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庫
  • Male
  • South Bridge Road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文學 庫'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Zenkov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馬厩 儺淄
  • écriture
  • 李蕙佳
  • 字詞過度
  • desafinado
  • 梭羅河畔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文學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文學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秦嶺之夜

下午三點鐘出發,才開出十多公裏,車就拋了錨。一個輪胎泄了氣了。車上有二十三人。行李倒不多,但是裝有商貨(依照去年頒布的政令,凡南行的軍車,必須攜帶貨物,公家的或商家的,否則不準通行),兩噸重的棉花。機器是好的,無奈載重逾額,輪胎又是舊的。於是有組織的行動開始了。打千斤杠的,卸預備胎打氣的,同時工作品來。泄氣的輪胎從車上取下來了,可是要卸除那壓住了橡皮外胎的鋼箍可費了事了。綽號"黑人牙膏"的司機一手能舉五百斤,是一條好漢,差不多二十分鐘,才把那鋼箍的倔強性克服下來。車又開動了,上頗,“黑人牙膏"兩只蒲扇手把得定定的,開上頭擋排,汽車吱吱地苦呻,“黑人牙膏"操著不很圓潤的國語說:“車太重了呀!"秦嶺上還有積雪,秦嶺的層嵐疊嶂像永無止境似的。車吱吱地急叫,在爬。然而暝色已經從山谷中上來。忽然車停了,“黑人牙膏"跳下車去,俯首聽了聽,又檢查機器,糟糕,另一輪胎也在泄氣了,機器又有點故障。"怎麽了呀?"押車副官問,也跳了下來。"黑人牙膏"搖頭道:“不行呀!可是不要緊,勉強還能走,上了坡再說。”“能修麽?”“能!"挨到了秦嶺最高處時,一輪滿月,已經在頭頂了。這裏有兩家面店,還有三五間未完工的草屋,…See More
Saturday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市場

此所謂"市場",不是售賣魚肉蔬菜的"菜場",也不是專供推銷洋貨的什麽"商場";這是大圈子(城市)裏的一個小圈子,形形色色,有具體而微之妙。不知道是否也有規律,在西北大小的都市中,“市場"幾乎成為必需品,市政當局的建築計劃中,必有開辟"幾個市場"的“幾年計劃"。房子造好,鋪戶或攤戶標租齊全,於是"市場"開幕了;人生所需的一切,在這裏是大體都有,——自然只是"平民生活"所需而已。當這樣一個"市場"成為一個"社會單位"出現於熱鬧市街旁邊的時候,它的性質委實耐人尋味:從商業的眼光看來,這古怪的東西頗像"集體的"平民化的百貨公司,但是不那麽簡單,這裏的鋪戶或攤戶照例是"漫天討價"的,而且照例玄虛百出,一把水壺當場試過很好,拿到家裏仍然漏水,一頂皮帽子戴了兩天,皮毛會飄飄飛去——諸如此類的欺詐行為,在這裏是視為當然的。從這上頭看,它又是一個"合法的”“舊式商業惡習的保存所",它依"市政計劃"而產生,但是它在逐漸現代化的"大圈子"裏面(而"現代化"正是市政計劃的主眼呢),卻以保存"舊習"而出現,成為一個特殊的"小圈子"。然而倘從生活動態這方面去看,那麽,這"小圈子"實在又是那"大圈子"的縮影,誰要明…See More
Mar 21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旅蹤屐痕 古列巡禮

和喬治亞共和國京城梯俾利斯相距百多公裏,在海拔二千公尺的高原上,謙卑地蹲著那樸素的古列鎮。勤勞的人民遠在第五世紀建築了這一個鎮,他們大概夢想不到一千五百年後,會有無數異鄉的遊客懷著一顆虔敬的心來這裏訪問,只因為這裏是斯大林的故鄉,只因為這裏保存著斯大林所住過的一間小屋。當我翻著那"來客留言簿",看著那代表了歐,亞,非,美,澳五大洲的許多民族的多種不同語言的"題詞",我的思潮忽而從現在跳到千五百年前,忽而又飛繞了地球一匝,我不知道為什麽我又想起這在萬裏外的我的朋友們和我的親人們來了。但是讓我們回到眼前的景物罷。我們站在一幢只有兩間房的破屋前,三十來人的一排士兵,不用說他們也是來禮瞻的,此時正肅然整隊而去,四五個兒童擠著上前,張大著好奇的眼,向我們上上下下打量著。我們走上了台階,在那有點像走廊的地方站住。當前是兩間房,一樣大小,都只有一扇門向走廊開著。一間房內靠窗有一張小小的床,床上鋪著古舊的氈子,離床約尺許,就有一張方桌,桌上有洋油燈,也許還有一兩只杯子。這桌子兩面離墻也不過尺許。朝外的墻上設有壁櫥,櫥門是木板的,都關著。壁角安著茶炊,——也許是在擱板上,但也許是在小櫥上,這我可記不清了…See More
Dec 20,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追記一頁

八月十二那天,中國大軍已經開到上海郊外;五十多小時內,京滬、滬杭兩路幾乎是完全供給軍運的。十二日一早,江灣區的幾個大學校倉皇搬移"校產"。它們應當再早一點搬的,可是據說因為在租界這一時找不到房子。上海戰爭一定要爆發,到這時已經沒有疑問了。我住的地方是滬西越界築路地段,離開有中國警察站崗的地方不過"百步之遠";裏門以內就是"中國管",只裏門前那一條柏油路的"警權"是屬於租界的,——這是上海一般越界築路地段的通常的情形,但我住的這一段所不同者就是離開完完全全的中國地界太近,望也望得見,因此有人以為這雖在滬西,可是"危險性"不亞於北區的越界築路地段。十二那天,閘北和虹口區能搬走的人家都已搬了,這就輪到我住的這一帶居民搬家了。先是更西更北些的人家搬,立刻就同傳染病似的蔓延到我所住的那個"村"了。”村"是小"村",二十多戶,第一個搬的,記得是搬來不滿兩月的一對年青摩登夫婦,——好像有一輛自備汽車;他們是很"徹底的搬",即從此一去不回。其余人家,大都把衣箱之類寄出去,人呢,晚上也許不在"家"。我那時正想把寄放在開明書店總廠裏的中西書籍搬回家來。開明總廠在虹口區,上海開戰,必無幸免之理。但是十二那天…See More
Dec 11,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鄉鎮寫真 故鄉雜記 (下)

一點半又過二十分,拖帶我們這"無錫快"的柴油引擎小輪方才裝足了燃料,發出了第一次的馬達聲,和第一聲的汽笛。我松了一口氣。為的終於要開船,而且為的小販們都紛紛上岸了。拖了我們那"無錫快"的柴油引擎小輪船氣喘喘地發怒似的全身震動著,從各式各樣的大小船只的亂陣中鉆過,約莫有半小時之久,方始繞到了北門。在這裏,又有"片刻"的停泊,又湧來了最後一批的搭客。實在我們那"無錫快"早已"滿座",並且超過了船裏所掛的煌煌"船照"上規定的乘客人數了;但最後下來的十多人也居然如數收納,似乎人們所占的面積是彈性的,愈壓緊就愈縮小。而"船照"上所規定的限制人數三十位卻是彈性最大限度的標準罷了。我這理論,立刻又被證實。因為一註"意外的收入"又光降我們這條"無錫快"了。有一條"差船"和十來個武裝同誌要求拖在我們後面。他們要到陶家涇,正是我們那輪船所必經的"碼頭"。那"差船"是鄉下人用的"赤膊船",光景是征發來的;船裏仿佛就只有十來個兵。我不能不說這些武裝同志委實是十二分客氣。因為他們僅僅要求"附拖",並沒把施之於鄉下赤膊船的手段加在我們那輪船上。雖然這一來附拖,輪船局裏將多費了毫無代價的幾加侖柴油,然而隨輪的帳房先…See More
Dec 8,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鄉鎮寫真 故鄉雜記 (上)

第一一封信年青的朋友:這算是我第一次寫信給你。寫幾千字的長信,在我是例外之例外;我從來沒有寫過一千字以上的長信,但此刻提起了筆,我就覺得手下這封信大概要很長,要打破了向來的記錄。原因是我今天忽然有了寫一封長信的興趣和時間。朋友!你大概能夠猜想到這封信是在怎樣的環境下寫起來的罷?是在我的故鄉的老屋,更深人靜以後,一燈如豆之下!故鄉!這是五六萬人口的鎮,繁華不下於一個中等的縣城;這又是一個"歷史"的鎮,據《鎮誌》,則宋朝時"漢奸"秦檜的妻王氏是這鎮的土著,鎮中有某寺乃梁昭明太子蕭統偶居讀書的地點,鎮東某處是清朝那位校刊《知不足齋叢書》的鮑廷博的故居。現在,這老鎮起形衰落了,農村經濟破產的黑影沈重地壓在這個鎮的市廛。可是現在我不想對你說到老鎮的一切,我先寫此次旅途的所見。朋友,我勸你千萬莫要死釘住在上海那樣的大都市,成天價只把幾條理論幾張統計表或是一套"政治江湖十八訣"在腦子裏倒去顛來。到各處跑跑,看看經濟中心或政治中心的大都市以外的人生,也頗有益,而且對於你那樣的年青人,或者竟是必要的。我向來喜歡旅行,但近年來因為目疾胃病輪流不斷地作怪,離不開幾位熟習了的醫生,也使我不得不釘住在上海了。所…See More
Dec 6,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蘇嘉路上

一一月五日的上海西站這天下午三時,上海西站沸騰著無數的行李和無數的旅客。站內,平時是旅客們候車的地方,這天"候"在那裏的,卻是堆到天花板高的箱籠和鋪蓋。“昨天掛了牌的行李,還堆在站裏呢,——喏,那邊,你看!今天的麽?明天後天,說不定哪天能裝出。"月台上一個"紅帽子"大聲對一個旅客說。①①"紅帽子"當時火車站的裝卸、搬運工人所戴制帽上因箍以紅布,故被稱為"紅帽子"。…See More
Nov 29,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旅蹤屐痕 斯德哥爾摩雜記

六月的斯德哥爾摩盛開著各種各樣的花。最惹人注意的是丁香。紫丁香和白丁香,花朵大而且密,可是不香。郁金香的艷紅的花朵也夠叫人流連。設想您面對著碧綠的海水,水那邊是樹木蒼翠,野草著花的山,山上有些紅瓦的小洋房,而在您身後,則是盛開的丁香,紫的白的丁香,在丁香樹下是兩三簇挺有精神的郁金香,——您就會想到,住在這個城市的普通人,不能不感覺到和平對他們的意義了。六、七、八三個月,在斯德哥爾摩是所謂遊覽的季節。從歐洲,從南北美洲來的男女老少的遊客,把這個城市差一點要擠破了。在我們所住的旅館裏(據說這旅館也是季節性的,它原本是工業高等學校的宿舍),有一幫拉丁美洲來的遊客;大概是他們乘用的一輛遊覽車,也許還是他們帶來的,車身上滿是文字和漫畫。他們是現在正度著五十壽辰的大詩人聶魯達的同鄉。斯德哥爾摩的商人們在這遊覽季節,做了一筆好買賣,年年如此,當然在戰爭年代就不會不是例外。在兩次世界大戰中,瑞典的大資本家也做了好買賣,——由於"中立"。有人說:別人打仗,他們"中立",做買賣,這是不壞的;所以,如果今天的瑞典大資本家表示了“中立"的願望,大概是誠懇的。這和斯德哥爾摩的商人們之連影響到遊客的戰爭也不願意有…See More
Nov 21,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祖母、陳粟香舅父

我的祖母,是高家橋的大地主的小女兒。高家橋離烏鎮有百裏之遠,居民大多數姓高。祖母的父親在世時,雇傭許多長工,衣、食、住都求自產自給。長工們或種稻田,或種棉田。每年大規模飼蠶,繅絲都由長工們的妻女們做,但織成綢緞,只好用重金雇專門的技工。長工們還制作家用的木器,紡紗、織布。至於養雞、鴨,養豬,更不必說了。總之,一切都求自產自給。別人給他計算,他這自產自給的方法,要比向市上去買現成的,所花代價,高出一倍。然而祖母的父親樂此不疲。太平軍攻浙時,祖母的父親全家逃難,二十多年毫無消息。祖母估量他們在兵火中都死了。祖母離農村,至今已有數十年,但仍不能忘懷於農村的生活。父親死後不久,祖母就要養蠶。但家裏人誰都沒有這個經驗,只有祖母從幼年就看慣,並且也自己參加。於是祖母作為教師,帶領兩個姑母和一個丫環,開始養蠶。先買了一套養蠶的工具,如扁、簞……之類。從"收蟻"起,到"上山頭",祖母必躬親戚事,亦非她躬親戚事不可。采了繭子兩百多斤,可以說是豐收,但賣繭子所得,還不夠制備養蠶工具之費用,白賠了人工,自不必說。但這第一年原是試驗性質。第二年布種倍之。布種即蠶種所在的一塊布,一塊布種能“收蟻"多少,有個大約…See More
Nov 17,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時生活剪影 街頭一瞥

市商會通告各商店即日開市。哦,開市了。然而南京路以及其他各路卻活現著一副尷尬的"市容"。大多數商店的大玻璃櫥窗,平常是爭奇鬥艷的,此時卻都釘上了毛坯白木板,咳,甚至還用了雜色的不知從什麽地方拆下來的舊料,好像一些披著麻布袋的叫花子。究竟四大公司①以及其他頭等商號還識體,沒有背上那倒楣的"麻布袋",只不過少開了幾個門。①四大公司指當時上海最大的四家百貨公司:永安、先施、新新、大新。…See More
Nov 11,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旅蹤屐痕 延邊~塞外江南

從圖門站到延吉市(延邊朝鮮族自治州的首府),車行二小時。我有四、五年不回家鄉了,可是車行所見的"江南風光",使我錯疑已在故鄉。啊,多麽美麗呀!綠油油的水田。拉犁的牛多麽壯健!它們不像我們家鄉的水牛,可是和華北、西北慣見的黃牛,好像也不一樣。延邊耕田少用馬,多用牛。自治州五個縣,二十萬坰耕地共有牛約十三萬頭(一九六二年計劃增加到十六萬頭),而馬呢,不過一萬五千匹。車行兩小時,翻山越嶺,但見兩山之間的平地都是水田。延邊現在有耕地二十萬坰,其中水田是五萬坰,也就是說,凡是可以改為水田的平川之地都已經改為水田了;以後的問題是引水上山,開辟梯田,這是延邊農業四化計劃中的二化:水利化,梯田化。其余二化是機械化和電氣化。在共產黨領導之下,總路線光明照耀之下,延邊人民雄心勃勃地要在一九六二年基本上完成四化。到那時候,水田總數將為十四萬四千坰,占全州耕地總面積70%,糧食(主要是大米)的產量將為五十三萬三千噸。今年計劃是三十四萬噸,全區民食需用二十七萬噸,那就有余了。但是現在山坡上並不空閑,到處都是亞麻、黃煙和正開著小白花的豌豆。相隔幾丈,有果木樹,其中大部分是著名的蘋果梨。遠處高山是森林,占全州面積8…See More
Nov 9,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旅蹤屐痕 海南雜憶

我們到了那有名的"天涯海角"。從前我有一個習慣:每逢遊覽名勝古跡,總得先找些線裝書,讀一讀前人(當然大多數是文學家)對於這個地方的記載——題詠、遊記等等。後來從實踐中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好辦法。當我閱讀前人的題詠或遊記之時,確實很受感染,陶陶然有臥遊之樂;但是一到現場,不免有點失望(即使不是大失所望),覺得前人的十分華贍的詩詞遊記騙了我了。例如,在遊桂林的七星巖以前,我從《桂林府志》裏讀到好幾篇詩、詞以及駢四儷六的遊記,可是一進了洞,才知道文人之筆之可畏——能化平凡為神奇。這次遊"天涯海角",就沒有按照老習慣,皇皇然作"思想上的準備"。然而仍然有過主觀上的想象。以為顧名思義,這個地方大概是一條陸地,突入海中,碧濤澎湃,前去無路。但是錯了。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所謂"天涯海角"就在公路旁邊,相去二三十步。當然有海,就在巖石旁邊,但未見其"角"。至於"天涯",我想象得到千數百年前古人以此二字命名的理由,但是今天,人定勝天,這裏的公路是環島公路幹線,直通那大,沿途經過的名勝,有鹽場、鐵礦等等,這哪裏是"天涯"?出乎我的意外,這個"海角"卻有那麽大塊的奇拔的巖石;我們看到兩座相偎相倚的高大巖石,浪打…See More
Nov 2,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旅蹤屐痕 五十年前一個亡命客的回憶

一九二八年夏至一九三○年春,我在日本作亡命客。事隔半個世紀。當時在日本的見聞,大部分記不起來了。而且,為了維持自己在日本的生活以及仍在上海的家的開銷,不能不埋首寫作,投向國內的報刊,取得稿費。因此,就沒有時間遊覽,借此了解日本的風土人情。但是,有一二件事,在我的塵封的記憶裏至今沒有褪色。姑且寫出來以為紀念。我初到日本時,住在東京的一個旅館。但在神戶登陸乘火車到東京時,就有一個穿洋服的日本人(那時一般日本人都穿和服)用英語和我攀談,天南地北,不著邊際,但有一句話卻使我驚異,他說:“我久仰你的大名。"我到日本用的假名是方保宗,而此人卻說"久仰大名",真把我弄糊塗了。我當時不置可否,就顧左右而言它。到東京住了旅館,剛把行李安置好,這個日本人又來拜訪了,說了些客套話後,忽然說:“你的真名是沈雁冰,筆名是茅盾,是個有名的革命黨和作家,我個人是十分欽佩你的。"這時,我才明白在火車裏第一次他來和我攀談時說的"久仰大名"這句話的意義了。當時我猜想他也許是日本的共產黨員,但也不與深談,只謙虛幾句又把話頭轉到一般的客套。這個日本人剛走,一個身穿和服的中國人(我那時穿的是洋服),叩門而進,一看,是熟人,陳啟…See More
Oct 24,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關於魯迅 寫於悲痛中

十九日下午三時接到我妻由上海拍給我的急電,報告魯迅先生逝世,促我速回上海,真如晴天一霹靂!我不能相信!雙十節下午,我到上海大戲院去看蘇聯名片《杜勃洛斯基》,恰好遇著魯迅先生和他夫人和孩子,我們坐在一處,談了好多話。雙十節離十九不過八天,我怎麽能夠相信會出了這樣大的亂子!然而電文上明明寫著"周已故",這"周"不是"大先生"還有哪個?不是他還有哪一個"周"能使我啟發急電來促我速歸?然而我卻因為痔瘡發作,臥在床上動不得。我恨極了這一次忙裏偷閑的旅行!我發了個回電。仍舊希望第二天早上能夠勉強就道,夜裏我躺在床上,回憶著雙十節和魯迅先生在上海大戲院裏的談話,又回憶著十月二日(或三日)我和G君到魯迅先生家裏給他拍照那一個下午的談話,又痛苦地猜想這次的"晴天霹靂"的來由。憑那兩次最後的晤面,我不能相信魯迅先生會突然於十九日逝世,雖然和G君去訪他那一次回來時,君在車中對我說:“今天看見魯迅的面色和G精神比我意想中好些,可是他若不趕緊轉地療養,總是危險。"我又記起史沫特萊女士在八月初離上海去避暑時,也對我說:“他此時雖然好的多了,可是靠不住,一定要轉地療養!他自己總說不要緊,可是患肺病的人自己常常是樂觀…See More
Oct 19,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旅蹤屐痕 北京話舊

一九一三年秋,我到了北京,進北京大學預科第一類;第一類的本科是文、法、商科。我在北京三年,看見了當時的賣國政府的頭子、所謂中華民國的大總統袁世凱承認中國人民堅決反對的日本帝國主義所提出的二十一條。這二十一條實質上是要把中國變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也看見了袁世凱的親信楊度等人組織籌安會,為袁世凱稱帝作準備。也看見了袁世凱公然稱帝,並且下令改元為洪憲。也看見了蔡鍔在雲南起義,聲討袁世凱,雲南、貴州、廣西等省紛紛宣布獨立,袁世凱被迫取消帝制,但各省繼續聲討袁賊。一九一六年六月六日袁世凱因討袁聲勢愈大,憂憤病死。但是,在這三年中,雖然政治上大事件風起雲湧略如上述,而古城北京的面貌卻一點也沒有改變。那時沒有電車,只有人力車,可是人力車夫的本領是驚人的,從萬牲園(今動物園)到頤和園,只要一個多小時。那時,北京大學預科的學生宿舍,一部分在譯學館,這是兩層樓的洋房,是前清末年的遺物。另一部分預科學生的宿舍在沙灘,那時沿沙灘有一條小溝,溝裏還有水。那時候,商業區在外城大柵欄,王府並沒有什麽商店。舊書鋪都集中在琉璃廠,望門對字,招攬顧客,競爭激烈。但是,他們真正歡迎的,是一些老主顧,——前清遺老,也販賣…See More
Oct 16, 2016
文學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茅盾·往事自敘 父親的三年之病

前已說過,父親在杭州鄉試時得了瘧疾,用奎寧治療,回家後又生過小病;接著是長壽舅父的去世,父親和母親在外祖母家住了將近一個月,父親先回家,就有低燒,盜汗,他自己開個方子服了幾帖,也不見效。接著是母親也回家了,她看見父親臉上氣色,覺得不妙,問是什麽病,父親自己說,也還在摸索。總之,不是什麽傷風感冒之類。這就見得問題覆雜了。父親自己開方,用的是溫補之藥。母親認為此番的病是考試時服了西藥,把瘧疾遏止,余勢未消之故。母親爭辯說:“我沒學過醫,可是常聽爸爸說,瘧疾宜表不宜遏。"父親卻相信奎寧治瘧並不是什麽遏止。母親見父親不聽,便寫了幾封信,請外祖父的門生(包括姚圯塘)來給父親會診。來了七、八個人,倒有一大半是和母親的看法大致相同。姚醫生的看法卻和我父親差不多。最後,取了折中辦法,仍用原方,加一二味表藥。服了三、四帖,不見壞,也不見好。父親還是天天氣來,只是覺得容易疲勞而已。漸漸地,母親也不那麽焦急了,覺得這不是急病,拖個把月,慢慢打聽有什麽神醫,大概不會誤事。因為母親說要打聽有什麽神醫,祖父、祖母卻想起十幾年前的一件事情。原來父親幼時(大概九、十歲)曾患一場怪病,也是經常有低燒,有盜汗,那時也是眾…See More
Oct 9, 2016

文學 庫's Blog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市場

Posted on March 20, 2017 at 12:17pm 0 Comments

此所謂"市場",不是售賣魚肉蔬菜的"菜場",也不是專供推銷洋貨的什麽"商場";這是大圈子(城市)裏的一個小圈子,形形色色,有具體而微之妙。…

Continue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西京插曲

Posted on March 17, 2017 at 6:05pm 0 Comments

四○年五月下旬,華僑慰勞團三十余人剛到了那赫赫有名的西京。就在他們到達的前一晚,這一座"現代化"的古城,受過一次空襲,繁盛的街市中,落彈數枚。炸飛了瓦面,震倒了墻壁和門窗的房屋,還沒有著手清除,瓦礫堆中雜著衣服和用具;有一堵巍然獨峙的斷垣,還挑著一枝晾衣的竹竿,一件粉紅色的女內衫尚在臨風招展,但主人的存亡,已不可知。

街上時常擡過新喪的棺材,麻衣的家屬跟著走;也還有用了三四個軍樂隊吹吹打打的。這一天,烈日當頭,萬裏無雲,人們的衣服都換了季。下午二時許,警報又響了,人和車子的奔流,以鐘樓為中心點,像幾道水渠似的向六個城門滾滾而去。但敵機並沒進入市空。…

Continue

茅盾:戰時生活剪影 蘇嘉路上

Posted on March 17, 2017 at 6:05pm 0 Comments

一一月五日的上海西站

這天下午三時,上海西站沸騰著無數的行李和無數的旅客。站內,平時是旅客們候車的地方,這天"候"在那裏的,卻是堆到天花板高的箱籠和鋪蓋。

“昨天掛了牌的行李,還堆在站裏呢,——喏,那邊,你看!今天的麽?明天後天,說不定哪天能裝出。"

月台上一個"紅帽子"大聲對一個旅客說。

①"紅帽子"當時火車站的裝卸、搬運工人所戴制帽上因箍以紅布,故被稱為"紅帽子"。…



Continue

茅盾·往事自敘 《子夜》寫作的前前後後

Posted on March 1, 2017 at 11:45pm 0 Comments

一九三○年秋,我眼疾、胃病、神經衰弱並作,醫生囑我少用眼多休息。閑來無事,我就常到盧表叔公館去,跟一些同鄉故舊晤談。他們是盧公館的常客,他們中有開工廠的,有銀行家,有公務員,有商人,也有正在交易所中投機的。從他們那裏我聽到了很多,對於當時的社會現象也看得更清楚了。那時,正是蔣介石與馮玉祥、閻錫山在津浦線上大戰,而世界經濟危機又波及到上海的時候。中國的民族工業在外資的壓迫和農村動亂、經濟破產的影響下,正面臨絕境。為了轉嫁本身的危機,資本家加緊了對工人的剝削。而工人階級的鬥爭也正方興未艾。翻開報紙,滿版是經濟不振、市場蕭條、工廠倒閉、工人罷工的消息。我又時常從朋友那裏得知南方各省的蘇維埃紅色政權正蓬勃發展,紅軍粉碎了蔣介石多次的軍事圍剿,聲威日增。尤其彭德懷部紅軍的攻占長沙,極大的振奮了人心。這些消息雖只片段,但使我鼓舞。當時我就有積累這些材料,加以消化,寫一部白色的都市和赤色的農村的交響曲的小說的想法。…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