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莫小米:導演未來

青春可買這個故事因真實而殘忍。一個20多歲的姑娘嫁了一個70多歲的老人。這老人先前已有過兩個太太,11個孩子。這會兒卻讓姑娘堅信:他愛她。過了不幾年他死了,留下巨額遺產,卻沒留下清楚的遺囑。她帶著兩個幼小的孩子,不屈不撓地與那一大家子人打官司。這起遺產官司太棘手了,一打打了10多年,將她從一個如花少婦打成一個皺紋叢生的中年婦人,還不見一點眉目。但她毫無懈怠之意,她願一直打下去,為了維護自己與孩子的合法權益。要是再打上10多年,她要把自己打成一個老嫗了。到那時,巨額遺產還到不了手怎麽辦?巨額遺產到手了又怎麽樣?哲人們曾朗朗地說:金錢買得了這,買得了那,卻買不到青春。未曾想到連青春都可以買到。耄耋老人臨死的那一霎,與人間達成最後一筆交易,重金買走了少妻的青春。貧富訣論”“早些年,我們大多很窮。如今我們中的一些人富起來了,另一些人依然很窮,便聽說很多當初的患難之交而今訣別的故事,很多。稍稍會寫些文字的人將這些貧富絕交的故事寫出來發表,或詳盡描述,或一笑帶過,或忿懣,或調侃。但有一點決無歧義:貧富絕交,準定是富起來那個人的不是,他錢多了,心黑了,人變了,嫌棄窮朋友了。而且,他雖富猶貧,因為他連…See More
Sep 1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愛亞·打電話

第二節課下課了,許多人都搶著到學校門口唯一的公用電話前排隊,打電話回媽媽送忘記帶的簿本,忘記帶的毛筆,忘記帶的牛奶錢……。一年級的教室就在電話旁,小小個子的一年級新生黃子雲常望著打電話的隊伍發呆,他多麼羨慕別人打電話,可是他卻從來沒有能夠踏上那只矮木箱,那只學校置放的、方便低年級學生打電話的矮木箱……。這天,黃子雲下定了決心,他要打電話給媽媽,他興奮地擠在隊伍里,隊伍長長,後面的人焦急地捏拿著銅板,焦急地盯著說電話人的唇,生怕上課鐘會早早地響,而,上課鐘終於響起;前邊的人放棄了打電話,黃子雲便一步搶先,踏上木箱,左顧右盼發現沒人注意他,於是抖顫著手,撥了電話。“媽媽,是我,我是雲雲……”徘徊著等待的隊伍幾乎完全散去,黃子雲面帶笑容,甜甜的面對著紅色的電話方箱。“媽媽,我上一節課數學又考了一百分,老師送我一顆星,全班只有四個人考一百呢……”“上課了,趕快回教室!”一個高年級的學生由他身旁走過,大聲催促著他。黃子雲對高年級生笑了笑,繼續對著話筒:“媽媽!我要去上課了,媽媽!早上我很乖,我每天自己穿制服、自己沖牛奶、自己烤面包,還幫爸爸忙,中午我去樓下張伯伯的小吃店吃米粉湯,還買油豆腐,有的…See More
Sep 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米爾沃·肯尼迪 :廚房中的謀殺

傅國興·翻譯羅伯特·莫理森現在是一位富翁,可是他年輕時卻干過不少荒唐、甚至違法的事。只有一個人知道他的底細,那就是他學生時代的夥伴喬治·馬寧,他有幾封十分要緊的信至今攥在馬寧手里。這位馬寧熬過了幾年鐵窗生涯,出獄之後決計敲莫理森一筆竹杠。他料定莫理森會出一大筆錢來換取自己對往事的緘默。然而他卻不知道,現在的莫理森早已今非昔比了。在給了馬寧一些錢之後,莫理森決定事情應該打住,到此為止了。經過一番周密計劃,莫理森在一天晚上來到馬寧居住的那所小房子。他把一包安眠藥放進了威士忌杯子里。當馬寧失去知覺後,莫理森就把他的頭放入煤氣竈膛內,準備按計劃打開煤氣開關。這樣一來,不管事後誰發現,都會以為馬寧是自殺的。一切順利,莫理森伸一伸腰,長出一口氣。他環顧了一下這間小小的廚房,又掃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馬寧。他又往馬寧頭下放了一塊墊子。他也拿不準這樣做有沒有破綻。他覺得一個人要是自殺,應該弄得舒服些。莫理森事先已經脫掉了鞋子,所以在屋子里走動沒有一點響聲。所有的窗簾都拉得嚴嚴的,即使打開全部電燈也不用擔心會被外面的人發現。他立即著手實施自己的計劃:任何表明他與馬寧有關系的東西都無論如何不能留下。郵局送來的這…See More
Sep 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蘭斯頓·休斯:初秋

汪永安·翻譯 多夢的時節里,他們相愛了。在夜晚柔美的燈光下,他們一起漫步,談論著各自的生活,向往著未來的甜蜜,那是一段多麼美妙的時光啊。然而,一些瑣事漸漸地在他們之間引起了隔閡。爭吵、和好,再爭吵。最後,他們分了手。瑪麗又遇到了一個男子。她以為她愛上了他,於是,他們結合了。而比爾懷著一顆受傷的心,默默地離開了那個幽靜的小城。光陰荏苒,幾年後的一天,當她路過華盛頓廣場時,卻意外地看見比爾正站在離她只有幾米遠的一棵樹下。“比爾。”她喊道。他轉過頭來,似乎沒有馬上認出她。對他的記憶來說,她顯得太老了。“瑪麗,你從哪里來?”他奔了過來。她下意識地仰起臉,想要承受過去一樣甜蜜的吻。可是他只是伸出了手。“我現在住在紐約。”瑪麗說。“噢……”比爾輕輕地微笑著,嘴角很快地抽動了一下。“比爾,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怎麼樣了。”“我現在是律師,就在市區上班。”“已經結婚了?”“是的,有兩個孩子。”“噢。”她不知再說什麼了,只是呆望著他。人們三三兩兩地從他們身旁走過,沒有人注意他們。時間已是下午了,太陽眼看就要西落,他們都感到了初秋的涼意。“你過得怎麼樣?”他問她。“我有3個孩子,我在哥倫比亞公司的會計部工作…See More
Aug 2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易斯·出租車司機

梁棟·翻譯我們在自己的生活中總是被物質的占有欲所裹挾,被無盡的雄心所推動,千方百計去獲得高薪的工作,坐豪華的汽車,住闊綽的房子。也有另一種人,他們終其一生,不刻意追求,表面上窩里窩囊卻又乖巧油滑。也許,我們同這種人的友誼才是真正富有的標志,它標志著我們寧願去過簡樸的生活,羨慕對這種生活心滿意足的人們。我就曾認識這樣一個人,那是在我剛從法學院畢業的時候。我那時是那樣的自信而又雄心勃勃,仿佛世間的事情沒有一件辦不成的。我想往上爬,躋身於上流社會並且財運亨通,我想出人頭地結交法律界名流。但我沒有料到工作後遇到的第一件事就辦得極不順利。那天,我的上司派我到名叫新繆靈的農村小鎮,給一名叫奧利弗·盧肯斯的人送傳票。我們需要這個人在法律程序上做證人,可是他對我們發去的信函不予理睬。當我到達新繆靈這個小鎮時,所見到的情況頓時使我對恬靜、簡樸的田園風光所懷的那種熱烈情緒一落千丈。那里的街道像淌著爛泥的河流散發著刺鼻的氣味。唯一使人看著順眼的是那位車站的郵遞員。他大約40來歲,一副憨厚快活的神情。他的工作服顯得很邋遢,但很合體,一眼可以看出他是一位下層人。我告訴他我想找一位名叫奧利弗·盧肯斯的人。“盧肯斯…See More
Aug 2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阿瑟·戈登翁:第一次打獵

顯雄他父親問道:“準備好了嗎,孩子?”傑里米急忙點點頭,並把槍撿起。他的手戴著手套,顯得笨拙。父親把門推開,兩人一起走進嚴冬的曙光里,把小窩棚的舒適、煤油爐的溫暖、鹹肉和咖啡的誘人氣味一古腦兒都留在身後。他們在窩棚前站了一陣,呼出的氣體立即變成白色的蒸氣。眼前是一望無垠的沼澤、水面和天空。要是在平時,傑里米就會叫父親等一等,以便他擺弄照相機,把景物收進境頭,不過今天不行。今天是莊嚴的日子,14歲的傑里米要第一次打獵。其實,他並不喜歡打獵。自從父親給他買了支獵槍,教他瞄著泥鴿子射擊,並說要帶他來海灣這個小島打獵,他就不高興。但他決定要把這件事對付過去,因為他愛父親,世上他最希望得到的就是父親的讚揚。今天早上如果一切順利,他知道他會受到讚揚的。來到面海的埋伏點,里面很窄,只放著一張長凳和一個彈藥架。傑里米緊張地等待著。天已大亮。在海灣的遠處,一長串野鴨在冉冉上升的旭日的背景下一掠而過。為了緩和一下情緒,他以水銀色的水面為背景給他父親拍了一張側面照片。接著他匆忙把照相機放在架子上,拿起槍。“上子彈吧,有時它們會一下子就飛到你的頭頂上的。”父親看著兒子把槍扳開,裝上子彈,把槍還原,也給自己的槍…See More
Aug 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奧亨利·出獄者

一一個獄卒來到監獄的制鞋工場,把正在那里專心縫鞋的吉美·瓦倫丁帶到前面辦公室。獄官把一張由州長簽署的赦免令遞給吉美,吉美懶洋洋地接過了它。他被判刑4年,已服刑10個月,由於在獄中立功,如今,他被提前釋放了。“好了,瓦倫丁。”獄官說,“你明天上午可以出去了。打起精神來,好好做人,你本質不是壞人。不要再撬保險箱了,正正當當地生活吧。”第二天上午,吉美穿著很不合身的成衣和一雙走起路來吱吱作響的皮鞋,站在獄官的辦公室外。一個辦事員給吉美遞了司法當局借此表示期望他重新做人的一張火車票和一張5元的鈔票後,便和他握手道別了。吉美徑直走向一家餐館。他在那里享用了一只烤雞和一瓶白灑,初次嘗到了自由的美好滋味。然後,他輕閑地踱過火車站。他將一個2角5分的硬幣丟進了坐在門口的瞎漢的帽子里,接著便登上了火車。3小時後,他到達了伊利諾州邊界的一個小鎮。他走到由一個名叫邁克·陶倫的人經營的咖啡店,和邁克握了手。“很抱歉,我們沒能早一點弄你出來,吉美老朋友,”邁克說,“你還好吧?”“還好。”吉美說,“我的鑰匙呢?”在樓上他的房間里,一切和他離去時完全一樣。吉美把挨墻的折床拉開,推開一扇壁板,拖出一只塵封的箱子。他打…See More
Aug 19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蕭功秦:晉豫之行手記 下

2006年8月12日星期六 晴 士紳文化的消亡 觀盲人表演陵川氣候極為涼爽,真是度夏的好去處。上午正式召開“陵川郝經學術研討會”。來的人沒有人認識我。這是過去開會很少經歷的。但這也給我很大的自由。可以無拘無束。 第一位發言人對山西現狀作了大體介紹如下,全縣25萬人口,占地1000余平方公裏,12個鄉,377村,平均一鄉31村。(每個行政村平均5百人左右。)森林覆蓋達全縣總面積一半。處於太行南之頂,海拔1200米以上,故氣候涼爽。此地自1938年以來就是共產黨控制之下,八路軍司令部就在此地。1945年就解放。但凡是共產黨治理的老區,不但過去窮,現在也是最窮的,這一點很值得深思。 發言人先後對文化概況作了如下介紹。山西魏晉南北朝時是後趙石勒控制區,此地有魏晉南北朝初期永嘉之亂崛起的石勒這個殺人魔王的墓地。縣城內的崇安寺即為此而建。宋金時代,出過七個狀元。(北宋狀元只有一人,而金則有六人。)過去進士多達九十三名。原因是北宋時程頤在此做過三年縣令,他建立的書院,培養了大批人材,其中就有元代大文豪元好問。書院轉變了此地的風氣,郝經出生時已經有了六世的家學淵源。他正是在這種環境中出現的。…See More
Aug 15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蕭功秦:晉豫之行手記 上

幾個月前就收到來自山西陵川縣發來的邀請信,邀我參加今年八月在該地舉辦的元代大學者郝經的學術研討會。我雖然已經多年不搞元史了,但這個會卻對我有莫大的吸引力,陵川是晉中南的文化古城,一個縣就有十四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那地方處於太行山南麓頂部,古老的三晉的風土人情,對於久處東海之濱的上海人,遠比對內地人具有更強烈的吸引力。許多年前,當我還是一個青年工人時,曾作為一個青年漂泊者,獨自一人從風陵渡過黃河進入晉南,在那裏的芮城觀摩過七百年前的元代永樂宮壁畫,而晉中南地區則從來沒有去過。今後也不太可能有其他機緣。於是考慮從多年前給學生上課時用過的元史講義中,摘出有關的一段金末元初士大夫與蒙古統治者關系的內容,再加以若幹發揮,權作這次討論會發言的題目。 鄭州印象…See More
Aug 14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希君·大事故

全大連的人都知道1987年9月下旬那場交通事故——僅僅知道發生了一場車禍而已。那天晚上8點30分左右,從甘井子站開往市內的最後一班公共汽車駛到金三角立交橋下的鐵軌中央時,出現了故障,司機和兩名女售票員一個勁催乘客下車,幾分鐘里卻沒人動。遠處的火車就要開過來了。頭發直立的鐵路信號員提著信號燈搖疼了胳膊,火車還是剎車不住!“來火車了!快下車吧!”嗓門快啞了。擠在車門邊的人仍一動不動。也許車很快就發動起來了,這是最後一班車!沒車走回去,還不得累死!工廠制度才不管你昨晚累個夠戧!干了多年,干好干壞都掙一樣的錢,還沒叫活累死過呢,倒要在路上累一下,不壞!……(這些話都是些目擊者後來說出來的。)直到刺眼的車燈帶著死神的狂笑猛紮過來時,他們才恐懼了,可是晚了……那晚死亡4人,傷20余人,《大連日報》和大連電視臺都做了一般性報道。據一位了解內情的目擊者說:“兩個死亡的女售票員中,有位很美的姑娘正準備1987年‘十·一’結婚,車座上還放著新買的結婚用品……”我敢打賭,這類惡性事故不會結束。 See More
Aug 9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鄧康延:第六顆戒子

我17歲那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臨時工作。母親喜憂參半:家有了指望,但又為我的毛手毛腳操心。工作對我們孤女寡母太重要了。我中學畢業後,正趕上大蕭條,一個差事會有幾十、上百的失業者爭奪。多虧母親為我的面試趕做了一身整潔的海軍藍,才得以被一家珠寶行錄用。在商店的一樓,我干得挺歡。第一周,受到領班的稱讚。第二周,我被破例調往樓上。樓上珠寶部是商場的心臟,專營珍寶和高級飾物。整層樓排列著氣派很大的展品櫥窗,還有兩個專供客人看購珠寶的小屋。我的職責是管理商品,在經理室外幫忙和傳接電話。要干得熱情、敏捷,還要防盜。聖誕節臨近,工作日趨緊張、興奮,我也憂慮起來。忙季過後我就得走,回覆往昔可怕的奔波日子。然而幸運之神卻來臨了。一天下午,我聽到經理對總管說:“艾艾那個小管理員很不賴,我挺喜歡她那個快活勁。”我豎起耳朵聽到總管回答:“是,這姑娘挺不錯,我正有留下她的意思。”這讓我回家時蹦跳了一路。翌日,我冒雨趕到店里。距聖誕節只剩下一周時間,全店人員都繃緊了神經。我整理戒指時,瞥見那邊櫃台前站著一個男人,高個頭,白皮膚,約模30歲。但他臉上的表情嚇我一跳,他幾乎就是這不幸年代的貧民縮影。一臉的悲傷、憤怒、惶…See More
Aug 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京之春·等待

他們認識了三年。二人同是羞澀內向,個性保守。他從來沒在她面前提過愛,她依稀可從他羞澀眼眸中察覺那一股灼灼愛意。幾次三番,她向他暗示鼓勵,他卻仍是木吶呆傻,不敢開口。歲月飄逝,三年後她跟另一個男孩訂婚了,在訂婚前夕卻仍忘不了他。“如果他現在開口,說出那一句話,我還願意回到他的懷抱。”在親友祝福聲中她這麽想著,可是他什麽也沒表示,只不過眼神里多了一股淡淡的憂郁。終於,到了結婚前夕,在她新婚的喜悅中卻摻雜著一股淡淡的哀傷。“如果他現在開口,說出那一句話,我還願意放棄一切,選擇這份遲來的幸福。”在試穿新婚禮服的一刻她這麽想著,可是他什麽也沒表示,只不過眼神中的憂郁更濃了些。五十年後,二人都已白發蒼蒼。終於,她先倒了下去,在病危中,他遠從外地來看她。她緊緊握住他的手,把一生中的疑惑與等待化成一句問話:“告訴我,你究竟在等待什麽?”他四顧無人,顫抖著聲音說出了也是他一生中的仿徨與等待:“我在等你。”“等我什麽?”“等你先開口啊!” See More
Aug 3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雪州濱海黃金海岸 鄉鎮·八丁燕帶

走進歷史,回到從前的八丁燕帶 Bestari Jaya Bersejarah 八丁燕帶新村是位於雪州瓜拉雪蘭俄縣內的一個小鎮,從吉隆坡向西方走大約一個小時車程,經過甲洞,雙溪毛儒和依約新村,便可到達八丁燕帶。                                        (Batang Berjuntai Socfin Estate 1903 來自印度的膠園工人)…See More
Aug 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吳仲達·玩玩地名

八打靈舊區還保留新村的模式,但多數屋子已經翻新成為現代化房屋。地名有“八”字的首推“八打靈再也(Petaling Jaya),這個地方早年是英國人的膠園,稱為Effingham Estate,佔地1200英畝。英國人在1950年開發這個地方成為吉隆坡的衛星市。                                                                                      (八打靈東南亞花園寶石戲院) 1952年,英國欽差大臣鄧普勒中將,也是八打靈縣議會主席,把附近地區的800家華人遷居到八打靈,防止他們接濟馬共,這便是八打靈舊區(Old Town)的來源,鄧普勒沒有把它列為新村看待。…See More
Jul 3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蕭功秦:日本歸來致友人的信 下

晚上,去看一位當地朋友,他是本地一位幹部,這可是讓我了解民情的大好機會。於是我們就攀談起來。以下是他談的一些要點。一,中國現行的體制根本上是官民對立的體制,官是對上面負責的,要對下面實施上面的要求,並不對下面負責。老百姓對上面派來的官,看到的只是又來向自己索取什麽東西了,從內心就是抵制的。二,一個人到了鄉裏當官,…See More
Jul 2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蕭功秦:日本歸來致友人的信 上

我於前天剛從日本返回上海家中,七天旅行頗有收獲。這是我第三次去日本,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旅遊。我們有幸遇上一位頗有見解的華僑導遊。他八十年代來到日本,在日本定居二十多年,見多識廣,又善於思考,與他攀談,也很是投緣,一路上分享著他對日本的經驗與感受。導遊一開頭就告訴我,日本人性格是內向的。我確實註意到日本每家人家都不喜歡開窗戶,連小旅館也是如此。導遊打趣說,他家的窗戶從來不關,因為鄰居都關窗,他開窗也就等同於關窗。後來我坐地鐵也發現,日本人在車廂裏決沒有中國地鐵裏那種輕松自然的氣氛,似乎所有的人都沈默無語。日本這個民族確實很特殊,導遊說日本人重義不重情,這一看法幫助我解決了一個過去始終無法解釋的疑問,記得有一個日本海軍士兵的二戰回憶錄中記述,當年他們把一艘美國軍艦擊沈時,會整齊地站在甲板上向沈入海中的美國戰艦與軍人致最後的敬禮,全世界恐怕很少有一個民族會以這種方式對待沈入海中的敵人。另一方面,日本人與人之間有一種約定俗成的距離感,這也就是重義不重情吧。總的說來,大多數日本人對中國人既談不上愛也談不上恨,老一代中那種提倡一衣帶水的親華派已經淡出了,另一方面,土肥原式的以侵華為己任的周遊中國全境…See More
Jul 26

Thé l'après-midi's Blog

蕭功秦:晉豫之行手記 下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2pm 0 Comments

2006年8月12日星期六 晴 士紳文化的消亡 觀盲人表演

陵川氣候極為涼爽,真是度夏的好去處。上午正式召開“陵川郝經學術研討會”。來的人沒有人認識我。這是過去開會很少經歷的。但這也給我很大的自由。可以無拘無束。



第一位發言人對山西現狀作了大體介紹如下,全縣25萬人口,占地1000余平方公裏,12個鄉,377村,平均一鄉31村。(每個行政村平均5百人左右。)森林覆蓋達全縣總面積一半。處於太行南之頂,海拔1200米以上,故氣候涼爽。此地自1938年以來就是共產黨控制之下,八路軍司令部就在此地。1945年就解放。但凡是共產黨治理的老區,不但過去窮,現在也是最窮的,這一點很值得深思。…




Continue

蕭功秦:晉豫之行手記 上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1pm 0 Comments

幾個月前就收到來自山西陵川縣發來的邀請信,邀我參加今年八月在該地舉辦的元代大學者郝經的學術研討會。我雖然已經多年不搞元史了,但這個會卻對我有莫大的吸引力,陵川是晉中南的文化古城,一個縣就有十四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那地方處於太行山南麓頂部,古老的三晉的風土人情,對於久處東海之濱的上海人,遠比對內地人具有更強烈的吸引力。許多年前,當我還是一個青年工人時,曾作為一個青年漂泊者,獨自一人從風陵渡過黃河進入晉南,在那裏的芮城觀摩過七百年前的元代永樂宮壁畫,而晉中南地區則從來沒有去過。今後也不太可能有其他機緣。於是考慮從多年前給學生上課時用過的元史講義中,摘出有關的一段金末元初士大夫與蒙古統治者關系的內容,再加以若幹發揮,權作這次討論會發言的題目。





鄭州印象 從晉城到陵川…

Continue

雪州濱海黃金海岸 鄉鎮·八丁燕帶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24pm 0 Comments

走進歷史,回到從前的八丁燕帶 Bestari Jaya Bersejarah 八丁燕帶新村是位於雪州瓜拉雪蘭俄縣內的一個小鎮,從吉隆坡向西方走大約一個小時車程,經過甲洞,雙溪毛儒和依約新村,便可到達八丁燕帶。



                                       (Batang Berjuntai Socfin Estate 1903 來自印度的膠園工人)…

Continue

蕭功秦:日本歸來致友人的信 下

Posted on July 26, 2017 at 7:57am 0 Comments

晚上,去看一位當地朋友,他是本地一位幹部,這可是讓我了解民情的大好機會。於是我們就攀談起來。以下是他談的一些要點。

一,中國現行的體制根本上是官民對立的體制,官是對上面負責的,要對下面實施上面的要求,並不對下面負責。老百姓對上面派來的官,看到的只是又來向自己索取什麽東西了,從內心就是抵制的。

二,一個人到了鄉裏當官, 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土匪”。因為你用溫和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下面當村官的那些幹部根本不把你這個上級當一回事,你只有說,這是上面的任務,你不在兩周內完成就罷了你,只有講這樣的硬話,下面才不會麻木。時間一長,就是你就是“土匪腔”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