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影庫
  • Female
  • Jurong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微影庫'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Taklamakan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水牆 繪
  • Tata Na
  • thé l'après-midi
  • Pabango
  • 文創 庫
  • 客家 庫
  • 文學 庫
  • 思潮 庫
  • 旅遊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微影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微影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9)

著名的張騫出使西域,是前後兩次。兩次使命內容相同,都為了打擊匈奴;不同的是,第二次是要與伊犁河流域的烏孫人結成聯盟。 (字幕: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時間為公元前119年—公元前115年) 張騫到達烏孫國,卻趕上烏孫人發生內訌,這一次目的仍然沒有達到。他卻利用這個機會,與西域和中亞諸國,廣結友好,並建立了官方互通使節的關系。張騫為人精力旺盛,寬容大度,信任他人,故此所到之處,都受到喜愛與歡迎。他是中國歷史上對外邦交最富才華與魅力的外交家之一。 (莫高窟第323窟壁畫《張騫出使西域》) 兩次出使雖然沒有達到最初目的,卻獲得最好的結果。沒有人比張騫更善於利用這兩次機會。漢王朝與西域的通好,不僅孤立了匈奴,而且建立了漢王朝與域外廣泛的經濟文化的聯系。張騫的西行,還獲得了西域與中亞的社會、經濟、風物、地理與交通的大量信息,為漢王朝對外交流貢獻巨大,也對漢武帝開發大西北起到重大作用。公元前111年,漢武帝設置河西四郡。 (敦煌、酒泉、張掖和武威) 漢武帝還在河西走廊的咽喉要地敦煌,通往西域的南北兩道的道口上,分設了陽關和玉門關。 (陽關和玉門關的景象)…See More
Dec 4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8)

在希臘羅馬之前,與東方文明交往的西方民族是埃及。埃及文明的許多細節,都與中國驚人地相似乃至相同。這些過於遙遠的歷史早已失去記憶,究竟誰影響的誰,已經無從考證了,(木乃伊頭上的絲綢。人身獸面的形象。卍字。空筱。墓葬方式等)人類最初的謎與最終的謎一樣,都是永無答案的,然而,從中國歷史來看,在中西交流中,中國人一開始就是主動的,不單是主動的輸送,更是主動的索取,月黑風高的夜晚,一個矮短精瘦的竊賊鑽進黑黝黝的墓室里,點燃竹片照明,他將珍寶塞入袋中,卻把大量寫滿字跡的竹簡丟棄在地。 (字幕:公元281年,河南汲縣戰國魏襄王墓) 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盜墓案。這個名叫不準的小賊,萬萬沒有想到被他丟棄的足足裝滿十大車的竹簡,其珍貴遠非他盜走的那些寶物可比。竹簡上記載著歷史上第一位西行的國王—周穆王。 (畫面:古籍《穆天子傳》。字幕:周穆王,西周第五代國王。在位於公元前1001年—前947年)…See More
Nov 22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7)

馱運貨物的駱駝,改換成馱運貨物的白象,再換用馬匹,又換上船只……(莫高窟中相關的壁畫)另一方面,充當中間商人的塞人、帕爾特人,為了不失去利益巨大的絲綢轉手貿易,也在極力設法阻撓中國與羅馬直接接觸。為此在很長時間里,羅馬人認為中國的絲綢是長在樹上的;在中國人的書里,羅馬人身材高大,五官端正,長得和自己很相像,所以稱羅馬為“大秦”;中國人甚至以為羅馬人也善於種植桑樹和養蠶。事實上直到7世紀,中國人制造絲綢的秘密才傳到意大利南端的西西里。西方人太想知道絲綢是如何制造的了。所以一直流傳著一個故事,說一位嫁到于闐的公主,偷偷把蠶放在自己的帽子里,躲過嚴格的檢查。養蠶造絲的秘密才被西方獲知。兩個相互觸摸不到的國家,只有用美麗的想像與彩色的神話去連接對方了,(于闐出土的彩繪木版畫《養蠶西漸傳說圖》)光彩照人的絲綢和漫長艱辛的絲綢之路,則像神奇的帶子,把它們牢牢地系在一起。在公元前後,西方和東方,各有一次機會,可以相互邂逅。對於西方,是公元前4世紀。馬其頓帝國亞歷山大東征時,曾經一直打到阿富汗阿姆河上遊葉赫什河旁的霍閘,部將尼亞科斯和奧尼希克里特得到了一個極富有誘惑力的信息,那便是再往東挺進,就要抵達…See More
Nov 21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6)

樂的靈光一只手垂下來,從絕無人跡大漠的沙礫里,摳出一件小小的、湛綠色的古物。一枚漢五銖錢幣。一種令人驚異莫解的感覺。(字幕:陽關,古董灘)在這里幾乎隨手可以撿到古陶片、古錢幣、紡輪、箭簇、石器、車馬飾,甚至更稀罕的遙遠年代的遺物。尤其大風過後,這些古物會暴露出來。還有一處處清晰可見的千年以上的房基屋礎……先不要問這里曾是何地。走出這中古時代的西部邊塞敦煌,到處可以看到傾圮的荒城,被黃沙紅柳埋沒的村落,以及幾乎消沒於地面的漢長城……(鎖陽城、石包城、大方盤城、古塞城、六工城、肖家故城、壽昌故城、漢長城等)兩千年前的烽燧墩,殘破敗落,卻依舊一個個兀自聳立在大漠上。黑黑的歷史陰影躺在它們的身旁。那些用於燃放烽火的苣和積薪,歷經十余個朝代,猶然完好地遺存。然而,它們在防禦誰呢?誰來侵犯?敵人又在哪里?大漠無人,下無鼠兔,上無飛鳥,更無聲音。渥窪地大片大片的水,美麗而寂寞。這里一定有過兵家必爭的險要,王權必奪的繁華。(烽燧墩旁遺棄的大量箭鏃)沒有人回答你,你陷入了又空又大的迷惑里。一條長長的路出現了。它從天邊而來,到天邊而去。在這人跡罕至的戈壁灘上,哪來的這條路。無疑是久已廢棄不用的古道。它又是…See More
Nov 17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5)

1914年,斯坦因再次來到莫高窟。他的中文秘書換了一位嚴肅而缺乏活力的姓李的師爺。他們在下寺找到了王道士。王道士表現得友好卻又抱歉不已—他的抱歉是由於害怕。他已經不能像1907年那樣讓我參觀全部寶藏了。伯希和走後的一年,北京下令交出剩余的東西。王道士和其他寺院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補償,全在層層上交時被搶走了。然而老練的斯坦因終於設法從王道士的嘴里得知另一個秘密—當上交北京的命令下達時,王道士偷偷私藏一小部分作為紀念。這樣,我從中又獲得四大箱文書。當然我還是需要一陣討價還價,盡管很不幸—沒有蔣孝畹的幫助—最終我還是成功了……斯坦因告別王道士,從絲綢之路北道的吐魯番一路西行,伴隨著不間斷的發掘古物,不停歇地給他的駱駝增加負重。斯坦因在剝落壁畫。克孜爾千佛洞。斯坦因把精美的壁畫裝入木箱。吐魯番吐峪溝。斯坦因從乾屍上割取美麗的絲綢。阿斯塔那墓墳場。穿過荒無人煙的沙漠,穿過空無一物的山谷,穿過死去的歷史的寂寞,穿過肆虐的沙暴。1915年當斯坦因取道喀什走出中國時,45頭重載駱駝滿載著141箱中國古物,排成長長的一隊。遠看就像沙漠上的一列火車。其中一頭駱駝,背上那四個古怪的大木箱裝的就是敦煌文獻。鏡頭…See More
Nov 3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4)

1907年6月13日,斯坦因的運輸隊啟程。然而,四個月後的深夜,這支運輸隊的人員又潛回到莫高窟—我沒有猶豫,而是再鼓起勁兒來進行莫高窟秘藏物的工作。我們上一次的秘密沒人知道,所以通過一個可信人與王道士聯系之後立即得到了應允。為了避免人們的懷疑,我只得離開現場,委托我永遠熱心的秘書去完成……一個寂靜之夜,我的人又出現在寺院附近。230捆手稿,是好心的道士被勸誘放棄的……這一次沒有斯坦因在場,是兩個中國人合作完成的。山谷寂靜得有些緊張。宕泉的流水聲遮掩了車輪和馬蹄聲響。約十六個月後,當這所有裝滿手稿的箱子和包扎好的繪畫放在倫敦博物館時,我才真正寬慰地舒一口氣。一雙有毛的大手從打開的箱子里,小心地取出一幅華美精絕的絹本繪畫。斯坦因走出莫高窟的密室之後,那已不再是密室。漸漸人們稱它為藏經洞,而把藏經洞內的經卷文書,稱作“敦煌遺書”。第二個來到藏經洞的是法國人伯希和。他於1906年8月才到達西域(中國新疆),那時不少古跡早已留下西方探險家們的足跡。然而,他在這里所獲得的驚人成功,連本國考古界也十分嫉妒。他是個有超人稟賦的語言學家,精通十三種語言;又是著名漢學家沙畹的門生,能說出一口流利的華語。逞…See More
Oct 27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3)

當斯坦因得知王道士信奉不畏險阻、取來真經的唐僧玄奘時,他忽然像獲得到靈感那樣,立即找到打開障礙的缺口。他向王道士表白—我是怎樣從印度追隨著他(玄奘)的足跡,跋涉萬里,越過渺無人跡的高山與荒漠,訪問了許多必須付出千辛萬苦才能到達的玄奘朝拜過的寺院……我本能地感覺到一種可依賴的關系在我們之間建立起來。斯坦因的計謀發生效力。當晚,斯坦因扎營在寺外樹林里小帳篷的門簾突然掀開,蔣孝畹鑽了進來。他滿臉的喜悅便是一種勝利的喜訊;暖爐里炭火的光把他的臉頰照得明亮生輝;他彎腰從寬松的黑袍子里拿出一卷古老的中文經帙。這是王道士從密室里拿出來交給他的。這些卷子古雅的形制和歷經滄桑的氣息十分迷人。和那個石室一樣幽閉禁守著的王道士,變得鬆動了。斯坦因感到他和那密室的距離已經大大縮短。更加奇異莫解的事情出現了。蔣孝畹發現,王道士交給他的這個古老的卷子,竟是當年玄奘本人從印度帶回來的佛經,而且是玄奘翻譯的!這種巧合只能被解釋為一種天意。盡管這天意對於中國人來說是一種災難……斯坦因覺得他真的得到了神助。王道士更是感到這是玄奘的在天之靈的一種暗示。只能順從而不能違抗。很快,密室入口堵塞的磚塊被拆除了。對於斯坦因來說,這…See More
Oct 18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2)

(王道士鑽入密室竊取文書經卷的畫面)斯坦因趕到莫高窟,不巧王道士化緣去了。當他第一眼看到大漠上這數百個洞窟燦爛奇異的壁畫,頓時被驚呆了。任何一個人初次接觸莫高窟壁畫,都會受到這樣強烈的震動。藝術史家米爾德里德·凱布爾止不住心中的激動,贊美它是“沙漠中一個偉大的美術館”!這里的壁畫—中國審美之強烈,印度河流域藝術精神之優雅,西域文明之絢爛雄健,兼而有之;比斯坦因先前在新疆看到的任何石窟藝術都更加壯麗與神奇了。然而,對斯坦因更有吸引力的還是遠遠那間在三層樓閣下的藏寶的密室。從王道士居住的下寺的院中擡起頭來,透過稀疏的樹隙還能看見那緊鎖的門。(從下寺望第16號窟)幸運的斯坦因從一個小和尚手里看到一件密室藏品。這是一件長達十五碼的古代手稿長卷,極為精美,又保存得相當完好。這更堅定了斯坦因非要把他那頑強的腦袋伸進密室徹底看個清楚的決心。他必須耐心等待王道士歸來。在這段時間里,他正好可以進行原計劃中的工作。沿著荒廢了的漢長城的烽燧線,去翻檢歷史遺落在戈壁大漠上的一個個垃圾堆。考古學把垃圾堆稱作灰層或文化層。斯坦因是發掘灰層的行家。他幾乎從每一個灰層里都找到了遠在紀元初的珍貴文物。但是這比起一個月後…See More
Oct 12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1)

片頭在曠古空靈的音響中,依次出現如下畫面—古埃及的金字塔、獅身人面像、盧克索神廟,希臘阿波羅神殿、雅典衛城,羅馬的科洛西姆鬥獸場,隨後是新巴比倫伊什塔爾城,美索不達米亞的吉庫拉塔,波斯波利斯宮殿,印度桑奇大塔,中國的長城、兵馬俑、故宮……伴隨畫面和音響的述說:在人類絢麗多姿、異彩紛呈的歷史創造中,有四種文化范圍最廣、自成體系、光芒四射,它們是希臘文化、伊斯蘭文化、印度文化和中國文化;而這四種文化曾經在一個地方迷人地交匯過,並被最燦爛地表現出來,這個地方就是中國的文化聖地—敦煌。畫面推出敦煌莫高窟的壯美景象。奏出鼓樂齊鳴的主題曲。在一陣陣風沙掩過和一幅幅精美壁畫的重現中,出現片頭字幕。字幕襯底的黃沙,被風吹成不同的波浪狀的圖案。一個西方探險家的筆記一支蘸水鋼筆用英文在硬皮本上快速寫著。時而停下來,似在思考,然後蘸過墨水繼續寫。順序現出如下字幕:(《中國沙漠上的廢墟》又譯《沙埋契丹廢墟記》作者〈英〉斯坦因)1907年初春寒風夾帶著細沙在敦煌城鎮空曠的街頭吹蕩—敦煌以刺骨的寒風歡迎我們……(本集凡此種楷體字,皆為英文字幕。這是斯坦因筆記的內容)一個矮小結實的外國人和一位纖瘦的中國文人。在迷霧…See More
Sep 2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再版序言 關於敦煌的寫作

世界上有兩種寫作,一種是你要為它付出,為它嘔心瀝血,為它抽空了自己;另一種你卻從寫作中得到收獲,你愈寫愈充實,甚至會感到自己一時的博大與沈甸甸。這後一種感受分外強烈地體現在我關於敦煌的寫作中。九十年代中期,應中央電視臺之邀,寫一部有關敦煌的史詩性巨片的文學本《人類的敦煌》。大約整整一年,我一邊縱入茫茫的戈壁大漠,一邊鑽進中古時代浩繁的卷帙中。我如入迷途般的身陷在這無邊無際的歷史文化的空間里,到處是高山峻嶺,需要攀登;到處煙霧迷漫,必須破解,而每邁出一步都如同進入一片嶄新的天地。漸漸的,我從中整理出五條線索,即中古史、西北少數民族史、絲綢之路史、佛教東漸史和敦煌石窟藝術史。我用這五條史脈編織成這部作品的經緯。於是,這一寫作使我的思維所向披靡—真有“所向無空闊”之感,並從中認識到敦煌的人類意義與無上的價值。敦煌文化到底有多大多深,無人能答。反正那些把生命放在莫高窟里的一代代敦煌學者,傾盡終生,每個人最終不過僅僅完成了一小段路程而已。當然,這是一段黃金般的路程。於是,在寫作文本上,我選擇了一種散文詩與警句相結合的寫法。詩化的敘述便於抒發情感,警句可以提煉思想。電視片的文學本需要兩個功能,一是…See More
Aug 28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 初版序言

我把1996年稱為自己的“沙漠年”。春天里我在尼羅河邊的國王谷,踩著被毒日頭燒紅的沙礫,去尋找埋葬在那些熱烘烘的大山深處的三千年以前的法老們的精靈。我汗流浹背地鑽進那一個個畫滿古埃及人心中形象的陰冷的墓室,用我所熟悉的繪畫語言去破譯他們至高無上又神奇莫測的理想。然而,轉過幾個月後,完全沒有料到我會來到中國的大西北,同樣踩著燙腳的大漠,由那條廢棄千年的絲綢古道,一直走進和太陽一樣燦爛奪目的敦煌石窟。盡管一年里,我有幸看到的這兩個沙漠上的畫庫,一東一西;一個在地下,一個在地面之上。但它們全是地球先人心中的色彩,理想天國的景象,以及人類初始時代那種蓬勃清朗的精神。從中,我識辨出這人類文明最早幾步清晰有力的足跡。然而我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同—古埃及人表現的僅僅是他們自己;敦煌石窟卻叫我發現到多元的人類文化繽紛的因子,並驚異於它們如此和諧地融為一個整體的奇觀。使我獲得這個美好感受的緣由是,我接受中央電視臺和敦煌研究院等部門的邀請,為他們策劃一部大型歷史文化片的腳本而奔往敦煌。但當時我還沒答應由我來執筆。此行更深的願望,則是償還自己遠在少年就心懷不已的一個夢想。我的邀請者之一—中央電視臺的導演孫曾田,…See More
Aug 26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 費春放:《女仆》、《紅樓夢》與人生的真與假(下)

《女仆》中的兩姐妹完全沒有用革命取代主人的想法--這對她們是不可能的,她們仿佛是被囚禁在女主人的家里,沒有任何外在組織的聯系,甚至到了明知災難就要降臨時也不會想到出逃;但她們又不像所有主人的"理想奴仆"湯姆大叔那樣安於終日為仆,所以想出了一個輪流扮演女主人的遊戲來給自己暫時的滿足。用扮演遊戲來短暫地實現生活中不能真正永久實現的願望,是日奈五個劇本一以貫之的母題;《女仆》是其中較早、規模較小的一個,完全沒有接觸到後來的《陽臺》和《黑人》里觸及的"革命"和"復仇"的宏大主題,場景全部限定在巴黎的一個公寓里,人物只有一主二仆--剛好與《朱麗小姐》巧合,情節極為集中。事實上這三個女性角色的戲里還有著相當微妙的同性戀母題,但我們的視角聚焦於劇中最為突出的主仆關系。我們的新編京劇《紅樓佚夢》把《女仆》里的主仆關系嫁接到《紅樓夢》的三個著名女性身上--王熙鳳、尤二姐、尤三姐都曾在京劇紅樓戲中出現過,但我們的劇情完全不同於以前的紅樓戲,在小說里也找不到。我們之所以想到做一個這樣大幅度的跨國嫁接,既因為《紅樓夢》中有大量錯綜復雜的主仆之間的故事--都不像詮釋階級斗爭理論的《白毛女》那樣黑白分明;更因為曹…See More
May 24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 費春放:《女仆》、《紅樓夢》與人生的真與假(上)

古往今來,戲劇家幾乎都把把"真實"視為戲劇最重要的優點甚或是標準,從亞里士多德的"摹仿"說到莎士比亞的"鏡子"說,再到易卜生、契訶夫、斯坦尼拉夫斯基的現實主義理念,甚至還包括反現實主義的阿爾托和格洛托夫斯基的"聖潔演員"說,莫不如此;不同之處只在於,有的強調外部世界的真實,有的注重內心世界的真實。中外戲劇史上的經典劇作,從《俄狄浦斯王》到《哈姆雷特》,從《玩偶之家》到《推銷員之死》,從《竇娥冤》、《十五貫》到《蝴蝶君》,最常見的一個母題就是戳穿假象、揭露真相--至於商業戲劇中如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捕鼠機》之類層出不窮的懸疑劇就更不用說了。只有布萊希特尖銳地指出,舞臺上的故事其實並不真實,而且,他理想中最好的戲劇就不應該讓人以為是真的;但是,他提倡敘事體戲劇的目的還是為了讓觀眾能夠更加真實地認識人生,並進而改變人生。讓·日奈走得更遠,他和所有的知名戲劇家都不一樣,在戲劇史上第一個公開提出了一個完全相反的觀點:去他的"真實"吧,戲劇和人生全都是假的,我就要讓大家來看"假"。薩特在為日奈的劇本寫的序中說:是人造、冒牌、作假這些成分把日奈吸引到戲劇中來的。他之成為劇作家就是因為戲劇之假是最顯豁…See More
May 19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人類表演學與影視的發展(下)

三、真人表演和影視技術的關系越來越密切 這些非演員的表演與影視有沒有關系呢?推銷東西的人可能用廣告來促銷,靠影視畫面來讓更多人知道產品,或把產品介紹得更清楚。還有很多偶發的表演事件,如果沒有拍下來,轉瞬即逝,就找不到蹤跡了。即便是家用錄像機偶然拍攝下的鏡頭,也可以成為大眾傳媒史上的重大事件,甚至促成歷史上的重大事件。例如1992年的美國洛杉磯暴亂,起因是一個路邊的人不經意拍下四個白人警察毆打一個黑人的錄像,錄像上電視後,四個警察就被抓起來起訴了。後來法庭判四個警察無罪,公布後,頓時引起當地黑人的暴亂。這時,電視又趕緊來拍攝暴亂的場面,一方面“客觀”反映暴民們的現場表演,一方面又鼓勵全國各地更多的電視觀眾上街模仿,去做同樣的表演。如果沒有攝像機的傳播,暴亂規模肯定要小很多。所以,當我們說電影專業,各行各業都需要時,那主要還是指日常生活中;而在非常事件中,影視技術對表演的放大作用就更大了。因此,真人表演和影視技術的關系事實上越來越密切了,這一現象推翻了上世紀60年代開始,被大家普遍接受的表演和影像不相容的觀念,這一觀念是“貧困戲劇”大師波蘭導演格洛托夫斯基提出的。貧困戲劇最大的好處就是只有…See More
May 11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人類表演學與影視的發展(上)

——在上海戲劇學院的講演 電影電視多半離不開演員的表演,但人們往往認為,影視是銀屏藝術(中文里的電影“銀幕”和電視“屏幕”二詞在英文里是同一個詞screen),可以大量機械復制,因而是與現場表演相反的兩類藝術樣式。已故波蘭導演格洛托夫斯基曾有一個著名的說法,他把影視喻為罐頭食品,而戲劇則是新鮮蔬菜。但事實上,影視媒介和現場表演之間有著非常密切的關系,理解的一個紐帶就是人類表演學(performance studies)。這是一門人文新學科,30年前發端於美國,已經流行到全世界,也出現了諸多版本。可以說,人類表演學涵蓋了藝術表演學和社會表演學兩大塊。“表演藝術”在英文中是performing…See More
Apr 23
微影庫 posted a blog post

孫惠柱:好戲在後頭(下)

他還在牛津大學讀本科時就導演了莎士比亞劇作(他讀的並不是戲劇專業,也從未讀過研究生),二十幾歲就當上了國家歌劇院的經理,後來又和人一起創辦起皇家莎士比亞劇院,任藝術總監。但他一點也不戀棧,後來又辭職離開英國,到巴黎創建了一個跨文化的“國際戲劇研究中心”。莎士比亞曾經是他的最愛,那個用存在主義解釋的《李爾王》成了莎劇演出難以逾越的典范;但他後來更多地致力於跨文化戲劇,花了近十年功夫打造出一個演出九個小時的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轟動了國際劇壇,被權威劇評家稱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演出之一”。我沒能看到他的莎劇演出,《摩訶婆羅多》倒是在紐約看過,不過說實話,真正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的還是那個並沒有太多宣傳的《櫻桃園》。《櫻》劇是1988年和《摩訶婆羅多》“搭著”一起到紐約演出的,當時宣傳的重心完全在《摩訶婆羅多》上,為了這個馬拉松式的展現印度傳統文化的戲,制作人專門花了幾百萬美元改造一個廢棄多年的電影院,可結果還是一個舞臺、幕布都沒有的“赤膊”劇院,演員只能在泥地上演出,背景是斑斑駁駁的後墻——錢不夠了,布魯克說算了,因為那般模樣恰好和《摩訶婆羅多》的風格相配。但是,評論家和觀眾著急了,緊接著…See More
Mar 28

微影庫's Blog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9)

Posted on November 22, 2018 at 12:39am 0 Comments

著名的張騫出使西域,是前後兩次。兩次使命內容相同,都為了打擊匈奴;不同的是,第二次是要與伊犁河流域的烏孫人結成聯盟。



(字幕: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時間為公元前119年—公元前115年)



張騫到達烏孫國,卻趕上烏孫人發生內訌,這一次目的仍然沒有達到。他卻利用這個機會,與西域和中亞諸國,廣結友好,並建立了官方互通使節的關系。張騫為人精力旺盛,寬容大度,信任他人,故此所到之處,都受到喜愛與歡迎。他是中國歷史上對外邦交最富才華與魅力的外交家之一。



(莫高窟第323窟壁畫《張騫出使西域》)…



Continue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8)

Posted on November 21, 2018 at 3:43pm 0 Comments

在希臘羅馬之前,與東方文明交往的西方民族是埃及。埃及文明的許多細節,都與中國驚人地相似乃至相同。這些過於遙遠的歷史早已失去記憶,究竟誰影響的誰,已經無從考證了,(木乃伊頭上的絲綢。人身獸面的形象。卍字。空筱。墓葬方式等)

人類最初的謎與最終的謎一樣,都是永無答案的,然而,從中國歷史來看,在中西交流中,中國人一開始就是主動的,不單是主動的輸送,更是主動的索取,月黑風高的夜晚,一個矮短精瘦的竊賊鑽進黑黝黝的墓室里,點燃竹片照明,他將珍寶塞入袋中,卻把大量寫滿字跡的竹簡丟棄在地。



(字幕:公元281年,河南汲縣戰國魏襄王墓)



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盜墓案。…

Continue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7)

Posted on August 25, 2018 at 4:09pm 0 Comments



馱運貨物的駱駝,改換成馱運貨物的白象,再換用馬匹,又換上船只……

(莫高窟中相關的壁畫)

另一方面,充當中間商人的塞人、帕爾特人,為了不失去利益巨大的絲綢轉手貿易,也在極力設法阻撓中國與羅馬直接接觸。

為此在很長時間里,羅馬人認為中國的絲綢是長在樹上的;在中國人的書里,羅馬人身材高大,五官端正,長得和自己很相像,所以稱羅馬為“大秦”;中國人甚至以為羅馬人也善於種植桑樹和養蠶。事實上直到7世紀,中國人制造絲綢的秘密才傳到意大利南端的西西里。…

Continue

馮驥才《人類的敦煌》(6)

Posted on August 25, 2018 at 4:08pm 0 Comments

樂的靈光

一只手垂下來,從絕無人跡大漠的沙礫里,摳出一件小小的、湛綠色的古物。一枚漢五銖錢幣。一種令人驚異莫解的感覺。

(字幕:陽關,古董灘)

在這里幾乎隨手可以撿到古陶片、古錢幣、紡輪、箭簇、石器、車馬飾,甚至更稀罕的遙遠年代的遺物。尤其大風過後,這些古物會暴露出來。還有一處處清晰可見的千年以上的房基屋礎……

先不要問這里曾是何地。走出這中古時代的西部邊塞敦煌,到處可以看到傾圮的荒城,被黃沙紅柳埋沒的村落,以及幾乎消沒於地面的漢長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