羈不得回來,其原因很多。例如,這人的靈魂可能遭遇另一睡眠中人的靈魂,這兩個靈魂可能會打起來。有一個幾內亞黑人早上醒來筋骨酸痛,便以為是夜里睡夢中被別人的靈魂打了。也可能是遇見一個新死者的靈魂,被他強行帶走。



在阿魯群島 [在新幾內亞西南阿拉富拉海上]…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1:56pm — No Comments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7)

菲律賓群島的巴戈波人給病人的手腕或腳踝戴上銅絲套環,也是為了這同樣的目的。另一方面,南美的伊多拉瑪人蒙住臨死的人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以防其靈魂離開身體並把別的靈魂也帶走了。



出於同樣的理由,尼亞斯人害怕新亡人的靈魂,他們檢查呼吸,驗證死亡,堵塞死者的鼻孔,綁住死者的上下顎,想法使其飄遊的靈魂仍舊寄居於塵世的軀殼之內。



澳大利亞的瓦克爾布拉人在離開死人屍體時,總要在他耳邊放上一些燃燒著的煤塊,目的是使死者靈魂留在體內不得馬上出來,等到他們走得遠了再出來也追不上他們了。在南西里伯斯 [印度尼西亞的島嶼,在婆羅洲之東。]…

Continue

Added by Bayrut Alhabib on February 10, 2019 at 1:5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