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健剛·東洋女諜案(中)

姑娘慢慢地立起,但身子未立直又坐下了。這一行動被廠長察覺,說道:“松崎女士,歡迎你發表見解!”松崎走上講台,先是略有緊張,漸漸地,鎮靜如常。流利的英語,準確地一口氣講出了20多條英國在造船方面勝過日本的地方,聽眾被這少有的高度歸納迷住了。緊接著,她又講了30多條見解,表明在這些領域,日本的技術處於領先地位。會場的氣氛立刻活躍起來。松崎的發言,像是打開了造船科學家的心底,開闊了他們的眼界。會後,皮爾遜廠長立即組織專家隊伍,按松崎的建議改進,船廠接連出現了技術上的重大突破。根據松崎改進船體線型設計可提高航速二節的建議,建造了一艘聯絡艇。在不增加發動機功率的情況下,提高航速二節。松崎的名字和這奇跡般的成就一起,傳遍了全廠,傳遍了整個英國的造船界。約與納皮爾船廠那種熱火朝天的景況相比,在另一隅的潛艇研制基地里,顯得格外冷清。東方的美女,優秀的艦船設計師,已經在這里的每一個潛艇設計師口中傳頌。“既然這位來客如此忠於大英帝國,又有著殺父之仇,為什麽一定要把她關在潛艇研制的大門之外呢?”不少設計師向總設計師提出了這樣的質問。這場矛盾和風波,猛烈地沖擊到總設計師詹姆·普雷斯那里。他一直為潛艇研制中的重…See More
2 hours ago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王健剛·東洋女諜案(上)

1938年深秋的一天,英國納皮爾船廠廠長皮爾遜奉政府和海軍部之命率領“亞馬爾號”商船在日本公海附近遊弋著,期望搜集到日本海軍、特別是潛艇的一些活動和訓練動向,幾天來一無所獲。這天清晨,聚精會神的船員們突然聽到一個女人恐怖、微弱的呼喊聲:“嗨爾普!嗨爾普!……”(英語:救命啊!)“喀幽美希喲!喀幽美希喲!……(日語:救命啊!)海面上大霧茫茫,視距不到10公尺。皮爾遜命令:“救生艇立即起航,沿著呼喊聲方向搜索!”30分鐘後,救生艇拖回一摩托小艇,吊上甲板。隨船而來的特工人員立即對摩托艇進行檢查。小艇由艇體和一台小型發動機構成,十分簡單。發動機的燃料已經耗盡。一個失去知覺的年輕姑娘,橫躺在一具男屍上。“緊急搶救!”特工隊長波特上校命令。醫護人員迅速把姑娘推進醫療室。“死屍立即送特檢室!”隨著波特的第二道命令,男屍被特工人員推走了。“哈維!繼續檢查摩托艇!”第三道命令下達後,人員均離開甲板,只有哈維一個人繼續察看小艇。一個細微的嘀噠嘀噠聲,從摩托艇里傳出。哈維立即呼喊:“有——情——況!”話音剛落,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船長和波特迅速趕到甲板,只見小艇已經粉碎,哈維的屍體橫掛在船舷邊。事非尋常,…See More
yesterda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張正國·崔八娃

一陣狗咬,來不及跑,崔八娃被抓了壯丁。後來,八娃交械成了解放軍。他是文盲,便與一群文盲接受掃盲教育。字識了上千,文化教員讓大家學作短文。有人寫翻身不忘共產黨;有人寫幸福全靠毛主席。十次作文一個模子。八娃卻換著花樣寫。今天擬題《一盞油燈》;明天又寫《狗又咬起來了》。總從細微處著眼,娓娓道來,那對共產黨的情感,卻比喊口號的人來得深沈。教員慧眼識才,全力舉薦。中國文壇便有了崔八娃大名。一九五五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集,崔八娃名排劉白羽、峻青之後。一篇《狗又咬起來了》,選進小學四年級課本。全軍文藝創作會,與高玉寶比肩走進人民大會堂;與中央首長合影,此二人安排站在毛澤東主席身後。共產黨手把手培養的作家,該受此優待。一時“南高北崔”之說成為時髦話題。崔八娃時運不佳,遭妒開除回陜西安康老家。小山村的濃霧鎮住了他的心。挖老鐝頭扛老板鋤揮砍柴刀,八娃從此拿不動的是那桿筆。北京某機構編文學辭典,千回百折在深山找見崔八娃。又見八娃,見的是一片蒼老,赤紅的眼里盡是眼淚。將著名“崔八娃”的文章展示,其中大半字已不為崔八娃所識,只一臉的漠然與惶然。來人禁不住喟然淚珠如雨。此實人間大悲哀也!See More
Frida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張林·大錢餃子

那一年,是動亂的第二年吧,我被劃進了浩浩蕩蕩的黑幫隊伍里。那時的黑幫是多,可以整班整排地編制起來。我在那長長的隊伍里倒不害怕,覺得不孤單。怕的就是遊斗汽車開到自己家門口,這一招太損了。嘿,越害怕還越有鬼,有一次汽車就真的開到了家門口。那八旬的老母親看見了汽車上的我,嘴抖了幾抖,閉上眼睛,扶著墻,身子像泥一樣癱了下去。妻子竟忘了去扶持母親,站在那兒,眼睛都直了,跟個傻子一般。我擔心老母從此會離我而去。謝天謝地,她老人家總算熬過來了。轉眼到了除夕。還算萬幸,除夕這一天竟把我放回家了。一進家門,母親用一種奇怪的眼光打量我,好像我是撞進這個屋里來的陌生人。然後,她一下撲過來,摸著我的臉,像摸一個嬰兒的臉那樣。最後,她竟把臉埋在我的懷里,嗚嗚地哭起來。妻子領著孩子們只遠遠的站著,好像不好意思往前來,也在那兒哆哆嗦嗦地哭。“媳婦,快包餃子,過年!”母親對妻子說。妻子痛快地答應,只是樣子有點慌亂。於是,一家人忙起來,剁餡、和面,孩子們也像上足了發條的玩具車開始跑動起來……節日的味道總算出來一點了。一會兒,全家就圍在一起開始包餃子。這時,母親忽然想起一件什麼事,拍一下大腿說:“哎呀,包個大錢餃子吧,誰…See More
Thursda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吳宏一·天橋

我有事到新竹去,想到公路局北站搭中興號。我習慣在火車站前站買張月台票,越過天橋,到後站出口去搭車。計程車在火車站前停下來。我付了錢,下了車,走向服務台。服務台前站著幾個旅客,一個在詢問班次和車程,其他的排隊買月台票。說是排隊,並不正確,因為那幾位旅客環立台前,並沒有按次序排隊。可是,買票的時候,卻還是先到的先買,後到的禮讓。我排在一位旅客的後面。輪到我買票的時候,我正要把錢交給服務人員,一只枯瘦的女人的手卻橫在我的面前。我側頭一看,是一個頭發蓬散、形容憔悴的中年婦人,背著一個熟睡的嬰兒,站在我左邊。她正眼也不瞧我一下,徑自把錢丟在服務台:“兩張!”服務人員看看我,沒有什麽表情的收下她的錢,拿出兩張月台票和零錢,丟在她面前。她默默地拿起來,轉過頭走了。還是沒有瞧我一眼,好像她不排隊搶在我前面買票,是天經地義的事。“總該說聲對不起吧?”我內心這樣嘀咕著。一面買票,一面用鄙夷的眼光回頭去瞪她。正好聽到她向熙攘的人群中喊著“阿順仔!阿順仔!過來……。”持月台票,進了月台。第一月台上的旅客相當多,正等候南下的班車進站。我走向天橋。天橋左側新裝了一部自動電梯,不用爬階梯就可直上天橋。上了天橋,旅客…See More
Nov 1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鄢烈山·從前有座山

從前,山上有座廟,廟里有兩個和尚,都有希望繼承祖師的衣缽,成為本寺的長老。和尚甲十年前曾雲遊四海,遍登名剎,廣訪高僧,日講夜參,證得『純凈圓德』。投奔本寺以來,以真悟妙解超越眾徒子徒孫之上,受到全體僧眾的敬重。和尚乙的優勢是,自幼在本寺出家,幾十年遵守清規戒律,一絲不茍;率領眾徒子徒孫服侍長老唯恭唯謹,唯命是從;雖不能在將來使本寺聲聞禪林成為一方名山,但定會不壞本寺規約,維持原有場面。長老自知圓寂之期難定袈裟傳給哪個。半夜,他來到大雄寶殿焚香禮拜畢,拾起『功德箱』上一枚銅錢來蔔斷。各位施主,您猜哪一個被我佛如來選中了?從前,山上有座廟,廟里有兩個和尚,先後為本寺『住持』。甲和尚帶領眾僧在叢林靜修,一切遵奉『百丈清規』,唯以禮佛為事,內部管理雖然井然有序,寺廟卻日益衰敗。因為附近的一些地痞無賴常常滋事騷擾,毆打僧眾,侵占廟產,無一寧日。不堪受欺淩的和尚紛紛遊方去了。乙和尚自告奮勇任住持收拾殘局。他采取的第一條措施是抽調骨干種好上等名茶,送往本縣衙門和附近一家鄉紳;第二條措施是騰出一間偏殿做接待室,高檔幾案茶具,名貴古董書畫,布置得『超一流』,專供官紳及其家眷拜佛進香時休息。雖有不僧不俗結…See More
Nov 1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鐘麗思·地鐵賣唱女

四年前一個下午,我將提包又遺忘在地鐵的座位上,才走出路面,就有只小手扯我的衣角:“哈羅,中國人!您丟東西了。”我轉過身來,見一張白如粉團的臉蛋兒正朝我笑:“我翻過提包了:一個身份證,一件衣服,一本書,不是麽?”那是個十來歲的小姑娘,眉毛又細又濃,柔柔地幾乎延伸到鬢際。我一面道謝,一面伸手去接那個背包。“請等等,”她好敏捷地將背包藏在身後,說,“您付多少錢?”“50法郎。好麽?”“不夠的。”她仰起那張美麗的臉,搖搖頭,問我,“您知道去警察局補領一個身分證的價錢是多少麽?”“知道知道,是160法郎。”“那麽,我應該掙得80法郎——等於您有一半我讓一半。不是麽?”我哈哈大笑,卻怎麽也湊不夠這個數。我告訴她,我家不遠,請她跟我回去拿,來回10分鐘就可以了。“那麽,您就要多付10法郎了,因為您將耽誤我的工作。”我們一起回家去。“您可以叫我烏阿瑪哈小姐。”她說,一本正經地。一路上,她告訴我,她是阿爾及利亞人。姐弟共5人個,大姐15歲,小妹才2歲。這不正是應該上學上幼兒園的年齡麽?“我們當然讀書!”她口齒伶俐得很,只是帶了些微北非口音,“放了學就工作唄,嗯,當然,是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們干兩個工作日。…See More
Nov 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哈巴特·霍利:德軍剩下來的東西

易名·翻譯戰爭結束了。他回到了從德軍手里奪回來的故鄉。他匆匆忙忙地在路燈昏黃的街上走著。一個女人捉住他的手,用吃醉了酒似的口氣和他講:“到哪兒去?是不是上我那里?”他笑笑,說:“不。不上你那里——我找我的情婦。”他回看了女人一下。他們兩人走到路燈下。女人突然嚷了起來:“啊!”他也不由抓住了女人的肩頭,迎著燈光。他的手指嵌進了女人的肉里。他們的眼睛閃著光,他喊著“約安!”把女人抱起來了。See More
Nov 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艾·辛格·蠢人的天堂

某一時,某一處,有一個叫卡狄施的富人。他有一獨子名阿特塞。卡狄施家中一位遠親孤女,名阿克薩。阿特塞是個身材高大的男孩,黑頭發黑眼睛。阿克薩是藍眼睛金黃頭發二人年紀大約一樣。小時候,在一起吃,一起讀書,一起玩。長大了之後二人要結婚那是當的事。但是等到他們長大,阿特塞忽然病了。那是沒人聽說過的病:阿特塞自以為是已經死了。他何以有此想法?好像他曾有一個老保姆,常講一些有關天堂的故事。她曾告訴他,在天堂里既不需工作也不需讀書。在天堂,吃的是野牛肉鯨魚肉;喝的是上帝為好人所備下的酒;可以睡到很晚再起來。而且沒有任何職守。阿特塞天生懶惰。他怕早起,怕讀書。他知道有一天他須接辦他父親的業務,而他不願意。既然死是唯一進天堂的路,他決心越早死越好。他一直在想,不久他以為他真的死了。他的父母當然是很擔憂。阿克薩暗中哭泣。一家人竭力說服阿特塞他還活著,但是他不相信。他說:“你們為什麼不埋葬我?你們知道我是死了。因為你們,我不得到天堂”。請了許多醫生檢視阿特塞,都試圖說服這孩子他是活著的。他們指出,他在說話,在吃東西。可是不久他少吃東西,很少講話了。家人擔心他會死。於絕望中,卡狄施去訪問一位偉大的專家,他是以…See More
Oct 2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阿湛·穿黑衣的女人

這篇文章我保留了近半個世紀。數十年來,我每一次重讀此文,都感到十分激好像靈魂洗了一次澡,使人獲得對人生、對社會的新認識,也獲得了面對人生和困難的勇氣。福建省永定縣臺邊新村將近中午時分,我們一行7人,來到十望嶺上。嶺這邊是這一縣,那邊是另一縣;單憑這點,人們就可以想象這嶺不算低。這實在說得上是一條大嶺,它是由十個山坡組成的,每個山坡與山坡之間是一個轉彎,過嶺的人每轉一個彎總要矚目遠望一下,這樣一共要望十望。我們休息在十望嶺上的一個亭子里。轟!轟!炮聲不時震動著山岡,那是日本鬼子在和我們“親善”。我坐在石條凳上,背倚著亭子的石壁;我仿佛覺得坐著的不是我自己,而僅是一堆與我無關的枯骨斜靠在石凳上面。好疲倦哇!“再走!”有人這樣提議。“走!”有人也這樣附和。“再走”當然是一個很堂皇的理由,但是還有一個潛在的理由,大家全沒有提:實在受不了亭子角上那副零食擔的誘惑。縱然只有那麼平常的幾包酥糖和幾個麻餅,但是對我們的誘惑力是多麼大呀!有好幾次,大家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匯集在那副零食擔上,接著很快的又各自默默移開。家鄉已經滄陷,敵人在後面追擊,我們已開始在流浪途上,身邊僅有的一點錢,無論如何不能花在買零…See More
Oct 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莫小米:導演未來

青春可買這個故事因真實而殘忍。一個20多歲的姑娘嫁了一個70多歲的老人。這老人先前已有過兩個太太,11個孩子。這會兒卻讓姑娘堅信:他愛她。過了不幾年他死了,留下巨額遺產,卻沒留下清楚的遺囑。她帶著兩個幼小的孩子,不屈不撓地與那一大家子人打官司。這起遺產官司太棘手了,一打打了10多年,將她從一個如花少婦打成一個皺紋叢生的中年婦人,還不見一點眉目。但她毫無懈怠之意,她願一直打下去,為了維護自己與孩子的合法權益。要是再打上10多年,她要把自己打成一個老嫗了。到那時,巨額遺產還到不了手怎麽辦?巨額遺產到手了又怎麽樣?哲人們曾朗朗地說:金錢買得了這,買得了那,卻買不到青春。未曾想到連青春都可以買到。耄耋老人臨死的那一霎,與人間達成最後一筆交易,重金買走了少妻的青春。貧富訣論”“早些年,我們大多很窮。如今我們中的一些人富起來了,另一些人依然很窮,便聽說很多當初的患難之交而今訣別的故事,很多。稍稍會寫些文字的人將這些貧富絕交的故事寫出來發表,或詳盡描述,或一笑帶過,或忿懣,或調侃。但有一點決無歧義:貧富絕交,準定是富起來那個人的不是,他錢多了,心黑了,人變了,嫌棄窮朋友了。而且,他雖富猶貧,因為他連…See More
Sep 1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愛亞·打電話

第二節課下課了,許多人都搶著到學校門口唯一的公用電話前排隊,打電話回媽媽送忘記帶的簿本,忘記帶的毛筆,忘記帶的牛奶錢……。一年級的教室就在電話旁,小小個子的一年級新生黃子雲常望著打電話的隊伍發呆,他多麼羨慕別人打電話,可是他卻從來沒有能夠踏上那只矮木箱,那只學校置放的、方便低年級學生打電話的矮木箱……。這天,黃子雲下定了決心,他要打電話給媽媽,他興奮地擠在隊伍里,隊伍長長,後面的人焦急地捏拿著銅板,焦急地盯著說電話人的唇,生怕上課鐘會早早地響,而,上課鐘終於響起;前邊的人放棄了打電話,黃子雲便一步搶先,踏上木箱,左顧右盼發現沒人注意他,於是抖顫著手,撥了電話。“媽媽,是我,我是雲雲……”徘徊著等待的隊伍幾乎完全散去,黃子雲面帶笑容,甜甜的面對著紅色的電話方箱。“媽媽,我上一節課數學又考了一百分,老師送我一顆星,全班只有四個人考一百呢……”“上課了,趕快回教室!”一個高年級的學生由他身旁走過,大聲催促著他。黃子雲對高年級生笑了笑,繼續對著話筒:“媽媽!我要去上課了,媽媽!早上我很乖,我每天自己穿制服、自己沖牛奶、自己烤面包,還幫爸爸忙,中午我去樓下張伯伯的小吃店吃米粉湯,還買油豆腐,有的…See More
Sep 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米爾沃·肯尼迪 :廚房中的謀殺

傅國興·翻譯羅伯特·莫理森現在是一位富翁,可是他年輕時卻干過不少荒唐、甚至違法的事。只有一個人知道他的底細,那就是他學生時代的夥伴喬治·馬寧,他有幾封十分要緊的信至今攥在馬寧手里。這位馬寧熬過了幾年鐵窗生涯,出獄之後決計敲莫理森一筆竹杠。他料定莫理森會出一大筆錢來換取自己對往事的緘默。然而他卻不知道,現在的莫理森早已今非昔比了。在給了馬寧一些錢之後,莫理森決定事情應該打住,到此為止了。經過一番周密計劃,莫理森在一天晚上來到馬寧居住的那所小房子。他把一包安眠藥放進了威士忌杯子里。當馬寧失去知覺後,莫理森就把他的頭放入煤氣竈膛內,準備按計劃打開煤氣開關。這樣一來,不管事後誰發現,都會以為馬寧是自殺的。一切順利,莫理森伸一伸腰,長出一口氣。他環顧了一下這間小小的廚房,又掃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馬寧。他又往馬寧頭下放了一塊墊子。他也拿不準這樣做有沒有破綻。他覺得一個人要是自殺,應該弄得舒服些。莫理森事先已經脫掉了鞋子,所以在屋子里走動沒有一點響聲。所有的窗簾都拉得嚴嚴的,即使打開全部電燈也不用擔心會被外面的人發現。他立即著手實施自己的計劃:任何表明他與馬寧有關系的東西都無論如何不能留下。郵局送來的這…See More
Sep 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蘭斯頓·休斯:初秋

汪永安·翻譯 多夢的時節里,他們相愛了。在夜晚柔美的燈光下,他們一起漫步,談論著各自的生活,向往著未來的甜蜜,那是一段多麼美妙的時光啊。然而,一些瑣事漸漸地在他們之間引起了隔閡。爭吵、和好,再爭吵。最後,他們分了手。瑪麗又遇到了一個男子。她以為她愛上了他,於是,他們結合了。而比爾懷著一顆受傷的心,默默地離開了那個幽靜的小城。光陰荏苒,幾年後的一天,當她路過華盛頓廣場時,卻意外地看見比爾正站在離她只有幾米遠的一棵樹下。“比爾。”她喊道。他轉過頭來,似乎沒有馬上認出她。對他的記憶來說,她顯得太老了。“瑪麗,你從哪里來?”他奔了過來。她下意識地仰起臉,想要承受過去一樣甜蜜的吻。可是他只是伸出了手。“我現在住在紐約。”瑪麗說。“噢……”比爾輕輕地微笑著,嘴角很快地抽動了一下。“比爾,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怎麼樣了。”“我現在是律師,就在市區上班。”“已經結婚了?”“是的,有兩個孩子。”“噢。”她不知再說什麼了,只是呆望著他。人們三三兩兩地從他們身旁走過,沒有人注意他們。時間已是下午了,太陽眼看就要西落,他們都感到了初秋的涼意。“你過得怎麼樣?”他問她。“我有3個孩子,我在哥倫比亞公司的會計部工作…See More
Aug 2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劉易斯·出租車司機

梁棟·翻譯我們在自己的生活中總是被物質的占有欲所裹挾,被無盡的雄心所推動,千方百計去獲得高薪的工作,坐豪華的汽車,住闊綽的房子。也有另一種人,他們終其一生,不刻意追求,表面上窩里窩囊卻又乖巧油滑。也許,我們同這種人的友誼才是真正富有的標志,它標志著我們寧願去過簡樸的生活,羨慕對這種生活心滿意足的人們。我就曾認識這樣一個人,那是在我剛從法學院畢業的時候。我那時是那樣的自信而又雄心勃勃,仿佛世間的事情沒有一件辦不成的。我想往上爬,躋身於上流社會並且財運亨通,我想出人頭地結交法律界名流。但我沒有料到工作後遇到的第一件事就辦得極不順利。那天,我的上司派我到名叫新繆靈的農村小鎮,給一名叫奧利弗·盧肯斯的人送傳票。我們需要這個人在法律程序上做證人,可是他對我們發去的信函不予理睬。當我到達新繆靈這個小鎮時,所見到的情況頓時使我對恬靜、簡樸的田園風光所懷的那種熱烈情緒一落千丈。那里的街道像淌著爛泥的河流散發著刺鼻的氣味。唯一使人看著順眼的是那位車站的郵遞員。他大約40來歲,一副憨厚快活的神情。他的工作服顯得很邋遢,但很合體,一眼可以看出他是一位下層人。我告訴他我想找一位名叫奧利弗·盧肯斯的人。“盧肯斯…See More
Aug 2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阿瑟·戈登翁:第一次打獵

顯雄他父親問道:“準備好了嗎,孩子?”傑里米急忙點點頭,並把槍撿起。他的手戴著手套,顯得笨拙。父親把門推開,兩人一起走進嚴冬的曙光里,把小窩棚的舒適、煤油爐的溫暖、鹹肉和咖啡的誘人氣味一古腦兒都留在身後。他們在窩棚前站了一陣,呼出的氣體立即變成白色的蒸氣。眼前是一望無垠的沼澤、水面和天空。要是在平時,傑里米就會叫父親等一等,以便他擺弄照相機,把景物收進境頭,不過今天不行。今天是莊嚴的日子,14歲的傑里米要第一次打獵。其實,他並不喜歡打獵。自從父親給他買了支獵槍,教他瞄著泥鴿子射擊,並說要帶他來海灣這個小島打獵,他就不高興。但他決定要把這件事對付過去,因為他愛父親,世上他最希望得到的就是父親的讚揚。今天早上如果一切順利,他知道他會受到讚揚的。來到面海的埋伏點,里面很窄,只放著一張長凳和一個彈藥架。傑里米緊張地等待著。天已大亮。在海灣的遠處,一長串野鴨在冉冉上升的旭日的背景下一掠而過。為了緩和一下情緒,他以水銀色的水面為背景給他父親拍了一張側面照片。接著他匆忙把照相機放在架子上,拿起槍。“上子彈吧,有時它們會一下子就飛到你的頭頂上的。”父親看著兒子把槍扳開,裝上子彈,把槍還原,也給自己的槍…See More
Aug 21

Thé l'après-midi's Blog

蕭功秦:晉豫之行手記 下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2pm 0 Comments

2006年8月12日星期六 晴 士紳文化的消亡 觀盲人表演

陵川氣候極為涼爽,真是度夏的好去處。上午正式召開“陵川郝經學術研討會”。來的人沒有人認識我。這是過去開會很少經歷的。但這也給我很大的自由。可以無拘無束。



第一位發言人對山西現狀作了大體介紹如下,全縣25萬人口,占地1000余平方公裏,12個鄉,377村,平均一鄉31村。(每個行政村平均5百人左右。)森林覆蓋達全縣總面積一半。處於太行南之頂,海拔1200米以上,故氣候涼爽。此地自1938年以來就是共產黨控制之下,八路軍司令部就在此地。1945年就解放。但凡是共產黨治理的老區,不但過去窮,現在也是最窮的,這一點很值得深思。…




Continue

蕭功秦:晉豫之行手記 上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1pm 0 Comments

幾個月前就收到來自山西陵川縣發來的邀請信,邀我參加今年八月在該地舉辦的元代大學者郝經的學術研討會。我雖然已經多年不搞元史了,但這個會卻對我有莫大的吸引力,陵川是晉中南的文化古城,一個縣就有十四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那地方處於太行山南麓頂部,古老的三晉的風土人情,對於久處東海之濱的上海人,遠比對內地人具有更強烈的吸引力。許多年前,當我還是一個青年工人時,曾作為一個青年漂泊者,獨自一人從風陵渡過黃河進入晉南,在那裏的芮城觀摩過七百年前的元代永樂宮壁畫,而晉中南地區則從來沒有去過。今後也不太可能有其他機緣。於是考慮從多年前給學生上課時用過的元史講義中,摘出有關的一段金末元初士大夫與蒙古統治者關系的內容,再加以若幹發揮,權作這次討論會發言的題目。





鄭州印象 從晉城到陵川…

Continue

雪州濱海黃金海岸 鄉鎮·八丁燕帶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24pm 0 Comments

走進歷史,回到從前的八丁燕帶 Bestari Jaya Bersejarah 八丁燕帶新村是位於雪州瓜拉雪蘭俄縣內的一個小鎮,從吉隆坡向西方走大約一個小時車程,經過甲洞,雙溪毛儒和依約新村,便可到達八丁燕帶。



                                       (Batang Berjuntai Socfin Estate 1903 來自印度的膠園工人)…

Continue

蕭功秦:日本歸來致友人的信 下

Posted on July 26, 2017 at 7:57am 0 Comments

晚上,去看一位當地朋友,他是本地一位幹部,這可是讓我了解民情的大好機會。於是我們就攀談起來。以下是他談的一些要點。

一,中國現行的體制根本上是官民對立的體制,官是對上面負責的,要對下面實施上面的要求,並不對下面負責。老百姓對上面派來的官,看到的只是又來向自己索取什麽東西了,從內心就是抵制的。

二,一個人到了鄉裏當官, 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土匪”。因為你用溫和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下面當村官的那些幹部根本不把你這個上級當一回事,你只有說,這是上面的任務,你不在兩周內完成就罷了你,只有講這樣的硬話,下面才不會麻木。時間一長,就是你就是“土匪腔”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