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庫
  • Male
  • South Bridge Road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文學 庫'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ucun estutum
  • Zenkov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文學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文學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魯豫小喫.一九七O

魯是山東,豫是河南 濱海的中學 地理課本上這麼說 像他們的國文老師綦書晉來自山東青島像他們的歷史老師鄭中鼎來自河南鄭縣五塊錢一碗的大滷麵片一片片拼起來,比教室裡中華民國的地圖還大塊喧騰的熱氣溢出碗外掩蓋了我整付眼鏡以及眼鏡外,濤聲迴旋的太平洋的冬日精忠七村,影劇四村,大陳一村的伯伯們走進這朦朧的鄉愁中取暖他們的阿美族鄰居他們的泰雅族妻子他們說台灣國語的兒子——正把辣椒加進麵中的我的同學註: 魯豫小喫,位於花蓮美崙,離花蓮中學不遠之麵店。開店已逾半世紀,店主為二次大戰後隨國民政府來台之外省移民。 料豐味佳,物美價廉,是花蓮中學師生——乃至花蓮居民——的共同記憶。二OO九.九See More
Monda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譯《尼娜‧卡香詩抄》年輕的吸血鬼

最初,羞怯地,他的身體纏繞著我的脖子,以旋律美妙的渦形花樣,如是我整個脖子包裹在那旋律的手鐲裡,而我幾乎屈身於他斜眼、三角形的醜陋的頭以及他脆弱骨頭之聲。 接著,咬第一口,我感覺巨大的舒慰。我的血液搏動,躍躍欲奔,而後薄化,進入陌生的咽喉。它的顏色變得更純而我愈掏愈空,彷彿在滌罪。 之後,我變得極薄,鼓翼者緊坐在我脖子上啜飲,啜飲著我。他的翅膀愈搖愈放肆,他的眼睛燃燒如兩個字母——但我不敢逼近閱讀。See More
Jul 10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黃金酒歌

用比萊茵黃金更薄更純的 夢的金箔釀成, 在諸神 爭寵的黃昏 聽霞光的長舌 無聲 激辯,秘而不宣整潭海是一巨大深奧的甕七顆星分鑲在兩側甕耳三星在東,三星在西最亮的一顆在你剛剛醒來的額間,等久盼渴飲入神盯視著的酒神用雙重神力微微舉起它傾斜流出時光之金波用七星潭絕美的 U 罩杯飲之或者七彩的虹的吸管「很海洋!喝海洋!」「Ho-san-na!Ho-da-la!」註:近七星潭海邊的花蓮酒廠,有黃金高粱、黃金威士忌、黃金啤酒等加金箔而成的「黃金酒」。 「很海洋」(Hen-hai-yang)、「喝海洋」(Ho-hai-yang),阿美族歌舞中經常可聞的虛詞歌唱。 Hosanna(和撒那),讚美上帝之詞。Ho-da-la,台語「乎乾啦」。二O一O.八(更多內容請閱讀 陳黎部落格)See More
Jul 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陳黎花蓮》花蓮

以浪,以浪,以海 以嘿吼嗨,以厚厚亮亮的 厚海與黑潮,後花園後海洋的 白浪好浪,後浪,後山厚山厚土 厚望與遠望,以遠遠的眺望 以呼吸,以笑,以浪,以笑浪 以喜極而泣的淚海,以海的海報 晴空特報,以浪……   二O一四.六(收藏自陳黎部落格)See More
Jun 25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我不能去死

在這場藍色的降雪裏我 一次又一次試圖死去 傾聽我悲哀的血液 慢慢地從深深的內部凍結而如果——瞧——我沒死也可能是由於雪在半途停了——誰知道呢?或者,也許因為愛,嗚呼,帶著一種覆仇的微笑回來了把我解凍,緊接著蠕動著爬進我的血液,進入我的腦膜,深深的內部。雪又開始下。和從前一樣藍。 我不再嘗試死。 不,再也不。周 瓚·譯後記這本詩集是硬譯的產物。硬譯,然而保留了最初閱讀時對原詩的直覺性理解,不為了在漢語中順口而作更多的妥協,也不因為原文存在的覆雜歷史語境而動搖我對於這位詩人的想象。因此,硬譯的硬,體現為一種自我意志:我必須能用漢語的新詩歌形式呈現它。這本詩集還是一種對翻譯的翻譯,是轉譯。不僅因為我不通羅馬尼亞語,而更是因為我在英語生活中需要這位羅馬尼亞語中的詩人。她在英語中寫出了這本詩集,我在英語中把它改寫成漢語的。她在英語中發現的一個詩人在另一種語言中的經驗,也被我在英語中經驗過。…See More
Jun 14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什麽都神奇 在那不幸的青春期。 廉價旅館的房間, 雨夾雪,公共汽車上擁擠著無關緊要的人們。什麽都有一種趣味和一種氣味:咖啡餅,我潮濕的綠大衣,為了不泄露那頂扣在我長方形腦袋上滑稽的貝雷帽——像一頂迷你小帽戴在馬戲團一條狗的頭上。沒關系,讓我們再做一遍, 讓我們獲得神奇,讓我們慶祝 廢話,這些不能用的婚姻, 街道被混亂的仇恨所窒息——盡管這個女孩現在是個老醜婦——讓我們獲得神奇,讓我們吶喊在這連鎖衰老的偉大慶典裏:有人秋,有人冬。See More
Jun 12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關於一句謊話的沈思

我很抱歉不能參與 這莊嚴的時刻——帶著一種可以理解的心情。 厚厚的霧包圍我的此刻,將我淹沒 在一種(偉大的無義務)的,空無中。我要是拼讀出這個音節就好了,我能懂得最初的聲音就好了,那樣魚的耳朵,那聾了的一只,就能聽見我,白色的貓頭鷹會驚奇於她的睡眠。我要是吸了一口聖約的空氣並在甜蜜的依從中,在心醉神迷的最後一瞥中閉上眼睛就好了。但是沒有。我不能說話,也不能觀看。 世界 遠遠地 無視我。See More
Jun 5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阻斷

你這是在這裏幹什麽呢穿著透明的衣服 舉起一滿杯的詞語 朝著時間無關緊要的嘴唇? 是誰騙你說沼澤渴望月亮而一只鳥是在地球的中心跳舞?為什麽你不只是接受拒絕,為什麽你不只是綁緊你的雙腿,緊緊,緊緊地,一條腿緊貼另一條腿?因為你周圍發生的一切已經不再和你相關。See More
Jun 3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對話三則

一詩節我名字裏的字母期望著一場勝利,用它們的幸運數字:四。——你會回來嗎,我的愛人?——絕不再愛倫•坡自己發牢騷,被埋在了巴爾的摩。二沒有將來——所以我將不能夠凝視洛磯山脈而死嗎?——很可能,依瓜娜說,你不能全占。你看到過那只大橙子拂曉時剝落,你看到過威尼斯病態的河水慢慢地吞食著美,你看到過字母爬行著毀壞著概念,你看到過我的甲狀腺腫塊裏的翡翠。——那意味著我將不能夠凝視洛磯山脈而死……——很可能,依瓜娜說……除非更深地觀察。三響亮度*——“大二學生”是一劑安眠藥嗎?——不是。——“流暢地”是一只松鼠“偶遇奇緣的運氣”是一條毛蟲嗎?——不,當然不是。——“馬馬虎虎的”是一座修道院裏的餐廳嗎?——不,完全不對。——那你為什麽誤導我?僅僅因為我是個外國人?*題註:此詩的構思似得自詩人學習英文的經驗,以形似的英文單詞,或記憶混淆的體會,寫出在外語中詩人的身份感。See More
Jun 1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凍結的鋼琴

琴鍵上,我凍僵的雙手 如被拘禁的睡蓮, 脆弱的花莖凝定在湖中。 這是我被中傷的第一片段。不久,你會仔細觀賞我凍硬的膝蓋,我的眼睛裏光滑的外殼就像一只明確的隱形眼鏡而你將聽到我的細胞破裂——在我被完美打造的骨骼出現之前:一副莊嚴的、銀色的教堂管風琴。See More
May 29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第四隻猴子

在著名的“坐著的”狀態裏 就如同在《三猿像》中——一隻猴子不看, 一隻猴子不聽,一只猴子不說話—— 雪茄煙灰落在我的光腿上,大海在我的前面,死亡在我後面,我在齒間品嘗一個不朽的音節,如同一枚可疑的硬幣。我的指甲變窄。 我的手指增厚。 它們不再流動 在我的戒指那折斷的橋下。我是被判決從事寫作的猴子。 ○ 《三猿像》,為日本日吉神社一壁畫圖,畫中三個猴子呈半蹲坐姿勢,一個以手遮目,一個以手捂耳,一個以手掩嘴,或稱“三不猴子”。See More
May 28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逃避統治

巨大的動蕩的生物 出沒於我的窗戶。 我努力不去看 但我的視力被狂亂的肢體 拽了出去。 我告訴自己:那是風, 只是長了胳膊腿的風。 但我注意到樹木的動亂, 癲癇發作的樹葉 在風暴中搏鬥。植物的自然放棄了它的統治, 發抖如一條睡眠中的綠狗, 搖擺如一只大猿猴。 這片風景充滿了咆哮。See More
May 27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性炸彈

她們只有十八歲,她們的大腿 像被塞得滿滿的大鴇,她們的胸—— 熱辣如軍用頭盔。 她們的黑辮子——流動的音調, 她們的紅髮——管弦樂隊的正廳前排, 她們金色髮縷——薩克斯風。她們只有十八歲,但從她們眼中 你可以看到戰鬥,薊, 以及切碎小提琴的發動機。 哦,那些眼睛!有著如此嚴格的周界 一旦這敏感的實體 充滿恐懼地眨動——動物的核心 長著的睫毛就仿佛表象。 只有十八歲 但在紙頁間她們粉碎了,她們似乎 已經老了並準備 趕赴偉大的美的出殯行列。 你能夠想象她們肉體裏面的骨頭 垂死在這張頁紙的白色擔架上 多麽激發人心——十八歲。See More
May 25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沒有結果

再見——這個童話沒有結局, 鐵皮人關節僵硬,蓋著灰塵。 為什麽我不親吻你的金屬嘴巴? 因為它會生銹。我把你遺棄在某地 在錯誤大道與無路標大道的交叉路口 ——就像一副中世紀的甲胄 裏面有個腐爛的英雄。See More
May 23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平等

如果我打扮得像隻孔雀, 你打扮得像只袋鼠。 如果我把自己做成一個三角, 你則獲得一只蛋的形狀。如果我想要在水面上爬,你就會在鏡面上爬。我們所有的姿勢 都屬於太陽系。See More
May 22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動彈不得

從前,我們咆哮著浮出水面 大海上,布滿了水母; 尖叫著,我們拔除自己 從那起伏的、陰險的膠水上月亮下——月亮本身就是空中的一只被壓扁的海蜇可徒勞的是我們的身體赤裸、迷人,是蕩婦。嘔吐弄臟了我們的愛。然後,記得嗎?風暴鞭打並拍擊著我們 而我說,也許這是凈化 (如此糟糕的是我們需要它) 也許我們正在漂洗我們自己的自己——但是不,我們並沒有獲得救贖。我們的罪過正懸掛在我們的眼角如同蕁麻See More
May 20

文學 庫's Blog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逃避統治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8:57pm 0 Comments

巨大的動蕩的生物

出沒於我的窗戶。

我努力不去看

但我的視力被狂亂的肢體

拽了出去。

我告訴自己:那是風,

只是長了胳膊腿的風。

但我注意到樹木的動亂,

癲癇發作的樹葉

在風暴中搏鬥。…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表演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他駕一條小船追上一艘巡洋艦。

他不用打碎便突入一扇窗子。

他兩只襪子打著結沖上了大街。

他聲稱有八個爹但沒一個媽。

他拆卸過眾山,他舔吃過花粉,

他因知道一只貓有多少根神經而自豪。

總是興高采烈,從不悶悶不樂,

他知道他得到的一切都值得。

他甚至能夠在一根非常細小的管子裏鋪塊地毯。…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青蛙與我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我和青蛙聊天。

我待他親切有禮

為了不聽他呱呱地叫

因為我無法忍受粗蠻與鄙俗。

青蛙妖冶地微笑著,用他

潮濕的爪子撫摸我,

並與我分享一個立刻

可能殺死我的秘密。

我聽著

剛剛聽完它。…

Continue

周瓚 譯◎ 尼娜·卡香《葬禮上的啦啦隊長》 驚險讀物

Posted on May 13, 2017 at 6:37pm 0 Comments

這圓柱形的、球狀的目擊者,
足以令一切墜入黑暗,
為了讓陪審員們忘掉他們明白易懂的建議
沒人再知道
誰殺死了誰
誰要殺誰
判決被無限期地推遲
在永恒的混亂中。

只有受害者與謀殺者事實上
知道誰是誰,自始至終。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