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琦君·與尤今同遊 (上)

這兩天,我正沉醉在尤今的中南美遊記──「迷失的雨季」裡,如同與尤今攜手同遊,到達了秘魯、阿根廷、烏拉圭、巴西等在我夢境中都尚是非常遙遠的國度;進入亞馬遜叢林,歷經驚險,親耳聽那位可愛又可敬的導遊朱略西撒,娓娓講叢林中部族的傳奇故事,以及他自己的奮鬪歷程;見到了他美麗溫柔的愛侶。我也領略到各國不同的風土人情,感受到散佈在天涯海角的華人「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悽愴情懷。說實在的,我平時對閱讀遊記,興趣常不及對其他文體為高,因為我深厭那些流水賬式或日記式的枯燥敘述,或冗長的資料重組。但讀尤今的這本遊記,卻如讀傳奇小說、冒險故事,心靈為那股神奇詭譎的魅力所牽引,隨著她一路行去,欲罷不能。尤今的作品,何以能產生這一股神奇詭譎的魅力呢?我想主要原因之一是由於她寫作態度的誠懇認真。她筆下所呈現的每一處風光,每一個人物,每一種奇風異俗,都是經過她細心探索、觀察、體認、揉合了她行前對各國文化、地理歷史等背景的充分研究準備,透過筆端流瀉而出,可貴的是總帶有一份豐富真摯的感情。新加坡名詩人兼文評家周集先生,讚美她的遊記是「理性的思考,感性的描繪」,是非常中肯的。我知道尤今與她夫婿都酷愛旅遊,在出發之前,…See More
Frida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詩評) 阿雅·在科爾沁草原

1.沿著馬頭琴的旋律,我找到了 前世的馬群,拴馬樁的舊主 找到了一株草裏的河流、曠野、馬蹄聲 一個奔跑的清晨和傍晚 在科爾沁草原 就要關不住體內的豹子了 他要喊出山脈的走向 風的悲泣和嘶鳴 喊出陡峭的命運裏,一個個草原般 苦難而壯闊的一生 2.想起自稱馬一樣的女子 她率直,美貌,用河流寫詩 想起那個筆名布木布泰的室友 她安靜,內斂,有著綠色的微笑 她長髮和眼睛裏傾泄出的星光,如酒 …… 她們都是草原的女兒,有著草原般樸素的高貴我是草原的半個女兒,鄰草而生 一身草色,一顆草心 半生草命 夜深人靜時,我把一株草緊緊地 抱在懷裏 3.坐在草地上,身體的山川瞬間被充滿 和天馬行空的空一樣 和胡思亂想的亂一樣 一些發音像孩童的奔跑 但並沒有被說出周遭的空氣被酒浸過,被雲朵和大雪濾過 她們和我的心猿意馬偶爾點頭 在眺望和低頭的瞬間,我聽到一株草 說出了她的苦痛,愛 和回聲 4.草原的夜空是紅唇的盛宴 那麽多的星光如吻撲下 在嘩啦啦的聲響裏 你已找不到自己的腳該邁向哪邁向哪都是起伏的波濤漾出好看的梯子 越過紛擾、舊日子、被生活一再擠壓的肉身,進入 大自然的交響 隨著潮聲,放出蟲鳴、狼嚎…See More
Dec 21,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詩評)辰汐·吉普車行駛在草原

秋天的吉普車行駛在秋天的草原 但我們拉上窗,卻什麽都沒有看見。 達里諾爾湖畔永遠有一個神秘出口 藏在009號公路的盡頭,立著石碑 它上面寫:歷經潼關,抵湖底或蒼茫。 迷途之中,白牧羊犬站在高高的山岡 被落日牽著投進了傾瀉而來的夜色中 蒙古的草原,馬匹和情人,都停留 在曾經照亮了古戰場的月色中,還有一位 騎著白馬的少女,在夢境中擡起了頭 四個剛勁有力的車輪,帶著匈奴人的鐵騎 軋過鐘鼓破碎的早晨,一隻狼的哀嚎有如 灰色天空中一串碎玻璃碰得頭破血流 我們說,這是大塊的荒原被染成了死亡的黃色 我們說,這是荒涼的石頭從未有過的尊嚴 但這也是,一隻秋天的吉普車 心無旁騖地行駛在秋天的草原上。蕭靈均點評…See More
Dec 20,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陸紅: 等·一個美麗的錯誤·

不知從哪一年起,似乎已是很久,他和她一直在等待著,企盼著。讀中學時,他是大隊長,她是另一個班的中隊長。他是個英俊的少年,綽號叫“外國人”,高高的個,白皙的臉,挺拔的鼻。她卻是個醜小鴨,小小的眼,倔強而微翹的嘴。每學期年級考試總分張榜,他倆總名列前茅,不是他第一,就是她第一。可他們彼此記住了對方的名字,卻從沒說過一句話。每當他的身影出現在她的教室門口時,她總感覺到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向她投來深深的一瞥。有一次,當她驚恐卻又情不自禁地向站在教室門口的他望去時,他正注視著她,友好而純真地朝她微笑,她看呆了。中學畢業,他和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他在物理系,她在中文系。在圖書館和食堂不期而遇時,他依然向她投來親切而迷人的微笑,她則靦腆地向他點點頭。他沒有問她住在哪幢宿舍,她亦不知道他住在幾號樓。他們企求校園里的偶遇,等待對方主動地和自己攀談。每次走過物理實驗樓,她都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心里暗暗盼望著能出現他矯健的身影,而他,卻常常冷不防出現在中文系的閱覽室,心不在焉地翻閱著過期的書刊雜志。在一次聖誕晚會上,他和她擦肩而過。他英俊、瀟灑的紳士風度贏得眾多女生的青睞。她優雅、清秀,由昔日的“醜小鴨”變成…See More
Jan 9,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薩奇·底子

郭洛·翻譯“那女人講起藝術來盡是莫名其妙的行話,我真感到膩味,”克羅維斯對他的記者朋友說,“她老是喜歡講某些畫‘長在人身上’,仿佛這些畫是種真菌似的。”“這倒使我想起了,”記者說道,“亨利·戴普里斯的故事。我以前給你講過這個故事嗎?”克羅維斯搖了搖頭。“亨利·戴普里斯是盧森堡大公國人氏。他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當了旅行推銷員。由於職業關系,經常出國。有次在意大利北部一座小城鎮暫住時,從家信里得知,他可以分享一位已故遠房親戚的遺產。“這筆遺產的數目不大,就是從亨利·戴普里斯不抱非分之想的觀點來看也是如此,但卻驅使他考慮享受某些似乎無害的奢侈。這尤其使他想讚助以安德烈斯·賓奇尼先生的文身刺針為代表的當地藝術。賓奇尼先生可算得上意大利有史以來最有才華的文身技藝大師,可那時他一貧如洗,因此便欣然同意以600法郎的金額,在他顧主的脊背上,上自鎖肩胛骨下至腰部,用斑斕的色彩刺上《伊卡洛斯之墜亡》這幅畫。這畫的輪廓逐漸顯現時,戴普里斯先生感到有點失望,因為他原以為伊卡洛斯是個要塞,在三十年戰爭期間被華倫斯坦將軍所攻陷。可這幅作品最後完成時他感到極其滿意,因為所有那些有幸目睹這畫的人都交口稱譽,認為這是賓…See More
Jan 8,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肖甘牛編著: 燈花

從前,有一個單身漢名叫都林。他在陡山坡上開梯田種稻谷。太陽熱乎乎地射在他的身上。黃豆大的汗珠從身上一顆顆地滾下地來,再從地上滾到一個石窩窩里。不久,石窩窩里長出一株百合花,柔軟軟的梗子,綠油油的葉子,開著一朵白玉一樣的喇叭花。在紅太陽下,光芒閃閃。一陣清風吹來,百合花搖搖擺擺地發出“咿咿呀呀”的歌聲。都林靠著鋤頭,呆呆地望著:“咦!石頭上長百合花,百合花會唱歌,真奇了!”都林天天上山挖地,百合花天天在石窩上唱歌。都林挖得越起勁,百合花唱得越好聽。有一天早上,都林到山上,看見百合花被野獸碰倒了。他急忙扶起來,說:“百合花呀!這山上野豬多,我帶你回家去吧!”都林雙手捧起百合花回家,種在舂米的石臼里,放在房里窗子下面。白天,都林到山上種地。晚上,他在房里茶油燈下編竹籮筐。他鼻子聞著百合花香,耳朵聽著百合花咿咿呀呀的歌聲,臉上掛著笑容。在一個中秋節的晚上,窗外的月光明亮亮,窗里的燈光紅堂堂,都林在燈光下編竹籮筐。突然,燈芯開了一朵大紅花,紅花里面有個穿白衣裙的美姑娘在唱歌,聲音嘹亮:百合花開的呀芬芬香,燈花開的呀紅堂堂。後生家深夜趕工呀,燈花里來了個白姑娘。燈花忽地閃耀一下,姑娘從燈花里跳了下…See More
Jan 6,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劉心武·第八棵饅頭柳

丈夫是搞地質的,出差是家常便飯,總是背袋一背就走了,她從來不送。丈夫下樓出門也從不回頭張望。這回丈夫又走了。門在丈夫背後撞上時,她正站在桌邊收拾碗盤,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但門撞上以後,她卻撂下手里的東西,去往陽台。她站在陽台上朝下望。陽台下面是馬路,馬路邊上栽著一排饅頭柳,饅頭柳的樹冠又大又綠,從樓上俯看下去並不像饅頭而像帳篷。她習慣地朝陽台下往東數第八棵饅頭柳那里望去。她等待著,她知道,再過五六分鐘,丈夫的身影將在那棵饅頭柳下出現。他們這幢樓門開在沒有陽台的一面,從樓門出去繞出樓區前往地鐵入口,必從第八棵饅頭柳那兒經過,然後便被一座治安崗亭遮住視線。每次,她總是欣慰地在預計的時間、預計的位置望見丈夫寬厚的背影,特別是那只經丈夫設計,由她改制的帆布旅行背包,她總默默地對著那脊背、那背包送去她的祝福。但她從未向丈夫吐露過這隱秘的一幕,連兒子也全然未曾察覺。這天她習慣性地去往陽台一站,卻忽然不習慣起來,因為丈夫的背影遲遲沒有出現。他必得去乘坐地鐵直往北京站,不可能改往別的方向。怎麽第八棵饅頭柳下不見他的蹤影?惶急中她痛切地意識到,這往常短暫而穩拿的一瞥於她有多麽重要!她忍不住跑到樓下。樓門…See More
Jan 4, 20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二呆·第一次傷心痛哭

在人的一生中總必然會傷心地痛哭過。我傷心痛哭是在五歲的時候。桃紅柳綠的江南,午後的春風吹得人如醉欲睡。我在靜寂的回廊上,正在發呆,門口忽然響起一陣陣嘈雜聲——來了一個賣小雞雛的。在大人腿縫間,我蹲在一只大籮筐邊,聽到的只是柔美的吱吱之音,看到的是一個個小絨球擁擠地動,我真地如呆似癡了。這時只聽祖母說道:“你可以選一只屬於自己的小雞。”是春風的溫和,上蒼的慈愛揉合起的一種聲音,不但進入我的耳,也進入我的心。在小心靈上,不是一陣欣喜,而是一陣興奮。我沈默著,沒有動手,只癡癡地在看,一心一意在選一只屬於我的小雞。終於我伸出右手的食指,指向一只黑絨球,上頭還有一個小黑絨球。從賣雞人手中,我用一雙顫動的小手,緊張激動地小心捧下那只屬於我的小雞。不知為什麽,我不願將那小黑絨球放在地上,而放在了回廊上的一張方桌上。跪在長凳上,看小雞啄著一粒粒碎米,偶爾望著我,吱吱叫兩聲,那種喜悅溢滿整個小心靈。於是我想:晚上一定要帶它睡在我床上,我想到我可能會壓到它,我必須用一個盒子,讓它睡在我枕邊。小雞大概已經吃飽,一堆稀爛的便溺落在桌上,大人命令:“只能養在地上,不能養在桌上。”小心翼翼地將小雞捧下桌子,放在地…See More
Dec 30,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蓋冒克利德哉:大智大慧

王志沖·翻譯安德萊耶維奇手拿報紙,坐在沙發上打盹兒。突然,有人急促地敲窗,這使安德萊耶維奇有此不知所措,因為他住在八樓,而且他這套房間是沒有陽臺的。起初,他只當是自己的幻覺。但是,聽,敲窗聲再次傳來。陡然,窗戶自動打開,窗臺上顯現出一個男子的身影,這人穿著長長的白襯衫。安德萊耶維奇驚恐地暗想:“是個夢遊病患者吧,他要把我怎麼樣?”只見那男子從窗臺跳到地板上,背後有兩個翅膀擺動了一下。接著,他走到沙發跟前,隨便地挨著安德萊耶維奇坐下,說:“深夜來訪,請您原諒。不過,這是我的工作。有人說,我們天使逍遙自在,終日吃喝玩樂,其實那是胡言亂語。實際上,他對我任意欺壓,刻薄著呢。”安德萊耶維奇一下子沒弄懂,問:“這個‘他’是誰呀?”天使壓低聲音回答:“我告訴你吧,是上帝!”哦,明白了,明白了。那麼,上帝或者您,找我有事兒嗎?”天使說:“您要知道,我是奉他的命令來找您的。我負責分配上帝所賜的東西,也就是智慧。每個人都應該分配到智慧,或多或少罷了。可是昨天我查明,我一時疏忽,您遭到了不公正的對待,也就是說,我忘了分配智慧給您。”安德萊耶維奇怒氣沖沖,從沙發上一躍而起:“什麼什麼!您怎麼能夠如此粗心大意…See More
Dec 24,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阿諾德·貝內特: 訂婚的消息

離塵我每次從倫敦到達五聯市的時候,我的母親從來不到勃斯雷車站來接我,她總是有別的事情要做,並說要為我做“準備”工作。因此,我總是獨自一人從尼普坐車到勃斯雷。今天我自從在尤斯頓車站告別埃格尼斯登上火車之後,就一直在考慮如何把我的特大喜訊告訴母親。往常我每個星期都給母親寫信,告訴她我大部分的活動情況。她不但知道我所有朋友的名字,而且還清楚他們干什麽工作。我在信中經常提起埃格尼斯和她的家庭。但是即使是對自己的母親,我也不好意思寫信說“我想我開始愛上埃格尼斯了”;“我覺得埃格尼斯喜歡我”;“我愛她,我相信她也愛我”;“我總有一天要向她求婚”等等。我向埃格尼斯求了婚,她已經答應嫁給我,而我母親還一點也不知道我的幸福已經臨近。這就是我要告訴母親的特大喜訊。我是一個寡婦的獨生兒子,我是我母親所有的一切。而我卻跟一個她從未見過面的姑娘訂了婚,連一點情況都沒有告訴她。她肯定會大吃一驚,說不定還有些傷心——當然只是在一開始的時候。總之,這局面很傷腦筋。當我走上我家小屋前的台階,手還沒有去按門鈴,媽媽竟為我開了門。她穿著黑綢衫,別著金胸針,像平常一樣,吻了我,對我說:“嗨,菲利普!你好嗎?”“我挺好,媽媽。…See More
Dec 22,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湯吉夫·俄羅帥懷錶

兒子去黑龍江出差,為我捎回一只舊式的懷表。鍍銀外殼、羅馬字盤、航海圖案,古色古香。在上衣口袋里掛上這樣的表,便平添幾分古典紳士般的風采,很讓人高興。表盤上有字:MADE月革命前的俄羅斯產,還是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產,我便無從辨別了。只想到,倘是前者,這表就近乎文物;若是後者,那屬舊殼表新制,如同我們各地正在修建和制造的種種假古董一樣。但這表,我還是挺喜歡的。即使是新制吧,它也制得一絲不茍,古樸典雅,又走得極準,並不糊弄人的。“老毛子”的東西,我一向喜歡。雖有傻大黑粗的譏評,卻皮實,用著讓人放心。15年前,茅以升先生的外孫女在我們班上讀書,她告訴我她外公60年代從蘇聯捎回一台冰箱,一直使用至今(1980年),所以我在選購冰箱時竟毫不遲疑地選擇了蘇產的薩拉托夫牌。這冰箱容積小,噪音大,可用了十幾年,眼見得別人家的冰箱一台台壞,一台台修,它卻嗡嗡地響叫著從不出一絲半點兒的毛病。甚至到了我都盼它不如壞掉,好去另換一台大一些的時候,它也依然嗡嗡嗡嗡地恪盡職守。我的電動剃須刀,抽屜里扔著六七把,上海、浙江、深圳、日本產的都有。它們似乎抗不住我的濃密又堅硬的胡須,紛紛地折戟沈沙敗下陣來。後來偶逛洋貨市…See More
Dec 19,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打油詩與張打油

人們常把一些以俚語俗話入詩,不講平仄對仗,所謂“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詩稱為打油詩。為什麼叫打油詩呢?原來中唐時代,有一位姓張名打油的人,他就愛作這樣的詩,在以詩賦取士的唐朝,他的詩確是“別樹一幟”,引人“注目”。如他的“詠雪”就頗有名:“江山一籠統,井口一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詠雪”通篇無一個雪字,看來這位張打油作詩是動過一番腦筋的。不過張打油之所以闖出牌子,以至這類詩竟冠以他的名字稱之為打油詩,還有一段軼事:有一年冬天,一位大官去祭奠宗祠,剛進大殿,便看見粉刷雪白的照壁上面寫了一首詩:“六出九天雪飄飄,恰似玉女下瓊瑤,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掃帚的使掃帚,使鍬的使鍬。”大官大怒,立即命令左右,查清作詩人,重重治罪。有位師爺上稟道:“大人不用查了,作這類詩的不會是別人,一定是張打油。”大官立即下令把張打油抓來了。張打油聽了這位大官的呵斥,上前一揖,不緊不慢地說道:“大人,我張打油確愛謅幾句詩,但本事再不濟,也不會寫出這類詩來嘛。不信,小的情願面試。”大人一聽,口氣不小,決定試張打油一下。正好那時安祿山兵困南陽郡,於是便以此為題,要張打油作詩。張打油也不謙讓,脫口吟道:“百萬賊兵困南…See More
Dec 16,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埃德·華萊斯·多疑症

王寧節·翻譯奧特·索里夫人,這位幾乎生了一打孩子的婦人,似乎總不在睛朗的天氣或者白天里分娩。現在,本森醫生連夜開車又去出診。離索里農莊還有一段路。這時,小車前的燈光里出現了一個沿著公路行走的男性的身影,這使本森醫生感到一陣寬慰,他降低車速,注視著這位吃力地頂風行走的人。車子貼近夜行者的身邊,本森剎住車請他上車。那人鉆進了車。“您還要走很遠麽?”醫生問。“我得一直走到底特律。”那人答道。他非常瘦小,那雙小黑眼被頂頭風吹得充滿淚:“能給我一支煙麽?”本森大夫解開外衣扣子後記起自己的香煙是放在大衣的外口袋里,他把煙盒遞給正在自己衣兜里摸火柴的生人。煙燃著了,那人拿住煙盒楞神片刻,然後向本森說:“也許您不會介意?先生,我想再拿一支呆會兒抽。”他晃晃煙盒又取出一支來,不等主人回話。本森大夫感覺到,有只手觸到了他的口袋。“我把它放回您的衣兜吧。”這個瘦小的家夥說。本森急忙伸手想接住煙盒,但他不無惱怒地發現,煙盒已經裝在他的衣兜里了。片刻之後,本森說:“到底特律去?”“到一家汽車工廠去找份活干。”“戰時您在軍隊里干過麽?”“在前線開了四年救護車。”“是麽?我就是醫生,我叫本森。”“這車子里充滿藥味。…See More
Dec 14,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劉以·打錯了

一電話鈴響的時候,陳熙躺在床上看天花板。電話是吳麗嫦打來的。吳麗嫦約他到“利舞臺”去看五點半那一場的電影。他的情緒頓時振奮起來,以敏捷的動作剃須、梳頭、更換衣服。更換衣服時,噓噓地用口哨吹奏“勇敢的中國人”。換好衣服,站在衣櫃前端詳鏡子里的自己,覺得有必要買一件名廠的運動衫了。他愛麗嫦,麗嫦也愛他。只要找到工作,就可以到婚姻注冊處去登記。他剛從美國回來,雖已拿到學位,找工作,仍須依靠運氣。運氣好,很快就可以找到;運氣不好,可能還要等一個時期。他已寄出七八封應征信,這幾天應有回音,正因為這樣,這幾天他老是呆在家里等那些機構的職員打電話來。非必要,不出街。不過,麗嫦打電話來約他去看電影,他是一定要去的。現在已是四點五十分,必須盡快趕去“利舞臺”。遲到,麗嫦會生氣。於是,大踏步走去拉開大門,拉開鐵閘,走到外邊,轉過身來,關上大門,關上鐵閘,搭電梯,下樓,走出大廈,懷著輕松的心情朝巴士站走去。剛走到巴士站,一輛巴士疾駛而來。巴士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沖向巴士站,撞倒陳熙和一個老婦人和一個女童後,將他們壓成肉醬。二電話鈴響的時候,陳熙躺在床上看天花板。電話是吳麗嫦打來的。吳麗嫦約他到“利舞臺”去看五…See More
Dec 13,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趙國輝·法官

查理·哈斯克爾去世時,留下了妻子和9個孩子,他們靠一小塊土地為生,住在一所有4間屋的房子里。約翰是家里的長子,所以他的母親告訴他,他必須承擔起照顧全家的責任。那年他16歲。約翰到鎮里最有錢的人、法官多恩那兒去要一美元,那是法官買約翰父親的玉米時欠的錢。法官多恩把錢給了他。然後,法官說,約翰的父親也欠他一些錢。他說那個農夫曾向他借了40美元。“你打算什麽時候還給我你父親欠我的錢?”法官問約翰。“我希望你不要像你的父親那樣,”他說,“他是個懶漢,從不賣力氣干活。”那一年的夏天,除了星期天,約翰天天都到別人的田里干活;每天晚上和星期天全天在自己家的地里干活。到了夏天結束的時候,約翰積攢了5美元交給法官。冬季天氣太冷,不能耕種,約翰的朋友、印第安人塞夫給他提供了一個在冬季掙錢的機會。塞夫說,他將教約翰怎樣追逐、誘捕動物,獲取獸皮。他告訴這個男孩,靠狩獵他能夠掙到很多錢。但是他說,約翰需要75美元買一桿槍和捕獵用的繩、網,以及在樹林里過冬的食物。約翰去見法官多恩,說明了他的打算,法官同意借給他所需要的那筆錢。11月1日,約翰吻別了母親,和塞夫一起離開了家。他的背上背著一大袋食物、一桿新槍和捕獵用…See More
Dec 11, 20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柯里德·第一瓶香檳酒

郝平萍·翻譯當我愛上16歲的英格時,我正好17歲。我們是在遊泳池里認識的。然而,我們的友誼當時只限制在冷飲店里的約會。每當我想英格的時候(我每天要想她上百次),就興奮地等待和她的再次見面。當她真的又來到我身邊時,我事先準備好的許多美麗動人的句子都不翼而飛了。我膽怯、拘謹地坐在她身邊,手腳無處放,不知所措。英格肯定也察覺到了這些,因為她在不斷地設法讓我活潑起來,或者讓我感到我是她的保護人。我的自信心由此也堅定起來了。我拼命地鼓起勇氣,開始定期地邀請我的英格去遊泳或去冷飲店。事情朝著順利的方向發展。直到有一天英格告訴我,她對去冷飲店已感到厭倦了。那是小孩子去的地方。她要正正經經地出去一趟,像她姐姐那樣去喝一杯香檳酒。起初我裝著什麽也沒聽見。但我的耳朵里卻不停地重覆著香檳酒這幾個字。我僅有的零錢幾乎都花完了。盡管如此,我仍不露聲色,而是用漫不經心的口氣說道:“香檳酒,好呀,為什麽不去喝一杯呢!”我的話似乎在表明,喝這種飲料對我來講就像做任何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一樣。人在熱戀中是什麽都能裝得出來的。錢終於存夠了。我帶著熱戀的人來到城里最好的一座酒巴。這里富麗堂皇,婉轉動人的音樂在低聲地圍繞著我們,…See More
Dec 9, 2017

Thé l'après-midi's Blog

琦君·與尤今同遊 (上)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9 at 3:02pm 0 Comments

這兩天,我正沉醉在尤今的中南美遊記──「迷失的雨季」裡,如同與尤今攜手同遊,到達了秘魯、阿根廷、烏拉圭、巴西等在我夢境中都尚是非常遙遠的國度;進入亞馬遜叢林,歷經驚險,親耳聽那位可愛又可敬的導遊朱略西撒,娓娓講叢林中部族的傳奇故事,以及他自己的奮鬪歷程;見到了他美麗溫柔的愛侶。我也領略到各國不同的風土人情,感受到散佈在天涯海角的華人「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悽愴情懷。

說實在的,我平時對閱讀遊記,興趣常不及對其他文體為高,因為我深厭那些流水賬式或日記式的枯燥敘述,或冗長的資料重組。但讀尤今的這本遊記,卻如讀傳奇小說、冒險故事,心靈為那股神奇詭譎的魅力所牽引,隨著她一路行去,欲罷不能。…

Continue

(詩評) 阿雅·在科爾沁草原

Posted on December 20, 2018 at 11:28pm 0 Comments

1.

沿著馬頭琴的旋律,我找到了

前世的馬群,拴馬樁的舊主

找到了一株草裏的河流、曠野、馬蹄聲

一個奔跑的清晨和傍晚



在科爾沁草原

就要關不住體內的豹子了

他要喊出山脈的走向

風的悲泣和嘶鳴…

Continue

(詩評)辰汐·吉普車行駛在草原

Posted on December 19, 2018 at 10:00pm 0 Comments

秋天的吉普車行駛在秋天的草原

但我們拉上窗,卻什麽都沒有看見。

達里諾爾湖畔永遠有一個神秘出口

藏在009號公路的盡頭,立著石碑

它上面寫:歷經潼關,抵湖底或蒼茫。

迷途之中,白牧羊犬站在高高的山岡

被落日牽著投進了傾瀉而來的夜色中

蒙古的草原,馬匹和情人,都停留…

Continue

肖甘牛編著: 燈花

Posted on October 4, 2017 at 10:00pm 0 Comments

從前,有一個單身漢名叫都林。他在陡山坡上開梯田種稻谷。太陽熱乎乎地射在他的身上。黃豆大的汗珠從身上一顆顆地滾下地來,再從地上滾到一個石窩窩里。

不久,石窩窩里長出一株百合花,柔軟軟的梗子,綠油油的葉子,開著一朵白玉一樣的喇叭花。在紅太陽下,光芒閃閃。一陣清風吹來,百合花搖搖擺擺地發出“咿咿呀呀”的歌聲。

都林靠著鋤頭,呆呆地望著:“咦!石頭上長百合花,百合花會唱歌,真奇了!”

都林天天上山挖地,百合花天天在石窩上唱歌。都林挖得越起勁,百合花唱得越好聽。

有一天早上,都林到山上,看見百合花被野獸碰倒了。他急忙扶起來,說:“百合花呀!這山上野豬多,我帶你回家去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